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填词

21.4万浏览    15113参与
胡麻枝子Hunimi

花半里

☞填词作品


花开半里映照我归途

归途繁花半里路

前方是不是还有未知的险阻

此刻我不在乎

前方是不是还有未知的险阻

此刻我不在乎

花开繁盛陪伴我归途

归途繁华半里路

暖风轻轻将花瓣吹拂

双眼早已模糊

花开半里沐浴着晨露

晨露映出好花红

偏偏蝶儿也来伴舞

偏偏蝶儿也来伴舞

相伴我归途

☞填词作品


花开半里映照我归途

归途繁花半里路

前方是不是还有未知的险阻

此刻我不在乎

前方是不是还有未知的险阻

此刻我不在乎

花开繁盛陪伴我归途

归途繁华半里路

暖风轻轻将花瓣吹拂

双眼早已模糊

花开半里沐浴着晨露

晨露映出好花红

偏偏蝶儿也来伴舞

偏偏蝶儿也来伴舞

相伴我归途

非直饮水

【填词】凉火(cover:初音ミク はりー

冬至那天写的,后面一段时间做了一些修改,包含部分初读阿多尼斯的奇怪产物。


原曲:声


借由寒星之手

拨开了曙色

我看清白昼与黑夜

最终汇进一条河流

我撑开了一叶 云结成的舟

顺流飘向混沌的海不再回首

溯洄到河的源头


悬铃的枝头 挂着秋天的遗嘱

冬日的雨来时 云是天穹的奶水

倾泻下甘霖 哺育干涸的空气

恍惚间嗅到 久违霉湿


火在水中燃烧 噪音在空中盘绕

该怎样描绘出燥热的样貌

你捧来满手凉风涂抹在

你的每一片薄云 和每一片月色

渗进河床下未解冻的贝壳

接应遥不可见星火

你在诞...

冬至那天写的,后面一段时间做了一些修改,包含部分初读阿多尼斯的奇怪产物。


原曲:声


借由寒星之手

拨开了曙色

我看清白昼与黑夜

最终汇进一条河流

我撑开了一叶 云结成的舟

顺流飘向混沌的海不再回首

溯洄到河的源头


悬铃的枝头 挂着秋天的遗嘱

冬日的雨来时 云是天穹的奶水

倾泻下甘霖 哺育干涸的空气

恍惚间嗅到 久违霉湿


火在水中燃烧 噪音在空中盘绕

该怎样描绘出燥热的样貌

你捧来满手凉风涂抹在

你的每一片薄云 和每一片月色

渗进河床下未解冻的贝壳

接应遥不可见星火

你在诞生之前 曾否赤裸着沉默

以最初无序的姿态

拥抱过白日的花朵

夏是火焰扎根 在冬夜的冻土

同土壤呼吸同树叶生长凋亡

石块中烧得最旺

它准时出现 在清晨以及黄昏

碾出昼夜都 流经的那河床

夜晚淌过之时 凉云和月会溶解

白日流经之时 脏腑会被它蒸腾

在你终于疲倦 燃烧殆尽之时前

请先回答我海风

是你从哪里劫来

还有那满一塘 我未见过的苇荡

为何邀约萤火 造访这一隅清梦


借由寒星之手 拨开了曙色

白昼与黑夜都 流淌在一同

我想看清黑夜 何时开始浓稠

雨雾竟皆浑浊在梢头

包裹住视野外星火

汇成这泥泞涸泽


我伴日光远游 到对岸回归线后

环绕着如约而至不停歇的洋流

终于有勇气 回头看向了你

你离开那天我问“海浪尽头是什么”

现在我正站在它的答案上

向你所在的方向 呼喊也同时瞩望

在终点我看到你们在尽头

也最终都汇进了那同一条河流


有细小的火 搏动在谷穗内核

颤栗地等待 你醒来的时候

我们会再相见 在某刻明朗晨风

我们又折腰相拥

在诞生的时候





以及明天新板子配的键盘就送到了,许愿井会尽量多更一点。

遗憾.
写给魏无羡一首词 终是一坛天...

    写给魏无羡一首词  

    终是一坛天子笑,此生不悔入魔道


    写给魏无羡一首词  

    终是一坛天子笑,此生不悔入魔道

  

    

常谨

巴别塔

*写不动了,先这么多吧【。】


原曲:Valeriy Meladze - Се Ля Ви

填词:Alaneyes.亚兰


你是流光 是萤茫 是永夜里星辰初绽

是梦里 零星火种给的暖

醒转后我才触到心底惊寒

抬头永恒长夜沉寂晦暗


自我醒来 正因我 见过雾霭后星河

才懂得 不甘溺亡于沼泽

为撞破天幕贪享片刻微光

在穷极一生奔向你的路上——


建座攀折梦的塔

*写不动了,先这么多吧【。】


原曲:Valeriy Meladze - Се Ля Ви

填词:Alaneyes.亚兰


你是流光 是萤茫 是永夜里星辰初绽

是梦里 零星火种给的暖

醒转后我才触到心底惊寒

抬头永恒长夜沉寂晦暗


自我醒来 正因我 见过雾霭后星河

才懂得 不甘溺亡于沼泽

为撞破天幕贪享片刻微光

在穷极一生奔向你的路上——


建座攀折梦的塔

Cockayne

沙 叼 脑 洞(aph填词)

是一个极其沙雕的填词!

⚠️重度欧欧吸预警⚠️

米厨们请做好心理准备(笑)

《阿尔超肥》

原曲:《SpongeBob SquarePants》

填词:科凯恩

海西/海英:姐妹们准备好了吗!

全员:准备好辣!

海西/海英:劳资听不见╰_╯!

全员:准!备!好!辣!

海西/海英:fusososososo——/ba——ka——

是谁居住在深海的憨八嘎里?

死——胖——二——肥——!

他长得超帅却比老王都重!

死——胖——二——肥——!

如果变成世界的hero是你的愿望?

死——胖——二——肥——!

那么就像米团一样在空中飞吧(?)

死——胖——二——肥—...

是一个极其沙雕的填词!

⚠️重度欧欧吸预警⚠️

米厨们请做好心理准备(笑)

《阿尔超肥》

原曲:《SpongeBob SquarePants》

填词:科凯恩

海西/海英:姐妹们准备好了吗!

全员:准备好辣!

海西/海英:劳资听不见╰_╯!

全员:准!备!好!辣!

海西/海英:fusososososo——/ba——ka——

是谁居住在深海的憨八嘎里?

死——胖——二——肥——!

他长得超帅却比老王都重!

死——胖——二——肥——!

如果变成世界的hero是你的愿望?

死——胖——二——肥——!

那么就像米团一样在空中飞吧(?)

死——胖——二——肥——!

阿——尔——超——肥

阿——尔——超——肥

阿——尔——超——肥

阿——尔——超——肥

阿尔弗————超(ba)肥(ka)!!!

【题外话】

awsl,边打字边笑成智障


莫小幻(中考长弧)
是昨天说的,新填的词 《锦鲤抄...

是昨天说的,新填的词

《锦鲤抄》是我入古风圈的第一首歌,很早就想填了(咕咕咕)

名字乱取(取名废的悲伤)

是昨天说的,新填的词

《锦鲤抄》是我入古风圈的第一首歌,很早就想填了(咕咕咕)

名字乱取(取名废的悲伤)

佩吉小姐

我的一个魔王朋友(填词)

我还是觉得叫我的一个魔王朋友比较好,加上我重新改了一些词,使得可以更好的配合原歌曲唱,

所以我重发一遍,谢谢各位了

–––––––––––––––––––––––––––––––––

《我的一个魔王朋友》(原: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那年青春山谷相逢,

一见如故,怦然心动。

对谈诗赋惊觉你我

心意相通,

恨相识太晚未同度过半生。

清风拂面,你一笑我便难忘却。

谷仓永结同心,

相约永不分离,

共赴圣器之约。


是否相恋都不得善终?不敢面对我只能逃走。

一人远行集结圣徒,不敢再回头。

想起你我在树下相拥,此生此事只有这一次。

此生与你相恋两月,已是我万幸,愿还能相逢。...

我还是觉得叫我的一个魔王朋友比较好,加上我重新改了一些词,使得可以更好的配合原歌曲唱,

所以我重发一遍,谢谢各位了

–––––––––––––––––––––––––––––––––

《我的一个魔王朋友》(原:我的一个道姑朋友)

那年青春山谷相逢,

一见如故,怦然心动。

对谈诗赋惊觉你我

心意相通,

恨相识太晚未同度过半生。

清风拂面,你一笑我便难忘却。

谷仓永结同心,

相约永不分离,

共赴圣器之约。


是否相恋都不得善终?不敢面对我只能逃走。

一人远行集结圣徒,不敢再回头。

想起你我在树下相拥,此生此事只有这一次。

此生与你相恋两月,已是我万幸,愿还能相逢。


后来大意被捕入狱,艰难陷境,毅然越狱。

手握血盟,暗自感叹你我过往,

恍如隔世如今大不相同。

针锋相对,恍然间思绪翻涌。

望你双眸如旧,神色几分冰冻,谁知我心惶恐。


也许我应该心中暗喜,毕竟我是如此思念你。

但我不愿与你为敌,或伤你性命。

可我只能假笑扮从容,藏起心中那一份愁苦。

假意不念昔日情分,举魔杖相对,光锋相交汇。


高塔外,黑夜遮盖星空又是一年过。

夏日来,物是人非当年人不在身边。

回顾往昔,我的此生回忆竟都与你有关。

财富名利,不如有你。


若你人生早已抹除我,能否将一切都告知我,

为何你从不踏入高塔,留一人孤苦。

想起曾许下誓言种种,竟然无一例外都成空。

相比这些又何惧关押,不相见而已。

又不会痛。


不如将往事深埋心中,以心头为碑,以眼泪为冢。

此生若是错在相逢求一个善终。


你就像是我此生的罪孽,注定这一生无法救赎。

想起那年天真笑容,

就像不过是我所做一场白日梦,

梦醒后惊觉自始至终,那不过是梦

哈珥西门口

[2020.01.22][UNNATURAL][lemon][米津玄师]少年不愁

大概可以算是写给CP们。

倒是没具体想哪对。


原曲试听


836. 少年不愁 2020.01.22

曲:米津玄师《lemon》UNNATURAL
重填词:Vagary

愿所有人,相遇是少年,因此永是少年。
——题记

让爱袖着手 梦别着头 无视从前所有
反正这 整个世界 都是一样难辞其咎
追着灯光走 躲着自由 滚着欲望雪球
崩塌后 是否有气力浇灌 风干的春秋

当秋月春风 冬梅夏柳 仍在眉眼逗留
当微笑 以及泪水 尚未发酵不被解构
当欢呼升起 喝彩如酒 一杯见...

大概可以算是写给CP们。

倒是没具体想哪对。


原曲试听


836. 少年不愁 2020.01.22

曲:米津玄师《lemon》UNNATURAL
重填词:Vagary

愿所有人,相遇是少年,因此永是少年。
——题记

让爱袖着手 梦别着头 无视从前所有
反正这 整个世界 都是一样难辞其咎
追着灯光走 躲着自由 滚着欲望雪球
崩塌后 是否有气力浇灌 风干的春秋

当秋月春风 冬梅夏柳 仍在眉眼逗留
当微笑 以及泪水 尚未发酵不被解构
当欢呼升起 喝彩如酒 一杯见血封喉
当流言 只剩下两个方向 爱人或朋友

*我亲手 拈岁月的阄
抽中了 与你的邂逅
却从起点就把笑容 一寸寸磨旧

从第一天只曾碰过衣袖
到把足音听熟不必抬头
歌舞升平之下的幻境 长不敢长 久却无限久
是这不必躲的恢弘镜头
容得自然而然牵起手
假假真真留给万人去猜 而你我在偷
偷来梦中命中温柔一线 美丽与哀愁*

Music.

少年要什么 要花与果 忘记冰霜与蛇
要快乐 也要撕扯 燃求全责备的烟火
最易相爱的 年纪最易 自以为是沉默
仿佛对 全世界掩耳盗铃 就湮没脆弱

你尝过 我失控的泪
我画过 你晕妆的眉
二十年后游过灯海 仍此刻最美

也许我们只配 素昧平生
人潮之中装点 过眼风景
酝酿斗胆提起勇气前 擦肩而过 是地铁风声
他们说成长注定不尽兴
聪明的人先放手先赢
只有孩子才会边做游戏 边动心和情
真真假假最后只剩侥幸 剩不下光明

我们都不曾放走
彼此心头的野兽
我们也没能把守
青春妖艳的罪囚

我们拼死地引诱
或许也抵死成仇
未放手 未必不对手
众目睽睽陌路同谋

Reprise*
那年那月我也曾经因你 而恃宠生忧

cu

【填词】为医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

 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 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

——医学生誓言


我写不出仁医千万分之一的好。


原曲:《那谁》

原唱:苏永康


忠于人民恪守医德

目光坚毅字句亦虔诚

誓为玄黎于永夜挑灯

暴雪中血肉支撑

身前死神镰刀逼脖颈

身后恶鬼蜚语万槊千刃

那白衣胜雪是天使降尘

谁...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

 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 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

——医学生誓言


我写不出仁医千万分之一的好。


原曲:《那谁》

原唱:苏永康


忠于人民恪守医德

目光坚毅字句亦虔诚

誓为玄黎于永夜挑灯

暴雪中血肉支撑

身前死神镰刀逼脖颈

身后恶鬼蜚语万槊千刃

那白衣胜雪是天使降尘

谁料猩红污身雪翼殒沉


他执刀为换取千万人明亮

恶魔提屠刀摧他未来明朗

为何仁医他如此心肠

却仍有恶魔将毒爪伸向

那纯洁坚守半生信仰

念救死扶伤

再忆起誓那刻沸血激昂

未忘医者初心却只得满眼绝望


鲜血淋漓浇灭热忱

几多韶华一瞬恶火焚

他们熬过试炼多坚韧

抗不过刀戟冰冷

他们妙手回春心善仁

临深渊不惧足下钢丝悬

可深渊恶狼蛇蝎心可恨

利齿断喉不见萧萧白骨森


她寅夜未眠替谁争取希望

恶畜却狂吠着咬断她希望

多少人想她音容笑貌

家人千里迢迢赴团圆难闻回响

她庄重踏入神圣医学殿堂

也知将与死神抵死顽抗

她在黑夜荷重前行身死魂未亡


他们也只是尘寰凡人

也想在除夕深夜能拥抱家人

可为医心仁

可心怀世人

以性命担承


白衣上鲜血未凉又赴战场

龙钟之躯出山复立于风霜

躯体作砖瓦以筑城墙

不辞艰辛奋斗终生为黎民遮挡

雪虐风饕拆骨沥血灼焰高

说为医战死沙场又何妨

死生置之度外前仆后继不忘

悬壶济世火种点燃黎明前希望

所以恳请上苍让他们余生安康


=

一点小声bb。

昨天晚上看见陶勇医生的事情,像是被电触了,我不是喜欢哭的人,那一下眼泪止都止不住,比以前自己遇到什么事哭得还狠。两个月前杨文医生才遭遇不测啊。

今天看到陶勇医生醒了的消息,一下眼泪又出来了。

每每看到这种事情,就想起我儿时说自己想做医生时,我的父母说不知道该不该支持我,而我的父亲是医学院的老师,母亲是护士。杨文医生出事的时候,有人说“不怕在黑夜里前行,只怕心里没有光。”

可是在这样的情况下,陶勇医生刚倒下,他的同事就立马接岗说自己能帮忙看的都尽力帮他们看;如今新型肺炎出现,15名医务人员被感染,钟南山先生83岁高龄奔赴武汉。

一位90多岁的医生说:“作为医学的战士,死在战场上是死得其所。”

发生这样的事情,仍然有大批大批的医生,奉献他们的青春和生命,哪怕医闹事件这么多年都没有解决,他们还是坚守信仰。

当然,辞职的离开的医生也都该被理解,他们的选择也都值得尊重。

白衣天使也是凡人,他们也是他们父母的孩子,他们孩子的父母,他们爱人的心上人。

不敢说所有医生都是好医生,事物都有两面性,只希望善有善报,他们值得。

啥也不会写的典衣沽酒每天都想删文
旧词重发。是在不下雪的南方对于...

旧词重发。是在不下雪的南方对于一场雪的臆想。

(啊我一想到那么多存词要全部用一言重新弄我的内心是绝望的)

旧词重发。是在不下雪的南方对于一场雪的臆想。

(啊我一想到那么多存词要全部用一言重新弄我的内心是绝望的)

温朝朝.
“天地化舟,生死坐两头, 星河...

“天地化舟,生死坐两头,

星河浩阔,任我随意去留。”


大概是很早之前写的了…?

自己还挺满意的23333

em因为我其实不喜欢全押一个韵

也算是比较青涩的作品吧 所以有些地方稍微有点生硬OTZ


——乘天地之孤舟,度江河日月为春秋。


“天地化舟,生死坐两头,

星河浩阔,任我随意去留。”


大概是很早之前写的了…?

自己还挺满意的23333

em因为我其实不喜欢全押一个韵

也算是比较青涩的作品吧 所以有些地方稍微有点生硬OTZ


——乘天地之孤舟,度江河日月为春秋。


莫小幻(中考长弧)
也是以前填的了,说起来这首还是...

也是以前填的了,说起来这首还是我第一个作品,因为是日语歌反反复复听了大概七十遍(不要问我怎么知道自己听了几遍,因为软件有统计每周听歌次数hhh)

第一段那个“两年”,实际应该是四年?当时填的时候搞错了,但是一直没改(因为感觉四年不如两年好听?)

我寻思着快过年了我不好什么都不更

(真的有在码字)

明天再发一篇最近新填的√

然后康康透支肝来篇新年贺文?

也是以前填的了,说起来这首还是我第一个作品,因为是日语歌反反复复听了大概七十遍(不要问我怎么知道自己听了几遍,因为软件有统计每周听歌次数hhh)

第一段那个“两年”,实际应该是四年?当时填的时候搞错了,但是一直没改(因为感觉四年不如两年好听?)

我寻思着快过年了我不好什么都不更

(真的有在码字)

明天再发一篇最近新填的√

然后康康透支肝来篇新年贺文?

啥也不会写的典衣沽酒每天都想删文

淡黄柳(伤春?我在写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

留春何计,费尽莺与燕。

池上梁间闲啼遍。

乱红故故不语,

直向墙下裙中转。

忍相看。

谁家傍街楼,玉笛声、风吹散。

旧年景,新愁如何换。

唯有明月,淡收晚烟,栖上阑干东畔。


——————


实打实的反季节产品。

我还是好菜。

留春何计,费尽莺与燕。

池上梁间闲啼遍。

乱红故故不语,

直向墙下裙中转。

忍相看。

谁家傍街楼,玉笛声、风吹散。

旧年景,新愁如何换。

唯有明月,淡收晚烟,栖上阑干东畔。



——————



实打实的反季节产品。

我还是好菜。

Marionette

《曾经我也想一了百了》填词 中岛美嘉 2017年冬11月稿

原曲: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翱翔在无垠汪洋之上的海鸥

总是在别人的故事里那么自由

翘望着冬天以后 逐渐漫长的春秋

那扇窗便是咫尺的尽头


假如人生在岁月的溪中漂流

能否将所有悲伤与遗憾都回收

那些珍贵的曾经 被世事腐蚀生锈

就算遍体鳞伤也无法挽留


街边昏暗的灯光 将今夜衬得愈发冗长

不知前方有谁在等候

却辗转到必须放手的路口

尽全力想扭转时间的沙漏

已酿成的却无法读档重头

不再奢求 或许能够 

可是我


曾经我也追逐过每天的日落

可心却提前蒙上了灰白的颜色

随着消逝的光辉 被海水渐渐吞...

原曲:僕が死のうと思ったのは


翱翔在无垠汪洋之上的海鸥

总是在别人的故事里那么自由

翘望着冬天以后 逐渐漫长的春秋

那扇窗便是咫尺的尽头


假如人生在岁月的溪中漂流

能否将所有悲伤与遗憾都回收

那些珍贵的曾经 被世事腐蚀生锈

就算遍体鳞伤也无法挽留


街边昏暗的灯光 将今夜衬得愈发冗长

不知前方有谁在等候

却辗转到必须放手的路口

尽全力想扭转时间的沙漏

已酿成的却无法读档重头

不再奢求 或许能够 

可是我


曾经我也追逐过每天的日落

可心却提前蒙上了灰白的颜色

随着消逝的光辉 被海水渐渐吞没

是否就能逃脱束缚内心的枷锁


假如生命中美好都不曾拥有

便不会对光明如此渴求

意识到人心远走 等不及风雨之后

还要微笑着装作不在意伤口


我也曾得到过片刻天长地久

少年凝视着我的清澈眼眸

似是星辰大海中 缓缓流淌过温柔

在那之后却只剩无尽的丑陋


鸣笛声在耳边喧嚣

离消失似乎只一步之遥

把留恋珍藏在袖口

也祈祷下一世别再被它左右

想为失望与痛苦找寻借口

始终想不出坚持下去的理由

抛开所有 勇敢以后

就能够


曾经我也追逐过每天的日落

可心却提前蒙上了灰白的颜色

随着消逝的光辉 被海水渐渐吞没

是否就能逃脱束缚内心的枷锁


原本想将生命了结在这一刻

因为付出全部才看清不值得

命运玩笑般折磨 还如此认真地活

却始终迎不到明天的朝气蓬勃


也曾将生命流逝那刻当解脱

因为在错的时间想做出对的选择

总是索取着快乐 还不满世间冷漠

却没勇气转身面对一场小风波


人生得意有几何 时至今日才懂得

才期盼未来有幸遇见另一种如果

鸭娘
昨天看到朝阳医院的新闻,一夜无...

昨天看到朝阳医院的新闻,一夜无好眠,看着陶勇医生的照片哭了很久。


刀是用来救人的,不是用来杀人的。

医院是用来治病的,不是用来行凶的。

太难过了。


昨天看到朝阳医院的新闻,一夜无好眠,看着陶勇医生的照片哭了很久。


刀是用来救人的,不是用来杀人的。

医院是用来治病的,不是用来行凶的。

太难过了。


啥也不会写的典衣沽酒每天都想删文
旧词重发。 一言的排版真是太好...

旧词重发。

一言的排版真是太好看辽。

就是我写得太菜了(这个韵太难辽)

旧词重发。

一言的排版真是太好看辽。

就是我写得太菜了(这个韵太难辽)

茉秋昀

放弃啦,不干啦

*玩家性格带入

*就是一沙雕填词,写写我玩第五的日常(主要是

佣兵),对我就是这么菜x


原曲:《放弃啦,不干啦》

填词:茉秋昀


放弃啦 不干啦


玩个游戏要累死啦


尼玛费尽心思


跑遍全图到底为个啥


过半啦 秒救啦


网络卡死没办法


恐惧震慑队友争相救人只有修机呀


一开局队友马上就秒倒啦


救下来居然发现他在挂机


眼看着又被放上狂欢椅


想逃 护腕卡原地


我记得这是一个


恐怖游戏


看着监管快乐拥抱


真懵逼


还以为可以安详去修机


尼玛这是一个假佛系...


*玩家性格带入

*就是一沙雕填词,写写我玩第五的日常(主要是

佣兵),对我就是这么菜x



原曲:《放弃啦,不干啦》

填词:茉秋昀



放弃啦 不干啦


玩个游戏要累死啦


尼玛费尽心思


跑遍全图到底为个啥


过半啦 秒救啦


网络卡死没办法


恐惧震慑队友争相救人只有修机呀


一开局队友马上就秒倒啦


救下来居然发现他在挂机


眼看着又被放上狂欢椅


想逃 护腕卡原地


我记得这是一个


恐怖游戏


看着监管快乐拥抱


真懵逼


还以为可以安详去修机


尼玛这是一个假佛系


真是生气


想给队友扛刀


队友骚走位去撞刀


赛后你们又口吐芬芳


说我不扛刀


骂完秒退顺手举报


你们真要脸


队友都是些专业演员


跟你什么怨


互演千百遍


放弃啦 不干啦


我又忘关护腕啦


弹来弹去飞到监管面前


试图装可怜


门皇啊 真可怕


您就死在门口啦


在死亡边缘快乐蹦迪


不愧是你啊


放弃啦 不干啦


排位星星又掉啦


垃圾判定真是


非常讨厌


玩不下去啦


不氪啦 不肝啦


第五只有蓝光啊


自闭去啦

yosklex_鹤星影箫

脱狱 中文填词

(neru今天依然没有投稿!)


灰暗的虚拟澄清着监禁天空

链锁杀戮印刻起的城市暗涌

探寻的解答已枯败  

于明日的妄想

重新架立隐匿于心铁屑罗网

该去认可失去了情感的期待 

蜉蝣之羽 染红了焦距

憧憬明澈心底 人云亦云则已 

急促枪音再无法止息

上升之中的风景 向前走去的你相信

的奇迹

划开明日的迷茫 从未名城市启航

就算借走一生的疯狂

叛逆着直到硝烟鸣起绝望

远去的不冻港

封锁起风声奔忙

以呼吸之名流淌 新苍穹的展望


(先挖个坑啥时候回来填

(neru今天依然没有投稿!)


灰暗的虚拟澄清着监禁天空

链锁杀戮印刻起的城市暗涌

探寻的解答已枯败  

于明日的妄想

重新架立隐匿于心铁屑罗网

该去认可失去了情感的期待 

蜉蝣之羽 染红了焦距

憧憬明澈心底 人云亦云则已 

急促枪音再无法止息

上升之中的风景 向前走去的你相信

的奇迹

划开明日的迷茫 从未名城市启航

就算借走一生的疯狂

叛逆着直到硝烟鸣起绝望

远去的不冻港

封锁起风声奔忙

以呼吸之名流淌 新苍穹的展望



(先挖个坑啥时候回来填

左颐

不要相信歌词,他们为了押韵什么都干得出来

【】     语言

字         歌词

一个字       被划掉的句子(动作)

主要描写第一章小克初次登场的画面

我要炸了,有些很顺的地方视频里颇有卡顿所以我不得不尬接

原视频在油管,这边为了方便放B站的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6907446?p=1

————————基本可以照着原曲哼————————

有个茫然...

【】     语言

字         歌词

一个字       被划掉的句子(动作)

主要描写第一章小克初次登场的画面

我要炸了,有些很顺的地方视频里颇有卡顿所以我不得不尬接

原视频在油管,这边为了方便放B站的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16907446?p=1

————————基本可以照着原曲哼————————

有个茫然的男孩  他看着陌生的桌台

于是观察着周围  桌台上书页在翻飞

桌台上书页在翻飞

【原著不是书页先出场……】

【围……ei……黑?】

有个茫然的男孩  他看着陌生的桌台

于是观察着周围  瞳孔中是那样的黑

瞳孔中是那样的黑

【不行,太普通了】

有个茫然的男孩  他看着陌生的桌台

于是观察着周围  眼眶迎着寒风落泪

眼眶迎着寒风落泪

【啥玩意】

有个茫然的男孩  他看着陌生的桌台

于是观察着周围  忽听楼下狗在狂吠

忽听楼下狗在狂吠

【奇怪的脑洞】

有个茫然的男孩  他看着陌生的桌台

于是观察着周围  发现脑壳里快报废

发现脑壳里快报废

【这讲的是我自己吧】

有个茫然的男孩  他看着陌生的桌台

于是观察着周围  对着那书说了声呸

对着那书说了声呸

【天哪我都在想啥……有了!】

有个茫然的男孩  他看着陌生的桌台

于是观察着周围  视线蒙上月亮的绯

他明明上一秒还在那拜天尊  转眼间就头昏

然后明白这是穿越

然后明白这是穿越

【不行他还没有照镜子……笔记没有排面】

有个茫然的男孩  他看着陌生的桌台

于是观察着周围  视线蒙上月亮的绯

他明明上一秒还在那拜天尊  转眼间就头昏

然后他一照镜子发现这竟然是穿越

呆坐桌前开始回忆 原来他叫莫雷蒂

天呐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是我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

天呐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是我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  **

【不行,太出戏了】

呆坐桌前开始回忆 原来他叫莫雷蒂

定睛仔细一看笔记上血字   这我要写个啥子

这我要写个啥子

【这我要写个啥子玩意哦】

定睛仔细一看笔记上血字   狒狒才没有脑子

狒狒才没有脑子

呆坐桌前开始回忆 原来他叫莫雷蒂

天呐这都是些什么事啊 是我睁眼的方式不对?

定睛仔细一看笔记上血字   所有人都会死

他赶忙检查自己是否受了什么伤

然后目睹脑袋被枪子开了一个洞

灰白脑浆蠢蠢欲动  绯红月光蔓延惊恐

愚者的传奇拉开帷幕

————————

我编不下去了,原视频酒吧艳遇那段过于HIGH森以至于我真的想不出什么句子来了

这只卷毛狒狒没得脑子

不想更文的产物,别名不务正业系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