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墙头

1539浏览    384参与
唐七童
我发现吼,大家说的房子房子啊...

我发现吼,大家说的房子房子啊

都是四面墙一个顶,所以你起码得同时喜欢五个人你才算一个房子,但是你家徒四壁怎么行?

来个二居室?再来一厅一厨一卫

那事情就明朗了

我花心,我雨露均沾,我有理,嘻嘻

我发现吼,大家说的房子房子啊

都是四面墙一个顶,所以你起码得同时喜欢五个人你才算一个房子,但是你家徒四壁怎么行?

来个二居室?再来一厅一厨一卫

那事情就明朗了

我花心,我雨露均沾,我有理,嘻嘻

是扑街啊(开学长弧)
草—— 加贺见葵这个男人该死的...

草——

加贺见葵这个男人该死的甜美

!!!!!!

我实话实说

我爬墙了

我馋他身子!!!!!!

我爱死他了

就是他叫名字——

嗯,我取的叫发财

现在就是

你好,发财

早上好,发财

我爱你,发财

草——

草——

加贺见葵这个男人该死的甜美

!!!!!!

我实话实说

我爬墙了

我馋他身子!!!!!!

我爱死他了

就是他叫名字——

嗯,我取的叫发财

现在就是

你好,发财

早上好,发财

我爱你,发财

草——

星橘橘橘

画了俺滴两个墙头——

p2是互相换装!

画了俺滴两个墙头——

p2是互相换装!

Bloody poppy

也写不出东西,就是碎碎念,还到处念,谁愿意听你念。所以,不再念了。做个公告,说明我开各种社交app就是为了爬墙头。

也写不出东西,就是碎碎念,还到处念,谁愿意听你念。所以,不再念了。做个公告,说明我开各种社交app就是为了爬墙头。

流年徽音war

【丰永利行】稻花香裏說豐年

【20200428】稻花香裏說豐年


豊永利行樣、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最近沉迷tossy无法自拔,再次验证了花心大蘑菇理论233

【丰永利行】稻花香裏說豐年

【20200428】稻花香裏說豐年


豊永利行樣、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ございます。

(最近沉迷tossy无法自拔,再次验证了花心大蘑菇理论233

Brook

还未出《想见你》的坑,可能出不来了。笑。

还未出《想见你》的坑,可能出不来了。笑。

拾月
我躺在床上,睡着了。 到我醒来...

我躺在床上,睡着了。


到我醒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床摇摇晃晃,有昏呼呼被抬着的感觉。


原来所谓的床是棺材啊。


我呼喊着,敲打着棺材盖,没人听见。不知是真没听见还是假装的。


就这样,我听到一楸一楸的土填在这棺材盖的声音。我放弃了最后的挣扎。


泪痕很深。


忽然我听到了他的歌声,突然棺材盖飞起,巨大一声木板裂开的声音。我擦了擦泪痕,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人们被我吓死了,整天躲着我,觉得我是鬼还魂了。


只有他,唱歌给我听。陪在我身旁。


我躺在床上,睡着了。



到我醒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床摇摇晃晃,有昏呼呼被抬着的感觉。




原来所谓的床是棺材啊。



我呼喊着,敲打着棺材盖,没人听见。不知是真没听见还是假装的。



就这样,我听到一楸一楸的土填在这棺材盖的声音。我放弃了最后的挣扎。




泪痕很深。



忽然我听到了他的歌声,突然棺材盖飞起,巨大一声木板裂开的声音。我擦了擦泪痕,从棺材里爬了出来。



人们被我吓死了,整天躲着我,觉得我是鬼还魂了。



只有他,唱歌给我听。陪在我身旁。









搂氮流醨不配拥有假期

换个置顶(暂停通知)

山东省,高三党

四月十五就开跑

忙得很,别打扰

高考考后天天搞

寄宿生,回不来

如果想我请留言

爱你们,永不变

待我凯旋共长欢

!!!❤️ !!!

山东省,高三党

四月十五就开跑

忙得很,别打扰

高考考后天天搞

寄宿生,回不来

如果想我请留言

爱你们,永不变

待我凯旋共长欢

!!!❤️ !!!

搂氮流醨不配拥有假期

倒春寒

二爷×你

同居设定

OOC属于我

请勿上升!

求三连!

————————

清明已过,春天应说是快要过去一半了。前几日气温稍稍回暖,樱花渐渐绽开,你早早便换上短袖。谁想着,突如其来的一场倒春寒,一下子就把你冻蔫了。


而你今天恰巧还有一场大的室外宣讲活动,活动要求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工作人员必须身着衬衣和衬裤。你皱眉,找出所有加绒的衣物,披上卡其色的大衣。再搭条领带吧,这样在场下的时候,打扮也不算尴尬。


出人意料,现场的志愿者竟是张云雷。他知道你有怕风吹的毛病,特意帮你把宣讲的位置做了挡风处理。见你来了,忙把你圈在怀里。


“穿这么少,冷不冷。”说着把你的手拉...

二爷×你

同居设定

OOC属于我

请勿上升!

求三连!

————————

清明已过,春天应说是快要过去一半了。前几日气温稍稍回暖,樱花渐渐绽开,你早早便换上短袖。谁想着,突如其来的一场倒春寒,一下子就把你冻蔫了。


而你今天恰巧还有一场大的室外宣讲活动,活动要求上清清楚楚的写着,工作人员必须身着衬衣和衬裤。你皱眉,找出所有加绒的衣物,披上卡其色的大衣。再搭条领带吧,这样在场下的时候,打扮也不算尴尬。


出人意料,现场的志愿者竟是张云雷。他知道你有怕风吹的毛病,特意帮你把宣讲的位置做了挡风处理。见你来了,忙把你圈在怀里。


“穿这么少,冷不冷。”说着把你的手拉过,放进自己大衣的口袋,与你十指相扣。


你怕他担心,本是不想让他知道这次宣讲的,今天出门特地坐公交。

但好像忍不住吐槽这要命的要求,便发了圈。

忘记把他设成限制了...

而且家属身份好像可以成为志愿者...

他算哪门子家属啊...

在线上头jpg.


来不及细想,宣讲马上开始。在快上场时,他接过你褪下的大衣。


微风吹过,确实够冷。


你准备的很充分,台下的观众不住的录像、点头称赞,虽说心里当真是满意极了,但心中的紧张却又比之前又浓了几分——不能出错,哪怕只有一个标点大小的错都不能有。

你向来是这样要求自己的,所以每次宣讲主讲都是你。

汗水一点点打湿演讲稿,耐不住风寒,短暂的温暖溜过手掌,取而代之的是丝丝凉意。不多时,你已经感觉到指尖的冰冷和腿部的麻木。


还有20分钟就结束了,你安慰着自己。就在结尾宣布宣讲日期的时候,你的大脑几乎已经被冻到停机,出门前轻轻上过的口红,挡不住你泛白的唇。你颤抖着说出日期,可说完才发现:

你把年份少说了一年!

完了完了,你愣在了演讲席,面对着台下的议论纷纷不知多错。主持人来了,帮你解围收尾。你哆哆嗦嗦的下台,心神不定,悲观的想着可能要被炒鱿鱼的事情,顾不得脚下台阶有几层,一个列些,眼见着就要摔倒——


却落入一个温暖有力的怀抱。


“讲的很棒呐”随声而来的,是忽然落下,沾着他香水气息和体温的,你的大衣。


连续讲了一个多小时,加上寒冷,你几乎已经说不出话了,你没精打采的把脸埋在他怀里,好一会才稍稍缓过劲来。


“一会儿领导还要找我,你先上车,外头风大别吹到。”你弱弱的对张云雷说,禁了紧他的领口。


他温柔的目光溢出狐眸,浅笑着自家丫头,冻傻了却又忘不了关心自己的模样。


“傻丫头,你领导许你直接回家呢。 ”

你吓坏了,以为真的被炒鱿鱼了,眼见着眼泪儿就嘣出来...

“想什么呢,领导夸你敬业呢。”他顿了顿,像是在藏着什么惊喜“还有啊,你被升职了,以后不用来线下宣讲了。”


一悲一喜,你眉毛的老毛病又犯了:突然紧绷,就像有人按住用力捋一样。

张云雷眼中的你眉毛一边高一边低,欲哭无泪...


你伸手要揉,却被他握住手腕。“别揉,你手凉。”他轻轻的用搓热的手帮你刮了刮“咱回家,洗个热水澡,用热毛巾敷一敷。”


你应上他,如春风般的眼瞳。

不见春寒,只见花开。






木木木青

【各大墙头】无餍5

❗❗❗❗

❗ooc是必然的

❗玛丽苏文学的礼仪:女主光环加身,谁都爱

❗女主渣,谁都爱,NP设定,感情洁癖误入

❗这是个打着刑侦外衣的恋爱脑,没有逻辑,别带脑子看,甜就完事了

❗第二人称看着很爽就对了

❗插叙写作模式,不懂就问作者应该会解答

❗玛丽苏不接受人体ETC,激情爽文必须玛丽苏

❗因为墙头,主角众多,大家肯定各有所爱,喜欢的主角大家多看看,不喜欢的主角大家手指头灵活滑过就好,严谨踩一捧一,评论区发现这种情况立马弃坑

❗剧情不定时重口,作者不定时变态

❗激情产物更新不定

❗作者个人行为,不要上升明星本人。上升就是🐶


“贪婪...

❗❗❗❗

❗ooc是必然的

❗玛丽苏文学的礼仪:女主光环加身,谁都爱

❗女主渣,谁都爱,NP设定,感情洁癖误入

❗这是个打着刑侦外衣的恋爱脑,没有逻辑,别带脑子看,甜就完事了

❗第二人称看着很爽就对了

❗插叙写作模式,不懂就问作者应该会解答

❗玛丽苏不接受人体ETC,激情爽文必须玛丽苏

❗因为墙头,主角众多,大家肯定各有所爱,喜欢的主角大家多看看,不喜欢的主角大家手指头灵活滑过就好,严谨踩一捧一,评论区发现这种情况立马弃坑

❗剧情不定时重口,作者不定时变态

❗激情产物更新不定

❗作者个人行为,不要上升明星本人。上升就是🐶











“贪婪无餍,情之应也。”





车停在了苏城市中心的一处高楼下,通过大门的人脸识别,你们这才进了楼里面,你和他两人都是无言的翻看着手中的卷宗。一路上想同你们打招呼的警员在看到你们垂眸看着手中的牛皮纸后,都格外有眼色的闭了嘴,整个警署谁不知道重案组的白教授和钟教授在研究案宗的时候,是惹不得的。就连安检处的值班警员也是闭嘴扫描了你们的随身物品就放行了。

重案组的办公室在警局的七楼,你进来的时候整个办公室只有坐在电脑前,手噼里啪啦不停的王一博在。他看到你倒是停了手中的动作,站起身走了过来,将你手中的案宗抽了出去。

“我说咱走路能看路吗?你到时候再栽个跟头。”王一博低头翻着你刚刚看着的卷宗。

你也不恼:“罗云熙呢?”

大约扫了一眼卷宗的王一博将手中的牛皮纸合住,从兜里掏出一个棒棒套塞进嘴里,指了指亮着灯的法医室:“喏,回来就提着那堆碎成炸的尸/块儿进去了,有一个多小时了吧。”

你看眼亮着指示灯的法医室,就见白敬亭大约是看完了手里的那份卷宗,从你身后过来,伸手就抽走了王一博手里的,王一博看着自己变得空荡的手,吃着棒棒糖说话有些口齿不清。

“不是,那卷宗上的几个地点我还没查呢!”

他话音刚落,另一本卷宗就冲着他的脸飞了过来,已经坐在沙发上翻看着抢来卷宗的男人毫无情绪的说着:“先查这个的。”

索性王一博反应够快,手脚利索的接住了飞来的文件,抬手扒拉扒拉他那头黑色的短发“啧”了一声转身向自己的位置走了过去。

你想着尸检结果估计还要好一会儿,便转头跟着王一博走到了他身边坐下,翻着白敬亭扔过来,被王一博放在一边的那份案宗问道:“监控查的怎么样?”

敲着键盘的手不带停歇,撇撇脑袋对于刚刚自己查出来的结果显得不满意:“不怎么样,那片都是废弃多年的烂尾楼了,根本没人装监控,有监控地方的车流量又不小,这不等着你和他给范围呢嘛。”

说着冲着你和白敬亭努努嘴。

你想起昨天下午来接你的男人说的话,又开了口:“昨天小白不是给画像吗?有结果吗?”

“画像和监控昨天都给技术科了,还没给回话。”

王一博的话音刚落,收队回来的王嘉尔就接上了话:“我半道上遇到技术科的人了,按照小白给的画像倒是在监控中找到了一个符合的人,已经叫人去查了。”

你将脑海中暂时得到的信息串了一下,抬头和原本看着卷宗的男人异口同声的开了口。

“男的女的?”

“男的女的?”

“一博,跟市档案科的借调一下这个厉漾的资料。”屋子里的其他人在你和白敬亭来回看着,刚进来就目睹了神仙默契的刘昊然拿着技术科给的嫌疑人资料递给王一博,看着你和白敬亭道:“这不彩排个百八十次,不能这么齐吧。”

你和白敬亭没言语,只是都看到了对方眼里的自己,你大概对这奇怪的默契感到有趣,低头有些哭笑不得的笑了笑。

“钟晚啊,就是偏心呗~”王一博抬眼酸溜溜的看了你一眼说的吃味儿,手里也摁下的最后一下回车键,一张个人档案被投在了办公室正中央的大屏幕上。

“这么快?”刘昊然看着屏幕上齐全到,厉漾喝咖啡习惯放几勺糖都记录的清清楚楚的资料有些诧异。

王一博还没回话,王嘉尔的手机就响了起来,是市档案室那个四十多岁的老领导。王嘉尔接通还没开口,就听到对面的老领导劈头盖脸就是一顿。

“你们组里的那个王一博是不是又黑市档案科的系统了??说了多少遍要资料就吭声,我们一定全力配合,这三天两头的黑档案科的系统,我们这的技术人员都快吓出心脏病了!”

王嘉尔转头瞪了王一博一眼,拿着手机连忙给对面的老领导赔不是,听说这老领导心脏不太好,再给气过去?

你听着几米外王嘉尔手机传来的咆哮声,抬头看看王一博乐了:“你不是说档案科里的资料都是些陈芝麻烂谷子的资料吗?”

言外之意就是,嫌弃人家的资料不够新还黑人家的系统,王一博你是人吗?

被你损的人倒也坦荡,只是觉得自家队长刚刚看自己的那一眼确实不怎么友好就对了:“上次我说这话,被那管事儿的老头听到了,反正打那儿之后,档案科里的资料就还勉强能看了。”

刘昊然再看向屏幕上的资料,脑海里只有市档案科的那些同事加班加点的辛劳模样。

好赖才赔了不是的王嘉尔挂了电话转头看着王一博就气不打一处来:“我是让你借调,借调懂吗??Do you understand?”

王嘉尔是香港人,又长在国外,每次气急了就会克制不住自己的飚英文和粤语。这个事实是整个重案组都知道的,偏偏他生气对王一博来说没有任何杀伤力。

只见王一博嘬着嘴里的棒棒糖说的理直气壮:“借调能有我黑进去快吗?”






搂氮流醨不配拥有假期

令他着迷的某些部位

老梗预警 内含(辫/林/堂/旋)

角儿的视角  ooc属于我   请勿上升

原创内容 若有重复请告知

————————————

张云雷—睫毛


你说那丫头,也没啥好看的。不过是模样俊了点儿,身段儿正了点儿。(嬉笑着,不露声色的瞥了你一眼)

要说最好看,那就是...睫毛吧。刚洗完脸还没擦干、闭着眼抓毛巾的时候。又黑又密,每一根纤细而长,尤其是眼角那几根,就像翠鸟的尾羽似的,上面还零零星星的挂着水珠...


话还没说完,自己就红了脸。


二爷,我感觉你应该不是在她擦脸的时候观察的...


那是什么时候呢...

老梗预警 内含(辫/林/堂/旋)

角儿的视角  ooc属于我   请勿上升

原创内容 若有重复请告知

————————————

张云雷—睫毛


你说那丫头,也没啥好看的。不过是模样俊了点儿,身段儿正了点儿。(嬉笑着,不露声色的瞥了你一眼)

要说最好看,那就是...睫毛吧。刚洗完脸还没擦干、闭着眼抓毛巾的时候。又黑又密,每一根纤细而长,尤其是眼角那几根,就像翠鸟的尾羽似的,上面还零零星星的挂着水珠...


话还没说完,自己就红了脸。


二爷,我感觉你应该不是在她擦脸的时候观察的...


那是什么时候呢...(自行脑补)





郭麒麟—唇


铁铁啊,那肯定是嘴巴啦。用樱桃小嘴来形容一点都不夸张,小巧精致。关键是,她气色好你知道吗,不涂口红,那颜色就冷好看,有的时候,涂了口红反而不如不涂好看呢...嗯,最关键的吧...是...亲起来...


特别有感觉(  ̄▽ ̄)σ




孟鹤堂—锁骨

小姑娘吗,长相挺俊的,就是有一点儿,老吵吵着减肥,本来就不胖,现在可好,和麻杆似的,还不大吃饭,说是要什么,保持身材...心疼啊...手感都不好了...


孟老师,咱是不是跑题了...


我这不是还没说完嘛,这姑娘最好看的就是锁骨了,夏天穿连衣裙,穿衬衣,冬天穿坎肩,不耐热的那种,好出汗,还是香汗,兰花香气呢,小汗滴托在锁骨上...哎呦喂...嘶...


孟老师,你倒是具体形容形容锁骨哪好看,别净扯这不着边儿的啊...艾艾艾,您别挡着脸啊...



秦霄贤—腿


她呀,那肯定是腿啊。

又长又直,皮肤还白。

夏天喜欢穿超短裤,原先我都是不拦着的。可是她那身打扮,一出门,满大街小伙子全都看她啊...真担心她被别的男人给掠走喽...


旋儿你在担心什么

是自己的魅力不够还是智商短缺...

(旋儿:有被冒犯到...)






老秦我真的尽力了...


这个系列喜欢吗,有想看的角儿,意见建议,评论私信都可,一定要告诉我鸭!

记得心心和蓝手哟~

爱你们呐❤️

搂氮流醨不配拥有假期

人梦今生

张云雷×你

蝶恋前世的后续

↑打开目录即可食用

结尾有彩蛋

文笔依旧上头

请勿上升蒸煮!请勿上升蒸煮!请勿上升蒸煮!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几乎不大做梦都张云雷昨夜被梦魇着了。

每一幕都清清楚楚的印在脑子里,无法忘记。

“我成了书生,还遇见了一个叫冬嫣的蝴蝶精...”闲暇里,有一搭无一搭的和九郎说着梦里的事儿。“那书生睡觉还计时,就睡一炷香。你说都怪,我今天突然从橱子里摸出半柱香...”言罢,他伸手揉了揉发跳的左眼。

“吆,这怕不是那小蝴蝶找你续缘来了,你看你那眼皮跳的。”九郎打趣儿道。张云雷忙摆手“别闹了,这马上就上场了,赶紧的再...

张云雷×你

蝶恋前世的后续

↑打开目录即可食用

结尾有彩蛋

文笔依旧上头

请勿上升蒸煮!请勿上升蒸煮!请勿上升蒸煮!

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

几乎不大做梦都张云雷昨夜被梦魇着了。

每一幕都清清楚楚的印在脑子里,无法忘记。

“我成了书生,还遇见了一个叫冬嫣的蝴蝶精...”闲暇里,有一搭无一搭的和九郎说着梦里的事儿。“那书生睡觉还计时,就睡一炷香。你说都怪,我今天突然从橱子里摸出半柱香...”言罢,他伸手揉了揉发跳的左眼。

“吆,这怕不是那小蝴蝶找你续缘来了,你看你那眼皮跳的。”九郎打趣儿道。张云雷忙摆手“别闹了,这马上就上场了,赶紧的再拾掇拾掇。”

报幕结束,二人上台,理顺了大褂,自然的入活。小园子里人依旧是那么多,张云雷习惯性的四处打量,忽的瞧见二楼离戏台很近的位置坐着一个姑娘。

眉眼清秀,黑发如瀑。扎着一条淡紫色的发带,映得皮肤更显白皙。

“之前没见过面啊,怎么那么面熟呢...”张云雷暗自腓腹着。来不及细想,台下的观众都等着呢,他赶忙回过神,好好说相声。

包袱抖的还是那么好,台词说的还是那么顺...

可那姑娘怎么哭了?

整场相声说下来张云雷都心不在焉的,九郎也察觉到了,不时的提点他。好在没出什么大差错,返场也顺顺利利的结束了。

观众散去,那条紫色的发带淹没在人潮里。张云雷呆呆的站在戏台上,思索着那个姑娘的身影。

紫色?冬嫣?是冬嫣!

那姑娘的相貌完完全全的和梦里的女子重合!“是她!是她!”张云雷抓着九郎的袖子大喊道“我说什么来着,准是来还愿了。”九郎邪邪的朝他一笑“赶紧把挑儿换了,找那姑娘去吧,别再负了人家。”

张云雷慌慌张张的换了衣裳,抄起桌子边儿上的香就跑。那姑娘似不急,又似在等人,正要出巷子,却又停住了。

张云雷三步做两步的走到姑娘跟前,故作从容的,将香递上前——

“姑娘可还记得,一炷香的时间?”张云雷小声的问到。

姑娘笑了,伸手搭在那柱香上。

片刻恍惚,张云雷这才意识到,昨夜的梦,不是梦,正是他上一世亲身经历,而眼前的姑娘,并不是梦里那个冬嫣。

“哥哥,你错了,我不叫冬嫣,我是凌东妍。”

“我不是蝶仙,我是为了爱你而出生的人。”


我伏案,注视着,你沉睡的容颜;

静默着,度过一炷香的时间;

守护着,你我前世未了的姻缘;

涕感着,今生再不负彼此的初见。



全篇完





求评论

求蓝手

求红心

爱你们鸭❤️

淖伊耶

关于我的墙头,关于我

🔝:任嘉伦 吴亦凡 刘昊然 EXO 殷志源 戳爷 小松菜奈

🆙:张若昀 邓紫棋 王嘉尔 李栋旭 张新成 裴秀智  朴叙俊 许光汉 朴宝剑 张国荣 朱茵 


偏日韩,喜欢欧美。

口味杂,啥都想试一试。


喜欢的歌也很广,

喜爱闹腾的hiphop or k-pop,

也喜欢安静的轻音乐,

喜欢英文歌也喜欢华语流行。


时而文艺,时而沙雕。

时而自信,时而自卑。

喜欢游戏,...

🔝:任嘉伦 吴亦凡 刘昊然 EXO 殷志源 戳爷 小松菜奈

🆙:张若昀 邓紫棋 王嘉尔 李栋旭 张新成 裴秀智  朴叙俊 许光汉 朴宝剑 张国荣 朱茵 


偏日韩,喜欢欧美。

口味杂,啥都想试一试。


喜欢的歌也很广,

喜爱闹腾的hiphop or k-pop,

也喜欢安静的轻音乐,

喜欢英文歌也喜欢华语流行。


时而文艺,时而沙雕。

时而自信,时而自卑。

喜欢游戏,喜欢写作。

喜欢唱歌,喜欢看书。


是个对未来感到忧愁的大三文学生。




佛性追星,

最近能让我花钱的只有国超和EXO( ˃̶̤́ ꒳ ˂̶̤̀ )


💫终极目标


看一场EXO的演唱会 签名会

看一场吴亦凡的演唱会

看戳爷的演唱会(能抢到几场看几场)

看一场任嘉伦的演唱会(应该等他开的时候我已经有能力去买演唱会的票了!) 能有肢体接触的(握手)会!(我就是馋他的身子,我下贱)

看一场周杰伦的演唱会

勇斗家花花

他好好,求求你们看看他吧!!!他超好的!!!!!!!

他好好,求求你们看看他吧!!!他超好的!!!!!!!

勇斗家花花

他叫Victor Han Baccic Galvao

爱称Drum尊

他是巴西x韩国混血

超欲

其实本人十分沙雕

会四国语言,和一点点的中文

他叫Victor Han Baccic Galvao

爱称Drum尊

他是巴西x韩国混血

超欲

其实本人十分沙雕

会四国语言,和一点点的中文

勇斗家花花

给大家带来一个绝世憨憨,我的墙头,一个披着吸血鬼外皮的哈士奇,外界人称闭嘴希腊神话,张嘴开心麻花,腹肌贼棒的一个憨憨

给大家带来一个绝世憨憨,我的墙头,一个披着吸血鬼外皮的哈士奇,外界人称闭嘴希腊神话,张嘴开心麻花,腹肌贼棒的一个憨憨

💋Cherry

最近的墙头们❤️纯舔颜

都是演技佳颜值高👌

安利🙋🏻‍♀️

许凯 👉🏻从前有座灵剑山 招摇

侯明昊👉🏻寒武纪

李现👉🏻河神 亲爱的热爱的

张新成👉🏻大宋少年志

罗云熙👉🏻香蜜沉沉烬如霜

任嘉伦👉🏻锦衣之下

最近的墙头们❤️纯舔颜

都是演技佳颜值高👌

安利🙋🏻‍♀️

许凯 👉🏻从前有座灵剑山 招摇

侯明昊👉🏻寒武纪

李现👉🏻河神 亲爱的热爱的

张新成👉🏻大宋少年志

罗云熙👉🏻香蜜沉沉烬如霜

任嘉伦👉🏻锦衣之下

天书是那么好懂的吗?

我的南韩追(pá)星(qiáng)实录

警告⚠️:喜欢Red Velvet、南太铉、崔始源、李知恩IU以上任意一个的请不要点开!不要点开!不要点开!

狗头保命🐶⚠️:在此声明,我绝对没有引战的意思,只是闲的没事把自己爬墙的经历写出来罢了。

ballball各位刚才被cue到蒸煮的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这种铁了心的黑粉身上,真的卑微祈求各位,我跟您吵架一定吵不赢,我圈地自黑您圈地自萌,岂不是两全其美?


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有好多明星明明第一眼看上去没什么黑点,长的也可以,实力也不差,在别人那里的路人缘也挺高,但是不知道为啥自己就是不喜欢or讨厌。


到后来自己慢慢又入坑了别的墙头,甚至原来的本命(BigBang...

警告⚠️:喜欢Red Velvet、南太铉、崔始源、李知恩IU以上任意一个的请不要点开!不要点开!不要点开!

狗头保命🐶⚠️:在此声明,我绝对没有引战的意思,只是闲的没事把自己爬墙的经历写出来罢了。

ballball各位刚才被cue到蒸煮的不要浪费时间在我这种铁了心的黑粉身上,真的卑微祈求各位,我跟您吵架一定吵不赢,我圈地自黑您圈地自萌,岂不是两全其美?


不知道有没有人跟我一样,有好多明星明明第一眼看上去没什么黑点,长的也可以,实力也不差,在别人那里的路人缘也挺高,但是不知道为啥自己就是不喜欢or讨厌。


到后来自己慢慢又入坑了别的墙头,甚至原来的本命(BigBang太阳)也因为太久不营业被我抛弃了(啊我真是个三心二意的女人呢嘻嘻嘻...),了解了他们的过去之后才发现原来自己之前的不喜欢都是有原因的。


最开始的时候自己也是实在不解,后来这种事情多了也就只能感叹一句,啊,原来冥冥中自有天意,可能命中注定我就该饭上四个人的温拿WINNER,有我们北京妹妹宋雨琦的女娃(G)I-DLE,还有现在硕果仅存的八个老少年们(对,除了csw我都爱)。


1.之前温拿出道的时候因为不喜欢南太铉而一直没有入坑

(那时年幼无知的我还是鸡舍家族饭呢,我的2ne1女王团白月光一辈子意难平啊啊啊啊啊啊啊!)

(所以我不喜欢BLACKPINK只喜欢Lisa)

那时菊花基本上把所有资源都给南太铉,我们忙内里兜那么强的实力都不嫌浪费吗?结果直接导致那时的我对姜金宋李四个完全没有印象。

直到后来因为一张大眼哥哥的饭拍生图以及眼哥的solo曲的MV垂直入坑啊我就是个只看脸的肤浅女人 

(大约是19年三四月份的时候)

才慢慢的通过当年的影象去了解他们的过去,也就知道了我为什么不喜欢南太铉。

(不过在这里还是要跪谢南太铉退团的大恩大德...)


2.之前一直没有入坑suju的直接原因就是不喜欢csw,觉得“这个人看起来好油腻为什么要选他当门面,傻冒家早期审美不应该是这样的吧?”连带着也对suju没有好感。

后来去年正规九辑被特哥颜值暴击还有赫海狗粮暴击垂直入坑。

(啊为什么又是看脸...)

过了没多久国会议员就掉马了啊...

气得我直接脱粉大队,光速转唯。

(然鹅剩下八个我都爱啊...)

现在对SUPER JUNIOR情感很复杂,既心疼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粥,又因为自己的情怀不可能继续粉团...

虽然估计这辈子都不可能看到csw退团,但是只要他在一天我就永远不可能粉大队。



3.之前觉得字母女还可以,但每次不管有人怎样给我花式安利我就是入不了坑,她的歌听两句就听不下去了。

直到后来入了suju的大坑,知道发生过什么的时候我这个时隔多年才知道真相的新粉都恨不得跳起来拿刀砍人...

呵,手滑...


4.red velvet(不知道名字拼对了没有),这个我也是因为一个人讨厌全团,是谁呢?

啊,是因为业务能力不强自己记不住动作在那瞎你妈惊讶的裴姐以及像疯狗一样乱咬人的裴姐ncf呢...

(诶哟我怎么阴阳怪气儿的呢呵呵呵...)

还有,不光咬我本命,你还敢去咬我大墙头Lisa?

拜她所赐,Lo siento那么好听一首歌我听到就生气想哭。

所以说啊,孩子不能随便奶,谁知道养大了是不是头白眼狼...


5.(这个是喜欢的!喜欢的!喜欢的!)

最后是我们可爱的北京妹妹宋雨琦,之前出道那会一直有好感但是没到墙头那个地步,后来上了super TV2那个随机舞蹈我又垂直入坑了女娃。

(啊啊啊终于有一个不单单是因为颜值入坑的了我哈哈哈哈哈哈哈!)

北京妹妹人格魅力真的强啊,带的我直接粉了俩团,大概就是因为这里开始慢慢对suju转粉...


6.补充一个不喜欢的,韩庚。



所以说,真的是冥冥中自有天意的嘛...

真的好神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