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处女座

7472浏览    941参与
焦糖玛奇朵天使咒
Today we are go...

Today we are going to make a tag girl.Try to understand me.Try to get to know a girl who is only hard on herself😉Good night,everyone.

Today we are going to make a tag girl.Try to understand me.Try to get to know a girl who is only hard on herself😉Good night,everyone.

莫佐离

处女座T1

“来,把我昨天布置的作业交上来"

“我有洁癖”

“不介意啊"

“那就好,这是我的作业"

你收到[空白作业本]x1

“来,把我昨天布置的作业交上来"

“我有洁癖”

“不介意啊"

“那就好,这是我的作业"

你收到[空白作业本]x1

明7

12星座中能够扮演好所有的角色的星座女是哪三位

作者:明7

男人可以专心致志地在事业上打拼,因为家中的事情可以让妻子处理,这样可以让他无后顾之忧。但是现代的女性就没有这么轻松,她们不仅仅要照顾好家庭,还需要在外面赚钱补贴家用,所以很多已经成家的女性都会身兼多职;但是有的女性只能够维持一个身份,而有的女性则能够自由调换自己的角色,在工作和家庭中间保持平衡!

MATRIX的博客
明7

哪三个星座最容易上火动怒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社会压力太大了,很多人的脾气都不太稳定,有的时候说上头就上头,不太会给别人面子。遇到有脾气的人,相处就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如果不小心踩到别人的底线,随时会炸伤自己;如果能够预先知道对方的底线,是不是就能够避免被炸弹炸伤呢?

[图片]

那么我们就一起来看看:12星座中最容易发脾气的前三个星座是谁(我们一起从火星和太阳星座来看)

3、处女座

处女座特质比较强的人,在生活和工作上有很强的仪式感,他们喜欢按照自己的节奏做事情,不喜欢被人破坏的自己的规律,如果有人想要挑战他们的规矩,他们会很容爆炸。特别是在工作方面,他们是非常尽责和努力的,所以他们也希望自己的搭档能够认真工作;如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社会压力太大了,很多人的脾气都不太稳定,有的时候说上头就上头,不太会给别人面子。遇到有脾气的人,相处就是一件困难的事情,如果不小心踩到别人的底线,随时会炸伤自己;如果能够预先知道对方的底线,是不是就能够避免被炸弹炸伤呢?



那么我们就一起来看看:12星座中最容易发脾气的前三个星座是谁(我们一起从火星和太阳星座来看)

3、处女座

处女座特质比较强的人,在生活和工作上有很强的仪式感,他们喜欢按照自己的节奏做事情,不喜欢被人破坏的自己的规律,如果有人想要挑战他们的规矩,他们会很容爆炸。特别是在工作方面,他们是非常尽责和努力的,所以他们也希望自己的搭档能够认真工作;如果遇到有人因为细节处理不善,出现问题,累赘到他们,他们很容易爆炸,直接发脾气!

2、狮子座

狮子座特质比较强的人,看起来是很随和的人,有他们在场的时候,气氛都是比较欢闹得,好像是没有什么特别脾气的人;但是他们有一个比较特别的性格,就是非常在意别人对自己重视的程度。他们非常需要从别人的认可中获得存在感,如果被人忽视,他们的小脾气就如同点着的鞭炮,说炸就炸,而且毫不留情面。但是因为这个性格,他们也非常好哄,只要让他们感觉被重视了,他们又会恢复愉快的状态。

1、白羊座

白羊座特质比较强的人,和狮子座一样很在于自己的地位,不允许别人挑战自己的存在,而且他们在意的事情面积广很多。他们是觉得:只要是跟他们沾边的事情,都是特别重要的事情,不容许别人随便开口评价;如果有人在他们面前说了一些事情,他们很有可能会被点着,不过他们不太会当面给别人难看,但是他们还是会有不悦的感觉。

—END—

整理:明7.

图片:来源于网络

转载请写明出处,谢谢




Agnoi

怀着那份热爱去遇见下一片火海

怀着那份热爱去遇见下一片火海

一杯清酒🍶

处女座 日记体

真实事件改编

文笔不好 不喜勿喷


3月15日

时隔多天,我回来了。关键是前几天没发生事情。

就在3月14日,蝶纤告诉我,出事了。

不过,不是家里的事。想必知道郭文韬这个人的都知道,那天晚上他直播发生了什么。

我没参加我都知道。与他连麦的邵明明嫌他吵!

说句实话,邵老师每次都很吵。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听琳菲姐说,他唱绿光。

第二天,我看见微博上传满了“齐岱泽一个幸运一个冲击”,绿色的字体!齐岱泽(齐思钧)还在抖音和微博上发了他被洗脑的视频,百度都可以查到齐岱泽了。

我当时很疑惑,稍微了解了下,差不多知道了(≧ω≦)

我想起了...

处女座 日记体

真实事件改编

文笔不好 不喜勿喷


3月15日

时隔多天,我回来了。关键是前几天没发生事情。

就在3月14日,蝶纤告诉我,出事了。

不过,不是家里的事。想必知道郭文韬这个人的都知道,那天晚上他直播发生了什么。

我没参加我都知道。与他连麦的邵明明嫌他吵!

说句实话,邵老师每次都很吵。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听琳菲姐说,他唱绿光。

第二天,我看见微博上传满了“齐岱泽一个幸运一个冲击”,绿色的字体!齐岱泽(齐思钧)还在抖音和微博上发了他被洗脑的视频,百度都可以查到齐岱泽了。

我当时很疑惑,稍微了解了下,差不多知道了(≧ω≦)

我想起了一张图:被《我和我的祖国》洗脑的一个小漫画,记得吗?他们填了下词,成绿光了。

哈哈哈哈哈……


3月21日

今天是屏柒的生日,我们准备给她办个云生日派对,礼物寄过去,我正在准备中,精彩即将来临……


最近比较忙,没时间更新,今天抽出了时间,希望大家可以体谅一下我,我年纪小。

有朝一日 定会更新


苏格拉没有底

第二章:古怪

   吴楠径直一拳砸向李凯文。他这一拳甚至动用了自己炼体秘术,手臂青筋狰狞。

  “住手。”一声冷喝

吴楠的手臂突然停下了,仿佛被一把锁卡住了,尽管上面青筋仿佛都要爆开了,连手臂都变得通红。

  叶成道只感到一股特殊的波动,吴楠整个人就节节后退,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压在了墙上。虽然在这期间吴楠动用了全身的血气之力,依然未曾撼动那股神秘力量。

  “等你们觉醒之后,要打架自然可以打,到时候有一场考核自然会让你们比较一个高低。”那道声音又响起。

  “王老师,这总不管我们的事吧,您...

   吴楠径直一拳砸向李凯文。他这一拳甚至动用了自己炼体秘术,手臂青筋狰狞。

  “住手。”一声冷喝

吴楠的手臂突然停下了,仿佛被一把锁卡住了,尽管上面青筋仿佛都要爆开了,连手臂都变得通红。

  叶成道只感到一股特殊的波动,吴楠整个人就节节后退,被一种看不见的力量压在了墙上。虽然在这期间吴楠动用了全身的血气之力,依然未曾撼动那股神秘力量。

  “等你们觉醒之后,要打架自然可以打,到时候有一场考核自然会让你们比较一个高低。”那道声音又响起。

  “王老师,这总不管我们的事吧,您可要做主啊,如果不是您及时出手,我这,估计就要趴在这里了,您看我这细皮嫩肉的……”李凯文怪叫道。

  这小子。王新成摆出一个古怪的笑容,一副就是看着李凯文明明能动手还装可怜,老子还不懂你的表情。

  这两小子,一个比一个会扮猪吃老虎,这李凯文不用说了,他父亲是某国家级研究社教授,在他身上花的天材地宝能少?估计现在这肉身力量全校的学生,也没两个能坚持五息吧。

  至于这叶成道,根本不是什么好东西,上课每次都是一些乱七八糟的问题,也没见他理论课落下,我上实战课都得小心,谁知道他那些不知道哪里来的鬼招数。

  吴楠也是个可怜人啊,自幼在农村生活,没有生活在基地市的孩子是很可怜的,因为异域总是会有一些生物到地球来,而且只有基地市他们不敢随意入侵,农村的人命运就苦多了,他们有时根本得不到修炼的法诀,只能不断的激发自己的肉体能力,而且他原籍应该是在南疆基地市范围,那里可是大妖出了名的凶猛。

  吴楠能活着到江南基地市也是个奇迹啊,农村人脑子也耿直,他辛辛苦苦进了江南一中,而凯文和叶成道保送,这应该也说明了问题,但是他俩的背景有点大。

  导致很多人都觉得他们是开后门进来的,而且两人为人低调,基本不怎么表露实力,不像某些男生为了博取女生一笑的下半身动物。

  吴楠就觉得他们凭什么进江南一中处处针对,李凯文和叶成道也基本不怎么会出手,我也为了这孩子的自尊心,每次都出手阻止。  

  “好了凯文,吴楠这次是有点冲动了。”

  “吴楠,去抄写百兽异闻录20遍,明天就交给我,第一天不交,40遍,第二天不交,80遍,懂么,指数型函数,爆炸型增长。”

  吴楠向叶成道比了一个手指不过是向下的“叶成道,李凯文有本事到时候觉醒实战课咱们打一架,输的人以后就给咱当小弟。”

  李凯文忍不住了:“装什么大半蒜,你这种人我一个打你十个,小弟就免了吧,太菜的小弟,我是不收的。”

  “很好。这么说你是接受了,你们两个就等着吧,我想听听你们骨头断裂的声音。”吴楠病态的叫着

  “吴楠同学,注意你的言辞,警告你一次,同学之间可以切磋,注意分寸。到时候你们两个的比赛我亲自来主持。”王新成皱眉

  “王老师,对不起,我是有点激动了,一想到能把这两个开后门的打倒在地上,我就忍不住,要知道,江南一中,不是谁都可以进的!”

  江南基地市,某生命研究中心。

  “老李,这尸体有些古怪,身为圣人竟然没有一点威压。而且这尸体基本都没有什么变化,仿佛刚刚死去一样,这可是两千年前的圣人啊!”

  “他体内不仅仅只有死气,还有一古怪力量,老周,根据最近的报告,尸体的掉落的频率越来越高了,而且在这所有掉落的尸体里,我竟然还感受到了一丝活人的气息!”

  “老李,你也是老眼昏花了,即使你的天生天赋和生命有关,可我们这的仪器是国家级的,世界各国都没有几台,这都鉴定不出一丝生命气息。您别操那心了啊。”

“你不是关心关心你儿子么,你儿子马上就要觉醒了,你儿子从小就吃了那个宝贝,估计这次觉醒的应该是毁灭性的力量,到时候他可能就不能在江南一中咯。”

  一谈到自己的儿子,李鸿杰就忍不住露出一丝笑容,当年那宝物花了多少人脉物力。

 希望是自己感受错了……李鸿杰暗想。“不过还是做好防护措施,这里是江南基地市最大的研究所,不容有失!”

  江南基地市上空一架私人专机中。

  “他妈的,真他娘的晦气,飞机竟然会被尸体撞上,早知道就不来江南基地市度假了。”

  “哎呀~老爷,别想那么多嘛,人家就想来江南基地市玩玩嘛,难道,你不爱人家了?”一位美妇半裸的蜷缩在被子里。

 “怎么会呢宝贝!”“哎呀,老爷你真坏!”

他们没有注意到,有一只飞禽已经牢牢地趴在了他们的私人专机上。

  “班里的人都齐了,现在,我在说最后一次,进行觉醒的时候,一定要注意自己身体内部的变化,激发出最原始的那股力量。”

“王老师,你当初觉醒的时候是什么天生天赋啊你。”有同学问道。

  “学校理论课不是已经把所有的天生天赋交过了么,你才刚刚开始高二,你们就还给我了?”

  “老师一定是最厉害的空间系天赋,秩序之变。”

“不不不,我觉得应该是精神系的……”

  这群小兔崽子,一个个白学了

  “我是元素系的天生天赋,我可以操纵空气,大部分气体我都可以操纵,可以操纵超低温氮气,使你结冰,也可以使用抽掉氧气,直接将你窒息死去,等我修为够了,自然就可以飞行。”

  “王老师牛批!威武!”

  “别拍马屁了,等,专门人员到我们班,你们态度端正点,不要再神经大条了。每个人,可能觉醒天生天赋都只有一次机会,这决定了你们的路,辅助系天生天赋会到一个班集体教学,元素类会到一个班教学,等等”

    “专门人员会安排好的,到时候一一个个去,等他报名字!”

  “哈哈,王老师说曹操曹操到!”这是一个女声,班里人声音都瞬间安静。

  “柳老师,这帮孩子就先交给你了。”王新成笑道。

  这位女老师虽然长相平凡,但是却独有那一份修真者的气质,仿佛没有俗世人的色彩,相当出尘。

  “这是应该的,为了帮基地市选拔人才,你们老师才是最辛苦的。”柳老师笑着说,并在自己的手环上按了一下,一个硕大的圆球凭空出现。

  “叶子,这女老师不简单啊,有空间手环,这一个值不少钱吧……”李凯文道,李凯文和叶成道是同桌基本无话不说。

   很多同学都看呆了,不少人都是平民家庭,根本没有见过这个空间手环。

  “你们对这个手环很感兴趣么,等你们到了我这个层次,自然就会有组织送上,现在嘛,不要好高骛远。”

  “下面第一个!”

  “李凯文!”


    两更结束,新手写书多多包涵,有些坑会填起来的。


  




小阿赞吖

引爆者Ⅱ

Chapter1.EXPLODER

楚怀沙的母亲早年亡故,父亲楚重庭生前是其所在市局刑警大队的队长。楚怀沙十四岁时楚重庭在一次珠宝劫案中因公殉职。无父无母的楚怀沙被送进福利院,但她的运气不错,很快就被来自英国、热爱中华文化的曼斯菲尔德夫妇收养。

曼斯菲尔德先生拥有伯爵爵位,是伦敦切尔西区有头有脸的人物。夫妇俩对楚怀沙百般疼爱,将她送进圣保罗女子中学接受最好的贵族教育,期待她能真正融入异国的环境,而楚怀沙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在学校里,无论文学、历史还是艺术,她的成绩都名列前茅。十五岁参加第一次舞会后,她优雅得体的举止、风趣的谈吐、神秘的东方气质让她迅速成为社交界的明星,《泰晤士报》甚至称赞她是...

Chapter1.EXPLODER

楚怀沙的母亲早年亡故,父亲楚重庭生前是其所在市局刑警大队的队长。楚怀沙十四岁时楚重庭在一次珠宝劫案中因公殉职。无父无母的楚怀沙被送进福利院,但她的运气不错,很快就被来自英国、热爱中华文化的曼斯菲尔德夫妇收养。

曼斯菲尔德先生拥有伯爵爵位,是伦敦切尔西区有头有脸的人物。夫妇俩对楚怀沙百般疼爱,将她送进圣保罗女子中学接受最好的贵族教育,期待她能真正融入异国的环境,而楚怀沙也没有让他们失望。在学校里,无论文学、历史还是艺术,她的成绩都名列前茅。十五岁参加第一次舞会后,她优雅得体的举止、风趣的谈吐、神秘的东方气质让她迅速成为社交界的明星,《泰晤士报》甚至称赞她是“玫瑰丛中的东方茉莉”。

转眼间,三年过去了。楚怀沙过完十七岁生日后,突然提出想回祖国看一看,面对她这一合情合理的要求,养父母既觉忧虑,又认为有必要予以支持。经过几番讨论,他们最终同意了她的请求,条件是,必须让在曼斯菲尔德家服务了一辈子的老管家爱德华随同前往。

这种跟随虽然还不至于说是“监视”,却也让楚怀沙再次感到了一种无处不在的束缚。她用了三年时间来习惯这种束缚,可直到今天,她有时还是会稍微的怀念不知拘束为何物的时候。

中国之旅的第一站是香港,晚上入住九龙的金葡萄大酒店。当晚,楚怀沙就在洗漱完毕,心情放松时,爱德华果然端来了一杯薰衣草花茶。茶里放了分量恰到好处的蜂蜜,但薰衣草的味道还是很重。楚怀沙捏着鼻子喝完,看着老管家欣慰的样子,她暗暗苦笑了一下。

——明明大家都是好人,爱德也是,收养我的爸爸妈妈也是。

——但,为什么就是这么不痛快呢?

——还是说,我一直在想念着……

想念着十四岁以前有自由,有伙伴,有父亲——平凡普通却又生动活泼的世界。

怀着三分复杂的心情,楚怀沙将视线投向窗外。远方,高楼大厦的灯光将世界映照的晶莹剔透,近处却是幽静的园林景色,她记得出租车开来时曾经过一处河湾,河水清浅,岸边有黄菖蒲丛丛生长。

突然之间,想去呼吸河边湿润的空气。如果被爱德华知道,他大概又会大惊小怪地抱着厚外套一路跟在后面,提醒她小心这个,注意那个。考虑一阵后,他拿起床头的座机拨通管家房间的电话,老管家的声音立即从彼端传来。

“小姐,您有何吩咐?”

“薰衣草花茶果然很有效,明晚可以在为我泡一杯吗?”

老管家简直喜出望外,“您这是什么话,为您服务是我的荣幸。”顿了顿,他小心地发问,“这么说来,您要睡了吗?”

“嗯,有些困了,你也早点儿休息吧。”

“是,小姐晚安。”

“晚安。”

挂了电话,楚怀沙立即冲下床。尽管只是出门散散步,她还是不愿意穿的太邋遢。作为典型的处女座女生,她总是强迫症似的每时每刻都想以完美形象示人。

她换上浅驼色的长袖针织衫与羊毛格纹高腰裙,套上长袜,对镜整理好后,这才小心翼翼地拉开门左右张望。虽然知道爱德华肯定在房间里,可没在走廊里看到他的影子,她还是感到一阵心虚地轻松。

小阿赞吖

引爆者Ⅰ

Chapter1.EXPLODER

黄昏,十四岁的楚怀沙站在家门前。

街对面,夕阳穿过梧桐树梢,朦胧长某种绯红色的透明光感。随着视线的摇晃,光点不断闪烁,明暗交错间给人以失焦的不安感。

忽然,树下传来一声有力的粗嗓音,轻而易举便给世界注入了既可靠又真实的生命力。

“沙沙,谁是世界上最帅气的男人?”

楚怀沙的视线迅速下移,嗓音的主人正站在梧桐树下。

那是一名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粗犷的国字脸棱角分明,下颌的线条坚硬如大理石,一条刀疤贯穿右边脸颊,硬发之下是一双目光锐利的眼睛。但,此刻的夕照给这双眼睛笼上了一层温柔的色泽。

他笑着看定楚怀沙的脸,重复一次:“沙沙,在你心目中,谁是世界上...

Chapter1.EXPLODER

黄昏,十四岁的楚怀沙站在家门前。

街对面,夕阳穿过梧桐树梢,朦胧长某种绯红色的透明光感。随着视线的摇晃,光点不断闪烁,明暗交错间给人以失焦的不安感。

忽然,树下传来一声有力的粗嗓音,轻而易举便给世界注入了既可靠又真实的生命力。

“沙沙,谁是世界上最帅气的男人?”

楚怀沙的视线迅速下移,嗓音的主人正站在梧桐树下。

那是一名年近四十的中年男子,粗犷的国字脸棱角分明,下颌的线条坚硬如大理石,一条刀疤贯穿右边脸颊,硬发之下是一双目光锐利的眼睛。但,此刻的夕照给这双眼睛笼上了一层温柔的色泽。

他笑着看定楚怀沙的脸,重复一次:“沙沙,在你心目中,谁是世界上最帅的男人?”

——是……

答案几乎脱口而出,夕阳下的世界却突然摇晃起来。画面失去了焦点,国字脸、刀疤、锐利又温柔的眼神,全部融进了一片无序的六边形光斑里。

——不,让我说完!

摇晃不仅没有停止,反而愈加剧烈。楚怀沙能感到那个世界在推她离开,她努力挣扎,不愿就此远离越来越模糊的夕阳以及夕阳下渐渐远去的男子身影。

“小姐。”

晃动平息了,与之一同消失的还有梦境中的国字脸男子,十七岁的楚怀沙靠在椅背上,沮丧得不能自已。

“小姐,请您醒醒,飞机已经着陆了。”

稍微平稳呼吸后,楚怀沙睁开眼睛,飞机还在滑行,窗外,机场的景象缓慢向后移动。刚才将她从梦中惊醒的,原来是飞机降落时的震动。

“您没事吧,小姐?您的脸色看上去很苍白。”

身边又一次传来老管家爱德华担忧的声音。养父母不放心她一个人来中国旅行,特意派出深受他们信任的爱德华随他出行。楚怀沙勉强挤出一个笑容,用纯熟的英语回答:“没事,不过是个梦。”

“哦,您做噩梦了?”爱德华小吃一惊,沉吟道,“肯定是长途飞行太劳神了,到了酒店以后,请让在下为您泡一杯薰衣草花茶——”

“我真的不喜欢薰衣草的气味,爱德。”楚怀沙腻烦地说。

“那就再加上蜂蜜,味道会好很多,既安神又解乏,让您一觉睡到天亮。明天的行程并不紧张,您尽管先休息好,身体累垮了可不行,不知道在中国能不能买到您喜欢的那种曲奇,实在不行的话再下也可以借用厨房的酒店为您……”

忠心耿耿的老管家还在忧虑地说这说那。楚怀沙不知道是英国人都这么爱腻歪还是爱德华上了年纪后特别能唠叨,总之她已经习惯到连劝阻都懒得去劝了,索性任由他安排。这时飞机停稳,旅客们纷纷站起来拿行李,从伦敦希思罗机场飞来的这架班机上大多是来中国公干、旅行的白人,其中一个壮男拎着大包小包满头大汗地朝外挤,楚怀沙看看壮男那张棱角分明的国字脸,主动侧身为他让路。

壮男感激地不停道谢,直到一群人走下飞机四散而开时,他还边走边回头,不住地朝她挥手告别。楚怀沙目送他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人流中,不由得摇摇头,唇边牵起一抹自嘲的笑。

如果再有一次机会。

如果能够重回那日的夕阳下。

如果还能听到他用那有力的粗嗓音发出的问话——沙沙,谁是世界上最帅气的男人?

她一定不会再赌气,而会毫不迟疑地作出回答。

——是爸爸。

世界上最帅气的男人。是爸爸。


苏格拉没有底

第一章:圣人

  “这尊圣人我见过!”一位在角落的眼镜青年道。在场众人自然都都往他那里看去。

  这位青年竟然直接脸红了,断断续续的支吾的说:“我曾经在一本古籍上看过,这是一位准圣人,也就是半圣巅峰,于2000年前断古之战曾经出过力,击杀异域五位半圣,在战争结束……”

  “市民们请全体后撤,这具尸体就交给我们警方处理。为保证各位市民安全,警方将……”

  叶成道瞥了瞥警方一个个人员,“真是的,就不能让那个眼镜男讲讲完么,最近总是有新闻,老是有这种古尸从天上掉下来,谁吃得消,大白天的。”

  叶成道是...

  “这尊圣人我见过!”一位在角落的眼镜青年道。在场众人自然都都往他那里看去。

  这位青年竟然直接脸红了,断断续续的支吾的说:“我曾经在一本古籍上看过,这是一位准圣人,也就是半圣巅峰,于2000年前断古之战曾经出过力,击杀异域五位半圣,在战争结束……”

  “市民们请全体后撤,这具尸体就交给我们警方处理。为保证各位市民安全,警方将……”

  叶成道瞥了瞥警方一个个人员,“真是的,就不能让那个眼镜男讲讲完么,最近总是有新闻,老是有这种古尸从天上掉下来,谁吃得消,大白天的。”

  叶成道是目前五柳宫主人叶临道的独子,在江南基地市中就读于江南一大附中,一般的修行体系他也有所了解。

  但是自从断古之战后,修行体系多的数不胜数,光是要寻找自己擅长的领域,觉醒属于自己的天生天赋都要在高二的时候,到高二的时候,修行才刚刚开始,之前全都是在为这一天打基础。

  叶成道在去江南一大附中的时候,竟然看见了一具尸体从天上掉下来,而且这服饰完全不是现代装饰,这服饰总有种让他很不舒服的地方,仿佛充满了死气,又充满了不详。

  不过警方来了应该没有多大事情吧,自从断古之战后人类的修行体系逐渐多了起来,不再只着迷于科技的力量。

建立了22座世界级的修行圣地也就是基地市,每位基地市都有巡察使,实力基本不弱于这位尸体生前实力。

  当然叶成道实力有限,并不能看出什么端倪。炼气九层,这是没有觉醒天生天赋之前所能达到的最高境界,当觉醒天生天赋之后都会迎来一个短暂的爆发期。

  叶成道想着自己到底会觉醒什么天赋,这个天赋会决定自己未来的修炼道路。

  如果觉醒圣光系天赋,估计这辈子只能躲在岩系天赋大哥后面当奶爸了。

“小叶到了。”车子前面传来,司机祥和的声音。“谢谢,阳叔”

  “小叶记住,每一次天赋觉醒并不是绝对的。凭借自己的本性可以去觉醒别的系,比如我小时候比较懦弱,觉醒的就是水系的天赋之一――圣水守护。”

  “我当时还可以利用一个天赋,岩系的大地守护,我选择了水系,这是可以根据个人意愿而改变的。”

  “知道了,阳叔,谢谢”

  阳叔是父亲以前的司机,现在做他保镖兼司机,虽然基地市不允许出手战斗,可是总有些无视基地市法则的杀手。

  而且这个杀手组织――曙光,每次都可以安全的躲避巡察使的追杀,毕竟巡察使赶路也是要时间的。普通警察又拦不住。

  “歪?醒醒,叶子,等下咱就要去进行觉醒去了,你还这么魂不守舍的。”

  “害,不就是一具尸体么,我爸就是江南基地市,某研究所的教授,这些尸体……”

  “哈哈哈哈,不会是怕了吧,叶成道。”一道声音打断了李凯文的介绍。

  “你能不能让我把话说完?吴楠?”李凯文无语的说道,“打断别人说话是很没礼貌的。”

  “礼貌,礼貌能当饭吃么,老子在乡下和野狼打架和一些异域闯进来的生物搏杀的时候,你们可能都躺在你家女保姆的肚皮上!”

  李凯文火气这就上来了:“要打架?”

  “好了,凯文,不用和这种人计较。有条狗咬了你一口你难道还要咬回去还?用某科技星球古籍里面的话说,这种人就是氨基酸脱水缩合反应形成的特殊键!”叶成道笑道。

  凯文心有灵犀“也对,不应该和数字界字母界第二把手结合体吵架,他也不配。”

  吴楠明显没有绕过这个弯,但从叶成道和李凯文戏谑的表情上,估计也不是什么好词,暴脾气的他就要动手。


     每天两更,应该不会断更打算好好写下去



  

爱丽丝·滋贝鲁库
为什么呢,我只是每周例行清洁,...

为什么呢,我只是每周例行清洁,为什么会被扣上处女座的帽子呢?为什么呢?就因为我是处女座?(゚Д゚)ノ

为什么呢,我只是每周例行清洁,为什么会被扣上处女座的帽子呢?为什么呢?就因为我是处女座?(゚Д゚)ノ

锦鲤禹

[十二星座 ABO设]《弃棋》

4

双子一股火的快走下楼,不顾来自巨蟹“下楼声音小声点!”的警告。天蝎就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放着的半瓶可乐不停的暗示双子凶手是谁

三人都下来了,处女和双鱼分别在天蝎的两侧坐下,天蝎觉得大事不妙决定走为上计“不要走啊,天蝎酱,我们觉得你可能要陪我们一小会”双子双手按住天蝎的双肩,为了以防万一,处女和双鱼又一人一边按住

“可能要耽误点你的时间非常抱歉”双鱼另一只手拍在天蝎的大腿上。“双鱼,我觉得天蝎他的时间一定很充裕,不然哪来的闲工夫去做蠢事”处女另一只手抓着他那侧天蝎的手

白羊靠在厨房的门框上“他们在干嘛?”“讨债,没事不是第一次了”射手给白羊递了点瓜子,白羊表示自己上火了不吃

“赔钱!...

4

双子一股火的快走下楼,不顾来自巨蟹“下楼声音小声点!”的警告。天蝎就坐在沙发上,茶几上放着的半瓶可乐不停的暗示双子凶手是谁

三人都下来了,处女和双鱼分别在天蝎的两侧坐下,天蝎觉得大事不妙决定走为上计“不要走啊,天蝎酱,我们觉得你可能要陪我们一小会”双子双手按住天蝎的双肩,为了以防万一,处女和双鱼又一人一边按住

“可能要耽误点你的时间非常抱歉”双鱼另一只手拍在天蝎的大腿上。“双鱼,我觉得天蝎他的时间一定很充裕,不然哪来的闲工夫去做蠢事”处女另一只手抓着他那侧天蝎的手

白羊靠在厨房的门框上“他们在干嘛?”“讨债,没事不是第一次了”射手给白羊递了点瓜子,白羊表示自己上火了不吃

“赔钱!”“阿!”前一句是双子双鱼,后一句是天蝎处女。“赔钱吧,要还我双倍,下次出去给我买两瓶回来”双子盯着天蝎的双眼,越靠越近“好好,可是我只用了你半瓶,两倍也是一瓶”天蝎表示自己妥协了,但要在挣扎一下“你开了一瓶是算一瓶,要赔两瓶是要完整的两瓶”“OK,给你带,可不可以不要盯着我了”天蝎被双子不断靠近的大脸搞的有点不好意思了,就把脸撇过去,巧了,正好和双鱼对视上

“我不用你赔我红茶,你只用了我一包,就让你赔我一盒,我过意不去”这时的双子已经心满意足的走了,“嗯…暂时想不到缺什么,那…先欠着吧,以后还”“阿!额…好,你乐意就好”

“什么!你就这么轻易的原谅他了!”处女表示不能理解双鱼的行为“我没有原谅他,他还欠着我债呢。最近太累了,麻烦事能从简就尽量从简,我懒”。处女依旧表示不解,双鱼向来视自己的茶为宝,别人可能不知道但处女知道,动了双鱼的茶,他是绝对不会放过的对方的,现在双鱼这样做为了什么?真的是因为太累了?

不对,现在不是考虑别人事情的时候,还要为宝贝茶杯讨回公道“我…”“我愿意上街带东西”天蝎先提出。这话让处女有些心动,这段时间是王宫的外交高峰期,在家处理文案的人会忙到没时间吃饭,更别说出去买东西了“我不需要!你给我保障从今以后再也不会触碰我的杯具,我大可原谅你”处女看有人递过来白纸和笔,哦,是摩羯。处女把条约大致的列了出来“给,签名”天蝎接过笔,签上自己的大名,嗯,字写的蛮不错的

怎么就原谅他了?大家都知道天蝎有记仇和报复心理,但这不是处女原谅他的理由。可能处女觉得杯子完好,以后也不会被折腾就是最好的了吧


处女把纸贴在碗柜内壁,把杯子清洗干净,小心翼翼把它放会原位,用?宠溺?的眼光看着它们,最后依依不舍的关上碗柜。“这绝对是我看过最快的一次折腾了”射手表示自己没看过瘾,无奈的把 剩下的瓜子放回果盘,“有次天蝎不小心把金牛放在茶几上的账本打湿了,金牛让他抄十份”“别提了,我到现在还没抄完呢”


在天蝎和处女“友好交谈”时,双子正在迎接位人回家“我回来,双子”“欢迎回家,今天工作辛苦了”

锦鲤禹

[十二星座 ABO设]《弃棋》

3

“双鱼,这文件有个地方不清楚,你来看看是不是出错了”进来了个灰色短发的人,看来双鱼和他是认识的还关系不错“我看看”

双鱼走门边,打开房间灯的开关,白羊突然的光亮刺激到眼睛,下意识的遮挡下光线,他们俩怎么没事?是适应了吗?

“这里是支出金额之类的数据,我帮不了你,找金牛吧”摇了摇头“这样,那我先去处女那了,我的工作还没做,这分是狮子的,放你这了”“好的给我吧,辛苦了,摩羯”

白羊适应了光亮,“那个,魔…摩羯,带我一起去吧,这个是处女让我帮忙送的”白羊跟上前“处女的?给我吧,我拿进去,你进去可能有危险”摩羯接过杯子“那麻烦你了,我就先下去了,一会记得下来吃饭”白羊挥了挥手示意自己要下楼...

3

“双鱼,这文件有个地方不清楚,你来看看是不是出错了”进来了个灰色短发的人,看来双鱼和他是认识的还关系不错“我看看”

双鱼走门边,打开房间灯的开关,白羊突然的光亮刺激到眼睛,下意识的遮挡下光线,他们俩怎么没事?是适应了吗?

“这里是支出金额之类的数据,我帮不了你,找金牛吧”摇了摇头“这样,那我先去处女那了,我的工作还没做,这分是狮子的,放你这了”“好的给我吧,辛苦了,摩羯”

白羊适应了光亮,“那个,魔…摩羯,带我一起去吧,这个是处女让我帮忙送的”白羊跟上前“处女的?给我吧,我拿进去,你进去可能有危险”摩羯接过杯子“那麻烦你了,我就先下去了,一会记得下来吃饭”白羊挥了挥手示意自己要下楼了“好的,知道了,一会我叫他俩下去”


摩羯进入房间,把杯子放在茶几上。房间了没有白羊当时闻到的百合味的信息素,可能是因为处女他打了镇定剂,加上开窗通风的缘故吧

处女的房间亮多了,同样是在房间工作,双鱼和处女的差距怎么这么大

“阿,不行了,今天的量怎么这么多,你还把狮子的活接了,你是想累死吗!”处女走到茶几拿起杯子,摩羯则坐到桌前批阅自己的文件

“噗!”处女喷出刚刚喝的“咖啡”,“这是什么东西,啊啊,好气阿!”处女把杯子放在摩羯的工作桌上,自己拿丝巾反复擦拭茶几“啊啊啊!我要爆粗口了,谁做的,啊啊!”“刚刚白羊送来的”摩羯看着杯中不知名液体“白羊?那个新人吗?不是他,不可能是他,他怎么可能知道哪个是我的杯子哪个是双鱼的杯子”处女再次确定茶几已经擦的很干净,扔掉湿巾“对!双鱼,这饮…呃,我真的完全不想称他为饮料,这液体里有双鱼红茶的苦味和可乐的气泡感,我去找双鱼,你先自己做吧!走了”

处女摔门而去,看了现在火气很大


双鱼这时去了三楼,把财务文件和金牛核对下“下次我去和狮子商量下,把这些文件先分类下,在交给我们。不然这样做着自己不擅长的任务,实在是太麻烦了”这位金色外翘短发的人提出了个不错的建议,为什么以前就没人发现这个问题?“麻烦你了。”双鱼表示了自己的谢意后准备下楼吃饭


“阿,双鱼酱,下楼吃饭,一起?”粉色的发色很可爱,因为是中长发所以头发刚好搭在双肩上“双子?好啊,一起”

“那边两个,对,就是你们等下”是处女,在他们要下楼时叫住“找你的吧,那我先下去吧”双子在双鱼耳边说到“不不不,双子也有你的事,也耽误下你的时间”处女把杯子递到他俩的面前。面对它,他俩都认得这是处女珍视的茶杯,双鱼还认出是之前白羊拿来的那个“怎么了,处女酱,你是打算送我了吗?我不要,我可是正宗的可乐派,对于你俩的收集杯具没兴趣,你还是给双鱼吧”双子最先表明态度,坚决不要它

“什么呀!我是绝对不会给你玩的宝贝的,想都别想,就算是双鱼那套白金色的跟我换,我也不”处女也表明态度,坚决不给“阿!不对,我是要和你们说这杯里的东西的,我觉得,你的红茶,你的可乐可能被糟蹋了,尝尝”双鱼接过茶杯“你不介意我喝你宝贝杯子?”“喝吧,它经历了这样的事,我是绝对要给它洗澡的了”

双鱼抿了一小口,就把它交给了双子。双子一口下去直接喷了出来“什么鬼!我的可乐居然混合了什么不知道的东西装在你的杯子里”“装在我的杯里是它的荣幸,不要嫌弃我的杯子”“里面好像是有我的红茶,啊啊,我的红茶,这几天忙没法出去采购,我都不舍得喝它呢,谁敢的”

“我知道是谁了”,双子貌似想到谁了,转身就要下楼“走,找他去”



锦鲤禹

[十二星座 ABO设]《弃棋》

2

“喂,那边的那位,能帮我拿杯咖啡上来吗?麻烦了”在二楼有位淡紫长发的人,他散发着浓厚的信息素,百合…花味…好好…

“喂,新人醒醒,记的拿”他叫醒刚刚走神的白羊就摔门离开了“阿…阿好”


好浓厚的信息素,是位OMEGA吗?他叫我干嘛来着?白羊此时已经到厨房了

“新人?白羊?”一位棕长发的人在灶台那处理蔬菜,旁边还坐个深紫发扎着半丸子的人,“傻站那干嘛,进来呀”“哦哦,好”白羊顺手拿了凳子坐在厨师旁边,“天平和我们说过你了,给”厨师把灶台上的三明治递给白羊“晚饭还没做好,你先吃这个吧,非常抱歉”“没有那回事儿,非常感谢你的三明治”

“我叫巨蟹,他是天蝎”“我可是个厉害的ALPHA哦...

2

“喂,那边的那位,能帮我拿杯咖啡上来吗?麻烦了”在二楼有位淡紫长发的人,他散发着浓厚的信息素,百合…花味…好好…

“喂,新人醒醒,记的拿”他叫醒刚刚走神的白羊就摔门离开了“阿…阿好”


好浓厚的信息素,是位OMEGA吗?他叫我干嘛来着?白羊此时已经到厨房了

“新人?白羊?”一位棕长发的人在灶台那处理蔬菜,旁边还坐个深紫发扎着半丸子的人,“傻站那干嘛,进来呀”“哦哦,好”白羊顺手拿了凳子坐在厨师旁边,“天平和我们说过你了,给”厨师把灶台上的三明治递给白羊“晚饭还没做好,你先吃这个吧,非常抱歉”“没有那回事儿,非常感谢你的三明治”

“我叫巨蟹,他是天蝎”“我可是个厉害的ALPHA哦,有需要可以找我帮忙,我可是非常~乐于助人~的~”天蝎后面的话语听起来非常怪异

“哦,我现在真的需要你的帮助”白羊快速吃完三明治,“二楼,有人要我送杯咖啡上去,但,我不知道是谁”

巨蟹关掉水龙头“咖啡?可能是处女,他比较喜欢喝咖啡。叫你的人能描述一下吗”

“…嗯,淡紫色长直发,信息素蛮好闻的,好像是像…”白羊去回忆闻到的信息素的感觉,不知自己又走神了,“嗯,是处女,过来吧,我给你泡咖啡”天蝎跳下椅子,拉着白羊去一个特殊的碗柜面前,它是白色的木质碗柜和棕色调的厨房显得有些格格不入。里面被分为两个区域,两边的杯具风格、配色完全不一样。一边是白金配色,放有各式各样的茶叶,一边是蓝白配色,放有不同品牌的咖啡

天蝎拿了个蓝白的杯子又拿了包红茶,倒半杯水泡,然后在冰箱里拿来可乐到满“你在干嘛?这是咖啡吗?”白羊疑惑的看着天蝎捣鼓“咖啡”“你不懂了,处女他口味独特,要的肯定是这个”天蝎拿出泡好的红茶包,搅拌搅拌

“你去送,我不去”白羊不大相信天蝎的话,就算是他这样不喝咖啡的人也知道这绝对不是咖啡“我真的想替你去送,但我要留下帮巨蟹做晚饭。去吧”“你是想害我吧!”

“怎么会,巨蟹,你来评评理”天蝎露出笑容,巨蟹刚刚在炒菜,并不知道咖啡的材料,所以回答到“白羊,你放心,虽然处女有时比较严厉,但他是很好相处的,不要怕,去吧”

“真的?”“真的”“我去了”“去吧”


白羊到了二楼才想起来,我好像没有问处女在哪个房间阿!怎么办?下去问问?可是“咖啡”要凉了就不好喝了!要不随便敲间,有人就问问,直接找到最好

进入走廊,敲了第一扇门,“请进!”是没听过的声音,不认识,进去问问“我进来了,你好”

房间很黑,没有窗户,只一盏台灯在书桌上亮着,房间里有股淡淡的荷花的香味,像是深夜多云里的月光一样,淡到不仔细就感受不到“请问你是哪位?有事吗?”坐在书桌前那个黑发扎着低马尾的人摘下眼镜转了过来

不是他,“我是新人白羊,请问处女的房间在哪?”

他看了看白羊手中的杯子“出门,右手边看到的那间就是了”“那个,请问你的名字方便和我说吗?”白羊想知道他的名字,毕竟都是生活在一起的人“我叫双鱼,是个BETA,很高兴认识你白羊”


墨下孑然
作为一个外表安分,内心蹦跶的双...

作为一个外表安分,内心蹦跶的双子。我讨厌的星座当属——处女座。

初中的时候我的同桌是个处女男,本来我对处女座的印象还挺好的,可是跟他坐了一年,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指点别人的洁癖,接纳自己的邋遢”。

他很黑,长的真的一言难尽,每天跟一只炸毛的鹦鹉一样,吹毛求疵到了极致,我俩天天吵架,虽然双子座的我很擅长吵架,但是跟他吵不是那种口若悬河,口吐莲花的感觉,而是分分钟都要把我气吐血。

你说东,他偏要说西。

他每天都学我说话,我说一句,他重复一句,我说,我早上没来的急吃饭,他就说,谁让你不吃啊,你饿了活该。

我说,昨天的作业我写了很久才写完,他说你个瓜皮,写那么久一定是你不会。

值日的时候,我...

作为一个外表安分,内心蹦跶的双子。我讨厌的星座当属——处女座。

初中的时候我的同桌是个处女男,本来我对处女座的印象还挺好的,可是跟他坐了一年,我终于知道什么叫“指点别人的洁癖,接纳自己的邋遢”。

他很黑,长的真的一言难尽,每天跟一只炸毛的鹦鹉一样,吹毛求疵到了极致,我俩天天吵架,虽然双子座的我很擅长吵架,但是跟他吵不是那种口若悬河,口吐莲花的感觉,而是分分钟都要把我气吐血。

你说东,他偏要说西。

他每天都学我说话,我说一句,他重复一句,我说,我早上没来的急吃饭,他就说,谁让你不吃啊,你饿了活该。

我说,昨天的作业我写了很久才写完,他说你个瓜皮,写那么久一定是你不会。

值日的时候,我说,我终于把清洁区扫完了,他指着地上缝里的灰说,你哪里扫完了,你看你花了这么长时间,还有垃圾,你看。

当我被老师表扬作文写的优秀时,他说,你肯定是抄的,你有本事每次都评优啊。

当我考试没他考的好时,他更扬眉吐气了,瞬间把我踩脚底下。

我们之间的争吵永远喋喋不休,他就像一个指点江山的老妈子,把别人的错想着法的挑出来。

对于这种情况,我每次都只能——打,暴打,气得我一个谦谦君子非要变成包租婆。

呕气!

阿卡莉雅斯

永恒的光

温柔的星光流转

战火在号角中引燃

善恶在一念间转换

是谁到黄泉一探


天边划过的闪电

是王者的威严

沙罗花瓣凋谢

传递沉默的箴言


山中飞龙腾渊而出

指尖猩红悄然显露

黄金之矢破开束缚

圣剑之刃锋利如初


寒气消散而尽

剩下炽热的内心

玫瑰幽径尽头

到底是谁在等候


太阳给予的光辉

终将会被收回

黯淡人们的记忆

微风轻拂满目疮痍

吹散了他们在人间

驻足过的最后痕迹
[图片]图是网上找到,不知道是哪个太太画的,侵删

温柔的星光流转

战火在号角中引燃

善恶在一念间转换

是谁到黄泉一探


天边划过的闪电

是王者的威严

沙罗花瓣凋谢

传递沉默的箴言


山中飞龙腾渊而出

指尖猩红悄然显露

黄金之矢破开束缚

圣剑之刃锋利如初


寒气消散而尽

剩下炽热的内心

玫瑰幽径尽头

到底是谁在等候


太阳给予的光辉

终将会被收回

黯淡人们的记忆

微风轻拂满目疮痍

吹散了他们在人间

驻足过的最后痕迹
图是网上找到,不知道是哪个太太画的,侵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