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墨魂王维

5116浏览    153参与
簪簪簪簪簪花婶
和摩诘一起练琴感觉琴技提升了不...

和摩诘一起练琴感觉琴技提升了不少(并没有)

摩诘:兰台,你从开头第三个音开始后面全弹错了( °◅° )

和摩诘一起练琴感觉琴技提升了不少(并没有)

摩诘:兰台,你从开头第三个音开始后面全弹错了( °◅° )

五香磨粉

【墨魂/小段子】兰台她莫得感情

#瞎写的,ooc是必然的

#就图一乐 


 一、

“果真要如此吗?”大军临前都不改其色的韩愈微微颤抖着浅淡苍白的嘴唇,语气中透露着一丝丝的恳求。

“韩老师……”你犹豫着,面对这位罕见脆弱的墨魂,要如此强迫他心中也是十分不忍。可是,为了今天,你已点灯熬油筹划了许久,实在不想放弃。“若真是太勉强,韩老师就……就……”你壮士断腕地就要答应。

韩愈打断了你。

“罢了,”似乎认命般的,他重吐一口浊气,强颜笑道,“相较之下,愈更不想让兰台失望。”

他那素来坚忍的脸上展现出荆轲别易水的决绝。

你:不过爬山而已,老师duck不必……  


二、...

#瞎写的,ooc是必然的

#就图一乐 



 一、

“果真要如此吗?”大军临前都不改其色的韩愈微微颤抖着浅淡苍白的嘴唇,语气中透露着一丝丝的恳求。

“韩老师……”你犹豫着,面对这位罕见脆弱的墨魂,要如此强迫他心中也是十分不忍。可是,为了今天,你已点灯熬油筹划了许久,实在不想放弃。“若真是太勉强,韩老师就……就……”你壮士断腕地就要答应。

韩愈打断了你。

“罢了,”似乎认命般的,他重吐一口浊气,强颜笑道,“相较之下,愈更不想让兰台失望。”

他那素来坚忍的脸上展现出荆轲别易水的决绝。

你:不过爬山而已,老师duck不必……  


二、

“兰台!兰台你开门呀!别躲在里面不出声,我知道你在家!今日花开颜色好,兰台你快开门呀!一日之计在于晨,兰台你快开门呀!”

大清早,你就被一连阵的魔音贯耳,惊得从床上鲤鱼打挺一跃而起,动作漂亮仿佛训练多年的体操运动员。

“别拍了!傅文佩和陆老爷早跑了!”你气势汹汹地拉开门,大吼道。

“兰台早啊,”只见高适精神抖擞地站在门前,提着一双护膝,向你发出了诚挚的邀请,“我们去跑步鸭!\(^o^)/~”

“……”就这?就这?就这事你大早上来学雪姨叫门?

你艰难呼吸,强压怒火,啪地关门:“不去!”

高适:“哦……”仿佛能看到毛茸茸的狗耳朵耷拉下来。

等等?你呼地又拉开门。“兰台你改变主意啦?”高达夫的双眼蹭地亮了。

你冷漠地回绝:“没有,不去。你手里的护膝怎么那么眼熟?”

高适道:“啊,这个啊,就是我之前送你的那副啊。我怕你不用,就又拿回来,以后每天早上叫你跑步,监督你用呀ヾ(◍°∇°◍)ノ゙”他浑身散发着“不用谢我应该的应该的”的气息。

你:“哦,那你可真棒呢。”冷漠.jpg  


三、

苏轼是全斋公认的快乐小天才。

无论什么时候,见到他总是一副乐呵呵的样子。一张小嘴还挺能叭,不开心的人也能一下子被他逗开心了,就像个小太阳。

然而今天,当你终于突破了介甫的魔鬼看守,美滋滋地在斋里闲逛,打算去找务观借个猫吸时,却意外在子由房外听到了疑似车把手的哭声。

你疑心顿起,推门关切地问道:“子瞻怎么了?都学会假哭了?”

又一次被哥哥乱挥的手打断的苏辙放下手柄,无奈答道:“今天韩老师的第一次被欧阳公捡去了。”

你:???这什么虎狼之词?

困惑间,苏轼又嗷呜呜的假哭起来:“我每天起辣~么早,给全斋做早饭,多辛苦!他还和我抢……退之嗝……难怪他昨天非要我今天给他做东坡肉,说百年不见甚是想念……就是为了和我抢捡退之的机会!嗝呜呜……”

你:???好像明白了许多了不得事情?

苏辙见你困惑,解释道:“兰台你也知道,我们很崇敬韩老师。”

你:没错,昌黎先生后援会简直让我大开眼界。

“所以哥哥每天都会去找韩老师,努力做他每天第一个见到的人。但是今天因为欧阳公的东坡肉去晚了,结果看到韩老师对欧阳公笑,觉得受到了欺骗,就成了现在这样。”

你:……

看着悲伤不已的苏子瞻,你犹豫了一番,最终还是决定安慰一下他:“子瞻你别伤心了,我保证今天一整天永叔都见不到韩老师。”

苏轼两眼发亮:“兰台你果然……”

你:“韩老师早饭后就出斋去找东野了,刚告诉我说找到了,明天就能回来……子瞻?”

苏轼:心似已灰之木…… 


 四、

整个墨魂斋,王维最不想靠近的两个地方,一个是介甫的房间,一个就是陆游的房间。

前者由于主人是工作狂的缘故,常常凌乱不堪如同杂货间。

而后者,不到一个时辰就会满天飞的猫毛总是能让这位心淡如水的诗佛瞬间崩溃。

因此,为了保持斋内的整洁,每个月王维都会送陆游一堆猫毛刷。  


五、

今日夜航船的材料不太够,发不了船,你蹲在码头想了想,起身去找李白。

“兰台怎么啦?要找太白我喝酒吗?”白发的墨魂抛了酒瓶,从屋顶上一跃而下,翩然落地,衣袂翻飞间好像乘了朵云。

无怪乎贺知章错眼将他认作了仙人。

你甩甩被美色迷惑的脑袋,说:“夜航的材料少了。”

李白恍然:“啊,那我这就去酒坊。”

“不必了。”你眼疾手快上前一步,抓住他的肩膀前后左右摇晃起来。

李白:!“兰台,等等……”

等是不可能等的。你摇得更凶。

顿时,一连串的酒瓶就从他宽大的袍袖中咕噜噜滚出来,铺了一地。

从绿蚁到剑南,应有尽有。

你一一拾起,冷漠转身:“我就说有现成的。”


宴君

除了前三是玩三测以后画的,后面全是还没玩的时候见色起意

看了剧情以后:dbq我太不配了我自己爬

除了前三是玩三测以后画的,后面全是还没玩的时候见色起意

看了剧情以后:dbq我太不配了我自己爬

懵懵的符瑾

墨魂三测台词整理补充

如果没有写清,默认是二测的语音/台词,或是二三测相同的语音/台词。

后篇看这里

非常感谢@Cornus

在我没抽到陆游的时候帮助整理。

这里所有台词都是玩到一半才发觉的,如有缺漏欢迎补充。

*司斋问候:每天第一次登陆,司斋有特殊台词,说完会给随机礼物。至少得到早上,凌晨是没有的(摊手)

其余司斋台词都是点击解锁。

另:韩愈司斋台词有四句,为了排版一格两句(韩老师真的能说子美你快学学人家

————————

差点以为这个表做不全了orz

其实到现在也离做全很远,台词也没集齐。

除了表中的那些台词,还有解锁自动游玩花玉的、解锁辩论旁观花玉的……

我甚至...

墨魂三测台词整理补充

如果没有写清,默认是二测的语音/台词,或是二三测相同的语音/台词。

后篇看这里

非常感谢@Cornus

在我没抽到陆游的时候帮助整理。

这里所有台词都是玩到一半才发觉的,如有缺漏欢迎补充。

*司斋问候:每天第一次登陆,司斋有特殊台词,说完会给随机礼物。至少得到早上,凌晨是没有的(摊手)

其余司斋台词都是点击解锁。

另:韩愈司斋台词有四句,为了排版一格两句(韩老师真的能说子美你快学学人家

————————

差点以为这个表做不全了orz

其实到现在也离做全很远,台词也没集齐。

除了表中的那些台词,还有解锁自动游玩花玉的、解锁辩论旁观花玉的……

我甚至发现,墨魂收到礼物有三种台词,最差一种没被收录到交游台词中,送完礼,再看同种礼物会出现黑色的断裂的心💔。【比如给jeff送澡豆,他会让你拿回去๑乛◡乛๑

集齐台词真是路漫漫其修远兮啊……

墨魂的路也会很长。

下一次公测不知何年何月。

希望墨魂越来越好,像什么抖动的琅玕、进入游戏(音乐软件的)歌曲停止、临境书多走几次bug都没了。毕竟这么好的创意啊不受喜爱太可惜。

最后,很高兴你能看到这里。

要不要考虑留个红心呢?




Katsue
这次的最后也画了维维 下次再见...

这次的最后也画了维维

下次再见—— ​​​!

这次的最后也画了维维

下次再见—— ​​​!

晨昏卷

【墨魂三测溯源测评〔剧透警告〕】摩诘篇

习惯性写了观后感来lof存一下,斗胆打了tag……

唐史史盲抱头鼠窜(。)

已上线篇目:

渭川田家

鹿柴

请施庄为寺表

哭孟浩然

当初墨魂一测的时候,摩诘的第一个溯源呀——实在是,细致温柔,恬淡动人。不像这回依然没进池子的耆卿的首测溯源上来就是春风葬柳七(受不住真的受不住.jpg),隐约记得他似乎只是带着兰台逛了逛,看看风景……效果却并不是平淡,而是平静。

诗佛自是恬静的。墨魂摩诘虽不是他本人,此般出尘气质,也确有至少六七分可追上其本人了。

这次那个溯源貌似没开。已开的有四个,三首诗,一篇文章。其中我私心偏爱的,主要是《渭川田家》与《...

【墨魂三测溯源测评〔剧透警告〕】摩诘篇

习惯性写了观后感来lof存一下,斗胆打了tag……

唐史史盲抱头鼠窜(。)

已上线篇目:

渭川田家

鹿柴

请施庄为寺表

哭孟浩然

当初墨魂一测的时候,摩诘的第一个溯源呀——实在是,细致温柔,恬淡动人。不像这回依然没进池子的耆卿的首测溯源上来就是春风葬柳七(受不住真的受不住.jpg),隐约记得他似乎只是带着兰台逛了逛,看看风景……效果却并不是平淡,而是平静。

诗佛自是恬静的。墨魂摩诘虽不是他本人,此般出尘气质,也确有至少六七分可追上其本人了。

这次那个溯源貌似没开。已开的有四个,三首诗,一篇文章。其中我私心偏爱的,主要是《渭川田家》与《鹿柴》两篇。

《渭川田家》以宴席开场。公子哥儿堆里的摩诘,独自一人在宴会上瞥着远方清秀的山水与富饶的田园,顶着满心庸俗奢侈的富家公子们阴阳怪气的嘲讽作弄,低低地信口吟起《式微》。

式微式微,胡不归?

——好,那便归去。

这让我想起来前段时间一节晚自习读完的《春山:王维的盛唐与寂灭》。“不强烈但绵长的怅然”,那时我在读后感里这么写过。

还好。人间值得遗憾的事那么多,可至少归于山林园野,并没有那么困难。

《鹿柴》则是我完全没有想到的展开。可以说,基本是小借原诗场景展开的另一个生活片段。

“空山不见人,但闻人语响”,在这里的人语双方,被定义为了俞伯牙与钟子期。

有人求知音,求的是懂他意知他心者,所以心怀辽远时,山花山鸟世间万物都能作知音。也有人求知音,求的是「同心一人」,所以会有破琴绝弦再不复鼓,所以会有「坐觉长安空」。

两者都好。都那么好。总好过对月而坐时,忽然发现月与影都不能懂我,而世上也从未有过一个人,能知道自己志在山河。

另外两篇因为我疯狂选中愚蠢发言所以并没有什么感慨(捂脸)……其中第三个溯源总觉得和文章本身关系不够大,请施某寺这种事应该还是很可以写一写的。最后一篇则是因为我还不太了解孟浩然其人和他与王维的关系所以还不太能get到其中情感。

总而言之,连着开溯源是真的很爽(喂),也感谢墨魂摩诘没有发什么大刀23333(说着怨地瞟向介甫子美务观等一众刀王……)

懵懵的符瑾

墨魂二三测台词语音整理①

②看这里

可惜lof一次只能发十张图。

如果没有写清,默认是二测的语音/台词,或是二三测相同的语音/台词。

陆游除外,这是我三测唯一没抽到的墨魂。

三测语音台词相比于二测有些区别,其中孟浩然区别最大,欢迎大佬们评析。

两个号抽了一圈,我尽力了……

所有“语音”一栏里,只要没有配音,点开就会听到一句话:

因为经费被姓沈的花光了,此处缺音。所以能不能答应我……别再点了。


墨魂二三测台词语音整理①

②看这里

可惜lof一次只能发十张图。

如果没有写清,默认是二测的语音/台词,或是二三测相同的语音/台词。

陆游除外,这是我三测唯一没抽到的墨魂。

三测语音台词相比于二测有些区别,其中孟浩然区别最大,欢迎大佬们评析。

两个号抽了一圈,我尽力了……

所有“语音”一栏里,只要没有配音,点开就会听到一句话:

因为经费被姓沈的花光了,此处缺音。所以能不能答应我……别再点了。


沐风北虞【苏虞】

【墨魂乙女向】【部分全员】“在?兰台你梦游啊。”

·ooc我的,注意避雷


·请勿上升历史


·别忘了给个红心心蓝手手鸭❤️


·大约是全员向【?】【部分未出场】


·有私设【比如广厦的安排x】


序——


墨痕斋时间,夜半一点整。


李白清干净了醉意,往广厦走着,发觉有个身影散着发站在长廊上。


受存中的科学精神影响,大多数墨魂是不相信鬼神的,当然,有的魂当然...

·ooc我的,注意避雷

 

·请勿上升历史


·别忘了给个红心心蓝手手鸭❤️


·大约是全员向【?】【部分未出场】

 

·有私设【比如广厦的安排x】

 

 

 

 

 

 

 

序——

 

 

墨痕斋时间,夜半一点整。

 

李白清干净了醉意,往广厦走着,发觉有个身影散着发站在长廊上。

 

受存中的科学精神影响,大多数墨魂是不相信鬼神的,当然,有的魂当然也可能是人嘴上说着不相信,每次都能被东坡的志怪吓得满地喊妈妈。

 

道说李白为魂潇洒无畏,就算是鬼他也并不害怕这类东西。

 

李白疾步而上,只差一柄长剑他就能现场演示什么叫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只差一点点就能锁喉的瞬间,一声猪叫般的小呼噜传进了他耳朵。

 

“来者何....兰台?”

 

月色下你闭着眼,并没有旋转跳跃。

 

....这是睡着了?

 

太白迷惑,但太白不说。

 

他打算将这个形象地称为代沟。

 

迷惑的太白把迷糊的兰台送回了小筑并确认兰台盖好了三层被子正好能把人在早上热醒而不至于把人闷死。

 

李白走出小筑,开始思考。

 

虽然这么说不太好还有百分之一的可能性会被戒尺追杀,但是有生之年,李太白终于也开始怀疑嗜睡会和打哈欠一样是一种传染病。

 

 

 

 

 

 

 

 

 

 

 

“......兰台!?”

 

广厦一声巨响,引来所有魂围观。

 

围观那——么大一只兰台。

 

你从被子里坐起身来,发觉自己睡在某一间装着太白子美摩诘的屋子正中央。

 

害,睡得还挺香。

 

王维最先整顿精神,匆匆披了外袍套上鞋子到你身前来。

 

睡衣整齐头发蓬乱,满脸神情泰然自若恍如狂风中的小飞驴,明显不是被强行带来的。

 

“兰台?”

 

“啊....摩诘早哇...”

 

你扬起脸笑了笑,分明还没睡醒。

 

王维无言失笑,只能无奈摸摸你的头。

 

“兰台睡得可好?”

 

“还好哇....就是脖子疼....”

 

他的手指在你额头拍了拍。

 

“那便好。”

 

王维尽量保持了镇定,难免心里还是一阵啊这啊这啊这。

 

杜甫眨巴眨巴眼,从桌上倒了一杯水来。

 

“兰台.....”

 

“等等为什么...等等这是哪里?”

 

你瞬间清醒了。

 

“等等这是广厦???”

 

在广厦的三个魂都不约而同点点头。

 

你环顾四周,尚且坐在被窝里的太白,只穿了寝衣的子美,披了一件外衣的摩诘以及从没见到过的传说中不曾整理的摩诘的被窝正诉说着事实。

 

“兰台,先喝些水,当心呛。”

 

杜甫递过来一杯水。

 

你抬眼一看。

 

“天啊为什么摩诘你睡过的被窝都这么整齐。”

 

“??????”

 

那天,墨痕斋第四十二任兰台是被太白用被子兜头打包抱回小筑的。

 

当日引起斋内火热程度不输东坡红烧肉出锅。

 

“抱了兰台两趟,兰台打算予白什么奖励?”

 

“??两趟??”

 

 

 

 

 

 

 

 

 

“早晨摸过兰台的额头了,并没有发烧。”

 

来自王维。

 

“昨夜查账。”

 

来自王安石。

 

“昨夜我同太白喝酒来着,醉了就被子由拉走了?”

 

来自苏轼。

 

“昨夜...昨夜我在阻止哥哥唱歌。”

 

来自苏辙。

 

“昨夜我在刷本,着实不知此事。”

 

来自李清照。

 

“韩老师昨夜八点就睡死了,九点醒了醒告诉我要多睡觉才能长高。”

 

来自孟浩然。

 

“昨夜兰台说网速崩了,在梦溪园加班加点,记得提醒兰台我要报账。”

 

来自沈括。

 

“昨夜白饮酒,夜归晚了些,廊下看见了兰台,给抱回小筑了。”

 

来自李白。

 

“定是在房顶了,我寻了许久。”

 

来自杜甫。

 

“??????????”

 

来自兰台。

 

 

 

 

 

 

 

 

 

 

彼时你坐在小筑中央,周围是一众墨魂。

 

连介甫也放下了书。

 

沈括首先上前:“兰台,你知不知道梦游这种东西?”

 

你点头。

 

“兰台知道梦游有可能会造成暴力活动……%¥&……%¥#%¥#……%¥#”

 

沈括被东坡无情捂嘴拉走。

 

东坡一张嘴正要开,你大手一挥。

 

“我听明白了,近期我之所以出现在广厦或者说斋内的各处,是因为我梦游?”

 

苏轼一愣,点点头:“这话听上去很对,但是总有那么一点点不对是为什么...”

 

韩愈点出来:“兰台为什么要说,斋内各处?”

 

你眨巴眨巴眼。

 

“因为我前天是在蓝桥春雪上醒来的啊。”

 

“?????”

 

 

 

 

 

 

 

 

 

 

斋内莫名其妙贴出来了告示,夜半但凡看见兰台,一定要将其兜头打包送回小筑并通知斋主或高适。

 

右下角一行小字,不知道怎么兜头打包请联系太白。

 

还有一行更小的字,不知道怎么找太白请联系斋主或者找梯子爬屋顶。

 

 

 

 

 

 

 

 

 

 

当夜把你送回小筑的是韩老师。

 

为什么没有兜头打包呢?

 

一是因为,太白在屋顶喝醉了,东坡唱歌都喊不下来。

 

二是因为,韩老师的戒尺敲了敲你肩膀,你自己就风速跑了。

 

韩愈疑惑,到小筑时发觉你还坐在书桌上。

 

口中念念有词的是师说。

 

所以当夜韩老师唯一做了的事情就是把你按回了被子里。

 

 

 

 

 

 

 

 

 

 

 

第二日你醒在的地方是韩愈的屋子里。

 

第一个起身的贺监吓了一跳。

 

“侬...兰台?吾四不四没有睡醒的呀....”

 

“啊,兰台,退之退之,是兰台!”

 

“孟夫子早....季真你也早...韩老师早...”

 

你打一个哈欠,默默接受了这个事实,翻开被子准备先回小筑。

 

“兰台去哪儿?”

 

“我先回小筑梳洗.....睡成女鬼了都....”

 

贺监噗嗤一声笑,孟夫子也嘻嘻笑起来。

 

韩愈忍俊不禁,打了个哈欠便将你裹回被子里。

 

“兰台光着脚回去?”

 

“啊对....”

 

 

 

 

 

 

 

 

 

 

众人找到了规律。

 

太白送回兰台,兰台在太白屋里醒,韩老师送回兰台,兰台在韩老师屋里醒。

 

然而太白还有可能忘记锁你的门,韩老师不会忘。

 

普通的锁可能会被撬开,连存中的锁也无有幸免。

 

由衷的说,墨痕斋四十二任兰台上辈子怕不是个怪盗。

 

然而梦游是个什么东西,大家都不太懂。

 

苏洵思考了片刻,打开电脑开始搜索。

 

 

 

 

 

 

 

 

 

 

 

你是墨痕斋第四十二任兰台,你现在很怕【?】

 

因为思考人生的中老年今天不思考人生了,拉着你聊人生。

 

“兰台啊,有没有想过以后要做什么啊?”

 

苏洵搓了搓下巴的胡子。

 

“啊明允问我吗....?啊这啊这...阿巴阿巴....先不梦游了再说?”

 

你懵逼。

 

“老夫查过,梦游是因为过于兴奋亦或是压抑....”

 

“???我分明没有跟着东坡饮醉????”

 

苏洵莫名被你一逗,哈哈笑起来。

 

“兰台且听我把话说完...依老夫之见,兰台近日是不是被某些墨魂压得狠了?”

 

“啊介甫不是一直压榨我吗。”

 

“.......啊这。”

 

 

 

 

 

 

 

 

 

 

 

 

 

 

又是一日你睡下前。

 

“今日许愿,明早不要睁眼就看到介甫。”

 

为了许愿灵验一点,你拍了拍掌甚至画了十字。

 

搞完就看到太白抱臂站在你门口。

 

披着外衣穿着寝衣。

 

“.....太白?找我有急事咩....”

 

“子美说,即日起兰台小筑我们轮番守夜,明日是介甫。”

 

“.........现实好残酷人生好无望。”

 

“傻兰台。”

 

李白身子往外一探,提了铺盖卷来。

 

“骗你的,明日抽签。”

 

他搬了凳子在你床边坐下。

 

“咦...太白你不睡吗。”

 

“待兰台睡着了再睡也不迟。”

 

李白轻声一笑,将你按进被子里。

 

“可可可...可我现在也睡不着啊。”

 

“我陪你说话何如?”

 

你一转身,将自己侧身对着他。

 

“好呀。”

 

 

 

 

 

 

 

 

 

 

 

 

 

 

李白讲着,讲着川蜀的山水,讲着陇西道上的大漠,讲着徽州的明月。

 

讲长安的上元夜市,讲洛阳的盛春牡丹。

 

讲着虾蟆陵的酒,东市的笔。

 

讲着羲和,讲着望舒。

 

月光从窗外映来,李白轻轻吹了蜡烛。

 

“太白,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怎么说?”

 

“我面前的...真是太白啊。”

 

“货真价实,如假包换。”

 

“....”

 

你忽然没了言语,只剩了一腔酸涩。

 

李白一笑,一手抚上你额头。

 

“记不记得初见兰台我所说的?”

 

“你说的可多了...”

 

“无论做什么...”

 

他的目光印在你面庞,格外坚定,恍惚中竟有浅浅光芒。

 

“我都同兰台一并。”

 

 

 




十一


翌日醒来,还是在小筑。


李白已然醒了,正收拾被褥。


“兰台,早。”

 

 

 

 

 

 

The end.


不想还债。

“天地座上宾。”


——————

你看向王维……

……便垂眼不去看那群铺张浪费的贵族子弟。


爽图,太有气节了。

“天地座上宾。”


——————

你看向王维……

……便垂眼不去看那群铺张浪费的贵族子弟。


爽图,太有气节了。

Katsue

摸鱼记录一下测试第一天的感受

小维果然第一天就来了,还一下上次许的愿,我跟小维贴贴/////

没有菟菟的务观感觉多了几分孤高(帅哥你谁啊!.jpg

还有太白的心相真的帅哭我了!!孩子又可以了!!!

摸鱼记录一下测试第一天的感受

小维果然第一天就来了,还一下上次许的愿,我跟小维贴贴/////

没有菟菟的务观感觉多了几分孤高(帅哥你谁啊!.jpg

还有太白的心相真的帅哭我了!!孩子又可以了!!!

沐风北虞【苏虞】

-彩蛋-【墨魂24h】【乙女向】【王维ver.】“所谓清风。”

·ooc我的,注意避雷

 

·私设有,切勿上升历史

 

·墨魂王维单人乙女向,请注意避雷。


·脑洞来源单独发一篇说x



王维叫醒你的时候,天色微微发白。


“兰台。”


他唤你的声音向来是...

·ooc我的,注意避雷

 

·私设有,切勿上升历史

 

·墨魂王维单人乙女向,请注意避雷。

 

·脑洞来源单独发一篇说x

 

 

 

 

 

 

 

 

 

 

 

 

 

 

 

 

 

王维叫醒你的时候,天色微微发白。

 

“兰台。”

 

他唤你的声音向来是如此,不带一丝丝变化的温柔。

 

像是怪你借着端午之名说要同他出门踏青寻菖蒲艾叶结果自己又没起来,又像是说着今日天气甚好兰台快些起身。

 

你坐起身来,迷糊着嘿嘿一笑,又头朝前埋去。

 

王维侧身用肩头接住你,另一手绕过身前来,抚开你面上的碎发。

 

为证明你有起床的决心,你决定呢喃一句。

 

“...摩诘...早。”

 

“今日天气甚好,想必衬得景致明媚。”

 

他正看着窗外的天色,嘴角微微扬起。

 

你出门前,他忽地记起什么,从袖中摸出了艾草包来。

 

“端午将至,这个赠予兰台。”

 

你接过手来,心中轻轻一动,笑着挂在了腰间。

 

随即额头被他润湿的手指点了点。

 

“画额...?”

 

你迷惑。

 

王维点点头,用绢子擦去了手上的雄黄酒。

 

“可...不该是个王字么?”

 

王维挑眉。

 

“兰台想?”

 

“不不不我不想,完全不想——”

 

你带着小篓子出了门,背后留下王维一声浅笑。

 

 

 

 

 

 

 

 

 

 

 

 

 

 

 

后山的芍药开了一大片。

 

远远望去,竟是一片浅红。

 

摩诘说山路不好走,换了久久不穿的圆领袍,同你在山道上并肩走着。

 

你侧头去瞧山道边生出的小蘑菇,右手却先被王维拉住了。

 

“当心。”

 

他难得这般果断地拉住你的手,想必是当真有异,你垂眸一看,脚下一块青苔正龇牙咧嘴冲着你。

 

“....啊,多谢摩诘。”

 

“无妨。”

 

他垂手,却未有松开你的手。

 

雨后的山中,原本幽深的草木平平添了一份清晰的凉意。

 

所谓空山新雨后,现下非是秋季,却也叫人有秋高气爽的后知后觉。

 

你朝山路上奔去,王维也不拦你,松了手嘱托一声当心露重便也无言。

 

风起云动的季节,本该有几分燥热,本该有几步焦躁,本该有几多闲愁。

 

奈何有人轻轻一笑便能扫去所有忧虑,奈何他只需一阵清风,一轮明月,一丛修竹便可撇尽了尘埃浮华。

 

世人道说的种种,仿佛于他无关,无名山峦与泰山终南,也毫无分别。

 

你看着云朵从一棵树顶浮动到另一棵树梢,被鸟儿轻啄,又被山涧冲刷,最终落入山林温软的怀抱中去,只觉得心下一软,思量起许多过往来。

 

 

 

 

 

 

 

 

 

 

初入墨痕斋时,不免惶恐。

 

你便是在书斋里整理书目,都是要心惊胆战的。

 

许久后说起这个,东坡还笑了好久。

 

初初见到墨魂王维,也是在书斋。

 

一日打扫,一幅陈旧的画卷留在了书架上,你依稀记得昨日没有,这才又抽出来看,想知晓是谁的。

 

正要解开绳结,你却发觉书斋门口站了一人。

 

他背着阳光,怀中抱着琴,穗子在微风里晃着,颇有温煦款款四字的模样。

 

“维,见过兰台。”

 

你一愣,放了手里的画卷,才又作揖。

 

“初次相见,我是新兰台,初来乍到...还请右丞....唔....”

 

一时语塞,你思量了许久也没说出下半句来,引得王维轻轻一笑。

 

“兰台...唤维表字便好。”

 

你点点头,也笑了。

 

王维面色一动,不知想起了什么,也同你笑笑。

 

“啊,如此说来,这一卷画是摩诘的?”

 

“然。”王维一抬手,“兰台不妨一观。”

 

你一愣,转身朝书案去,小心翼翼展开了画卷。

 

只见月色之下,一片山色清晰澄澈,松竹相绕,溪水潺潺,三三两两的姑娘抱着衣篓于山道之上语笑嫣嫣然。

 

你寻了寻边角处,未有落款,未见印章,也无有提名。

 

“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你下意识念了出来,猛然惊觉后又红了脸,“是...山居秋暝图?”

 

“兰台聪慧。”

 

“那...不知是谁所作?”

 

王维不语,窗外忽地飞入一只纸鸢来。

 

苏轼忽然探出头来,颇为艰难地捡走了纸鸢。

 

“诶诶,东坡哥哥画的!”

 

苏轼哈哈大笑而去,留你与王维相视而笑。

 

细细思量,那一日也正是初夏晚春的晴朗日吧。

 

 

 

 

 

 

 

 

 

 

 

“兰台,在想什么?这样出奇。”

 

王维忽然走到你面前来,难得束起的一撮发随着动作轻轻动着。

 

“啊,我....也没想什么。”

 

王维颔首一笑,显然不信,自然也不戳穿你走神的事实。

 

他又朝前走了两步,你正要跟上,他却忽然刹住了脚。

 

像是猜到了你会撞上,王维先转过身来,颇守株待兔地等你撞进他臂弯一般张开了手臂。

 

“摩诘当心....”

 

撞在他臂弯上也总比撞在山道好,你听得头顶一声轻笑,正是王维。

 

“兰台今日魂不守舍,也是得了罚了。”

 

你失笑,索性拉住了他衣袖。

 

“呐,今日我便是小猢狲了,这位郎君可要找布袋抓了我?”

 

王维一愣,刮了刮你鼻尖。

 

“兰台分明是小傻瓜。”

 

两人在山道上僵持着,却又笑了起来。

 

 

 

 

 

 

 

 

 

 

山顶的风光无限好,奈何雨后积云甚多,不见山下景色,却有一片云海。

 

雨后有云海,后山山亭上有这般景致,除了你与他知晓的,恐只有太白与东坡了。

 

彼时王维于亭中桌凳间作画,你在亭台外看着流云飘荡,墨痕斋的砖瓦亭台皆在云海里涌动。

 

太多人称赞流云之姿,清风之形,明月之心。

 

有人举头望月,思量故乡月明;有人饮酒高歌,恍如冯虚御风;有人立于金銮之中,却叹清风竹影。

 

你蹲在地上原是寻山间的菖蒲艾草,却莫名悄悄看起王维来。

 

清风正悄然拨动了他鬓边垂着的发丝,又颇为淘气地越到你跟前来。

 

他忽然转头过来,笑着看你。

 

他笑得从容,看得你呼吸一滞。

 

你着了魔一般一直盯着他,仿佛一直看不够似的。

 

直到王维起身来,行至你面前你才回过神来。

 

“兰台近日...可是熬夜了?”

 

王维伸手要拉你,你却发现自己脚麻了。

 

“我...我缓缓。”

 

“?”

 

“我...脚麻了。”

 

王维哑然失笑,并不好笑出声来,只好颇为歉意地憋了回去,陡然将你抱了起来。

 

你不想他会有如斯举动,只觉心跳如雷。

 

美人靠上靠着脚麻的兰台和大把菖蒲与艾草,好不滑稽。

 

王维背对着你,仍然提笔而画。

 

你三番四次想偷看,却都以失败告终。

 

 

 

 

 

 

 

 

 

 

 

 

 

 

 

 

“如此,也算完成了。”

 

王维掷笔的一刻,你从椅上下来,探头去看。

 

画卷中,一丛浅粉的芍药旁,是你明亮的眉眼,面庞含着笑意,唇齿间恍如一开一合在唤着谁,细看却是静止,浅青的衫子似在风中摇晃一般,半透着花影,半含着清风。

 

“这是....”

 

“是兰台。”

 

他颔首笑了,面上有些红。

 

你一时不知做什么才好,只默默地继续瞧着那副画卷来。

 

王维不戳破你的羞怯,只又提笔,想写下题名。

 

你退开两步来,准备看他欲书写什么。

 

芍药风旌四字落下,墨痕转折间颇有其人温文尔雅之气。

 

风动了芍药,动了你的裙角,也动了一面旌。

 

你一瞬间被惊奇所动,方才如雷的心跳再一次响起来。

 

王维仍是那般笑着,所谓的温煦款款,君子如玉一般的笑颜。

 

他的指节伸出,拂过你的发丝,仍是温柔无比。

 

“此意....兰台可知?”

 

你看着他一双眼,轻轻笑了。

 

王维拉过你的手,再望向云海的眸中晕开了莫名的光亮来。

 

 

 

 

 

 

 

 

无论明月,清风,修竹,

 

皆不及他一人罢了。

 

 

 

 

 

 

 

The end.

 

 


沐风北虞【苏虞】

【墨魂乙女向】“端午安康。”

☆短打对话流,ooc我的,注意避雷


☆请勿上升历史。


☆王维/李白/苏轼/韩愈/黄庭坚


王维ver.


“...兰台。”


摩诘唤你时,你还在打哈欠。


“哈....摩诘早...端午安康...”


他鼻息间有轻笑,却朝你伸出手。


你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王维笑意更浓,从袖中摸出了五色丝线。


“今日该系这个与兰台才是。”


他垂眸,一丝不苟。


“...趋五毒,祈平安,乃是今日之例。”


他抬首,满目温柔。


“诚然,维...亦期兰台安康幸福一世。”


李白ver....


☆短打对话流,ooc我的,注意避雷


☆请勿上升历史。


☆王维/李白/苏轼/韩愈/黄庭坚









王维ver.


“...兰台。”


摩诘唤你时,你还在打哈欠。


“哈....摩诘早...端午安康...”


他鼻息间有轻笑,却朝你伸出手。


你伸手,握住了他的手。


王维笑意更浓,从袖中摸出了五色丝线。


“今日该系这个与兰台才是。”


他垂眸,一丝不苟。


“...趋五毒,祈平安,乃是今日之例。”


他抬首,满目温柔。


“诚然,维...亦期兰台安康幸福一世。”








李白ver.


你叫醒李白的时候,他的懒腰伸得十分放肆。


“....原是兰台啊。”


你蹲在他身侧,拉了拉他衣袖。


“太白,你这里可有雄黄酒?”


“雄黄酒...有一坛。”


李白眨眨眼,坐起身来,竟是伸手摸了摸你的发。


“兰台倒是记性好,且记得莫喝了。”


“啊?”


他噗嗤一笑,倒出一小盏来。


你额上隐隐被他幺指沾湿。


“太白?”


“怎么?”


李白弹了弹你额头。


“想写个王?”






苏轼ver.


厨房作为东坡的领地,大清早就炊烟滚滚其人似乎非常乐在其中,口中还哼着不成调的小曲。


你探头,朝着厨房里看。


“是兰台哇!今日倒是真的早——”


苏轼啪嗒将蒸笼合上,仔细拭了脸上的汗,冲了手才拉你进去。


“兰台可愿助我一次?”


他眼中闪着狡黠,递给你一双碗筷。


你接过,碗里乖巧地躺着一只粽子。


“我自两肋插刀!!”


他含着笑瞧你吃了一筷子。


“好吃?”


你捧着碗疯狂点头,被苏轼顺带揉了揉头。


“甚好。”









韩愈ver.


正午时分,韩愈带了菖蒲与一提水来。


“兰台可在?”


你从小筑出来,廊上韩愈正笑吟吟地瞧你。


“在呢在呢,韩老师找我?”


“自然。”韩愈点点头,示意你将手伸给他,“兰台先将手伸来。”


你摊开手,韩愈轻轻将沾在草木上的水点在你掌心。


“今日正午时分的水,传言辟邪驱毒,以求平安。”

他不紧不慢。


“兰台平安,亦愈之所愿。”










黄庭坚ver.


彼时你给所有墨魂送去菖蒲艾叶,给黄庭坚时却被叫住了。


“兰台留步,且等我片刻。”


他转身向内室去,拿出了好几个小香包来。


“鲁直?”


“我不喜独有艾草一味,随意配了几个,你挑一个吧。”


黄庭坚摊手,几个小香包便呈在你面前。


你细细嗅闻了一番,选了其中一个。


“那便...这一个可好?”


“我便知道你喜欢这个。”


黄庭坚的笑容愈发深了几分。


“那是那是,知我者鲁直也。”


你扬起一个微笑,正对上他的目光,黄庭坚轻声一笑,敲了敲你脑门。


“贫嘴。”








待续。

夏莳泠

咕咕咕!粽子节各位兰台都吃了吗~

(鬼知道我画了什么)

是墨魂斋里端午节各位墨魂的节日活动!!!(/≧▽≦/)

东坡当然要负责包粽子了!

太白今天把自己的酒葫芦里换上了雄黄酒(๑>؂<๑)

韩老师正忙着给孩子们画额黄(「・ω・)「

易安姐姐独享五彩绳!(。ò ∀ ó。)(五彩绳主要是妹子还有儿童戴的)

夫子正忙着在墨魂斋里插艾叶驱蚊ε٩(๑> ₃ <)۶ з

王老师准备了艾草汤和菖蒲为各位墨魂沐兰汤

王老师:维感觉身心都受到了净化呢

啊真是忙碌而又充实的一个端午节啊(这什么...

咕咕咕!粽子节各位兰台都吃了吗~

(鬼知道我画了什么)

是墨魂斋里端午节各位墨魂的节日活动!!!(/≧▽≦/)

东坡当然要负责包粽子了!

太白今天把自己的酒葫芦里换上了雄黄酒(๑>؂<๑)

韩老师正忙着给孩子们画额黄(「・ω・)「

易安姐姐独享五彩绳!(。ò ∀ ó。)(五彩绳主要是妹子还有儿童戴的)

夫子正忙着在墨魂斋里插艾叶驱蚊ε٩(๑> ₃ <)۶ з

王老师准备了艾草汤和菖蒲为各位墨魂沐兰汤

王老师:维感觉身心都受到了净化呢

啊真是忙碌而又充实的一个端午节啊(这什么小学生文笔……)

感谢温钰劳斯的合作,p1墨魂苏轼是她友情赞助的@七个汐。 

Katsue
-06:00-【墨魂端午24h...

-06:00-【墨魂端午24h】

来一起包粽子吧!

跟厨娘摩诘一起学做菜

-06:00-【墨魂端午24h】

来一起包粽子吧!

跟厨娘摩诘一起学做菜

夏之杪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这...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这次画了摩诘(๑•̀ω•́๑)

对弹琴的角色根本没有抵抗力_(:з)∠)_话说过几天又要内测了好激动~

“深林人不知,明月来相照。”这次画了摩诘(๑•̀ω•́๑)

对弹琴的角色根本没有抵抗力_(:з)∠)_话说过几天又要内测了好激动~

Katsue

今天和昨天的半小时速涂

今天和昨天的半小时速涂

沐风北虞【苏虞】

【墨魂乙女向】“兰台摔了,要抱抱才能起来!”

ooc我的,注意避雷,切勿上升类历史人物。


☆王维/黄庭坚/杜甫


第一弹见合集。


☆所谓的全员抱抱【?】


王维ver.


“.....兰台。”


他的尾音有些上翘,听上去像说你无赖一般。


“唉..兰台不可爱了,撒娇没用咯。”


你拍拍屁股站起身,佯装遗憾而去。


你的手被他轻轻拉住了。


回身一看,你正好对上王维略有些抱歉的面庞。


“可还要我抱?”


他轻轻张开了双臂。


你抿嘴一笑,钻进了他臂弯。


“不论兰台是不是摔了,维都会抱的,还有.....”


他垂头,鼻尖蹭过你发丝,带走了你...

ooc我的,注意避雷,切勿上升类历史人物。


☆王维/黄庭坚/杜甫


第一弹见合集。


☆所谓的全员抱抱【?】










王维ver.


“.....兰台。”


他的尾音有些上翘,听上去像说你无赖一般。


“唉..兰台不可爱了,撒娇没用咯。”


你拍拍屁股站起身,佯装遗憾而去。


你的手被他轻轻拉住了。


回身一看,你正好对上王维略有些抱歉的面庞。


“可还要我抱?”


他轻轻张开了双臂。


你抿嘴一笑,钻进了他臂弯。


“不论兰台是不是摔了,维都会抱的,还有.....”


他垂头,鼻尖蹭过你发丝,带走了你发间的清香。


“兰台是....极可爱的。”











黄庭坚ver.


“你说说你,多大了?”


鲁直第一时间赶到并数落你。


“....我没站稳嘛。”


你坐在地上,格外沮丧,


“真凶。”


“噗嗤。”黄庭坚失笑,抱臂道,“那兰台想我如何?”


“你的兰台摔了,要你抱抱才能起来!”


你闭着眼伸出了双臂,等着他开口继续说你。


然后你随即腾空了。


“??鲁直??”


他熏衣香的香味钻入了鼻孔。


“你叫我抱你嘛。”


他的话语突然绕到了你耳畔。


“好兰台...不许反悔....”









杜甫ver.


“兰台怎么摔了?”


杜甫听到响声赶来时,你正嘶嘶吸着气。


“无事无事...猛的抽筋了一下....”


杜甫蹲下身来,替你拍着身上的灰土。


“疼不疼?”


“不疼不疼,”你轻轻一笑,“若子美抱抱我,我就立马活蹦乱跳啦。”


愣神片刻,不甚言笑的斋主竟然垂头笑了。


杜甫看着瘦弱些,却仍是将你抱了起来。


“活蹦乱跳且放一放,兰台先回小筑休息。”


“再者....”


他的脸突然更红了。


“若下次要我抱...直言就是。”





the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