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夏勒弗兹

33490浏览    527参与
四等分

怎么最多只能放十张(恼)

剩四张放不开放彩蛋了(?是这么用吗)

  

怎么tag也有上限(离去)

怎么最多只能放十张(恼)

剩四张放不开放彩蛋了(?是这么用吗)

  

怎么tag也有上限(离去)

kk猫

【表哥组】索夏

  简介:如题

 马索尔×夏勒弗兹

  交党费 √

  就勤快这几天  √

  有好友了开森 √

  不定时发疯 √

  应该是be √

  

  不喜请点叉❌平安你我他

  

  设定:当夏勒弗兹死后

  


  背景

  ————————————————————

  伟大的魔术师永远的睡下了

  

  但是当大家知晓的时候,这位魔术师已经在爱人马索尔的安排下按照其遗嘱下葬了

  

  他死的安静,就像他一辈子的优雅

  

  到死也不张扬

  

  马索尔没有对递过来的话筒...

  简介:如题

 马索尔×夏勒弗兹

  交党费 √

  就勤快这几天  √

  有好友了开森 √

  不定时发疯 √

  应该是be √

  

  不喜请点叉❌平安你我他

  

  设定:当夏勒弗兹死后

  


  背景

  ————————————————————

  伟大的魔术师永远的睡下了

  

  但是当大家知晓的时候,这位魔术师已经在爱人马索尔的安排下按照其遗嘱下葬了

  

  他死的安静,就像他一辈子的优雅

  

  到死也不张扬

  

  马索尔没有对递过来的话筒作任何解释

  

  他一句话也不说

  

  鼠皇的爱人死在猫的爪下,真是种可笑的可悲

  

  熙熙攘攘的人们来到魔术师的墓前,落下的泪水和折枝的菊花都不知有多少

  

  但是马索尔都没有

  

  他从不流泪,他还像以前一样,即使这次他没能救下的是爱人

  

  人们质疑他们的爱情,人们说他铁石心肠,但没有人知道他的心在滴血

  

  也不会有人知道了

  

  他从不带哪怕一朵菊花去看望逝去的爱人,他总是也只带着一盆漂亮的玫瑰

  

  放在堆满菊花的坟墓上看着刺眼

  

  人来人往

  

  最后,只剩下马索尔一个人了

  

  时间是抹不去至深的爱意的

  

  就像马索尔和他

  

  ——————————————————————

  夏勒弗兹死后的第一天

  ——————————————————————

  夏勒弗兹感到一阵无力蔓延至全身,他看着自己的身体被猫爪抓出血淋淋的痕迹

  

  还有……赶来的马索尔

  

  他好想再次吻住他颤动的眼睑,能捧着那张熟悉的脸,然后就和以前一样最差不过是去医院治疗罢了

  

  但这次恐怕不行了

  

  他不可逆的陷入了虚无

  

  ‘抱歉啊……’他还妄想能和马索尔看看星空下的玫瑰花园呐

  

  。。。。

  

  他再次醒来就是在自己的葬礼上了

  

  一开始陌生黑暗狭窄的环境让他一阵后怕

  

  他下意识的喊了声马索尔

  

  意识到爱人似乎不在,或者他至少听不见自己

  

  他便开始摸索着出来

  

  然后没费什么力气的

  

  就“出来”了

  

  准确的说是发现自己可以。。穿墙了

  

  他略有些失神的望了望刚才“关押”自己的地方

  

  哦,是我的墓啊

  

  他感到一阵阵的战栗,有些迷茫的试着用手去触碰平时最平常的东西

  

  

  

  

  

  毫无焦点的眼睛望着穿过玫瑰的手

  

  或许……

  

  他或许也该学会接受一件事了

  

  ——他死了

  

  虽然不是什么意料之外的事

  

  ‘那我是不是可以找他了?’魔术师暗暗苦笑‘虽然是以鬼的身份去见他。’

  

  今日的夕阳红的烧着了天边的云彩,飞鸟赶着回到自己的树梢,夜里似乎让夏勒的孤独好受些

  

  但是他就是想他啊

  

  虽然知道这是没什么意义的

  

  好吧,那就去看一眼吧

  

  ——————————————————————

  夏勒弗兹死后的第二天

  ——————————————————————

  自己的墓碑果然只有马索尔来了

  

  他很放心自己哥哥的安排

  

  因为他知道哥哥是不会拒绝自己的

  

  他想起哥哥从小到大,到他们在质疑中结婚,到他们的纪念日

  

  最后是到自己的死和葬礼

  

  他从来没有拒绝过自己

  

  自己的任性,感情,调皮和随口的话语

  

  都没有,一个都没有

  

  魔术师无力的靠着墓碑坐下,他忍不住开始哽咽

  

  自己凭什么就留下他一个在这世间了

  

  他苦涩的看着爱人的手穿过自己的胸膛,像擦拭宝物一样

  

  一次又一次的摸着石碑上自己的名字

  

  冰冷的泪珠无意间划过夏勒的脸颊,他多希望自己能活下来

  

  哪怕需要自己要永远待在讨厌的医院和讨厌的药物,回复疗程打一辈子交道

  

  他也希望自己能活下来

  

  “你说你最喜欢玫瑰了,”马索尔柔声说到“所以我把玫瑰带来了。你不会怪我吧?”

  

  鸦羽似的睫毛上下颤动

  

  “不会啦,我怎么会怪你呢?”夏勒知道他看不见也听不见甚至触碰不到自己了

  

  但他还是赋予他习惯性的一吻

  

  ‘我最爱的就是你了’他看着爱人的眼睛

  

  又忍不住想哭

  

  他大胆的投入马索尔的怀抱,脑袋埋在那人的肩膀上,贪婪的吸取着他的气息

  

  他还是哭了

  

  即使这次知道眼前的人不能为自己擦干眼泪了

  

  马索尔感觉到一个熟悉的气息,但是。。

  

  他看着石碑上的名字

  

  ‘我是有多想你啊,都想出幻觉了’

  

  他爱怜的再次抚摸着那个名字

  

  内心的苦涩只有他独自品味了

  

  

  

  

  “他们都在找你,”他起身“但是你说的,要安静……我尽可能帮你拖时间吧。”

  

  “时间不早了。我明天再来看你?”马索尔习惯性用了问句

  

  “好啊。”夏勒习惯性的同意

  

  他俩默契的笑了笑

  

  一鼠一鬼

  

  就像他还活着的时候

  

  ——————————————————————

  夏勒弗兹死后的第三天

  ——————————————————————

  马索尔又带来了一盆娇艳欲滴的玫瑰

  

  即使没人看得见夏勒,他也仍然陶醉的假装拨弄着朱红的花瓣

  

  身边就是马索尔,他的哥哥兼爱人

  

  清晨的阳光撒下

  

  他甚至还能感受到近乎于零的温暖

  

  马索尔抚摸着墓碑,就当是又在教育自己赖床吧

  

  美好的就像他活着的时候一样

  

  虽然他已经死了,甚至已经睡不着觉了

  

  但是他还有马索尔

  

  那个爱他的哥哥和他爱的哥哥

  

  ‘活着的时候啊。’夏勒看了看爱人

  

  ‘这个时候他应该会给我一个早安吻吧。’他回想着爱情的甜蜜包裹自己的日子

  

  那个时候他是最不向往天堂的

  

  因为天堂没有马索尔

  

  他失神的看着马索尔

  

  他就像前一天一样,默默的守着地下的那个自己

  

  “我不去天堂。”他警告马索尔

  

  但是……他听不见啊

  

  “我就在这里啊。”夏勒说‘我就在这里。’

  

  这里有两个我

  

  一个死了的我和另一个死了的我

  

  ‘我和我都不能陪你。’夏勒感到心中蔓延的苦涩

  

  “说起来……我是不是忘了你的早安吻。”马索尔说

  

  语气就像是忘了一件再普通不过的事情

  

  他俯身在冰凉的墓碑上留下虔诚的一吻

  

  “最后一次了,这次不可以任性。”马索尔轻生说到

  

  夏勒一时摸不清楚是对自己说的还是他的自言自语

  

  两个都有吧

  

  ———————————————————————

  夏勒弗兹死后的第四天

  ———————————————————————

  瞒住夏勒的粉丝似乎是失败了

  

  他们还是找了上来

  

  不出意外,这件事闹得沸沸扬扬

  

  夏勒弗兹有些生气

  

  他们总是要送来菊花

  

  但他不喜欢菊花,他还记得自己因为一只兔子死了马索尔放了一支菊花而对他大发脾气

  

  他真的不喜欢菊花

  

  死气沉沉的东西,那是给死人的!

  

  虽然他现在是个死人

  

  他对来往的人都不客气

  虽然别人看不见他的脸色

  

  但是他自顾自的生着闷气

  

  他又想到了马索尔

  

  以前,他的哥哥从不让他有机会生闷气

  

  哦

  

  或许对这些人的讨厌还有另一个主要原因

  

  马索尔被支开了

  

  而他也开始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又飘渺了一些

  

  或许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夏勒苦笑

  

  虽然早就料到了

  

  ——————————————————————

  夏勒弗兹死后的第五天

  ——————————————————————

  黄昏的时候马索尔终于回来了

  

  他差点以为弥留之际也和生前一样不能抓住马索尔了呢

  

  不可置疑

  

  他真的快死了,真正意义上的

  

  他刚才还恨自己的粉丝和无聊的记者太过麻烦

  

  但他现在把一切都摔倒了脑后

  

  没关系,自己现在有机会弥补身前的遗憾了

  

  和那天一样,天边的夕阳烧红了云彩,黑夜马上就来了

  

  他松开环在马索尔肩上的手

  

  “我要走了。”他宣布

  

  没什么意外,这次马索尔还是容忍了他的任性

  

  夜里,娇艳的玫瑰在墓碑上漂亮的刺眼

  

  

  

  

kk猫

【表哥组】索夏

  简介:如题

  马索尔×夏勒弗兹

  年上

  脑子丢失线 √

  幼儿园文笔 √

  没到晚上但是抽风 √

  被逼更新但是高兴? √

  

  

  不喜请点叉❌快乐你我他

  ——————————————————————

  众所周知,夏勒弗兹的脸是上帝的偏爱所生的产物

  

  然后从此之后再也没了手感,对付其他鼠的脸就开始放飞手感

  

  大家也没什么好嫉妒的,毕竟除了这张脸还有天使吻过的嗓子,缪斯赋予的天赋,聪明的大脑,还有一个庞大的家

  何况他似乎从不生气,虽然上帝忘记给予他丰富的表...

  简介:如题

  马索尔×夏勒弗兹

  年上

  脑子丢失线 √

  幼儿园文笔 √

  没到晚上但是抽风 √

  被逼更新但是高兴? √

  

  

  不喜请点叉❌快乐你我他

  ——————————————————————

  众所周知,夏勒弗兹的脸是上帝的偏爱所生的产物

  

  然后从此之后再也没了手感,对付其他鼠的脸就开始放飞手感

  

  大家也没什么好嫉妒的,毕竟除了这张脸还有天使吻过的嗓子,缪斯赋予的天赋,聪明的大脑,还有一个庞大的家

  何况他似乎从不生气,虽然上帝忘记给予他丰富的表情,但是就像他哥哥马索尔说的

  

  “你应该看他的眼睛。”

  

  朱红色的眼珠似乎装下了一个玫瑰花园,波动的感情是风,卷起一层层的赤浪

  

  马索尔也不否认这双眼睛的魅力,它们的主人经常喜欢用这双深渊似的眼睛盯着自己

  

  那常常使他愣神

  

  然后夏勒弗兹就在只有他们两个的准备室笑出声

  

  马索尔不太喜欢被人盯着,作为常年混迹在野猫遍布的小巷子里的鼠哥这样确实让他有些生气

  

  但是一想到自己的这个弟弟一直要保持形象没机会表现出来

  

  也就只能本着教育说两句然后就没了后文

  

  夏勒弗兹也知道自己的好哥哥不喜欢这样,但就是拒绝不了自己想这么逗他的想法

  

  毕竟两个人自从长大去往天涯海角后

  

  在佩克斯强行营造的聚会上说两句已经是他们留给对方最多的思念了

  

  如果当初没有马索尔会怎么样呢?

  

  或许两个鼠的感情。。算了

  

  所以夏勒弗兹常常看着马索尔

  

  ‘你到底是怎么找到我的呢?’他就这么死死的盯着马索尔

  

  看到对方又想像个老妈子一样教育自己时

  

  堵住了他的嘴

  

  马索尔几乎是瞬间就找回了主权,拳皇的动作一点都不算数温柔

  

  但夏勒却是在享受这个吻

  

  “你下次注意点。”

  

  当然,在马索尔看到那双眼睛又在暗暗涌动的时候就知道

  

  ‘果然又没听啊。’

  

  夏勒拿出手帕擦去两人的银丝

  

  对于哥哥的警告他从来都不听,他也知道哥哥并不会对自己的小任性说什么

  

  夏勒又想了想

  

  真实情况是,好像自己的所有任性马索尔都没说什么

  

  哦,当然,有一次例外

  ——————————————————————

  属于两个人的转折点是在马索尔的城市

  

  在这之前夏勒都还不知道自己的哥哥一直在这里

  

  其实他也该知道

  

  他是个居无定所的表演家,比起自己埋怨的哥哥不来找自己

  

  哥哥找不到自己才是事实

  

  然后直接原因是自己也没兴趣去找马索尔

  

  练习,练习,练习,排满了他当时的生活

  

  刚刚小有名气的他,试图快点进入下一个高层,于是他投入练习几乎是无脑的,每时每刻的

  

  可以想象当时满脑子只有表演的他被路过的马索尔逮到的时候表情有多精彩

  

  当然,前提是他得有表情

  

  只不过还好马索尔也只是提了一下“很巧啊”就没了鼠影

  

  也不至于很尴尬

  

  。。。

  

  然后呢?

  

  好像没什么说的了

  

  那就到这个故事最重要的时候吧

  

  夏勒走在不熟悉的街道上,周边静的吓人却没能让魔术师改变自己的扑克脸

  

  魔术师权当是因为时间尚早而导致的

  

  连慢腾腾的步子都没变

  

  好的是,这么走在满是猫的大街上很安全

  

  他杵着木棍,像散步一样混迹在满路是猫爪痕的路上

  

  也亏的是凌晨黑压压的一片,夏勒没看出来这条路的危险

  

  一阵颤颤幽幽的锁链声传过来

  

  在漆黑的夜里很清晰

  

  魔术师被好奇心吸引到了呻吟的来源

  

  虽然周围有一些淡淡的怪味,但是这并不影响夏勒弗兹找到了传出声音的铁栏

  

  借着快消失的月光,他看见了

  

  ——动物们

  

  确切的说是死去的动物们和三只兔子

  

  有两只站在腐烂的尸体上

  

  呆呆的,真正捋毛发

  

  当然只能越来越黑,夏勒只能在他们的身上依稀看见凝固的血块

  

  魔术师头一次看见这么。。的画面

  

  淡淡的怪味似乎在脑中有了源头,于是血腥味布满了鼻腔

  

  忍住胃里的一阵翻江倒海,他可算是在昏过去的前一会儿找到了角落里的兔子

  

  他正和脚镣打着架,试图脱离危险

  

  夏勒大概是忘了自己是怎么决定救下这三个脑子看着不太好使的兔子的

  

  只不过奇迹就像上帝一样选择了他

  

  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安全的把兔子带出囚禁的地下室的

  

  就在他们刚刚完成第一步的时候,就又像上帝开了个玩笑一样

  

  奇迹就离开他了

  

  猫咪那标志性的绿眼睛开始在夜幕中闪烁不定

  

  但目标只有一个

  

  他

  

  他一次又一次的躲过猫爪,然后紧接着又是另一波

  

  他当时庆幸哥哥和佩克斯在不阻止自己发展爱好的同时还要求过自己的体能

  

  但是。。。

  

  夏勒弗兹看了看又要落下的猫爪

  

  一种无力感慢慢爬上心头

  

  ‘快没力气了’他暗暗苦笑

  

  兔子不见了,权当是跑了吧

  

  他死死撑着,希望着奇迹出现

  

  他被猫爪住了右脚,一条血淋淋的口子就出现了

  

  然后力不从心的他,不出意外就应该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了

  

  但是奇迹就在这时杀了个回马枪

  

  乒乒乓乓的铁罐头从高处落下,闹出的巨响让猫咪都短暂的转了个头

  

  但是猫爪落在伤口的撕裂感很快又在夏勒弗兹的身上出现

  

  早晨这会的猫咪不饿,权当是在玩

  

  玩够了,才会结束对他的酷刑

  

  当然,那时也该。。了

  

  但下一爪子迟迟不落下,夏勒弗兹赶紧支起摇摇晃晃的身子

  

  眼皮下的晕黑还没去掉

  

  他听到那个熟悉的声音说:“还能跑就跑啊!”

  

  他也来不及想到那是谁了

  

  只感觉被几双手抬了起来就开始了逃跑

  

  他用模糊的双眼隐隐看见了身边的兔子

  

  还有。。那个鼠是?哥哥?

  

  没什么时间给他思考,他便晕了过去

  

  兔子还算有点良心

  

  魔术师醒过来的时候伤口已经处理好了

  

  然后不怎么费力的就看到了旁边的马索尔

  

  他那天使吻过的嗓子现在却发不出声音,那沙哑的程度让他不可置信

  

  周围什么都不是,大概是个废弃的医院?夏勒模糊的想起来这周围废弃的地方其实还蛮多的

  

  兔子蹲在离他更近的地方

  

  但奇怪的就是自己第一眼只有马索尔

  

  兔子白白净净的,身上却还有点烦人的血腥味

  

  马索尔什么也不说

  

  夏勒试着吞咽一口水却发现这都成了煎熬

  

  他望着哥哥

  

  像小时候一样求助着年长者

  

  马索尔自有办法

  

  而且夏勒弗兹还神奇的不反感

  

  小老鼠的恢复力总是惊人的

  

  临近傍晚他就可以支着马索尔的脖子站起来了

  

  兔子递过来了手杖

  

  夏勒刚有些生气,双眼暗暗涌动着赤浪,但他下意识看了看哥哥

  

  好吧,其实是一样的

  

  ‘反正都是你给的。’

  

  魔术师再次带上扑克脸,马索尔挽着他的肩

  

  “你的表演在明天。”路途再长也该到了,马索尔提醒着自己这个弟弟,“下次别走那条小路,我也不是每次都能赶到。”

  

  他怜惜的刮了刮夏勒的鼻子

  

  马索尔真的不舍得这张脸被糟蹋

  

  夏勒弗兹明显还想问些什么,但是马索尔笑着看着他

  

  最后只能以夏勒的服软了结

  

  “我知道,但是。。我觉得你不该知道。”

  

  他的哥哥总是只想保护他

  

  巧了,他就这么被保护了一生,不出意外还有未来的很长一段时间

  

  夏勒不甘心的甩门回到房间

  

  现在就剩他和三只傻兔子了

  

  “道具。”他告知这些兔子

  

  。。。

  

  然后呢?

  

  别急嘛。还没说完

  

  夏勒的表演没有如期举行,甚至没到指定的地点就开始了

  

  他站在旧大教堂的四楼平台

  

  带着兔子就开始了有些仓促的表演

  

  当然,非常成功

  

  “你是怎么想到的?!”他听见马索尔当时这么问

  

  “我只是知道这样可以帮你”没有什么话语,有的只是哥哥的充满安全感的怀抱和怀着放肆夺爱的弟弟

  

  两颗心的距离可以多近?

  

  很近很近

  

  夏勒以前是喜欢哥哥的,但是现在就像马索尔说的

  

  “以兄弟的身份,携手到老。”

  

  ————————————————————

  彩蛋看“你是怎么想到的?!”的内容

  

  让作者球一下点赞和评论QAQ

佚名

一点人设解剖和私生的观察成果

表哥组年上的解剖,年下左上角走


忍不住还是写了,没事干(别问我为什么不去码那个前戏快写完了的车)

关于魔术师呢,从外观来看就是给人优雅绅士的感觉,关于原著标题呢有两个一个“调皮鼠”一个“神奇的小不点”,这点就可以给人加上为所欲为而又神秘的特点,这里叭叭一句,手游里那个神秘商店八成也是咱二表哥开的,抽的时候看信的内容可以猜出来,金羽毛也是你二表哥从金丝雀身上拔下来用来表演但还是大发慈悲送亲戚的(bushi 这里的亲戚指玩家哈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金羽毛信的内容,说多了都是泪

自信的人格咱就不用多说了,显而易见,还有俩个点是不常见的。

一是魔术师对友方(比如杰瑞)挺温柔热情的,...

表哥组年上的解剖,年下左上角走


忍不住还是写了,没事干(别问我为什么不去码那个前戏快写完了的车)

关于魔术师呢,从外观来看就是给人优雅绅士的感觉,关于原著标题呢有两个一个“调皮鼠”一个“神奇的小不点”,这点就可以给人加上为所欲为而又神秘的特点,这里叭叭一句,手游里那个神秘商店八成也是咱二表哥开的,抽的时候看信的内容可以猜出来,金羽毛也是你二表哥从金丝雀身上拔下来用来表演但还是大发慈悲送亲戚的(bushi 这里的亲戚指玩家哈

别问我为什么知道金羽毛信的内容,说多了都是泪

自信的人格咱就不用多说了,显而易见,还有俩个点是不常见的。

一是魔术师对友方(比如杰瑞)挺温柔热情的,毕竟原著里又搂又抱还炫技,对敌方就没什么好脸色,面瘫无语又轻蔑,这里还有个点,敌友方,友方包括但不限于鼠,敌方同理,所以二表哥会不会视大表哥为友方不好说——

主要看同人的私设,也没说ooc

如果冈易咱信得过的话,那你二表哥平时心情准不错的,根据亲友邮局的回信,夏勒弗兹知道亲戚过得好会开心,夏勒弗兹收到亲戚寄的信会开心,夏勒弗兹看到天气晴朗会开心,他的魔术让观众满意会

特别开心至寄你金羽毛

快说,谢谢魔术师

他真的,我哭死,怎么这么多能让他开心的事啊,好可爱的感觉

别问我为什么判定回信的是魔术师,你氪多了就知道了(盯)

这里补充,魔术师住纽约,还去过拿坡里那旅游,去那里找到过一家好吃的意大利餐厅,他还住城堡,城堡外还种薰衣草,是不是雪夜古堡我不知道,只知道夏勒过的有滋有味的,而且可以猜到,他很有钱。

住城堡欸,能不有钱吗!还去旅游,慕了(乐)

所以为什么种的不是玫瑰啊(问号脸)

既然住城堡那他是绅士也不难怪了,和马索尔兄弟关系,但马索尔住小巷啊(默)

这里回到原点,夏勒弗兹他不是息怒无常,意料之外的事也会惊诧,还会有严肃生气的小表情,这个仔细去看原著就能知道。

魔术师武力好不好我不知道,我流只会魔法的肌无力美人(雾)

还有一点,还是那句话,信得过冈易的话,魔术师他不会养兔子!!!!!!!!!!

他居然不会养兔子!(恼)

养兔人常识,不能抓着兔子耳朵拎他,但是魔术师游戏内次次都是抓着兔子先生的耳朵拽出来的。

小夏你给我注意一点,兔子什么时候头上的血条变红了你全责(怒)

还有,如果有夏勒生活废物设定的作者们重点看这里,人生活起居大概率不是兔子照顾,人直接全用魔法,原著里除了走路和拿菜单都是用魔法干事(悲)

我在此宣布,劳模是魔法,兔子只能位居第二!

夏勒人设有没有内敛腹黑我不确定,可能性五五开吧,没有确凿证据,微乎其微的证据是人服装颜色暗示,和游戏内待机内的站立动作预示,但这里我选择不相信冈易。

而马索尔更好分析,绿帽子真的不用死磕,人国家没有绿色的那种寓意,疑点只在人家门口刻的七只猫图案的含义,很可能是打死七只,这样的话马索尔坐没坐过牢我不知道,我估计是合法的,或者根本没啥法律可言,搞笑动画就给你看个乐呵。

和夏勒弗兹不同,马索尔是自信到傲慢,轻蔑有,但不多,看原著“杰瑞的走远亲”差不多琢磨琢磨可以感受到。

即使知道有只对表弟有威胁的猫在家里也无所畏惧带表弟吃东西葛优躺,是真的傲慢。

人对亲戚也真的很好,大方热情,粗汉子温不温柔我就不知道了。

琢磨马索尔是真的不能信冈易的鬼设定,人站姿是真的没有用手摸屁股,原著是这样的

人手是背着的,哪有摸屁股。

插句话,我是真的喜欢马索尔这得逞骄傲的小表情,就有一种:小老弟你几斤几两还跟我斗的既视感。

马索尔我不太确定他有没有易怒的特性在,原著里是他自己吃瘪了才发怒的,游戏里是见亲友被绑火箭才发怒的,差距有点大。

我倒挺好奇游戏里这俩的全部语音里都有不认输的意思,所以他俩打一架……?

(狗头)

咳咳话题再回来,因为不相信冈易所以能解析的就少了,如果把微表情的功夫也给使出来我码字吃不消。

再水几句,马索尔胸肌阔达得一批,肤色黑要么是品种原因要么是健身原因,你们选一个相信,我懒得扒品种了,这对人设没什么意义。

kk猫

【表哥组】索夏

  简介:如题

马索尔×夏勒弗兹

  交党费的 √

  无脑的 √

  脑抽产物 √

  ooc我的

  不喜请点叉,平安你我他

  

  

  魔术师第一人称

  ——————————————————————

  我是夏勒弗兹,那个老是去和猫咪打架的老鼠是我的哥哥,马索尔

  

  是一个莽夫,但一点都不妨碍我仰慕他

  

  我们是亲兄弟,但是我模仿了父亲的高傲和优雅,他?

  

  他学了父亲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我说他呀,就是爱招惹猫咪,总是连自己伤了多重也不在乎,任老东西怎么教育都没用

  ...

  简介:如题

马索尔×夏勒弗兹

  交党费的 √

  无脑的 √

  脑抽产物 √

  ooc我的

  不喜请点叉,平安你我他

  

  

  魔术师第一人称

  ——————————————————————

  我是夏勒弗兹,那个老是去和猫咪打架的老鼠是我的哥哥,马索尔

  

  是一个莽夫,但一点都不妨碍我仰慕他

  

  我们是亲兄弟,但是我模仿了父亲的高傲和优雅,他?

  

  他学了父亲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我说他呀,就是爱招惹猫咪,总是连自己伤了多重也不在乎,任老东西怎么教育都没用

  

  他的伤口是随着时间增多的,深的,浅的,一道道狰狞的疤

  

  我说他,为他流泪,却从来不敢骂他

  

  我只是很心疼他

  

  我只有这一个哥哥,我的世界里他最爱我,所以我很爱他。

  

  

  

  

  

  印象里有次他被父亲说动了

  

  甚至开始学着在闲暇的午后端起茶杯而不是拿着哑铃

  

  天知道我那时有多震惊,差点为此失去一只兔子

  

  但是呢?

  

  看看他们怎么说的。

  

  愚蠢         自以为是       虚伪

  

  他们就是接受不了一个人的改变

  

  但让我诧异的是很长时间他都不为所动

  

  我问他,他很绅士的微微一笑

  

  我有些害怕,无端的

  

  他们的争论声越来越大

  

  他从来都只是皱皱眉头,什么也不说,什么也不干

  

  就在我以为他会一直忍下去的时候

  

  我却成为了他举起拳头的理由,且,我让他再也回不了头了

  

  ——————————————————————

  我走在熟悉的小路上

  

  我还记得当时的我因为哥哥去一个聚会而闷闷不乐

  

  ‘他们只会明里暗里说哥哥的不好’

  

  我真的很讨厌他们

  

  我就一路踢着石子发泄,全然不知垃圾桶里冒出的绿眼睛越来越多

  

  。。。。

  

  中间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了

  

  我只记得自己的血一点点随着痛苦剥离,然后就是暗处涌动的绿眼,最后好像还下了大雨

  

  可能吧

  

  只是很清楚的记得最后看见了哥哥

  

  我好喜欢他的眼睛,但是不要那样看着我啊,看着很痛苦的样子

  

  不要为我流泪啊

  

  他一次又一次在那个雨天为我擦干眼泪

  

  ——————————————————————

  后来才知道

  

  哥哥爱打猫不是他想,而是为了保护我

  

  就因为我喜欢那条小路

  

  所以

  

  是我让他不得不成为一个别人口中的莽夫

  

  

  以至于大家认为我更适合当家的位子

  

  可笑

  

  就因为他爱我,要保护我

  

  从那时起我愈发觉得我亏欠了哥哥什么

  

  但是哥哥爱我,他只是给我,让我理所当然的享受他营造的安全

  

  但我莫名的害怕——他有好多个弟弟

  

  ——————————————————————

  我们后来还是分开了

  

  似乎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好像就只是父亲说的那样“时候到了”

  

  然后就是天涯海角

  

  还有各自的路途

  

  我似乎有点想他了

  

  我落寞的摸了摸兔子,他们很乖巧的蹭了蹭我的手心

  

  家族聚会?他会去的吧。

  ——————————————————————

  我很容易就找到了他

  

  只是。。

  

  “梅林魔术师!” “梅林魔术师!”

  

  一声高过一声的尖叫刺着我的耳朵

  

  更麻烦的是我被人群包围着,根本到不了他的身边

  

  我头一次这么恨着该死的热情

  

  他似乎发现了我脱不开身

  

  给了我一个温柔致命的微笑

  

  但是我更生气了

  

  不可以,不可以。

  

  我不满足只有眼神的火花,为什么!为什么不大胆一点?向我走来?

  

  我开始生他的气,即使这不是他的错

  

  我对这些狂热的fans没了兴趣,摔去一张冷漠便找着角落喝茶

  

  我无意识的给自己满上了一杯又一杯的凉茶

  

  似乎这样就可以冷静

  

  但是我又错了

  

  我看到杰瑞和哥哥在谈话了,虽然早就不是一次两次了,但这次我就是尤其不爽

  

  虽然我也关照这个表弟

  

  。。。

  

  我和他就吵了一架,似乎也不算是吵架,更像是我单方面的倾诉不满

  

  他安静听我说,直到我因为喘不过气而停下

  

  他像小时候那样抱住我

  

  “说吧。”他说

  

  他还是用手捧着我的脸,年轻时的伤疤贴着我的脸颊

  

  我明明很生气的,但是。。现在不了

  

  他还是那个哥哥

  

  ————————————————————————

  老一辈的话题我已经不想听了

  

  无非又是说我更适合大当家的位置

  

  我无所谓

  

  只是不喜欢他们谈论哥哥的语气

  

  把我的缪斯说的一无是处

  

  也不知道是那一句话触动我了,我几乎毫不顾忌的和他们对骂了起来

  

  。。。。

  

  “夏勒弗兹。”他说,我没停下

  

  “夏勒弗兹!”我忘不了,因为那是印象中他第一次吼我

  

  很快闲人的碎碎言语开始钻进我的耳朵

  

  我看着他满脸阴沉

  

  我第一次害怕的彻底

  

  最后不欢而散是肯定的,只是我哭了

  

  直到兔子用毛茸茸的爪子抹开泪珠我才知道我哭了

  

  和之前不一样,这次哥哥。。。不再为我擦干他们了

  ——————————————————————

  我混混恶恶度过了一个又一个春夏秋冬

  

  精神似乎已经崩溃

  

  我无奈之下推掉了一场又一场演出

  

  兔子有时拱着我的手心,我都察觉不了

  

  父亲说很担心我

  

  我笑了笑

  

  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什么

  

  我的家中再也没了客人,落寞的让我心生喜悦

  

  杰瑞说,那时我的生命以一种肉眼可见的程度消逝

  

  是么。

  

  原来,这么多年了,没了你,我还是不堪一击啊。

  

  我害怕了,哥哥,请再为我搭建一个谎言

  ——————————————————————

  “二表哥!”杰瑞又来了

  

  “怎么?”我放下兔子

  

  “他们说你最近都没有表演,就想让我过来看看。”杰瑞挠了挠后脑勺

  

  “你说的他们是?”其实我也该猜到了

  

  “那个。。。大表哥说。。你们很久没见。。。聚一下?啊?”杰瑞试探着说

  

  这肯定不是他的原话

  

  但是意思肯定是想见我了

  

  我暗道他是个胆小鬼,不敢亲自说

  

  但是却和小时候一样,并不责怪他

  

  没等话音落下,我便毫不怜惜的拎起兔子开始装行李

  

  表弟接下来的话我并不在意

  

  满脑子只剩下了‘哥哥愿意见我’

  

  后来听杰瑞描述当时

  

  才知道我的痴狂在他面前的彻底

  ————————————————————————

  我们说了很多很多,但是似乎又没说

  

  无所谓,僻静的亭子里只有我和他

  

  没有老一辈的废话

  

  没有狂热粉丝的打搅

  

  没有家庭的约束

  

  只有我狂跳不止的心脏和眼前的他

  

  他愿意向我给予更多

  

  而我就是贪心的孩子,有了一颗糖就还想要更多

  

  几年未见

  

  我对他的想念和爱意并没有我想象中的淡去

  

  反而更加癫狂

  

  更加大胆

  

  好,你若留在原地,我便向你奔去

  

  茂密的树叶拉远了我们和尘世的距离

  

  我们在对方的眼中完美

  

  我们的心从此靠近

  

  连为一体

  

  “你会留下来吗。”我肯定的说

  

  他几乎没有任何防备

  

  就和以前一样,这莽夫又是把我放在最首位

  

  “好。”

  ——————————————————————

  于是他就和我一起,在那个城市的郊外别墅

  

  履行哥哥的职责

  

  我们在一起,无所谓春夏,无所谓昼夜

  

  他不说永远,于是我们就有了每一天

  

  我拼了一生,他最终对我无限度的包容

  

  于是我贪婪的吸取他身上的气息

  

  。。。。

  

  我只有一个哥哥,我爱他胜过爱自己

  

AKIRA

 灵感来源于一次匹配,我玩魔术师。最后还剩三个人,墙缝开了另一个队友就直接走了,我残血正准备溜结果被猫一个蓝瓶打倒了,那局的大表哥本来都要进墙缝了 结果突然回头一个游龙拳把猫打飞,顺便把我摸起来守着我进了墙缝。

 灵感来源于一次匹配,我玩魔术师。最后还剩三个人,墙缝开了另一个队友就直接走了,我残血正准备溜结果被猫一个蓝瓶打倒了,那局的大表哥本来都要进墙缝了 结果突然回头一个游龙拳把猫打飞,顺便把我摸起来守着我进了墙缝。

九千零一岁

  ooc!

  

  嘿嘿我家私设的夏勒性转,会偏温柔和话痨一点,还会矮一点

  

  p2是私设少年纯情表哥组

  

  p3加字

  ooc!

  

  嘿嘿我家私设的夏勒性转,会偏温柔和话痨一点,还会矮一点

  

  p2是私设少年纯情表哥组

  

  p3加字

晓华
是魔法少女捏 某天在辛勤加班后...

是魔法少女捏


某天在辛勤加班后快要累死的马索尔和夏勒弗兹遇到了宕机在路上快要饿死的不明生物于是带回家喂养之后发生的一系列尴尬故事。


“哇,居然有能看见我的人类吗?”这个东西似乎很惊讶。


“我们不是人类呃,我......”


“什么?!不是人类?!那一定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传说中能够改变因果的魔法少女罢!”


“?”


一道强光突然闪过,就把两个人变成了这个毕样,甚至还经过了一段尬死了的变身


于是两个人莫名其妙打死了个闻声而来的反派,听这个不明生物阐述了一整夜它们的世界观(这下真的累死了)


“你要找什么魔法少女你倒是找个女的啊......”(两人昏厥中)...

是魔法少女捏


某天在辛勤加班后快要累死的马索尔和夏勒弗兹遇到了宕机在路上快要饿死的不明生物于是带回家喂养之后发生的一系列尴尬故事。


“哇,居然有能看见我的人类吗?”这个东西似乎很惊讶。


“我们不是人类呃,我......”


“什么?!不是人类?!那一定是我一直在寻找的,传说中能够改变因果的魔法少女罢!”


“?”


一道强光突然闪过,就把两个人变成了这个毕样,甚至还经过了一段尬死了的变身


于是两个人莫名其妙打死了个闻声而来的反派,听这个不明生物阐述了一整夜它们的世界观(这下真的累死了)


“你要找什么魔法少女你倒是找个女的啊......”(两人昏厥中)


于是两个人开启了晚上在屋顶上穿着裙子跳来跳去以及莫名到哪哪有反派甚至被拽去那个不明生物的世界社死的一点也不魔法少女的魔法少女故事。

喵喵咧咧

和亲友出去玩搞的互绘😋😋😋后来感觉像是两家1在互炫老婆(不要乱感觉

攻方都只有qq头就不打tag了

和亲友出去玩搞的互绘😋😋😋后来感觉像是两家1在互炫老婆(不要乱感觉

攻方都只有qq头就不打tag了

猫起起再起不能

终于画了

所以说为什么猫鼠皮肤要加头发啊感觉好怪

终于画了

所以说为什么猫鼠皮肤要加头发啊感觉好怪

念梵梵

玫瑰

  “哥哥你看到了吗这是你最喜欢的玫瑰”

  

  “哥哥我爱你”

  

  “你在天上看得到吗”

  

  “哥哥我跟你说件事,我已经把污蔑你的人杀了”

  

  “听说了吗火的一塌糊涂大魔术师他疯了

  “好像是他的哥哥被污蔑枪毙才疯的

  

  “真可怜啊明明可以在一起

  “你在开玩笑吗?两个公的怎么可能在一起

  

  

  是啊怎么可能在一起

  哥哥

  等我

  我也来陪你了

  

  

  

  “哥哥你看到了吗这是你最喜欢的玫瑰”

  

  “哥哥我爱你”

  

  “你在天上看得到吗”

  

  “哥哥我跟你说件事,我已经把污蔑你的人杀了”

  

  “听说了吗火的一塌糊涂大魔术师他疯了

  “好像是他的哥哥被污蔑枪毙才疯的

  

  “真可怜啊明明可以在一起

  “你在开玩笑吗?两个公的怎么可能在一起

  

  

  是啊怎么可能在一起

  哥哥

  等我

  我也来陪你了

  

  

  

念梵梵

(杰汤夏索)离别

  内容包含夏勒弗兹×马索尔

  年下yyds

  废话不多说

  私设

  

  ————————————

  

  今天跟往常一样,杰瑞去女主人家里偷奶酪,可这次不同,杰瑞故意在汤姆面前拿奶酪为此就是要激怒他,就当杰瑞要跨出门框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汤姆竟然一动不动在他的毛毯上看着自己,眼里满是不舍和委屈

“汤姆?”杰瑞奇怪的走上前把奶酪在他面前晃了又晃,好吧还是没反应

  

  “嘿汤姆我要拿奶酪了你不阻止我吗?”杰瑞直接把奶酪放在一边自己坐上汤姆的头,揪着猫耳不放,汤姆还是一动不动盯着自己,这让杰瑞心里发毛,心想着汤姆今儿吃错药了我都这样对他他还不抓我“汤姆...

  内容包含夏勒弗兹×马索尔

  年下yyds

  废话不多说

  私设

  

  ————————————

  

  今天跟往常一样,杰瑞去女主人家里偷奶酪,可这次不同,杰瑞故意在汤姆面前拿奶酪为此就是要激怒他,就当杰瑞要跨出门框回头看了一眼,发现汤姆竟然一动不动在他的毛毯上看着自己,眼里满是不舍和委屈

“汤姆?”杰瑞奇怪的走上前把奶酪在他面前晃了又晃,好吧还是没反应

  

  “嘿汤姆我要拿奶酪了你不阻止我吗?”杰瑞直接把奶酪放在一边自己坐上汤姆的头,揪着猫耳不放,汤姆还是一动不动盯着自己,这让杰瑞心里发毛,心想着汤姆今儿吃错药了我都这样对他他还不抓我“汤姆你怎么了这可不是你的风格”听到这话的汤姆长叹一口气,有些郁闷的抬头对杰瑞说“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抓你了……以后也不会”说道最后几局汤姆已经将头埋进毛毯里,眼睛不受控制的流下一滴滴眼泪,杰瑞顿时脑海一片空白一直都是“以后也不会”这句话

  过几分钟汤姆有些疑惑的叫杰瑞这才回过神,“汤姆你这话什么意思要离开我?”“算是吧”汤姆脸上摆着遗憾和不舍是个明眼“鼠”都能看出汤姆不想离开包括杰瑞

  杰瑞很不理解跳下汤姆的头用自己的爪子捧着汤姆的脸,严肃的说

  “你最好给我说清楚蠢猫”

  事情起因

  前几天杰瑞又来偷奶酪了女主人已经忍受不了这样日复一日的偷窃,朝着汤姆大喊如果你再抓不到我会让你有一天时间来收拾东西给我出去,杰瑞在角落里看着汤姆害怕又愤怒的表情显然他没有在意女主人的话,但汤姆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了如果在不抓住杰瑞自己很有可能真被赶出去,可并未如它所愿他还是没有抓到杰瑞,女主人没有像平常一样打他只是抚摸着汤姆,她也不想让汤姆走只不过她真的忍不住了,这一抚摸大概是念在陪伴或感情吧,“唉汤姆你尽力了”汤姆身体一颤他没见过女主人这样心里的不安越发强烈,自己真有可能被赶出去吗,自己是不是在也睡不到那温暖的毛毯了,自己还没抓到杰瑞,自己……

  我不甘啊

  

  女主人也很遗憾自己养育几年的猫就这样走了可他顾不了这么多,安慰了汤姆几句帮他擦掉眼泪随后打电话请求对方给自己一个新猫

  

  从那天开始汤姆就变得郁闷心不在焉

  

  “……对不起汤姆我可以去女主人面前偷奶酪让你抓这样你就不会离开了!!”汤姆眼皮低垂摇摇头“没用的杰瑞”这时门铃响了“我该走了再见杰瑞和你相处的时间我感到很开心”

“不!!汤姆不要”杰瑞死死拉住汤姆的脚就被一个灰色的猫抓了起来“哦?这就是那个连世界捕鼠冠军的汤姆先生都治不了的小老鼠?”汤姆深深的看了一眼杰瑞转头对灰色猫道“这位先生希望你可以担任我的责任”说完拿着行李走出家门

  汤姆快要踏出院子听到杰瑞喊自己停顿了一下“杰瑞祝你好运”

  被赶出家门的汤姆能上哪里呢还在思考着要去哪里的汤姆就碰见布奇布奇……对啊我可以找布奇他可是这城市的猫老大“布奇?呃你那个组织有空位吗我想参加”刚想调戏汤姆的布奇瞬间愣在原地“你…你说啥?你一个宠物猫要加入我们野猫的组织?”“怎么不可以吗还有我现在不是宠物猫了我被抛弃了,所以只能找你了”布奇被这一番话给逗笑了“哎呦我早跟你说了你迟早被赶出来你还不听,行这忙我帮定了”随后拍了拍汤姆的背很轻很轻(因为汤姆的腰不好)搂着汤姆带他去自己的组织

  

  另一边

  杰瑞眼睁睁看着汤姆离开自己的视线,殊不知自己已经被这个灰猫抓到笼子里了,就这个破笼子怎么可能难倒杰瑞呢三两下逃出来了“哎呦灰猫你可比汤姆差劲太多了”总而言之,杰瑞嘲讽了灰猫就立马头也不回的朝他表哥家跑去,他现在只能靠着表哥来帮自己(揍那个灰猫)

  

  正在悠闲的夏勒弗兹泡着甜度中适的咖啡坐在沙发上,还没喝上一口就被一阵敲门声打破了,在厨房的马索尔也听见了叫夏勒弗兹去开门

  哦我的老天好不容易有个休息日还有谁会来这里,很不情愿的夏勒弗兹开门看到自己的表弟气喘吁吁的扶着门框“杰瑞你怎么了?这么急干嘛”

马索尔让杰瑞坐在沙发上自己去拿点心“大表哥二表哥我有件事想求你们”夏索二鼠眉头一皱不难猜想肯定是被汤姆欺负了,想到这马索尔不屑道“是不是那个傻猫又欺负你”坐在一旁的夏勒弗兹只是看着杰瑞不在说话“不并不是一来汤姆走了换了个新猫来抓我,想让大表哥帮我,二来是希望二表哥能帮我查查汤姆的具体位置”夏勒弗兹点了点头看着马索尔,应该是在等哥哥的回答吧“嗯……行这个忙我们帮定了我明天去会会那个猫”“好那就多谢二位表哥了我先走了拜拜”

  

  跟表弟道完别后

  一直不说话的夏勒弗兹淡定的喝了口手里的咖啡,像心里有事的看着远处,“弗兹?”马索尔把手放在夏勒弗兹面前挥了挥“我没事哥你说杰瑞都开始了我们是不是也”话没说完被一个大手捂住“停,停止你这危险的想法”马索尔看着单纯直白但有些事他还是懂的,夏勒弗兹看着眼前比自己高半头的“哥哥”嘴角微微上扬,像是看猎物似的“哥你就真不考虑考虑吗,起码同居几年了你就没有对我有另一种感情吗,比如说爱~”“没有”马索尔鄙夷的看夏勒弗兹“那不如从今晚开始我相信我自己的技术,保证让你舒舒服服的”不知什么时候夏勒弗兹已经走到马索尔背后抱住他,蹭了蹭

  吸吸想看车车吗没有“因为自己不怎么会写”

  

  ————————————  

  感谢观看

   敬请期待下一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