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塔莎cp

227浏览    27参与
Ashlay

塔莎cp

  后来(2)故事很长,慢慢来


八五年阿梅终于又推出了自己的新专辑《坏女孩》。随后起身去往日本做宣传,这时她认识了日本艺人近藤真彦。两个人同为当时的流行歌手,音乐理念极为契合,近藤真彦为人圆滑,幽默风趣,而梅艳芳独特爽朗的性格也吸引了近藤,久而久之两人产生了情愫。


阿梅尽管工作繁忙也经常前往日本看望近藤。而近藤甜言蜜语之下却是一场赤裸裸的骗局。近藤在与阿梅暧昧期间仍然与在日本被称为“元组歌姬”的中森名菜纠缠不休。


得知渣男本性的梅艳芳黯然退出了这段可笑的三角恋,同时也看淡了男女之情,得知阿梅这不幸的遭遇之后,莎莉迅速的就去安慰了,陪着阿梅待......

  后来(2)故事很长,慢慢来

 

八五年阿梅终于又推出了自己的新专辑《坏女孩》。随后起身去往日本做宣传,这时她认识了日本艺人近藤真彦。两个人同为当时的流行歌手,音乐理念极为契合,近藤真彦为人圆滑,幽默风趣,而梅艳芳独特爽朗的性格也吸引了近藤,久而久之两人产生了情愫。

 

阿梅尽管工作繁忙也经常前往日本看望近藤。而近藤甜言蜜语之下却是一场赤裸裸的骗局。近藤在与阿梅暧昧期间仍然与在日本被称为“元组歌姬”的中森名菜纠缠不休。

 

得知渣男本性的梅艳芳黯然退出了这段可笑的三角恋,同时也看淡了男女之情,得知阿梅这不幸的遭遇之后,莎莉迅速的就去安慰了,陪着阿梅待了好久,直到阿梅终于走出这段爱情的阴霾,她才安心。

 

八八年塔莎的合作舞台“我要你的爱”,两人在舞台上将妩媚互撩表现到了极致。sally声线细腻魅惑,阿梅音色浑厚迷人,两种声音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两人将这首歌曲改编演绎成一种令人欲罢不能的成熟女人之间性张力的极致拉扯。两个人的歌词相互交叠,每一个眼神缠绵悱恻。

 

这也是叶倩文极少在大众视野中展现出的娇羞的小女儿性格,却在与梅艳芳的合作中被完整的展露出来,让人们有幸能够目睹叶倩文的可爱与真实。

 

梅艳芳看似不经意的挑逗实则是一种期待与鼓励,盼望她的sally大胆的展示自我。叶倩文也不负所望,两人的完美演绎促成了这个为后世津津乐道的传奇舞台。

 

90年两人合作了黄梅戏“梁祝十八相送”,这也是莎莉在黄梅戏上的处女作。

 

阿梅自然而然的扮演梁山伯,阿梅虽然比莎莉还要小两岁,但是儿时就浸淫歌舞场的经历培育出了她强大的气场,因此在她的衬托之下,叶倩文就显得格外小女人了。

 

后台采访的时候,面对比自己矮了半头的梅山伯,叶英台没忍住笑,结果又想到自己有那么多唱词,莎莉开始对着记者吐苦水抱怨头发晕,换成阿梅站在一旁把玩扇子含笑看回她。

 

沙莉不识谱也不识字,阿梅好奇地看着她用自创的方法注解,顺便为她讲解每段唱词的意思。

 

“梁山伯好似一只呆头鹅哦,祝英台都暗示这么多次了。”莎莉忍不住感慨。

 

阿梅想起来上次合唱《情人的眼泪》,她对着莎莉唱到“你难道不明白是为了爱”,莎莉欢快地摇头,阿梅心底叹了一口气——笨蛋,你自己不还是一样嘛!

 

“哎呦,那你可不要向他一样哦,咱都得机灵点!”阿梅轻轻敲了下莎莉的脑袋瓜。

 

“那肯定的呀,我可比那个呆瓜强多了好叭!”莎莉不甘的回道。

 

“是是是,我们sally最聪明,最机灵啦!”阿梅也配合的答道。

 

所幸的是,阿梅不真的是黄梅戏中迟钝的梁山伯,她奔放热情,懂得心中的所爱,知道何种的分寸,会在乎莎莉的感受,然后勇敢诉说喜欢。

 

莎莉若是娇羞,那她便主动,反正她们的故事还会很长,就慢慢来喽~

1、此文来自我的突发奇想和大神姐妹合作而来,本人很喜欢塔塔和sally如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请勿上升真人!大家磕🍬就好,谢谢

2、此故事当中有借鉴一篇微博采访文具体博主找不到啦,如果有人知道请帮我备注上去,谢谢)

  


Ashlay

塔莎cp

  吃醋梗(上)

  你看我吃醋是不是很高興😤

  

[图片]

(事情起因如上圖)參加玩醉拳慈善首映禮的sally和Anita回到了她們的home。

雖說首映禮非常成功應該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就如sally的心情一樣(整場晚宴下來到現在回到家中臉上還是一直掛著笑容),但我們的Anita的心情就和sally這個沒心沒肺、開開心心的呆頭鵝完全相反啦(關鍵是因為這個呆頭鵝完全沒發現自己吃醋,更氣啦~😠)

今日作為和成龍他们一起籌劃的負責人,Anita就獨身一人先來到了會場讓自己辛苦工作滴寶貝sally在家好好休息到赴宴時間再去。

作為負責人之一的Anita也十分盡職的擔任起了迎賓的工...

  吃醋梗(上)

  你看我吃醋是不是很高興😤

  

(事情起因如上圖)參加玩醉拳慈善首映禮的sally和Anita回到了她們的home。

雖說首映禮非常成功應該是件值得高興的事,就如sally的心情一樣(整場晚宴下來到現在回到家中臉上還是一直掛著笑容),但我們的Anita的心情就和sally這個沒心沒肺、開開心心的呆頭鵝完全相反啦(關鍵是因為這個呆頭鵝完全沒發現自己吃醋,更氣啦~😠)

今日作為和成龍他们一起籌劃的負責人,Anita就獨身一人先來到了會場讓自己辛苦工作滴寶貝sally在家好好休息到赴宴時間再去。

作為負責人之一的Anita也十分盡職的擔任起了迎賓的工作(主要是某人想sally一來就看到自己,就如俗話說的一日不見如隔三秋雖然才短短半天但Anita真的是極其想念自己的寶貝呀~)

就這樣过了一段时间,Anita終於在迎了好多朋友後迎來了自己的寶貝sally(一看到她下车就立馬跑過去抱住了她)短暂的拥抱后牽起了自家sally的手準備給她介紹一下今天自己准备的成果并帶她進入會場。

  

可就在Anita給sally介紹的頭頭是道的時候,一個不速之客——成龍突然乘Anita不注意親了sally臉頰(還是兩下😠)

反應過來的Anita立馬生氣😡的說道:「你做咩!!!住口不許親!!!

成龍:???

然後指著🫵成龍問:「你親我家sally乾嘛?沒看到我在嘛?」

成龍:「我錯啦,我錯啦!」

而讓Anita更加生氣的是sally盡一臉呆萌,還站在那裡傻傻的笑,根本沒發現事情的嚴重性(我:沒那麼嚴重,只是沒發現你吃醋而已😜)

經過這件事後,Anita除了走宴會流程和朋友打招呼拍照外就一直牽著sally的手,守在她的身旁(生怕自己的寶貝再被人「騙」走啦或是親啦)就這樣的狀態一直到宴會結束,兩人坐上車一起回家(並且直至現在sally還是沒有發現Anita的異常)

到家後兩人分別去洗漱,Anita速戰速決全部弄好後穿著浴袍就坐到客廳沙發上看著電視等sally洗完澡,可在等的過程中,Anita坐在沙發上完全沒把注意力放在电视上而是满腦子一直在想某些人當著自己的面讓別人親了(還親了兩下)的事,關鍵是被親了後還一直在傻笑完全沒發現自己已經吃醋吃到…(真的越想越氣)

  (很喜欢sally和塔塔如有写的不好的地方请勿上升真人谢谢,文笔不好大家还是就看看吃吃糖🍬)

Ashlay
又是打卡滴一天(衣服很配哦蓝黑...

又是打卡滴一天(衣服很配哦蓝黑/黑蓝😁是不是又是说好滴nei)

又是打卡滴一天(衣服很配哦蓝黑/黑蓝😁是不是又是说好滴nei)

Ashlay

塔莎cp文

  小文章(1)

  今日一早几乎香港半壁江山的歌星都到达了红馆准备台庆彩排(当然这里面肯定有女队队长Anita和Anita最爱的sally啦^-^)

  这次的台庆Anita已经期待好久啦,因为终于又可以见到她最爱的sally好好聊聊天啦~而sally本人虽然是只呆头鹅但内心告诉她,在她听到女队队长是Anita时还是十分期待滴~

接下来的这一天两个人和所有歌星就在红馆一遍一遍确认节目游戏的流程,一遍一遍过歌舞等,但今天在彩排过程中sally总感到有点头晕脑胀的(自认为最近工作太多没休息好)但不想给这么多人添麻烦的sally一直强撑着走完了所有流程(可她不知道的是有一个虽然一直在彩排但眼...

  小文章(1)

  今日一早几乎香港半壁江山的歌星都到达了红馆准备台庆彩排(当然这里面肯定有女队队长Anita和Anita最爱的sally啦^-^)

  这次的台庆Anita已经期待好久啦,因为终于又可以见到她最爱的sally好好聊聊天啦~而sally本人虽然是只呆头鹅但内心告诉她,在她听到女队队长是Anita时还是十分期待滴~

接下来的这一天两个人和所有歌星就在红馆一遍一遍确认节目游戏的流程,一遍一遍过歌舞等,但今天在彩排过程中sally总感到有点头晕脑胀的(自认为最近工作太多没休息好)但不想给这么多人添麻烦的sally一直强撑着走完了所有流程(可她不知道的是有一个虽然一直在彩排但眼神总往自己身上飘的Anita发现了自己的不适,虽不说但彩排时总会让自己多休息)

所有彩排结束后,艺人们分别有回家休息的,有一起准备大家聚个餐的,有…等,而此时的sally回到了自己的休息室准备卸个妆换个衣服就立马回家好好休息(这时的sally只感觉头痛胸闷的喘不过气,平日里觉得很热的休息室,此刻也像极了披了一层冰那样的冷)换好衣服去卸妆的sally,终于发现了自己的脸又烫又红,并在sally反复摸了摸后确定了自己不是没休息好而是发烧了。

  卸完妆强撑着身体不适的sally准备拿手机让助理来接她回家,就在准备拨通电话前,休息室的门被推开了,Anita:“sally,你还好嘛?”

sally看到Anita惊讶中竟又带着点惊喜,随后用略微低哑的嗓音开口说到“不是他们叫你去聚餐了嘛,你怎么还没走”

这声音听的Anita心里一紧,随后说到“因为担心你啊,彩排时就发现你不舒服了,(看到sally脸红红的Anita,不管sally惊讶的表情,就直接把自己的额头贴了过去)你发烧了我送你回家吧”

sally:“那你聚餐…”(话还没说完sally就被Anita拉了起来并拿上了sally的包包和所有东西)Anita:“乖啦,我送你回家”

把sally送回家后,Anita并没有打算走,而是帮sally换好了睡衣安排到了床上,并在前面询问sally的地方顺利的找到药箱拿到了体温计(等Anita再回到卧室的时候就看到sally正乖巧的坐在床上,裹着被子,额头上有些被闷出来的细汗,苍白的脸上也因为发烧有很明显的红晕)

Anita坐到床边用很温柔的声音对sally说:“乖sally,我们来测一下温度”

(看着温度计的Anita皱着眉头,嗯真的烧的不轻)

而此时的sally有可能是生病的缘故,下意识的往正看着温度计皱着眉头的Anita怀里凑了凑,带着撒娇的语气低声抱怨道“难受..”

(听到这Anita心被揪着的疼)

这个时间点已然不好买药了,又加上某些原因不能去医院

Anita只能轻声哄着sally躺下,自己去刚刚的药箱里找找退烧药,找到后Anita直接就用热水冲开,并吹了吹往卧室端去

(卧室)进入卧室后,Anita坐到床边轻声的叫着躺在床上已经迷迷糊糊的sally

“sally,sally~乖,喝药啦~”Anita从碗里舀了一勺,放在嘴角吹了吹喂给sally

“这个药好苦~”sally往后退了退,有些抗拒

而且生病的sally意识明显不清晰,和平时的sally不同—生病的sally会露出自己最软弱的地方,比如像现在这般和小孩子一样拒绝吃药

“这个药不苦,是甜甜的,乖,宝贝~只有喝了它我们才能快快好起来呀”Anita柔声哄着,喂了一口

“那我可不可以少喝一点”sally牵住Anita的衣袖,撒娇一样的把衣袖来回晃着

Anita心脏突突的跳,真的受不住这样软萌的sally可是原则问题“不可以哦”

(喝药不可以以撒娇蒙混过关啦!)

喂完药后,药效也似乎慢慢起了作用,一股倦意袭来,sally打了个哈欠就躺下了

Anita给sally掖了掖被子,又看了看脸红彤彤的sally就准备出去啦,可这时忽然一只手抓住了自己,没等回头,就听到了那人(用着撒娇的语气)有些迟疑的问话

“Anita今天陪我睡一晚…好嘛?”

Anita停住转头,sally此时已经将整个头蒙住

“好”

搂住Anita的sally安然睡去

过了一会sally平稳的呼吸声响起,Anita吻了吻sally的发顶,小声说道“sally我真的很喜欢你,希望未来我们能离彼此更近一步。我很期待那天的到来哦~”说完后捏了捏sally因为发烧而通红的脸脸,就紧了紧抱着sally的手,随她一起入睡啦

第二天早上,醒来后的sally只觉得脑瓜子清醒了不少,药效见的也快,烧也退了,看到身旁还在熟睡的Anita更是清醒了不少,回想起昨天的自己…sally的脸一下子又变得通红~(等过了一会稍微恢复了一点冷静的sally看着Anita的睡脸轻声说道:“谢谢你Anita,我也很喜欢你~希望未来如果有机会我们能够更加了解彼此更近一步~我很期待~)

(我:Anita是装睡呢~还是装睡呢~磕🍬哈哈哈哈哈哈)

  

  文笔差各位见谅哈~

Ashlay

塔莎cp文

  (1)可以亲你一口嘛?


后来她们再次遇见,是在阿梅的某个电影杀青后的聚会上,那天很多人都来了,有导演,有演员,还有很多工作人员,而那天刚好莎莉来探一位朋友的班,刚好就一起参加了。


聚会开始众人齐聚在一家大型饭店,他们包下了那里最大的包间,大家被分在了好几个桌子,阵容还是蛮大的。


很巧,和阿梅在一桌的,就刚好有莎莉,两个人还是挨着,那个时候两个人真的不算熟,距那次最近的接触就是“我好喜欢你”的那段对话了。


所以饭桌上两个人都还比较拘谨,尤其是莎莉,静悄悄的一句话也不说,再加上刚好是减脂期,吃的也很少,就吃了点“菜叶子”。...

  (1)可以亲你一口嘛?

 

后来她们再次遇见,是在阿梅的某个电影杀青后的聚会上,那天很多人都来了,有导演,有演员,还有很多工作人员,而那天刚好莎莉来探一位朋友的班,刚好就一起参加了。

 

聚会开始众人齐聚在一家大型饭店,他们包下了那里最大的包间,大家被分在了好几个桌子,阵容还是蛮大的。

 

很巧,和阿梅在一桌的,就刚好有莎莉,两个人还是挨着,那个时候两个人真的不算熟,距那次最近的接触就是“我好喜欢你”的那段对话了。

 

所以饭桌上两个人都还比较拘谨,尤其是莎莉,静悄悄的一句话也不说,再加上刚好是减脂期,吃的也很少,就吃了点“菜叶子”。

 

两人对比起来,阿梅就显得自来熟一点了,和桌上的几个同事一起干杯,说说笑笑,还会讲一些笑话逗大家开心缓和陌生气氛,后来导演喝嗨了,拉着大家非要讲两句。

 

于是几个人闻声回头,就看导演在那里异常兴奋的拿着话筒讲着一些有的没的,莎莉那天似乎是喷了香水,转身的时候香味就传到了阿梅的鼻翼。

 

好香……茉莉花?

 

阿梅对这个味道蛮喜欢,不禁轻轻侧目注意到了身边的女孩。

 

她还是好好看……像之前那次见面一样……

 

Emmm……好像一见钟情的感觉,忍不住就像陷进她漂亮的漩涡里去。

 

“你身上好香喔,是什么香水嘛?”阿梅悄悄问道。

 

被突然搭话的莎莉先是一个激灵,“啊?奥……应该是我的沐浴露……”然后很不大胆的慢慢看向阿梅,眼神微微飘忽,不敢直视。

 

“咁啊,真嘅好好闻呀……”自来熟的阿梅又赞道。

 

这一句句的给我们莎莉整的真的很害羞,“谢、谢谢……”鸟悄的道了谢。

 

接下来两个人都没有话说了,气氛一下子又变得沉默了,还……很尴尬……

 

台上的导演倒是一点不受影响,一直在滔滔不绝畅想着票房大卖,过了五六分钟,他的讲话才终于结束,大家都客气的鼓起掌来,然后继续该吃吃该喝喝。

 

又是一个小时之后,饭局差不多到了尾声,但是好多人都觉得还不够尽兴,就举手表决去下一个活动——KTV继续今晚的杀青庆祝。

 

阿梅这个喜欢活动的小丫头自然迅速的举起了手,莎莉的朋友也觉得可以多玩一会儿,就劝莎莉也一起继续玩,害羞的莎莉最终还是磨不过朋友的撒娇,于是又跟着进入了下一环节——

 

包厢内,阿梅和好几个唱歌不错的演员一起合唱了很多流行歌曲,引得大家气氛越来越热。

 

还有人提出要玩游戏——真心话大冒险。

 

人多,玩起来刚好刺激,大家也都没什么意见,于是又点了一些酒水,用作游戏需要,然后拿着一个空酒瓶子就玩了起来。

 

就说“天选之子”到哪都是那么的被“照顾”,第一个被指到的人,就是我们的阿梅。

 

在众人的起哄声下,和酒水的作用下,阿梅果断选了大冒险。

 

“哦~我哋阿梅很有胆量喔!”

 

“那……挑在座的一个人亲一口!”阿梅在桌子上一堆写满惩罚的小纸球中随便选了一个,然后念出。

 

“喔!!!”大家闻言,更加兴奋了起来。

 

“嗰我哋阿梅会选边个呢?”

 

“边个呢……”

 

大家屏息猜测。

 

在这个紧张的阶段,只见阿梅一眼就向身旁的莎莉看去,那带着醉意和茵茵水雾的眼神,显得格外深情,莎莉怔怔的和她对视上,然后阿梅侧头把脸贴近了莎莉的耳朵——

 

“这位美丽的小姐,今晚,我可以冒昧的亲吻你吗?”阿梅独特的中性嗓音,被这句撩拨的话显得更加性感,惹得莎莉直接脸红起来。

 

心跳也不断在加快……

 

“答应她!答应她!答应她……”旁边的人看到这一幕,就像看到了别人在求婚一样,凑热闹的一起喊着。

 

【她……她、她好大胆啊……羞死啦!啊啊啊……不过,我要是不答应的话,会不会扫了大家的兴致啊……】莎莉心中一阵羞涩。

 

最终还是轻轻点了头。

 

【啊啊啊啊!真的好羞涩……好紧张!!!】

 

得到回复的阿梅,得逞般的轻勾起嘴角,那模样撩死人了!

 

【感觉……有点帅……】

 

不过阿梅也没有太过分,毕竟人家都是小姑娘,所以她克制住自己,忍住冲动,只是在莎莉的脸蛋上蜻蜓点水般的触碰了一下。

 

【好软哦……】一瞬间,那个柔软触感印在了阿梅的脑海里。

 

【还好香甜……】

 

Emmm……感觉好像个变态喔……

 

可是她真的好喜欢面前的这个女孩!

 

【今天可真是赚到啦!】

 

……

 

后来大家又玩了很多次,可惜阿梅没能和莎莉又再一次的互动,不过这一个亲亲……也是很值啦!知足啦知足啦~

 

看着时间不早,大家也都准备离开了,门口等车的时候,阿梅没忍住上前去问了莎莉的联系方式,莎莉没有拒绝,走之前,她微笑着对莎莉说:“很期待我们能再次见面!我很喜欢你哦!”

 

反应迟钝的小莎莉在阿梅的车走远后,才反应过来,又无奈又害羞的笑了笑,然后从心里也开始像阿梅一样期待。

 

【我也期待和你的下一次见面……】

  (此文来自我的突发奇想和大神姐妹合作而来,且此文不是完全现实文(但塔塔爱sally/sally爱塔塔是真的❤️),大家磕糖就好)

Ashlay

打卡!!!视频搬运自b站爱的可能Ly

她们真的太美好啦,真的很喜欢每次听塔塔喊:“Sally~”而且每次塔塔喊sally的声音都和喊别人的不一样

打卡!!!视频搬运自b站爱的可能Ly

她们真的太美好啦,真的很喜欢每次听塔塔喊:“Sally~”而且每次塔塔喊sally的声音都和喊别人的不一样

予远江

【塔莎】七夕贺文

-⚠️ Anita X Sally 架空

- 医生AU 心脏外科中心主任 X 麻醉科主任

-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就随便看看吧。非医学生所以有错误我也不知道。居然给我在七夕结束前写完了…


  Anita今天下手术时还算早,正巧在饭点。回想了一下早上Sally出门前和她讲的时间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点Sally应该没有手术安排,她便走向了那人的办公室。


  “哈!又被我抓到在吃垃圾食品了吧!”Anita推门走进去时Sally正心虚地收着桌上的麦当劳......


-⚠️ Anita X Sally 架空

- 医生AU 心脏外科中心主任 X 麻醉科主任

- 我也不知道在写什么就随便看看吧。非医学生所以有错误我也不知道。居然给我在七夕结束前写完了…


  Anita今天下手术时还算早,正巧在饭点。回想了一下早上Sally出门前和她讲的时间表,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个点Sally应该没有手术安排,她便走向了那人的办公室。


  “哈!又被我抓到在吃垃圾食品了吧!”Anita推门走进去时Sally正心虚地收着桌上的麦当劳。进Sally的办公室,Anita从不敲门。也正因如此Sally一听见开门声就知道是Anita来了,只是最后还是没来得及收拾作案现场。

  眼看也没有什么挽回余地了,Sally干脆把东西又摊出来,光明正大地吃了起来:“我已经三天没吃到薯条了,每天都在忙你们心外的麻醉。作为主任你不犒劳我还要说我,有这种道理吗?”说着还推了一个汉堡到Anita的面前。她本来就买的双人餐。

  “是是是,叶大主任最忙了,”Anita毫不犹豫地拿起汉堡就吃。垃圾食品虽然热量高,可是用餐速度快,肉又顶饱,确实是没时间时的好选择,“今天下午还有几台啊?”

  “两台。一台心外的一台神外的。”

  “我还剩一台。如果没有加台的话,”Anita三两口就将汉堡吞咽下去了,“今天结束应该不会很晚。晚上我先回家做饭?你自己坐地铁回来吧。”

  “好。”Sally拿起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差不多该是她去做术前准备了。她突然又想起来什么:“Loretta好像说明天是什么…七夕?中国的情人节吗?”

  听到Loretta的名字Anita果然还是有点吃味,不过毕竟是Sally来港千认识的第一个朋友,她也只能撇撇嘴:“其实是女孩子求智慧求事业的节日,只是中国有个鹊桥相会的神话故事,这几年好像都被当作情人节了。你怎么开始了解中国节日了?”

  “不算是在了解啦,听Loretta和几个小护士一直说来着,”Sally收拾掉桌上的垃圾后就推着Anita往外走,“我没多久就要去手术室了,你快回你自己办公室吧。”

  Anita拿她没办法,只得又提醒了一遍晚上需要她自己回家,还把地铁转线发到了她微信上。虽然Sally回国已经快一年半了,她还是有点担心女友半路上走丢了。


  手术完成得很顺利,叮嘱过一遍今天的轮值医生以后,Anita就开车去了菜市场买菜。Sally不善厨艺,她们俩要不就是点外卖,要不就是她烧饭。Anita也算是这家菜市场的熟客了,卖菜的大爷大妈总是会留点好菜给她,有时候还搭几把葱。去了就是热情的打招呼,这边阿梅那边塔塔的。Anita还去超市买了蜡烛和桌布。她们俩其实都不是爱搞浪漫的人,但这毕竟是正式在一起后第一个所谓的“情人节”,Anita还是想给足她仪式感。两个医生谈恋爱就是这样的,忙起来几天见不着人,这边刚下手术台那边又上了。有时候好不容易见一次面还是在手术室里做搭档。可也正因为两人都是医生,才更能够体谅双方对于手术的执着,对这份职业的热爱,而不是指责对方过重的事业心;也正因为她们都是女性,才更能明白女性在外科做到这个级别要跨越多少困难,更加地惺惺相惜。


  Anita回到家时,那边Sally刚下手术台。两台手术,一台顺利一台有惊无险。不过今天搭档的Danny也很厉害,换个人不一定能处理得那么迅速。Sally签完字后就跟着手机里Anita发过来的路线搭地铁回家。在地铁上,她久违地想起自己刚回国时的事情。港千发邀请时自己没想着要回来的,结果拒绝前就得知定居国内的外公生病住院了。虽然待遇比不上国外,但港千也算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医院了。在国内照顾外公也更方便些。从离职订机票到入职,她根本没花多少时间思考,也没想到排挤的问题。女医生在外科中通常是不受待见的,何况空降的女主任。Sally当时虽然不能完全理解别人所讨论的内容,但走到哪里都能听见自己名字的恐惧感她一直记着。医务处处长Loretta先抛出的橄榄枝,就这样她拥有了第一个朋友。而后就是Anita。Anita拉着她去认识每一个科室主任,逢人就夸她麻醉技术有多厉害,还帮着她找房子,帮忙将她外公安顿到港千来。可以说是Anita改变了她在所有港千人心中的印象。


  她们住的小区离医院不远,地铁就五站路。Sally差点就坐过了站。这里的房子是Anita找的,离地铁站近,旁边的设施也都很齐全。不得不说Anita确实想得比她周到,当时她只不过想随便找个地方,能睡觉就行。这个房子很大,Anita担心Sally初来乍到语言还不算通顺没法照顾自己,就协调着搬到房子的客房一起住了。直到现在,确认关系后也没有睡到一张床上去。无法确定什么时候就会有电话打进来需要她们去医院。为了不影响对方的休息,除非第二天俩人都休假,否则就不会睡一个房间。


  当推门进去看到的是一片漆黑和餐桌边摇曳的几根烛火时,Sally还是感到热泪涌上心头。她自诩不是一个会被这些形式感动的人。是因为最近压力太大了吧。她想。Sally走到桌边,刚想寻找一下那人的身影,就被Anita从背后环抱住。她其实比Anita要高那么一点,Anita在她看来就是那么小小的一只。可是被Anita抱住时还是会感到充满安全感。

  她听见她在耳边轻喃:“欢迎回家。”


  “准备了什么好菜祝我情人节快乐啊?”Sally笑着拉开椅子。

  “都说了七夕不是情人节了。诺,你喜欢的牛扒。”Anita也走到对面坐下。她比较喜欢坐在爱人的正对面,这样能看到她积极进食时像仓鼠一样的可爱样子。

  “God,我太想念了!”Sally果然迫不及待地就开动了,毕竟是她最爱的食物,“那你空下来和我科普啦,我又不懂那么多。”

  “好啊,忙完这段时间休个假吧。给自己放松一下咯。”

  “真的?去哪——”Sally话还没说完就被同时响起的电话铃打断了。两人无奈对视。


  “梅主任,急诊来了个病人需要您来会诊定方案。”

  “叶主任,急诊的病人可能要您上麻醉,搭梅主任。”

  

  “马上到。”



  下手术时已经是清晨了。这是场持续了六个小时的硬战,Anita下来后直接喝了两瓶矿泉水。接过Sally扔过来的巧克力,Anita三下五除二就把包装袋剥掉了,还掰了一半给Sally。Sally拒绝了——她出门前花了两秒吃掉了整块牛扒。不过她接过了Anita递过来的水。脱水还是不好受。

  “刚刚有够惊险的啊。”

  “是啊,要不是梅主任沉着冷静,病人就麻烦了。”Sally转动着因为长时间保持一个姿势而酸痛不已的脖子。

  “那也得靠叶主任啊。都说外科治病,麻醉保命嘛。”

  Sally看着正在脱静脉曲张袜的Anita,突然笑出声:“还能打趣我,看来还不够累。”

  Anita也跟着笑了。


  医生也是普通人。接到电话的时候她们心中可能有一万个不愿意。好不容易拥有的dating时间又被打散。从业这么多年,她们不是没有抱怨过高强度的工作,不是没有退缩过。可也是因此,失去过才知道离开手术台对她们来说有多痛苦。当成功修复病人的身体时,当又一次攻破从未挑战过的疑难杂症时,当看到重回病人脸上的笑容时,自豪和满足感涌上心头。那么一切付出都是值得的。为了她们所热爱的医学。

  更何况现在她们拥有彼此。在手术台上,拥有了值得托付一切的人。


  走出休息室,看到走廊尽头缓缓升起的太阳,Sally想到了什么。


  “七夕快乐啊梅主任。”

  “啊——七夕快乐。”


  瓷砖上映着的,是两人拥吻的影子。

Ashlay

(请大家观看时一定重点看塔塔的眼神方向,还有塔莎的对视眼神)打卡有🍬

(请大家观看时一定重点看塔塔的眼神方向,还有塔莎的对视眼神)打卡有🍬

Ashlay

打卡(嘿嘿我不管就是情侣装情侣首饰,毕竟那么多人就你俩带一样的十字架项链等等)还有图三确定不是商量好滴和左边完全不一样哈哈哈哈哈哈

打卡(嘿嘿我不管就是情侣装情侣首饰,毕竟那么多人就你俩带一样的十字架项链等等)还有图三确定不是商量好滴和左边完全不一样哈哈哈哈哈哈

予远江

【塔莎】生命的歌曲

“在金色年华里喝下了一杯最醇最烈的酒,宿醉了一辈子仍未醒过来。”

-塔莎(Anita&Sally)这篇感觉比较友情向(毕竟写到了Lam)⚠️避雷避雷避雷

-造谣文学 全部没有考据谢谢

-意识流 属于是想到什么写什么

-大部分人名都用了英文名,为过审(Miriam是千fa)


  Sally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后还能看见她的童年照片。轻声念出的名字却也吓了自己一跳,像是那人从未离去,而自己也只是喊出了陪伴多年的老友的名字。以为只有自己听到自己下意识作答的声音,不想还是被耳尖的王祖蓝挑明。她在那一瞬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年轻时习惯了两人的名字同......

“在金色年华里喝下了一杯最醇最烈的酒,宿醉了一辈子仍未醒过来。”

-塔莎(Anita&Sally)这篇感觉比较友情向(毕竟写到了Lam)⚠️避雷避雷避雷

-造谣文学 全部没有考据谢谢

-意识流 属于是想到什么写什么

-大部分人名都用了英文名,为过审(Miriam是千fa)


  Sally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后还能看见她的童年照片。轻声念出的名字却也吓了自己一跳,像是那人从未离去,而自己也只是喊出了陪伴多年的老友的名字。以为只有自己听到自己下意识作答的声音,不想还是被耳尖的王祖蓝挑明。她在那一瞬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年轻时习惯了两人的名字同时出现,大家似乎都爱将她们比较。Anita提出的解决方案就是笑,因此Sally就算没有办法听懂提问者的每一个字,也知道在听到Anita这几个字时要露出笑容。而此时此刻,在听到Miriam喊出她熟悉得想要立刻作出微笑的名字时,在王祖蓝说她一眼就认出她来时,微笑和沉默扭曲成一种无法被看透的表情。


  能够认出Anita纯属意外。Sally是这么对自己说的。Anita曾给她展示过这张儿时相片。明亮的眼眸。Miriam说得没错,眼睛是一个人的标志。Sally记了这对眼眸好多年。它似乎穿插着她的很多个人生瞬间。她想起无数次对唱时看向它们,想起台庆的舞台上揉着腰抬眼对上它们,想起酒席间不经意注意到它们。一切又再回到照片中的初见。每一次的它们都是不同的,Sally却始终觉得它们没有变过。其实相比于后面所看到的一切,Sally对于这张照片没那么熟悉。但她能够想起来那个女孩在后台举着这张照片眉飞色舞地说着小时候的经历——用那时她还听不太懂的语言——而她笑眼盈盈地看着。其实如果她能听得更明白一点就会发现Anita的童年并不是那么美好,可她只能够通过Anita的肢体语言和表情来作出回应。Sally喜欢在家中摆照片,几十年的从艺经历使得她和许多朋友都有着数不清的合照,而她们俩的特别多。并没有很刻意,只是八九十年代的活动她们似乎都并肩而立。但摆在家中的合照里,和Anita的却寥寥无几。林sir看不得,看得久一点就想流泪。因此Sally把她们俩的合照全部整到一个相册里去。她有时会拿出来翻看,想起某张照片是哪年什么活动时照的,就写在便签纸上贴到照片的背面。Sally记性不算好,但她希望能够记住每一个瞬间。Sally尤其喜欢在看这个特殊的相册时喝一杯酒,好似能回忆起来更多。


  节目组说要找Sally年轻时与朋友的照片,以契合情人知己这首歌的主题。她没怎么在意,只是随节目组选择。她自觉与圈内人关系都挺不错的,出道四十多年,与好友相识也都三十年以上,在她看来都算得上一声老友。放谁的照片都很合适。微信提示音响起,看到工作人员发过来的照片时,她反而愣了愣。里面有一张她同Anita较早时期的合影。她当然还记得自己曾经说过和Anita私交不多,不是很熟这种话。快过去二十年了,期间她不止一次审视自己与Anita的关系。她与她之间似乎总是剪不断理还乱,有时候会怀疑两人是否拥有时间差。Sally觉得她们的一生一直在错过。她想。如果当时自己主动一些,强硬一些,是否不会错过最后谈心的机会。明明已经在心里下决定要好好聊一聊了,到头来还是错过。她和她的关系其实不算不熟,私交不多也不代表不是朋友。她当然知道什么话说给记者听能够堵住他们询问的嘴。不知道是补偿还是不甘心,在那以后她也再未说过“不熟”。而那张合照也非常理所当然地出现在了电视上。


“二百年后在一起,应该不怕旁人不服气。”


  平日里并非有多多愁善感,但在这个节目里Sally扪心自问已经被touch到不止一次。听一生何求,想得不是自己的队伍能不能胜利,听不进去台上表演者的任何技巧。后来回看节目才发现自己呢喃着跟唱的小动作没有逃过摄像的火眼金睛。她想Danny,想Anita。Lam也想,他也清楚。他侧过头看看Sally,满眼关心。Sally却笑一笑糊弄过去。当时想的是什么呢。没有说出的话语,最终未被翻看的信件,还是送他最后一程时的崩溃。她记起Anita曾在颁奖礼上领着大家怀念他。Danny都很照顾她和Anita的。有时候会觉得好笑,她和Anita的共同好友实在多得令人无法想象。可偏偏她们俩人说起来就是没能成为知心好友。只不过到最后她连Anita也失去了。


  Sally拍了拍Lam的肩膀,让他早点休息。抬头一看时间确实已经过了平时休息的点,明早要打球,所以Lam还是回了自己的房间。而现在显然还不是Sally睡觉的点。电视还在继续放着,她跑去厨房开了一瓶酒。她其实挺爱喝酒的。酒下了肚就是容易胡思乱想。


  可能Anita对自己来说,就是一杯陈年好酒吧。

Ashlay

从别的糖里用显微镜找塔莎cp🍬

文截图来自作者:二两

从别的糖里用显微镜找塔莎cp🍬

文截图来自作者:二两

予远江

【塔莎】风

请以“祝我生日快乐,忌日也是。”为开头,以“生日快乐,忌日就算了。”为结尾写一篇意识流BE。抱梗来自@芝士不全熟 


「记得祝我生日快乐,忌日也是。」

我曾躺在病床上这么和朋友说。嘛,如果一定要经历这么一遭,那还是快乐一点吧。朋友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斥责我尽说些不吉利的。我顺势“哎呦”一声,虽然其实完全不痛。朋友瞬间紧张了起来。我实在是讨厌看到这种眼神,哪怕知道这是关心。不愿意让别人看到现在这幅样子,不想看到别人眼中的怜惜。


因此我拒绝了她的来访。


如果要说我最不想让谁见到此刻破败不堪的我,那就是她了。凌晨的时候,偶尔会被痛醒。那些时候我就会想起她来。挺好的,我真这...

请以“祝我生日快乐,忌日也是。”为开头,以“生日快乐,忌日就算了。”为结尾写一篇意识流BE。抱梗来自@芝士不全熟 


「记得祝我生日快乐,忌日也是。」

我曾躺在病床上这么和朋友说。嘛,如果一定要经历这么一遭,那还是快乐一点吧。朋友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斥责我尽说些不吉利的。我顺势“哎呦”一声,虽然其实完全不痛。朋友瞬间紧张了起来。我实在是讨厌看到这种眼神,哪怕知道这是关心。不愿意让别人看到现在这幅样子,不想看到别人眼中的怜惜。


因此我拒绝了她的来访。


如果要说我最不想让谁见到此刻破败不堪的我,那就是她了。凌晨的时候,偶尔会被痛醒。那些时候我就会想起她来。挺好的,我真这么觉得。我希望在她的记忆里我永远是舞台上那个耀眼的,明媚的;那个会在她旁边蹦蹦跳跳的。但是思念是难耐的。我从未觉得时间过得如此之慢。过去的日子里见得也不算多,我和她都忙着跑通告,面对面的机会也确实是少。只是那时候,我和她都知道我们拥有彼此,哪怕隔着几千公里的距离。


我已经很久没听到她的消息了。也好,也好。


真的离开这个世界反而是一瞬间的事。风拂过,我感觉一阵轻松,睁开眼睛却飘在半空,“我”就那么躺在手术台上一动不动。我才意识到我已经死了,成阿飘了。公布死讯的混乱,记者的拥挤,家人朋友的哭泣,我都在一旁看着。感觉死亡没有想象得可怕,除了有点孤独——哪怕我大声呼喊着都没人能听见我说话。好吧,能听见那就是真的闹鬼了。我还耳尖地听到有人提起她。在TW工作啊…还好没有在这里呢。我看着焦头烂额,心情差得要死还要应付记者的Jackie,又心酸又好笑。


那是“死亡”后第一次见到她。我和前几天一样坐在棺木边上看着我所熟悉的人来和“我”告别。听着那些话语心里不好受的。我当然很挂住我的那一群好友,可真的看见他们一个个肿着眼睛嘴里絮絮念叨着我,我的心情还是好不起来。垂着头晃着脚,我甚至不敢看向他们的眼睛。道别的话语全部听在心里,珍重的情意压在心上,直到那一声“阿梅”。


“Sally…”


她又瘦了。我知道她听不见的,但是就想喊喊她。这个名字在生前没少念,每一次都带着不同的情绪。如果可以,我最希望她能够回应这一次。希望她别哭,多吃点饭。希望她知道我就陪在她身边。她还是那么美。一看就没怎么打理的头发,凌乱地披散在肩。我看到她摘下墨镜后眼底的红血丝,也发现微肿的眼袋。我伸手想去摸摸她,却径直地穿了过去。啊,我都忘了我现在就是一缕风。大概是我吹起的风卷起她的发丝,她抬头看了我一眼。这是我们相隔已久的第一次对视。她是看不见我的,我却能看见她眼底的我。


可惜风流不了眼泪。


我本想追着她一起走,但在即将出灵堂的那一刻又被一股力量推回来。看来我的活动范围只有这里。很满足了,但还是觉得有些可惜。我实在想多看看她,哪怕只是盯着她发呆。能看见她就好。有时候想着这样强烈的欲望是不是为了弥补之前从未好好盯着她看过。


再一次见到她就是葬礼时。她全副武装,似是不想让人认出来。她没有跟着圈内好友一起,身边也没有人陪着。就只是一个人。我还是一眼就看见她了,可能对我来说她永远是人群中最特别的。我有点吃力地飘到她的旁边——不知为何最近的状态明显不如之前了,我觉得我越来越轻飘飘,有时坐着也会累,甚至开始犯困。我想到是不是留给我的时间不多了。她似乎没有打算在这里久留,甚至已经有起身的动作。我很慌张,我不想错过最后的时间。我很虔诚地祈祷,我说让我看看她。闭上眼睛猛得就往外面冲。这一次意想不到地成功了。


重新见到外面的世界我却没一点心思去看看那些花花草草去享受沐浴在阳光下的感觉,这一刻这一秒我整个人都是她的。她坐上了停在殡仪馆偏门的车子,避开了记者。我一路跟着她,却在中途被席卷而来的风吹晕了心思吹散了行迹。我强压心底恼火,想了想她应该会回她自己的家。还好我一直记得。


我飘到她家窗户前时,她应该是刚到没多久。我还是觉得她应该多吃点,现在瘦得让我心里不舒服。我好像已经很难想到一个准确的词去描述我的心情。她打开了电视,我没想到电视里放的是我最后几场个唱的场景。我只能隔着玻璃看到一些电视机的画面,看不清播的是新闻还是什么。她坐在沙发上背对着我,我看不见她的表情。今晚的风似乎有点大,一直保持停驻在她的窗前有点困难,我只能跟着风左一晃右一摆的。脑子里没由来地想到93年台庆她跳的开场舞。啊……好像也是这样左右摇晃的。我在干什么呢。我好像在斜后方看着。92年她穿了好好看的红裙子去参加劲歌金曲噢,我好喜欢。90年哪个晚会她还穿了一件露背的裙子……噢我也穿了。我和她是在什么节目上唱的我要你的爱啊……


我很清楚地知道我的思想在涣散,但我停不下来。所有的经历像走马灯一样,一遍遍地在我脑子里播放着,而我想伸出手去牵梦里的她,终是一场空。无论我多努力地去够,她永远离我有一段距离。名山大川。相似相匹却不相交。


打破我这般困境的是她的哭声。撕心裂肺,穿透了那一层薄薄的玻璃到我耳中。我立刻清醒了过来。我看到她蜷缩在沙发的一角,电视里还在放着夕阳之歌。原本身形高大的她现在就小小的一团,随着我所能听见的哭泣声一颤一颤地起伏着。我想打碎这个阻隔了我和她的玻璃,却做不到。我本是无形。从中心迸发出的撕裂感让我不禁想笑——原来风也有心。我太想进去抱着她了,想得我已经痛苦得快要分裂成两半。我拼命拍打着窗户,但似乎发不出任何声音。看看我吧。我说。我祈求。再看看我吧。


她没有停止颤动,哭泣声却戛然而止了。我想是我听不见了。我又开始祈求,让我听见她的声音吧。我觉得可能是我还不够虔诚,又或许掌控这一切的人认为我不是忠实的信徒。我不知道让我成为阿飘的是佛还是上帝。我只能一遍遍祈祷。可是没有用,我的视线也开始模糊了。我真的要失去她了。这一瞬间我真真实实地感受到,我不想走。我不能离开她。这太难受了,我不知道窗户里的她是否和我体验着同样的痛苦。我不想。但我想她不要每年每年经历了。


当我完全看不见时,我不再挣扎了。我不再祈求了。我想到也许我说话的权利还没有被剥夺。哪怕她听不见。


「记得祝我生日快乐,忌日就算了。」

我轻声说。忘了它吧。忘了我吧。

你听得到吗。


“不如我们从头来过。”

Ashlay
给莎莉告状的崽崽 发现多处场景...

给莎莉告状的崽崽

发现多处场景,傻🍐都符合那种小说里她在闹,你在笑的场景,尤其是傻🍐看着你梅那专注温柔的眼神

圖:老梅和校長打架沒打贏向Sally告狀哈哈哈哈哈

给莎莉告状的崽崽

发现多处场景,傻🍐都符合那种小说里她在闹,你在笑的场景,尤其是傻🍐看着你梅那专注温柔的眼神

圖:老梅和校長打架沒打贏向Sally告狀哈哈哈哈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