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墨香三兄弟

15576浏览    84参与
源羽墨

咱就是说,好神仙啊!炒鸡好看的!忍不住买了一箱(´இωஇ`)

咱就是说,好神仙啊!炒鸡好看的!忍不住买了一箱(´இωஇ`)

Ember(肖战信将临之神吓得grox光速改信Spode)

乱打tag四千加谢谢,烦死了

洗tag

墨家三兄弟这里是UT的tag,再有乱打tag我直接开骂


洗tag

墨家三兄弟这里是UT的tag,再有乱打tag我直接开骂


Ember(肖战信将临之神吓得grox光速改信Spode)

墨香家乱打tag跑墨家的4000+谢谢

不想再有礼貌地跟脑瘫说话了

这 里 是 UT 的 tag

爬,快爬,赶紧爬

4000+玩意

不想再有礼貌地跟脑瘫说话了

这 里 是 UT 的 tag

爬,快爬,赶紧爬

4000+玩意

夜白.

三兄弟的定情信物就很特别

[不愧是大哥大嫂,画风依旧清奇]

【zi源主页简介自取哟】

三兄弟的定情信物就很特别

[不愧是大哥大嫂,画风依旧清奇]

【zi源主页简介自取哟】

夜白.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zi源主页简介自取,别忘了推荐人哟】

“天官赐福,百无禁忌”

【zi源主页简介自取,别忘了推荐人哟】

Ember(肖战信将临之神吓得grox光速改信Spode)

洗tag第二弹

占tag致歉

魔道祖师的伙计们啊,但凡你们擦亮你们的龙虾眼睛不装聋作哑看看tag里的内容就会知道你们打错tag了,也不至于被人骂着祝你们家早糊

占tag致歉

魔道祖师的伙计们啊,但凡你们擦亮你们的龙虾眼睛不装聋作哑看看tag里的内容就会知道你们打错tag了,也不至于被人骂着祝你们家早糊

Ember(肖战信将临之神吓得grox光速改信Spode)

我来洗洗tag

讲真,魔道祖师的人是龙虾吗?私信装聋作哑半天不回

墨家三兄弟这个tag是属于undertale的tag,我求求你们了不要再乱打tag了行吗?跟肖某一样烦,还是你们真的就是小飞侠?

讲真,魔道祖师的人是龙虾吗?私信装聋作哑半天不回

墨家三兄弟这个tag是属于undertale的tag,我求求你们了不要再乱打tag了行吗?跟肖某一样烦,还是你们真的就是小飞侠?

夜白.

“我被含光君这么一压,腿都软了”

【zi源主页自取】

“我被含光君这么一压,腿都软了”

【zi源主页自取】

Ember(肖战信将临之神吓得grox光速改信Spode)

救命啊各位

咋会有魔道祖师的人乱打tag呢???

魔道祖师的tag是墨 香 三 兄 弟

而ut的tag是墨 家 三 兄 弟

关键是提醒了还不改甚至干脆不理

请问到底是哪个人给了你们勇气乱打tag的???

恕我直言这已经属于nt行为了,再这样下去我会直接举报了事的

咋会有魔道祖师的人乱打tag呢???

魔道祖师的tag是墨 香 三 兄 弟

而ut的tag是墨 家 三 兄 弟

关键是提醒了还不改甚至干脆不理

请问到底是哪个人给了你们勇气乱打tag的???

恕我直言这已经属于nt行为了,再这样下去我会直接举报了事的

夜白.

“那便为我而活”

[zi源简介自取呀]

“那便为我而活”

[zi源简介自取呀]

冰狐悦雪

云深猫咖

(一切动作,眼神细节请脑补)

“欢迎光临云深猫咖。请问有什么需要?”

“有奶茶吗?”(小孩子不喜欢咖啡)


“请稍等。”

“您的奶茶。”


“羡羡啊,你怎么又往客人身上蹭?”

“他叫羡羡?”


“嗯,是奶牛猫。他和那边的布偶忘机是一对。”


“那那边那只布偶呢?长得和忘机好像。”

“那是忘机的哥哥曦臣。”


“姐姐有没有感觉曦臣很喜欢那只银渐层啊?”

“你是说晚吟吗?我没看出来…晚吟有点傲娇。还有,跟在晚吟后面的那只金渐层叫如兰,也很傲娇。”


“那…….”

“是的,躺着的那个金渐层是如兰的叔叔。叫阿瑶。”

“窝在最里面的那只好胆小哦。有名字吗?”...


(一切动作,眼神细节请脑补)

“欢迎光临云深猫咖。请问有什么需要?”

“有奶茶吗?”(小孩子不喜欢咖啡)


“请稍等。”

“您的奶茶。”


“羡羡啊,你怎么又往客人身上蹭?”

“他叫羡羡?”


“嗯,是奶牛猫。他和那边的布偶忘机是一对。”


“那那边那只布偶呢?长得和忘机好像。”

“那是忘机的哥哥曦臣。”


“姐姐有没有感觉曦臣很喜欢那只银渐层啊?”

“你是说晚吟吗?我没看出来…晚吟有点傲娇。还有,跟在晚吟后面的那只金渐层叫如兰,也很傲娇。”


“那…….”

“是的,躺着的那个金渐层是如兰的叔叔。叫阿瑶。”

“窝在最里面的那只好胆小哦。有名字吗?”


“这里的猫都有名字的。那只是英短。”

“嗯,谢谢姐姐。我去和他们玩。”

“好,但是小心一下那只叫薛洋的黑色的三花,他会扑人的。还有,白色的那只晓星尘眼睛不太好。”

“好。”

幻无_EKdH

……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蛮喜欢魔道祖师的,后来退圈了,直到看到自己爱的标签里出现了许多魔道的作品,就有点……讲真的,改一下行不行?拜托不要再把这两个标签弄混了,这样看着真的令人很不爽!

没有什么引战的意思,就是想让你们注意一下,不要弄混,各位要打标签的时候,请打完标签后及时点击看一下是不是打了,行吗?

魔道祖师,墨香三兄弟

传说之下,墨家三兄弟

而且墨家三兄弟你往下翻就能翻到,许多作品都是在你们之前的,请注意!

由于一些原因不能够一个一个的通知,看到了的就请及时更改!不要在UT圈子里发一些无关的话题,谢谢!

这似乎已经是我第三次发关于这两个标签的事了

不知道为什么,之前蛮喜欢魔道祖师的,后来退圈了,直到看到自己爱的标签里出现了许多魔道的作品,就有点……讲真的,改一下行不行?拜托不要再把这两个标签弄混了,这样看着真的令人很不爽!

没有什么引战的意思,就是想让你们注意一下,不要弄混,各位要打标签的时候,请打完标签后及时点击看一下是不是打了,行吗?

魔道祖师,墨香三兄弟

传说之下,墨家三兄弟

而且墨家三兄弟你往下翻就能翻到,许多作品都是在你们之前的,请注意!

由于一些原因不能够一个一个的通知,看到了的就请及时更改!不要在UT圈子里发一些无关的话题,谢谢!

这似乎已经是我第三次发关于这两个标签的事了

莫言

今天谁死了(1)

    “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说是吧,太子殿下?”白袍人尴尬的笑了笑。“所以道友,我为什么在这?你是谁?”谢怜警惕地看向眼前的人,衣袖中的若邪蓄势待发。


    他只记得昨晚和青玄讨论了一下关于0的事,然后就被自家道侣抱回家了,早上起来就不在极乐坊了。


    白袍人认真的想了想,难道要告诉谢怜需要他和花城去拯救世界?要是这么说的话,中二点期的谢怜可能还会信,但现在……他并没有那个把握。


    花城那边,他正在...

    “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你说是吧,太子殿下?”白袍人尴尬的笑了笑。“所以道友,我为什么在这?你是谁?”谢怜警惕地看向眼前的人,衣袖中的若邪蓄势待发。


    他只记得昨晚和青玄讨论了一下关于0的事,然后就被自家道侣抱回家了,早上起来就不在极乐坊了。


    白袍人认真的想了想,难道要告诉谢怜需要他和花城去拯救世界?要是这么说的话,中二点期的谢怜可能还会信,但现在……他并没有那个把握。


    花城那边,他正在气头上。谁能理解一下一早醒来老婆不见的那种感受?


    “还没找到?”洛冰河皱皱眉,看向一旁的沈清秋。“清静峰和魔界都找遍了,都不在。”沈清秋摇摇扇子,心中一咯噔,不会是系统干的吧?


    “乱葬岗和四大家族还没有找过。”蓝忘机抬眼,淡淡道。


     “拜托大哥二哥再找找了。”花城掐断了通灵。


     白袍人道:“太子殿下,我是主世界的一个执法者,将您带到这来,是有一件事想请您帮忙。”


    “嗯……我尽力,什么事啊?”谢怜问到。


    “嗯……”白袍人犹豫了一下,“不知太子殿下可否听说过玛丽苏和霸道总裁?”


    “是在下学识浅薄了,不知道友所说的玛……玛丽苏和霸道总裁为何物?”谢怜好奇道。


    “这些都是书中的人物,我们暂且说是另一个世界。”白袍人捏紧了手中的戒指,顿了一下,“你来到这里主要是因为主世界的总能源丢失了。”


     几天前,保护总能源的结界被人破坏了,关在那栋楼里的“人”也不知道用的什么方法逃了出去。


    但,最主要的是,控制中央的系统手环不见了!


    乱葬岗上,魏无羡和一只走尸四目相对。


   ……


    “尸兄,你见过这个人吗?”魏无羡一脸严肃的拿出太子悦神图。走尸一脸呆滞:“嗷呜嗷呜(没有)”


     夷陵老祖聪明的脑瓜中出现一个赚钱的广告:欢迎来到旅游胜地——夷陵乱葬岗。这里有会狗叫的走尸!多才多艺,只需要三两银子便可领只走尸回家哦!


    当然,魏无羡并没有忘记正事。他抬起两只,刚想跟花城通灵,却一下子被一个白色的球体吸了进去。


    “啊————”魏无羡拼命挣扎,却发现自己已经在地上了。身前是他找了好久的三弟妹谢怜和一个披麻戴孝穿的跟蓝湛一样,虽然不知道脸长什么样,但绝对没有蓝湛帅的人。


    白袍人沉默了,夷陵老祖怎么会在这啊啊啊!下一个不会是大嫂沈清秋吧?!


    还真是说什么来什么,魏无羡刚爬起来就被从天而降的一团青色的不明物体砸了回去。

樱桃🍒没丸子
一家人 当然要整整齐齐的(ღ˘...

一家人 当然要整整齐齐的(ღ˘⌣˘ღ)

P.s:今天还是画风清奇的大哥和大嫂~(‾⌣‾~)

一家人 当然要整整齐齐的(ღ˘⌣˘ღ)

P.s:今天还是画风清奇的大哥和大嫂~(‾⌣‾~)

筱

番外

假如沈老师羡羡和怜怜一起做饭……🤔


ooc致歉


下面是正文


梦境里。


“大嫂,我在这里!”


沈清秋打开了折扇挡住了自己的半张脸。


声线清凌又不是温婉,很明显是谢怜。


他们现在正在鬼市里,不过这里是梦境。


“大嫂!”


是魏无羡。


“师尊,走了。”


经过一番叙旧,魏无羡突然想起来了:“三弟妹,说好要让我尝尝你的手艺的!”


谢怜恍然醒悟,把他和沈清秋带到了厨房里。


谢怜正在教沈清秋下厨,魏无羡在一边打杂手。


花城把洛冰河和蓝忘机带到了极乐坊里熟悉环境。


这时一只不知名的小鬼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壮起胆问了花...


假如沈老师羡羡和怜怜一起做饭……🤔


ooc致歉


下面是正文


梦境里。


“大嫂,我在这里!”


沈清秋打开了折扇挡住了自己的半张脸。


声线清凌又不是温婉,很明显是谢怜。


他们现在正在鬼市里,不过这里是梦境。


“大嫂!”


是魏无羡。


“师尊,走了。”


经过一番叙旧,魏无羡突然想起来了:“三弟妹,说好要让我尝尝你的手艺的!”


谢怜恍然醒悟,把他和沈清秋带到了厨房里。


谢怜正在教沈清秋下厨,魏无羡在一边打杂手。


花城把洛冰河和蓝忘机带到了极乐坊里熟悉环境。


这时一只不知名的小鬼也不知道哪来的胆子,壮起胆问了花城一句:“城主,今日怎么不见大伯公?”


花城居高临下发看着他,也许是今天心情比较好吧,他并没有把这个胆大包天发东西给踹死。


“哥哥在厨房,怎么?”


那小鬼闻言脸色白了一刹,等一下好像本来就是白的。


蓝忘机在妖气横溢的地方显得格格不入,在另外二人黑衣玄服的衬托下显得更为突兀。


洛冰河见蓝忘机终于有些不在状态了,颇为新奇的喊了一句:“二弟?”


蓝忘机这才回了神:“大哥,怎么了?”


花城轻笑一声:“二哥,想什么呢?”


蓝忘机不语,看向了厨房。


这时的厨房已经成为和叙利亚战场没有什么两样

了。


谢怜看了一眼已经发黑的锅底陷入了沉思。


沈清秋扯了扯嘴角看了一眼罪魁祸首魏无羡。


魏无羡被他看的有些不自在:“大嫂,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沈清秋环视了一下四周,就在一炷香前这厨房还不是这般乱七八糟的。


厨房:我当时害怕极了


谢怜把失败品倒掉,无奈的耸了耸肩:“怎么办?”


沈清秋用扇子遮住了半边脸表示自己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能拯救这道菜了。


魏无羡灵机一动:“要不我们给尚清华先试试?”


然后马上就这样做了,沈清秋“友好”的把尚清华请了过来。


尚清华看着捆在自己身上的若邪,一脸懵逼的看着这三人:“你们……这是要干嘛?” 


魏无羡狡黠一笑:“请你吃饭。”


“还有这种好事?”尚清华两眼放光。


然后又瞟了一眼谢怜手上端着的那盘菜,色泽看上去也很好,可为什么我在这盘菜上感受到了浓重的杀气?


尚清华:“……”


我现在跑还来得及吗?


谢怜笑的一脸温柔的把刚刚还剩下的菜端到了他身前。


尚清华被这笑容晃了神,他本人表示非常吃这位太子殿下的颜。


然后视线下移看到了那盘泛着奇怪色泽的菜。


魏无羡和沈清秋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尚清华感觉自己就好像背负了什么很重大的使命。


若邪得到了谢怜的命令撤了回来,尚清华松了松筋骨。


接了谢怜递来的筷子,纹理分明质地光滑,一看就很贵重。


在心里感慨了一句,有钱真任性啊。


然后便在三人的注视里吃下了那盘菜。


……


三分钟后尚清华被漠北扛走了,走的时候脸色还在发绿双目涣散嘴里不停的念叨着这菜有毒。


花城三人看了一眼漠北和神志不清的尚清华就进厨房找媳妇了。


只见里面的三位都站在一道菜前叽叽喳喳的不知道在交流些什么。


谢怜一脸正经的打量着这道菜,对沈清秋说:“大嫂,这样就算完成了吗?”


然后就感觉自己的后背抵上了一个没有心跳的胸膛。


花城把脑袋抵在他的后颈上,温热的呼吸撒在了他的颈间。


“哥哥,干嘛呢?”


他白皙的脸“蹭”的一下就红了。


魏无羡和沈清秋一脸姨母笑的看着这二人。


沈清秋还会拿扇子遮一下,魏无羡就直接用手背挡自己的嘴角看着这两人腻腻歪歪。


洛冰河和蓝忘机对视一眼。


“师尊。”


“魏婴。”


沈清秋和魏无羡同时回头。


“蓝湛!”


魏无羡丝毫不顾忌这里还有人直接就挂在了蓝忘机身上。


蓝忘机把他从自己身上拔下来,然后把他揽进自己怀里,看着他懵懂无害的看着自己脸上也不自觉浮起了一丝笑意。


沈清秋还是拿着扇子挡住自己疯狂上扬的嘴角。


年轻真好啊。


他眉眼弯弯的看着他们。


然后就被某个大型犬一样的东西箍住了。


“师尊,好看吗?”


沈清秋扯了扯嘴角,人家都是名花有主的好吗?你这醋溜溜的语气是什么情况?


“咳,为师刚刚和三弟妹他们合作了一道菜,正要准备给你们尝尝。”


蓝忘机闻言看了一眼魏无羡,魏无羡小鸡啄米般的点头。


洛冰河看了一眼那道菜,看上去还是很有食欲了,一想到师尊也在这里帮了忙,就更有食欲了。


另外二人显然也被自家媳妇的滤镜盖住了,用筷子夹了一块方块状的糕点吃了下去。


谢怜三人满脸期待的等着他们的反应。


花城面带笑意的对谢怜说道:“哥哥的厨艺又进步了。”


洛冰河和蓝忘机微不可察的皱了一下眉,看到花城已经咽了下去还很开心的点评了这道菜,也强撑着咽了下去。


沈清秋和魏无羡见状松了口气,连忙对谢怜说:“你看吧,我就说他们会喜欢的。”


洛冰河感觉自己的腮帮子在发酸,不是吃醋了,是真的在发酸。


他看向了笑的满面春风的沈清秋。


一切都是为了师尊!


魏无羡用那双看起来澄澈无害的桃花眼看着蓝忘机:“蓝湛,你觉得好吃吗?”


他已经习惯了辣,可这道菜已经不能和普通人做的饭相提并论了,真的给自己的味蕾造成了打击,但脸上未显分毫:“好吃。”


魏无羡闻言一把勾住蓝忘机的脖子。


因为身高有些差距蓝忘机不得不弯下腰任由他抱着。


洛冰河看了一眼这二人,心想着师尊什么时候也能那么主动,又看了一眼沈清秋。


沈清秋看了一眼二弟妹和三弟妹,突然间明白了他在想什么,无奈的收起折扇踮起脚在他侧脸上琢了一下,然后马上就打开扇子挡在脸上。


洛冰河也愣住了,然后马上就把他拉进了自己怀里。


梦境里的鬼市一片祥和。



与此同时的另一对cp。


“尚清华?醒醒!”




筱

墨家三攻的追妻日记(八)

最后一章啦!


谢谢你们能忍着我的小学生文笔看下去。


下面是正文~


这回带漠尚玩。


这时一直吃瓜的三攻系统发出了声音:“要不你们肉搏吧?”


魏无羡马上就瞪了一眼系统:“你收他们钱了是吗!!!”


沈清秋也附和:“他们给了多少?!”


三受的系统波澜不惊的说:“说的好像你们给得起一样。”


三受:“……”


好有道理是怎么回事?


沈清秋:我还有救!


谢怜马上咳了一声表示这个话题可以停止了。


就在三受开始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很穷准备找个地种蘑菇的时候的时候,对方居然开始搞偷袭!


“洛冰河你别过来啊!”


沈清秋终于知道为什么不管...

最后一章啦!


谢谢你们能忍着我的小学生文笔看下去。


下面是正文~


这回带漠尚玩。


这时一直吃瓜的三攻系统发出了声音:“要不你们肉搏吧?”


魏无羡马上就瞪了一眼系统:“你收他们钱了是吗!!!”


沈清秋也附和:“他们给了多少?!”


三受的系统波澜不惊的说:“说的好像你们给得起一样。”


三受:“……”


好有道理是怎么回事?


沈清秋:我还有救!


谢怜马上咳了一声表示这个话题可以停止了。


就在三受开始在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很穷准备找个地种蘑菇的时候的时候,对方居然开始搞偷袭!


“洛冰河你别过来啊!”


沈清秋终于知道为什么不管自己怎么跑对方都能找到自己了,敢情是这货给自己灌了血!


这简直就是一个定位仪啊啊啊啊!!!


等一下他什么时候给我喝的?我记得原著里没这段啊?


沈清秋大口的喘着气,谢怜在一边帮忙搀扶着他。


“师尊,你想让他从哪里入口。”


他声线温润的道,好像催动血蛊的不是他一般。


一边的花城悄咪咪走进洛冰河小声地说:“大哥,轻一点。”


洛冰河挑眉,轻一点是肯定的,他可舍不得师尊疼:“你在担心什么?”


一直沉默寡言的蓝忘机突然发声:“他们会生气的。”


洛冰河闻言马上就停止作死。


沈清秋:姨妈终于不疼啦!


这时三攻的系统突然出声:“你们已经打了一天一夜了……”


魏无羡双手环胸:“所以你想说什么?”


它能说自己实体快出来了吗?


那样会被打死的好吗!


算了还是闭嘴吧。


“没事,你们继续……”


六人马上进入了状态。


谢怜突然道:“怎么好像都是你们先动手的?”


沈清秋和魏无羡也意识到了这点,瞬间冷下了脸。


三攻:不是,你们听我们解释。


平日里舌灿莲花的洛冰河这下也被噎住了,好像真的是他先动手的……


花城和蓝忘机看了他一眼,那眼神很好解读:都怪你我媳妇真生气了


洛冰河:“……”


花城把手伸向谢怜:“哥……殿下,可以把手给我吗?”


谢怜犹豫不决,虽然这只是个游戏,可三弟妹好像不是很像输,大嫂也不想和那人走……


于是他又把自己的手伸了回来:“抱歉。”


魏无羡和沈清秋一手护在谢怜前面,可以说很护短了。


洛冰河脸色一沉,闪到沈清秋身前要去拽他的手腕。


沈清秋手疾眼快抽出修雅,洛冰河马上用手截住了剑锋。


谢怜见状用蛮力将洛冰河的手拍下。


沈清秋瞪大了眼睛,他刚刚好像听见了手骨脱臼的声音……


洛冰河握住那只脱臼的手表情狠绝的接了回去。


沈清秋:狠人。


魏无羡见自己被无视有些不满马上道:“喂,你们看见我了吗?”


然后一道雪白的亮光从他身侧闪过。


是避尘。


蓝忘机手持避尘掐了个剑诀,只见避尘突然悬起直奔魏无羡那边去。


魏无羡稍一侧头就躲过了那速度并不是很快的剑。


还在心里想着蓝湛最近是不是偷懒了?


他将陈情放到嘴边,吹之前还不忘和蓝忘机聊天:“蓝湛,你还来真的啊?”


笛声响起,又有数只走尸拔地而起。


洛冰河把手放在心魔剑上,沈清秋见状马上就伸出了尔康手:“别拔!”


洛冰河歪头:“那师尊愿意和我走吗?”


沈清秋这下有点犹豫了,虽然和他走极有可能小命不保。


“师尊……”


心魔剑出鞘。


沈清秋扶额,谢怜退到他身边。


“大嫂?”


沈清秋深吸了一口气:“我没事。”


个屁啊啊啊啊这可是男主的金手指!!!


蓝忘机和花城闪到洛冰河身侧异口同声都对他说:“别伤人。”


洛冰河点了点头。


沈清秋看了一眼看了一眼,默默给自己点了根蜡烛,看来他绝世黄瓜今天也难逃一劫了吗?


就在他们尴尬对视之时,突然听见了有人在叫。


注意力瞬间就被吸引了,那系统早就不见了。


洛冰河看了一眼来人额前的蓝色印记。


是漠北君。


他疑惑道:“漠北?你怎么来了?”


站在他身后的尚清华突然出声:“我们是唯一的副cp,过来凑凑热闹的……”


谢怜茫然的问道:“副cp?那是什么?”


沈清秋扯了扯嘴角。


魏无羡突然道:“诶,系统呢?”


花城揉着太阳穴:“估计就是他俩了。”


魏无羡看了一眼这俩人又道:“所以,这场游戏就是你们发起的?”


尚清华连忙摇了摇头:“不是……我们也是被逼来做几天系统的。”


蓝忘机见是友军便把避尘收了回去看向了漠北君,问道:“请问阁下,如果我们失败了他们就真的会失去记忆吗?”


花城紧随其后:“还有别的办法吗?”


漠北扯了扯嘴角:“这你们也信啊?”


洛冰河终于缓过来了:“你诓我们?”


尚清华赶紧躲到漠北君身后:“大王,你可得保护我啊。”


漠北君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沈清秋茫然道:“什么记忆?”


魏无羡停止了用手转动笛子:“你总不能说我们的记忆消失了吧?”


蓝忘机握剑的力度又紧了几分。


尚清华赶紧插话:“这个游戏我也是被系统逼来的,你们只会失去关于一些他们的记忆。”


“只会失去那些对你来说最美好的时候。”


怕死的他又补了一句:“暂时。”


沈清秋心想着:难道我那个时候还有命享福吗?


谢怜抬起了那只缠有红线的手:“那这红线怎么解释?”


花城赶紧道:“哥哥,这是我们当时在铜炉山的时候我给你系的。”


“当时情况特殊。”


谢怜歪着脑袋:“那我们后来为什么没有摘下来?”


花城有些难以开口:“因为……”


魏无羡也惊到:“那我失去了什么记忆?和蓝湛有关吗?”


蓝忘机微不可察的点了点头。


沈清秋见他们终于不打架了,修雅入鞘。


洛冰河见状赶紧问了一句:“师尊你没什么想问我的吗?”


比如问一下他失去了什么记忆。


沈清秋疑惑的“哈?了一声。


被做成人棍了?这记忆很美好?


太可怕了。


可他能说出来吗?


“发生了……什么?”


这时的尚清华突然哼起了歌。


“我有一段情啊~”


“唱拔拉诸公听呀~”


“诸公各位静呀静静心呀~”


“让我唱一支春山恨呀~”


唱到这里他用余光瞟了洛冰河一眼,很好没有生气。


沈清秋就有些不解了,这唱的什么?


“春山好风景呀~”


“美不过清秋君~”


沈清秋:莫名被cue到。(莫名其妙被点名)


“万般风情~撩动了冰河心呀~”


“竹舍里……”


“啊啊啊沈师兄你别动手!”


修雅不知何时已经对准了某个大白日就唱小黄曲的人。


魏无羡一脸发现了新大陆的样子,和谢怜说道:“没想到大嫂和他是这种关系,连词都有人唱了。”


沈清秋欲哭无泪的转向那二人:“不是,你们听我解释。”


沈清秋的三观以光速不断毁灭重塑毁灭重塑循环中。


洛冰河见状焉了,师尊以前那么不喜欢自己的吗?


漠北君表示没眼看,并向三受丢了几本书。


分别是《人渣反派自救系统》《魔道祖师》《天官赐福》。


三攻可就没这待遇了,只得看着自家媳妇看书。


沈清秋缓过神来拾起那本《人渣反派自救系统》。


谢怜一开始拿的还是魔道祖师,最后被魏无羡提醒道:“三弟妹,你拿错了,应该是我这本,上面还有你的名字呢。”


谢怜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和他互换了书。


并不是所有记忆都失去了,所以很快看着书里的描写他们便想起来自己后面发生了什么。


花城看向漠北君:“他们什么时候能想起来?”


“看完书。”


不久后三人奇奇合上了书,那书也神奇的消散了。


谢怜走到花城身前,那咒枷也消失了。


他不会忘记这咒枷当初是为何消失的。


“三郎。”


花城怔住了。


“哥哥……?”


回应他的是一个拥抱:“嗯,我都想起来了。”


蓝忘机已经走到了魏无羡身侧看着他。


魏无羡释然一笑:“我就说嘛,你怎么会退步。”


沈清秋看了一眼自己是怎么拯救世界的,把手埋在了掌心里。


为什么这个也要写出来!


不过他确实和洛冰河在一起了。


“师尊,想起来了?”


沈清秋看了一眼他,这孩子肯定委屈坏了:“想起来了,冰河,抱歉。”


尚清华终于敢从漠北身后走出来了:“你看,阖家团圆!”


沈清秋微笑着对他说:“你还好意思说?”


他又回到了漠北君的身后。


瓜兄同乡友谊呢?


刹那间,那结界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散。


漠北君说道:“准备回到原来的世界了,你们想说什么就赶紧说。”


魏无羡最先开口:“啊?我没尝过三弟妹的手艺呢?”


尚清华又突然出声:“那个,刚刚我的系统告诉我,你们睡着了可以在梦境里相遇,里面的都是实体能吃也能喝,还能旋转要不要进梦境……”


结界消散前,大家都由衷的笑了。


“各位,梦里见。”




(啊啊啊啊真的恢复记忆了,全都恢复了!)

筱

墨家三攻的追妻日记(七)

第三关卡是一个封闭的空间,说大不大,说小倒也不小,一进去除非游戏结束,不然是出不去的。


里面的人看不见外人,外面的人却能把里面的情况尽收眼底。


这边沈清秋三人刚进入这个封闭的空间便听见了系统的声音:“最后的关卡开启,祝您游戏愉快。”


魏无羡手持鬼笛打量着这一片白皙的空间。


谢怜突然出声:“他们来了。”


沈清秋闻言差点倒了,隔壁的魏无羡手疾眼快扶住了他。


他飞了那么久,那群人都是开挂了吗!


那群开挂的人见到了那封闭空间,这墙可以透过阳光看见里面的事物。


洛冰河拿着心魔剑就要进去,被系统叫停:“你们最好做一下心理准备。”


蓝忘机抬抬眼皮问道:“...

第三关卡是一个封闭的空间,说大不大,说小倒也不小,一进去除非游戏结束,不然是出不去的。


里面的人看不见外人,外面的人却能把里面的情况尽收眼底。


这边沈清秋三人刚进入这个封闭的空间便听见了系统的声音:“最后的关卡开启,祝您游戏愉快。”


魏无羡手持鬼笛打量着这一片白皙的空间。


谢怜突然出声:“他们来了。”


沈清秋闻言差点倒了,隔壁的魏无羡手疾眼快扶住了他。


他飞了那么久,那群人都是开挂了吗!


那群开挂的人见到了那封闭空间,这墙可以透过阳光看见里面的事物。


洛冰河拿着心魔剑就要进去,被系统叫停:“你们最好做一下心理准备。”


蓝忘机抬抬眼皮问道:“这是为何?”


系统颤抖着声线说:“就是……如果对方会出手攻击你们的话……”


厄命出鞘对准了系统。


“第四天了,你们加油!”


然后就马上装死,不管他们怎么说都不肯回答。


三人无奈进了这个空间。


沈清秋感觉自己后脊背有些发凉……回眸一看。


卧槽!!!


是冰哥啊啊啊啊啊啊!!!


看来我绝世黄瓜今日就要命丧于此了吗?


不,我要逆袭!


紧接着便把还在散步的谢怜和魏无羡拉到身后。


在心里感叹一句,我好像在带娃!


洛冰河见沈清秋对他带有似有若无敌意,心好像被一根针戳了一下。


转瞬即逝,可让人难以释怀。


魏无羡被他一拽,也回头看了一眼。


“咦,这不是蓝二公子吗?”


魏无羡小声对沈清秋和谢怜说道。


谢怜打量着那三人对魏无羡说道:“二嫂,那认识他们吗?”


魏无羡嘴角上扬:“我认识那个穿白衣服的。”


然后就大声的对蓝忘机招着手:“蓝湛!”


蓝忘机怔住了,他不知道魏无羡的记忆停留在哪里。


不知道要怎么回应的他选择了沉默。


魏无羡见蓝忘机没有搭理自己,马上就焉了。


这人怎么还是那么多无趣。


不过对比起另外两个人的反应,魏无羡已经很友好了。


谢怜真的觉得那红衣男子有点像与君山上带他走的新郎,服饰什么的都很相似。


花城见谢怜一脸迷惘的打量着自己心里实在是不好受。


都怪系统!!!


这时双方的系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你们傻站着干嘛呢?”


快打起来啊!(暗戳戳的搓手手)


魏无羡最先反应过来:“系统,这地下埋了尸体没?”


系统好心的提醒道:“这里之前是一片墓地。”


最后六人还是傻站了一会儿,直到三攻的系统说道:“还有三天游戏就结束了。”


洛冰河闻言马上闪到沈清秋身前。


沈清秋刚刚一直在思考着怎么和洛冰河解释无间深渊那件事,还没来得及抽出修雅魏无羡的手就已经挡住了洛冰河,谢怜马上就抓住沈清秋的手腕往后退了一大步。


魏无羡和谢怜这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默契的让人难以置信。


花城厄命出鞘,直接闪到魏无羡身前。


本来只是想着做做样子,谁知蓝忘机的避尘已经挡在了厄命前面。


花城懵了,魏无羡有些不敢相信的:“蓝湛?”


蓝忘机转头就要抓住他的胳膊,魏无羡见状马上后退,沈清秋挡在了蓝忘机身前。


洛冰河还在和谢怜对招。


虽说这场打斗看样子不得不进行,可六人都没有要动真格的意思,再说了要是真的动真格也总会有“自己”人出来横插一脚。


就在谢怜实在没办法准备用若邪捆住洛冰河的时候,洛冰河早就不耐烦了,留下谢怜一个人就转向另一个战场。


沈清秋正在和花城打的酣畅淋漓,突然感觉不对劲。


从小腹深处传来一阵轻微的刺痛,很快就被诡异至极的痛痒代替。


妹子来大姨妈就是这种感觉吗?


他被这样一分心搞得有些招架不住。


一直在和蓝忘机玩老鹰捉小鸡的魏无羡见状马上闪到沈清秋身边扶住他,洛冰河停止了催动天魔血,拿着心魔剑就要带走沈清秋。


一条白绫挡在了他身前。


紧接着谢怜闪开了花城的阻拦,跃到沈清秋身前。


沈清秋:当事人表示就很感动。


花城和蓝忘机也站到了洛冰河身边。


洛冰河冷下了态度:“师尊,跟我走。”


沈清秋摇了一下头,只一下,但很坚定。


当然不行啊啊啊啊我还不想变成人棍!!!


就在这时一道笛声响彻云霄。


是魏无羡。


地面上出现了裂痕,一具具走尸从土里爬了上来。


他家大嫂被欺负了,这忍不了。


蓝忘机看着就要去扣魏无羡的手腕,被他的笛子拦住。


“魏婴……跟我回姑苏。”


魏无羡疑惑道:“哈?我们不是在玩游戏吗?扯这个干嘛。”


蓝忘机沉默不语。


谢怜刚收起若邪就准备去帮沈清秋,被花城拦住。


花城刚刚完全是下意识就拦着的,眼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一想起游戏规则伸手就要去抓谢怜手腕。


谢怜见状马上侧身,花城略带强硬的向他靠去。


就在谢怜不知要不要动真格的时候修雅已经挡在了花城身前。



未完待续……



(啊啊啊我真的不会写打斗,不要问我为什么他们之前闪身,距离太远闪不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