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境界触发者

28.3万浏览    2648参与
猼訑是个近视眼

part6


感觉梗不够了,大多数都是根据平时同学们的言行改编的,而他们这些都需要老师的出场才好玩,也行需要断一段时间

part6


感觉梗不够了,大多数都是根据平时同学们的言行改编的,而他们这些都需要老师的出场才好玩,也行需要断一段时间

猼訑是个近视眼
521继续快乐 我和我的作业一...

521继续快乐


我和我的作业一起快乐


玉狛的肩章好难画,干脆不画了,话说要怎么画背景呢……

521继续快乐


我和我的作业一起快乐


玉狛的肩章好难画,干脆不画了,话说要怎么画背景呢……

猼訑是个近视眼
520快乐啊 果然我是上色废物...

520快乐啊


果然我是上色废物


捉弄前辈的乌丸是屑

520快乐啊


果然我是上色废物


捉弄前辈的乌丸是屑

塩餅

蕙质兰心

CP:烏出


“没那可能。”


漆间瞪着烏丸。与他拥有同样黑发的同龄人悠然捧着便当,仿佛流动在周身的空气不是因为他的恋爱问题——纠正一下,是单恋问题——而凝固起来的一样。


“出水前辈的品味比你想象的要好得多。他没可能喜欢我。”烏丸总结道。他理所当然的态度让漆间显得像那个无理取闹的角色,就像他总用于描述烏丸粉丝们的那样。


漆间成为烏丸的恋爱相谈对象这件事发生在一个多月前。踏着四月的樱花花瓣走进三门一高的大门,学园招新的欢声瞬间吞没了他,最高的飘牌上手写着几个字:競食比赛。漆间停下脚步,重新挤入好不容易挣脱出的人群。


似乎是为了迎接新生举办的欢迎赛之一。漆间毫不在意地挤到......

CP:烏出


“没那可能。”


漆间瞪着烏丸。与他拥有同样黑发的同龄人悠然捧着便当,仿佛流动在周身的空气不是因为他的恋爱问题——纠正一下,是单恋问题——而凝固起来的一样。


“出水前辈的品味比你想象的要好得多。他没可能喜欢我。”烏丸总结道。他理所当然的态度让漆间显得像那个无理取闹的角色,就像他总用于描述烏丸粉丝们的那样。


漆间成为烏丸的恋爱相谈对象这件事发生在一个多月前。踏着四月的樱花花瓣走进三门一高的大门,学园招新的欢声瞬间吞没了他,最高的飘牌上手写着几个字:競食比赛。漆间停下脚步,重新挤入好不容易挣脱出的人群。


似乎是为了迎接新生举办的欢迎赛之一。漆间毫不在意地挤到最前排。在绝大多数部门的迎新赛中,独有这一项设有奖金。规则相当简单,也因此几乎没有使用技巧的余地。漆间瞥了一眼准备的食物;几乎都是些高油高脂肪的东西。他厌恶地皱了皱鼻子。主办的前辈高声呼喊着最后一个名额,他正打算站出去,外圈的声音压过了他:“这小子要参加。”


漆间和所有人一起回头。主办者迟疑道:“抱歉……不过参加者只能是这一届的新生。”


“啊,没问题,”传来哄笑声,随后轻微地飘过来一些女孩的小声惊呼,“是这家伙要参加。他是新生,没问题吧。”


被推出来的人想必就是惊呼的原因了。漆间不爽地看着抢了他名额的同级生。很明显对面是那个被做了决定的角色,然而漆间并无同情。在入学第一天就被高年级盯上,连保护自己都没法做到的家伙注定要度过悲惨的三年。


“烏丸那小子这下要惨了。”

“好好感激我们帮他省下饭钱吧。这下不是有机会填饱好几天的胃袋?”


高年生们哄然大笑。烏丸拿了盘子,略微扫了眼桌上摆的食物,给自己夹了些看起来相对没那么可怕的薯饼。漆间和其他人眼睁睁地看着他慢条斯理地用餐(漆间想不出比那更合适的词),用纸巾抹了抹嘴巴,放下餐盘:“我吃饱了。”


所有人瞪着他。之前将他推进比赛的人看起来要将那男生盯出个洞。


“‘我吃饱了’,”他重复,“是什么意思?”


烏丸语气平平:“感谢款待?”


他的校服前襟被猛地扯过,又引起一波女孩们的惊呼。漆间打了个哈欠,无聊地翻白眼。事情发展得比他想象的有意思一点,不过免不了烏丸即将挨一顿打的事实,除非他想在高中开学的第一个月得罪所有三年生。


“嫉妒的脸可不太好看啊。”


一条胳膊横在烏丸的胸前,漆间对它的主人不陌生:border排名第二的射手。不过身上穿的不是黑色长风衣,是与他们一样的三门一高校服。


这间学校有少量border的正式队员。出水是其中没有特意隐藏这个身份的人之一。当然即使他努力了——恐怕也是很难达成的事情;鉴于A级一位队伍的面识率。所以他站到烏丸身前之后,方才叫嚣的几个人不约而同地后退一步。


“出水!”嘲笑烏丸的其中一人大叫,“这不关你的事,蹚浑水的话就连你一起收拾。”


“别这么粗暴啊,前辈,”出水笑嘻嘻道,“那么多女孩子在看呢……大家都喜欢更温柔一点儿的,对吧?”


他征询地看向周围。所有渴望为烏丸解围的女孩们连忙点头。前辈们的脸色又黑下去一些。


“何况啊,”出水头也没回地向后伸手,烏丸便将头凑了过去,“前辈。表情这么可怕的话可赢不了这家伙的脸啊。”


他一把松开手,烏丸的脸突兀地在原处停留几秒,有些不情愿一般地重新站直。


“规则我知道了。不会破坏公正的比赛,”出水轻巧吐出“公正”两个字,在桌边坐下,“剩下的部分我替这家伙完成。”


比赛的最低限是坚持十五分钟。在不停进食的前提下。知道烏丸不会有事的女孩们宽慰地离开,再无热闹可看的人群逐渐散去,只有意识到失去欺负烏丸的机会的三年生们红着眼睛守在出水和烏丸身旁。漆间无趣地靠在树上。反正浪费了许多时间,不妨看看自己的同僚能落得什么结果。十五分钟后烏丸搀扶着摇摇晃晃的出水从包围圈里走出来,出水低声抱怨“下半辈子绝不会再想吃炸鸡了”。烏丸——烏丸没有答话。他应该说点什么的,如果不是出水此刻实在难受,他本会和漆间一样注意到烏丸的反常。漆间眼睁睁看着同级生收紧握住前辈肩膀的手,在出水嘶地吸了一口气后,又赶快调整姿势,几乎变成了半抱。刘海下的眉毛紧紧皱成一团。


那个烏丸居然在心痛。漆间不可思议地想。这下border的人气可要大幅下降了。


烏丸也注意到了这边。漆间并拢两指,在自己的嘴唇上按了一下,贴在自己肩膀。烏丸的同侧肩膀上正靠着浅色头发的射手,帅哥的表情塌了下来。刚刚那种柔软的自责消失不见,烏丸沉下脸直视漆间。出水抬起头:“京介?”


漆间抢在他顺着烏丸的视线看向这边之前跑开。走之前不忘回给烏丸一个挑衅的眼神。他甚至可以拿这个威胁玉狛的万能手、如果不是考虑到对方比他还缺钱这件事的话。


结果第二天他就被烏丸堵在班级门口。颜面俊逸的高个男孩倚在门口。他双手抱胸——漆间向金钱之神赌咒烏丸京介大概是他见过的最会装的人。他没好气地看着同级生穿过尖叫走到面前:“怎么,打算让所有人对你的能干刮目相看?”


他指的是烏丸利用比赛免费吃饭这件事。烏丸的回答则是:“我暗恋出水前辈。”


漆间发出一声愤怒的低叫,迅速将烏丸从教室里扯出来:“没人、我不想知道这个!你疯了才在会在教室里说出来。被你的粉丝知道的话,你我打工的地方大概会少三个人。”


他后退几步,苛难地打量一遍烏丸京介。“……暗恋……?你?”暗算看上去更可能一些。


烏丸耸耸肩:“总之这是我们共有的秘密了。如果这件事被出水前辈知道的话、”


他长臂一伸将漆间牢牢固定在身旁:“我就出柜。那时候……大家想向我最亲密的朋友漆间同学打听的事情……大概有很多吧……”


好吧、漆间在心里订正。烏丸京介绝对是他见过的最卑鄙的帅哥。从那天起他们大量场合黏在一起,畸形的午休相处时间持续了一个多月,多半在烏丸意味深长的问好中开始、在漆间粗暴地将吃完的便当盒塞进包里时结束。直到5月9号。他在清晨踏入教学楼,恰好看到站在打开的鞋柜前的烏丸。漆间心里直叫晦气,正要绕一圈避开,烏丸已经转过身。手里端着一个蛋糕,最上面用巧克力拼成的“生日快乐烏丸君”即使在这个距离也看得清楚。烏丸也没料到会看到漆间,两个人都愣住了。


“那个能吃吗?”漆间道。


于是烏丸将那个艺术品重新锁进鞋柜、做了下午放学后一起分享的承诺,漆间甚至想不起来自己如何上了烏丸这条道。他抱着纯然的困惑与一点对自己的恨铁不成钢,放下后在天台狠吃了许多蛋糕。烏丸也没闲着。漆间忙着吃蛋糕时他就开始吐露对出水公平的缠绵心声。漆间崩溃地不想看那张让年龄层广阔的女人神魂颠倒的俊脸,别过脸指着地上的蛋糕:“这个呢?这个是你的好前辈送给你的吗?”


烏丸看了一眼:“不是。出水前辈不会送牛奶蛋糕给我——他大概会送我牛奶。”


哈?漆间露出嫌恶的表情。烏丸显而易见地陷入了某些回忆,语气柔和道:“我宁愿收到牛奶。这样可以带回去给我的弟弟妹妹们。”


“是吗,”漆间讥讽,“真感人。”


“哟,京介。”


声音不大,而烏丸立即转过身,速度之快差点撞掉漆间手里的蛋糕。他怒哼一声,干脆抢过同期生手里的盘子。而烏丸毫无反抗。他凝视着站在天台出口前的出水公平。落下的太阳光辉从背后罩在发丝颜色浅淡的出水身上,让他看上去像某种冷焰火。而烏丸像是被这把焰火点燃了一样,收在身侧的手指微微颤抖。出水随意地朝这边看了眼。他认出漆间是border的队员,便朝他点了下头,旋即将目光转回烏丸。


“京介,打工结束后到这里来。”


他说完那句话朝他们挥了下手。米屋前辈的声音远远传来,大约是问他做了什么去。烏丸听着他的前辈懒洋洋拖着长调:“秘——密——”,便响起了大片女孩的咕叽和笑声。漆间吃完了蛋糕,斜着眼睛看烏丸。高个男孩面无表情地开始收拾他们抛下的垃圾,面无表情地将今天收到的礼物装进另一个袋子。注意到漆间的目光他挑了下眉毛。漆间:“感想。”


烏丸面无表情地将手附在胸膛:“出水前辈真是太帅了。我好喜欢他。”


漆间:“你能去死一下吗?”


学期刚开始时总是较轻松,所以烏丸这周多排了些班次。然而今天——这周第一天——的心不在焉就让他犯下过去半年几乎都没出现过的错误。他向其他人道歉,背后响起轻快的声音:“京介。”


烏丸迅速将打碎的盘子背在身后:“出水前辈。”


他有些想问的话,比如“不是约好在学校吗,前辈怎么来了这里”。比如“前辈怎么知道我打工结束的时间”。但他选择什么也没说,压下喉咙里涌起的紧张已经竭尽全力,烏丸不敢保证发出来的声音能和平时无异。


三门一高距离烏丸打工地点之一的家庭餐厅只有不到五分钟的步行距离。沿途的女生纷纷回头,看着高挑颀长的黑发男孩扶着自行车柄,侧头与发色稍显轻浮的同龄男生说话。


自行车是从玉狛的木崎前辈那儿接受的。考了驾照之后,木崎几乎没有用到自行车的场合。偶尔和朋友们出去玩玩或许能用上、京介。木崎这么说,不容置疑地要求他收下。烏丸将自行车停在教学楼下。五月的樱花张扬地落在肩膀上,让烏丸想起一张神色高扬的笑脸。他看着出水,表情特别放松:“前辈,你真好看。”


出水敛起笑容。后脑覆上出水的手掌时他释然想:果然不行。那里大概会挨上一击,他还没有见过出水揍人的样子。他的脑袋被用力按下,烏丸猝不及防地向前倾过身子,手臂越过出水撑在他身后的墙上。他的嘴唇贴上另一张嘴。出水在吻他,温暖干燥的唇珍惜地抚摩过他的,左手抚摸着烏丸的脸颊,另一只手散漫地拨弄烏丸额前卷发。而烏丸从这个吻(他可以认为这是个吻吗?)的混乱中醒悟过来,第一反应竟是穿去打工地点的外套、希望别有什么异味才好。出水放开他时他几乎如蒙大赦,向后连退几步。前辈撇了撇嘴,露出一个微微受伤的表情:“这么讨厌啊。”


“那种事情没有的。”烏丸当即否决。


他又蹭上前几步:“我怕前辈又不喜欢我了。”


“哈?得寸进尺的小子,”出水拍了拍他的胸膛,烏丸只觉得被那只手按过的地方逐渐燃起热意,仿佛每一处都有一颗要跳出来的心脏,“我什么时候说过不再喜欢你啦?”


“太刀川队有了新队员的时候。”


“那也是你自己脑补的吧!”


烏丸不再说话。出水将双手插进外套口袋,好整以暇地看向这边。他半晌抿起嘴角:“前辈,脸真的很好看。”


“这回怎么加上了定语……京介,你真的是……”


真的是?烏丸抬起眼睛,出水站在他面前笑容灿烂:“没什么。觉得我自己品味挺好。”


烏丸呆站在原地。出水已经向楼下走了,他赶忙追上去,气息不稳道:“出水前辈我认为我的品味也很好。”


“这是当然的吧,”出水眯起眼睛,“你的男朋友可是我啊。”

路路九空子

【WT/伪更新】520(太刀迅)

眼前的掌纹清晰可见,迅的笑容开始有些难以维持地扭曲起来。


“太刀川先生,你这是干什么?”


“巧克力,拿来。” 理直气壮,丝毫不虚


“找错对象了吧太刀川先生。”


“没错啊,我的对象就是你。”


“。。。。。。” 是任务对象吧,不要给我吞字啊!


“玩真心话大冒险也请不要把我牵扯进来,谢谢。”


“啧。”


——————————


我的对象就是你!


哈哈哈,其实就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然后太刀川抽到的大冒险是去向今天第一个见到的人要520巧克力。完全被迅看穿了呢。


ps.520是中文谐音,所以日本是不过今天这个节的...



眼前的掌纹清晰可见,迅的笑容开始有些难以维持地扭曲起来。


“太刀川先生,你这是干什么?”


“巧克力,拿来。” 理直气壮,丝毫不虚


“找错对象了吧太刀川先生。”


“没错啊,我的对象就是你。”


“。。。。。。” 是任务对象吧,不要给我吞字啊!


“玩真心话大冒险也请不要把我牵扯进来,谢谢。”


“啧。”


——————————


我的对象就是你!


哈哈哈,其实就是在玩真心话大冒险,然后太刀川抽到的大冒险是去向今天第一个见到的人要520巧克力。完全被迅看穿了呢。


ps.520是中文谐音,所以日本是不过今天这个节的


在外面等放我鸽子的朋友时激情速打的只有几句话的520太刀迅(真的对不起啦)


就算没有对象也要去吃饭咯!回见(๑˙❥˙๑)爱你们💕

逛(中考暂退)

关于上课开麦的到底是谁

  • 根据我某节物理课的真人实事改编(真的,当时我们老师一度把这两位同学搞混,并且现在都不知道她有没有圆回来)

  • 无cp指向

  • 有年龄操作,不必过多纠结

  • 架空设定

  • 篇幅极短警告

  • 原谅我现在没什么阅历,写不出什么好东西
    啊啊啊啊,为什么我写文总是达不到我想要的氛围


由于○冠病毒的肆虐,三门市开始了全域静态管理


隶属于边境的各位队员们部分留在了本部,部分回到自己家开始了居家学习


有这么一天的这样一节物理课:


物理老师:“这道题的必要条件是什么,有没有同学来回答一下。”


出水公平:“是‘水平’。”


物理老师:“嗯,没错,刚才那位回答的同学是谁啊?”


出水公...

  • 根据我某节物理课的真人实事改编(真的,当时我们老师一度把这两位同学搞混,并且现在都不知道她有没有圆回来)

  • 无cp指向

  • 有年龄操作,不必过多纠结

  • 架空设定

  • 篇幅极短警告

  • 原谅我现在没什么阅历,写不出什么好东西
    啊啊啊啊,为什么我写文总是达不到我想要的氛围




由于○冠病毒的肆虐,三门市开始了全域静态管理


隶属于边境的各位队员们部分留在了本部,部分回到自己家开始了居家学习


有这么一天的这样一节物理课:


物理老师:“这道题的必要条件是什么,有没有同学来回答一下。”


出水公平:“是‘水平’。”


物理老师:“嗯,没错,刚才那位回答的同学是谁啊?”


出水公平:“我是米屋。”


物理老师:“谢谢米屋同学,米屋很聪明的。”


米屋阳介:“老师啊~不是我,是出水啊!”


物理老师:“米屋同学你不要让了,刚才说话的明明是出水同学。”


——————


微信朋友圈:


17:06


绿川 骏:世上怎会有如此离谱好笑的对话

                                                20分钟前

  当真 勇,日浦 茜,生驹 达人等29人点赞



空闲 游真:啊,发生了什么事三3三

绿川 骏回复空闲 游真:就是今天物理课上老师纯纯的把米屋和出水弄混了

米屋 阳介:谢邀,已经狠狠地无语住了

出水 公平:哈哈哈哈哈哈

米屋 阳介回复出水 公平:我现在就特别想创死你这个子弹笨蛋

出水 公平回复米屋 阳介:有本事你顺着网线来盘我啊~

出水 公平回复米屋 阳介:你这个枪笨蛋

米屋 阳介回复出水 公平:......回到本部后立即制裁你

太刀川 庆:哎,好想在现场听听看看

风间 苍也回复太刀川 庆:......

风间 苍也:@二宫 匡贵 这家伙不应该在写报告吗

二宫 匡贵回复风间 苍也:他说去喝口水之后就再也没见到他了

加古 望回复二宫 匡贵:刚看见他跑去模拟训练室了

二宫 匡贵回复加古 望:谢了

绿川 骏:太刀川前辈,危


太刀川喜提最终受害人称号(?)




祝大家520快乐

嗯,玩了一些老梗烂梗了

不知道你们懂不懂一边上课还开着摄像头要憋笑码字的感受

我已经躺平了,都卷心菜了还卷干嘛,我就是一条酸菜鱼

-Pine-
520快乐~ (睡过头了

520快乐~

(睡过头了

520快乐~

(睡过头了

路路九空子

【WT/小段子】同载酒 04

#注意事项见第一篇


4. 残疾人


刚开学时候的迅还是个左腿打着石膏只能单脚蹦跶的可怜男大学生,所以那段时间仍旧是拐杖和岚山不离身。


而生驹呢,是个偶尔会戴着风镜去飙车(自行车)的靓仔。


那天,刚骑行回来还没来得及把风镜放下的生驹就被火急火燎的岚山还有迅拽了出门,据说是为了一个今天就要结束的博物馆展出。


(在公交车站台等公交)


公交车来了,车上的人多,车下的人更多。


就在生驹还在认认真真数着天上朵朵白云的时候,岚山一拐杖甩到他怀里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手抱起迅就冲了上去。


“哎哎哎?????”


迅的惊呼声还飘扬...

#注意事项见第一篇


4. 残疾人


刚开学时候的迅还是个左腿打着石膏只能单脚蹦跶的可怜男大学生,所以那段时间仍旧是拐杖和岚山不离身。


而生驹呢,是个偶尔会戴着风镜去飙车(自行车)的靓仔。


那天,刚骑行回来还没来得及把风镜放下的生驹就被火急火燎的岚山还有迅拽了出门,据说是为了一个今天就要结束的博物馆展出。


(在公交车站台等公交)


公交车来了,车上的人多,车下的人更多。

 

就在生驹还在认认真真数着天上朵朵白云的时候,岚山一拐杖甩到他怀里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双手抱起迅就冲了上去。

 

“哎哎哎?????”

 

迅的惊呼声还飘扬在原地,但人此时已经是在车上了。

 

生驹抱着迅的拐杖在人流中翻滚着被挤出了队伍,然后车门便毫不留情地紧紧关上了。(公交车表示:再上就超载啦)


于是迅的拐杖和生驹就这么都被留在原地不知所措。


无辜的生驹和无辜的拐杖看着扬长而去的公交车(还有坐在靠窗位置捂着脸的迅和站在迅身旁给他挥手做口型示意他带着拐杖跟上来的岚山)心酸地决定等待下一班车。


就在面无表情等待的时候,三个小学生打打闹闹着过来了。


看见戴着黑色风镜拄着拐杖的生驹,三个小学生停止了玩闹,用手抵着下巴,双眼眯起思索起来。


戴墨镜=盲人
拄拐杖=残疾人
戴墨镜+拄拐杖=急需红领巾的帮助!


于是三个小朋友扬起稚嫩的脸庞笑眯眯地把生驹团团围了起来。


三个孩子一个扶住他的右手,另一个把住他的左手和拐杖,最后一个站在他的面前伸出手对他说,“大叔,我们一会扶您上公交车吧,您的残疾人公交卡呢?您就给我让我来帮您刷吧!”


生驹:“。。。。。。”


生驹:“。。。。。。?”

 

(槽点太多,甚至不知道从哪一句开始纠正才好)


看着生驹不说话,几个小朋友互相对视了几眼小声议论,“大叔他不会还是聋哑人吧?”


“啊?这可怎么办呀,我只会打感恩的心的手语哇。”


“可他是瞎子哎,就算会手语他也看不见的吧。”


“呜啊!对哦!大叔好惨啊。”


“就是说啊。”


“那怎么办呐?”


“我们必须要好好帮助他才行!”


“嗯!”“好!”“全靠我们啦!”


生驹伸手,“等——”


“哇啊!大叔他会说话啊!!!”


三个小朋友喊叫的声音引来了旁边同样等车的大人。


“怎么了?腿不方便吗?我来背你上去吧,你介意吗?”


“。。。。。。”


生驹:“我——”


“大叔他是聋哑人啦,他听不见的!”


“不对呀,他会说话哎,所以只是耳朵听不见吧?”


“对哦。”


生驹:“。。。。。。”


“你们这几个小朋友真是很善良呢。”


“哈哈哈过奖啦过奖啦,这是我们应该做的!”


“没错!助人为乐是我们应尽的义务!”


生驹:“。。。。。。”


然后“残疾人”生驹就被这三个小朋友加一个大人扛上了公交车。


抱着拐杖坐在公交车老弱病残孕专座上的生驹仰天落泪。


“我,才只有18岁啊。”


(最想纠正的竟然是年龄吗喂!)

 

——————————————

好不容易到站下车的生驹在站台看到了他那两个长得眉清目秀好似复制粘贴的怨种朋友。

 

“抱歉啊生驹,我们记错时间了。”即便是正在为自己的过错道歉,岚山的笑容也依旧如同暖阳一般让人不由自主产生亲近和信赖。(只可惜这招对生驹无效)

 

迅懒洋洋地靠着岚山,同样也在笑,只是这笑容怎么看怎么让人想给他一拳,“其实展出的截止日期是昨天。”

 

生驹:“。。。。。。”

 

迅:“所以——我们回去吧。

 

生驹:“。。。。。。”

 

生驹:“。。。。。。”

 

生驹:“。。。迅,我恨你。”

 

迅:“哎哎?只有我吗?”

 

岚山:“哈哈—”

 

————————————————

5月19日  星期四  天气晴

今天在公交站看到了三个奇怪的人,看样子应该是三门大学的学生。

没想到他们竟然也和我一样记错了展出的截止时间。这样离谱的事情竟然会发生两次。

。。。。。。

我好像找到当时救我的那个人了。

似乎是又似乎不是,我无法确定,因为气质上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

。。。。。。

真希望班上的同学们能够和平相处。

。。。。。。

之前去办公室送作业时听到了班主任和其他老师的谈话。

下周好像会有一个转学生转到我们班来,不知道会是怎样的同学呢?


——————————

ps.红领巾和感恩的心只是为了节目效果来客串一下滴,不要纠结在这里哦哈哈哈


我想应该已经有人猜出来日记的主人了吧,好明显的哦哈哈哈


《同载酒》目录

第一章

第二章

第三章


NORA
给朋友摸的520同人平行世界p...

给朋友摸的520同人平行世界paro游修,有年龄修改www

给朋友摸的520同人平行世界paro游修,有年龄修改www

阿川
搞了一下午结果很丑,不想画了...

搞了一下午结果很丑,不想画了

可是小蒙塑也得有个仿画风,我只能硬着头皮画咯

搞了一下午结果很丑,不想画了

可是小蒙塑也得有个仿画风,我只能硬着头皮画咯

背着室友在天台开小灶

(为什么只有一半呢,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为什么只有一半呢,这是一个悲伤的故事。)

阿川

关于加濑队四个人的设定

加濑 冬鸦:狙击手(闪电),17岁,是个半脑瘫(误)+半面瘫的家伙,情商低的要死(所以经常被三也痛扁),要管比自己小了差不多半年的三也叫姐姐(被迫),发神经的在家里养了20多只刺猬,很喜欢吃番茄,最高纪录是一天内吃了62个番茄,背地里经常跟蒙塑搞恶作剧,护目镜是村川菊送的

—————————————————————————————————伊势 三也:攻击手(蝎子),16岁,因为好胜心很强,所以喜欢跟比自己笨的人下棋,但是除了下棋这方面外其他地方干的都不行,是个名副其实的大笨蛋,认为自己比加濑聪明,所以经常找加濑(受害者)下棋,但不出意外的是,每次加濑都赢她,为此她每次都会......

加濑 冬鸦:狙击手(闪电),17岁,是个半脑瘫(误)+半面瘫的家伙,情商低的要死(所以经常被三也痛扁),要管比自己小了差不多半年的三也叫姐姐(被迫),发神经的在家里养了20多只刺猬,很喜欢吃番茄,最高纪录是一天内吃了62个番茄,背地里经常跟蒙塑搞恶作剧,护目镜是村川菊送的

—————————————————————————————————伊势 三也:攻击手(蝎子),16岁,因为好胜心很强,所以喜欢跟比自己笨的人下棋,但是除了下棋这方面外其他地方干的都不行,是个名副其实的大笨蛋,认为自己比加濑聪明,所以经常找加濑(受害者)下棋,但不出意外的是,每次加濑都赢她,为此她每次都会痛扁加濑一顿(玩不起),会逼着加濑叫自己姐姐,每次都会中加濑设计的恶作剧,总之这家伙是笨蛋啦

—————————————————————————————————小柳 蒙塑:射手(小行星),15岁,出奇的坏,打小在幼儿园就喜欢推倒其他小朋友的积木,结果过了10年依旧还是这样,会时不时推倒表弟堆的积木,导致每次5岁的表弟都哭着锤他,最后还要花钱请表弟吃一顿汉堡或冰激凌,行为真的跟幼儿园小孩一样,有时还会趁三也和加濑下棋,加濑快要赢的时候,故意撞到桌子导致棋盘翻了,这种恶劣的行为其实是在拯救即将被痛扁的加濑队长,但是最后两个人都会被三也痛扁一顿,表面上管三也叫姐姐但其实背地里会叫她终极笨蛋母老虎,很崇拜加濑,每次都叫他“加濑哥”,但总之他也是个笨蛋

—————————————————————————————————

村川 菊:操作员,20岁,加濑队里年龄最大的,每天因为要照顾这些令人操心的弟(妖)弟(魔)妹(鬼)妹(怪),所以导致脾气日渐暴躁,但是也幸亏有她在,否则加濑队长和蒙塑都会被三也痛扁到见到上帝(误),我觉得应该让她来当队长,毕竟整个队只有她是最正常的,她跟三也的关系很好,有时两个人还会一起玩电子游戏以及逛街买衣服,三也会亲切的叫她“小菊”,但是其他两个人会恶趣味的偷偷叫她“阿D(罩杯)”,自然少不了一顿痛扁了

——————————————————————————————————————————————————————————————————

总之写了这么多,加濑队除了操作员都是笨蛋了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