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堇伏

5浏览    1参与
印星月

[咒回自设/GB梦女]生日快乐

2020.12.22

  堇伏(落月花堇x伏黑惠)

落月花堇并不喜欢下雪天。

  “没想到今天下雪了诶!本以为还会放晴。”禅院真希看着教室外的雪花有些惊奇道。

  “下雪也不错,可以堆更高的雪人!打雪仗也很棒!”胖达边说边用两只巨大的爪臂比划着,一旁的狗卷棘也眼睛发亮的点头认同胖达的观点,落月花堇却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话说今天是伏黑生日对吧”

  “鲑鱼。”

  禅院真希看着在一旁一直兴致缺缺的趴桌子上的落月花堇在听到伏黑两个字时身体僵住后又放松下来。...

2020.12.22

  堇伏(落月花堇x伏黑惠)

落月花堇并不喜欢下雪天。

  “没想到今天下雪了诶!本以为还会放晴。”禅院真希看着教室外的雪花有些惊奇道。

  “下雪也不错,可以堆更高的雪人!打雪仗也很棒!”胖达边说边用两只巨大的爪臂比划着,一旁的狗卷棘也眼睛发亮的点头认同胖达的观点,落月花堇却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

  “话说今天是伏黑生日对吧”

  “鲑鱼。”

  禅院真希看着在一旁一直兴致缺缺的趴桌子上的落月花堇在听到伏黑两个字时身体僵住后又放松下来。

  奇怪。

  很奇怪!

  明明落月那家伙平时只要听到关于伏黑的事都会特别积极起来,今天明明是伏黑一年一度的生日,比平常事更加重要,现在却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是不是两人之间出了什么事……

  感觉到事态严重,一旁的胖达也和禅院真希一脸严肃起来思想对策。到是狗卷棘一脸平静的用手拍了拍落月花堇的头道,

  “鲑鱼?”

  不愧是狗卷!这么直球!胖达在内心大喊道,一旁的禅院真希一脸莫名其妙的看着胖达一脸兴奋的样子,她听不懂狗卷棘的语言。

  “……”

  落月花堇没有说话,只是起身拉着狗卷棘往外走,狗卷棘则在即将出教室时转过头比了个OK手势。

  “我们真的不用跟上去吗?”禅院真希有些担忧的看着两人离去的方向。

  “没问题的,你要相信狗卷嘛。”胖达一脸OK的回答道“落月和狗卷的关系可比我们想象的要好,毕竟他们两是挚友嘛。”

  “我们难道不是?”禅院真希愤愤的转头看着胖达质问道。

  “如果真希再温柔一些就是了……哈哈哈哈,开玩笑的啦!不要生气嘛。”胖达边说边抱头躲避禅院真希的殴打。

  “就算是开玩笑,但一想到我们四个人中居然只有我听不懂狗卷的语言就很生气!”

  禅院真希很生气!

  “不,是五个人,不要因为乙骨去出差了就直接忽视掉嘛,话说乙骨也听不懂,你们可真配……嗷!”

  

  “抱歉,突然把你拉出来……”

  “大芥。”

  落月花堇有些沉闷的坐在草地上,一旁的狗卷棘也跟着一起坐下。

  落月花堇也不说话就这么坐着,狗卷棘也心有灵犀的没有说话,就这么安静的坐在一旁。

  在第一次接触的时候狗卷棘就知道落月花堇缺少作为人的最本质的东西,

  『心』

  落月花堇早已缺失让其跳动的东西,偏执的性格和暴力嗜血的性情将她推向深渊,能够将她拉出的人只有一个,而那个人就是伏黑惠……

  狗卷棘摸了摸落月花堇的头,落月花堇微微动了一下。

  雪花飘飘洒洒是掉落身上,落月花堇想起小时候被父亲丢弃雪地的事情,母亲当时轻轻的抱住自己,冰冷的肌肤相亲竟意外的暖和了起来。

  “真冷啊……”

  “鲑鱼。”

  落月花堇抬起头来。

  伏黑惠给人的感觉就是这样冷冷的,与世隔绝的疏离感让落月花堇竟有些同类相吸的感觉。

  但不一样,伏黑惠如同雪天盛开的山茶花般,冰冷却让人感觉到温暖,让人想要靠近。

  “果然还是要见一面吧……”

  狗卷棘转头盯着落月花堇用手比了个OK的手势,落月花堇没忍住笑了出来。

  棘这家伙果然知道自己在害怕呢。

  “樱花!”

  “诶?!等等!”

  狗卷棘猛的站起把落月花堇也顺手拖起,抓着手腕就冲去找伏黑惠。落月花堇也从开始的没反应过来跑去些歪歪扭扭的,到后面迅速转换好姿势跟着一起跑。

  “他们在干嘛?好傻……”

  禅院真希坐在胖达身上一抬头便看到狗卷棘拉着落月花堇的手腕并排跑,一脸嫌弃。

  “什么什么?”

  被压住的胖达听后忙想抬起身去看,结果被禅院真希一拳打回去。

  “给我好好反思不要乱动啊!”


  “诶?那不是狗卷学长和落月学姐吗?”

  虎权悠仁趴在窗边打望便看到远处狗卷棘抓着落月花堇的手腕并排跑的场景。

  “哈?”钉崎野蔷薇听到后也朝窗外看去,然后马上大笑起来,“噗哈哈哈哈,那是什么鬼动作,好傻!”

  另一边 

  “我咋感觉有人骂我呢?”

  “鱼籽……”

  落月花堇与狗卷棘背后一凉.JPG

  

  “你们两个真是的,安静一点啊。”伏黑惠满脸不耐烦的盯着好友们无所事事的趴窗户的吵闹道,“再这么吵就从我的房间滚出去。”

  “真是一如既往的暴躁呢,不过今天你生日就不和你计较了,哼!”

  “钉崎你就少说点嘛。”

  “哈?凭什么?”

  眼见着两人如同小学生般又吵起来,伏黑惠感觉手中的盘子要被捏碎开来……

  “惠!”

  “鲑鱼!”

  [咔嚓]

  碎了呢,伏黑惠黑着脸看着手中捏出裂痕的盘子。

  “有什么事吗?落月学姐?狗卷学长?”

  伏黑惠收了收表情将盘子放一旁抬头看向落月花堇和狗卷棘问。

  狗卷棘和落月花堇相互看了一眼点了点头。

  “我想要带惠君去一个地方,惠君现在有时间吗?”

  伏黑惠想要说马上要出门吃饭了,但看到落月花堇有些期待的眼神时点头答应了。

  看着伏黑惠被落月花堇就这样快速带出了门,虎权有些疑惑的转头看向身边的钉崎野蔷薇,说,

  “我们不是马上要出去吃饭吗?”

  “你还真是看不懂气氛……这种话就不要说出来,没人会当你是哑巴!”

  “海带!”

  “可是……”

  “闭嘴!”

  虎权悠仁委屈.JPG


  雪还在下着,伏黑惠没有戴围巾出来,脖子被冻的有些发红,落月花堇见状将脖子上的围巾扯下递给伏黑惠。

  “不用。”

  伏黑惠皱着眉毛看着落月花堇裸露外面的脖子。

  “我不冷。”

  落月花堇注意到伏黑惠的眼神解释道,自母亲去世的那个雪天后,像是对冷失去了反应似的,即使泡进冰水中冻到嘴皮发紫在医院发高烧,落月花堇也无法对冷产生反应。

  伏黑惠还是不愿意接,落月花堇想了想决定利用力量差距直接将围巾套上去并打了个大大的蝴蝶结,然后跑开。

  “喂!”

  因为套太快,眼睛也被围进去了,伏黑惠感觉自己要被对方气死在这里。

  “不要取!”

  落月花堇抓住伏黑惠想要拉下挡住眼睛的围巾的手叫道。即使生气,伏黑惠也还是乖乖的将手放下,落月花堇乘机握住伏黑惠垂下的手。

  “出发!”

  

  落月花堇没有戴手套,手冰冰的 握住伏黑惠同样没有戴手套冰凉的手竟感到有些暖和,不自觉把手再次握紧,伏黑惠被围巾挡住了视线,只能任由女孩子牵他向前。

  不知道要去往那里,就这样安静的牵着手伏黑惠不禁想起小时候津美纪也是这样牵着他的手往前走,嘴角不自觉的微微勾起。

  “到了。”

  女孩子松开握紧的手,将遮住视角的围巾扯下。

  红。

  这是伏黑惠恢复视觉的第一反应。

  红艳的山茶花簇拥开放在雪地中,与周围的白色形成对比,晃眼的不行。

  一只山茶花被别在耳边,伏黑惠晃过神看向为自己别上山茶花的女孩子。

  “果然,惠很适合呢~”

  女孩子笑的比山茶花还晃眼,让人转不开视线。

  “生日快乐,惠!”

  落月花堇轻轻的抱住伏黑惠,伏黑惠也伸手拥抱回去,将头靠在对方的肩上喃喃道,

  “哪有人生日礼物送山茶花啊……”

  落月花堇笑了,她松开拥抱,双手将伏黑惠的脸捧在面前,轻轻的抹开刘海在额头烙上一吻。

  伏黑惠没有躲开,感受着额头冰凉的接触。

  “谢谢……”

  山茶花依旧热情的盛开着。

  “不用谢!”

  雪花掉落在落月花堇的身上,落月花堇却还在笑,伏黑惠也被传染似的跟着笑。

  落月花堇讨厌下雪,却唯独不讨厌盛开在雪日的伏黑惠。

 “惠还真是容易害羞~”

  “闭嘴,还有把围巾带好啊堇!”

  伏黑惠脸红的将围巾分一半给落月花堇,落月花堇也乘机再给伏黑惠的脸颊来了一下。伏黑惠手摸在刚刚被亲的地方,脸红的不像话,狠狠的盯着身旁的罪魁祸首,眼神充刺着害羞,生气还有开心。

  落月花堇想起第一次相遇的时候,她一眼便被伏黑惠所吸引过去,早已停止跳动的心脏也为此再次跳动起来,而现在存放心脏的地方也是砰砰跳了起来。

  “果然还是很喜欢惠~”

  “你在说些什么啊!真是的……///”

  雪还在下着,两人就这么缠着一条红色的围巾往回走去,在雪地上留下一深一浅的脚印。

  the end

 后续 因为回去太晚而被好友狠狠的大敲一笔,禅院真希和胖达也来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