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墨魂

652.4万浏览    22353参与
弄舟人🌙

我真的......悲喜交加。

喜吧,又有新人来了;

悲吧,怎么夫子你从王昌龄的池子里歪出来了啊啊啊啊啊?!

我真的......悲喜交加。

喜吧,又有新人来了;

悲吧,怎么夫子你从王昌龄的池子里歪出来了啊啊啊啊啊?!

fuafua

命中注定(十 刘柳)

完结啦!


十 相随出罻罗


完结啦!他俩最后一个误会了!桃花仙和冥界判官的恩怨情仇,由于不兼容性的问题解决而得到解决。


“梦得,你到底是什么。”


柳宗元觉得按照他们的关系,与其猜来猜去,倒不如直接问的自然。


“你不是人。”柳宗元肯定的说,倒也没觉得会造成什么歧义。


刘禹锡先是一怔,表情便僵住了好久,见柳宗元一直皱着眉头盯着他,才想起回应。


“不,不是啊。”刘禹锡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模棱两可的否定了。


柳宗元更加确定了他之前的推测。从他在手机上查不到刘禹锡剩余的岁月,他便起了疑心,随后他又托韩愈多方查证,却也毫无收获。于是,刘禹锡其实是...


完结啦!


十 相随出罻罗


完结啦!他俩最后一个误会了!桃花仙和冥界判官的恩怨情仇,由于不兼容性的问题解决而得到解决。


“梦得,你到底是什么。”


柳宗元觉得按照他们的关系,与其猜来猜去,倒不如直接问的自然。


“你不是人。”柳宗元肯定的说,倒也没觉得会造成什么歧义。


刘禹锡先是一怔,表情便僵住了好久,见柳宗元一直皱着眉头盯着他,才想起回应。


“不,不是啊。”刘禹锡不敢看他的眼睛,只是模棱两可的否定了。


柳宗元更加确定了他之前的推测。从他在手机上查不到刘禹锡剩余的岁月,他便起了疑心,随后他又托韩愈多方查证,却也毫无收获。于是,刘禹锡其实是精怪这样的念头便浮现于柳宗元的脑海中。


韩愈已经换回了平时的装束,回到了工作岗位上,这一世他还是只走了不到六十年,而柳宗元则因为想法的改变延长了自己在人间的时间。“那他就是不归你管。”韩愈束起头发,用笔在卷宗上写着什么,“不归你管,你还不知道是什么吗。”


这下完全确定了,柳宗元想着。“退之,再多替我几天班吧。”他偷偷将一块上好的松烟墨塞进韩愈手中,作为贿赂。


“哼,几天——”韩愈斜睨了他一眼,故意拖了长音,显然知道这几天只不过是个虚指。


想起韩愈还甩给他一本《动物修仙指南》,柳宗元觉得自己必须抓紧时间,他之前没想过刘禹锡不是人类,但既然有了这样的绝佳机会,那他一定要紧紧抓住。


所以他要摊牌了,然后带着刘禹锡离开这里。


“梦得,转过身去。”老刘头慢悠悠的背过身去,刘禹锡这会儿倒是注意了老年人的演技。


“好了,转回来。”刘禹锡又是一愣,他有些颤抖,因为背后的声音是那样清脆。


“如你所见,我也不是人。”


额头上的皱纹消散下去,眼角又恢复原本微微翘起的模样。刘禹锡有些震惊,跟一只非人生物同床共枕数十年没有让他感到一丝恐惧,只是呆呆的看着这张阔别了数十年的脸。


最后平静下来,他反倒是有了几分庆幸,这样子厚也有永恒的时间了。管子厚是什么呢,他若真要害自己,还用等到今天吗。


见刘禹锡完全呆住,柳宗元跳下床打开衣柜,拽出以前的衣服和一只行李箱。“走吧,以后再慢慢解释,咱们离开这座城市。”


结束了白天在果园里的劳作,柳宗元背着一筐橘子往他们的小院走去。


诚如他所想,刘禹锡也变回了年轻时的模样,随着他一起来到这这间乡间小院,远离人群过着平淡的生活。让他唯一烦恼的一点是,他不知道刘禹锡到底是什么东西成了精,动物还是植物,或许是书籍诗文也未可知?必须要快点调查清楚才行,毕竟韩愈给他的指南是很有针对性的,不同的物种方法自然不同。简单如晒月亮晒足时日,困难的便要历尽千难万险,这自然是要分开的。


也许是动物?柳宗元这样猜测着。今年春天,柳树吐出新芽时,那时正是春雷滚滚,春雨绵绵,这样的雨本是滋养万物的好雨,但柳宗元望着天边厚实的云层,却生出了几分担忧。


天雷这东西不管对于什么精怪来说都是致命打击,他明白的,所以他要一直待在刘禹锡身边,守护他。


天已经完全黑了,拉着窗帘,屋内灯光笼罩着两人。屋外是绵密的雨声打在新叶上沙沙作响的声音。


刘禹锡揽着柳宗元的腰不肯撒手,若平时,柳宗元脸皮薄一些,定然是让他一边去不要腻在自己身边。可每当雷声大作的时候,他都觉得这是刘禹锡处于精怪本能的害怕。在柳宗元的眼中,刘禹锡像极了家中养的小黄狗,赖在他身边不撒手,还喜欢在他的颈窝间嗅来嗅去并让柳宗元幻视了摇尾巴。再加上一副永远精力旺盛的样子柳宗元推测他是狗。“狗精成仙,嗯,先减少肉类的摄入吧。”柳宗元翻看着小指南如是说。


回到家,刘禹锡却已经将热气腾腾的红烧鱼端上了餐桌。柳宗元不由得头疼,让他少吃肉的意思,也不是只吃鱼啊。但是这红烧鱼炖的实在诱人,酸甜的酱汁淋在上面,鱼骨都被炖的酥烂,平心而论,柳宗元是抵挡不住这样的诱惑的。配着米饭,一上午的辛苦劳作让他可以吃的连盘子中的汤都不剩。


正当柳宗元埋头饭碗的时候,他没注意到刘禹锡的眼神多了几分不同的意味。“小猫咪,子厚果然是小猫咪吧。不知道子厚什么时候愿意变成原型给自己抱抱……啊,都吃完了,不如明天做油焖大虾。”与柳宗元不同,那边是动物修仙指南,刘禹锡求白居易搞来的书却是《家常海鲜一百例》。他久违的用塔罗牌算了一卦,加上柳宗元是狮子座这样的星座属性,除此之外,又想起柳宗元给他买的棉拖鞋也是小灰老鼠的动物形状。“一定是猫!”刘禹锡如梦方醒,十分笃定,并且每天自信的烧着家常海鲜,誓要抓住柳宗元的胃。


“猫……嘿嘿嘿……”站在灶台前,刘禹锡的眼前总会浮现出一个有着毛茸茸耳朵的柳宗元,头顶的耳朵一动一动,仿佛在勾引他。


对于他来说,只要能说服柳宗元以猫形态跟他回去就好了。至于子厚是人是妖,这不重要。所以雷雨交加之时,他总是黏在柳宗元身边,紧紧搂着他,为的就是想降落天雷的人宣布他与柳宗元的关系,好叫柳宗元平平安安顺利度过。打雷的时候,一向冷淡的子厚也会给自己回应呢,刘禹锡这么想着,会不会变成小猫咪的时候子厚连耳朵和小短腿都在微微颤抖吧。每每这个瞬间,他都会被自己脑内的幻想萌化,便将柳宗元抱得更紧。


直到果园中的橘子被全部采摘完毕,他们二人都依旧沉浸在对方是精怪的幻想中不能自拔,直到韩愈顶不住一个人掰成两个用工作压力找上门来。


“走吧子厚,跟我去工作。”


“可是……”


“!你要把子厚抓去猫咖?!”刘禹锡挺身而出,挡在柳宗元身前。但他的话却没过脑子。


“猫咖?”


“……猫咖?”


韩愈看着刘禹锡,便知道这人脑子里又是哪根筋搭不对,又或者说,只要刘禹锡是这副年轻的模样,智商也一并打了对折。


“至少能确定肯定不是边牧了。”他抄着手看向柳宗元。


“边牧?!”刘禹锡简直要跳起来,他怎么会是边牧。啊不对,他怎么会是狗。


“退之,你等一会。”拉了刘禹锡关好房门,柳宗元觉得有必要再进行一次坦白,他们之中还是存在了好大的误会。


……一道闪光,几声窸窸窣窣的交谈,柳宗元便推开房门同韩愈走了。


既然刘禹锡不是狗精,也不需要他的照顾……那他便也放心了。


跟着韩愈回到自己阔别多年的小屋,柳宗元只觉得一阵空虚,寂寞如同海潮,一波未平,一波又起。他已经习惯了刘禹锡在身边的日子,便不由自主去想他。


点开小簿子app,他又忍不住去搜索,这一会却跳出了刘禹锡,后面跟着一串员工码。


“这是联网了?”柳宗元满腹狐疑。


韩愈递给他一张宣传单:“交流项目,现在两边联网了,系统兼容,支持远程办公。”


柳宗元暗暗收下了传单。


今天是双方交流人员报到的日子,冥府这边去了柳宗元,不知道那边会来一个好相处的人吗?韩愈托着脑袋,止不住的打瞌睡。


“!”看清来人,他面如死灰。


“韩退之,怎么是你,我要跟子厚住一间!”


这……还是不兼容啊。


END


最后为什么是小灰老鼠棉拖鞋,因为属相。

之后会精修一下,一口气贴上来的ORZ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ORZ

会有番外的ORZ

南喬。

【墨魂】兰台守则

【叁】工坊门口张贴的告示

(看上去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相反,它是崭新的)

1.工坊运营时间为卯时至次日子时(6:00-次日1:00),这期间请勿进入任何一间工坊内工作。

2.不同间工坊内设施不可带入到其他房间,请反复仔细检查是否携带以确保无虞。

3.兰台若在非开放时间内听到工坊内有异动,少安毋躁,这无关紧要。

4.兰台若将“李白”与“贺知章”共同安排酒坊的工作请务必留心,二魂的工作效率和剩余货物不敢保证。

5.纸坊内所用原材全部取自斋内,无须使用现世工艺。

6.香坊内不会生产少陵香,请牢记。

7.所以房间的大门都只落一把锁,如果打开后仍有一锁,无论今日是否缺乏此类货物,都不...

【叁】工坊门口张贴的告示

(看上去没有你想象中的那么糟糕,相反,它是崭新的)

1.工坊运营时间为卯时至次日子时(6:00-次日1:00),这期间请勿进入任何一间工坊内工作。

2.不同间工坊内设施不可带入到其他房间,请反复仔细检查是否携带以确保无虞。

3.兰台若在非开放时间内听到工坊内有异动,少安毋躁,这无关紧要。

4.兰台若将“李白”与“贺知章”共同安排酒坊的工作请务必留心,二魂的工作效率和剩余货物不敢保证。

5.纸坊内所用原材全部取自斋内,无须使用现世工艺。

6.香坊内不会生产少陵香,请牢记。

7.所以房间的大门都只落一把锁,如果打开后仍有一锁,无论今日是否缺乏此类货物,都不要打开这间工坊。

8.出入工坊时务必浣手,没有人希望货物被污染。

9.可以适量地将货物作为礼物赠与诸位。比如苏氏兄弟的“二苏旧局”,“黄庭坚”的“山谷香”,“韩愈”的雕漆兼毫笔得等。

10.请牢记每间工坊内只生产哪些货物,收工时若看到明显不属于这里的货物,请无视它们,留在原地,无须带走。



这一节不很重要,也没有什么彩蛋,算是斋内公共区域的一个告示。

“不能污染”“不能串门”的灵感来源于《画怖》影 的章节。

姜小禾Sprite
一张很久之前的摸鱼

一张很久之前的摸鱼

一张很久之前的摸鱼

_叁軍Error:-)
正片叠底速速涂一下

正片叠底速速涂一下

正片叠底速速涂一下

我是人间咕咕咕

墨痕斋第四十二任兰台手记

x年x月x日

偶然在广厦闲逛,发现前些日子给微之搬了家,画像却忘了一起带去。

火速摘下来换到他的房间。

幸好这个屋子里住的摩诘、子美都不是什么促狭人。

不然……


x年x月x日

经过本兰台不懈的努力,元微之终于有了新心相,值得放鞭炮庆祝一番。

“那小后辈需要买鞭炮吗,限时特惠,99万资材包你满意。”

“你把我卖了吧,沈前辈。”


x年x月x日

就是说烹鲤得镜是真是假,微之的那面镜子就是从前鱼肚子里的吗?


x年x月x日

每天安排介甫休息确实是一件让人难过的事,毕竟他已经成了我斋顶梁柱,放灯和西园雅集都要带他。


x年x月x日

为了打新家具,现在基本把全斋的生...

x年x月x日

偶然在广厦闲逛,发现前些日子给微之搬了家,画像却忘了一起带去。

火速摘下来换到他的房间。

幸好这个屋子里住的摩诘、子美都不是什么促狭人。

不然……


x年x月x日

经过本兰台不懈的努力,元微之终于有了新心相,值得放鞭炮庆祝一番。

“那小后辈需要买鞭炮吗,限时特惠,99万资材包你满意。”

“你把我卖了吧,沈前辈。”


x年x月x日

就是说烹鲤得镜是真是假,微之的那面镜子就是从前鱼肚子里的吗?


x年x月x日

每天安排介甫休息确实是一件让人难过的事,毕竟他已经成了我斋顶梁柱,放灯和西园雅集都要带他。


x年x月x日

为了打新家具,现在基本把全斋的生产力调动起来了。

“抱歉了山谷。”

“您完全不让我下班是吗?”

这段时间赶紧过去吧,再这样下去山谷怕是要罢工了。

阿岑和介甫倒是适应能力很强嘛。


x年x月x日

救命……这些日子现世也忙斋里也忙,每天在蓝桥春雪出现又消失,太白的剑都干脆停在蓝桥春雪外面等着送我了。

赶紧结束赶紧结束,再这样下去我也要罢工了!


x年x月x日

家具打造告一段落,整个斋里都弥漫着喜悦的氛围。

放一天假。

大家好像更加喜悦了。


x年x月x日

最近现世忙得不可开交,时常忘记回斋处理事务,今天更是到了下午才想起来回斋点卯。

王相公的脸已经堪比锅底了,笑死,根本不怕。


x年x月x日

我迟早死在王介甫手底下。


x年x月x日

工作戒网瘾是真的。

瘫在兰台小筑一天,完全没有打游戏的兴致。


x年x月x日

听说王少伯要归斋了,据说还是个故事大王,搓手手等待新故事。


x年x月x日

围观宰执组下飞行棋。

虽然我不会下。

但看他们勾心斗角真的好好玩哦。


x年x月x日

这几天没事,每天搬空礼物商城,然后就开始送礼,现在那些魂已经开始看见我就躲了,据说是因为广厦塞不下。

这还是收到了一堆荔枝的东坡一边吃一边对我说的。

暮云
诶嘿(´▽`)画了...

诶嘿(´▽`)画了美女姐姐

诶嘿(´▽`)画了美女姐姐

应欢
一个很久之前的口嗨。基于女权思...

一个很久之前的口嗨。基于女权思想和《十离诗》的墨魂向脑洞,重度ooc+邪教cp+强行拔高立意,千万慎入。

看有没有人记得这个我发过……删了一遍但又觉得可能这东西真的有留着的必要。重发,开tag。


太雷人了所以码掉听我口嗨的老师,不连累她。

一个很久之前的口嗨。基于女权思想和《十离诗》的墨魂向脑洞,重度ooc+邪教cp+强行拔高立意,千万慎入。

看有没有人记得这个我发过……删了一遍但又觉得可能这东西真的有留着的必要。重发,开tag。


太雷人了所以码掉听我口嗨的老师,不连累她。

鹤不言
诈尸。 无内鬼,来点李杜

诈尸。

无内鬼,来点李杜

诈尸。

无内鬼,来点李杜

莫韶华

3

“子厚啊……他是天上的星星,芒寒色正。”

-

银河荡漾,星子璀璨。

“子厚!”

柳宗元顺着刘禹锡的指尖看去。

只望见一片星空。

“那个……是你的星星!”

“好,那就是我的星星。”

“但,你怎么能分辨那个是我呢?”

刘禹锡似乎有些苦恼,转又盯着柳宗元看。

那双眼眸中,倒映着他,和那熠熠星光。

“因为,子厚就是子厚!”

后来,有人问过柳宗元,为什么能一眼从人群中找到刘禹锡。

他看着向他奔跑而来的刘禹锡,眉眼带笑。

“因为,太阳只有一个。”

“子厚啊……他是天上的星星,芒寒色正。”

-

银河荡漾,星子璀璨。

“子厚!”

柳宗元顺着刘禹锡的指尖看去。

只望见一片星空。

“那个……是你的星星!”

“好,那就是我的星星。”

“但,你怎么能分辨那个是我呢?”

刘禹锡似乎有些苦恼,转又盯着柳宗元看。

那双眼眸中,倒映着他,和那熠熠星光。

“因为,子厚就是子厚!”

后来,有人问过柳宗元,为什么能一眼从人群中找到刘禹锡。

他看着向他奔跑而来的刘禹锡,眉眼带笑。

“因为,太阳只有一个。”

植槐
来点殊殊子激推专属memes...

来点殊殊子激推专属memes

是谁又在往tag里发草图 是我自己

来点殊殊子激推专属memes

是谁又在往tag里发草图 是我自己

思辰大巫师

《如何把王安石挤到第四排》

和其他一些没在这里发过的摸鱼

《如何把王安石挤到第四排》

和其他一些没在这里发过的摸鱼

🐾가위👻

占tag致歉

🌙预售/拼团🌙

墨魂晏几道·金属徽章


单价:75左右(定金30/尾款45)

数量:50个(人数到达30人进行打样)

状态:柄图已出(有需要的兰台可进群提出想要的改动,会酌情进行更改)

厂:康锐

尺寸:本体横8cm左右,吊坠竖2.5cm左右

具体工艺请看图

有需要请扫描图中二维码进群(群除了本次金属徽章以外还会持续产出小山相关同人谷,偶尔产出其他魂,有需要的太太都可以进群蹲蹲)。

占tag致歉

🌙预售/拼团🌙

墨魂晏几道·金属徽章


单价:75左右(定金30/尾款45)

数量:50个(人数到达30人进行打样)

状态:柄图已出(有需要的兰台可进群提出想要的改动,会酌情进行更改)

厂:康锐

尺寸:本体横8cm左右,吊坠竖2.5cm左右

具体工艺请看图

有需要请扫描图中二维码进群(群除了本次金属徽章以外还会持续产出小山相关同人谷,偶尔产出其他魂,有需要的太太都可以进群蹲蹲)。

柯凉KRIAG

王昌龄与孟浩然

墨魂王昌龄担任司斋的时候有一句日常:

[图片]

和浩然同桌吃饭时,记得看着他点。

本来我和亲友对这句话的理解是一句调侃,因为夫子总是以小孩的模样行事,所以吃饭他坐小孩那桌,兰台看着他不能喝酒什么的(?

但是后来我了解到了一点关于少伯和夫子的这段短暂的友谊:

[图片]

[图片]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实在是太让人悲伤和遗憾了……


墨魂,你又话里藏刀,,,殺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图片]


墨魂王昌龄担任司斋的时候有一句日常:

和浩然同桌吃饭时,记得看着他点。

本来我和亲友对这句话的理解是一句调侃,因为夫子总是以小孩的模样行事,所以吃饭他坐小孩那桌,兰台看着他不能喝酒什么的(?

但是后来我了解到了一点关于少伯和夫子的这段短暂的友谊:

这突如其来的意外实在是太让人悲伤和遗憾了……


墨魂,你又话里藏刀,,,殺了我对你有什么好处,,,


沈蓉樨

【墨魂晏殊×墨魂薛涛/墨魂】闻琴解佩神仙侣

⊙ 邪门cp预警

⊙ 是墨魂拉郎

⊙ ooc致歉

⊙ 没有为什么就是很想写

⊙ 不喜勿喷,如果你因为不喜欢所以来找我茬我是不会手软的![威胁]

⊙ 晏相收起你的笏板,兰台下次还敢[顶锅跑]


设定是两个人都是普通人不是墨魂,简简单单婚后生活。

就是要写小甜饼!(傲娇脸)



晏殊刚回家,就看见玄关前有四只圆溜溜的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是一黑一白两只猫,但薛涛并没有养猫的爱好。

“婉儿要去旅游,就把猫放在我这里,让我帮忙照顾一下。”听到晏殊回来,薛涛便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解释道。

上官婉儿是薛涛...

⊙ 邪门cp预警

⊙ 是墨魂拉郎

⊙ ooc致歉

⊙ 没有为什么就是很想写

⊙ 不喜勿喷,如果你因为不喜欢所以来找我茬我是不会手软的![威胁]

⊙ 晏相收起你的笏板,兰台下次还敢[顶锅跑]



设定是两个人都是普通人不是墨魂,简简单单婚后生活。

就是要写小甜饼!(傲娇脸)




晏殊刚回家,就看见玄关前有四只圆溜溜的小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是一黑一白两只猫,但薛涛并没有养猫的爱好。

“婉儿要去旅游,就把猫放在我这里,让我帮忙照顾一下。”听到晏殊回来,薛涛便从厨房里探出头来解释道。

上官婉儿是薛涛的好闺蜜,晏殊也是认识的。在他的印象里,那是一位很有能力的事业女性。

“嗯。”晏殊示意自己明白了,特意绕开拦路的一黑一白两只猫进了屋。

但猫却跟着他去了书房。

薛涛知道他并没有很喜欢猫,奈何一时走不开,又见他没有把猫斥出来,便也不管了。

过了好一会儿,薛涛想着去喊晏殊吃饭,刚推开书房的门,就见青年坐在沙发上,怀里抱着一只猫,膝上枕着另一只。青年修长的手指一点一点轻轻捋过猫咪的毛发,猫咪在青年怀里发出舒服的“呼噜呼噜”声,一人两猫看起来相处得十分融洽。

到了晚上薛涛和上官婉儿通话的时候,薛涛还在调侃“婉儿你是不是在猫身上下了什么蛊,不然怎么会蛊得我家阿晏都沉迷撸猫”。




薛涛是个不大出名的某宝店主,专爱做一些雅致的手工艺品。

只是店中只有她一人打理,订单多的时候她一个人常常忙不过来。这时晏殊就会参与进来帮忙制作。

“这根线要缠到这边……”

“不如你来试试梳绒……”

“竹篾不会折断的,可以放心弯折……劲也不能太大……”

“还是我来吧,别等会儿再把创可贴扎穿了……”

“……”

多次尝试均以失败告终,虽然晏殊深知人各有所长,但还是因为在爱人面前落了面子而倍感羞惭。

“洪度想笑就笑吧,确是为夫无能了。”

看着晏殊脸红着无奈的样子,薛涛忍住笑意,指了指阳台上的装着竹浆的石臼。

“人各有所长,夫君可愿帮忙做些为妻无能的事?”




薛涛是个在精神上很独立的人,但在内心深处又一直有一颗小女人的种子。

她不止一次想过,窝进晏殊宽厚的怀里睡觉、玩游戏、吃零食、做订单一定很舒服。

“但他会不会觉得我太黏人了?”薛涛抿了一口茶,表情有些忧愁。

坐在对面的李清照有些诧异,而后很快反应过来,调笑道:“没想到啊,咱们薛大老板还会因为这种小事烦恼哟~”

“易安呐……你可别再逗我了。”

李清照已经结婚多年,薛涛来问她也是希望得到一些有用的建议。

“洪度,他是你的爱人,你在他面前不必有那么多顾忌的。”李清照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道。

回到家,薛涛瞄了一眼沙发上的晏殊,见他正在打电话。耳边响起了李清照今天说的话,“你不去试试怎么知道他肯定嫌你腻歪呢?”

“算了,都是老夫老妻了,怕什么!”

于是晏殊就看着他的爱妻一脸要壮烈赴死的模样,同手同脚走到自己面前,弯腰窝进了自己的怀里。

薛涛趴在晏殊怀里,眼睛紧紧闭着,想着他要是嫌自己腻歪就赶紧走。谁知晏殊十分自然地揽住她,还在说话间隙用下巴蹭了蹭她的头发。

薛涛眼睛还是闭着,往晏殊怀里缩得更紧了。

不过这次不是因为紧张,是因为想要藏起红透的脸。




网络传言,不痛经的女孩子都是上辈子拯救过银河系。

很显然,薛涛前世并没有参与过这场功德点满的战争。她现在正蜷缩在被子里,痛到额头发冷汗,连说一句话的力气都没有。

晏殊此时还没有回家,薛涛在半梦半醒之间想要去找药,可是脑子昏昏沉沉的,很快她又昏睡过去。

等到晏殊回到家的时候,见到薛涛的样子他的心猛然揪了起来。蜷成一团的女人,发丝还凌乱的粘在脸上,面上的泪痕已经干涸,紧皱的眉头可以看出她现在有多难受。

他匆匆忙忙跑到客厅翻找止痛药,又倒了热水,小心翼翼地蹲在床边轻唤爱人。

“夫人,洪度,是我回来了……乖,听话,我们先把药吃了好不好?”薛涛勉强地睁开眼,看着连外套都没来得及脱的晏殊,撇了撇嘴,眼泪就控制不住“咕噜咕噜”从眼眶里滚了出来。

晏殊又心疼又自责,怎么就忘了日子,放薛涛一个人在家!

他轻轻扶起薛涛,自己坐在床头,让薛涛可以靠在自己怀里。晏殊轻柔地擦去薛涛的眼泪,哄着她喝下了药,又把被子往上拽了些,就着这个姿势拿手给薛涛暖肚子。

药效没有那么快,但靠在了晏殊怀里,薛涛竟又安然睡去。这一回该是好梦了。



(本来想写五篇再发的,但是写完第四个就把第五个忘了,想起来再写吧!)

派 对 巨 魔
手机拍出来的跟肉眼看到的不一样...

手机拍出来的跟肉眼看到的不一样,尽量调得像了。。

手机拍出来的跟肉眼看到的不一样,尽量调得像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