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士黑弓

303浏览    9参与
红A中毒

【士黑弓/咕哒飞】Fate/Recurring night(3.5)

  “虽然还没搞清楚状况,但灵子转移的坐标至少不是在半空中啦!”

  藤丸轻快的说。

  应该不是错觉,尽管态度如此轻快,但他所说的话语中好像有点了不得的内容。

  ……嗯。

  为了让对话能够顺利进行下去,士郎决定暂时忽略掉其中的违和感。

  “那真是太好了,总之,这边的帮手也应该抵达了目的地——嗯,只不过——”

  这位美丽的女性迟疑了,这让她灿烂又温柔的微笑像是凝固了的油画一样,大概过了几秒钟,这幅美丽的油画才重新化为了电影。

  “——还是先对这里大致的基本情况做一下说明吧,既然可以确定目的地是‘冬木市’的话,协会的确就有相关记录。”

  不知道为什么……士郎总觉得这就像是姑且再逃避一小会的态度。

  ...

  “虽然还没搞清楚状况,但灵子转移的坐标至少不是在半空中啦!”

  藤丸轻快的说。

  应该不是错觉,尽管态度如此轻快,但他所说的话语中好像有点了不得的内容。

  ……嗯。

  为了让对话能够顺利进行下去,士郎决定暂时忽略掉其中的违和感。

  “那真是太好了,总之,这边的帮手也应该抵达了目的地——嗯,只不过——”

  这位美丽的女性迟疑了,这让她灿烂又温柔的微笑像是凝固了的油画一样,大概过了几秒钟,这幅美丽的油画才重新化为了电影。

  “——还是先对这里大致的基本情况做一下说明吧,既然可以确定目的地是‘冬木市’的话,协会的确就有相关记录。”

  不知道为什么……士郎总觉得这就像是姑且再逃避一小会的态度。

  但因为没有立场指出这一点,少年只好安静的等在一边——就目前的状况而言,如果能够得到“圣杯战争”更确切的情报,又或是“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样反而更好吧。

  “我刚才说过,这里是‘更原始’的情况吧?”

  这发言让刚才已经听到了的在场几位都不由自主的点头赞同。

  “嗯,这里的‘更原始’其实指的是争夺圣杯的形式更为简洁,毕竟有的地方出现过更为复杂的圣杯争夺机制,然而在‘冬木市’里,只表现为七位职阶进行厮杀,唯剩下最后一名得到圣杯这样的简单的模式在运行。”

  这和远坂所说没有出入——不过当然了,远坂那家伙没有理由说谎,因为怎么也知道她其实是个好人啊。

  “咦?”

  然而,那边的藤丸却像是很惊奇的样子。

  “只有七个职阶吗?”

  “Saber、Archer、Lancer、Rider、Caster、Berserker、assassin,当从者被打倒五名之后,圣杯就会开始显现出来,毕竟已经接近盛满的状态了吧。”

  “嗯……”

  藤丸摸着下巴思考了一阵子。

  “但是在迦勒底,的确存在Ruler这样的特殊职阶吧?”

  “那是因为迦勒底比较特殊的缘故,但既然是正统的圣杯战争,就得按当地的圣杯战争的规矩来吧?大概情况就是这样啦~如果想要知道更多,就最好进行一下情报交换喔,如果我们这里不知道你们那边现在是什么情况的话,也很难进行分析,毕竟在历史上,冬木可是举行过——勉强算是六次圣杯战争吧,能够定位到目前是哪一次,可以说对我们有一定的优势喔?”

  “噢!”

  就像是在脑袋上方瞬间点亮了一个灯泡,藤丸左手掌摊开,右手往掌心一捶。

  “了解,这么一来,可以直接问当事人吧?”

  这么说着,士郎立刻感受到了这位自称迦勒底来的御主投过来的——有点咄咄逼人似的目光——

  等一下,尽管说了一大堆完全让人听不懂的话,但是还是有一点明白了,冬木市举办了六次圣杯战争,但“历史上”这样的字眼是怎么回事?虽然说每个词凑在一起的句子完全听不懂,但可不代表就词来说完全不认识了吧!

  “那个……藤丸,你们刚才说‘冬木’在历史上举行了六次圣杯战争……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就感觉到了自己在问并不该问的事,从心底里、脊背上,生出了一种恶寒,指尖好像也随之发冷,无法抑制的轻微颤抖起来。

  然而这个问题回答的并不是藤丸,而是那位看起来有种微妙眼熟的美丽女性。

  “哎呀哎呀,糟糕了。”

  她笑了起来,用着意图蒙混过关式的那种笑容。

  “真是太失策了啊,稍微用词不当就可能招致可怕后果——不过话说回来,你也真是太敏锐了啊,冬木年轻的御主君,太过于擅长猛抓字眼追根究底的话,说不定会让女孩子讨厌的喔。”

  ……嗯。

  虽然并不想让女孩子讨厌——

  但是就这样想蒙混过关也太敷衍了吧!

  “这和会被女孩子讨厌也……没什么关系吧?”

  像这样,面无表情、斩钉截铁、没有任何商量余地的把话反弹回去,然而那位美丽的女性只是矜持而优雅的呵呵笑着,完全没有半点被拆穿的窘迫。

  “等一下,女孩子指的是达芬奇亲吗?”

  藤丸在这时候完全不会看空气的举起了一只手。

  “呵呵,我也没有这么说呢。”

  啊……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士郎觉得自己好像看到了那位被称作“达芬奇”的女性的额角冒起了青筋——尽管如此,也依然保持着优雅得体的微笑——还真的是有点可怕——诶……等一下?

  达·芬奇?

  咦——?

  是同名吗……?

  达·芬奇……?总不可能是历史上的那个吧……?开什么玩笑——?

  “…………”

  说起来,从刚才开始就听到了,那家伙冷冷的轻笑声,就好像知道别人不会听到那样有恃无恐。

  “喂,我说,你也别一直在笑吧!”

  压低音量试图警告他——其实那家伙也没一直在笑,但现在忽然打断人的思路下,就会不可避免的有点火大——当然,就算警告他也不可能有任何威慑力,毕竟对方是那个嘴巴上说着“姑且算是把你当做雇主”但其实完全不会嘴巴留情嘲讽别人的Archer,但有点出乎意料——不,简直可以说是令人大吃一惊。

  Archer“哼”了一声。

  “你一定在想,也许只是同名——那样的事吧?”

  不知道为什么,这家伙低沉的声音这时候就像丝绒滑落那般,明明是又在嘲弄别人的语气,但微妙的高傲与优雅——在想什么呢!觉得某个男人的声音性感也太糟糕了吧!

  就因为这样,简直要条件反射般的跳起来加倍反驳他了,但却因为他接下去的话,而只能维持脸色难看的震惊表情——就那么瞪着那个被称为“达芬奇”的女性。

  “并不是喔,那的确就是那位‘达·芬奇’,……就那样的姿态来看应该是个从者吧,但为何历史上的天才艺术家会是女性,也可以猜到——”

  “是什么?别拐弯抹角的吧?”

  “哎呀哎呀,真是性急呢……有时候沉不住气可是会引发灾难的喔,Master……?”这家伙哎呀哎呀的说着,“不过,就这样告诉你答案也无所谓——你应该也观察到了吧,那个外表,是不是像在哪里见过类似的美丽范本?”

  没错——的确是注意到了,就像是在哪里见过一样,不断得让人产生一种熟悉感——

  咦……?

  咦咦咦——?

  难道是?

  “蒙、蒙娜丽莎————!?”

  啊——糟糕了,因为过于震惊而立刻跳了起来,连带着声音也非常大,哪怕现在想要捂住嘴巴也阻止不了,这下可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哎呀,看得出来吗?”

  达芬奇微笑着,因为笑容实在爽朗,实在无法弄懂他是否在生气——但就算如此,这个笑容也微妙的让人感到恶寒。

  “不过,你的从者应该就在旁边吧?”

  “咦?卫宫……君的Servant一直在旁边吗?”

  持盾的少女眨了眨眼睛,她看起来好像才注意到了似的,把目光堪堪投在士郎身上。

  好像是本来想说敬语的样子,但是话才说到了一半,大概是考虑到了她认识的卫宫有好几个的关系,而改变了称谓,就因为这个,这位少女表现的好像有点不好意思而微微脸红了起来。

  “啊,对了,刚才就注意到了,卫宫你好像有时候会自言自语,其实就是在和自己的servant说话吧?”

  助攻的是完全没有牌理的藤丸。

  老实说,这家伙的脑筋的确让人有点搞不懂其回路是怎么运作的——哪怕只相处不到半个小时就意识到这一点,根本不是因为观察敏锐,而是他真的很轻易的传递出这种氛围吧,啊呀,大概也是个会让人感到头痛的家伙。

  “……那家伙的确应该在旁边没错。”

  既然如此,就大方的承认,毕竟怎么看藤丸他们也不像是敌人——要说散发出的敌意,反而是Archer那家伙更像吧——所以说为什么会是这家伙啊?

  “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尽情嘲笑我,好像相性超级差的样子,也无法明白为什么会召唤出这样的家伙来。”

  “这样啊……”藤丸一副若有所思的表情,接着摆出了一张“你的苦衷我都知道”的脸——所以说你这家伙到底知道了什么啊,“没关系啦,不过,他不解除灵体化是有什么原因吗?”

  “……嗯,单方面的不想现身而已吧,虽说是个男人,但那家伙比外表看上去要任性好几倍,尽管嘴巴上说着不能任性,但实际上结果让人不敢置信。”

  不过就算这么当面说他,Archer也沉默着好像没有暴跳着要反驳的意思。

  总而言之是个令人捉摸不透的家伙,完全不知道他究竟在想什么。

  就像是对大部分的事无所谓,但又在某些层面上很别扭的样子。

  明明相处不久,但很奇妙的——士郎就是能够这么认为。

  “啊,不过说到从者,迦勒底的支援应该也已经到了吧?”

  少女目光闪闪发亮的看向了达芬奇,那副希冀的样子无论怎么也没法让人拒绝。

  “……嗯……当、嗯哈、当然啦!”

  不知道为什么。

  士郎总觉得这回答可不自然。

  “虽然说好像出了一点小小的问题,不过也总算没有出太大的岔子吧…………”

  这迟疑的停顿也长的太可疑了吧!!


红A中毒

【士黑弓/咕哒飞】Fate/Recurring night(3)

  “这景象无论怎么看都令人感觉不快。”

  远坂凛正在前往远坂宅的路上,无法灵体化的英灵正跟在她的身边,按原本来讲,像这样穿着银光闪闪的盔甲的女孩子,本应该会受到路人的瞩目吧?但因为现在道路上不止是一个人也没有,就连平时偶然能够撞见的野猫也见不着一只,而变得无所谓了。

  不能够灵体化的不方便之处也变得少了一点。

  ——Saber就是最棒的。

  虽然不论外在条件如何,黑发的少女都会如此宣称。

  “实在不能放任自己去思考那种‘其他的人类都到哪里去了’这种问题。”

  一边喃喃自语着,却又对偶然碰到的少年闲操心起来。

  “幸好卫宫同学没有留意到,他可真是个让人有点意想不到的人——虽然只是接触不久,但总...

  “这景象无论怎么看都令人感觉不快。”

  远坂凛正在前往远坂宅的路上,无法灵体化的英灵正跟在她的身边,按原本来讲,像这样穿着银光闪闪的盔甲的女孩子,本应该会受到路人的瞩目吧?但因为现在道路上不止是一个人也没有,就连平时偶然能够撞见的野猫也见不着一只,而变得无所谓了。

  不能够灵体化的不方便之处也变得少了一点。

  ——Saber就是最棒的。

  虽然不论外在条件如何,黑发的少女都会如此宣称。

  “实在不能放任自己去思考那种‘其他的人类都到哪里去了’这种问题。”

  一边喃喃自语着,却又对偶然碰到的少年闲操心起来。

  “幸好卫宫同学没有留意到,他可真是个让人有点意想不到的人——虽然只是接触不久,但总觉得他哪里有点不太对劲。”

  大概是身为魔术师的敏锐直觉,少女如此判断。

  “大概就算查看家里也什么都不会有吧。”

  “凛早就知道了吧。”

  一直沉默的金发剑士忽然说,她秀丽的脸微侧过来凝视着凛。

  “但如果不去看清楚,就不会安心。”

  “啊,是的,没错。我有需要确认才会安心的事——实际上,我对现在的情况的确有自己的猜想,如果家里还完好的话,说不定能找到能够确认日期的东西,但实际上,既然这里存在圣杯,那么我怀疑这里必然是圣杯战争发生范围的时间内,但是什么导致了这样的结果,我还没有那个概念。”

  凛斩钉截铁的说道,就建筑的情况来说,第四次或者这一次的圣杯战争的可能性很高。

  ——忽然地,走在她身边的剑士的脚停顿住了。

  Saber架起了看不见的剑,摆出了警戒的架势。

  “凛,小心,有什么东西在靠近。”

  她沉静地对自己的御主发出了警告。

  凛停住脚步,周围一时之间彻底寂静下来。

  这也让她一下子就察觉到了,有什么麻烦的东西正在接近,发出一种“咯啦啦”似得摩擦碰撞声,就像是骨骼僵硬转动时发出的。

  “——诶……什么——?”

  从道路尽头那里,拐角的尽头,在黑红色的天空下,没有肌肉与皮肤覆盖的洁白骨骼暴露在空气下,提着简陋的刀具的骨架子,正用空洞的眼窝注视着凛,接着就像是看到了肉食的饥饿人群那样朝着这里冲过来。

  ********

  从所在地赶往目的地实际上并没有花很多时间。

  当然,这也许得多亏了Archer堪比卫星定位的导航的关系,这家伙至少表现出了在这方面还算靠得住。

  这家伙一旦做了决定就会干脆执行到底这一点,还算不是那么糟糕吧。

  因此,总算见到了除远坂之外的不认识的其他人类。

  从很远就看到了,那个疑似Master的家伙,看起来是个少年,因为正和一个拿着巨大圆形盾牌的女孩子说话而完全没注意到远处的拐角那里还有另一个同类正在接近。

  “你不会就这么打算上去打招呼吧,Master。”

  Archer在旁边说,听起来那种嘲笑的意味浓郁到就算想要单方面忽略掉也没有办法。

  “没错,既然特地到了这里,就要去打个招呼吧?”

  “哎呀哎呀——老实到这等地步,果然还是卫宫士郎没有错。”Archer用着那种不出所料的语气说道——老实说,因为过于自然而然,那种傻瓜都听得出来的嘲讽感觉反而变淡了。

  “喂——所以,你的建议是什么,也该老实点说出来吧?”

  士郎决定像这样尝试心平气和的沟通,让这家伙好歹说上一句人话吧,尽管过程不算容易,但这家伙某种程度上的直言不讳还是让沟通显得不必过于拐弯抹角——如果一边听这家伙的讥讽一边还要听他啰嗦的话,一定会变得很难忍耐下去。

  “看来你还是完全没有理解圣杯战争意味着什么——”

  现在因为这家伙正灵体化着,所以只能听到他的声音就在旁边,像凭空出现的幽灵那样飘浮。

  “贸然上去和别的Master打招呼,相当于挑衅的直接当面宣战吧?哼呣,我并不打算为这点小事应战,所以如果发生被误会成挑衅而起的战斗的话,就只能请Master自己应对了呢。”

  这家伙的语气透着十足十的幸灾乐祸。

  哈?!

  听他的意思,就是直白的说明“绝对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帮忙”。

  “我可没有求你帮忙的意思,而且,也不一定会真的打起来吧。”

  “保持这样的盲目乐观正是你的优点呢,Master。现在努力找一下报纸那类东西当做球棒来应用也是一种防卫手段。”

  “你这家伙有哪次说话不嘲讽我一下就会死掉对吧?”

  多亏了街上一个人也没有,就算现在看起来像是诡异的在自言自语,自顾自的对空气生气也不会被人当做怪人围观,但实际上这样的情况却并不让士郎感到高兴。

  就在这个时候,士郎发现对方已经和那个持盾的少女结束了交谈,并且已经注意到了这里。

  似乎是停顿了一小会儿。

  那个少年抬起手臂朝着士郎使劲的挥舞起来。

  ***********

  “我是卫宫士郎……呃,大概算是个Master吧。”

  像这样做了自我介绍,从刚才,士郎知道了这位少年叫做藤丸立香,据说是从“迦勒底”来的御主——这种介绍对于士郎这样的半吊子来说,除了名字以外没有任何意义,毕竟他对所谓的“迦勒底”毫无概念。

  “咦?!”

  少女——她拿着一个巨大的盾牌,看起来像是冷冷的灰蓝色,那种金属看起来不像是普通的东西,应该是她用以战斗的武器。

  很难想象,那样纤细的手臂能够运用起这种巨大沉重的盾牌战斗,但她却相当自如持盾站立着。

  “她是从者。”Archer忽然说,“但是——”

  喂,说话别说一半吧……

  不过老实说,不知道该不该把远坂的情报一起说出来,但姑且还是什么也别说比较好吧。

  “卫宫是——卫·宫……对吗?”少女将‘卫宫’的念法又缓慢的一个音节一个音节的重复了一遍,“唔——这种姓氏难道很常见吗……?”忽然地发出这样就像自言自语般困惑的声音。

  “诶……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常见……还有其他的人——”

  稍微觉得有点尴尬的老实回答了,为了不让空气冷场起来,士郎只好这么说点废话。

  但显然,少女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嗯,认识的人里面——是个温柔的爱操心的前辈吧,是个好人呢。”少女这么自然而然的说着浮现出了微笑,“对吧,前辈?”

  藤丸点了点头。

  “虽然经常陷入说教的自我空间,不过是个温柔的好人没有错,在开始的时候也多亏了那位妈——咳,Archer的说明,总而言之,就算是杰克也会称赞‘是妈妈’!那样的存在!”

  “……那不能算是称赞吧……前辈。”少女无奈的叹气。

  “是吗?嗯……总而言之,差不多就好了吧。”真是出乎预料的毫不在意的爽快,藤丸这么明快的说道,“说起来,卫宫君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吗?”就像之前的态度那样,也这么直爽的单刀直入了。

  该说是天然吗……?

  这家伙看起来有着一种不知道是不是搞清楚状况了那样理所当然的氛围。

  但并不讨人厌。

  “我才刚听人说了关于圣杯战争这样的事,所以发生了什么我当然一点也不可能搞清楚,老实说,对于圣杯战争我也还是有点一头雾水。”

  士郎摇了摇头。

  但和远坂那样正统的魔术师的反应不同——那个被称为御主的藤丸君姑且不说,那个身为从者的少女倒是先睁大了眼睛。

  “诶……?圣杯战争?等一下——关于冬木的圣杯战争的确是听说过,形式是——”

  ——“最为原始的那一种吧?”

  忽然的不知道从哪里插进来的轻快的女性的声音,士郎一下就注意到了,一道光幕出现在了旁边,光幕中出现的身影是一位美丽的女性,就装扮来看有一种奇怪的眼熟的感觉。

  大概是一种魔术师使用的通讯技术吧……还真的像黑科技一样。

  “哈咯~各位~!看到你们平安到达我就放心了!”

  这位吸引着人的目光的美丽女性笑眯眯的这样轻快的说着。


红A中毒

【士黑弓/咕哒飞】Fate/Recurring night(2.5)

  “哼呣,好好的做了说明嘛,那个大小姐,可真是个大好人啊。”

  稍微的被这家伙突然出现吓了一跳,但如果不受控制的表现出来自己被吓了一跳的话,应该会立刻被这家伙看扁——尽管从这家伙出现开始,与他并没有太多交谈,但士郎总觉得自己被切实的轻视了。

  “……突然就冒出来啊你。”

  悄悄呼了一口气,扭过头就能看到这家伙蹲在路灯上的样子,因为肤色很深的关系,看起来简直像轻易能隐入黑暗里一样,如果没有灯光的话,说不定会搞不清楚这家伙在哪。

  “呣……你也应该听那个大小姐说过了吧,所谓的灵体化。”他一直皱着的眉头这时候拧得更紧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个家伙总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背后总是会产生寒意。

  是...

  “哼呣,好好的做了说明嘛,那个大小姐,可真是个大好人啊。”

  稍微的被这家伙突然出现吓了一跳,但如果不受控制的表现出来自己被吓了一跳的话,应该会立刻被这家伙看扁——尽管从这家伙出现开始,与他并没有太多交谈,但士郎总觉得自己被切实的轻视了。

  “……突然就冒出来啊你。”

  悄悄呼了一口气,扭过头就能看到这家伙蹲在路灯上的样子,因为肤色很深的关系,看起来简直像轻易能隐入黑暗里一样,如果没有灯光的话,说不定会搞不清楚这家伙在哪。

  “呣……你也应该听那个大小姐说过了吧,所谓的灵体化。”他一直皱着的眉头这时候拧得更紧了,不知道是不是错觉,这个家伙总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背后总是会产生寒意。

  是杀气吧。

  虽然嘴巴上一直用“Master”来称呼人,但从这家伙出现开始,就一直在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杀意。

  但还不到使用远坂所说的那种需要使用“令咒”的情况才对。

  尽管不知道为什么被这家伙怀有杀意,但他却完全没有打算动手的迹象。

  不过,老实说,他在这时候提起灵体化的意思,不就是那个嘛——

  “该不会从一开始就在哪个附近看着吧。”

  “喔,看来还并不是很愚蠢。”

  这个Servant“呵呵”的笑了起来,但讽刺般的冰冷声调却让人感到恶寒。

  咕嘟。

  像这样丢脸的因为感到喉咙发紧而吞咽了一下。

  说不紧张是骗人的。

  “放心,因为被叫来的是我,所以你倒是不用这么警惕我,Master。”

  他闭了一下眼睛,游刃有余的说道。

  “会把我叫出来,就说明这个世界一定出了无可挽回的非常事态,可不是能让人随便任性的情况呢,换句话说,工具就要有工具的自觉,如果像未被反转的那家伙一样抱怨‘劳碌命’可不行,因此,我不会因为个人喜好而行动的,但要我说请像趁手的工具那样使用我,也是不可能的,毕竟我无法信任像你这样的家伙呢,Master。”

  一边称呼着“Master”一边却说着一种好像随时会背叛的话。

  这家伙可真是让人受不了!

  所以说,就不能像那个金发的可爱女孩子一样吗!

  ——不,怎么说也不可能。

  除了特别黑之外,这家伙可是货真价实的男人,一点也不可爱不说,性格也相当恶劣。

  士郎觉得自己还能这么心平气和在这里对话,大概真的是奇迹。

  “喔,我也觉得自己无法信任你。”

  像这样回敬了他,但却并没有收到礼尚往来的应对,那家伙只是沉默的盯着这里,接着闭了一下眼。

  “很好,如此一来就是彼此彼此,你该庆幸我并没有往你的眉心开个洞的打算。”

  “那真是多谢你了。”这么敷衍了事的说着,“说起来,为什么远坂那家伙叫她的Servant‘Saber’?听起来并不像是名字,而是代号——那种类似。”

  “没错,尽管不像是你这样愚蠢又迟钝的男人会提出来的疑问——”

  喂喂喂,别自然而然的就说别人又蠢又迟钝吧!

  虽然想像这样抗议,不过士郎却很快被接下来的内容转移了注意力。

  “那是职阶,那个大小姐提过的吧,所谓的将英灵拉过来需要模具,职阶就是这么个东西,正常的圣杯战争存在七个职阶,也就是说对应着七个Master,除了Saber之外,还有Lancer、Archer、Rider、Caster、Berserker,以及Assassin。”

  这么一说就懂了。

  从职阶名称来看,这家伙唯一能够符合的大概就是Archer了。

  “所以,你是Archer吧?”

  “没错。”

  “那么,远坂说,英灵都是过去传说中的大英雄——有哪个古代英雄会用枪械那样的东西啊!”而且,这家伙比起Archer来,说不定更像是Assassin,毕竟,以这家伙的肤色要融入黑暗里可以算相当容易啊!

  “哼呣……那个大小姐说错了一点。”

  Archer的嘴角抬起,他像是自嘲般的笑了。

  “能被召唤来的,实际上并不只是‘英雄’这样的种类,如果圣杯出了问题,像是‘反英雄’也会被拉过来,真不走运呢,Master,但这对你来说应该是已经习惯了才对——我可不是所谓的英雄……那样伟大的人物,充其量也只不过是雇佣兵而已,收取足够的报酬,恶事或者好事可没什么关系。”

  尽管这家伙有点拐弯抹角。

  但大致明白了这家伙的意思。

  他并不是“英雄”,应该与之相反才对。

  “说起来,我还算是你的Master吧?”

  “啊啊……没错,勉强算是雇主。”

  他撇了撇嘴角,看起来好像对这事既不屑又不快。

  真抱歉呢,雇主是像卫宫士郎这样的门外汉。

  腹诽了一句,士郎继续说道,“我可不打算让自己的Servant干什么坏事,也不会让别人那么做。”

  “是吗?”他轻飘飘的发问,就像是神游物外那样,对这个问题的答案不屑一顾,但随后他又自问自答的说道,“……对,令咒,这么一来的确对我有不小的麻烦呢,不过,我暂时不打算背叛你,因此现在你可以暂时放心,只是这对你来说就像定时炸弹,你打算怎么办呢,Master?”

         说暂时什么的……根本很难让人放心吧,这家伙。

  但尽管这家伙态度很差,不过这句话应该是实话。

  毕竟从这家伙出现开始,就没有动手的打算,那两把古怪的枪的确给人很大的压迫感和威胁感,总觉得不只是“枪械”那么简单。

        虽然仅仅只是暂时……不过现在应该还没到该顾虑的时候,只是完全不认为这家伙要是真的背叛目前的立场,也会亲切的提前告知。

       但卫宫士郎也没有在这里立刻使用令咒让这家伙自杀的理由,毕竟目前冬木情况不明,还是暂时选择合作比较好吧。

  “我明白了,那就是暂时我们是一边的吧,虽然很不爽没错,但我也没有其他意见,现在我打算回家一趟。”士郎把自己接下去的打算说出来,“你打算一起来吗?”

  “哼呣,所以是选择暂时合作吗?明智的选择,毕竟在这地方普通人类可是很容易丧命的呢。”他随意的说,但立刻,那双淡金的眼睛变得非常锐利的凝视着这里,“不过,就算你过去也是无用功,你也打算亲自去一趟吗?”

  没有直接回答“去”或者“不去”,Archer就像知道什么隐情那样发问了。

  “什么意思?”

  士郎不由自主的有点急切而警觉的反问,那句话里像是透露着某种不祥——

  没错,他的确是这么说的。

  像是在暗示着某种最糟糕的状况。

  不知道为什么,那种恶寒再次从背后冒出来了,连带的、好像生吞了块冰进了胃袋。

  “字面的意思,Master,现在你所在的可不是你所认知的那个冬木市,就在你和那个大小姐悠悠闲闲的聊天的时候,我可是姑且查看了一下能观察到的地区的异常情况。”

  “……喂!我可没有和远坂悠闲——不对,等一下,不是我所认知的冬木市是什么意思?”

  “啊啊……大概是已经化为了地狱吧,这个冬木市显然已经是最差的结果,尽管不知道它为什么能够存在,但它毫无疑问就存在在这里,之前,我从高处目睹了一对主从正在同那群腐坏的家伙战斗,如果不出意外,现在说不定已经有了结果。”

  “——有对主从正在战斗?是说其他的Master与Servant吗?除了我与远坂之外——”

  “没错,有其他的Master在,你打算过去看看吗,Master?”

  老实说,这家伙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真是让士郎觉得脑袋里警铃大作。

  就像是早有预料的诱导似的,把陷阱摆在了正前方,就等着人踩下去那样恶劣的要命。

  但实在想不出他这么做的理由。

  毕竟目前来看,这家伙还算是站在同一边的。

  也许,只是因为被这家伙摸清了想法那样感到了不快也说不定——是的,没有错,就像是自己的想法轻易的被洞悉到了那样的不快。

  但要因此赌气而选择相反的选项则是不可能的事——这才是问题所在啊!

  “当然是过去看看了。”

  尽管感觉很不爽,但依然理所当然的回答。

  “你知道在哪一边吧,Archer?”

  

  

  


红A中毒

【士黑弓/咕哒飞】Fate/Recurring night(2)

  “尽管圣杯战争是为了争夺圣杯这个许愿机而进行的厮杀和争斗,但像是这样一看就不正常的场地,怎么想也不可能的吧?但Saber还在这里,这就说明,圣杯的机制还在起作用,也就是说——这里应该还是冬木才对,就算不是,这片和冬木极为相似的土地也应该存在着圣杯或者说类似于圣杯的东西。”

  “这样啊……”

  下意识的发出类似感慨来的叹息。

  就算远坂这么说,对这个概念也不是非常清晰,但总结起来,那就是目前所在的位置应该还算是在冬木没错。

  不过说了那么久,也总算从远坂不那么明确的解释里,听明白了那个圣杯战争就是目前卫宫士郎所遭到的一系列事件的源头。

  简而言之,圣杯战争就是指一群人——尚不明白有多少人——...

  “尽管圣杯战争是为了争夺圣杯这个许愿机而进行的厮杀和争斗,但像是这样一看就不正常的场地,怎么想也不可能的吧?但Saber还在这里,这就说明,圣杯的机制还在起作用,也就是说——这里应该还是冬木才对,就算不是,这片和冬木极为相似的土地也应该存在着圣杯或者说类似于圣杯的东西。”

  “这样啊……”

  下意识的发出类似感慨来的叹息。

  就算远坂这么说,对这个概念也不是非常清晰,但总结起来,那就是目前所在的位置应该还算是在冬木没错。

  不过说了那么久,也总算从远坂不那么明确的解释里,听明白了那个圣杯战争就是目前卫宫士郎所遭到的一系列事件的源头。

  简而言之,圣杯战争就是指一群人——尚不明白有多少人——参与的一种属于魔术师的争斗,争斗最终的目的应该就是其称呼中的所谓的“圣杯”,这样子听起来的确简单明了。

  而“圣杯”的正体,按照命名来看,也总不会就是传说中的那个“圣杯”吧。

  “那么,冬木真的有那么厉害的东西吗?”

  “什么?”

  远坂像没听明白那样歪了一下脑袋,但随后她理解了似的点了点头。

  “你说圣杯吗?嗯……尽管不是真正传说中的那种‘圣杯’但的确是有那么厉害喔?Saber的存在就是证明,将冬木的圣杯称之为万能的许愿机也不为过,所以引得魔术师为此互相争斗也是可以理解了的吧。”

  可以实现愿望的万能许愿机,听起来的确很有吸引力。

  “那么,远坂也是为了得到万能的许愿机而参加的吗?”

  像这么自然而然的问她了。

  但是,远坂并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她只是拨开发尾,放松了肩膀。

  “现在可不是在这里闲聊的时候,卫宫同学,作为冬木土地的管理者,我想先弄清楚圣杯战争出了什么问题才行,像是现在这样,怎么想也不可能正常进行了吧?”

  这样一边说着,远坂一边穿插着低声的喃喃自语。

  “也不知道还存不存在其他的Master……”

  嗯,不知道是不是错觉。

  好像她忽然间一直在盯着这里看。

  “…………”

  好像不是错觉,远坂她的确一直在盯着这里看——用着一种沉默到让人觉得有点诡异的视线。

  “……………………”

  “呃……我的脸上有什么吗?”

  “让卫宫同学一个人行动应该没问题吧?虽然说我同意暂时把圣杯战争放到一边,但可没同意和卫宫同学结盟——”远坂看起来像有点苦恼的抿着嘴唇,“而且,如果在回程的过程中遇上危险,我也没自信能够看好卫宫同学的安全。”

  “……我也没到需要女孩子来保护的程度吧。”

  啊,稍微有点不服气的反驳。

  “虽然我的确看起来差远坂一大截,但基础的自保能力还是有的啊,平时我也有在好好锻炼来的。”

  “…………”

  远坂突然陷入短暂的沉默里,接着,她像受不了一样捂住了额头。

  “我说你啊,你是在说你要以你人类的躯体去对抗Servant吗?我的Saber可是能一挥手就把你变成天上的星星的喔,卫宫同学?”

  士郎不由自主的转向了一边保持安静的金发少女,她微微偏头,端正威严的举止,秀丽的脸,娇小的身材——尽管看起来远坂像在说开玩笑一样的话,但从语气来看,她并不是在开玩笑——就算再怎么不相信,但也能回忆起在操场上看到的那一幕——

  没错,尽管看起来像人类,但Saber却是比人类更优秀的传说中的英雄,她绝不是人类。

  “我记得你也有Servant吧,但看起来你好像没被他承认——唔,虽然你有令咒,但如果不被Servant承认的话,也会出问题,如果遇到那种想要杀害自己Master的Servant的话,就要充分利用令咒才行喔,不能心软,毕竟这个可是性命攸关的事。”

  “等等……令咒是——手背上的这个刺青吗?”

  因为之前远坂是靠那个刺青认出来的,因此这么联系起来也没问题。

  “没错,就是那个!”远坂提高了音量,但随后立刻苦恼的发出麻烦大了似的声音,“啊——!我居然差点忘了这么重要的事!真是的!如果真的把这个忘了,那就是心头永远的赘肉了嘛,这个债一定会变成还不了的状态。”

  ……老实说,完全不明白远坂在苦恼什么,但显然,她像是对自己没能及时说明“令咒”的作用而感到了懊恼。

  “我之前就说了吧,如果不知道常规知识的话就可能会丧命这样的事——”远坂呼了口气,“像是卫宫同学这样什么都不明白就被选中的情况还真让人苦恼,所谓常规知识,最重要的就是‘令咒’,令咒有三次,这三次是可以用来对Servant下令的,也就是说,可以作为Servant的抑制器那样的存在——就算是命令Servant自杀,在令咒的作用下,也是不能被拒绝的,其中原理涉及到的知识要是说起来又要花不少时间,所以我就简短的给出结论——”

  像是这样,远坂一点也没给人商量余地的单方面告知了。

  “如果你的Servant意图杀死你的话,就用这个令咒,让他自杀,像是这样的事,听明白了吗?”

  她面无表情的说出这句话。

  当最后的尾音落下来时,不由的让人感到了一种从背后掠过的寒意。

  明明Saber就在旁边,但不论是远坂,还是Saber就像理所当然一样的这么接受。

  “…………”

  “一脸不情愿啊你。”远坂放松了肩膀,“我说你啊,不会是对这个有负担吧?Servant可不是人类喔,而且作为魔术师,我认为这是基础才对。”

  “说是那么说——”

  哇……真是可怕的严厉视线,不过,的确是完全理解远坂的好意——她是因为好意才这么提醒的。

  这么一来,争辩就变得理亏了。

  “好了,我知道啦。”

  为此像这样,士郎郑重的点头。

  “…………你要是真的知道就好了。”

  远坂嘀咕着。

  “接下来我打算回到远坂宅查看一下。”

  这是为了查看情况吧。

  “啊,那么我也回家看看。”

  的确,这是有必要的措施,毕竟最熟悉的是生活的地方,要察觉出异常显然就比别的地方更容易。

  “这么一来,就三个小时后在交叉道集合吧?”

  远坂提议道。

  对于这个提议,士郎没什么意见。

  再走一段路就到交叉口了,那时候显然就要分道扬镳,毕竟洋房那片住宅区与和式住宅区可以说是在相反的方向。

  “如果你的Servant在这之后出现了,记得在合适的时候使用令咒,这点,不需要我再教了吧?”

  在彻底分开前,远坂再次的这么提醒道。

  这之后,没过多久,卫宫士郎就再次听到了那个神出鬼没的家伙的声音——无缘无故的,总是带着一种讥讽的味道。

  “哼呣,好好的做了说明嘛,那个大小姐,可真是个大好人啊。”


红A中毒

【士黑弓/咕哒飞】Fate/Recurring night(1.5)



继续说明……好像另一对到现在还不见人影233


  “除却无聊的幻觉,那只有一个可能,对方是Servant无疑,而且应该就是卫宫同学的Servant没错了。”

  稍微再等一下。

  老实说,如果在这时候像个笨蛋一样的问她“什么是Servant”一定会被看扁,就这样做个基础的判断也应该还是会的。

  从名词上来看,那个特别黑的男的也称呼着“Master”来看,十有八九是属于使魔那一类的,所谓的使魔,大多数应该是帮助魔术师的辅助类的东西,基本上可以看做是魔术师的分身,用于差遣的。

  而为了不加重魔术师本身输出魔力的负担,通常应该是一些小动物来担当——尽管士郎是这么听说的,但是——不管是远坂那边站着...



继续说明……好像另一对到现在还不见人影233


  “除却无聊的幻觉,那只有一个可能,对方是Servant无疑,而且应该就是卫宫同学的Servant没错了。”

  稍微再等一下。

  老实说,如果在这时候像个笨蛋一样的问她“什么是Servant”一定会被看扁,就这样做个基础的判断也应该还是会的。

  从名词上来看,那个特别黑的男的也称呼着“Master”来看,十有八九是属于使魔那一类的,所谓的使魔,大多数应该是帮助魔术师的辅助类的东西,基本上可以看做是魔术师的分身,用于差遣的。

  而为了不加重魔术师本身输出魔力的负担,通常应该是一些小动物来担当——尽管士郎是这么听说的,但是——不管是远坂那边站着的金发少女也好,还是刚才见到的那个拿着奇怪的枪械的男的,都和一般“使魔”的认知相去太远。

  毕竟怎么看都是人类,所以,虽然可能是“使魔”但一定与使魔有着不同的地方。

  因为刚才远坂说了“也是Master”,所以远坂也必定就是魔术师了,她的Servant就是那个金发的女孩子——比起远坂来,这里才是该稍微吃惊的那一个,但远坂的来头,卫宫士郎也的确没道理知道,毕竟卫宫家是从卫宫切嗣那一代才来到冬木的,可以说是外乡人。

  “怎么了?”

  可能是看着士郎在发楞的缘故,远坂有些迷惑的问道。

  “啊……我忘了从头开始对你说明了,突然说些Servant啦之类的知识,不过我想,这种基础的东西,一般魔术师应该都能够理解吧?”

  “——听说倒是听说过啦,就是——使魔那一类吧?尽管看起来并不像是使魔。”

  就把自己刚才思考的结论说出来。

  “没错喔,既然能稍微弄清楚其中的区别,就不会因为常规知识而犯下可能丧命的失误了。”远坂一副欣慰的样子点了点头,并且竖起了一根手指,“Servant可不只是使魔那么简单——嗯……卫宫同学听说过降灵术吧?”

  “啊、那个倒是听说过。”

  像这样做出这个回答的瞬间,远坂忽然沉默下来。

  “……”

  哇、好可怕……!

  怎么说,不愧是个大美人,一旦沉默起来就显得魄力十足——不,可能也有她看起来眼神突然变得很犀利的关系。

  但士郎却不太明白自己到底有哪里惹到她了。

  “真受不了——我总觉得卫宫同学可能是我从来没想到过的超级门外汉……啊……算了,太多的去考虑这个就会像心头有块赘肉一样了嘛。”

  突然间好像听到了什么不得了的形容——但如果就这样指出来一定会被揍,所以这时候还是当做没听到闭嘴的好。

  “总而言之,可以视Servant为最强的Ghost Liner*。”

  “Ghost Liner……?也就是说……果然是幽灵吗?”

  “——比起幽灵来说,‘英灵’这种称呼也许更合适点吧,你要是把他们和幽灵那种东西混为一谈的话,也许立刻就会被杀掉喔?毕竟你也亲眼所见——或者说,只要用眼睛就可以确认了吧,我这边的Saber,或者你那边的Servant也好,都是比Master本身更要优秀,毕竟,从者可是被赋予肉体的过去的英雄,接近精灵以及超越人类的存在。”

  “————啥?被赋予肉体的过去的英雄?”*

  过去的英雄到底算哪个过去啊。

        这么一说的话,立刻就想到了某个男的,那个超夸张的武器。

  所以说到底有哪个过去的英雄会拿着那种时髦(枪械)的东西啊?!

  “没错,把早已死亡的传说中的英雄像这样拉过来,再加以实体化,只不过,怎么想魔术师都做不到这样的事吧,因此就需要借助器具的力量,将英灵加以固定,就需要圣杯引发的现象,那种东西可不是魔术,简单来说,从者就是联结其本体的使魔,所以就拥有灵体的状态,必要时候在使其实体化来战斗。”

  “……嗯,这样我就明白了,所以说,刚才那个男的,会消失就是因为他变成了灵体,所以才看起来突然消失了吧?”

  “唔……我总觉得,卫宫同学这样对自己的Servant毫不知情的样子,可真是非常可疑,一般来说,因为主人与从者的联结,不应该对从者的状态完全一无所知才对。”远坂苦恼的皱起了眉毛,她开始小范围的踱步起来,“但如果说是别的Servant的话,卫宫同学就不可能悠悠哉哉的活到现在,毕竟你也说过他称你为主人吧?不过,也许是因为卫宫同学完全不得要领的关系啦——”

  说真的,要是不打断她,也许她还真的会这么没完没了。

  “那个……远坂,既然是过去的英雄的话,会有使用枪械的英雄吗?”

  “嗯哼。”远坂果然把头抬起来了,但她却微眯起眼睛,用一种令人感到警铃大作的眼神看着这里,“把自己的Servant的情报就这么告诉别的Master真的可以吗?我刚才是不是忘记说了,关于圣杯战争的事情?”

  “虽然你是没有说,但在这里也不可能有什么圣杯战争了吧?”

  士郎看了一下这片姑且能判断作冬木的天空。

  ——还是那种不祥的颜色,像是正发生着什么可怕的巨大火灾。

  “尽管我不知道有没有脱离战场,但现在怎么看都不像是正常的冬木市吧?”

  “……被卫宫同学这样的门外汉提醒了真是感觉很差。”远坂“哼”得撇过头去,“不过你说的没错,在没搞清楚发生什么事之前,进行圣杯战争是没有意义的,既然如此,关于圣杯战争的说明,就在以后能派的上用场的时候再对你解释吧。”

  嗯……虽然是这么说,但总觉得好像是因为不小心得罪了远坂而被进行了说明的偷工减料了。

  但也没办法,只能之后再找机会问她了。

  只是,就连远坂也没搞清楚目前的状况,就让人有点意外。

  “所以说,现在是完全的突发情况,就连远坂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当然咯,难道你认为这也是圣杯战争的一部分吗……?”

  远坂叹了口气。

  “尽管圣杯战争是为了争夺圣杯这个许愿机而进行的厮杀和争斗,但像是这样一看就不正常的场地,怎么想也不可能的吧?但Saber还在这里,这就说明,圣杯的机制还在起作用,也就是说——这里应该还是冬木才对,就算不是,这片和冬木极为相似的土地也应该存在着圣杯或者说类似于圣杯的东西。”


红A中毒

【士黑弓/咕哒飞】Fate/Recurring night(1)

其他说明见0.5


    “这可就有点困难了呢,毕竟你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做出这么不合理的要求居然不觉得害臊吗?”男人只闭了一下眼,就如同谈论天气那样平常的挖苦人起来了,因为他的态度太过自然,反而让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家伙是在看不起人,但当士郎差不多理解了对方的意思,正打算毫不脸红的反驳两句的时候——这个男人淡金色的眼睛忽然瞟向了其他的方向——

  “看来会有更合适的人来胜任这种麻烦的苦差事了呢。”

  他闭了一下眼,唇边却浮现出了与讥讽相混合的苦笑,那也许只是在习惯性的讥讽着自己吧。

  而实际上,对于士郎来说,对方依旧在说着让人完全无法理解的语言——明明每个字都说的是日语,但合起来他却一...

其他说明见0.5


    “这可就有点困难了呢,毕竟你可以说是完全的门外汉,做出这么不合理的要求居然不觉得害臊吗?”男人只闭了一下眼,就如同谈论天气那样平常的挖苦人起来了,因为他的态度太过自然,反而让人一下子没反应过来这家伙是在看不起人,但当士郎差不多理解了对方的意思,正打算毫不脸红的反驳两句的时候——这个男人淡金色的眼睛忽然瞟向了其他的方向——

  “看来会有更合适的人来胜任这种麻烦的苦差事了呢。”

  他闭了一下眼,唇边却浮现出了与讥讽相混合的苦笑,那也许只是在习惯性的讥讽着自己吧。

  而实际上,对于士郎来说,对方依旧在说着让人完全无法理解的语言——明明每个字都说的是日语,但合起来他却一个字也听不懂,大概就是陷入了这样的情况。

  “我不明白——什么更适合——”

  像这样发出疑问,但立刻,少年的疑问就得到了事实的解答——某个少女的声音,正顺着风声被传递过来,尽管被风声撕成了断断续续的碎片,但依然能听清楚其中的音节——

  “卫——宫——同学——!你——在……那边——吗——”

  不止是声音相当耳熟,就连那种称呼人的方式也令人感到熟悉,尽管并不是经常听到,但也并不是陌生到无法猜出对方的名字才对——当士郎顺着声音朝着远方眺望时,他就已经看到了越来越接近这边的,预料中的人影。

  长度及肩的双马尾,黑发如同绸缎那般,就因为是在这样的环境里就显得更加令人感到赏心悦目的女孩子——那个全校的男生憧憬的偶像级人物——远坂凛,就这样出现在了少年的视野中。

  除此之外,跟在她身后的还有一个着装古怪的女孩子,看起来如同在COSplay一般穿戴着极为夸张的盔甲,她紧紧跟在远坂的身后,一头金发是一种极为耀眼的色彩——不存在苍白的灿金色,就像有阳光的碎片落进了她的头发里,在灰暗的世界里流动着炫目的流光——而那面容非常的美丽。

  老实说,的确是给士郎的视觉造成了某种不可逆转的冲击——像是这样的世界里突然就出现了两个不得了的人物——为此,少年可能呆住了有几秒钟,才反应过来该回应一下远坂的招呼。

  “是——远坂吗——?”他抬高手臂用劲的挥了挥,远坂好像立刻注意到了的样子,总而言之她加快脚步往这里赶过来了,又等了一会儿,他才终于与远坂她们会合。

  “什么啊,果然是卫宫同学。”

  像是这样,用着一副不怎么期待的口吻,远坂先发制人了。

  “为什么你会在这里啊?”

  “……用不着这么失望的样子吧,我也不是期望才到这里来的。而且,我才想要问,为什么远坂会在这里呢。”

  “为了给卫宫同学收拾残局,我这里也废了很大的功夫,简而言之,什么都不知道的卫宫君可没资格在这里悠悠哉哉的发问哦?”远坂抱起了手臂——忽然就这样伸出手指着别人的鼻尖了,“要不是因为卫宫同学突然闯入Saber与Lancer战斗的操场,事情就会变得简单多了。”

  “……呃,等、等一下?”

  远坂现在就开始蹦出让人听不懂的名词了。

  “——Saber与……?我可是一个字也没听懂,和这家伙一样,就不能说点人能听懂的话吗?”

  将手往身后那个沙土堆积出的沙丘上一挥,但却没听到任何回应的声音,空气突然变得沉默而尴尬了起来,远坂抱起了手臂,而后微微眯起了眼睛,表现出了对卫宫士郎的行为产生的迷惑。

  为了查看到底某个奇怪的男人出了什么事而朝着那个方向回头——别说是方才所见到的那个家伙了,就连一片单薄的影子也没有。

  难道人会像幽灵一样凭空消失吗?

  “那里可是什么也没有哦,卫宫同学?”远坂露出了一种安然的微笑——微妙的令人有点不爽,“难道是睡迷糊了,又或者是到这里来的时候摔坏头了吗?”

  “……虽然的确是撞到了头,但我想那应该不是幻觉才对。”

  只不过,说真的,现在就连自己也无法相信刚才看到的是否是真实的了——那个男人可以说是凭空消失的过分干脆,的确如同卫宫士郎的幻觉一样,就连同刚才才过去不久的对话,都像是仅存于卫宫士郎大脑里的臆想。

  “嗯……”远坂像陷入短暂思考那样的沉吟了一小会儿,但接着却忽然像不知道看到什么般的大吃一惊似的叫了起来,“啊————!真难相信!”

  她正瞪着士郎的手背。

  “卫宫同学居然也是Master!”

  “呃……所以说,我的手背上有什么吗?”

  相应的抬起手臂。

  啊,看到了,的确是“有什么”。

  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像是刺青那样的图案正刻印在手背上,刚才因为一连串的紧急事态结果却一点也没留意到这样的事,的确是失误。

  尽管如此,像远坂这么大惊小怪的样子,才是真正的让人大吃一惊吧——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原先学园偶像这样的印象好像在不知不觉间就产生了裂纹那样的东西。

  但原本以为,远坂会像刚才那样轻快的回答,却大错特错了。

  远坂的脸色一下子沉了下来,变得凝重,她吐了口气,像是经过了一点时间之后调整好了自己。

  “既然卫宫同学也是Master,那么我就不能轻率的回答你的问题了呢。”她拨动了一下捶在肩上的发尾,“真是的,这样一来,就不知道现在该不该将卫宫同学立刻当做对手来处置——但如果你什么也不知道,就被动陷入圣杯战争中,我也会觉得过意不去——Saber也不想这么轻易的打倒一个什么情况都没搞清楚的对手吧。”

  被叫做Saber的少女轻轻的点了一下头。

  “尽管我会尊重凛给出的方针,但如果是对毫无准备,什么也不知道的对手发起攻势,我也的确会有点不太自在。”

  “既然Saber也这么说了——”就像卸下了什么负担似的,远坂有些轻快的说道,“尽管还没弄清楚这里是怎么回事,但还是先对卫宫同学进行基础中的基础说明比较好——不过这么一来,我也大约能明白,卫宫同学所说的那个凭空消失的人是怎么回事了——”

  她调整了一下站姿,继续说道。

  “除却无聊的幻觉,那只有一个可能,对方是Servant无疑,而且应该就是卫宫同学的Servant没错了。”


红A中毒

【士黑弓/咕哒飞】Fate/Recurring night(0.5)

准备这次诈尸努力诈久一点

士弓,严格说是士黑弓

飞哥特殊尺阶设定,藤丸君x飞哥有

各种乱七八糟的二设…不要追究啦

太久没写了_(:з)∠)_有点生疏

  那是只要看到过,就绝不可能遗忘的景色,哪怕装作忘记了,却还是会在睡梦中以绝佳的噩梦呈现在眼前——

  耳边像是浮动着呼呼升腾的火焰燃烧着的声音,伴随着焦灼着蛋白质的臭气。

  也许是自己的皮肤、肌肉、脂肪正被燃烧着,但已经麻木的感官,除却麻木为了求生而行走之外别无其他机能——当名为卫宫士郎的人类活下来时,他必然留下过去自我的亡骸。

  天空由不祥的红与黑编织成噩梦中的样子,当卫宫士郎意识到这一件事时,他也同时意识到自己的正清醒...

准备这次诈尸努力诈久一点

士弓,严格说是士黑弓

飞哥特殊尺阶设定,藤丸君x飞哥有

各种乱七八糟的二设…不要追究啦

太久没写了_(:з)∠)_有点生疏

  那是只要看到过,就绝不可能遗忘的景色,哪怕装作忘记了,却还是会在睡梦中以绝佳的噩梦呈现在眼前——

  耳边像是浮动着呼呼升腾的火焰燃烧着的声音,伴随着焦灼着蛋白质的臭气。

  也许是自己的皮肤、肌肉、脂肪正被燃烧着,但已经麻木的感官,除却麻木为了求生而行走之外别无其他机能——当名为卫宫士郎的人类活下来时,他必然留下过去自我的亡骸。

  天空由不祥的红与黑编织成噩梦中的样子,当卫宫士郎意识到这一件事时,他也同时意识到自己的正清醒的睁着眼睛,像在几分钟之前摔了老大一跤似的后脑勺生疼。

  “……做梦吗?”他努力撑起自己,抬起手就摸到了后脑那个可能磕到了哪儿而出现的肿包,“咕……好疼。”

  既然能疼到这等地步,那就绝不可能是噩梦了。

  只不过是与卫宫士郎过去曾一次又一次重复的噩梦极为相似而已。

  做出了这种极为干脆的判断,少年再次环顾四周。

  太过荒凉的景象比起噩梦来说,更像是幻象——泥土看起来是一种堆积在一起湿润的黑褐色,那颜色令人不安的感觉像浸泡了十年以上的血液,被浓烟遮盖的天空别说是阳光,就连阴云也不知道能在哪里找到,但与之相映的红色,则像是不断燃烧的大火。

  但更为糟糕的是,这里是令卫宫士郎极为熟悉的土地——用眼睛就可以确认了,毕竟是名为士郎的个体生活了十多年之久的地方——

  啊啊……那座大桥不就在不远处,像是正对卫宫士郎耀武扬威似的杵在那儿吗?就像担心士郎无法一下子判明正体似的,这等标志性的建筑简直可以说近在咫尺,只要稍稍转头就能够注意到了。

  简而言之,只用眼睛就可以轻易确认,这里是——冬木市。

  “——————。”

  少年一时之间说不出话来,停止了几秒钟的思考也仍旧无法填补大脑持续的空白,瞪着那座大桥也许经历了半分钟之久,才堪堪说出干涩的句子——

  “——开什么……玩笑啊……”

  一开始不是还在仓库里吗?就像是被那个奇怪的蓝色紧身衣男追杀而逃入了仓库,正以为要死第二次的时候,突然的亮起了什么光芒,接着就失去了意识,要说本来摆在面前的选项也应该只有两个——

  不是已经被杀,就是被什么人所救,卫宫士郎已死又或者继续运气很好的苟活下来——

  而如果自己并未就此死亡的话,睁开眼睛就应该是卫宫邸的天花板。

  所以说——

  这是怎么回事?

  其实只不过是一个太过真实的噩梦……?

  “哦,醒来了吗。”

  忽然地、一个略显低沉,但却带着天鹅绒质感般的男声说,因为在这个空阔又阴暗的世界显得过分漂亮而很难不一下子引起士郎的注意。

  倒不是说格格不入,相反,尽管听起来是令人印象深刻的嗓音,但却和这不祥的景色很是相称。

  “如果一直逃避的话,我这里也会有点困扰,但既然已经准备面对过分残酷的现实,就以令人不那么失望的态度振作怎么样?”

  “咔嚓”

  咦……?

  士郎觉得自己好像听到了什么与那话语里透露出的灾厄持有相同意味的轻响——当他顺着这个声音寻找说话的人时,他抬头就看到了——那是一个有着深褐皮肤的男性,一头白发在这样的环境下看起来非常醒目,眉头像是惯性的皱着,而抬起的唇角则相当令人不安。

  比起这个来,更令人不安的是他手里的两把“枪”——认真的吗,那真的是枪?看起来就像是在开着什么玩笑那样,造型古怪,与一般的枪械有着决定性的不同——看起来不妙的棱角分明的、不那么规则的多边形扁平枪管,但稍微正常而普通设计的枪身,除此之外,被拉开的保险栓则让人有种因为危险产生的头皮发麻的警报。

  “既然你支付了相应的报酬,我会达成雇主的委托,但如果连雇主都毫无干劲,这边就会觉得难办了。”男人微微松开眉头,他闭了一下眼朝着士郎举起了枪,“老实说,看到你这张蠢脸可真受到了不小的打击,但因为是我,所以倒不是非常在意,但要就这么一枪炸裂你的脑袋,我可是一点负担都没有的哦,Master?”

  等——等等?!

  “喂!等等啊你!我还什么也不明白,我也并不觉得有哪里冒犯到了你,还需要到以死谢罪的地步吧?”

  被黑洞洞的枪管指着,任谁也无法不慌张吧,士郎觉得自己的手心正冒着冷汗。

        滑动喉结咽下喉头发紧的感觉,努力的保持了基本的镇定。

  “我说你,就这样突然拿枪指着别人的脑袋,这也太夸张了。”

  “……哼,真是的,既然是雇主的要求,那我也只能回答了。”男人哼得笑了,用着一种高傲又轻蔑的态度,但却又好像会知无不言似的问道,“所以,你想知道什么?”

  “这里是哪里?然后——你是谁?”

  这等平常的问题,应该随便就能答上来吧。

  但士郎却觉得对方的态度实在令他感到过分微妙——倒不是对卫宫士郎持有莫名其妙的敌意,对方的举动实在有着让人摸不着头脑的矛盾,尽管是拿枪对着这里,一副随时就会扣下扳机的样子,但却又有着配合人的态度。

  这让士郎无法判断对方究竟是哪一边的——无论怎样,先问清楚比较好吧,不知怎么的,他确认对方会如实回答——毕竟他实在找不到这个男人会撒谎的理由。

  “我以为你唯一能知道的就只有这一件事呢,卫宫士郎。”男人用沙哑的声音说,“毕竟是你将我召唤到这里来,其目的为何,应该是召唤者自己清楚的事,尽管我唯一能肯定的是,那个圣杯一定出了什么问题,才能召唤出像我这样的家伙来——但如果仅仅是为了清理一些令人不快的残渣,的确是像我这样的工具比较趁手。”

  “……呃,等等?”因为一句话都听不懂,结果被枪口指着的紧张感反而被巨大的困惑盖过了,“我不是很明白,关于你说的‘圣杯’什么的……好吧,我对于这个,也许是根本一点概念也没有,因为我从刚才就没听懂你说的话——圣杯、召唤……什么的……全部都完全不能理解。所以说,就不能用更能让人听懂的话来解释吗?”

大洪君

碎碎念避雷向

关于士弓

这就不用说了,本命嘛喜欢四五年了,现在也经常初恋般的感觉。

士黑弓大概算拉郎?主要萌点是来源于黑茶语音夸过正义的伙伴很好什么的,就算记忆已经……就觉得大概和士郎相性突然不错【摸下巴】黑茶的结局让我深刻感觉到,单身不利于执行正义。

因为喜欢的太太的缘故对黑茶姑且算路转——cp粉

角色好感上升中

半年前开始和天使太太一起飙了不少大纲和台本,太太也慢慢开始出现实体掉落

吃独食感觉有点良心不安,所以开了断腿系列

断腿系列会出现士弓,士黑弓,卫宫兄弟+汪兄弟友情向,等等各种各样的梗向文划重点【梗向文】比较多

因为我发现别家那么火可能是因为比较能玩梗,我家老实本分局限性挺大的,几...

关于士弓

这就不用说了,本命嘛喜欢四五年了,现在也经常初恋般的感觉。

士黑弓大概算拉郎?主要萌点是来源于黑茶语音夸过正义的伙伴很好什么的,就算记忆已经……就觉得大概和士郎相性突然不错【摸下巴】黑茶的结局让我深刻感觉到,单身不利于执行正义。

因为喜欢的太太的缘故对黑茶姑且算路转——cp粉

角色好感上升中

半年前开始和天使太太一起飙了不少大纲和台本,太太也慢慢开始出现实体掉落

吃独食感觉有点良心不安,所以开了断腿系列

断腿系列会出现士弓,士黑弓,卫宫兄弟+汪兄弟友情向,等等各种各样的梗向文划重点【梗向文】比较多

因为我发现别家那么火可能是因为比较能玩梗,我家老实本分局限性挺大的,几个码字棒棒的太太也不在,只能小范围自嗨了

顺便,我是吃枪受的,除了双枪五四不逆,且不吃弓受最火的那对【对朋友产的双标】

大洪君
【断腿系列】【士黑弓】《贪婪前...

【断腿系列】【士黑弓】《贪婪前传》

又名《狡猾人类俏恶魔》

是开创士黑弓tag了大概,想了想还是没打士弓tag毕竟黑茶和红茶不是同一人

【断腿系列】【士黑弓】《贪婪前传》

又名《狡猾人类俏恶魔》

是开创士黑弓tag了大概,想了想还是没打士弓tag毕竟黑茶和红茶不是同一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