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城拟人

806浏览    22参与
千章

【城市拟人】自设河/南

河南

姓名:李文林

性别:男

外貌年龄:25岁左右

外貌特征:身高偏高,深红色的衣袍右侧绣着金色纹路。

具体介绍:


△在戏曲方面有很深的造诣。


△衣服右侧金色的纹路和山西的衣服左侧的银白色纹路完美契合。


△十分感谢山西支援了他部分地区千年缺水的环境。


△看上去斯斯文文,其实会一身少林寺的功夫。


或许你们喜欢女版?


姓名:李文洛

性别:女

外貌年龄:25岁左右

外貌特征:正红色的长裙,上绣着牡丹花纹。

具体介绍:


△温柔娴静,作为古城更有风度。或者说,更安静。


△和山西是好闺蜜,长期以来的水利工程合作促进了二人的友情。


△永...

河南

姓名:李文林

性别:男

外貌年龄:25岁左右

外貌特征:身高偏高,深红色的衣袍右侧绣着金色纹路。

具体介绍:


△在戏曲方面有很深的造诣。


△衣服右侧金色的纹路和山西的衣服左侧的银白色纹路完美契合。


△十分感谢山西支援了他部分地区千年缺水的环境。


△看上去斯斯文文,其实会一身少林寺的功夫。


或许你们喜欢女版?


姓名:李文洛

性别:女

外貌年龄:25岁左右

外貌特征:正红色的长裙,上绣着牡丹花纹。

具体介绍:


△温柔娴静,作为古城更有风度。或者说,更安静。


△和山西是好闺蜜,长期以来的水利工程合作促进了二人的友情。


△永远不要招惹女人,尤其是看上去柔弱的河南。


△时常的亮嗓子让京津都很佩服。

晨曦湛蓝

太阳与密林

我拎着那罐没喝完的百香果饮料,随便找了一个树墩坐下。在阳光之下,我陷入了回忆…

我和横滨的相遇相识,完全是出于一场意外。

大概有一段时间了,我那时刚加入那个俱乐部。那天下午,我们正在玩一个所谓的”寻找有缘人”的游戏,我当时写好后没有将卡片放到“惊喜盒”(它只是个普通的纸箱子)里,而是随意地在手上摆弄着。突然我感觉有人挤到我旁边,我的卡片也被抽走了。我当时一惊,下意识地想夺过卡片,却看到了一汪碧绿的池水,还有两只蓝蝴蝶在上面扑闪——那双眼睛我至今难忘。蔚蓝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整个人宛如天仙。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个人就发话了:

“看起来你也不想参加啊.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一卡先...

我拎着那罐没喝完的百香果饮料,随便找了一个树墩坐下。在阳光之下,我陷入了回忆…

我和横滨的相遇相识,完全是出于一场意外。

大概有一段时间了,我那时刚加入那个俱乐部。那天下午,我们正在玩一个所谓的”寻找有缘人”的游戏,我当时写好后没有将卡片放到“惊喜盒”(它只是个普通的纸箱子)里,而是随意地在手上摆弄着。突然我感觉有人挤到我旁边,我的卡片也被抽走了。我当时一惊,下意识地想夺过卡片,却看到了一汪碧绿的池水,还有两只蓝蝴蝶在上面扑闪——那双眼睛我至今难忘。蔚蓝的长发如瀑布般倾泻而下,整个人宛如天仙。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那个人就发话了:

“看起来你也不想参加啊.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一卡先还我。”

于是,我就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拥有了一个“有缘人”。

一开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就在俱乐部里与大家打打闹闹,偶尔和他说几句话。可惜好景不长,我要回家了。

临别时,他来送行,我回头一看,他用力地挥着右手,大声地跟我说着再见,蔚蓝的发丝随风而舞,阳光在他的周围辐散开来,照得他好像是一个小太阳。我想了想自己那个藏在密林中的小屋,又留恋地看了一眼,便踏上了回家之路。

是啊,当时我已经好久没有光照到我的心上了。

回去后我变忙了,去那里也少了,可变化,偏偏发生在了一个月前。

我有一天无意间从仓库里翻出了一个旧的邮箱,便把它放在了门前,又出去买了一点信纸和邮票,当我拎着东西走进密林时,抬头看了一眼从树叶里透出来的光,眼前立刻就浮现出了那天的他,那天他好耀眼,也好温暖。

我皱了皱眉,走进了密林之中,未做过多停留。

回家后,摊开信纸,我几乎给我认识的每一个人都写了一封,当然也包括他。写完后顺齐并码进了邮箱里,奇怪的是,明明是下雨最多的时节,那天天气似乎有转睛的意象。

那些信后来都被小鸟叼着送走了(这事我后来才知道)。第三天刚破晓,我就隐隐约约的看见有什么东西在我的邮箱上,我推门走出去,才发现是一只叼着信件的小鸟,我接过了信,又从中掏出了几粒浆果放在邮箱上,便回屋读信去了。

拆开一看是他回的信,而且只有他回了信。

于是我们就开始互相写信了。

我俩什么事都聊:新俱乐部的筹建、送信的小鸟、房屋修缮建议,某颗结果子的树…那些送信的小鸟,来访的次数也逐渐变多,有时甚至一头撞到了敞开的邮箱里。有一天,天刚亮我就听到了砰的一声,接着是有许多东西滚落的声音,我出去一看,迎着浓重的水气,地上散落着许多圆滚滚的果子——那些果子我之前从未见过,邮箱下有一封信和几只已经晕过去的小鸟。我回屋拿出几个筐子,把果子一个一个拾起来放进去,顺便把信也放在了上面,再在另一个筐子里锁上草,把几只小鸟轻轻的放了进去,拎着那那个盛满不知名果子的筐子进屋了。

回去一读,原来那个果子叫百香果,他也给我寄了一份手写的百香果汁制作指南。于是那天中午,我左阳光下,尉净了罐子和百香果,把它们剖开、挖瓤、倒水,一步步的按照要求上去做,做好后我喝了一口,说实话不是我的一贯口味,但我莫名觉得可口,问他,他和我说是阳光的味道,或许是吧。

有趣的是,自从我开始写信,虽然已经入秋,但阳光却一天比一天多。

直到有一天,

那是一天晚上,我已经被几位不速之客弄得心神俱疲。并不结实的木门“砰”的一下就撞上了门框,我拉开了椅子,一屁股就坐了上去,左手托着腮撑在桌子上,右手举着信,目光没不经心的一行行划过去。

我当时烦极了,抽出几张信纸铺在桌面上,随手抄起笔就开始刷刷的写。潦草地写上地址.把邮票随意一贴,走出门口后随便拢了一下就扔进了邮箱,很快便有两只小鸟飞过来叼走了。

虽然当时天气尚可,但乌云却已悄然而至。

我回到椅子上坐着,脑子里却止不住的一遍遍地回想着刚刚信的内容。一时间,悔恨,失落,害怕,恐慌,如愈来愈浓的鸟云般涌入。我两眼采滞的望着天花板,呼吸越来越急促,身体也在不停的颤抖,可是我觉得我的心,却跳的越来越累。我感到,暴风雨就要来了。

暴风雨果然来了,还来了整整一夜,那一夜,窗户紧闭,灯光昏暗,而我仍在坐着。任由压抑的气氛笼罩着我,我不想哭,不想喊,甚至不想说话。我着魔了一般写着一封又一封的道歉信,团在怀里,冒着暴风雨冲了出去,将已经皱皱巴巴的信一股脑的塞进邮箱里,逃回了小屋,然后将自己紧紧的裹在被子里,掩盖我的恐惧。我当时不知道他会有什么反应,他会不会回,会不会问,甚至…我会不会失去他。只是清楚的感知到我的心被人狠狠的挖走了一块,一下,一下的跳着。

我觉得那一晚我应该是睡着了,因为我是被一声巨响给惊醒的。当时我正在床上蜷缩着,突然听见撞上玻璃的声音。我跳下床,急忙把窗户打开。没想到刚打开,就有七八只小鸟直直地往屋子里冲,随之掉落的还有三四封信。我颤抖着手,轻轻地捡起其中一封、拆封、展开。

那是我原来写的其中一封信,只有两个字:“在吗?”

在这个问题下面有一条回复:“我一直在。”

我当时感觉我被洗礼了,我成了一个全新的我。最重要的是,我感到有一束光照进了我的心上。

我回到书桌前,把他给我写过的所有信件逐一翻开。突然,有一束光打到了我的桌面上,我惊异地抬头一看一一天,已经放晴了。

我拿着信,轻轻地推门走出去。

我感觉我又回到了送别那天,又看到了他。

那是我见过的最明媚的早晨。

我喝了一口果汁,细细地体会这阳光的味道。

当密林拥有了太阳,它将不再孤独。

素琴不是七弦琴

城拟

随手摸了一个自己脑的【扬州】

也许以后会画点别的城市呢?(到时候可能就搞个合集了…吧)

发发,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衣服是别的地方看到的梗  穿着外套是【苏联】,脱了之后是【江苏联盟】hhh

城拟

随手摸了一个自己脑的【扬州】

也许以后会画点别的城市呢?(到时候可能就搞个合集了…吧)

发发,虽然不知道有没有人看…

衣服是别的地方看到的梗  穿着外套是【苏联】,脱了之后是【江苏联盟】hhh

青木

第一用电子设备画画,还不熟悉工具。


总结:鞋子画的最好(苦笑)


花还是因为太懒,抠图然后改的:(

感觉黑白比彩色好看多了,上色上了个寂寞。

本来是准备画渝宁陪蒋光头照相的,是的,是陪都渝和民国首都宁。结果画渝就把我画废了。宁哥,对不起。

原设在第三张。

查不到陪都时的国,民党军,装。参照了一些当年的图,剩下的属于自我发挥。


我流人设,重庆就叫重子渝。几度生死。诞生自巴选择他做了首都。现在的他是1997年生人,90后,应该是最年轻的了吧。(如果有更年轻的可以在评论告诉我)

新手上路,请多关照。



第一用电子设备画画,还不熟悉工具。


总结:鞋子画的最好(苦笑)


花还是因为太懒,抠图然后改的:(

感觉黑白比彩色好看多了,上色上了个寂寞。

本来是准备画渝宁陪蒋光头照相的,是的,是陪都渝和民国首都宁。结果画渝就把我画废了。宁哥,对不起。

原设在第三张。

查不到陪都时的国,民党军,装。参照了一些当年的图,剩下的属于自我发挥。


我流人设,重庆就叫重子渝。几度生死。诞生自巴选择他做了首都。现在的他是1997年生人,90后,应该是最年轻的了吧。(如果有更年轻的可以在评论告诉我)

新手上路,请多关照。

Lntolerance

[城拟设定-莫斯科]

警告:

人物与黑塔利亚里的人物处在同一世界轴

不能接受者慎点


设定可能会崩坏,见谅


不喜勿喷,不喜请退


Морос Брагинский


莫洛斯·布拉金斯基


“И помни, никогда не пытайся напасть на москву зимой”


外貌:

绿瞳,准确来说是深绿色(大概是因为“森林中的首都”这个称号)


银灰色头发,有一撮倔强的呆毛(怎么梳也梳不下去的那种,所以才出席重要的会议时会用发胶)...




警告:

人物与黑塔利亚里的人物处在同一世界轴

不能接受者慎点


设定可能会崩坏,见谅


不喜勿喷,不喜请退





Морос Брагинский


莫洛斯·布拉金斯基


“И помни, никогда не пытайся напасть на москву зимой”


外貌:

绿瞳,准确来说是深绿色(大概是因为“森林中的首都”这个称号)


银灰色头发,有一撮倔强的呆毛(怎么梳也梳不下去的那种,所以才出席重要的会议时会用发胶)


脖子上有疤,非常长且不止一条(据他说是在莫斯科保卫战时被德/国亲手划出来的)平日喜欢并习惯了大大咧咧的露着,不喜欢用围巾(可能是觉得碍事)只有在正式场合才会用一条深灰色的围巾围一下


平日酷爱连帽衫,但在办公时会一本正经的穿西装



姓名:


“莫洛斯”的意思是冬天降生,放在他这里的含义就是“总是生活在冬天的孩子”,也有人认为是“被冬天所围绕的孩子”或“被冬天所护佑的孩子”(信后一个说法的大多是经历过二战的德国老兵)


其实一开始的姓和弗拉基米尔大公一样为多尔戈鲁基,但因为某些莫洛斯自己都不想说的原因,改成了布拉金斯基(很多人都认为是斯捷潘的逼迫,但他们不说)(...)


昵称为莫洛涅卡



爱好:

跳雪运动的狂热爱好者(虽然曾因此摔断过腿)


热爱伏特加。好像曾经用笔名出了一本关于伏特加的书,但貌似只喝那么几种,酒量非常不好,喝醉后有500%的可能会耍酒疯(所以在公共场合从不喝酒)


性格:

一个井井有条的人,把工作和生活的界限划得很清(不要妄图在他休息的时候叫他去工作,或者在他工作的时候叫他去休息)


开朗,幽默,乐天派,但在工作时异常严肃认真,不近人情,颇有战争时期的风范

(因为他这个有点两面派的个性,所以至今某些工作人员对他还有浓重的滤镜,不敢相信那个和别的城市闹得那么欢的意识体是他们的首都)


其他:

与拉多加兄妹关系很好

与德/国的关系还凑合(毕竟是首都嘛......)

与俄/罗/斯关系......大概就是俄罗斯把他当孩子一样宠吧他们两个是非常好的朋友,无论是表面还是私下


整理:

姓名:莫洛斯·布拉金斯基

性别:男

生日:1月17日

年龄:23岁

(因为是意识体,所以有固定年龄)

身高:181cm

Lntolerance

伊格纳季来啦(?)

初次见面,我是伊格纳季,列宁格勒意识体。


打扰一下,你有没有看见我的勋章?就是上面有“CCCP”标志的那枚,虽然只是一枚从小贩那里买来的普通勋章,但我还挺喜欢的……

初次见面,我是伊格纳季,列宁格勒意识体。


打扰一下,你有没有看见我的勋章?就是上面有“CCCP”标志的那枚,虽然只是一枚从小贩那里买来的普通勋章,但我还挺喜欢的……

Lntolerance

伊斯克拉来啦(?)

很高兴见到你!亲爱的朋友!


我?哦,抱歉,忘记自我介绍了。本人伊斯克拉,圣彼得堡意识体,你可以叫我克伊拉


“亲爱的哥哥会把我的巧克力藏到哪里去呢”

很高兴见到你!亲爱的朋友!


我?哦,抱歉,忘记自我介绍了。本人伊斯克拉,圣彼得堡意识体,你可以叫我克伊拉


“亲爱的哥哥会把我的巧克力藏到哪里去呢”

Lntolerance

莫洛斯来啦(?)

你好,我叫莫洛斯,是莫斯科的城拟。

嘘!列宁格勒过来了!能掩护我一下吗?绝对不能让他发现我刚喝了伏特加!

你好,我叫莫洛斯,是莫斯科的城拟。

嘘!列宁格勒过来了!能掩护我一下吗?绝对不能让他发现我刚喝了伏特加!

冷水热汤

关于人设的详细声明(占tag再次致歉)

[图片]

[图片]

[图片]

p1是最初的、第一张济南,可以看到初设定里他是有一撮这种形状的头发的

p2里我还在努力延续这“一撮尖尖的头发”的设定,但因为这个本来就是个是简笔画(),而且这个角度如果加了这撮头发看起来就真的很像有刘海的小夫x

p3是争议最大的一张,是今天一切问题的起始,因为我把标志性的一撮尖尖的头发去掉了,原因是我不会画这种正面角度下那撮头发的存在,画了几次不满意就索性没画。但就算去掉了,也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发型,我个人完全没觉得有任何相似之处,那位太太的济南的发型也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黑色顺毛,跟很多动漫人物也很像。

[图片]

[图片]

[图片]

这些是我威海“爱...

p1是最初的、第一张济南,可以看到初设定里他是有一撮这种形状的头发的

p2里我还在努力延续这“一撮尖尖的头发”的设定,但因为这个本来就是个是简笔画(),而且这个角度如果加了这撮头发看起来就真的很像有刘海的小夫x

p3是争议最大的一张,是今天一切问题的起始,因为我把标志性的一撮尖尖的头发去掉了,原因是我不会画这种正面角度下那撮头发的存在,画了几次不满意就索性没画。但就算去掉了,也只是一个很普通的发型,我个人完全没觉得有任何相似之处,那位太太的济南的发型也只是一个很普通的黑色顺毛,跟很多动漫人物也很像。

这些是我威海“爱干净,有轻微洁癖”的来源,百度上都有。我对人物的设定是为了更好地表现这个城市,而不会为了刻意躲避别人的设定,就把他设定成一个不修边幅邋里邋遢的人。

这些则是我日照“小麻花辫”设定的来源,不用多说了吧,小孩子扎个辫子不是很正常很常见吗

以及认真看过我胶东组设定的人———广义胶东包括烟、威、青、日、潍(潍我现在还没有产出)———就会发现,他们的基础发型也就是刘海那一块除了威海之外,都是一样的

换句话说,如果日照不加辫子,那他的发型就和青岛完全一样了,虽然一个是大人一个是小孩,但我想让他们都更加有辨识度一点。


以上是全部

没什么再要说的了

还是那句话,我的清白支持我走到今天

您和您的读者在您的评论区里已经说了让我觉得非常过分的话,但我不愿再纠缠此事

最后

祝大家生活愉快


冷水热汤

声明

占tag致歉

11月7日凌晨发生了一件令人不太愉快的事情,就在我第一次发布济青文章的第二天晚上,被告知我济南的设定与一位太太的设定撞了,今天又得知还有其他相似的地方,于是在与一位太太的沟通下我决定发布这篇声明

先说结果:我没有抄袭

以下是这件事情的全过程

以及对设定的解释

关于人设,我会再发一条更加详细的解释


严肃地说

这件事到此为止,我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信与不信与我不再有关

我还是会坚持产出,因我相信自己的清白与热爱


如果以后遇到这种问题,请大家理性平和地积极沟通

最后祝大家生活愉快,玩得开心

[图片]


[图片]

[图片]


占tag致歉

11月7日凌晨发生了一件令人不太愉快的事情,就在我第一次发布济青文章的第二天晚上,被告知我济南的设定与一位太太的设定撞了,今天又得知还有其他相似的地方,于是在与一位太太的沟通下我决定发布这篇声明

先说结果:我没有抄袭

以下是这件事情的全过程

以及对设定的解释

关于人设,我会再发一条更加详细的解释



严肃地说

这件事到此为止,我已经解释的很清楚了,信与不信与我不再有关

我还是会坚持产出,因我相信自己的清白与热爱


如果以后遇到这种问题,请大家理性平和地积极沟通

最后祝大家生活愉快,玩得开心




千色

推文

40.〔综DC〕不是蝙蝠侠的韦恩不是好哥谭(连载)

作者:酸过爱情的小橘子

cp超人X哥谭

文案

布鲁诺.迪亚兹.韦恩( 名字来源蝙蝠侠化名之一,我流蝙蝠侠,城市拟人,问就是ooc)

(这个世界是没有蝙蝠侠的世界,直到布鲁诺出现) (全员ooc都是我的锅) ( 本文城市拟人只有布鲁诺aka哥谭)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城市拟人,懵懵懂懂间感受到一大波能量,于是哥谭意识觉醒。

在经历了连环背刺,亚瑟给他讲了一个笑话,布鲁诺决定建设民风淳朴哥谭市。

出于感谢,布鲁诺聘请亚瑟成为韦恩庄园的管家。


隔壁老超找过来,布鲁诺开始...

40.〔综DC〕不是蝙蝠侠的韦恩不是好哥谭(连载)

作者:酸过爱情的小橘子

cp超人X哥谭

文案

布鲁诺.迪亚兹.韦恩( 名字来源蝙蝠侠化名之一,我流蝙蝠侠,城市拟人,问就是ooc)

(这个世界是没有蝙蝠侠的世界,直到布鲁诺出现) (全员ooc都是我的锅) ( 本文城市拟人只有布鲁诺aka哥谭) (君生我未生,我生君已老)

城市拟人,懵懵懂懂间感受到一大波能量,于是哥谭意识觉醒。

在经历了连环背刺,亚瑟给他讲了一个笑话,布鲁诺决定建设民风淳朴哥谭市。

出于感谢,布鲁诺聘请亚瑟成为韦恩庄园的管家。


隔壁老超找过来,布鲁诺开始防备。超人整了一下就得让大都会完蛋,哥谭表示完全不可以。

见面第一天,老超因天降正义,私闯庄园进了局子。

调查新案情的时候,被老记者打直球,被送各种礼物。

在哥谭日常建设中布鲁诺和克拉克相知相识。


番外讲灰蝙蝠和不义蝙蝠水仙,大家集体在布鲁诺世界养老,蝙蝠们扒掉了布鲁诺的马甲。

(P.S.: 不知道为什么又变成了建设城市,迷惑.jpg)

(P.S:书名其实是不知道取啥名,大概就跟不是洋芋的土豆不是好马铃薯一样)

苏姐南宫青子

【城市拟人 宁安市】黑/龙/江省城市拟人自设 宁安市(←不会画画我只好继续打字)

黑/龙/江省   宁安市  城拟人设定极其概况介绍


※人设仅代表个人意见,不喜左转w

这儿苏姐,请多指教


黑龙江省   宁安市


(●外表设定


       宁安,古名宁古塔、宁公台(均为满语音译),人设名富察宁安,昵称宁哥儿、阿宁。满族人(宁安为满族聚居区),身高180.5cm,发色眸色均为纯黑,长发,眉眼狭长,长相清俊秀丽,身影单薄且较瘦,肤色偏白,后颈处有一道短疤(抵抗剪辫子时因与人争执而留下的)。


(●性格设定


      是一个知识渊...

黑/龙/江省   宁安市  城拟人设定极其概况介绍


※人设仅代表个人意见,不喜左转w

这儿苏姐,请多指教


黑龙江省   宁安市


(●外表设定


       宁安,古名宁古塔、宁公台(均为满语音译),人设名富察宁安,昵称宁哥儿、阿宁。满族人(宁安为满族聚居区),身高180.5cm,发色眸色均为纯黑,长发,眉眼狭长,长相清俊秀丽,身影单薄且较瘦,肤色偏白,后颈处有一道短疤(抵抗剪辫子时因与人争执而留下的)。


(●性格设定


      是一个知识渊博的才子,温婉如玉的男孩子,喜欢舞文弄墨,文化底蕴丰厚(宁古塔是著名的明清政治犯文人流放地),是黑龙江省首批历史文化名城,也是全国第一个扫盲镇、第一个文化县。

     反感战争,不喜枪剑,但动真格的时候也是战斗力爆表的,就是我不爱打架但不代表我不擅长打架。


       习惯少言寡语,但说话时定言辞犀利,性格善解人意,同时有些固执和倔强,温柔但不失傲骨。


(●概况


历史:


        历史还算悠久,汉/晋时称北沃沮之地,南/北/朝属勿吉,隋初称靺/鞨,唐朝时为其藩国渤海国的都城,也是满族先祖肃/慎人故地、清/朝皇族先祖所居之地。所以年龄是黑/龙/江省里比较大的,特别宠爱弟弟妹妹们(一只弟控+妹控,尤其拿妹妹牡/丹/江和弟弟东/京/城特别没辙)。


民族:


        少数民族众多,满族、朝鲜族、回族、蒙古族都占很大比例(占总人数的五分之一),其他还有俄/罗斯族等。


环境及其他:


        因为气候条件极好(有“塞北小江南”之称),所以农业尤为发达,是重要的粮产镇,盛产蘑菇、西瓜、大米等(请允许我吹吹家乡的大米呜呜呜呜世界上最好吃的米没有之一)。还是全/国绿色食品生产原料基地县,对俄蔬菜出口重要基地。


       风景优美这不用说了,来游玩的话首推镜泊湖、火山口国家森林公园、上京龙泉府遗址、张闻/天故居等。



以上


请不要问我为啥把一个东北汉子的外表和性格设定的这么柔弱


我爱宁安,我爱宁古塔【ღ💖


苏姐我生是宁安的人,死是宁安的鬼!!


啊啊啊啊我要为家乡捐躯啊啊啊啊啊啊啊!!!!


镜像

【城拟】无题(沪娘,1920s)

原本打算在前面加几段描写二十年代上海市容的段落,写完以后再放出来的。现在可能是遥遥无期了,所以先发上来一下吧。

我不知道我脑子出了什么毛病,居然决定了用繁体写作,现在我不知道怎么把繁体转换成简体了,就这样吧。


……

  顧小姐是這樣一個集合了這座城市所有雜亂無章的矛盾的人。她穿飛來波裙【1】,抽香煙,在白俄咖啡館里喝咖啡,讀小說,但是她從來都不是什麼巴黎知識分子。顧小姐是受過教育的,也是平實接地氣的,她讀波德萊爾和T.S. 艾略特,也讀紫羅蘭葉靈鳳之流,兩者是相安無事的,她是樂得輕鬆的。她讀洋書也讀中國小說就好像上海人吃芝士蛋糕,也吃鮮肉月餅,兩...

原本打算在前面加几段描写二十年代上海市容的段落,写完以后再放出来的。现在可能是遥遥无期了,所以先发上来一下吧。

我不知道我脑子出了什么毛病,居然决定了用繁体写作,现在我不知道怎么把繁体转换成简体了,就这样吧。




……

  顧小姐是這樣一個集合了這座城市所有雜亂無章的矛盾的人。她穿飛來波裙【1】,抽香煙,在白俄咖啡館里喝咖啡,讀小說,但是她從來都不是什麼巴黎知識分子。顧小姐是受過教育的,也是平實接地氣的,她讀波德萊爾和T.S. 艾略特,也讀紫羅蘭葉靈鳳之流,兩者是相安無事的,她是樂得輕鬆的。她讀洋書也讀中國小說就好像上海人吃芝士蛋糕,也吃鮮肉月餅,兩者並不互相矛盾的。她讀洋書如吃洋點心似的,不太啃什麼盧梭馬基雅維利這樣的硬骨頭。她上得了禮查飯店敞亮的廳堂,也下得了弄堂公寓幽暗的廂房,她的及膝緞子裙的裙腳是會掠過弄堂發黑油污的金屬門檻的上空的,她的黑雨傘上面滴落下來的水是會叩在青石板地上的縫隙間,和所有閨閣中的女兒一樣為這潮濕陰冷的都市建築增添一抹人氣的。顧小姐的想法也是這座城市無法缺少的,她不是什麼劃時代的偉大的詩人,至多只能在日記里月份廣告牌上寫下通俗文學的幾個字,端整古雅是對仗的,但是只能被士人學者們歸類到竹枝詞一類。但是波德萊爾寫的也是市井,薩克雷寫的更是俗人,或許顧小姐的氣質跟士人格格不入,但是一百年以後的學者是會在故紙堆里找到她的一些墨跡,然後才發現:“啊,原來那個時代是這樣的。”

  顧小姐看過不少電影,也看過不少芭蕾和歌劇。不少人驚異她連紹興戲也看,她對此不以為然,她沒進教會學校之前常常看紹興戲,進了以後也沒必要諱言忌深。顧小姐到底看過多少書,一直是個謎,但是很多人覺得她是什麼都看的,有的人覺得她這樣是庸俗不上大雅之堂的,有的人卻覺得她反而是大度博識的。但是顧小姐無論如何,都是個得體的人。她談吐優雅,有禮貌,她的打扮無論價位,都別緻而體面,永不脫離這個城市最尖端的潮流,但是又不流俗。顧小姐是漂亮的,她的長相是個徹底的中國女孩子,但是那個時代倫敦與巴黎的妝容的確適合她。她的長相是乾淨舒服的,鼻翼眼窩之間卻又有一股柔美,和她臉頰上健康的粉紅一樣讓她顯得有溫度有血肉,可親又可愛。顧小姐不是什麼性感女郎,也不是女書生,她是個少女,穿學生裝時顯得有點早熟,作時尚女郎打扮又有點稚氣未脫,但是兩種打扮都是她無疑。她無論何時都有一種令人迷惑不解的早熟少女的魅力,那是稚氣與成熟,新老相交的特殊魅力。這種魅力特屬於這個時代,它複雜,難以言說,不合邏輯卻又鮮明突出,只有這樣的一個時代才能造就這種魅力。她早五十年,晚五十年,都不會是現在這個樣子。這樣一說,她那獨特的無人能敵的魅力是曇花一現的,可是一個人,一座城市,能夠統述和代表了這麼一個波瀾壯闊的特別的時代,還有什麼不夠的呢?

  偶爾顧小姐會給雜誌投稿,寫的就是街頭巷尾一般的小人小事,販夫走卒。她的專欄叫“市井見聞”,英文副標題Low Life【2】,直入主題的大白話,沒有深意沒有隱喻。她的遣詞造句是優雅的,雕琢的,受過教育有文學底蘊的,從不憚以引用巴爾扎克與愛默生的名句,但是她寫這些小市民的生活見聞並不報以疏離的諷刺的眼光,而是如同自己是和自己筆下的市民一樣,平實尋常地轉述自己鄰居的悲歡離合。她寫的東西發表在《上海畫報》這樣的小報上,卻比一般的小報文章高出一個水準。雜誌按篇給她稿費,她拿稿費去買口紅,買巧克力蛋糕,買一切少女喜聞樂見的小東西。日子久了她也收了好些熱情洋溢的讀者來信,她從不回復,但是永遠都是心懷感激的。日子久了有嚴肅文學的雜誌注意到了她,稱讚她為“中國的匹克威克外傳”“偉大的現實主義諷刺文學”,她不可置否。有人要給她出書,她整理一下至今為止所有發表過的文章,出了個集子,集子出版以後卻再也沒有發表什麼了。有文學評論家這樣評價她的作品:“能看出來這位作者對西方文學很有研究,觀察世情的短篇小說也是一種文學經典,至少可以稱得上是一個可圈可點的社諷文學家。但是永遠突破不了這種題材的話,畢竟還是容易落入耍小聰明的局限。永遠安於做個小報文學家收一收讀者來信,便永遠無法更上一層樓。”她沒有回復,這便蓋棺定論了她的作品。幾十年以後或許會有哪個文學家挖掘出她的小說,贊之為時代之聲,為她翻案,也可能永遠都不會有,誰說得準呢?這就既不重要,也不得而知了。

  有的人看到顧小姐,會若有所思地說:“明明是個不諳世事的女孩子,卻已經這麼世故了。”顧小姐清澈的黑眼睛里是一種從容的智慧,她有時是狡黠的,有時說話又冷不丁地黑色幽默,令人咋舌。說她是早慧比較恰當,她乾淨,不接觸什麼世情,卻照樣很聰明,不容世人輕慢。她狡黠的手腕專門對付身邊的三姑六婆與不速之客,禮貌有氣度的,但是絕不容許什麼三教九流侵犯她的利益的。這樣一個早熟、聰明又美麗的,牙尖嘴利的女孩子或許會讓人想起貝姬·夏普,但是顧小姐是個好心的貝姬·夏普【3】。薩克雷的女主角固然不是什麼大人物,但是她也是個盡力地活著的與命運與世人作鬥爭的女英雄。顧小姐也不是什麼大人物,她也每天都要與許多小人作鬥爭,掙扎著活得體面活得上檔次,但是顧小姐的心好。總而言之,我們的女主角也是個女英雄(heroine),或許因為心好,比貝基·夏普還要更符合女主角(heroine)這個角色。《名利場》是“一部沒有主角/英雄(hero)的小說”,顧小姐的人生也是沒有主角和英雄的,但是或許顧小姐這樣的一個人,還是能勝任我們當之無愧的女主角,通俗小說的女英雄。

  我們的女主角有個再普通不過的名字,顧雲亭。亭或許取華亭,或者寓意亭亭玉立,雲或許是描述黃浦江船塢上早晨雲霧籠罩的樣子,也可能只是圖個好聽。“雲亭”或許能夠形容這“雲華似錦”的海上都會,曾經的華亭縣城,但是肯定不會有什麼特別深刻的意思。顧雲亭的外國名字也是再普通不過的,Marguerite Koo,Margaret Koo,瑪格麗特·顧。瑪格麗特至少比瑪麗安娜之流好,但是又比艾格尼絲貝亞特麗斯這樣的平庸。但是雲亭和瑪格麗特畢竟還是美麗浪漫的。雲亭和瑪格麗特又都很大方,是上檔次的大家閨秀的名字,是讀書人的而不是鄉里村姑的名字。可見我們的女主角儘管不是什麼絕代佳人,到底是佳人無疑。因為她是浪漫,又不超現實的女孩子,所以她是我們當之無愧的女主角,和上海這座浪漫又世俗的偉大都市一樣,牽動著所有人的想象,一切時人與後人的心。瑪格麗特是法國小說里的风流女郎,時報照片上的英國閨秀,雜誌封底的好萊塢女明星;雲亭是古典小說里楊柳梨花般的女主角,是繡像插圖里的一勾倩影,是國產片熒幕上的年輕女演員。從盛氣凌人的公共租界到幽靜雅緻的法租界,從法租界梧桐掩映的西歐街道到南市區混亂嘈雜的中國集市,顧雲亭瑪格麗特牽引著都市流浪者的心,消受殆盡都會能夠提供的一切邊邊角角的可能的夢。在咖啡館里和餛飩鋪子旁都可以看見她紅色的鐘形小帽,她的黑色高跟鞋走過一切白磚頭或青石板鋪就的路。當夜晚降臨,我們或許還能捕捉白日殘夢的一絲影子,伴隨著外鄉人疲憊的身心,沉入了這大城市千家萬戶無邊無盡的黑暗與寧靜。

  當早晨旭日在外灘高大鐘樓頂上的白塔旁邊升起時,我們或許可以看見大廈與大廈之間狹窄小巷里飄忽不定的顧小姐的影子;當傍晚鴿群掠過這廣袤都市一切的包容著多少喜怒哀樂的黑瓦平房頂上空,一個登高望遠的看客或許會不由自主地覺得,一個薄薄的顧小姐的少女的身影正在這都市上空以慈愛又安然的目光注視著這粉紅天宇下的一切。昨日的殘夢有如前生的記憶,今日不可預測的際遇躁動著一顆陌生的心靈。多少的達官貴人與市井小民在這些西洋大廈的窗戶里,在弄堂擁擠的住家間,在這兩戰交接的縫隙之中上演著他們的生與死。命運如同遠處東方的太平洋一樣遙遠,城市則是包容的,藏污納垢也藏金納銀,掩蓋一切也暴露一切。這個天主誕生以來一千九百二十紀年的歷史暗湧與時代潮流,倒是挾裹著成千上萬的小人物與小事件,不為人知也一去不復返地朝著名為未來的遠方盡情地奔湧入深淵了。這一條黃浦江倒是挾裹著殖民帝國的輪船與浦東漁夫的舢板泥沙俱下,在東方巴黎雄偉城際線的注視下滾滾匯入那廣大而險惡的黑暗的太平洋了。

 

  • 【1】     就是1920年代流行的flapper dress,也就是爵士年代,了不起的蓋茨比那個風格。

  • 【2】     Low Life是英國雜誌The Spectator現在的一個專欄名,同一雜誌還有個對應的叫High Life的專欄。

  • 【3】     Rebecca “Becky” Sharp是英國作家威廉·薩克雷(William Makepeace Thackeray)的代表作《名利場(Vanity Fair)》的女主角,一個出身低賤卻一生致力於(利用自己的色相)進入上流社會的狡猾女子。


镜像

创世纪

关键词:异文化接触,征服,文明化,殖民主义。
赵楚禺:广州城拟人。 顾云亭:上海城拟人。

赵楚禺看着自己身上陌生的衣服,如同看一个初生的婴儿。中原人的衣服在他身上显得过于宽大,过于繁琐。赵楚禺试探地把玩着红黑流云纹路的沉重丝绸,小小的赵楚禺的手黑且干瘦,饱满的楚地丝织品挂在他身上就好像风鼓的缠在细小的酸枝木架子上的华丽帷幕。
这是秦亡后的第三年【1】。来自冰封的北国的秦人将领把厚重的右手放在赵楚禺的头上:“你可以自立为王。”我们会是五岭以南独一无二的君主,他说,你以后就是我的国都。赵楚禺唯一知晓的这片广袤的空白的湿热的土地,仿佛在一念之间便被人描画出了疆域和城墙。
你以后要做个文明人,赵佗对...

关键词:异文化接触,征服,文明化,殖民主义。
赵楚禺:广州城拟人。 顾云亭:上海城拟人。

赵楚禺看着自己身上陌生的衣服,如同看一个初生的婴儿。中原人的衣服在他身上显得过于宽大,过于繁琐。赵楚禺试探地把玩着红黑流云纹路的沉重丝绸,小小的赵楚禺的手黑且干瘦,饱满的楚地丝织品挂在他身上就好像风鼓的缠在细小的酸枝木架子上的华丽帷幕。
这是秦亡后的第三年【1】。来自冰封的北国的秦人将领把厚重的右手放在赵楚禺的头上:“你可以自立为王。”我们会是五岭以南独一无二的君主,他说,你以后就是我的国都。赵楚禺唯一知晓的这片广袤的空白的湿热的土地,仿佛在一念之间便被人描画出了疆域和城墙。
你以后要做个文明人,赵佗对他说。他给他新选定的都城穿上北方人层叠规整的华服。交领右衽与宽袍广袖对于幼小的番禺来说,就像竹片上甲虫一样的细小符号和秦人口中呢喃蠕动的异域语言一样失真,险恶,充满混乱的意义。
他提着长袍宽大的袖口在王宫干燥的地板上奔跑,安静的凉爽的空气因为他的跑动穿过他的中原服装与身体的空隙,好像赵佗那遥不可及的家乡的风。他此前的人生就像无限延展开来的浓绿的方块,没有维度,没有历史,没有意义,只有令人窒息的濡湿空气和盘根错节的巨木毒草。赵楚禺只模糊地记得一个红黑异域服装、腰佩青玉的人翩然而至,好像腾云驾雾的仙人或者鬼魂,一如无可计量的岁月以后黑衣戎装逼将过大庾岭的秦军。楚庭,那个人那样唤他,好像给他加诸了一个臣服与文明的印记,一如瓢泼大雨下一脸肃杀的任嚣宣告两山与大海之间的村落为番禺。
现在的赵楚禺干瘪,黑瘦,并且“长相野蛮”(用赵佗的话来说)。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肤色慢慢变浅了,直到他手臂上的纹身图案完全消失,他的面目也柔和下来,大致符合中原人对一个清秀男子的审美观。这可能是在高大的赵佗把着他幼小的手教他写字时,也可能是在头顶流珠冠冕、身着天子朝服的刚上任的南越王走下殿堂的高台牵过小小的番禺,与他一起接受夏越众臣目光的洗礼时。

顾云亭看着自己身上缀满蕾丝和荷叶边的雪白洋装,犹疑不决地晃动蓬松的裙摆。第一次穿西洋裙子的她显得尴尬又毛躁,手腕和腰部太紧,下摆又太大太空。她提起裙子,往前蹦跳两下,裙子上丝带做的蝴蝶结轻飘飘的,好像蓝色的小粉蝶。
她刚换下来的墨蓝竹布小褂和灰色裤子扔在床上,与洋人给她的第一条裙子相比粗糙、朴实又简陋,就好像她迄今为止所有的人生。她趴在客厅门上,透过雕花的缝隙往里面看,她看见窄袖窄裤的两个洋人在谈话,翻动的粉红色嘴唇好像在念叨某种异邦的咒语。其中一个洋人突兀地向她看过来,高鼻深目,皮肤惨白,蓝眼睛像雾蒙蒙的玻璃珠,一直透过门板缝望进她的眼睛里。她吓得连忙身子一低,拿手捂住眼睛,好像能把自己隐匿起来似地贴在门上一声不响。
她好像要驱除什么恶灵似地,捂着眼睛眼皮紧闭着,在一片模糊的黑暗中一步步往后退,然后飞快地转过身溜回她的房间里。她站在镜子前面打量自己,她的黄皮肤与她身上整齐的欧式裙装形成一种奇异的、令她不舒服的反差,她只在西洋使节带来的照片上见过深邃五官的白人女性穿这种洋服,从来没见过她这样的黄种人。
这时候的顾云亭暂时还不知道自己往日的所有历史将会变得多么渺小,模糊,单薄,无关紧要。她站在并不明朗的未来的大门口往前看,好像刚刚登上挪亚方舟好奇地四处张望的旅客。黄浦江岸边的沙洲上,刚刚着陆的殖民者正在划界预备开垦。顾云亭穿着她的新裙子,被她的知县领着出城去看洋人画地。发白的耀眼的天际底下,巨大的洋帆船在广阔的波光粼粼的黄浦江上摇动,船桅上的旗帜被风吹得扭在一起,看不清图案。
这时离道光二十三年【2】还不久,顾云亭只知道自己被突如其来的命运选中,她还无法解读欧洲人画在沙子上的寥寥几笔轮廓后面隐喻着什么样的蓝图。她更不知道这命运的意义有多么的重大,就好像在她听不见的地方,某个黄铜铸成的笨重大钟缓慢而悠长地鸣响了。

【1】 公元前204年
【2】 1843年

历史背景:
广州古名楚庭,有“五羊衔穗,萃于楚庭”传说。
公元前214年,秦将任嚣平定岭南,建番禺城,为广州城信史之始。
公元前204年,秦将赵佗在五岭以南百越地自立为王,为南越国,建都番禺(今广州)。

1843年11月17日,根据《南京条约》和《五口通商章程》的规定,上海正式开埠。

阿穗和沪娘的名字都是暂定的……随时改……

Gilchen

【城拟人】温雅玛

精灵宝钻国/城拟人系列

联动:纳国斯隆德  米那斯提力斯

【城拟人】温雅玛

姓名:温雅玛

年龄:约510岁(根据魔戒中文维基的数据,推测温雅玛在第一纪元第一年开始建造,消逝时间与刚多林相近。)

身高:185cm左右

外表:黑色长发,蓝灰色眼睛。有着一头复杂的发辫。喜欢穿蓝色长袍,然后经常会突发奇想在已经穿过的衣服上用银线绣上一些自己突然想到的图案而导致隔一段时间一件基本没有装饰的长袍上就绣满了各种图案。有灵感时会绣上自己的灵感,没有的时候就绣图尔巩的家徽,有时也会绣各个领主的家徽。

性格:虽然总是一身长袍,发型也很复杂,并且非常喜欢刺绣,因此总是给人一副端庄娴...

精灵宝钻国/城拟人系列

联动:纳国斯隆德  米那斯提力斯

【城拟人】温雅玛

姓名:温雅玛

年龄:约510岁(根据魔戒中文维基的数据,推测温雅玛在第一纪元第一年开始建造,消逝时间与刚多林相近。)

身高:185cm左右

外表:黑色长发,蓝灰色眼睛。有着一头复杂的发辫。喜欢穿蓝色长袍,然后经常会突发奇想在已经穿过的衣服上用银线绣上一些自己突然想到的图案而导致隔一段时间一件基本没有装饰的长袍上就绣满了各种图案。有灵感时会绣上自己的灵感,没有的时候就绣图尔巩的家徽,有时也会绣各个领主的家徽。

性格:虽然总是一身长袍,发型也很复杂,并且非常喜欢刺绣,因此总是给人一副端庄娴熟的感觉,但是却是一个活泼好动的孩子,性格十分坚韧,有着跟外表很不相符的超强战斗力。最喜欢跟飞燕家族领主杜伊林学射箭,跟金花家族领主格洛芬德尔最玩得来。经常跟着白公主一起出游,奈芙拉斯特的山水她都了如指掌。伊缀尔经常会跟温雅玛一起玩,但是在到底谁照顾谁的问题上却始终不能达成一致。图尔巩希望温雅玛可以教伊缀尔一些刺绣,不过她们在一起的时候通常还是以交流骑射技巧和讨论奇闻异事为主。

生平:图尔巩建造的第一个城市,也是诺多精灵返回中土后的第一个有记载的石质建筑。在刚开始迁徙到奈芙拉斯特没多久,白公主偶然发现了这个混在辛达精灵中却有着诺多精灵典型相貌的孤儿,因为觉得她看起来很亲切,于是就把她带到了自己身边。但是因为自己的性格原因,再加上图尔巩对她能否带好一个小精灵深表怀疑,于是她被图尔巩要来带在了自己身边,也是这时,他渐渐意识到温雅玛身份的不同。

第一纪元64年开始,图尔巩在乌欧牟的帮助下开始秘密的将自己的子民迁往隐匿之城刚多林。在第一纪元116年,图尔巩连同最后一批他的子民迁往刚多林时,他向温雅玛提出邀请,但被温雅玛以“喜欢奈芙拉斯特的山水,不想离开”为由而拒绝了。之后她便经常沉睡在主城内。但有时她也会四处巡游,将误入这里的一切邪恶的造物通通斩杀殆尽。

第一纪元495年,图奥来到温雅玛,在知道了他的身份后,将自己一直保存并维护的很好的一面盾牌,一套锁子甲,一只头盔和一柄剑尽数交给图奥,并帮助他照顾从海难中幸存下来的沃朗威,之后将他俩一并送走。

第一纪元510年的夏日,温雅玛突然醒来,并且非常渴望看一次日出。但当太阳从地平线上升起之时,温雅玛突然感受到她曾经的子民们被大量屠杀,而本已独自坚持多年的温雅玛最终没能挺过这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消逝在了空气中。

——————————————————————————————

废弃设定:
第一纪元116年,温雅玛随着图尔巩一同来到了刚多林,并和刚多林成为了好姐弟。白公主和迈格林一同到来时,她对迈格林其实没有太大的感觉。但是因为刚多林对他有着很强的敌意,于是自己对迈格林的态度也很冷淡。泪雨之战时,刚多林坚守城门,温雅玛和则和图尔巩一同出征,参与了泪雨之战。刚多林陷落时,她护送图奥夫妇到了西瑞安河口,并照顾了他们一段时间,但由于大部分国民都在刚多林被杀,于是她也没能坚持多久就消逝了。

其实咱特喜欢这个设定啊啊啊!!不造怎么的,我就是觉得宅熊很适合左拥右抱(我对宅熊也是真爱😂)但是图奥那里的戏份很重要啊!而且我也被“温雅玛的殿堂空了379个年头,它从未遭到魔苟斯爪牙的玷污。除了大片的杂草和风雨的侵蚀,它没有任何污损。”(该句摘自魔戒中文维基)苏到了0>_<0将近400年,温雅玛一直为图尔巩守护着这座空城,即便她知道图尔巩不会再回来……不过补充一点的是,温雅玛其实过得挺快乐的,她一向非常的乐观,所以即便是她知道图尔巩不会回来,而她则想要一直保留着这座城池,她也没有很悲伤,要么就是沉睡,醒来之后就愉快的打猎,玩耍(跟小动物啦,也许还有路过的精灵人类神马的),杀奥克什么的,她在我的心里就是女版的小熊呢~(没人看得出来好么!),所以不要担心她寂寞孤独啥的,她基本上不会有这些感情啦,即使有过那么几次,也都一会就恢复了~(喂!)

Gilchen

【城拟人】米那斯提力斯拟人


联动:纳国斯隆德拟人

说明:私设米那斯提力斯是座纯白的白塔(。・ω・。)ノ♡

【城拟人】米那斯提力斯拟人

姓名:米那斯提力斯

年龄:405岁

身高:约190cm左右(忘记是哪里看到的了,说精灵平均身高在210cm左右,所以米那斯提力斯其实也不高_(:з)∠)_)

外表:跟芬罗德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因为有着一头银长直,再加上浅蓝灰色的眼睛,所以很多人(精)注意不到这一点。只穿白色的衣物,并搭配银白色的饰品,曾因此被打趣为跟白公主相对的“白王子”。被索伦攻占后,整个人都显得暗淡许多,虽然平时还是一身白衣,但是却不向之前那样隐隐发光,眼睛也变得无神,全身的皮肤(甚至包括脸和手指尖)被...


联动:纳国斯隆德拟人

说明:私设米那斯提力斯是座纯白的白塔(。・ω・。)ノ♡

【城拟人】米那斯提力斯拟人

姓名:米那斯提力斯

年龄:405岁

身高:约190cm左右(忘记是哪里看到的了,说精灵平均身高在210cm左右,所以米那斯提力斯其实也不高_(:з)∠)_)

外表:跟芬罗德小时候几乎一模一样,但是因为有着一头银长直,再加上浅蓝灰色的眼睛,所以很多人(精)注意不到这一点。只穿白色的衣物,并搭配银白色的饰品,曾因此被打趣为跟白公主相对的“白王子”。被索伦攻占后,整个人都显得暗淡许多,虽然平时还是一身白衣,但是却不向之前那样隐隐发光,眼睛也变得无神,全身的皮肤(甚至包括脸和手指尖)被黑色的符文覆盖。(黑化的设定什么的,虽然很中二,但是就是放不下啊_(:з)∠)_)

性格:性格活泼开朗,因为居住在水中,所以水性特别好,非常喜欢西瑞安河里游泳,经常去西瑞安河里捕鱼,给人感觉像是一个泰勒瑞小精灵或者法拉斯的小精灵。虽然无论外表还是年龄都不是很大,但是总是用一种照顾自己妹妹的态度对待芬杜伊拉斯。黑化后变得冷漠嗜血,在索伦折磨囚犯的时候经常自己也参与其中,并以此为乐。

生平:芬罗德在米那斯提力斯建成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小团子,这个活泼开朗的小团子非常招人喜爱,因为处于岛上,曾经经常混迹于泰勒瑞精灵当中的芬罗德教会了他游泳,并且经常带他到河里捕鱼。

后来当纳国斯隆德建成的时候,芬罗德将他交给了自家弟弟欧洛德瑞斯。不过因为芬罗德走的时候对他的交代是“帮我照顾好我弟弟他们”,以至于欧洛德瑞斯一家子总被当成小孩子一样的照顾,经常弄得欧洛德瑞斯哭笑不得。

第一纪元457年,即骤火之战两年后,索伦攻下了托尔西瑞安,俘虏了米那斯提力斯并用咒术控制住了他。他开始变得冷漠,并且残暴嗜血。平日里帮助看守路过的奥克等,让他们向索伦进行行踪的汇报,有时也参与索伦的刑讯中,并经常自己动手。

第一纪元465年,芬罗德和贝伦一行人途径此地被米那斯提力斯发现,他帮助索伦捉住了一行人,并观看了索伦审讯的过程。不过因为他自己也不清楚的原因,他并不想在这次行动中动手,于是他在这次审讯过程中只是一名辅助人员。

露西恩用歌声瓦解高塔时,尽管非常虚弱,但是米那斯提力斯并没有消失,因为“对敌人的恨”,他以近乎透明的存在停留在了岛上。但是当露西恩和贝伦把芬罗德的尸体埋葬起来,使得整个岛屿被净化之后,米那斯提力斯恢复了过来。意识到自己曾经做过什么之后,他来到了芬罗德的墓前,向芬罗德做最后的道别,之后消失在了空气中。

—————————————————————————————

下面是咱脑补的小片段,咱会说咱在人设出来之前脑海里就有这个脑洞了么/_\

露西恩在和贝伦一起埋葬了芬罗德的尸体后,正打算带着悲痛的贝伦离开时,突然看到了一个白衣少年。他是那么的虚弱,仿佛下一秒就会晕倒在地;他的存在是那样的稀薄,仿佛会在这明媚的阳光下融化在空气中,他的哀伤甚至让露西恩禁不住流下了眼泪。他轻抚着芬罗德的墓碑,轻声地呢喃着什么,不知怎么的,露西恩听到了他说的话。“对不起……Finda……对不起……”一滴眼泪从他的脸上滑落,但是还没等到眼泪落到地上,他就消逝在了空气中。整个过程是那么的短暂,以至于若不是还萦绕在心头的悲痛感,露西恩会觉得那只是一个幻觉。深吸了一口气,露西恩转身带着贝伦离开了,于是她也就没有看到,在那滴泪水落在地上后,芬罗德的坟前突然开满了洁白的花朵。

—————————————————————————————

简直写到内出血_(:з)∠)_如果大家觉得虐的话,绝对是托老的错!【大力甩锅】

Margherita C.

【梵罗】诡计

一个段子
国拟人和城拟人
梵蒂冈和罗马
拉斐尔和安德烈

沙发还没坐热,厨房里传来一声巨响。
“怎么了?”他喊道。
里面的安德烈回答:“高压锅坏了!”
“又来了?”
厨房里传来一声哀嚎,拉斐尔干脆拎着小药箱跑去。
“怎么切到手了?”
“我…听着帕瓦罗蒂切肉。”
“该。”
“你居然还说我!”
“就是活该。”
罗慕路斯愤怒的咬着拉斐尔的衣角,似乎在抗议,不要说它的主人。
“那你还做吗?”
“不然呢,让你做,你做啥,耶稣的血与肉?”
“闭嘴。”
“拉菲啊。”安德烈忽然换了个语调。“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特别没用?”
“怎么会,你可是永恒之城。”拉斐尔一边梳头发一边哄他。
“不,我是说,我。”
安德烈指指自己。
他忽然鼻子一酸,难得见安德烈露出这么真...

一个段子
国拟人和城拟人
梵蒂冈和罗马
拉斐尔和安德烈

沙发还没坐热,厨房里传来一声巨响。
“怎么了?”他喊道。
里面的安德烈回答:“高压锅坏了!”
“又来了?”
厨房里传来一声哀嚎,拉斐尔干脆拎着小药箱跑去。
“怎么切到手了?”
“我…听着帕瓦罗蒂切肉。”
“该。”
“你居然还说我!”
“就是活该。”
罗慕路斯愤怒的咬着拉斐尔的衣角,似乎在抗议,不要说它的主人。
“那你还做吗?”
“不然呢,让你做,你做啥,耶稣的血与肉?”
“闭嘴。”
“拉菲啊。”安德烈忽然换了个语调。“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特别没用?”
“怎么会,你可是永恒之城。”拉斐尔一边梳头发一边哄他。
“不,我是说,我。”
安德烈指指自己。
他忽然鼻子一酸,难得见安德烈露出这么真诚而坦率的卑微,这可太难得了——但这表情,又让拉斐尔莫名的难过。
“没有。你陪伴着我,就是最有用的事了。”
“哦。”好像也找不到反驳的理由,安德烈举着自己的手指坐到一旁去。
气氛安静异常,拉斐尔在开水停止沸腾的时候才听到了安德烈微弱的呜咽声。
“我的主啊,你又怎么了?”
“不…我就是难过。”安德烈摇摇头。“众神啊,我以前可也是砍过迦太基人的脑袋的。”
拉斐尔很理解这种感觉。曾经能轻易的做到的事,现在忽然无能为力,除了责备自己无能什么也改变不了。
“好了好了,没事了,都过去了。”
这话一出,安德烈趴在对方怀里哭的更厉害了。
“别哭了。”
他快要把拉斐尔的心都哭碎了。
“好了好了,我再也不让你下厨了。”
哭声就像录音机摁下了暂停键一样戛然而止。
“认真的?”罗马人眨巴下眼睛。
“我向天主发誓。”
安德烈咻的一下跑到一边抱着罗慕路斯,摸着它的狗毛:“你都听见了,以后咱俩只管吃。”那表情,哪有难过的意思。

又,上当了。
充满阴谋诡计的罗马。

初海

(随手涂个贺年)【城拟】【帝都X魔都】by my side

*城拟如果有OOC,那我就是OOC。

*题目来自写本文第一个字时听的音乐,意外合适,本来并想不出名字

*结尾很仓促食用注意因为实在不知道怎么结尾才好【哭了出来

http://bd.kuwo.cn/yinyue/6418168?from=baidu


· By my side


王沪打了个哈欠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然后百无聊赖地撑住下巴。

"都没人放炮,今年这年味寡淡得能下饺子了。"

"汤圆?不是汤圆吗?"

一旁的王琼放下辫子就往王沪怀里钻,一边不忘忽闪着一双眼睛看过去,语气里透着狡黠和好奇。

"都说了多少年了,...

*城拟如果有OOC,那我就是OOC。

*题目来自写本文第一个字时听的音乐,意外合适,本来并想不出名字

*结尾很仓促食用注意因为实在不知道怎么结尾才好【哭了出来

http://bd.kuwo.cn/yinyue/6418168?from=baidu


· By my side


王沪打了个哈欠听了听外面的动静,然后百无聊赖地撑住下巴。

"都没人放炮,今年这年味寡淡得能下饺子了。"

"汤圆?不是汤圆吗?"

一旁的王琼放下辫子就往王沪怀里钻,一边不忘忽闪着一双眼睛看过去,语气里透着狡黠和好奇。

"都说了多少年了,我们那儿不太讲究这个。既不算是北方也不太好算是南方,甜咸党的主要战场和议和地,是吧。"

王沪有点无奈地搂过王琼,小家伙沿海生,年纪小身形小,他习惯当着小孩宠的。

那句"是吧"是看着王京说的,那人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看着电视里一片花团锦簇大红配绿的景致。

王京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有点惊讶今天王沪的心情是真好,都会拿自己开涮了,他们家今天是真的不准放炮了吗,不放炮了还叫过年啊。虽然自家也禁了好几年。

于是他就真的顺口问了,"不放炮也算过年?"眼神好不容易离开了大得过分的屏幕,"你听到了?"

"废话。自己家里的事情。"王沪撇了王京一眼,"你别盯着屏幕了,看不到他。"

说罢听着外面渐密的爆竹声,和四处升起又散落的烟花。

爆竹声中一岁除。

王沪安静了一下低头问怀里的王琼,"你浙姐呢?"

"好像和苏哥哥出去了。"

王琼应着,末了乖巧地跳下。

"我去找找他们。"

王沪点点头,看王琼出了门,房间里终于只剩下他和王京两个,今年轮到他守岁,王京只是任何时刻都不放下首都的架子,每年都坚持陪着。

"大哥还得过一会儿才回来。你有时间把电视盯出个窟窿不如自己去找他,天坛天安门一号大厅,反正这里也没什么事。"他朝王京走了两步,搬了椅子坐到他面前,"就算找不到,这一圈转回来大哥也肯定回来了。"

他语气认真,让王京一时分不清他是调侃还是真的建议,也没了一贯和他打诨玩闹的心思。

"这年他过不好。"王京像是叹了口气,一张脸顿时变得老气横秋起来,"现在大概是在哪里打电话呢。"

"嗯嗯,打电话,那也得有人接啊。"

王沪随口跑了句火车,被王京一个眼神杀过来,随即自知理亏地挠了挠鼻子。

外交部也不好过,任家大哥正月里跳大神,弄得王耀家哪儿哪儿的办公室都亮着。

经济也...

然后两个人同时叹了口气。

又同时笑了起来。

王沪笑得更厉害,用拳掩着嘴前仰的身子止不住地抖,笑得眼泪溢出眼眶。

"大过年的。"

王京先开口,看着王沪止住了笑又深吸了一口气。

"嗯大过年的,还不是你先提起的。"

"这已经是第几次一起过年了?"

"那要看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算了,哪能算得清啦?"

王沪还是一口标准普通话夹着一口不标准的吴侬软语的说话方式,王京偶尔笑他英语说得比中文利索。

然后王沪就瞪他,警告他不准在王耀面前说这话。

"那么多年都过来了,最惨的时候年夜饭只有堪比白水的小米粥,就着窝窝头算是大餐了。那也算是过年。连着好几年见不到面也联系不上的时候连过年都算不上,盯着月亮盯得眼睛疼。谁都见不到,想大哥想大家想得心绞痛,那是真痛。"

王沪指了指左心房的位置,脸上带着笑。

"不也过来了。"

"小时候每次大哥说一家人能在一起比什么都重要。我总觉得....."

王沪歪着头做了个不置可否的表情。

"我懂。"

王京笑着应和,

"但我是觉得只要能和大哥在一起怎么都好。"

"很多人都这么觉得吧。"

"王湘和我为了争坐在大哥腿上的位置打了得有半个世纪。"

王沪接口道,

"所以最后你们两个都没坐上,你们是鹬蚌我是渔翁。"他有些骄傲地抬了抬下巴,看着很是小孩子气,"王湘人呢?"

"遛他家的火狐狸去了。天坛天安门一号大厅。"

王京说罢自己也笑了,

"一群兄控啊。"

王沪于是用胳膊撑着桌子台面支起下巴,

"反正不能算我。"

"嗯,你是藏得比较深。"王京煞有介事地点点头,"也就被发现了百八十年。"

"总....总而言之,"

知道自己是有把柄被抓在对方手上,王沪也不好多做辩解,正当他想说什么的时候钟开始敲响第一下。

电视机里倒数到一的话音刚落,鞭炮声烟花声顿时四作。

于是他便顺势朝王京作了个揖。

"新年快乐,王京,来年也请多关照。"

"新年快乐,王沪。这么多年来辛苦了。"

这么说完的时候门外突然也热闹了起来,他们同时往窗外看出去。

院子大门打开着,有一个一袭红衣扎着半长马尾的身影从门外跨进来,带着一身的除夕烟火气,后面跟着进来的果不其然是牵着一只通体红色火狐的王湘,后者一脸不耐烦地看着王吉和王辽一路推搡着过来,再往后王澳正从王嘉龙额上把最后一张白条扯下又替他正了衣领,而远处的王浙和王苏悠悠地朝门口行了个礼才慢慢走出来。

然后更多的人从走廊深处涌出,王琼跟在最后揉着惺忪的双眼。

王沪看着看着突然就觉得眼睛一热,他下意识侧过头平复了一下呼吸,同时感到有一只手按在了自己肩头。

"你还真是一点没变。"王京自己的声音听着也有了些鼻音,但是很快便恢复了正常。

"一起出去吧。"

王沪点点头。

他们的房间离大门最近,走出去没几步便迎上了那人清朗的目光。

"小燕,云间。"

他唤着他们的乳名。

"新年快乐啊。"

"新年快乐,大哥。"

王沪走上前行了个礼,起身的时候一把抱住了王耀。

"诶?"王耀惊讶了一下,转而看向一旁一脸无奈地微笑着的王京。

"阿里德伐适宜吗?"*

王沪摇摇头。

于是王耀只好任由他抱着,右手轻轻拍着他的后背。

直到王京终于上来把王沪拉开。

"撒娇也有个限度吧,那么多人看着呢。"

王沪不屑地切了一声。

"走啦走啦放炮去啦,今年我守夜我是第一个。"

他说着推着王耀往门外走。

王京在后面和终于和解了的王吉他们一起把鞭炮烟花往外搬,一边朝他们感叹着王沪以前可是吵着和大家一起去房顶看烟花,听到烟花爆炸的声音又用双手捂住耳朵边往他怀里钻边掉眼泪的主。

"你说的都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啦!王沪那时还是赤着脚在滩涂上跑着吃百家饭的小娃娃吧?"

"对对,我记得。刚来的时候说话声音那么软,根本就是女孩子。诶南方的男孩子小时候都像女孩子一样。"

这么说着的时候外面的第一支烟花已经窜上了天空。

可惜他小时候打起架来一点都不像女孩子。

王京想着便看向手腕,那里有块很淡很淡的疤,是王沪小时候和他打架上牙咬留下的。

他踩着烟花爆炸的点迈出门槛,回头找着王沪站在王耀身后,双手还是捂住了耳朵,脸上却带着兴奋的笑。

所有人脸上都带着笑。

真好。

他捧着一箱烟火傻站着想。

又一年过去了,真好。

愿所有人平安喜乐,愿正遭遇灾祸的人能快点平复伤痛,重新获得向前迈步的力量。

新的一年我们还在一起,所以没有任何事能让我惧怕。

他有点奇怪今天好像特别地触景生情,果然和王沪在一起久了心肠会变软的。

他听得见婴儿的笑声和情人耳鬓间的呢喃,也看得见父母们迎接儿女归家时脸上的笑和泪,看得见这一天深夜仍值守的人们互道平安,他们的感情从他内心深处涌出,而他们的声音和容颜映在他的脑海。

新年快乐。

他悄悄对自己说,眼光重又落在人群前方被烟火照耀的两人身上。

接着他看向四周,三十五个人,不算王湘背后灵一样对他过度保护的火狐和已经在王川背后睡熟的滚滚,将已经算是宽敞的胡同挤得满满当当。

还有那些已逝之人,他们的心愿所幻化的精魂笼盖天空,于除夕这夜踏风归来,归来看望他们的故乡,曾经的战场和他们埋骨的地方。

此时已至丙申猴年,黑夜将尽而长乐未央。

新年快乐。

-完-

*“哪里不舒服吗”的上海话。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