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塞缪

14255浏览    86参与
盖亚·葛洛雷雅
不知道会不会挂总之先放上来了,...

不知道会不会挂总之先放上来了,大家过年多吃肉!万一挂了私信我也行🥹

不知道会不会挂总之先放上来了,大家过年多吃肉!万一挂了私信我也行🥹

盖亚·葛洛雷雅
小拳皇和她的拳击宝贝ww 真滴...

小拳皇和她的拳击宝贝ww

真滴很喜欢年龄操作校园pa🥺

小拳皇和她的拳击宝贝ww

真滴很喜欢年龄操作校园pa🥺

盖亚·葛洛雷雅
灵感有照片参考 「……大概人人...

灵感有照片参考

「……大概人人都有搞不明白的事,都有想要的东西吧?」

  

等饼途中画完了!🥺今年会加油产粮的呜呜求求今年莱茵让缪宝落地吧😣

灵感有照片参考

「……大概人人都有搞不明白的事,都有想要的东西吧?」

  

等饼途中画完了!🥺今年会加油产粮的呜呜求求今年莱茵让缪宝落地吧😣

盖亚·葛洛雷雅
今年最后一张!!谢谢今年给我点...

今年最后一张!!谢谢今年给我点赞的小伙伴们~新的一年要更努力进步产粮🥰🥰

今年最后一张!!谢谢今年给我点赞的小伙伴们~新的一年要更努力进步产粮🥰🥰

明天一定早起

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混杂着车辆此起彼伏的鸣笛声,缪尔赛思坐在驾驶位上,再次长叹一口气,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她已经被堵在这条路上接近一个小时了,而前方的车流仍然没有要行驶的趋势。

雨越下越大,车鸣声随着雨势愈发激烈,从鸣声的频率可以看出车内司机是多么的烦躁,对这场雨是有多么的不耐烦,缪尔赛思没有加入他们锤按喇叭的这场狂欢中,周围的喇叭声吵得她头疼,她独自在车内,嘴里不断着咒骂这条路上所有按喇叭的司机。

雨水接连不断的落在玻璃上,它们和雨刮器像是在做一场无声的竞速,在昏暗、朦胧的天色里较量着。

缪尔赛思只能勉强看清前方的路,唯一能在视线中称得上显眼的只有车后红黄闪烁的灯。“下次雨天绝不会开车出门。...

淅淅沥沥的雨声中混杂着车辆此起彼伏的鸣笛声,缪尔赛思坐在驾驶位上,再次长叹一口气,抬起手腕看了看表,她已经被堵在这条路上接近一个小时了,而前方的车流仍然没有要行驶的趋势。

雨越下越大,车鸣声随着雨势愈发激烈,从鸣声的频率可以看出车内司机是多么的烦躁,对这场雨是有多么的不耐烦,缪尔赛思没有加入他们锤按喇叭的这场狂欢中,周围的喇叭声吵得她头疼,她独自在车内,嘴里不断着咒骂这条路上所有按喇叭的司机。

雨水接连不断的落在玻璃上,它们和雨刮器像是在做一场无声的竞速,在昏暗、朦胧的天色里较量着。

缪尔赛思只能勉强看清前方的路,唯一能在视线中称得上显眼的只有车后红黄闪烁的灯。“下次雨天绝不会开车出门。”她想,手指无聊的在手机上滑来滑去,具体在看什么她自己也不清楚。

“快到家了吗?“

是克里斯滕发来的消息。

”还堵在路上。“缪尔赛思回。克里斯滕又叮嘱了她雨天开车要小心,便没有再发信息了。

缪尔赛思继续无聊的等待,在消消乐中通过了五十多关后,前面的车辆终于有些许动静了。

缪尔赛思终于从那条路离开了,幸好接下来她没有再遇到什么大堵车,还算是比较顺利的回到了家。

”我回来了。"她用脚把鞋子踩掉,随意扔在门关处,伸着了个懒腰,走进屋内。

缪尔赛思一走进客厅,便看到一个银发的少女穿着校服坐在餐桌前在纸上写着什么,她看见缪尔赛思回来,就对她浅浅的笑了一下,说:“你好,我是塞雷娅,是克里斯滕老师的学生。”

缪尔赛思也没感到意外,以前克里斯滕在周末的时候也带过几个住在附近的学生回来辅导。

但缪尔赛思看见塞雷娅的时候不禁愣了一会,才朝她点了点头。

”你回来了?“克里斯滕从书房里出来,“团建还玩得开心吗?”缪尔赛思应了一声。

毕竟刚刚白面鸮醉酒后模仿机器人说话的语调的样子还蛮好笑的。

“天色不早了,我先回去了。”塞雷娅对她们说,刚刚缪尔赛思在和克里斯滕对话的时候她就把书包收拾好了。

克里斯滕把她送到门口,塞雷娅再次跟她道了别,就离开了。

“这次就这么一个学生吗?”缪尔赛思问。“其他学生走的比较早,她要参加竞赛,所以留的晚。”克里斯滕说,凑上去亲了缪尔赛思一口。

缪尔赛思笑闹着推开她。

晚上,缪尔赛思刚洗完澡回到卧室,发现克里斯滕已经睡着了,她放轻动作,把灯关上再爬上床,依偎在克里斯滕身边。平时缪尔赛思是不会这么早睡的,不过这倒也无所谓。

雨还未停,不过雨势比堵车时小了不少。没有了来往车辆的行驶和鸣笛声,雨天的白噪音很能让人感到舒适和困倦。

缪尔赛思却始终睡不着,不单是因为今晚早睡。

她一闭上眼,脑海内就浮现出塞雷娅朝她浅笑的画面。

她家客厅与餐厅是连在一块的,因为她和克里斯滕都不太会做饭,所以干脆就把厨房做成开放式的,她觉得这样比较好看。客厅的灯是暖橙色的,与家中多数原木色的家具很是相衬。

塞雷娅就坐在缪尔赛思最喜欢的那张木制桌子旁,她的皮肤白皙,握着笔的手指修长有骨感,指尖带着红润。暖色的灯光映衬着她的脸,笼罩着她纤细高挑的身躯,削去了她因为银白色长发而带来的些许尖锐的气质。她朝缪尔赛思笑时带着她这个年龄特有的青涩。

“很漂亮。”缪尔赛思想。她与克里斯滕结婚后,没有再遇到这样让她心动的人了,“只是一时的见色起意罢了,只是一时的见色起意。”缪尔赛思这样催眠自己,遏制住脑海内的胡思乱想。她把头埋进被子里,闭上双眼,想让自己早点睡着。

接连下了几天的雨,雨势在这几天内逐渐变大再缩小,可依旧连绵不断,依旧无休无息。缪尔赛思这次下班后转路去接克里斯滕,中午克里斯滕向她抱怨以前纸质资料堆得太多,现在雨下的这么大,却不得不带回家,她晚上开完会就得去处理这些东西。

缪尔赛思每次雨天开车出门都要说下次绝对不会这样,然而每次下雨天的时候,不管是毛毛细雨还是倾盆大雨,她仍然会开车出门。

她特地绕了远路,避开所有可能的拥堵路段。当然,她到了克里斯滕所处的学校之后,天色也暗了下来。学校不让她进去,缪尔赛思就跟克里斯滕发了个消息,自己在学校外面等她。

学校门口不让停车,缪尔赛思就缓缓开着,寻找可以停车的地方。

她看见了塞雷娅。

塞雷娅没有带伞,即使现在在下雨,她的步伐也不紧不慢,好在校服是深色的,不会透。她也没有试着挡雨,任凭雨滴洒在她的身上。雨水顺着她的发丝滴下,融入早已被打湿的衣物中,或是滴落在水泥地中,再掺入地下。她没有背着书包,也是,如果背着书包或许走得不会这么从容。

现在距放学时间已经过了一小时,这附近几乎没有什么学生了。不过就算有学生,塞雷娅也不会过多的在意他们的目光。

缪尔赛思犹豫了一下,思索再三,开到塞雷娅附近,拉下车窗,说:“你家在哪?雨越来越大了,我送你吧。”缪尔赛思在心里祈祷塞雷娅能答应她,要不然她会感到尴尬。

塞雷娅在看着她,雨水不断顺着她白皙的脸庞滑下,在她姣好的面容上勾勒,滑到她挺秀的鼻梁,滑到她红润的嘴唇,滑到她的脖颈,再顺势而下,消失不见。她橙色的眸子在盯着缪尔赛思,缪尔赛思也看着她,明明时间才过去几秒,缪尔赛思却觉得像了过了一个世纪那么漫长。

“好,谢谢,我家就在你居住的附近。”塞雷娅说,她拉开车门,上了车。缪尔赛思递给她一块毛巾,塞雷娅就坐在后车默默的擦头发。

缪尔赛思发信息催了下克里斯滕,也跟她说了下塞雷娅的事,就放下手机,心里估摸着时间。她算的很准,刚回到校门口,她就看到克里斯滕出来了。

克里斯滕朝她招了招手,冒着雨抱着一堆资料小跑过来,将资料堆到副驾驶上就跑走了,她不太能淋雨。

“老师不和我们一起走吗?”塞雷娅问。

“她晚上有会,还有她可舍不得把她的摩托车放在学校。”缪尔赛思回答她。塞雷娅有点疑惑,"我还以为她今天挺有空的。"

雨确实越来越大了,一整路,缪尔赛思跟塞雷娅都在沉默,谁也没有开口说话。一直到了塞雷娅家楼下,缪尔赛思才再度开口,”再见。“她朝后座的塞雷娅挥了挥手。

”谢谢你,再见。”塞雷娅说,她推开车门下了车。

缪尔赛思回过头,再度发动车子要离去,有人敲了敲她的车窗,是塞雷娅。

”我家里没人,上来坐坐吧。“塞雷娅说。

缪尔赛思忘记了自己当时是什么反应,她当时有回答吗?她当时的反应是什么呢?

她忘记了。

她回过神来后,塞雷娅在她的身边睡得正熟,而时间,已经快凌晨一点了。

缪尔赛思还有点懵,她拿起手机,看见克里斯滕给她发了很多消息,还给她打了几个电话。她有些头疼,不知道该怎么回复,干脆就没有回她。

她蹑手蹑脚的爬下床,穿好衣服,继而像是做贼一样跑了出去。一直到车内,她紧绷的神经才勉强松弛了些。

深夜,路上几乎没有车辆,偶尔有几辆超速行驶的跑车从缪尔赛思身边经过,不细看便能知晓车内人的踩踏油门的疯狂。

缪尔赛思觉得自己也是疯了,她回忆起自己在婚礼上的誓言,回忆起自己跟克里斯滕相处的点滴,幻想克里斯滕知道她出轨后的反应。每一个想法都能让她的脊背出上一层汗。

她想起自己婚礼上曾碰上过两个宾客在无人的角落中窃语,”精灵可不是什么安分的主儿。“

她现在想起那句话,嘲笑自己当时没有上去反驳是对的。

她只是在压抑自己。

缪尔赛思开的很慢,比她在拿驾驶证前偷偷开的车还要慢。她还在回避,她没有像这么一刻这么希望回家路能够再长点,她也幻想着自己在路上突然就被一辆超速行驶的跑车给撞死。

她还是安全回到了家,连倒车入库都是那么的顺利,她回去之前,把自己的手机摔坏了。

她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了门,看见克里斯滕还在客厅里等她。

”怎么到现在才回来,也不给我回个信息。“克里斯滕有些生气。

”研究所突发事故,我得去处理,手机在那个时候摔坏了,我一直忙到现在,没来得及跟你联系。“缪尔赛思低着头,装着可怜,把摔坏的手机给克里斯滕看。

克里斯滕有些无奈,她叹了口气,”下次必须给我发个信息,用别人的手机给我打电话也行。“

缪尔赛思抱着她,把头埋进她的肩膀内,她刚刚被塞雷娅咬过的部位还隐隐作痛。

她与克里斯滕接吻,强迫自己忘掉那些事情。

雨还是没有停。


”老师,如果被你妻子发现了你该怎么办呢。"塞雷娅一边穿着自己的衣服,一边看向克里斯滕,她正在给缪尔赛思发消息。

“她不会知道的。”克里斯滕放下手机,“她赶回来还要一段时间。”克里斯滕抓住塞雷娅正在套衬衫的手,“再来一次吧。”

雨在继续。








盖亚·葛洛雷雅
Merry Christmas...

Merry Christmas🥰~

snowy night里的缪宝好美好可爱呜呜呜呜呜我仿佛打了鸡血

Merry Christmas🥰~

snowy night里的缪宝好美好可爱呜呜呜呜呜我仿佛打了鸡血

盖亚·葛洛雷雅

塞缪百日挑战day25

单位终于放假咯!!我free辣!!

要多补充维生素哟☺️我产品就是我的维他命🥹😚

塞缪百日挑战day25

单位终于放假咯!!我free辣!!

要多补充维生素哟☺️我产品就是我的维他命🥹😚

盖亚·葛洛雷雅
 🥰🥰练习光感和氛围感的一...

 🥰🥰练习光感和氛围感的一张

 🥰🥰练习光感和氛围感的一张

盖亚·葛洛雷雅
忍不住画了😫🥵😘 终于不...

忍不住画了😫🥵😘

终于不再满足于儿童画()想搞产品使我进步😇

忍不住画了😫🥵😘

终于不再满足于儿童画()想搞产品使我进步😇

盖亚·葛洛雷雅
【咔嚓!🌸】   “来笑一个...

【咔嚓!🌸】

  “来笑一个——”

  

  是之前的校园pa~有参考动作🥰

【咔嚓!🌸】

  “来笑一个——”

  

  是之前的校园pa~有参考动作🥰

盖亚·葛洛雷雅
【Holiday🎉】 期末了...

【Holiday🎉】

期末了工作地狱🥲🥲画了好几天

我可以工作地狱但是我产品必须放假并约会(

【Holiday🎉】

期末了工作地狱🥲🥲画了好几天

我可以工作地狱但是我产品必须放假并约会(

盖亚·葛洛雷雅
【蝴蝶结🎀】 又来到了缪宝的...

【蝴蝶结🎀】

又来到了缪宝的皮一下环节🥺

【蝴蝶结🎀】

又来到了缪宝的皮一下环节🥺

盖亚·葛洛雷雅

【荒原漫步】

尝试了不同感觉~

【荒原漫步】

尝试了不同感觉~

盖亚·葛洛雷雅
第二轮9图啦~努力建设我产品?...

第二轮9图啦~努力建设我产品🥰大龄社畜厨子缓慢进步🥺

第二轮9图啦~努力建设我产品🥰大龄社畜厨子缓慢进步🥺

卑勤

[塞缪]A kind

「小孩子,这样躺着会感冒的喔。」


 大雨如银河倾泻,年轻的瓦伊凡躺在地上感受着无尽的水滴打在身上。 雨水本是无害的,但在布满伤痕的身体上却变成了加害者。 她本是无害的,但对于十四岁的孩子来说,孤僻的她有着恐怖的力量,于是被嘲笑的同时,她被视为危险人物,被所有人恐惧着。 而在这个年龄层,这些小社会都会以排挤与碰撞面对恐惧。


 除了眼前的这位大人。


 塞雷娅艰难地睁开双眼,迎向雨水让视野变得模糊,右眼也被打伤了,于是她瞄了一下确认自己没有幻听后便重新闭起双眼。 对方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明知道自己也淋着雨,也是会感...

「小孩子,这样躺着会感冒的喔。」


 大雨如银河倾泻,年轻的瓦伊凡躺在地上感受着无尽的水滴打在身上。 雨水本是无害的,但在布满伤痕的身体上却变成了加害者。 她本是无害的,但对于十四岁的孩子来说,孤僻的她有着恐怖的力量,于是被嘲笑的同时,她被视为危险人物,被所有人恐惧着。 而在这个年龄层,这些小社会都会以排挤与碰撞面对恐惧。


 除了眼前的这位大人。


 塞雷娅艰难地睁开双眼,迎向雨水让视野变得模糊,右眼也被打伤了,于是她瞄了一下确认自己没有幻听后便重新闭起双眼。 对方不可思议地看着她,明知道自己也淋着雨,也是会感冒的。 塞雷娅知道那清纯如水的视线不会移开,便撑起了身体,勉强再次看向对方。


 「......你也不是在淋雨吗?」

 「哦哦,但是你明显更不适合淋雨喔,怎么这个点还没回家?」

 「......我不知道你是谁,你应该不会走来就是为了告诉我快点回家不要继续淋雨吧。」

 「呃......真是的,现在的孩子都这样老成的吗?」


 缪尔赛思看着表情续渐不善的孩子,左侧的脸额上已经黏了胶布,但从污迹来看,恐怕那个位置应该又被打中了。 小小的身躯缩成一团,长着幼刺的尾巴贴在身旁,两侧的头角仍未锋利却有着炯炯有神的目光,锋芒毕露仿佛像只受惊的小兽面对着捕猎者,稚气未脱地尝试证明着自己也是大器之人。


 算了,突然出现的确实是自己,缪尔赛思叹了一口气,摊开双手表示无意对孩子做些什么。 又帮忙拿过在刚才的混乱中踢到一旁的书包,擦了擦上面的泥沙,递给小瓦伊凡。


 「真的没什么,只是路过看见你,刚刚被人围住了。」


 是的,只要有水就无处不在的水精灵理所当然地在这个下雨天目睹了这球场上发生的一切,精彩的球赛,情人偷偷在无人的球场上卿卿我我,以及一些小孩子无意义的争斗都像电影一般放送着。 唯独这次,她选择了出现在受伤孩子的面前,至于原因,恐怕她自己也不清楚。 她不是觉得这可怜的孩子很可怜,却觉得自己必须出现在对方面前,像是被同类吸引一样。


 「你想我做什么?」

 「呃?」

 「我没钱,钱包被她们拿了。」

 「唉,现在的孩子真是的......你都学了些什么呀。你知道自己被霸凌了吗?」

 「我没输。」


 真是的,都被打趴了还说没输。 这孩子的确很特别,缪尔赛思慨叹着,思考到底该如何才能让对方放下戒心。


 「听我说,我只是对你感兴趣才出现的。」

 「所以你真的是凭空出现的?像精灵一样?」

 「呃?你怎么,你在干嘛?」


 刚才的质疑通通散去,孩子低着头,双手合十。 缪尔赛思开始疑惑着自己是否该去儿童故事书的出版社给作者们咨询一下,怎么自己突然变成了信仰的中心?


 算了,反正她真的是精灵,孩子的观察力很敏锐,在一片混乱之中也能捕捉到水洼里的变动。


 「所以你许了什么愿?」

 「我告诉你的话就不会实现了。」

 「你不告诉我我要怎么帮你实现?」

 「我不是要你帮我。」

 「那你对着我许愿干嘛?」


 小瓦伊凡仰着头直勾勾地看往水精灵泛黄的眼眸,即便雨水流在脸上让她显得格外虚弱,缪尔赛思还是从中感受到了对方坚定的意志,她会自己实现自己的愿望,不需要任何人的帮助。 这孩子必定会有一番作为,她这样想着,不自觉地开了口。


 「那么......我也可以许一下愿吗?」

 「呃?向我许愿?」

 「嗯,你向我许愿,那么为什么我不能向你做同样的事?不过,这个愿望我大概不能自己实现了。」

 「你想我帮你?」

 「哈哈,还是等你长大成人之后吧。到时候再见吧。」


 等到你长大成人,请你一定要来帮帮我。


 精灵的话语在一瞬间化成空灵的雨声,塞雷娅困惑着自己最后听到的那句话,不清楚两人还有否见面的机会。


 经年已过,当年被打倒在地上的瓦伊凡已经成为了特里蒙理科大学里数一数二的拳击纪录保持者,同时也是个众所周知全知全能的优等生。 她不再会躺在地上任由雨水冲刷身体,更不会因疼痛而躺倒。 她的头角变得锋利如刺,冷峻而锐利的目光也变得更成熟,不再是个勉强自己表现成大人的孩子。 她已经二十一岁了。 与以前孤僻的自己不一样,她认识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虽然性格仍然内敛,但她学会了客气,会适时回应着别人对自己的热情,不会主动与人为敌。

 

 然而,在五彩缤纷的世界里,她感觉到的依旧是一片冷淡的灰,无论接近自己的人表现得如何温暖,在她看来这些都是一触即逝,眼前的一切都只是过眼云烟而已。 她变强了,强得不需要任何人照料,她的家人在不久之前已经离开了,不久之后她也离开了那个从未温暖过的公寓。


 她不会想念以往,却不知为何会在睡梦中遇见那位莫名其妙的精灵小姐,总会在某些晚上重复着小时候的特定回忆。


 现在的自己,足够强了吗? 这样的自己,可以帮助她了吗?


 尤其在下雨天,雨水溅湿球鞋,在浅白的布料上形成黯淡的污迹。 但塞雷娅都不在乎,只是神色自若地看着水洼上的涟漪,暗自觉得里面住着一位女性,或许在旁边那个大一点的,又或许会在草丛里,这样至少有些小草可以挡挡雨,总不会在渠道里吧。 这些时候,瓦伊凡总会放慢脚步,观察着水面的变化,在内心深处期盼着那个开始在记忆里变得模糊的身影。


 可唯独有一点,塞雷娅无论如何都无法忘记的是,那轻佻散漫的语气,在那之后,在她生命中擦身而过的每个人都没有展现出那种特有的余裕,更不会对她有不敬的态度。


 这天的工作稍微耽误了时间,防卫科主任难得一见地迟到了月度的高层会议。 稍早前听说了今天会有一位新的主任加入莱茵生命,公司也为她成立了一个专属的科室 — 生态科。 打算推开门前,她听到了一把熟悉无比的声音,却只能在空白的记忆里找到违和又难以言喻的感觉。 众人看着门口收敛着呼吸的防卫科主任,而塞雷娅则看着脸色新奇的生态科主任,神情与以前在雨中看着水洼的她有几分相似。


 可科学是自由的,任何人都不能对此轻易反驳,塞雷娅也不例外。 没有人知道生态科的理念,莱茵生命主张自由探索。 因此当塞雷娅在办公室内发现一盆小草,盆内插着写有来自生态科主任亲自执笔撰写的养殖须知,她无奈地只好把她放好在办公桌前,每天准时给水,定时施肥,倒是没有一丝要把它送回去的意思,甚至让它成为自己一丝不苟的生活的一部分。 就算当同样的小草在其他科室里因疏忽照顾而让各个实验室变成萨尔贡雨林也好,她都只是照着防卫科的理念,谨守着自己的责任把事件处理好,以及给生态科一个片面的口头警告。 后来她发现了这其实是生态科主任的小兴趣,是她想要与人为乐的方式。


 然后在一次晚宴中,她扶着对方的腰让对方靠在自己的胸口,听着对方动人心弦的耳语。 她得知了那其实是因为对方觉得自己没机会与她共舞,想在晚宴前看看瓦伊凡的舞姿。 无论是身穿笔挺的西装跳着男步的她,还是受能量科主任的邀请与其共舞的她都是一番风味。


 于是乎,好几个实验室因湿气问题而不能运作好几个星期,有不少研究因而被耽误。 而也是因此,塞雷娅找回了那个几乎要消失殆尽的身影,恰好与眼前的生态科主任重叠了。 不过她选择了沉默,毕竟两人只认识了「两个月」。


 日子过去,塞雷娅与缪尔赛思日渐接近彼此,越来越多项目需要防卫科与生态科共同进行,两人见面的机会也因此越渐增多。 缪尔赛思是个暧昧的人,她能够把距离把握得稳稳当当。 当然这并不代表瓦伊凡就是个只会无脑直冲的孩子,她当然清楚对方的态度,只是不清楚这是否意味着对方看到的自己,究竟是防卫科主任还是那个在雨中无处可去的孩子。


 终于在那个决裂的日子里,塞雷娅对莱茵生命的所作所为彻底感到失望,离开了曾经是自己梦未以求的理想之地,为了纠正一切扭曲。 她寻找着拯救一切的方法,追捕着丑恶的扭曲中心。 可同样地她也被追捕着,被各种不同的方式影响生活,失去了藏身之处只好像精灵一样不断在雨水中打转,搬家。 她会受伤,被人包围,更会被针对要害,就算拥有法术也不能对人海战术产生任何用处。


 终于她意识到了,自己还没够强。


 「你这样躺着会感冒的喔。」


 同样的话,这次塞雷娅却听出了另一种意思。 如果说以前的精灵是真心真意担心虚弱的自己会感冒,现在的她却只是找到了合适的话语把自己叫醒罢了。 塞雷娅不清楚生态科主任到来的原因,但缪尔赛思不介意,只是屈膝看向受伤的瓦伊凡,为她擦去脸上的泥巴。 这样倔强的表情,她觉得有些熟悉。


 「总之先上车吧,你也不想被追兵发现吧。刚才那些人把你打昏了就跑了,这证明之后要来的都不会是小货色啊。」


 瓦伊凡半信半疑,但无可否认她确实需要一个有遮掩的地方,雨水流过伤口把疼痛放大,无辜地被认定为那些佣兵的同党。


 「所以你的目的是什么?」


 忍着痛楚把铁片从腰侧取出,瓦伊凡保持着一本正经的语气询问着缪尔赛思。 就算过了几百年,一开始认定要记得的事即便一时忘记了终究还是会出现在眼前。 那个被疼痛逼出生理泪水的孩子现在都不会哭了,更不会因痛楚而允许声音颤抖起来。 她变强了,现在的她已经是众人所说的安全的象征,想必她根本没有接受过任何帮助,一路走到自己面前。


 现在的你,会愿意帮助我吗?


 像是潮声呢喃在耳边,但同时又被脸上柔软的触感掩盖了。 塞雷娅看着眼前的精灵,确信着对方此刻看着的就是当年的那个孩子。 她的到来确实毫无原因,就如当时一样,就只是想看看自己。 不过,这次她不会离开,因为她找到了答案。 塞雷娅何尝不是如此,她以为每个接触她的都带有敌意,唯独是眼前的精灵,只有她才会以这样的视线看着自己,看穿自己的软肋,让自己躺开心房接受流水冲刷。


「所以你一早就发现了?」

 「比你早一些。」

 「那怎么不告诉我!我还在犹豫着总觉得你很熟悉。」

 「我以为会不太合适,毕竟那已经是好久以前的事情。」


 把伤口都处理好,两人在后座靠着彼此的肩膀,睡意侵袭着塞雷娅的意识,但她不舍得放开身边的水精灵。


 「所以......你的愿望成真了吗?」


 突如其来的疑问暂时把睡意带走了,经历多年当初许的愿确实是什么塞雷娅已经记不清了,但她确信自己不会许不切实际的愿望,凭着自己的力量,儿时的愿望必定早就已经达成了。 而如今靠在身旁的缪尔赛思也证明了这点,她无处不在,却会始终没有走远,自己也不必再思考她会在那个水洼里渡过时间。


 「在你看来,我的愿望达成了吗?」

 「我都不知道你许了什么愿我怎可能知道?」


 瓦伊凡突然收紧了挂在腰侧的手臂,抵上对方的额头。 缪尔赛思也把视线对准橙红色的眼眸,尝试在炽热的目光中寻找对方的言下之意,她第一次对别人的感情感到困惑。


 「现在的我......够强了吗?」


 所以说孩子的观察力很敏锐,瓦伊凡长大后更是如此,她当时有意无意间留下的话也彻底被记住了。 她想起了一个又一个的巧合,从当年在球场上相遇,游走在水洼里恶作剧的把泥水溅到呆滞看着地板的大学生的球鞋上 — 谁叫她大雨天还穿着白球鞋,发现莱茵生命的自主探索方针后入职打算借此寻找故乡却遇到无坚不摧的防卫科主任,这些都只是无从预测的巧合,却又像是同类互相吸引而导致的一连串事件,引导着两人来到此刻,拥抱彼此。


 她们都改变了,但总会有一些事仍完好如初。


 她们都是同类,孤独的人都会渴望着被拥抱。


 两人的气息在狭窄的车厢里混杂在一起,让空气变得更为局促,但此刻的她们却只想更加靠近彼此。


 「所以......你真的活了几百年吗?怎么,还是跟当时一模一样的?」

 「怎么,这是嫌我老吗?你看起来都比我老好几岁,不信你去问你的那些部下,看看谁年轻!」


 真是的,这个人就连生气时的声音也是暖融融的,不过似乎也不是真的在生气。 塞雷娅靠在精灵的脸侧,不禁疑惑起长生的精灵到底是怎样保养自己。 她又看往尖尖长长的耳朵,忍不住抬起手揉捏着。


 「你之后要去哪里吗?」

 「哪里都不去,走了这么久,我累了。」

 「......我想说,你想去哪里都可以,我会陪着你。」


 反正我们已经都无处可去了。


 缪尔赛思伸手制止那只揉搓力度越发不可控的手,扣上对方的指节时还不忘摸过那些粗糙的茧,这些岁月的痕迹对她而言本是鸡毛蒜皮的事,但此刻的她却不舍得错过瓦伊凡身上的每一个细节。 即便对方最终也会是个一触即逝的回忆,但她无可否认,从那个雨天,她便暗自定下了自己的归处,就如同那个软弱的孩子,从许下愿望之后便一直努力至今。 她可以给予的不多,但至少她可以成为对方生命里的好一大部分。

 

 玩闹似的,缪尔赛思笑着提起了自己的愿望,她逃离失落的故乡后便一直寻找着自己的同类与让种族恢复过来的机会。 天性善良的她被迫学会了掌控人心,把泪水化为武器,她不愿低头承认自己就是精灵族唯一的后裔。 于是她在那个倾盘大雨的时候,她遇到了自己的「同类」,也是个不甘与世俗并行的人。


 「防卫科主任还不够强的话,你说我该找谁?」


 正确来说应该是「前」防卫科主任,塞雷娅很想纠正却被眼前的景色抽走了思绪。但总是游刃有余的水精灵脸上多了点突兀的红润,不好意思地移开视线。 塞雷娅见状立刻把手贴上对方温暖的脸额,让飘移的视线重新对准自己,同时她继续靠近那张脸,直到轻轻碰上那瓣薄唇。


「嗯,打从一开始,你就已经找对了人。我不会输。」


 我当然知道,那时候的你没有输,现在的你又怎么会呢?

盖亚·葛洛雷雅
  【烤红薯🍠和糖炒栗子🌰...

  【烤红薯🍠和糖炒栗子🌰】

  半夜画饿了

  好冷好冷好冷真的很想吃🥹🥹

  【烤红薯🍠和糖炒栗子🌰】

  半夜画饿了

  好冷好冷好冷真的很想吃🥹🥹

盖亚·葛洛雷雅
【Tell me the an...

【Tell me the answer😋】

进行一些女高的捏造()

虽然感觉缪师塞生的年龄差组合也挺不错的,总之先弄个同龄玩玩(闭眼)

【Tell me the answer😋】

进行一些女高的捏造()

虽然感觉缪师塞生的年龄差组合也挺不错的,总之先弄个同龄玩玩(闭眼)

盖亚·葛洛雷雅

  【sweet for you🍬】

  很喜欢缪宝给塞主任扔糖的那幕呜呜🥹

  

  二编:危机合约箱子刚好开了,忍不住p了,缪宝给你送来三个紫薯条.jpg

  【sweet for you🍬】

  很喜欢缪宝给塞主任扔糖的那幕呜呜🥹

  

  二编:危机合约箱子刚好开了,忍不住p了,缪宝给你送来三个紫薯条.jpg

盖亚·葛洛雷雅
【Banquet!🥂】 板子...

【Banquet!🥂】

板子回来咯!!!🥹光速进行今天的摸!今天是一起参加酒会的场合~😘尝试了礼服裙耶~

【Banquet!🥂】

板子回来咯!!!🥹光速进行今天的摸!今天是一起参加酒会的场合~😘尝试了礼服裙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