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基卡

13274浏览    92参与
巫女御子

#卡塔莉娜0624生日快乐

🎂 Happy Birthday 🎂

🐍お菓子が大好きなカタリナ様の誕生日を、お祝いしましょう🎉


不知道谷美能不能发,反正我先放上来∠( ᐛ 」∠)_

p8-10是姐弟cp注意避雷


微博有抽奖(◐‿◑)https://m.weibo.cn/2540766517/4519457706685668

#卡塔莉娜0624生日快乐

🎂 Happy Birthday 🎂

🐍お菓子が大好きなカタリナ様の誕生日を、お祝いしましょう🎉



不知道谷美能不能发,反正我先放上来∠( ᐛ 」∠)_

p8-10是姐弟cp注意避雷


微博有抽奖(◐‿◑)https://m.weibo.cn/2540766517/4519457706685668

蛙君想变得擅长聊天

弟弟学坏了!(一)

#花花公子教姐控追姐,灵感来源官方if线,but背景非if线注意

#挖个坑就跑,含游戏基斯线BE后续假想注意


  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卡塔莉娜倒下的时候,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她倒在了玛丽亚的身边,伤口处涌出的血和玛丽亚的流在了一起。我把她翻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没气了,惨白的脸上写满了惊讶,可能是因为来不及感到恐惧就已经死去了。

  玛丽亚还活着,但也奄奄一息。

  我不记得之后我是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把玛丽亚从血泊中抱起,去了医疗室的;也忘记了很多人千篇一律、惊慌失措的脸。我甚至不知道玛丽亚有没有...

#花花公子教姐控追姐,灵感来源官方if线,but背景非if线注意

#挖个坑就跑,含游戏基斯线BE后续假想注意


  我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罪行。

  卡塔莉娜倒下的时候,连一声惨叫都没有。她倒在了玛丽亚的身边,伤口处涌出的血和玛丽亚的流在了一起。我把她翻过来的时候,她已经没气了,惨白的脸上写满了惊讶,可能是因为来不及感到恐惧就已经死去了。

  玛丽亚还活着,但也奄奄一息。

  我不记得之后我是怎么在众目睽睽之下把玛丽亚从血泊中抱起,去了医疗室的;也忘记了很多人千篇一律、惊慌失措的脸。我甚至不知道玛丽亚有没有活下来,因为我逃避了那个答案。

  这样无耻、懦弱却苟活下来了的我,在几个月后被公爵夫人堵在了公爵府几百里外的一家乡村小旅店时,没感觉到害怕,倒有一丝解脱的快意。

  公爵夫人看起来气色很差。我预料到她会报复我,不如说我甚至一直在祈祷她“快动手吧”,逃跑的路上完全没有掩饰过自己的行踪。目睹玛丽亚倒在血泊里的时候,我就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被卡塔利娜的血溅了一身的时候也毫无知觉。

  被她杀掉是我能想到的最好的结果。我是个怪物,不去伤害别人,也会牵连重要的人受伤,我这一生到底在期待着什么啊?

  我在公爵夫人充满恨意的目光注视中被割开了喉咙。好痛,好冷,好烫。原来人血是滚烫的,有着可以烧伤人心的温度。最后残存的视线里,只剩下公爵夫人无神的双眼。水蓝色的深渊,死气沉沉,再没有一点光亮和涟漪。

  你有获得解脱吗?

  可笑的是,我最后只想了这个问题。

沈阮
【儿童节12h/20:00】野...

【儿童节12h/20:00】野餐

我永远喜欢青梅竹马——!!

【儿童节12h/20:00】野餐

我永远喜欢青梅竹马——!!

波立海苔鸱

5.《今夜亦无眠》

《今夜亦无眠》

上一话链接:https://iwantacatdara.lofter.com/post/1e8e6b2e_1c984b6e6

婚礼篇•3


 “吉斯?”眼前舞步翩跹的女孩一语点破了青涩男孩对梦境的溺想,吉斯从放纵中回过神来,一时愧对眼前人,早已成年的他,在现实中面对心上人时依然会慌乱——何况自己方才的神离是如此娇涩但狂野。


  “没事,我没事。”吉斯干咳两声,一时竟无法恢复他谙熟的风度。


  窗外如银如练的月亮,放跑了月光,柔水月色如一只轻盈的野兽,踩入琴声悠扬,一点一滴敲击进舞厅里怀揣心事的青年男女们。阴晴...

《今夜亦无眠》

上一话链接:https://iwantacatdara.lofter.com/post/1e8e6b2e_1c984b6e6

婚礼篇•3


 “吉斯?”眼前舞步翩跹的女孩一语点破了青涩男孩对梦境的溺想,吉斯从放纵中回过神来,一时愧对眼前人,早已成年的他,在现实中面对心上人时依然会慌乱——何况自己方才的神离是如此娇涩但狂野。


  “没事,我没事。”吉斯干咳两声,一时竟无法恢复他谙熟的风度。


  窗外如银如练的月亮,放跑了月光,柔水月色如一只轻盈的野兽,踩入琴声悠扬,一点一滴敲击进舞厅里怀揣心事的青年男女们。阴晴月缺,悠扬难挽,就像伊人的温热的鼻息,就像惠惠春风。


  “姐姐,要幸福哦。”吉斯郑重地,一字一顿地道出祝愿,简短的话语浸泡在揉不去的款款深情,谈吐一时间失了翩翩风度,浓郁着羞秘却欲要破出的私人感情。


  “嗯,谢谢你,吉斯。我会幸福的!”一曲结束,卡塔丽娜被匆匆迎上来的吉奥尔多接到舞厅的另一个角落,吉斯别过头,不去看三王子殿下意气风发的面容。


  原以为,当她放开他的手时,心会作怎样一般绞痛,但当此刻真的降临,他心里空荡得可怕,既无伤恸,也无贪求。好像一场在心扉里没日没夜潜心排练的悲情戏码,在正式面对着观众公演时,演员罢演了。


  她移开双眸的视线,甜蜜地沉溺在三王子的眼里时,星眸里的深潭清澈又稚嫩,诉说着点滴爱意。

  这样,便也好。

  

  吉斯伫立在原地,目光追随着女孩的背影隐没在熙攘的人群。


  午睡后头脑的胀痛混淆了昨夜汹涌的凋敝,千丝万缕的刺骨坠心,交缠乱织,抽不出任一缕供人分辨。但归一的号音正隐隐传唤,卑微的狂妄溺欢,或是纠缠不清的自欺,都得休了,流放春风。


  在一场舞曲的尾音落下后,橘色射线的柔光营造出静谧的氛围,偶有贵胄子弟在和彼此呢喃着私语——婚礼晚宴即将正式开始。吉斯身边漂泊着浮尘,微光如雪。他轻轻地挥手,与她的背影告别,凑巧迎上了她的回盼。

  吉斯优雅而恬静地微笑着,用唇语,在吉奥尔多的婚礼上,比他抢先一步说出誓词。

  向她念出十五岁那年天气最好的午后,他许下的毕生诺言:


  “无论怎样,我愿意成为你永远的骑士。”

              婚礼篇•END







Favorite

【儿童节12H / 6:00】你是我的可遇不可求(姐弟股)

  是无脑小甜饼

     建议配合bgm食用

     BGM:Justin Bieber的That should be me

    ——

       “That should be me”

        “Holdin ...

  是无脑小甜饼

     建议配合bgm食用

     BGM:Justin Bieber的That should be me

    ——

       “That should be me”

        “Holdin your hand” 

       ——

       “八岁时隐秘的爱恋现在已经长成了一棵参天大树。”

  “再也藏不住了。”

  ——

  对于吉斯来说,卡塔丽娜是照进他生命中的一束光。

  那样的耀眼又明亮,将一直以来深陷黑暗中的他拯救出来。

  她是他的神明,是他尊重而又爱戴的姐姐。

  而他本不该对这样的她抱有邪念。

  ——

  “我一直都很想要个弟弟呢!”

  “以后就叫我姐姐吧!”

  阳光透过斑驳的树影照在她那栗色的长发上。她湛蓝如天空的眸子忽闪忽闪的,睫毛如同上下翻飞的蝴蝶,对着那样的他笑得一脸阳光。

  她的笑总是能够直击人心。

  他永远记得自己那一刻心脏的悸动。

  也是那一天,他得到了救赎。

  然后懵懵懂懂的感情开始生根发芽了。

  ——

  “如果害怕的话,就握紧我的手。”

  “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半个时辰前还这样信誓旦旦的少女此刻早已进入了梦乡。

  均匀的呼吸声弥漫在空气中。

  而吉斯就这么一脸宠溺的看着她,目之所及尽是温柔。

  卡塔丽娜从很早以前就有午睡的习惯。

  她的睡相不是很好,整个人呈大字型躺在那片她最喜欢的草地上。

  额头的碎发在微风的吹拂下微微有些凌乱,他出于习惯伸出手,想要为她整理,却在触到她额头的那一刻,因为那滚烫的体温猛地弹开。然后又贴近。他下意识地用手指摩挲了一下她的额头,在那正中心的位置,本该有一个伤疤。

  原来在不经意间,已经抓不住时光的尾巴。

  他和她十指相扣着。

  她的手很小,至少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轻易就可将她笼住。修长的手指有一种骨节分明的美,却因为经常做农活的缘故微微带上些薄茧。蹭的人痒痒的。这并不像一个贵族小姐的手,却更有卡塔丽娜的风格。

  掌心的温度透过皮肤传到内心,心脏像是不知疲惫似的,一下接一下地跳动着。

  早已不是小时候了,自打他认识到自己对卡塔丽娜的感情,就开始有意识地与其保持距离。

  在内心一遍又一遍地说服自己,她已经订婚了,她只是你的姐姐。

  可终究还是骗不了自己的感情。

  其实噩梦什么的,早在第一次牵手睡觉后就再也没有过了。之所以没有说大概只是因为自己的私心。

  因为那是注定得不到的人。

  所以,哪怕一次也好,他想多碰碰她。

  ——

  很早很早以前,吉斯就在想,自己这个弟弟对于卡塔丽娜来说到底意味着什么?

  亲人吗?还是更类似于朋友?有没有机会变成恋人?

  他有时会很庆幸自己成了她的弟弟,这样就可以每天和她在一起,成为和她最亲近的人。有时又会痛恨自己只能是他的弟弟,不能做什么除了肢体接触外更出格的事。

  她向来是个没有防备的人,在他面前则是更甚。

  她喜欢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在他面前晃来晃去,玲珑的曲线微微外露,却对自己的诱惑力毫不自知。

  吉斯向来是能忍的。但并不代表别人可以。

  每次看着卡塔丽娜因为别人而脸红心跳,胸口就会一阵阵闷痛。

  虽然外面的人都说他越长大,性感的气场就越强烈,但这显然对卡塔丽娜没有什么用。

  一定要说的话,他最羡慕的人就是三王子。

  凭着一纸婚约,就能对自己心悦已久的女孩为所欲为。

  可他不行。

  ——

  近来他一直都直接称呼她为卡塔丽娜。

  不知何时姐姐成了一个不太好说的词语。每当想要发声,音节就会满满当当地堵在喉咙口,刺得他嗓子疼。

  好像上天在他的血液里烙下了什么滚烫至极的东西。每当他有什么非分之想,就叫嚣着提醒他与她的关系。

  明明小时候最喜欢的就是喊她姐姐了。

  而现在呢。

  嘴上叫着姐姐,心里却在想着她在自己身下辗转承欢的样子。

  满满的罪恶感。

  他大概再也叫不出这个词了。

  ——

  他看了一眼表,才过去半个小时。

  而少女并没有要醒的迹象。

  换作别的男人,此刻怕是早就将卡塔丽娜吃干抹净了。

  可偏偏是那个吉斯。

  那个由她一手带大,精心培养而成的三好青年。

  他样样都好,却唯独在情事上单纯得像个孩子。

  ——

  卡塔丽娜翻了个身。

  柔软的躯体压在他的手上。

  他尝试着将手扯了扯,却一不小心划过她的唇。

  浑身如同触了电一般。

  平时努力压抑着的感情突然就再也控制不住地爆发出来。

  想要更多。

  比如一个吻。

  他小心翼翼地凑近她的唇,做贼心虚似的,又怕吵醒她,只在她的嘴角轻轻落下一吻。蜻蜓点水般。

  软软糯糯的,如同布丁一样的触感。

  却着实让人甜到了心里。

  他果然还是很喜欢她。
  
  ——
  
  昏黄的光线洒满了大地,太阳缓缓落向西边。
  
  “吉斯~”卡塔丽娜揉了揉眼睛,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从草地上坐起来,“你什么时候醒的哇~我都不知道。”
  
  其实他根本就没有睡。
  
  “这次没做噩梦吧?”
  
  她看起来很期待的样子。
  
  “做了哦~”
  
  吉斯微笑着点点头,有意想要逗逗她。
  
  见她一副哭丧着脸的样子,才悠悠吐出了下半句。
  
  “只不过~是个美梦。”
  
  是个有你的梦。

波立海苔鸱

4.《失控》

《失控》

上一话链接:https://iwantacatdara.lofter.com/post/1e8e6b2e_1c9834be1


婚礼篇•2

#姐弟组 刀#


【虐向,是刀】


  吉斯靠在午宴的椅上竟昧昧然昏睡过去,再醒来时已是傍晚。所幸自己睡姿并未失态,更暗自侥幸午时的小憩无意间使他逃脱了与吉奥尔多的正面相撞。


  行云驶远,驮着挥别的暗黄自顾流走,遗留了黯淡而靡丽的天光,靡靡余晖洒落草间,宴会草坪上只剩下三两位女佣,宾客大都涌往舞会厅去了。


  午间的宴会向来只有婚礼...

《失控》

上一话链接:https://iwantacatdara.lofter.com/post/1e8e6b2e_1c9834be1


婚礼篇•2

#姐弟组 刀#




【虐向,是刀】


  吉斯靠在午宴的椅上竟昧昧然昏睡过去,再醒来时已是傍晚。所幸自己睡姿并未失态,更暗自侥幸午时的小憩无意间使他逃脱了与吉奥尔多的正面相撞。



  行云驶远,驮着挥别的暗黄自顾流走,遗留了黯淡而靡丽的天光,靡靡余晖洒落草间,宴会草坪上只剩下三两位女佣,宾客大都涌往舞会厅去了。



  午间的宴会向来只有婚礼的男方出场会客,晚宴才能见到一对璧人的双齐亮相。


  厅堂里,璀璨的射灯打出显露柔意的橘黄色灯光,涂抹着一场褪色的画卷。客人们推杯换盏,觥筹交错的碰杯声叮当作响,清脆灵动。流淌的乐曲中,青年男女们成双翩跹,犹如花间共舞的宿蝶。婚礼的女主角卡塔莉娜身着一袭幽邃的深蓝绸裙,正举着酒杯与好友梅丽畅饮叙旧。

  梅丽身穿橘色洋装,红色秀发披落两肩,上了妆的面容精致得如同刚清洗过的瓷娃娃,举止却很是失态,莽然灌下一盏又一盏琼浆玉液,不顾家佣的劝阻,誓要一醉方休。


  吉斯信步走进舞厅,俊美倜傥的青年在迎面扑来的柔光下愈发迷人,素日稍示凌乱的酪色头发今早作了一番梳理,但有几缕不服帖的,发梢张扬地卷曲着,显露出几分痞雅姿态,无辜亦魅惑。

  素净的白色西装在灯光下挺括出青年的健美身姿,西装里薰衣草色的衬衣颇有情调——薰衣草的海与胸膛,装载了暗送秋波的少女们神往的迷梦:多想伏着在他怀里,感受胸脯随着呼吸的起伏,紫色原野也翻滚上心尖,与子携手流浪于爱欲乐园。

  藏在这样多情风流的诗人气质里的吉斯公子,面容此刻却写满了憔悴与苍白。


  虽然刚睡醒后因头脑胀痛而感到浑噩,吉斯还是毫不费劲地捕抓到了意中人的倩影,深吸一口气,强忍着心中伤痛的反噬,撑起笑容,向女孩们步去。


  “姐姐,梅丽小姐,晚上好。”吉斯谦和地鞠了一躬,风度翩然。


  他叫她姐姐,时候未到,他还不愿意叫她斯提亚特太太。何况,她本就是他的姐姐。想至此,吉斯心里泛起了一阵抽痛。


  他微笑着,请别了梅丽,梅丽在朦胧醉意中嗅到他身上那种令人惴惴不安的气息,饱含情与欲——俗称“色气”。红发少女不想让步,双臂紧紧搂住卡塔莉娜,但卡塔莉娜只顾见到弟弟而分外欣喜,三言两语摆脱了喝的不省人事的梅丽的纠缠。

 卡塔莉娜,真是大意啊。

  

争取来了与卡塔莉娜的独处时间,吉斯能感受到背后吉奥尔多如炬如灼的目光洞察着一切,但那又何妨?


  潺潺如水的音乐迂旋着男孩与女孩,男孩躬下腰,向女孩提出共舞的邀请:


“我能请你跳一支舞吗,卡塔莉娜•克拉艾斯小姐?”


  吉斯在躬身垂首的那一刻,忆起了某个夏日午后,清风徐来,他曾悄悄俯首在她脸颊上落下一个吻,遂成夏天蝉声隐潜的秘密。

  

他的心为之一颤。


  纷繁的思绪冲撞起来,他意识到耳根正火辣辣地烧着,于是迷茫覆上眼眸,遥遥回望起那段晕眩的过往。因触景生忆而窘迫至此,他未曾没有预料过。


  “嗯,当然可以了,吉斯!”女孩爽快的回应阻断了他的思绪,将他拉回现实。他轻托起她的柔荑,举起她裸露的修长白皙的藕臂搭在自己的肩上,身体微微贴近女孩,开始随着音乐起舞。


卡塔莉娜今晚挽起了长发,往日俏皮活泼的马尾服服帖帖地盘端在脑袋后,其中的发饰熠熠闪动着橘光,灿若云霞,让素日乐于返璞归真的少女颇有准王妃的贵气与端庄。不知行动大大咧咧的姐姐在充斥着繁文缛节的皇宫里是否住的习惯?

  舞伴间的距离是那样近,他甚至能感知到女孩洁白的肌肤隐隐传来少女的芳香。他小心翼翼地端详她,唯恐她被自己的炽热灼伤。视线从她微微泛红的耳垂游移到锁骨,再到那诱人甜蜜的双唇,但当他望向那弯眉下的心无旁意的湖色双眸时,他却露怯。


  在久远的岁月中,他伫立在时间阁楼,抽出一册有关于她的梦境。

  在那遥远的梦乐园,青涩的少年曾放破了胆,对她提出了这样那样的请求。她羞怯着答应了他。害臊的心情涂满了青涩,伊人天真而娇羞的湖色眼眸躲避着少年的眼神,又存不住温热,掀起柔情蜜意的涟漪。他的拇指在她披散的秀发后上下抚摸,呼吸交会、体温交递,舌尖荡漾。越拥越紧,少女与少年的身体距离减至零,她为他微微地发出吐息,由急促到混乱;他替她解下礼裙,在隐秘之处留下不褪的水痕。



  在那场一生都不想挣脱的梦里,她不是他的义姐,她是他最单纯的爱人。

Ryouko
是if线基卡。 在p站上看到一...

是if线基卡。

在p站上看到一篇很对口味的if线的文被打了鸡血于是摸了条鱼(。)

我就是想看if线基斯哭哭(有病)

是if线基卡。

在p站上看到一篇很对口味的if线的文被打了鸡血于是摸了条鱼(。)

我就是想看if线基斯哭哭(有病)

波立海苔鸱

3.《昨夜无眠》

前两话在合集里:https://www.lofter.com/collection/iwantacatdara/?op=collectionDetail&collectionId=5804094&sort=1

《昨夜无眠》


婚礼篇•1


#姐弟组 刀#

【虐向,是刀】


  一缕阳光劈开了窗帘的缝隙,懒懒地洒落在吉斯公子的被褥上。忧郁俊美的男子的睫毛拢着倦意深重的双眸,他努力伸出右手去够那初春的羽薄日光——但阳光总是抓不住的——只能任由掌心热度从指缝间流走,游走向自由的空间,为浮埃暧昧地贴上星星微茫,落下金屑点点。...


前两话在合集里:https://www.lofter.com/collection/iwantacatdara/?op=collectionDetail&collectionId=5804094&sort=1

《昨夜无眠》


婚礼篇•1


#姐弟组 刀#

【虐向,是刀】


  一缕阳光劈开了窗帘的缝隙,懒懒地洒落在吉斯公子的被褥上。忧郁俊美的男子的睫毛拢着倦意深重的双眸,他努力伸出右手去够那初春的羽薄日光——但阳光总是抓不住的——只能任由掌心热度从指缝间流走,游走向自由的空间,为浮埃暧昧地贴上星星微茫,落下金屑点点。

  昨夜,所有的怅恸与眷恋汹涌成灾,成了沉落于黑夜的无眠者的帮凶,最后倦怠草草地蒙蔽上伤痕,收束了他一夜的游离。但他入寐尚浅时,阳光却泼了进来。


  看来老天爷执意让他不得好睡。他疲倦地靠在床上,苦笑着想。


  窗外天气晴好,早莺的啁啾穿动在洁净的空气间,阳光温和而不知灼热,一寸寸抚摸着这片忳厚的土地。只可惜克拉艾斯的菜地早已荒没,随着长女的裙裾翩然迁到三王子殿下的院子里去了。


  吉斯•克拉艾斯也得启程,乘着马车赶往三王子的婚礼去。


  在马车的颠簸中,窗户随意缀着路途的点点红花,他忆起那天在草坪上,一层层红晕浮上了她娇嫩可爱的脸庞。落霞漫天,烂漫地为流云草枝染上旧梦,声音微微颤动的姐姐低下了头,骄傲地和他分享自己的婚讯,右脚使劲钻着草地,难得的展现出了有懵懂心事的少女姿态。

   她的湖色的眸中闪动着涟漪,殷殷灼眼深邃而滚烫,但抵达的终点却另有他人,他便在黄昏的春风里不慎弄丢了魂,失了魄——不是为了眼前的女孩,而是为了他自己。

  从那天起,苍白与疲惫每天侵蚀着吉斯的面容,仆人都在窃窃着议论着,向来温润的吉斯公子,现在憔悴得像棵枯瘦的草。

   

  等到马车抵达目的地,他勉强撑着眼皮,拖着自己的躯体飘向宫殿前的露天宴会,如同傀儡。

  他用烂熟于心的社交礼仪自如应付熟人的嘘寒问暖,一遍遍扯出模板里的完美笑容,只他自知的是,那凄冷入骨的的强大空虚感,吞噬了他在春日逐笑的所有热忱。

   寒暄完毕后,他寻了个僻静的角落,颓然倒在木椅上。晌午的暖阳,为伊人的婚礼宴会散下一层温柔的薄纱,往日阳光逐渐携走冰凉的惬意,在失眠的混淆下四下飞散,寻不见影。吉斯合上双眼,贪婪地摄取着春风送来的浓郁花香,妄图遮蔽掉那点心上余痕。

  

  那些半寐时悬浮在眼前的点点滴滴,还历历在目——清晰得刺眼,照的他无所适从。

  

(未完待续)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

吉斯和KISS

#其实本来想写成吉奥尔多那篇的系列,万万没想到写偏了。

#哪里有很OOC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

#关于结尾的话,来自这个条漫吉斯和KISS  画的超棒!大家快去关注老师啊!


KISS

吉斯从很早开始就觉得自己的姐姐,同时也是爱人的卡塔丽娜有些不太对劲。不仅性格和普通贵族小姐相差巨大,偶尔也会蹦出一些根本听不懂的词汇以及对于大家来说都显得天马行空的想法。这种感觉在和卡塔丽娜在一起以后更甚。

但是吉斯从来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对于他来说卡塔丽娜还在他身边就好了,只要卡塔丽娜和自己在一起就好了。

但是偶尔看见某些人粘着卡塔丽娜的时候还是不太爽快,想着要是有自己和卡塔...

#其实本来想写成吉奥尔多那篇的系列,万万没想到写偏了。

#哪里有很OOC的地方请一定要告诉我!

#关于结尾的话,来自这个条漫吉斯和KISS  画的超棒!大家快去关注老师啊!


KISS

吉斯从很早开始就觉得自己的姐姐,同时也是爱人的卡塔丽娜有些不太对劲。不仅性格和普通贵族小姐相差巨大,偶尔也会蹦出一些根本听不懂的词汇以及对于大家来说都显得天马行空的想法。这种感觉在和卡塔丽娜在一起以后更甚。

但是吉斯从来不觉得这是什么大事,对于他来说卡塔丽娜还在他身边就好了,只要卡塔丽娜和自己在一起就好了。

但是偶尔看见某些人粘着卡塔丽娜的时候还是不太爽快,想着要是有自己和卡塔丽娜的二人世界就好了。

比如现在的情况。

“梅丽小姐。”吉斯看着坐在卡塔丽娜身边的红发少女,“我觉得在别人新婚时期来打扰是很失礼的一件事情。”

“啊呀,是吗?”梅丽抬手遮住自己扬起的嘴角,佯装惊讶,“真是抱歉,我差点都忘记卡塔丽娜大人已经和你结婚了。”

这是还没有放弃的意思吗?吉斯觉得自己额角的青筋跳了跳,但脸上还是一如既往的温和。

“毕竟我和卡塔丽娜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亲密,梅丽小姐也许是习惯了。”

可恶!梅丽没撑住贵族小姐的仪态,磨了磨牙。不过为了压制住亚兰王子稍微松懈了一点,就让吉斯占了先机,抢走了卡塔丽娜。

吉斯微笑着送走咬牙切齿的梅丽,转头就一脸苦恼的模样坐在了卡塔丽娜身边。

卡塔丽娜虽然很迟钝,但是当下好像察觉到了一丝不太好的味道,犹豫了半天还是开口问了。

“吉斯,你是不舒服吗?”

“姐姐......”吉斯低着头,语气满是失落,略长的头发完美遮住了他扬起的嘴角,“你和我结婚是不是只是同情我......”

“你怎么会这么想?”卡塔丽娜有些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在和吉斯结婚后,他似乎有点介意两个人曾经的姐弟关系,再也没叫过她姐姐。但是鉴于两个人因为姐弟身份在一起遭遇到的阻挠,卡塔丽娜对于这个变化并没有表示出不满。

“吉斯。”卡塔丽娜握住吉斯的手,一向大大咧咧的模样也带上了些担心,“你怎么会这么想。”

吉斯捏紧卡塔丽娜的手,似乎生怕她离开:“我,我们以前就是姐弟,我一直在想你会不会只是不好意思拒绝我这个弟弟,所以才和我在一起。而且,梅丽小姐他们的亲近你也没有拒绝不是吗?”

“吉斯,你看着我。”卡塔丽娜抬起吉斯的脸,“吉斯,不管是梅丽还是吉奥尔多王子,我们都只是朋友,而你是我的丈夫。”

吉斯即时敛去眼里的笑意,一副可怜兮兮的模样:“姐姐,真的吗?”

“当然啦!”卡塔丽娜笑着说,在吉斯脸颊上落下一个吻。

吉斯晃了晃神,突然回忆起刚到克拉艾斯家不久的时候。

那天一样是一样的场景,茶色头发的女孩在他脸颊落下一个吻,在他的通红的脸面前,假装镇定的说出了让他心动的话。

“吉斯和KISS很像不是吗?”


波立海苔鸱

2.《二次进攻》

#姐弟股#

(温情向)

上一话:https://iwantacatdara.lofter.com/post/1e8e6b2e_1c9765888

《二次进攻》

  前一秒还安详恬静躺倒草坪上,在异境梦游的少女,忽然猛地一抽身,挣脱了梦境,任性而随意地喊道:“好想吃凉粉!”


  张开双眸时,只见草地上身旁的少年作怔怔状,又忙将视线游移开,目光慌乱,四下投放,始终寻不到终点。像极了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青草香氤氲着,迟钝的少女未曾意识到那个几乎没有触感的吻,却因少年脸上别扭的神情而隐隐地感到不对劲——吉斯脸颊上浮现...

#姐弟股#

(温情向)

上一话:https://iwantacatdara.lofter.com/post/1e8e6b2e_1c9765888

《二次进攻》

  前一秒还安详恬静躺倒草坪上,在异境梦游的少女,忽然猛地一抽身,挣脱了梦境,任性而随意地喊道:“好想吃凉粉!”


  张开双眸时,只见草地上身旁的少年作怔怔状,又忙将视线游移开,目光慌乱,四下投放,始终寻不到终点。像极了一个做错了事的孩子。


  青草香氤氲着,迟钝的少女未曾意识到那个几乎没有触感的吻,却因少年脸上别扭的神情而隐隐地感到不对劲——吉斯脸颊上浮现的红晕渐渐蔓延到耳垂,好像要吞噬掉他的整个面容,鬓边更是难得的渗出了汗。夏天果然很热。少女像是恍然悟出了什么,伸出手扣住弟弟的手腕。


  那人掌心的温度来得猝不及防,不由分说地覆上了自己骨节分明的干瘦手指,吉斯不免感到惊愕,心脏在一霎间漏了拍,为自己“罪行”的昭然若揭而感到一时难以面对眼前人,却又不禁暗自雀跃——“...她终于发现了吗?”


  她生了一层薄茧的指腹紧贴他的手腕,惊措地摇着弟弟的右臂,神色担忧地关切道:“吉斯,没事吧?你是不是中暑了,啊啊得赶快叫佣人拿药来才行!千万不能因为这样的突发事件......”


  少女的蹙眉下,那双湖色的眸子里深邃地倒影弟弟的身影,可那道身影,终究只能以亲人的身份涉及那潭神秘的湖水。


呼,看来自己的“罪行”没有被察觉呢。


小时候调皮的男孩子们总要为自己的瞒天过海而沾沾自喜,现在面对姐姐的不明就里,心里却是一阵泛滥成灾的酸楚。


毕竟,他早就已经长大了。

八岁那年提心吊胆地步入这个家庭的懵懂孩提,逐渐长成温润的翩翩少年,由始至终,他都谨慎地保存着对义姐那份纠缠不清的情愫。小时候他仅仅解读成那是禁锢高墙对四溢流光的贪婪,是一颗稗子对春天的俯首与流连,沉溺与摄取。

  现在,他能清清楚楚地分辨出,那是舍你其谁的,无论怎样都不愿放手的——爱意。

夏天的曝晒下,春日里翠然欲滴的草尖打了蔫,就像傲慢的春天不会为一棵稗子有所驻留,畅畅惠风同样也不会迂旋于一棵无名小草,有所眷顾。

  吉斯心里一阵抽痛,挣脱了姐姐双手的掌握,摆脱糗态的面孔遂减温至素常的模样,宽慰地和姐姐解释,自己的身体并无大碍,更不必麻烦佣人们。


我祈求他们永远不出现,我只想珍惜和你的独处。


卡塔莉娜见弟弟安恙的脸庞展露出颇有风度的招牌笑容,忆起方才他脸上莫名的红晕与羞怯,以及那双被一层薄薄的目雾掩护的,破露出欲求的蒙眬双眸——


“吉斯......刚才你在想念自己的意中人吗?”


“......嗯。”


姐姐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正准备说些撮合的话语,却被吉斯掣住右肘,弟弟的双目流露出一刹那的歉意——为自己的唐突。然而接着他轻柔地托起她的手臂,不甘心地,坚毅地,在卡塔莉娜的右手无名指的骨节处落下一个温热的吻,这是少年对少女追随的许诺与誓言。


“无论以后怎样,我想一直地保护你。”



天际有容容流云,惠风畅畅,多少光景在绵长的时光里,终要转逝成流风散沙。

岁月洪流奔腾冲刷着每个人的浪漫梦境,那些让人晕眩的说辞,终会成为一道遥远的梦影。

你的身影渐渐向我走近 ,成熟瞬间代替了稚嫩。

我愿意用一生,坚守此刻许下的誓约:


成为你永远的骑士。






凉薄。
无题 我永远喜欢姐弟股☺️ 本...

无题

我永远喜欢姐弟股☺️

本来想画一画if线的弟弟,结果发现自己画不出色气🙃

无题

我永远喜欢姐弟股☺️

本来想画一画if线的弟弟,结果发现自己画不出色气🙃

波立海苔鸱

1.《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春天》

《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春天》


#姐弟组#(温情向(。?))


  那是整个夏天里,天气最好的一天。


  面前小憩的少女紧闭起双眸,坠入蝉编织的梦网。夏日轻唳,微风轻抚,挑弄着少女所不知的,梦外的世界里,躲进同一片树荫的那个少年。他凝望着熟睡的她,那缕浸湿了汗水的碎发,懒懒耷在她额前。夏天真热。


  流云怯怯驶过,片刻间遮埋起迸溅的阳光。吉斯才发觉,手脚一向冰凉的自己,皮肤竟也微微泛起了温热。这也是夏天的指使吗?少女的发梢随意地散落在草株中,几缕棕发打着卷,与草叶穿插、交错、结合。草香穿纵着疏懒泻一地,羞昧的氛围在空...

《一棵稗子提心吊胆的春天》


#姐弟组#(温情向(。?))


  那是整个夏天里,天气最好的一天。


  面前小憩的少女紧闭起双眸,坠入蝉编织的梦网。夏日轻唳,微风轻抚,挑弄着少女所不知的,梦外的世界里,躲进同一片树荫的那个少年。他凝望着熟睡的她,那缕浸湿了汗水的碎发,懒懒耷在她额前。夏天真热。


  流云怯怯驶过,片刻间遮埋起迸溅的阳光。吉斯才发觉,手脚一向冰凉的自己,皮肤竟也微微泛起了温热。这也是夏天的指使吗?少女的发梢随意地散落在草株中,几缕棕发打着卷,与草叶穿插、交错、结合。草香穿纵着疏懒泻一地,羞昧的氛围在空气中搅动着,托起吉斯的纷乱的思绪。倏忽间,他微微欠身,试探地伸出自己修长的手指,想要抚摸面前的少女,在指腹触及面颊的肌肤之际,终还是克制地悬停住了。


  “明明一直都在一起,可是却只有现在,我才敢更靠近你呢。”他喃喃道,尔后抱歉地笑笑,迅速恢复了素日的绅士风度。然而他总归是不情愿这样草草收束,弯下腰,认真地端详起少女的脸庞。从她的眉眼,到她的睫毛,还有那触手可及的温热鼻息。日光斑驳,星星点点地铺在少女的躯体上,平日动若脱兔的处子,此时静谧得让风不敢打扰,让人不忍喘息。这样沉静的时刻,吉斯眼前突然浮现出姐姐那平日里湖色的眼眸,笑意盈盈,恍若星星摇落湖间。


  吉斯指尖传来微微的暖意,他终于还是决定了。

   他像一棵提心吊胆的稗子,缓慢地,恭敬地,躬下身,为了迎候他的夏天。少年用褪去冰凉的手指轻柔地触碰着她,小心翼翼。视线中,女孩越来越近,吉斯闭上双眸,感受到体表的冰凉,正一点点地被她身上的温热气息瓦解、包围、覆盖。他近的甚至听得见她的呼吸,温湿的鼻息轻轻吹到他的脸上,微微有些发痒。

  他还听到自己的心脏在狂跳。


  一点就好,只要一点就好。


  心脏骤停的那一霎,他温柔地俯首,嘴唇掠过了姑娘的面颊,结束了匆忙的一个吻,宛如蜻蜓点水。


  流云匆匆奔赴他方,夏天的阳光又四下洒落在灼热的草地上


  还好,这里留了一块树荫与你一起躲。


  吉斯在卡塔莉娜酣睡中落下的吻,轻得像一阵没有触感的春风。


(完)


附上:


①一首俺很喜欢的诗歌!而且很应景!




如果给你寄一本书


我不会寄给你诗歌


我要寄给你一本关于植物,关于庄稼的


告诉你稻子和稗子的区别


告诉你一棵稗子 提心吊胆的春天。


——余秀华


(ps:稗子的百度百科解释


:1. 年 生草本植物。幼苗像稻,但叶鞘无毛,没有叶舌和叶耳。是稻田主要杂草。


   2. 形容微小或非正统的)

千伞_龟速清点图中

p1:被问了玛利亚的点心和胡萝卜更喜欢哪个的兔兔


p2:变成兔兔恶人颜的作用显著下降了!!真残念!!


p3:趴桌睡觉是不对的哦❌


姐弟股涨点罢虽然我是多推dd人()

p1:被问了玛利亚的点心和胡萝卜更喜欢哪个的兔兔


p2:变成兔兔恶人颜的作用显著下降了!!真残念!!


p3:趴桌睡觉是不对的哦❌


姐弟股涨点罢虽然我是多推dd人()

Ryouko
基斯酱好可爱呜呜呜 (姑且算有...

基斯酱好可爱呜呜呜

(姑且算有cp要素在就打个cptag)

基斯酱好可爱呜呜呜

(姑且算有cp要素在就打个cpta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