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基莲

3653浏览    106参与
Naly
  我的莲!   莲老师的下睫...

  我的莲!

  莲老师的下睫毛也太美了🥹

  

咱也不会画画🥲

仅以此表达对莲的爱吧🥰

  

  我的莲!

  莲老师的下睫毛也太美了🥹

  

咱也不会画画🥲

仅以此表达对莲的爱吧🥰

  

Khonsu.

  嫁给我啊我倾家荡产也行😿

  彩蛋是空军莲,本来不想给你们看的,毕竟莲莲说这张只给我看😽

  嫁给我啊我倾家荡产也行😿

  彩蛋是空军莲,本来不想给你们看的,毕竟莲莲说这张只给我看😽

Khonsu.

  长发莲有一股浓浓的四爱味儿,怎么会有眼睛这么好看的人啊,我真的当场被拿下好吧

  彩蛋看28和45莲莲对比

  长发莲有一股浓浓的四爱味儿,怎么会有眼睛这么好看的人啊,我真的当场被拿下好吧

  彩蛋看28和45莲莲对比

Khonsu.

  好希望​莲老师是操场,这样他就可以设在我的小学里了😽😽

  彩蛋是一张有点美高味儿的莲

  好希望​莲老师是操场,这样他就可以设在我的小学里了😽😽

  彩蛋是一张有点美高味儿的莲

古埃及掌管月光薯条的神
  没救了,整天净拼些破玩意还...

  没救了,整天净拼些破玩意还上瘾了

  没救了,整天净拼些破玩意还上瘾了

开朗的苏牙
 自己打字打着打着把自己打笑了...

 自己打字打着打着把自己打笑了 莲太好笑了

 自己打字打着打着把自己打笑了 莲太好笑了

金角大王bibibo

枪和玫瑰(三)

完结撒花

4.5k字

有番外


已经在汤米的小别墅住了一段时间了,也可以说是已经成为谢尔比一段时间了,可我始终不觉得自己真的是他们家的一员,我的意思是,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我相信他们一定不会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我,每每想到这些,我会感觉有一点失望。但事实上,他们本来就没有义务照顾我一个“生意伙伴”,现在这样养着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我一直在心里抱着这种态度和他们相处。可能确实太过提防,有一次汤米说:“你大可把我们当做真正的家人。”说不感动是假的,可我没办法给自己燃起这种希望,万一失去了呢?就像爸爸妈妈和哥哥们。我只是面上点点头。他欣慰地摸了一把我的头发,飘过来几...


完结撒花

4.5k字

有番外






已经在汤米的小别墅住了一段时间了,也可以说是已经成为谢尔比一段时间了,可我始终不觉得自己真的是他们家的一员,我的意思是,如果真的发生了什么大事,我相信他们一定不会像对待家人一样对待我,每每想到这些,我会感觉有一点失望。但事实上,他们本来就没有义务照顾我一个“生意伙伴”,现在这样养着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

我一直在心里抱着这种态度和他们相处。可能确实太过提防,有一次汤米说:“你大可把我们当做真正的家人。”说不感动是假的,可我没办法给自己燃起这种希望,万一失去了呢?就像爸爸妈妈和哥哥们。我只是面上点点头。他欣慰地摸了一把我的头发,飘过来几丝烟草的味道。我还问他:“烟到底好抽吗?你无时无刻不在抽烟。”他立刻正色:“反正你不能抽。”















以往回家都比较早的汤米今晚迟迟没有回来。我本来是没有过问他每日去向的权利,但是一直听不到开门的声音,我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最后我干脆坐在楼梯上盯着门口。窗外很黑,偶尔有一道光线闪过我都会直起身子,看看那是不是汤米的车。可每次都不是。

我也不知道在楼梯上坐了多久,好像即将睡着的时候,有几声很细微的敲门声。我没穿鞋就跑了过去:“谁?”

一阵短暂的沉默之后响起了几声咳嗽,像是被什么呛着了。我很想赶紧打开门看看是不是汤米,但是碍于他们的身份总能遇见一些危险的事,我还是稳着性子问了句:“是汤米吗?”

外面传来汤米沙哑的嗓音:“Yes。”听起来虚弱极了,我感觉脑子有一瞬间的空白,现在想起来可能是害怕吧。

我慌忙打开了门,外面光线很暗,我连他的脸都看不清,他进门的时候手撑在墙上,好像立马就要倒下去的样子。

“你怎么了?”我想扶他,但是不知道扶哪,手在空中伸着。

他扶着墙慢慢坐下,靠在墙上,我意识到问题有点严重:“你是受伤了吗?”我说着就要去开灯。

他一伸手拉住我的裙摆:“别开灯。”随即剧烈的吐了口气,仿佛说这句话用了很大的力气。

“不行,让我看看你。”我没听他的话,直接打开了灯。

紧接着的画面我估计我这辈子都忘不掉了。

汤米满脸都是血,衣服破损,手上全是污泥,我甚至分辨不出血是从哪一个伤口流出来的——有太多的伤口。

我连尖叫也发不出来,腿一软跪在了他旁边,死盯着他的脸,他的一只眼睛都肿得睁不开了。

我感觉我得说点什么,或者问点什么,可是好像被谁扼住了嗓子一样,什么也说不出来,就呆呆地流眼泪,我确实没见过如此血腥的场面,有些被吓的痴傻。

我看见汤米抬起靠近我的那只手,在破烂的西装外套上蹭了蹭,然后蒙住我的眼睛:“早说了别开灯了。”

我这才从痴傻状态回过神,我想扒开他的手送他去看医生。然后他挣脱了:“把眼睛闭上。”手还挡在我眼睛前面。我有些激恼:“我没事了,你赶紧去医院!”

他轻笑了两声,我不知道他怎么还能笑得出来。他说:“不然我把血糊在你脸上。”

我站起来转过身:“好了,看不到了。你快点去医院。”

然后我听到后面有吃力的跟地板摩擦的声音,心下担心得很:“我扶你?”

“不用,会把你裙子弄脏。”

“汤米……”

我听见他走进了浴室,然后是一阵水声,他出来的时候我转过了身,他脸上的血没那么恐怖了,起码不像是戴了红色头套一样。可是伤口还在涌出鲜血。

“快去医院。”我走上前去拉他。

“麻烦你,”他打断了我的动作,“在客厅的柜子里找一下纱布和威士忌。还有几瓶伤药。”

我赶紧跑过去找到这些东西拿过来:“可……这是给马用的。”我盯着瓶子上的字。

“我就是一匹马。”他拿过这些东西走回房间。

“要我帮忙吗?”

我听见床榻响了一下,估计是他刚坐下:“要。”








我端了一大盆热水和干净的毛巾进去,他正在痛苦地脱掉上衣。

“你确定你不用去医院吗?”我打湿毛巾然后拧干。

“不用。”

“你这是自己感觉还是经常这样?”我觉得不靠谱极了。

他刚要开口又止住,似乎发现回答哪一个都不太明智。然后他反问我:“你今天怎么这么啰嗦?”

我知道他是想转移话题,可我又不能强行拉他去医院,撇了撇嘴当作不在意。

我帮他扯掉了已经破烂的衣服,他动作十分缓慢,我怀疑他伤到了骨头:“你肯定骨折了。”他的前胸和后背上都是青紫,还有肿胀的地方。

“别一直盯着。”他突然开了一个十分不合时宜的玩笑,然后在我的瞪视下收起了脸上的笑容,有些尴尬的低下了头。

我擦洗着他身上、脖子上还有脸上的血污,尽量放缓手脚,却又不能拖延时间——伤口要赶紧处理:“疼就告诉我。”

“不疼。”

“那最好。”

擦完他的身体之后,我才发现他额头上有一层细密的汗。“不是让你疼的时候说吗?”我有些愧疚,“我把你弄疼了吧?”一句“对不起”还没说出口,他就把他那破损的嘴唇扬起一个欠揍的弧度:“You know, 这句话我总是对别人说,用现在的样子,naked。”

我也扬起唇角,压着嗓子说:“你可以试着再开一个这种玩笑。”

他立马收起笑脸,眉毛也耷拉下去,好像多委屈一样,半晌又开口:“你现在倒是有一点像谢尔比家族的女人了。”

我还琢磨着他说的是哪方面,难道是说我有点心狠手辣吗?就听见他又说:“要是不脸红的话。”

我顿了一下,然后他被自己还没完全从嗓子里跑出来的笑声逼出一阵咳嗽。

“活该。”我摸了摸发烫的脸。












汤米足足在家躺了一周,不能自己走的那种。我也足足照顾了他一周。我不会照顾人,我得承认,所以我很听话的遵照他的所有指示,我觉得他肯定知道怎么照顾自己,而我只要按他说的做就是了。

“玻莉阿姨都没你这么听话。”汤米虚虚地靠在床头朝着正在给他掖被子我说了一句。

我不知道这是夸奖还是讽刺,但是他现在没理由讽刺我。

“玻莉阿姨是长辈,为什么要听你们的话?”我显然没抓住重点。

“她年轻的时候也不见得……算了。我的意思是,你最近乖得,就像……”

“像什么?”我停下掖被子的手,好奇地望着他。我又看见了第一次见他时那双湛蓝的眼睛,才发现好久没有如此近距离地看过他的眼睛了,感觉此时他的眼睛里有一种平静,倒是没有以前的那种恣意了。

保持着这个距离,在我意识到太近之前,他先垂下了眼皮,连带着长长的睫毛一起给下眼睑敷上一层阴影:“Like a wife。”我感觉脑子里轰鸣一声,有些不知所措的起了身。

我倒是很希望他现在嗤笑一声告诉我他又在开玩笑。可是他依旧是那个低垂的样子,甚至最近苍白的面颊上泛起了一点红。

我的呼吸变得急促起来,说不上来是因为紧张还是惊吓。

沉默良久,我慌不择路地离开了他的房间,跑回了楼上。













半个月之后,汤米基本上痊愈了,除了脸颊上小小的疤痕之外,很难看出来他前段时间受过伤。

我和他互相装蒜地平静度过了这段时间。

约翰擅自开汤米的车来接他,因为今天谢尔比家族的人要去收购,所有人都要去,包括我。

汤米佯装凶狠把约翰斥下来,自己上了驾驶座。约翰怂怂地坐上副驾,朝我伸出手,之前我见过他们三兄弟坐车的样子,第三个人要坐在副驾的腿上。

我对着john boy微笑以示感激,还没等我搭上他的手。汤米突然大骂一声“fuck”,然后下车甩上了车门。我刚要问他发生了什么,这家伙自顾自地从车前绕过来,把约翰揪下车:“我的伤还没好呢,算你小子走运,今天你开。”

约翰一头雾水地重新回到右边,汤米一跃上车,朝我伸出手,另一只手还拍了拍自己的腿。

我觉得我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但是竟然没有生气的感觉,反而觉得他有点可爱。

“我坐你腿上不会让你伤势更重吗?”我故意找茬,磨蹭着不上车。

约翰一听觉得很有道理,赶忙要换位置,却被汤米一把按住:“没有开车对我的伤害大,快点上来!”

不知道为什么坐在汤米腿上比坐在约翰腿上让人紧张多了,尤其是当他把手放在我腰上的时候,我发现他的表情是挺云淡风轻的,但是耳朵却像要滴血一样。

我的手搭在车的框架上,不好意思乱动,等到了地方,我腰都麻了,我看汤米估计也腿麻了,下车时走路挺不自然的。我暗自发笑。














我在伯明翰生活得有半年了,除了一些家族必须要聚齐的时刻,我一般不会接触他们在生意上的事,和哥哥弟弟们倒是会经常一起吃吃饭什么的,可是汤米很少参与这些,他似乎是家里最忙的人。其实我很希望他能撂下那些东西开心地享受一下生活,毕竟他看起来不老,应该就比我大个几岁吧。

我以为他是从少年时一路走南闯北,和他的兄弟们一起把家族生意做成现在这样的。没想到他还参加过战争。

知道这件事完全是个意外。

夜里我被楼下的动静吵醒了,我感觉有什么呻吟的声音,很痛苦的样子。我冲下去看汤米,果然是他。他还没醒,但是蜷在床上一脸的痛苦,低声喊着听不清的词语,惊恐又绝望。我有点被吓坏,试着叫醒他。

我大声喊着他的名字,拍他的脸。过了好一会儿才叫醒他,他睁眼的一瞬间就掐住了我的脖子。

我捏紧他的手腕使劲掰开他,但是当时倒是没有害怕的感觉,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如此信任汤米了。

“咳咳……是我!克莉丝!汤米快住手!”

他立即松开了手,眼里都是震惊和歉意,我很想说没关系,只是做噩梦,但是他突然把我抱紧,像寻求安慰一般把头埋在了我的肩膀。

于是我的话到嘴边就成了:“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如此脆弱的一面,感觉自己的心脏也有些钝痛。

他一言不发,只是紧紧抱着我。

我伸出手抚摸他的脊背,还给他唱小时候妈妈给我唱的摇篮曲。

“好些了吗,汤米?”我向后撤开身体,捧着他的脸问他。

他额头上还都是汗,眼里都是疲惫:“克莉丝,我真羡慕你哥哥。”

他突然提到了我去世的亲人,我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接着说:“他们可以死在战场,而我们这些活下来的人,却要日日夜夜受战争的影响,你知道吗,我每次做梦,都是在地道中,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真的受够了。”

就在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他也经历过战争,还有后遗症。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你说你羡慕我的哥哥,可你知道,他们死了,父亲母亲和我有多痛苦吗?”我想起了我还没来得及送出去的圣诞礼物,失去亲人的痛苦时隔半年再次席卷了我,我掩面痛哭。

他没有安慰我的意思,任由我蜷缩在他的床上哭成一团。

“如果他们活着回来,就会像我一样痛苦。”

“他们也许会自杀。”

他轻声细语说着,感觉说的是自己。

我没有感受到他的言语有冒犯的意思,可是敏锐的感觉到了他的痛苦。

“你也想自杀吗?”我扳过他的脸盯着他的眼睛,还是一如既往的蓝。

他没说话,就静静看着我。

“不许!”我扇了他一巴掌,纯属冲动。打完我就后悔了,我怕他更想去死。

“别死,求你了!”我跪坐起来揉他的脸,“对不起,我不该打你。”

他拉住我的手摇摇头表示没什么。

“为什么不能死?”

“因为……爱你的人会很痛苦。波莉阿姨,亚瑟,约翰,芬恩……”我哽咽着伸出手指盘点。

他平静地望着我,似乎还在等着。

“还有我。”我扳下第五根手指。

我感觉他漂亮的蓝眼睛震动了几下:“Say it again。”他用自己的额头抵住了我的。

“如果你死了,我会很痛苦。我不想失去你。”我一字一顿的说。

他吻上了我,虽然我感觉这早该发生,但是半年来他都没有越过界。

我第一次接吻,但被轻车熟路的汤米弄得浑身战栗,从舌尖开始传到全身,我有些激动地在他怀里颤抖。

他还能分神离开我的嘴唇说一句:“放轻松。”















我没见过哪个男人能如此粘人,怎么会一起床就缠着人问“我们现在是什么关系?”

我蒙在被子里喊到:“你说呢?别问我。”

被子外是一阵笑声,我羞恼地拉开被子瞪他,他赤裸着胸膛靠在床头,点燃一根烟:“I think I will be a husband。”

“你怎么又抽烟?真的这么好抽吗?”

“过来尝尝。”他又吸了一口烟。








番外算是大团圆ending
















































古埃及掌管月光薯条的神

花里胡哨的拼了莲,喜欢自取抱图留名祝大家好运莲莲!*(依旧私心占tag致歉!)

花里胡哨的拼了莲,喜欢自取抱图留名祝大家好运莲莲!*(依旧私心占tag致歉!)

金角大王bibibo

枪和玫瑰(二)

浴血黑帮乙女

4.7k

有点ooc,也可能不ooc🤔

妹妹那个角色删掉了,不知道怎么写


托马斯安排我住在了他的楼上——如果我去哪一定会经过他的门前,我把这理解为一种变相囚禁。

不管我把步子放多轻,他总能准时准点在我走下楼的瞬间打开房门。他似乎是厌倦了这游戏一般的拉扯:“小姐,相信我,你一个人出去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我有些尴尬,这是他今晚第四次拦住我了。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听到的。

“我上去了。”我讪讪地留下一句话,提起裙摆上了楼。

后面传来一声叹息,又让我转过身,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什么时候签字?”

他那时告诉我要本人去伯明翰签署股份转让的合同。

“不...

浴血黑帮乙女

4.7k

有点ooc,也可能不ooc🤔

妹妹那个角色删掉了,不知道怎么写




托马斯安排我住在了他的楼上——如果我去哪一定会经过他的门前,我把这理解为一种变相囚禁。

不管我把步子放多轻,他总能准时准点在我走下楼的瞬间打开房门。他似乎是厌倦了这游戏一般的拉扯:“小姐,相信我,你一个人出去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

我有些尴尬,这是他今晚第四次拦住我了。虽然我不知道他到底怎么听到的。

“我上去了。”我讪讪地留下一句话,提起裙摆上了楼。

后面传来一声叹息,又让我转过身,我居高临下地看着他:“什么时候签字?”

他那时告诉我要本人去伯明翰签署股份转让的合同。

“不急。”他微微挑了一下眉,完全没有在伦敦和我谈判时的那种真诚。

我有些惴惴不安:“你不会是要把我骗过来杀掉吧?然后抢走股份?”我说出口就后悔了,如果直接点破他,万一他恼羞成怒直接把我杀了怎么办?我有些腿软地扶住了楼梯扶手。

他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动地的大消息,嘴角上扬起来,眉头皱着盯了我一会儿,发出几声低沉的笑声,我看着他眼睛里流露出来的笑意,一瞬间感觉他是个和善的人,不由自主地跟着笑了几声。

“白痴。”他突然轻飘飘来一句,全然没有了在伦敦时对我的那种绅士态度。

我看着他回到房间然后关上了门,自己也觉得自己有些白痴,但起码我知道了他并不是要杀我,所以我还算是心有余悸地回了房间。











我基本上一夜没睡,我在心里想象无数种我未来的可能性,我在想父亲能不能被治好,如果我把股份转移的话,我今后又何去何从?如果托马斯出尔反尔,我甚至没有对抗他的任何筹码……

“砰砰砰!”房门像是被砸一样响起,我看了眼窗外已经快要天亮了,我脑子不是很清醒,起身开了门,是托马斯。

“跟我走。”他穿戴整齐,看起来依旧文质彬彬,但是他用剃刀砍人的样子已经在我心里挥之不去了。

“去签字吗?”我拉住要转身的他的袖子。

他回头看了我一眼,没回答我,继而直接下楼,没什么感情的说了一句“Come on”。

“等等!”他停下脚步,站在楼梯中间朝上看我,我踌躇着问:“在哪里洗漱?”

他又说了一句:“Come on。”

我用干净的毛巾擦了脸,然后又漱了漱口,这跟在家里时比可粗糙太多了,但是托马斯却斜靠在门口,等我洗漱完之后发出评价:“繁琐。”

我现在寄人篱下,没有抗议这种欲加之罪,跟着他出了门。














门口有一辆车,他拉开了左侧车门对我做出“请”的手势,一定是到了外面,他又要装作绅士的样子,我气鼓鼓地上了车,我还得假装听不到他的轻笑,不然我只能更生气。

他从车头绕过去也上了车。

他带我去的地方有好多人,看起来就像个乱糟糟的教室,大家在纸上写着什么。一些人跟他打招呼,还试图跟我搭话。

我不习惯这么多不认识的人跟我说话,有一搭没一搭的应着,还因为话没说完不得不放慢步子。

已经走出去好几步的托马斯大声说着“去工作”,然后转身几步过来把我拉走。

我看见有的人脸上露出了看热闹的笑容,对着我,还有托马斯。我感觉脸有点热。

走到最里面,他打开一扇大门,里面也是一个房间,比外面精致多了。关上门以后,嘈杂的声音都没了,我感觉心里也放松了很多。

他在一个长桌前拉开椅子让我坐,随后他又坐在了主位上。我心里唏嘘:“还挺懂规矩。”

“开始签字了?”我问他,又扫了一眼空荡荡的桌面。

“稍等一会儿。”他点了支烟,我悄悄翻了个白眼。

不一会儿就有几个人也进来了这个房间。两个男人,一个小孩儿,还有一个年纪稍长的女人。男士们穿的都像托马斯一样,应该也是什么剃刀党吧。

他们进门很粗鲁,除了那个女人。然后看到我都是愣了一下,然后用疑惑的眼神看向托马斯。

我不知怎的有些紧张,回头瞟了一眼托马斯,他正好也在看我,懒懒地靠在椅背上,吐出一股烟圈。我低下了头,开始拨弄裙摆。

他站起身来,绕着桌子前坐下的几个人走了一圈,给我介绍了他们的身份,我才知道原来他们都是一家人。

然后他绕回我这里,说:“克莉丝·怀特,伦敦那个怀特先生的女儿,她同意把股份转让给我们了。”

我看见对面两位成年男士,亚瑟和约翰,露出愉悦的表情,紧接着那个小男孩芬恩看了他们一眼也露出类似的表情,还故作成熟地翘起二郎腿,我抿了抿嘴偷笑,感觉很有趣。

我抬头对上波莉阿姨的目光,她看见了我偷笑的样子,我有些尴尬,不过她什么也没说。托马斯又回到座位上:“签合同是迟早的事,我要先跟大家宣布一件事。怀特先生病重,将爱女托付给谢尔比家族,所以以后她就是我们的妹妹了。先不说股份的事,就算是没有这档子事儿,你们以后也要将她当做谢尔比家族的人,知道了吗?”

我震惊无比,怎么就说父亲将我托付给他们了?走之前父亲连句话都说不出来。我瞪大眼睛用眼神质问他,他移开目光选择无视。

他们的弟弟芬恩开口:“怪不得你上次走之前说专门……”话还没说完就被玻莉阿姨捂住了嘴:“嘘。别捣乱。”

我可没空在意小孩是不是捣乱了,我拽着他的袖子强迫他看我,然后小声问他:“你什么意思?”这是要压我做人质?我虽然料想过他会出尔反尔,但真到了这一步,我确实还有些伤心。

他的家人们仿佛完全不惊讶这件事,这个小小的会立马散了,他们都走了。托马斯这才搭理我:“这样不好吗?你把股份给我之后,你又能怎么样呢?你什么都没了。我仁至义尽养你,你还有什么好生气的?”

“我又不认识你们!”我感觉自己像任人宰割的鱼肉,无能狂怒,眼泪都冒出来了。

“以后慢慢认识。加入谢尔比家族你应该感到高兴,把眼泪收回去。谢尔比家族的人不允许这么懦弱。”

“我不是!”然后我还是把眼泪擦掉了。

“先回去。”他往门口走去,看我不动,又走回来:“你想留在这儿和那些工人一起干活吗?”我摇摇头,咬着牙跟他走了。

















坐车回去的时候,我才发现我这一晚上没睡在那儿纠结的问题有了答案,我想过一百种情况,却没想过谢尔比家族会收养,哦不,接纳我,而我确实也想不到更好的结局了。如果他们是真心实意的,那我可以说是很幸运了。

可我想不通为什么,这对他们有什么好处?他们甚至都不是父亲的故交。

我在车上睡着了。醒来的时候脖子酸痛,我发现我靠在托马斯的肩膀上,眼前是他的公寓门口。

我赶忙坐直身体:“抱歉。刚到吗?”

“到了一会儿了。”他活动了一下肩膀。

“怎么不叫醒我?”我有些惭愧。

他又露出了他惯有的微笑:“给亲爱的妹妹服务,应该的。”

我翻了个白眼下车了。









他叫我去波莉阿姨家里吃晚饭,说这是我和他们的第一顿饭,吃完以后就正式是谢尔比家族的人了。

“所以,我以后可以叫你汤米了?”我戏谑地靠在门框上等他叮嘱完以后问他。这是早上听他的家人都这么叫他,我感到很惊奇,这个称呼跟他可怖的外形实在不匹配。

“?”他皱眉看我,似是考虑我怎么知道了这个名字。

紧接着他暗骂一声“fuck”,然后笑里藏刀:“你最好不要。”

原来他也知道“汤米”这个名字不符合一个打打杀杀的形象,我装作失望的样子:“看来你并没有把我当做一家人。”

我甚至还没叹完最后一口气,他摔门而去:“Alright. Just call me fucking Tommy!”

我在房间里哈哈大笑。

这是我最近少有的发自内心的笑容,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告诉自己未来还很长,不是没有光,如果能够活下去,能够当父亲活下去,即使在伯明翰又如何?

“克莉丝,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带来的衣服不多,可是每一件都显得跟伯明翰格格不入,好像太过隆重。

我下楼敲响汤米的房门:“汤米,我没有合适的衣服跟你家人吃饭。”

他没开门,但是放大声音回答我:“注意措辞。”

我心下觉得他事儿多,面上还是改了口:“托马斯先生,我觉得我没有合适的衣服跟您的家人一起吃饭。”

门突然开了,我吓得后退了一步。他脸上一股无奈的表情:“我是说,你应该说:’汤米,我没有合适的衣服跟家里人一起吃饭’,懂了吗?”他把嗓子放的细声细气学我说话,我一开始有点接受不了,然后越想越好笑,笑得前仰后合。

他脸上有些挂不住,伸手掐住了我的脖子,虽然没用力,但把我吓得够呛:“知道了知道了!是一家人,一家人。”我拍打着他的手背,他才送开来。

“随便穿就行。”他又关上了门。

“我……”我没有随便的衣服啊。







汤米来叫我的时候,我刚好梳妆完毕,我特地挑了一件最最最不显眼的裙子,但它其实像一件礼服,就是舞会上穿的那种。

门开的时候我看到汤米挑了一下眉,然后开口:“你是要去参加舞会吗?”

我扯了一下裙摆,很无奈的顶嘴:“都说了没有合适的衣服,你自己说随便穿,现在又来调侃我。”

“是我的错。那现在这位美丽的小姐,请跟我共进晚餐吧。”他伸出手,故作这种gentleman的语调,我知道他还是在调侃我,重重地把手盖在他手心,随着他一起下楼,上车,去了谢尔比家。

一进门,大家都已经坐好了,显然是发现我跟早上有些不同——我特意化了淡妆——他们直勾勾看着我。

虽然知道不是什么恶意的眼神,但我还是有一丝不适,直到汤米把手搭在了我的肩膀,我看向他,他的眼神竟然有一种安慰的感觉,真是怪了。难道是我理解错了?

谢尔比家族倒是没有传说中那么凶残,我和他们在餐桌上也能其乐融融地交谈,这是我在家里也鲜少有过的吃饭氛围。我心里有一点羡慕他们的感情。

他们的食物其实完全不对我的胃口,可我不好意思在别人家里挑肥拣瘦,而且他们没有水,没有果汁,只有酒,我只喝了一口就有些神志不清了。

迷糊中,记得亚瑟在餐桌上讲自己打拳的故事,John一跟我对视就脸红,芬恩总是凑到我身边夸我长得好看,我就“嘿嘿”笑着摸摸他的头。波莉阿姨凑到我耳边说芬恩的嘴从来没这么甜。我把波莉阿姨给我倒的酒喝完以后,很明显感觉自己有些不受控制了,就是那种,我能看见我在做什么,但我控制不了的感觉。

我扒拉着盘子里的土豆泥,那个酱的味道实在不好,正想着要怎么吃完它,就看到汤米端起我的盘子把东西倒进自己盘子,还压低声音凑近了跟我说:“波莉阿姨不喜欢别人剩下她做的食物。”我缓慢转头看波莉阿姨,她正忙着骂亚瑟,没发现汤米的举动。我就感激的握住汤米的手:“谢谢。”没想到他竟然注意到了我的为难。

亚瑟过来给我敬酒,说要欢迎我,我连忙站起身,感觉天旋地转,又倒在了椅子上,感觉耳朵里传来好多笑声,我也跟着傻笑,但是看到眼前有好多酒杯,怎么也抓不到,最后看到的就是汤米穿着西装马甲的后背,他似乎在赶走亚瑟。









我被冻醒来,发现自己趴在汤米背上,他在街上走着,天已经完全黑了。

“God!我们怎么在这儿?不是在吃饭吗?”我手托在他的肩膀,支起来上半身,刚才我的嘴唇堪堪就在他的脸颊旁边,吓得我瞬间清醒。

“早结束了,你醉倒了,我就背你回家喽。”他倒是一步没停。

我挣扎了一下想要下来:“不对啊,你不是开车来的吗?怎么现在走路回去?”

“车借给John boy了。”

“John boy? 这是一个类似于Tommy的爱称吗?哈哈哈哈哈……”我感觉汤米的手警告般地箍紧我的大腿,赶忙停下了猖狂的笑声。

他顺从我的意思放我下来,其实我酒还没怎么醒,可是我一点也不想他背着我。

“摔倒了我可不负责。”他的手臂微微抬起来,虚虚地环在我腰际,我摇摇晃晃的,但还是摆摆手:“不用你负责,我能行。”

他便真的转身就走,我倒是有些慌了阵脚,现在的感觉就像我第一次学骑马的时候,我赶紧叫了一声汤米,他慢下步子,但没有转身。

我摇摇晃晃的走过去,拉紧他的袖子:“不用背,但是先领个路。”我在找补自己的尊严。

“知道了。”他反手把我拽着他袖子的手攥进手里,然后放缓步子配合我的凌乱步伐朝前走。

“你笑什么?”我从侧面看到他上扬的嘴角和脸颊,非常疑惑。

“Nothing。”他偏过头看了我一眼,笑容一点没减。

“You have really big hands.”我低头看着他每次都能把我的手包住的大手。

“No. Your hands are so small.”

“Are they? ”我把另一只手举起来细细观察。

他一把拉过去,然后把两只手都握在手里:“快回家。”

“能别像拉着一个罪犯一样拉着我吗?”

“不能。”







TBC









彩蛋是芬恩当时没说完的话的内幕🤗🤗🤗





金角大王bibibo

枪和玫瑰(一)

浴血黑帮乙女


其实我才看了不到四集,但是好上头!好喜欢汤米,狠戾又温柔的感觉,啊啊啊啊啊啊啊,速速写同人文。

2.4k

黑帮大佬×落魄贵族小姐


战争会在圣诞节之前结束,父亲和哥哥们都是这么想的。作为伦敦少数的本土贵族,我总觉得父亲心里有不可动摇的自信,就像他为了体面而让我的两个哥哥去参加战争。

哥哥们从小确实受过培训,这是每一个贵族家庭必经的,可我作为他们的妹妹,抛开什么地位和脸面,我很不舍得也很担心他们上战场。

哥哥们显然从小受父亲的耳濡目染,“我们绝对会让德国人屁滚尿流,备好圣诞节礼物,亲爱的克莉丝”,他们临行前是这么跟我说的。

我默默擦着...


浴血黑帮乙女


其实我才看了不到四集,但是好上头!好喜欢汤米,狠戾又温柔的感觉,啊啊啊啊啊啊啊,速速写同人文。

2.4k

黑帮大佬×落魄贵族小姐





战争会在圣诞节之前结束,父亲和哥哥们都是这么想的。作为伦敦少数的本土贵族,我总觉得父亲心里有不可动摇的自信,就像他为了体面而让我的两个哥哥去参加战争。

哥哥们从小确实受过培训,这是每一个贵族家庭必经的,可我作为他们的妹妹,抛开什么地位和脸面,我很不舍得也很担心他们上战场。

哥哥们显然从小受父亲的耳濡目染,“我们绝对会让德国人屁滚尿流,备好圣诞节礼物,亲爱的克莉丝”,他们临行前是这么跟我说的。

我默默擦着眼泪缩在母亲的怀里,看着哥哥们跟着一群和他们一般大的青年人上车离去。哥哥们看起来兴奋异常,还开玩笑般捶打身旁朝着我招手的同龄人。我有些面红,母亲撑起伞遮住了他们的目光,带我回去了。

回到家的时候,庄园里有几匹马,高大而健硕,我们学过马术,但确实没见过如此漂亮的骏马,我不由得停下来多看了几眼,甚至都忘记了还挂在眼睑的泪水。

“对马很感兴趣吗,小姐?”一道极富有磁性的嗓音在我耳边响起,不同于我哥哥们因为变声而沙哑的嗓音,也不同于父亲雄浑威严的声音,更不同于老管家慈祥却又混浊的声音。我顺着声音回头,一个穿着长大衣,戴着鸭舌帽的男人微笑着注视我,他的眼睛好像晴天时候的泰晤士河,湛蓝又清澈。

我有些不好意思地退开一步:“只是看看,先生,这是您的马吗?”

“嗯哼,托马斯·谢尔比。我来和怀特先生谈生意,”他简要说明身份和来意之后,朝我伸出一双骨节分明的手,我欣然把手递过去,他轻握住我的手指扶起来吻了吻我的手背,这种礼仪我见多了,但鲜有现在这样心跳加速的时候:“克莉丝·怀特,祝你们合作愉快。”









卡特老管家告诉我这群骑马的人来自伯明翰,是一个叫做“剃刀党”的帮派里的人,这次来谈一谈父亲在伯明翰赛马场那一块的生意。我对这些向来不太感兴趣,只有那句“他们会在这儿住几天”一直在我脑子里回响。

父亲让我离他们远点,当然是私底下偷偷告诉我的,可我看着他们见面时开怀大笑,一点也不像有什么嫌隙的样子。

偶尔我在院子里碰到剃刀党的人——统一的鸭舌帽、西装、马甲、长大衣和皮靴——可没有一个人像托马斯那样温文尔雅,他们会对我吹流氓哨,让我十分厌恶。

我时常怀疑托马斯跟他们真的是同一类人吗?

最终打消我疑虑的还是他本人——他用帽子割掉了一个打算强行摸我脸的男人的手指。

我尖叫着捂住眼睛,听到托马斯踹开断了手指的男人:“我们剃刀党没有这种杂碎。”

他捏着我的手腕离开,进到屋子里。

“十分抱歉,克莉丝小姐。”他此时神态自若,眼神里完全没有刚才割掉别人手指时的暴戾和嚣张。我算是见识到了剃刀党头目的真容,也想起了父亲的告诫,瞠目结舌了半天,摇摇头赶紧离开了。我不想再和他有任何瓜葛。









战争结束了,我们意料之中是胜利国。大家都在庆祝,可是我的哥哥们永远留在了战场上,直到此时我才看出来父亲的绝望,我很想质问他:“当初你就该知道,你为什么要让他们去?!”可是看到他颓丧的背影,我也知道说了于事无补,只能徒增烦恼。

母亲疯了,她冲到院子里大喊大叫,是一些我听不懂的话,父亲派人拉她,她冲过去打骂父亲,我缩在门后哭泣,但不敢发出声音。直到注意到托马斯先生也出了房门,并且看见我在哭泣时,我赶忙关上了门,躲进了被子。

我不知道我的家怎么会变成这样。

最终母亲被送到了疯人院,父亲生了一场大病,他的生意一落千丈。此时剃刀党已经离开快一个月了,那时他们的生意也没谈成,父亲不愿转让股份。

有很多的债主找上门来,包括很多亲戚,卡特依照父亲的吩咐将他们安抚赔偿打发,而父亲卧病在床,甚至无力起身。

我算是体会到了家道中落的感觉。家里的佣人只剩下卡特,我很感激他的不离不弃,吃穿用度骤减让我很不适应,卡特说家里已经没有钱给父亲治病了。

我守在父亲床前,紧紧握住他的手:“爸爸,你别走好吗?”

父亲此时的神情是我这十多年来都未见过的温柔,也许是病重的缘故:“克莉丝,爸爸不会丢下你的,你别怕。”我的眼泪一滴滴砸在他的手背,可他连抬手给我擦眼泪的力气都没有。












再次见到托马斯令我很意外,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会再次从伯明翰来到伦敦,还特地来到我家。

他没有来找父亲,而是直接来找我:“把怀特家族在赌马场的股份送给我,我帮你父亲治病。”

后半句对我的吸引力太大了,我也不懂之前父亲和他的生意,此时也没有老管家给我提点一二,我不知所措。

他看出来了我的紧张,放缓了声音说:“眼下你们有那一点股份也没用了,但是我能给你父亲请最好的医生,用最贵的药。你把股份给我,你不吃亏。”

我抬眼看他,他的眼神真诚得很,可我却感到害怕,我想叫卡特进来,可是没人回应我。

“卡特呢?”我心下有些不好的预感,用眼神质问他。

“他收了一些钱,回乡下了。”我从他的笑容里看到的是志在必得。

对于卡特的离开我早做好了心理准备,但是没想到是在我这样孤立无援的时刻离开,父亲此时都没有太多清醒的时刻,我咬了咬牙:“你一定要治好我父亲。”








家里的房子都被收了去,亲眼目睹着父亲被送进医院之后,我被托马斯·谢尔比带回了伯明翰。

我和托马斯同坐在一艘船里,到达伯明翰的时候天色已经黑了。

他利落地下了船,回身毫不犹豫地拦腰把我抱过去,还没等我站稳他就朝前走了:“跟紧。”

我从没想象过英国会有一个如此民风粗鄙的地方。我亦步亦趋,跟着他快步穿过好几条街道,终于在昏暗的光线里发现了时不时响起的呻吟竟是有些人当街亲热,甚至衣不蔽体,白花花的身子就在月光底下起伏。我小声惊叫,快步跟上托马斯,把视线转移到自己的鞋子上,只想赶快离开。

总是有醉醺醺的人跌跌撞撞朝我走过来,嘴里嘟囔着口音极重的英文,我心里咚咚的跳,生怕他们触碰到我。

好在托马斯转身了,他大步流星地走过来挡在我前面,伸手拂开了醉汉的手,几个人看了他一眼便露出了惧色,匆匆离开了。看来他的凶残在伯明翰人尽皆知。

我还躲在他身后揪着他的大衣发抖,他把我的手从衣服上拿下来,又抓进手里:“放心,明天一早开始,伯明翰再没人敢招惹你。”









TBC





彩蛋是汤米视角🤗🤗🤗




古埃及掌管月光薯条的神
仔细看,这个男人叫小汤,是个黑...

仔细看,这个男人叫小汤,是个黑社会。


是摸鱼!看着玩就好我不希望有人来指点,我也第一次画基莲没所以那么好,并且我手绘和板绘两个画风(土下座)

仔细看,这个男人叫小汤,是个黑社会。


是摸鱼!看着玩就好我不希望有人来指点,我也第一次画基莲没所以那么好,并且我手绘和板绘两个画风(土下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