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塔西

47.9万浏览    1458参与
tree

【旧文存档】梦境

*

勇气国兄弟的梦魇互通了。

这一次西蒙进入了塔巴斯的梦境。

*

不同于西蒙的梦魇里充斥的风暴与尘沙,塔巴斯的梦境触目皆为凝固的冰雪——四处都是冰面和雪山,一眼望不到头的银白,仿佛连时间都静止了。

没有铺天盖地的绝望,反而出乎意料给人一种超脱的平静。

塔巴斯望着冰湖,目光甚至没有落在西蒙身上,淡漠得像一座石雕。西蒙只是望着他,整个人都透出一种恍惚的孱弱。

塔巴斯说,“西蒙。”

“嗯。”

“你不是这么懦弱的人。”

“……嗯。”

“你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在舞会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你说过什么话?”塔巴斯淡淡道,“如果你还承认自己是个王子,不是个只会自怨自艾的蠢货,就得有拿剑指着我...

*

勇气国兄弟的梦魇互通了。

这一次西蒙进入了塔巴斯的梦境。

*

不同于西蒙的梦魇里充斥的风暴与尘沙,塔巴斯的梦境触目皆为凝固的冰雪——四处都是冰面和雪山,一眼望不到头的银白,仿佛连时间都静止了。

没有铺天盖地的绝望,反而出乎意料给人一种超脱的平静。

塔巴斯望着冰湖,目光甚至没有落在西蒙身上,淡漠得像一座石雕。西蒙只是望着他,整个人都透出一种恍惚的孱弱。

塔巴斯说,“西蒙。”

“嗯。”

“你不是这么懦弱的人。”

“……嗯。”

“你还记得自己的身份吗?在舞会第一次见到我的时候你说过什么话?”塔巴斯淡淡道,“如果你还承认自己是个王子,不是个只会自怨自艾的蠢货,就得有拿剑指着我的自觉,知道没有。”

“嗯。”

细碎的雪花无声地从他们身边飘落。

“我自己选的路,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哪怕死,我也会走到最后。”塔巴斯语气平淡,仿佛不是在描述自己似的,说出的话冰冷,恰如他们现在身处的冰雪覆盖的梦境,“我们不可能再回到过去了。”

“嗯。”

“所以不要再说那种天真的话。”

“……嗯。”

“你知道就好。”

“塔巴斯……你说的我都答应你。之前不够理智,是我的错。”西蒙的声音飘忽得要命,仿佛风一吹就要散了,给塔巴斯一种他下一刻就要消失的错觉。“现在该轮到你告诉我,在荼蘼深渊的时候,为了救回我,你拿什么去做交换了?”

塔巴斯的冷淡终于像是被什么击碎了,他似乎被这个问句激得整个人轻轻地颤抖了一下。

“你为什么会觉得我会为了救你而交换什么呢?西蒙。”他转过头来看西蒙,居然有些讽刺地笑了,“我们是敌人,一荣一辱,一死一生的敌人,我刚刚提醒你这一点,你就忘了。”

“塔巴斯,我是你的哥哥,我看得出来你什么时候在撒谎……就算你已经加入恶德势力这么久了。”西蒙垂下眼眸道,“你说黎明的诅咒不会轻易解开,但还是想要复活父亲不是吗?在塔图的那一次,既然风沙之王再次死在我的剑下,我现在就不应该还活着。”

“西蒙,谁给你的自信,认为我会这么在乎你。”塔巴斯看着他,一直没什么波澜的表情终于沾染上了一丝难以察觉的薄怒,他低声冷笑道,“你凭什么觉得我不可能打破那个诅咒?凭什么觉得自己就要死在那个该死的预言里?你就一点都不觉得这像一场笑话吗?”

“因为如果我死在诅咒之下,我不会后悔。”面对这样的质问,西蒙居然笑了,然而连笑起来都很轻,显得没什么力气,“你应该知道,作为一名国王,最重要的是什么,我怎么能背负着弑父的罪行去继承父亲的王国。塔巴斯,你说得都对,父亲的品质,我大多没有学到……唯一还能记得的教诲,就是身为王者,首先要有不畏牺牲的勇气,而荣誉从古至今都值得用生命去维护——就在刚才,你还提醒我要记得自己的身份,不是吗?”

“……你说什么?”塔巴斯怔住了,这次他藏不住自己的情绪,脸色发白,连冷笑都做不出来,只是轻声道,“西蒙,你再说一遍。”

“塔巴斯,我不想和你吵。”西蒙微微蹙眉,眼眸里全是疲倦,“我只想知道你用什么做了交换……我不会干扰你的生活了,等我们醒过来,一切如旧,我们仍然是敌人。我只想要你告诉我真相,这样都不行吗?”

“什么都没有。”塔巴斯一点点攥住拳,直到掌心能感到指尖嵌入皮肤后流出的血液的湿滑,才控制自己一字一顿地轻声道,“你想多了。还有,我现在一点都不愿意看见你,你能不能滚出我的梦境?”

“塔巴斯……”

西蒙呼吸一滞,他见不得这样的塔巴斯,仿佛要用尽所有的力气把身边所有的人都刺伤、赶走,然后留着自己一个人站在最深的讽刺里。他看着对方的表情,只觉得心脏又开始发疼了,西蒙深吸一口气,语气轻的近乎哀求,“塔巴斯,你别这样……”

可是对方不听他的话。周遭平静的冰雪忽然躁动起来,风声在他耳边呼啸而过,西蒙再没有来得及说话,只觉得眼前一话,便被塔巴斯强烈的自我意识排挤出了梦境。

塔巴斯就这么盯着西蒙的身影一点点消失在那团风雪里。

“哈,不愧是国王啊,西蒙……”他站在原地,几乎是在自言自语,尾音都在发颤,“居然敢说你不后悔。”

自离开他的国家起,塔巴斯的每一步其实都冷静到残酷,几乎不曾放弃任何机会,也从未怀疑过自己的目的。哪怕是在荼蘼深渊的梦境,都不曾遇到过这样的失控。

西蒙……他怎么敢说这样的话,用自己的命去赔给父亲,就因为那个可笑的诅咒?

他把这叫做荣誉?

可笑,你以为我这么多年的心血……都是为了什么?!

血从他的指尖、顺着骨节滴下来,落在雪地里,绽开几点鲜艳的红。可他根本没法放开紧握的拳头。

“西蒙……你个混蛋。”

反向狩猎
成约御礼。 有偿委托 画手为十...

成约御礼。


有偿委托 画手为十老师@变态十 

沙漠兄弟会设定来自于吧嗒老师@海拔四米 

🈲️任何方式的使用

成约御礼。



有偿委托 画手为十老师@变态十 

沙漠兄弟会设定来自于吧嗒老师@海拔四米 

🈲️任何方式的使用

希某人想自杀

拍照技术有限,将就看吧(论没有道具的我把塔巴斯的链子给扒拉过来了)

拍照技术有限,将就看吧(论没有道具的我把塔巴斯的链子给扒拉过来了)

Mr.Greedy

p1吵架之后的小小报复

p2.3贴贴

p4是p1的关灯版

……没梗了。(茫然

p1吵架之后的小小报复

p2.3贴贴

p4是p1的关灯版

……没梗了。(茫然

Knight.

所以说滤镜比我还会∠( ᐛ 」∠)_

所以说滤镜比我还会∠( ᐛ 」∠)_

命比黄连苦三分

求求淘米对勇气国俩兄弟好点吧!!!!

看上周的任务我还以为淘米这次良心发现了

没想到!!!

是我想多了 好家伙 一到新年就搞事 

我早该知道的 这个系列叫深渊 深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淘米 不愧是你 求求了别让他俩分开了 

好不容易小瞎才回来 

我还寻思明年能让他俩一起演话剧呢 

   U ´꓃ ` U

看上周的任务我还以为淘米这次良心发现了

没想到!!!

是我想多了 好家伙 一到新年就搞事 

我早该知道的 这个系列叫深渊 深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淘米 不愧是你 求求了别让他俩分开了 

好不容易小瞎才回来 

我还寻思明年能让他俩一起演话剧呢 

   U ´꓃ ` U

银河轨道热线

【塔西】苍白玫瑰星系(三)

*星际paro,私设故事


*目录:(一) 、(二) 


-

  不知是否验证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一观点,从几百年前联盟临时军正式宣布分裂开始后不相往来的联盟与帝国,最近几十年来似乎不同于以往的平静。近些年来两方在边境摩擦不断,矛盾逐年升级。有传闻说,似乎双方暗中委派了不少军队驻扎在邻近星球上,预言下一场大战迫在眉睫。

  而就在这样有些剑拔弩张的时局下,谁也猜不到会有个帝国少将会被藏在联盟少将独居住宅的其中一间二楼客房里养伤。

  西蒙的苏醒其实已经证明他康复得差不多,但被迫按着不知哪来的医嘱又躺了两日,熬过后闷得他发誓再也躺不下去了。他再三回绝了塔巴斯...

*星际paro,私设故事


*目录:(一) 、(二) 


-

  不知是否验证了“合久必分分久必合”这一观点,从几百年前联盟临时军正式宣布分裂开始后不相往来的联盟与帝国,最近几十年来似乎不同于以往的平静。近些年来两方在边境摩擦不断,矛盾逐年升级。有传闻说,似乎双方暗中委派了不少军队驻扎在邻近星球上,预言下一场大战迫在眉睫。

  而就在这样有些剑拔弩张的时局下,谁也猜不到会有个帝国少将会被藏在联盟少将独居住宅的其中一间二楼客房里养伤。

  西蒙的苏醒其实已经证明他康复得差不多,但被迫按着不知哪来的医嘱又躺了两日,熬过后闷得他发誓再也躺不下去了。他再三回绝了塔巴斯家智能机器人管家提出的再躺一天养身体的好心提议后,开始在这栋双层住宅里进行参观来代替卧床的康复训练——算下来的确有一段时间没走过路了,叫康复训练似乎也不为过。

  西蒙在机器人管家的帮助下顺利地完成了来到这里后迈出房门的第一步,虽然脚步中途有点磕绊,但从房门到楼梯的走廊这一段路程逐渐顺利,他把借力的右手从智能管家换到金属扶手上,说接下来自己下楼就好。

  一楼的挑空设计让他一眼能看到楼下客厅全貌,此前西蒙从未了解过联盟的生活文化,这在帝国的终端引擎中是不被允许搜索的关键词。就算有,他所接触到的也基本是三流杂志的小道消息和一些空想杜撰。帝国的大部分人包括之前的西蒙都接受了“联盟生活水平稍落后于帝国”这样一种官方说法。

  但是现在,他的内心毫不犹豫地动摇了:联盟的普通人也能拥有六七个卧室的一栋双层住宅和智能化管家机器人的吗?——要知道,在帝国想要拥有这样一套房子,少说也可以进入新贵族的中流行列了。

  西蒙虽然身为帝国的少将的同时也身兼着旧贵族的身份,新奇物件见识了不少,但对待有关联盟的一切都显得格外好奇。他企图找到一件没见过的“联盟特供”,可惜的是房子主人似乎走的是极简风格的家装,除了常见家具外连件多余的装饰品都没有。

  西蒙从他的卧房一路挪步到客厅一侧的沙发扶手旁,反复打量后终于发现从参观起始的那股突兀感究竟从何而来。纯色家具与整洁布局看着清爽,但少了生活痕迹,没有多余的物件,或许刚才“极简风格的家装”这一个评价还是过于保守了,一定要说的话,塔巴斯的这幢房子更像是建筑商提供的样板房。

  西蒙习惯性地想摩挲一下他那枚从不离身的钥匙,却突然想起随身物品早就在前段时间的绑架中被那群联盟人拿走了,包括那个挂着钥匙的吊坠。那对应着塔巴斯在帝国时候的住所,那是一个位于一幢旧楼顶楼的狭小公寓房间。除了卫生间外,卧室成为唯一的生活空间,那里杂乱的堆满了书和各种东西,偶尔还有一角垂在地上的床单,揉成一团的被子,和从里面探出脑袋、睡懵了头的塔巴斯。

  当初叛逃走的塔巴斯还只是半大少年,经历过东躲西藏后,西蒙不知道他是如何找到这个地方的,对于提升生活质量的问题,比起生计似乎暂且可以放在一边。只不过,在他联系上西蒙后,这个问题仍未解决,并且似乎更严重了——由于西蒙的时常来访,这间公寓得容纳两个人的东西。

  在当年那场仪式过后,西蒙自然而然成了古利斯坦下一代继承人。只是此后在新贵族的强大起势下,旧贵族逐渐不复昔日荣光,贵族议事院几乎天天召开会议为新旧贵族而争吵,身为旧贵族一列的古利斯坦族内也人心惶惶、乱成一团。继承人的事务被搁置一旁,西蒙得此机会暂缓,变着理由找机会去见塔巴斯,给他捎带了不少东西。

  里头包括当年那件望远镜和星图百科,是他愿意从那个地方带出来的唯二两件东西。

  本身就是阁楼改造的卧室有一面斜墙,单安了一扇没有窗帘的天窗,只是破了一角,玻璃也灰蒙蒙的,但是依旧能看到夜晚的星空,这是无论在哪都能看见的风景。这块地方平日里会用布遮住挡风,在西蒙来的晚上才会挪开。一条被子刚好裹住两个人,他们屈起腿坐在地板上靠着床沿,度过无数个令人平静的晴朗无云的夜晚。

  时过境迁后的今日,当西蒙注视这间整洁房间时,才发现他早就明白,自己已经不够了解塔巴斯了。常年在宇宙间航行的人不容易关注时间,但其实,他们失联的三年是个很长的时间。三年可以蓄出长发,也可以让一块疤恢复到看不见,甚至足够模糊掉记忆和关系、乃至于生活习惯。曾经在帝国那间杂乱地放着两人东西的旧公寓房间仅此一个,那扇缺了一角玻璃的天窗不去修补也会随时间出现更大的残损。

  西蒙垂下眼,在这当下莫名有些难过,继而沉默地转身上了楼。他始终没看见塔巴斯,他猜想或许是对方有事出门了。当迈到最后一阶时,他看到那台智能化管家在二楼的各个房间穿梭打扫,似乎已经进行到收尾工作。他的房门和其余被打扫过的房门一齐敞开着,消毒水的味道在走廊的角落里挥发。西蒙觉得奇怪,唯二两个正中的房间关着门,而管家似乎正准备下楼。

  “这两个房间不用打扫吗?”出于好奇,西蒙开口问。

  -

  “所以——是因为塔巴斯这个点还没起床?”

  管家像之前为他解释这两个房间是塔巴斯少将的卧室和书房一样,用液晶显示器显示出一个鲜红的勾告诉西蒙确实是这样的。在短暂的停顿后,又跳出了几行字:按数据分析,主人一般会在两个小时之后打开房门并且直接吃午饭。

  另附,诺亚可没有在打小报告噢。

  西蒙忍俊不禁,刚才低落的情绪因为它的玩笑好转了不少。诺亚这个名字让他想起之前的军舰上搭载的过于贴心的同名人工智能,看在它的份上,他也决定不把这条消息的泄密者在之后供给塔巴斯。

  “他一直都是这样的作息的吗?”目送诺亚下楼后,西蒙才恍然大悟,似乎理解了这几日为何总是在下午才见到塔巴斯。不料话音刚落,那间门后属于卧室的房间突然传来一声闷响,之后一阵却没有其他动静。

  “未经允许进他人房间并不是个礼貌行为,但是万一塔巴斯在里面出了什么意外……”西蒙闭上眼默念了一句说服自己,悄悄拧开了没上锁的房门把手,还是打算看一眼情况再走。

  只是打开这扇门前,西蒙真的没想到,这间至少有四个当初旧公寓卧室大小的卧室,乱的程度也可以跟当年不相上下……

  西蒙从眼前这一片难以描述的混乱里找回熟悉感,如果一定要他解释塔巴斯从前开始一直以来的卧室风格,那大概是“下一次需要这件东西的时候,你要先做好有翻半个房间找到它的毅力,因为它大概率会在寻找其他物品的途中被随手放在了另一个地方。”

  他随手捡起进门时脚边的两本书,但是桌上却找不出空位能放下,只好退而其次叠在床脚旁垒的有半人高的书堆里。

  西蒙往床边走,借着虚掩的门透进来的一点光发现声响的来源并非塔巴斯,而是摔下来的一盏台灯。台灯原本在床头柜上可怜的只剩下巴掌大的地方,掉下来只是时间问题,所幸床边铺着地毯,只是台灯掉下来后依旧拽着电线,摇摇晃晃。

  西蒙无声地叹了一口气,为了给这盏台灯重新腾出位置放好,只能把床头柜上的书和衣服又换到床尾暂时搁置。做完这些,他瞄了一眼床上的塔巴斯,在对方翻身朝向这一面时,顺手替他捞起掉了一半在地上的被子和一个枕头。蹲着等了半天也没机会把枕头塞回到原位置,西蒙靠着那颗枕头认真作出评价:“睡相也真是一如既往的差啊……”

  和塔巴斯此时持平的高度让西蒙能看见对方的平静睡颜,塔巴斯阖眸闭目,呼吸起伏又绵长。埋在枕头里的一部分脸颊压得有些发红,凌乱的鬓发又在脸上留下浅浅的印子,样子跟醒着的时候不大一样,平时锐利的气场在睡眠中都柔和沉淀下来。

  塔巴斯喃喃,西蒙听清是在叫自己的名字,以为他被刚才那一阵声响吵醒,试探地反问了一声塔巴斯。

  无人回应的房间安静依旧,塔巴斯还在熟睡,没人知道他梦见了什么。西蒙听着他沉沉呼吸,不自觉放松下来,靠在床沿合上双眼,轻声作回应。

  “我在。”

  -

  西蒙是被诺亚的机械音人工叫醒的,他不知道什么时候在塔巴斯旁边睡着了,睁眼抬头就看见另一面的落地窗拉开了窗帘,整个房间被自然光线照亮,床上空无一人,被子摊在床上,和自己枕着的枕头。身旁打转的诺亚发出滴滴叭叭的音效,试图叫醒自己。

  “现在是……什么时候了。”西蒙这一觉睡得有点懵,他撑着塔巴斯的枕头,用睡得有点发麻的双腿站了起来。诺亚调出时间提醒他现在接近下午。

  西蒙拍了拍枕头,终于把它放回原位,估摸着这一觉睡得似乎有点久了,想趁机会转身偷偷溜回自己房间。

  “所以我说了,你还是得在床上修养几天。”西蒙一转身,就看见塔巴斯一身居家服打扮,双手抱胸靠着衣帽间的门框站定,不知道杵在那里多久。

  西蒙倒觉得,除了刚才不小心睡着之外,今早这一番活动并无不适,决定继续坚决表明自己的反对立场:“我至少不会一觉睡到中午再起床。”

  塔巴斯轻描淡写地补刀:“我也不会跑到别人房间在床旁边一觉睡到下午。”

  气氛紧张了起来。

  在西蒙身边的诺亚,作为一台智能家居机器人,它的中控从运行到现在从未处理过这样的场面,不知什么时候识相的悄悄关闭了刚才略带聒噪的音效,想从敞开的房间门溜之大吉,突然检测到自己的偷溜行为被自家主人扫了一眼,干脆停在原地装死。

  它的中控从可检索数据库里用“人类亲密关系下矛盾冲突状况”一栏的相关数据,再加分析两人的行为动作,作出了高达百分之八十矛盾冲突恶化与其他三十多种细分小项的结果预测,同时正在进行“缓和矛盾冲突的方法”这一项内容的罗列和整合细分。

  正当诺亚在这装死,实则自我学习的时候,西蒙和塔巴斯在对峙的两方突然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头发乱了。”“有镜子吗,我理理?”

  “你衣领扣子没扣。”“这是开衫,第一颗敞着凉快。”

  刚才凝滞的时间突然又动了起来,塔巴斯不情愿地扣上扣子,西蒙也借衣帽间的镜子理好了头发。两人一前一后出了房间,去吃已经迟了的午饭,只留下诺亚在原地重新演算,究竟是什么原因才会出现刚才的结果。

  -

星裂裂开了

“哟,西蒙看上面。”说着,用魔法聚集起点点星碎。洒向西蒙所举着的蜡烛。

——


p2为模板

“哟,西蒙看上面。”说着,用魔法聚集起点点星碎。洒向西蒙所举着的蜡烛。

——


p2为模板

Mr.Greedy
带歪小塔衣品的罪魁祸首找到了!

带歪小塔衣品的罪魁祸首找到了!

带歪小塔衣品的罪魁祸首找到了!

海盐青缇🍇🍨
还是塔西的中秋话剧pa,只单独...

还是塔西的中秋话剧pa,只单独画了西萌萌的,,,,,和念师的梦幻联动(?

西蒙女装要素🈶

塔西浓度🈶

还是塔西的中秋话剧pa,只单独画了西萌萌的,,,,,和念师的梦幻联动(?

西蒙女装要素🈶

塔西浓度🈶

我不是扫灰

不祥的预感

但却又很爽,西蒙终于也有点要瞒着塔巴斯做点啥的意思了

p5、6不知道有没有用,但也挺怪的,姑且先截着

不祥的预感

但却又很爽,西蒙终于也有点要瞒着塔巴斯做点啥的意思了

p5、6不知道有没有用,但也挺怪的,姑且先截着

海盐青缇🍇🍨

进行一个图的发,宝藏猎人塔×圣女西

是和念老师讨论的中秋话剧pa,淘米什么时候能看tag一眼,没有灵感就看看铜仁女啊!!!!!

进行一个图的发,宝藏猎人塔×圣女西

是和念老师讨论的中秋话剧pa,淘米什么时候能看tag一眼,没有灵感就看看铜仁女啊!!!!!

伊萨
略妈的点图!!!

略妈的点图!!!

略妈的点图!!!

(开学暂退)青柑香时

是甜甜的小短漫!


原谅我越画越潦草(跪),第一次画短漫,欢迎捉虫

是甜甜的小短漫!






原谅我越画越潦草(跪),第一次画短漫,欢迎捉虫

咸鱼芝士卷

[塔西]异世界的另一个我(上)

趁着五一假摸摸鱼(:3▓▒

花仙兄弟各自遇上异世界身为人类的自己的故事。

人类世界兄弟俩的设定源于正在完善的一个现代背景文,暑假大概会发(:3▓▒

嘛,总有些不可避免的ooc

接受的话,我们开始吧(。・ω・。)ノ♡


当西蒙从一场并不安稳的梦中醒来时,眼前的景象让他愣了好久。

此时这位在他人眼中稳重的勇气国大王子处于懵逼状态。西蒙握着黎明之剑的剑柄,皱眉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丝丝无名的焦虑和紧张缠绕上他的心,让他无法冷静下来思考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西蒙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醒来就出现在,呃,一朵沙漠玫瑰未绽的花苞里。这花香准是沙漠玫瑰没错,不过他倒还真是没见过这么大的。西蒙...

趁着五一假摸摸鱼(:3▓▒

花仙兄弟各自遇上异世界身为人类的自己的故事。

人类世界兄弟俩的设定源于正在完善的一个现代背景文,暑假大概会发(:3▓▒

嘛,总有些不可避免的ooc

接受的话,我们开始吧(。・ω・。)ノ♡


当西蒙从一场并不安稳的梦中醒来时,眼前的景象让他愣了好久。

此时这位在他人眼中稳重的勇气国大王子处于懵逼状态。西蒙握着黎明之剑的剑柄,皱眉打量着周围的环境,丝丝无名的焦虑和紧张缠绕上他的心,让他无法冷静下来思考一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西蒙完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醒来就出现在,呃,一朵沙漠玫瑰未绽的花苞里。这花香准是沙漠玫瑰没错,不过他倒还真是没见过这么大的。西蒙振翅在这于花仙来说空间足够的花苞里转了转,最终也没得出个方案来。他无奈地找了个角落坐下,摸摸鼻子叹口气,打算等花苞开放后再做打算。

西蒙坐着,抬头望向花苞的顶部——现在对他来说像是天花板——那里在他刚醒来时就已经有了些许缝隙。

啊,看来不会等太久。勇气国的大王子这么想到。

花香被封在花里时便显得更加浓郁。西蒙嗅着这股味道,想起勇气国境内那些绿洲,而沙漠玫瑰就长在绿洲四周的地域,一到花期,或红艳或粉嫩或柔白的小花就会开遍,成为沙漠中不可多得的好风景。而西蒙的房间就有一株这种花,花开散发出的若隐若现的香味,不知陪他度过了多少个寂静的不眠夜。思及此,西蒙微微苦笑,眨了眨有些干涩的眼睛,倚在角落里闭上双眸。

休息一会吧。西蒙在心里对自己说到,杂乱的心绪被暂时抛之脑后。他陷入了沉睡。

***

“噢,嘿。我想得有人来告诉我一声……这是什么?”

塔巴斯挑着他好看的眉毛,红宝石一样的眼睛盯着眼前这个从半开的花儿里钻出来的小东西,连假笑都挂不出来。

哦,得了吧,这他妈是什么事啊。这位大富翁此刻只想爆粗,可良好的家教不允许他这么干,只好在心里刷屏。他执着地盯着一身黑的、有翅膀有触角的这东西看了好久,依旧不能相信他们长着同一张脸。

魔王此刻也是懵了。他站在那朵娇嫩的花上,紧皱着眉,握着荆棘长枪的手松了又紧,脑中一团乱麻。

老天,我也想要个花仙跟我解释下这是什么情况。

花仙塔巴斯深吸一口气,现在只想找个角落安静待着。他得思考一下眼前这情景。安静地思考。

可惜事违人愿。一大一小互相干瞪眼瞪了将近二十分钟,依旧没有一方开口。

于是他们决定不再沉默,开口道:

“你……”

“你……”

重叠的声音带着尴尬,两方同时闭嘴。

又沉默了五分钟:

“你先——”

“你先——”

再次同时开口的一人一花仙感受到了什么叫世界的恶意。

呵呵。大富翁和魔王一起冷笑,只想给对方一顿揍。不过,似乎怎么打,魔王的体型也不能让他占到丝毫便宜,这让他感到沮丧和烦躁。

噢,让我们为魔王塔巴斯默哀三秒钟。

【TBC】

啊我要赶去学校只能这么长了!

以及要禁网了中考完我们六月底再见吧!!!

残念

竟然还攒了点图

向哨,甜妹pua猎人gg现场,,私设话剧pa,以及动画,,,

竟然还攒了点图

向哨,甜妹pua猎人gg现场,,私设话剧pa,以及动画,,,

祈愿

对《现实的理想主义者》的一些补充

像 @南极环流 说的那样,他会在残酷的现实里创造属于他们的理想。

即使现实并不美好,并非如他所愿。但他始终不会放弃。像他要破解诅咒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没有被残酷的现实同化,没有让自己堕落。他只是学会了用现实的方法去完成自己的理想。纵使会经历万般风浪,即使痛苦万分,但他始终不改赤子之心。他永不会向现实低头。

现实和理想的反复撕扯会让他痛苦,却也会让他能够在这世上生存。光有理想说无法在世上生存的,这样的人注定只能活在童话里。而光有现实也是不行的,这样的人会被现实同化。

而像塔这样,看透了现实却仍不放弃,矢志不渝地在现实中,在不可能中竭尽全力创造出可能的人,终究会在现实生...

像 @南极环流 说的那样,他会在残酷的现实里创造属于他们的理想。

即使现实并不美好,并非如他所愿。但他始终不会放弃。像他要破解诅咒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没有被残酷的现实同化,没有让自己堕落。他只是学会了用现实的方法去完成自己的理想。纵使会经历万般风浪,即使痛苦万分,但他始终不改赤子之心。他永不会向现实低头。

现实和理想的反复撕扯会让他痛苦,却也会让他能够在这世上生存。光有理想说无法在世上生存的,这样的人注定只能活在童话里。而光有现实也是不行的,这样的人会被现实同化。

而像塔这样,看透了现实却仍不放弃,矢志不渝地在现实中,在不可能中竭尽全力创造出可能的人,终究会在现实生活中拥有属于他们的理想。

祈愿

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采取页游剧情和人设

有大量个人理解

有不同的意见欢迎在评论区交流。

【】中是任务名。


塔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人,很多时候你甚至可以用一对反义词来形容他。今天要提的就是他比较矛盾的一面。塔是个理想主义者,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塔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人,他看得非常清楚和透彻。他很明白世界的规则,他很明白,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什么。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欲戴皇冠,必承其重。也明白,没有人会来同情他,人总是自私的,帮助,大多时候都是不干涉到自己利益的时候的一些好心而已。所以他把自己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他学会了利益交换,学会了互相利用。不择手段,不惜代价,不计后果,只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

采取页游剧情和人设

有大量个人理解

有不同的意见欢迎在评论区交流。

【】中是任务名。



塔是一个非常矛盾的人,很多时候你甚至可以用一对反义词来形容他。今天要提的就是他比较矛盾的一面。塔是个理想主义者,一个现实的理想主义者。

塔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人,他看得非常清楚和透彻。他很明白世界的规则,他很明白,想要得到什么,就必须付出什么。像他自己说的那样,欲戴皇冠,必承其重。也明白,没有人会来同情他,人总是自私的,帮助,大多时候都是不干涉到自己利益的时候的一些好心而已。所以他把自己变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他学会了利益交换,学会了互相利用。不择手段,不惜代价,不计后果,只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

他也很有自知之明。他清楚自己是什么身份,所以每次西蒙邀请他去一些类似于集会一样的地方时,他总是那句,“我去了只会破坏气氛,这点自知之明我还是有的。”

但他终究是个理想主义者,虽然他很现实。他一直期待会有一个“如果”。西蒙每次叫他回去,他总是那句,“西蒙,我们回不去了”。有些事从他踏上这条路起就已经注定,他明白,他只有两个结果,死,或者解开诅咒回家,没有第三种结果。不是光鲜落幕,就是万劫不复。像他说的那样,这不是什么温馨美好的童话故事。但虽然他明白这一切,但他真的就不想回到过去吗?不是的。他比谁都渴望回到那个美好的“过去”,那个“曾经”。他比谁都渴求,却比谁都明白,这不可能。他的话是把双刃剑,伤害着西蒙的同时也在伤害他自己。既是提醒西蒙,也是告诉自己,不要再幻想了,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就像他和西蒙说,“没有如果”。但他就不期望那个“如果”吗?他比任何人都期望那个如果,却也比任何人都明白,没有如果。从来都没有。他残忍地一次次打破自己的幻想,告诉自己不可能,告诉自己不要沦陷。

不要再去期待了,不要再去贪恋了,不要再去奢求不可能的事情了。

但又怎么做得到呢?也许人总是喜欢奢求不可能的事情吧。

理想的一面让他无比期望那些美好,而现实的一面总是把这些期望打破。理想与现实反复撕扯着他,让他活得清醒又痛苦。

渴求着不可能的事情,还有比这更悲哀的事吗?正是活得清醒才痛苦,因为他看到了那些丑陋的,肮脏的现实。而这正是身为理想主义者的他无法接受的。但他又不得不接受。正是因为看得太清楚才悲哀,清楚自己什么都没有得到过。高处总是不胜寒的,他看到了太深太远的地方,而没有其他人看到,没有人会理解他。

他是希望西蒙理解他的,但同时他也不奢望西蒙理解他。因为他知道,西蒙理解不了。针没有扎到你的身上,你怎么会知道有多疼?

只有同病,才会相怜啊。

他明白,强行理解,只会让他们两人都更加痛苦。所以他说,不能理解,就不要理解。不要再试图理解我了啊,哥哥。你做不到的。

直到现在,西蒙都没有理解他。与其说理解,不如说是尊重。他虽然不理解塔巴斯的想法,却学会了尊重他的决定。

但塔巴斯终究还是渴望西蒙理解他的,【茶靡】时,塔就说了“我多么希望哥哥可以理解我。而不是一切都要我自己一个人扛着。”

他真的,很矛盾啊。他总是那么现实,可他终究,是个理想主义者啊。



写在最后,求评论!求评论!想要很多很多评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