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塞赫

468.8万浏览    5594参与
七窈

【塞赫】结构科入职观察报告(下)

  

“所以那位黎博利女士就是赫默,大幅降低了嵌合疗法的风险、让感染者能够获得与正常人相差无几的生命长度与生活质量、将来名字要被写进泰拉大陆的生命医学教科书的、我在结构科的顶头上司——奥利维亚·赫默。”

  

“她很少待在自己的办公室,经常在外面的工位上和其他同事一起工作,因为觉得‘把资料搬来搬去很麻烦,没有效率’。”


“我让赫默主任给我拿了两周的餐具,把她从午睡里强行叫起来好几次,还妄想请她出去喝酒。”


“……而且她还是防卫科的家属。两个人怎么连孩子都有了?”


我把脸深深埋进双手里,怀疑自己明天是否会因为左脚先迈进公司而被开除。身后响起拉开椅子的声音...


  

“所以那位黎博利女士就是赫默,大幅降低了嵌合疗法的风险、让感染者能够获得与正常人相差无几的生命长度与生活质量、将来名字要被写进泰拉大陆的生命医学教科书的、我在结构科的顶头上司——奥利维亚·赫默。”

  

“她很少待在自己的办公室,经常在外面的工位上和其他同事一起工作,因为觉得‘把资料搬来搬去很麻烦,没有效率’。”


“我让赫默主任给我拿了两周的餐具,把她从午睡里强行叫起来好几次,还妄想请她出去喝酒。”


“……而且她还是防卫科的家属。两个人怎么连孩子都有了?”


我把脸深深埋进双手里,怀疑自己明天是否会因为左脚先迈进公司而被开除。身后响起拉开椅子的声音,有人走得悄无声息,拿出某种冰凉的硬物抵住我的后颈,“系统需要获知弗兰克小姐的信息获取渠道。”


“给档案室的露易丝用饭卡刷一条碳烤源石虫腿,她会让你查阅十分钟的《莱茵小报》。”


白面鸮喃喃地重复了两遍“错误发生”,脸上露出遗憾的神色,“……你知道的太多了。”


“你打算杀了我灭口吗?”我有气无力地回应,“那也挺好,总比被开启钙质化的塞雷娅主任一拳砸进墙里舒服点。”


白色羽毛的黎博利弯腰与我对视,几乎是脸贴脸的距离,琥珀色的瞳孔寂如深潭。她充满探究意味地盯了我一会儿,片刻后莞尔微笑,那池潭水里就荡起一圈细微的涟漪,“白面鸮在学习如何‘开玩笑’,请不用在意。”


“学习么?”我的神情看上去估计有些呆滞,“噢,我认为您学得很好。”


她眨眨眼,把刚才抵着我脖子的东西交到我手上。那是一张很有质感的卡片,正面写着一行地址,是赫默女士的亲笔;背面则是稚嫩的铅笔涂鸦,依稀看得出来画的是三个手牵手的人影,大概出自那天看到的小姑娘之手。


我茫然抬头,表示自己需要更多的信息,于是白面鸮继续耐心地向我解释,“赫默主任称赞了弗兰克小姐在例会上的表现,但注意到你在发言的时候脸色不好,认为有必要向你重申劳逸结合的重要性。她以自己和塞雷娅主任共同的名义邀请你参加这周末的家庭派对,因此请白面鸮转交这封邀请函。”


她询问我,“请问弗兰克小姐是否接受?”


我的大脑彻底宣告宕机。




周末我起了个大早,把自己从头到脚仔细收拾了一番,直到确认连尾巴尖的绒毛都修得齐齐整整了,才搭乘白面鸮的载具来到了两位女士的小家。她们出于通勤便利的考虑在公司附近租了一间公寓,但为了平衡忙碌的工作事务与内心对于平静生活的向往,还是选择将真正的住所安置在特里蒙的郊外,周末会带着孩子回来度假。


这是一间设计上偏向未来主义风格的别墅,还附带一个绿意盎然的花园,参考我所了解到的莱茵生命高层的薪资,这样的选择显得颇为低调,但细节上处处流露出温馨的家庭气息。正当我好奇地凑过去观察那三只形态各异的邮筒的时候,旁边的白面鸮伸手按下门铃,接着往后退了半步。她动动嘴唇,仿佛也要提醒我什么,但没来得及说出口门就开了。我甚至只看到一个黑影带着几只机械狗闪过,随即不由得发出了一声闷哼,始作俑者双手抱紧我的腰,兴奋地大喊,“乔伊丝姐姐你终于来啦——哎,怎么感觉不太对……?”


“伊芙利特,快停下,那不是乔伊丝。”闻声赶来的赫默女士及时制止她,“你们好,这是伊芙利特……”又摸摸她的脑袋,“和大家打个招呼。”


小家伙用独特的方式挨个向我们打过招呼,随即将注意力放在了我手里的树莓派上。我将自己亲手烤制的点心交给她,由她收进厨房、准备待会儿作为餐后甜点供众人享用,目送那些小机械狗跟着她离开后不由松了口气,这才顾得上低头检查裤子有没有被其中的一只或几只咬坏。


“改天让梅尔修改一下你的权限。”上方响起似曾相识的嗓音,我闻言抬头,与我曾有一面之缘的塞雷娅主任不知何时出现在了门口的位置,与赫默站在一起。她今天选择了一身斜门襟衬衫配深色长裙,神情依旧严肃,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环境不同的缘故,给人的感觉与工作状态下的她有微妙的区别。赫默拉着她为我们让开进门的通道,又接过白面鸮带来的花束,去储藏室寻找合适的花瓶。我和塞雷娅主任则一道在客厅里坐下,她首先肯定了我最近正在忙活的项目(这让我受宠若惊),接着又和我探讨了一些神经科学领域的前沿问题,发表了有力的见解。我钦佩于她知识面的广博,但又情不自禁地在那种锐利目光的注视下冷汗直流,恍惚还以为自己又参加了一遍特里蒙理工堪称地狱难度的博资考。


好在最后一位姗姗来迟的客人解救了我。伊芙利特照例带领机械狗跑过去迎接,冲击力不亚于一枚小小炮弹,然而来人却轻松地将其全部化解,两人搂在一起很亲热地腻乎了一阵。机械狗也没咬她。半晌后伊芙利特终于松了手,她这才站起来将外套挂在衣帽架上,顺势把怀里的礼物交给塞雷娅主任。


“又是生态科研究出来的新植物?我家的花园几乎要被它们占领了。”塞雷娅反复打量这个光秃秃的小盆栽,仿佛它下一秒就会在手心里长成一棵擎天大树。


精灵族的客人笑嘻嘻的,朝那边正在与白面鸮交谈的赫默点一点下巴,“毕竟小鸟喜欢森林嘛,我也是投其所好……再说无所不能的塞雷娅主任也很擅长打理它们。”她转而注意到了我的存在,积极地冲我伸出手来,“你就是赫默一直在夸奖的新人吗?初次见面,我是生态科的缪尔赛思。”


我连忙回握住她的手。曾经我以为善于驭使液体的水精灵连指尖也会带着一丝潮气,但她的手指却是温暖干燥的,握手的力道也很轻柔。她俏皮地朝我眨眨眼,说有机会一起在食堂约饭,完全没有一科主任的架子——经历了把赫默误认成普通同事的乌龙之后,我花了一个下午的时间把主任们的信息查了个底朝天;即使眼前的缪尔赛思并没有点明自己的身份,我也知道她正是高层当中那位最行踪不定的生态科主任。


这时候赫默走过来邀请我们落座。客厅是半开放式的,朝着花园的那面落地窗可以推开,微风吹过,婆娑的树影就在桌布和餐具的间隙里跳起舞来。我意外地发现主菜是伊比利亚风味的烤鲈鱼,这样的菜式在哥伦比亚并不常见,但经常出现在我家乡的餐桌上面,自从来特里蒙读书之后我就很少见到它了。


“这里有几样香料买不到,我们尽力还原了一下,希望还合你的口味。”赫默说,“我和塞雷娅比较忙,平时不怎么下厨,所以对味道也没太多把握。”


我几乎要感动得潸然泪下,还没等我开口,旁边的伊芙利特就抢先回答道:“可是我很喜欢!”又扭过脸对我说,“你以后可要多来我家玩儿。”




在我们用餐的过程中,机械狗也在附近走来走去,像真正的小狗围在人们身边讨食似的。缪尔赛思捞起一只放在自己大腿上,用手挠了挠它的下巴,随口询问,“伊芙芙,你的这些咪波照顾得怎么样啦?”


伊芙利特仿佛是被说中了什么伤心事,双手举着刀叉好半天没有动作,难得嗫嚅起来,“……去湖里游泳的时候淹死一只,练习源石技艺的时候不小心烧坏两只。”她很懊恼地耷拉着脑袋,“我看塞雷娅是不可能让我养猫了。”


“别担心,你肯定能把那只暹罗抱回来。”缪尔赛思压低声音安慰她,“偷偷告诉你,其实她和赫默一天能去宠物店看八百回!《莱茵小报》上都写了,最近防卫科和结构科的办公室里老是出现莫名其妙的猫毛,好多人都在打喷嚏。”


——所以我这两天总打喷嚏是因为猫毛过敏?恰好此时塞雷娅拿着冰镇饮料回来,听后微微皱起眉头,“我说过,这种私人的印刷品早就该被取缔了。”


我悄悄瞄了坐在旁边的白面鸮一眼,她神情自若地切割着盘子里的烤鲈鱼,叉起一块鱼肉放在嘴里。回想起我在防卫科主任的威压下那副不争气的样子,我对她的敬佩之情油然而生。




饭后我们开始各忙各的。塞雷娅和赫默去照看花园,缪尔赛思和白面鸮挑了一部老电影来看,我则在伊芙利特的陪伴下尝试学习咪波的编程代码——虽然很快就变成了一起躲在房间里打电动。打到一半我有点口渴,打算走到冰箱前面找点饮料喝,无意间却望见花园深处相对而坐的两人。如果说在家的塞雷娅比平常要温和些许,那么与赫默独处的她就显得更加安心而且松弛,眉间的折痕也消失不见了。传说瓦伊凡是恶龙的后裔,恍惚间我真以为见到一条巨龙懒散地盘踞在自己的宝藏旁边,有一搭没一搭地甩动尾巴。


她们先探讨了下周实验里打算敲的几个基因,后来也意识到这种谈话无异于在亏欠这样好的春光,于是又谈起各自这两天在闲暇时间读的书来。暖风拂面,几株特立独行的鸢尾花扫过赫默露在外面的脚踝,她小心地将它们拨到一边,调整自己的坐姿以避免碰到打扰草木的生长。坐在对面的塞雷娅眼神柔和地注视着这一切,在她看过来的时候端起咖啡杯遮挡视线,却在桌底下悄悄用尾巴缠住了她的小腿。


恐怕流水般的时间也要为这样的景象静止吧?我不知不觉看得出了神,甚至想拿出终端记录这一切,却忽然被人从后面拍了拍肩膀。我一激灵扭头,见到来人是白面鸮才松了口气,嘴上问她刚才的电影观感如何,同时尽量不着痕迹地把终端往身后藏。


“白面鸮的电影的观赏体验极佳。”她歪了歪脑袋,银色的齐肩发扫着肩颈。


“另外,欢迎弗兰克小姐加入《莱茵小报》编辑部。” 










fin




炫我嘴里

最近在狂炫塞赫饭

OOC自嗨产物

最近在狂炫塞赫饭

OOC自嗨产物

格咧咧咧

奥利维亚的番外真的a爆了。。

奥利维亚的番外真的a爆了。。

孤星@拼图
妈咪们不整个巫女抱这说不过去。

妈咪们不整个巫女抱这说不过去。

妈咪们不整个巫女抱这说不过去。

小麦

早上好(晚上画的中午发,不愧是我)

早上好(晚上画的中午发,不愧是我)

COIIAPS3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被阻止。不好意思打扰了两位~ (国防部长有多强)

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被阻止。不好意思打扰了两位~ (国防部长有多强)

银河拌饭

【塞赫伊】特别的一天


4000+睡前故事,父母和好温暖日常文学,请放心食用。

时间线在绿野幻梦之后,有个别干员参与。


伊芙利特感觉今天很不一样。

早上起来,敲门给赫默道早安,开门的是笑着的塞雷娅,赫默在她身后沏咖啡,抬头眯着眼向她微笑。咖啡壶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被阳光暖着的空气快要蓬起来,让伊芙利特想起了之前梅尔做的棉花糖机,甜甜的糖丝一瞬间绕着她的心啊快乐地打着旋儿,升起一朵云彩来。

伊芙利特呆呆地站在门口,仿佛是做了很久的梦,睡着的也只有她,这现实一切的一切,都未曾改变。塞雷娅俯下身用额头碰了碰伊芙利特的额头,伸手把伊芙利特揽进屋里,塞雷娅身上有沐浴露的香味,头发刚刚洗过,服帖地垂在...


4000+睡前故事,父母和好温暖日常文学,请放心食用。

时间线在绿野幻梦之后,有个别干员参与。

 

伊芙利特感觉今天很不一样。

早上起来,敲门给赫默道早安,开门的是笑着的塞雷娅,赫默在她身后沏咖啡,抬头眯着眼向她微笑。咖啡壶咕嘟咕嘟地冒着热气,被阳光暖着的空气快要蓬起来,让伊芙利特想起了之前梅尔做的棉花糖机,甜甜的糖丝一瞬间绕着她的心啊快乐地打着旋儿,升起一朵云彩来。

伊芙利特呆呆地站在门口,仿佛是做了很久的梦,睡着的也只有她,这现实一切的一切,都未曾改变。塞雷娅俯下身用额头碰了碰伊芙利特的额头,伸手把伊芙利特揽进屋里,塞雷娅身上有沐浴露的香味,头发刚刚洗过,服帖地垂在耳侧。两人一同进屋,塞雷娅摸摸赫默的后脑勺说:“我去食堂把早饭带过来,你给伊芙利特收拾收拾。”拿起终端和外套轻轻带上了门。

“怎么愣着不动?再不收拾的话马上早点就要到了哦。”赫默把像是没睡醒的伊芙利特推向洗漱间,洗漱台上摆着三套牙具,伊芙利特指着回头叫道:“赫......赫默!”赫默拿下伊芙利特的牙杯,左食指在唇间竖起,薄薄的粉色飞在赫默脸颊上:“快刷牙!”然后从一旁的收纳盒里找出发圈和小梳子。伊芙利特把牙膏挤在牙刷上塞进嘴里,望着台子上的橙色牙具和重新被挤满的化妆品收纳盒思考。

赫默梳头又扯着她头发了,不过没关系。

伊芙利特把毛巾打湿,往脸上擦擦就要丢到架子上,赫默一把拦住:“多洗两遍,嘴边还有牙膏沫!”这时候响起开门的滴滴声,伊芙利特抹抹嘴就冲了出去,接着是塞雷娅的惊呼声和塑料袋窸窸窣窣的声音。

赫默无奈的笑了笑,把毛巾涮干净重新挂好,走出洗漱间。

塞雷娅正在分餐具,赫默正在分板凳,伊芙利特把早餐盒一个个打开。

有煎三明治,有红豆派,有鸡蛋羹,有肉松粥,还有一盒圣女果。

伊芙利特咬了一大口三明治,里面的火腿差点掉出来,赫默用油纸包着,掰了一半红豆派给塞雷娅,塞雷娅接过来,开始查看终端信息,嚼着红豆派。

红豆派只有塞雷娅在的时候才吃的完,赫默吃不了一整个。

伊芙利特从碗沿偷偷瞄着这习以为常的默契,满足地喝下一口粥。

咔哒一声,塞雷娅关掉终端,向她俩晃了晃终端:“今早小队安全抵达,暂时没有外勤需求。”接着喝完了剩下的咖啡。赫默向后靠在椅背上说:“我今天也不用值班,你们把小西红柿吃了吧,剩下正好一人一个,我吃不下了。”

“赫默我也吃不下了。”

“好吧,塞雷娅你吃两个。”

“哦好。”

送走了来回收餐具的小车,塞雷娅回来坐在打着瞌睡的赫默旁边,翻开一本书,边读边做标记,为赫默挡着阳光,。伊芙利特坐在一旁的地毯上玩纸质拼图,图案是天堂鸟花,洒了一地的橙红,静静等着赫默醒来。

孩子悄悄抬眼看看塞雷娅,塞雷娅抬起头,伊芙利特用两根手指点点她俩,又让两根手指绕着圈,又摊了摊手,不解地鼓鼓腮帮子。塞雷娅笑了笑,继续低头做笔记,伊芙利特气呼呼的倒在拼图堆里发呆。

“唔......抱歉,我又睡着了吗?”

“才九点钟,你做梦了吗?”

“没有,睡得很好。”

赫默伸了伸懒腰,开始盘算今天的日程:“波登可小姐告诉我他们种的小草莓熟了,我们可以帮忙一块儿摘,也可以去花园帮忙浇水,嗯......我之前抽到了古米小姐的优惠券,还有麦哲伦的沙冰无限量试吃......这个还是算了,梅尔的咪波应该也修好了,咱们可以去看看,宝石精灵故事书第二套已经进到图书馆了,别忘了去借......嗯,你们有什么想法呢?”

塞雷娅说:“傍晚可以去甲板吹吹风。”

“伊芙利特呢?”

“我无所谓啊我只想和你们在一起!”

小火龙从拼图堆里爬起来,连同拼好的一部分都堆到盒子里。

“反正塞雷娅今天晚上肯定能帮我一起拼的!”伊芙利特这样想着。

在催促声中,她拉住了这世界上最厉害的两个人的手。

 

 

穿过一条条走廊,头顶的日光灯接替着一盏又一盏,迎面而来一位位熟悉的干员,一捧捧的笑意和问候:
    “上午好啊塞雷娅女士赫默医生!还有伊芙利特!今天好像很高兴哦?”

“伊芙利特!啊......塞雷娅女士和赫默医生!你们好!”

“女士们早上好!”

三个人一起出现吸引了很多人的目光,很多干员的偷笑和惊讶都落入伊芙利特的眼中,是真的真的是真的真的真的真的!!她步子更加轻快,几乎快要踮起脚尖来,甚至塞雷娅都快被拉着跑几步,但是没有人责备她。博士听到动静,端着热水壶从办公室探出头来。

“博士!”

“博士早,近来如何?”

“早,博士。”

三个大人很快攀谈起来,无非是工作啦招募啦经费啦,伊芙利特耐着性子在两个大人背后来回绕圈,最后索性一下从后面抱住塞雷娅的腰,从她的臂弯里探出脑袋,凶狠地对博士做了一个鬼脸,塞雷娅有些窘迫的把那颗小脑袋推回去,博士摆了摆手,晃了晃热水壶向一家人告别,转身回到办公室,翻出两包泡面:

“诶呀诶呀,今天多吃一包吧。”

 

 

 

伊芙利特觉得今天电梯的速度格外慢,电子屏怎么跳的这么慢呢?

到了露天菜园,阳光照亮了眼睛的框框角角,有着淡淡的泥土的清香,和植物被割下散发的苦味,波登可小姐已经在忙活着了,还有来帮忙的极境,正在费劲的套着胶鞋。

“啊赫默医生和小伊芙来啦!......塞......塞雷娅女士也来帮忙吗?”

极境在一旁也愣住了,没发现自己一开始就穿反胶鞋了。

“当然当然!”伊芙利特抢先回答,拍拍胸脯说:“你们都去休息吧,这片草莓田就归我们管了!”

波登可小姐将篮子和小剪刀递给赫默,转头对极境眨眨眼,扭头跑开了,极境反应了两秒钟,一骨碌爬起来,踩着胶鞋一瘸一拐的跑走了。波登可跑到花卉温室里才喊出了声:

“天哪天哪天哪!!”

波登可打翻了调香师女士的洒水壶,望着被打湿的裙子,她扑到调香师的怀里咯咯地笑起来。

塞雷娅有些疑惑的看着极境他们的背影,手却一下子被拉住了:“塞雷娅我们先去那一片摘好不好,赫默留下来帮我们洗草莓!”

看着一大一小身影穿过草莓田,赫默觉得,今天的太阳也太暖了些。

剪刀在伊芙利特手里转的飞快,很快小红果已经将篮子底铺满。塞雷娅看了看篮子,将伊芙利特拦下,向伊芙利特演示着:

“摘草莓的时候茎不要留的太长,这样下一期草莓能长得很好,还有......伊芙利特!不要现在就吃!”

伊芙利特拿起刚摘的草莓在衣服上擦了擦,一下子塞到塞雷娅嘴里。

“草莓就要刚摘下来趁它们不注意就把它们吃掉,这样才最甜!怎么样?甜不甜?”

“......甜。”

“嘻嘻!”

丰盈的果汁在塞雷娅嘴中炸开,甜味很快蔓延开来,她嚼着草莓,忍不住抬头吸了一大口新鲜空气,见一旁的篮子快要满了,她起身将它拎到赫默那里去,过了好一会才回来。

伊芙利特看见一枚小小的草莓躲在叶子后面,活像营养不良的小孩,只是浅浅的红色,剪刀本来已经准备合上,可是又缓缓收回,她用力弹了一下小红果:“真是蠢啊,够不到阳光就要努力往前长长嘛,就你最慢!”说完伸手把叶子拨开,又弹了它一下,这才满意地离开。

边吃边摘,一上午也摘好了两大筐,伊芙利特拎着一小篮草莓,里面塞满了调香师女士送的小红玫瑰和白雏菊,倒着跑在两个大人前面:

“快点哦!我想吃古米做的炒饭和锅包肉!”塞赫两人慢悠悠的走着,伊芙利特走几步就往后看看,拐过墙角还探出来一个不放心的小脑袋。

午饭很快点好了,伊芙利特一口锅包肉一口红菜汤吃的很开心,对面的两个大人看着她的时间比看着食物的时间还要久。

今天已经过了一半了啊。

 

 

留着赫默和伊芙利特待在房里休息,塞雷娅独自去了借阅室,今天值班的干员是末药,她正在细细看着炎国的《本.草.纲.目》,听到脚步声,正要收起来去拿填表,结果对上了一双极具压迫感的眼睛。

“您......您好!!”

“你好,我来借书,是《宝石精灵》第二部。”

“诶......?啊好的我去帮您拿!”

“等等”

小狐狸的耳朵第二次被吓得竖了起来:

“怎......怎么了吗”

只见这位瓦伊凡有些欲言又止,尾巴摆了摆,像是下了很大的决心,又补充道:

“......嗯,再要一本《心理大师》”

“......?”

 

 

午休过后,三人敲响了梅尔工作间的门,梅尔带着护目镜满头大汗地打开了门,看见站在一起的三个人,突然神色一变:“啊哈这就是......那个伊芙酱要来看看咪波吗?我新研发出来了咪波X号,可以在地上爬行的哦!”

三人默默看了看地上好几只缓慢爬行的咪波小鱼,伊芙利特咽了咽口水问:

“梅......梅尔,咪波二号今天在吗?”

 

 

晚霞已经烧起来了,三个人登上甲板,风已经有些凉意,吹在脸上很舒服,伊芙利特趴在栏杆上,看着没有尽头的地平线与荒凉,塞雷娅和赫默都陷入了沉默。伊芙利特扭头看看两个大人,说道:

“真奇怪,大人看到夕阳都会安静下来,而且有些难过。”

“嗯......因为夕阳象征着结束,那你眼中夕阳是什么样的?”

“我会想到那个拼图里天堂鸟花的颜色,还有睡着了的花朵,嗯......还有塞雷娅的眼睛!”

塞雷娅笑了,赫默也是。

塞雷娅走到远处抽烟,伊芙利特看了看她的背影,拉起赫默的双手,直白的看着她的眼睛,抿了抿嘴说道:

“赫默......我感觉好像在做梦.....你要说实话哦。.”

“嗯?”

看着孩子欲言又止,还不停往塞雷娅那边看,赫默温柔地笑了笑,伸手摸了摸她的发顶:

“没有,我们都醒来了,一起醒来了。”

“嗯?什么意思?”

“咳......就是以后你可以见塞雷娅了。”

“真的吗?!一周一次都可以吗?”

“可以”

“那一周三次呢?”

“当然可以”

“那每天呢?我都可以找塞雷娅吗?!”

“......只要你别胡闹就可以。”

“好耶!!!今天是幸运日!!”

伊芙利特已经跑到塞雷娅那里去告诉她这个好消息了。

今天的夕阳变得更温柔了。

 

 

“伊芙利特!这些纸质拼图的形状都是固定的,不是一不合适就撕掉一个齿硬放进去的!”

“啊......我看颜色还挺像的。”

“你看看我怎么拼,先从边角开始......”

小台灯下,一大一小两只龙盘腿坐在地毯上一起焦虑,望着这一地的拼图,塞雷娅甚至冒出了汗,赫默窝在一旁的小沙发里,笑盈盈地看着塞雷娅。

“怎么了?你在想什么?”

“噗......我不会告诉你们谁才是玩的最开心的。”

塞雷娅被气笑了,向伊芙利特摆摆手:“你快回去睡觉,我再拼十五分钟。”

小火龙一下子蹦起来:“我们不能一起睡吗?”

“不能”

“为什么?!”

“因为......因为我和赫默要讲悄悄话,小孩子不能听。”

伊芙利特转头看向赫默,赫默早已经可疑地将头缩进被子里装听不见,小火龙不满地摆了摆尾巴,但还是向赫默和塞雷娅道了晚安,穿起拖鞋走向对面的房间。

 

“但是今天还是很特别的一天!那个特什么蒙真是个好地方......”伊芙利特这样想着,在被窝里乱扭。

 

听到门关上的声音,赫默才探出脑袋,看着继续埋头苦拼的瓦伊凡和床头的那本虽然封面朝下但是侧面的封皮清清楚楚地写着“心理大师”四个大字的书,感到很疑惑。

“算了......”赫默又缩了回去,等着关灯和一个温暖的怀抱。

 

Fin.

 

 

 

 

 

 

 

 

 


忘川风味奶酪包
  注:本人不玩明日方舟如有o...

  注:本人不玩明日方舟如有ooc亲友全责(不是)

  注:本人不玩明日方舟如有ooc亲友全责(不是)

Feng.
cafe的新衣服💖

cafe的新衣服💖

cafe的新衣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