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墨魂陆游

4159浏览    110参与
ELEMENT

陆游:多洗爹


好惨,对比一下陆游真的好惨,这就是撸猫的代价吗???

陆游:多洗爹



好惨,对比一下陆游真的好惨,这就是撸猫的代价吗???

雀啼子

是迫害。

细节丢失的草图。

季真和务观观的女装๑乛v乛๑

是迫害。

细节丢失的草图。

季真和务观观的女装๑乛v乛๑

Taotao
愤青归愤青,产粮还是要向高产太...

愤青归愤青,产粮还是要向高产太太学习的。

Σ(°Д°;  我忘了画呆毛!!!

愤青归愤青,产粮还是要向高产太太学习的。

Σ(°Д°;  我忘了画呆毛!!!

霥冬

我 终于 搞完了 前面的部分

因为前几张有稍稍的改动所以也一并发了

说实话有点画不动让我咕一段时间(一但说出了这句话这个meme就已经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会被我咕了

另外,虽然我画的基本上都是七爷,

但我真的是子瞻粉!信我!!(信你个鬼啊!!!

(tag要打好多(我为什么这么啰嗦

我 终于 搞完了 前面的部分

因为前几张有稍稍的改动所以也一并发了

说实话有点画不动让我咕一段时间(一但说出了这句话这个meme就已经有百分之七十的可能性会被我咕了

另外,虽然我画的基本上都是七爷,

但我真的是子瞻粉!信我!!(信你个鬼啊!!!

(tag要打好多(我为什么这么啰嗦

霥冬

突然想画画宋组的这个

我觉得肯定有人已经看出来这是个啥了啦:P

如果有空的话应该会画完这个然后做成完整的MEME

嗯……大概吧?(咕——

突然想画画宋组的这个

我觉得肯定有人已经看出来这是个啥了啦:P

如果有空的话应该会画完这个然后做成完整的MEME

嗯……大概吧?(咕——

俞志云

【同人】长映雪梅开

*浮生四梦BE特辑

*脑洞来源越剧《陆游与唐婉》


雪晓清笳百里哀,烽火照高台,照高台。多情谁似关山月,长映雪梅开。


——(越剧)《陆游与唐琬》


乾道七年三月,这一年,陆游从军随王师北上。


梅林红梅千百树,白雪漫溪山,忽闻马蹄声声,似是飞铁骑,疾风雷,待扫胡尘快壮怀。行军驰向江淮去,无际白雪绽红梅。一队骑兵飞驰而来。为首的青年意气风发,月光下银甲透着寒光。


这一队人马方击退挑衅的一队金寇,今夜似是要暂时在梅林驿过夜。 


“这是何地?”


“是梅林驿。”驿站小吏毕恭毕敬地持香...

*浮生四梦BE特辑

*脑洞来源越剧《陆游与唐婉》


雪晓清笳百里哀,烽火照高台,照高台。多情谁似关山月,长映雪梅开。

 

——(越剧)《陆游与唐琬》

 

乾道七年三月,这一年,陆游从军随王师北上。

 

梅林红梅千百树,白雪漫溪山,忽闻马蹄声声,似是飞铁骑,疾风雷,待扫胡尘快壮怀。行军驰向江淮去,无际白雪绽红梅。一队骑兵飞驰而来。为首的青年意气风发,月光下银甲透着寒光。

 

这一队人马方击退挑衅的一队金寇,今夜似是要暂时在梅林驿过夜。 

 

“这是何地?”

 

“是梅林驿。”驿站小吏毕恭毕敬地持香案迎接这一队凯旋地兵马。

 

“你是何人?”为首的青年将军勒马问。

 

“罪官因媚附秦桧卖国,新主圣明,擢忠良而斥奸佞,被贬为梅林驿吏。”

 

他瞧着这小吏有些面熟,便下马教他抬起头讲话。细想一番原是堂兄陆仲高。陆游无意嘲讽,他只道奸人于世难容,自有世道报应。世人常说物极必反,从前陆仲高官居高位,今日亦是因果。

 

陆仲高长叹一声言道,三弟少年便立“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之志,皇天不负苦心人,今日扬眉吐气,祝愿功勋千秋。

 

梅林,陆游独自走到那片梅林中,他站在梅林中思绪万千,或许是想起曾经年少的岁月,又或许是想起葬在梅林中的人。转瞬二十年,二十年中,或许有人鲜衣怒马得意春风,有人颠沛潦倒坎坷一生,亦有人在诗意与辉煌中辗转反侧。

 

绍兴二十一年。

 

暮春沈园百花凋谢,唯有绿叶交相掩映。

 

紫衣人推开沈园半掩的门,犹如推开多少年记忆的那道门,他仍是青年模样,与他上一次来到沈园已三年有余,他望着沈园熟悉地草木,嗟叹物是人非。

 

凉亭矮桌上的棋盘仍留着当年的棋局,昔日笑语欢歌仍在他的耳畔,触目伤怀怎忍看,他抬头看去,目光所及春波桥,他恍若看见唐婉抱着二人曾经一同饲养的那只狸奴自桥上走来。

 

她轻唤表哥,于是陆游向着春波桥走去。唐婉与他同站于春波桥上,亦如多年前,春波桥上双照影,她与陆游,一路细数落花来。那时他言道,此生难忘山河残缺,更恨老奸得志国几丧,官家说,太平翁翁是秦桧。

 

“表哥远行近十载,我时时牵念,如今表哥夺得魁首...”

 

陆游并未仔细听清唐婉又说了什么,他与唐婉仍是恩爱夫妻,这应是令他喜悦的事,却为何他惶惶不安,怕眼前一切皆是幻境。然而他并未多想。夫妻化作双飞燕,既有科场功名赏识,且不惧秦桧排斥,来朝他定可万里赴云程。犹如蛟龙离浅水,投瀛海,访贤臣,结豪英,指点江山,激扬文字。他日长歌击剑,待扫胡尘。

 

分明是好事将近,他反而觉得烦闷。

 

曾经祸起萧墙,婆媳反目,都好似梦一场,而眼前的花月正春风,似乎才是触手可及的现实。

 

可唐婉却道怕是夜长梦多总添愁。

 

“表哥你是埋没才子难吐气,我是独守家中日日总牵愁。”唐婉说罢叹气,她劝陆游何不遂宏愿从军而行,“山盟海誓犹在耳,随夫从军我也不畏。”

  

“婉妹,我怎能让你随我从军。”陆游却摇头。

  

于是唐婉取下素钗,她说,一支素钗托情愫,愿它千里伴君上征途。一支素钗是她一颗心一片情。怎奈离别时多,相逢时短,见钗犹如见唐婉,她盼他鹏程万里,风雨之后燕归巢。

  

那一刻,陆游思绪万千,他多愿与唐婉永相伴,可男儿壮志。所谓的绿蚁新醅弄风月,吟诗舞剑品香茶也只是一个美好的愿望,若是舍不得儿女情长,便求不得家国壮志。

  

正是愁肠难解时,陆游听见城郊古刹钟声落山岩,当真是扰人好梦。

 

梦,是梦吗?痴颠颠如梦似幻,梦中人近在眼前,却不过咫尺间一声长叹。原来,怅恨绵绵不过梦一场,原来眼前思念已久的人亦是幻影。

他看见的,是与赵士程同游的唐婉,命运中的伤痛总是措不及防。相逢相识混如梦,他转身离去前留在沈园石壁上的《钗头凤》,是他对这段感情最后的告白,落笔书成那一刻,曾经的一切花好月圆都如潮水一般汹涌而来,随之带走的还有镜花水月一般的梦。

 

“山盟虽在,锦书难托。”

 

陆游的一阙词,却令唐婉抑郁成疾,就此香消玉殒一命倾。

 

曾有人将陆唐的故事与《孔雀东南飞》相比,与世俗、家国相比,与孝悌为先相比,他可以不惧秦桧专权,却无法与世俗礼教抗衡。回望绍兴,梁山伯与祝英台亦曾途径于此,结拜一生,从梁祝的化蝶到与陆唐极其相似的《孔雀东南飞》,传统的文化故事似乎都在后人笔下拥有一个令人满意的结局,唯独陆唐的故事,始终是许多人心中的意难平。

 

岁月侵蚀着石壁上的笔墨,亦侵蚀着陆游的生命,然而岁月却无法侵蚀他对家国的一腔热血。若说曾经的爱情只是他数十年生命的一个节点,那么他的家国壮志则成为了他生命更多的部分。

 

南宋何人不知陆游?

 

然而此时的陆游,银甲加身,意气风发,虽应是年过不惑,容颜却仍似青年那般,丝毫没有历经世道坎坷后的沧桑之感,似乎是岁月停住脚步,未曾留下一丝痕迹。然而他却知道,确是二十年过去了,他清楚地记得沈园重逢的那场梦,亦记得二十年来的沉浮。

 

“一树梅花一放翁。”

 

陆游以梅花自诩,梅的傲骨,清香,亦像极了陆游的一生。

  

梅以一为美,正则无景。世间的梅,代表着他一生的追求,也代表着他对人生的修剪。书剑飘零,即便几经波折,他仍不改初心,一番番投笔从戎,几番遭贬却初衷不改。

  

他,悔吗?

  

也许只有多少次午夜惊梦,他才会扪心自问,究竟应当何去何从。

 

早过了梅花绽放的季节,梅林中唯有已有嫩芽的梅树。入梅林,思往事想从前,他轻抚梅树,枝头依稀可见梅花的痕迹,如今他远离了那风月江南,再也看不见故乡的塔山。

 

但,男儿应有四方志,何需挂念家乡事。

 

曾经权倾朝野的秦桧已化作一抔黄土,小人得志的陆仲高亦被贬官为民,于陆游而言最大的阻碍似乎已然不存在,但他的报国之路却依旧充满坎坷。于是他遥遥远眺北方,他似看见狂涛怒水,是黄河东西咆哮如雷,越过梅林,越过烽火台与绵延的山脉,那是沦陷的土地。多少次他梦到随宋军北上,翻过秦岭越过长江,将金旗换宋旗,收复山河。

 

然而只是他的梦罢了。

 

忽然一只狸奴走到他脚边蹭了蹭。陆游愣了一下,弯腰抱起那只狸奴。

 

“你怎么会在边关?”他问,但是没有人回答他。“你也想与我一同从军,收复山河吗?”他仔细看着它,它像极了二十年前与唐婉同养的那只,于是陆游又依稀记起那一年在沈园,唐婉对他说随夫从军。

 

一时间,他也分不清究竟哪个才是真实。

 

“即便是你也知道随军征战,可朝廷中那些迂腐之人——却只知偏安。”陆游抱着狸奴在梅林中徘徊,纵有安邦固土之志,却是有心无力。

  

“可惜朝廷总将我唤来又唤去,尽是些不尽人意的差事。”陆游长叹一声,“既是如此,何必让我再做这一场梦。”

 

一场,梦?

  

陆游猛然睁眼,窗外白雪皑皑,他竟然倚着於菟睡着了。暖炉中的木炭还有少许,于是他继续倚着於菟望着那一片白雪。他忽然看到院中几株梅树已然绽放寒梅,与梦中梅林极为相似。

 

“何时多了几株梅树?”陆游问道,但是没有人回答他,“许是兰台临走时种下吧。”他自言自语道,却不知为何,看见院中梅树平添惆怅。

 

“说来梦中竟有一只像极了菟菟,倒是有趣。”陆游说着揉了揉於菟的毛,难得於菟任由他揉,只是不做理会。

 

望着这铺天盖地的银白,陆游的思绪越来越远,梦中的沈园究竟是真是假?他记得唐婉,令多少后人感叹惋惜的沈园重逢,于他而言早已是一场旧梦,或许真是水月镜花,皆为幻影。时光流转间,多少爱恨情仇都随风消散在历史中,于他,亦是如此。至于那次从军,他始终以为他只是一介文官,意气从军又怎会是他的作风?

 

然而后人常说,那一次的经历虽不足一年,却是诗人陆游一生中重要的转折,于人于诗,皆是如此。

他曾听兰台提到过这种说法,不只是兰台,还有其他墨魂,或是从哪里看到过。这样的想法在他脑海中浮现,霎时间悲从中来,他想到残缺的山河,想到破碎的鸾镜,苍凉之感又涌上心头。

  

那不足一年的时间里,帐前灯下,痴心万点,忠心一片。此后的年岁里多少次铁蹄入梦,梦醒后,只是痛哉英雄无觅处。何地春浓怜美眷,何处云淡得心安?

 

他忽然站起来,拔出佩剑走到院中,不顾雪水湿透重重衣衫,在那一片银白中挥剑而舞。他的剑法潇洒利落,若行云流水,利剑穿寒风而行,似有悠长龙吟翁然,剑起剑落,地面与悄然落下的白雪受力飞扬,落在枝头新梅上,如梦似幻。

 

“请战疆场,慷慨赴敌,恢复中原,万死不辞,壮别琬妹,剑啸梅林!”①



①选自越剧《陆游与唐婉》未删减版。

夏之杪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去年我去了一趟沈园,近千年之后的那一池碧水依然美得让人印象深刻,只是不见当年的人…站在水边,大概稍微能体会一点“非复旧池台”的感觉吧~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去年我去了一趟沈园,近千年之后的那一池碧水依然美得让人印象深刻,只是不见当年的人…站在水边,大概稍微能体会一点“非复旧池台”的感觉吧~

俞志云

【同人】尽仰高风万古长(一)

*墨魂辛陆友情向

*全文瞎掰,ooc警告


那天许是狂风骤雨,一如他曾写到那般,风雨交加,凄寒更甚。云山之巅,似是近在耳边的那一声声催人肝腑的原是孤雁失归,嘹嘹呖呖叫声悲,平添凄哀,尚不到南雁北归的时节,而南北一统,他大约看不到了。他生前定然听到些许北伐之事,他盼了多少年的北伐,盼着山河收复,然而终究是玩弄权术与名利的手段罢了。


于是他明白,朝廷从来不是真心想着大宋的河山。


若是有一个选择,在这日薄西山之年,他依旧会选择这条路。


十二月,山间寒风凛冽,那风过山谷时低沉绵长之声,一番悲壮,像极了那年南宋两位老人相见时的风,然而辛弃疾已乘...

*墨魂辛陆友情向

*全文瞎掰,ooc警告


那天许是狂风骤雨,一如他曾写到那般,风雨交加,凄寒更甚。云山之巅,似是近在耳边的那一声声催人肝腑的原是孤雁失归,嘹嘹呖呖叫声悲,平添凄哀,尚不到南雁北归的时节,而南北一统,他大约看不到了。他生前定然听到些许北伐之事,他盼了多少年的北伐,盼着山河收复,然而终究是玩弄权术与名利的手段罢了。

 

于是他明白,朝廷从来不是真心想着大宋的河山。

 

若是有一个选择,在这日薄西山之年,他依旧会选择这条路。

 

十二月,山间寒风凛冽,那风过山谷时低沉绵长之声,一番悲壮,像极了那年南宋两位老人相见时的风,然而辛弃疾已乘鹤西归近四载,而今陆游亦是奄奄一息,将追随他的好友而去。

 

山阴少有雪,多是雨,即便是寒冬,也是淅淅沥沥或是瓢泼大雨的倾盆而下,如此却更添几分凄凉。寒冬的风雨是刺入骨髓般的冷,风刮在脸上似是刀割,于是那冷,从衣袖钻入。戴着斗笠的青年打了个寒碜,大约是还不大习惯人世间变幻无常的天气。他望着群山轻叹一声,又扬鞭策马快速奔去。

 

老者挣扎着最后一口气不肯撒手,他在等,似是故人又非故人。

 

终于,他听到屋外一阵脚步声,看到戴着斗笠的人进了屋子,那人刻意收着身上的张扬之气,连脚步也放轻,却仍掩不住武将的模样。青年摘了斗笠,长发高高扎成一个马尾,周身意气模样像极了那人年轻时的模样。他半跪在老者床边,静静等着老者开口。

 

“十多年了。”老者的声音嘶哑苍老,不似第一次见面时那般苍劲有力,“终于没能等到那一天。”

 

“总会到来的。”青年坚定地承诺。

 

“可惜我看不到了,”老者摇了摇头,他清楚如今的处境。“日后有何打算?”

 

“人世间的事晚辈或许不该插手,也大约是跟在辛公身旁日子久了,总想去管一管。”青年将心中所想如实相告,“想着北上先去辛公的故乡看看,一来是辛公临终托晚辈多照料后人故土,二来是想看看辛公的故乡是何模样,之后便是游历山水,虽不当插手人间事,但晚辈想,看一看大宋河山应当无妨。”

 

老者点了点头,他看向窗外云山渺渺,恍若听见远方的人在唤他归去,不如归去,“替我们守好这山河吧。”他平生所憾便是未能得见山河收复,流离一生,难以忘怀的是山河残缺,当真是,花易落,人易醉。

 

嘉定二年十二月,一代文豪陆游与世长辞。

 

青年在山阴小住了几日,他在灵堂上随着前来祭拜的人一同拜过陆放翁后才准备离开。他站在最后,分明是那般引人注目的存在,灵堂中的人大多都未见过他,却无人问他是何人又与陆放翁是何关系,许是只当他是相识的后生罢了。

 

灵堂肃穆,他亦是感慨万千,人生在世总难逃一死,也曾有人阅尽平生唯一憾,亦如昔日王子敬言道,“不觉有余事,唯忆与郗家离”,也曾有人坦然撒手,那么辛陆而公所憾大约便是今生难见河山收复。

 

临走时童仆追上来叫了声先生。

 

他猜童仆有话要讲,却迟迟不见开口,他便先开言问道:“可是关于你家先生?”

 

“是,先生说有些话不便亲自说,便嘱我告知,若是有朝一日山河得以收复,还请清明告知他。”

 

“我知道,陆公曾写了这诗,大抵便是此意吧。”

 

“还有一事。”小童又道,“文墨凝魂先生原是不大相信,直到见了您,先生笔墨虽未凝魂,但他说若有朝一日得以凝魂,还望多照料。”

 

“那是自然,辛公与陆公情同手足,我岂能对先生文墨之魂视而不见?”

 

“说到底,先生又盼着来日文墨之魂能替他了却夙愿收复山河,又不愿让他再承担这般重任。”小童说到这儿叹了声气,他跟在陆放翁身旁也有几年,先生的心思大约也能猜到几分,先生一辈子流离,又是空有壮志报国无门,放不下家国却不愿强把自己的意愿加于别人身上。或许于陆放翁而言,那尚未出现的魂,是他毕生心血,他当视如亲子,却又与他不同,既非同一人,便该有所不同。

 

故而陆放翁初见青年时有几分惊诧,片刻便明白个中缘由。

 

青年记得,那年辛公调任绍兴知府,他凝魂不久便随辛公一同来此。那时辛弃疾兴致勃勃地去拜访陆游,他亦是知道陆游的名号,陆游一生主战,且多因此被贬,然陆游从未放弃,他与辛弃疾一样期待着山河归宋的那天。


 夏日山间应是微风习习扫去炎热,然而乌云蔽日恍若天也将塌下来,若是天塌了,何人又撑得起天?山中长风呼啸,似让人想起沙场上的战歌,若隐若现地唱着“大风鼓角兮云飞扬,乡关长伴兮慰我曹”。也许《九歌》诸神便是踏着这般云雾纷杳而来,而今他们眼中的苍天或许与忠奸不分是非不分,妄断善恶无异。

  

白发老翁拄杖站在院中,他等着访客的到来,童仆劝他到屋里等,老翁摇了摇头,于他而言,今日来的那个人意义非凡,是他神交已久的好友,他们理想抱负、志趣相投,可惜因山水相隔或是种种原因从未相见。老翁不禁想着,若是他们早几年相见,会否人生都会发生变化。


忽然马蹄声声,老者眯着眼向远处望去,只见一前一后两人策马而来。他只知其中一人,另一人是何人?莫不是后辈同来?


“务观兄!”

  

“幼安!”两位白发老人紧紧握着彼此的手,“我们等这一天等了太久!”

  

与辛弃疾同来的青年站在他身后一言不发,然而他那周身飞扬意气实在难以令人视而不见,容貌与辛弃疾有几分相似。

  

“他亦是辛幼安。”辛弃疾如是道。

  

老翁眼中满是惊诧,他邀二人进屋去讲。

  

“务观兄可曾听过‘文墨凝魂’?”

  

“从前听过,只是素来不信。”

  

“从前我也不信,直到他出现。”辛弃疾转而看向那与他同名姓的青年。“务观兄,你我总有一死,他却不同。”

  

陆游似懂非懂地点头,心中仍是惊诧,文墨凝魂,那么是否有朝一日他的文墨也可凝魂,成为一个活生生的人,带着他的意志与心愿活下去?他已是垂暮之年,若真有此,想必也是一番好事,至少能够替他看着大宋山河一统。

  

陆游素来爱猫,住处也常有些猫儿,或是从小猫养起来的,或是捡来的野猫。他与辛弃疾相谈时暖炉边卧着一只,他怀中亦抱着一只,这些猫倒是不怕人,见了生人也自顾自的,无非是看一眼叫几声罢了。他与辛弃疾交谈时,那青年便在一旁试图逗一逗暖炉边的猫。

  

那橘色的猫把自己缩成一团,任青年怎么逗也不动,实在烦了便用爪子推开青年的手,甚至挠两下,倒是个有脾气的。


这旁青年听着两位前辈谈话,时而又逗一逗猫,他自入人世以来很少见这类动物,偶尔见到一两次也未曾见过哪家饲养如此多。

 

“这只狸奴名於菟。”

  

“前辈为它取猛虎之意?”青年听后又看了看那只狸奴,一只小小的狸奴却有猛虎之名,却也与它脾性相和。

  

“正是此意,猛虎乃山中之王,可卫山林,此狸奴脾性亦如此,凡有生人靠近总凶狠无比。”陆游拎起酒壶,边倒酒边说道。

  

“但它对晚辈似乎敌意并没有那么大。”青年又疑惑,至少还安安分分地让他逗了半晌。

  

“大约是志趣相投。”陆游笑道。

  

人与狸奴...竟也可志趣相投?青年疑惑万分。

  

“务观兄想必是以狸奴代人,言下之意是你我几人志趣相投。”辛弃疾瞬间明了陆游之意。


忽而窗外阵风,吹得酒炉冉冉升起的水雾晃了又晃。

  

“大约要下雨,外面尚有几只狸奴,我且先去带回来。”陆游说罢起身,却不教二人与他同去,他道是那几只狸奴从不让生人靠近。

  

“若我教你留在此处如何?”辛弃疾忽然问道。

  

“辛公为何...”青年诧异。

  

“今后我当为北伐谋,沙场朝堂皆为险恶之地,我岂能任后辈同我涉险?”

  

青年却果断拒绝,他说,他生为辛公墨魂,则承辛公之志,此类袖手旁观之事他做不到。他愿同辛公征战沙场。早在他从辛公口中得知朝廷决意北伐时,他亦是心血如沸,许是墨魂与词人总有些默契在,他感受到辛公的激动。而此时却无人知晓那场所谓的“北伐”如同此前多少次一样草草而终。

  

“幼安,你的墨魂果然同你一般热血壮志。”陆游听后如是笑道。

  

“若他日务观兄文墨凝魂,想必也同务观兄一般心怀天下。”

  

当陆游看着辛弃疾与他的墨魂,似乎也能想象到日后的墨魂陆游是何等意气风发,铁甲加身,定有一番功业,而非如他曾经那般长叹“丈夫五十功未立”。

  

那一夜窗外风雨咆哮,恍若漓水北去,沂水南回之际声声咆哮。他们把盏碰酒,畅谈心中抱负,划破天际的闪电霎时照亮他们眼中的激情,即便是历经岁月之后褪却昔日少年气,鬓边白发新添,世道险恶与朝廷的偏安都未冰冻他们的热血,好男儿志在四方,哪怕他们满头白发,历尽沧桑。


酒渝烈,风雨愈烈。

  

酒还有温度,他们,醉了吗?

  

不,他们醒了。

DM删除
临摹的官方图hhhhh 上色估...

临摹的官方图hhhhh

上色估计是半厚涂了,於菟的毛让人头大

临摹的官方图hhhhh

上色估计是半厚涂了,於菟的毛让人头大

顾汀南(むつき)

【墨魂】当他们醉酒

注: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可能是友情/亲情向,也可能是爱情向(看后续发展叭)


ooc我的,注意避雷


撞梗致歉


再说一遍:请勿上升历史人物,谢谢!


干啥啥不行,砸挂第一名


也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太白和贺监居然找出了你藏在斋里的烈酒,那本来是想着逢年过节时拿出来的。

难道今日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等你发现他们俩时,贺监已经醉的差不多了。


贺知章

你废了老大力气,好不容易才把贺监拖回他的房间,幸好离得不远。

你单手扶额,无奈的看着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的贺监,有些头疼。

虽然心中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放着他不...

注: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请勿上升真人(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可能是友情/亲情向,也可能是爱情向(看后续发展叭)


ooc我的,注意避雷


撞梗致歉


再说一遍:请勿上升历史人物,谢谢!


干啥啥不行,砸挂第一名




也不知今天是怎么了,太白和贺监居然找出了你藏在斋里的烈酒,那本来是想着逢年过节时拿出来的。

难道今日是什么特殊的日子吗?

等你发现他们俩时,贺监已经醉的差不多了。



贺知章

你废了老大力气,好不容易才把贺监拖回他的房间,幸好离得不远。

你单手扶额,无奈的看着四仰八叉躺在床上的贺监,有些头疼。

虽然心中再怎么生气,也不能放着他不管不是?

上前脱了贺监的鞋子,摆正身体,然后扯过被子给他盖好,顺便掖了掖被角。

“…吾可是……千杯不醉、!”贺监翻了个身,一脚搭在被子上,一手抱着被子,嘴里还嘟囔着。

你:……💢💢💢



李白

将贺监弄回房,你可没有忘记还有个太白在外面呢。匆匆忙忙跑回去,万万没想到看见了一个有很大可能不会出现在这的人。

“鲁直!?你怎么在这?!”

“兰台回来了……要一起吗?”太白看见你,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差点站不稳摔到地上。

你顾不上坐在一边的鲁直,连忙跑到太白身边扶住他,不得不说,太白不愧是太白,你差点也被他带到地上。

“兰台…看太白哥哥给…给你摘月亮……”太白摇摇晃晃的撑着你,说到。

“好好好,摘月亮。”

抬眼一瞥,恰好看见陆游带着於菟打前边路过,忙扯着嗓子喊了一声。

“务观!快来帮我!”

听见你的声音,陆游连忙带着於菟跑过来。

“太白兄这是,喝醉了?”陆游帮忙扶着太白,问了一句。

“嗯,务观,你帮忙把太白带回房,我得看看鲁直。”你点头,皱眉看了眼坐在石桌旁,身形挺拔的人,对陆游说。

“兰台就放心交给我吧。”陆游拍拍胸脯,保证到。

於菟走过来,叼住太白的衣领,往背上一甩,将太白背在背上,跑了。

你恍然还听见太白说“兰台,等我摘了月亮再来找你。”

你无奈扶额,太白你还是先好好休息,醒醒酒吧。



黄庭坚

目送两人一猫离开,你转身走到黄庭坚面前,蹲下身,抬头看着他。

“鲁直?鲁直?”你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叫到。

不得不说,鲁直酒品还不错,至少没想给你当场焚香。

“唔…兰台?”黄庭坚顺着你的手低头看见你蹲在他面前,迷迷糊糊的叫了一声。

还好,还认人。

“鲁直,我们回房间好不好?”你用哄小孩的语气说到。

“唔……好。”估计是喝多了不太清醒,黄庭坚歪着头想了想,缓缓点头。

你拉着黄庭坚站起身,拉着他的手朝他的房间走去,黄庭坚跟在你身后,乖乖巧巧的。

回到房间,黄庭坚被你按在凳子上,你转身准备去打水让他洗个脸。

黄庭坚跟着你起身,跟在你身后。

“鲁直你喝醉了,乖乖坐着,我去给你打水。”你转身对黄庭坚说。

“我酒量量如江海,众醉独醒,纵使与太白与季真对饮,也不会输了半分……嗝。”黄庭坚被你按在凳子上,抬头看着你,说到。

语气中带着些许控诉,还有些小孩子气。

“是是是,鲁直最厉害了,现在乖乖坐着好不好?”你哄着。

“……好。”似乎是觉得你的话并没有什么不妥,黄庭坚顺从的点头。

你舒了口气,转身去打水。

打了水回来,就看见黄庭坚坐在案前,在翻找着什么,衣袖上都沾染了灰尘。

“鲁直,你在找什么?”你放下手中的脸盆和顺路带过来的醒酒茶,走过去问。

“博山炉……博山炉去哪了?嗝……是不是,被东坡拿去炖肉了……?不……不是说好给我的嘛…… ​​​”听见你的声音,黄庭坚坐直身体,转身看着你,表情和语气都有些委屈。

?你什么时候把博山炉拿去给东坡炖肉了??

但是眼下并不是纠结这个的好时机,还是得先安抚眼前的人。

“没有没有,博山炉在我这呢,没有被东坡拿去炖肉。”你哄着,忽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眼珠转了转,眼中划过一丝精光。

“鲁直,你喵一声好不好,你喵一声的话,我就把博山炉拿给你焚香。”你说到,脸上分明带着一丝不怀好意的笑。

黄庭坚歪了歪头,皱了下眉,似乎是在想这个交易的可行性。

过了一会儿,大概是觉得这个交易可行,且不亏,你看见面前的黄庭坚歪着头,试探性的‘喵’了一声,“喵……”

你:(∩△∩)(心灵暴击)鲁直好可爱!

“鲁直先洗脸睡觉,明天给你博山炉好不好?你看现在天色都这么晚了。”擦了擦并不存在的鼻血,你哄着黄庭坚。

“……好。”黄庭坚缓缓点头。

哄着黄庭坚喝了醒酒茶,看着他睡下,你抱着他的衣服,看了看衣袖上的灰尘,叹了口气,还是拿到存中前辈那儿洗洗吧。



回去的路上碰见了陆游,陆游告诉你他给贺监和太白都喝了‘醒酒茶’,没什么大碍了。

“嗯,务观也早些休息吧。”你朝陆游笑了笑,说。

幸好他们没有找孟浩然喝酒。你在心中庆幸着。



后记:话说,去存中前辈那儿的路上,你好像看见太白提着酒朝着孟浩然那儿去了,但一晃眼又不见了,希望只是你眼花了吧。



————————————

干啥啥不行,砸挂第一名。

走在砸挂前线的我(叉会腰)

微博指路:墨魂贺知章,墨魂黄庭坚,墨魂陆游

阿言【垃圾转运】

今天做作业,感觉被墨魂捅了一大刀

墨魂斋里的放养群猫之翁,自称是爱饮茶好撸猫,不解自己生前为何一心上战场。

众所周知,猫叫莵莵,於莵。

於莵,有老虎的意思。最早有记载用于人名大概就是上图中左传中所提到的斗穀於莵,春秋楚国人,曾任楚国令尹,是楚国最为有名的令尹之一,带领楚国变得强大。上图,文中有提即子文将军带兵伐随。P2是斗子文统兵征战的记录,应该也不是特别全。

陆游为什么要给猫起於莵这么个名字呢。虽然一开始作为墨魂嘴上说着他更爱饮茶撸猫,但是抽到陆游的肯定都知道,他的语音里有一条【我当立于战场】

生前陆游官场失意,一开始就受秦桧排挤,纵使一腔热血也无从挥洒,或许他也想像斗子文那般,或...

今天做作业,感觉被墨魂捅了一大刀

墨魂斋里的放养群猫之翁,自称是爱饮茶好撸猫,不解自己生前为何一心上战场。

众所周知,猫叫莵莵,於莵。

於莵,有老虎的意思。最早有记载用于人名大概就是上图中左传中所提到的斗穀於莵,春秋楚国人,曾任楚国令尹,是楚国最为有名的令尹之一,带领楚国变得强大。上图,文中有提即子文将军带兵伐随。P2是斗子文统兵征战的记录,应该也不是特别全。

陆游为什么要给猫起於莵这么个名字呢。虽然一开始作为墨魂嘴上说着他更爱饮茶撸猫,但是抽到陆游的肯定都知道,他的语音里有一条【我当立于战场】

生前陆游官场失意,一开始就受秦桧排挤,纵使一腔热血也无从挥洒,或许他也想像斗子文那般,或是朝中能有个斗子文那般的忠臣,执法不避亲贵,捐家财,解国难。陆游的一生都在想着北上定中原,就像斗子文领兵征伐,带领楚国一步步走向强盛,可惜,夙愿一生未成,致死留下就连小学生都能轻易背诵出口的示儿。

为爱凝魂,成为墨魂的陆游按理应是不在有烦恼失意,就像他说的喝茶撸猫,可猫却叫於莵。名字中,是否也寄托着,生前的不甘和痛苦。




PS:哔哔个题外话,我今天才发现,陆游的爷爷居然是Jeff的学生。。。

瑾梦·岚【八月再见】

『我与狸奴不出门』

『天山挂斾或少须』


务观真是越看越好看(?)


文不对题系列_(:з」∠)_

p2有参考,是个四分之三侧脸练习_(:з」∠)_


--------------------------------------------------

掉粉我没办法但是我只得四面杵鸽(?)

『我与狸奴不出门』

『天山挂斾或少须』


务观真是越看越好看(?)


文不对题系列_(:з」∠)_

p2有参考,是个四分之三侧脸练习_(:з」∠)_


--------------------------------------------------

掉粉我没办法但是我只得四面杵鸽(?)

狄   凇

墨魂陆游和贺监超糊小表情,喜欢直接拿

墨魂陆游和贺监超糊小表情,喜欢直接拿

人间鸩毒
“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

“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

画的时候想到的是务观的这一句,感觉很有意思啊!

上次画了幼安,还差易安就可以凑齐(剧情都会是虐的)南宋组了......

“何方可化身千亿,一树梅花一放翁。”

————————————————

画的时候想到的是务观的这一句,感觉很有意思啊!

上次画了幼安,还差易安就可以凑齐(剧情都会是虐的)南宋组了......

-垂语-

三人在现代吧,其实我觉得古穿今挺好玩的

p2一点胡言乱语,其实北伐组和济南二安我都好可:-)

三人在现代吧,其实我觉得古穿今挺好玩的

p2一点胡言乱语,其实北伐组和济南二安我都好可:-)

一湫虾
“我当立于战场之上!” (嘎,...

“我当立于战场之上!”

(嘎,忘了画菟菟辽,猫小哥猫小哥,求轻挠

“我当立于战场之上!”

(嘎,忘了画菟菟辽,猫小哥猫小哥,求轻挠

戎北。

墨痕斋迷惑大赏(一)

1.於菟在打碎了陆游的茶杯时不慎被碎片划到了肉垫,一位高适偶然路过并主动表示可以帮忙出斋购买“伊丽莎白圈”,以防止菟菟舔伤口。当事魂陆游对这位热心前辈感激涕零,并告诫自己下次其他魂要揍高适时一定要努力劝架。  

第二天,辛弃疾和脖子上套着个游泳圈的於菟面面相觑。

  

2.为庆祝新兰台上任,沈存中铁公鸡拔毛,带着全斋出去下馆子。李白潇洒地把酒葫芦一丢,吩咐服务员灌满美酒。

“好的先生,一瓶茅台给您开了。” 

“…兰台,侬盯着吾腰间的金龟作甚?”

  

3.王维惊恐万分地醒来,难得失态地抓住孟浩然的手:“我梦到自己和王安石一起洗澡,我比他还想从那个澡盆出去!”

4.由李清照发起的墨痕斋电竞大赛...

1.於菟在打碎了陆游的茶杯时不慎被碎片划到了肉垫,一位高适偶然路过并主动表示可以帮忙出斋购买“伊丽莎白圈”,以防止菟菟舔伤口。当事魂陆游对这位热心前辈感激涕零,并告诫自己下次其他魂要揍高适时一定要努力劝架。  

第二天,辛弃疾和脖子上套着个游泳圈的於菟面面相觑。

  

2.为庆祝新兰台上任,沈存中铁公鸡拔毛,带着全斋出去下馆子。李白潇洒地把酒葫芦一丢,吩咐服务员灌满美酒。

“好的先生,一瓶茅台给您开了。” 

“…兰台,侬盯着吾腰间的金龟作甚?”

  

3.王维惊恐万分地醒来,难得失态地抓住孟浩然的手:“我梦到自己和王安石一起洗澡,我比他还想从那个澡盆出去!”



4.由李清照发起的墨痕斋电竞大赛拉开帷幕。

[全部]陆游:?

[全部]辛弃疾:陆兄别送。

[全部]苏辙:陆游别送。

[全部]苏洵:陆游别送。

[全部]兰台:可他是被易安姐姐虐泉啊…

  

5.某日,墨痕斋的后厨里,一位正在给萝卜雕花摆盘的墨魂听见斋中传来兰台的声音:“我的胡萝卜呢?我刚种出来的,眼看就要凑齐十根的胡萝卜呢?”

  

苏轼缓缓把胡萝卜花塞进了嘴里。

小毛驴有很多问号。






第三个梦其实是我亲身经历,我在梦里和Jeff一起泡澡,然后我要帮他搓澡,结果他一进浴缸…浮起一层油脂和皴…


姜维

墨痕斋日常

瞎写的,有些参照了官设。图你们一乐罢了。

——————————————————————

1、

昨晚韩老师和贺监神神秘秘不知道聊什么,今早双双没点卯。

又是杜甫代签。

问及原因,原来他们俩在比赛谁更能赖床。

杜甫决定下次再也不给他们俩代签。

结果下次又代签了。


2、

兰台最怕听见韩老师的“业精于勤荒于嬉”。

因为这是他要开始训人的前奏。


3、

李清照常常苦于打游戏无人能敌,能陪她打游戏的苏辙又完全不能和她匹敌。

唉,最强王者的寂寞。


4、

墨痕斋有个睡了七百年的“睡美人”叫柳永。

有一天睡美人醒了,大家十分高兴,反应...

瞎写的,有些参照了官设。图你们一乐罢了。

——————————————————————

1、

昨晚韩老师和贺监神神秘秘不知道聊什么,今早双双没点卯。

又是杜甫代签。

问及原因,原来他们俩在比赛谁更能赖床。

杜甫决定下次再也不给他们俩代签。

结果下次又代签了。

 

2、

兰台最怕听见韩老师的“业精于勤荒于嬉”。

因为这是他要开始训人的前奏。

 

3、

李清照常常苦于打游戏无人能敌,能陪她打游戏的苏辙又完全不能和她匹敌。

唉,最强王者的寂寞。

 

4、

墨痕斋有个睡了七百年的“睡美人”叫柳永。

有一天睡美人醒了,大家十分高兴,反应最激烈的竟然是李清照。

她听说柳永醒了,把游戏机一扔,一定要和柳永比比写词。

 

5、

柳永看着眼前的小姑娘李清照,十分怜香惜玉的他不想和姑娘争,因此被要求写词时装模作样地想了会,提笔随便填了首。

李清照读完,眼睛一眯,缓缓吐出两个字:

“就这?”

李清照留下一个高冷的背影。

柳永:“……”

 

6、

孟浩然常常被当做小孩,兰台送他礼物总喜欢送玩具。

后来才知道他怕蚊子,开始送花露水。

 

7、

辛弃疾和陆游相见恨晚,都觉得对方是自己知己。

陆游:“老辛,你的红发非常吸引人。”

辛弃疾:“你的蓝发也不错。”

兰台:“自古红蓝出cp。”

辛弃疾、陆游内心:cp是什么?

陆游:“我这是紫发。”

兰台:“基佬紫。”

陆游:?

博山炉:换个兰台吧,这个兰台已经腐得没救了。

 

8、

陆游经常偷偷观察黄庭坚,让黄庭坚一度以为他对自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企图。

后来苏辙告诉他,陆游找不到菟菟,以为自己是它变的。

黄庭坚把陆游痛揍了一顿,并且把菟菟拎过来让他看清楚自己不是猫变的。

墨痕斋众人内心:猫小哥好大的力气。

 

10、

苏辙是个兄控,杜甫是个李白控。

两人非常合拍。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