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夏代孝明

3048浏览    151参与
お冷や水

看到他们互动好开心啊(躺倒)


梦回2015


看到他们互动好开心啊(躺倒)


梦回2015


篠緒
【2020情人節企劃】夏96...

【2020情人節企劃】夏96

✓夏代孝明 × 96猫

✓繪師:忘映 

✓排版:顧姎GuYang 


情人節快樂❤️

如果您也喜歡請不吝出聲讓我搭訕,您的愛心推薦留言都能給我大大鼓勵(*´︶`*)!

【2020情人節企劃】夏96

✓夏代孝明 × 96猫

✓繪師:忘映 

✓排版:顧姎GuYang 


情人節快樂❤️

如果您也喜歡請不吝出聲讓我搭訕,您的愛心推薦留言都能給我大大鼓勵(*´︶`*)!

单向出口

从去年年末开始塌房的小华 果然去庙里祈福要多求点啊

大概就是前几天一起吐槽角色傻逼粉丝脑残但是作品还是不错 今天一起辱骂ctm 滚吧 7456

哎 真是什么世道啊 塌房方式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碰不到

“我觉得我还会塌,算命的说他今年有桃花运”

“算命的不还说你三月有桃花运吗,自信点,就是你”

老铁 这是我能给你最后的安慰了


从去年年末开始塌房的小华 果然去庙里祈福要多求点啊

大概就是前几天一起吐槽角色傻逼粉丝脑残但是作品还是不错 今天一起辱骂ctm 滚吧 7456

哎 真是什么世道啊 塌房方式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碰不到

“我觉得我还会塌,算命的说他今年有桃花运”

“算命的不还说你三月有桃花运吗,自信点,就是你”

老铁 这是我能给你最后的安慰了


暖昧昧_あかさ

【自制中文字幕】【夏と彗星(夏代孝明)】27th【MUSIC VIDEO】


本家:https://twitter.com/natsu_to_suisei

/av83840736


(这是第五十四个自制字幕,也是2020年的第一个视频字幕,请多指教)


Music/Vocal:夏と彗星(夏代孝明)

Direction:Ryoji Yamada


歌词翻译:Rin(拿不拿的男友Rin)

字幕:暖昧昧(akasa)

【自制中文字幕】【夏と彗星(夏代孝明)】27th【MUSIC VIDEO】


本家:https://twitter.com/natsu_to_suisei

/av83840736


(这是第五十四个自制字幕,也是2020年的第一个视频字幕,请多指教)


Music/Vocal:夏と彗星(夏代孝明)

Direction:Ryoji Yamada


歌词翻译:Rin(拿不拿的男友Rin)

字幕:暖昧昧(akasa)

Ajn

最近喜欢听歌的内容然后跟着感觉画
但是笔记本色差太大最近只能画黑白辽

最近喜欢听歌的内容然后跟着感觉画
但是笔记本色差太大最近只能画黑白辽

王女醬_今天也是吃泥天

【名探偵いぶ】《お気に召すまま》問題篇 02

1、十九世紀英倫風

2、OOC嚴重

3、勿代三 勿代三 勿代三

4、對不起各位等更的讀者(如果有的話)這章比較短QQ

——————————————

「EVE,到底是怎麼回事?那盞燈怎麼了啊?」仿佛是一個十分自然的引導,夏代直接拋出了心中的疑問。

「……呃、咳咳、就是!」EVE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趕緊清了清喉嚨重新變得專注起來:「首先,在說明燈之前,我得先拋出一個前提。

我覺得死者應該是在晚上死去的。」

「驗屍結果剛剛送到了,她的確是晚上十一點左右被殺的。」那個帶海原夫婦來的警員開口道。

「很好,證明了我的推測沒錯。」EVE指了指微微開著門的廚房,裡面的桌子上堆疊著看來盛過晚...

1、十九世紀英倫風

2、OOC嚴重

3、勿代三 勿代三 勿代三

4、對不起各位等更的讀者(如果有的話)這章比較短QQ

——————————————

「EVE,到底是怎麼回事?那盞燈怎麼了啊?」仿佛是一個十分自然的引導,夏代直接拋出了心中的疑問。

「……呃、咳咳、就是!」EVE如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樣,趕緊清了清喉嚨重新變得專注起來:「首先,在說明燈之前,我得先拋出一個前提。

我覺得死者應該是在晚上死去的。」

「驗屍結果剛剛送到了,她的確是晚上十一點左右被殺的。」那個帶海原夫婦來的警員開口道。

「很好,證明了我的推測沒錯。」EVE指了指微微開著門的廚房,裡面的桌子上堆疊著看來盛過晚餐的盤子。「既然確定了死者的死亡時間,我就可以解釋燈的暗示了。

你們看,這盞燈還剩下半瓶燈油啊,如果她是自殺的話,難道就不應該是在昨晚那麼長一段時間就燒光了嗎?」

「咦?」夏代不解,「不是死者吹熄的嗎?」

「難道死者要在黑暗中站上矮椅子,再套上繩圈?怎麼說也很困難吧?」EVE提出了反駁。

「那麼、不是風嗎?」

「我問了海原夫婦的啊,他們都說他們發現屍體的時候,窗戶是關著的。」

「那麼,是員警吹熄的?」

「不可能啊,」天月搖搖頭,「我們很快就趕到啦,我有確保他們除了屍體外不碰到甚麼。」

「也不是我們,我們一直在門外等候警察的到來。」海原先生也澄清道。

「唔………。」夏代也變得無從反駁了。

「所以說,根據這裡留下的證據,我可以整理出一個這樣的結論。」EVE見夏代那副苦惱的樣子,就說的更加得意了:「這個兇手一定是個行事冷靜謹慎的人,而且體格非常健壯,能輕易舉起一個人。

再者,他看來也是跟死者有一定親密關係的人。」

「甚麼?!」夏代不禁一聲驚呼,大家的視線不約而同的聚集在他身上,他趕緊尷尬的吐了吐舌頭。

「首先,兇手在殺人後會吹熄油燈,證明他一點也不慌亂,仍然可以冷靜的進行潛意識動作。」

「潛意識動作?」天月提出了疑問。

「沒錯,就是下意識想要掩飾甚麼的動作。

像是動物在排泄後會用土蓋著排泄物一樣。」EVE繼續說明:「兇手殺人後,沒有慌亂離開現場,並清理了自己來過的痕跡,這不是證明了他的冷靜謹慎嗎?」

「可惜錯就錯在,他吹熄了油燈,留下了他殺的證據。」天月點點頭表示瞭解。

「然後呢,死者是吊著被發現的是吧?

除了直接把死者抱上去掛著,我想不到其他辦法可以把一個成年女性弄上去的方法了啊。

可以抱起一個成年女性的……兇手不是很健壯還會是甚麼啊。

而且,也沒甚麼可能會是女性了吧?

橫樑離地面也有一段距離呢。」

「那麼,關係親密呢?」天月繼續追問。

「很簡單呀,死者該不會是穿著端正服裝死掉吧。」

「的確不是。」

「正常女子不會由得自己儀容不整的去開門給不熟的人吧?」

「也是啊。」天月恍然大悟。

「憑著現場就可以推理出那麼多……EVEくん是天才!!」

「那個突然的敬稱是甚麼回事啊?」看著身邊整個變成粉絲的夏代,天月只能無力吐槽,轉而跟EVE說道:「可是我們在遊佐身邊查不出那樣的人啊。」

「那就是說,這個可能是死者的假名字。」EVE想了一下:「在這裡可以找到她的身份證明嗎?」

「她有很完整的身份證明文件啊,就在房間的抽屜裡面。」天月指了指死者的房間。

「不可能的、不可能是那樣啊……?」EVE歪歪頭,突然露出了驚恐的神情:「如果是那樣的話……會不會是、推理、不成立了?」

「欸……?!」眾人愕然。

「我、果然不是當偵探的料啊……。」

名偵探EVE,絕讚自我質疑中。

~TBC

下一章:《お気に召すまま》問題篇 03

————————————

對不起大家(土下座

沒想過不是小病而是大病一場orz

這個週末照常更新而且恢復爆肝的長度(拇指#

各位留下你們的手手跟心心我們下一章再見!!

王女醬_今天也是吃泥天
今天也是出來叫的好日子(NO我...

今天也是出來叫的好日子(NO
我看到的時候差點一個手抖掉手機wwwww
夏代桑好讚❤❤❤

今天也是出來叫的好日子(NO
我看到的時候差點一個手抖掉手機wwwww
夏代桑好讚❤❤❤

王女醬_今天也是吃泥天

【名探偵いぶ】《お気に召すまま》 問題篇 01

1.  首先要對不起戳進來的月子廚月子這裡篇幅比較少可是因為也是主要角色所以也tag了www

 
 

2. OOC注意

 
 

3. 十九世紀英倫風

 
 

4. 勿代三 勿代三 勿代三 

5.還沒看過的歡迎來看序章

 

————————————————————
〜僕ら今さあさあ 輪になって 回り始める〜
 
 

過了幾天,夏代就搬到了EVE所居住的公寓了。

 
 

EVE對於觀察跟推理的方面...

1.  首先要對不起戳進來的月子廚月子這裡篇幅比較少可是因為也是主要角色所以也tag了www

 
 

2. OOC注意

 
 

3. 十九世紀英倫風

 
 

4. 勿代三 勿代三 勿代三 

5.還沒看過的歡迎來看序章

 

————————————————————
〜僕ら今さあさあ 輪になって 回り始める〜
 
 

過了幾天,夏代就搬到了EVE所居住的公寓了。

 
 

EVE對於觀察跟推理的方面十分認真……其他方面卻是意外的傻氣。還有,很善解人意也很溫柔。

 
 

夏代覺得,其實EVE也很好相處呢。

 
 

對方的工作,似乎是自己沒有聽說過的工種,名為私家偵探的工作。書架上整齊排列著的檔案跟水松板上釘著的地圖和資料似乎也在無聲告訴著夏代這個事實。

 
 

會是怎麼樣的工作呢……?

問EVE,他卻說不出來。

 
 

「嗯……就是……有事件……然後、解開?」

 
 

「………………好難懂。」

 
 

「下次、也帶夏代去現場看看吧。」

 
 

也沒有想過,機會那麼快就到了。突然被EVE吵醒然後塞進馬車廂……好像人生中九點的時刻也不是很多呢。

 
 

早上的小鎮,原來擁有著那麼漂亮的風景的嗎?

夏代終於打好了蝴蝶結領帶,便叫了一聲坐在自己對面思考的同伴。

 
 

「EVE。

我們現在到底是……?」

 
 

「案件喔,說好要帶夏代去的。」

 
 

面前的人亮出了笑容。

夏代思考了好一會才記起自己問過他關於工作的事,原來那並不是在開玩笑。

EVE一直也有認真對待。

 
 

「這是怎麼樣的案件?」

夏代低聲而且好奇的問道,通常也是看見幫會啊追捕逃犯等等驚險的情節……不知道會不會遇到?

 
 

「一名女士在自己家吊頸自殺,可是她的鄰居們並不認同。」

 
 

「欸?鄰居?」

 
 

「是啊。鄰居們看來都跟那個女士關係很好,都說那位女士很親切也很開朗,不像是會自殺的人。」

 
 

「好像……有點普通。」

 
 

「誒嘿嘿,有時候平淡才是好的喔,夏代。」

EVE笑了,

「而且如果有很需要體力的案件,我想我會直接放棄。」

 
 

「欸、這樣啊。」

在家也見識過EVE連房間到客廳的路也覺得遙遠的事實了,這的確聽來是EVE的風格。

隨著突然的剎車,馬車已經來到了現場的公寓。

 
 

「夏代,我們到了喔。」

EVE先跳下了車,夏代也跟著下來。

面前的公寓已經有警員守著,EVE無視那些人直直的推門走進去。

 
 

「夏代你看,沒有破門的痕跡呢。」

 
 

又微微折返仔細了看了看門鎖,EVE輕聲的道。

 
 

「那就是說,本來門就是開著的啊……。」夏代點點頭。

 
 

兩人走進屋內,環視著四周。

 
 

「從天花吊下的那個繩圈,是原本吊著屍體的繩圈。屍體已經被搬走了,其他的也維持著原本的樣子。」

突然一把聲音在夏代身旁響起,只見身邊有一個穿著簡潔便服的男性拿著小筆記本讀著上面的資料,似乎是在替EVE說明,

「死者遊佐櫻,26歲,為人善良又樂於助人,身邊很多鄰居都很喜歡她。

可是幾乎找不到關於她的糾紛,可以說我們有的資料裡面連關係差的也沒有。」

 
 

「這樣啊……傷腦筋了呢……。」EVE抓了抓貝雷帽下的頭髮。

 
 

「至於當時第一目擊證人是作為鄰居的海原夫婦。被發現時死者就是吊掛在繩圈上面,沒有掙扎的痕跡,死因經證實的確是吊頸斷氣死亡。家裡也沒有發現任何可疑的指紋。」

那人繼續念著,EVE也走到繩圈下方靜靜察看。

 
 

「頸上的勒痕是水平的?」

 
 

「不對喔,後端微微向上斜。」

 
 

「這樣啊……。」

似乎所有證據都指向自殺呢,EVE感到腦袋一陣混亂。

 
 

「海原夫婦現在在嗎?我想請教他們一些事情。」

 
 

「喔,在的。」那人揮手叫來一個警員跟他說了幾句,警員點點頭便走開了。

 
 

「說起來,這傢伙是誰?」

那人帶著疑惑的神情指著夏代問道。

 
 

「啊,我沒說?」

 
 

「沒有。」

 
 

「呃、對不起。」EVE心虛的笑了笑,

「他是夏代孝明,是我的新助手喔。」

 
 

「助手……啊。」那人打量了夏代一下,隨即亮出了耀眼的笑容,

「我是天月!是一個警探,多多指教哦。」

 
 

夏代直直的看著對方。

 
 

眼前的男子有著平凡的棕色髮色跟棕紅色的眼睛,卻有著比誰也要亮麗有朝氣的笑容,眼神裡面也充滿著像是月亮一般溫馨和諧的光芒。稍稍帶電子感的嗓音響亮得仿佛有著天空的遼闊感,讓他有一種說不出來的魅力,幾乎讓人不容拒絕。

 
 

「多多指教!」夏代用力的跟對方一握手,

「對了,筆記本上的圖案很可愛喔。」

 
 

「哈哈,那個是正宗君,是我畫的吉祥物喔!」

 
 

「哦哦,原來是你畫的?很好看嘛。」

 
 

「嘿嘿,謝謝你的誇獎!」

 
 

果然是三言兩語就熟絡了呢。EVE的內心早就無數次想象這兩個開心果見面的場景,現在看來跟想象中的相去無幾呢。

 
 

呼呼的笑著轉身想繼察看現場的時候,一個格格不入東西映入了EVE的眼簾,讓他的表情瞬間僵住了。

 
 

「……?!」

 
 

「海原夫婦到了。」剛才離去的警員帶來了一對和善的中年夫婦,兩人見到EVE等人都點點頭打了招呼。

 
 

「失禮了。」海原先生先開口了,「請問哪一位是EVE先生?」

 
 

「我就是。」EVE趕緊回頭應道。

 
 

「遊佐生前是一個好女孩……請你一定要為她討回公道。」他沈痛的說著,身旁的妻子也附和著說道,

「雖然她在這裡無親無故,可是她是個開朗而且堅強的人,我們跟其他鄰居都相信她不會突然自殺的。」

 
 

夏代不禁一陣感概,這裏附近的居民居然會為了一個死去的女孩而不惜委託EVE調查,證明了遊佐生前的善良真的可以感動到身邊的人,說她是這裡的天使也不為過。

 
 

「嗯,我知道了。」

EVE也被這沉重的氣氛感染到了可是也只能嘆一口氣,

「我會儘力而為。」

 
 

「喵……。」夏代感到小腿癢癢的,低頭一看,原來有一隻黑貓走近了自己。

 
 

「哎呀,怎麼會有一隻貓啊?」他不禁蹲下來摸了摸小貓柔軟的身軀。

 
 

「牠叫ごま,是一隻流浪貓。遊佐很喜歡牠,經常都會給牠食物,所以牠喜歡在這附近徘徊。」海原先生回答道。

 
 

「是啊……。」夏代抱起了黑貓,看著牠琥珀色的大眼睛唏噓的低聲說著,「ごまさん看來還沒有知道遊佐小姐已經去世的事情呢……。」

 
 

「海原夫婦,請你們先回答我的一個問題。

請問你們發現屍體的時候,屋內的窗戶是開著還是關著的?」EVE看著窗戶問道。

 
 

「是我先推門發現屍體的,窗戶是關著的。」海原太太率先應道。

 
 

「我聽到內子的叫聲隨後趕到,我也看到窗戶是關著的。」海原先生摸摸下巴回想了一下,也這樣答道。

 
 

EVE微微的笑了。

 
 

「很好。

那麼,你們的懷疑十分正確,遊佐櫻的確不是自殺的。」

 
 

「——?!」

聽見這話的夏代跟天月不禁一起倒抽一口氣。

 
 

「證據,就在那裡!」EVE的手一揮,直直的指著了一盞在窗邊剩下半瓶燈油的油燈。

 
 

「…………………………

………………????」

眾人一陣呆愣。

 
 

「……欸、欸???

不、不懂嗎???」

EVE看大家無動於衷的樣子,不禁有點慌張的叫起來。

「這、呃、那個……!」

 
 

糟糕、一緊張又忘了詞……!

私家偵探這工作,真的很不好當啊。

 
 

——TBC

 
 

下一章:お気に召すまま 問題篇 02

——————————————————

謝謝今天看到這裡的你~~~~~

我想說我更得好準時(?

希望最後寫出來故事是流暢的,而且大家發現漏洞也可以大聲說我會改善的!!!((

夏代真的隨時讓人擔心啊昨晚的偏頭痛推讓人好擔心((

歡迎跟我勾搭,也歡迎跟我發廚!!!(你夠#

還是想說一句,你們每一個愛心跟小手都是我更下去的動力,謝謝你們(

 
 

那麼下週再見!!

 

_冰凌蔷薇_
【nico唱见同人】Slow...

【nico唱见同人】Slow Downer(EveSou)[下]

我怎么约鸽越久了。。。反正完结了我可以随便鸽了哈哈哈哈哈/bushi本来分上中下的,后面因为字数没控制好所以就把上和中合起来了

上篇链接→http://binglingqiangwei.lofter.com/post/1fe9af57_12e0d2651

*腐向注意

*世界观较庞大,槽点很多请见谅。。。

*私设,跟三次无任何关系

*玻璃渣注意

*不确定会不会坑,慎入

*如果全部可以接受的话那我们就开始吧

-

昏暗的房子里,一位天真无邪地笑着的茶色发男孩拿着自己亲手给母亲做的花瓶,他嘴角弯起的弧度,就像冬日的暖...

【nico唱见同人】Slow Downer(EveSou)[下]

我怎么约鸽越久了。。。反正完结了我可以随便鸽了哈哈哈哈哈/bushi本来分上中下的,后面因为字数没控制好所以就把上和中合起来了

上篇链接→http://binglingqiangwei.lofter.com/post/1fe9af57_12e0d2651

*腐向注意

*世界观较庞大,槽点很多请见谅。。。

*私设,跟三次无任何关系

*玻璃渣注意

*不确定会不会坑,慎入

*如果全部可以接受的话那我们就开始吧

-

昏暗的房子里,一位天真无邪地笑着的茶色发男孩拿着自己亲手给母亲做的花瓶,他嘴角弯起的弧度,就像冬日的暖阳一样。

“妈妈,生日快乐~Souくん最爱您了哦~”

他拿到了母亲面前,母亲接过形状略笨拙颜色略粗略的花瓶,看了几眼。她的脸上没有任何喜色,只有,冰山一般的冷漠。

“爱?”

花瓶落地,随着清脆的碰撞声,一小块一小块的碎片取代了这个看上去并不太好看的花瓶。

“你根本没有‘爱’的权利。因为就算是你对人类抱有爱意,也不会有人来回应你的。”

Sou脸上原本欢快激动的笑容,彻底变成了害怕和恐惧。说实话,他一直很害怕自己的母亲,但尽管如此,因为对她的“爱”,也仍然会让他展露微笑。

“妈妈……?”

“所以,最好闭上你那整天搪塞着‘爱’的嘴。”

不给人发言的权利,Sou的母亲仿佛就是这个地盘的女王,威压感压得他喘不过气。想要哭出来,但是他不能,因为哭出来的话又要被骂了。

他不知道他的母亲为什么会这样,他也不知道自己身边的这个世界为什么会这样,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会对他这样不公平,仅仅是,什么都不知道。因为什么都不知道,他只能一个劲去服从啊……

所以此刻,他只能选择服从自己的母亲。有口罩的话,我那所谓的恶心的“爱”就不会跑出来了。

对吧,妈妈?

回忆结束。这天早晨,Sou依旧按照Eve医生说的,拿出两粒“Slow Downer”,将口罩稍稍往下拉。无味的药品随着水咽下去后,他又将那张印着心形的口罩拉上,重新盖住了自己从来不为人所见的嘴。

今天的两人,是在医院楼下的花园里透气,毕竟一直关在病房里,会很压抑的。

Sou的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看起来也比先前活力了很多。他在花丛里奔跑着,无忧无虑地追赶着一只花蝴蝶,看上去就像孩子一样,比他现在还要年幼的孩子。

Eve只是在旁边看着,眼睛里充满了宠溺,放任他就这样在花园里玩闹。大概因为是清晨的缘故,这个花园很空荡,此时,就只有他们两个人,原本窄小的花园,现在竟变得跟沙漠一样广阔无垠。

似乎是下意识地,Eve拿出了写生本,坐在了草地上,拿着铅笔竖比这开始构图。Sou的轮廓,Sou的发丝,一切都是这么精细,像是想要把这一切定格,让它成为永恒。

定格……吗。Eve甚至这是不可能的,他手中的药应该已经所剩无几了。他的笑脸,他的病服,以及他脖子上的伤,一点一点地在画本上呈现。画着画着,他的手越来越慢,越来越颤抖。

明明,是想要留住的,明明,不想他消失的……

“嘶——”画笔把纸张戳破了,留了下一道宛如他脖子上的伤痕一样的裂痕。Eve不甘心地咬着牙,这时他才发现,Sou已经不知什么时候走到了他身后。

“Eve医生还会画画啊,好厉害!听说Eve医生还是医学家吧?”

“啊...嗯。”

Eve心不在焉地回答道。他无法告诉Sou,自己在医学界只是个无名小卒,更无法告诉他现在研究的药品是为了谁。

“Eve果然跟我不一样,是个很出色的大人呢。”

Sou直起身子,对Eve笑了笑说。但是Eve能看出来,他眼里略微痛苦的神情。

“所以我也一直在想那时候直接死去的话会不会更好一些……”

「这样想着,感到有些为难啊。」

Eve抬起头,怔怔地看着他。这似乎,他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使命在身。

看起来药物见效了呢……他知道,自己已经从这条路上无法原路返回了,倒不如说一开始就知道。他已经决定了,这次不会再心软,他会好好地履行自己的使命,但在这之前,他大概是想要为这孩子的最后留下些什么吧……

“呐,Eve医生,您对‘自杀’怎么看呢?果然是很可耻的行为吗?”

Sou的声音使得Eve从思绪中回过神来。他这才发现,自己的眼前,被一双大大的湛蓝瞳孔所占据。

好近……因为害臊,Eve不由得将头缩了缩。不知道为什么,明明隔着口罩,自己却能感受到对方呼出的热气。

如果我能够留住他的话,我肯定会回答“是”,但是……

“并不是哦。”

Eve的回答令Sou怔住了,一双本来就大的眼睛现在变得更圆更大。

“生与死是一个人的选择,如果你想活下去的话,那你就一定会活下去。你现在不也好好地站在这里么?”

Eve对他歪头一笑,而此时的Sou仍然愣愣地望着他。

“居然,您也是这么想的嘛!您是我见过第一个和我想法一致的!”

他现在的内心已是无比的激动,像是找到了知己一样。

虽然这只是Eve编造的,并不是出自于本心,但是他看着眼前的人这么开心,也就忍了。

“Eve医生,如果我继续活下去的话,会幸福的吧?”

Sou突然间像Eve这么问,这一刻,Eve伪装的微笑终于开始逐渐脱落。

“会有很多朋友,会被大家所爱着。”

Sou似乎没有注意到Eve脸上的变化,只是依旧单纯地笑着,继续说下去。Eve很想告诉他“不会”,很想告诉他事实,但是他不能。他不想让自己亲手送给他的离别礼全都在此毁灭。

“然后,还能和Eve医生一起出去玩的吧?”

听着他这令人揪心的话,Eve咬紧了牙。会为一个患者心痛什么的,很奇怪对吧?这些本应都是属于他的,这些本来全都可以实现的。因为他,也不过是一个人脆弱的正常人类啊。

“哦对了,等我高中毕业了,Eve医生一定要带我去染一次发哦?”

快住手……脑内一遍又一遍地回响着这个声音,Eve感觉自己的眼泪就要掉下来了。他无法回答他的这些问题,就像两人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一样。

「请告诉我只是淡然度过一生的理由,医生。」

“这些都会实现的,对吧?”

他的话语,一字一句都是那么令人喘不过气。Eve已经无法再听下去了,因为无法承受这份责备。

突如其来的温度令Sou缓不过神,这是他17年来第一次体会到这种感觉,拥抱的感觉。

“Eve……医生?”

他怔在了原地,而Eve,仅仅是这样紧抱着。他看不见Eve的表情,他也不知道Eve为什么会突然这么做。

“再一起,去吃寿司吧?”

一如既往温柔的声音,令人无法抗拒地温柔的声音。Sou虽然仍然感到很奇怪,但他还是像往常一样,活泼地笑着回答道:

“嗯。”

又过了一天,Eve知道,随着一天一天地过去,他们分别的时间也会越来越近。

今天也去医院看他吧。一如既往的早晨,他坐了起来,往自己因为堆满了药剂瓶而显得杂乱无章的桌面望过去,那张未完成的画整齐地装在画框里,在它旁边的,是与他第一次见面时他送我的那条上吊绳。

啊,说起来这个得还给他呢。Eve拿上这根粗糙的麻绳,穿上自己的白大褂准备出门。不过,他为什么会把在这个东西交给我呢?大概是害怕自己会乱来吧。

但是当他到达那间病房0212病房的时候,病床上空空如也。“他今天出院了,让你去他家找他”他被这样,告知着,顺着护士给的地址一路来到了Sou的家。

说起来,我还没去过Souくん的家呢。

他轻轻推开了门,这个门看起来连锁头都是坏的。很奇怪,明明是白天,这里却跟夜晚一样昏暗,是因为只有一个窗吗……他的家里很空荡,与其说是家徒四壁,倒不如说像是很久都没有人住过一样,四处洋溢着诡异的气氛,空气里还弥漫着一股腐烂的气味,难道说他母亲的尸体没有好好处理吗?

在他没注意到的情况下,他,那个人,就站在面前,这个房子的正中央。Eve不知道他这17年怎么过来的,不知道如何向他开口,这个房子压抑的气氛已经让他失去了语言组织能力。

“Eve医生,你来了啊。”

他先开了口,脸上是一如既往的微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微弱的光线照到脸上形成的阴影,这次的微笑,竟令Eve觉得有些恐怖,不是一般的恐怖。恐怖?怎么可能呢,他可是纯洁无瑕的Souくん啊。此时他忘了,他是一个Monster,不尽快送走就会变成真正恐怖的Monster。

Eve整理着呼吸,整理着思绪,正准备发话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手上的上吊绳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对方手上。

“您来还我了啊,谢谢~”

还是那糯软的少年音,但不知道为什么,这时候听起来,竟是那么的令人窒息。

“那个啊,Eve医生,我想我知道我未完成的是什么了。”

仍然无法启口的Eve只能继续听着眼前的人发话,他整理了一下表情,用多年来的演技笑着对他说道:

“是吗,那就太好了。”

“我想起来了,我其实,是想要绽放的啊。”

正当Eve在分析他的话语的时候,Sou下一秒的举动,竟令他停止了任何思考。白色的口罩,连同上面的心形,一同从Sou的手上,像着窗外飞去。仿佛这里是他的地盘一样,一瞬间,一阵狂风呼啸而过,将那块口罩带到空中,带到远处,连坏掉的门也被吹得“吱吱”响。不对,这里好像就是他的地盘。Sou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任由风吹动自己的茶色的头发。他的发丝飘到他的脸上,那白皙的脸上,以及那小巧可人的红唇上。虽然光线很暗,不能完全看清,但是,这是Eve第一次彻底看到他的脸,彻底看到他的全脸。他的嘴唇很漂亮,漂亮得让人忍不住想去吻住。

“我觉得自己和Eve医生在一起的时候,绽放了呢。”

他冲Eve笑了笑,这次的微笑,让Eve感觉仿佛他又回到了原来那个可爱的Sou。是啊,Souくん一直都是那个Souくん,无论过多久,是不是Monster,会不会行尸走肉,他都是那个Souくん。

“因为,Eve医生给了我‘爱’啊,从未有人给予的‘爱’。”

虽然很想告诉他那是拟态的“爱”,不过,没准是真的吧。Eve对于这样的自己,彻底感到无奈。

“‘爱’什么的,Souくん也给了我很多啊。”

在众多谎言中,唯有这句,是彻彻底底的实话。从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Eve就能感受到自己的心灵被治愈了。

“所以,我已经没关系了。”

就像风一样,他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踩着椅子,把那根绳子扎在了天花板上。他就像一个幻影一样,来去无踪,而又虚无,仿佛随时都有可能消失一样,触不可及。

“我本来以为Eve医生不会同意的呢,听到Eve医生昨天说的话后,我就放心了。”

他说着,逐渐把头靠近了那个圈。

别走啊……尽管这么想着,尽管想要去挽留,想要去制止,想要去抱住他。但是Eve知道,自己不能任由自己的性子来。

必须送他离开了。

“如果那是你的选择的话,请吧。”

Eve伸出了双手,用五年的演技,伪装出了一个好看的微笑,掩饰了自己那颗滴血的心。只不过,他总觉得应该还缺点什么,自己,还有想为他留下的东西。

“只不过,有一件事。”

Eve犹豫着开了口,望向了高处的他,神情变得认真起来。

“你不是Monster,你只是一个人类啊。一个一样会开心,会难过,会受伤的人类啊。”

是的,他只是一个平凡的人类,这点从他的名字就可以看出。但对于Eve来说,岂止是人类,乃至是天使。Sou就是那个一直为自己带去欢乐,带去温暖的天使啊。

刚要跳下椅子的Sou愣住了,像是哭泣了一样,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脸。

“Eve医生...好狡猾,明明是想要带着笑脸离开的呢……”

他的声音,明显地在颤抖。这样的话,是第一次有人对我说。我想起来了,我彻底想起来了,我还是深爱着这个世界的啊。

“无论过了多久,去到那里,我都会一直爱着这个世界的。所以……”

Sou擦干了眼泪,回到了原来的微笑,但这微笑,比先前温和了许多。他的嘴巴动了动,声音很轻,Eve没有听清,但是依嘴型来看可以看出,他说的是:

“See you.”

「那份“爱”就这样,在此结束了。」

仿佛梦境一般,甚至是梦境里都不会出现的场景。头举在绳圈的正中央,他飞跃而下,宛如天使如空中坠落一般,结束了这一切。Eve呆滞地看着,目睹着这一切,他不知道自己是怀着何等心情看下去的,或许与Monster接触多了,自己也变得冷血了吧。

结束了...面着悬挂在空中的Sou,他跪了下来,像是放松了一般,也像是接受不能一般。他无法思考,缓过神来的时候,那位天使大概已经回到了天上。他举起双手,放在眼前,这一刻,他傻眼了。是因为受了太大刺激而产生的幻觉吗?那双手,沾满了鲜血,就像发狂后的Monster一样,行尸走肉留下的鲜血。眼泪止不住地往外溢,他用这双手,捂住了自己脸,鲜血大概也沾得自己满脸都是了吧,就宛如鬼片里的杀人魔一般。

明明自己,才是那个杀人的Monster。

杀死他的,不是Slow Downer,更不是他自己,是我自己啊……

想要喊出来,但是他害怕喊出来,自己会更像一个怪物。他只能在这个房子里,这个压抑的房子里,无助地哭泣。他不会听到Sou责备自己的声音,因为他什么都不知道。可是,自己知道一切啊。

又过了一年,Eve依旧趴在自己那个小小的实验室里杂乱的桌子上——他昨天又因为研究通宵了一晚。放在他旁边的,依旧是那个整齐放在画框里的未完成的画。画中的人微笑着,在花丛中,就像天使一样。

啊完了,今天还有发布会来着。他撑起沉重的身子,匆忙地拿上了自己那件从未换过的白大褂。今天的组织,意外地热闹,来的人一个个都抢着跟自己敬酒,自己也只是陪着笑推辞着,尽管如此也还是被灌下了许多。说实话,他从未想过自己会成功,制作出Andromeda的治疗药品什么的,从自己开始构思开始就一直被人嘲笑。但是,尽管做到了这一步,自己的这颗心也还是空空如也,如果是一年多前的话,自己一定会欢呼雀跃的吧。

“想什么呢,Eve博士,到你上场了。”

一旁的夏代孝明举着酒杯,笑着推了推他的肩膀,打趣地叫他“Eve博士”。这时候Eve才意识到,是自己上台的时候了。他笑着同样开玩笑地回了几句,之后便走上了那个领奖台。

官方式的微笑着,介绍着自己研发出的药品。实际上,自己的内心毫无波动。因为,这对我而言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尽管研发出来了,那又如何?这样就能挽救吗?

有时候我在想,如果我们再晚相遇一年,结局会不会不一样。在那之后,Eve每晚都会梦见那个压抑的屋子,那个飘荡的口罩,他就站在那中间,对着自己笑——他的双唇很漂亮。他甚至还会梦到,在那人知道真相之后,对自己责备的声音。

发布会结束,自己已是筋疲力尽。他往回走,绕过了回家的路。他走到了那家医院,那家自己曾经很熟悉的医院。他走过了那个花园,那个两人曾经相拥过的花园。他走过了那间病房,那间0212病房,两人曾经相遇的地方,那里已经有其他人在住院了。他走上了天台,大概是因为在那里,可以望见那家寿司店。Eve站在天台的边缘,仿佛随时都会往下坠落似的。他从口袋里拿出了那盒白色圆粒的药品,今天也按照说明书上写着,拿出两粒,放到嘴里,混合着水,咽下了这无味的药品,他曾经服用过的药品,这曾经本来是为Monster准备的药品——

【Slow Downer】

-FIN-

王女醬_今天也是吃泥天

試著畫了文裡面的eve跟夏代www

有興趣的話傳送門在這邊→「夏代、是個讓人頭疼的人呢……。」

第一章預定週末公開!

是的用曲名當案件名甚麼的……搞得我突然很有幹勁的在配對(笑

試著畫了文裡面的eve跟夏代www

有興趣的話傳送門在這邊→「夏代、是個讓人頭疼的人呢……。」

第一章預定週末公開!

是的用曲名當案件名甚麼的……搞得我突然很有幹勁的在配對(笑

王女醬_今天也是吃泥天

【名探偵いぶ】序章

1、OOC肯定會有(#

2、希望不要寫的太陌生,我知道EVE其實是很開朗的孩子#

3、大概有點福爾摩斯感的十九世紀英倫背景www

4、勿代三 勿代三 勿代三。(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


EVE不禁有點緊張。

雖然是有書信來往過……可是並不清楚自己這個未來會跟自己合租一個公寓的筆友到底是甚麼底細,至少他自己認為是這樣。


用的信紙是有壓花的,是高級貨,而且字跡墨水顏色均勻,還有一陣淡淡的香味,寫信人肯定來頭不少。每次信紙都沒有折對齊,信封上的封蠟也封的有點笨拙,看來他有點粗心大意跟心急,通常這樣的人不太喜歡靜態活動。換句話說,這個人可能比起靜靜坐在書桌旁更喜歡跑到外面去。在書信...

1、OOC肯定會有(#

2、希望不要寫的太陌生,我知道EVE其實是很開朗的孩子#

3、大概有點福爾摩斯感的十九世紀英倫背景www

4、勿代三 勿代三 勿代三。(很重要所以說三遍


————————


EVE不禁有點緊張。

雖然是有書信來往過……可是並不清楚自己這個未來會跟自己合租一個公寓的筆友到底是甚麼底細,至少他自己認為是這樣。


用的信紙是有壓花的,是高級貨,而且字跡墨水顏色均勻,還有一陣淡淡的香味,寫信人肯定來頭不少。每次信紙都沒有折對齊,信封上的封蠟也封的有點笨拙,看來他有點粗心大意跟心急,通常這樣的人不太喜歡靜態活動。換句話說,這個人可能比起靜靜坐在書桌旁更喜歡跑到外面去。在書信上的語句很直接、沒有太多修飾,更重要的是病句有點多,更加證實了EVE的想法。


信上的字算是很潦草,可是有些字母的收筆會微微勾起。EVE更加覺得,對方會是一個真的很活躍的人。


看來是因為跑出去跑太多,書都沒有好好念呢。


在等待這個筆友來到公園見面的期間,EVE不禁拿出了鉛筆,在帶來作見面記認的信上輕輕塗塗畫畫的修改著病句。

雖然是有點對不起對方,可是真的是錯的有點多了喔。


「……?」

改到一半,EVE的懷錶叮叮的響了。他從口袋拿出懷錶看了一眼。


「……啊?!」

看著懷錶上的時間,他不禁低聲驚呼。

已經三點半了啊……?

我們,不是約好下午兩點見面嗎……是他忘記了?

EVE有點鬱悶。


為甚麼……我明明還提早了到的說。

他懷著滿滿的怨氣把信紙翻到背面,用鉛筆在上面塗鴉。

該怎麼說……這個也算是壞習慣吧。EVE喜歡在心情不好的時候找些東西來塗鴉發泄一下,大概就是因為這樣,他才不太會在大家面前情緒失控,身邊的朋友都覺得他甚麼時候也可以很冷靜吧。


「久等了——!」

又等了不知道多久的時間,EVE才聽到一陣急速的腳步聲越來越近,似乎是朝著自己走來。他抬起頭,看著眼前的人扶著膝蓋喘氣,過了一會才起身朝EVE亮出了燦爛的笑容。

「我就是夏代孝明、多多指教——!

遲到了真的很對不起!」

脫下帽子鞠了個躬,他用嘹亮的嗓音有朝氣的道。


EVE靜靜的,沒有開口。


他致命壞習慣(他本人是這麼說的)又來了,就是總是喜歡細細的觀察一個人,然後說著讓對方嚇一大跳的話,讓人覺得自己很奇怪。


要形容的話,EVE會說他就像他的名字一樣,有夏日一般的清新感覺。身上以鵝黃色作主調的西裝配搭得宜,再加上紳士手杖,給人稍稍穩重的印象。可是褲管卻調皮的微微捲起,襯上橙紅色的皮鞋,再加上那雙看來帥氣的耳飾,仿佛是無聲述說了他的真實一面。帽子下的金髮則是貼服的垂著,劉海稍稍遮住了眉心作為特徵的小黑痣。

他大概察覺EVE在盯著看,有點不好意思的別過了頭。


「真的很對不起……你在生氣?」良久,夏代不禁尷尬的小聲說道,他真的是很抱歉。


「不是。

你在發覺自己午覺睡過頭以後都匆匆忙忙的直接趕過來沒有爽約了,我可是很感謝的。」


「欸??你怎麼——」


「而且你是坐火車過來的,啊啊,頭等車廂客真是讓人羨慕啊。」


「呃、等等??」


「你好像不太熟路繞路過來了喔,你將來可是會住在這邊呢。趁離天黑還有點時間我來帶你周圍走走吧。」


「EVEさん!!?」

夏代急急的叫喊著抓住了EVE的雙肩。


「啊、是?!」EVE看著那張在面前放大的臉,整個如夢初醒般的抖了一下。


「為甚麼?」


「甚麼為甚麼?」EVE一陣呆愣。


「為甚麼你會知道那麼多?你難道是跟蹤我了?」


「……呃!

我、我、我沒有……!」EVE慌忙耍手搖頭:「那、那個……是看出來的。」


「看出來的?」夏代歪歪頭。


「夏代くん的嘴角上有痕跡,蝴蝶領帶歪了,襯衫也有一角突出來了。

那不是匆忙出門的結果嗎?」


「欸?」放開了EVE審視自己,夏代羞的臉一紅,急急的整理著衣裝。


「至於火車啊……嘿。」伸出帶著黑色手套的手指了指夏代的外套口袋:「這張突出了一角的火車票上可以看到「F」跟「I」,很明顯是在指頭等(First Class)喔。」


「哇——」夏代又一陣慌亂,EVE並沒有理會,只是繼續自顧自的說著。


「從火車站到這裡有兩條路,最快的是沿著單車徑走過來。至於另一條比較遠的大路正在修路,那邊工地的泥土,可是弄髒了夏代くん漂亮的鞋子啊。」


「咦啊——?!」

低頭看了看自己的鞋子,果真是沾到了泥巴,夏代再次抬起了頭,以直直的盯著了EVE。


「……啊、怎、怎麼了?」被看的一陣毛骨悚然,EVE小聲的問著。

糟、糟糕、太過火了嗎……?


「……太、

——太厲害了!!!」

再次亮出笑容,夏代給了出乎意料的反應,興奮的大叫著:「真的好厲害——」


「……呵呵,是嗎。」尷尬的笑了笑,現在才意識到自己幹了甚麼的EVE實在是想找地洞鑽進去。為了掩飾自己的尷尬,他拋出了從很早開始就想問的問題:

「……你、怎麼知道我就是EVE?

你過來的時候我沒有給你看過記認信。」


「啊啊,這個嘛。」夏代想了想:「是直覺喔。」


「直覺?」


「嗯,看著EVE的信覺得會是長得小個子而且看起來很安靜的人,看到你就覺得是你了。」


「……………………。」


有時候,不用邏輯推理,直覺的準繩度也意外的高呢。


~TBC


下一章:Case 1 《お気に召すまま》01

————————

我想說以前的文漏洞很多喔wwwww

我修著case 1都忘記發文了www

案件名字是新改的舊的好像叫甚麼家庭糾紛殺人甚麼的(

很爛(

最後感謝看到這裡的你,給我一顆心讓我知道你在催更#

有甚麼想看的也可以在評論欄許願(?


王女醬_今天也是吃泥天
序篇週末公開!整理案件修補漏洞...

序篇週末公開!
整理案件修補漏洞中(
在那之前就先吃我難看的塗鴉(沒人要###

序篇週末公開!
整理案件修補漏洞中(
在那之前就先吃我難看的塗鴉(沒人要###

王女醬_今天也是吃泥天

【なついぶ】想問大家一下關於文的事

如果發夏代eve的推理請問還有人會看嗎#

自信超級低落每次發表推理都會舌頭打結緊張忘詞可是很厲害的偵探EVE

&

很傻很蠢可是行動力超級高外貌魅力十分驚人的助手夏代孝明

其實這個文年代有點久遠是跟朋友的腦洞我還需要修一修(

想看的給一顆心,拜託了!

如果發夏代eve的推理請問還有人會看嗎#

自信超級低落每次發表推理都會舌頭打結緊張忘詞可是很厲害的偵探EVE

&

很傻很蠢可是行動力超級高外貌魅力十分驚人的助手夏代孝明

其實這個文年代有點久遠是跟朋友的腦洞我還需要修一修(

想看的給一顆心,拜託了!


_冰凌蔷薇_
【nico唱见同人】Slow...

【nico唱见同人】Slow Downer(EveSou)[上]
看到推上某大佬的同人图有感而发,再加上被sou困这个“Eve先生”的称呼给洗脑了,于是决定贼合适?

下篇链接→http://binglingqiangwei.lofter.com/post/1fe9af57_12e36ac59

*腐向注意
*世界观较庞大,槽点很多请见谅。。。
*私设,跟三次无任何关系
*玻璃渣注意
*不确定会不会坑,慎入
*如果全部可以接受的话那我们就开始吧(这次不承包社长了?!)
-
Andromeda,一种神经疾病。它不会传染,不会扩散,仅仅是先天性,仅仅是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被决定的命运。而这种疾病的患者,被人们称作“Andromeda...

【nico唱见同人】Slow Downer(EveSou)[上]
看到推上某大佬的同人图有感而发,再加上被sou困这个“Eve先生”的称呼给洗脑了,于是决定贼合适?

下篇链接→http://binglingqiangwei.lofter.com/post/1fe9af57_12e36ac59

*腐向注意
*世界观较庞大,槽点很多请见谅。。。
*私设,跟三次无任何关系
*玻璃渣注意
*不确定会不会坑,慎入
*如果全部可以接受的话那我们就开始吧(这次不承包社长了?!)
-
Andromeda,一种神经疾病。它不会传染,不会扩散,仅仅是先天性,仅仅是出生的那一刻起就被决定的命运。而这种疾病的患者,被人们称作“Andromeda Monster”,简称为“Monster”。“Monster”们在孩童时期与其他的正常人无异,在成年左右便会陆续患上各种各样的精神疾病,在这之后,会无理由地日益加重,直到有一天,变为行尸走肉的“Monster”。目前还没有它的治疗方法,只有一个最好也是唯一的解决方案。为此专家们成立了一个组织,这个组织会派出一些人,伪装成心理医生,为各个出现心理问题而前来治疗的“Monster”们进行“治疗”。他们研制出了一种药,名为“Slow Downer”,这就是唯一能拯救他们的“解药”。让他们能够乐意地亲手了结自己生命的“解药”。
“这次的患者看起来只是个高中生呢……”
解救他们,应该会有更好的方法。即便已经在这里工作多年了,也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呢……
“地点还是那个中心医院,时间……”
毕竟我也是个科学家,果然还是想为组织出一份力啊……只不过因为技术不足,只能被分到了这个组。
“他现在应该在等你了……”
组织里的设备只允许给专家使用,所以我就只能用家里的廉价设备搞点研究,这样是远远不足的啊……
“等等...你在听吗Eveくん?”
旁边的人突然提高了音量,把Eve的思绪惊回了现实当中。
“嗯...啊,抱歉,夏代さん,怎么了吗?”
“真是的...害我还那么辛苦地给你说。算了,这次的任务在资料上,你自己慢慢看吧。”
夏代孝明把刚刚一直拿着的资料放在了桌子上,眼神显得有些生气和无奈,明显还在为刚才的事不满。他走向了会议室的门口。刚要走出去的时候,他再次转过头,这次的眼神,比之前温和了许多。
“你可别再像之前一样心软了哦?还有,寻求别的解决方法什么的,我早就劝你放弃那种想法。”
Eve仍然坐在座位上,对他轻松地一笑。
“放心吧,我可是在这里工作了五年的啊。”
一边传来了关门的声音,接着,这间会议室就只剩下了Eve一个人。他嘴角的弧度逐渐变小,轻松的微笑也逐渐变为了无奈的苦笑。
还是夏代さん了解我啊……
再怎么说,我也不会想退出这个组织,也不想辞去这个工作,毕竟,这是目前对Monster的最好帮助。
是我的,使命。
医院的走廊,自己走过千万遍的地方。但病栋,自己还是第一次。因为如果是第一次诊断心理问题,且仅仅是心理问题的话,是不会出现在病栋的。医院知道这个组织的存在,很快就有一名女护士笑着来迎接他,手中还拿着一条一端围成一个圈的麻绳。圈的末端有些粗糙,有摩擦过的痕迹。
“这是他让我交给你的东西。”
她说道,把手里的东西交给了Eve。Eve看了看手里的东西,他不是没有情商的人,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他拿着这条麻绳,直径走到了那个0212号病房。
他推开门,坐在病床上的是一位茶发蓝瞳的少年。整个病房惨白的色调,配上他看上去毫无血色的皮肤,不禁让人感到一丝寒意,又不禁让人感到想要去保护他。宽松的病服穿在他瘦小的身子上,像是套上去的一样。只是,Eve看不见他的嘴。他带着黑色的口罩,黑色的口罩中间,印着一个白色的心形。
少年转过头,通过眉眼,可以看出他在笑。
“你就是Eve医生对吧?”
这时,Eve才彻底看清,他脖子上那道弧形的,长长的伤口。大概是因为病服宽松的缘故,他还瞅见人的身子上,好几处都留着包扎好的伤口。他皱了皱眉头,可能是因为这个男孩全身上下都透露着压抑的气息,也可能是对他心生怜悯。不过对于组织来说,心生怜悯什么的可是非常可怕的事啊。
他轻轻地坐在了少年病床边的椅子上,尽量不惊吓到眼前这个脆弱的人。他温婉一笑,是在扮演心理医生时经常会用到的微笑。
“是的,你的名字是?”
“Sou。”
他依旧活泼地对Eve笑着说道,就这点来说,真的是无法把他和Monster混为一谈。
“Souくん是吗……”
Eve一遍又一遍地打量着这个名字。Sou,和自己一样简短的名字,很干净,没有其他的韵味,可以说是普通。不过是一个与正常人类无异的名字。
可能是下意识的,Eve把手轻轻放在了Sou有些睡乱的头发上。
“那么,今后就请多指教了,Souくん。”
Eve的眼里是与先前一样的温柔。他的头发很蓬松,很软,不由得让人小心翼翼地揉了揉。
“Eve医生...?”
Sou有些奇怪地抬起头,一双清澈的蓝瞳与Eve的视线完美对上。
“啊抱歉,下意识地就……”
Eve这才意识到什么,立马松开了手,有些不好意思地移开了视线。这时,他感到有一只纤细而又瘦弱的手抚上了自己刘海的毛发。
“Eve医生好过分,居然自己就先摸了Souくん的。”
“Eve医生的头发是染过的吗?好厉害~!”
他的手比自己想象中地还要冰凉,还要让人心疼。Eve再次转过头,映入眼帘的还是Sou纯洁无害的微笑。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起来,连这微笑也是那么地令人心疼。
“……你叫我来,应该是有什么话要对我说的吧?”
Eve望着Sou的笑颜,犹豫了一会,缓缓开口。他轻柔的声音,大概也是为了不惊扰到眼前的人。Sou听到他的话,并没有做出什么多余的反应,只是这笑容,在脸上,渐渐地,渐渐地融化。
他的神情变得成熟而又认真,在这认真当中,还夹杂着一丝落寞,与之前的他,判若两人。
他张嘴了,此时Eve并不知道,此刻成了他们命运的交织点,是贯穿他们的红线,是一切故事的起点。
「请告诉我只是淡然度过一生的理由,医生。」
我无法回答他的问题。毕竟命运就是这么喜欢捉弄人啊,「淡然度过一生」什么的,对于他们来说根本不存在。
正当Eve要开口的时候,Sou又紧接着往下说了。
“Monster,他们是这样叫我的。虽然不明白原因呢……难道是因为我的世界观和别人不太一样所以看起来像怪物一样吗?”
难道这家伙,不知道自己的病情?Eve怔在原地,想说的话全部都在脑内挥发。这样的Monster,他是第一次见。
“我用刀划了自己很多次,但是无论多少次,都无法插入这颗心脏。”
“果然还是...不想消失!!”
抱着膝盖,他哭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不如说,本来就是孩子吧。而Eve只能聆听,束手无策地坐在他身旁聆听。他的口袋里放着的,是为Sou准备的“解药”。
对于Slow Downer,组织里的许多新人都有这样一个疑问。既然是精神疾病患者,劝自杀不是很容易的事吗?为什么还要用到药物?可是,他们不知道,来看心理医生的人都是想活下去的人。就跟普通人一样,他们也想要生存。
如果他是普通人,我现在可能是在拯救一条人命。但是,
他是Monster。
“明明我是,被这个世界所淘汰的怪物啊。”
想要去抱住他的冲动越来越强烈。与之前阳光开朗的少年不同,这完全就是一个自卑阴郁的少年。
那么就这样说吧,我只是在履行我的职责,为了让自己的演技更加逼真。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你可能早就已经不存在于这个世上了。”
Eve像个真正的心理医生一样,首先用言语安慰他。
“命运让我活下来……一定是因为我还有没做完的事吧。不过究竟是什么呢……”
Sou逐渐把头从宽大的病服中抬起,这时Eve才清晰地看见他白嫩的脸上,那两道已经快干枯的泪痕。
“那我就陪你慢慢回想吧,无论多久我都会等你的。”
Eve温柔地微笑着,与其说是哥哥,倒不如说更像是男友。其实,此时Sou心里非常清楚,那件事是什么。只是,他也知道自己无能为力。
「你根本没有“爱”的权利。」
脑内回荡着的,仍是这句令他想起就头痛欲裂的话语。
爱?我是确确实实地爱着这个世界啊,尽管是这个抛弃我的世界……
“对了,这是你的药方。”
Eve终于拿出了那盒白色的圆粒的药品。盒子上面印着一行显眼的英文:
【Slow Downer】
“每天三次,每次两粒,直到食用完就可以了。”
Eve面不改色地对他说道。他的内心,却是止不住的颤抖。
【不想消失!!】那句带着哭腔的奶声奶气的少年音仍旧在他耳边回荡。夺走他人生存的权利?组织里从来就没有人把Monster当做过人类。
我一定……也是这样的吧。
Sou拿着药品,看起来很开心,大概也认为是能够让他活下去的药品吧。
Eve走出了这间病房,这件充斥着温暖与压抑的病房。他在过道走着,走着,越走越快,像是想要逃离什么。
责备?他是不会责备我的,毕竟他还什么都不知道。大概,我是害怕会被自己责备吧。明明这种东西根本没有必要,毕竟,都已经过去五年了。
第二天,他仍然坐在那如他皮肤般雪白的病床上。阳光倾洒般覆盖在他的脸上,本来就毫无血色的脸在阳光中,变得将近透明,仿佛下一秒,就会与这阳光混为一体似的。
仿佛下一秒,就会融化在这阳光里似的……
“Eve医生你来啦~”
不知道在门口注视了多久的Eve,突然间被Sou察觉到,不免有些惊吓和不好意思。
“嗯,今天好好服药了吗?”
Eve对他微微一笑,Sou也笑着回应道:
“嗯!还有啊……”
他掀开了被子,横坐在病床上,这是Eve第一次看见他细白的双腿。
“今天我被允许去外面了哦。”
Eve看了眼他身上的伤口,完全没有好转的现象,脖子上的伤痕也依旧清晰可见,现在就出去完全是逞强。而且要出门的话,还要注意遮住他的伤口。但是,Eve看着他脸上期待的眼神,也实在拿他没办法。
“那你先去换下衣服,我知道附近有家很棒的寿司店,我们一起去吧。”
Eve无奈地笑了笑,先走出了病房。
其实,他很早就被叮嘱过不要与Monster走得太近,因为要是产生同情之类的,甚至更深层次的情感的话,很有可能会心软,甚至背叛组织。这点他心里心知肚明。但是,每次看到Sou脸上洋溢着的笑容,他又会再次抑制不住想要去触碰,去拥抱他的心情。甚至可以说,已经不是“同情”那种程度的情感了。
Sou穿的很厚,完美的遮住了身上的每一处伤痕。他的脖子上挂着一条围巾,也恰到好处地掩饰了自己那道最长最吓人的伤口。望着从病房里走出来的他,Eve拉上了他的手,或许是害怕他会走丢。看到站着的Sou,Eve才彻底感觉到这个少年是多么的瘦小,连手都是这么小。他走的很慢,尽可能不拉伤Sou的伤口。两人像约会一样,单独走在空荡的街道上。
约会……?偶然想到这个字眼,Eve不禁害臊地捂住了嘴,掩饰自己脸上泛起的红晕。
“怎么了吗,Eve医生?”
一遍一遍夹着小盘里的寿司,像是在玩的Sou看到他这样,也抬起头奇怪地问了一句。实际上,他一直是在Eve没注意到的时候悄悄地将寿司塞进自己的口罩,像是刻意不让他看到自己的下半脸似的。
Eve这才意识到Sou还坐在自己对面啊。但是,连这点意识都没有的话,可以说真的只是个单纯的少年呢,单纯到与外世隔绝。
在这时候,他们每天都会见面,像是被命运牵起来了一样,在病房,亦或是医院附近的什么地方。除了Sou的事,他们也经常聊一些其他的事,就像朋友一样,不如说Sou可能已经把这位“心理医生”当成朋友了。
“经常听到你说到你的妈妈呢。她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啊……其实我的妈妈,在一个月前自杀了。”
“...抱歉。”
Eve坐在Sou的旁边,眼神有些凝重。与常人相比要更不一般的经历,这是Monster的标志性特征之一。
“果然我一直以来都是被妈妈抛弃的存在吧……”
Sou有些落寞地说着,Eve也只是像往常一样,摸了摸他的头。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她怎么会一直把你守护在屋檐下面,避免你与身边残酷的一切接触呢?”
老实说,我一直很好奇,他的母亲是怎么做到将这件事隐瞒了他17年的。Eve可以认定他的妈妈还是爱着他的,只是这份爱,稍微有点尖锐罢了。
Sou怔住了,想要开口,但是不知道应该说什么。Eve医生总是奇迹般在这种时候拯救我呢……此刻他想要表达的,仍然是那句发自内心的“能遇上Eve医生真的是太好了”。但是,他说不出口。
因为这个印着心形的“口罩”的缘故,他说不出口。“谢谢”,“Eve医生很温柔”,甚至是“我爱你”之类的话语,都被封在了这个口罩的里面。
「即使到最后一刻都对人类抱有爱意
也不会有被知晓的那一天吧」
-未完-

咳,失礼了

杠杠设定①
和②差不多
 @栖@矛盾p 栖栖老师,更新啦(葡萄美酒夜光卑😭😭😭😭

杠杠设定①
和②差不多
 @栖@矛盾p 栖栖老师,更新啦(葡萄美酒夜光卑😭😭😭😭

夏风、夥星与青色天空🎐

「中文填词」走在世界的正中央

心华生日准备投这个!
本来是想调一首已经写好的词的,突然想到今年就要高考了,不如写点励志的吧xx就选了这首!!

原曲:夏代孝明(世界の真ん中を歩く)
填词:夥星P
图:Hurray! (截的PV)

B站心华ver


耳机中循环的无名歌曲 只唱给你的温柔的旋律 流淌在耳际
不为人知地不断努力 叹息抱怨的疲惫的话语 埋藏在心底
总是害怕摔倒不敢前进 畏惧着失败停在原地
别忘记我永远都守候在这里 擦去那涌出的泪滴

歌声悠然鸣响 视野悄然明朗 有你陪在身旁 不觉已挺起了胸膛
挥挥手告别昨日自己的懦弱与彷徨
忍受孤...

心华生日准备投这个!
本来是想调一首已经写好的词的,突然想到今年就要高考了,不如写点励志的吧xx就选了这首!!

原曲:夏代孝明(世界の真ん中を歩く)
填词:夥星P
图:Hurray! (截的PV)

B站心华ver


耳机中循环的无名歌曲 只唱给你的温柔的旋律 流淌在耳际
不为人知地不断努力 叹息抱怨的疲惫的话语 埋藏在心底
总是害怕摔倒不敢前进 畏惧着失败停在原地
别忘记我永远都守候在这里 擦去那涌出的泪滴

歌声悠然鸣响 视野悄然明朗 有你陪在身旁 不觉已挺起了胸膛
挥挥手告别昨日自己的懦弱与彷徨
忍受孤独悲伤 努力变得坚强 那一日的希望 正闪烁着光芒
此刻我正走在世界的正中央


呼吸着清晨冰冷空气 穿梭在人群中向何处去 探求着意义
不必烦恼自己的平庸无力 银河正是万千星星的汇聚 
请相信无论谁都无法代替你 撑起这疲惫的身躯

歌声悠然鸣响 视野悄然明朗 有你陪在身旁 不觉已挺起了胸膛
挥挥手告别昨日自己的懦弱与彷徨
忍受孤独悲伤 努力变得坚强 那一日的希望 正闪烁着光芒
此刻我正走在世界的正中央


与你的相遇 改变了我的轨迹 就算天降大雨 我也会将未来握紧
将这份回忆珍藏于心去创造我的奇迹

歌声不断鸣响 鲜花逐渐绽放 我心中的梦想 不断地传递着力量
挥挥手回望自己一路奋斗过的方向
歌声不断鸣响 笑容逐渐绽放 有你陪在身旁 我已不再迷茫
此刻我正走在世界的正中央





篠緒
【發廚】 ✓又是深夜(✓有趣片...

【發廚】

✓又是深夜(
✓有趣片段紀錄個
✓吃得下我去勾搭您

*8月27號96ちゃん的PUBG放送

成員:そらる、夏代孝明、天月
紀錄幾個我特別喜歡的片段,有簡單稍微縮短一些情節w

※22:02。打算用手榴彈自殺的そさん丟到自己衣服裡,仍然繼續存活,遭到其他三人的嘲笑(X)
月「這個人真討厭啊,試著做了呢(棒讀)」
く「試著做了呢(自殺)ww」
そ「這個遊戲好難啊…扔哪裡去了?」
月「不ww是你自己丟到衣服裡吧!」

聽說這是BUG,你聽不見看不見就不會造成傷害(迷)

※36:59。96ちゃん忘了スタプラ彩排時聊到的事,なっちろ以為她沒興趣所以想換個話題,讓她別問了。
そ「這個今天有聊到吧ww」...

【發廚】

✓又是深夜(
✓有趣片段紀錄個
✓吃得下我去勾搭您

*8月27號96ちゃん的PUBG放送

成員:そらる、夏代孝明、天月
紀錄幾個我特別喜歡的片段,有簡單稍微縮短一些情節w

※22:02。打算用手榴彈自殺的そさん丟到自己衣服裡,仍然繼續存活,遭到其他三人的嘲笑(X)
月「這個人真討厭啊,試著做了呢(棒讀)」
く「試著做了呢(自殺)ww」
そ「這個遊戲好難啊…扔哪裡去了?」
月「不ww是你自己丟到衣服裡吧!」

聽說這是BUG,你聽不見看不見就不會造成傷害(迷)

※36:59。96ちゃん忘了スタプラ彩排時聊到的事,なっちろ以為她沒興趣所以想換個話題,讓她別問了。
そ「這個今天有聊到吧ww」
夏「對wwww」
く「誒、吃起士蛋糕之前?」
そ「在更之前吧?」
く「啊,那之前我大概是進入自己的世界了。」
そ「原來如此ww那就沒辦法了呢。」
夏「這樣啊ww那我也有不好。」
く「對…所以要注意一點哦ww」笑場。

你們!!!對96ちゃん真好!我喜歡(๑´`๑)♡(別)

※39:23
夏「喜歡M416(步槍)嗎?」
そ「ん……好き。」リスナー全體死亡。

※42:10
そら96夏代匍匐前進比賽誰先到遠方月子的位置。
問題是他們還正處於轟炸區( ゚ヮ゚)

※1:01:00
四人用名字押韻互相取名的總結↓
やる気 元気 天月
寝る 食べる そらる
やる子 やれる子 96猫
うんこ しっこ 96猫(6/7:96月一起玩的時候96ちゃん取的,可以去聽月子裝可愛說的「乙女ぷんぷん」←7:03。)
あれしろ これしろ 夏代(そさん取的最好笑↓)

そ「(做那個 做這個 夏代)」
く「wwwwwww」
夏「使命感好強烈w」
天「不是很好嗎w?」
夏「好吧…是從そらるさん那裡得到的名字呢(´・ω・`)」←無奈w

※1:45:48
96ちゃん月子改編すーぱーぬこわーるど↓
そーらるそらるそーらる
\ハイハイ! /
そーらるそらる
\ハンペンハンペン!/

そ「是什麼?第一次聽過w」
く「すーぱーそらるわーるど」
そ「有這首歌?(旋律)」
く「有啊,今天還在計程車裡唱了哦!」

其實AtR有投稿過,但そさん忘了ww

※1:22:37。96ちゃん拜訪そさん家。

く「叮咚—我來了!一起玩吧!打擾了!」
そ「我來了—!」←學96ちゃん(超可愛
く「そらるくん!そらるくん!來玩吧!」←幼女声
そ「ww妳那是幾歲?」
く「你覺得幾歲?」
そ「…兩歲。」
く「兩歲啊…不太對吧。」
そ「(笑)兩歲會講話了嗎?」
く「應該只能記住一些詞語吧?所以應該是四、五歲。」

這裡なっちろ一直小聲偷笑,月子超安靜(΄◉◞౪◟◉‵)
太可愛這兩人竟然可以聊到小孩子的話題(✽´ཫ`✽)

※1:24:34~1:27:27
96ちゃん問如果家裡來了動物會幫牠們取什麼名字。指定そさん養鼬/貂,なっちろ養長頸鹿。
そ「撿到Kar(步槍)的話,就養長頸鹿吧。」
夏「真的?!如果選大象可以嗎?」
そ「大象不行,只能長頸鹿。」
夏「ww不行了,我去動物園眼中只有長頸鹿了。」
く「長頸鹿Only(爆笑)」

你們的家到底有多大wwww

※1:39:58。ラスト剩96月存活的時候,96ちゃん沒子彈了來不及救他同時也中彈。

く「天月!」
月「是,怎麼了?」
く「這次是最後一場真的好嗎!」
月「ww那再一局吧。」

因為這場ラスト大家都死得太快,偏偏なっちろ和月子的戰鬥力最強w
話說這麼說,後來又多玩了快50分鐘w
所謂的ラスト詐欺( ゚∀ ゚)!

※1:55:50。聊到夏代剛搬家結束。

く「現在的家和以前的家哪一個好?」
夏「我都決定搬家了,如果覺得以前的家比較好不是很奇怪嗎wwww」
全「wwww」96ちゃん怎麼那麼可愛(
月「引っ越し依存じゃんw?」

そ「而且新家還是10LDK哦。」
く「誒?!好大!!!」
夏「不,是24LDK哦。」
く「好大!!!太大了吧?!」

為什麼相信了ww想也知道是騙人的啊wwww
なっちろ如果買得下就可以自己開一家唱片公司了(爆笑)

這場瘋狂誘惑なっちろ玩Splatoon的そさん太好笑了wwww
一直幫月子的猫配音的96ちゃん也好可愛「めるたんだぉー」
之後的志麻96月T&夏96月志麻的PUBG我也想整理,還有好多推坑我還是想寫,只是需要時間,我希望出來是完整然後正確的,如果能等著就太感謝了。゚(゚´ω`゚)゚。
老樣子,吃得下出個聲我去勾搭您(๑•̀ㅂ•́)و

願叶

【假名标志】夏代孝明 - プラネタリウムの真実

プラネタリウムの真実


油管

Music & lyrics:夏代孝明

注音:願叶


世界(せかい)のすべてを手(て)に入(い)れても

君(きみ)はすぐに飽(あ)きてしまうだろう

だから僕(ぼく)は僕(ぼく)のこと隠(かく)してるんだよ


ポケットに忍(しの)ばせた合鍵(あいかぎ)

失(な)くさないように何度(なんど)でも確(たし)かめた

2人分(ふたりぶん)の星(ほし)のチケット握(にぎ)って


古(ふる)びた街並(まちな)み 消(き)えかかった止(と)マレの文字(もうじ)

ねえ僕(ぼく)はここで暮(くら)らしてみたい

君(きみ)となら


プラネタリ...

プラネタリウムの真実


油管

Music & lyrics:夏代孝明

注音:願叶


世界(せかい)のすべてを手(て)に入(い)れても

君(きみ)はすぐに飽(あ)きてしまうだろう

だから僕(ぼく)は僕(ぼく)のこと隠(かく)してるんだよ


ポケットに忍(しの)ばせた合鍵(あいかぎ)

失(な)くさないように何度(なんど)でも確(たし)かめた

2人分(ふたりぶん)の星(ほし)のチケット握(にぎ)って


古(ふる)びた街並(まちな)み 消(き)えかかった止(と)マレの文字(もうじ)

ねえ僕(ぼく)はここで暮(くら)らしてみたい

君(きみ)となら


プラネタリウムが描(えが)く未来(みらい)

仮初(かりそめ)の天体(てんたい)と感情(かんじょう)

今夜(こんや)2時(にじ)の星座(せいざ)とともに歌(うた)おう

そこに理由(りゆう)なんていらない

君(きみ)がいて僕(ぼく)がいること

そんな日々(ひび)を描(えが)いていたいんだ

1分1秒(いっぶんいちびょう)


助手席(じょ しゅせき)から眺(なが)めた景色(けしき)は

君(きみ)の見(み)てるミラーとは違(ちが)っても

指先(ゆびさき)に伝(つた)わる体温(たいおん)を信(しん)じて



日(ひ)の当(あ)たる街(まち)を 日陰(ひかげ)で眺(なが)めてた僕(ぼく)に

手(て)を差(さ)し伸(の)べてくれたのは誰(だれ)でもない

君(きみ)だから


プラネタリウムが描(えが)く未来(みたい)

仮初(かりそめ)の天体(てんたい)と感情(かんじょう)

今夜(こんや)2時(にじ)の星座(せいざ)とともに歌(うた)おう

そこに理由(りゆう)なんていらない

君(きみ)がいて僕(ぼく)がいること

そんな日々(ひび)を描(えが)いていたいんだ

1分1秒(いっぶんいちびょう)


そのプレリュードが流(なが)れたら

何度(なんど)もロウソクを消(け)そうね

僕(ぼく)は君(きみ)の夜道(よみち)を照(て)らす星(ほし)でありたい

悲(かな)しみは押(お)し込(こ)めたまま

紡(つむ)いでくれた愛(あい)の言葉(ことば)に

全(すべ)てで応(こた)えたいんだ


プラネタリウムが描(えが)く未来(みらい)

仮初(かりそめ)の天体(てんたい)と感情(かんじょう)

今夜(こんや)2時(にじ)の星座(せいざ)とともに歌(うた)おう

まがい物(もの)なんて言(い)わせない

君(きみ)がいて僕(ぼく)がいること

そんな日々(ひび)を描(えが)いていたいんだ

1分1秒(いっぶんいちびょう)


あの日(ひ)僕(ぼく)が観(み)た

プラネタリウムの真実(しんじつ)

-----------------------------------------------


假名自标,有错请私


转载注上标注者就好了


日曜十一時

今天就请多多指教了!最帅气的星王子们!

会在台下为大家用力应援的喔!

更、更新?呃会写的,真的
要不然你们不就会骂我病着的时候能去演唱会能去玩能吃冰却不能更新吗

今天就请多多指教了!最帅气的星王子们!

会在台下为大家用力应援的喔!

更、更新?呃会写的,真的
要不然你们不就会骂我病着的时候能去演唱会能去玩能吃冰却不能更新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