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12456浏览    715参与
Hank
  墨西哥海军陆战队   虽然...

  墨西哥海军陆战队

  虽然已经画过了但还是想再画一次墨的海军陆战队。。

  墨西哥海军陆战队

  虽然已经画过了但还是想再画一次墨的海军陆战队。。

灰橙QAQ
  这是什么神奇的东西......

  这是什么神奇的东西...

  私心美加

  好少人画墨西哥啊,国旗确实难画

  这是什么神奇的东西...

  私心美加

  好少人画墨西哥啊,国旗确实难画

元素

亲一下没什么的

   运转功法,入定内视,墨很快触碰到白的魂力。

      墨上前和白额头相触,试图构建起他们一同相处的场景和情节。


      果然,白的脑海中闪过诸多画面,但下一刻又消失不见了。

     墨见壮也没犹豫,开始着手破阵。


      带到外界日夜颠倒,墨才睁开眼。因为尽量照顾到不要让白产生记忆混乱等不舒服的状态墨拿出来百分百的...

   运转功法,入定内视,墨很快触碰到白的魂力。

      墨上前和白额头相触,试图构建起他们一同相处的场景和情节。


      果然,白的脑海中闪过诸多画面,但下一刻又消失不见了。

     墨见壮也没犹豫,开始着手破阵。


      带到外界日夜颠倒,墨才睁开眼。因为尽量照顾到不要让白产生记忆混乱等不舒服的状态墨拿出来百分百的细心和实力。

      故而一睁眼就脱力倒下,加上手还和白十指相扣,如果白直接明晃晃被拉倒。


     白醒来时墨还昏睡着,白有些恍惚,想要站起身来,却发现自己以一个极其别扭的姿势趴在墨身上。


     白急忙想要站起来,却没能成功抽出手,反而种种地磕在了墨身上。


      墨咳嗽两声也清醒过来。

      墨看向白,嗯——尴尬,窘迫。


     墨似乎后知后觉般,慢慢放开白的手。


      “不好意思,我食言了。”

      白听闻此更臊地慌。

 

      “没事,你是对的。真的很感谢你,小时候还有就是最近。”


      墨也站起,张开手臂等待拥抱。

      白有些犹豫,但还是上前拥抱。白本想着浅浅一抱,但想要脱身时却被墨箍住了,然后墨又上手揉了揉白的头发和脸颊,许久才松开手来。


      故人重逢,却是难得的相顾无言。谁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

      白磕磕巴巴地开口,说以后有机会可以一起去秘境。


      墨却不满意,但是他想了想好像白说的也挺合理的,也找不出话揶揄。


      白其实挺尴尬的,活了二十年,平白无故多了一年的丰富多彩的生活,而且记忆中自己那副粘人落魄的形象实在让白不适应。


      索性,此刻已经要准备离开秘境了。白硬着头皮想,总归不会太难熬。


      显然墨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但他却有些遗憾。

      白没怎么说话,墨也默契地不打扰,但墨盯着白目光灼灼,显然是低估了自己的存在感。


      就要离开的时候,墨终于注意到了两人戴着对方的簪子,于是上手抽掉了自己的簪子,要帮白换。


      白不大习惯,反应很大。墨却调笑着说小时候哪次不是我束的,放松。

      墨比白稍高一点于是就面对着白,直接帮白束发,束完以后就观察白的表情。


      然后往后退了两步,给自己换上簪子。


      “中秋节去人间玩吗?”墨邀请着。

     白下意识拒绝说下个月中旬有约,墨一愣,笑着说,不能让我插个队吗?


      白想起这一层顿时也哭笑不得。只得告饶说会去的。


      两人定好了寒春江边见,便陆续出了秘境。


      然而中秋节这天,情况却有了些变化。原本想约白去人间转的约会对象,在被白推迟日期后在人间遇到了白和和白挨的很近的墨。


      原约会对象控诉白不守约,竟然让人插队。

     墨对这个约会制度其实并不清楚始末,于是只站在一旁看白解决。


      终于好说歹说,一顿耳语和安慰结束后,原约会对象终于放过白。但约会对象提出了一个要求。


      原约会对象耳语结束后,白有些不自然地虚瞥了墨一眼。然后同意。


      墨本来就是在看热闹,看着白和小姑娘进了小巷子却不由自主地乱想,最终跟了上去。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白低头轻轻吻了那姑娘一下。那姑娘却很大胆,直接缠上来吻技娴熟地吮吸了白好几口,临了还咬了一下白的下嘴唇。


      而白只一开始姑娘贴上来的时候,有些不耐烦。但等到一吻结束,已经晕头转向毫不在意了。最后只象征性的敲了敲姑娘的头。


      墨收敛好的灵力慌乱中外泄。两人自然也注意到了。


      姑娘很快又羞又恼很快跑开。白留在原地五味杂陈。

      首先被人偷听面子挂不住,其次还是被偷看这种事,实在尴尬。


     但白想了想,墨照顾自己那么多,这点事其实无伤大雅,就打算揭过这件事。

      白回到墨身边,岔开话题说要不要去吃点东西。


      墨却很不懂事地问白为什么要亲那个姑娘。


      白有些尴尬。

      “…我排的约会的最后一项是礼貌性地吻一下约会对象,这次爽约原是我不好,姑娘提了也不好意思拒绝。”


      墨心里一方面不由自主地闪过刚才那姑娘贴上白的一系列操作,一方面又不由得想白约会了多少人,亲了多少人,又有多少次出现了刚才那种情况。


      墨难得地想得脑子痛,他不由得问。

      “所以到底为什么要约会,你还没到没人要的地步吧。”


     白好像被戳中了心坎,一时间也忍不住说出自己的心里话。

       “我这一辈就我一个王子,我父亲甚至也没有个兄弟姐妹。族里人决定这样下去会出问题,就希望我早些成婚,以免像我父亲一样到后面在修行关键时期,恰巧碰上了喜欢的人,必须在结婚生子和修习实力上做选择。”


      白说完觉得自己说得太多,又q墨,说墨肯定没有这个烦恼。


     然而墨这边,本就是为了在岔开自己注意力在问问题,此刻解答了疑惑后,脑子就忍不住开始乱想。


     想刚才白和人湿吻的场景,想白的嘴唇被吮吸,又被极其诱惑地一咬。

      他内心冒出一个极其汹涌的场景就是,在一间昏黑的屋子里,自己也像刚才的姑娘一样,扑过去吻白。好像还想再深入一点,也许撬开白的唇齿,接触到白的…


      白自说自话半天不见回应也有些尴尬,就继续提议去吃东西。但墨只呆呆的看着自己,让白不由得有些瘆得慌。

      白忍不住创了一下墨的胳膊,“去吗?”


      墨回过神来,表情僵硬。下意识地往后退了一步后,又僵硬地挑起话题问白去吃什么。


      白这又想起刚刚被墨撞见那一幕,内心无比尴尬。有什么被好兄弟撞到香艳场景更社死的事了吗?


     白还想安慰墨不要放在心上,忘了就行,但由于此刻自己也害臊地厉害,就没说什么。


      吃完藕粉,街上的摊子已经散地差不多了。白想着打道回府,墨却很唐突地拉住了白不让走。


      墨很快解释,自己还想去出去吃水晶糕。

      白狐疑还没升起来就又踏上了寻找水晶糕的路途。


      可能是散市的缘故,原本很好寻的水晶糕,白墨二人转了还几条街都没买到。

      可墨仍旧不死心,要拉着白在转一遍。推辞说,也许刚才没看清楚呢!


      白只苦笑着陪墨又转了一圈,知道街上都没有小贩了,才想办法说等下次出来遇到了给墨带一份。


     墨似乎也很满意白的解决方案。白又想着送墨先走,墨却赖着不走。


    半晌僵硬地模仿着往日调侃白的语气说,我也是你半个约会对象了吧,怎么不送我一个吻?


     白愣了一下,笑着说约会的对象基本上只见一次,但咱哥俩的兄弟之情长长久久,既要纪念,不如护送礼物来得珍重些。


      白说着随身取出一枚骨哨——“这是用我羽毛炼制的召唤哨,你吹哨时我就会感应到。”


      墨却有些慌乱,他空间里储存了这十年里众多想要送给白的东西,但此刻他只觉得哪个都拿不出手,哪个都不好。


      白看出墨可能没带什么物品,就给墨解围。


      “你的礼物我已经收到了。”白说着摇了摇自己手上取出的墨色剑——娃娃。


      墨似乎还是有些过意不去,白实在看不惯拽天拽地的“黑哥哥”露出自顾自陷入自责。


      想了一会儿,白上前抱了抱墨,说其实不用什么物件,人间的那一年我已经获得很多了。

      说完白又凑上去贴了贴墨的嘴唇,似是安慰。


      白于是接着说要等墨先离开。墨脑子一片空白,白说什么都照做,很快飞回老家。


      白站在原地有些好笑,转身前回想起这一天以及十岁的那一年,也不由得眉眼弯弯。



云裳今天更新了吗
加:妈妈我遇上爱情了,今晚不用...

加:妈妈我遇上爱情了,今晚不用做我的饭了

美:妈妈我遇上爱情了,今晚不用做我的饭了

墨:妈妈不用做我的饭了


加:妈妈我遇上爱情了,今晚不用做我的饭了

美:妈妈我遇上爱情了,今晚不用做我的饭了

墨:妈妈不用做我的饭了


柳刀刀
  最近没画什么东西,没什么东...

  最近没画什么东西,没什么东西可发(。•́︿•̀。)

  最近没画什么东西,没什么东西可发(。•́︿•̀。)

柳刀刀
  春天啊暖阳啊快些来吧

  春天啊暖阳啊快些来吧

  春天啊暖阳啊快些来吧

蛊啸

  是成为天使的墨呦!

  是成为天使的墨呦!

蛊啸
  墨:你猜我知道了什么

  墨:你猜我知道了什么

  墨:你猜我知道了什么

蛊啸

  第一张图是嘉德罗斯见到的墨

  第二张图是平常人见到的墨(针双标)

  第三张是个表情包

  第四张是墨在救帕帕时被银爵刺穿身体的时候假死的样子(我后期的文章中会提到)

  第四张就是我平时画的图啦

  第一张图是嘉德罗斯见到的墨

  第二张图是平常人见到的墨(针双标)

  第三张是个表情包

  第四张是墨在救帕帕时被银爵刺穿身体的时候假死的样子(我后期的文章中会提到)

  第四张就是我平时画的图啦

Hank
我没有找到太多关于墨西哥海军陆...

我没有找到太多关于墨西哥海军陆战队的资料,我只是听到他们与毒贩抗争的消息。

  如果真的是这样

 祝你们好运,战士们。

  (草有没有知道的给我科普一下

我没有找到太多关于墨西哥海军陆战队的资料,我只是听到他们与毒贩抗争的消息。

  如果真的是这样

 祝你们好运,战士们。

  (草有没有知道的给我科普一下

柳刀刀
  撕脸皮子的火子哥

  撕脸皮子的火子哥

  撕脸皮子的火子哥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