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墨家三兄弟

27967浏览    214参与
水

番外(二)ask第二期

豆斧鸭:ask ink:你有没有想过以前的你是什么样子的呢?对于现在的你有什么看法?

ink:“以前的我吗...我在家里,看过以前的我的照片,照片中的我笑的很灿烂,衣服除了颜色不一样以外,好像没有什么区别了,我当时愣了一下,我也听其他人说过以前的我是什么的样子,但我对于过去没有任何记忆,我想我过去的样子真的跟他们说的一样吧。”

ink:“我对现在的我看法吗,我并没有什么看法,所以我没有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盒子精:ask error:你觉得以前的ink好还是现在的ink好?

error:“呃...我觉得还是以前的他好吧,虽然很烦...但总比面瘫好吧!”...

豆斧鸭:ask ink:你有没有想过以前的你是什么样子的呢?对于现在的你有什么看法?

ink:“以前的我吗...我在家里,看过以前的我的照片,照片中的我笑的很灿烂,衣服除了颜色不一样以外,好像没有什么区别了,我当时愣了一下,我也听其他人说过以前的我是什么的样子,但我对于过去没有任何记忆,我想我过去的样子真的跟他们说的一样吧。”

ink:“我对现在的我看法吗,我并没有什么看法,所以我没有办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盒子精:ask error:你觉得以前的ink好还是现在的ink好?

error:“呃...我觉得还是以前的他好吧,虽然很烦...但总比面瘫好吧!”


🌸盒子精:ask dsink:ink有时会做噩梦吗?

dsink:“噩梦?他回来的时间还不是很久,现在还没有做过噩梦。”


🌸盒子精:ask dsink:你有没有在工作的时候,带ink去jr呢?

dsink:“有啊,本来是希望他能想起什么,但是他只能感觉到熟悉,却想不起来。”(dsink带ink去jr这个以后的章节里会出现的)


🌸盒子精:ask dsink:自从ink变成那样后,他有没有以前那么皮了?还是说特别安静的那种,别人不跟他说话,他就跟个石雕似的,坐在那一动不动的。

dsink:“他现在确实不皮了,应该说根本没皮过,我当时还很惊讶,他现在确实就跟你说的一样,变得很安静,跟以前吵吵闹闹的性格,完全不一样,别人不跟他说话,他就没什么反应,跟pale一样,很安静。”


最爱抹茶啦:ask ink:你觉得有感情对你来说是好是坏?

ink:“过去的话,感情给我带来的只有孤独和痛苦,到现在应该不是了,因为有人陪伴,不过目前我还不知道我应该如何获取感情,但我绝对不希望用nightmare的方法,来让我获取感情。”


最爱抹茶啦:ask ink:你是一开始就这么厉害吗?

ink:“听他们说,因为创造力下降的原因,所以我的实力也因此下降了不少,但还是不能小看。”


最爱抹茶啦:ask ink:你现在对哪个骨好感最高?(搞事)

ink:“好感最高?这个嘛,我想想。”

过了一会儿

ink:“我不确定,所以抱歉,我无法回答你这个问题。”

“意料之中。”

“嗯?”

ink回过头,发现竟然是nightmare

ink警惕的说:“nightmare,你来干什么!?”

nightmare笑着对ink说:“我只是好奇,你会怎么回答这个问题而已,不过,我也很想在给你点负面情绪。”

ink警惕的看着nightmare,同时也有些恐惧

“nightmare,你他妈的滚。”dsink和pale突然出现,愤怒的对nightmare说道,pale没有说话

nightmare有些扫兴:“好吧,本来以为能够得手的。”说完nightmare就走了

dsink:“你还好吧。”

ink点了点头,表示没事


ask pale:你对现在的ink有什么看法?

pale沉默了一会儿,说:“brother。”


今天的ask到此结束

(不知道写的怎么样,如果不好请见谅。不知道还有没有人想要ask,还是想看别的,请在评论区里发表)






水

番外(一)ask

(因为只有两个人提问,所以其他的ask都是我自己想的)

🌸盒子精:ask ink:你怀念以前没有被墨家找回,流浪的时候吗?

ink:“流浪?其实也称不上是流浪吧,不过我确实挺怀念的,现在想想,那种生活,其实也挺好的。”


ask ink:你为什么会怀念以前的生活?

ink:“这是因为...”

ink回想回到墨家后的生活,恢复au守护者,倒是没什么,但有时想多睡一会儿,结果,被dsink搞得完全不能睡,而且每次吃饭都要吃那么多,而且竟然还被nightmare盯上了,然后莫名其妙的发生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ink:“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了吧。”

你点了点头


ask...

(因为只有两个人提问,所以其他的ask都是我自己想的)

🌸盒子精:ask ink:你怀念以前没有被墨家找回,流浪的时候吗?

ink:“流浪?其实也称不上是流浪吧,不过我确实挺怀念的,现在想想,那种生活,其实也挺好的。”


ask ink:你为什么会怀念以前的生活?

ink:“这是因为...”

ink回想回到墨家后的生活,恢复au守护者,倒是没什么,但有时想多睡一会儿,结果,被dsink搞得完全不能睡,而且每次吃饭都要吃那么多,而且竟然还被nightmare盯上了,然后莫名其妙的发生了一些其他的事情

ink:“现在你知道为什么了吧。”

你点了点头


ask killer:你喜欢ink吗,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

killer:“当然,虽然他现在变化很大,而且已经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但我仍喜欢他。”


ask dsink:你觉得现在的ink怎么样?

dsink:“那家伙,现跟他说话,他都是面无表情,虽然过去跟他说话,他有点太吵了,但...好像比现在要好吧。”

ask pale:当上哥哥后,有什么感觉?

pale沉默了一会儿,说:“brother。”


ask ink:你真的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吗?

ink:“嗯,过去的事情,我真的一点也想不起来了,但却总能感觉到一种熟悉的感觉。”


ask error:你对现在的ink有什么看法?

error:“那个彩虹混蛋?我对他现在第一个看法,就是面瘫,比他弟,不,比他哥pale还面瘫,我觉得可以给他上点颜色,不对,为什么我要去关心那个彩虹混蛋。”

你有点疑惑,你听见error说给ink上色,你有点怀疑error,这是关心吗?


抹茶布丁:ask ink:你可以穿女装吗?

你趁dsink不在,为ink递上了女仆装

ink:“女仆装?好吧。”

过了一会儿

ink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脸变虹了一点(注意:虽然ink现在全身上下只有三种颜色,但是脸虹时,脸上出现的红晕,依然是彩虹色):“你确定这样穿没问题吗?”

你回答道:没问题。你感觉罪恶爬上了脊背,你感觉后背不对劲,你转过身,你看到dsink正盯着你,dsink现在好像很生气

dsink突然恢复原来的表情对ink说:“ink现在快点去把衣服换回来。”

ink:“哦。”说完,就去换装了

dsink看到ink走后,又再次盯着你,表情又变回了原来生气的表情,你感觉你要完了


ask ink:我能尝尝你做的蛋糕吗?

ink:“可以。”然后拿出了一块蛋糕

ink将蛋糕递给了你,你拿到蛋糕后,吃了一口,真的好好吃,你对ink表示这个蛋糕太好吃了


ask ink:你讨厌现在的生活吗?

ink:“不讨厌,因为有人陪伴,毕竟这是我一个人生活的时候,一直想要的。”


ask ink:那你是喜欢现在的生活了?

ink:“或许吧...”


ask cross:cross我想问你同样的问题,你喜欢ink吗,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

cross:“我的回答跟killer一样,虽然他的样子跟原来差别很大,但我还是喜欢他。”


(抱歉,因为我不知道该提问点什么,所以这次写的也不是很多,如果想提问的话,请在评论区发表,希望有人能提问,因为下一章,我还是打算写ask)

冷漠儿

汉堡约的墨家三小只和nmp

欢迎观看我的巨大水印乁(•౪• 乁)

汉堡约的墨家三小只和nmp

欢迎观看我的巨大水印乁(•౪• 乁)

天选之堡堡堡堡堡🍔

【墨家-哨向paro③】毒蛇与白兔(nmpale+情人节贺文)

*哨向设定注意

*有墨家私设注意

*nmpale注意

*就当情人节贺文了【你】

*ooc注意

———————————————————————

(一)

有一说一,pale在哨兵里的口碑是有名的好。

至于为什么一个向导这么受哨兵青睐这还要从pale那万里挑一的精神力属性说起。pale的精神力是空白,可以接纳所有属性所有类型的精神力,这种没有任何特点的精神力成为了pale最大的特点。

哨兵并不是一开始就能寻找到自己的向导的——毕竟找向导这事跟找对象一样,再加上向导的数量又比哨兵低,没有向导的哨兵跟没有对象的单身汉一样比比皆是。再加上向导素会不定期的断货和狂暴期的不定性,几乎每个哨兵...

*哨向设定注意

*有墨家私设注意

*nmpale注意

*就当情人节贺文了【你】

*ooc注意

———————————————————————

(一)

有一说一,pale在哨兵里的口碑是有名的好。

至于为什么一个向导这么受哨兵青睐这还要从pale那万里挑一的精神力属性说起。pale的精神力是空白,可以接纳所有属性所有类型的精神力,这种没有任何特点的精神力成为了pale最大的特点。

哨兵并不是一开始就能寻找到自己的向导的——毕竟找向导这事跟找对象一样,再加上向导的数量又比哨兵低,没有向导的哨兵跟没有对象的单身汉一样比比皆是。再加上向导素会不定期的断货和狂暴期的不定性,几乎每个哨兵都会偶尔被突然而至的狂暴期打个措手不及。

在这个时候,pale就是他们的救星。

毫不夸张的说,几乎整个学院的哨兵都被pale救过。毫不排外的空白精神力将发狂的哨兵温柔的包裹起来,静静的将其安抚,就像一个哭闹的婴儿落入了妈妈的怀抱,然后安稳的睡去了一般。

呃,虽然这个比喻的确有些问题,但现实就是这样。再加上pale性格安静,在五感比较灵敏讨厌聒噪的哨兵里的确非常讨喜。有哨兵开玩笑的称pale为“所有哨兵的母亲”,最后这个玩笑愈演愈烈,被pale奶过的哨兵们都不约而同的朝pale叫起了“妈”。

当然,哥依然是哥,被弟弟奶过的哥还是哥。

虽然空白的精神力的确给pale积攒下了好人缘,但副作用也十分明显。过度消耗精神力的pale开始变得嗜睡,再加上dsi也没有找到合适的向导,平复狂暴的dsi也消耗了pale太多的精力,其他的哨兵们也很是理解的减少了找pale奶人的次数。

nm知道pale的原因也是因为pale在哨兵中的好人缘和好口碑。

作为学院里的最强哨兵,nm的名气也是大得可以,手底下小弟成群,获得信息的渠道自然四通八达。

nm不止从一个小弟那里听说过pale。这个精神向导是兔子的小家伙起初并没有引起过nm的注意,直到有一群哨兵开始集体认妈,这个沙雕举动不仅惊到了向导那边,连nm都差点把嘴里的茶喷出来。

从此pale使一群哨兵认妈的英雄事迹就深深的印在了nm脑海里。

nm是个黑暗哨兵①,这点nm没有向外透露过一丝消息。

黑暗哨兵的特殊性和稀缺性使学院异常重视,这种不需要向导的领袖哨兵只要一经发现就会被迅速报告给公会,然后黑暗哨兵就会被强行带走进行非人的训练,接着被投入战场出生入死。

nm不想用大好的年华去战场上体会与死神擦肩而过的感觉,所以他选择在学院里隐藏成普通的哨兵,只要每个月发次疯装装样子,又或者去买一瓶向导素,给外人一种假象就可以蒙混过关,再加上nm的精神力有很强的侵略性和压迫感,甚至带着一种恶臭的味道,没有向导可以忍受如此重口味的精神力,因此也迟迟没有向导有与他结合的意向,nm倒也因此乐得清闲。

但是学院很显然不想让nm这么清闲,就像是盼着抱孙子的娘家一样,学院不想让这么一个好苗子至今也没有向导来与之结合,从而根本发挥不出来哨兵的最强实力,于是学院高层开始频繁让nm与向导尝试连接,当然最后都是以失败告终。

直到上级发现pale不会被nm的精神力影响到。

(二)

作为介绍人的ink是最先接到上级给的消息的。

上面那群老头子想让nm和pale试一试相合性,毕竟nm的精神力太过奇葩几乎将所有没有哨兵的向导全部劝退,只有pale一个人杵在原地,左望望右看看,不知道为什么同伴们突然全部离开了原地并向后退了八丈远。上级好像发现了宝一样,当天就下了文件,让nm和pale在一起试试相合性。

ink拿着发下来的通知眉头皱成了疙瘩,现在dsi刚找到合适的向导,pale还没有完全恢复,身体也很虚弱并且时不时的会突然睡着,而nm又是个最强的哨兵,哨兵的能力越强,感知过载的可能性就越大,精神力越不稳定越容易进入暴躁状态,而相对的,对向导的要求和能力需求也越大,如果pale真要跟nm结合了,对pale的身体和精神消耗也会变大,对pale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ink深吸一口气,将通知放在桌子上,看来他这个介绍人必须从中作梗,以防止对pale的身体造成更严重的伤害。

当nm按照通知提前几分钟来到训练室时pale已经在训练室的椅子上坐定,pale的精神向导是一只白兔,小兔子趴在pale的怀里呼呼大睡,而pale则拿着手机,手指在屏幕上飞速移动着,好像是在聊天,听见声音以后pale抬起头,对着nm礼貌性的点了点头,接着又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等ink到来也就是全部人员到齐后在ink的指导下两人开始尝试着进行链接,此时精神向导为了不碍事全都聚成了一堆。nm的精神向导是一条蛇,黑色的反着光,身躯又长又大,半举着身子朝pale的兔子嘶嘶的吐着信子——也许是因为食物链的关系,比起ink的猫,nm的蛇好像更对pale的兔子感兴趣一些。

而对于白兔来说他这是第一次看见蛇。初生牛犊不怕虎的白兔抬起脑袋,闻了闻对面这个身材黝黑的捕食者,又用爪子巴拉了一下,然后在蛇和猫都没注意的时候一口咬了下去。

蛇被疼的身子缩在了一起,将白兔甩掉以后有些生气,怒火中烧的张开嘴想要把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兔子吞下去,结果旁边的三花猫见兔子有危险坐不住了,率先跑到兔子面前,接着啪叽一爪子扇在了蛇的脑袋上。

猫和蛇的战争一触即发,尖锐的猫叫声引起了主人们的注意,不得已所有人都把自己的精神向导唤了回来。黑蛇缠在nm的胳膊上,威胁一样的瞪着对面的一对兄弟。

ink有些好笑的揉了一把趴在自己肩膀上炸了毛的精神向导,这时三人要做的事大部分都完成了,ink以pale身体不好为由让他回去休息,看pale走后,ink神神秘秘的对nm提出了“要不要去喝一杯”的邀请。

nm自然能看出来ink话里有话,点点头同意了。

“说实话nm先生,你这伪装能力还是不错的,但是还是骗不了我这个介绍人。”ink喝了一口咖啡,笑着对nm说。的确,作为介绍人的ink见多识广,什么样的精神力没有见过,但nm是黑暗哨兵这事的确藏的够深,要不是ink能力强而且观察细致估计也会被nm糊弄过去。

nm听见以后也有些吃惊,毕竟上一届的介绍人的确被自己糊弄了过去,这个向导的实力肯定是不一般的。

“我本来是想劝你放过我那体弱的小可怜弟弟,但现在看来我要改变我的策略了。”ink将咖啡杯放下,微笑的说道。

“我们来场交易吧,nm先生。”

(三)

交易的内容其实很是简单,nm表面上跟pale是一组哨向,但毕竟nm是黑暗哨兵,自然不需要pale平复他的狂暴期,而pale在nm身边不仅可以恢复被过度消耗的精力和体力,也会让上级不在安排向导来打搅nm,以降低nm的黑暗哨兵体质被发现的几率,再加上pale在nm身边相当于一个人质,ink也不敢把nm的真实身份说出去。

略微思索权衡利弊以后,nm同意了ink的交易。

“爽快人。”ink笑着握了握nm的手,“那合作愉快了,nm先生。还有,这次的我请了……服务员!帮我记在error的账上!”

正在宿舍里做娃娃的error打了个喷嚏。

nm和pale成为见习的哨向组合时在整个学校里刮起过一阵浪花,毕竟是最强哨兵终于名花有主,曾一度被人们当成茶余饭后的消遣。

“他俩在某些方面还真的挺配。”哨兵dsnm骂骂咧咧的放下啤酒,有些醉醺醺的对着自己的哥们dsc吐槽道,“毕竟一个谁都能接受,一个谁都接受不了……嗝!两个独一无二的人在一起了,还真是配啊哈哈哈哈哈……嗝!”

“也不知道那群傻*们会不会冲着nm叫爸爸哈哈哈哈哈!反正我是不会,就算我的确被pale奶过我也不会!我只认pale这个妈!哈哈哈哈哈……嗝!”

在nm和pale成为一对哨向以后俩人跟普通的哨向组合一样,几乎形影不离的呆在一起,但俩人又都不是话多的人所以呆在一起的时候几乎没人说话,但他们之间丝毫没有什么交流障碍,跟pale呆久了以后nm可以精准的从pale的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动作中知晓pale的想法和意见,而相对的,pale也几乎可以摸透nm的习惯和脾气,所以俩人在一起倒很是自在,并慢慢形成了默契。

虽然nm的确不需要向导,但是他们还是会抽出时间来进行磨合和练习,对于nm来说,pale是第一个可以跟他进行精神结合并且不会被他压迫感的精神力劝退的人,所以也是很是新奇,到底有个向导的哨兵是什么感觉,再加上对方的确帮过自己小弟好多次,所以当pale提出要进行练习时也就答应下来,算还pale一个人情。而对pale来说与nm进行磨合更像是对自己的一种实力练习和增强,毕竟对方可是哨兵里最为厉害的骨,与nm进行练习和磨合对pale来说也有很大的益处,毕竟现在的pale并不像ink一样是个出色的向导,他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但是pale的体力依然是个很大的问题。pale嗜睡,并且有时候突然睡着。被ink打过预防针的nm也就习惯了,刚开始是给ink或者dsi打电话把pale从训练室接走,最后嫌麻烦直接自己上手把睡着的pale抱回了向导宿舍,刚开始ink还有些不好意思,但nm对此没啥怨言也表示乐意以后,也就由着他去了。

当然,睡着的pale对此完全不知情。

“据我所知你的脾气还没这么好吧,居然亲自把小兔子送回去?”dsb乐呵呵的坐在nm的桌子上笑着问道,这个神出鬼没的欠揍哨兵总是能给nm整出一些新花样。“与你无关。”nm皱着眉,将手里的茶杯放下,“还有,把你的屁股从我桌子上挪开。”

“哎呀好凶哦。”dsb知趣的跳下nm的桌子,冲着nm摆了一个鬼脸。“小兔子那么白,可别被你这一身黑的毒蛇染脏了,不然那头护崽的豹子可饶不了你。”“你不说话没人当你哑巴。”nm有些不高兴,眼光从手机上收回来,撇了一眼dsb说到。

“好的好的。”dsb耸耸肩,离开了nm的宿舍。

(四)

很快几个月过去了,dsdream和dsi已经成了一对正规的哨向并进行了肉体结合,pale也在nm身边呆了快半年,说实话nm倒是挺享受跟pale进行精神链接,毕竟一片可以包容万物的空白的确让nm舒服不少。

就在这一切祥和的时候,上级却在偷偷摸摸的想要搞个大事情出来。

在下午的时候dsb突然找到了nm,严肃的神情让nm也为之紧张起来,毕竟dsb很少有这么认真的时候,看来是出了大问题。

“上面那群老头子想让你和小兔子解除精神结合,并言之凿凿的说找到了一个与你相合更好的新向导,让小兔子继续做万金油。”

“别这么看着我,千真万确。我的精神向导可是小型鸟类,消息有多灵通你也不是不知道。听着伙计,虽然让小兔子当回他的万金油对哨兵这个群体的确有好处,但会长久的消耗小兔子的精力和体力,小兔子的身子养了多半年了才恢复了这点,要是在回去当万金油对他的身子伤的可不是一点半点啊。”

“ink和dsi那已经快被气疯了并打算去上访,说实话我感觉就算在加上你那群老顽固也不会在意小兔子的身体,所以我希望你能保住小兔子——毕竟小兔子奶过我好多回。”

在听着dsb的讲述的时候nm的心也越来越沉,自己毕竟是哨兵的佼佼者,与那些上级也打过交道,吃人不吐骨头这句话说的可没一点假话。

但是保住pale说得容易,做起来又何其的困难,从上层入手显然不行,就算dsd和nm在学院里多牛,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学生罢了,对这种事根本无能为力。

nm的脾气本身也不算太好,被上面的骚操作一击坏脾气也差点没压住。听说ink和dsi被轰出来以后更是怒火中烧,对上级蔑视pale生命和自己领地被不明不白侵犯的愤怒直接将nm冲昏了头脑,他抬腿动身去了pale的房间。

在nm进去的时候pale也正坐在床上发愁,哥哥们已经把失败的消息返回来,正在跟自己一起找新的策略,此时nm回来巨大的动静引起了pale的注意,还没等pale抬头nm突然把pale摁在了床上,pale被吓得一愣,手机也被甩到了一边,毕竟nm从没有在pale面前这么凶这么失态过。

看到有些被吓到的pale nm的脑袋也清醒了一下,理了理思路后用尽量温柔和平静的声音对pale说:

“肉体结合?”

(五)

当第二天上级派的人找到pale宿舍来的时候pale还在睡觉,而比他早起一段时间的nm早已整装待发的搬着椅子坐在门后面等待入侵者的到来。在听到敲门声以后nm站起,一脸严肃的将房门打开,就好像守在家门口的雄狮。

而来者很显然被nm吓了一跳,毕竟一个哨兵出现在向导宿舍的确让人有些惊恐,但对方很快平静下来,彬彬有礼的拿出上面批下来的文件和通知,让nm转告pale一声从今天以后nm和pale的哨向关系取消,两人会全部恢复为单身。

nm连看都没看直接将文件撕了粉碎,来者被nm这无礼的举动弄得有些生气,但毕竟对方是整个学院最强的哨兵又不敢发火,只能压着火气问nm这是什么意思。

“难道你想违背上级的命令吗?”

“当然不,”nm突然笑了起来,笑得对方有些心里发冷,“回去告诉那群糟老头子,我和pale已经完成肉体结合,无法执行他们的命令。”

接着,nm转身将门关上,留下对方愣愣的站在原地消化那庞大的信息量。

向导宿舍外面已经被一群哨兵围住了,毕竟pale出事自然惊动了被pale帮过的知恩图报的哨兵们,但是毕竟都是学生也不敢乱来,只能等在向导宿舍外面,让几个有侦查能力的哨兵放几个精神向导进去探探情况。

直到有个哨兵从他的精神向导那里得到了消息。那个哨兵有些激动得语无伦次,吭哧了半天也说不出来,其他人更是着急的催促着,最后那人终于捋直了舌头,一声大叫喊到:“我们有爸爸了!”

nm和pale在命令到达之前火速进行了肉体结合一事瞬间在学院里炸开了锅,上级也颇为无奈的撤销了命令,pale不用当万金油一事让整个哨兵区喜笑颜开,但也有单身人士苦恼以后狂暴期要怎么办。“不用担心。”dsb拍了拍dsnm的肩膀,“因为小豹子高兴,天使男孩特意向上级请示,以后哨兵区会有足够充足的向导素,所以以后只要你一发疯,就会有一群大老爷们冲出来把你摁在地上并给你的体内注射液体……”“这车轱辘都压我脸上了,你这个傻鸟。”

“还有,就算nm和pale在一起了,我还是不想认nm是爹。”

“但是按照实力和人物关系来说他的确是爹。”

“滚。”

(六)

因为pale的事情dsi几乎急得一晚上没睡觉,倒是ink看见pale不回话以后好像知道了什么,安慰dsi事情应该有转机,但是有心事的dsi哪里睡得着,折腾来折腾去就折腾到了天亮,当pale不用当万金油的事情传到他耳朵里时他正准备提溜着毛笔直接硬干,听到消息以后有些不可置信的看了来者一眼。

“千真万确!nm和pale进行了肉体结合所以上级无可奈何只能取消……哎!dsi你去干嘛!”

准备去敲上级脑壳的毛笔,此时对准了nm。

nm和dsi这一架可是打得天崩地裂,俩人还很是默契的打到了训练馆,毕竟如果真打坏了什么设施俩人可是要赔钱的。刚刚正在吃nmpale瓜的吃瓜群众们很快被这场战斗吸引了眼球,围观者里三层外三层的围在训练场的二楼,居高临下的看着dsi和nm在一楼打得热火朝天。

毕竟dsi的实力也不差,全校前五的哨兵跟排名第一的哨兵有来有回的打斗着,观众们也看的过瘾,毕竟dsi护崽这事也是全校的共识,nm把dsi的宝贝弟弟纳入囊中,这个当哥哥的肯定是不干的。

最后dsi也是打累了,一个起跳将nm踢到墙根,nm毕竟是最强哨兵也没有伤多少,接着dsi也走到nm身边,将毛笔扔到一边一屁股坐下,这场架把他累得气喘吁吁,但很是爽快。

“喂,”dsi突然开口,将自己的胳膊搭在nm的肩膀上,“干得漂亮。”

“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保护了我的弟弟。”

我知道你干这事是为pale好但是你上了我弟弟这事我还是要揍你。——dsi

此时刚刚睡醒见周围吵吵闹闹的pale:?

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以后,ink又将nm约出来了一次。“我原来以为你是怕身份暴露,后来我以为你是馋pale空白的精神力,结果你居然是馋pale身子?”ink有些哭笑不得的说着,作为不需要向导的黑暗哨兵居然跟向导结合了,nm估计是第一个。

“这下彻底没人怀疑你是黑暗哨兵了。既然你已经跟pale结合了,你要对他负责哦。”

“不然我跟ds可饶不了你。”

——————————

①黑暗哨兵:哨兵中最为强大的一种,出现的概率极低,有着极端的自控能力,能够控制好自己的情绪,理论上不存在情绪失控的时候,不需要向导的辅助。他们是天生的领袖,同一时期最多只会出现一位,黑暗哨兵形成的原因至今还不清楚,同一时期最多只会出现一位,能够影响其他的哨兵,或者是向群体传递信号。

水

ink发现是killer,所以自己这是来到killer这里了吗

killer有些疑惑地说:“ink,你怎么会在这里?”

ink像killer解释了原因

killer:“这样啊...ink尽然你来了,那能给我做个星星蛋糕吗?”

ink:“星星蛋糕?”ink有些疑惑

killer:“对,过去你给我做过,而且是只给我做的,当时你也答应了,我知道虽然你已经不记得过去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试试。”

ink:“星星蛋糕吗,好,我试试吧。”(ink你不是巡视au的吗,这么快就忘记正事来)

ink做着蛋糕,脑中也想着“星星蛋糕”这个词,又是一种熟悉的感觉,ink凭着感觉做着蛋糕

做好了,ink拿...

ink发现是killer,所以自己这是来到killer这里了吗

killer有些疑惑地说:“ink,你怎么会在这里?”

ink像killer解释了原因

killer:“这样啊...ink尽然你来了,那能给我做个星星蛋糕吗?”

ink:“星星蛋糕?”ink有些疑惑

killer:“对,过去你给我做过,而且是只给我做的,当时你也答应了,我知道虽然你已经不记得过去了,但我还是希望你能试试。”

ink:“星星蛋糕吗,好,我试试吧。”(ink你不是巡视au的吗,这么快就忘记正事来)

ink做着蛋糕,脑中也想着“星星蛋糕”这个词,又是一种熟悉的感觉,ink凭着感觉做着蛋糕

做好了,ink拿给了killer,killer吃了一口,味道就跟以前一样

killer笑着对ink说:“蛋糕的味道就跟以前一样,谢谢了,ink。”

ink点了点头,nightmare还真说对了,就算记忆消失了,但感觉和本能并没有完全消失

killer突然对ink说:“ink躲起来,nightmare来了!”

killer在窗外看到了nightmare,就赶紧通知ink,因为ink已经告诉过他,nightmare对ink做的事情

nightmare在屋外,killer出来了

killer:“nightmare,有事吗,你来这里做什么?”

nightmare:“我只是在找ink,之前他通过的传送门,也只是为了躲开我随便打开的,我只是随便找找看而已,没想到竟然找到你这里了,你见过他吗?”

killer:“没有。”

nightmare:“是吗,其实一直觉得你跟ink关系好像不一样啊。”

killer:“你在说什么...”

nightmare:“heh,过去,我们还在跟ink他们,也就是星星战队为敌的时候,每次我们交战,你好像都没有对ink下过手,你只攻击blue和dream,面对ink主动攻击的时候,你好像是直接越过他,然后去攻击他后面的blue和dream的,就算你们真的交战了,你们两个好像都不想对对方下手,就算下手,也不会下狠手。”

killer:“你怎么注意到的。”killer有些惊讶,但外表并没有发生变化

nightmare:“heh,很简单,你应该知道,你们交战的时候,我有时并不会出手,只是在观战,所以我注意到了你跟ink。”

killer:“就因为这样,你就认为我跟ink的关系不一样了,在我的印象里,你可是经常出手的,没有出手的次数,好像不是很多吧,而且我跟ink交战的次数也不多,我不觉得你能知道的这么清楚。”

nightmare:“好吧,我承认,我刚才说的,有一些确实是随便说的,或许也不是我说得那样。”

然而事实就跟nightmare说的差不多

nightmare:“竟然你没有见到ink,我还是走吧,我可不想在这里浪费时间。”

killer:“等一下,你为什么要找他?”

nightmare:“heh,因为我感觉ink现在很有意思...”说完nightmare就打开传送门走了

killer松了口气,回到了屋里

killer:“ink你可以出来了。”

ink从柜子里跳了出来,ink并没有听到他们的对话

killer:“ink以后小心点,nightmare在找你。”

ink点了点头,说:“知道了,killer,我也该走了。”

killer:“虽然希望你能多待一会儿,好吧,小心点,对了,别忘了,你的星星蛋糕是只给我做的,当时你可是答应了。”

ink:“...哦。”对于killer说的,ink好像隐隐约约记起了什么

就打开传送门走了

ink继续巡视着au,比较幸运的是没有遇上nightmare,ink的工作进行得很好

“彩虹混蛋。”

“error。”

ink:“error,你为什么一直叫我彩虹混蛋,我可不觉得这个绰号适合我。”

确实,现在的ink全身上下,只有三种颜色,白色、灰色、黑色,彩虹混蛋中的彩虹两个字,好像真的跟他没关系

error愣了一下,愤怒的说:“你管我,彩虹混蛋,我担心你来找你,你关心的就只有我给你取的绰号吗!?”

error听说,nightmare在找ink的时候,刚开始并没有什么反应,但后来,越来越不淡定,就过来找ink了

ink直接回答:“是啊。”

error感觉他要被ink气晕了

ink:“好了,error你就别躺在地上装死了。”

error从地上跳起来,愤怒的说:“我这不是装死,是快要被你气晕了!”

ink:“哦,是吗,那真是抱歉。”

ink不知道为什么就跟error斗起嘴了,过去他们也经常这样

过了一会儿

error生气的说:“算了,彩虹混蛋,看在你已经不记得过去的份上,今天就先放过你了。”

ink:“放过我?你怎么认为我不是你的对手?”

error:“过去,我们的实力不相上下,但现在你的实力下降了不少,难道还能跟我打成平手吗?”error轻蔑地说道

ink:“是吗?”

就算ink的实力下降了不少,就凭error这轻敌的态度,要是真打起来,估计不是平手,而是ink赢吧

error生气的说:“算了,我可不想跟你浪费时间。”说完就打开传送门走了

ink也该走了

墨家

dsink:“回来了。”

ink:嗯。”

dsink:“那就过来吃饭吧。”

听到吃饭两个字,ink立刻有了想逃的想法

dsink:“别想走,过来乖乖把我给你挑的食物吃完。”

ink没办法只能过去了

ink看着碗里的食物,有些后悔过来了

pale在一旁并没有说话,只是在吃饭,也吃着他爱吃的草莓

ink艰难的吃着碗里的食物,表示绝望,但dsink监督着他,他必须吃完才行

ink突然有点怀念一个人,生活的时候了




(我想问个问题,你们希望ink现在怎样获得感情,我本来是设定让ink通过吃灵魂获取感情的,但我想知道其他人的意见,还是说希望ink如何获取感情成为一个谜,可以的话请在评论区里发表)

天选之堡堡堡堡堡🍔

【沙雕】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dsi这么讨厌nm了,如果有个人先想把我的公司搞垮让我失业,还处处与我男朋友作对,最后又他妈拐走我弟弟,我也想打死他。”

“我终于知道为什么dsi这么讨厌nm了,如果有个人先想把我的公司搞垮让我失业,还处处与我男朋友作对,最后又他妈拐走我弟弟,我也想打死他。”

水

nightmare又对ink发动了攻击,ink勉强躲开了,ink感觉他已经没有快力气了,ink再次召唤出传送门,想离开,但是失败了,nightmare这次成功抓住了他

ink被nightmare用触手抓了过来,ink在挣扎,nightmare笑着对ink说:“没用的,刷子小哥,你真的认为你可以挣扎成功吗?”

ink:“不需要你管。”ink还在挣扎

nightmare笑着说:“算了,尽然已经抓住你了,就让我看看效果吧。”

ink“什...唔!”ink还没说完,nightmare的一根触手就钻到了ink的嘴里,给ink灌输了一点负面情绪,触手就出来了

如果不算出现时自带的感情,这应该是ink...

nightmare又对ink发动了攻击,ink勉强躲开了,ink感觉他已经没有快力气了,ink再次召唤出传送门,想离开,但是失败了,nightmare这次成功抓住了他

ink被nightmare用触手抓了过来,ink在挣扎,nightmare笑着对ink说:“没用的,刷子小哥,你真的认为你可以挣扎成功吗?”

ink:“不需要你管。”ink还在挣扎

nightmare笑着说:“算了,尽然已经抓住你了,就让我看看效果吧。”

ink“什...唔!”ink还没说完,nightmare的一根触手就钻到了ink的嘴里,给ink灌输了一点负面情绪,触手就出来了

如果不算出现时自带的感情,这应该是ink第一次感受到感情,ink感受到了悲伤与难过,他不禁又想起了过去,独自一人的时候,ink的负面情绪突然变得很大

nightmare享受着空气中的负面情绪,他明明只给ink灌输了一点负面情绪,没想到ink竟然会爆发出这么多的负面情绪,他现在对ink很感兴趣

nightmare在吸收ink爆发出的负面情绪时,也看着ink,ink依然在挣扎,但是也在哭

ink哭着说:“放开我...”

nightmare还是笑着说:“heh...刷子小哥,你觉得可能吗,我没想到你居然能给我这么多的负面情绪,真是惊喜啊,不是吗?”

ink还没开口,nightmare就被攻击了,但nightmare躲开了

“nightmare你他妈的放开他!”来者正是dsink,dsink愤怒的对nightmare说,dsink是来找ink的,这个时间(毕竟ink跟nightmare打了很久),ink应该已经回家了才对,没想到来到这里,就看到,nightmare抓着ink

nightmare有点扫兴,但还是笑着说:“真是的,刷子小哥二号,你来的好像不是时候,不过我也不想跟dsdream打,就先放过他吧,不过我现在对他可是很感兴趣的哟。”说完后将ink扔向了dsink就打开传送门走了,dsink接住了ink,ink依然在哭

dsink将ink抱在怀里,开启了传送门离开了这里

墨家

pale看到dsink,ink回来了,本来没想说什么,但看到dsink怀里流着泪的ink

pale:“哥,怎么了?”

dsink生气的说:“还不是那个nightmare,他好像给ink灌输了负面情绪,所以就变成这样了。”

pale:“大...ink没事吧?”

ink听到pale在叫他,就睁开了眼睛,眼睛好像还在流泪,但并没有说话

dsink:“好了,先吃饭吧。”

ink在dsink的怀里动了动,dsink注意到了,看着ink

ink:“...放我下来吧。”说话的语气有些难过,之前ink因为没有感情,所以说话也听不出什么语气,但现在由于nightmare给ink灌输了一点负面情绪,所以ink现在暂时拥有了感情,但目前好像是负面感情

dsink将ink放了下来,dsink:“好了,别哭了,来吃饭吧。”

ink和pale点了点头,ink也擦干了眼泪

餐桌上

ink还是只吃了一点,实际上吃的比上次还少,dsink又往ink的碗里,挑了一些食物,dsink表示不吃完别想走

ink看着碗里的食物,又抬头说:“我真的没胃口。”

dsink看着ink,他从ink的话里听得出,ink还是有些难过

dsink想了想说:“好吧,这次就算了。”

ink:“谢谢。”说完后,ink就离开了餐桌,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pale对dsink说:“哥,大哥他...”

dsink:“pale,别忘了,现在他已经不能继续当我们的大哥了,dserror那家伙还真说对了,他已经从大哥变成了我们中最小的那个了。”

pale:“...”

晚上

pale做了噩梦,他梦到了过去ink失踪的那段时光,那段时光,他跟dsink过的可不是很好,所以就去了dsink的房间

dsink感觉床上好像不对劲,就睁开眼,看到了pale,他从pale的表情上,看出来pale好像有些害怕

dsink:“怎么了,pale,做噩梦了吗?”

pale点了点头

dsink有些疑惑,最近家里好像没有发生什么大事,无非也就是ink回来了

dsink想到ink后,就明白了,pale应该是梦到了ink还在失踪的那段时光

dsink抱住pale,pale拿着他们两个的枕头,他们来到了ink到房间

ink变了样子后,睡姿也变了,没有之前那么糟糕,睡姿很好,睡颜也很好,dsink还有点惊讶,但没有多想就让pale先上了床

ink感到了震动,就醒了,看到了dsink和pale有点疑惑

dsink:“pale做噩梦了,梦到了你还在失踪的那段时光,所以我们就来你房间了。”

ink点了点头,往床的另一边,挪了挪,床还算大,足够睡三个人了,pale睡在中间,dsink和ink则睡在在两边,虽然照理应该是ink睡在中间的

因为ink知道,过去他是大哥,pale是家里最小的,虽然现在他才是家里最小的,但他理解pale,突然当上哥哥,还不习惯,这很正常,不是吗?

第二天

“你们两个快点给我起来吃早餐!”dsink对还在睡觉的两个骨喊道

就像ink说的,他有时起的早有时起的晚

ink和pale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继续睡

dsink:“ink,nightmare来了。”刚说完,ink立马醒了,看到dsink后,就知道是该起床了

dsink:“pale你要是在不起,就一个月不需吃草莓。”刚说完,pale也很快就起了

来到餐桌上,ink看着碗里的食物,表示绝望,因为吃不完

dsink:“ink,你要是不把这些吃完,就别想走,我会盯着你的。”

dsink觉得有必要对boss说一下,自己以后去jr的时间恐怕会比原来晚,因为他要监督ink吃完碗里的食物

ink没有说话,只能认命了,而pale也没有说话,只是在吃饭

终于,ink好不容易才将碗里的食物吃完,正准备走时

dsink对他说:“ink巡视au的时候,小心nightmare。”

ink点了点头,ink目前还是有感情的,但眼睛还是白色(因为长时间没有获取感情,所以现在就算获得了感情,眼睛也不会在发生变化了)

“嘿,刷子小哥。”nightmare笑着对ink说道

ink觉得他有些倒霉,他才刚来这里,就遇上nightmare了,而现在ink对nightmare有些恐惧,因为昨天,他对自己做的事情

但ink这次直接打开传送门走了,他现在可不想遇见nightmare

ink看了看四周,这里好像有点熟悉,难道自己以前来过这里吗?

“ink。”

ink转过身,说:“killer。”

天选之堡堡堡堡堡🍔

【墨家-方舟paro】dsi和ink的档案终于更新了!③

【墨家-方舟paro】dsi和ink的档案终于更新了!③

水

“ink?”cross试探了一下,今天是ink回归的第三天,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见过ink现在的样子,cross虽然听说过ink的新样子,但第一次看到,还是有点惊讶

ink看着cross,又是这种熟悉的感觉,ink将画笔收了起来,说:“你是谁?”

cross愣了一下,说:“看样子他们说的对,你真的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我是cross。”cross之前听blue和dream说过ink的事情,包括ink已经不记得过去的事情这件事

其实如果让ink现在跟X-tale的居民对比一下,ink还挺像这里的居民


ink和cross聊了一会儿,cross也带ink参观了这个au(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

“ink?”cross试探了一下,今天是ink回归的第三天,所以并不是所有人都见过ink现在的样子,cross虽然听说过ink的新样子,但第一次看到,还是有点惊讶

ink看着cross,又是这种熟悉的感觉,ink将画笔收了起来,说:“你是谁?”

cross愣了一下,说:“看样子他们说的对,你真的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我是cross。”cross之前听blue和dream说过ink的事情,包括ink已经不记得过去的事情这件事

其实如果让ink现在跟X-tale的居民对比一下,ink还挺像这里的居民


ink和cross聊了一会儿,cross也带ink参观了这个au(不知道有没有人喜欢ci,反正我是比较喜欢的),ink觉得他应该走了

ink:“cross,我该走了,谢谢你陪我聊天。”

cross:“你不多待一会儿吗?”

ink:“不了。”

cross:“好吧,那我以后去找你好了。”

ink:“嗯,再见。”

cross:“再见。”

ink刚从传送门出来不久,就遇上了nightmare,ink看到nightmare后,立刻变得警惕了,因为就算ink已经不记得nightmare过去做过的事情,但nightmare却给了ink一种不好的感觉,ink变出了画笔好像随时准备战斗

nightmare笑着对ink说:“嘿,刷子小哥,不要这么警惕,你对我怎么跟对其他人差别那么大呢。”

ink警惕地说:“因为你给了我不好的感觉。”

nightmare笑着说:“果然,就算记忆全部消失了,但感觉和本能并没有完全消失,不过刷子小哥你能把笔收起来吗,你这个样子就像随时都要和我打一样,你不觉得奇怪吗?”

ink还是很警惕:“我凭什么相信你?”

nightmare笑着说:“你难道忘了,在dsdream那里讨论如何让你获得感情的时候,我们不是见过面吗,这么快就忘了?”

不,ink并没有忘,当时nightmare就像现在一样,给了ink不好的感觉,所以当时ink一直都和nightmare保持着距离,只是没有人注意到而已

但ink还是收回了画笔,也没有刚才那么警惕了

nightmare依然是笑着:“看,这样不是也挺好的吗,刷子小哥。”

ink:“为什么你要一直叫我刷子小哥?”

nightmare笑着说:“因为我想,而且在你变成这副样子之前,我可是经常这样称呼你的。”

对于nightmare说的,ink依然想不起来,只能感觉到有点熟悉,但这种熟悉的感觉跟之前dsink他们给ink的感觉可不一样

ink已经不想再跟nightmare聊了,转身正打算走时,nightmare突然用触手袭击ink

nightmare来找ink,当然不只是为了聊天,他想试试,ink现在是不是跟pale一样,可以直接注入负面情绪,来感受感情,当然他的目的也跟以前一样,所以看到ink要走,就想用触手抓住他

而ink刚转过身打算走,就感觉背后不对劲,就赶紧躲了过去,又转了回来,变出了画笔,非常警惕的看着nightmare,他就知道不能完全相信这个家伙

nightmare笑着说:“刷子小哥,反应很快嘛,不过我劝你还是放弃吧,过去的你都不是我的对手,现在你的实力下降了不少,再加上你早已不记得我会如何攻击跟如何打败我,所以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对手。”

ink当然知道自己不是nightmare的对手,但他只需要拖延时间再找机会逃走就行了

ink没有说话,但他并没有打算放弃

nightmare的笑容有点不太对劲,说:“好吧,刷子小哥,看样子你做了个错误的决定。”

ink:“我知道这或许是错误的,但我感觉得到,放弃抵抗也不是个正确的决定。”

“竟然这样...那我们开始吧!”nightmare本来平静,但说后半句话的时候,他的声音明显发生了变化,脸也变了(变成什么大家应该都知道吧)

ink先用墨水变成的骨刺攻击nightmare,而nightmare则全都躲了过去,ink再次用墨水变成的骨刺攻击nightmare,nightmare又躲了过去,但这次,骨刺被他躲过去后,在nightmare身后先是又变回了墨水,然后又变成了龙骨炮,龙骨炮在nightmare身后发射,打中了nightmare,ink趁机又变出了几个龙骨炮对nightmare发射(nightmare到现在为止还是笑着),于是地上冒出了很大一股烟

ink感觉有点不可思议:“成功了吗?”当然...没有

nightmare笑着从浓烟里走了出来,ink有点不可思议的看着他,因为nightmare可以说是一点伤都没有,nightmare刚出来的时候,身体上的最后一道裂痕也复原了,ink注意到了,所以有点惊讶,就像nightmare说的,ink早已不记得他的攻击方式跟如何打败他

nightmare看着ink有点惊讶的表情,笑着说:“怎么了,刷子小哥,很惊讶吗?”

ink迅速打开传送门想逃,毕竟虽然他知道自己不是nightmare的对手,但他没想到nightmare竟然有这样的能力,所以他得赶紧走才行,但nightmare又用触手攻击他,为了躲开触手的攻击,ink没有进入传送门,而传送门也因此而消失了

nightmare笑着对ink说:“别急着走啊刷子小哥,我现在对你可是很感兴趣的,我本来以为你的实力已经不是很强了,没想到还是很强的嘛。”

面对nightmare的攻击,ink躲的也很好,甚至有几次差点就从传送门逃走了,但每次就要从传送门逃走的时候,nightmare都会将传送门毁掉,而ink也不是一点伤都没有,ink的身上已经被nightmare打伤了好几处

战斗了很久,ink变成了这副样子能撑这么久已经很厉害了,ink的体力也快用完了,变成这副样子后ink体力明显下降了,不然还可以撑更久,而nightmare可没有消耗太多体力


冥雨之翼

第三篇!!!

依然是汉堡大大错墨家族三兄弟的设定!

这次是墨家小可爱们的!

依然是快乐瞎搞!

[图片]

第三篇!!!

依然是汉堡大大错墨家族三兄弟的设定!

这次是墨家小可爱们的!

依然是快乐瞎搞!

天选之堡堡堡堡堡🍔

提问箱

我也搞了一个嘎嘎嘎提问箱

占个tag嘎嘎嘎【你】

我也搞了一个嘎嘎嘎提问箱

占个tag嘎嘎嘎【你】

水

“创造力真的下降了。”temp说道,temp有点自责,他居然一直没有注意到,还好创造力已经停止下降,并不会让ink消失

ink回归很快就传开了

killer见到ink后,虽然跟原来差别很大,但killer一下子就抱住了ink,ink愣了一下,感觉很熟悉,但依然没有任何印象(这里其他骨不在,killer是偷偷过来找ink的),nightmare:“...这真的是ink吗?”

ink的样子跟性格变化很大,有很多人都没认出来,再加上ink现在还没有感情,更是让人认不出来了


ink再次成为了au守护者,因为dream之前找过他,blue因为忙着做他的塔克饼所以没来,跟他说了一些过去的事情,...

“创造力真的下降了。”temp说道,temp有点自责,他居然一直没有注意到,还好创造力已经停止下降,并不会让ink消失

ink回归很快就传开了

killer见到ink后,虽然跟原来差别很大,但killer一下子就抱住了ink,ink愣了一下,感觉很熟悉,但依然没有任何印象(这里其他骨不在,killer是偷偷过来找ink的),nightmare:“...这真的是ink吗?”

ink的样子跟性格变化很大,有很多人都没认出来,再加上ink现在还没有感情,更是让人认不出来了


ink再次成为了au守护者,因为dream之前找过他,blue因为忙着做他的塔克饼所以没来,跟他说了一些过去的事情,希望ink能想起来,但ink都没有印象,只是觉得有点熟悉,但还是当回了au守护者

dsink、pale、ink还有其他骨都来到了jr,他们来这,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要找到让ink获得感情的方法,dsink之前已经跟dsdream他们说了,ink已经无法再通过颜料获取感情了,而ink自己也不知道要怎样才能获取感情,所以他们才会来这里讨论

temp:“ink现在不会跟pale一样,要通过吃au来获取感情吧?”

error:“不知道,先试试。”说完,让线进入传送门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au,给了ink

现在有点尴尬,ink已经恢复au守护者的身份了,而他现在居然还要吃au,这...

dsink:“你倒是快点试试啊!”

ink:“...真的要吃吗?我对它没有任何反应。”

dsdream:“看样子不用试了,ink如果是通过吃au来获取感情的话,不可能对au一点反应都没有。”

然后就让error把au放回去了

ink突然看着error:“error以后不准乱动au。”

error:“喂,彩虹混蛋我可是为了你才把au拿过来的,不然你以为我想啊!”error有些生气的说

dserror:“冷静,不要生气。”

nightmare有点诡异的笑了笑:“heh,ink要不要我给你我的负面情绪怎么样?”

ink还没说话,dsink就先生气的说:“nightmare你tm的滚!”

pale没有说话,但他也不同意nightmate的意见

就这样,讨论了很久,依然没有找到让ink获取感情的方法

dsink、pale、ink回到墨家后,blue来了,blue一下子抱住了ink,兴奋的说:“ink,我想死你了,虽然你的样子变化很大,但华丽的blue依然喜欢你,我给你做了塔克饼,快吃吧!”说完拿出了塔克饼

dsink和pale深知blue的厨艺,但ink早已不记得过去的事情了,又怎么可能记得blue的厨艺呢

没等dsink他们阻止,ink就吃了,ink之所以没有怀疑,是因为blue也给了他一种熟悉的感觉,所以他相信blue

但相信归相信,食物的味道并不会因此而发生变化,所以ink吃了一口之后,虽然表面没有什么反应,实际上他已经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了,这食物的味道ink不知道该怎么说

blue期待的说:“ink好吃吗?”

ink回过神来:“...有点不可思议。”

讲白了,就是完全不能吃。这是ink脑补的一句,并没有说出来

dsink和pale其实有点惊讶,看着ink吃了blue的食物,竟然没有什么反应

blue兴奋的说:“是好吃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吗?太好了!不过papy说让我早点回去,所以我不能待太久,下次见,我先走了!”

dsink走过来对ink说:“你还好吗?”

ink:“还好。”

pale:“饿。”

dsink:“我去做饭,你们先等等吧。”说完就去做饭了,ink和pale也坐到了椅子上等

做好后,ink只吃了一点就不吃了,正打算离开餐桌,突然被dsink叫住了

dsink:“你才吃了一点就不吃了,回来多吃点在走。”

ink:“我一直都是这样,每次都只吃这么多。”

dsink和pale愣了一下,dsink:“你之前到底是怎么过的啊?不行,你吃的太少了,回来多吃点。”

pale:“嗯,多吃点。”

ink:“真的不用了,我觉得已经可以了。”

但是dsink给ink的碗里又加了些菜,放在ink面前,说:“把这些吃完再走。”

ink看着碗里的食物,有些绝望,其实也不是很多,但对ink而言,太多了

ink好不容易才吃完,想到以后估计都要多吃,更绝望了

ink回到房间后,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什么(ink刚回墨家的时候,dsink和pale已经给ink介绍过他们的家了,所以ink才会知道这是他的房间),但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第二天,ink起的比较早,dsink都还没起,ink就已经起来了,整理好房间后,来到客厅,有些无聊的坐在沙发上,突然想到了什么,就进了厨房

dsink起床后,去叫ink,发现ink不在,就赶紧去叫pale了,他们正打算去找ink,突然听到厨房好像有什么声音,就去了厨房,发现ink就在厨房里,不知道在做什么

dsink:“你什么时候起的,还有你在做什么?”

ink:“忘了,我在做蛋糕。”

dsink:“你会做蛋糕?”

ink:“对,因为我起来后有点无聊,所以就做蛋糕了。”

dsink:“你之前都起这么早吗?”

ink:“不,有时起的早,有时起的晚。”

dsink、pale:“...”

平常都是dsink做饭的,这次居然是ink做,而且是做蛋糕,dsink知道ink做饭手艺也不好,但现在好像阻止不了ink了,确实不管是以前还是现在,ink做饭手艺确实不好,但做蛋糕的手艺可是非常好的,只是他们一直都不知道(注:ink做的星星蛋糕,是只给killer做的,所以除了killer没有人知道ink做蛋糕的手艺有多好,还有ink现在做的蛋糕并不是星星蛋糕)

dsink和pale帮不上忙,就先去餐桌了,过了一会儿,ink端着蛋糕到了餐桌这里,将蛋糕放在了桌子上,蛋糕外表看起来非常好看,但dsink不放心,而pale没有多想直接开始吃了,主要原因是因为蛋糕上面有草莓

不过这个蛋糕真的很好吃,pale很快就喜欢上这个蛋糕了,dsink看pale好像很喜欢这个蛋糕,就吃了一口试试,发现真的好好吃,忍不住吃了起来,ink还是随便吃了一点就赶紧溜了,他可不想在被dsink叫住,吃那么多

ink来到了他工作的地方,他巡视着au,就跟以前一样,当然,如果衣服跟眼睛能变回原来的样子,就真的跟过去一样了

ink进入了一个au,ink本来想跟以前一样,披着斗篷戴着面具在进去的,但dsink不允许,因为他刚回墨家的时候,就告诉了dsink他们,自己去其他au的时候一直都是披着斗篷戴着面具的,dsink就不允许ink在披着斗篷戴着面具了

ink进入这个au后,发现这个au好像只有黑色跟白色(大家应该已经知道是那个au了吧),ink感觉有人,就在他的背后,变出了画笔(画笔也变成了灰白色),转过身,用画笔指着那人,是cross

这 里 是 水 底。

第一p是墨家!你们两个屑人别玩了好歹先陪pale拍一张啊!
【最终ink还是被揍了】
其他的是摸鱼。
p2是隔壁看到的梗觉得可以代就这样了
【其实第二格的原话是放屁但是我觉得梦总应该不会讲这么粗俗的话就稍微改了下】
我真的很懒。

第一p是墨家!你们两个屑人别玩了好歹先陪pale拍一张啊!
【最终ink还是被揍了】
其他的是摸鱼。
p2是隔壁看到的梗觉得可以代就这样了
【其实第二格的原话是放屁但是我觉得梦总应该不会讲这么粗俗的话就稍微改了下】
我真的很懒。

天选之堡堡堡堡堡🍔

【墨家-方舟paro】我今天必须吐槽一下dsi这个弟控②

红豆原连接在评论

【墨家-方舟paro】我今天必须吐槽一下dsi这个弟控②

红豆原连接在评论

天选之堡堡堡堡堡🍔

@离李栗

谢谢可爱栗子的图片鸭ww墨家都是小可爱!

@离李栗

谢谢可爱栗子的图片鸭ww墨家都是小可爱!

天选之堡堡堡堡堡🍔
关于写墨家写出来的感想【你】

关于写墨家写出来的感想【你】

关于写墨家写出来的感想【你】

水

“什,什么?!”dsink不可思议的看着ink

其他的骨也都不可思议的看着ink,ink也看了看他们,他们都给了ink一种熟悉的感觉,但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真的是ink吗?”dream说道

dsink:“你tm的骗谁呢!?”dsink有点激动,ink失踪这么久,现在居然有一个陌生的骨说自己是ink

ink:“我就是ink。”

这副样子和性格,跟ink差别也太大了

dsdream走了过来,说:“等等,dsink我们去调查他的事情就可以了,不用这样。”

dsink在dsdream的劝说下,才放开了ink,但ink还是动不了,毕竟他现在还被error的线缠着呢

pale也走了过来,...

“什,什么?!”dsink不可思议的看着ink

其他的骨也都不可思议的看着ink,ink也看了看他们,他们都给了ink一种熟悉的感觉,但却一点印象都没有

“他真的是ink吗?”dream说道

dsink:“你tm的骗谁呢!?”dsink有点激动,ink失踪这么久,现在居然有一个陌生的骨说自己是ink

ink:“我就是ink。”

这副样子和性格,跟ink差别也太大了

dsdream走了过来,说:“等等,dsink我们去调查他的事情就可以了,不用这样。”

dsink在dsdream的劝说下,才放开了ink,但ink还是动不了,毕竟他现在还被error的线缠着呢

pale也走了过来,看着ink,ink现在只有十六岁,比pale要小,pale也有点怀疑,这真的是他的大哥吗


underswap

dsink他们带着ink到了undyne这里,undyne也已经做好了调查

顺带一提,ink睡了一会儿,毕竟已经等了有段时间了加上跟dsink他们的战斗也消耗了他不少的体力,ink醒后,undyne刚好完成调查

undyne:“结果出来了。”

其他骨都认真的听着,undyne:“他确实是ink,是因为创造力下降的原因,导致他突然变成了一个四五岁的小孩,样子也发生了变化,还被传送到了另一个空间,而且还失去了过去所有的记忆。”

“什么!?”不光是其他人,ink也很惊讶,他一直以为他只是长得跟他们像而已,没想到他竟然是墨家的大哥,但这就可以解释为什么ink见到他们会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了

dserror:“恭喜你,dsink。”

dsink:“恭喜什么?”

dserror:“恭喜你成为大哥,还有pale也变成了二哥。”

dsink:“什么?”pale:“???”

dserror:“难不成你们想让ink用现在的样子当大哥吗。”

dream:“对哦,ink现在比你们都要小,而且还失去了过去的记忆,好像真的成了你们的弟弟了。”

dsdream:“确实,你要加油了,dsink。”

temp:“没想到ink变成了这副样子,但ink一定还是很厉害的!”

error:“没想到这家伙竟然真的是那个彩虹混蛋。”

ink:“请问,你们能把这些线解开了吗?”ink现在依然被error的线缠着动不了

dsdream:“error把ink身上的线收回来吧。”

dsink:“boss,这样他不会跑吗。”

dsdream:“他刚才不是也听了调查结果吗,我不觉得他会逃跑。”

ink没有说话,error也把线收了回来,看着ink说“彩虹混蛋你真的不记得我们了吗?”

ink:“虽然完全没有印象,但你们却给了我一种熟悉的感觉。”

dsdream:“看样子他真的已经过去失去所有记忆了,dsink我觉得你们应该把他接回去了。”

dsink和pale看着ink,他们的大哥在十几年前突然失踪,他们找了他这么久,但却一直没有消息,甚至很多人都认为ink已经死了,他们不可能对ink一点关心都没有,都希望ink能回来,但他们没想到,ink已经完全不记得他们了


ink带着他们来到了,他出现的那个空间,他们看了看周围,只有一张床、一个桌子、一张凳子,还有一间厨房?(因为ink在没事的时候,有时会去做蛋糕,而且ink做蛋糕的手艺非常好)

dsink和pale将ink带回了墨家,其他骨都已经走了,因为得给这三个兄弟点相处时间

ink回到墨家后,又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却完全没有印象,ink突然看到了一个相框,那是过去他们的合照,ink看着这张照片,他认出了dsink和pale,而最后一个,就是过去的他,ink脑中闪过一些画面

ink突然双手抱着头,跪了下来,dsink和pale走在前面,突然听到后面发出了声音,就转过头,看到了ink抱着头,跪在地上,好像很痛苦,就赶紧走了过去

dsink:“怎么了。”

pale注意到了照片,说:“哥,照片。”

dsink也注意到了照片,也知道了是照片的原因,ink停了下来说:“我看到了一些画面,虽然不是很清楚。”

dsink:“算了,这个先不说,话说你是怎么获取感情的?”

这个问题把ink难住了,ink:“...我不知道。”

dsink:“什么,难道这段时间你一直没获得过感情吗?!”

ink:“除了刚出现时,自带了几天的感情,但消失后,确实没有在获得过感情了。”

dsink:“天哪。”pale:“大哥。”ink:“嗯?”

pale很快就注意到了,ink现在已经不能在称得上是他们的大哥了,现在他才是ink的哥哥,但还有点不习惯

dsink:“先喝颜料试试吧。”dsink给了ink一点颜料,ink喝了下去,没有任何反应,很明显颜料已经对ink不起作用了

dsink:“看来有必要找boss,来研究研究你要怎样才能获取感情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