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基三

39105浏览    5188参与
千里山雪
郭炜炜×咸鱼的文,...

郭炜炜×咸鱼的文,邮我5z看婚后

郭炜炜×咸鱼的文,邮我5z看婚后

P!ke

【叶英%花朵】藏剑山庄金融管理学.2

果然多少人看😂但是会一直写下去的哈哈哈.

邪教!!闭雷!!别骂我!!

((((((((((((((

01

  拜师以后,Christy带着他熟悉游戏. Eduardo对这游戏其实挺有好感的,吃药,做任务,再加之游戏自由度极高,等级机制少的前提下.他很快掌握了游戏的基本玩法.

 “接下来你想做什么?”Christy在游戏里问他.

  “你有什么建议吗?那么你在做什么?”

  Christy对他摇头:“我做什么?你还是算了.劫镖这种事情真的不适合你.”

   Eduardo...

果然多少人看😂但是会一直写下去的哈哈哈.

邪教!!闭雷!!别骂我!!

((((((((((((((

01

  拜师以后,Christy带着他熟悉游戏. Eduardo对这游戏其实挺有好感的,吃药,做任务,再加之游戏自由度极高,等级机制少的前提下.他很快掌握了游戏的基本玩法.

 “接下来你想做什么?”Christy在游戏里问他.

  “你有什么建议吗?那么你在做什么?”

  Christy对他摇头:“我做什么?你还是算了.劫镖这种事情真的不适合你.”

   Eduardo轻轻踢开脚边的石头:“你怎么知道不适合?”

   Chrisy耸耸肩:“come on?带你去打架我的亲友可以把我笑死.敌人怕是看到你那双小鹿眼睛就下不去手了,乐趣也没了.”

   “但是..”Christy靠近他,“要不考虑你的专业?”

   “经商?”

   “Bingo.”

   “在游戏里经商?哈佛同学知道了也要把我笑死.”

   “我不知道你还在乎这些?”

   “Fine..I will try,好了我该回门派了.”

   “给你们庄主说说,谁能拒绝小鹿眼睛呢?”

   “他是盲人.”

   “opps.”





02

   不得不说,剑三的夜景设计是真的nb.

   而Eduardo在第一次游玩时就注意到了这点.并且每天晚上他都会靠在银杏树下,欣赏这独特景致.

   对逃避现实来说,是不错的选择.

   “你在这里干什么?”

   这句话轻飘飘的,Eduardo根本从之听不出什么任何感情起伏.哦,那就是他的庄主.

   “嗯?”

   “赏月.”

   接着是很长的停顿,或许他们都不想打破此刻的惬意.

    Eduardo回头,一个美人闭目站在他身前.这身香蕉似的黄衣明明华丽庸俗,但穿在这个人身上却由显高雅圣洁.

   月光应景落下,落在叶英的脸颊.

   “你呢?”

   “没什么.”

   “师姐口中说过 ,你喜欢在此抱剑观花.但翻译有限,我知道不是很懂这个意思.”Eduardo轻笑道.

   “你是从西域来的?”  

   “没错.”

   “你的名字真的叫爱的花朵?”

    “叫我华多就行了.”

    “嗯,华多.”

    Eduardo侧头:“以前会有人在这里看天吗?”

   “没有你是第一个.”

   “哦...难怪会引起你的兴趣.”

    叶英还是静静的站在他身后.

    Eduardo叹了口气:“我的一个朋友说在这里她会有归属感.可惜我不知道该做什么.”

    “你喜欢干什么?”

    “谢谢你问我这个问题,但相比之下习惯做什么更适合我,我可以管理、经商.”

    “像是叶辉做的工作.”

    “没错.”

    “明天你去和他见一面吧.”

    “谢谢.”Eduardo发自内心的说道.




03

   Eduardo将他和叶英共看夜色的消息一字不漏的告诉了Christy.

  Christy惊讶之余在818立马与亲友分享了这个消息.

  Eduardo:“这该不会是什么奇遇之类的?”

  Christy:“Oh!Jesus!这绝对不是什么奇遇!”

  “毕竟这游戏自由度不是挺高的吗?”

  “你是抓不住重点吗?!华多!叶英是游戏NPC!他根本不应该会有这样的反应!”

  “你不是说我应该找庄主聊一聊?”

  “当然!但他的反应绝对不是什么陪你看夜色,帮你介绍啊.”

   Eduardo觉得没什么可大惊小怪的,或许他从来没把什么当作NPC,都是以真人对待.





04

   依叶英所说,Eduardo在第二天就去见了叶辉.

   “哥哥给我说了,你很擅长经商.”

   “嗯.说不上擅长.总之是会的.”

   “很好,终于有弟子可以不会忙着打打杀杀,来管一些门派内务了.”叶辉欣慰的拍了拍Eduardo的肩.“要不明天你先去门店看看?我给你点账本.”

    Eduardo着实没想到猜忌这些东西在这个山庄根本不存在.就这么放心把这些机密交给自己?

    Eduardo双手接过账本,打开.上面密密麻麻记载着盈利亏损.

   “能看懂吗?”

   “谢谢,不太难.”Eduardo笑着说.

    叶辉被Eduardo的笑容传染了:“我知道哥为什么给我介绍你了.”

   “嗯?”

   “谁能拒绝小鹿眼睛呢?”

   “可抱歉,庄主不是...”

   “他根本不需要眼睛,你的一呼一吸,你的样貌,他都能感受到.对了,哥还给我说你在找什么归属感,这个不用担心.你真的很藏剑,我们都是你的家人.”

   Eduardo竟不争气的湿了眼眶.他承认他被这句话暖到了.谁能相信这些给予他温暖与信任的人是NPC、机器人?相比之下远在美国的某人更像是机器人.

   “真的很谢谢你们.”Eduardo带着哭腔说道.




(((((((((((((((

说了稳定就一定稳定更新哈哈哈哈,明天就更Eduardo在剑三创业了.

真的好希望有评论😭其实看的人少也希望能与宝贝们讨论一下.我也是有评论必回的那种.❤️

   

   

   

    





   

   

   








  

  

明溯

游戏日记11.0

日子没法过了,开年基金就一路飘绿,已经飘绿了好几天了!

刚在师门群里讲这个悲惨的消息,我丐师父突然跳出来说昨天麻将赢了800

可恶!你可不可以把财运掰我一点啊我被基金绿的眼睛痛!!!!这辈子不愿在理财通里见到绿色!

日子没法过了,开年基金就一路飘绿,已经飘绿了好几天了!

刚在师门群里讲这个悲惨的消息,我丐师父突然跳出来说昨天麻将赢了800

可恶!你可不可以把财运掰我一点啊我被基金绿的眼睛痛!!!!这辈子不愿在理财通里见到绿色!

明溯

游戏日记10.0

乐死我了,我丐哥师父太惨了,但是实在是好好笑。

怎么会有人刚跨完年就被骗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过年了,骗子都出来凑业绩了

昨天一边打大攻防一边乐,然后站在boss面向里挂机结果暴毙了,复活cd长的绝望,但是又不想回复活点,因为太远了。

今天考试,但是目前这科我是一点都不会,只能让它挂掉了。

然后昨天他jjc还掉分了

什么叫做祸不单行啊

今天想起来还是好好笑

乐死我了,我丐哥师父太惨了,但是实在是好好笑。

怎么会有人刚跨完年就被骗的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过年了,骗子都出来凑业绩了

昨天一边打大攻防一边乐,然后站在boss面向里挂机结果暴毙了,复活cd长的绝望,但是又不想回复活点,因为太远了。

今天考试,但是目前这科我是一点都不会,只能让它挂掉了。

然后昨天他jjc还掉分了

什么叫做祸不单行啊

今天想起来还是好好笑

明溯

游戏日记9.0

小时候是顶瞧不上丐帮的,哪成想长大了之后,又是最向往丐帮的。

想着一根翠竹棍在手,一壶老酒在手,开心了喝酒吃肉,不开心了专打横行霸道的。

剑刀之流固然风雅,固然大开大阖,但都比不过一根短棒来的收放自如。

小时候是顶瞧不上丐帮的,哪成想长大了之后,又是最向往丐帮的。

想着一根翠竹棍在手,一壶老酒在手,开心了喝酒吃肉,不开心了专打横行霸道的。

剑刀之流固然风雅,固然大开大阖,但都比不过一根短棒来的收放自如。

明溯

游戏日记8.0

唐老太太,你为什么一个老年人吃了我十七盒饺子,为什么,我好疑惑,叶庄主也才吃了七盒!还是我们帮主好,知道丐帮弟子们都不富裕,送了两盒饺子人家就不吃了!哪怕我们帮主一直让我做叫花鸡我都任劳任怨了!

顺便,我师父大冬至竟然又去打麻将了,怎么会有打麻将不会赢的人啊(不排除赢了但是逃避不跟我们讲的可能性)

唐老太太,你为什么一个老年人吃了我十七盒饺子,为什么,我好疑惑,叶庄主也才吃了七盒!还是我们帮主好,知道丐帮弟子们都不富裕,送了两盒饺子人家就不吃了!哪怕我们帮主一直让我做叫花鸡我都任劳任怨了!

顺便,我师父大冬至竟然又去打麻将了,怎么会有打麻将不会赢的人啊(不排除赢了但是逃避不跟我们讲的可能性)

明溯

游戏日记7.0

师父给分析完我打jjc的录屏,我才发现我自己总会时不时养成一些奇怪的习惯

关键是!我还改不掉!有时候无意识的时候就按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

师父给分析完我打jjc的录屏,我才发现我自己总会时不时养成一些奇怪的习惯

关键是!我还改不掉!有时候无意识的时候就按出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救命!

散碎木屑又叫木作

《含睇》01

唐毒本子不出了,我直接发出来算了。很抱歉之前大家的期待,其实画完了很久但因为各种原因还是没有出本。

然后不怎么上线是因为得病了,然后病发的时候比较抗拒社交,所以干脆都断掉去养生去了。然后再次谢谢陪伴我的朋友家人,以及谢谢你们的喜欢。

之后的页数会接着上面的01,02,03...这样的顺序发,要看的话自己找就好,如果要转载的话记得备注画手和写手,当然你不备注我也没有办法,就这样吧。

《含睇》01

唐毒本子不出了,我直接发出来算了。很抱歉之前大家的期待,其实画完了很久但因为各种原因还是没有出本。

然后不怎么上线是因为得病了,然后病发的时候比较抗拒社交,所以干脆都断掉去养生去了。然后再次谢谢陪伴我的朋友家人,以及谢谢你们的喜欢。

之后的页数会接着上面的01,02,03...这样的顺序发,要看的话自己找就好,如果要转载的话记得备注画手和写手,当然你不备注我也没有办法,就这样吧。

明溯

游戏日记6.0

昨天世外蓬莱七连本的时候居然碰到了之前吃鸡的队友,但是不太确定,问了人家人家也不记得了,也不知道我这记性是好还是不好。

打本的时候我是快乐的,只要我没有想不开去了勾勾西。

从勾勾西出来的时候我是哭着出来了,打了四局,打着打着就变成哭着打了。

被自己菜哭,看着自己稀烂的操作我都觉得丢人。

含着泪把录屏发给了丐师父,难为他能心情气和的给我分析了。

人果然得学会复盘总结,经过师父一通分析带教学,我又对挨揍有了极大的信心。

今晚继续散排挨揍

昨天世外蓬莱七连本的时候居然碰到了之前吃鸡的队友,但是不太确定,问了人家人家也不记得了,也不知道我这记性是好还是不好。

打本的时候我是快乐的,只要我没有想不开去了勾勾西。

从勾勾西出来的时候我是哭着出来了,打了四局,打着打着就变成哭着打了。

被自己菜哭,看着自己稀烂的操作我都觉得丢人。

含着泪把录屏发给了丐师父,难为他能心情气和的给我分析了。

人果然得学会复盘总结,经过师父一通分析带教学,我又对挨揍有了极大的信心。

今晚继续散排挨揍

冷柏千枫

摸一张原色懒猪

p3老福特自带滤镜

小炮太和他老婆

蛇蛇曾经是个大美人

摸一张原色懒猪

p3老福特自带滤镜

小炮太和他老婆

蛇蛇曾经是个大美人

明溯

游戏日记5.0

前两天师父朋友回归,带着二少大师姐33,我黑听了一整晚,一开始听到他们对面匹配到剑纯二师兄的时候,我是狂笑的,后来听着听着,我玉玉了。

真的,很玉玉,听起来我的大师姐不愧是大师姐,打起架来很凶猛的样子,我想了想自己那悲惨的勾勾西回忆,我很玉玉。

玉玉自己怎么菜成这样,打也打不过,装备也不行。

玉玉到我的唐门亲友用她惊羽诀的炮哥跟我插旗的时候我都是心不在焉的。

花姐后来跑来劝我,大概意思就是,我毕竟刚开始竞技场,而且也不是专门pvp人,我还pvepvx,刚接触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反正压力大又委屈的时候自己说什么别人说什么都是记不住的,我只知道最后我心情突然开阔了。

花姐真的是,...

前两天师父朋友回归,带着二少大师姐33,我黑听了一整晚,一开始听到他们对面匹配到剑纯二师兄的时候,我是狂笑的,后来听着听着,我玉玉了。

真的,很玉玉,听起来我的大师姐不愧是大师姐,打起架来很凶猛的样子,我想了想自己那悲惨的勾勾西回忆,我很玉玉。

玉玉自己怎么菜成这样,打也打不过,装备也不行。

玉玉到我的唐门亲友用她惊羽诀的炮哥跟我插旗的时候我都是心不在焉的。

花姐后来跑来劝我,大概意思就是,我毕竟刚开始竞技场,而且也不是专门pvp人,我还pvepvx,刚接触不要给自己那么大的压力。

反正压力大又委屈的时候自己说什么别人说什么都是记不住的,我只知道最后我心情突然开阔了。

花姐真的是,又温柔又治愈,无数次感谢老天送我这么一个姑娘当我亲友。

明溯

游戏日记4.0

我对于我的这两个师父,态度可谓是大不相同。

不是说我态度不好的意思,只是相处模式不同,花哥是个妖花哥,但是丐哥是个真丐哥。

女孩子们嘛,打成一片还是很快的,尤其是万花是骚话精满天飞的门派,是以我这个妖花哥师父拉了师门群第一天就改了一个特别骚气的群名,大概是她实在是太好相处了,我一点隔阂都没有,觉得是很厉害的朋友的那种,花师父pve教我们很多,我毕竟是在好几个游戏里都是指挥位的存在,虽然,我剑三a了回回了a清图摆烂很久,但是意识还是在的,基本上有些本,跟过一次,我大概就会了。有些太复杂的另当别论。虽然我零零散散高强度玩过几年,但是剑网三重置了,我也重置了,有些本,看着眼熟,但是早就忘了怎么打...

我对于我的这两个师父,态度可谓是大不相同。

不是说我态度不好的意思,只是相处模式不同,花哥是个妖花哥,但是丐哥是个真丐哥。

女孩子们嘛,打成一片还是很快的,尤其是万花是骚话精满天飞的门派,是以我这个妖花哥师父拉了师门群第一天就改了一个特别骚气的群名,大概是她实在是太好相处了,我一点隔阂都没有,觉得是很厉害的朋友的那种,花师父pve教我们很多,我毕竟是在好几个游戏里都是指挥位的存在,虽然,我剑三a了回回了a清图摆烂很久,但是意识还是在的,基本上有些本,跟过一次,我大概就会了。有些太复杂的另当别论。虽然我零零散散高强度玩过几年,但是剑网三重置了,我也重置了,有些本,看着眼熟,但是早就忘了怎么打,老本我是得打好几次我才能会了,也有可能一直要人带了,但最起码大战本我指挥一下是没问题了,pve还是很简单的。

pvp,就,对于我而言属于是难以跨过得坎坷了。

我自从拜师之后,前前后后打过一百场左右的勾勾西,前面是师门团建师门进去挨揍,后面是自己散排进去挨揍,一身矿车套,倔强的把对面摁在地上,摁不死也得摁,努力的打出尽自己所能的最大输出。

挨揍着,发现我不能摆烂,我上去送人头我都得上去莽,因为,我是外功,我是纯c我一旦停下来输出我就无了。

解控就一个龙啸九天,保命就一个笑醉狂,技能全是软控硬控,我不能苟,我得莽。
不过有一说一,我可能也是各种高难度打怪的游戏玩多了,pve对于我来说确实是洒洒水的感觉,pvp面对的是玩家,变数太大,我需要熟悉的东西太多,可能这就是难弄的点。

pvp游戏也玩过,但是剑三要背的东西尤其多,而且剑三玩法很多,我各种其他的已经占了我很多时间,所以严格意义上来说,我拜师才是我pvp的开始。

基于这些,我觉得pvp玩的好的都是🐮人,导致我对于我丐师父和我对于我花师父的心态完全不一样,虽然二少一直在跟我讲,师父很话唠,师父脾气很好,但我总有种在跟长辈说话的感觉,尤其是,那一天晚上和师父的教学22,我压力巨大,打着打着,生生有种当年我爹看着我写作业的那种感觉了。

一点不扒瞎,真的,拜了师就总有种莫名其妙的长辈情节,关键是他们真的比你大的时候,那种感觉就会无限放大,就突然理解了师父,这个父字的含义了。

明溯

游戏日记3.0

我有点社交恐惧,又有点社交恐怖分子,反正基本上视环境而定。我进群之后,就看见一共三个人,加上我四个,我有一个二少大师姐,还有一个剑纯二师兄,还有一个,好像是药宗三师姐,具体说什么记不清了,只知道三师姐不经常上线。

我进群之后,冷静的看了看大家的群名片,然后冷静的给自己也改了一个。

我现在想起来,我总觉得的我的剑纯二师兄可能一开始对我这个小师妹有那么一miamia的幻想,幻想我是个软萌小师妹。

事实证明我是个欠揍又牙尖嘴利的小师妹,在狂怼二师兄的路上行走的一去不复返,二师兄终于越来越嫌弃我了,也终于对于丐帮玩家没有任何一点幻想了,我感觉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你们丐帮玩家都这么欠揍吗”的气息。...

我有点社交恐惧,又有点社交恐怖分子,反正基本上视环境而定。我进群之后,就看见一共三个人,加上我四个,我有一个二少大师姐,还有一个剑纯二师兄,还有一个,好像是药宗三师姐,具体说什么记不清了,只知道三师姐不经常上线。

我进群之后,冷静的看了看大家的群名片,然后冷静的给自己也改了一个。

我现在想起来,我总觉得的我的剑纯二师兄可能一开始对我这个小师妹有那么一miamia的幻想,幻想我是个软萌小师妹。

事实证明我是个欠揍又牙尖嘴利的小师妹,在狂怼二师兄的路上行走的一去不复返,二师兄终于越来越嫌弃我了,也终于对于丐帮玩家没有任何一点幻想了,我感觉他整个人都散发着“你们丐帮玩家都这么欠揍吗”的气息。

当然,他只针对我这个小师妹还有我的丐哥师父,虽然他在竞技场看到丐帮还是咬牙切齿,但我知道他对这个职业没什么意见(毕竟他还想玩丐帮呢!)

实话说,我其实一开始还没有这么嫌弃剑纯师兄,直到,某一天,我pve师门想要打前尘秘境,为了凑(吃)人(他)头(阵),我把他叫了过来。从此,我和剑纯师兄互相嫌弃的日常就开始了。

我前面也说过,我亲友花姐声音特别温柔,特别甜,属于一听就能让人沦陷的那种(起码我老喜欢了),我的剑纯师兄也不例外,开了队麦,我师兄一听四个女声,开心了,又听到花姐的声音,直接跑到师门群跟师父说不跟他混了,跟我混,跟我混一堆妹子一起玩游戏。

反正我这鸟出息都没有的剑纯师兄,因为花姐陪我们坐了一下午的牢。

感谢是感谢的,但是他没出息也是真的没出息,那天,他打完本就玉玉了,自己去思考人生了,整个人都不对劲了,二少惊恐的问我,狗剑纯不会是喜欢上花姐了吧。

我冷静的喝了口水,然后按动键盘,郑重的打下:“我也不知道”。

我是真不知道,我也是真没见过这么怂的人,歪理找了一堆,然后就知道明里暗里暗示我只要花姐打本,他就去,哪怕就听一句话他也舒坦。

我不知道他怎么想的,我也不想知道,我只知道他这样有点变态。

我和二少鼓励他主动点自己去找人玩,他疯狂找理由,就是不去,我后来看透了他怂包本性,干脆就懒得管他了。

反正他自己不争取,我也不会让我这么好一亲友委屈给他。

基本要求还是能满足尽量满足的,有花姐的时候大战还是会叫一叫他的。

但是经过这事之后,我就怼他怼的毫无芥蒂,师兄妹每天都会在群里进行日常嫌弃互怼,他嫌弃我勾勾西菜鸟,我嫌弃他怂包一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