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壁花cp

173浏览    8参与
柚子金饼子

飘零久 (连城璧×花无谢)

无恶不作杀人如麻令武林白道所不齿的大魔头连城璧终于死了。

死在连家堡不远处的崖边,武林所有正义之士的围剿之下,整个武林除去心腹大患,从此江湖太平。


(一)连城璧醒来的时候头还是钻心的疼,他想伸手去触,才发现手上腿上的筋骨处皆是伤痕累累,缠着层层的白色纱布,只是纱布上还歪歪扭扭地缠着几朵刚摘下来的梅花,粉粉嫩嫩的,却不知是谁的手笔。


连城璧皱着眉扫视这周身一遍,却根本记不起身处何处,缘何到此。


突然间门被推开了,连城璧立马戒备的看向门口,进来的却是个俏生生的小公子,春寒料峭,他还穿着一件带着毛茸茸大领子的长披风,个子不算太高,整个人生的唇红齿白,眉目生辉,看到连城璧的一瞬...

无恶不作杀人如麻令武林白道所不齿的大魔头连城璧终于死了。

死在连家堡不远处的崖边,武林所有正义之士的围剿之下,整个武林除去心腹大患,从此江湖太平。


(一)连城璧醒来的时候头还是钻心的疼,他想伸手去触,才发现手上腿上的筋骨处皆是伤痕累累,缠着层层的白色纱布,只是纱布上还歪歪扭扭地缠着几朵刚摘下来的梅花,粉粉嫩嫩的,却不知是谁的手笔。


连城璧皱着眉扫视这周身一遍,却根本记不起身处何处,缘何到此。


突然间门被推开了,连城璧立马戒备的看向门口,进来的却是个俏生生的小公子,春寒料峭,他还穿着一件带着毛茸茸大领子的长披风,个子不算太高,整个人生的唇红齿白,眉目生辉,看到连城璧的一瞬间笑容更加明媚,与手上那只新折的红梅很是呼应。


“你醒了?”说着一边将梅花插进瓶中,“是我在崖边救了你,那时你身上横七竖八的全是伤,睡了这几多天才醒过来,可吓死我了,你可觉得身上好些了吗?”


连城璧努力回想却一无所获,一时不辨他话里真假便道,“好些了,多谢少侠搭救”


那小公子却不在意的一摆手,“不必多礼啦,对了,我叫花无谢,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名……字……

连城璧茫然着目光愣了一会儿,却只感觉脑中一片空白,不止名字,连带着曾经发生过的事,只言片语,一个碎片都想不起来了。


连城璧失忆了。


//好久没写了,突然想写😂


柚子金饼子
连城璧×花无谢(四...

连城璧×花无谢(四)

壁花的后续,到(四)啦~

连城璧×花无谢(四)

壁花的后续,到(四)啦~

柚子金饼子

刚玩这个不太懂,刚刚因为太黄暴被屏蔽了,这个是刚刚上一篇黑璧的后续,有一点车慎入,本来是个he的😂

刚玩这个不太懂,刚刚因为太黄暴被屏蔽了,这个是刚刚上一篇黑璧的后续,有一点车慎入,本来是个he的😂

柚子金饼子

执念(连城璧×花无谢)(一)

黑化后的璧璧X花无谢

窗外的天依旧是阴沉沉的,密布的乌云沉得仿佛下一刻就要铺面压来,看了无端叫人觉得压抑的透不过气来。
一身玄衣的人立在窗边,双目阴沉的望着窗外,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冷笑。
连城璧听完了手下人的话,左手习惯性的摩挲了一下眉毛,阴沉的开口:“我早已料到今日情势,什么所谓的武林正义,都是一群贪婪之人的幌子而已,想要围剿我,呵,不自量力。”又挥了下手,“你退下吧。”
那刚才禀报的人刚走,门又响了一声,一个人轻轻踏了进来。
连城璧回头看他,见是他,眼神先是一亮,又瞬间变得阴,语气不耐的开口,:“不是叫你走了吗?”
花无谢听了这话心里难过的紧,还没开口眼眶已经微微红了一...

黑化后的璧璧X花无谢

窗外的天依旧是阴沉沉的,密布的乌云沉得仿佛下一刻就要铺面压来,看了无端叫人觉得压抑的透不过气来。
一身玄衣的人立在窗边,双目阴沉的望着窗外,不知想到了什么,嘴角勾起一抹轻蔑的冷笑。
连城璧听完了手下人的话,左手习惯性的摩挲了一下眉毛,阴沉的开口:“我早已料到今日情势,什么所谓的武林正义,都是一群贪婪之人的幌子而已,想要围剿我,呵,不自量力。”又挥了下手,“你退下吧。”
那刚才禀报的人刚走,门又响了一声,一个人轻轻踏了进来。
连城璧回头看他,见是他,眼神先是一亮,又瞬间变得阴,语气不耐的开口,:“不是叫你走了吗?”
花无谢听了这话心里难过的紧,还没开口眼眶已经微微红了一圈,“我不想走……”才说了一句话,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又自己努力的吸了吸鼻子,“我想和你在一块儿……”花无谢不明白,他知道连城璧看上去又凶又吓人,一开始自己厚着脸皮蹭进山庄,他就是那副样子,可是,可是这么多天下来,他明明已经不再那么凶了啊,他还会教他练剑,甚至他上次抓萤火虫给他看的时候,他还第一次笑了,为什么这几天又突然变成这样了呢……
“我说了我不喜欢你。”
花无谢心里像被人揪了一把,眼泪一下子就掉下来了,明明,明明就有喜欢我,明明就有……
连城璧听见他的哭声,一把攥紧了自己的拳头,像害怕被人察觉一样轻轻长出了一口气转过身去不再看他,“哭够了就出去,我会派人把你安全送到花府。”
花无谢的眼泪一下子止住了,他愣了片刻,小小抽泣了一声才把要说的话说出口:“外面下雨了,你能……能不能……送我出去啊,就送一小段……一小段,到下山的路口那里……”
连城璧撑着伞,伞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下了雨的路不好走,泥巴沾湿了花无谢白色的衣服下摆,他鼻头红红的,小幅度的低着头,看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外面风雨很大,走在你身边却很安心。
我听说过江湖上传闻的连城璧,世人都说连城璧阴险狡诈,卑鄙歹毒,为达目的不择手段,十恶不赦,是下阿鼻地狱都由嫌不够的人,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从你偶然救下我的那个时候起,我就满心欢喜的爱上了你。
世人看你谦谦君子,便假意称兄道弟,虚与委蛇,拿这所谓的江湖正道凌辱践踏;待你卸下伪装,又大喊大逆不道,唾弃你恶贯满盈,千刀万剐不足抵罪;我知你忍下过仇恨,曾揽下所有罪责,曾手捧过一颗真心,却被摔碎地七零八落,你没有负过一个人,却被人相负。 我只是个世家娇生惯养的少爷,我不懂江湖武林的事,可是我想逗你笑,哪怕就算是缠着你陪我放风筝,一起到后山去捉萤火虫,死皮赖脸地求你教我剑法……可是以后,没有机会了吧……

“城璧哥哥,就送到这里吧”花无谢轻轻那袖子摸了一把眼睛,仰起脸来冲着连城璧挤出个大大的笑来,他笑得眉眼都灿烂起来,未干的眼泪挂在睫毛上,像细碎的水晶,“我不想你看着我走,我们一起,一起转过去,我往下山的方向走,你往回去的路走,好不好?”
连城璧看着他的脸,过了一会儿,把手里的伞塞到花无谢手里,才沉沉的道:“好。”

雨好像越来越大了。
连城璧一步一步地顺着来时的路走着,雨滴落在他脸上,落在眼睛里,又落在靴子踩出来的脚印里。他依然是没有什么表情,眉头像平常一样皱着。
已经走了五十步了,他应该也已经走远了吧。
那身衣服太白,怕是早就染的一身泥泞,不像他这一身黑衣黑靴,本就适合走在这肮脏泥泞之地。
我一身黑血,天下坏事做尽,手上沾了无数人的鲜血,是阎罗殿都不收的恶人,你本就不该留在我身边,你又天生喜净,着白衣白靴最是好看,离了这肮脏的无垢山庄,最好不过。
最好不过。

柚子金饼子

连城璧×花无谢(三,接上篇)

壁花
(三)
    午后慵懒的阳光从客栈镂花的窗棂中柔柔的打进来,花无谢在床上抱着被子蹭了半天,才悠悠地醒过来。花二少爷从被子里钻出来,揉了揉眼睛坐起来,看了看日头,便知已经是辰时了,便起来束发穿衣,准备一会儿去看隔壁的林子卿练剑,顺便再蹭几个招式,花二少爷心中计算的可仔细,再吃过晚饭,还要和林兄一起去看扬州城的烟花大会呢。
   这几日,花无谢和连城璧一路边走边玩,已从渝州城到了扬州,看过了好看的,也吃过了好吃的,赶到今日晚上正巧是扬州城一年一度的烟花大会,可是在别处难得一见的美景。
    到了晚上,渝...

壁花
(三)
    午后慵懒的阳光从客栈镂花的窗棂中柔柔的打进来,花无谢在床上抱着被子蹭了半天,才悠悠地醒过来。花二少爷从被子里钻出来,揉了揉眼睛坐起来,看了看日头,便知已经是辰时了,便起来束发穿衣,准备一会儿去看隔壁的林子卿练剑,顺便再蹭几个招式,花二少爷心中计算的可仔细,再吃过晚饭,还要和林兄一起去看扬州城的烟花大会呢。
   这几日,花无谢和连城璧一路边走边玩,已从渝州城到了扬州,看过了好看的,也吃过了好吃的,赶到今日晚上正巧是扬州城一年一度的烟花大会,可是在别处难得一见的美景。
    到了晚上,渝州城中心的湖边早就围了不少人,还有卖各色吃的玩的,各家公子小姐也都出来凑趣,一时间路上熙熙攘攘。花无谢这几日相处下来也觉得自己和这位“漂亮”哥哥稔熟了不少,一路上在连城璧耳边叽叽喳喳,连城璧根本无心听他讲了什么,只是看着他的笑脸映着这湖光月色,那两只梨涡像盛着酒,沉默寡言面不改色的脸色下面,其实心早就跳的难以自制了。
    湖边卖花灯的小贩看了路过的这两位热情的吆喝:“二位公子放盏花灯吧,祈平安求姻缘最好不过了!”花无谢听了拽着连城璧的手,“我们也放一个吧!放一个吧!”
    花无谢写好了自己的花灯,求了老祖宗爹娘身体康健,还有不要因为自己逃婚的事情伤心难过,放了花灯在河里,看它慢慢飘远,又凑上去看连城璧写了什么,只是自己写字太多耗了太长时间,看的时候连城璧的灯也早就飘远了,“你写了什么啊?”花无谢还是很好奇,连城璧看着那盏稳稳飘远的灯,认真的说:“希望他一直无忧无虑,平安喜乐。”花无谢听了就悄悄地撅了嘴切,什么嘛,又是那个人,人家都不喜欢他,还在这求个什么劲啊,不知道为什么花无谢想到这心里就有些堵堵的难受,早知道花灯上就再写一条了:希望旁边这个人早日忘了那个负心人!

柚子金饼子

连城璧×花无谢(昨天的后续,还是瞎写的)

     花老爷这边胡子气得都要翘起来:“你说谁不见了?!”来通报的小丫头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道:“莺儿姐姐说二少爷让她去做桂花糕,再回房二少爷就不见了,还留了字条说,说要出去放松玩几天,让老祖宗和老爷夫人不必挂心……”“这个混账!马上就要成亲的人了!去给我……”花老爷的话还未说完,连城璧就站起来打断了他:“岳父大人,是城璧安排的欠妥当,婚期定的确实有些急,无谢也许是还没准备好,”连城璧稍稍按捺下之前担忧的心情,又接着说:“不如就先让无谢多放松几天,城璧一会儿便去找他,岳父大人放心,城璧会一路上保护他照顾好他的。”
    ...

     花老爷这边胡子气得都要翘起来:“你说谁不见了?!”来通报的小丫头跪在地上哆哆嗦嗦的道:“莺儿姐姐说二少爷让她去做桂花糕,再回房二少爷就不见了,还留了字条说,说要出去放松玩几天,让老祖宗和老爷夫人不必挂心……”“这个混账!马上就要成亲的人了!去给我……”花老爷的话还未说完,连城璧就站起来打断了他:“岳父大人,是城璧安排的欠妥当,婚期定的确实有些急,无谢也许是还没准备好,”连城璧稍稍按捺下之前担忧的心情,又接着说:“不如就先让无谢多放松几天,城璧一会儿便去找他,岳父大人放心,城璧会一路上保护他照顾好他的。”
     花老爷听了这话,暗舒一口气,“好孩子,就有劳你了”,“那城璧告辞了”说罢连城璧又向花老爷行了礼,径直走出花府,策马而去。

     花无谢觉得自己真的是长的英俊连老天爷都帮着他,他想这话的时候,连城璧刚付了两个人客栈晚饭的饭钱,坐下来和他一起等着上菜,花无谢看着连城璧越看越觉得他是自己的贵人,还是专门来帮他逃婚的那种,原来那日连城璧不出半日便追上了没带够银子没钱打马车的花无谢,又装着不认识与他萍水相逢的样子,两人相谈甚欢, 就一路上相伴起来,不过连城璧隐去了自己的真名,起了个假名字叫林子卿。
     不多时,酒菜就上来了,连城璧一边给两人斟酒一边假装不经意的问:“还没问花兄是为何一人独行在外?可是有什么难事?”花无谢听到这话吃菜的手都顿了顿,抬起头来:“唉,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爹逼我成亲,你看,我”一边说还一边往嘴里送菜,鼓起两腮像个小仓鼠似的,“你也能看出来,我是个英俊潇洒的天乾,”连城璧看着他漂亮的不像话的脸特别想笑,“嗯,是”,“可是我爹非要我娶一个又黑又胖满脸麻子的丑八怪为妻,你是不知道,她特别愁嫁,都快要到我家里来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求我娶她了,逼的我爹把婚期定的特别近,我没办法才溜出来的。”花无谢已经彻底沉浸在自己对于连城璧的臆想当中了,根本没注意到对面人的脸越来越黑的趋势,不过连城璧很快消化了自己是个又黑又胖满脸麻子的丑姑娘的设定,轻轻啜了一口酒问道:“那花兄,可是已有中意的人了吗?”“当然!”花无谢头也没抬的就答道,连城璧的身形一顿,过了一会儿才轻声问:“花兄喜欢的人,必在花兄心中有着过人之处吧”这话说的似是询问,又似是叹息,花无谢抬起头,很是想了一会儿:“嗯……特别之处……你说哪个啊?”???哪个?难不成还有很多个?连城璧略想了想,便知不是自己想的那样,没忍住便轻声笑了出来。连城璧平时看着冷冰冰的,就算是笑也是礼貌疏离的笑,可这一笑,却是发自内心,花无谢看着他弯了嘴角,两只眼睛里似盛着星光,一时之间竟有些看呆了,真是个漂亮哥哥啊……
     遇到漂亮的人花无谢的嘴就多了起来“那你呢,林兄可娶亲了?”花无谢又夹了个丸子塞进嘴里,嘴鼓鼓地瞪着明亮的大眼睛抬头问他,连城璧听了这话,眼睛直直的望了他一会儿,手指轻轻摩挲着酒杯的边沿,良久移了目光,“我爱了一个人十年,可是他,不爱我。”花无谢听了不由叹息,这么好看的人竟然有人不要,真是不知怜香惜玉,“林兄不必烦忧,这世上好看的人千千万,你又生的这么漂亮,总会有更好的人的。”连城璧笑了笑,仰头饮了剩下的酒。
     我知道这世上有弱水三千,人间好颜色数不胜数,可是我心口这里,只有一个人的名字。

柚子金饼子

悄咪咪(划掉)超大声的叨逼叨

8月中旬才开始玩这个,本来只是自己苟一苟朱老师的水仙文,但是!!!没有想到自己平时瞎bb出来的文会有小可爱看,我真的特别开心!认识你们特别好!
我还被喜欢的太太们回关了(想哭!) 这是高郗大宝贝@今天也要爱肖战啊  还有亲爱的鸡柳(不,白太太)@隔岸观柳2L
超级开心!!!
朱一龙48水仙有啥想看的,各位兄dei说一声,我努力试着写一写!一起嗑!
谢谢大噶!
给朱老师打电话~

8月中旬才开始玩这个,本来只是自己苟一苟朱老师的水仙文,但是!!!没有想到自己平时瞎bb出来的文会有小可爱看,我真的特别开心!认识你们特别好!
我还被喜欢的太太们回关了(想哭!) 这是高郗大宝贝@今天也要爱肖战啊  还有亲爱的鸡柳(不,白太太)@隔岸观柳2L
超级开心!!!
朱一龙48水仙有啥想看的,各位兄dei说一声,我努力试着写一写!一起嗑!
谢谢大噶!
给朱老师打电话~

柚子金饼子

连城璧×花无谢(瞎写的)

    连城璧在花府前厅和花老爷喝茶的时候,花无谢正百无聊赖地卧在贵妃榻上,手里拿着话本,翻着看了几页,终究是觉着无趣,便撇在一边,丫鬟莺儿瞧了瞧这二少爷的脸色,轻笑着开口:“少爷,今儿连公子来了,正在前厅坐着和老爷说话呢”,花无谢抬头看了她一眼,皱了一张小脸道:“来便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整个渝州城谁不知道花家和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无垢山庄乃是世交,两家的夫人还未生产时就结下的娃娃亲,只待若有儿女分化了一个天乾,一个地坤便结为亲家,花家的大公子是个天乾,已娶了亲,这二公子正是花无谢,去年生辰一过刚分化了地坤,与那无垢...

    连城璧在花府前厅和花老爷喝茶的时候,花无谢正百无聊赖地卧在贵妃榻上,手里拿着话本,翻着看了几页,终究是觉着无趣,便撇在一边,丫鬟莺儿瞧了瞧这二少爷的脸色,轻笑着开口:“少爷,今儿连公子来了,正在前厅坐着和老爷说话呢”,花无谢抬头看了她一眼,皱了一张小脸道:“来便来,跟我有什么关系。”
    有什么关系?整个渝州城谁不知道花家和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无垢山庄乃是世交,两家的夫人还未生产时就结下的娃娃亲,只待若有儿女分化了一个天乾,一个地坤便结为亲家,花家的大公子是个天乾,已娶了亲,这二公子正是花无谢,去年生辰一过刚分化了地坤,与那无垢山庄分化了天乾的少庄主年龄相当,昨天连少庄主的车马才刚到了渝州城,正是来向花府正式下礼的。
    一提起来件事花无谢就气不打一处来,什么连城璧,连城绿的,长的是个圆是个扁都不知道呢,爹娘就火急火燎的把他往外塞,这几日更是出门都困难,万一是个又黑又丑满脸麻子的丑八怪呢?花无谢从生下来就喜欢漂亮哥哥漂亮姐姐,让他嫁给一个丑人不如死了算了,再说,就算那连什么璧长的说的还说的过去,他花无谢今年才刚17一枝花,那么多漂亮姐姐都还没看够,才不愿意成天对着一个硬邦邦的男人呢。
    还没嫌弃完,莺儿又道:“听夫人身边的宁姐姐说,老爷把婚期都订好了,计划着这个月十五之前就把少爷嫁出去呢”!!!等会儿!!!这个月十五之前,不就是还有十天不到?完了完了,这再不做打算可就真来不及了,花无谢想了想冲莺儿道:“那个,莺儿姐姐,我这看了半日书,有些饿了,想吃姐姐做的桂花糕了”说完还抿着唇冲着莺儿笑,莺儿看他这个样子萌的心口疼,忙应了出去了。这厢花无谢等莺儿一走,立马关好了房门,撅在床上开始飞速收拾自己的小包袱,匆匆忙忙的收拾了细软,背起来就找了个偏僻少人的小路一路飞奔到了东南角的小门。
    这边吃过了茶,成婚的事宜也说的差不多了,连城璧便起身告辞,“那城璧今日就先告辞……”,这话还没说完,就有个小丫头慌慌张张的跑进来:“老爷,不好了!二少爷不见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