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堀未央奈

12689浏览    890参与
no name

关于猴鸟

发这个也没别的意思,就又又想说点啥。多字警告

平时看档和刷博的时候,总会记一些猴鸟的话,就有点想分享?(有的出自字幕组,有的自己翻译)欢迎大家来猴鸟群一起玩:644230838


①🐵夸夸夸夸夸夸夸夸夸夸🐤

我开始自拍的时候,飞鸟明明在很远的地方,还特地跑到我这边来挤进镜头里,真可爱呢。

非常喜欢表纸上超可爱的的飛鳥。真的可爱。

飛鳥虽然很瘦、脸又小、但是意外的是个吃货。

明明小我两岁,却感觉很可靠,再一次认识到了她是一个今后能够引领乃木坂46前进的存在。

是该说飛鳥她没有偶像的感觉呢还是怎么说呢,反正她并不做作,能和纯自然的她在一起,我非常地轻松。

你是那种用背影说话的...

发这个也没别的意思,就又又想说点啥。多字警告

平时看档和刷博的时候,总会记一些猴鸟的话,就有点想分享?(有的出自字幕组,有的自己翻译)欢迎大家来猴鸟群一起玩:644230838


①🐵夸夸夸夸夸夸夸夸夸夸🐤

我开始自拍的时候,飞鸟明明在很远的地方,还特地跑到我这边来挤进镜头里,真可爱呢。

非常喜欢表纸上超可爱的的飛鳥。真的可爱。

飛鳥虽然很瘦、脸又小、但是意外的是个吃货。

明明小我两岁,却感觉很可靠,再一次认识到了她是一个今后能够引领乃木坂46前进的存在。

是该说飛鳥她没有偶像的感觉呢还是怎么说呢,反正她并不做作,能和纯自然的她在一起,我非常地轻松。

你是那种用背影说话的人啊。因为那种只说不做的前辈我不喜欢。

齋藤大人真是沉稳啊。

她有很多地方像是对待工作十分认真啊 一直都很努力啊 都让我觉得很佩服。她对自己真的很严格。内心很成熟,不过有很多地方像小孩子一样。当我难过的时候,她都会来跟我搭话。每次都说我是个怪人,其实咱们都彼此彼此嘛,我最喜欢你这样了。饰演旭酱的你,明明比任何人都要辛苦,却每天毫无抱怨默默努力,看到你这样,我也在心底默默鼓起了劲。

飞鸟她平时就比较冷静,说出的每一句话都十分精炼,这种感觉在演戏中也有表露出来。

飞鸟的内心很温柔、善解人意。虽然偶尔也会调皮,情绪变得奇怪起来,但这种地方我也喜欢——!

坐飞机回国的时候,旁边坐着飞鸟,我在心情愉悦地吃着机餐。里面有荞麦面,因为自己很喜欢荞麦面,所以超开心,正气势汹汹地打算开吃,结果在临吃前洒掉了。我就不知所措,这是我心中最主要的一品,飞鸟就在旁边爆笑,说“你搞什么呢”。然后在我失落着的时候她就问我“我不吃这个,你要吃吗?”把荞麦面给我了。

飞鸟会温柔地应对我不足的地方。就觉得自己很喜欢她这点。


②🐵有话说

你早(。・ω・。)!飞鸟前辈~ 

飞鸟前辈~你在做什么? 

早上好〜♪今天和飞鸟前辈一起工作!好开心呢〜 

你早(。・ω・。)今天会出演R的法则直播记得看喔ー♪很紧张不过飞鸟也在,要加油啊❤

飞鸟生日那天,开始不加さん直呼名字啦(。・ω・。)好开心呢〜好想更亲密些!

跟飞鸟组合唱了《热带鱼》。彩排的时候还跟飞鸟一起笑嘻嘻的,一到舞台上就变成了认真脸。

今天早上开始进行了拍摄哦〜和asuka一起。很悠闲,一直是欢声笑语的状态。

旅馆拍摄的时候、我们两个凭着迷一般的情绪、扮起了海外的名流小姐,真开心啊。

这次是和飛鳥一起站在center 的兩侧对称位、途中两个人情绪高漲像疯了似的、一边打闹、一边比照练习舞步

阿羞19岁了,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不知不觉就会相互开玩笑、还喜欢拉手,生日快乐

今天在摄影中和飞鸟一直手牵着手,自然而然的和她互相牵起了手...感觉真好呢( ˙ ³ ˙ )ノ...

笑点很一致。这一点很棒 

给飞鸟看了狗狗的视频时候她看得可开心了,实在是太可爱了。

谢幕的时候真琴桑把我和飞鸟留在了舞台上。而且我们进行了海外式的握手。笑

有时会做两个人一起考虑的海外风的打招呼方式、还想在做一次呢(。・ω・。)ノ 

早上好~~鸟桑貌似把脑袋停在了我身上了。笑

呀吼(*・ω・)ノ今天和齋藤飛鳥大人一起拍摄了~中饭超好吃!

飞鸟一边说着「快朝这儿看~」,一边用拿着的香蕉,和放在那儿的不知道是谁的眼镜做出了迷之pose。被问了「这样算是可以了嘛?」,但正确答案应该是什么样子的我也完全不知道啊!

今天在等待music station上场的时候,我强行摁了一通她手上的穴位。 

因为想看看鹌鹑蛋的断面,就让飛鳥吃了。 

和asuka分享了腌菜哦

我跟飞鸟在一起的时间很多,平常也有观察她的行动,感觉她相当不淡定,稍微有点乱了手脚。有点感觉到在迷茫,眼珠子动来动去的。要是选错了很抱歉,我觉得就是飞鸟。

飞鸟特地给我发了邮件问我“还好么?”,喜欢上她了。 

虽然这一周我都感冒了、不过期间还是发生了一件很暖心的事。成员里有个叫斋藤飞鸟的人、最近就是对称位来的。我俩都是“那种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的人、这次在舞台剧里演的是竞争对手、有一段争吵的场景、里面是要抽对方耳光的、我有次就和经纪人说到这件事、『我很喜欢飞鸟、所以很不想做这样的事』、然后经纪人就告诉我说『飞鸟说过她虽然不怎么喜欢人、但是却喜欢未央奈你哦』、听见后我就高兴得哭了出来、自己喜欢的人能喜欢自己真是太好了、既然她把我看的这么重、那么我也要好好地对她。

从飞鸟那里收到的雪糕♪

人性方面,对于工作方面的想法,认真程度,还有笑点等等,从很多角度来看,我突然觉得我好喜欢飞鸟呢  

拍摄结束后,和(飞鸟)手牵着手回家。结果被经纪人发现了 

酱。我喜欢这张。标题为「为食猫飛鳥」。飛鳥虽然很瘦、脸又小、但是意外的是个吃货。这是一只在喝西瓜汁的飛鳥。虽然这张照片其实新内拍的、但是我个人非常喜欢。在这张照片过后的飛鳥简直嗨到不要不要的、把西瓜顶在头上玩、然后就弄洒了。这个西瓜汁是真好喝。在发生那件事之前的飛鳥是真漂亮。


飛鳥和我都是绝对不会急躁的人…… 

讨厌急急忙忙的状态,看到红绿灯马上要红时也不会跑起来赶过去。 

比起跑过去,更愿意等待下一个绿灯。 

 

我们俩的声音并不是那种很年轻吵闹的感觉,但也不是那种很成熟的感觉。

我们两个在一起的时候,并不是吵吵闹闹的兴奋着,而是偶尔偷偷摸摸的说两句话,静悄悄的笑笑,然后再回去工作的感觉....。能够在一起真的非常开心。

拍摄中有很多共镜的场景,不过我们很少会在现场探讨关于演戏的问题。但是在拍摄结束一段时间后,飞鸟对我说了“正因为是猴莉P,所以才能演出那样的效果吧。”飞鸟平时很少会直接说这样的话,所以听了之后很开心。


被旁边的飞鸟

不要涂了口红之后刷牙啊

不要将东西放在那就不管了这样说教了

对我搞错的或者是装傻的发言也切实的进行吐槽了很值得高兴呢(^_^)


正想带两个便当回家的时候被真夏桑和飛鳥发现了(。>﹏<)不甘心(。>﹏<)笑 

饭:你要看飞鸟酱的7rule吗? 

🐵:嘛、碰巧在电视机面前嘛。碰巧而已啦。😌😑

饭:在博客里会把飞鸟叫成“飞鸟糖”,现实里会这么称呼她吗?

🐵:你猜?🤷🏻‍♀️😗✌🏻

饭:飞鸟在手机博上发了张和猴莉酱的合照!
🐵:当年暗恋之人的名字~ 

父亲节好像快到了,在我以前画的画里掺杂了一张我爸的画,到底是哪张呢?提示:飞鸟觉得那张好,表示很喜欢

虽然是前辈,但是并没有对身份过多在意所以关系很好,最近经常在一起,考虑的事和笑点都一样,只要对上眼睛就能了解对方想说什么……。如果要打比分的话,就是老夫老妻那样的关系(笑)。 

飞鸟叫我未央酱了、所以我也叫她啊羞酱~

久违地和飞鸟对位,有种迷之安心感。我擅自认为即便不说“必须要一起努力了”这样的话,自己和飞鸟眺望的方向和抱有的情感也是契合想通的。


③🐤有话说

虽然在Mail上也发送过、前不久和未央奈2人、分着吃了切好的西瓜ー❤❤


前不久的R法收录时、和未央奈在一起!

对了握手会的前一天左右未央奈对我说了平辈话(没说敬语)、

在前辈中没有说敬语的飛鳥桑是第二个!

她这么说了 (((o(*゚▽゚*)o)))

诶~~~开心呐 ~(((o(*゚▽゚*)o)))

 

我在吃鸡翅后和我一起吃起来还笑了的未央奈

真的是~未央奈!笑

发生了那种事之后把我的也给吃啦这家伙—! (「・ω・)「笑 


最近,就是这几天,在摄影的时候。啊现在觉得那个表情很可爱的事情是,我们那时候是在一个比较接近自然的地方拍摄的,就有很多虫子。很多,而且还有那种意料之外的大虫子。然后大家就都比较害怕,但其中特别是堀未央奈酱,做出了超级大的反应,各种东奔西窜。她一直都是表情很丰富的人,所以那个时候她害怕的表情是我觉得最近而言最棒的表情了。

把我的搭档(麦克风)给了horiP 。 

最近在现场和未央奈在一起的时间挺多的。

未央奈和我笑点相同,所以很合得来。 而且我们两个都很超级my pace,不管发生什么都不会感到着急这点也是一样的(笑)

今天喝了很多咖啡,觉得喝的有点多的时候猴莉p给了我一杯热绿茶。谢啦 


清迈清迈

开心的清迈

美好的清迈 


会有让人意想不到的很奇怪的发言。但是,嗯......现在想不起来具体的例子,不过就是在评论中稍稍加入她自己的吐槽之类的,后来回想起来的时候,“说起来总感觉有点违和感啊”这样的。

开始觉得是个很奇怪的人,接触了解后发现是个很纯朴的人 心里所想的也很容易在脸上表露出来 , 虽然有着和别人不同的感性但是并不会因此感到讨厌 。这样不同的类型的人我觉得也挺好的。

我平时比较喜欢独处,而像是在我想欢闹的时候,或是想安静待着的时候,猴莉P都很自然地顺着我的情绪,我觉得很开心。能够一起旅行真的非常高兴。 


明后两天,猴莉P得休息了呢。无论如何明后天都是巡演最终场了 能尽量凑齐人就很开心了。 

所以、非常可惜呢。好寂寞。但是从名古屋开始状态就不是很好了,现在只希望能快点治好。 

猴莉P—加油—


把帽子的作用给扼杀了 。

每天都满满的年末感。得到了猴莉P正在吃的新腌的泡菜。 


④日常的有趣对话

三周年mc

🐵:吃饭的时候都特别的紧张…

驹:和成员们一起的时候?

🐵:非常小心谨慎,感觉跟老奶奶一样。筷子都在抖,紧张到那样的程度。

🐵:但是现在的话,给飞鸟桑,开玩笑的往嘴里放九个葡萄之类的

驹:这是飞鸟做的吗?

🐵:是我。

驹:未央奈喂飞鸟么?

🐵:是的!

🐤:而且就是刚才!

🐤:刚才放在那的葡萄有很多,突然就拍我肩膀。我还想是啥,转过去看,她已经拿好了葡萄。

🐤:然后就啪的,很快的速度往我嘴里放。

驹:飞鸟嘴好小的,放得下吗?

驹:放太多的话飞鸟会坏掉哦。

三周年画画中

🐤:哈哈哈感觉好讨厌

🐵:为什么会觉得讨厌呢

🐤:被大人这么盯着我有点害羞

🐵:这里应该画嘴吗?就这样啦

🐤:好恶心啊(爆笑)

🐵:欸,因为今年是羊年

🐤:你是想象着羊的吗

🐵:是的

🐤:看起来相当糟糕啊

🐵:还有尾巴~

🐤:好恶心啊,你仔细看看,好好地看着它的眼睛

🐵:谜一样的涂鸦~~~~

🐤:好像谜一样

🐵:够谜吧

🐤:哈哈哈哈哈哈

🐵:你在画羊吗

🐤:不是啦,虽然圆滚滚的但不是羊

🐵:这里不是胡子吗

🐤:啊,是这样啊。康康有长胡子吗??

🐵:(笑)(给康康画了个双下巴)

🐤:啊!(鼓掌👏)

🐵:看起来像杏仁,这里像是杏仁

🐵:两人创造出来的杰作

路过成员:啊!!好谜啊!!


 46TV中继直播

🐵:现在俺和透露提亚(猴猴的玩偶猴)来到了现场,那么现在就为大家实况转播

🐵:嘿嘿嘿,上午好啊

🐤:上午好~

🐵:吃的啥?

🐤:冰淇淋哦

🐵:哦是吗?是哪种冰淇淋?

🐤:…*#&*¥啊不对,纯情香浓巧克力

🐵:欸味道咋样?

🐤:好吃,就是有点硬。

🐵:那你们就开吃。

🐤:你这是猴猩人?(笑)

🐵:嘘,别闹。猴猩人设定而已。味道怎么样?

🐤:(摸摸摸)他路透呀?叫什么来着?

🐵:该叫什么来着,透露提亚

🐤:透露提亚

🐵:味道到底咋样?

🐤:哎很好吃啊 


AKB48SHOW

🐤:看到她们很积极地跟老师讲话,像这样一起制作的关系,我觉得很不错

🐵:像是语言的投接球呢

🐤:你这句话是不需要的,不好意思。


 フジテレビめざましテレビ 早间新闻 那个教室pv初披露

🐤:两个人都不合群什么的

🐵:?

🐤:不对吗?只有我不合群了吗?(挠头)然后被卷入了

🐵:但是就好像是两个人互相吸引了一样


ソニトピ!(猴学乖了)

—是一个怎样的pv?

🐵:那个……是一种不可思议的氛围,那个…飞鸟是一个在班里不合群的女孩子

🐤:嗯嗯嗯(憋笑)

🐵:我虽然是在班里算是合群的,但我们两个都比较在意对方,渐渐的相互吸引的一个pv。


 17单纪念吃播(建议看视频,话太多了)

🐵:用了比较难的成语呢

🐤:请不要再这样了,总是这样,你的这个癖好 

🐵🐤:欸~想得一样欸~一直都是以心传心🎵


BOMB! 2016年12月

—你们是怎么称呼对方的呢?

🐤:我就是叫未央奈或HoriP(笑)

🐵:你叫过HoriP吗?(笑)

🐤:有时候会的哦

🐵:但我挺喜欢HoriP这个称呼的

🐤:对吧!?(笑)

🐵:我是今年趁飛鳥生日的时候问了下能不能称呼飛鳥,得到了许可后就一直这么叫了呢

🐵:是的呢,两人之间的陌生感消失了

🐤:两人都不是主动地类型所以花了挺长时间的

—这样的两位,有过一起出去玩的一天吗?

🐵:有一起去吃饭,收录结束后和若月桑在涉谷的咖啡店里,然后我记得是若月桑请客的对吧

🐤:啊,那是忘记带钱包的那天!

🐵:对对而且还是两人都忘了带

🐤:我记得我记得,进店的时候未央奈说忘了带钱包我还吐槽是不是故意的呢

🐵:不是故意的哦而是真的忘了带。

🐤:然后结账的时候我也是“阿勒”一声。最后是若月帮我们付了

🐵:太大方了

🐤:下次我们两人再单独去吧。我觉得到时候能聊些和当初不同的话题

🐵:在那种安静的不喧嚣的店里一边吃一边聊最好了

🐤:话说回来我有想对未央奈说的话,但是一直无法说出来

🐵:唉?是什么啊?好在意

🐤:不行 不行(笑)不过今年会说出来的,边吃肉边说!


 nogibingo making①

🐤:你咋了?未央奈

🐵:经过刚刚那三秒要哭了(TAT)

🐤:怎么了?(笑)

🐵:讲得好准确

🐤:被说了什么?

🐵:虽然想更多的装扮自己出现在大家面前,却轻易做不到很不甘心

🐤:欸,不要哭

🐵:很准确啊~

🐤:不要哭,没关系的~(摸头+顺背)


 nogiroom(发泄怒火那期)

🐵:飞鸟也做了吧(空气麦)

🐤:呃,那个矮脚桌(接麦)那个是真的给力,真的很爽,不用费劲就可以做出来

🐵:我砍了十个人

阿南:那个感觉就跟真的砍了一样

🐤:不觉得很有趣么?

🐵:不过那啥,嗯?你说很有趣?(打一下)

🐵:吃到自己都觉得难受了大概就是我的解压方法吧

bba:年轻的时候吃完就睡的话会很有罪恶感,一想到第二天的胃就觉得这事儿不能干

🐵:啊我懂!

misa:你怎么会懂啊,你才21岁哦!

🐵:虽然我才21岁,但最近晕车晕的厉害……

🐤:完全不是一个话题嘛

(misa展示下睡衣)

🐵:像个大叔一样(指身旁的阿鸟)

🐤:大晚上的我也不懂自己为什么这么嗨,怎么办

misa:快看啊年轻人们,姐姐都这么努力了

🐵🐤:抱歉抱歉

(海外话题)

🐵:加桑了多好啊,我去海外了就一定是“猴莉~!”

🐤:猴莉!(异口同声)

🐵:说起来比较顺口吧

🐤:喜欢猴莉X3(碎碎念)


 月刊エンタメ 12月号

🐵:是的呢。虽然我有时候会想「想和谁说说话呢」,但是基本上我还是独来独往的类型。

🐤:我也喜欢一个人单独思考。

🐤:还有,我和未央奈的笑点很相似呢。

🐵:我也觉得确实很相似(笑)。

🐤:很无聊的小事我们两个人也会笑出声(笑)。

🐵:大概是看到的重点一样吧?—说道两个人的话,在「乃木坂工事中」的关岛外景时,我还留有两个人一起坐了反向蹦极的印象。堀桑要更害怕一点呢。

🐵:不是的,其实飛鳥桑相当害怕的。

🐤:对。升上去之后我就处于惶恐状态了但是未央奈她,怎么说呢……表情,像是觉悟了什么(笑)。

🐵:突然就变坚强了,「没事的」「没事的」这样鼓励了飛鳥(笑)。


 乃木坂工事中

飞鸟选的笨蛋是——

🐤:猴莉

🐵:在(??!)

🐤:刚刚也说了,这货不是很不可思议吗,大家就是被这种氛围误导了

🐵:(点头)

🐤:完全被玩弄在手掌之中。

🐤:虽然说确实有那种不可思议的感觉,是看上去特别的聪明,就是装聪明的。她就老说那种很难的词语和成语,虽然用是用,基本全都用错了。

🐤:就是偶尔用错词了,也没人给她改正,自己也没意识到,觉着“哈,就算了吧。”

🐵:啊~好像可能是这样的 


泰国游拍完合照

🐵:啊这脸也太小了吧?

🐤:才不小,错觉。

🐵:什么情况??

🐤:因为头发比较多 

🐵:(感觉有被内涵到)


新加坡live 小视频

🐵:飞鸟在哪啊?(装)

🐤:(飘过)

🐵:啊!找到飞鸟了!

🐵:你是飞鸟?

🐤:no

🐵:no asuka?(撅嘴)

🐤:movie star(指自己)

🐵🐤: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特典CM的工作

🐵:吾的友人斋藤飞鸟来了

🐤:我在拉高裤子。

🐵:呐~别~ 


best hit歌谣祭 Trendy Angel后台直播

🐵:会游泳吗?

🐤:我不会 

🐵:我也不会 

🐵:课是上了,就是不会标准泳姿 

🐤:被后辈笑话了哟 

🐵:我只会仰泳 

🐤:厉害了,反而厉害了 

—飞鸟不会游泳是不是运动细胞不太发达 

🐤:不不不 

🐵:是挺差的 

🐤:??? 

—很差吗 

🐤:不不不,不算差,就普通 

🐵:她的投球手法极具冲击力哦 


9ジラジ 广播

🐵:你想体验什么样的回家路?

🐤:诶,回家路? 

🐵:感觉你不会和人结伴回家。 

🐤:嗯嗯。直接回家了就。

🐵:直接回家?那如果这时候有像我这样的人邀请你一起走的话怎么办?

🐵:强迫你一起,“飞鸟,走咯!” 

🐤:强迫?如果这么邀请的话我也会一起走的。 不过现在的人,像高中生她们都在回家路上干什么呢? 

🐵:吃芝士热狗棒什么的吧。 

🐤:芝士热狗棒?就是逛吃是吧。 

🐤:啊,逛吃这个不错。算是定番吧,穿着制服。 回家路上吃可丽饼。 

🐵:是呢。真好。以前很想尝试这类事啊~ 

🐤:但并没有尝试呢。

🐵:没有呢。

🐵:但梦里有做过几次这种事。

🐤:真的吗?开心吗?

🐵:开心吧。但感觉会发胖,天天吃的话。

🐤:正常人不会天天逛吃吧!

🐵:真的假的,以前还打算天天这样呢!

🐤:太贪了。

🐵:真的吗。

🐤:还是偶尔比较好。

🐵:这样啊,偶尔 。

🐤:特别一些。

🐵:来世一起体验吧。

🐤:来世?诶,下辈子吗?(笑)

🐵:现在已经不可能了,嗯?怎么了你为什么要笑?

🐤:没想到你突然会计划如此宏大的事情~

🐵:因为今世做不到了啊。

🐤:对哦对的~那来世就劳烦你邀请我了。

🐵:知道了,知道了哦。

🐤:可以吗?穿制服一起回家。

🐵:就是平行世界吧(笑) 懂的人会懂 。

🐤:不知道观众能不能懂平行世界。

🐵:那请你总结一下。

🐤:不好意思,幻想talk不知不觉就聊嗨了。 


残美making①

🐵:这条瘦瘦的手臂是谁的呢?

🐤:等等,能帮我弄点音效吗,我得先系好蝴蝶结。

🐵:没事,我帮你把镜头固定到头皮上了。

🐵:为啥今天天这么晴呢?(空气麦)

🐤:thinking time~

🐵:no,请你回答(手被打掉)

🐵:是飞鸟哦~

🐤:大家好。

🐵:真的是个好天气,还有,斋藤飞鸟桑的情绪变得有点低落。不喜欢户外吗?

🐤:(点头)户外倒是没什么,就是太晒了。

🐵:不好意思,我是能招来晴天的女人。我的出现99%概率会导致晴天。所以希望你能鼓足干劲好好加油。

🐤:您能先回去一下吗?

残美making②

🐤:这个表情最近经常做。

🐤:把嘴唇摆到上面,是下巴变长了吗?

🐵:下巴变长了是什么,好讨厌啊。

残美making③

🐵:想要那须猴园,我就要那须猴园

🐤:动物园?

🐵:不是,是那须猴园!

🐤:啊哈哈哈哈哈

🐵:求求你了,好想去

🐤:作为备选吧。

🐤:看猴子就算了,不能吃吗?

yoda:猴子饭。

🐵:是什么样子?

🐤:猴子是可以吃的吧

🐵:别这样别这样(捂脸)

🐤:欸吃不了吧

🐵:不想考虑吃的问题,明明说的是想要去看猴子,不要说“吃”的话题。为啥唯独到我的时候会提到“吃猴子”?害我的表情都变得奇怪了。

🐤:啊哈哈哈哈哈抱歉

残美幕后小视频①

🐤:她在哭欸(在后面抱着)

🐵:说从哭喊那一幕开始欸(破涕为笑)

🐤:啊哈哈哈

🐵:就是有点难过

🐤:绚音酱,这人哭了欸 (爆笑)

残美幕后小视频②

🐵🐤:快一点快一点

🐵:你快点吃啊

🐵:怎么样,好吃吗?

🐤:好吃,好吃

🐵:总算吃到了

🐤:这个真厉害,这个很好吃哦

🐵:真的吗

🐤:你要吃吗?很好吃

🐵:那我吃啦

🐵:很好吃!(抖啊抖)

🐤:好吃吧。(抖啊抖)

🐵🐤:(警觉) (大概是太吵了)

🐵:嘘🤫

🐵🐤:(沉默)

残美评论

真夏:在拍这边剧情的时候,发型基本是乱七八糟的状态

🐤:就是啊

🐵:就是啊

🐵🐤:哈哈哈哈哈(对视爆笑)


和乃木坂一起看mv

🐤:我们乃木坂46最新单曲singout!的mv公开了~

🐵:就在刚刚呢。

🐤:这就不一定是刚刚了,要看观众们观看的时间,不一定的。

🐵:对不起。

🐵:这个大家一起,感觉猴子也能一起来。(指👏)

🐤:不要因为喜欢猴子就马上提猴子啊。

🐤:能别站在猴子的角度思考吗

🐵:不好意思想到了猴子。 


第三回画伯大战

🐤:太奇怪了。你这个解说员不正常啊。

🐵:什么嘛!

🐤:好可爱!(指狮子)

🐵:有内味了吧。

🐤:好厉害(爆笑)  


乃木坂46の「の」猜物瞎扯淡环节

(科普:给出一个词,一个人瞎扯淡解释词的意思给另外一个人听,最终公布单词正确意思)

🐤:クビワペッカリー那个~虽然是前面有个‘kubiwa’,但并不是项链的意思。在泰国那边很有名。

🐤:带上去就,那个~就会容易长头发

🐵:啊,嘿~

🐤:喜欢吧?未央奈

🐵:喜欢~

🐤:未央奈最近…有点,嘛,还是有理由的

🐵:嘛,是呢

🐤:在叫关岛的地方……呐,被小晒了一下。然后现在被少发烦恼着。

🐵:是,唔——

🐤:啊哈哈哈哈

🐵:为什么要讲啊~吶(撒娇)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为什么要在这种公共场合讲呢?明明是偷偷的在做这些做那些,去按摩什么的!

🐤:是吧?看你在烦恼这些事情,所以就想告诉你

🐵:是…

🐤:真的很快就长出来的,头发

🐵:真的?

🐤:真的会长成很茂盛

🐵:真的?依靠クビワペッカリー?

🐤:对

(正确意思公布后)

🐵:这个单词,嘛,虽然两人讲了很多,但正确的意思是,在南北美洲生存的一种长相类似于野猪的动物。貌似通过从背后散发出的气味与同伴进行交流。

🐤:啊~嘛,也有这种事情呢。但在泰国是……

🐵:等下,还不死心?

🐤:啊~很厉害的哦

🐵:还有照片哦

🐤:这就很クビワペッカリー了

🐵:哈哈哈哈哈死心了

🐤:唔哼哼这个就,想不到了。吶。真可惜。

🐵:可惜吗?讲了我头发的事情,有点~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内心受到了伤害

🐤: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我错了

🐤:未央奈腿又长又细

🐵:完全没有。

🐤:很可爱啊

🐵:真是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理你了! 


シューイチ

—接下来是一期生斋藤飞鸟的挑战

🐤:啊~~再抽一次行吗?

—抽出什么了?对着镜头来一发爱的告白。

🐵:你可是偶像啊!飞鸟!这还有很多后辈,好好做榜样! 


艺人评级

🐵:我们的斋藤飞鸟打过鼓,对于声音的质感特别敏感

🐤:是的我觉得问题不大

两人的答案是——

🐵🐤:B,啊一样呢。

🐵:飞鸟选的肯定没错。

🐤:别这样~~ 


 ⑤来点道听途说文字糖

16th全国握手会in京都飛鳥和未央奈在唱完「あの教室」后、未央奈跑了过去想要抱住飛鳥、但是飛鳥高呼”不要!“然后跑掉了、接着未央奈摆手说”过来“、飛鳥就跑过去抱住了未央奈 

1期生的飛鳥酱和2期生的未央奈酱。不过,就年龄而言未央奈是年长的那一方。我觉得大概是性格正好相反吧,有着只有她们2人才懂的强烈感情联系,感受到了这2人关系非常好。 

猴和新内在试坐吊床、晚来一步的阿羞(很凶地)请求新内说「换我!!」

泣いたっていいじゃないか?中堀&飛鳥面对面待机的时候:对视👉微笑👉靠近👉撞额头  

这是 Vol.253最后的off shot以很像2次元气质的两人的科幻主题很喜欢恐怖电影的hori酱情绪很高以及只能在旁边苦笑着的飞鸟可以看很多遍的组合 

nullnull
null
nullnull

废三三

猴鸟系列~情人节特别企划~只有12小时、在零点前解开所有谜团!!

猴鸟系列~情人节特别企划~只有12小时、在零点前解开所有谜团!!


「你的鞋子沾上了什么」

「没有沾上」

「沾上了」

「没有沾上」

「那你把脚抬起来」

堀没有说话、飞鸟走向他、在伸出手的一瞬间、门口的门铃响了起来。

堀一动不动、响个不停的门铃声让人觉得烦躁不安、飞鸟越过堀扭开了门把、只开了一条门缝、站在门口的人出示了证件。

「你好、我叫白石、是搜查一课的副主任、这是我的搭档」

名叫白石的人、往旁边挪了一下、门缝外的人换了一个女生

「我是搜查一课的衛藤」

「你们好」

飞鸟也低下了头、算是打了招呼。

「那个、请问堀 未央奈在家吗?」

门缝外的人又换成了白...

猴鸟系列~情人节特别企划~只有12小时、在零点前解开所有谜团!!



「你的鞋子沾上了什么」

「没有沾上」

「沾上了」

「没有沾上」

「那你把脚抬起来」

堀没有说话、飞鸟走向他、在伸出手的一瞬间、门口的门铃响了起来。

堀一动不动、响个不停的门铃声让人觉得烦躁不安、飞鸟越过堀扭开了门把、只开了一条门缝、站在门口的人出示了证件。

「你好、我叫白石、是搜查一课的副主任、这是我的搭档」

名叫白石的人、往旁边挪了一下、门缝外的人换了一个女生

「我是搜查一课的衛藤」

「你们好」

飞鸟也低下了头、算是打了招呼。

「那个、请问堀 未央奈在家吗?」

门缝外的人又换成了白石、他凑近门缝、拼命想要往屋子里面挤。

门下、白石的鞋子也伸了进来。

「他不在这里」

那一天、飞鸟下意识地撒了一个拙劣不堪的谎言。

「我知道他在这里、请配合调查好吗」

白石大声喊道、楼下的警笛声也开始接二连三响起、整座公寓楼似乎也开始骚动。

飞鸟在破门之前把门打开了。

堀被带走的时候、脚下沾着的血印已经被擦干净了。

他和飞鸟擦肩而过的时候、飞鸟看到了他的口型

「救我」

所有人走之后、飞鸟把放在鞋柜里的纸条拿了出来。

只有十二小时、

自恋的刑警白石麻衣、

和他暧昧不清的衛藤、

隐藏了什么的堀、

神秘的少女与田、

被杀死的究竟是谁、

杀人的凶手是堀还是另有其人?

十二小时内、飞鸟能否解开所有谜图案?

颠覆过去的王子吻醒公主、

情人节零点前、能否救出恋人安然度过情人节呢?!



「…大致想了这样的故事」

堀撑起下巴、看着坐在她对面吃饭的齋藤。齋藤不为所动的继续夹着碟子里的牛肉送进嘴里、牛肉的油脂充分与黑椒汁融合、咬下去的瞬间、牛肉鲜嫩的口感和汁液随着每次咀嚼、扩散在口中、遵循着在节目上学到的专家说的每次至少要咀嚼20次的原则、齋藤才将牛肉和饭咽了下去。

齋藤扯过桌上的纸巾、擦了嘴巴之后、没有看堀一眼、而是垂下眼睛

「みおな、你也就只有厨艺这块稍微值得夸奖了」

「什么嘛、我真的生气了哦」

堀稍微站起来、越过桌子、抢走了齋藤手上的筷子、也夹起了牛肉、放进嘴里。

「不愧是我、真的是太好吃了」

堀用手挡住嘴巴、陷入了对自己的料理的陶醉中、齋藤把她手里的筷子拿了过来、斯条漫里地说道

「如果你把刚才的妄想写成剧本递给我的话、我一定毫不犹豫地撕掉」

出现了、抖S毒舌的齋藤。

堀咽下了牛肉、双手放到了大腿上、用着小心翼翼地语气问道

「真的很糟糕吗?」

「性转什么的、凭什么是你啊!每次被我压在下面的不都是你吗」

「在意的点居然是这个吗?!」

废三三

你快回家吧!!!!你全家都在等你(并没有…)

你快回家吧!!!!你全家都在等你(并没有…)

Fomage

【猴鸟】求婚

“飞鸟,嫁给我吧” 

“飞鸟,嫁给我吧” 

“真是…………”这是第几次做这样的梦了?没有八次也有十次,斋藤低声咒骂,胡乱掀开被子,走进厨房拉开冰箱门,想起明天还要上班,放下手里的啤酒换成一旁的冰水。将冰水一饮而尽,这样的话就不会做梦了吧?后半夜的斋藤确实没再做梦,只是单纯的失眠,饮下的冰水不断刺激着斋藤的胃,盖着的被子让斋藤不断发热,冰火交融,成功的闹了肚子。 


作为敬职敬业的秘书,斋藤在身体虚弱的情况下强撑着出了门。“飞鸟,嫁给我吧。”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斋藤脚上的高跟鞋卡在了缝隙里,身体的无力让整个人没站稳径直向前倒去,迎接斋藤的不是冰冷坚...

“飞鸟,嫁给我吧” 

“飞鸟,嫁给我吧” 

“真是…………”这是第几次做这样的梦了?没有八次也有十次,斋藤低声咒骂,胡乱掀开被子,走进厨房拉开冰箱门,想起明天还要上班,放下手里的啤酒换成一旁的冰水。将冰水一饮而尽,这样的话就不会做梦了吧?后半夜的斋藤确实没再做梦,只是单纯的失眠,饮下的冰水不断刺激着斋藤的胃,盖着的被子让斋藤不断发热,冰火交融,成功的闹了肚子。 

 

作为敬职敬业的秘书,斋藤在身体虚弱的情况下强撑着出了门。“飞鸟,嫁给我吧。”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斋藤脚上的高跟鞋卡在了缝隙里,身体的无力让整个人没站稳径直向前倒去,迎接斋藤的不是冰冷坚硬的地面而是男性温热坚实的胸膛。 

     

 “唔~”斋藤虽然小小只,但撞上来还是很有力。堀有些吃痛带着调笑的口吻,“斋藤秘书这算是另类的应答吗?不如现在就去领证。”堀身上不断传来的温度让斋藤有些贪恋,但还是推开了。 

 

    斋藤理了理自己乱掉的头发,从缝隙里拿出那只高跟鞋,恢复了平时干练的样子,拉开车门坐进副驾驶的位置,“堀会长,再不出发,今天的会议就要迟到了。” 


   堀从后座拿了一个牛皮纸袋递向斋藤,“早餐。平日里这个点你一定还没吃早饭。”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有些惊讶堀为什么会记得自己的习惯。纸袋里的温度传到了斋藤的手心,打开牛奶和三明治的香气四溢。 

 

    草莓牛奶?斋藤有些发愣,自从当上了堀的秘书,为了能应付忙碌的工作斋藤已经很久没把牛奶当作早餐的一项搭配,取而代之的是苦涩的冰美式。 

 

   “你胃不好,喝冰美式的话会很难受,如果实在想喝,开完会我去买给你,想着你喜欢喝粥,但今天的时间有点赶,所以买了这些。”堀注意到了斋藤拿出牛奶时愣住的表情,语调柔和的同斋藤解释。 


     斋藤一点一点的吃着三明治,一口一口的品尝着许久未碰过的草莓牛奶,将空盒子收拾进纸袋时,抬头瞥见堀专注开车的侧脸,窗外的阳光透过车窗偷偷洒在堀的脸上,一时间让斋藤晃了神。原来这家伙真的把我那天的话听进去了,斋藤不禁失笑,心似乎被什么东西轻轻地挠了一下。 

 

   斋藤飞鸟现任国内百强企业排名前五十的nogi公司堀未央奈会长的秘书,算起来从大学毕业到现在已经工作了十年时间,为了解决自家赌鬼老爹欠下的债,斋藤这十年里一直没日没夜的工作,终于将债还清,整个人都觉得轻松了大半。说起来自己不过毕业于三流大学,可却被nogi录取,起初接到录取通知还以为自己被诈骗了,直到一个西装笔挺的男士敲响她的家门。 

 

   “我们公司注重的是综合素质,与学历无关,若是想要录取高学历,那么斋藤小姐根本就没有机会将自己的简历投进来。”nogi的一个小小员工说话都这么有魄力么,看来自己能学到很多,跟着“员工”来到公司楼下,“欢迎堀会长和斋藤秘书。”众人的一阵问候让斋藤大惊失色,眼前这个所谓的“员工”原来是会长么,缓缓地将头缩进衣服里,那个高高在上的人却退到自己身旁,“既然从那么多优秀的人中脱颖而出,斋藤秘书一定要拿出自信来。”


   原本以为高冷严肃的堀,在相处过一段时间后,斋藤突然觉得当初见到的一定是个假人,“斋藤秘书,你快过来看看这镜子。”斋藤接到会长室电话后,放下手中急需上交的文件,小跑着赶到堀的身旁,“没有破也没有污渍,怎么了会长?”堀托着手肘,眯起眼睛,“镜子里的我是不是特别帅?”经历过自家会长各种自恋操作后,斋藤早已习以为常,偶尔见着堀严肃的样子总会忍不住笑。 

 

   “飞鸟嫁给我吧。”堀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会长,这是公用电话,万一有什么急事耽搁了,以我的工资不知道要赔多少年。”没有过分纠缠那头的电话挂了。只是斋藤放在包里的手机马上响了起来,“打住,私人的事情下班再说,会长好好工作吧。”抢先一步挂断,不然唠叨的堀会长又要围绕着一句话大做文章,“呼~”斋藤松了一口气瘫倒在桌子上,这家伙还真有耐心,可是没过多久就听不到了呢,轻笑着摇了摇头。 

    

    那么问题来了,堀会长为什么会天天向斋藤秘书求婚呢?事情还得从那天说起,斋藤还完最后一笔债后只觉身体轻飘飘地,出门时迎面而来的阳光也让斋藤觉得格外舒适,轻松的吃饭、工作、闲逛,这是多久都没能体验的事情了?静下来一想,自己也快三十岁了,这些年除了工作之外的事情从未体验过,也该考虑之后的发展了,比起在公司里做着安定的工作,拿着稳定甚至会有加成的薪水,斋藤更喜欢窝在家里当一个不会按时交稿的作家。


   在一次酒局后,斋藤坐在堀的身旁告知了即将离职的消息。那个时候的堀先是一懵,随后提出了加薪升职提高各种待遇的条件,斋藤淡淡地开口拒绝了,只是看着天边的星辰笑着。斋藤突如其来的通知让堀压根没法儿专心,连着好几天的工作都出了错误。白石早就察觉到好兄弟堀的不对劲了,好不容易处理完手中的事物,将不在状态堀拉进了办公室,背对着堀输入密码打开了放在办公室的保险箱,忍痛拿出了自己偷偷藏着的高级红酒。 

 

     “唉唉唉”叹气三连,坐在沙发上的堀换了三个姿势,始终保持着烦恼的表情和撑着头的手势。对红酒都不感兴趣了,看来是真有了烦心事。“麻衣,你说一个待在你身边很多年的人,毫无预兆的宣告离开,一切都准备好了,只是通知一下你,这到底是为什么呢?”说话间堀又换了一个姿势继续叹气,“是飞鸟吧?”堀一脸白石为什么对斋藤称呼如此亲密的样子,突然又想起白石和斋藤的表姐西野是夫妻,朝白石点了点头。 

 

    “真的毫无预兆吗?还是你遗漏了某些细节?”堀从沙发上跳起来拍了一下自己的头,“难不成是…………”堀详细的跟白石说了上个星期的晚宴,堀让斋藤给自己买一束花送给当时的现任女友作为分手礼物,结果斋藤赶来时眼里饱含泪水,到手后立刻跑去了一边的角落,让人看不清表情。“喔!她一定是喜欢我,我知道该怎么办了。”堀兴奋地抱住白石随后充满活力地投入工作,“喂……未央奈,飞鸟她……”只是对花粉过敏而已,白石头有些大,这样下去得误会多大啊,不过飞鸟对堀……想起那天斋藤和自家老婆在客厅的谈话,止住了想要告知堀真相的冲动。

   

    堀对斋藤展开了各种极具特色的追求,在带着斋藤去游乐园玩耍时,玩到一半消失不见,然后化着丧尸妆突然出现在斋藤面前,毫无心里防备的斋藤一手将甜筒糊在了堀的脸上。听白石说在江边看烟花很浪漫,堀包下一整艘邮轮,在夜晚星空正盛时邀请斋藤上了邮轮,或许是夜晚的风过于凉爽,斋藤摩擦起自己穿着晚礼服的双臂,在甲板上来回跺脚。一旁的堀默默地拿起外套,然后自顾自地穿上,刚刚因为烟花的惊喜眼里迸发出光的斋藤,额头上满是黑线。 

 

   斋藤一开始以为自己毫无预兆的离职通知让堀产生了整蛊自己的想法,但所谓的整蛊之中露出的那些温柔却让斋藤开窍。和堀一起去公司的对面吃午饭时,他会随着自己的性子一起散步过去;会陪着自己一起加夜班,在自己感到饿时,拿着夜宵出现在自己身旁;会在周围的灯突然灭掉听到自己尖叫时,放下手头的工作,第一时间用温暖的手捂热自己,之后公司的灯再也没灭掉过。


    堀的温柔让斋藤有些感动,但跨过恋爱直接求婚这样的行为让斋藤接受不了,只是一点点感动,只是追求了不到一个月,堀捧着花在送自己回家时,跟自己说“飞鸟,嫁给我吧”。换来的当然是斋藤无情的回绝,斋藤有些看不懂堀了,以为被拒绝就会放弃,但反而每天都能听到“飞鸟,嫁给我吧”。直到斋藤正式的对堀说“会长是真的想要和我结婚,还是单纯的想要挽留我呢?是爱还是习惯?” 

 

   有一段时间,堀再也没有刻意去追求斋藤,也没有说过那样的话,和斋藤回到了友好的上下级关系。听完斋藤那番话后,堀再次坐到了白石办公室的沙发上,白石听完一阵大笑,直到堀投去凌厉的目光,“堀有没有试图去了解过飞鸟这个人呢?一开始有追求的想法,不是源于对飞鸟的喜欢而是想要挽留这样的一个工作伙伴,是爱还是习惯呢?”白石与斋藤同样的发问,让堀开始认真的思考自己对斋藤的感情。 

 

   直到斋藤领来一个女孩对堀说:“会长,这是即将接任我的星野秘书,在我还未离职的这段时间里,我会将工作慢慢交接给她的。”这个叫星野的女孩每天跟着斋藤学习着日常工作,包括堀会长的一切日常需求。堀才真正感受到斋藤待在公司的日子不多了,心里泛起一股说不清的情绪。星野的努力让斋藤觉得是时候检验成果了,一整天都是星野跟在堀身旁。太烦了,太烦了,实在是太烦了。堀是知道今天一整天身边都是星野南的,斋藤早上给他发了信息,自己也想着去接受新的秘书,可是从早上第一件事:打领带。堀就觉得不对劲,或许是新人的缘故,星野连打领带都模仿了斋藤,但就是很不对,堀扯掉领带装进西装外套里。中午星野买来了咖啡,是堀经常喝的那一家,明明就是一样的,可为什么没有从前那么好喝了?晚上经常去吃的那家饭店,好像也变了味道。于是我们的堀会长心烦了一整天。 

 

     堀再次展开了对斋藤的追求,只是这一次有些不一样了,他会在约会前询问斋藤的爱好,会想出各种方案给斋藤选择,会偷偷地在员工办公室里拐弯抹角的打听斋藤的习惯,一双眼睛似乎黏在了斋藤身上,连斋藤喝咖啡放几分糖都一清二楚。会跟着斋藤去吃人烟聚集的大排档,会在烤肉店吃肉时亲自操作着烤肉,将斋藤安排到没有油烟的那边,自己坐在油烟中。会在下雨时将伞偏到自己这头,明明两个人都因为淋了雨而发抖,却毫不犹豫的将衣服脱下盖在自己肩头。在投了不知道多少个游戏币后终于抓到了斋藤喜欢的,像孩子一样笑得眯了眼的堀得意的将娃娃递给斋藤的那个瞬间,斋藤听到了自己有力的心跳。 

    

    斋藤再次接到了会长室的电话,这份文件由于一些人的疏忽已经来回修改了很多次,抬头看向墙上的挂钟,“呼,看来今天又要加班了。”喝下杯子里最后一口咖啡,径直走进会长室。堀紧皱眉头双目直视着电脑,或许是碰到了有些棘手的麻烦吧,静静站着等堀的吩咐。“飞鸟,你过来一下。”堀招手示意远处的斋藤走近,心疼斋藤站着会累,将斋藤按在了自己刚刚的座椅上,双手衬在斋藤的两侧,像极了恋人之间的背后抱,只是文件里棘手的错误让两人保持着认真工作的态度。终于纠正完了,堀长叹一口气,拿开鼠标上早已酸麻的手,扭动的脖子停在了空中,好近,好近,再动一下就能与斋藤亲上,堀换了一个姿势正视着斋藤,双手分别把住斋藤身侧的椅子把手,从额头、眉心、鼻尖,一直落到那张小嘴上。起初只是轻微的触碰,后来变成了不太温柔的纠缠,“叩叩叩……会长您在吗?”是大楼的保安,扭动把手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堀将椅子一把推进了隐蔽的角落里,“欸??没人啊,看来是忘记关灯了。”办公室的灯随着关门声熄灭。堀将斋藤揉进怀里,“飞鸟,我在,你别怕。”斋藤只是将双手圈上了堀的脖颈,生涩的回吻。 

 

    斋藤带着堀去老家见了父母,岛上最好的一家就是龙虾店,斋藤的父亲带着斋藤和堀来到店里,店主端上来的一大盆龙虾吓到了堀,但不能让岳父失望,硬着头皮将未来岳父夹过来的龙虾全部吃完,有些吃撑了,有些不舒服,然后堀倒在了斋藤身边,身上长出了许多密密麻麻的红疹子。堀是被窗外的阳光刺醒的,却挨斋藤一拳,“混蛋,你龙虾过敏怎么不告诉我?还吃了那么多。”堀揉揉斋藤的头发,擦掉斋藤眼角的泪,“医生之前说可以吃的。”又是一记拳头,“可没让你吃一盆啊,命丢了怎么办?”斋藤这一拳比上一拳来的重,堀闷哼了一声。或许是阳光过于灿烂,或许是斋藤的拳头打到了堀的心里,在最不合适的地点,在身体不合适的状况下,堀的脑子里突然冒出了许久未说的那句话。 

 

“飞鸟,嫁给我吧” 


“才不要,戒指,捧花,都没有。” 

 

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红色小盒子,打开躺着一枚blingbling镶着鸟状钻石的戒指,伸出修长的手臂拿来隔壁床头花瓶里插着的向日葵,掀开被子单膝跪地。 

 

“飞鸟,嫁给我吧” 

 

“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