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塁珠绪

32浏览    2参与
風泉ゆう(小幽)

たまるい—安心

上一篇“驗證”的微後續,此為珠緒視角,以下放文——


春日午後的凜明館花圃,雖然天氣有些悶熱,但徐徐微風吹來仍讓人身心舒爽,讓我能忘記煩惱,盡興地照顧花朵。


今天上午,在文的帶領下,大家都成功完成了芭蕾舞的訓練,練習過後,文趕著去打工,而我和伊千繪當然也跟著去了,今天是假日,要是人手不足就不好了!


“珠緒,這裡就交給我們,妳快回去休息吧!”

“不過客人還很多......”

“放心,包在伊千繪ちゃん的身上!”

“這裡就交給我們就好,妳累一天了,快回去吧!”

“......我明白了,那我先回去了。”


‘難得天氣這麼好,晚點去花圃...

上一篇“驗證”的微後續,此為珠緒視角,以下放文——


   

春日午後的凜明館花圃,雖然天氣有些悶熱,但徐徐微風吹來仍讓人身心舒爽,讓我能忘記煩惱,盡興地照顧花朵。


今天上午,在文的帶領下,大家都成功完成了芭蕾舞的訓練,練習過後,文趕著去打工,而我和伊千繪當然也跟著去了,今天是假日,要是人手不足就不好了!


“珠緒,這裡就交給我們,妳快回去休息吧!”

“不過客人還很多......”

“放心,包在伊千繪ちゃん的身上!”

“這裡就交給我們就好,妳累一天了,快回去吧!”

“......我明白了,那我先回去了。”


‘難得天氣這麼好,晚點去花圃澆水吧!’ 我一邊這樣想,一邊踏著愉悅的腳步,回到了桐花庄。


“我回來了!”

“哇啊!珠、珠緒前輩歡迎回來!”


才剛進門,就看見塁ちゃん滿臉通紅的樣子,是天氣突然變熱的關係,導致身體不適嗎?


“怎麼了嗎?塁ちゃん的臉很紅哦!”

“沒、沒什麼!那、那個......珠緒前輩、我!”

“鳥兒在看著哦,塁~”

“哇啊啊啊!”

“幽幽子ちゃん,在這裡睡覺會感冒的喔!”

“是~”

“話說回來,塁ちゃん有什麼事嗎?”

“啊、那個!我、我......對不起,我先回房間了!”

“啊!塁ちゃん!?幽幽子ちゃん,在我回來前發生什麼事了嗎?”

“誰知道呢~”


塁ちゃん慌張地跑回房間,更貼切的說法應該是逃離這個空間。


是不是我又做了什麼讓她不開心的事了?諸如此類的負面情緒困擾著我,明明情人節時已經答應塁ちゃん不要一個人胡思亂想的,只好去外頭轉換心情。


“幽幽子ちゃん,我去澆花,晚點回來!”

“路上小心~”


沁涼的水花,灑在熱得像熱鍋的地上,或許連怕水的螞蟻都要歡呼。


“呼......這樣應該就行了!”


此時,有個腳步聲緩緩接近,轉過頭一看,是熟悉又令人尊敬的身影。


“真漂亮的鬱金香!”

“宇梶老師,下午好!”

“下午好巴さん,一直以來都讓妳一個人照料這些花朵,辛苦妳了!”

“不會,是我自願做的,只要這些花能讓其它同學佇足欣賞,撫慰她們疲勞的心靈,這樣就夠了,而且......”


一股暖流溢出,包裹著我的心,只要想到對方燦爛的笑顏,我就會不由自主地露出笑容。


“而且?”

“不是只有我一個人在照顧它們。”

“珠緒前輩!!!!”

“說曹操,曹操到。”


塁ちゃん正向這裡跑來,氣喘吁吁的樣子,該不會是一路從桐花庄跑過來的吧?


“哈...哈...珠、珠緒......前輩......咳、咳!”

“塁ちゃん妳沒事吧!?”

“那我先回辦公室了,別太晚離開學校!”

“啊、是!塁ちゃん,我們先坐在一旁的長椅上吧?”


看塁ちゃん喘得上氣不接下氣的,這個樣子,我看著也難受,只能坐在一旁輕輕順著她的背,讓她慢慢將呼吸緩和下來。


五分鐘後,塁ちゃん終於調回正常的呼吸速度,我才稍微鬆了一口氣。


“好點了嗎?”

“是,不好意思,讓前輩操心了!”

“沒事的,不過跑得那麼急,是有什麼事嗎?”

“那個、我.......我有件事想找珠緒前輩確認一下。”

“確認?”


塁ちゃん突然站起身,僅僅一瞬間,一種難以言喻的心情湧上心頭,像是自然反應一樣,趕緊抓住她的手,我第一次知道,原來高大的背影除了安全感外,也能帶給人更勝不安的恐懼。


塁ちゃん似乎是察覺了我的心情,又趕緊坐了下來,頓了幾秒後才開口。


“珠緒前輩,我喜歡妳!”

“......誒?”


意料之外的話,讓我只能做出這種反應。


“塁ちゃん怎麼了?突然這麼正式地說,明明平常都是在回家路上,或是在房間時才......”

“前、前輩!這裡還是學校,請別說那麼大聲!”

“抱、抱歉!只是因為有點突然,所以反應不過來!”


塁ちゃん再一次深呼吸,手上傳來她的顫抖。塁ちゃん是在害怕嗎?難不成我做了什麼讓她不安的事?


“珠緒前輩,我喜歡妳!最喜歡了!”

“塁ちゃん......真的?”

“誒!?啊、嗯!”

“......太好了。”

“珠緒前輩?”

“我也是哦,塁ちゃん!最喜歡妳了!”


聽到她這樣說,剛才煩悶的壞情緒一掃而空,我輕輕地靠在她的肩窩,塁ちゃん的味道逐漸竄入鼻腔中,那是溫柔而強烈,只屬於她的味道。


“珠緒前輩......”


我的記憶似乎到這裡就停止了,原來人安心後真的會睡著,再次醒來時,塁ちゃん姣好的臉蛋伴著她微微的吐息,像是小孩子般的睡顏出現在眼前,我看向時鐘,早已是晚餐時間。


桌上擺著兩人份的餐點,旁邊是幽幽子ちゃん寫的字條,明天得好好向她道謝才行。


我靠在塁ちゃん身旁,慢慢闔上眼,對方的體溫往往是最溫暖的毛毯,在心中的寒冷消失前,讓我再多撒嬌一下吧?塁ちゃん!

風泉ゆう(小幽)

たまるい—驗證

太久沒有寫たまるい文了,來更新一下!全文塁視角,有些許蕉純,以下放文——


“歡迎光臨Banana咖啡廳,請問要點些什麼呢?”

“我是來跟大場さん聊聊的。”


今天原本是極其普通的一天,不過中間發生了小插曲,導致我現在在聖翔進行煩惱諮詢。


同好會的訓練早在兩小時前結束,沒有劍道部的練習,文前輩去巴食堂打工,伊千繪前輩和珠緒前輩也去幫忙。


本來我也想去,不過被珠緒前輩阻止了,要我好好休息,珠緒前輩真的太溫柔了,明明她才是最需要休息的人,秋風塁,妳真是個幸福的人!


“吶,塁。”

“嗯?幽子妳醒啦?怎麼了?”

“妳現在在跟珠緒前...

太久沒有寫たまるい文了,來更新一下!全文塁視角,有些許蕉純,以下放文——


   

“歡迎光臨Banana咖啡廳,請問要點些什麼呢?”

“我是來跟大場さん聊聊的。”


今天原本是極其普通的一天,不過中間發生了小插曲,導致我現在在聖翔進行煩惱諮詢。


同好會的訓練早在兩小時前結束,沒有劍道部的練習,文前輩去巴食堂打工,伊千繪前輩和珠緒前輩也去幫忙。


本來我也想去,不過被珠緒前輩阻止了,要我好好休息,珠緒前輩真的太溫柔了,明明她才是最需要休息的人,秋風塁,妳真是個幸福的人!


“吶,塁。”

“嗯?幽子妳醒啦?怎麼了?”

“妳現在在跟珠緒前輩交往對吧?”

“嗯,怎麼了?”


幽子一回來就躺在客廳睡著了,雖然很沒規矩,不過這就是幽子,然而,她才剛睡醒就沒頭沒尾地問這種問題,難不成我跟珠緒前輩看起來不像情侶嗎?


“塁,妳跟珠緒前輩說過多少次喜歡了?”

“怎、怎麼突然問這個!?”

“快說。”

“呃......每天至少一次,所以我想也有一百次左右了吧?”

“那珠緒前輩說過幾次喜歡?”

“誒?”


接著幽子又二話不說,躺下去睡了。


我從來沒有思考過這件事,應該說,珠緒前輩有說過嗎?仔細想想,我們交往的這四個月以來,好像都是我主動說喜歡的,越是思考就越想聽珠緒前輩對我說喜歡。


“珠緒前輩......”

“我回來了!”

“哇啊!珠、珠緒前輩歡迎回來!”


說時遲那時快,我的心情還沒平復,珠緒前輩就先回來了,剛才幽子的話還在心頭縈繞著,我覺得臉變得有些燙人。


“怎麼了嗎?塁ちゃん的臉很紅哦!”

“沒、沒什麼!那、那個......珠緒前輩,我!”

“鳥兒在看著哦,塁~”

“哇啊啊啊!”

“幽幽子ちゃん,在這裡睡覺會感冒的喔!”

“是~”

“話說回來,塁ちゃん有什麼事嗎?”

“啊、那個!我、我......對不起,我先回房間了!”

“啊!塁ちゃん!”


不敢回頭,沒想到交往了這麼久,我還是一個膽小鬼......啊啊!秋風塁,妳這個沒用的傢伙!到底要怎麼做才能像大場さん跟星見さん那樣互道喜歡呢?


“對了!大場さん!”

如果是大場さん的話,或許會有辦法!


......


“所以才來這裡啊?呵呵!沒想到我能受到塁ちゃん的信任,Bananice!就包在Banana身上吧!”

“請告訴我,到底要怎麼做才能讓珠緒前輩對我說喜歡?”

“我想想哦......有了!不過在那之前,先吃個甜甜圈等我一下吧!”


說完,大場さん便把巧克力甜甜圈擺到我的面前,接著往裡頭走去,我只能像個小孩一樣,乖乖等著。


“啊姆......嗯?這是!?”


一口咬下,巧克力的微苦充斥在口中,不知不覺中,又變成了小麥的香氣,雖然口感很厚實,甜味也十分濃郁,吃起來卻一點負擔都沒有,讓人一口接一口,心情也隨之放鬆......這是極品!甜甜圈界的極品!


“抱歉讓妳久等了!”

“大場さん,這個甜甜圈好好吃!太好吃了!”

“真的嗎?謝謝妳!對了,我把純那ちゃん叫過來幫忙囉!”

“事情經過我已經聽奈奈說了,雖然應該幫不上什麼,不過我會盡力的!”

“謝謝妳們,大場さん、星見さん!”


我們討論了許多方法,像是送禮或是幫忙對方做晚餐之類的,不過那些我平常都有在做,所以沒有幫助,除了最後一個。


我只能放手一搏,踏著些許沉重的腳步回到桐花庄。


“我回來了!”

“啊咧?塁妳回來啦!妳去哪裡了?”

“沒、沒什麼!只是有事所以出去一下,伊千繪前輩什麼時候回來的?”

“三十分鐘前。說起來,文今天好過分!早早叫珠緒先回來,然後留我一個人忙來忙去......”


雖然看伊千繪前輩說得那麼開心,打斷她實在有些不好意思,但我還是得快點找到珠緒前輩才行。


“結果文她......”

“對不起,伊千繪前輩!剩下的我回來再聽,能先告訴我珠緒前輩在哪裡嗎?”

“明明才剛回來就珠緒能量不足啦?妳們倆果然很恩愛呢!要不要我改天叫長頸鹿把民政局搬過來呢~”

“伊千繪前輩!”

“好好,不鬧妳了!聽幽幽子說,珠緒中午才剛回來沒多久,又馬上去學校澆花囉!”

“我明白了,謝謝前輩!”


幸好剛才鞋子還沒脫,用跑的話,應該可以在珠緒前輩離開學校前趕到,請再多等我一下,珠緒前輩!


“哈......哈......”


跑了十五分鐘,總算來到目的地。


花圃旁,一縷靛紫色正在細心照料著美麗的花朵,而我們的顧問老師正和她對話。


“珠緒前輩!”


比起 ‘為什麼宇梶老師會在這裡?’ 的疑惑,更多的是找到珠緒前輩的興奮,促使我步伐加大,並一股腦地喊著對方。


“哈...哈...珠、珠緒......前輩......咳、咳!”

“塁ちゃん妳沒事吧!?”

“那我先回辦公室了,別太晚離開學校!”

“啊、是!塁ちゃん,我們先坐在一旁的長椅上吧?”


糟糕了!跑得太賣力,喉嚨好痛!還讓前輩這麼擔心,秋風塁,給我振作一點!


“好點了嗎?”

“是......不好意思,讓前輩操心了.......”

“沒事的,不過跑得那麼急,是有什麼事嗎?”

“那個、我.......我有件事想找珠緒前輩確認一下。”

“確認?”


‘只要塁ちゃん主動說喜歡,珠緒ちゃん一定會回應妳的哦!’

‘真的嗎?’

‘嗯~純那ちゃん?’

‘誒!?’

‘喜歡!最喜歡妳了’

‘誒!?那個、我......我也喜歡奈奈......’

‘嗯!Bananice!’


回想著大場さん的話,如果這樣做可以讓珠緒前輩對我說出 ‘喜歡’ 的話,我願意一賭!


我才剛站起來準備深呼吸,手腕卻被緊緊抓住了。


‘珠緒前輩的手啊!’


低下頭看,前輩的眼中竟然滿是淚水,嚇得我趕緊坐下,一瞬間,我的腦子一片空白,不知道該說什麼,總之多深呼吸幾次,必須讓腦袋好好冷靜下來才行。


“珠緒前輩,我喜歡妳!”

“......誒?”


誒?這是什麼反應?跟說好的不一樣啊大場さん!


“塁ちゃん怎麼了?突然這麼正式地說,明明平常都是在回家路上,或是在房間時才......”

“前、前輩!這裡還是學校,請別說那麼大聲!”

“抱、抱歉!只是因為有點突然,所以反應不過來!”


太過於性急,差點忘記珠緒前輩是個內斂的人,心急吃不了熱豆腐、不對!是欲速則不達,我得多注意才行!好,再來一次!


心靜下來後,身體卻不自覺顫抖,如果看著珠緒前輩的眼睛,我更無法說出口,因此我只能盯著前方的花圃。


“珠緒前輩,我喜歡妳,最喜歡了。”

“塁ちゃん......真的?”

“誒!?啊、嗯!”

“......太好了。”

“珠緒前輩?”

“我也是哦,塁ちゃん!最喜歡妳了!”


才剛說完,珠緒前輩便靠著我的肩膀,帶著哭腔而溫柔的語氣,原來我讓珠緒前輩不安了嗎?而我竟然只為了讓前輩對我說出 ‘喜歡’ 兩個字,就讓她如此害怕......


“珠緒前輩......”

“.......”

“啊咧?前輩?”


輕微的身體起伏,規律的呼吸聲,才發現珠緒前輩直接倒在我身上睡著了,跟我表演完後襲來的安心感一樣。


小心翼翼地背起對方,明明剛才手被牢牢抓住時是那麼激動,現在被前輩貼著背卻意外地冷靜,感覺真奇怪。


回到宿舍後,前輩還沒睡醒,不想吵到她,乾脆趴在床沿,一同進入夢鄉。


‘不知道在夢裡,見不見得到珠緒前輩?’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