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塞拉王子

17159浏览    228参与
隐风

感觉塞拉在页游杰拉德时期可以代散兵,13年之后和手游可以代鸭鸭+深渊空

感觉塞拉在页游杰拉德时期可以代散兵,13年之后和手游可以代鸭鸭+深渊空

橙子灬柚子

一个新的可能

塞拉王子中心向

B站的手书【I BEG YOU】杀伤力太大了,看了久久不能缓过来,就想自己搞点甜的吃吃

ooc属于我,摩尔们都是小可爱。

页游关于塞拉的游戏没玩(那个时候已经退游了QAQ),一些设定来源于LOFTER大佬们的整理,一些不合理但无伤大雅的BUG就请无视掉吧,孩子就想搞点甜的吃吃QWQ

  

  

  

  

  

1.

“孩子,嘿,孩子,别往森林深处走啦,去摩尔庄园不走那条路。”好心的阿森大叔叫住了一个正缓慢朝森林深处走去的身影。

被叫住的杰拉德听到熟悉的名词转过了身,疑惑地看向了商队里和自己交换稀奇商品的大叔。

“摩尔·......

塞拉王子中心向

B站的手书【I BEG YOU】杀伤力太大了,看了久久不能缓过来,就想自己搞点甜的吃吃

ooc属于我,摩尔们都是小可爱。

页游关于塞拉的游戏没玩(那个时候已经退游了QAQ),一些设定来源于LOFTER大佬们的整理,一些不合理但无伤大雅的BUG就请无视掉吧,孩子就想搞点甜的吃吃QWQ

  

  

  

  

  

1.

“孩子,嘿,孩子,别往森林深处走啦,去摩尔庄园不走那条路。”好心的阿森大叔叫住了一个正缓慢朝森林深处走去的身影。

被叫住的杰拉德听到熟悉的名词转过了身,疑惑地看向了商队里和自己交换稀奇商品的大叔。

“摩尔······庄园?”

这个词经常从迪克他们的嘴里气急败坏地蹦出来,杰拉德讨厌迪克,能让迪克气急败坏的东西都能让他有天然的好感,听得多了,也就记下了。

阿森大叔好心将杰拉德拉回了商队的驻扎范围内,唠叨道:“是的,是的,摩尔庄园,那里可是个繁华的好地方,年轻摩尔们都想移居到那里,当然了,你也不例外,孩子。”

杰拉德死死盯着阿森大叔拉住自己的手,用尽意志力控制自己不要打掉它,嘴里含糊道:“嗯······嗯,也许吧,我迷路了,找不到去那里的地方。”

这当然是骗摩尔的谎话,杰拉德住在黑森林的深处,最近在研究新发现的生物——天使,这次遇到了商队也是心血来潮想换点没见过的玩意儿,没想到有了新的收获。

要不先去那里玩一会儿?杰拉德神游天外,反正天使那里也有黑焱看着一时半会儿也不会跑,要逮到去摩尔庄园的商队可不容易。

就这么愉快决定了!杰拉德心里雀跃极了。他喜欢冒险,也喜欢遇见新的事物,对摩尔庄园他也是有着不小的期待的。

  

2.

“名字。”

“杰拉德。”

“年龄。”

“十岁?大概吧,我记不太清了。”

听到含糊不清的回答,前哨站为商队摩尔做登记的骑士停笔,皱着眉抬起头,眼前的摩尔穿着黑色斗篷,被帽子遮着看不清脸,看身高体态年龄不大,听声音也没经历变身期,完全还是一团孩子气。

“你们雇佣童工了?”

听到敏感词汇,一旁的骑士们立刻围住了商队的摩尔们。

“骑士大人们冤枉啊!”商队老板一个飞扑抱住身旁骑士的大腿哀嚎道:“这个孩子是我们在黑森林遇到的,看他孤身一人前往贵庄园十分可怜就把他带上做个伴了。我们可是良心商家,绝对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他说的属实么?”骑士转向了津津有味看戏的杰拉德。

杰拉德点头,商队里的摩尔们除了太过聒噪,都是善良过头的大傻子,他并不讨厌,没必要在这上面戏弄他们。

骑士的眉头舒展开,对商队老板道:“你们的身份已经登记完毕,欢迎来到摩尔庄园。”

送走商队的摩尔们后才拿出了一份文件,和蔼地放在杰拉德面前。

“孩子,你在摩尔庄园有家人吗?或者认识的人?”

杰拉德摇头,他来这里完全是一时兴起。

“是这样的孩子,”骑士指着文件说道:“你还小,庄园里也没有认识的人,虽然庄园原则上鼓励小摩尔们尽快独立生活,但······这对初来乍到的你来说并不容易。”

“对于你这种情况的小摩尔庄园提供了两个选项,一个是庄园为你安排一个临时监护人,监护人帮助你在两周里尽快融入庄园的生活,另一个是你在庄园独自生活,每周会有一个检查员上门咨询你最近的生活情况······”

“第二个,第二个!”杰拉德想想自己的生活会被陌生摩尔入侵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毫不客气地打断了骑士的话。

骑士可能见多了脾气急的小鬼,也不生气,替杰拉德做好登记后补充道:“如果检查员发现你完全不能独立生活,庄园是会给你强行安排监护人的哦。”

杰拉德拿着骑士们给的安家费迫不及待地跑了出去,身后传来骑士的笑骂道:

“真是个急性子的小鬼,欢迎来到摩尔庄园!”

  

3.

夜晚,明月高照,杰拉德披着暗色斗篷像一个黑色幽灵在庄园里肆意游荡着,晚上的摩尔庄园褪去了白日的喧嚣重新恢复了宁静,只有草丛中传来悦耳的虫鸣。

“淘淘乐街,我看看······啊,找到了。”杰拉德顺着地图去淘淘乐街看看,在此之前,他先去了雪山和神秘湖。

雪山那里真是美丽又宁和的地方,雪冰凉且松软连山上的白熊也是如此的无害。

杰拉德不熟练地控制滑雪板创了好几只大白熊,本来都做好战斗的准备,结果那几只大家伙捂着脑袋,委委屈屈地抱住杰拉德的大腿嚎了几声就自己离开了,搞得杰拉德该怎么说呢,有些小失望?毕竟黑森林里可没这么温柔。

玩了几次滑雪后,杰拉德跑去神秘湖,杰拉德能感觉到湖里影藏着强大生物的波动,很好奇,很想捞上来看看。不过理智还是战胜了好奇心,闹出大动静就没法简单进入城堡的书房了。

那里有杰拉德最为渴望也是到庄园来的最根本的原因——知识。

想想吧,年幼的杰拉德在迪克的领地就像一条毫无道德和知性的野狗,漫无目的的在领地里独自流浪,迪克会培养杰拉德吗?

不不不,只有这个是绝对不会的,迪克厌恶着杰拉德,他若非必要绝不会和杰拉德搭话,他和他的手下把书本藏得牢牢的,看着杰拉德活得像一滩烂泥,像一只野兽,他们会爆发出愉快的笑声。

那让年幼什么都不懂的杰拉德都难得生出了愤怒和难以言说的羞耻。

万幸,万幸,他遇到了自己的朋友,即便现在他们已经分道扬镳······

想起那个离去的背影,杰拉德原本的好心情被破坏的一干二净,等回过神来,手上的地图已经被撕成了碎片。

啧,真麻烦,杰拉德甩开碎片面露嫌弃,去看看宠物店吧,杰拉德面无表情地看向黑夜中亮起的巨大招牌。


我徵要切赛剧情

*手书用图展示4-日月星


無くした 巻き戻せなかった,
失去了 却无法重新来过,
コピー、ペースト、デリート,
复制、粘贴、删除,
その繰り返し,
就这样不断循环往复。


*手书用图展示4-日月星


無くした 巻き戻せなかった,
失去了 却无法重新来过,
コピー、ペースト、デリート,
复制、粘贴、删除,
その繰り返し,
就这样不断循环往复。


我徵要切赛剧情

*手书用图展示3


叛徒


蓝色绣球花:背叛

*手书用图展示3


叛徒


蓝色绣球花:背叛

康特conte

大概暑假能看到成品(稍微咕一咕)

大概暑假能看到成品(稍微咕一咕)

我徵要切赛剧情

*手书用图展示2


I wanna taste your content,
我渴望着品尝你的肉体与灵魂,
Honesty is one-way gate to hell.
无顾忌的语言是通向地狱的不归之门。

*手书用图展示2


I wanna taste your content,
我渴望着品尝你的肉体与灵魂,
Honesty is one-way gate to hell.
无顾忌的语言是通向地狱的不归之门。

我徵要切赛剧情

*手书用图展示1


Und ach! was da in deinem Aug'geschwommen,
啊,你眼里闪烁浮荡的正是,
Das war die süße, langgesuchte Liebe.
我久觅不获的甜蜜的爱。

*手书用图展示1


Und ach! was da in deinem Aug'geschwommen,
啊,你眼里闪烁浮荡的正是,
Das war die süße, langgesuchte Liebe.
我久觅不获的甜蜜的爱。

守守羊羊

影片傳送門

某天惡之娘的音樂劇莫名的被推播出來

emm...看完之後覺得超適合麼麼和塞拉這對雙胞胎🥰️

於是想也不想就花了快一個月的時間把這手書做出來了🤣

強烈建議看完之後
一定要回去看原作

後面 P2 P3
是這影片後面的小花絮(?)
影片run太快了
就單獨拉出來做圖啦~😂

影片傳送門

某天惡之娘的音樂劇莫名的被推播出來

emm...看完之後覺得超適合麼麼和塞拉這對雙胞胎🥰️

於是想也不想就花了快一個月的時間把這手書做出來了🤣

強烈建議看完之後
一定要回去看原作

後面 P2 P3
是這影片後面的小花絮(?)
影片run太快了
就單獨拉出來做圖啦~😂

逆行蓝藻
做了原作的小斗篷,虽然这样那样...

做了原作的小斗篷,虽然这样那样瑕疵很多但还是好喜欢,遂分享

(这张脸好ooc哦但是可爱 就这样吧

做了原作的小斗篷,虽然这样那样瑕疵很多但还是好喜欢,遂分享

(这张脸好ooc哦但是可爱 就这样吧

逆行蓝藻

王室组 主要是小杰

P1 兔兔双子(今年正好是本命年捏 

P2 双子贴贴

P3 4 5 6 原作小杰假扮粒粒姐

  

捷和么只有一点点,不打tag了      

王室组 主要是小杰

P1 兔兔双子(今年正好是本命年捏 

P2 双子贴贴

P3 4 5 6 原作小杰假扮粒粒姐

  

捷和么只有一点点,不打tag了      

春日来信

一些捷塞小段子

cp为捷塞,有个人私设,文笔烂,段子短小注意。

  塞拉与捷克合作

  捷克:“为什么你会暗中协助我,和我合作呢?”

  塞拉:我的目的,没有必要向你汇报吧,我和你,也只是暂时合作,你不要想太多。

  捷克:“如果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不会强迫你说的。看你目前的行为,你应该暂时不会与我为敌。”

  塞拉:“看你的言行,你是一个可以合作的对象。”

  对战场景

  捷克对要重击塞拉的敌人急得大叫道:“等等!不准伤害我的盟友。”

  塞拉内心:(他这是在关心我吗?我对摩尔庄园的摩尔的关心、爱意之类不奢求,我只想完成报恩的任务,然后不与摩尔庄园的人有任何瓜葛。)看在你关心我的份上,我会使...

cp为捷塞,有个人私设,文笔烂,段子短小注意。

  塞拉与捷克合作

  捷克:“为什么你会暗中协助我,和我合作呢?”

  塞拉:我的目的,没有必要向你汇报吧,我和你,也只是暂时合作,你不要想太多。

  捷克:“如果你不想说就算了,我不会强迫你说的。看你目前的行为,你应该暂时不会与我为敌。”

  塞拉:“看你的言行,你是一个可以合作的对象。”

  对战场景

  捷克对要重击塞拉的敌人急得大叫道:“等等!不准伤害我的盟友。”

  塞拉内心:(他这是在关心我吗?我对摩尔庄园的摩尔的关心、爱意之类不奢求,我只想完成报恩的任务,然后不与摩尔庄园的人有任何瓜葛。)看在你关心我的份上,我会使出全力应战的。成功击退了敌人,但是自身损耗也较多。塞拉见敌人被击退,打算直接撤退到摩罗岛,独自在岛上养伤。

  捷克:“等等!你受了伤,我这里有疗伤药,你拿去吧!”

  塞拉:“我不需要你的疗伤药,更不需要你的关心!我不想欠别人人情。”

  捷克:“我们现在是合作关系,既然是合作关系,就要互惠互利,在必要的时候帮助对方。”

  塞拉无言以对,收下了疗伤药。

  捷克内心:(这个盟友的实力很强,他一直在拒绝我的关心,不管他能不能接受我的关心,都希望他能好好爱护自己的身体,希望有一天能和他和谐相处。)

  塞拉回到摩罗岛后,回想起之前自己假扮粒粒时身边的摩尔对自己的态度和捷克对自己的态度,对摩尔庄园的厌恶似乎没有之前那么深了,自己在未来那一天与捷克,与其他摩尔或许可以和谐相处。 

He结局:与你奔赴名为幸福的未来  

  塞拉经历了十一年的悲惨生活后,没有想到自己的生活还能与幸福这个名词相联系。与捷克相伴相爱,与摩尔庄园的动物相处,与同样喜欢与动物相处的摩尔交流,幸福一点一滴地融入日常生活中,走进心里。关心与爱意,一点一点融入自己的心中,曾经的自己长期生活在歧视与流亡的黑暗之中,厌恶摩尔庄园给自己带来的痛苦,现在摩尔庄园的小动物、同样喜爱动物的摩尔和捷克的存在给自己带来了光明和希望,现在有了自己的家,小动物很喜欢和依赖自己,同样喜爱动物的摩尔对自己友善,捷克只对自己浓厚的爱意。

  相爱一周年纪念日,两人单独相处时,塞拉:“谢谢你带给我的光明,谢谢你的陪伴与爱意”。

捷克:“其实你不用特意感谢我,塞拉你有你自身的魅力,所以你可以吸引小动物,吸引我,吸引其他的摩尔。”两人都被对方打动了,情到深处,交换了一个深情的吻,窗外的烟花声适时地响起。

  “这是为你准备的烟花,希望你能欣赏到美好的事物。”

  “你的存在,对我而言,是美好的人物。”

  “一起奔赴名为幸福的未来吧。”

  “嗯,与你一起奔赴名为幸福的未来。”

某摩欠我五十万

绝不允许DH羡慕别人!!

佩妮,哈哈,塞拉“其实我们不羡慕的……”

(没有找到切特和黑卡的立绘,就算了吧,话说黑卡好像可以用卡斯的立绘……)

绝不允许DH羡慕别人!!

佩妮,哈哈,塞拉“其实我们不羡慕的……”

(没有找到切特和黑卡的立绘,就算了吧,话说黑卡好像可以用卡斯的立绘……)

Escargots
跨年夜当然要吸点王子组🤤

跨年夜当然要吸点王子组🤤

跨年夜当然要吸点王子组🤤

九花鹡鸰丸

[塞拉中心]塞拉王子收到了一件礼物【摩尔NPC岁末迎春II 第29日】

“从此再不曾见 雪漫时冬如极夜”🎶

今日画手:@茶壶冰爱喝冰的茶 


作品参考考据:https://zhiweihuizheng.lofter.com/post/1dea0ddd_2b43d05b2 


.塞拉中心

.含杰拉德,含页游,含手游,含新年祝福。


杰拉德收到了一件礼物,一块干面包,来自迪克。


杰拉德在六岁前都不懂什么是学校,不认识摩尔文,没有父母的概念——就像呼吸一样,他很自然地接受了作为迪克的手下,就该过着饮水饱的生活。他会在那个满身戾气的男人身边端茶倒水,也会在对方最低限度供给他活命时低声下气地感谢,在暗无天...

“从此再不曾见 雪漫时冬如极夜”🎶

今日画手:@茶壶冰爱喝冰的茶 


作品参考考据:https://zhiweihuizheng.lofter.com/post/1dea0ddd_2b43d05b2 

 

.塞拉中心

.含杰拉德,含页游,含手游,含新年祝福。



杰拉德收到了一件礼物,一块干面包,来自迪克。


杰拉德在六岁前都不懂什么是学校,不认识摩尔文,没有父母的概念——就像呼吸一样,他很自然地接受了作为迪克的手下,就该过着饮水饱的生活。他会在那个满身戾气的男人身边端茶倒水,也会在对方最低限度供给他活命时低声下气地感谢,在暗无天日的森林寻找到的蘑菇,与泥土的缝隙中和着雨水充饥的日子,一度是杰拉德生命的全部。


也许作为没有家人的孤儿来说,能有容身之所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夜幕降临,温度变冷,杰拉德在树下发抖着安慰自己。好在没有人会向他分享“母亲”或者“父亲”的概念,他自己也从未觉得这些是必要的,比起从教徒和手下口中得知的外界不堪入耳的故事,杰拉德越发认为在迪克手下起码能够安全地活着,尽管活着这件事本身并没有什么意义。


迪克为破坏,为权力,为毁灭一切而执着,他的行动果断且冷漠,手段很多,但大多在叛逆期的杰拉德看来都像是洒洒水的小儿科。追逐力量很重要,但也没重要到需要用无数个圈弯弯绕绕地套在一起,结合成复杂的预判计划行事,见得多了,只会让他感到愚蠢。


没有水也没有土壤的地方,幼苗是活不下来的,就像没有爱也没有资源的地方,摩尔无法正常成长。被误以为身怀特殊能力的杰拉德数年如一日地研习他的黑魔法,对迪克的冷漠对待政策充耳不闻。


六岁,这是一个在庄园生活的摩尔应该入学的年龄,也本应该是某个孩子期待新生活、新朋友的年份。杰拉德是个例外,他过早地学习了太多知识,对庄园的仇恨,对养育者的冷漠,对命运的叛逆——他也不是完全的例外,因为他确实在今年收到了礼物。


一个不怎么特殊的日子,杰拉德被唤到迪克身边时,森林的雨已完全打湿了他的每根头发。他的身上同样湿淋淋的,一只落汤鼹鼠随着体温不断降低,冻得发抖,桌面上昏暗的蜡烛忽闪,杰拉德颤抖着举起他护在怀里的魔法提灯,犹豫着是否要上前两步,离迪克更近一些。


“过来吧,杰拉德。”迪克向他伸出手。


杰拉德站在原地没有动,好一会儿,自讨没趣的迪克啐了声,把袖子里的什么东西丢到地上,骂了两句养不熟的狗就离开了。年轻的摩尔捏紧拳头,等到背后的脚步已比雨声更轻,才慢吞吞地挪动步子,去看这个喜怒无常的疯子到底丢了什么给自己。


一块完整的干面包,不可思议,在森林这种地方出现面包,比在树上找到土豆的概率都低。


“他又疯了?”杰拉德拍掉面包上的灰,它已经很硬,且不怎么脆,但他既没有见过不硬的面包,也没有吃过新鲜的——一块干面包对一个不见天日的摩尔来说,算得上奢侈品,又或是教团集会才能分到一块的“圣餐”。


这是杰拉德有独立思考能力以来,收到的第一份礼物。同年,黑魔法的力量带回了名为命运的礼物,一本活过来的旧书带着知识出现在杰拉德的视线中。






杰拉德收到了一件礼物,一次残酷的背叛,来自大书怪。


杰拉德想不明白。一个因黑魔法而活化的书籍,每天最经常做的事就是劝施术者少用黑魔法,最好别用,这都不是些好东西。他用自己已经了解大多摩文地理的脑子思考了一个月,都没能从这两件事的因果里捋出一条正常通顺的线。他只觉得不能理解,或者说大书怪的要求根本就是不可理喻的。


他们的争吵愈演愈烈,杰拉德有时会被自己气笑了,按着自己的额头笑话自己,居然和一本书吵这些有的没的。他倚着桌子阅读魔法的奥义,借着灯光练习更高效的魔法,深知书籍中所讲述的不切实际的美好都是幻梦。


他还记得认识大书怪的第一个星期,书籍在夜间描述的美妙故事,王子和公主感人至深的爱情,战士与王国不可言说的羁绊,能肆意在“父母”怀里撒娇的孩子。杰拉德觉得陌生,他不知道里面哪些是该相信的,他把自己的疑虑反馈给唯一的朋友,大书怪粗糙的纸页拍着他的肩膀说:每个故事都真实的发生在这片土地上。


如果不触碰烫手的光明,就不会知道黑暗的寒冷。杰拉德撑着脸,依旧觉得这世界上不会有更好的日子,所有鼹鼠都该过一天算一天,在黑漆漆的森林里念一辈子魔法,再在随便什么事故里死去,就这样。


大书怪没有反驳,因为知识和观念都是需要慢慢渗透的,孤独与偏执浇灌出不健康的幼苗,只有时间能予以最大程度的治愈。然而侵蚀生命和理智的黑魔法没法通过时间来修复,必须争分夺秒地叫停——引发了杰拉德的怒火。


他们不断争论,一直争论,持续争论。大书怪看着杰拉德从学习礼仪和摩文的摩尔,逐渐向着助长破坏欲望,追求力量的方向走去。


迪克说过,如果想稳定自己的立场,就要快刀斩乱麻,把不安分的因素清除。杰拉德甩动着手中的火焰,觉得有时也并不是所有话都不能听——只是无法做得那么彻底,做不到把一本陪伴已久的,通往外界的书籍烧毁。


“是你先背叛我的。”杰拉德咬牙切齿,扬长而去,他的目标不能有人阻挡。


教会他触摸光明的书籍不知道,习惯了地下生活的鼹鼠,退化了眼球,无法看到日光下的色彩,只能觉得那是难熬的滚烫。






杰拉德收到了一件礼物,椎心泣血的真相,来自时空的缝隙。


闪闪发光的小石头,孩子会把它们从沙滩上捡起来,放进小瓶子里,小心翼翼地收藏在家,时不时摇晃着瓶子,发出咯咯的笑声。装着幼儿梦想的珍贵之物,即使是沙滩上每个人随便都能抓上一大把的东西,在世界狭小且单一的孩子眼中看来,都是最重视的宝物。


见过了温暖的杰拉德收集了他的宝物,愿意追随他的下属,交心的伙伴,如果有这些能共同走向目标的存在,即使是被迪克狠狠背刺几下再丢在庄园,也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被太阳晒得温暖的石子,同样能在阴暗的地方温暖一个内心空洞的少年。


——如果没有人告诉他,自己本该享有的权力的话,杰拉德确实心甘情愿在泥土之下度过一生。


王子和公主之间没有感人至深的爱情,甚至没有亲情,留在杰拉德心里的,没有一点正面的情绪。在他花了十年去适应黑暗的天空,告诉自己那就是自己本该直面的生活时,命运来了个翻身的回转,告诉正在土中寻找闪光玻璃碎片到双手鲜血淋漓的杰拉德:你本该是阳光下的孩子,只是有人生来就抢走了这一切,不是别人,正是你的胞妹。


不论是柔软的面包、轻松的氛围、辉煌的城堡、朋友的关心,又或者,父母的爱。身怀独特力量的光明向身前投下了深不见底的黑暗,在这片寸草不生的黑暗中,她那不知情的哥哥在其中匍匐了十年。那个认为完整的干面包是稀有好吃食物的小摩尔,那个从小就被迫学习魔法的黑魔法师,那个小心谨慎遴选交心下属的领导者——现在这些能被拿来沾沾自喜的东西都被踩得粉碎。


我本可以忍受黑暗,如果我从未见过光明。


一桶粘稠的情绪从上而下浇灌,支撑着呼吸困难的杰拉德用感情行动起来,他的委屈无处发泄,他的愤怒无从安放。在这摩尔庄园外围生存的若干年有多荒唐,得知自己人生轨迹的王子就有多愤怒,为保全庄园和另一个孩子,从出生起就是替罪羊的摩尔就活该承受一切吗?


杰拉德不知道,他甚至没有能供自己流出来的眼泪,因为迪克身边不能站着有哭泣习惯的摩尔。他觉得委屈,可一切对于庄园大体都合乎情理;他想要报复,可当时做出选择的父母早已下落不明;现在连身上穿着的披风都开始如芒在背,迸溅出躯体的仇恨,最终指向了所有活人。


幼苗在一夜之间成长,开出疯狂的毒花,暴力的荆棘。


杰拉德不想问为什么。恼人的美好情景让他的心脏加速的跳,燎原的烈火,将所有亏欠者都焚尽的哀伤。






杰拉德收到了一件礼物,他期盼已久的爱,来自他的父亲。


轻飘飘的一句话,如此迅速的生死救援,蜻蜓点水般的爱语。塞拉等到的究竟是从未接触过的温暖,还是以命献上的补偿,随着深渊祭品替补的下坠,没有摩尔能回答他。


一头发了狂的小兽哀哀地对天嚎叫,它发疯,它撕咬,它恨自己看到的一切。它的父亲亲吻着它身上与自己相同的花纹,安静地卧着,舔舐着小兽身上的毛,直到它把它撕成碎片时,杰拉德的外壳就会出现裂缝,从中露出塞拉的眼睛。


他得到了烫手的亲情之爱,就像把太阳放在腐土里长出来的蘑菇上,他听见自己的手指被高温噼里啪啦烤焦的声音,太灼热,太滚烫。这是杰拉德不曾知晓的,塞拉不曾拥有的东西。


得到了反而变得空虚,无处发泄的愤怒被死者的血液浇熄,杰拉德感到疲倦,他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感情像是被烫卷的猪皮,既没有寻找大书怪复活方法时的执着,也没有满腔怨恨的精神。回过头去观看一路,从一个王族错误的选择开始,到一个王族以死亡为补偿落幕。


杰拉德感到自己的人生变得可笑了,像一团被揉皱的纸丢在地上,踩满了各种角色的脚印。在他点燃自己想要杀死罪魁祸首时,对方却又突然为自己而死。


杰拉德不明白了,干涸的心脏不会因为两滴雨水而复苏,失去目标,得到了爱。


沉重的爱,不自由的枷锁,锁不住自由的灵魂。塞拉只会做他想做的,正因他不曾拥有过,才不会被世间绑架。


……真的是这样吗?杰拉德撑着巨石,看着远走的红发骑士,呆滞地思考。身旁的轰隆声未曾停止,如同他一直不断咀嚼闹剧的灵魂,死得匆忙不是他的本意,比起死亡,或许还有更多事留给活着的人去做。他的骨头嘎吱嘎吱地响,那是杰拉德即将支撑不住的信号,疼痛随之到来,被拉长的时间加剧了这种痛苦。


好在今天,一切都将落幕。






杰拉德收到了一件礼物,别开生面的见面会,来自塞拉王子。


早在大书怪给杰拉德讲述故事时,杰拉德就想象过城堡里居住的王子究竟过得怎样。他是否是温柔开朗的,和谐友善的,带着像是品尝过世间所有美好一样的笑脸,也会坚强的支撑起自己的家园,领导所有摩尔向最好的方向前行。


他会为自己有一头红色的,与父母一样的红色头发而感到骄傲,而不是觉得它无法隐藏很麻烦;他会敬重爱护自己的家人,而不是发疯的嫉妒;他会热爱世间的所有生命,不是单纯地思考着复仇……杰拉德把能想到的所有美好都放在“王子”的概念里,现在,塞拉王子就坐在对面,用一张和他想象中一模一样的笑脸对着他。


杰拉德知道自己上一秒还在与火焰对峙,这无非是什么死前幻觉或走马灯幻想。他拉开椅子,坐在桌前,喝了一口他此生喝过最甜的茶,粘舌头的那种。


“在城堡里的我,过得幸福吗?”他问。


“很幸福。”塞拉放下一只手,“侍女很会照顾孩子,瑞琪也会跟在孩子身旁陪伴,有很多玩具,每年都会用宴会来庆祝我们的生日。”


“我得到了父母的爱,照顾好了妹妹,也能被哥哥照顾?”


“是的。爸爸妈妈很疼我们,捷克哥哥也是,他为了能让我们尽快叫哥哥,甚至会每天跑到婴儿房去对着妈妈怀里的孩子念叨很多遍‘哥哥’,再被妈妈不轻不重地说两下……么么只要和我们放在一起,就不会哭闹。”塞拉轻轻地笑起来。


“我会被他们夸奖,也能成为有用的摩尔?”


“我们第一次学会喊‘妈妈’的时候,整个房间所有人都不敢出气,包括当时被抓着头发的洛克行政官……大家在确定发音后悄悄有序走出房间,才开始欢呼。妈妈更是感动得快要哭了——虽然捷克哥哥说他会叫妈妈时她也这样。”


塞拉从位置上站了起来,杰拉德放下了茶杯,他不想在甜茶里喝到咸味——斗篷的帽檐往下拉了又拉。


“大家都很爱你。”塞拉说。


“现在我知道了。”杰拉德回应道。








塞拉王子收到了一件礼物。


它凭空出现在一个写信的灵魂体身边是很奇怪的,把正在旅行中的塞拉吓了一跳。这个密封着的包裹摇摇晃晃,像是恶作剧的气球包一般,突然向上炸开成满天烟火。


正在准备迎接跨年的小摩尔们被吓了一跳,紧接着三三两两地扎堆起来,欣赏起这提前的烟火大会。烟火的形状有时是王冠,有时是斗篷,有时是甚至会变成喷吐火焰的龙,让摩尔们连连惊叫,反应过来后又拍手叫好。


被这和谐的气氛所包围,塞拉也跟着笑了起来,在最后蝴蝶状的烟火落地前消失了。






END.


明日文手:@北极 

明日画手:@秋雨梧桐落叶时 



Saboten
  1128 么么公主、塞拉王...

  1128 么么公主、塞拉王子

  生日快乐🎁

  1128 么么公主、塞拉王子

  生日快乐🎁

小乖龟

 画的时候是11月初,没意识到小公主的生日快来了,本应该能更早画完,但也不差这几天,就在她生日当天画完祝她生日快乐好了。这是我一直想画出来的东西,因为我喜欢乙女游戏,所以想模仿乙游的那种风格,这种多人物的类型也是我第一次画。小乐乐总不能是秃头,只是发型有点乖,但我是按照很久之前自己画的拟人图的发型来的,所以就没改。库拉感觉有些太聪明了,小乐乐侠和瑞琪团长没画头盔,不想画。rk问题不大,塞拉王子人形的发型是按照n年前我在贴吧发的杂志的文章里面的糊的不行的插图的照片来的,因为我在画人形的时候并不知道游戏里面其实有他的立绘,网上也没找着。捷克王子问题不大,至于小贝,我总觉得他不应该站在两位王子的身边...

 画的时候是11月初,没意识到小公主的生日快来了,本应该能更早画完,但也不差这几天,就在她生日当天画完祝她生日快乐好了。这是我一直想画出来的东西,因为我喜欢乙女游戏,所以想模仿乙游的那种风格,这种多人物的类型也是我第一次画。小乐乐总不能是秃头,只是发型有点乖,但我是按照很久之前自己画的拟人图的发型来的,所以就没改。库拉感觉有些太聪明了,小乐乐侠和瑞琪团长没画头盔,不想画。rk问题不大,塞拉王子人形的发型是按照n年前我在贴吧发的杂志的文章里面的糊的不行的插图的照片来的,因为我在画人形的时候并不知道游戏里面其实有他的立绘,网上也没找着。捷克王子问题不大,至于小贝,我总觉得他不应该站在两位王子的身边,如果和瑞琪换个位置可能不错。也想过是不是可以把他给换成洛克行政官,但是我无论如何都想要小贝。实际上我对所有角色的认知和感情几乎都停留在曾经的动画和早已停更的页游里,所以瑞琪的发型我也是按照动画里面来的。不管在哪个版本的摩尔庄园里,小公主都应该被所有人宠爱着,知道这件事我就心满意足了。

  第二张图片的涂色方式我以后大概是不会再用了,以后有可能会接着这个风格再画一些东西,女主角就是我们可爱的小公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