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基尔伯特

30.7万浏览    6910参与
成瀬綾【先看置顶🔝】

⚠️普相关多cp注意避雷⚠️東京流通センターTRC俺様の誕生日だぜ6一般参加repo

p1独普、p2露普、p3普日、p4普独、p5英普奥普、p6其他普(有的有点过激)、p7无料总结、p8谷子&小礼物///上面漫画下面小说、即刊较多////ps:p7最下面书皮是有料


看到了一个露普厨的男生!!一手一个露普娃娃~太太们都好温柔!紧张得发抖手忙脚乱的我也能超安心了www想要的目标都收到了o(≧v≦)o


看完之后想着会再发个读后感,小说看的会比较慢。要是感兴趣的话就去太太们的通贩看看吧www(小说当然也都是日语麻烦自行确认自己能读懂,个人推荐日语能力N1以上)


部数总计:52...

⚠️普相关多cp注意避雷⚠️東京流通センターTRC俺様の誕生日だぜ6一般参加repo

p1独普、p2露普、p3普日、p4普独、p5英普奥普、p6其他普(有的有点过激)、p7无料总结、p8谷子&小礼物///上面漫画下面小说、即刊较多////ps:p7最下面书皮是有料


看到了一个露普厨的男生!!一手一个露普娃娃~太太们都好温柔!紧张得发抖手忙脚乱的我也能超安心了www想要的目标都收到了o(≧v≦)o


看完之后想着会再发个读后感,小说看的会比较慢。要是感兴趣的话就去太太们的通贩看看吧www(小说当然也都是日语麻烦自行确认自己能读懂,个人推荐日语能力N1以上)


部数总计:52本

独普-漫画:3 小说:5

露普-漫画:8 小说:3

普日-漫画:10 小说:3

普独-漫画:3 小说:4

英普-小说:3

奥普-小说:2

其他-漫画:8

*全是给自己买的,不是给别人代的,我对自己喜欢的角色很舍得花钱,所以bp千万千万不要来找我我会想揍人的

拆拆713
我迟到了—— 普爷昨天生日快乐...

我迟到了——

普爷昨天生日快乐(?)

我迟到了——

普爷昨天生日快乐(?)

🇷🇺❤️🇩🇪
Alles gute zum...

Alles gute zum geburtstag, mr. p.

【迟到的普诞:D】

Alles gute zum geburtstag, mr. p.

【迟到的普诞:D】

MuNanzeo
(`∀´)🍻!!...

(`∀´)🍻!!!~☆

生日快乐呀然后我又来晚了))

(`∀´)🍻!!!~☆

生日快乐呀然后我又来晚了))

岑چچ
求下这个画师的图,以前保存过,...

求下这个画师的图,以前保存过,换手机找不到了_(:τ」∠)_


主要是普奥的

求下这个画师的图,以前保存过,换手机找不到了_(:τ」∠)_


主要是普奥的

狗熊饼干

生日快乐


昨天断网了时间不够,非常草率( ´•̥̥̥ω•̥̥̥` )

生日快乐


昨天断网了时间不够,非常草率( ´•̥̥̥ω•̥̥̥` )

刺朽

普爷生快

原谅我下班匆匆拍的。。。拍渣了T^T

我永远爱你

Ich Liebe Dich

普爷生快

原谅我下班匆匆拍的。。。拍渣了T^T

我永远爱你

Ich Liebe Dich

柯尼斯堡土豆芽
总之比心心这个项目上土豆肯定无...

总之比心心这个项目上土豆肯定无法达成一致啦

但是他们是真心相爱的233

有参考

赶时差就是我,每年我都在赶时差

这是第七还是第八个普诞了

我要加油♪( ´▽`)

总之比心心这个项目上土豆肯定无法达成一致啦

但是他们是真心相爱的233

有参考

赶时差就是我,每年我都在赶时差

这是第七还是第八个普诞了

我要加油♪( ´▽`)

雁疏寒
不管。没过柏/林时间的1.18...

不管。没过柏/林时间的1.18,我没咕。

(但水是真的水

总之祝阿普2020的生日快乐!请之后也一直快乐下去……!🎂🎂🎂

不管。没过柏/林时间的1.18,我没咕。

(但水是真的水

总之祝阿普2020的生日快乐!请之后也一直快乐下去……!🎂🎂🎂

迁岁茶

【独普】酗酒有何不可!

即使人住在伊万的屋檐下,基尔伯特仍然自信,快乐,坚持做他自己。在最新的来信中,他花了相当多的篇幅诅咒伊万(此处被第三人用下划线标注出,并在旁边附上了一个^L^笑脸),因为苏联人限制他的外出,例行的晨跑也不得不中断。


“所以我加大了室内运动量,”路德维希把这封信逐字读过去,“德意志永不松懈!阿西,你也知道我永远在征服的路上。现在我暂住在伊万家,不太能从外部实现个人追求;因此我决定在内部征服我自己:我痛定思痛,从今天开始戒酒!我们下次见面时,你将看到一个全新的我!!!”


以往路德维希会挑一个干完活的夜晚,倒上一杯啤酒,再细细斟酌该如何回信。信中如果流露出的兄弟情...

即使人住在伊万的屋檐下,基尔伯特仍然自信,快乐,坚持做他自己。在最新的来信中,他花了相当多的篇幅诅咒伊万(此处被第三人用下划线标注出,并在旁边附上了一个^L^笑脸),因为苏联人限制他的外出,例行的晨跑也不得不中断。

 

“所以我加大了室内运动量,”路德维希把这封信逐字读过去,“德意志永不松懈!阿西,你也知道我永远在征服的路上。现在我暂住在伊万家,不太能从外部实现个人追求;因此我决定在内部征服我自己:我痛定思痛,从今天开始戒酒!我们下次见面时,你将看到一个全新的我!!!”

 

以往路德维希会挑一个干完活的夜晚,倒上一杯啤酒,再细细斟酌该如何回信。信中如果流露出的兄弟情谊太明显,会引起伊万的揣度;如果行文不够亲近,基尔伯特会在下一封回信中报以激烈的谴责,并要求他回一封“稍稍有点人性温度”的信。

 

人的身体里有70%是水,德国人血管里流着70%的啤酒,戒酒约等于在精神上不再做德国人。路德握笔的手稳当地书写,头脑里却一片混乱,感觉自己脖子以上的部分和身体割裂开来,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他木讷地把信封口,转身,转交给秘书,让她寄到莫斯科,然后又回到座位上坐下,无心工作。

 

路德坐了好一会儿,疲惫地用手抹了一把脸,发出一声呻吟,给自己倒了一杯啤酒。想到那封该死的回信,更是心乱如麻。他在心里埋怨并反思了自己十分钟,随后花了二十分钟诅咒伊万以及今年俄罗斯谷物的收成、酵母的活性。

 

“妈的,伊万,”他喝了一口寡淡的啤酒,战后的阴影仍然笼罩德国,间接影响到了啤酒的品质,“诅咒你的伏特加。”

 

两周后他收到了基尔伯特的回信,他的大哥郑重宣布自己戒酒失败。路德感受到一点欣慰:基尔伯特,无论朝代更迭沧海桑田,永远做他自己,这个无序世间唯一的常量

 

随之而来的另一个好消息是:他的禁足解除了,甚至可以在柏林墙附近晨跑。

 

这是一个了不起的,突兀的转变。是因为自己那封充满了语法和逻辑谬误的信吗,人们不会那么防备一个傻子,伊万不再视他为对手。但身为国家的化身,他时常能感受到空气里浮动的奇妙氛围,好似蜻蜓感受到潮气,在水面低飞。

 

德意志永不停歇,虽然哥哥的戒酒计划失败,但生活中还有其他可征服。遵循本能的引导,他提笔回信:“我想以伊丽莎白皇后为主题写一部音乐剧……”

 

伊丽莎白皇后——欧洲皇室时代衰落退场的标志。在与哥哥分离的时间里,他会在信中笼统地提一提工作过度和资源不足,但面对缠身的创伤和衰弱从来都模糊其词。基尔伯特则偶尔会在信的结尾淡淡地带过一笔:“有时我会感觉不是很好”,再在后面缀上“但本大爷一定会变好的!”

 

西德正在一天天从伤痛中恢复,路德尝出啤酒比昨日醇厚。他想,如今自己已经有勇气面对房间里的大象了。

 

一个无人打扰的安静夜晚,他点燃精油蜡烛,喝着最好的啤酒,给那封信收尾:“……希望哥哥可以撰写下一些关于伊丽莎白皇后的回忆。战争已经结束了好几十年,然而我的伤口还是没有完全愈合,偶尔还是会疼痛流血。有时我会感觉不是很好,但我能感受到我的力量在渐渐恢复,总有一天我会变好的。”

 

第二天路德维希去柏林墙附近晨跑,一股冲动牵引他来到墙边。他静静地站了一会儿,回想起兄弟二人共度的圣诞节,橘黄色的火焰在壁炉里跳动。

 

这一次他还未等到回信,柏林墙就倒塌了。

 

 

他们在苏联给出的地点见面。虽然开了辆很烂的车来,但基尔伯特仍然是基尔伯特,自信,快乐,永远做他自己。他走下车,拍了拍车前盖,露出自豪的笑容:“本大爷也是有车一族了!阿西,你的车也不错嘛。”

 

路德不自在地绷紧了一点肩膀:“这些年我家汽车产业发展的不错,奔驰是其中的龙头。”

 

基尔伯特搂住弟弟的肩膀,脸上是纯粹的喜悦:“本大爷在东边就有听说过,阿西,你干的真的不错!”他小跑着到那辆奔驰旁,从头到尾仔细研究了一番,宣布到:“回去的路上我来开车,我想开阿西这边的车很久了!”

 

在车上基尔伯特一直惊叹连连,从减震到内饰都夸了个遍。路德维希感觉像泡在温水中安心:虽然比上次见面憔悴了一些,但基尔伯特仍然是记忆里的那个人,就好像他们从未分别过。

 

但在这温情脉脉的表象之外,达摩克利斯之剑仍然悬在他们头顶。路德决定打破那面无形的墙:“你觉得音乐剧的主意怎么样?”

 

“我上衣左手边口袋有一张纸,你掏出来看看。”基尔伯特专心开车,双眼笔直面向前方。

 

那个口袋在第三和第四根肋骨中间。路德维希隔着布料感受到突出的肋骨,兄长过去的体格已经不再,但心脏在缓慢坚定地跳动。

 

他小心地在手里展开,纸上是零散的乐谱和填词。

 

我经历过人生的残酷,但仍然保持真我

我想站在钢丝上俯瞰整个世界,我想站在冰面上看它有多牢固

……

曾经勇气全失,又重燃希望

但我也一直

不负自我,坚守本心

世人徒费力气,要寻找你生命的意义

因我只属于你

 

“哼哼,我写得怎么样。”基尔伯特吹了一声口哨,肥啾喳喳叫起来。

 

雪后放晴,阳光落在白雪上,反射出浅金色的薄光。路德忍不住微笑起来,“我有预感,这是一个很不错的新开始。”

 

在1992年,他们一起去看了《伊丽莎白》的首演。演出大获成功,谢幕时观众全都起立鼓掌,基尔伯特和路德维希也是其中一员。基尔伯特撞了一下弟弟的肩膀,即使剧院掌声如雷,路德维希还是能清楚地听到哥哥骄傲地说:“不愧是本大爷!阿西,《伊丽莎白》绝对是最好的德语音乐剧,全世界都会喜欢的,你等着瞧好了!”

 

理所当然,他们去酒吧大喝特喝庆功,直到意识不清。路德维希提起当年戒酒的事,基尔伯特闭上眼睛,把头往后仰去,整个人靠在椅背上:“妈的,我要吐了。算了,那就这一次吧。”

 

曾经勇气尽失,又重燃希望。就这些。有时候在绝望之中我也不知道我在干嘛。但今天我已经说了出来,我解决掉了房间里的大象,不要再多问了。”基尔伯特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阿西,你最好醉到不记得我说了什么。酒保,给我一个桶,我现在就要吐了!”

 

路德维希闭上眼睛,感受酒精和自己大脑的撕扯,他做了一个深呼吸,抬起手示意让酒保把自己的杯子加满。

 

第二天两人在宿醉中痛苦地醒来,用微波炉加热剩面包做早餐。基尔伯特趴在桌上,用吸管缓慢地从碗里喝醒酒汤:“你还记得昨天我说的,关于那封信的事吗?”

 

路德犹豫了一会儿:“我的记忆不太详实。不过都已经过去了。”

 

“那也没关系,我觉得我已经准备好了,我会再详细地和你说说的。”基尔伯特举起汤碗,朝着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致敬,“我又回来了——妈的,谁在乎过去那些破事啊!”

 

 

 

 

Free talk

天哪,为什么稍微正剧一点的东西这么难写,我创作中途好几次暴躁到握拳

我真的好想和其他的创作朋友交流哦,有人吗(泪眼)

伊丽莎白是非常好的音乐剧,太猛了,这个剧我第一次看完瞳孔地震。也确实是德奥音乐剧的明珠

如果喜欢请给我评论!


喧哗上等

作别荣光

*这是一篇作者都不知道在说什么的文

*没太考据,主要是为了普爷的生日写的

*如有历史错误欢迎大神指正,万分感谢

*私设洪姐以为自己是男人的时候名字是伊什特万,因为是很有名的匈牙利国王的名字


    那大概是最早的记忆开始之时,那时基尔伯特还不叫普鲁士,他的诞生是模糊的,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 


   那是在罗马教廷开出的空头支票再也不能引起任何人的兴趣之前,那是在对土地和财富的实际渴望越来越强之前,那是在普鲁士成为他的名字之前。

   他在传播主的威光的圣歌中...

*这是一篇作者都不知道在说什么的文

*没太考据,主要是为了普爷的生日写的

*如有历史错误欢迎大神指正,万分感谢

*私设洪姐以为自己是男人的时候名字是伊什特万,因为是很有名的匈牙利国王的名字




    那大概是最早的记忆开始之时,那时基尔伯特还不叫普鲁士,他的诞生是模糊的,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 


   那是在罗马教廷开出的空头支票再也不能引起任何人的兴趣之前,那是在对土地和财富的实际渴望越来越强之前,那是在普鲁士成为他的名字之前。

   他在传播主的威光的圣歌中诞生,虽说他可能真的于那时才刚刚来到这世界上,但许多穆斯林赌咒说,很久以前就见过这个“惨白”的异教徒在黑十字的军团中游荡。

   他的诞生悄无声息,他的存在虚无缥缈。没人说的准他什么时候融入了全是德意志人的东征队伍。许多人,甚至骑士团本身,对这个银发红眼的男孩的认识都始于他被巴塞赫姆抱上马的那一刻。

      那时人们对他的存在没什么印象。不过意识体本人没太在意,因为就连他自己都不清楚他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他一无所知的被上帝抛到世上,最开始的视线中便充斥着牛角盔和红十字的披风,然后是那个将他抱上马的男人。

   “他就是骑士团”

    巴塞赫姆对他的兄弟低语

   “我以为那只是传说”

  “哦,再也不是了。这是神赐的礼物,他一定就是了。”

    巴塞赫姆转头看向他,揉乱他本就不怎么平顺的银发   “祝福我们吧!吾主的利剑!荣耀尽在彼岸,我的条/顿”

    生来就手握长剑的条/顿在十字军东征的浪潮中以惊人的速度成长。在肉体越发强健的同时,男孩也越发吵闹了起来。

     “本大爷决定了,本大爷的名字就叫基尔伯特”自称本大爷的条/顿向笑作一团的骑士们大声嚷嚷。挥动他带来上帝神恩的剑。

       “听起来不错,条/顿。基尔伯特才像一个人类的名字”   大团长重重的拍了下他的后背,但他们仍然叫他条/顿,无论基尔伯特怎么强调,他们仍条顿、条顿的叫的高兴。

       当基尔伯特向他年长些的骑士团兄弟医/院/骑/士/团抱怨时,后者以一种奇异的眼神盯着他。

    “没什么奇怪的,我们又不是人类。我们甚至连国家也算不上。我们只不过是剑,是教皇组建的向异教徒宣扬上帝荣光的剑”

    “骑士们誓死捍卫主的教义,渴望荣耀,我们只是受这一精神灌注的躯壳。人民拥有我们,绝非相反的。我们的面貌,性情甚至灵魂都是组成我们的人类的精神世界的映射,而那又是最虚幻最不可靠的东西”

    “有谁会关心一个连灵魂都会轻易改变的东西的名字呢?”

    基尔伯特瞪大眼睛看着兄弟,然后然后大笑起来“太复杂的事情本大爷才不想搞懂!kesese!本大爷现在只想随心所欲的过下去,明天的事明天再去考虑!”

     医/院/骑/士/团无奈的将他对抵抗基尔伯特的笑声毫无用处的手从耳朵上拿下

   “也许你会是我们中活的最长的那个呢,条/顿”

   “...本大爷的名字是基尔伯特”

      但在那个时候,尤其是十二世纪初,多数人都会对医/院/骑/士/团的话嗤之以鼻。除第一次十字军东征胜利以外,接下来的战争都以失败告终。各骑士团之间也不太平,圣/殿与医/院的对立,确实带给基尔伯特好处,胜利也多了起来,但随后进入埃及,基尔伯特越发力不从心。

    这个相继被希腊和罗马征服的国家意外的顽强,在曼苏拉的战争使骄傲自大的日耳曼人遭遇前所未有的惨败。

   “可恶!本大爷才不会输!没错!一定是一时大意的缘故!一定是萨尔扎的误判!一定是!”

      基尔伯特那段时间一直在阿卡的居所向西南大声喊着类似的话,搅得本就战败被俘的萨尔扎不得安宁。

     “中东不是久留之地,这里不可能是条/顿的终点,继续在中东与西欧的傻瓜们混战不如到东欧的蛮族后裔那赚取财富”

      萨尔扎仿佛要践行早年医/院的预言一样,野心勃勃地将视线转向东欧。基尔伯特不太明白大团长的用意,但他心中有一种强烈的对拥有土地的安稳生活的渴望。他深知萨尔扎的野心根源于那种渴望。

       也许医/院说的没错。他们的存在虚无缥缈,不过是在异国他乡陷入无尽战争的人们的精神寄托。所以他们才会被称为骑士团而不是国家。国家需要土地财富与民族意识作为支撑,而基尔伯特三者皆无。他因战争而生,依靠战争而活,他并不想因战争而死。

       他会成为一个真正的国家。抱着这样隐秘的野心,基尔伯特静待历史向他抛出的机遇,事实证明,他作为一个赌徒在世界的牌桌上运气绝佳。在他的视线刚刚转移到东欧,还没有仔细地审视潘诺尼亚平原时,马扎尔人的国王就向他发出了引狼入室的邀请。

      赶走库曼雷人毫不费力,基尔伯特欣慰的将布尔森收入囊中,丝毫不知掩盖野心,他在匈/牙/利的门口修建城池。但君王的傻气和仁慈一样有偿。安德烈二世也许无知,但他还没有傻到别人在家门口修墙是什么意思。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你小子最近太嚣张了!总是无视我的警告,别在布尔森建你那无聊的房子了!”马扎尔人的国家意识体不时过来找麻烦。

   “那是本大爷的封地!伊什特万!本大爷建一座巴别塔你都管不着!”基尔伯特嚣张的双手叉腰,脸上是欠揍至极的笑。

     这话虽然有点嘲笑异教徒的嫌疑,但伊什特万故意忽略。

   “那是我的领土”她耐下心来跟基尔伯特讲道理。

  “本大爷帮你赶走了库曼雷人”基尔伯特一副“别太感谢本大爷”的表情。

    根本无法沟通。抱着这样想法的伊什特万转身走人。

    对于伊什特万的警告基尔伯特没太在意,但这并非朋友吵架那么简单,这是条/顿/骑/士/团与匈/牙/利之间的领土纷争。

     他们的矛盾终于激化,以超乎基尔伯特预料的代价。

    “滚回你的阿卡去!条/顿!你不属于东欧!”

       曾经的朋友用剑指着他,在基尔伯特的根系深扎于土之前就将他驱逐。当他直视伊什特万的眼睛时,他只看到匈/牙/利。他一直都是匈/牙/利,从来都是。

       被赶出东欧并没有打击萨尔扎的信心,他有的是耐心和时间。大团长铁了心要在欧洲站稳脚跟,脱离中东这个既费钱又费力的泥潭。坚定的与故国神圣罗马站在一起的萨尔扎又得到了另一位傻瓜国王双手奉上的机会。

      在离开东欧的同年,基尔伯特向他的故乡北行。普鲁士,那不过是个居住在魏克赛尔河两岸的蛮族的名字,起码在1225年他东向殖民时是。

      有了在匈牙利时的教训,萨尔扎在征服前就取得了神圣罗马皇帝和波兰国王的同意:被征服的土地将是条/顿/骑/士/团的财产。尽管波兰的的承诺不尽人意,但几年后教皇的保证填补了这一不足。

  “没了后顾之忧,现在就只剩征服了,条/顿”萨尔扎对越长越高已是少年的基尔伯特命令道。

     他的声音中隐藏着狂喜,但基尔伯特却感受到一丝冰冷。征服,将那些异教徒变为主的顺民,那就叫征服。基尔伯特想起他诞生的原因,和在幼年时就萦绕于耳的杀死异教徒的口号。

    在他开疆拓土,以血与火充实国土的五十年中,他想了很多。骑士团成员不时看见那个整天嘻嘻哈哈的意识体反常的低头沉思,手中握着黑十字。

    基尔伯特会不时陷入回忆,尽管他还很年轻——对国家意识体而言——回忆他与穆斯林的战争,回忆他与伊什特万的冲突。回忆使他认清了许多他从未认真思考事情,像是医/院/骑/士/团说过的话的含义,像是作为朋友的伊什特万赶走他的原因,像是他内心深处野心的根源。

    在考虑清楚这些之后,基尔伯特才发现,他截止目前为止的人生全都涂满了鲜血,一路走来尽是无尽的坟场。大大小小的战争堆叠起他的历史,无论胜负都会流血,都会牺牲。

    基尔伯特并没有为之迷茫,即使他意识到自己讨厌战争,但他知道眼下战争才是他续命的良药。反对战争,必须有止战的实力,否则连维持和平的能力都没有,他还没有那么狂妄自大,也不会甘于就这样被历史碾碎。

   他毫不犹豫的镇压了蒙特的起义,终于在半个世纪后完全征服了普鲁士,将教廷的权力延伸到异神统治的土地上,建立共和国,定都柯尼斯堡。

  “你就是基尔伯特·贝什米特?”黑袍少年君主的威严注视他,基尔伯特发现他早已没了被叫名字的快乐。

    他早该注意到的,巴塞赫姆当初说的话。这位团长当时就该对他说清楚,浪费了他一百年的时光。

    「基尔伯特,那才像个人类的名字」

     但也只是「像」罢了。

     回过神来的基尔伯特笑了起来,引得神圣罗马皱眉。

  “叫我条/顿就好,条/顿/骑/士/团/国。”

茜君
摸摸鱼 下一年一定

摸摸鱼 下一年一定

摸摸鱼 下一年一定

长明__
Alles Gute zum...

Alles Gute zum Geburtstag!


普诞迟刻,完成度极低

我提头谢罪

Alles Gute zum Geburtstag!


普诞迟刻,完成度极低

我提头谢罪

小柯ovo
德/国时间还没过所以! 🥔阿...

德/国时间还没过所以!

🥔阿普依旧帅的像小鸟一样w🐤

不晚不晚嗯

德/国时间还没过所以!

🥔阿普依旧帅的像小鸟一样w🐤

不晚不晚嗯

是我半银哒!!!

我真水我再也不拖了呜呜呜呜呜

阿普生日快乐!!!!ヽ(*´з`*)ノ

我真水我再也不拖了呜呜呜呜呜

阿普生日快乐!!!!ヽ(*´з`*)ノ

汇入海
一位末班车选手缓缓驾到

一位末班车选手缓缓驾到

一位末班车选手缓缓驾到

宸洋洋啊

再次赶个末班车(buni)

不太成熟的字献给普爷

祝普爷生日快乐!!

再次赶个末班车(buni)

不太成熟的字献给普爷

祝普爷生日快乐!!

画渣正在学习中……
#119 阿普生日快乐 (୨୧...

#119 

阿普生日快乐

(୨୧•͈ᴗ•͈)◞︎ᶫᵒᵛᵉ   ♡

#119 

阿普生日快乐

(୨୧•͈ᴗ•͈)◞︎ᶫᵒᵛᵉ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