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墨魂苏王

27988浏览    180参与
清和十六

今晚11点要是俺还不能进斋门,俺就发刀子以平愤恨(狗头)

今晚11点要是俺还不能进斋门,俺就发刀子以平愤恨(狗头)

轻舟

【苏王】偷 亲

第一次尝试外链,哪里不对还请大家指出。


王安石在苏轼怀里睁开眼。

清晨的阳光让他有点恍惚。苏轼还阖着眼,呼吸清浅。

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王安石不自在地往后退了退,避开他的气息,微微诧异。

仔细算来,自从他和苏轼睡在一起,还从来没有醒得比苏轼早过。等他朦朦胧胧地睁开眼,一抬头便能看见小畜生笑眼弯弯凑到他耳边——“介甫醒得比昨天迟哦~”

语气欠扁,笑容灿烂。 

王安石耳朵敏感,这点苏轼比他更清楚,却偏要这样撩他好玩儿。

啧。

王安石不服气。他学着他的样子,硬着头皮一点一点地描摹枕边人的眉眼。

眉毛、眼睛、鼻子……目光顿在那欲扬未扬、似弯非弯的唇上。

……看上去很柔...

第一次尝试外链,哪里不对还请大家指出。


王安石在苏轼怀里睁开眼。

清晨的阳光让他有点恍惚。苏轼还阖着眼,呼吸清浅。

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王安石不自在地往后退了退,避开他的气息,微微诧异。

仔细算来,自从他和苏轼睡在一起,还从来没有醒得比苏轼早过。等他朦朦胧胧地睁开眼,一抬头便能看见小畜生笑眼弯弯凑到他耳边——“介甫醒得比昨天迟哦~”

语气欠扁,笑容灿烂。 

王安石耳朵敏感,这点苏轼比他更清楚,却偏要这样撩他好玩儿。

啧。

王安石不服气。他学着他的样子,硬着头皮一点一点地描摹枕边人的眉眼。

眉毛、眼睛、鼻子……目光顿在那欲扬未扬、似弯非弯的唇上。

……看上去很柔软。

当然也确实是很柔软……王安石盯了半晌,强迫自己移开视线。

后文在这:戳我 

村东虹铜铁木勺

底。层。画。手。

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原地爆炸。我傻逼。(深情。

底。层。画。手。

我给大家表演一个原地爆炸。我傻逼。(深情。

清和十六

—12:00—【墨魂端午24h】榴花忽已繁

*墨魂端午24h活动

*轻微OOC,涉及历史典故“四相簪花”

*文中涉及风俗皆为北宋时期

*并非完全符合历史,请勿较真

*苏王同人向 不喜勿入


  王安石已经数不清自己一生簪过多少次花。他所生活的朝代,簪花俨然已经成了风俗。但让王安石记忆深刻的只有三次。

  庆历二年五月,他进士及第,官家于琼林苑赐新进士闻喜宴。丞相与大学士等官员陪宴。

  贡士班首入门,奏礼乐。拜讫结束起身,官家例行赏赐诗、书、袍、靴等物。王安石得了一轴官家赏赐的《中庸》。

  酒五行后,便是官家赐花时。同及第的士子...

*墨魂端午24h活动

*轻微OOC,涉及历史典故“四相簪花”

*文中涉及风俗皆为北宋时期

*并非完全符合历史,请勿较真

*苏王同人向 不喜勿入


  王安石已经数不清自己一生簪过多少次花。他所生活的朝代,簪花俨然已经成了风俗。但让王安石记忆深刻的只有三次。

  庆历二年五月,他进士及第,官家于琼林苑赐新进士闻喜宴。丞相与大学士等官员陪宴。

  贡士班首入门,奏礼乐。拜讫结束起身,官家例行赏赐诗、书、袍、靴等物。王安石得了一轴官家赏赐的《中庸》。

  酒五行后,便是官家赐花时。同及第的士子将花簪在幞头或发间起身向官家行谢礼。

  宴会热闹非常,王安石也得了一支绢花。他本不喜华靡,闻喜宴上唯独他还未簪花。

  有同僚劝解:“君赐,不可违。”

  他只好抬起手,将那朵绢花轻轻簪在耳边发间,一如宴会上其他士子。

  酒过四行,上了谢表。士子与官员间的酬和声渐渐稀稀落落。临近宴会结束前,歌妓争相抢夺进士与官员的御赐绢花。王安石的绢花也送给了歌妓。那名歌妓握着绢花向他盈盈行礼,姣好的容颜染上一层绯红。

  

  

 “绢花?”

  苏轼手里的张天师已经用艾草做出了脑袋。他一边用蒜做手掌一边道:“我及第时,官家赐的绢花也送给了一名歌妓。”

  王安石闻着浓郁的艾草气息,手中毛笔沾了朱砂,“荼”字写了一半。

  “闻喜宴多是如此。”

  他写完最后几笔,恰逢家仆送来五彩线和桃叶。还有一盘芙蓉酥,香糖果子和盐渍梅子等吃食。

  芙蓉酥的火候掌控的好。花叶尽开,透着粉嫩,用来佐清凉解渴的荔枝水最好。

  家仆放下东西,并未退下去。对着忙碌的两人道:“家主,中书舍人门上悬弓报喜。”

  王安石一愣,倒是苏轼笑开来。

  “看来你我要庆贺中书舍人喜得麟儿了。”

  王安石将刚写好的字交给家仆,嘱咐倒贴在木桩上。苏轼手中的张天师也终于成型交给家仆放置在门上。转而又问:“快午时了罢?”

  家仆道:“小人来时看了漏壶,已经午时了。”

  苏轼听闻,从五彩线中找出那枚桃叶,微微俯身替王安石插在绾结上。在对方疑惑目光中笑了笑。

  “端五午时该插桃结。”


 

  庆历五年,王安石在扬州任职,为韩琦太守下属。韩琦府中有芍药分四岔开了四朵花。上下呈红色,中间围了一圈金黄色花蕊,因此被称为“金缠花”。

  韩琦兴起,邀他与王珪,陈升之前去赏花。酒至酣处,韩琦便命家仆剪下四朵金缠花赠予王安石等人簪花。

  王安石因饮酒脸颊微红,但神志尚且清晰。他一身蓝色客袍,握着那支金缠花,看着它不时随风抖动花瓣。在韩琦等催促下,金缠花终于被他轻轻别在发间。

  四人兴尽而归。不过,王安石始终也记不起那朵金缠花被自己遗忘在何处了。

  


  不过片刻功夫,苏轼已经用五彩线做了一个长命缕。等水团和角黍端上来,中书舍人家中也遣人前来邀请赴宴以庆浴兰令节。

  两人各自用了一个角黍,甜糯的米香溢满唇齿。手边的茶刚好解腻。

  晚间,坊市已经张灯结彩。无论妇孺男子皆簪花游玩其间或登舟泛湖。孩童戴着父母做的长命缕,拿着角黍吃的满嘴是米,满足的眯着眼睛。

  王安石和苏轼一身客袍,打马慢悠悠穿过坊市,欣赏节日景致时,不知不觉间已经到了中书舍人王世初家宅。

  赴宴的多为朝中同僚,见面时难免客套应付一番。好在只是寻常宴会,不若官家设宴拘谨。

  院子正中用角黍堆成楼台模样。王世初刚得的麟儿正睡在木架支起的罩中。苏轼将亲手做的长命缕挂在睡得正熟的小不点的手臂上,算是一份见面礼。

  晚宴吃食众多。百草头,酿梅,五色水团等。酒一概是菖蒲酒。角黍中掺了胡桃,栗,松。

  几杯酒下肚,苏轼脸上已经泛起红晕。王安石揉了揉太阳穴,脑袋晕乎乎的。他似乎醉了。可是王世初的声音又很是清晰地传进他的耳朵。

  “诸位同僚,端五花开正好,且簪花为乐。”

  宋当真是簪花之风盛行。

  家仆鱼贯而出,手中木盘上放满了形形色色花朵。真花与绢花皆有。在坐同僚皆挑了一朵。

  “请两位相公选花。”

  家仆手捧木盘跪坐在二人面前。苏轼借着朦胧烛光看了好一会儿,径直越过桃花和绢花,拿起角落中一朵榴花。他挑的专注,并未注意到王安石选了什么。

  “你……”

  “你……”

  家仆离去。两人异口同声。王安石有些懊恼地止声不语。苏轼却不以为意,笑问:“介甫兄挑的什么花?”

  王安石下意识将手中的花往袖中藏了藏,稳住心神反问:“倒不知子瞻兄挑的什么?”

  苏轼爽快摊开手,一朵红色的榴花静静躺在手心。

  其实,苏轼并非喜爱榴花。只是瞧见它如火般的颜色,便想到王安石那身绯红色官袍。

  这是王安石印象最深的第三次簪花。他仿佛听不到歌妓唱的曲儿,也看不到酬和的同僚。他看见苏轼向他俯身,将那朵小巧的红色榴花插在他耳边发间。

  王安石突然觉得,簪花也并没有那么华靡。

  榴花果然和王安石很是相衬。

  苏轼第一次看到王安石簪花的模样。微醺的目光有些朦胧,少了朝堂上严肃,多了一丝慵懒。

  他突然很想知道,王安石进士及第时簪花是否也是如此模样。

  菖蒲酒的香气萦绕在二人之间。王安石心神微动,借着酒劲主动握住苏轼胳膊,衣袖摆动间,抬手将一朵茉莉细致别在苏轼发间。

  他们都没有告诉对方,这花并不是为自己所选。

  晚宴结束,王安石拜别王世初后,见到苏轼正牵着马等他。发间那朵茉莉花格外雅致。

  “介甫兄可愿与苏某一同打马归家?”

  有微风吹动两人衣袍。马蹄远去声中,苏轼正和王安石说自己新作的端午贴词。

  “彩线轻缠红玉臂,小符斜挂绿云鬟。佳人相见一千年……”

  王安石摸了摸自己发间的那朵榴花。这次,他并没有将自己的花送给歌妓,也没有将它遗落。


洧川游

 墨魂设定,日常拆洗介甫(并不)


他从身后温柔而不容抗拒地握住他的手腕。相间不过一层温润水雾如纱,苏轼能够感受到他腕骨处尖锐的线条,让人错觉捧住一怀嶙峋如刀。烟水袅袅缠绕,王安石侧倚着,落了簪后长发顺遂妥帖地蜿蜒在身侧,便显出同他平日里极不相类的温和浅淡意境。他便是瞧不见清楚神色,也必须知道依平日性子此刻介甫必是不愿意因此被调侃的。他将那许多能说的好词句无声息地咽了,只伸手撩过他耳畔的发来收拢。方才撩出来湿淋淋尚落着水,如一面熨帖撂在他掌间的缎子,淡淡皂角香气萦绕,于是冷火黄昏下雾色更浓,乌色缠绕于指掌间,轻微的触碰也好似镀上一段烛火暖融,恍惚给予他近乎于缠绵的...

 墨魂设定,日常拆洗介甫(并不)


 

他从身后温柔而不容抗拒地握住他的手腕。相间不过一层温润水雾如纱,苏轼能够感受到他腕骨处尖锐的线条,让人错觉捧住一怀嶙峋如刀。烟水袅袅缠绕,王安石侧倚着,落了簪后长发顺遂妥帖地蜿蜒在身侧,便显出同他平日里极不相类的温和浅淡意境。他便是瞧不见清楚神色,也必须知道依平日性子此刻介甫必是不愿意因此被调侃的。他将那许多能说的好词句无声息地咽了,只伸手撩过他耳畔的发来收拢。方才撩出来湿淋淋尚落着水,如一面熨帖撂在他掌间的缎子,淡淡皂角香气萦绕,于是冷火黄昏下雾色更浓,乌色缠绕于指掌间,轻微的触碰也好似镀上一段烛火暖融,恍惚给予他近乎于缠绵的错觉。

 

王安石由着他摆弄,待估算着时候差不多了便擅作主张将发抽回来,随手取了极朴素的簪挽了,转身安抚似的拍了拍苏轼的手:“行了。”

 

苏轼只是安静地收了手,这实在并不像他,然不等细问他便上前一步将他环住,力道之大霎时让他一怔。王安石缓了缓方皱眉道:“苏子瞻。”

 

苏轼高他一些,实在吃不住这么一下。苏轼闷道一声抱歉,不等王安石开口呵退又道,“别说……便由我一次罢。”

 

王安石无奈地叹一口气,任由他抱着半晌,苏轼也乐得便这样抱着。他实在是太瘦了,墨梅衣袍披在肩上,远见了竟显得人便似梅,梅亦肖人,在寒天冻雪里傲骨凛然地立着,皇皇天地风雪,茕茕孑立孤独胜却万言苦寒。

 

他尚能记得第一次拜会王安石的时候,他便是茕茕一人独坐于廊下,披着洗旧了的墨梅袍,面前摊开书卷二三,发束地潦草,阳光投落的琐碎阴影落在他年轻而俊彦的脸上,有风则细碎摇响。那一瞬间他感到理所当然地震动和释然,这就是王安石啊,他想,这便是王安石了。

 

 

他说:“介甫……介甫,你便由我一次罢。你叫我怎么办才好……不,我是不管了。归齐现下总在这里,我再怎么惹了你你骂我便是,我不再管了。”

 

一灯昏黄,照的剪影蒙蒙。“我与丹青两幻身……”于是他的声音便也模糊了,他隐约听到王安石说了什么,只含糊地笑——左不过是骂他了。他凑近了替他将碎发压在鬓角,“轼只晓得现下总不是幻了。”







——

就想潦草写个心下没着落的子瞻,也不晓得写出来没有(。


Caine磊✔真无赖

哈哈哈是不是有那么亿点点相似@丑b不会画 ☜当事人之一


改编自我学校事情,

“你说我怎么对这小畜生温柔的起来!!”


哈哈哈是不是有那么亿点点相似@丑b不会画 ☜当事人之一



改编自我学校事情,

“你说我怎么对这小畜生温柔的起来!!”



Caine磊✔真无赖
沙雕漫改 模改 “小畜生你给我...

沙雕漫改  模改


“小畜生你给我站住!!!”

沙雕漫改  模改


“小畜生你给我站住!!!”

清和十六

【苏王】此心安处是吾乡(旧梦寄临川)

*最后一篇番外。我苟了这么久,终于有时间写完了,好爽!!

*落笔之前深思许久,觉得自己写不出来那种感情。但架不住这手……

*OOC,慎入!

*写的时候正好循环《大宋烟雨》这首歌,一时感慨,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事迹,都是隔着厚重的时间,谁又能完全将他们说清楚呢。大多都尘封在了历史长河中。


(1) 

  元祐元年,天贶云开。自王安石故去已有十多日,一直病的昏昏沉沉的苏轼终于有些气色,照旧早朝。

   六月清晨的日光打在他一身官服上。苏轼身边不时有同僚擦肩而过,从宣德门走向垂拱殿。他孤身站在青石砖上,不觉有些恍惚。...


*最后一篇番外。我苟了这么久,终于有时间写完了,好爽!!

*落笔之前深思许久,觉得自己写不出来那种感情。但架不住这手……

*OOC,慎入!

*写的时候正好循环《大宋烟雨》这首歌,一时感慨,古往今来的文人墨客事迹,都是隔着厚重的时间,谁又能完全将他们说清楚呢。大多都尘封在了历史长河中。


(1) 

  元祐元年,天贶云开。自王安石故去已有十多日,一直病的昏昏沉沉的苏轼终于有些气色,照旧早朝。

   六月清晨的日光打在他一身官服上。苏轼身边不时有同僚擦肩而过,从宣德门走向垂拱殿。他孤身站在青石砖上,不觉有些恍惚。

  熙宁二年,也曾有一人孤身踏着青石走向垂拱殿,绛紫朝服衬的那个背影如巍巍高山,肃穆且坚韧。不过被爱好交友,初入仕途的他叫住,转而板着脸拱手。

  “王安石,字介甫,任参知政事。”

  如今苏轼也已身着绛紫圆领官服,展脚幞头,玉铐大带,饰腰佩。竟生出了些许错觉。不知不觉间,对着空荡荡的垂拱殿前石阶喃喃自语。

  “在下苏轼,字子瞻,任职史馆。”

  “不知可否与兄台交个朋友?”

  路过的同僚听闻,拍了拍他的肩笑道:“苏学士病这一场,怎么连自己官职都记错了?史馆可是个八品小官。”

  苏轼目光顺着同僚拍在自己肩上的手,看到自己已经生出的些许白发。露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

  是啊,是他记错了。距离熙宁二年早已过去十七年。物是人非,就连他也已墨发生白发。原来当真是“从公已觉十年迟”。

  早朝,副宰相吕公著代病重不能上朝的司马光上书,请官家追封王安石,定谥号。

  苏轼一并上书请求官家追封王安石,定谥号。

  官家应允。追封王安石为太傅,定谥号“文”。并让苏轼起草诰命文。

  “苏兄!”

  吕公著叫住即将走出宣德门的苏轼,提着官服衣摆追下石阶。

  “苏兄今日上书,倒叫吕某颇为意外。”

  苏轼回首,话语中察觉不出心情。

  “君实兄和王安石斗了大半辈子,重病中都托吕兄上书。于苏某又有何意外。”

  吕公著叹气,“君实兄病中言,介甫德行文章皆有过人之处,然过于执拗。如今仙逝,又逢官家拨乱反正,必有无耻之徒出言诋毁。因此拜托吕某上书官家对介甫兄优加厚礼,以彰节义,以正世风。”

  于此,苏轼总算露出些情绪,他淡淡笑了笑拱手道:“请吕兄代苏某问君实兄好。”


(2)

  这日,中书舍人王世初登门拜见。苏轼终于想起自己病中时,有个同僚三番五次投了帖子拜见,不过都因他病情拖延至今。

  苏轼并不认为自己与这位中书舍人王世初除了同朝为官,还有何交集。

  王世初熙宁五年入仕,早已不复年轻时毛躁的模样,举手投足间皆是稳重。

  “见过苏兄。”

  两人拱手后,相对而坐。家仆便上前倒茶。

  王世初摩挲着手中茶盏,看着桌案上一套茶具,问:“苏兄好茶百戏?”

  苏轼端起茶轻啜一口,面目从容。

  “不过年轻时的一个喜好,早已生疏。”

  不想家仆突然插嘴。

  “大人有所不知。苏大人往日常与家主烹茶,绘茶百戏。手法娴熟,画的劲竹最好。”

  家仆插话,这本不合规矩的。王世初微微愣神,看到苏轼没有动怒的意思,便笑问:“你家主是谁?”

  家仆垂眼,脸上带了哀戚之色。“世人称荆公,谥号文。”

  端茶的手一顿,王世初疑惑地看向苏轼。后者仍淡然无波。有的时候,沉默便是一种答复。显然家仆说的都是实话。

  王安石的家仆怎么会在苏轼这?

  世人皆说苏轼与王安石向来不和,怎会一起烹茶?更别说绘茶百戏了。

  长久的沉默被苏轼打断。他遣走家仆。

  “不知世初兄前来拜访,所为何事?”

  若说前些日子,王世初想着来看望同僚,以及借苏轼以发王安石知遇之情。此时,王世初倒多出了许多想问的事情。他却不急不慢说起了当年的事。

  “熙宁五年,王某还是一名秀才。进京赶考,恰逢上元节夜。偶遇荆公,一身象牙白客袍,牵着马站在桥上看着画舫。因两句诗,便与他争论起来。”

  “我本不知他是荆公,直到御试那日,荆公为主考官,我为考生。本以为我得罪了主考官定不能及第,没想到……”

  “没想到还是金榜题名。”

  下面的话陡然被苏轼出声抢过。王世初惊讶后,微微点头。却听对方道:“他向来政事与私事分明。再说,也必是你有才学。”

  “是了。”王世初无奈的笑了笑,转而问,“苏兄难道不想知道王某为何与荆公争论么?”

  豆大的烛火下,朦胧中,王世初看到苏轼摆了摆手。他颇为诧异。想起前日早朝官家让苏轼起草诰命文,苦笑着试探道:“官家让苏兄代为起草诰命文。世人皆知你与荆公不和已久,不知苏兄如何下笔呢?”

  这段话说的有些无礼又咄咄逼人。不料苏轼轻笑出声,一改方才面无表情模样,反问:“世初兄是在折辱苏某,还是在折辱王安石呢?”

  轻飘飘一句话,让王世初再也说不出别的。拜别时,临窗桌案上蜡烛还在燃着。轻轻一眼,他看到桌上只有被砚台压住一角的信。信封上仅有几字。

  “獾郎亲启。”

  尚未反应过来“獾郎”为何人,就听苏轼轻声叫住他。他回首,那人嘴角的笑意还在,却温柔许多,笑意也直达眼底。

  他说:“夜阑风静欲归时,惟有一江明月碧琉璃。”

  “劳烦世初兄归府时,代苏轼看一看汴京的夜市与画舫是否还如往年模样。苏某曾与故人于画舫上,以河灯托愿。”

  王世初依言应下。又听他低语。

  “那位故人说,只愿海晏河清,国泰民安。”

  拜别后,沉沉夜色下,王世初走到桥上,看着热闹的画舫,商女琵琶声一如往年哀怨。想起临走时看到的信封,不甚清晰的记忆浮现,心神忽然一震。

  人人都说王安石老獾托生,更有别名“獾郎”。

  “獾郎亲启……”

  王世初不自觉默念。拜别时,苏轼的笑容还清晰地映在脑海中。

  其实,初闻王安石故去时,他也曾落泪以祭王安石知遇之恩,惋惜这位文人政客。可此时,他却觉得苏轼的笑容下一定是千倍万倍的伤心难过。

  

(3)

  王世初刚拜别不久,苏轼展开宣纸,沾了墨汁的毛笔落下。先写了“王安石赠太傅”几个字,接着一行行字浮现。

  “朕式观古初,灼见天命。将有非常之大事,必生希世之异人。使其名高一时,学贯千载;智足以达其道,辩足以行其言;瑰玮之文足以藻饰万物,卓绝之行足以风动四方;用能于期岁之间,靡然变天下之俗……”

  他写的极慢,像在挽留那位已故去之人。

 

(4)

  苏轼快油尽灯枯时,突然满面红光,遣家仆将他一贯带着的一方木盒取出。木盒中堆满了东西。除了一卷断了木轴的画卷,还有许多封信。

  家仆看着苏轼慢慢拆了那些他往年亲手写下并且封上的信。他靠在床上,不时因为信中内容露出笑意。

  然而,家仆知道这种好精神并不会持续太久。临走前,苏轼死死抓住床上信纸,似乎想要将那些信一一拢在怀中。最终却什么也握不住,任信纸带着信封如雪花般散落在地上。

  他的意识再次模糊起来,不断呓语。家仆凑上前,终于听清那句断断续续的话。

  “他在江宁等我呀……”

  家仆想起,世人皆说王安石与苏轼不和。他在王安石府上为仆时,那人从不辩驳流言蜚语。而家主为苏轼时,这人也是一笑了之。

  他曾经不明白甚至气愤。每逢听到他们二人不和之言,就忍不住想要上前理论。

  家仆随手捡起地上的信。信封无一不是“獾郎亲启”。什么年份日月都有,信的内容也很随意。大多是生活趣事,以及所见所闻。普通的不能再普通,却叫他哽咽落泪。

  于此,他总算明白。世人之言又何足畏惧。他们二人是否不和,又何须他人断言。

  

(5)

  獾郎亲启

  昨夜忽逢獾郎入梦,某甚欢喜。念及江宁赏花烹茶远去久矣。不觉绘茶百戏劲竹一枝。久未操弄,生疏至极,望勿取笑。

  瑞雪如絮,寒梅已开。独余獾郎,至今不还。某念之。

                                          苏轼 落笔              

                                 元祐三年暮月十六日

江水漾西风

p1ooc

p2本变态想看介甫掉眼泪

p3是上次的那个小钥匙扣扣!我印了!🙇🙇

p1ooc

p2本变态想看介甫掉眼泪

p3是上次的那个小钥匙扣扣!我印了!🙇🙇

清和十六

占个tag😂

关于【苏王】《此心安处是吾乡》中,苏轼和王安石金陵相会的秦淮景,原型来源吧。

写文的时候就觉得文中那种文人的韧性是否可以再用别的中和一下。然后就想到了秦淮景。一来用吴侬软语的柔中和,二来更加贴近当时的社会环境。三来起到气氛烘托。


占个tag😂

关于【苏王】《此心安处是吾乡》中,苏轼和王安石金陵相会的秦淮景,原型来源吧。

写文的时候就觉得文中那种文人的韧性是否可以再用别的中和一下。然后就想到了秦淮景。一来用吴侬软语的柔中和,二来更加贴近当时的社会环境。三来起到气氛烘托。



白居难

墨魂苏王

墨魂苏王

没有很深入的了解过墨魂这个游戏,未免会有点出入,请各位见谅,不喜轻喷。

可能ooc。也会有私设。比较普通的梗。不好意思了。

谢谢谢谢。

(我真的怕会写崩,先道个歉。对不起对不起)


[图片]

————————————————————

苏轼在墨痕斋里号称“拆洗王介甫小队队长”。

(但是拆洗王介甫的不是就子瞻你一人吗?)

不过倒也没什么不对的,对此王安石和王维深有体会。

每当王维因为王安石沉迷工作不愿洗澡而马上就要抓狂的时候,苏轼就会立刻跑来,趁王安石不注意立刻打包,扛起并送往浴室,扔进浴桶并打开水龙头,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苏轼为其起了个名字叫“拆洗王介甫三连”。...

墨魂苏王

没有很深入的了解过墨魂这个游戏,未免会有点出入,请各位见谅,不喜轻喷。

可能ooc。也会有私设。比较普通的梗。不好意思了。

谢谢谢谢。

(我真的怕会写崩,先道个歉。对不起对不起)


————————————————————

苏轼在墨痕斋里号称“拆洗王介甫小队队长”。

(但是拆洗王介甫的不是就子瞻你一人吗?)

不过倒也没什么不对的,对此王安石和王维深有体会。

每当王维因为王安石沉迷工作不愿洗澡而马上就要抓狂的时候,苏轼就会立刻跑来,趁王安石不注意立刻打包,扛起并送往浴室,扔进浴桶并打开水龙头,整个过程一气呵成,苏轼为其起了个名字叫“拆洗王介甫三连”。

王安石是压着一团火洗的澡,倒不是因为什么拆洗三连,而是因为苏轼在扒他衣服的时候总是不忘偷个香,比如趁其不备亲王安石一下,或者提一下王安石的后颈,王总的身子又敏感的很,所以最后的结果只有带着一个巴掌印笑盈盈的出现在浴室门外面。

对此一窝苏中剩下的两只苏总有看法。

苏洵每每看见苏轼的样子要么就是上前和蔼可亲地打个招呼并笑着称自己可爱的大儿子为逆子,要么就是回自己的房间感叹对不起苏家。

对此子由却没有什么看法。反正哥哥又不会从此重色轻弟。


狐十九

*第一人称,苏王向。

*ooc警告


     “王姓,安石。”

       自我凝魂那天起,我心中就有又一抹挥之不去的身影,午夜梦回之际,他那张笑脸总是浮现在眼前。

        他总是乐观的,自信的,连眼睛里都闪烁着耀眼的光。他能给任何人带来欢笑,不像我。

        我不知道自...

*第一人称,苏王向。

*ooc警告

 


     “王姓,安石。”

       自我凝魂那天起,我心中就有又一抹挥之不去的身影,午夜梦回之际,他那张笑脸总是浮现在眼前。

        他总是乐观的,自信的,连眼睛里都闪烁着耀眼的光。他能给任何人带来欢笑,不像我。

        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嫉妒他,我只是很孤独,毕竟我怎么严厉又无趣,谁会愿意和我相处呢?

       墨痕斋尚在重建,忙碌的兰台讲寻回墨魂之事托付给了我,我嘴上说着不想在此地看到他,可心里却想着,有了他,或许兰台就不会这般愁眉苦脸了吧?

       我还是上路了。我沉默的牵着驴走在路上,心里茫然。

       正无措之际,脚下突然被拌了一下,我低头一瞧,是支很眼熟的绿竹杖,我循着看去,看到了倚在树下的他,阳光撒在他的脸上,熠熠生辉。我鬼使神差的向他伸出手去……

       ……

       我自梦中惊醒,看见了方才梦中那人立在眼前,他朝我伸出手,笑的开心。

       “找到你了,野狐狸。”


          兰台:去吧,东坡哥哥!

          苏轼:捕捉到了,野狐狸


         (王安石梦到自己知道了苏轼,其实是苏轼找到了王安石。)

三十六陂春水

墨魂苏王,cp向

(为什么lof一次只能发10张啊!哭泣)

墨魂苏王,cp向

(为什么lof一次只能发10张啊!哭泣)

三十六陂春水

(注:cp向,注意避雷)我又来污染tag了。

p1——p6是苏王,还有两幅线稿(我这上色废的手啊!)

p6是子瞻吃醋(恶趣味)

p7p8是苏王和小李杜

p9p10是小李杜

(但是我这辣眼的画工估计不说都看不出来哈哈哈哈哈)

(注:cp向,注意避雷)我又来污染tag了。

p1——p6是苏王,还有两幅线稿(我这上色废的手啊!)

p6是子瞻吃醋(恶趣味)

p7p8是苏王和小李杜

p9p10是小李杜

(但是我这辣眼的画工估计不说都看不出来哈哈哈哈哈)

江水漾西风

被公主拐走的恶龙(。)

史盲选手只配搞哦哦擦

可能不一定也许大概会印一点钥匙扣给亲友吧TT💦

被公主拐走的恶龙(。)

史盲选手只配搞哦哦擦

可能不一定也许大概会印一点钥匙扣给亲友吧TT💦

月色徒然

枯木逢春 9

最后一家三口也没回帝都,反而是在西南安了家,苏轼要和王安石复婚好在房本上写两个名字,王安石对此借口嗤之以鼻。


最后房本写了儿子名字,他俩还是复了婚。某人小气地藏起绿本装作无事发生,王安石说你要当什么也没发生就把你儿子户口本藏起来。苏轼震惊,第二天带着儿子去办了个身份证。


未成年身份证有效期短,等他再去办第二张时已经是个小伙子了。学习成绩不好不坏,特长全然荒废,这些年升学全靠体育。早先考差了还怕王安石,卷子都拿给苏轼签字,现在已被岁月磨厚了脸皮,跟他爹说话间都要称兄道弟。


当然是单方面的,老王这些年愈发寡淡下去,一次被儿子骗到公园下象棋,招招致命不留情面。小伙只好讪讪把人拖走。...

最后一家三口也没回帝都,反而是在西南安了家,苏轼要和王安石复婚好在房本上写两个名字,王安石对此借口嗤之以鼻。


最后房本写了儿子名字,他俩还是复了婚。某人小气地藏起绿本装作无事发生,王安石说你要当什么也没发生就把你儿子户口本藏起来。苏轼震惊,第二天带着儿子去办了个身份证。


未成年身份证有效期短,等他再去办第二张时已经是个小伙子了。学习成绩不好不坏,特长全然荒废,这些年升学全靠体育。早先考差了还怕王安石,卷子都拿给苏轼签字,现在已被岁月磨厚了脸皮,跟他爹说话间都要称兄道弟。


当然是单方面的,老王这些年愈发寡淡下去,一次被儿子骗到公园下象棋,招招致命不留情面。小伙只好讪讪把人拖走。路上纳闷嘟囔,我看你跟苏爸下挺势均力敌的啊?


这天王安石在书房读书,儿子突然敲门进来,贼兮兮地请教情书怎么写。王安石放下手里的物联网,也没多问孩子要给谁表白,诚恳建议这种事找苏轼。


青年臊得红了脸,炸着毛说要是去问苏轼肯定要被笑话。


“那你去看看他以前的公众号?我记得上面不少。”王安石又拿起书。


于是人掩了门又去翻八百年前的公众号去了。


苏轼正在准备晚餐,突然听见客厅里的响动,过去就迎上儿子赤红的眼。还没问怎么了年轻人逻辑混乱的质问就砸过来,苏轼一边觉得好笑这实在没继承王安石的风范,一边捋着话里的意思,最后发现原来是小孩儿不知道为啥看了他之前的公众号,结果里面全是写给别人的文章。


“你怎么能!怎么就,不是,你咋没给他写过啊?”


一瞬间他想到了很久远的事,比如王安石从来不抱他但总是留意着牵引带没让他摔过。有很多温柔总是要避开锋芒与表象才能触及细节,他们的小孩恰好是那种人,表面大大咧咧实际心细,没因为这些疏远过王安石,甚至这种时候还要揭竿起义来制裁苏轼。


苏轼好笑,带他走到卧室拿出好几大盒纸条,青年越看越脸红,里面大多数是苏轼写的,但也有不少是王安石的字迹。


实在不是什么动人的情话,还文绉绉的也学不来。他想还是直接拿着巧克力冲过去给女神表白好了。但没忍住把纸条又看了一遍。


“此树婆娑,生意尽矣。”


背面是苏轼的字,“枯木逢春”。


END

感谢阅读。

舟逝.65
苏王情头! 不同人不同画风(d...

苏王情头!

不同人不同画风(dbq我控制不住我想创新的手)

苏王情头!

不同人不同画风(dbq我控制不住我想创新的手)

星
拉低tag平均水平 _(:」∠...

拉低tag平均水平

_(:」∠)_或许以后会摸摸第三格…?

拉低tag平均水平

_(:」∠)_或许以后会摸摸第三格…?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