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塞尔达

22.9万浏览    5235参与
某尘埃
麻了,你有事儿吗procrea...

麻了,你有事儿吗procreate?你不光闪退还吞我图层,吞的还是线稿图层wdnmd


这张就这样吧,磨不动了,更何况还是在同一个图层磨场景和人物


我哭的好大声😢

  

麻了,你有事儿吗procreate?你不光闪退还吞我图层,吞的还是线稿图层wdnmd


这张就这样吧,磨不动了,更何况还是在同一个图层磨场景和人物


我哭的好大声😢

  

一隅
喜欢这里桥下仿佛望不到底的山谷...

喜欢这里桥下仿佛望不到底的山谷。好看的六角风车还会被风丝带着微微转动~


喜欢这里桥下仿佛望不到底的山谷。好看的六角风车还会被风丝带着微微转动~



辣鸡本机没错了x

  虽然但是,是林克,先画个头做个头像

  虽然但是,是林克,先画个头做个头像

星野samidare
  真情实感磕cp   偷偷亲...

  真情实感磕cp

  偷偷亲亲❤️

  真情实感磕cp

  偷偷亲亲❤️

中原chuuya

林克穿到无双if剧情

一口气刷完了无双的所有剧情,圆梦了,但是百年后的林克和塞尔达没有穿过来,超级想看百年后的海拉鲁老流氓秒天秒地来着哈哈哈哈

一口气刷完了无双的所有剧情,圆梦了,但是百年后的林克和塞尔达没有穿过来,超级想看百年后的海拉鲁老流氓秒天秒地来着哈哈哈哈

溺水香薰小犬
希望百年后仍能和公主一起冒险?...

希望百年后仍能和公主一起冒险🥺

希望百年后仍能和公主一起冒险🥺

一条直线虫

不知道怎么手滑删掉了,和p2一起发吧,画完再替换掉

不知道怎么手滑删掉了,和p2一起发吧,画完再替换掉

柠檬炸鸡

botw 林塞 满足套

小哑巴绝对会在塞尔达无意中撞见他穿蛮族套时下意识嘴滑惊呼“好帅”并脸红之后专门有意无意地穿着蛮族套在她面前瞎晃勾引她

小哑巴绝对会在塞尔达无意中撞见他穿蛮族套时下意识嘴滑惊呼“好帅”并脸红之后专门有意无意地穿着蛮族套在她面前瞎晃勾引她

Fay

那个笨蛋勇者和可爱公主

呀哈哈视角的笨蛋小情侣


我们克洛格应该算得上是非常神秘的种族,毕竟只有极少数人能看见我们。我们见证了海拉鲁的兴衰,九百个弟兄的足迹遍布大陆,受德库大树之命等待那不知何时苏醒的勇者。


在这里多一句嘴,我们不叫呀哈哈!!!


只有那个笨蛋会因为嘴笨叫我们呀哈哈.......

虽然......虽然我们让他收集了九百个便便,但好歹伯库林帮他扩大了袋子啊!!!不然他怎么能带着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武器.......不管怎么样,他好歹也称呼我们为克洛格啊!


当然,他的罪状还不止这些!

我们九百个弟兄早就和德库大树诉过苦了!


譬如用石头砸我们的脑袋,把我们藏身的石像下的苹果全都拿走...

呀哈哈视角的笨蛋小情侣


我们克洛格应该算得上是非常神秘的种族,毕竟只有极少数人能看见我们。我们见证了海拉鲁的兴衰,九百个弟兄的足迹遍布大陆,受德库大树之命等待那不知何时苏醒的勇者。


在这里多一句嘴,我们不叫呀哈哈!!!


只有那个笨蛋会因为嘴笨叫我们呀哈哈.......

虽然......虽然我们让他收集了九百个便便,但好歹伯库林帮他扩大了袋子啊!!!不然他怎么能带着那么多稀奇古怪的武器.......不管怎么样,他好歹也称呼我们为克洛格啊!


当然,他的罪状还不止这些!

我们九百个弟兄早就和德库大树诉过苦了!


譬如用石头砸我们的脑袋,把我们藏身的石像下的苹果全都拿走,破坏我们辛辛苦苦用石头摆好的圆圈.........


真是的,这个笨蛋的罪状三天三夜都讲不完!


但公主殿下可就不一样了!公主殿下虽然因为百年的抗争失去了力量,所以看不见我们,但她真的真的特别温柔!她给我们带来了好多好多从没见过的吃的(虽然好像都是林克做的),还夸我们的树叶床非常舒服,她还拜托林克把我们的样子画出来,虽然那个笨蛋勇者的画技实在让人不敢恭维,但公主殿下还是夸我们可爱!最重要的是,她知道我们的名字诶!她叫我们克洛格!就凭这一点,她在我们心中的形象就要超越林克了!


想知道公主和林克是什么关系?


按照正常来说的话.......是公主和骑士的关系吧……


但是


在海拉鲁平原的兄弟说,它看见林克给公主编头发,还用各种颜色的花给公主做了花环,公主咯咯的笑着,动手给林克也编了个小辫,关键是,那个见到我们什么表情都没有的木头居然笑了!!!


拉聂耳山上的兄弟说,不久前它照常蹲在石头上看风景,碰巧遇见林克在教公主滑雪。公主趁林克在生火,偷偷去了一条比较陡的路,结果不小心摔了一跤。林克急急忙忙赶过去的时候看起来非常生气,结果公主就凑在他耳边说了句悄悄话,这位海拉鲁英杰就红了耳朵,哪里还有半点生气的影子!


真是的,堂堂英杰,怎么能这么没有原则呢?


虽然公主的确很可爱.......


对了,那位兄弟还对海利亚女神发誓,如果当时林克没有牵公主的手,它就再也没有克洛格果实!!


至于利特村兄弟的所见所闻,那就更过分了……


某天它恰巧路过飞行训练场,看见有海利亚人在训练射击,它定睛一看,好家伙,林克你自己来利特族炫技也就算了,背着公主是几个意思?(后来某位英杰大人在德库树前支支吾吾地解释道:“塞尔达想体验在飞行训练场上飞行的感觉,我无法拒绝她,所以就只能背着她了.......”)


这样解释说实话还是挺合理的,但那位兄弟听完后反而更生气了:“那我上次拜托你用风弹带我回克洛格森林,某人好像说我太重了,带着我飞不起来对吧?”


至于在格鲁德小镇的克洛格所看见的,那可就是个秘密了……


某天阳光正好,一个娇小可爱的海利亚瓦伊出现在了首饰店里。


“沙库沙库,来取上次定制的戒指对吧。”


海利亚瓦伊腼腆的笑了。


一对钻石和星星碎片打造的对戒映射在宝蓝的眼睛里,熠熠生辉


“我敢肯定,你一定是遇到命中注定的沃伊,看得出来,你很爱他。”


“一百年前就是了。”


海利亚瓦伊郑重地合上了那个精致的小盒子

“希望这对她来说是个惊喜。”


我们得知这个消息后可谓是惊掉下巴,但想想也早有预兆


难怪海利亚英杰这两天都心神不宁!


只有德库树依旧乐呵呵的,似乎一点都不吃惊。


“呵呵,小家伙们,记得替他保密啊。”


我们撇了撇嘴:“我们可是克洛格啊,当然守得住秘密!”


既然这是个惊喜,那就让我们再悄悄准备一顿大餐,铺一张更柔软的树叶床,收集更香甜的水果,让这一天变得更加完美。


这一切的报酬是,林克以后不准再叫我们呀哈哈!







朔月

“我再问你一次,你确定要成为我的勇者吗?”


*魔王塞尔达////

“我再问你一次,你确定要成为我的勇者吗?”



*魔王塞尔达////

杨小尘

  漫展摄影返图来啦

  还是专业的厉害呀

  

  

  

  漫展摄影返图来啦

  还是专业的厉害呀

  

  

  

草祭

【授权翻译】The Game Chapter 1~3

配对:Dom Zelda/Sub Link 

摘要:塞尔达和她的骑士玩了一个游戏。他不知道他身处其中,但她确定他知道她在和他一起玩,她玩得并不隐秘。这场游戏比她预期的要容易,尽管如此,她获胜时仍然感到非常骄傲。
规则很简单:塞尔达试图让林克违反规则。从技术上讲,让他违反任何规则都算是胜利,但最甜美的胜利还是她让他打破他的誓言。

我最喜欢的一篇林塞,呆狗坏猫的纯爱故事,原作已完结一共8章,大家喜欢的话欢迎去原作者那里评论哦→红白网站文章号:36144874


Chapter 1

  

塞尔达公主确信现在已过午夜,厌倦了在毯子里翻来覆去,她起身坐在床上...

配对:Dom Zelda/Sub Link 

摘要:塞尔达和她的骑士玩了一个游戏。他不知道他身处其中,但她确定他知道她在和他一起玩,她玩得并不隐秘。这场游戏比她预期的要容易,尽管如此,她获胜时仍然感到非常骄傲。
规则很简单:塞尔达试图让林克违反规则。从技术上讲,让他违反任何规则都算是胜利,但最甜美的胜利还是她让他打破他的誓言。

我最喜欢的一篇林塞,呆狗坏猫的纯爱故事,原作已完结一共8章,大家喜欢的话欢迎去原作者那里评论哦→红白网站文章号:36144874


Chapter 1

  

塞尔达公主确信现在已过午夜,厌倦了在毯子里翻来覆去,她起身坐在床上。她将在后天,也就是她的18岁生日,启程去智慧之泉祈祷。被派去那里祈祷是一件蠢差事,她确信这行不通。但在怀疑之余,她感到害怕。当她不可避免地空手而归时,她将无事可以尝试。不会再有古代文献,不再有仪式,不再有神庙。她将会一无所有。


她摇摇头以清理思绪。她需要分心,需要一种能让人充分放松的东西来让自己睡着。她快步走出卧室,在清新的空气中散了一会儿步,希望午夜的寒意能够驱散她烦乱的思绪。出于急切,她忘记了自己只穿着薄薄的睡衣,而一个她不太关心的骑士今晚就驻守在她的门外。他守卫在那里仍然是最近的事情,而她没有想起来。当她走出门,驻足在连接卧室和书房的户外桥上,在月光下眺望花园时,她甚至没有注意到他。


当她的焦躁不安终于因新鲜空气而从脑海中消失时,她突然意识到另一种不安正在悄然而至,好像有人在监视她,她本能地转过身,目光最终与坚守在门口的她的指定骑士接触。她再次紧张起来,扭过脸沮丧地叹了口气。


他一开始没有对她说什么,这让她很生气(当然,如果他说了什么,那也会激怒她,尽管这会很奇怪),所以她转过头瞪着他,试图逼迫他说些什么。


面对她的目光,他有点害羞,即使在昏暗的月光下,塞尔达也看到他的耳尖变红了,但他仍然不说话。


“那么你就打算一直站在那里盯着吗?”塞尔达向他质问道。


他对她的愤怒毫不畏缩(他从不畏缩;她知道这是浪费时间,但她忍不住),但他的目光确实在动摇,她注意到他的脸颊红了。当他不舒服地看向周围的环境时,她眯起眼睛看着他。


塞尔达尝试了许多事情来挑衅她的骑士。总的来说,唯一能给她带来成功的东西是相对致命的,虽然她非常喜欢看到一个慌乱的人类版本林克——一个容易犯错的林克——但她不太热衷于极限挑战,她更希望能找到一种不那么危险的方法来惹恼他。


对塞尔达来说,脸颊上的淡淡红晕和不安的手足无措并不完全是一场胜利,但她以前从未有过的,何况她还没有准备好放弃。她离他更近了一步,更仔细地研究他。他继续回避她的视线,她看着他的喉结,他吞咽得很明显。


“你有什么心事吗,林克?”她问,当她念他的名字时,声音变得低沉。她不常这么说,她不喜欢。对他来说,有一个名字是不合适的。名字意味着人性。人性意味着弱点和缺陷。无论她怎样嘲弄他,她的骑士都太完美了。尽管她尽了最大努力,但她永远无法把他从高座上拉下,永远无法让他堕落到和她一样的高度。他不是林克,不完全是。他是被选中的英雄,她的骑士侍卫,他甚至是哈特诺穷乡僻壤的某个愚蠢农村男孩。但他不是林克。


她再次走近他,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靠近他,仔细观察他的脸。他终于把目光转向了她的眼睛,她望向他海洋般的眼睛,在那里看到了某种情感,但她太不习惯他脸上出现任何表情了,她还读不懂。她无法解释他睁大的眼睛、皱起的眉头、凝固的下颔。她以前没有从他那里得到过这么多数据。她不知道如何解读。


但她知道有些东西在那里,所以她更努力地研究。“回答这个问题。”她命令他。


他摇了摇头,但脸颊还是红的。他还没有把目光从她的身上移开。她有点希望他会。


“对于一个不怎么说话的人来说,你是个糟糕的骗子,”她嘲弄道。


他对她的嘲讽没有进一步的反应,她应该知道他不会。她说的任何话都不会影响他。


然后她歪了歪头,眼神仍在扫视他的脸(仅供研究——她拒绝承认他很帅。他不帅,她不知道为什么所有的女仆都对他如此着迷)。一个假设慢慢地开始在她的脑海中形成。


塞尔达知道她很漂亮。有一位宫廷诗人整天都在为她的美丽谱曲唱歌(也许是因为她没有其他成就可以让他唱,但他还是唱了出来)。她清楚地知道自己很漂亮就如同她知道自己是公主一样。不过现在,这往往会困扰她,因为漂亮是她唯一擅长的事情——好吧,在应该擅长的事情中她唯一擅长的。在大多数情况下,她对古代科技的渊博知识和领先理解与其说是成就,不如说是失败。她并不总是在意外表,特别是在每个人都意识到她作为公主没有其他可取之处之前,但现在感觉就像某种愚蠢的安慰奖。她永远不会唤醒她尘封的能力,她会对海拉鲁即将到来的厄运负责,但是,嘿,至少她漂亮,对吗?


她的骑士侍从是一个男人(她认为他只是一个男孩,真的,但从法律上讲,他已经成年了,即使只是勉强)。她从未见过他屈服于食物以外的任何肉体诱惑(他吃相极糟),但他对食物的渴望表明,如果他找到足够开胃的东西,他也可能被诱惑。也许是一个只穿着薄睡衣的漂亮公主。


她必须检验她的理论,也许得偷偷地,为了不让他知道她的潜在发现。她不经意地把双臂交叉在胸前,将睡衣前的面料绷紧。她不妨试试他敢不敢往下看。林克的眼睛没有离开她的脸,但她再次看见他的喉结上下滚动。他的脸涨得通红。她能听到他的呼吸加快了。她不让自己笑出来。


她总结道,进一步的测试是必要的,但她认为这很有希望。她不懂为什么她花了这么长时间才想出这个理论。实际上,这相当明显。当一直存在如此简单的解决方案时,她为什么会以为一个无能公主的幼稚嘲弄会影响到他?他可能在战斗中万无一失,但他仍然是一个男人。一个男孩,真的。一个十几岁的男孩,不得不整天寸步不离地跟着她,一个漂亮而完全属于禁区的公主。


她最后瞪了他一眼,让他无法理解她的顿悟,然后她推开他,重新回到她的房间。不过,她无意睡觉。她要做的头脑风暴太多了。



Chapter 2

她已经计划第二天测试她的假设。这不是一个真正的科学实验;她没有对照组,多次试验的概念有点不可能,但她至少可以尝试收集可观察的数据。她将会在整个旅程中和他独处,因此这将是戏弄他的绝佳时机。她甚至可以穿上她的白色女神祈祷服,让她深深鄙视的地狱般的造物,但愿它这一次对她有用。


这一次,她在旅途中表现良好,因为她知道这会让他感到不安。她从不守规矩,因为这不值得她花时间(面对父亲的失望,她总是无力地度过每一天,所以她不妨尽可能地享受属于她的日子),但今天,她穿着白色冬衣,庄严而恰如其分地骑在马背上,从未跑开过,或向她的骑士怒目而视。她默默地、顺从地一路骑到喷泉,就像她父亲希望的那样。


林克下马时显然很紧张,她可以看到他肩膀的紧绷(她讨厌自己那么经常而密切地观察他,以至于她能分辨出他的肩膀什么时候算紧张,但她只有这一次对自己保持愤怒)。他朝她走来,在走得太近之前停了下来。她假装没注意到,皱着眉头在背包里翻找。她是一个了不起的女演员,当她咬着嘴唇找东西时,她心里想着。


“公......公主?”他出声问道,因为她不会看他,但他需要她的注意。


她转过头来,小心翼翼地保持震惊的表情,而不是生气。他正在做她想让他做的事情,她必须提醒自己。她不应该因为他参与她的计划而惩罚他。


“一切都好吗?”他问。


她几乎要笑了,因为她已经能够很容易让他说话。通常,她几乎必须伸手伸进他的喉咙,才能让他开口,但他现在正在和她说话,她甚至都没有提示他。“我,嗯......我以为我带了防寒药来祈祷,”她轻声说,低下头,好像感到羞愧,“我想我忘了。”


林克甚至没等她说完就在自己的包里翻找起来。他过了一会儿就拿出辛辣的药剂递给她。一次传递。


她羞怯地从他手上接过,故意用手指碰他的手指。这几乎很难不让她脸上浮现怒容。她讨厌冷空气在他的脸颊和耳朵上涂上粉红色,因为这意味着她必须寻找其他线索。“谢谢你。”她说,向他颔首,他点了点头,垂下了脑袋。


但她不想让他把目光移开,所以她继续说道:“你会冷吗?”她很难友善地问好这个问题。她想嘲弄地问他这个问题。她想让他感到冷漠,但比起这个,她更需要他抬头看着她。


蓝色的大眼睛与她的视线相遇,他摇了摇头。让他开口说得够多了。


她利用他的目光,拉下瓶子上的软木塞,用嘴唇含住瓶口,然后向上倾斜。她看着他的眼神飘向她的嘴唇,他吞咽,眨眼,然后把目光移开。


他很紧张。她觉得他应该紧张。他能感觉到有什么不对劲。她通常对他没那么客气。


“我必须换上我的祈祷服,”她宣布,他点了点头,立即背过身去。他们以前已经这样配合过,现在是第二次。她本可以很简便地把女神礼服穿在冬衣下面,但她会错过这个绝佳的机会,这太好玩了,不能错过。


“你能帮我拉上拉链吗?”她问。


她看到他的肩膀紧张起来,但他一动不动。他看起来被冻在原地。


“林克?”她敦促他。她很难不用愤怒的语气说出他的名字。他转过身来,一只手捂住眼睛。


“公......公主?”他结结巴巴地说。他可爱得就像......她想,就像一只受惊的小狗。


“请帮我拉上拉链好吗,林克?”她问,这次她的声音更坚定了。她不能让他认为不服从命令是可以的。“你必须看着才行。”她说,等待他的手落下,眼睛睁开。


当他最终睁开眼睛时,他小心翼翼地盯着她的脸。这很滑稽,因为她穿这件衣服的时候和以前看起来没什么不同。他能看清楚的只有她的背脊。她转过身,把光裸的背对着他,等了一会儿,她转过头看着他。他睁大了眼,害怕地看着她的眼睛。她故作端庄地微笑着,他小心翼翼地走近她。拉链让她的整个背部暴露在外,但没有什么是公主不能裸露的。当他走近时,她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在她的脖子上。她告诉自己她不喜欢它。


当他伸手去拉她臀部上方几英寸的拉链时,她可以感觉到他的手在颤抖,然后慢慢地把它拉上来,帮她拉到她的裙子上。他很紧张,这是肯定的。她希望能够从他的瞳孔扩散和呼吸受阻的样子里,推测出他可能是分心了、兴奋了,也许。但他可能只是很焦虑。她正在得寸进尺。


“谢谢你,”她对他怒气冲冲,然后踏入泉水中祈祷。她不能让他开始认为她想要他。在试图引诱别人时,她必须守住规则。毕竟这只是一个实验。


不出所料,她的祈祷时间很长,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即使有防寒药,当她结束的时候她也感觉很冷。她对它的持久效果感到惊讶,但她认为她不应该惊讶,她的骑士不是样样精通吗?这怎么会是一个例外呢?她为这个想法皱起眉头,然后全身浸入冰冷的水中,在严寒中,她的身体剧烈颤抖。


当她踏出泉水时,她几乎生气得想要结束这一天的实验,想像往常一样对他怒吼,直到她能摆脱他的存在。她提醒自己,如果她这样做的话,她会浪费掉这个机会。她已经泡在水里过了,她不会再有机会在她的骑士面前做如此可耻的事情。她不情愿地告诉自己,她会坚持到底,也许她会得到关于她的小骑士的良好数据。也许海利亚女神永远不会屈服,但她的英雄仍然是凡人。


塞尔达看到林克已经生起了一堆熊熊燃烧的篝火时,她愣住了,火焰上方架着一个烹饪锅(她皱起眉,想知道他可能把它放在哪里)。没过多久,她闻到了烹饪锅里食物的味道,表情列克缓和下来。她没有想到自己饿了,但随着辣椒、暖暖香草、咕隆香料、兽肉和蘑菇的香气涌入她的鼻腔,她忍不住咽口水。这应该闻起来不好闻,她一般不喜欢这么辛辣的味道,但她的胃违背她意愿地咕噜着,她舔了舔嘴唇。


就在她确信自己看起来一副饥肠辘辘的模样时,林克抬起头看向她,她几乎忘记了自己是什么景象,直到他呆在原地,脸颊上被冻出的粉色加深成浓郁的红色,他快速地连续眨了几下眼,眼神扫过她的身体,然后他转头盯着地,清了清嗓子。


对。她穿着一件半透明的白色礼裙,浑身湿透,在寒冷中瑟瑟发抖。她确保他看了一眼(如果笨拙的局促代表一种迹象的话,他一定看了),但是因为他那该死的烹饪,她忘记了仔细观察。


“对......对不起,殿下,”他虚弱地喃喃道,当他转向他的马去从背包里拿毯子时,他仍然避免看着她。他动作粗暴地摸索着背包,当他走近她时,他看着自己的脚,踉跄着,把毯子拿给了她。她密切注视着他,因为观察他如此愚蠢的表现真的很有趣,但也因为她仍然需要从中获得数据,即使她确实错过了最初的几个关键时刻。


他的手在发抖。也许是因为寒冷。他舔着嘴唇,艰难地吞咽。也许他饿了,就像她一样。除了她的方向,他的眼神到处乱窜。显然很紧张。但到底是因为他喜欢他所看到的,并且知道他不应该看,还是因为他害怕如果他这样做,可能会受到惩罚?她皱着眉头。如果没有他的披露,她将无法确定他所有反应背后的原因。当然,她可以说,他的手颤抖是因为他紧张,因为她很漂亮;他舔了舔嘴唇,吞咽得很用力,是因为他想要她;他避免看她,因为他不被允许带着性欲看待她。但她无法证明以上任何一点,对他的行为还有许多其他可能的解释,包括对她毫无感觉。


“对不起什么?”她冲他厉声说,想听到他承认看了她一眼。这显然是无心的一瞥,而不带有任何目的。但她还是想听他结结巴巴地解释。即使他不渴求她,他至少还是害怕她。她可以利用好这个。


他张开嘴,下巴颤动,试图在目光最终与她的相遇之前找到话可以说。她怒目而视,因为即使在她的实验中,她也讨厌他,而他看起来......他看起来到底是什么样的?害怕,当然是的,他的眼睛很大。如果他的眉头紧绷有什么迹象的话,他也有点困惑。但她遗漏了一些她无法识别的东西。“对不起......”他开始说,但他的声音消失在喉咙里。她又看了看他的喉结。


“抱歉看了?”她提醒他,扬起眉毛。语气没有她想象的那么愤怒,也不那么严厉。她想责备他。相反,这个问题问得近乎无辜,大概。


他的嘴唇紧抿,呼吸沉重。他的眼睛紧紧盯着她的眼睛。他迅速点头,脑袋轻轻发抖。


她忍不住嘴上的坏笑。他的眼睛越睁越大。“你不必道歉,”她说,从他手中抢走毯子,裹在自己身上,然后走到火边。“你应该看看,”她奚落道,知道现在他不能,“除非你不想看。”太超前了。她没有足够的数据支撑她对他说这样的话,但在她三思之前,这些话已经说出来了。


他愚蠢地朝她眨眼(他做任何事都很愚蠢),脸上仍然红着。


“你不想吗?”她问道。无论如何,她认为现在对测试的隐秘性来说已经太晚了,所以她不妨看看她是否能让他承认这一点。


他没有反应。他没有点头,但也没有摇头。他只是一直用那愚蠢的、震惊的表情看着她,好像他不敢相信她在做什么。


她认为目前已经足够好了。无论她是否确认了她的假设,她都已经实现了她的目标,她当然能够戏弄他,让他局促不安。这算是一场胜利。至少是进步。


“你到底要不要给我吃晚饭?”她不满道,他忙不迭地点了点头,匆匆走到锅前给她端上一碗汤。


确实取得了进步。

  

Chapter 3

她想让他被解雇。这是他能想到的唯一有意义的解释,但他仍然可以毫不费力地推翻它。

从智慧之泉回来后,她一直在坚持不懈地尝试。她如此诱人地在他面前晃来晃去,这绝对是一种折磨,但女神,这也是天赐的。那么,如果她不是真的想要他呢?那么,如果她只是因为想让他永远离开而戏弄他呢?那么,如果看到她这样只会让他更想要她,只会加深他的渴望,只会让他因为永远不能拥有她而更痛苦呢?

她让他感到痛苦,她知道这一点,她喜欢这一点,但他会做尽一切努力阻止她停下来。

“林克?”她在图书馆悄悄地叫他。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转身看着她。她只有在逗弄他的时候才用他的名字。也许她想让它成为私下的。

当他看到她的眼睛时,除了她眼里闪烁的光芒外,她的表情是完全无辜的。“是的,公主?”他平静地说,知道要压低声音。无论她要求他做什么,这都不会是他想要目击者的事情。

“我需要帮助才能拿到一本书,”她说,她的声音太无害了,他差点就信了。差一点。

他没有明显地指出她比他高。也许她想让他说出来,认为这会让他难堪。但他只是盯着她,等着她透露她制定的计划。

“我会站在椅子上,但是......好吧,我不确定这本书在顶层书架上的什么地方,要一直移动椅子找书,那会浪费我的时间。”

林克不确定她到底什么意思。

“我想如果我坐在你的肩膀上,我刚好可以找到它。”

啊,就是这个。她知道他足够强壮,可以轻易地托着她,如果有人走进来,也不会直接把他送上绞刑架,这足够无害。但他知道,无论如何,她都会找到办法让他难堪的。

他走近椅子,跪在椅子前面,面朝别处,这样她就可以把腿跨过他的肩膀。至少她穿了裤子,不是裙子。

她走过来,坐在椅子上,双手抓住他的肩膀,把他往后拉了一点,这样她就可以把腿搭在他的肩膀上。他认为能抓住的她最安全的地方就在她的脚踝上方,所以他紧紧地抓住她,然后站了起来。

她开始玩弄他的头发。他犹豫了一会儿,因为她太温柔了,太甜美,用手指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发,好像在为他梳理。他的心跳加速,因为他当然喜欢它,就像他喜欢她折磨他的其他任何方式一样,但他仍若有所失。

“如果你愿意的话,走到那儿就好。”她甜甜地说,林克带着她走到书架前,紧张地期待她袖子里还有其他东西。她轻哼着,似乎心不在焉,好像她不是在浏览标题,而是在拿他寻开心。“请向左一点。”她说。

他向左走去。她仍然在温柔地摆弄着他的头发,似乎她根本没有任何计划,好像她喜欢他,希望他喜欢她。

“请再向左走一步,”她问道,她的声音太温柔了,太平静,他小心翼翼地向左走去,她满意地哼了一声。“好孩子,”她平静而甜美地说道,霎时间所有的空气都从他的肺部涌了出来。她的手指又在他的头发上滑动了一会儿,他知道她能感受到他因她的话而紧张。“你很善于服从命令,对吗?”她用同样的语气问道,林克闭上眼睛片刻,试图收集一下他的想法。

然后她使劲地拉扯他的头发,他不得不忍住惊讶和痛苦的喊叫。

“不是吗?”她甜甜的嗓音让人受不了。“说话,林克。”

“是的,公主,”他呼吸着,声音很大,只有她才能听到。

她对他的确认表示满意,松开了她紧握的手,再次温柔地抚摸他的头发。他非常清楚她是如何感受到他的每一次呼吸的。“很好,”她说。“好孩子。请向左再走一步。”

他走到左边,试图减缓他的心跳。他不应该喜欢她跟他说话的方式。这至少应该激怒他,或者冒犯他。这应该是侮辱,暗示他只不过是王位的一只哈巴狗。但实际上,他只想听她再说一遍。

“恐怕我一直走错方向了,”她假装失望地说,“带我回我们开始的地方?”

往右几步。“嗯,好孩子,”她再次说,她的声音如此闷热,他不得不努力防止膝盖摇晃。“你喜欢我这样和你说话吗?”她问道,一只手从他脸的一侧滑下来,越过他的下巴和脖子,正好停在他的锁骨上。

“是的,公主,”他平静地说。

她的另一只手缠在他的头发上。“很好。”她说,轻轻拍拍他的胸部,然后把手滑回他的脖子,用两根手指按着他的脉搏。女神啊,她是个恶魔,他想,当她感到他的心跳加速时,她一定笑得非常得意。“我本就希望你会的,”她笑着说,显然对她收集的数据感到满意,并把手放回他的头发上。“请向右再走一步。”

他向右走去。“好孩子,”她又说道。他又长时间地眨眼,试图冷静下来。“你总是很好地做我对你要求的一切,”她低语道。“我几乎从来没有为此奖励过你。你想让我在你表现好的时候奖励你吗?”

海利亚女神,帮帮他。这一定是某种陷阱,对吧?当然是的,但他很难抵挡住诱惑。“是的,公主。”他完全被解雇了。当然了,绝对是百分百被解雇了。

“你不是在告诉我我想听的东西,对吧?”她问。

“不,公主,”他说。他认为这几乎是一个愚蠢的问题。他从不只是告诉她她想听的东西,因为他几乎什么都不告诉她,但通常当他告诉她时,只会让她不高兴。

“很好,”她说,把手伸到他的下巴下面,让他抬起头看着她。他想他一定是睁大了眼睛,心慌意乱,因为他确实是,但她对他笑得那么甜,一切都无关紧要了。“谢谢你,林克,”她说,几乎是真诚到让他相信她,但无论如何,这让他的心脏停跳,他吞咽得艰难,她抓住他的下巴,她可以从他的喉咙里感觉到,在放开他之前,她笑得更开心了,从书架上随机抽了一本书,甚至都没看一眼。“就在这里。非常感谢你的帮助,林克,你现在可以让我下来了。”

甜美从她的声音中消失了,精心营造的无害感又消失了。现在,游戏结束了。

他跪在椅子前,松开了对她脚踝的控制,她将双腿向后滑过他的肩膀。

“没别的事了。”她说,站起来拍了拍他的头,回到她之前工作的办公桌,放下书,回到她的原来看的那本书上。他甚至不确定她是否看了标题。

在一天剩下的时间里,她都不抬头看他,甚至在她离开图书馆的时候也是如此。


屑润了

  (林塞向,进行一个直接坠入爱河的操作)

  (p2无滤镜)


  (林塞向,进行一个直接坠入爱河的操作)

  (p2无滤镜)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