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墨邪

23.9万浏览    905参与
不想更新

“阿紫你知道舅父最疼爱的就是你。”

“舅父最疼爱的就是阿紫对不对。”

呜呜最近流量真的好低我都怀疑有人挂我了

“阿紫你知道舅父最疼爱的就是你。”

“舅父最疼爱的就是阿紫对不对。”

呜呜最近流量真的好低我都怀疑有人挂我了

元二饼

一个感想!!!

*进行一个旧文的搬


躺床上刷乐乎,看到一张绝美墨邪(吸溜


垂死病中惊坐起,不由自主拿起笔。


但首先让我歌颂一下神仙太太@白昼梦退散 !!!太太您下凡辛苦了!!!谢谢爸爸给饭!!!(失智)


*—时激动的产物,没逻辑无美感,就是表达一下看到这张图时的感情白昼太太nb!!!


墨邪漂亮的长发被毫不留情地往后拽,不小的拉力让他的头微微后仰。他的双手反缚在身后,腕上被粗糙的麻绳磨出几道红痕,一把刀抵在他脖颈处,触感寒凉--这是反抗的代价。


他却笑了,弯起那张被自己的血染得猩红的薄唇。持刀者感到不耐,将刀刃朝那纤细的颈子压下。于是瞬间划出了血,部分顺着刀身蜿蜒,...

*进行一个旧文的搬


躺床上刷乐乎,看到一张绝美墨邪(吸溜


垂死病中惊坐起,不由自主拿起笔。


但首先让我歌颂一下神仙太太@白昼梦退散 !!!太太您下凡辛苦了!!!谢谢爸爸给饭!!!(失智)


*—时激动的产物,没逻辑无美感,就是表达一下看到这张图时的感情白昼太太nb!!!


墨邪漂亮的长发被毫不留情地往后拽,不小的拉力让他的头微微后仰。他的双手反缚在身后,腕上被粗糙的麻绳磨出几道红痕,一把刀抵在他脖颈处,触感寒凉--这是反抗的代价。


他却笑了,弯起那张被自己的血染得猩红的薄唇。持刀者感到不耐,将刀刃朝那纤细的颈子压下。于是瞬间划出了血,部分顺着刀身蜿蜒,流到冰凉的沙砾地面,部分沿着颈子流下,经过那对精致的正在微颤的锁骨,绵廷着留下一个好看的弧度。果不其然,他笑得更厉害了,自散乱长发中抬起墨绿的眸看着对方,全身自上而下盛满讥讽。


黛眉明明疼得蹙起,那漂亮的凤眼却依旧是如刀般锋芒,分毫不让。那桃红色的眼妆也显得有几分高傲矜贵了,不可一世的扬着。粉色略红的耳尖颤动着蛊惑着什么,在这濒死的空气里。


血顺着嘴角流下,滴在闪着寒光的刀背上。


他开口,声音如丝却语调铿锵:“我墨邪的命运,黯有何资格支配。”




写完了,爽。还有,最后一句话我记得是动漫里无情问审墨邪时墨邪说的。


PS:墨邪这个反派真的se气的一批(止鼻血

十一月

海市蜃楼(28)

因为身体的原因坑了许多天,不好意思啊大家,最近又再轻微化疗,想到以后头发慢慢变少就觉得害怕emmm唉!只能把我宝贵的齐腰长发剪短,可能这样掉的少些试图安慰自己Ծ‸Ծ,我的身体大不如前,心律有时能标到120多就感觉自己活不了多久一样,还有些轻微的哮喘……说了好多废话别介意~,没有多余的精力来这里看看,文应该不会坑,就是以后会更新慢点。

――――――――――――――――――


身宗海域,张起了结界。


“蠢货,这么好的机会都失手,怎么?见到墨邪就走不动了?”一道暗沉的声音出现在慕安的身边。


“闭嘴。”看着他面前的灰色的猫,慕安露出杀意。


是原始的猫的形态。


认出了它,慕...

因为身体的原因坑了许多天,不好意思啊大家,最近又再轻微化疗,想到以后头发慢慢变少就觉得害怕emmm唉!只能把我宝贵的齐腰长发剪短,可能这样掉的少些试图安慰自己Ծ‸Ծ,我的身体大不如前,心律有时能标到120多就感觉自己活不了多久一样,还有些轻微的哮喘……说了好多废话别介意~,没有多余的精力来这里看看,文应该不会坑,就是以后会更新慢点。

――――――――――――――――――


身宗海域,张起了结界。


“蠢货,这么好的机会都失手,怎么?见到墨邪就走不动了?”一道暗沉的声音出现在慕安的身边。


“闭嘴。”看着他面前的灰色的猫,慕安露出杀意。


是原始的猫的形态。


认出了它,慕安冷笑一声,“你还真是不死心啊,你就不怕被无倾墨知道,毕竟你不是‘喜欢’她吗?”


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突然袭来,将慕安震飞。


“呃……”慕安被震飞数十丈远,吐血倒地不起,伤势虽然不算重,但也不轻。


慕安没想到它的速度会这么快,一时之间没有反应过来,诨元则是一脚踢在了他的身上,力度之大,慕安觉得内脏一定是碎了。


“你我的交易,一旦开始就没有回头之路。”它说。


“咳咳…我明白。”慕安捂着胸口道。


“你打算怎么做,还是不打算对他下手吗?”它继续说道,


听到这句话,慕安站起身,一双暗红的眼眸注视着它,开口一字一字的说道,“墨邪的事情我自有安排,不用你插手。”


“可是你心软了。”它这句话才说话来,周围的空气就冷了下去。


它蹙了蹙眉,继续说道,“你三番两次绕过他,不止是因为你需要用他的身体做实验,而是你自己不想他出事,依你的能力保证他不死就好了,可你却不想他受到伤害,你还说你没有心软吗?”


慕安没有回答它,可那眼底的暗红却越来越明显,他的确爱着墨邪,可他更喜欢那种只听从他意志的感觉,最满足的就是墨邪那份依赖自己的模样,乖巧的像只小狗,没有一丝敌意的顺从,很讨自己欢心,然而墨邪却不是那样的猫只让他挫败。


“说完了?”慕安勾唇一笑,只不过眼底却没有一点笑意。


“别一副好高高在上的样子指责我,你不过是个靠着别人的韵力而存在的废物,也配在这高谈阔论?”


它并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他,“难怪墨邪从未看过你一眼,你真是变态!”


“你说什么!”红眸中杀气拂过,慕安忽然咳嗽起来,唇角处的鲜血蜿蜒而落。


它说:“你永远也比不上无情。”


许久慕安平复了心绪,轻笑一声,带着些许不屑和张狂,道:“呵,你怎么知我比不上?他无情再怎么好,不也一样没能护住他吗?我要让他看看无论是以前还是现在 ,无情仍旧不如我,这次我要当着墨邪面杀了无情,让他亲眼看看,自己选的男人是多么不中用!”


诨元闻言,疯子!当然疯子才能做出他意想不到的是,淡淡的瞥了一眼慕安,随即,化作一阵黑雾,消失在原地。


手宗。


“阁下既然来了就出来吧,何须藏头露尾?”灵锡正在检查自己的超级武器,突然出声道。


“是我。”慕离抱着倾墨从暗中走出。


灵锡被他们的惨状惊了一跳,“这是怎么回事?”


慕离已然感觉得到倾墨的气息越来越弱,声音越来越低,轻轻哽咽着,心中一阵酸涩,“遇到一点小事,麻烦夫人了。”


灵锡见他不愿说也没多问,“没问题。”


倾墨醒来时,已是晨光时分,吃力地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慕离见她醒来,而后静静地看了她半响,慕离苦苦笑出声来,目光缓缓移动,最终落在倾墨的唇上。


唇齿见血色已见,一记带着惩罚的吻让她险些透不过气来,倾墨下意识地伸手抵在他的胸前,推开慕离后她垂首大口喘息着,倾墨知道他生气了。


“离。”良久,倾墨终于出声,声音微微颤着,“抱歉!我……对不起。”


慕离却吻上她的额头,“你这样,我会心疼。”


闻言,倾墨顿觉心底一酸,侧身看着他俊朗的侧脸,她心下一动,抱着他的手臂,缓缓直起腰,凑到他近前,轻轻吻上他的唇。


这一举动全然在慕离的预料之外,倾墨很少有主动的时候,大多都是在他生气的来试图安慰他,这个女人真是吃定他了,慕离愣了片刻心下一叹,感受着她双唇的柔软,而后他伸手揽住她,变被动为主动,抱紧她激动地回应着。


“下不为例。”


离开手宗时,慕离由衷道谢,“夫人的手艺不错。”


灵锡摆了摆手,示意慕离和无倾墨离开。


回到身宗已然天光大亮了。


慕离稍放下了防备,结束了修炼,从隔间走了出来。


房间内。


慕离站在无倾墨身边神色略显担忧。


只见倾墨立于一面一人高的镜子面前,她一件件地褪去了身上的衣物,纱衣飘落在地,将这具身体完全暴露在了镜子中。


肤若凝脂,没有一点瑕疵。


完美得不像是活猫。


精致的人偶当然不会有什么伤痕,也不会有那只同墨邪一样的蝴蝶印记,所以啊父亲,你的计划失败了呢。


慕离抬手抚摸了一下倾墨手臂与肩膀的连接处,白皙的肌肤上缓缓显现出了一条黑色的线,动作间传来“吱嘎吱嘎”的声音。


“暂时只能这样了,要不是时间不够肯定能做的更好。”慕离眼中带着心疼。


“人偶的破坏程度会随着我使用韵力越来越差,无论多少人偶都经不起我这样消耗。”无倾墨转动着手腕的四肢关节处,皆浮现了一条条的黑线。


倾墨眨了眨眼睛,镜子中的人影也随之眨了眨眼睛,只是看起来脸色苍白,略显僵硬。


“好像用不了多久。”倾墨颇为苦恼地说。


“还是尽快打开幻海楼找到菩提果为好,再这样下去它就会吞噬你的意识。”慕离为无倾墨的身体注入了些韵力,片刻之后,无倾墨身上的一道道黑线都消失不见,脸上的表情也灵动了起来。


“麻烦。”真不喜欢幻海楼那个地方,毕竟那是最开始的实验长生的地方,倾墨弯腰捡起了衣物,一件件地穿了回去,动作间有些僵硬,“到底不是真正的身体……”话音止住。


倾墨敏锐地察觉到了外面的韵力波动,还特别的熟悉。


慕离和无倾墨对视一眼。


墨紫!


倾墨对慕离低声道:“你先离开,按计划进行。”


慕离点点头,有些不舍的离开。


倾墨眼中有些无奈,她也想让他多待会,披上最后一件纱衣,朝着外面而去。


临水殿。


无情刚一进门便瞧见墨邪正坐在榻上捂着额头。


“头疼?”无情把解酒茶递给墨邪。


墨邪脑子有些迷糊,接过茶捧着茶小口小口地喝着。


无情见他这样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戳了戳他的脸颊,“墨大人未免也太乖了。”


墨邪喝茶的动作一顿,茫然地抬头看去,他睡的迷糊了,刚开始以为是侍女,所以他对上无情忍俊不禁的脸时直接愣住了。


手一抖杯子从手里落下,还是无情眼尖接住,“墨大人?”


墨邪艰难地回想起来自己身在何处,等眸子清明了,整个猫都僵在原地。


此刻他脑子里全是昨天晚上和无情的吻,脸颊上泛起了红晕。


墨邪整个猫僵住了,应该不是真的吧。


且不说酒后乱性什么的,他不太可能做出来,就是选择的对象也太恐怖了些。


无情发现墨邪竟然在出神,“墨邪,你在想什么?”


墨邪徒然开口道:“你出去。”


无情站着不动,墨邪急了立刻下床把他往出去推。


“舅父,你起来了吗?我们该去祭典了。”这时墨紫在门外道。


墨紫!她来肯定带着其他人。“等等!”墨邪着急道。


墨邪说的很急,门外的墨紫和绒嬷嬷面面相觑。


倾墨到是笑了笑。


墨邪有些急了,他不想让别人看见无情在这里,怕别人误会,至于误会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无情好笑地看着他,像是有些明白墨邪的意思,在他耳边低语,“你怕她们知道我们昨晚的事。”


墨邪闻言立刻瞪了他一眼,“闭嘴。”扯过他袖子往里间去,突然只觉眼前一道身形一闪,腰间一轻,尚未回神发生了什么事,自己已经被轻轻放到了柔软的床上,继而一道黑影欺身上前。


“你……”墨邪显然没料到会有这一变故,愕然地看着这张近在咫尺的脸。


面容清俊,轮廓分明,无情身形在墨色锦衣的映衬下依旧显得清瘦,眉眼中浮着一抹似有似无的笑意,教他忍不住一阵心慌。


似是看出了墨邪的慌张,伸手将墨邪额前的发丝轻轻撩开,盯着墨邪看了看,突然开口:


“墨邪,有句话我想告诉你。”


暖暖的气流从耳际拂过,惹得墨邪心下一阵奇痒,墨邪看得出他是认真的,看的到他眼底情愫,心底骤然一悸,说不出那是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在看到他的那一瞬间,一直半悬着的不安的心,骤然就变得平静下来。


他明白又好似不明白,此时此刻,他的心里满是矛盾与不安。


无情竟然会对他动情,而他亦是。


“舅父?”外面墨紫又叫了声墨邪,主要是墨邪刚才声音中透着着急,不免有些担心。


无情看着他刚要张口,被他禁锢在胸前的手微微动了动,突然以不及闪躲的速度点向无情的天突穴。


无情觉颈处一滞,饶是早有心理准备无青心下有些失落,墨邪挣开无情的怀抱,踉踉跄跄着下了床往前走。


“啊!”慌张间墨邪的腿不慎撞在凳子上。


无情连忙起身来到他身边查看,“没事吧?


墨邪看着无情担忧的眼神没有开口,只是这么静静地看着他。


墨邪仰起头,无情往日里深不见底的金眸如今变得闪闪发亮,仿若盛了灿烂的明光,炽热得让他无法直视。


墨紫听着屋内的动静,忍不住就推开了门,只见屋内无情抱着墨邪,而墨邪难得地红了脸。


“舅父!!!”


众猫被墨紫的叫喊吓了一跳。


“舅父做了什么?无情大人这么对他?”墨紫仔细看了墨邪便怒道。


“本官做了什么?你这丫头好生奇怪?”无情不明所以地问。


墨紫眼尖,一眼就看见了墨邪颈边的红痕,顿时就炸了。


于是上前就推开无情,结果发现推不动,她气急了就撩起墨邪的黑发,露出白皙的脖颈指给无情看,“你看,你是不是打他了?”


赫然间墨邪的发丝下,十分醒目的红痕露在众猫的视线之中。


“噗!!”倾墨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


墨邪脸色爆红,讪讪地从自家小侄女手中拿回了发丝,想说些什么却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无情心情大好,“小丫头,我可舍不得这么做,相反我看墨大人很享受呢。”


这话说的暧昧无比,在场的三猫除了墨紫眼神都变得深意起来。


绒嬷嬷脸色苍白,心里想着千万不要是那样,又看了眼墨邪心虚的表情,心中咯噔一下。


倾墨:“………”无情还有这一面。


无情却凑近他低声道:“阿墨,不过一晚你就如此冷心了吗?”


阿墨?无情是被夺舍了吗?墨邪睁大眼睛,惊恐地扯着无情的袖子语无伦次地说,“不是这样的……你快解释…


无情的声音很小只有他们俩猫听见,墨邪气的浑身发抖,昨晚分明他们只是亲吻其他的什么都没做,却被这猫说成负心的样子,着实可恶,无情怎么就突然就变了呢。


墨邪气结地看着他,当他抬起头来对上无情的双眼时,如同被雷电劈中。


无情满眼都是让他负责的意思,仿佛他是什么始乱终弃的渣猫。


“……”


墨邪深吸一口气,决定不回他,转头对墨紫假笑道:“阿紫…无情他没有打我……这只是…只是我昨晚喝酒了倾墨的药,对,又喝了酒,昨晚喝醉了就过敏了而已,于是长了疹子,对就是样子。”


一句话被他说的不清不楚,墨紫显然是不信。


墨紫对倾墨道,“是这样吗?”


然而一旁的绒嬷嬷心底像是确定了什么了,用一种审视的目光在墨邪和无情之间徘徊。


喝酒?还喝醉了?倾墨冷笑,“是这样的,就是酒的原因。”


墨邪听着倾墨的冷笑心道不好,他记得倾墨说过不许他喝酒的。


墨邪十分心虚,瞪着无情,把到了嘴边的一些话又咽了回去。


只见无情微微眯起眼睛,一瞬不瞬地看着他。


“那为什么一大早无情宗主会在舅父房间里?”墨紫微微一凝眉,她觉得昨晚无情一定是留宿在墨邪这里。


“昨晚墨大人的心悸又犯了,刚巧我碰上了,就为他缓解。”无情说的是真的,墨邪昨晚的确是犯了病。


墨紫示意倾墨为墨邪诊脉,倾墨为墨邪把了脉然后对墨紫点头。


墨紫这才打招消了怀疑,又道:“昨晚无情大人是和舅父一起歇息的吗?”


墨邪:“!!!”阿紫你怎么回事?


无情闻言幽深的眸子盯着墨邪泛红的脸颊和微微颤抖的纤长眼睫,最后目光黏在那紧抿的红唇上,眼里翻滚着汹涌的情愫。


倾墨已经乐不可支了,她这表妹真是有趣。


绒嬷嬷全程目睹这一幕,整个猫生都不好了。


“你们先去祭典,我随后就到。”墨邪镇定自若地说,再待下去谁知道这丫头会说出些什么。


墨紫沉着脸不情愿,就盯着无情。


无情不甘示弱瞪回去。


“宫主先去吧,墨大人要也梳洗,我这呢还有一道药膳可能需要些时间,祭典马上就开始了不要耽误了时间。”倾墨说。


墨邪也道:“倾墨说的对,阿紫不要误了祭典时辰。”


墨紫想了想了同意了,而绒嬷嬷像是有话对墨邪说,看了一眼无情终究是没能说出口便和墨紫离开了。


门外无情和倾墨都在等着墨邪梳洗。


“你,身体不适?”无情侧身看了她一眼,目光一沉。


无情注意到她的脸色有些苍白,神色憔悴。


“嗯,”倾墨顿了顿又道:“新年是团圆的日子。”


瞬间无情就知道她是什么意思了,“想父母了?”


“嗯,我已经许多年没见他们了。”倾墨说着,似是想起了什么,抬眼远眺。


“那就去见他们。”无情看着她憔悴道了句。


闻言,倾墨下意识地握紧了手,无情感觉到她这一细小的动作,骤然就挑眉,这是她为数不多的在他面前展现的情绪。


倾墨看着无情的眼,冷冷的说,“去墓地里见他们吗。”说完倾墨轻笑一声,摇摇头,颇有些自嘲之意。


她竟然说出这种话,还真是不孝啊,无倾墨!


无情一时愣在原地,直接把话头哽住了。


无情向倾墨看去,只见倾墨虽然神色微微有些冷然,倒有些难以遮掩的悲伤。


无情眸光微闪,就像是来自灵魂的声音告诉他,不要让她伤心难过,他觉得这张脸变得熟悉又陌生,与他所想所思的那猫相差甚远,可是他总是会不由自主地把两猫想到一块去。


为何,究竟是为何?


对了,眼睛,是那双眼睛!


墨邪的眼睛和她一样,璀璨而夺目,无情神色冷厉,俊眉已然紧紧拧成了一簇。


难道她真的是墨邪的女儿,哪个猫抢了他的猫,但显然墨邪看起来不知情的,想到这里,心里的恨意骤然涌了上来,无情低垂的双手紧紧握起,神色清寒冷凛。


倾墨平静的墨绿色眸注视着无情,不在言语。


林黛玉倒拔垂杨柳

墨邪团子

基本信息

姓名:墨邪

外观:绿瞳

性格:戏精

爱好:戏耍别人演戏


注意事项

1.如果以经购买墨邪,建议不要再购买墨兰团子。否则您会看见两个团子互殴

2.因墨邪团子敢做不敢当的性格,使得老宗主并没有将宗主之位传给他,而是传给了与他性情相反、敢做敢当的墨兰团子

3.如果以经购买墨邪,建议不要再购买雨师团子。因为一次,墨邪被一个没有京剧猫血统的团子揭穿了谎言,从此,他开始痛恨所有没有血统的团子

4.果以经购买墨邪,建议不要再购买墨紫,小青团子

5.反正建议单独养就对了,否则墨邪团子会伤害、欺负其他团子。或者被别的团子忍无可忍打了一顿而受伤


接下来是顾......

基本信息

姓名:墨邪

外观:绿瞳

性格:戏精

爱好:戏耍别人演戏




注意事项

1.如果以经购买墨邪,建议不要再购买墨兰团子。否则您会看见两个团子互殴

2.因墨邪团子敢做不敢当的性格,使得老宗主并没有将宗主之位传给他,而是传给了与他性情相反、敢做敢当的墨兰团子

3.如果以经购买墨邪,建议不要再购买雨师团子。因为一次,墨邪被一个没有京剧猫血统的团子揭穿了谎言,从此,他开始痛恨所有没有血统的团子

4.果以经购买墨邪,建议不要再购买墨紫,小青团子

5.反正建议单独养就对了,否则墨邪团子会伤害、欺负其他团子。或者被别的团子忍无可忍打了一顿而受伤





接下来是顾客的问题

A:为什么我的墨邪团子和别的有些不一样?[图片]

Q:您好,恭喜您这幼年隐藏版本墨邪




————————————————————————————


@江屿 要看的墨邪团子


林黛玉倒拔垂杨柳

小青团子

基本信息

姓名:小青

外观:紫色眼睛,脸大而圆

性格:刀子嘴豆腐心,善解人意

爱好:打扮自己,看帅猫


注意事项

1.如果你已购买白糖团子,小青团子有严重洁癖刚开始可能经常对冒失马虎的白糖团子暴力相加(扯脸、揪耳朵、打脑袋、骂他丸子等)

2.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相处后和白糖团子相互理解,对白糖团子也温柔了些。洁癖也有了很大的改善

3.请一定不要主动和小青团子提起身宗的事,小青团子会伤心的

4.如果可以建议您一起购买,墨紫团子、墨兰团子、雨师团子,可解锁[一家团聚]成就

5.如果购买了大飞团子、白糖团子、武松团子可解锁[新罗班]成就

6.如果已购买小青团子,...

基本信息

姓名:小青

外观:紫色眼睛,脸大而圆

性格:刀子嘴豆腐心,善解人意

爱好:打扮自己,看帅猫






注意事项

1.如果你已购买白糖团子,小青团子有严重洁癖刚开始可能经常对冒失马虎的白糖团子暴力相加(扯脸、揪耳朵、打脑袋、骂他丸子等)

2.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相处后和白糖团子相互理解,对白糖团子也温柔了些。洁癖也有了很大的改善

3.请一定不要主动和小青团子提起身宗的事,小青团子会伤心的

4.如果可以建议您一起购买,墨紫团子、墨兰团子、雨师团子,可解锁[一家团聚]成就

5.如果购买了大飞团子、白糖团子、武松团子可解锁[新罗班]成就

6.如果已购买小青团子,不建议再购买墨邪团子

7.爱美、花痴,对一切美丽的猫和事物都有极的好感。喜欢并容易轻信帅猫

8.请一定不要像小青团子传达“翠鸟发簪”的信息,因为这样会让小青想起他的姐姐






接下来是客户的问题

Q:我的阿紫团子好像和墨兰团子吵架了,然后带着小新团子离家出走了,怎么办?

A:这个问题在“阿紫团子”里说过,想看的在合集里找一下


————————————————————————————


@不知星河漫长 要看的小青团子

感觉越写越烂了


观世莲
【是墨邪梦图,介意者请避雷!】...

【是墨邪梦图,介意者请避雷!】难为他费心了…

【是墨邪梦图,介意者请避雷!】难为他费心了…

恐龙样的大萝卜

歌词是《海底》

您完全在代餐是吗


歌词是《海底》

您完全在代餐是吗


林黛玉倒拔垂杨柳

阿紫团子

基本信息

姓名:墨紫

外观:瞳色 青绿瞳

性格:白天傲慢偏执

            晚上温柔忧郁

爱好:过家家,和家人在一起(不包括墨邪)


注意事项

1.请一定不要向阿紫团子传达“翠鸟发簪”的信息,她会抑郁的

2.请一定不要冷落阿紫团子,她会伤心的

3.不建议阿子团子和墨邪团子一起养,阿紫团子十分厌恶墨邪团子

4.平时阿紫团子很傲慢,其实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有空多陪陪她

5.阿紫团子是很渴望父爱和母爱的,渴望能有一个温暖的家。如果可以建议...

基本信息

姓名:墨紫

外观:瞳色 青绿瞳

性格:白天傲慢偏执

            晚上温柔忧郁

爱好:过家家,和家人在一起(不包括墨邪)


注意事项

1.请一定不要向阿紫团子传达“翠鸟发簪”的信息,她会抑郁的

2.请一定不要冷落阿紫团子,她会伤心的

3.不建议阿子团子和墨邪团子一起养,阿紫团子十分厌恶墨邪团子

4.平时阿紫团子很傲慢,其实是没有安全感的表现,有空多陪陪她

5.阿紫团子是很渴望父爱和母爱的,渴望能有一个温暖的家。如果可以建议一起购买小青团子、墨兰团子、雨师团子,可解锁[一家团聚]成就

6.阿紫团子才到您家时,是比较没有安全感的,请不要直接接触,有可能会被攻击,建议您先赠送阿紫团子小青玩偶等道具增加好感后再接触

7.如果有小青团子的话,可以直接接触(放心小青团子会拦着阿紫团子的)

8.如果购买白糖团子,有可能会时常看见阿紫团子和白糖团子吵架(放心不用管小青会劝架的)


接下来是客户的问题

Q:为什么我买的阿紫团子,不厌恶墨邪团子。而且我买的阿紫团子比别人的阿紫团子的性格两极端更严重?

A:您买到了隐藏版本的阿紫团子,此阿紫团子还没有了解真相。


Q:我的阿紫团子已经和白糖团子打起来了,怎么办?

A:这边建议您购买小青团子(注意事项8)

 

Q:我的阿紫团子好像和墨兰团子吵架了,然后带着小青团子离家出走了,不见了怎么办?

A:您不用担心,阿紫团子可能进入了[叛逆期]。没关系的,小青团子会劝阿紫团子的,过一会她们就会回来。

————————————————————————————

下一篇想要看哪个团子,会看评论区的


第1次写,有可能有哪里写的不好。

衰
“看来这个方法失败了呢” 猫猫...

“看来这个方法失败了呢”

猫猫都是小白鼠()

世界名画之墨邪拔了他爹的氧气管

“看来这个方法失败了呢”

猫猫都是小白鼠()

世界名画之墨邪拔了他爹的氧气管

衰
父亲节就要画屑爹() 又名养蛊...

父亲节就要画屑爹()

又名养蛊从娃娃抓起

父亲节就要画屑爹()

又名养蛊从娃娃抓起

木岛川

总是事与愿违  他的戏本 为何无人演

总是事与愿违  他的戏本 为何无人演

月泽鸽了个咕

来点姐妹互换服饰和发型

P3大概就是墨邪答应陪两姐妹换装结果把自己搭进去(狗头jpg.)

P4昨天忘记发了,加上加上,是明月身宗款,被小青拖来玩换装游戏

来点姐妹互换服饰和发型

P3大概就是墨邪答应陪两姐妹换装结果把自己搭进去(狗头jpg.)

P4昨天忘记发了,加上加上,是明月身宗款,被小青拖来玩换装游戏

衰
墨邪爹妈的私设 墨麒和胡小云

墨邪爹妈的私设 墨麒和胡小云

墨邪爹妈的私设 墨麒和胡小云

衰

一点墨邪家庭背景的私设

私设注意 是关于墨邪父母的一点杜撰(有参考乾坤福寿镜的剧情)


墨麒是老一辈墨家猫中的长子,与身宗小贵族千金胡小云联姻。墨麒一生执着于研究水无相,希望探索出韵力与混沌的平衡并为家族带来荣耀。他同时也是自私的,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牺牲了妻子,利用了儿子在他心中埋下了对水无相的探求。墨邪16岁时他因为实验事故被水无相反噬。墨邪只是看着父亲在痛苦的挣扎中慢慢死去,后谎称墨麒为暴病而亡。

胡小云被墨麒暗中测试过与水无相的相性,发现对水无相没有排斥反应后,胡小云便被丈夫拿来做实验对象。她害怕腹中的孩子遭受侵蚀,便在贴身猫奴寿春的帮助下带着身孕逃出墨家生下儿子墨邪。途中遭流寇劫走与儿子失......

私设注意 是关于墨邪父母的一点杜撰(有参考乾坤福寿镜的剧情)


墨麒是老一辈墨家猫中的长子,与身宗小贵族千金胡小云联姻。墨麒一生执着于研究水无相,希望探索出韵力与混沌的平衡并为家族带来荣耀。他同时也是自私的,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牺牲了妻子,利用了儿子在他心中埋下了对水无相的探求。墨邪16岁时他因为实验事故被水无相反噬。墨邪只是看着父亲在痛苦的挣扎中慢慢死去,后谎称墨麒为暴病而亡。

胡小云被墨麒暗中测试过与水无相的相性,发现对水无相没有排斥反应后,胡小云便被丈夫拿来做实验对象。她害怕腹中的孩子遭受侵蚀,便在贴身猫奴寿春的帮助下带着身孕逃出墨家生下儿子墨邪。途中遭流寇劫走与儿子失散,在接二连三的打击和极端悲痛下得了疯病。幸运的是婴儿被前往身宗办事的判宗京剧猫林鹤寻得,母子俩和寿春才得救,被墨家猫带回宗宫。因为失去过儿子,胡小云对墨邪有着很强的控制欲和保护欲,每天几乎寸步不离地守在他身边。老宫主担心疯病会影响墨邪,下令把胡小云软禁在后院,墨邪则交由绒嬷嬷抚养。

而胡小云一直关注着墨邪的成长,有时墨邪也会偷偷地去后院看望母亲。每次胡小云都会通过房门上的送饭口伸手去摸墨邪的脉象来观察他的韵力如何。墨邪6岁那年有一天她发现儿子的韵力中多出了一丝混沌,因此得知丈夫开始用墨邪来测试水无相,深感绝望而声嘶力竭地咆哮起来,前来送饭的寿春和绒嬷嬷赶紧把墨邪带走。当天晚上,胡小云用水无相韵力打开了房门上的韵力锁,来到崖边跳崖自杀了,(即为后来雨师坠崖处,不过是真的死了)殊不知一切都被跟随着的墨邪看在眼里。

刘淘米
墨邪: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

墨邪: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所谓的正义,也没有所谓的邪恶,只有强者与弱者的区别。

墨邪:什么是正义?什么是邪恶?这个世界上并没有所谓的正义,也没有所谓的邪恶,只有强者与弱者的区别。

斯帕斯基

墨邪的水无相修炼之路

一个关于墨邪水无相修炼过程的半分析半脑洞,感谢@鼓瑟吹笙♪ 提供的一些灵感

      先说水无相,水无相在身宗的技能树里面可以说是相当强势的一个强化类技能,虽然不能直接造成伤害,但可以平衡韵力和混沌,提高修炼者的功力,似乎与融合混沌兽也有关系,但是有副作用,会让修炼者白天黑夜性格两极颠倒,而且一个不小心就有性命危险。

      水无相是身宗哪位大能折腾出来的,咱们不知道,咱们只知道这东西虽然邪性,但是很强,而且似乎可以用于融合混沌兽,是身宗的禁术,不是谁都有...

一个关于墨邪水无相修炼过程的半分析半脑洞,感谢@鼓瑟吹笙♪ 提供的一些灵感

      先说水无相,水无相在身宗的技能树里面可以说是相当强势的一个强化类技能,虽然不能直接造成伤害,但可以平衡韵力和混沌,提高修炼者的功力,似乎与融合混沌兽也有关系,但是有副作用,会让修炼者白天黑夜性格两极颠倒,而且一个不小心就有性命危险。

      水无相是身宗哪位大能折腾出来的,咱们不知道,咱们只知道这东西虽然邪性,但是很强,而且似乎可以用于融合混沌兽,是身宗的禁术,不是谁都有权限查阅的,但是知名度还是有的,至于有没有猫练过,那多半也是有的,毕竟折腾出这个强力技能的大能很有可能就是打算靠它融合混沌兽(搞不好是身宗的哪一代宗主呢?)

      但是有一个人我们是知道的,墨邪。他把水无相练出了新水平,新高度,新境界,取得了新突破,新发展,新成绩,具有实践性,针对性,战略性。毫不夸张的说,他练出来的最终版其实是强过同样练了水无相来压制混沌枷锁的墨兰的。

      至于他为什么达到了这种高度,就要从他修炼水无相的过程说起。(以下内容含脑补,请谨慎食用)

      墨邪一开始估计是没想打水无相的主意的,毕竟这个技能练习有风险加点需谨慎,但是当他没有如愿被选为宗主之后,他就有打水无相主意的苗头了。墨兰这个乖孩子知道水无相是禁术不能练,那她必然是不会练的,就算她有权限查阅详细的文献,她也不会去折腾,再说了,她已经拿到了韵力贺礼,接受赐福后的墨兰基本上站稳了身宗第一的位置。

      但墨邪不一样,他需要靠水无相提升自己的修为来翻盘,跟墨兰掰手腕,争一争宗主的位置。

      但是很可惜,他没权限。

      有句话说得好,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最核心的文献没办法查阅,那就想办法从边角料开始,搞逆向工程,一边搞逆向一边想办法弄身宗封存的核心技术。

      一开始的墨邪肯定是不敢大张旗鼓的搞的,最多积累一下前期准备技术,先在纸面上推演,在谨慎应用到自己身上,但是老天爷给了他一个好机会,黯来了,还给了他一个好助手,雨师。

      雨师要破解混沌之谜,墨邪顺理成章的要求和他一起研究,甚至可能撺掇雨师用他宗主丈夫的身份,从墨兰那里获取一些资料,当然,雨师没有看出墨邪的别有用心。墨邪利用这个机会,拿平民搞技术验证,加上通过雨师搞到的资料,估计已经把水无相的底细摸得七七八八了,然后背着大家开练。

      黯走后,身宗的大权暂时落到了墨邪手上,他大可利用权限搞到更多的第一手资料,来完善他对水无相甚至是混沌和韵力平衡的研究,在这个过程中,还有更多的附加产品,比如“墨家军”计划的实施。

      在这一系列努力之后,墨邪的水无相确实练出了一个新的高度,三头六臂,一个白脸一个黑脸一个阴阳脸。练水无相会人格分裂,墨紫性格两极颠倒,白天骄纵晚上温柔,那么墨邪呢,墨邪练得更早,一些前期的技术验证甚至在多年前就应用在了自己的身上。

      那他有没有出现两个性格呢。

      或许有吧,白天的墨邪是白脸,那个风雅的君子,完美应对各种应酬,得心应手处理身宗大小事务的代理宗主。晚上的墨邪是黑脸,充满破坏力,躁动不安,虽然原片没说,但是绒嬷嬷在第三季最后决战,跟宗宫的侍卫打马虎眼,说广场的动静是墨大人在练功,把他们很顺利的支开而没有让对方起疑,是否说明墨邪夜间练功动静很大是一种常态?变身后多出的一张阴阳脸,则是白脸和黑脸的中和,站在中间调和两种状态。

      这的确是对水无相乃至混沌和韵力融合之道认识的新风貌,新进展,新实践,但是墨邪“自己”去哪里了,真正的“墨邪”似乎消失在了我们面前。

      或许在最后被打回原形之后,跟那天场上所有人对话的那个,才是真正的墨邪吧。


KITSUNE·吴墨烛

fine,丢完就跑,是场照

感谢妆摄后一体小狐狸@·W·A 

fine,丢完就跑,是场照

感谢妆摄后一体小狐狸@·W·A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