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填词

45.8万浏览    20777参与
云卧衣

卫兰宫个人角色曲/宫车过往

原曲:心做


说平生,三十光阴辗转南北常作客

仍会在,夜里梦里听见草原上的歌

从故乡到下一个远方又是否

依然漂泊,谁可以回答我


生来是,天地孑然怅望边关月色薄

温热的,只有掌心遗落下红珠一颗

在我之前吻过的是怎样面容

无从记得,家山依旧萧索


山那边,红衣红马少年痴痴数过

每一处,都比脚下明亮

的灯火


去漂泊,去挣脱

当你把掌心红珠攥热

又把它别在,耳垂与心窝

好不容易摸到的光


都紧握,不挣脱

当血从漆黑刀尖跌落

烛火燃尽了,你别无选择

就把自己当成星座,高举着


——


腰间刀,还未系稳已要共我斩风波

长跋涉,草木雾气与南方...


原曲:心做


说平生,三十光阴辗转南北常作客

仍会在,夜里梦里听见草原上的歌

从故乡到下一个远方又是否

依然漂泊,谁可以回答我


生来是,天地孑然怅望边关月色薄

温热的,只有掌心遗落下红珠一颗

在我之前吻过的是怎样面容

无从记得,家山依旧萧索


山那边,红衣红马少年痴痴数过

每一处,都比脚下明亮

的灯火


去漂泊,去挣脱

当你把掌心红珠攥热

又把它别在,耳垂与心窝

好不容易摸到的光


都紧握,不挣脱

当血从漆黑刀尖跌落

烛火燃尽了,你别无选择

就把自己当成星座,高举着


——


腰间刀,还未系稳已要共我斩风波

长跋涉,草木雾气与南方迢迢的河

初次死而寻生那年还很孱弱

他们后来,却只记得巍峨


谁见过,累累骨血曾破碎又干涸

谁负责,把伤口们包裹

谁在侧


听你说,要让这

天下也倾耳恭听高歌

无疑是你的,寂寞或洒脱

从未妄想衣冠满座


风起落,声顿挫

人群中有千万遍相和

你常梦见的,草原的名字

却有谁能,告诉你啊


轻哼着,渐弱了

当无名谣曲被风震落

坍塌的楼阁,四起的大火

到底是哪步走错了


有资格,揣测吗

蝴蝶毕生为什么执着

栀子花拾起,珊瑚珠滚落

替他回家看明年春天颜色


杜栗娘

【墨清弦520生贺原创曲】最遥远的靠近【踏云社】

链接点我 

作曲/编曲/吉他: 月犬P 

Bass:Shen建升 

和声编写:kevinz 

混音母带:Lure Rabbit 

作词:苏栗无 

调教:哈士奇p 

曲绘:nuEZ 

PV:摸瞎小天使 

协助:影随龙风 出品:踏云社


明明是最遥远 的距离

明明在闪烁 穷我双眼都猜不透阴晴

明明在捉摸不定 运行轨迹

环绕一颗心 触手可及 遥不可及


最岑寂 像是悄无声息

却愿为我得失的......

链接点我 

作曲/编曲/吉他: 月犬P 

Bass:Shen建升 

和声编写:kevinz 

混音母带:Lure Rabbit 

作词:苏栗无 

调教:哈士奇p 

曲绘:nuEZ 

PV:摸瞎小天使 

协助:影随龙风 出品:踏云社


明明是最遥远 的距离

明明在闪烁 穷我双眼都猜不透阴晴

明明在捉摸不定 运行轨迹

环绕一颗心 触手可及 遥不可及


最岑寂 像是悄无声息

却愿为我得失的心情 律动指引

纵身织造梦境 栖身于共鸣

俯身凝视生灵的 痕迹


追逐弥散大气 等待融入呼吸

迷失星云 撞见星座谜题 无法前进

无法跨越生命 光以年计旅行

却能听见你 为我落泪那一滴


明明是最温柔 的靠近

明明在呼应 人间灯火天上明灭不定

明明是永恒别名 不曾别离

点燃一颗心 遥不可及 触手可及


最贴心 浑然一片天地

怀中诞生迸发的星耀 希望之名

呼唤着我姓名 在我坐标系

再将躁动的迷茫 抱紧


停留时空如昔 踟蹰相遇伴行

拨开谜底 低声哼唱游吟 来自穹顶 

去人间的风景 让悲喜在交映

胸腔雀跃你 不曾衰退的潮汐


放心意在寰宇 愿无穷能传递

无法触及 却从未断音讯 从未失去

要如何来写这 最遥远的靠近

我不懂奥秘 却懂赴你的约定

一生一代一双人。

轻言

我从不愿悲伤在你脸上浮现

只每天含情脉脉望向你的脸

你我的灵魂时刻面临着考验

漫漫时光里将彼此拥入臂弯


爱你的心似火我却无法坦然

穷尽目光寻找与你的交叉线

在每个想你的夜晚辗转难眠

盼望得到你的允诺抚我心安


无能为力的焦急施予我制限

心中躁动无不浮现在我眼前

怯懦的言语淹溺于婆娑泪眼

你是我所有敏感心思的根源


我将爱你的日期拉长至永远

却不知是何令你我举步维艰

不由自主地耗尽所有的时间

再纵身跃入插翅难飞的泥潭


幻灭的过往如同悲伤的影片

孤独的未来只剩美好的夙愿

如果我不能再浸润你的心田

就让我沉默着与你渐行渐远


若我在乌托邦的梦与你......

我从不愿悲伤在你脸上浮现

只每天含情脉脉望向你的脸

你我的灵魂时刻面临着考验

漫漫时光里将彼此拥入臂弯


爱你的心似火我却无法坦然

穷尽目光寻找与你的交叉线

在每个想你的夜晚辗转难眠

盼望得到你的允诺抚我心安


无能为力的焦急施予我制限

心中躁动无不浮现在我眼前

怯懦的言语淹溺于婆娑泪眼

你是我所有敏感心思的根源


我将爱你的日期拉长至永远

却不知是何令你我举步维艰

不由自主地耗尽所有的时间

再纵身跃入插翅难飞的泥潭


幻灭的过往如同悲伤的影片

孤独的未来只剩美好的夙愿

如果我不能再浸润你的心田

就让我沉默着与你渐行渐远


若我在乌托邦的梦与你相见

你可否看到我的苦楚与辛酸

若有朝一日你明白我的奉献

你也算吟咏过这凄美的诗篇


思南 壬寅年乙巳月癸酉日作于海淀

iuhg_斯夏

【夏五同人Echo填词】夏日回响

填词的歌词,echo的调。
有想尝试的妈咪爹咪请速速赶来
※夏五※
断句参考是文野的全员手书Echo,b站可看


妄想离脱囚牢与迷惘间挣扎
起舞中相杂
失言啦
谢幕的期望
散场后笑样
黄昏中有无限回想
失去欢笑
拥抱寂寥
躯壳存谁
苦夏了
伪装智理
偷窃爱意
无法蒙骗自己
寻找五常之规揽着肩不分开
谎言下包裹曾经伤害怀恨寻未来
放还中注定灵魂同问归期
青春三年里倾注欢乐残留着绊羁
吝啬淹没慷慨
存在谋划离开
蜻蜓断头间
指缝湿润快感

Echo

谁固执的追寻无望回头少年郎
谁抛弃了恐惧露出污浊的表象
谁放还了青春身披放纵的伪装
谁快步向前逃披散长发断昔殇
谁丢失了挚友爱人离去在耳边
谁驱逐着凡尘低喃叹息新宿前
谁模糊了视线秒回昔日言语先
谁斩断了希......

填词的歌词,echo的调。
有想尝试的妈咪爹咪请速速赶来
※夏五※
断句参考是文野的全员手书Echo,b站可看


妄想离脱囚牢与迷惘间挣扎
起舞中相杂
失言啦
谢幕的期望
散场后笑样
黄昏中有无限回想
失去欢笑
拥抱寂寥
躯壳存谁
苦夏了
伪装智理
偷窃爱意
无法蒙骗自己
寻找五常之规揽着肩不分开
谎言下包裹曾经伤害怀恨寻未来
放还中注定灵魂同问归期
青春三年里倾注欢乐残留着绊羁
吝啬淹没慷慨
存在谋划离开
蜻蜓断头间
指缝湿润快感

Echo

谁固执的追寻无望回头少年郎
谁抛弃了恐惧露出污浊的表象
谁放还了青春身披放纵的伪装
谁快步向前逃披散长发断昔殇
谁丢失了挚友爱人离去在耳边
谁驱逐着凡尘低喃叹息新宿前
谁模糊了视线秒回昔日言语先
谁斩断了希冀淡漠善恶彼岸莲
谁勉强的欢笑欲望嚣张疑归年
谁登临高山巅窃伺百鬼黑暗间

战线轮转不休破碎昔日规则
涩谷狂啸扭曲面孔大义争起落
纵然背负着信念燃过歧途
疯狂舞动消匿日光再不见黎空
正伦中弃过往狭路相逢你我
议论翻涌妄自绽放心中的景色
混沌忌日梁化雨云争凡响
梦中惊醒往日蹭欢笑尖唳无可较
存一树荞叶果
深嵘了古街荷
祭典青稞前
你笑意炎炎
略过分歧离合
反论击碎恣乐
心绪渐日远
我还未自梦醒来

【end】

十榛鱼

青梅

葡萄的汁水 溅落睫尾 未繁衍出更多眼泪

推搡着后背 脱逃布阵 险走西门

打虎的天真 情爱的愚钝 撇去浮沫的吻

路过的人 若如青梅 可温酒一论


错位的花蕊 房间的门 锁屏的指纹

颈上红痕 实用主义 最毫无疑问

再多议论 流舆纷纷 云精彩绝伦

都不及猝不及防的雨更令人断魂


单纯的歌在单纯的年代欢迎旅人

闯入桃源的幸运 绝迹于再寻

宁愿沉沦 浴火的矛盾

他不要忘却 暧昧被青春 青梅与谁困......


葡萄的汁水 溅落睫尾 未繁衍出更多眼泪

推搡着后背 脱逃布阵 险走西门

打虎的天真 情爱的愚钝 撇去浮沫的吻

路过的人 若如青梅 可温酒一论


错位的花蕊 房间的门 锁屏的指纹

颈上红痕 实用主义 最毫无疑问

再多议论 流舆纷纷 云精彩绝伦

都不及猝不及防的雨更令人断魂


单纯的歌在单纯的年代欢迎旅人

闯入桃源的幸运 绝迹于再寻

宁愿沉沦 浴火的矛盾

他不要忘却 暧昧被青春 青梅与谁困


疯长的菌丝 爱的唇路 腐烂从眉心到时针

白驹驮灰尘 沙漠渐美 骆驼情人

我拘谨放飞 摆弄好缘分 成全不满的坟

蜂蜜果酒 种子化肥 添蛀空的碑


无字的下文 过长的盹 动听的蠢笨

无人恶棍 实用主义 最毫无疑问

再多议论 流舆纷纷 云精彩绝伦

都不及猝不及防的雨更令人断魂


单纯的歌在单纯的年代欢迎旅人

闯入桃源的幸运 绝迹于再寻

宁愿沉沦 浴火的矛盾

他不要忘却 暧昧被青春 青梅与谁困


十榛鱼

默读

一个清晨我看见玫瑰干枯 

我会落泪试图融化它的淤青

世上的痛那么多种 

巧遇相同 却无法感同


我常常环顾四周 竖耳 听

哪个方向子弹穿行  让你义无反顾 

留我蹲在安全的荒丘 蜷成孤独的三角形


原来花火不止升起在天空

当炽热灼焦皮肤 像流星的倒流

我才知那样的引诱  不是神话中降罪的蛇影

就偷偷 爱的盗贼不需要先知的预言哽喉

*

眼瞳胶体和火网谁更牢固

如果我是被打造地断臂古铜

会不会也荣获孤勇

身陷火红 敢无畏丧生...

一个清晨我看见玫瑰干枯 

我会落泪试图融化它的淤青

世上的痛那么多种 

巧遇相同 却无法感同


我常常环顾四周 竖耳 听

哪个方向子弹穿行  让你义无反顾 

留我蹲在安全的荒丘 蜷成孤独的三角形


原来花火不止升起在天空

当炽热灼焦皮肤 像流星的倒流

我才知那样的引诱  不是神话中降罪的蛇影

就偷偷 爱的盗贼不需要先知的预言哽喉

*

眼瞳胶体和火网谁更牢固

如果我是被打造地断臂古铜

会不会也荣获孤勇

身陷火红 敢无畏丧生


我像被阴雨绑架的天晴

羞于承认汩血伤口 不许大声朗读

也许只有拔光那暗影 才能获得爱的轻盈


可是花火不止升起在天空

当炽热灼焦皮肤 像流星的倒流

我早知那样的引诱  翩如神话中降罪的蛇影

就偷偷 爱的盗贼不需要先知的预言哽喉


D

为什么同样是被赋予的剧情

每个人角色却不能平等

就暂时遗忘那个命运制定的时空

我们举杯饮酒

听琴声诅咒 为它磕碰的回声 更从容


或许尚有个小时候 可以容我们摆弄望远镜

看远方的天空 恍如梦境

或许还有一种可能 我的双手附上你的眸

不是以玩笑做理由


十榛鱼

旅客

语言太单薄 转了很多圈也没有搅出漩涡

能把握的只有 脆弱 

看向的地方总是充斥犬马声色

有时我也会妥协 在美丽世界里谁能推开诱惑

怀疑 那些沉默 那些 正语反说 虚伪到何时覆没


走在队尾 看最大的日落

所有叹息 沿路一一再领略

此时你是我 我是一种忧愁的复刻

耳机播放同一首歌 流泪的方式 同一个

用旧的光涂抹 阴潮  月色 


是旅客 环游的最大世界 雨滂沱

光明的 是......

语言太单薄 转了很多圈也没有搅出漩涡

能把握的只有 脆弱 

看向的地方总是充斥犬马声色

有时我也会妥协 在美丽世界里谁能推开诱惑

怀疑 那些沉默 那些 正语反说 虚伪到何时覆没


走在队尾 看最大的日落

所有叹息 沿路一一再领略

此时你是我 我是一种忧愁的复刻

耳机播放同一首歌 流泪的方式 同一个

用旧的光涂抹 阴潮  月色 


是旅客 环游的最大世界 雨滂沱

光明的 是你的故事投向我

让我的发丝覆上轻如蝉翼的金色

瞳中映出 幻灭后 俯冲的星霁银河


*


表达易出错 解码后的疑惑反而令人寂寞

光盘静静旋转 顺播

一段后知后觉失神的时间起落

有时我也会堕落 撞入沃野以愚蠢的方式掌舵

风吹 麦浪熠朔 一阵 眩目辉泽 倒向迷途中无措


远去探陌 轻摇花的枝节

向日骨朵 含蕴最温煦柔和

此时你是我 我是投敌淤青的眼窝

痛就泪落笑就鲜活 唇峰的弧线 抑扬顿挫

睡到春天老去 夏日 澄澈


做旅客 环游的最大世界 是渊博

丰硕的 是你的故事投向我

让我的发丝覆上轻如蝉翼的金色

瞳中映出 幻灭后 俯冲的星霁银河

在和掌管摩拉的神明谈恋爱

透一点之前约的填词,原曲《惊鹊》

透一点之前约的填词,原曲《惊鹊》

Else where_安之

如你所愿

如你所愿

**《北极的企鹅》 重新填词


作曲:韦礼安

原填词:陈忆中

原唱:徐子未


重新填词:安之(本人)


成都那一晚的灯光

灿烂正如我想象

我们站在舞台中央

不看彼此的方向

曾干杯祝福 你得偿所想

同行一段 仅此而已


若要说约定有何意义

是完成后即刻便抽离

不过当时话语 句句真心 也曾竭尽全力

见证你我并肩的繁星

早已习惯安静

靠近是巧合远离才算是 注定


终于站在舞台中央

不看彼此的方向

曾干杯祝福 你得偿所想

同行一段 仅此而已


若要说约定有何...

如你所愿

**《北极的企鹅》 重新填词


作曲:韦礼安

原填词:陈忆中

原唱:徐子未


重新填词:安之(本人)


成都那一晚的灯光

灿烂正如我想象

我们站在舞台中央

不看彼此的方向

曾干杯祝福 你得偿所想

同行一段 仅此而已


若要说约定有何意义

是完成后即刻便抽离

不过当时话语 句句真心 也曾竭尽全力

见证你我并肩的繁星

早已习惯安静

靠近是巧合远离才算是 注定


终于站在舞台中央

不看彼此的方向

曾干杯祝福 你得偿所想

同行一段 仅此而已


若要说约定有何意义

是完成后即刻便抽离

不过当时话语 句句真心 也曾竭尽全力

见证你我同行的山樱

随后各自飘零

靠近是巧合远离才算是 

注定 注定 注定


若要说约定有何意义

是完成后即刻便抽离

从今后各自奔赴山河万里 无人在原地

早就看到结局 但我从未有所保留

也不曾 奢求

青山外 水自流 不回头 向前走



相关说明:

        2021年8月第一次听到《北极的企鹅》这首歌,就有重新填词的冲动。本人充分尊重陈忆中老师的词作者地位,尽管自己全无相关专业素养,还是很想尝试填词,2021年9-10月回看青春有你3时获得了灵感,用一些节目片段、一些CP向剪辑加上自己的想象串联成了一个故事,跟原曲MV的情感基调不同。也可以笼统地看作萍水相逢的两个人在面对巨大考验时立下约定,相互帮助、相互扶持,达成目标之后分道扬镳的故事。我不认为自己了解赛时、赛后选手的完整经历与心理活动,大部分内容来源于想象,所以没有责怪任何一方的意思,只是表达作为看客的一点遗憾。

        我不能算作严格意义上的十周CP粉,只是冒昧充当一下产出,感谢十周以及徐子未给我的灵感。本篇歌词的初稿于2021年12月1日完成并由我本人上传到十周CP超话(原名《如你所愿如我所想》)此版本在20211201版的基础上稍有改动,首发于b站同名账号的专栏,想着在老福特这边也发一下。

        祝十周以及《北极的企鹅》主创团队一切顺利,平安健康,心想事成。感谢每一位看到这里的朋友,并祝大家健康快乐,幸福平安。



归寒先生
一小时速摸了一首富士山下的填词...

一小时速摸了一首富士山下的填词……因为很一气呵成就没打磨声调,粤语唱起来有些怪

一小时速摸了一首富士山下的填词……因为很一气呵成就没打磨声调,粤语唱起来有些怪

厄到已经无法笙存了

特别的粮

虚拟歌姬填了几首歌,感兴趣的留下你的QQ!

——————————————————————

歌单:

美英水星记

苏德起风了

苏德错位时空

苏德飞鸟和蝉


呐,祝大家520快乐

虚拟歌姬填了几首歌,感兴趣的留下你的QQ!

——————————————————————

歌单:

美英水星记

苏德起风了

苏德错位时空

苏德飞鸟和蝉


呐,祝大家520快乐

小轻在努力写文
《临江仙·闲云》...

《临江仙·闲云》

月冷白衣玉鸾空,袖扬剑指划风,烟华连霄浪千重。回首前尘事,尽没流岚中。

抬眸非旧时春秋,明谋暗流交涌。残局身退复入笼。料峭雨歇后,殊问与谁同。


——记《闲云涉雪》主角杭初霏

《临江仙·闲云》

月冷白衣玉鸾空,袖扬剑指划风,烟华连霄浪千重。回首前尘事,尽没流岚中。

抬眸非旧时春秋,明谋暗流交涌。残局身退复入笼。料峭雨歇后,殊问与谁同。


——记《闲云涉雪》主角杭初霏

百里叶茵
【减字木兰花】 燕声向晚。柳浪...

【减字木兰花】

燕声向晚。柳浪深深经雨软。隐隐书堂,中有幽人思绪长。

淡香微醒。水岸疏风吹月影。翠护红英,冰魄凌凌夏梦轻。

【减字木兰花】

燕声向晚。柳浪深深经雨软。隐隐书堂,中有幽人思绪长。

淡香微醒。水岸疏风吹月影。翠护红英,冰魄凌凌夏梦轻。

瘦尽灯花

【陈情】难渡

难渡

曲:恋上痛苦


曾在最坏一天 得到爱神庇佑

降下的好运像被 舌尖葡萄引诱

雾气掩住窗外人海川流

分秒像共度一生那样久

还以为只要抓住你手

世界都难成我敌手


可在故事的最后

迷路的人 谁也泊不到对的码头

难道这礼太厚 我们不够缘分拥有

心血浇筑 建成了一幢危楼

气数将尽还不肯搬走

那时倾塌废墟里 固执地居留

竟遥想过不朽


原来太被珍重 也会眼眶颤抖

连丑陋疤痕都被 当作天赐雕镂

庆幸曾经痛楚终得良酬

用温柔抵过对命运怨尤

不知你是尊掉漆泥釉

亦有身疮痍的血肉...

难渡

曲:恋上痛苦


曾在最坏一天 得到爱神庇佑

降下的好运像被 舌尖葡萄引诱

雾气掩住窗外人海川流

分秒像共度一生那样久

还以为只要抓住你手

世界都难成我敌手


可在故事的最后

迷路的人 谁也泊不到对的码头

难道这礼太厚 我们不够缘分拥有

心血浇筑 建成了一幢危楼

气数将尽还不肯搬走

那时倾塌废墟里 固执地居留

竟遥想过不朽


原来太被珍重 也会眼眶颤抖

连丑陋疤痕都被 当作天赐雕镂

庆幸曾经痛楚终得良酬

用温柔抵过对命运怨尤

不知你是尊掉漆泥釉

亦有身疮痍的血肉


曾以为爱是甲胄

用情够深 就能吹散人生的灰垢

怎料到依旧是 一对穷途末路困兽

苦海相拥 臂弯作颠簸的舟

你用吻洗净我的铁锈

我用生刺舌尖 舔舐你的伤口

却难将你解救


真遗憾爱非甲胄

用情再深 也只是颗美丽的赘瘤

难割舍便沦为 一双丢盔弃甲败寇

趁余震未起 总要有人放手

只不甘退为太平朋友

要缠绵的吻别 烙印在你胸口

再放生你自由


*

写于2022.5

真是好久不写词了,都不太会写了……朋友让我多写点,好吧,所以写了朋友的故事

大抵是说相爱的人爱到最后无路可走,好遗憾,怎么会排除万难后还有万难,怎么会只可共苦不能同甘,怎么会彼此挂念还要放开你手,听了很伤心的故事,通宵写出来了

之前发微博说过,“不再想说让爱去战胜什么,打败什么……爱本来也不是武器,也没有那种义务去赋予你以前没有的技能点,并不是拥有了爱我们就会变得不一样,只是一种人靠衣装马靠鞍,谁也不能裸着上街,就像人也会因为不同的衣装有不同的气势一样,我觉得爱赋予我们的能力大概也只是这个范围,皮下该是啥样还是啥样”,可是好难过哦,有时甚至不是有爱就可以打败什么

杜栗娘

我的心里撞死过霸王龙

月亮被钢铁森林绑架

做不失尴尬的目击证人

被逼无奈之举

只好哄骗深夜流窜的情侣


未经深思的相信历史

是阴晴圆缺都有好预示

再咀嚼几万次

更明白寻死觅活都随他去


作为风月的阴谋 

每个浪漫的诗人都是同谋

将小鹿装进每个少女的胸腔

无公害是最崇高的形容


须知朴刀也趁手

左轮或冲锋枪也驱使颤抖

见到我请加足脉搏马力逃走

我的心里撞死过霸王龙

月亮被钢铁森林绑架

做不失尴尬的目击证人

被逼无奈之举

只好哄骗深夜流窜的情侣


未经深思的相信历史

是阴晴圆缺都有好预示

再咀嚼几万次

更明白寻死觅活都随他去


作为风月的阴谋 

每个浪漫的诗人都是同谋

将小鹿装进每个少女的胸腔

无公害是最崇高的形容


须知朴刀也趁手

左轮或冲锋枪也驱使颤抖

见到我请加足脉搏马力逃走

我的心里撞死过霸王龙

半阙词

峰复|填词|《若梦》

选曲:谭晶《上阳宫词》(答应我先听歌!要不没眼看了55555

填着玩儿的,当不得真hhh


-



春风几度下太湖翠微

江南老去蜡炬成灰

还施水阁当年事  娓娓如流水

芦花胜雪再以蹀躞为归


风霜历尽也举世无畏

丹心一片愿振衣赴南北

宿昔齐名非忝窃  冀与君同醉

不过浮生若梦往事难追


杳杳征鸿  吹梦无踪

一星飞堕  云动降龙

遥见烟波深处竹窗青红

塞上并辔终成南柯一梦



春秋几度已故土难回

执念未竟疯骨藏锐

酒罢问君当年事  ...

选曲:谭晶《上阳宫词》(答应我先听歌!要不没眼看了55555

填着玩儿的,当不得真hhh



-



春风几度下太湖翠微

江南老去蜡炬成灰

还施水阁当年事  娓娓如流水

芦花胜雪再以蹀躞为归


风霜历尽也举世无畏

丹心一片愿振衣赴南北

宿昔齐名非忝窃  冀与君同醉

不过浮生若梦往事难追


杳杳征鸿  吹梦无踪

一星飞堕  云动降龙

遥见烟波深处竹窗青红

塞上并辔终成南柯一梦



春秋几度已故土难回

执念未竟疯骨藏锐

酒罢问君当年事  平生未展眉

史册深处猝然清梦尽碎


杏林一朝催风雨如晦

辗转千番不复当年是非

何人与我共执酹  挥掌斩魑魅

纵然星火一度摇摇欲坠


渭水秋暝  一笑难逢

画楼桂堂  再与君同

雁门折箭一诺谁是英雄

再难回首雄图霸业成空


金戈荡寇  猎猎长风

关山万重  也为春慵

烛畔云鬓旧盟是谁情衷

千山暮雪空馀我茫茫若梦



遍寻千山再不见故人影踪




_____


鸣谢以下技术支持供我断章取义


/金庸《破阵子▪千里茫茫若梦》《水龙吟▪燕云十八飞骑》

/纳兰性德《采桑子▪桃花羞作无情死》

/顾贞观《金缕曲词二首▪其二》

/王质《八声甘州▪读诸葛武侯传》

/李清照《浪淘沙▪帘外五更风》

/元稹《遣悲怀三首▪其三》


谢卿
芜湖芜湖!发歌好耶! 网易云音...

芜湖芜湖!发歌好耶!


网易云音乐:何劳问剑

歌词:【旧词搬运】何劳问剑


何劳问剑


原曲:《天下渡我》

策划/填词:谢卿

监制/海报:晏吟@nl不分晏晏子 贴贴(*'▽'*)♪

演唱:stop公式

后期:辰禾

出品:三月与歌制作组


《天下渡我》原staff:

原著:《将进酒》by唐酒卿

策划:林斜阳

作曲:明遥

编曲:浅逸

作词:如一

演唱:林斜阳

混音:陈卫

画师:LC斐尔、江湖夜雨

题字:以语为镜

PV:阿绫儿


芜湖芜湖!发歌好耶!


网易云音乐:何劳问剑

歌词:【旧词搬运】何劳问剑


何劳问剑


原曲:《天下渡我》

策划/填词:谢卿

监制/海报:晏吟@nl不分晏晏子 贴贴(*'▽'*)♪

演唱:stop公式

后期:辰禾

出品:三月与歌制作组


《天下渡我》原staff:

原著:《将进酒》by唐酒卿

策划:林斜阳

作曲:明遥

编曲:浅逸

作词:如一

演唱:林斜阳

混音:陈卫

画师:LC斐尔、江湖夜雨

题字:以语为镜

PV:阿绫儿


漠隐冷阳(甲虫兽梦女注意避雷)

翻填《one last kiss》

原曲:《one last kiss》

原唱:宇多田光

填词:漠隐冷阳

(Part 1)

卢浮宫中难见的真迹

对我只是普通的艺术品

那位属于我的蒙娜丽莎

早就被烙印在我的心里

你进化战斗的每次场景

都被童年的我弃之不理

此刻遗憾却是早已布满

我的心

若 一同将生死经历

死水般的梦也焕发奇迹

can you give me one last kiss

是否可予我再被选择的命运

oh oh oh——

从黑暗中解脱的心灵

oh oh ......

原曲:《one last kiss》

原唱:宇多田光

填词:漠隐冷阳

(Part 1)

卢浮宫中难见的真迹

对我只是普通的艺术品

那位属于我的蒙娜丽莎

早就被烙印在我的心里

你进化战斗的每次场景

都被童年的我弃之不理

此刻遗憾却是早已布满

我的心

若 一同将生死经历

死水般的梦也焕发奇迹

can you give me one last kiss

是否可予我再被选择的命运

oh oh oh——

从黑暗中解脱的心灵

oh oh oh

试图理解求知的真谛

(Part 2)

在自我封闭的结界里

一遍遍地伤害着自己

错误的钥匙断在了锁孔里

真相的奇点无法被开启

若是此时我还不停思念你

是否可理解为这是种病

若是此刻救赎我的是你

希冀是否会大发慈悲降临

oh can you give me one last kiss

就算那光环终消失殆尽

寻觅新的可能性

只想要留住那重要的你

oh oh oh——

我的那一遭梦中有你

oh oh oh——

此刻陪伴我的只有你

(Part 3)

若 一同将生死经历

死水般的梦也焕发奇迹

光环的消失暂停

是否可予我重新选择的余地

oh oh oh——

知识的徽章紧握手心

oh oh oh——

昔日的伤害化作动力

oh oh oh——

冒险的再度进化开启

oh oh oh——

我比想象中更思念你

(Part 3)

而此时此刻 我再遇见你

茫茫轮回中 终会遇见你

湘水萝衣🌙

【狗血爱情故事】寄海浪

在进行一些奇奇怪怪现风尝试。当然标题写的是狗血爱情故事,但比较熟悉我的应该会觉得我写的什么还挺明显的。

-

原曲:《最后最后》

-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

硬撑着燃烧尽 最绚烂模样

才敢定格 黑白的终场

人群来来往往 眼里空空荡荡

终于卸下 挑不动的太多期望

夜幕吞没窗台 泡沫远追海浪

曾经丹心 比炽烈鲜活更绵长

玻璃碎裂 共心头血草草收葬

可有哪颗星将 半生夙愿照亮

-

她未曾想到,独于北国漂泊四年、学成归乡之日,只见实验大楼烧毁的熏黑骨架。

“你说那个年轻的研究...

在进行一些奇奇怪怪现风尝试。当然标题写的是狗血爱情故事,但比较熟悉我的应该会觉得我写的什么还挺明显的。

-

原曲:《最后最后》

-

“蓬山此去无多路,青鸟殷勤为探看。”

-

硬撑着燃烧尽 最绚烂模样

才敢定格 黑白的终场

人群来来往往 眼里空空荡荡

终于卸下 挑不动的太多期望

夜幕吞没窗台 泡沫远追海浪

曾经丹心 比炽烈鲜活更绵长

玻璃碎裂 共心头血草草收葬

可有哪颗星将 半生夙愿照亮

-

她未曾想到,独于北国漂泊四年、学成归乡之日,只见实验大楼烧毁的熏黑骨架。

“你说那个年轻的研究员啊……也死在这场火里了。”

路人摇头叹息,却似想到什么突然追问:“姑娘,你是他什么人?”

-

落满她眉睫的 北国的大雪

晶晶烁烁 旋转的精魄

孤灯的光暖黄 她发色也泛黄

像寄出后 长久无人收的诗章

那时她还不知 空怀欢喜返乡

却错愕于 故地只余劫灰热浪

曾识他者 一声叹罢相携离场

未识他者 捕风捉影也论短长

-

人影来来往往 身后空空荡荡

记忆里长留 墓碑上青苔疯长

而他夙愿 由她拾起碎星点亮

曦光已起 迟来的话 远寄海浪

-

“不悔云鬓改,不觉月光寒。”

-

2022.05.17 北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