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塞巴斯蒂安

44.2万浏览    4041参与
虎呼呼

嘿,你选什么都不影响好感度哦

六年毕业结档留念,算是回顾一下过程中各种感受吧。非常感谢作者给我们带来这么好的游戏!


to我狠了许多次心也舍不得出轨的384

(对于一个海王来说,这是很深情的表现了!!!)


———————————————分割线———————————————

和塞巴斯蒂安结婚多年,已经习惯了他每天在厨房或门口等我的身影,居然不太记得没他的日子我是怎么过的了。

不过刚搬来星露谷的时候确实除了忙还是忙。那时一穷二白,被joja摧残的社畜初做农活还很不熟练,天天耕地浇水土里刨食,从天亮干到天黑,卡着凌晨的点奔回小木屋倒头就睡。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第一回注意到塞巴斯蒂安是下雨的某天。......

六年毕业结档留念,算是回顾一下过程中各种感受吧。非常感谢作者给我们带来这么好的游戏!


to我狠了许多次心也舍不得出轨的384

(对于一个海王来说,这是很深情的表现了!!!)




———————————————分割线———————————————

和塞巴斯蒂安结婚多年,已经习惯了他每天在厨房或门口等我的身影,居然不太记得没他的日子我是怎么过的了。

不过刚搬来星露谷的时候确实除了忙还是忙。那时一穷二白,被joja摧残的社畜初做农活还很不熟练,天天耕地浇水土里刨食,从天亮干到天黑,卡着凌晨的点奔回小木屋倒头就睡。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第一回注意到塞巴斯蒂安是下雨的某天。

我很喜欢下雨。塞巴斯蒂安也很喜欢下雨,但我喜欢雨天的理由比他功利许多:雨天不必给农作物浇水,且很适合钓鱼,可以节省我许多工作量。总之,那天我兴冲冲底扛着鱼竿往山岭的湖边赶,发现他也在湖边站着。平时我几乎没见过这个人,好奇地搭了两句话,就继续奔向湖中小岛,奋力抛出钓钩。第一次见面就这样平淡,彼此谁也没给对方留下什么深刻的印象。我对他而言是“那个新来的农夫”,他对我而言是少见的雨天会出门淋雨的冤种村民。哦,他会在湖边抽烟——我很讨厌抽烟的人。钓鱼时看见他点燃香烟,我第一反应是他竟不怕烟头被雨水打灭,又想着以后要离他远点。

春季的花舞节是我第一年度过的头一个节日。当时复活节我忙于农活完全忘了参加。甚至连这次花舞节,我都想错过的——可惜当我扛着斧头来到森林准备砍树时,一条小路径直把我引向广场,没有别的选择。我不禁感慨刘易斯强大的效率,只一个晚上就把偌大的森林封得严严实实,他想必睡得很晚。

当然,日后我知道了,刘易斯经常睡得很晚,还很偏爱灌木丛。

对于一个满身泥泞、肩扛铁斧的农妇,没什么比闯入舞池更尴尬的事了。我努力拍掉身上的灰尘,旁敲侧击一阵,搞清了这个节日是什么情况:邀请你喜欢的人共舞。

哦老天,不说我跟村民们还不熟悉,哪怕我有了喜欢的人,ta会愿意跟一个明显刚从土坑里爬出来的泥人跳舞么!

我把希望投向莱纳斯。莱纳斯,我最亲密的战友,我失散多年的亲人,不嫌弃我是个外来人对我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长辈……他不喜欢这种俗人的活动。

我只好跟刘易斯说,我没有舞伴,我就在旁边看着。

刘易斯也不意外,很自然地宣布开始跳舞。五对年轻男女穿着特别的服饰进场,互相致意,旋转……大家都打扮得很好看。

我感到了自己的多余:我是不属于这里的。星露谷的村民互相知根知底,从小一起长大,或许两小无猜。他们在这里有属于他们的生活,而我……起码目前,什么都没有。

花舞节结束,回到家已是晚上十点。我闷头把农场的树乱砍一通,浑身脏也不想上床,凌晨两点倚着门便睡着了。

之后的日子无非是忙碌再忙碌。我比曾经在joja干活时更辛苦更勤奋,但奇妙的是我不再感觉到那种疲惫。在星露谷的生活充实而有质感,每天都是新的冒险,我爱极了这种挑战。更何况,我所有的付出都有回馈,我不再是为了该死的公司壮大而燃烧生命,我在过自己的人生。

莱纳斯对我很好。他经常送一些食物配方和他最近的收获给我,通常和鱼有关。我想他获得蛋白质的渠道大概主要就是捕鱼。关系近了,他也愿意同我分享一些哲学之外生活中的窘迫,比如冬天取暖总是一项难事。我很想邀请他冬天来我家度过,但他显然不能接受。后来我猛然开窍,抱了个电暖器扔进他帐篷,果然运行良好,暖和许多。莱纳斯没说什么,依然教导我关注树木与自然,一到春天就把电暖捐给了图书馆。我气苦也无可奈何。

下矿和钓鱼使我经常往返于山岭。德米时常在山间做记录,罗宾则热情地欢迎我进去歇脚,顺便照顾她家生意。他俩有一个女儿玛鲁,看着就是那种很聪明开朗的幸福小孩,蜜罐里泡大,知识也相当渊博,即便不用年龄来衡量。这对高智商父女总让我觉得很难接近,喜好也难以琢磨,不像罗宾就很喜欢我家自制的山羊奶酪。

我花了很长一段时间才意识到塞巴斯蒂安跟他们是一家人。

那天下午我备足了建材,跑来找罗宾,请她为我的共富农场建个鸡舍。我一进门,发现阿比盖尔居然也在,很是吃惊:她好像与罗宾一家没什么交集。我印象中,她、山姆、塞巴斯蒂安这队三人组经常在一起。我问罗宾,罗宾捂着嘴偷笑,悄悄告诉我:她是来找Sebby的!冲我眨眨眼。

我恍然大悟。看来母亲对于儿子谈恋爱总是高兴的。但我没敢问塞巴斯蒂安为什么是她儿子……

我第一次明白罗宾家走廊附近那个楼梯是可以往下走的,下面也不是地窖也不是储藏室,而是她儿子的房间。塞巴斯蒂安正在里面,安安静静,没有一点声响,也不理会阿比盖尔在外面等他。我想敲门,但想到我们根本不熟,就只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离开了。

“其实……我能感觉到你常来我家,在房间外一动不动地站着。”结婚后,塞巴斯蒂安跟我聊天,微笑着提起。

我严肃地反驳:第一,我是一个勤劳的农妇,我不可能有空去自讨闭门羹;第二,那会儿我对他还完全没兴趣。

从那之后我就了解了罗宾一家具体的家庭情况。塞巴斯蒂安孤僻冷淡的性格也有迹可循了。鹈鹕镇给我一种质朴的乡村气息,这里有爱好电脑的人是项很稀奇的事情,联想到初见面时他那句话里有话的问候,我对他产生了不少兴趣。至少……他长得十分好看。

我开始在农场之外留了一道心思。我接近山姆和阿比盖尔,打听塞巴斯蒂安的喜好,下矿就疯找紫水晶,钓鱼从不扔joja可乐(虽然这玩意我上班时喝到吐),每周五蹲点酒吧,强行加入他们三人小团伙,看塞巴斯蒂安纵容山姆的每一杆臭球,最后笑眯眯地一杆清场。

他迷倒了我,总让我在耕作或采矿时分心,效率降低了不少。不过这不失为一件好事:我太专注于工作,而忘记了享受星露谷美妙的风景和人。莱纳斯总是告诫我去学习自然,保持敬畏之心去探索生命的奥秘,向风、向树、向流水寻求答案。我以为我懂了,其实我远没有理解莱纳斯的深意。我要感谢他和塞巴斯蒂安,他们教会我要如何尊重生活,调节自己的灵魂。

我放缓了节奏,不再起早贪黑只为多锄一亩地、多下一层矿,慢悠悠地修复社区中心,在湖边一钓一整天,叶落满身也懒得动弹,只当自己是一朵蘑菇,静静享受时光。

第二年,我感觉自己的农场才刚刚起步。我费劲力气修好了温室,不要命地攒够了铱矿做够洒水器——期间被莱纳斯从矿洞里救出来三趟——终于不必再在日头下讨生活。这一年的重心来到了养殖:鸡蛋鸭蛋虚空蛋,牛奶羊奶和松露,凑齐这么多牲口直接掏空了我所有家底。我每日在农场从天亮忙到天黑,极少外出,并且学会了合理错过花舞节。

攒够了钱,我又去拜访罗宾,请她来帮我扩建第二间畜棚。从她家出来,我碰见了塞巴斯蒂安,他很友好地跟我打招呼,寒暄。我受宠若惊,认真回应。

“李愚,你是从大城市来的。”塞巴斯蒂安看着我的眼睛,“你觉得大城市的生活怎么样?”

我认为他能猜到我的回答,毕竟我身体力行地证明了我的选择。但他的黑眼珠一动不动地盯着我,态度恳切,仿佛很看重我的观点。

我思索了一会儿,字斟句酌:“祖祖城很繁华,有许多星露谷没有的新鲜玩意儿,很吸引年轻人,但我觉得这些终究很空虚。你像苍蝇一样忙碌,为生计团团转,赚到足够的钱——可又有什么用?公司不是你的归属,他们只把你当作工具;公寓也不是你的家,那里再舒服也是冷冰冰的。人们在大城市里忙到没时间过日子,人很多,可是没一个人关心你。”

“当然,这只是我私人倾向很大的见解,每个人都有不同看法。”我赶紧补充,“或许像你这样的人,会很适合城市哦?”

塞巴斯蒂安陷入沉思,长长的刘海在他眼前轻轻晃动,让我很想掏出包里的羊毛剪……

“起码你现在很快乐,看得出来。”塞巴斯蒂安回过神来,笑了一下。

我被美色晃了眼,一时失神,晕晕乎乎地走向矿洞,忽然想起自己不是来下矿的。

我往山岭跑得愈发勤快了。

不知为何,塞巴斯蒂安并不如我想象中那般冷淡不易接近。他看到我总是很真诚地打招呼,即使并没有话聊。我送给他生鱼片或泪晶,他再喜悦也只是弯弯眼睛笑道:“我是真的很喜欢这东西。”

周幽王烽火戏诸侯只博美人一笑,我完全理解了。刚到手的那台珍贵的宝石复制机,我只用它来复制泪晶,即便它根本就是个普通的、随处可见的矿石;钓到了美味的鲑鱼金枪鱼,我统统用来制作生鱼片,冰箱里甚至不会出现其他种类的鱼;秋天收获南瓜,我把它们在仓库里码整齐,研究南瓜汤怎样做最美味,即便我最讨厌南瓜这种蔬菜。我甚至放缓了我的农场振兴计划,挪了相当一部分资金优先修葺爷爷留下的祖宅,装修得漂漂亮亮,想着或许有可能……

单方面热情是撑不了多久的。

给该死的作物浇完水,检查完每一个动物的状态并收集好蛋奶羊毛,我蹬掉满是泥泞的靴子跳进水里,痛痛快快地洗掉汗水和污垢。初秋还有些许燥热,农场里的小湖正适合解暑,从我头边游走的鸭子想必也很赞同。

那天我从水里爬起来,回屋换了身最整洁清爽的衣服,钻进厨房,用刚收获的大南瓜和今天现挤的上好牛奶熬了锅香喷喷的南瓜汤,兴冲冲地往山岭跑。我鼓足了勇气,不论如何,今天一定要敲开塞巴斯蒂安的闺门!认识这么久了还没敢走进他房间,实在有点不争气。

罗宾一如既往,笑眯眯地迎接我,刚准备问这次是扩建老宅还是开建新项目,就发现了我捧在怀里的南瓜汤。

“哦!你没带建材。”罗宾惊讶地打量了一下,忽然有点支吾,“啊……这个季节确实适合喝南瓜汤……”

我蓦地脸红,把南瓜汤往身后藏了藏。毕竟,还是她闲聊时告诉我,她的宝贝Sebby最喜欢这东西。现在要追人家儿子,也太显眼了点。

“嗯……我找塞巴斯蒂安。”我嘿嘿一笑,“过两天再麻烦你造筒仓,得多准备干草过冬了。”

“嘿宝贝儿,Sebby现在可能不太想见人,我刚刚过去找他都被赶出来了。”罗宾热情地邀我留在柜台,“不如看看我新进的家具?我看你最近装修也很卖力……”

罗宾相当卖力地跟我推销,直接拿出了她的进货单让我过目。我盯着册子上狂飞乱舞的字迹一头雾水,想说南瓜汤快凉了,罗宾眼疾手快一把抓过“我帮你保管”,接着话题被带到天边。

没一会儿,德米回来了。

“嗨,甜心,你又把人家绑架了?”德米收起手上的观察记录本,“她应该是来找塞巴斯蒂安的,你不能每次都拖着她买东西。”

罗宾简直是凶恶地瞪着他:“今天回来真早,亲爱的,藻类观察得如何了?”

德米有点茫然,不过还是认真回应:“不怎么样,它们好像不活跃了,应该是干燥和温差导致繁殖速度降低,我采了样本打算研究一下,所以早回来……哦,农妇小姐,今天阿比盖尔来找塞巴斯蒂安了,这会儿应该还在房间里,你不妨加入他俩,都是年轻人。”

罗宾简直要跳起来跟她丈夫打架了。

我大脑宕机了很长一段时间,才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但身体还是动弹不得,呆呆地站在原地。耳边罗宾夫妇的争吵十分遥远,好像隔着一堵墙传来。

不知过了多久,地下室的门传来轻微声响,仿佛有人要出来。我腾地从座位上跳起来,以最快的速度夺门而逃。

 

 

好吧,这就是初期我最尴尬的样子。其实确定关系后,塞巴斯蒂安很郑重地跟我谈论过,说他和阿比盖尔很早确实试过date,但并不理想,后面就一直按照正常朋友相处。哎,明眼人都能看出阿比盖尔喜欢他……当时我甚至绝望到打算赚够钱后把前男友包养回来,然后低头看了看生满老茧的手,确信那个狗男人不会回头。呸,老娘也不稀罕!

“亲爱的,你写了一天了,可以告诉我是什么东西吗?”

塞巴斯蒂安递给我一杯热可可,自己端着咖啡噙了一口。我不赞同地望着他。

“这么晚了,还喝咖啡,小心又睡不着。”

他撇嘴,抓了抓头发:“你有时候说话真的很像我妈。不过这不能转移我的注意力。”

我看着未干的字迹,不自觉地傻笑:“写完给你看。”

“哦?那我拭目以待吧,就当正在追一篇连载小说,作者还在赶稿。”塞巴斯蒂安看着我的眼睛,坐在我旁边,把我圈起来。“你看起来很冷……来,靠近点。”

我窝在他怀里蹭了两下。壁炉生得很旺,房子又额外加了电供暖,根本不会冷。

“我第一喜欢雨天,第二喜欢冬天。”塞巴斯蒂安低头吻我。

嗯……我想我知道理由。









我个人觉得384是星露谷物语里面最浪漫的角色。他是少数你无论做什么选择都不会影响好感度的对象。我的理解就是,不论你说什么做什么,都不影响他注定要爱你。一见钟情才是爱!(暴言)

不知道会写多少字,但这篇我会努力完结的!

葡萄吃不胖

求文

  最近入坑的黑执,想问问有没有塞巴斯蒂安和夏尔回到出事前的重生文,有没有CP都可,和重生、穿回以前挂钩都可。

  最近入坑的黑执,想问问有没有塞巴斯蒂安和夏尔回到出事前的重生文,有没有CP都可,和重生、穿回以前挂钩都可。

是二氧化碳啦

  p2是我高斯模糊点成动感模糊了笑死我了

  可以私信找我要原图,可以自印不能开团(无盈利也不行,因为我自己也在开)

  p2是我高斯模糊点成动感模糊了笑死我了

  可以私信找我要原图,可以自印不能开团(无盈利也不行,因为我自己也在开)

特价夜宵
赶个大年初五末班车^ ^ 素材...

赶个大年初五末班车^ ^

素材参考@速写班长 

赶个大年初五末班车^ ^

素材参考@速写班长 

tennka

【塞夏】“我指的不是雨,而是你”

“伦敦的天气一如既往的阴沉呢……”

“少爷,马上就要下雨了,您真的不打算改变行程吗?”

夏尔推开塞巴斯蒂安阻拦的手,一脚踩在泥泞的道路上。

“如果雨一直不停,难道我就要一直等下去吗。”

事在人为,不是不能,而是不愿。

我指的不是雨,而是你。


喜欢

少年的双眸总是暗含爱意,与过去大不相同了。

“人类的情感是一种很自私的东西,不要让他们玷污了您的灵魂。”

夏尔沉默了许久,不该喜欢的,但怎么能控制得住。


错误

少年亲吻了恶魔。

塞巴斯蒂安一脸厌恶,“您这种人最无药可救了。”

明明把您从深渊中救出来,您为什么还要跳进另一个深渊呢。


夜晚的风吹不散厚重...

“伦敦的天气一如既往的阴沉呢……”

“少爷,马上就要下雨了,您真的不打算改变行程吗?”

夏尔推开塞巴斯蒂安阻拦的手,一脚踩在泥泞的道路上。

“如果雨一直不停,难道我就要一直等下去吗。”

事在人为,不是不能,而是不愿。

我指的不是雨,而是你。


喜欢

少年的双眸总是暗含爱意,与过去大不相同了。

“人类的情感是一种很自私的东西,不要让他们玷污了您的灵魂。”

夏尔沉默了许久,不该喜欢的,但怎么能控制得住。


错误

少年亲吻了恶魔。

塞巴斯蒂安一脸厌恶,“您这种人最无药可救了。”

明明把您从深渊中救出来,您为什么还要跳进另一个深渊呢。


夜晚的风吹不散厚重的云,月光也照不进漆黑的夜,少年蜷缩在床上,他需要的,是那只恶魔。

如果不戳破这层纸窗户,我还能贪恋的多听几遍你的晚安。

晚安。

我只能说给自己听了。

淙夏不是呆头鹅
 今夜也做一个甜腻的美梦吧。 

 今夜也做一个甜腻的美梦吧。 

 今夜也做一个甜腻的美梦吧。 

tennka

【塞夏】“有点想你了”

晚安

夏尔望着从窗帘后钻进的月光,总觉得不该这样。

“晚安……塞巴斯蒂安……晚安……”

“我的意思是……有点想你了……”

回答少年的,是冷清的月光。


存在

“塞巴斯蒂安,我死后会去哪里……”夏尔垂着头无力地问着。

恶魔尽职尽责地回答了他最后的问题。

“您将不复存在。”

少年用指尖轻轻地戳着恶魔心脏的位置,表情有些麻木了,“我甚至从没存在过这里……”


执事

恶魔依旧执行着执事的美学,只是新的主人似乎不喜欢甜食,也不喜欢红茶……


忘记

“塞巴斯蒂安,你会忘记我吗?”

恶魔倒奶的手一顿,若无其事道:“会,毕竟我还要活很久。”

“骗子……”

“少爷为什么这么...

晚安

夏尔望着从窗帘后钻进的月光,总觉得不该这样。

“晚安……塞巴斯蒂安……晚安……”

“我的意思是……有点想你了……”

回答少年的,是冷清的月光。


存在

“塞巴斯蒂安,我死后会去哪里……”夏尔垂着头无力地问着。

恶魔尽职尽责地回答了他最后的问题。

“您将不复存在。”

少年用指尖轻轻地戳着恶魔心脏的位置,表情有些麻木了,“我甚至从没存在过这里……”


执事

恶魔依旧执行着执事的美学,只是新的主人似乎不喜欢甜食,也不喜欢红茶……


忘记

“塞巴斯蒂安,你会忘记我吗?”

恶魔倒奶的手一顿,若无其事道:“会,毕竟我还要活很久。”

“骗子……”

“少爷为什么这么说。”

“我不喜欢在早晨喝热牛奶,你告诉我,这是你哪一任主人的习惯?” 

_SebastianMichaelis👿

我和大家最終獲救,從遊輪回到府邸之後,有那麼一瞬間確實覺得力不從心。我不會說謊,但也不想被人看到那樣狼狽的模樣,這不僅是作為執事不體面的樣子,更有違我的美學。不過就算我想要說些什麼漂亮話,在承受過死神鐮刀的攻擊之後,我想還是遵循身體的本能,畢竟我也算是死裡逃生。真是不得了的傷害啊,所以我才討厭死神。

確定少爺無恙後我才勉強鬆了一口氣,可以安心處理自己的傷口。這就是做人類最麻煩的地方,我必須小心翼翼把貼身衣物從傷口上脫下才能進行包扎,本來我想,其實不用那麼麻煩,我只需要運用我的能力,但顯然這次的傷讓我也有些為難,這是少有的能真正傷害到我作為惡魔的身體的傷口,以前倒也受過重傷,但我可以通過攝入靈......

我和大家最終獲救,從遊輪回到府邸之後,有那麼一瞬間確實覺得力不從心。我不會說謊,但也不想被人看到那樣狼狽的模樣,這不僅是作為執事不體面的樣子,更有違我的美學。不過就算我想要說些什麼漂亮話,在承受過死神鐮刀的攻擊之後,我想還是遵循身體的本能,畢竟我也算是死裡逃生。真是不得了的傷害啊,所以我才討厭死神。

確定少爺無恙後我才勉強鬆了一口氣,可以安心處理自己的傷口。這就是做人類最麻煩的地方,我必須小心翼翼把貼身衣物從傷口上脫下才能進行包扎,本來我想,其實不用那麼麻煩,我只需要運用我的能力,但顯然這次的傷讓我也有些為難,這是少有的能真正傷害到我作為惡魔的身體的傷口,以前倒也受過重傷,但我可以通過攝入靈魂恢復,然而現在……

我有些無奈,又不得不這麼做。我很早之前就被少爺要求“首先得像個人類,其次才是執事”,而現在,就算我總是吐槽人類很麻煩,卻不得不用上人類發明的繃帶和紗布來包扎傷口。嗯,勉強還能動,於是我繼續去服侍少爺。

“我不是說過讓你休假一天嗎?”

我只看到少爺看起來有點不高興,他說那是命令,命令我休息一天,他看我的眼神就像他才是那個看穿人心的惡魔,我無所遁形,仿佛他早就知道其實我也在勉強自己。

“我可不希望我的執事出什麼岔子。”

少爺真是很擅長用最冷的語氣說最善良的話。我是個與“善良”沒有絲毫關係的惡魔,我也常常提醒少爺要復仇就不能過於善良,但這就是他對於關心的表達了。

我最終還是服從命令躺在了床上,這些年來第一次被要求什麼都不幹,只覺得很不習慣。人類通過睡眠來療愈身體,但我不一樣,我想做點什麼,或許摸一摸外面的貓小姐,然而少爺的命令是讓我“躺著”。

緊接著伊麗莎白小姐也來看望我了,這讓我有些手足無措。與理,我只是個執事;與情,我也是少爺的傭人。和伊麗莎白小姐一起出現的,還有一套女士睡裙和睡帽,在我毫無防備之下被套在了我身上。這真是……讓人不知道該做什麼表情……我都能看到少爺極力忍住不笑的樣子,也只能無可奈何,畢竟在此之前我從來沒有試圖躺下睡過覺。

只是躺下休息對我來說實在也是奢侈,僕人們一旦離開了我的幫忙,就會讓一切都變得一團糟,與其讓宅邸再一次變成廢墟,不如還是親力親為吧,結果被少爺抓了個正著……

“我不是命令你好好躺著嗎?!”

您不會真的覺得我躺著就能恢復吧?

我不能直接這麼說,於是再次躺了回去。傷口確實還是疼的,比起在遊輪上的時候倒是確實愈合了一點,沒有那種眩暈感。惡魔除卻部分把睡覺當成愛好的,大部分時間都不會躺下閉上眼睛,除非已經瀕死。我就這麼呆呆地看著天花板。我的房間在地下,這裡沒有窗戶,我的懷錶也放在執事服的口袋裡,我並不知道時間過去了多久,只記得少爺和僕人們一起送來了粥,但是甜得讓我都難以下嚥,果然我還是應該去工作啊。

最終少爺搬了一張凳子坐下來,原來他是打著讓我休息的名號想看我的窘態,該說不愧是少爺嗎?

“算了吧,你吃這個又不能填飽肚子。”

“那確實。不過人類的靈魂就另當別論了。”

也就這個時候,我可以像審視獵物一樣看著少爺——儘管我知道,他一直都是我的獵物。

“雖然你好像說了很可怕的話,但是鑒於你的打扮,看起來很可笑呢,需要照照鏡子嗎?”

真是讓人難過的吐槽啊……連我都哭笑不得了。

但這場鬧劇最終還是以少爺再次命令我躺下直到明天早上結束。而他的理由很簡單,我是他的執事,就要做他最鋒利的劍,最可靠的棋子,不能讓任何人有機可乘。

“……而且,你這眼巴巴垂涎著我靈魂的傢伙,總不能在那之前就死掉吧?”

您未免有點低估我了,再怎麼說我也是惡魔。

就算是為了捕獵而受傷,也是很正常的,我可一直在虎視眈眈著,這樣的代價最終吃到嘴的靈魂,會是什麼味道?我可是絕不會讓獵物逃走的。




chalice

  构思了这么久,写不完我是小狗🐶

  构思了这么久,写不完我是小狗🐶

九离.

  “不管到哪里,我都在少爷身边 ,直到最后”

  “Yes,my lord.”

  

  

  

  “不管到哪里,我都在少爷身边 ,直到最后”

  “Yes,my lord.”

  

  

  

SHU

 是 赛巴斯酱!!!

  他真的-好-宠-啵酱!!!

  被他们俩帅死了!

  真的好喜欢384这种优雅又完美的恶魔啊啊啊啊啊!!!

 是 赛巴斯酱!!!

  他真的-好-宠-啵酱!!!

  被他们俩帅死了!

  真的好喜欢384这种优雅又完美的恶魔啊啊啊啊啊!!!

摩卡卡

【塞夏】Lonely Boy

动漫向,时间线设在第二季结局一百年后,私设众多,一些乱打的段子,含🚗

  


漆黑如墨的夜色里看不到半颗星子,磅礴的大雨倾泻如注,披头散发的青年狂奔在泥泞的山路上,不时慌乱的回头看着什么,鞋子早不知什么时候跑丢了一只,伤口在雨水的冲刷下很快汇聚成一条血溪。

狼狈不堪的他脚下一滑,整个人失重向前栽去,潮湿的泥土被猛得塞进嘴里,连带堵住了鼻孔,又引起一阵窒息的恐慌感,他像只任人宰割的牲畜般无力的躺在烂泥里,眼中的恨意一闪而逝,那双养尊处优的手逐渐攥成了拳头。

为什么、那些人一定要杀掉他……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啊……

我想让他们死……

我要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胸...

动漫向,时间线设在第二季结局一百年后,私设众多,一些乱打的段子,含🚗

  

 

漆黑如墨的夜色里看不到半颗星子,磅礴的大雨倾泻如注,披头散发的青年狂奔在泥泞的山路上,不时慌乱的回头看着什么,鞋子早不知什么时候跑丢了一只,伤口在雨水的冲刷下很快汇聚成一条血溪。

狼狈不堪的他脚下一滑,整个人失重向前栽去,潮湿的泥土被猛得塞进嘴里,连带堵住了鼻孔,又引起一阵窒息的恐慌感,他像只任人宰割的牲畜般无力的躺在烂泥里,眼中的恨意一闪而逝,那双养尊处优的手逐渐攥成了拳头。

为什么、那些人一定要杀掉他……

他明明什么都没做错啊……

我想让他们死……

我要让他们付出惨痛的代价……

胸腔中的愤怒从未像这般强烈过,他在绝望和诅咒中积累了滔天的恨意。

有谁……可以、帮帮我……

「悲伤、混乱和绝望的话语……」

是谁……

「汝召唤了我,可愿以灵魂为契,与吾签订契约?」

是、恶魔吗……灵魂,无所谓……只要你能帮我……

突然一阵白芒闪过,他模糊看到小小的身影逆光而来,恍若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年,优雅的动作仿佛是上世纪走出来的贵族,那是刻在骨子里的高贵,冥冥中的上位者气息却极具压迫感。


crackfic.椐橼
作为黑执事穿着最规整的两个男人...

作为黑执事穿着最规整的两个男人,他们不穿衬衫夹,袖箍,袜环我是不信的👋

克劳德我求求你务必帮塞巴斯穿衬衫夹,发生什么都无所谓,我想看🥵

作为黑执事穿着最规整的两个男人,他们不穿衬衫夹,袖箍,袜环我是不信的👋

克劳德我求求你务必帮塞巴斯穿衬衫夹,发生什么都无所谓,我想看🥵

chalice
  看除夕这么热闹没忍住摸了一...

  看除夕这么热闹没忍住摸了一个。算是复健

  看除夕这么热闹没忍住摸了一个。算是复健

啊你说什么我听不清

 各位大小姐,兔年快乐🐰

 各位大小姐,兔年快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