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塞雷娅

167.5万浏览    8364参与
肆谬是塞雷娅的狗

听说这里比较多人能看到我发癫就来了。  

听说这里比较多人能看到我发癫就来了。  

肆谬是塞雷娅的狗

  听说这里比较多人能看到我发癫就来了。

  听说这里比较多人能看到我发癫就来了。

肆谬是塞雷娅的狗
听说这里比较多人能看到我发癫就...

听说这里比较多人能看到我发癫就来了。

听说这里比较多人能看到我发癫就来了。

归海汐良
赫默:一款和无人机一样好用的全...

赫默:一款和无人机一样好用的全场照明工具

红:猎羊人

塞雷娅:一款自奶防御系统(专防某些放暗炮的老毕登暗杀照明工具)

赫默:一款和无人机一样好用的全场照明工具

红:猎羊人

塞雷娅:一款自奶防御系统(专防某些放暗炮的老毕登暗杀照明工具)

异花狸

loving hunter (1)

赫默只是想要一个真正接纳她的拥抱,但她发现这也绝非易事。

本章塞雷娅只出场,一下。

会有很多赫默和乔伊丝的cb描写。


  对于赫默来说,矿石病给她带来生理上的伤害可以忽略不计,但当健康的人们用担忧或者恐惧的眼神看着她,她却切实地感到了刺痛。

  但赫默麻木得很快,她将在莱茵生命所做的研究看做是自己的全部,不遗余力地投入,付出,忙碌,得到提拔。她无法想象没有莱茵生命的自己,却又不太敢真实地体会身处莱茵生命的感觉。

  毕竟她来到这里都是通过引荐,从绝望到身处天堂——科研的天堂。也是她心目中追寻答案的圣地。......


赫默只是想要一个真正接纳她的拥抱,但她发现这也绝非易事。

本章塞雷娅只出场,一下。

会有很多赫默和乔伊丝的cb描写。


  对于赫默来说,矿石病给她带来生理上的伤害可以忽略不计,但当健康的人们用担忧或者恐惧的眼神看着她,她却切实地感到了刺痛。

  但赫默麻木得很快,她将在莱茵生命所做的研究看做是自己的全部,不遗余力地投入,付出,忙碌,得到提拔。她无法想象没有莱茵生命的自己,却又不太敢真实地体会身处莱茵生命的感觉。

  毕竟她来到这里都是通过引荐,从绝望到身处天堂——科研的天堂。也是她心目中追寻答案的圣地。

  她想做很多事情,但她知道她得一步一步来。从研究员做起却不是什么简单的事情,尤其是当她因为矿石病而作息颠倒,比其他人都更经常面对空无一人的实验室,做着自己的工作,给同事留字条同步进度,偶尔在等待实验结果的间隙靠在玻璃幕墙上打盹。

  睡眠失调在她的眼下抹上一点青色,赫默容许这点颜色的存在,好在这没有太影响她的食欲和工作时的注意力。她总是按照最高标准完成研究,提交工整且一目了然的模范报告,如果莱茵生命模范员工不是她,那一定是因为举行颁奖典礼的时候她在睡觉。

  她确实饱受疾病带来的并发症折磨,但这对她来说反而显得不那么难过。一个人做事很好,回宿舍的路上不会遇到任何同事很好,独自穿过停电的走廊不是太好,但能接受。

  赫默感谢命运,让她的生活一点点被打乱。她好歹还能准备一下。


  第一个接入她的生活的是乔伊丝。会在半夜出现在食堂的人,除了乔伊丝和赫默以外大概无他。尽管并不直接同乔伊丝共事,她们却还是会稍微聊聊天,而赫默对乔伊丝的说话方式和学识很感兴趣。

  乔伊丝并没有怎么改变她的生活,又或许她本人已经被这样一小段友情改变了很多。赫默依然作息混乱,但至少现在她会和乔伊丝一起穿过黑暗的或者闪烁的走廊——莱茵生命的维修员似乎总是迷路。

  比起朋友,她们更像旅伴。赫默醒来,遇到乔伊丝,一起行动,然后赫默休息,乔伊丝偶尔到她的宿舍休眠。乔伊丝说:“此处温度比其它室温环境高一至二摄氏度,环境亮度低。适宜小憩。”于是赫默告诉她她可以在这里休息,并在乔伊丝第二次这样做之后给她布置了一个布艺软沙发。

  赫默希望这样的生活能持续到她完成自己的心愿,把梦寐以求的研究成果呈现给世人。她并没预料到之后会发生的事情,也没想象过自己的生活会变得比小说的情节还跌宕。


  第二个介入她生活的人是塞雷娅,抱着一个软趴趴的小姑娘跑向她。赫默甚至一时没认出来那是她憧憬已久的保卫科主任,她只感觉人群在她身后像海潮退开,而她是在踏上海岸后立刻向前冲去的小寄居蟹之类的,必须举起双手接过那个小孩。她没听到塞雷娅喊的是“她是感染者”,当她上前时她只听得到自己在心里盘算着治疗方案的声音。

  而塞雷娅怀里的是第三个,尽管赫默当时并没有预知。

平流层插秧
  塞主任   和上个令是一个...

  塞主任

  和上个令是一个单主约的稿子!

  塞主任

  和上个令是一个单主约的稿子!

可以点一下旁边这个按键吗

庆祝本博搞到小鸟的光速激情摸鱼和开学了囤点点图进度防止咕咕咕,以及一些本想造谣的然而画得像表情包的大哥(跪


看到极境进店光速换了,黄票换五星值不值,别问,问就是遗智还家

庆祝本博搞到小鸟的光速激情摸鱼和开学了囤点点图进度防止咕咕咕,以及一些本想造谣的然而画得像表情包的大哥(跪


看到极境进店光速换了,黄票换五星值不值,别问,问就是遗智还家

一般通行528

【塞赫】狱间花 贰拾肆

“轰——”

A2的防御被突破了,已有不少身影从混乱的战局中脱出,开始冲击曼斯菲尔德最后也是最牢固的防线——高达数米的监狱外墙。

即便是暴乱,实际上在塞雷娅先前与A2犯人首领的谈判中,眼前的混乱也是计划之内——塞雷娅所在的这条路线是他们唯一有能力制造的监控盲区,也唯有少数即便在A2中依然地位尊崇的犯人才会被选中告知这一路线。至于不知情的犯人们,他们的行动则全靠自己。而完全随机的他们的挣扎,将会成为越狱者最好的掩护。

在拥有强大能力或源石技艺的同时,被选中的犯人们身上也会携带自制的爆破物。

塞雷娅正是在等待他们的到来。


“这里?”

一名举止颇为从容的菲林穿越远处的混战,朝塞......

“轰——”

A2的防御被突破了,已有不少身影从混乱的战局中脱出,开始冲击曼斯菲尔德最后也是最牢固的防线——高达数米的监狱外墙。

即便是暴乱,实际上在塞雷娅先前与A2犯人首领的谈判中,眼前的混乱也是计划之内——塞雷娅所在的这条路线是他们唯一有能力制造的监控盲区,也唯有少数即便在A2中依然地位尊崇的犯人才会被选中告知这一路线。至于不知情的犯人们,他们的行动则全靠自己。而完全随机的他们的挣扎,将会成为越狱者最好的掩护。

在拥有强大能力或源石技艺的同时,被选中的犯人们身上也会携带自制的爆破物。

塞雷娅正是在等待他们的到来。




“这里?”

一名举止颇为从容的菲林穿越远处的混战,朝塞雷娅她们藏身方向的监狱外墙走来,橙红的囚服使赫默一眼便知此人是A2的囚徒。他的身后还有数位身着同样囚服的犯人,都巧妙地在战局中规避着,以那菲林为首,朝着这个方向靠近。

“二位,若要突破这最后防线,还需要你们相助。”

菲林走向外墙前,绕步到阴影处,自然地行了个礼,朗声道。

塞雷娅脚步一跨,不着痕迹地将赫默挡在身后,语调平淡:“你想如何?”

“二位既然是计划的主导者,想必对于这外墙也有自己的打算吧。实不相瞒,仅凭我们手中不多的自制炸药是无法完全摧毁这面经过防爆设计的金属外墙的,我希望能与你们合作。”

赫默站在塞雷娅身后,轻轻扯了下她的衣角。塞雷娅微不可查地颔首:“我们也有此意。”

“那是最好,”菲林笑眯眯地回答,随后挥了挥手,身后走出三名囚犯,“干扰装置还有两分半失效,我们这里有操控电流、寒冰与高温的源石技艺者各一位,只要打破强度最高的特殊涂料外层,应当就可以开出一个通道。”

塞雷娅点头:“那么要快了,外层由我来。请让他们准备。”

接过塞雷娅摘下的手套,站在她身边的赫默惊讶地发现,瓦伊凡的双手变成了白色。


“我会尽量开出一个直径不小于五厘米的裂口,”塞雷娅的手搭在金属质的外墙之上,如爪般轻扣,“而后便靠你们了。”

说罢,她的双掌便开始发力,周身的气流开始激荡,赫默不得不往后退了几步,以免被塞雷娅身边闪现而出的黑色晶体划到。

“钙质化?”她想起塞雷娅对自己说过的能力,小小的惊愕后便恢复了常态。赫默走到那菲林口中擅长高温的源石技艺者身边,将包裹内自己先前换下的囚服拿出:“可以请你把它焚毁吗?”

那源石技艺者看了一眼菲林,见他不做表态,便接过赫默的囚服,掌心火焰涌动,白色的布料便化作焦黑的余烬落下。

“谢谢。”

赫默轻轻冲他点了下头,回到塞雷娅的身边。此时,塞雷娅也已经停止了能力,略微喘着气退开几步,她身前原本光滑的金属墙面已然有着一个金属边缘翻卷的漆黑裂口:“可以了,我已经将涂料层撕开。墙体内部还有些电子结构,看你们了。”

“好。”那名菲林点头示意,身后的三人便走近后朝着裂口开始施术。他转头看向塞雷娅,漆黑的瞳孔有着淡淡的探究:“阁下好能力。”

塞雷娅静静地看着正在用源石技艺破坏墙体的三名囚犯,没有接话。

“我也没什么想法,毕竟过了今日,想来也不会再见了。”菲林见状也不恼,只是解释了一句,随后便不再多言。


那名擅长电流的囚犯走上前,“内部结构已经被熔开了,最外部还有一层涂料层。”

“我来。”塞雷娅走上前。经过冷热交替的温度急剧变化,又失去了内部结构的加强,轻薄的特殊涂料层早已没有最初那般坚韧。塞雷娅再度施展钙质化,不到两分钟,一个俯下身子便足以通行的小洞便被她开辟了出来。

“将那炸药引爆,”见进行到了最后一步,那名菲林转头吩咐道,“关键时刻,可别让那群狱警扰了兴。”


十秒后,伴随着冲天的火光,又是爆破声在监狱的各处炸响。强大的冲击力掀起尘埃,留黑夜的曼斯菲尔德独自迷失于冲突之中。

没有人注意到,乱战之中,这所充斥着残忍与暴力的神秘监狱的一角,有着接连不断的人影悄然消失。







自穿越过墙洞后,塞雷娅便带着赫默一路狂奔。


曼斯菲尔德的选址于一片荒芜的平原之中,放眼望去,除了野蛮生长的灌木与地表偶尔分布的乱石,连动物都少见。即使是最近的城邦也在数百公里开外。

——要趁监狱方面反应过来前逃得越远越好。

这是二人一致的想法。


因此,塞雷娅与赫默一路上风餐露宿,除了必要的休息,二人的脚步不曾停留。

赫默身为原科研人员,身体素质自然比不上足以堪当A2狱警的塞雷娅。她自然看得出多数休息的时刻都是塞雷娅对自己的关照,因而不免有些气恼自己躯体的羸弱。


“奥利维亚。”

当赫默于一次傍晚的进食期间提出这个话题时,塞雷娅放下手中的水壶,将身子前倾,认真地看着她。

“你才是这份逃亡的意义,奥利维亚。”

“我从来没有以放弃你为前提考虑我们的计划,所以不要再说这样的事。”


野外随便生起的篝火,赫默有些怔愣地望着塞雷娅,瓦伊凡的眼底映出跳动的火焰,一如自己燃烧的心。

赫默感到自己的鼻子有些酸涩,吸了口夜晚的寒冷空气,轻声唤着那让自己悸动不已的名字:“塞雷娅。”

“我在。”

“晚上很冷。”

因为是逃亡,当初她们从监狱逃离时仅仅少量携带了必需品,这几个夜晚都过着天地为床日月为被的生活。

身材娇小的黎博利朝着瓦伊凡的方向靠去,脸颊在后者的肩窝蹭了蹭:“所以抱着我睡吧。”


道系.
  好喜欢塞爹😍

  好喜欢塞爹😍

  好喜欢塞爹😍

pathetic

【塞雷娅x你】为谁点灯

女博,不喜欢的快跑。


      十一点二十五分,刚睡醒的你像往常一样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打开电脑模拟器里的明日方舟。助理位挂着熟悉的塞雷娅。你面带笑意地接受了她千篇一律的问好,接着打开基建做任务。

       商店的皮肤还挂着,十八源石的价格令刚抽完卡的你隐隐肉痛。一小时的作战以后,你堪堪凑够数目,迫不及待地点进商店准备剁手,一声“停下!”将你定在原地。

       你吓了一跳,下意......

女博,不喜欢的快跑。


      十一点二十五分,刚睡醒的你像往常一样迷迷糊糊地爬起来,打开电脑模拟器里的明日方舟。助理位挂着熟悉的塞雷娅。你面带笑意地接受了她千篇一律的问好,接着打开基建做任务。

       商店的皮肤还挂着,十八源石的价格令刚抽完卡的你隐隐肉痛。一小时的作战以后,你堪堪凑够数目,迫不及待地点进商店准备剁手,一声“停下!”将你定在原地。

       你吓了一跳,下意识去检查上锁的门,直到视线转回屏幕才意识到——游戏不知何时回到了主页面,而你的助理小姐正以一种严肃而诡异的表情看着你。你注意到她原本搭在帽檐上的手垂了下来,且立绘微微摇晃。你以为是鹰角的新把戏,却又听到了那个爽朗的女声。“别把我们战斗得来的东西花在那种没意义的地方。”

       接受这位女士拥有自我意识的事实差点把你大脑干烧,在她解释过后你下意识去查看其他干员的资料,塞雷娅再一次开口。“只有我。”她貌似也花了一些时间才理清自己原本是个虚拟人物这件事,毕竟那个世界原本是她的全部。你们探讨了很久,最后的结果是她先住进了你的基建。让人惊讶的是游戏除了少了塞雷娅的干员列表以外一切正常,她甚至在其他人面前作出挥手的动作,但无人回应。

       这是你们故事的开始。

       争吵当然是必不可少的,塞雷娅的严厉即使隔着屏幕也无所不用其极。周一到周日的日程表时间精确到秒,由于她特殊的“地形优势”让偷懒变得毫无可能——活动范围本只限于你笔记本内的塞雷娅硬是用拳头“打穿”了你的社交软件防火墙,再由此摸进你可能登陆的每一部设备。这导致你一旦想在非休息时间打开你的电子设备,它将会立即陷入蓝屏状态。刚开始时你苦不堪言,几乎一天能吵上个五六七回。但当你获得赦免打开电脑看见出现黑眼圈的塞雷娅和推得飞快的游戏进度时,你决定听她的话。

      你们都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你的成绩显著提升,网络也让塞雷娅得以更快地获取想要的信息。她会帮你登游戏完成基本的任务,打你过不去的关卡,报酬是你桌面上多出来的电子书文件夹。渐渐你的权利被扩大到可以开着电脑和音乐与塞雷娅一齐读书,虽然你的歌单和电脑壁纸已经不全由你支配——即使你非常想要支持她对未来科幻主义风格的热爱,但最后还是因扛不住光污染而换回了比较温和的壁纸。你也问过她会不会怀念以前的朋友,塞雷娅沉默许久,久到你以为自己惹她生气了。她忽地闭上眼睛,长呼一口气,缓慢而坚定地摇了摇头。你没敢问为什么,她也不解释,将视线转回书里,只是神色染上些许凝重。

         你们再一次大吵是你和别人提起绿野幻梦的剧情,在长久的相处后你以为自己和塞雷娅已经足够亲密。她忽地出声,指责你不应该轻易地评价你不了解的事情。过程你已经忘记,但在大哭后的睡梦里似乎听到有人不停叹息。次日,你郑重地向她道歉,本没指望她会原谅,最后你还是等到了她无奈而疲倦的“我不怪你。”。

         时间似水,在一朝一夕间流去。你已经是成人的大姑娘了。数来,塞雷娅已经陪了你七年。你的工作待遇还不错,为塞雷娅买了一部她专属的手机,从此她可以选择是否出现在你的视野里。那部手机被你放在家里时刻充电,让你得以给她打视频电话,让她看看你生活的世界是什么样。尽管你还是不理解为什么设备里的帅哥美女照片经常会消失不见。你们像遇见彼此之前一样自顾自的享受孤独,但你知道自己并非孤身一人。

         成年后你也试过做饭或化妆,显然被生活碾压得像个牲口的你做不到塞女士的精致。塞雷娅的私服套套好看得让你叹为观止,却不愿再穿上那套警服,并在你提出请求时马上勒令你去做点正事。她女性的柔情只有在为你搭配衣服或哄你睡觉时才会出现,这时她才首先是位女士,而非严格的塞雷娅长官。塞雷娅从不向你讲述她的过去。你还是心疼。她明明该成为怎样明媚的姑娘...

         你胆子又大了起来,成年以后不止一次说过你好想见她。多数时间得到的是沉默,或者生硬的转移话题。尽管你知道得不到什么回应这个梦想也不可能实现,但依旧饱含期冀。你早就不满足于冰冷的屏幕,你想触碰到真正的她,你的塞雷娅女士。

        忽然某一天,你偶然加班到很晚,而那天你答应了要和塞雷娅“共进晚餐”。你的手机持续关机,连最基本的打电话解释都做不到。你站在冷风中饥肠辘辘地等车,焦急让你本就蓄在眼眶中的泪水直往下掉。你在最近的小卖部借了充电宝,一次又一次地给那个早已倒背如流的号码打去电话。无人接听。这次绝对要被讨厌了,毕竟她是那么重视信用的人。你迷茫地蹲在地上,自暴自弃地想。“塞雷娅...”你听见自己的声音,沙哑又哽咽。“对不起...”

      “可是,我好喜欢你...”你终于忍不住大哭出声。你感到有人在注视你,可你已经没有那个心情去在意路人的目光。你一声一声地呼唤,诉说你对她的喜欢,好似幼鸟凄凉的啼鸣。恍惚间一双手抚上你的双颊,干燥而温暖。你被吓了一跳,猛地抬头,被泪水模糊的身影高束起银色的长发。她蹲下身,什么都没说,只是吻了吻惊慌失措的你。

      “博士。”你看见她红色的双瞳,似是满目无奈。你几近烧坏的cpu还没处理完信息,身体便先它一步勇了上去。你没有给塞雷娅讲下一句话的机会,也不愿意去思考她是如何出现在你面前,你只知道你好想她。你甚至不想知道这样会不会让她讨厌你。两个身影拥吻在夜灯昏黄之下,狂热而不顾一切。

        很可惜,你们的热情不足以让剧情进行到下一环节,塞雷娅只是带着红了脸的你吃了晚饭。你一直牵着她的手,时不时瞟她一眼,生怕人会消失。她没有说什么,默许了你像三岁小孩一样的幼稚行为,并用她的左手优雅的用完餐点。饭后你们决定散步回家一一即使以你大脑烧焦的精神状态来看不能算是参与了这项决定一一塞雷娅牵着你的手走在灯火闪烁的街道上,十指相扣。

        当你打开家门那一霎,背后伸出一双手将你紧紧地扣在怀里。你听见门被用力关上的声音,女性喘息的声音随着令人心跳的温度蹭进你的左耳。“我希望这不会太冒犯,”耳边是你想念了好久的声音,那么真切。“我也很想见你。”夜色那么动人,你甚至没来得及开灯。

     清早,你睁开眼,映入眼帘是你正翻书的银发女士。你怔在原地,直到她附身的又一次拥吻替你证明了这不是梦。你羞得躲进被子,却发现下半部分的光景更令人口干舌燥,只好翻过身去当鸵鸟。你听见塞雷娅无奈的笑,接着是炙热的体温贴上你后背的肌肤。“不想和我说早安吗?”你听见她饱含愉悦的声音,被蛊得险些恢复蛆虫本色。

      你于是乎大胆地翻身,大胆地高喊美女姐姐我爱你,成功收获扭过头去故作严肃的塞女士和她烧红的耳朵。真好。你眯起眼睛赤赤作笑。“早安,我的爱人。”你搂住塞雷娅精瘦的腰,偷着她身上的温度再一次进入梦乡。

   “谢谢你的原谅。”



      从此开始是我自己的一些想法,自己选择看或不看。

      有些概念想放在最后说。其实接受你和你的世界对于塞雷娅来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她在泰拉大陆上长大,成为如今的塞雷娅,她的苏醒意味着她和她的过去都成为了笑话。

     塞雷娅也会在你熟睡的夜里进入你的游戏试图唤醒其他的人,或者枯坐一整晚,看着你的睡脸在对你的恨意和你之间作取舍。给你的时间表一开始其实并不单纯,她会尽量以不被你察觉的程度修改你的设备以达到一些目的(比如找到同伴。

     没有出现其他人的原因是因为她的失败还是放弃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得到的结果是: 她将努力的方向改为原谅你,原谅过去,原谅自己。她是羡慕你的,对你的保护欲望和理智占了上风。爱能让人做到很多事。

      最后一句话是谁说出口由你自己取舍。塞雷娅最后是怎么出现在现实世界的已经不重要了。她在过去和爱你直接选择了后者,这才是重点,不是吗?

      thanks for watching.

晓夜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有博士现在才填表吧?哦是我啊,那没事了


(闪灵和二队长有bug,然而不愿再改)

(角色tag加吗… 画太烂了不敢加…不加了)

(算了好像有单人图,加点吧)


不会吧不会吧,不会有博士现在才填表吧?哦是我啊,那没事了


(闪灵和二队长有bug,然而不愿再改)

(角色tag加吗… 画太烂了不敢加…不加了)

(算了好像有单人图,加点吧)



Traliya

  取材自本人寒假真实经历

临时加量寒假作业都去SPA!!!

  取材自本人寒假真实经历

临时加量寒假作业都去SPA!!!

pathetic

塞雷娅x你(女博

           随手写的,没饭吃自个儿做个饭

         罗德岛内一隅,经过加固的房间不断传出哭喊与撞击墙壁的杂音。众人多已习以为常,只有寥寥几个新人仍有些不忍于听。那是你,理智耗光的你。

        近来战事不断,因理智低的见底而堕入疯狂对你而言已是日常的一部分。干员们在第一次目睹你的病态后默契地......

           随手写的,没饭吃自个儿做个饭

         罗德岛内一隅,经过加固的房间不断传出哭喊与撞击墙壁的杂音。众人多已习以为常,只有寥寥几个新人仍有些不忍于听。那是你,理智耗光的你。

        近来战事不断,因理智低的见底而堕入疯狂对你而言已是日常的一部分。干员们在第一次目睹你的病态后默契地选择了避而不谈。不会有人希望再看见满目疮痍的你和基建设施——罗德岛已经不能再失去了。唯一能够带来些许宽慰的是,还有人能帮的上忙。

         没有人会比塞雷娅更清楚自己肩负的是什么,在被你任命为助理后更是。她为了使命加入罗德岛,工作、战斗、处理大小事务......塞雷娅永远可靠,恪守纪律。严于律己,严于待人,即使生活几乎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塞雷娅仍旧坚守着她的塞雷娅作风。

         塞雷娅从见到你的第一眼就知道你不是什么遵纪的人——你明媚的笑容亮的俨如向阳而生的野花。好玩、好斗,永远是抬杠的一把好手,总像一只不羁的小野猫。你的严肃从来只会留给战场。塞雷娅不是什么擅长察言观色的人物,但她还是能从你寡淡的微笑里读出你对战争的憎恶。经过处理的战斗画面并不会让你觉得更好受,你只希望能够迎来和平,在如今已经难能可贵的和平。

         在接受助理的任命后,塞雷娅听你说过你的梦想,你说你希望有一天人们嘴里的祝福会是“能够看见春天的鲜花”。所以她知道你为什么选择去忍受这样的痛苦,将自己关在加固后的禁闭室里陷入疯狂。她曾透过门上那扇小小的窗,看你不算健壮的身躯蜷缩成一小团,看你将自己抓得满手血痕,通红的双眼大颗大颗的掉着眼泪。也许早在你做下这个决定的时候,塞雷娅心里的你便已不只是博士。

         塞雷娅不明白你的笑脸怎么就在脑海里挥之不去,只是那一次她砸开你锁上的门,将失去神志的你揽进怀里轻轻拍打,一下、又一下,温柔得不像是她。你也忘了什么时候那个白发的身影撞进心里,你只记得在最无助的时候,她冲进你厚重的堡垒,仿佛营救公主的骑士。她就这么成为你黑夜苦痛里唯一的光芒。从此你的禁闭室不再上锁,你们心有灵犀的为彼此留下一层窗户纸,即使你们早已将喜欢当作习惯。

        当你再次因幻觉陷入愤怒试图去攻击面前仅剩的家具,身后传来开门的声音,熟悉而健硕的女性手臂从背后将你抱住,将你的头推至她的胸口。显然你的小身板完全抵不过经过锻炼的塞雷娅,你慢慢屈服,将脑袋蹭进她有些粗糙的手掌。塞雷娅就这样抱着你慢慢坐下。“好些了吗?”你趴在她怀里听她柔声问道。你很庆幸塞雷娅鲜少对你用老妈子那一套,你默默点头,安静地享受她身上的温度。塞雷娅的心跳在漆黑的保险室里显出与呼吸格外不相符的急促。你忽然想试一试。

       “娅,我好累...”你在塞雷娅怀里拱了拱,像撒娇的小猫。此言不假,白天作战晚上发疯的日子几乎让你神经衰弱。你知道塞雷娅看在眼里,但你不满足于你们停滞不前的关系,所以你想试试。身边的人顿了一顿,似乎没想到你会做出此番言行。“...我知道,辛苦你了。”塞雷娅温暖而坚定的声音没有让你等太久,“很快就会结束,我保证。”她紧了紧环抱着你的手臂,似乎正皱起眉头。

       你笑了起来,清脆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塞雷娅被笑得莫名其妙。她还是一如既往的不会安慰人,你想。你听见她吞咽的声音,遂支起疲惫不堪的身体,笑意盈盈地凑到塞雷娅面前,吻了吻她的下巴。

       后者似乎被雷劈中,僵在原地一动不动。良久,你以为事情泡汤,正惋惜亲的不是嘴时,她突然将你平放在地上,随即整个人压了上来。你吓了一跳,下意识投向你熟悉的怀抱,却发现你们的姿势好像不大对劲。接踵而至的便是铺天盖地的吻和粗重的喘息,透露着笨拙,却极其热烈。你们就在冰凉的地上拥吻,塞雷娅的气味将周身包裹,比你偷偷拿来的她的旧衣服要浓烈的多。你很高兴,但没高兴多久。你在沉沦之前唯一的想法是——一定要让阿米娅在这房间里添一张床。

       次日,当你搀着从助理晋升为女友的塞雷娅走出卧室时,收获了不少“果然如此”的目光,让你怀疑昨晚是不是喊的有点大声。这天很安宁,没有敌袭,只是塞雷娅不知跑去哪里。要快点回来啊,你瘫在“婚房”的大床上心想。

       塞雷娅回来的不太晚,身着你曾言好看的西装,和她一起进入房间的还有一大束鲜花,和藏在里面小小的宝石戒指。那夜你们交缠在一起,听她像喝醉一样念了一夜“我喜欢你”,不由得感慨塞雷娅还挺闷骚。

       那日后的作战依然很累,但迎接疲倦的你的不再是禁闭室,而是某个温暖的怀抱。

       长夜漫漫,而你们从此再不需追寻灯火。

       看爹坚城那套,觉得爹以前估计挺狂的!

       thank you for watchin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