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城拟

118.9万浏览    11586参与
LOFTER故事森林第七期
城市拟人限时开启
查看详情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2-26 00:33
百无一用
遭遇际会,毕力遐方。 你京爷

              遭遇际会,毕力遐方。

                          你京爷

              遭遇际会,毕力遐方。

                          你京爷

百无一用
腌臜孑孓,不值一提,不值一嗔...

      腌臜孑孓,不值一提,不值一嗔。

                        天津

除了东三省和老家,在下最喜欢的就是天津了,再就是北京和内蒙古。主要是这个口音,怎么听怎么得劲。整个北方的文化和艺术体系,总的来说他就是嫩么磅礴。其实回头瞧瞧什么相声、奉天落、二人转的起源,颇有点苦中作乐的味道。他们干脆...

      腌臜孑孓,不值一提,不值一嗔。

                        天津






除了东三省和老家,在下最喜欢的就是天津了,再就是北京和内蒙古。主要是这个口音,怎么听怎么得劲。整个北方的文化和艺术体系,总的来说他就是嫩么磅礴。其实回头瞧瞧什么相声、奉天落、二人转的起源,颇有点苦中作乐的味道。他们干脆,明晃晃的,让人口干舌燥,刺眼,刺耳,刺鼻,热就燥伏,冷就凛冽,大起大落,大痴大妄,大喜大悲。
没有江南烟雨了,莫得小桥流水,没功夫卧听雨打芭蕉。
就像蹲在地上吃炸酱面,还得就两瓣蒜。大葱蘸酱吃,最好再来个饼。酸菜还是得跟带点肥的猪肉和粉条炖。

怎么那么可爱呢。

【天津的人设改了一些,等出明信片的时候北京身后那个背影会改过来的。】

月亦侧目
  天光刺破层云,三两投在地上...

  天光刺破层云,三两投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影。入了秋的风分明裹挟着凉意,王耀却觉得心头滚热,灼烫得如同能蒸去经年的汗水。

  他看着那个身着中山装的男人缓慢而坚定地摁下电铃,五星红旗跟着乐点冉冉升起。礼炮轰鸣的时候,王耀忽得想起了曾经纷飞的战火。

  和当年这座古城的处处残垣。

  虚搭在小臂上的手骤然一沉,他偏过头去,视线无意间与身侧人的撞上,只见北京定定地朝自己望去,又像是看向了自己身后的旗帜。

  北京在想什么?

  在想百姓被摁着头颅向洋人屈膝的画面,在想权臣面色凝重上奏和谈的声音。千年重镇,一朝见袭。外扰终停,却复蒙同室操戈。

  北平,何平!

  他走过破败成墟的景苑,...

  天光刺破层云,三两投在地上留下斑驳的影。入了秋的风分明裹挟着凉意,王耀却觉得心头滚热,灼烫得如同能蒸去经年的汗水。

  他看着那个身着中山装的男人缓慢而坚定地摁下电铃,五星红旗跟着乐点冉冉升起。礼炮轰鸣的时候,王耀忽得想起了曾经纷飞的战火。

  和当年这座古城的处处残垣。

  虚搭在小臂上的手骤然一沉,他偏过头去,视线无意间与身侧人的撞上,只见北京定定地朝自己望去,又像是看向了自己身后的旗帜。

  北京在想什么?

  在想百姓被摁着头颅向洋人屈膝的画面,在想权臣面色凝重上奏和谈的声音。千年重镇,一朝见袭。外扰终停,却复蒙同室操戈。

  北平,何平!

  他走过破败成墟的景苑,走过欢呼解放的人群,直到他听见有人在叫他的名——

  “……京?”

  王耀的伤处被北京握得有些发疼,连唤了几声才把对方的意识扯回了当下。那人轻道抱歉,卸下了手上力道,也卸下了多年重担。

  他们对视一笑。

  在彼此的眼中,都见着了一汪夹着光的红。

🙏感谢文手 @是律不是绿. 

BaSO4

【资料分享】中国古代&近现代服装、军装史料等

之前有在女校认识的画手提出,在绘制城拟相关时对于中国历史类/根据中国历史架空的题材都会为了寻找对应时代的元素,如衣装配饰生活习惯等等而耗费大量的时间——为了帮点忙,这一次的分享就是与此相关~虽然不一定能解决全部问题,但是最起码,我想可以满足大多数人的需求了。

由于zc原因部分文件内容无法查看,需要的请私信我邮箱地址✓

书单如下(28)——

《中国服饰》
  《中国服饰史稿》
  《民国军服图志》
  《中国古代衣食住行》
  《中国传统服饰色彩》(中英版均有)
  《中国古代的平民服装》...

之前有在女校认识的画手提出,在绘制城拟相关时对于中国历史类/根据中国历史架空的题材都会为了寻找对应时代的元素,如衣装配饰生活习惯等等而耗费大量的时间——为了帮点忙,这一次的分享就是与此相关~虽然不一定能解决全部问题,但是最起码,我想可以满足大多数人的需求了。

由于zc原因部分文件内容无法查看,需要的请私信我邮箱地址✓



书单如下(28)——

《中国服饰》
  《中国服饰史稿》
  《民国军服图志》
  《中国古代衣食住行》
  《中国传统服饰色彩》(中英版均有)
  《中国古代的平民服装》
  《中国古代服饰图典》
  《中国古代服饰史教程》
  《中国古代服饰史》
  《中国古代服饰研究》
  《中国古代服饰》
  《中国衣冠服饰大辞典》
  《中国古代瓷器鉴赏辞典》
  《中国历代衣冠服饰制》
  《细说中国服饰》
  《故宫博物院藏清代后妃首饰》
  《画说中国历代甲胄》
  《中国历代妆饰》
  《中国传统服饰文化》
  《中国古代的军队(公元前1500-公元前200)》
  《潘金莲的发型》
  《唐代服饰资料选》
  《中国古代军戎服饰》
  《中国古玉图释》
  《中国中世纪军队(公元1260-公元1520)》
  《中国历代妇女妆饰》
  《中国古代服饰大观》
  《中国古典纹样图案》

明月夜

冷门城市不自己动手这辈子都不会有粮食吃的OTZ,是江苏跑的最快的淮安ww

后面5P是以前的省拟草稿设定,慎入,分别苏北&苏南,阿晋,和皖北&皖南


谢谢大家给了我这么多红心、蓝手和评论!!如果对省城拟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省拟和城拟的tag里面找粮食,想更快地看看有没有自己的家乡城市可以去相应的省份城拟tag下,比如“石家庄”可以去“河北城拟”tag下面,如果还想多看一些,可以去城拟和省拟的贴吧,里面有不少陈年好粮食可以淘。祝大家都找到自己爱的城市粮食ww!!

冷门城市不自己动手这辈子都不会有粮食吃的OTZ,是江苏跑的最快的淮安ww

后面5P是以前的省拟草稿设定,慎入,分别苏北&苏南,阿晋,和皖北&皖南


谢谢大家给了我这么多红心、蓝手和评论!!如果对省城拟感兴趣的话可以去省拟和城拟的tag里面找粮食,想更快地看看有没有自己的家乡城市可以去相应的省份城拟tag下,比如“石家庄”可以去“河北城拟”tag下面,如果还想多看一些,可以去城拟和省拟的贴吧,里面有不少陈年好粮食可以淘。祝大家都找到自己爱的城市粮食ww!!

明妃妃妃
印象•南京 这是唯一一座命运...
  • 印象•南京

这是唯一一座命运薄凉得让我心疼的城市。

传说千古一帝秦始皇周游到此,不知道哪个昏了头的方士说此地有龙脉,应当镇之方能保国家安宁。于是千斤黄金往此地一埋,算是彻彻底底镇住了龙脉。不管传说真假,南京虽然王气不减,但富贵之命真真就此而殁,直到近代也未好转。

有人评价说南京是汉族的振兴之地,这句话有两个意思。往好了说,这个地方人杰地灵是修生养息的好处所;往歹了说,这个城只有在汉人吃了败仗仓皇而逃时才想起这里,富贵荣华时却成了弃卒。

南京是七大古都之一,固然当过许多朝代的帝都,可终究不过是历史上一个承上启下的渡船人。渡了魏晋,渡了唐宋,渡了大明,甚至渡了民国。繁华是繁华了,...

  • 印象•南京

这是唯一一座命运薄凉得让我心疼的城市。

传说千古一帝秦始皇周游到此,不知道哪个昏了头的方士说此地有龙脉,应当镇之方能保国家安宁。于是千斤黄金往此地一埋,算是彻彻底底镇住了龙脉。不管传说真假,南京虽然王气不减,但富贵之命真真就此而殁,直到近代也未好转。

有人评价说南京是汉族的振兴之地,这句话有两个意思。往好了说,这个地方人杰地灵是修生养息的好处所;往歹了说,这个城只有在汉人吃了败仗仓皇而逃时才想起这里,富贵荣华时却成了弃卒。

南京是七大古都之一,固然当过许多朝代的帝都,可终究不过是历史上一个承上启下的渡船人。渡了魏晋,渡了唐宋,渡了大明,甚至渡了民国。繁华是繁华了,可如何抵过汉唐威仪?几乎无论哪个朝代,真正强盛时帝都并不在此。

强盛如汉唐,古中国的主旋律只在北方,有时照顾到南方,南京也仅仅是与杭州平分秋色。与北方的城比起来,南方的城似乎从骨子里就少了一份魄力与豪迈,却多了一份诗意和洒脱。因此与其将南京当作一个帝王之城来谈,我更想谈谈他的“世无其二”。

积石如玉,列松如翠。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近日看闲书成性,偶得此句,觉得用来形容南京,再贴切不过。

我的南京应是这样,承谢安之风,是中隐之人,可出世可入世,风流到傲然携伎,淡然到致仕不惑。魏晋世风奢侈,东晋这个短却繁华的朝代建都于此,我一厢情愿地认为,南京一定会多少染上些骄奢习气,一出手必是江南贵人的手笔。南方有佳人,遗世而独立,南京盛产楚腰吴娃,舞低杨柳,歌尽桃花。这点由秦淮八艳和佩弦的桨声船影里便可窥见,不信去闻闻那绿盈盈的碧波还隐约有少女的胭脂香。同样,若这个城哪日化作公子哥儿,去为自家歌伶伎子一掷千金也不用意外,既然是帝都,纨绔风流一下又如何?

如此这般,南京真的是“郎艳独绝”了。泱泱中华从来不缺清丽艳绝的城,他们浓妆淡抹后甚至压得过他,但就像空有一副皮囊的戏子注定玩过就被丢弃,倘若南京只是一座艳城,我也必然不会爱他如此。我的阿宁,注定只能“世无其二”。

南京是个有中国古代士大夫风骨的城,即便敌人兵临城下,面部表情狰狞的敌人粗糙的手握紧寒光逼人的刀,锋利饮血的刀刃架到他那有些纤弱的脖颈上,他脖子一梗,傲然看着那人,任他落刀,绝不低头折腰。

说到骨气,我又要谈到把玄武湖染上绮色的秦淮八艳。我向来喜欢写女性,无论是活泼青春的少女还是风韵犹存的徐娘。

武则天让我觉得奇,八艳则让我敬。她们是明清之际被命运玩弄的女孩,在秦淮河边低吟浅唱,风情万千,随口成诗,随手出曲。女孩在风口浪尖用一双纤纤细手寻找自己的幸福,她们的幸福来之不易,一旦寻到,便牵起良人的手,永以为好。她们的良人,却在侵略者面前怯懦得让她们掩面叹息。其实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比羊脂球更悲哀。羊脂球仅仅是看本国军官的懦弱,她们却是看自己的良人懦弱。我不敢把自己比作柳如是,我怕听见我的良人在我殉国未成后还能言笑晏晏叫我“柳儒士”,我怕我会一刀杀了这个亡国奴。不愿做亡国奴,又无力改变政局,便只有自尽殉国。无论殉国是否成功,八艳心里毕竟是有国的,国与命孰轻孰重,她们掂量得清。

提到秦淮八艳,我意并非是汉人的骨气只靠几个女人撑起来,而是想仅仅几个女人便有如此骨气,南京城更是铁骨铮铮,可征服不可断送。

城的魄力,除却极少数人类,无人能望其项背。朋友写到许昌时,有句话很有意思:“'不要以为自己还年轻就可以胡作非为,'许昌意味深长地说,'我年轻的时候也只是跟着丞相把官渡给打了而已。'”一场几乎扭转国家局势的仗,在一座城看来不过尔尔。

南京城打过的仗,受过的伤,更可以在某个午后,细细斟一杯茶,摸着结痂的伤疤,向友人陈说刚刚结束的战役,平淡得像在闲谈家常。所谈每一句话,都流着血。每一场朝代更替,战争,无论孰赢孰输,对城来说,都是一场浩劫,拿伤痛来当谈资,并不好受。历史的车轮从不会因为什么而停下,一个国家拦不住,更何况一座城?无论是荣华还是战争,该来的都会来,如洪水一般将你卷进去,你跟得上它,还能苟延残喘保得一命,跟不上,就只有被激流碾碎,肢解。

冷冰冰的数据告诉我,据不完全统计,南京城总共被毁城六次。次次都疼得流心头血。我不忍再回顾日本侵略者的暴行。那些印在历史课本上的图片,文字一次次撞进我的眼,扎进我的心。够了,已经够了……

侯景之乱,那是第一次毁城。窗外杜宇哀啼喑哑,司马光叹息着,他摇摇头,提笔慢慢写下南京的伤痛:“千里烟绝,人迹罕见,白骨成聚,如丘陇焉。”老祖宗的文言文叫我又爱又恨。爱它遣词造句从不拖泥带水,恨它笔笔滴血,字字诛心。我捧着书,对这十六个字,久久哽咽。

 

南京是个闲不住的城,别人不让他闲,他自己也闲不住。说得露骨一点,就是爱折腾。折腾时不折腾个翻天覆地决不罢休。

譬如,有个姓朱的和尚据此打跑了驰骋亚欧大陆的草原铁骑,又有个姓洪的农民揭杆而起要反了那腐朽的大清。英国人在南京把中国拉进了泥潭,南京生气了,于是咬着牙,用了一百来年,又在这儿,把中国推出了泥潭。南京完成了这项工作,这座饱经风霜的城才终于可以好好歇息了。

新纪元,古城不可避免地要继续发展,每当我爱上一个城,我都惶恐地期望,城能不被浮躁的现代生活所遮盖。但我听说我的阿宁,现代社会逼他学会了浓妆艳抹,我那清丽如斯的阿宁,听说已经寻不回了。

也许,某日,我因附庸风雅,到南京怀古。这应是一个春日,细雨斜斜,落面如丝。有风撷落一朵桃花,桃花破为两半,半朵落入我的手心,半朵,落到依依柳树下那个白衣如洗的少年身上。少年抬眸一瞥,仿佛荏苒尽了我全部的韶光。

少年名为宁,我的阿宁。

郎艳独绝,世无……其二。

【图片来自伊吹五月】

月亦侧目
  王耀接过了那把火炬。  ...

  王耀接过了那把火炬。



  祥云的纹路和赤色的火焰交杂,仿佛他手中不仅仅是一根火炬,而是什么神话故事里的登仙神台。



  京耳朵上坠着他的名字——更严格来说是这次盛会的标志,在阳光下旋转而闪闪发光,烁着十字星一般的璀璨,因为跑步而分泌出的薄汗打湿了他的发角和领口,某些吉祥物蹦蹦跳跳地踩在他头上和肩上。



  这幅光景却并非常人所能看见,那些吉祥物仗着盛况为非作歹,胡作非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其中一只甚至一个跳跃,稳稳拽住了王耀的头发。



  还好它们并不沉重,王耀于是不禁失笑,在京微喘的呼吸声里伸手把意义重大的那把火...







  王耀接过了那把火炬。




  祥云的纹路和赤色的火焰交杂,仿佛他手中不仅仅是一根火炬,而是什么神话故事里的登仙神台。




  京耳朵上坠着他的名字——更严格来说是这次盛会的标志,在阳光下旋转而闪闪发光,烁着十字星一般的璀璨,因为跑步而分泌出的薄汗打湿了他的发角和领口,某些吉祥物蹦蹦跳跳地踩在他头上和肩上。




  这幅光景却并非常人所能看见,那些吉祥物仗着盛况为非作歹,胡作非为,无法无天,为所欲为。其中一只甚至一个跳跃,稳稳拽住了王耀的头发。




  还好它们并不沉重,王耀于是不禁失笑,在京微喘的呼吸声里伸手把意义重大的那把火炬接过来,转过身向自己的目的地跑去。




  京在身后却突然喊他。王耀回过头,由心而发的笑容在阳光下也一般闪闪发光,熠熠生辉。




  “接下来就交给您啦。”




  王耀扬了扬头,身上衬衫放大的五环和“BEI JING 2008”被风吹得稍微扭曲鼓动,他空着的那只手把差点摔下来的那只福娃接住,远远扔到身后京的手里。




  “知道啦。”






🙏感谢文手 @洛城海澜华 

月亦侧目
几缕阳光顺着树枝的间隙漏下。...

几缕阳光顺着树枝的间隙漏下。

太过明媚的日光让王耀眯起了眼睛,天边是永不消亡的太阳。


与他不同。

他曾经坠落。

折戟沉沙,马革裹尸,是他那时唯一的梦境。


王耀感觉自己的手被重庆牵住。

不可以总让他们担心啊。

直辖市的弟妹们环绕在王耀身边,那是他最年轻的力量。


他伸手按在上海的头上,认真的露出一副兄长的模样,他是他们的后盾,他们的支柱。


王耀从不怕自己的坠落,永不熄灭的光芒并非他追求的永恒,他只希望能在短暂的消亡后重新屹立。


那将是生生不息的永远。


旧梦依稀,往事不再。几个直辖区的弟妹已经成长为他的臂膀。


“哥,看前面”

黑猫跳上...




几缕阳光顺着树枝的间隙漏下。

太过明媚的日光让王耀眯起了眼睛,天边是永不消亡的太阳。


与他不同。

他曾经坠落。

折戟沉沙,马革裹尸,是他那时唯一的梦境。


王耀感觉自己的手被重庆牵住。

不可以总让他们担心啊。

直辖市的弟妹们环绕在王耀身边,那是他最年轻的力量。


他伸手按在上海的头上,认真的露出一副兄长的模样,他是他们的后盾,他们的支柱。


王耀从不怕自己的坠落,永不熄灭的光芒并非他追求的永恒,他只希望能在短暂的消亡后重新屹立。


那将是生生不息的永远。


旧梦依稀,往事不再。几个直辖区的弟妹已经成长为他的臂膀。


“哥,看前面”

黑猫跳上北京的臂弯,青年在王耀的身边说到。


他看见君心缱绻

他看见黄沙滚滚

他看见踏过往事的烟尘,走向长流不息。



 🙏感谢文手@乌啼 

 




鸡蛋菌
看到好多城拟没看见成都,桑心(...

看到好多城拟没看见成都,桑心( ノД`)
果然还是自己丰衣足食

成都拟人:       
        市花小哥哥  芙蓉
        市树小姐姐  银杏
        市平均身高(2018的数据,并不权威不用较真哈_(:з」∠)_)

看到好多城拟没看见成都,桑心( ノД`)
果然还是自己丰衣足食

成都拟人:       
        市花小哥哥  芙蓉
        市树小姐姐  银杏
        市平均身高(2018的数据,并不权威不用较真哈_(:з」∠)_)

月亦侧目
新春快乐 太丑了画不下去了,但...

新春快乐


太丑了画不下去了,但是画了好几天不舍得扔(对不起

新春快乐




太丑了画不下去了,但是画了好几天不舍得扔(对不起

月亦侧目
  江流不止。   大型轮船来...

  江流不止。

  大型轮船来回驶过劈开水面,白色雾气腾起,连同着短笛声,踩出明快的节拍。风犹卷着寒意袭来,打歪了白雾,最终止在了岸上破土蹿出的芽前。

  小朋友本是一蹦三跳地前行,却忽然停住脚步,指着草尖转过头去跟身后穿着考究的夫妇叫唤。其他的动作在转映入楼上人眼底时都已不甚清晰,只有那扬起的拳,像是锤上了他的心脏。

  一切都是崭新的,鲜活的。他甚至能模糊地构想出未来的高楼广厦,该是各种风光。

  “耀哥,chers?”

  被点到名的青年收回俯视的目光,立足侧身看向了身后人。来者短发微卷倒也服帖得没炸出花,一身西装笔挺显出了三分正经。他举杯,歪头向王耀一笑。

  正是上海。...

  江流不止。

  大型轮船来回驶过劈开水面,白色雾气腾起,连同着短笛声,踩出明快的节拍。风犹卷着寒意袭来,打歪了白雾,最终止在了岸上破土蹿出的芽前。

  小朋友本是一蹦三跳地前行,却忽然停住脚步,指着草尖转过头去跟身后穿着考究的夫妇叫唤。其他的动作在转映入楼上人眼底时都已不甚清晰,只有那扬起的拳,像是锤上了他的心脏。

  一切都是崭新的,鲜活的。他甚至能模糊地构想出未来的高楼广厦,该是各种风光。

  “耀哥,chers?”

  被点到名的青年收回俯视的目光,立足侧身看向了身后人。来者短发微卷倒也服帖得没炸出花,一身西装笔挺显出了三分正经。他举杯,歪头向王耀一笑。

  正是上海。

  从几百年前作为一个设有市舶司的镇,到如今变成了一个对外开放的重要城市,上海一步步由稚嫩走向成熟。酒具碰撞的声响穿过了时空,撞碎在游轮的笛音里。杯中与江上,两处皆起波澜。

  王耀曲肘撑起头,视线掠过了抿酒的洋商和上海,去见那水纹一点一点晕开。

  末了,浮去远方。

  

  

  

  【关于彩蛋】

  ·是为了帮助大家在快速阅读的时候更好理解配文啦。

  ①首段中的江是黄浦江。江流不息代表国运不止。

  ②绿色的新芽象征着春,迎合“改革开放是祖国春天”的思想,同时也与“小朋友”一起作为新生的代表。

  ③上海一直作为外贸城市,相对接触外国机会更多,因此头发是卷的。但发再卷也还是很服帖,指上海仍不忘初心、听党指挥。因为贸易往来,上海的设定较外向,所以“cheers”和“歪头笑”都说明了这一点。

  ④船只作为工业化的代表出行工具,“声音”是撞碎在了“工业”上,而白色雾气是能源转化率较高的表现。同时,只有改革开放后人民富强起来,才能有时间金钱去投入生活。文中的“衣着考究”和往来游轮都提到了这一点。

  ⑤水纹去了远方,而未来也在远方。百年前与如今的上海,时空交错相融,再分割开来。“觥筹交错”代指商务应酬,从始至终贯彻了上海的历史。

  ⑦船与水不曾分离,就像我和我的祖国。


🙏感谢文手 @是律不是绿. 

-Schnitzel-
最近首页刷内斗省刷的笑晕......

最近首页刷内斗省刷的笑晕...作为南京人,摸个很久之前就想画的城拟设定

cp大概是南京x苏州(虽然迅速分手了

最近首页刷内斗省刷的笑晕...作为南京人,摸个很久之前就想画的城拟设定

cp大概是南京x苏州(虽然迅速分手了

月亦侧目
   重庆总是仿佛被什么路过的...

 


 重庆总是仿佛被什么路过的九天仙女轻轻呼出一口浅白色的灵气,漫山的雾像蜿蜒水道上漂浮的白纱。


  王耀发角都是被这种浓雾吻过而留下来的一点水痕,和攀山而细密沁出的细汗交杂在一起。让他不禁后悔了一下自己这身一点都不方便的西装。


  而渝则是褪去一身沾染烟火的尘灰,绣着攒花的衣角翻飞在一片翠叶森枝中,哼着的小调荡开在早秋的余花香气里。皙白的指尖抚过那些山间的百物,半垂的睫羽上仿佛停了一只蝴蝶。


  王耀跟在她的脚印后面,看她跳跃着踩在那些湿润的泥土上,彩绘的腰带和坠玉的手链随她动作而飞舞,瓷白的皮肤却从那些精致的花纹下伸出。


  可这个瓷器并非易碎,而是摔在地...

 



 重庆总是仿佛被什么路过的九天仙女轻轻呼出一口浅白色的灵气,漫山的雾像蜿蜒水道上漂浮的白纱。


  王耀发角都是被这种浓雾吻过而留下来的一点水痕,和攀山而细密沁出的细汗交杂在一起。让他不禁后悔了一下自己这身一点都不方便的西装。


  而渝则是褪去一身沾染烟火的尘灰,绣着攒花的衣角翻飞在一片翠叶森枝中,哼着的小调荡开在早秋的余花香气里。皙白的指尖抚过那些山间的百物,半垂的睫羽上仿佛停了一只蝴蝶。


  王耀跟在她的脚印后面,看她跳跃着踩在那些湿润的泥土上,彩绘的腰带和坠玉的手链随她动作而飞舞,瓷白的皮肤却从那些精致的花纹下伸出。


  可这个瓷器并非易碎,而是摔在地上教人拿锤去砸也不会有一丝裂纹,如同朝气而蓬勃的渝一样动人又要强。


  他低下头去看胸前口袋里被她放进去的那朵开的艳丽而盛大的山茶花,又转过头去看哪怕身处重山之中也能看见的那座礼堂。


  渝此时也停下她好看优雅的舞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蝴蝶嗅到她小篓里的花香,围着她飞了一圈。


  “新生快乐!”


  渝睁大了双眼,绽开的笑容瞬时间比那些盛开的山茶花还要美好,山风把她的头发吹起,把她的裙摆吹起,把九重叠山吹出一片繁华。


  她也大声地喊:“新生快乐呀!”


  于是风继续呼啸而过,吹散了重庆山城终年不散的浓雾。


🙏感谢文手 @洛城海澜华 

鸽鸽桑⭐

第一篇处女献给城拟~~~
我大魔都怎么能没有姓名呢!!!!
走了个杂志风……排版让我失去快乐源泉(ुŏ̥̥̥̥םŏ̥̥̥̥) ु………
魔都魔都嘛,整体还是走了一个比较魔性的风格,图片里也解释的蛮清楚的了也因为魔都的城市区域划分风格差距很大嘛,也是因为这个画了个混搭,……啊,就是懒打字了 ̄  ̄)σ…
以后有时间再画个帝都吧!!!必须有姓名!!!ᕕ(˵•̀෴•́˵)ᕗ

第一篇处女献给城拟~~~
我大魔都怎么能没有姓名呢!!!!
走了个杂志风……排版让我失去快乐源泉(ुŏ̥̥̥̥םŏ̥̥̥̥) ु………
魔都魔都嘛,整体还是走了一个比较魔性的风格,图片里也解释的蛮清楚的了也因为魔都的城市区域划分风格差距很大嘛,也是因为这个画了个混搭,……啊,就是懒打字了 ̄  ̄)σ…
以后有时间再画个帝都吧!!!必须有姓名!!!ᕕ(˵•̀෴•́˵)ᕗ

再见哈斯卡

《机甲江苏》

如山般巨大的武汉,又打赢了一场胜仗。

所付出的代价,不过是些许零件受损、部分电路毁坏。

只消去维修厂里躺上一夜,等到第二天恒星升起时,他就又能生龙活虎地上战场了。

武汉扛着重型机枪,一步步走向夕阳下的维修厂。

那庞大的机械躯体,使他每走一步都引得大地震动。


一众围观群众纷纷发表感言。

山东:“牛批,哥,一会喝两杯?上好的机油,我请客。”

黑龙江:“憋逼逼了,哥带你去洗浴中心,给你整个全身喷漆。”

台湾:“哎哟,不错哦,蛮吊的。”

江苏:“切。”

气氛瞬间不对。

所有人齐齐转头,把目光投向江苏。

面对众人的注目,江苏的电子双眼之中露出一丝慌张:“不是,...




如山般巨大的武汉,又打赢了一场胜仗。

所付出的代价,不过是些许零件受损、部分电路毁坏。

只消去维修厂里躺上一夜,等到第二天恒星升起时,他就又能生龙活虎地上战场了。

武汉扛着重型机枪,一步步走向夕阳下的维修厂。

那庞大的机械躯体,使他每走一步都引得大地震动。



一众围观群众纷纷发表感言。

山东:“牛批,哥,一会喝两杯?上好的机油,我请客。”

黑龙江:“憋逼逼了,哥带你去洗浴中心,给你整个全身喷漆。”

台湾:“哎哟,不错哦,蛮吊的。”

江苏:“切。”

气氛瞬间不对。

所有人齐齐转头,把目光投向江苏。

面对众人的注目,江苏的电子双眼之中露出一丝慌张:“不是,不是我们说的。”

浙江插嘴,挑了一个字复读道:“们?你又在搞内斗了?”

江苏紧张得浑身发抖。

他动了动嘴巴。

准确来说,是他的头颅动了动嘴巴。

头颅说:“不是……真不是我说的……”

咔哒几声,齿轮松动。

又是一声电流霹雳。

江苏头掉了。

只见那颗机械头颅轰然落地,溅起无数灰尘。

等到尘埃散尽。

头颅已经变形成了一个较小的独立个体。

是扬州。



上海那边刚打完仗,看到这边这么热闹,也凑了过来。

刚一探头,便见到硕大的江苏在顷刻间四分五裂的场面,不禁勃然大怒,用造价昂贵的反物质机枪指着地上那些散落的小机械体,咆哮道:“江苏!你们在搞什么!”

小家伙们无人理睬他。

几个百米高的大家伙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是久久沉默。

这时,北京赶了过来,吼道:“什么情况,江苏的头呢?出来给我汇报一下情况!”

南京:“我在呢哥!”

扬州:“放屁,我才是!”

南京:“你个臭修脚的,给老子爬!”

扬州:“咦,刚刚是不是有一只蚊子嗡嗡嗡?哦,原来是安徽的头部啊,你咋跑这儿来了?”

……

北京吼:“都他妈给老子闭嘴!来个能管事的!”

镇江:“哥,他俩吵他俩的,有事您吩咐我。”

苏州挤了过来:“你个卖醋的说啥呢,让开让开,我来给北京哥汇报一下情况。”

镇江顿时和苏州扭打在一块,骂骂咧咧道:“哟吼,有点小钱了不起啊?装起来了?老子最看不惯的就是你这种人!”

现场叮叮咣咣一通乱响。

上海拍了拍北京的肩膀,说:“哥,别管他了,我们先去吃个夜宵吧,也给枪支补充下弹药。”

北京面露难色:“万一怪兽突然夜里袭击,负责守夜的江苏又没有及时合体怎么办?”

广东:“放心啦。按照以前的经验,怪兽的进攻再怎么说也不会是在夜里发动。依我看,起码是在中午。”

“哦?此话怎讲?”

广东一本正经道:“毕竟怪兽总不能不吃早茶吧?”

上海:“……”

北京:“……算了。走,去吃夜宵吧。按江苏的性子,内斗归内斗,关键时刻肯定不会掉链子的。”

众人纷纷切换成飞行模式,一溜烟飞走了。



江苏各个部位还在扭打。



后半夜。

武汉躺在维修厂里检修。

其余人也都在待机状态。

怪兽入侵了。



高达百米的巨型怪兽,抬动粗壮的大腿,一步步向基地逼近。

连云港是第一个发现的。

他立马跳起来,一路连滚带爬地找到北京上海几位老大哥,可他们一个比一个睡得死,叫都叫不醒。

他又原路返回。

苏州也醒了。

连云港笑:“你醒的正是时候。看我一个人去摆平他。”

苏州也笑:“小穷逼,你那一身破铜烂铁辣鸡装备,合体时也就配当个指虎、拳套,乖乖站在我身后吧。”

苏州催动发动机,脚底喷射出火焰,整个人悬浮而起,手持两门轻型步枪,瞄准怪兽的头连射数枪。

一枪没中。

连云港笑:“我80岁的奶奶用脚趾头都比你射得准。”

这枪声很响。

吵醒了守夜的其他人。

无锡:“你居然想独吞战功?”

他咻地飞了出去,手握一柄粒子光剑,和怪兽近身肉搏。

嗡,嗡,嗡——

光剑砍在怪兽的身上,就像砍在了黑洞表面。

毫无效果。

反倒是自己,被怪兽一口烈焰吐息喷回了地面。

无锡伤势严重,身上电流乱窜,零件也稀里哗啦地往地上掉。

南京走了过来。

无锡:“它,它……好强……不是你们能对付的……”

南京:“我会为你报仇的。”

说着,南京就要伸出手替无锡合上眼皮。

无锡一把推开,怒:“你就盼着我死?!”

南京:“倒也不是。”

南京:“……话说回来,真有这么明显?”

无锡:“滚啊!”



怪兽离基地越来越近了。

不信邪的常州、镇江等人,一个接一个地上,又一个接一个地败下阵来。

一时之间。

前线仿佛被看不见的乌云笼罩住。

徐州市也曾想搬救兵,可山东他们酒喝的太多,睡得太死,根本喊不醒。因为所有人都完全没料到,怪兽会在全面溃败的当天夜里发动突袭。

徐州只能一遍又一遍地呼叫无线电:“前线告急!收到请回复,收到请回复!”



怪兽攻了进来。

一抬脚碾碎前线的所有防御设施。

一张口烧毁身前的一切水泥建筑。

怪兽进,他们退。

怪兽再进,他们再退。

怪兽又进。

南京:“我们……无路可退了。”

众人这才惊愕地发现,身后已经是基地指挥中心了,要是让怪兽就这么攻进去,只怕所有人都要在睡梦中一命呜呼了。

南京抬起头。

他的眼里倒映着五岳般巨大的怪兽。

怪兽所过之处,只剩下废墟与火海。

南京从手臂中弹出武器,轻声说:“保家卫国,死不足惜。”

只有怪兽一只脚大小的他,在这一刻,仿佛化身为了黑夜中的星星。

他冲了出去。

像一颗流星。

众人捏紧拳头。

眼中尽是不甘与无奈。

他飞了回来。

像一颗陨落的流星。

浑身机甲受损严重,能量系统几乎崩溃。

众人的眼中燃烧起熊熊烈火。

那是痛苦。

更是愤怒。

南京这颗流星,虽然无法撼动怪兽,但最终,还是引燃了整个草原。



漆黑的夜幕。

橘红的烈焰。

曾经互相看不顺眼、几乎就要反目成仇的机械体们,竟然是在这样的情形中,达成了前所未有的默契。

“我来组成脚部!”

“我来组成手部!”

“我来组成头部!”

“我才是江苏的头部!”

“放屁,你不是安徽的头部?”

虽然过程还是有些磨合不到位。

但是。

一架堪比泰山的庞大机甲,就这么横空出世了。

他站在怪兽前进的道路上。

无数个声音,通过他的发声器传了出来。

他说。

“有我们在,你休想再前进半步!”



江苏架起重型等离子狙击枪,从中间射穿了怪兽的头颅。

怪兽倒地。

咧开的嘴角中,倾泄出滚烫的岩浆。

江苏蹲下去,用手指蘸了些许岩浆,将其抹在胸膛。

滋滋滋。

岩浆冷却后,留下一个图腾般的深色印记。

“今天这一战能打赢,全靠大家的团结。”

江苏踏过怪兽的尸体。

他说。

“少一个都不行。”



第二天。

北京:“昨天夜里是发生战斗了?你们怎么是合体状态?”

江苏笑:“是啊,不过不用担心。我们已经摆平了一切。”

浙江:“们?”

江苏:“咳。我是说,我已经摆平了一切。”

上海:“我怎么有点不信呢?内斗之王居然也会有团结的一天?”

江苏:“你少看不起人了!”

北京见状,朝上海使了个眼色,接着缓缓宣布:“鉴于你昨晚立了大功,一会去找财务领赏。”

“领赏?!这么多年头一回听说!”

江苏惊叹。

准确来说。

是江苏的头在惊叹。

说这句话的同时,江苏的头颅就已经离体了。

南京:“哥,赏我,我是江苏的头!”

江苏的右臂也突然脱落下来。

苏州:“赏我才对,昨晚最后定乾坤的那一枪是我开的!”

江苏的胸膛也跳了出来。

江苏又变成了一地小人。

他们又一次扭打在一起。



北京朝上海使了个眼色。

上海会心一笑,大家也都跟着笑。

基地内一片快活的气氛。




完。

白衣卿相

依然是我流沪宁,半身,p1沪p2宁
收获了一个撒子“你沪黑道大佬般狂炫酷霸拽”“你宁为什么没有穿二胡卵子蓝鲸沙雕白t”的评价,嗯……

依然是我流沪宁,半身,p1沪p2宁
收获了一个撒子“你沪黑道大佬般狂炫酷霸拽”“你宁为什么没有穿二胡卵子蓝鲸沙雕白t”的评价,嗯……

月亦侧目

虽说我短暂的生命不巧没能听到世纪钟敲响,但这座城市可以一直见证,在解放桥前,一次又一次。是什么样的声音?

他的生命是无穷的,像缓缓流淌的海河。

……


祝我们的小寿星615岁生日快乐。


我恳请评论区别歪楼了,之前都给我歪怕了。


滤镜狂魔,不知道哪个稍好一点,于是大家选叭。

最后是原图。

虽说我短暂的生命不巧没能听到世纪钟敲响,但这座城市可以一直见证,在解放桥前,一次又一次。是什么样的声音?

他的生命是无穷的,像缓缓流淌的海河。

……


祝我们的小寿星615岁生日快乐。











我恳请评论区别歪楼了,之前都给我歪怕了。


滤镜狂魔,不知道哪个稍好一点,于是大家选叭。

最后是原图。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