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壳鸡

6231浏览    28参与
温庄125

RECKLESS 13

壳🐔高亮


“光之子,世界上只有一个。”


13


  宋义进陷在无边无际的白茫茫一片中。

  那些曾经无比乖顺的光子环绕在他周围,即使他再怎么努力也再也没有回应。无数微粒在没有规则的随机运动,宋义进第十八次伸出手,全神贯注地试图凝聚力量。

  毫不意外的结果是连个光球都没出现。

  众所周知的,IG有俩名声名赫赫的天才少年:一个是刚刚成年的喻文波,同时拥有极限感官和火焰两种能力,也决定了他既可以在暗处狙击也可以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战场上。另一个则是联盟第一学府黄山军校建校三百年来最优秀的毕业生卢崛,他的身体素质极强,更是草元素的元素之子。虽然缺乏经验,但已能看出日后的风采。...

壳🐔高亮


“光之子,世界上只有一个。”


13


  宋义进陷在无边无际的白茫茫一片中。

  那些曾经无比乖顺的光子环绕在他周围,即使他再怎么努力也再也没有回应。无数微粒在没有规则的随机运动,宋义进第十八次伸出手,全神贯注地试图凝聚力量。

  毫不意外的结果是连个光球都没出现。

  众所周知的,IG有俩名声名赫赫的天才少年:一个是刚刚成年的喻文波,同时拥有极限感官和火焰两种能力,也决定了他既可以在暗处狙击也可以明目张胆的出现在战场上。另一个则是联盟第一学府黄山军校建校三百年来最优秀的毕业生卢崛,他的身体素质极强,更是草元素的元素之子。虽然缺乏经验,但已能看出日后的风采。

  但是严格意义上来说,IG,或者整个联盟最深入人心也是最出众的天才,是宋义进。

  不同于一开始是个人雇佣兵的喻文波或者传奇学子卢崛,宋义进在非常年少的时候就与联盟最伟大的一把手,同时掌握着大半个商业帝国的校长携同创建了日后一度被称为LPL第一军团的IG,在成人礼当天收到了至今为止也是最顶级的军舰作为礼物,并且觉醒世间绝无仅有的光异能成为整片大陆站在金字塔尖的异能者。他同时拥有震撼的战斗力和堪称奇迹般的逻辑与控制力,由他分析的任何东西几乎都像被写好般一步一步顺着他的分析走,曾一度被称为“神迹”。可以说宋义进整个人浑身上下都写满了“天才”两个字,一路顺风顺水基本没有任何败绩。

  然而现在,他被LCK俘虏,彻彻底底的失去了光元素的服从。

  宋义进百思不得其解,事实上,在他陷入这片白茫茫之前,他甚至发现自己实际上能够操控张庆欢所说的“无法破解的禁锢”,就连空气中分布的水元素和空气分子都和他产生了微妙的联系。

  也就是说,他似乎得到了所有的元素能力。

  突然一阵天崩地裂式的摇晃,宋义进脚下的空白产生了裂隙,他还没来得及反应就直接跌入了无边黑暗——

  然后从柔软的床上猛地起身。

  他花了两三秒的时间确认自己是否在现实中,实际上在指腹感受到柔软干燥的棉麻床单时他已经清醒了。宋义进发现自己在一个不大不小的房间里,阳光很淡很淡地从窗户洒进来。空气中飘散着非常浅的,令人舒适放松的香味。

  他坐在一个巨大而柔软的床上,一个半圆形的禁锢圈扣在头顶,刚好覆盖了整张床。

  李相赫正背对着他站在门口不知道在干什么,墙上的窗户被轻轻打开,风吹起他的白T恤,隐约听到外面的喧闹。

  尽管他已经不算太年轻了,严格意义来说应该称他为“男人”,但是李相赫身上总是有一种近乎空白的清淡,就好像超脱在世俗之外的神。就好像他永远在穿的白T恤和顺滑的黑发,这让他的身上总是有一种“少年”的单纯感——没有任何杂质。

  “...你在干什么?”

  宋义进的开口让李相赫转身回头,这让人能看清他手指轻轻捏着的东西——是一本包装非常简陋的圣经,薄薄的一册,封面微微泛黄。

  李相赫笑了笑,用似乎是感叹什么但又过于平淡的语气开口,

  “我见日光之下一切事,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这是旧约中的话。宋义进愣了愣,在他没有说话的期间站在门边的少年已经将书随手放在了木柜上。窗外的声音愈发强烈,李相赫在注视下伸出右手,于虚空之中慢慢扯出一把长长的武士刀。

  那把刀全身皆是青色,细薄的刀锋在阳光下泛出极耀眼的光。

  宋义进一眼认出那不是李相赫使用了十余年的那把,因为原先的刀是夜色般的漆黑,同时凌厉的似乎看一眼都会被刺伤。这非常不合理。正常来说,就像他最喜欢的永远是召唤出的光剑,卢崛也一直用那把巨弓一样,战士通常是不会更换武器的。更何况李相赫对他的武士刀几乎有种偏执的专一,无论面对什么任务他永远提着刀——因为他的杀伤力已经强悍到能让人震撼的程度,那把刀也被称为“死神”。

  李相赫注意到他的目光,非常难得——或者说人生中第一次——的开口解释,

  “原来那把刀断了。”

  宋义进瞳孔猛地一缩,李相赫却没有任何波澜,依然平淡地注视着他,

  “这把你也许听说过...是俊植的第二件作品,”

  窗外突然传来巨响打断了他,听上去像是炮弹或者什么重物撞击。紧接着宋义进余光看到窗外的天泛起红色,李相赫将刀靠在柜子,边开口继续说边走向墙边伸手关上了窗,

  “他们叫他佛骨刀。”

  赤焰般的红照亮他的侧脸,李相赫注视着窗外似乎看到了什么。过了几秒,他在那片有些莫名悲凉的黄昏中偏过头,对宋义进非常轻松地说,

  “你的队员来找你了。”

  他没有再在意宋义进的反应随即转身拿起长刀,在即将走出门之前突然停顿了一下,

  “对了,忘记把这个还给你。”

  李相赫伸出了手,宋义进看见一点亮亮的光斑顺着他的额间一路流向手指,最后轻轻的融进了自己的身体。

  “这是...”

  “光元素。”

  从他的角度能清清楚楚的看见提着武士刀的男人有些纤细的手臂和白t恤露出大半被窗外黄昏染上淡红的白皙的脖颈,李相赫偏头看向他微微一笑,那一瞬间他的面容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变得非常柔和,清淡的眉眼间竟有种圣洁的感觉。

  如果将这个画面完整的拍摄下来将会看见一种无法言喻的和谐感——两个穿着同样纯白T恤看不出年龄的少年注视着对方,同样的黑发白肤,甚至连眉目之间某种微妙的神圣感都惊人的相似。窗外红光将半跪在床上和站在门边的少年分割,竟然奇妙地产生非常特殊的平衡。

  “光之子...世界上只能有一个。”

  


如他如星河
是阿🐔看李哥的这个眼神让我对...

是阿🐔看李哥的这个眼神让我对壳鸡这对有了不该有的心思(狗头)


得,壳🐔又是冷cp!

是阿🐔看李哥的这个眼神让我对壳鸡这对有了不该有的心思(狗头)




得,壳🐔又是冷cp!

Akaya_S
MSI skt对上ig 可以看...

MSI


skt对上ig


可以看中路谈恋爱了


MSI


skt对上ig


可以看中路谈恋爱了


想咬一口的东西可多了

白桦林(二)

 

 

  cp主邪教壳妹,副cp驼妹,其他的cp暂定壳鸡厂荡厂萝。

 

  人物ooc,战争背景。不喜勿喷嘤嘤嘤。

 

 

 

 

 

  总部23号?

 

  李相赫听到田野说到“总部”的一瞬间,立刻警觉了起来。

 

  敌人把小孩训练成特务潜入己方军队的例子出现过很多次,都是借着小孩子不会引起普通人太重的防备心的心理。可是偏偏是这些从小就被训练成特务的小孩,做起事来反而比成年人更加心狠手辣。

 ...

 

 

  cp主邪教壳妹,副cp驼妹,其他的cp暂定壳鸡厂荡厂萝。

 

  人物ooc,战争背景。不喜勿喷嘤嘤嘤。

 

 

 

 

 

  总部23号?

 

  李相赫听到田野说到“总部”的一瞬间,立刻警觉了起来。

 

  敌人把小孩训练成特务潜入己方军队的例子出现过很多次,都是借着小孩子不会引起普通人太重的防备心的心理。可是偏偏是这些从小就被训练成特务的小孩,做起事来反而比成年人更加心狠手辣。

 

  李相赫有些后悔让裴性雄出去了。

 

  万一这个看起来瘦小的孩子是个带着炸弹的特务,拿不到情报就要和自己拼命可怎么办?

 

  而且连续两天的警戒让士兵都累得不行,今天好不容易才都能休息。李相赫看了看窗外,天依然还没亮,再看看站在自己不远处的田野,他真没信心相信自己能在士兵赶到之前活下来。

 

  田野仿佛看出了他的想法,嗤笑了一声。

 

  “现在才想起来自己的安全,是不是有点太晚了?你这个营长是怎么当上来的?”

 

  李相赫平时在营队里是出了名的优秀和直肠子,听到田野质疑自己的能力,虽然不得不承认是自己一时疏忽,但是还是略生了怒意。

 

  想了想,反正如果这个小孩真是特务,自己今晚也难逃一死,还怕什么?

 

  李相赫掀开被子下了床,径直走到田野身前想要搜他的身。

 

  田野想要躲,却碍于一晚奔波的劳累,堪堪挣扎了两下,便被李相赫抓住了肩膀。

 

  李相赫一碰到田野的衣服,就被他身上的凉意冻得手都有些发颤。费了好大的劲抓住了他,可是被抓住的人一点要屈服的意思也没有,只是直直地挺着身子瞪李相赫。李相赫又仔细看了看田野,发现他虽然眼神凌厉,可是小小的嘴巴却又无意识的撅着,一下子反而不像是在生气,更多了许多撒娇的意味。

 

  怎么装大人也就是一个孩子嘛。

 

  李相赫暗暗觉得好笑,眼睛虽然还盯着田野,手上的力却松了许多,语气也轻快了。

 

  “你是谁?为什么要我打电话给总部?”

 

  田野没反应过来怎么刚刚还一副要杀人的样子的李相赫突然态度变好了,说话的语气还懵懵的。

 

  “你只管打就是了。”

 

  李相赫挑眉。

 

  “那我要是不打呢?”

 

  田野鼓起腮帮子吹了吹挡在眼前的刘海,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你会后悔的。”

 

  不知道为什么,李相赫发现经历过许多次战斗的自己竟然在面对这个小孩子的时候会有感到紧张。

 

  叹了口气,李相赫松开了田野,转身朝门边的衣柜走了过去,从里面胡乱翻了两件衣服扔给了田野。

 

  “太冷了,你先换衣服。”

 

  田野接过了衣服,却还是站在没动。

 

  “你先打电话。”

 

  李相赫知道,要是自己不打电话田野一定不会换衣服的。

 

  拿起了床边的电话,李相赫按了不太熟悉的一个号码。

 

  “37号?我是23号。”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了,传来了低沉的男声。

 

  李相赫看了看田野,他还是站在那里,尽管脸都白了,可是还是拿着衣服没动。

 

  “我是37号,白菜在我这里。”

 

  “什么!”

 

  23号的声音惊喜的拔高了许多,随即又意识到李相赫仍在听着,咳了咳恢复了之前冷静。

 

  “好好照顾他,我马上派人去接。”

 

  “好。”

 

  李相赫正要挂电话,那边又叮嘱了一句。

 

  “对了,他脾气不太好,说了什么你让着点。”

 

  再看田野,他依然站在那里瞪着李相赫,一副很不放心的样子。

 

  李相赫忍不住笑了起来。

 

  “嗯。”

 

  挂了电话,李相赫想了想,又拨通了另一个电话。

 

  “给我这里送一个桶和热水来。”

 

  “是的,我要洗澡。”

 

  “对了,再让炊事班弄点吃的过来。”

 

  “快点。”

 

  当李相赫吩咐好一切之后,田野也已经穿好了衣服。

 

  “我要纸和笔。”

 

  田野依然绷着一张脸,仿佛还在为了刚才李相赫不肯打电话的事情生气。

 

  李相赫也不恼他,转身就去书桌旁给他拿了纸和笔。

 

  田野接过了纸笔,小声道了声谢,便把纸铺在了桌子上,随后又从自己换下的破棉袄缝里掏出了一堆东西。

 

  李相赫仔细看了看,竟是一堆白桦树枝和干野果,再看田野一脸认真,不禁疑惑起来。

 

  “你这是做什么?”

 

  田野没说话,安静地把树枝和野果一个个分开又分成堆摆成不同的形状,又拿起笔在纸上快速的写了起来。

 

  李相赫见他十分认真,便没再打扰他。

 

  这时门外响起了裴性雄的敲门声,李相赫连忙快步走过去开了门,拦住了想要进门的裴性雄,自己把热水和吃的端进了房,静静地坐在书桌旁边看着田野。

 

  过了不一会儿田野就写完了。他细细地把纸上的树枝和草屑抚开,把纸递给李相赫。

 

  李相赫一边示意田野去洗澡,一边接过了纸来看。越看李相赫脸上的神色越严肃起来,上面画着的竟然是对岸敌军的兵力分布图,不仅内容十分详细,甚至还有的标注了哪些地方大概有的武器型号。

 

  “你是侦察兵?”

 

  李相赫转身看向田野,他早已经脱了衣服站在桶里洗起了澡,李相赫转过身去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他的背影。

 

  昏暗的灯光下,田野仍然带着稚嫩气息的身体竟然显得有些...诱人?

 

  李相赫摇了摇头,一定是这个孩子太白,闪得自己眼花了。

 

  背对着李相赫的田野没发现他的尴尬,只是哼哼着应了一声。

 

  李相赫看着田野的背影,不禁有些出神。

 

  侦察兵...?

 

  不会是那个人吧?

 

  待到李相赫回过神来的时候,田野已经穿完了衣服,正好整以暇地盯着自己。

 

  “你是...田野?”

 

  忍了好久,李相赫还是没忍住自己心里的疑惑问了出来。

 

  田野没说话,只是默默点了点头,就坐到桌边喝起了李相赫为他准备的粥。

 

  喝到一半,李相赫还没出声,田野抬头一看,李相赫还呆呆站在原地盯着他看。

 

  “你看我干嘛?”

 

  李相赫慌慌张张地摆手。

 

  “没有,我在想事情。”

 

  田野正要笑他,饿了许久的肚子却叫了起来,只好低头掩饰尴尬继续喝粥。

 

  李相赫出神的看着安安静静喝粥的田野,显然还是没反应过来。

 

  全师最优秀的侦察兵田野,竟然就是眼前这个看起来不到十八岁的小孩子?

 

  李相赫早就听说过田野的名字,一直对这个传奇的小侦察兵充满好奇,可是没想到今晚会以这样的方式见到田野。

 

  “嗒”的一声,吃饱了的田野或许是困极了,手里还拿着馒头竟然就倒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李相赫走过去小心地打横抱起了他把他放到自己的床上盖好了被子,关上了灯,坐在床边静静看着田野的睡颜。

 

  睡着的田野比醒着的时候温柔了许多,微微上翘的嘴角看起来可爱得很。

 

  李相赫着魔一般地伸手轻轻戳了戳田野软软的脸。

 

  睡吧,小孩。

 

 

想咬一口的东西可多了

白桦林(一)

  cp主邪教壳妹,副cp驼妹,其他的cp暂定壳鸡厂荡厂萝。

   人物ooc,战争背景。不喜勿喷嘤嘤嘤。

  这是看了一部电影之后产生的脑洞,希望看过的朋友不要打我T T

 一

  那是一片看起来不会有尽头的海,因为少有人来,海滩上只有浪潮扑打海岸的声音。田野抬头盯着自己头上的太阳,不知道为什么,竟一点也不觉得刺眼。

  正当他看着太阳发呆的时候,身边却突然传来姐姐叫他的声音。

  “田野!”

  “姐姐!”

  田野回过头,却...

  cp主邪教壳妹,副cp驼妹,其他的cp暂定壳鸡厂荡厂萝。

   人物ooc,战争背景。不喜勿喷嘤嘤嘤。

  这是看了一部电影之后产生的脑洞,希望看过的朋友不要打我T T

 一

  那是一片看起来不会有尽头的海,因为少有人来,海滩上只有浪潮扑打海岸的声音。田野抬头盯着自己头上的太阳,不知道为什么,竟一点也不觉得刺眼。

  正当他看着太阳发呆的时候,身边却突然传来姐姐叫他的声音。

  “田野!”

  “姐姐!”

  田野回过头,却发现自己正站在海里,海水轻柔地打在小腿上,而姐姐正提着一桶水站在不远处笑着看着自己。

  “妈妈叫我们了,该回家了。”

  “好。”

  田野跑了过去,接过了姐姐手里的桶。

  “我好渴。”

  一边说着,一边举着桶喝了一口水。

  “别急,这么多水有你喝的。”

  姐姐见他喝得太猛担心他呛着,连忙劝他慢点。

  “知道啦。”

  田野放下了桶,转头对跟在他身后的姐姐开玩笑。

  “你要和妈妈一样啰嗦了。”

  姐姐笑着伸手轻轻弹了下田野的额头,正要说话,天上的太阳却仿佛爆炸了一般,光线一下子刺得田野眼睛疼得眼泪都出来了。

  田野正要捂住自己的眼睛,耳边却又突然传来了尖锐的鸣笛声。

  鸣笛声越来越大,仿佛要刺穿田野的耳膜一般。他伸手想药去找姐姐,可是身边却仿佛空无一人,恍惚之间,只听见了姐姐的尖叫声。

  “田野!”

  “姐!”

  田野从地上坐了起来,大口地喘着气。

  环视了周围一圈,确定了自己现在仍然还在昨晚睡觉的破屋子里,身边也还是入睡之前的草堆,他才放下心来麻利地穿起来了盖在身上的衣服。

  “又做梦了。”

  叹了口气,田野低头弹掉了头上剩余的草。

  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这时候天已经黑透了,只有地上厚厚的雪层反射着一些月光。田野身上只穿了一件已经破烂了的棉袄和一条同样破破烂烂的棉裤,一下就冻得发起了抖。

  “我去,这雪下得也太大了。”

  田野一脚深一脚浅地穿过了漆黑的白桦林走到了河边,看着仍然浮着许多冰块的水面,咬了咬牙,还是找了一根看起来比较粗的木头小心地进了水。

  虽然不是第一次在这么冷的时候进水,但是随着入水而袭来的刺骨的冷意还是让田野有些忍受不住。

  努力往前看了看,仿佛一下就能看到被烟雾笼罩的对岸一般,田野认命地抱着木头往前游了过去。

  一定要到啊。

  李相赫刚巡完营睡下不久,就被有些慌张的裴性雄叫醒了。

  “怎么了?你最好是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我。”

  李相赫揉了揉眼睛,有些不快。

  因为对岸敌军最近不停的骚扰,他已经两天没有好好睡觉了,好不容易躺下没多久却又被吵醒,原本有些烦躁的他语气便更不好了。

  裴性雄知道李相赫生气了,越发紧张了起来,说话也断断续续的。

  “营长..我们刚才巡逻在河边发现了这个孩子。他好像是从对岸过来的,本来我们想问他是哪里来的,可是怎么问他都不说,硬是说要见到您才行。所以,我就把他带过来了。”

  听到了裴性雄的话,李相赫这才注意到他身后的还站着一个人。

  他看起来只有十五六岁,白白嫩嫩瘦瘦小小的。

  李相赫原本的睡意消失了许多。

  这个看起来瘦弱得不堪一击的孩子,竟然在这么冷的冬天从对岸游了过来?

  从床上坐了起来,李相赫语气里带着些审讯的味道。

  “说吧,你有什么事。”

  小孩指了指裴性雄。

  “你要他也退下,我有事和你说。”

  李相赫不禁有些惊讶,这个孩子虽然看起来小,但是脸上的表情却严肃得像个小大人。看了看裴性雄,李相赫示意他先出去。

  “你先下去吧。”

  裴性雄满脸担心,但是看了看李相赫还是没再说什么,敬了个礼便转身出了门。

  “现在可以说了吧。”

  李相赫朝着那个男孩抬了抬下巴。

  男孩仍然直挺挺的站在那里,明明不高却仿佛是低着头像个长官一般看着李相赫,嘴里说出来的话也充满了命令的语气。

  “你现在打电话通知总部23号,就说白菜在这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