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基尔伯特贝什米特

7851浏览    2214参与
社畜

普同人绒面bb叫团子征集


柄如图所示,尺寸7cm左右,是挂件,有做过的经验所以实物有大概率不会崩


目前为30/1不包邮,需要付15r定金,想入的太太请私聊我或直接加q605720479(再来一人买就达到征集人数,售价会改为24/1)


(注意!中途跑单定金不退;请确认要收后再来找我;征集图为正式公布,不会再修改;谢谢)

普同人绒面bb叫团子征集


柄如图所示,尺寸7cm左右,是挂件,有做过的经验所以实物有大概率不会崩


目前为30/1不包邮,需要付15r定金,想入的太太请私聊我或直接加q605720479(再来一人买就达到征集人数,售价会改为24/1)


(注意!中途跑单定金不退;请确认要收后再来找我;征集图为正式公布,不会再修改;谢谢)

博雅
2020.1.18迟贺 1.1...

2020.1.18迟贺

1.18怎么能少了勃普,对吧✔

2020.1.18迟贺

1.18怎么能少了勃普,对吧✔

怡然猹✨
基本算迟了 我明年一定.jpg...

基本算迟了

我明年一定.jpg【?】

基本算迟了

我明年一定.jpg【?】

MuNanzeo
(`∀´)🍻!!...

(`∀´)🍻!!!~☆

生日快乐呀然后我又来晚了))

(`∀´)🍻!!!~☆

生日快乐呀然后我又来晚了))

雁疏寒
不管。没过柏/林时间的1.18...

不管。没过柏/林时间的1.18,我没咕。

(但水是真的水

总之祝阿普2020的生日快乐!请之后也一直快乐下去……!🎂🎂🎂

不管。没过柏/林时间的1.18,我没咕。

(但水是真的水

总之祝阿普2020的生日快乐!请之后也一直快乐下去……!🎂🎂🎂

墨桃
普爷生快!(赶上了赶上了)

普爷生快!(赶上了赶上了)

普爷生快!(赶上了赶上了)

Calais_Dover

矢车菊(普爷x原创女主)

1947年3月

这个冬天她又是独自一人度过。

不过这次她没像上次那样冻个半死,在厨房里她随时可以烧火取暖。

那天她偶然看见苏/联人房间里的日历,已经三月份了。若是在柏/林,春天早已到来。然而西/伯/利/亚这个地方,似乎只有冬天和夏天,可夏天至少要等到六月份。

他已经走了好几个月。

希望他去的那个地方冬天不要太冷了,不然会冻坏的。

希望他去的那个地方少一些苏/联人,不然他会生气的,他一生气那些苏/联人也许就会惩罚他。

如果他真的到了一个天堂般的地方,那就不要回来了。是了,不要回来了,她不介意的,她希望他有更好的生活。

晚上,飞机的轰鸣声吵醒了所有人。

他疲惫地走下飞机。

她第...

1947年3月

这个冬天她又是独自一人度过。

不过这次她没像上次那样冻个半死,在厨房里她随时可以烧火取暖。

那天她偶然看见苏/联人房间里的日历,已经三月份了。若是在柏/林,春天早已到来。然而西/伯/利/亚这个地方,似乎只有冬天和夏天,可夏天至少要等到六月份。

他已经走了好几个月。

希望他去的那个地方冬天不要太冷了,不然会冻坏的。

希望他去的那个地方少一些苏/联人,不然他会生气的,他一生气那些苏/联人也许就会惩罚他。

如果他真的到了一个天堂般的地方,那就不要回来了。是了,不要回来了,她不介意的,她希望他有更好的生活。

晚上,飞机的轰鸣声吵醒了所有人。

他疲惫地走下飞机。

她第一个冲了上去。

“去去去!在这里做什么!?”

“他是厨房的,我还有活要他去做。没有时间让他自己一步一步挪过去了。”

“哼!看来你的国民也对毫无怜悯。真是可悲啊!奔波一生却换得如此下场。”

“笑话本大爷!?你们的伊万也不过如此。他更是个笑话!”

“真不知道布拉金斯基长官怎么想的,还留了你一命!当初就应该把你处死!快把他带走吧!”

“好好,我这就带他走。”

一到了厨房,她便把门关上,烧起柴火。她总觉得他这几天要回来,所以总是给他留着一口饭。

“你做什么呢?”

“我总觉得你要回来,这几天总是给你留着饭。你就躺着休息,我去热饭。”

“哈哈,我也觉得你会给我留着饭,最后一顿刻意没吃饱。”

“出去几个月还会开玩笑了。”

“我本来也是这种人。人,要多处才行。”

“好,你说的都对。”

饭菜刚端上桌,他就狼吞虎咽起来。

“你这可是少吃了不少。”

“我还以为你是那种文文静静的弱女子,没想到真是个蠢女人,和那个男人婆一样。”

“你刚说,人,要多处才行。你对女孩子的形容可真是不行,你是不是连学都没上过。”

“我小时候是没上过学。”

“就是开个玩笑,别当真。”

“我决定我们还是逃吧!”

“逃到哪?”

“逃回柏/林,我这次沿途观察,大概知道了我们的具体位置。你知道中/国吗?这地方离中/国还挺近。不过是离中/国的东面挺近。”

“那至少要走三四个月吧!”

“我觉得要半年。我们至少要熬过一个冬天,在这期间我们得学学那些熊,找个洞穴去冬眠。”

“你这是怎么了?一回来就这么亢奋。”

“没……没什么……”他喃喃自语,“没什么……没什么……没什么……”

没有任何征兆,他痛哭流涕。

“这是怎么了?!”

他仍继续哭着。

“我们还是说说逃跑的事……”

他仍在哭,就像打开了闸门,洪水倾泻一样,好像永远都不会停。

她搂住他,“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还在,我还在,也许你的家人也都在,这就够了。”

“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普/鲁/士这个国家了!”

“可我们还是得活下去,等到哪天再复国。既然前人能建立起这个国家,我们也可以。我们不比他们差。”

“不,是明文规定的。普/鲁/士作为国家建制被永远废除了!”

她不知道他为什么对普/鲁/士有这样的执念,但现在只能是顺着他的想法来安慰他。

“你不是还有家人吗?所以你要赶快去找他们,你们一起想想办法。孤掌难鸣。

“不论普/鲁/士是否被允许存在,即使这个国家永远消失了,但是德/意/志还在。普/鲁/士的先人们如果看见这个国家仍然是团结统一的,那他们也会欣慰的。说到底,这个国家的统一,不就是普/鲁/士存在的意义吗?”

“你是这么想吗?”

“什么?”

“德/意/志就是普/鲁/士存在的全部意义。那普/鲁/士就不能为了自己而活吗?本大爷奔波一生到底为了什么?从那天以后,你们所有人都再说德/意/志!所有人!本大爷就这么被你们忘了?!不对,你们只有在打仗的时候才能想到本大爷。然后本大爷就像个傻子一样从苏/联跑到北/非,又从北/非跑了回来,然后还要被当做战争的罪魁祸首被你们批斗。本大爷一直就是在执行命令,你们不去责怪施令者却来责怪我!直到现在本大爷都不知道自己是谁了?!一切都结束了!”

“你……这是怎么了!?”

他又痛哭起来,不停地责骂自己,“天哪!我刚才在说什么?!难道我要把一切都怪罪于阿西!不不不!阿西才是本大爷的一切,本大爷就是为了阿西而活的!本大爷怎么会责怪阿西!本大爷可以为了阿西去死!想想看,如果不是本大爷死就是阿西死!那还是本大爷去死吧!反正本大爷也活够了!”

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不得不承认,她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那一晚,她一直听着他埋怨、自责、再埋怨、再自责……等到他说累了,她就热好饭菜,他若不吃,便一口一口喂他。等到他再累了,困得睡着了,她就把火生好,挨着他一并睡了。

 

她比他先醒来。怕吵醒他,她只好蹑手蹑脚地开始工作。

然而苏/联人的吼叫声还是吵醒了他。

“我……昨天就在这睡的?”

“不然呢?”

“嗯……总之多谢了……”

“你昨天说……”

“我昨天什么都没说!你什么都没听见!”

“不,我的意思是你昨天说要逃跑……”

“啊!逃跑的事。对对,逃跑的事。要不等忙完吧,要不这群苏/联佬又要找事了。”

“好!”

 

天刚蒙蒙亮,他们就聚在一起商量逃跑的事。

“这件事不能着急,一定要做好充足的准备。首先我们得弄清楚这里兵力的分布,你在这也待了一年多,应该比我了解。”

“夏季的兵力会比冬季多,但是一般有逃跑的人他们不会大规模搜捕,因为这些人要不是熬不过冬天就回来了,要不就是死在荒野了。”

“那我们就反其道而行之。我们等到夏天结束再走。”

“我觉得这样太晚了。有一点也许你会感兴趣,夏季来的那波人,他们的装备很好。枪支弹药齐全,还有一些罐头之类的军用食品。”

“那么我们就在他们回去的那天走,先偷了他们的东西,再逃跑。”

“这个时机可是不好把控啊,他们没有固定的日子离开。不过现在的粮食都是配给的,如果这么多人要离开,食物一定会少很多的。”

“那你就要多留心了。还有棉衣……”

“每年厨房都会承担洗衣的事,我可以到时候从那些棉衣里弄出些棉花来。”

“之前料理厨房的人呢?”

“跑了,冬天的时候尸体在周围的树林里被发现。”

“那他们会不会加强对厨房的监管。”

“我觉得未必。他们总是认为这些人会回来的。所以……”

“什么?”

“所以,无论发生什么,都不要回来。如果我挺不住了,你自己一个人也要逃走,去柏/林找你的家人。”

“蠢女人,我们都会逃走的!不要打退堂鼓!”

“只是提前声明。我会努力活下去的。”

“你一定会活下来的!本大爷不会让自己的属下受苦的!”

“哈哈,有你这句话就放心了。”

三也池

全圈最菜普诞jpg.


阿普生日快乐!!!

新的一年要开开心心的!

全圈最菜普诞jpg.


阿普生日快乐!!!

新的一年要开开心心的!

濯☆晔

黑鹫永存

​#普爷生贺

#是刀


亲爱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

     祝您生日快乐!

     如今这是您的第495个生日了,时间过的真快,还有五年,您就是500岁的老爷爷了,哈哈

     不知道今年您过得怎么样,一切是否顺利?生日宴会也准备妥当了吗?希望所有都好吧

     先生,昨晚我梦见您了。但那个梦让我很害怕,我梦见我站在一望无尽的雪地上,面前的您满身伤痕...

​#普爷生贺

#是刀




亲爱的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先生:

     祝您生日快乐!

     如今这是您的第495个生日了,时间过的真快,还有五年,您就是500岁的老爷爷了,哈哈

     不知道今年您过得怎么样,一切是否顺利?生日宴会也准备妥当了吗?希望所有都好吧

     先生,昨晚我梦见您了。但那个梦让我很害怕,我梦见我站在一望无尽的雪地上,面前的您满身伤痕,手里抓着破损的旗子在哭。我想跑过去安慰您,可是我动不了,手脚想被人钳住了一般,动弹不得。你哭得很大声,那哭声中掺杂着痛苦和无奈,还有悲凉。先生……世人对您不公吗?

     我想亲父已经到家了吧?还有路德维希先生,他一定买了您最爱喝的啤酒,而亲父也带着他的长笛准备给您演奏一曲了。在温暖的房间里,没有寒风侵袭,也没有大雪凌冽。真的太棒了!

      我也不知道该跟你送什么了……所有我送了您一个大大的熊猫玩偶,您一定会喜欢的!!!




    哎……普/鲁/士先生 ,您真的还能收到我的信吗?我不知道您究竟在哪里,我只是希望我的祝福能够传达,哪怕是在天堂,也希望您一切安好。

      天佑普/鲁/士,黑鹫永存

                                                 2019.1.18

                                                   Yours   Star


    

    


ベルリン
☀︎Happy birthda...

☀︎Happy birthday, my flag, my love, preußen☀︎

   ☃︎I will always like you☃︎

☀︎Happy birthday, my flag, my love, preußen☀︎

   ☃︎I will always like you☃︎

圥䕆
emmm。。。请不要在意画的超...

emmm。。。
请不要在意画的超丑🕳️

emmm。。。
请不要在意画的超丑🕳️

byebyebabyblue

大嘎好 炒冷饭小达人又出现了
问就是百度翻译 真好使👍
感谢出现在子分台词里的亲分x

大嘎好 炒冷饭小达人又出现了
问就是百度翻译 真好使👍
感谢出现在子分台词里的亲分x

山药山药子

肥啾视角】
“你们看!这是本大爷养的肥啾!”
“听起来不错哦,小玛利亚。那它叫什么名字?”
“恩…耶稣?”

-毫无悬念地被团长大叔教训了

肥啾视角】
“你们看!这是本大爷养的肥啾!”
“听起来不错哦,小玛利亚。那它叫什么名字?”
“恩…耶稣?”

-毫无悬念地被团长大叔教训了

砾织Lyeech

是定制的普爷马卡龙!!

肥啾真的是敲——可爱了qwqqqqqq

是定制的普爷马卡龙!!

肥啾真的是敲——可爱了qwqqqqqq

Calais_Dover

矢车菊(普爷x原创女主)

1946年

下午的时候,基尔回来了。

“怎么了?”

“没什么……”他第一次如此消沉。

“你这样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你不是说了解一些历史吗?说说普/鲁/士吧……”

“说说普/鲁/士的什么?”

“随便什么,好久没想这段历史了。”

“普/鲁/士啊……应该说现在也存在着吧,会一直存在的吧。”

“为什么?”

“以前的第/二/帝/国、魏/玛/共/和/国、第/三/帝/国、现在的德/意/志,都有普/鲁/士的影子,或是说,我们一直活在他的光辉下。”

“他?”

“如果他是一个人的话,一定要用日/耳/曼千年的荣光为他加冕。”

“他发动了战争,做了许多错事。军/国/主/义,这次战争的根源...

1946年

下午的时候,基尔回来了。

“怎么了?”

“没什么……”他第一次如此消沉。

“你这样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你不是说了解一些历史吗?说说普/鲁/士吧……”

“说说普/鲁/士的什么?”

“随便什么,好久没想这段历史了。”

“普/鲁/士啊……应该说现在也存在着吧,会一直存在的吧。”

“为什么?”

“以前的第/二/帝/国、魏/玛/共/和/国、第/三/帝/国、现在的德/意/志,都有普/鲁/士的影子,或是说,我们一直活在他的光辉下。”

“他?”

“如果他是一个人的话,一定要用日/耳/曼千年的荣光为他加冕。”

“他发动了战争,做了许多错事。军/国/主/义,这次战争的根源。”

“有什么关系?无论如何,我们能成为统一的德/意/志国家而不是一个地区,他功不可没。”

“如果,这个国家再也不允许存在于世……”

“普/鲁/士在我们心里,我们都是他的遗民。罗/马虽不在,意/大/利人也自诩是罗/马的子孙。”

“呵,蠢女人。什么都不懂。如果普/鲁/士没有了,‘他’也就不复存在了。”

“这只是个比喻了,‘他’又不是真实存在的。”

“如果普/鲁/士消失了我就不存在了呢?”

“你要殉国?!”

“算了,不和你说了。真是个蠢女人……我明天要和那头熊走一趟,你自己照顾好自己……”

“你……会回来吗……?”

“当然了,本大爷可不想呆在那种地方!”

“嗯,我等你。你要快点回来啊!”她勉强挤出了意思笑容。

“别笑得那么不情愿。”

“一想到你会回来自然就笑出来了。”

“蠢女人……那我先走了……”

“嗯!带些饭菜吧。”

“这不是给那头熊做的饭吗?”

“我还有办法,你就带上吧。今天情况特殊!”

“多……多谢了……”

“快去吧,早去早回!”

她不知道他会怎么样,但是终归是要离开,与其痛哭流涕,不如笑着“赶”他走。

 

2000.10.3

“你怎么来了?”路德维希吃惊道。

伊丽莎白放下伞,悠悠道:“我猜你等不到明天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从来都没和我说过,无论如何这么大的事也该告诉我吧!”

“这是他们的意思,他们都认为知道这件事的人已经够多了。况且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命不久矣,把她卷入我们的世界也是个麻烦事。”

“作为他的弟弟,最后一段时间……”

“别自责了,这不是你的过错。我们换个话题吧,之前的故事你也知道了。其实当时我察觉到,他在一开始就喜欢上那个女孩了,只不过他没有发现。”

“是吗?!”

“看来你没有注意到。”

 

1939.10.3

基尔伯特破天荒地捧着一束花进来。

“今天的太阳看是从西边出来了!”

“说什么呢男人婆!本大爷一直也是有风趣的!”

“不过这束花还真是不错,是在哪买的?”

“就在不远处的花店,不过店主可是个蠢女人。”

“你说话就不能温柔一些吗……?”

“可那就是一个蠢女人,本大爷买了一束矢车菊,她告诉我要节哀顺变。”

“菊花是丧葬用的,很少会有人能想到国花这层含义吧!你也不能指望别人和你的想法都一样吧……”

“那……那怎么办啊!?本大爷的光辉形象可是危险了!哎呀!怎么能犯这么低级的错误!”

“你平时也没少这样,怎么,对人家动心了~”

“说什么!?本大爷哪里还顾得上谈情说爱!不对,本大爷从来也不会考虑这些小家子气的事情!一切还是等到阿西能打理好我们家再说吧!但是我都和她保证过以后的矢车菊都去她那买……”

“那你下次去正好和她道歉,如果你真的很在意她的感受。”

“啊,不考虑这种事了。本大爷还是看看弗朗西斯那个混蛋又在搞什么名堂!真是件怪事,本大爷本来从不对这种事情上心……”

1940.5.1

其实那束矢车菊早就枯萎了,但是也许是公事繁忙,也许是内心不安,他一直没有再去见她。

也许她早就忘了吧,这一天天的要见多少客人啊。他这样想到。

可是他还是想再去看一看,在去荷/兰之前。他不知道这一走要走多长时间,也不知道在这期间柏/林会发生什么,她会发生什么。

为了不让她发现,他假装一个路人,无数次路过这家花店,瞟一眼,看看她在做什么,状态怎么样。其实他大可以进去直接问她,但是他不愿意,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愿意。但是,她自己一人呆在店里,被群花环绕的样子,很美,很美,美到他不忍破坏。

一定要给本大爷好好活下去啊!

1940.6.22

他没想到这么早就回来了。

——哥哥,快回来庆祝吧!法/国大局已定,不会再有什么风波了。

“阿西也真是……什么庆功宴之类的本大爷明明最不擅长了!”

不知怎的,他又想起了她。

他想去见她,哪怕只是去看一眼也好。

乘兴而来,败兴而归。

这本是个举国欢庆的日子,她却独自陷入悲伤。她没有其他家人吗?为什么一直以来都是她一个人?

他以为她早已忘了这件事,没想到她自从那天一直算着再次相见的日子。这个女人是疯了吗?!

也许女人们的想法是相通的,这样想着,他决定去问问那个男人婆。

庆功宴上一片歌舞升平。如果是平时,他一定会喝得不省人事,可是他现在无暇顾及其他。他要想办法弥补自己的过错。

“伊丽莎白……”

“怎么了?今天兴致不高啊!”

“那个……方便出来谈谈吗……?”

“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出什么事了?”

基尔伯特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告诉她。

伊丽莎白笑了笑,“你是喜欢上她了吧!?”

“怎么可能呢!?本大爷是不会考虑这种事情的!”

“你是不是从前没有这种感觉?”

“是……是吧……不过男人婆你不是也没有过这种事吗?你怎么能这么清楚!?”

“我心平气和地和你说话结果你还是这个态度……”

“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本大爷是在问你解决的方法,不是本大爷喜不喜欢她的问题。”

“好吧……那你就去向她道歉,对于你这就是最好的选择了。”

“可是……怎么向她开口……”

伊丽莎白没想到一向在战场上所向披靡的基尔伯特在情场上竟然寸步难行,看来他的情商全都被战争的天赋分走了……

“这个就要你自己想办法了。你可以约她出来吃饭,好好和她说说你的想法。我想她也是善解人意的,不会为难你的。”

“好吧……那就试一试吧……”

1940.12.15

然而基尔伯特一直都没有践行,在这期间他还去了一趟北/非去帮费里西安诺。可只要当他在柏/林的时候,他就会刻意经过那家花店,看看她在做什么。

这天,他一如既往地在政府大楼里办公。“巴/巴/罗/萨”计划可能很快就要实行了。

“哥哥,还在工作啊!”路德维希推门而入。

“怎么了?战况有变?”

“不是公事。你记不记得约瑟夫·阿登?”

“那小子啊,当然记得。是个老实本分的人。”

“他要结婚了,今天下午来邀请我们一起去,我答应他了。”

“他连本大爷也一起邀请了?”

“当然,他是知道我们真实身份的人。”

“他这种人物,新娘一定是个大家族的人吧?”

“并不是,她好像独自经营着一家花店。”

“那……那可真是意外呢……她的花店在哪?”

“一会儿回去的时候顺便去看看吧。”

“好,等我把这点东西弄完。元首可真是给我出了个难题,如果非/洲那边还是拖拖拉拉,我们进攻苏/联的时间还要推迟,到时候冬天来了可是对我们不利。”

“我会督促费里西安诺尽快解决的。”

“不然还是我亲自去一趟吧。”

“如果必要的话。”

夜晚,柏/林难得的安静。

当基尔伯特穿过一条条街道,眼前的景物他越来越熟悉,而他的心也越来越紧张。终于,他们停在了他再熟悉不过的地方。

“就是这家花店,我们要进去坐坐吗?”

“不……不必了吧……这么晚了人家也要休息……”

“怎么,你认识这家花店的店主吗?”

“不……不认识……”

“我记得你上次买了些花回来,不如以后我们就在这里买花吧!这个姑娘难得喜爱种矢车菊,几乎要把整个花店都填满了。”

“是吗?那可真是难得啊!这一般都是用来丧葬的。”

“我也感到奇怪,就多问了约瑟夫一句。他说他妻子原本也不是非常喜欢矢车菊的,但是因为她去年遇见一个来她的花店买矢车菊的国/防/军,从那以后无论何时花店里都要备上矢车菊,因为那个国/防/军会来取的。”

“是……是吗……”

“哥哥,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没什么。我们还是赶快回家吧。还有他们的婚礼我就不便出席了,我还是赶快研究怎么进攻苏/联吧!”

“好的。”

1945.5

政府大楼一片混乱,元首已经自尽,基尔伯特和路德维希不得不主持大局。

“快!把这些文件都烧了!”路德维希催促道。

“长官,苏/联人从东面攻过来了!我们守不住了!”

“挺不住也要给本大爷挺!阿西,我先去前线,你这里要尽快!”基尔伯特说着拿起枪出去,“快!那边的小伙子们,和本大爷一起走!”

“长官,我妻子还在东面,我要赶快去就她!”一个年轻人追上来。

基尔伯特瞬间想到了什么,“是约瑟夫吗?快去,快去吧!别耽误了!不要让她落到苏/联人手里!”

“谢谢!长官!”

千万不要出什么事啊!他在心里默默祈祷,战场上子弹不长眼,万一……

一切都结束了吗……?

如果祈盼帝国不亡是空想,那么至少让她活下来吧……

1946.10

他正坐在前往集体农庄的飞机上。

伊万总是笑眯眯地看着自己,还时不时用那种近乎幼稚的声音说:“基尔伯特,输了就是输了,输了是要受到惩罚的哦!”

“哼,随便你们,本大爷活了这么久什么世面没见过!”

“哦,露西亚想起了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噢!就是在攻打柏/林的时候,我们抓到了一对夫妇。丈夫是政府的高级官员,妻子倒是很普通。”

他回想起了那天,想起了约瑟夫说要去救他的妻子,结果两个人都没有回来。“你说什么!?”

“然后呀,露西亚就问他们认不认识你和路德维希。那个男人说不认识。露西亚当然知道他是在说谎啊!所以露西亚就把他处死了。至于那个妻子嘛——她竟然说认识你哦!”

“她说什么?!”

“她说她认识基尔伯特·贝什米特。当然露西亚知道她只是为了救她丈夫,其实她什么都不知道。”

“那你把她怎么样了?!”

“你觉得呢?”

“不要给本大爷卖关子!她怎么样了!”

“看来她也许真的认识你呢!还好露西亚没有杀了她!”

他心里的一块石头落地了,只要她没死就好!她没有死!这是他这几个月来听到的最好的消息了!

于是,在与她再次相见后,他发誓,如今这个输得一无所有的基尔伯特,无论如何,都要保护好她,无论如何。

 

“你看,他做了很多事,只是她不知道。”

“为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

“这很正常,因为他自己都分不明白。当他明白了之后却不希望你知道。这是一种保护,保护你,也保护她。”

“他远比看起来要深沉……我却是现在才知道。”

“你明天还去吗?”

“去。”

“她对你或许会有所隐瞒,如果不清楚可以问我。”

“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并不在集体农庄。”

“所以说,故事还长着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