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夏吹

191浏览    20参与
Dr.林澜_(:з」∠)_アイ

【夏色吹雪同人】NO.11狐狸不是挺好的嘛

NO.11

“狐狸不是挺好的嘛,为什么这些故事都要用它当反面例子啊?”

天台上,祭生气地和吹雪抱怨道,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两人遇见之后一周了,虽然吹雪和自己不在一个班,但在那之后,每天都会在这个时间来这里一起吃饭,聊天,嘛,真是太棒了啊——

“明明好不容易决定认真听节课的,结果却听了这么个玩意儿。”

“小祭……冷静呀……”

“狐狸那么可爱!不仅全身都毛茸茸的很想让人死命摸上几把而且打盹的样子更是可爱到极致!尤其是白狐,白色毛发在太阳光之下闪闪发光的好像镀了层金边一样,光是想想就很治愈啊!……所以说,这些作者怎么就偏偏看不见狐狸的优点呢?!”祭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把自己的不满全部倾泻出来之...

NO.11

“狐狸不是挺好的嘛,为什么这些故事都要用它当反面例子啊?”

天台上,祭生气地和吹雪抱怨道,现在的时间,已经是两人遇见之后一周了,虽然吹雪和自己不在一个班,但在那之后,每天都会在这个时间来这里一起吃饭,聊天,嘛,真是太棒了啊——

“明明好不容易决定认真听节课的,结果却听了这么个玩意儿。”

“小祭……冷静呀……”

“狐狸那么可爱!不仅全身都毛茸茸的很想让人死命摸上几把而且打盹的样子更是可爱到极致!尤其是白狐,白色毛发在太阳光之下闪闪发光的好像镀了层金边一样,光是想想就很治愈啊!……所以说,这些作者怎么就偏偏看不见狐狸的优点呢?!”祭一口气说了一大堆,把自己的不满全部倾泻出来之后,心情也好了很多。

“祭,也想摸摸狐狸呀……”

“……小祭这么喜欢狐狸的吗?”

“那当然,小时候就挺想养只狐狸来着……”

吱——

“我来晚了!总算是搞完了啊……”

“啊,诗音酱,快点过来……”

“祭!啊吹雪酱也在呢,刚刚在聊什么啊?”

“关于,狐狸的话题,诗音喜欢狐狸吗?”

“……喜欢?等等就聊了这个??”

 

(真是和平的一天呢)

 



晚上,某街道。

“欢迎光临”

这里的夜晚,和小镇差不多呢,都没有什么人在,毕竟这里又不是市中心,附近也没有商业街,除了刚加完班下班归家的人们还出现在街道上之外,基本没什么人了。

“……啊,找到了。”

没想到家里的茶居然没了……还好这儿的便利店晚上也,开门,嗯……顺便也买一点其他的东西好了。

毕竟平常不怎么出门嘛,多买点的话就不用跑那么多次了。

“嗯,买点可乐好了。”这么想着,拿了茶和自己喜欢的软糖之后又带了两瓶可乐。

“谢谢惠顾。”

那么,回去吧。

沿着街道往家里走,一路上还见到了不少妖怪,不过这些大部分都是属于梦魇一类的,不伤害人的话,也不用去管它就好了。

“欸?那是……”

不远处的岔路口,有个穿着粉色外套,戴着帽子的人背对着这边,张望着什么,和路人不一样,鬼鬼祟祟的,小偷吗?不对吧……

仔细一看,这人旁边还跟着……一只,猪?

是妖怪吗?

那人回头看了自己一眼,之后就跑进了黑暗中。

跟上去看看……

 

“呼……哪去了……”拐过一个岔口之后,那人就不见了,不过,吹雪遇到了个很不得了的东西。

“那是,梦魇?那么大????”

不远处的房子旁边,窝着一只黑乎乎的巨大史莱姆状妖怪,大到几乎要把房子吞下的地步,一般来说,这玩意压根不可能长那么大,除非吸收了某种特殊的梦。

“等等,这家是……夏色??小祭的家吗?”

虽然是夜晚,但在灯光之下看到一清二楚——确实是“夏色”没错。

“这么大的……也不能放着不管吧?”

虽然说在人类睡着的时候击杀梦魇并不会对人类造成什么影响,顶多就是让人醒过来而已,况且这么大一只梦魇,绝对会吸引来其他妖怪或者魔法师吧。

刚才……总之先把这个处理掉离开好了。

在确认四下无人之后,吹雪回到了妖怪的形态,轻轻把手放到这只梦魇身上,蓝光一闪,瞬间整个就被冰封住,再“啪嚓”一声碎成小块消散。

“唔……没事吧,小祭……”

得离开了,万一被看见就不太好……!

一回头,发现刚才那个人就站在身后不远处。

“果然,不是普通人啊。”

 



“……做了个奇怪的梦。”

祭迷迷糊糊地从床上坐了起来,望着窗外异常美丽的星空陷入沉思,一看时间居然是凌晨。

平常都是一口气睡到天亮的怎么今天就拉胯了?

而且,外面似乎有什么动静的样子……出去看看?反正现在也睡不着。

于是祭穿了件外套就出去了,开门的那一瞬间,一阵寒风迎面扑来让大脑清醒了不少。

之后一秒,一只从天而降的猪……对,是猪,被祭接了个正着,而且自己还认识——这不是心豚吗?!

等等,为什么会从天上?

祭抬头一看,空中还飘着不少大大小小的心豚,另一边,那些巨大的冰锥都称得上是艺术品了。

有人在祭家门口打了一架……不过,已经见怪不怪了啊。

祭躲在围墙后探出个头暗中观察——那不是,赤井心……心心大人?她不是在海外的嘛,怎么跑回来了,手上还拿着根长得奇形怪状的棍子……另一个,是吹雪??

只不过现在的吹雪看起来和平常不一样。

尾巴!还有耳朵!吹雪是妖怪啊……这么毛茸茸的尾巴,是狐狸吧?

这么说之前,自己居然在吹雪面前说了“喜欢狐狸”诸如此类的话,斯——

不对不对,现在,是不是应该去劝架……怎么办……

——尾巴,想摸——嗯咳咳,是劝架,劝架。

祭,伺机而动ing

然而吹雪并没有注意到祭的样子——就是现在!

祭冲了出去,吹雪被半路突然冲出来的祭下的一抖没来得及躲开,让祭扑个正着,两人一起摔倒了。

“小祭?……唔喵!!!”

祭一把揪住吹雪的尾巴就是一顿乱蹭,有种想把毛撸秃的架势。

“狐狸果然最棒了啊——”

“给我停下啊kora!”

“好痛~下手好重啊吹雪……”

Dr.林澜_(:з」∠)_アイ

【夏色吹雪短篇】狐狸是种狡猾至极的动物啊(上)

“啊……怎么办……唉……”

一个人,到了图书室,这儿一个人也没有,夏色祭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整理思绪,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儿。


中午,教室。

“夏色同学——有人找你哦——”

午休时间,忽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名字,才睡醒还处于迷糊状态的祭抬头打了个哈欠。

好困哦,早知道……昨天就不熬夜了……真是的,让人好好补一下觉都不行……

“来了……哈啊——是谁啊?”

“刚才走了,是学生会长,说是在学生会室等你来着。”

“会长?为什么学生会长回来?”印象中,好像也就上次选举、以及运动会的时候稍微见过几面而已,毕竟,祭是负责啦啦队的嘛……“但,好像并不熟……”

这届的学生会长,是个...

“啊……怎么办……唉……”

一个人,到了图书室,这儿一个人也没有,夏色祭找了个角落坐了下来,整理思绪,回想着今天发生的事儿。

 

中午,教室。

“夏色同学——有人找你哦——”

午休时间,忽然听到有人在叫自己名字,才睡醒还处于迷糊状态的祭抬头打了个哈欠。

好困哦,早知道……昨天就不熬夜了……真是的,让人好好补一下觉都不行……

“来了……哈啊——是谁啊?”

“刚才走了,是学生会长,说是在学生会室等你来着。”

“会长?为什么学生会长回来?”印象中,好像也就上次选举、以及运动会的时候稍微见过几面而已,毕竟,祭是负责啦啦队的嘛……“但,好像并不熟……”

这届的学生会长,是个和祭同级的女孩子,名字是白上フブキ,在校内拥有极高的人气,无论是学习还是办事能力都是超一流的人才,同时,可爱到令人心肌梗塞的性格以及天使一般的外貌也是原因之一。总之,是个几乎完美无缺的人啊。

“叩叩”

学生会室……这儿的大门无论来多少次都觉得压迫感太强了吧。

祭轻轻敲了敲门,不过里面并没有什么回应……啊嘞?不是在学生会室等的么,是没人在吗?

“……门没锁?”应该可以,进去的吧?“打扰……了??”

推开门,祭愣在原地,虽然说学生会室里出了会长之外就没有人在,但是……白上会长、貌似是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现在,祭有点后悔——刚才,声音是不是太大了?

轻轻地把门关上,不得不说,这里的布局和陈设总是给人一种舒适又安心的感觉,在加上现在是夏天,这里是有配备空调的,不过窗帘都没拉,阳光照进来恰好将室温调节到一个极佳的境界,稍微待上一会儿困意就上来了,更何况是平常就事务繁忙,没怎么休息的会长呢……

走进会长的办公桌,本来想着去叫醒她的祭却突然停住了,而且,祭现在严重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出了什么问题,或者是才睡醒脑子不太……清醒。

因为,白上会长,不知道怎么了长出了一对外白内黑的,兽耳,软软地耸拉着,还随呼吸节奏一起一落,时不时还抖动一下。

……刚才没发现,是因为会长是白发的缘故来着,远看根本看不出来,不仅如此,会长身后还多出来了一条半白半黑的尾巴!仔细看的话,上面还有颗五角星。

难道说,白上会长是妖怪吗?……猫?不,大概是狐狸吧?

虽然觉得是自己的错觉,但看上去不像是假的。

——好像摸摸看。

祭觉得,突然间诞生这种想法的自己,没救了。

不过有一说一,是真的想摸。——不行不行,太没礼貌了吧,但只是一下,应该没问题的……这样的想法居然顶过了恐惧感,占据了祭的大脑。

于是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来,慢慢地靠近,害怕一个不小心就把会长吵醒了。

差一点,还差一点……

“呜……不小心,睡着了……”

啧……为什么偏偏这个时候!!

祭连忙缩手回去,“那个……没事吧?”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

“诶?啊……等一下哦。”吹雪站起来走到旁边的一个柜子面前蹲下,开始找起什么东西。

“……?”

貌似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耳朵尾巴露出来的样子,以至于祭的注意力全被那毛茸茸的尾巴吸引了,“果然好想摸一下啊”这样的想法又蹦了出来。

“找到了,这个,是你的吗?夏色まつり……”

“啊,是的,谢谢。”

原来就是这事儿啊……会长捡到了自己的钱包……

“那,没什么事的话,祭就先回去了。”松了口气,祭转身想开门离开,却发现这门,居然打不开了?!

……诶?什么时候……

要被杀了吗?……

“等一下……”

“怎么……呜咦???”本想回头问问怎么了,却突然被从身后抱住,吓得祭叫出声来。

“……刚才,看见了对吧?”吹雪的声音明明刚刚在办公桌那边,离门这儿还有段距离的来着,一下子就窜了了自己耳边,像电流一样贯穿全身。

为什么会这么热啊!!祭的脸唰一下就红了,想要挣脱确使不上劲,差点连大脑都没法思考了啊……

“这是秘密……不可以说出去……我,是妖怪这件事……”

“……呜……我知道了……”

此时,夏色祭停止了思考。

“可恶啊————”

现在满脑子都是那个时候的场景了,而且每次回想起来,就感觉热的不得了啊。

狐狸果然是狡猾至极的动物……那种情况下,估计也没人能……绝对不是祭害羞到大脑一片空白才答应的……

“那只,屑猫咪啊!!!!!!”

Dr.林澜_(:з」∠)_アイ

【夏色吹雪同人】NO.10妖怪与人

NO.10

十年前,夏日祭后一天,凌晨

“唉……这孩子……难道又要……”

……

……呃……?谁在,说话?

现在夜深人静的,是哪来的声音?……好困……

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了房间,夜半时分,一个个小小的白色身影钻出了被窝。

吹雪打了个呵欠,揉了揉自己困到睁不开的双眼,刚才的那团被窝里,夏色祭正睡得香甜。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醒过来呢?自己也不清楚,不过,应该是有什么人在呼唤自己吧……

顶着月色,吹雪安静地离开了这间杂货店,沿着小路,向着一个地方走去。

一路上,还遇到了不少奇怪的生物,但这些生物并没有要攻击吹雪的意思,反而还给当时只是一小只的吹雪让开了一条路。

现在几点了?不...

NO.10

十年前,夏日祭后一天,凌晨

“唉……这孩子……难道又要……”

……

……呃……?谁在,说话?

现在夜深人静的,是哪来的声音?……好困……

月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了房间,夜半时分,一个个小小的白色身影钻出了被窝。

吹雪打了个呵欠,揉了揉自己困到睁不开的双眼,刚才的那团被窝里,夏色祭正睡得香甜。

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候醒过来呢?自己也不清楚,不过,应该是有什么人在呼唤自己吧……

顶着月色,吹雪安静地离开了这间杂货店,沿着小路,向着一个地方走去。

一路上,还遇到了不少奇怪的生物,但这些生物并没有要攻击吹雪的意思,反而还给当时只是一小只的吹雪让开了一条路。

现在几点了?不知道。总之沿着路走就对了。

小路一直延伸到很远很远的地方,不过远处全都笼罩在了黑暗中,没法看清楚,这条路究竟通往哪里……

“呜……要是有带灯就好了。”那时的吹雪,耳朵软软地耸拉着,尾巴也卷了起来,毕竟,黑暗什么的,很可怕,尤其是对一个小孩子来说。

想回去,但回头一看,自己过来的路也被黑暗笼罩了。

……只能继续了啊。

过了一会儿,前方的小路忽然变成向上的阶梯,阶梯两旁挂着灯笼,虽然要比刚才亮多了,但依然看不见它的尽头。

同时,刚才那种生物也变多了,不过,并不是像刚才那种——看过去感觉是实体的样子,现在的这个,半透明的感觉更重一点,它们好像在嘀咕着什么,不过,和刚才那样,也给吹雪让出了一条路。

“这些……不是人类……”吹雪意识到,这些生物或许,是和自己一样的存在……

到底通向哪里?这条路……

怀着这样的想法,吹雪继续沿着阶梯向上爬。

如果是之前的话,自己大概早就累趴下了……但现在却一点也不觉得累呢。

又过了一会儿,出现了红色的鸟居,夜空之下,反而更像暗红色了。

感觉,和祭典去的那个神社不一样……这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

“……啊,你好?”

登上最后一级阶梯,有个带着狐狸面具,穿着巫女装束的白色头发的人……应该是妖怪,出现在眼前。

“……你,来了……”开口说话了,声音感觉有些空灵,不过……和自己的声音,有那么几分相似。

“那个……有什么,事吗?”吹雪不解地问道。

“即便,这一次,也要让它重演吗?”

“什么意思……我不懂……”

“唉……也对……”“她”顿了一下,“这是第几次了?这个故事……”

“这个,故事?”

“这个故事……从来没有,完美的结局……”

“诶?”

“因为我们,都没有那个能力……妖怪也好,人类也好……”

“难道……是,和小祭……”

“不过……难说这次可以,因为,这次和上一次……和以前的都完全不同,也许,可以。”“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啊……会这样吗……现在的你,太弱了。”

“……太,弱……?……小祭,会出事?”

“……”“她”没有说话,只是轻轻点了下头,“人与我们之间的矛盾,远远超乎你我的想象,这么多年来,就没有和解过,更别说,和平共处了——不是人类猎杀我们,就是妖怪袭击人类……你应该,不希望,你的朋友遇到危险吧?”

“那!那……我应该,我应该……怎么做才好?”

“让她,忘记你,以及你的存在。”

“!一定要,这样子吗?”仿佛,心脏被刺穿一样,但,意外的,大脑却认可了这个想法,“啊……如果这样……”

“嗯——如果她不记得你的存在,其他的妖怪们,就没法找到她,更不可能去袭击她和她的家人们。”

“所以……所以,小祭就不会有危险了?”

“是的。”

“那,怎么才能?……”

“我可以帮你,但,对于人类的小孩子来说,只是暂时的。”

“暂时的……也好……”吹雪低下头,声音快小到听不见了。“暂时,是多久?”

“……最多十五年,最少十年……你的,选择?”

“请务必帮我,谢谢。”



……从今以后,我会感到寂寞吗?

明明好不容易才有了朋友……啊,不过,这样也好……至少,没有危险。

……

[咳咳,实际上并不是这样的对吧?]

[唉,真令人费心啊,不如,就让我来陪你吧?]







嗯,有点短?这篇本来是之前想写的,但感觉好像等到现在发比较好

等下次月考考好了估计会爆肝一波

喜欢的话,务必支持一下!!!!!

Dr.林澜_(:з」∠)_アイ

【夏色吹雪同人】还是选择再次认识你

NO.9 学校,午间。 

“唉……”祭无力地趴在课桌上,和以前充满活力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不过现在是午餐时间,教室里没几个人,即使有注意到这一变化而且也过来关心的同学,祭都以简单的理由搪塞过去了。 

毕竟,能看见妖怪……这种事,也不能就随便告诉其他人吧?大家都不把妖怪当真,这要是说了,不仅没人相信,还会被当做怪人的……

 呜哇——好烦呐—— 

“你不是挺希望像漫画主角那样么?这也算是个特殊体质吧?”

 话,是这么说,但这种能力并不需要!

 又危险又吓人,而且还不能动手,还得装作没看见……特别是哪种长得贼难看,还会突...

NO.9 学校,午间。 

“唉……”祭无力地趴在课桌上,和以前充满活力的样子完全不一样,不过现在是午餐时间,教室里没几个人,即使有注意到这一变化而且也过来关心的同学,祭都以简单的理由搪塞过去了。 

毕竟,能看见妖怪……这种事,也不能就随便告诉其他人吧?大家都不把妖怪当真,这要是说了,不仅没人相信,还会被当做怪人的……

 呜哇——好烦呐—— 

“你不是挺希望像漫画主角那样么?这也算是个特殊体质吧?”

 话,是这么说,但这种能力并不需要!

 又危险又吓人,而且还不能动手,还得装作没看见……特别是哪种长得贼难看,还会突然蹦出来,压根就没法无视啊! 

比如……现在就有个长得跟贞子差不多的,趴在教室的窗子上,就那么直勾勾地盯着这边……看。 

“啊——受不了了,出去找个清静点的地方透透气好了!” 

于是,祭跑了出去,出去的时候还差点被门上突然出现的大脸吓出声来。



 天台 现在,已经是夏天了,大概离夏日祭举办的时间也不远了。 

正午的阳光直直照射着天台,光线强到如果把这儿的水泥地稍微打磨一下,估计就能成个人工月球了吧。 

这种时候,应该不会有人来天台的吧,毕竟这种程度,是个正常人都分分钟热晕过去,谁会跑来这种地方?

 不过这对吹雪来说,却是十分舒适的温度。

 “好温暖呢……啊,有点困……果然一暖和起来,就容易打盹……”

 吹雪趴在天台的栏杆上,这个位置对着大门,也能看得到操场以及社团教室,这个学校,意外的有很多妖怪游荡呢。

 吱—— 身后传来天台那扇生锈的铁门打开的声音,不过这个位置的话,开门的人是没法看到这边的。 

或许是什么人遇到烦恼的事情才上来?嘛,总之不是妖怪…… 

吹雪没有再去注意那边,不知不觉,困意再次涌了上来。 

不如就稍微,睡会儿吧?



 ……啊。 

……没想到,真的睡着了 ……还好还有10多分钟才上课。

 正准备离开天台的时候,吹雪注意到另一边的角落里,蹲着一个人。

是刚才上来的那个人吗?怎么了呢……要不要过去问问? 

于是,吹雪向那边走去,想要提醒了一下对方要上课了。 

等……那不是……小祭?? 不会吧……这也,太巧了吧?

 但,对方的特征几乎和祭一模一样……无论是小时候,还是上周遇到的——这是事实,祭也在这个学校而且还遇到了。

 要,叫醒她吗?这样放着不管的话,不太好吧?但万一……那么小祭,就可能会被其他的妖怪们纠缠上的吧,这对普通人类来说……斯…… ……

怎么办?不想让她再陷入危险……


 ……仅仅是这样?这真的是自己希望的吗?

 纠结之时,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装在口袋里的蓝色御守——那是十年前,祭奶奶的礼物,也是自己第一次收到礼物。 

“真的没问题吗?”

 如果未来有一天,祭想起了那些事情,估计会不顾一切地来找自己吧……那个时候再发生什么……那就是,BADENDING,了吧? 

……绝对,不要……呜……怎么办才好…… “……嗯……啊?睡着了。”

 最终还是,下定决心,拍了拍蹲着的祭。

 对方抬起头来,有些懵的样子——啊,的确是小祭…… 

“那个……没事儿吧?要上课了……” “啊,没事……谢谢。”祭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灰。 

“……”本来还想说点什么,但感觉,有些说不出口,吹雪深吸一口气,“那个!……”

 “我们,是不是,有见过?” 

没等自己开口,祭却先一步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诶?……”不知道为什么,心脏一紧,这是什么感觉?但是。很高兴…… 

“啊,抱歉……说了奇怪的话。”

 不……真的,是真的哦——虽然很想这么说,但喉咙像是被堵住了似的,发不出声音…… 

“呃……那,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啊……”这句话彻底扰乱了自己的思维,“フブキ……白上フブキ……”总感觉要哭出来一样“那……你呢?” 

虽然早就知道了,而且一直没有忘记。

 “夏色まつり!!今后,多多关照哦,フブキ”




昨天剪视频剪疯了,稍微晚了点对不起!!!!!啊啊啊啊啊啊

🌟ほしきずね~
“今天挺冷的呢” “嗯………嗯...

“今天挺冷的呢”

“嗯………嗯……”

“今天挺冷的呢”

“嗯………嗯……”

Dr.林澜_(:з」∠)_アイ

[夏色吹雪同人]事实证明玄学有些时候挺管用的

本篇算是一个过渡篇,下一篇可能就会写到校园里了!!这么爆肝的up不关注一下嘛(小声)

主要把一些世界观什么的交代了一下,但感觉有点不太好……不过也实在想不出剧情了……


NO.8

“……这样真的可以吗?……”祭一脸不相信地望着诗音的魔法球,上面显示着刚刚经过的小巷的图像。

“相信我……大概是没问题,吧……”

“很明显不行啊……”

“诶,来了来了……”

图像里出现了一个白色身影,狐耳和尾巴十分显眼。

“果然是只妖怪么……”

“……嗯?”

“怎么了祭?”

“祭好像真的……有见过来着……”

“嗯……”吹雪跟着痕迹进入了小巷,这个地方,也真够窄的……前方是一个拐角,而...

本篇算是一个过渡篇,下一篇可能就会写到校园里了!!这么爆肝的up不关注一下嘛(小声)

主要把一些世界观什么的交代了一下,但感觉有点不太好……不过也实在想不出剧情了……




NO.8

“……这样真的可以吗?……”祭一脸不相信地望着诗音的魔法球,上面显示着刚刚经过的小巷的图像。

“相信我……大概是没问题,吧……”

“很明显不行啊……”

“诶,来了来了……”

图像里出现了一个白色身影,狐耳和尾巴十分显眼。

“果然是只妖怪么……”

“……嗯?”

“怎么了祭?”

“祭好像真的……有见过来着……”

“嗯……”吹雪跟着痕迹进入了小巷,这个地方,也真够窄的……前方是一个拐角,而这个方向的话,进出都只有刚刚进来的那条路。

“如果小祭旁边的白发女孩子真的是魔法师……”放慢脚步,吹雪边走边观察着周围,“那估计会有什么东西在吧……而且……?!”

那个妖怪的反应,好像,正在以很快的速度朝这边过来……

“小祭!!”

“祭,快趴下!!!”诗音一把将正在发呆祭拉倒。

“哈?喂!!!”

后一秒,一团黑乎乎的东西就从上面擦了过去,已经几乎是贴着了。

“?!!!!什么东西啊啊啊啊啊”回过头来看到那个东西的祭差点被吓晕过去,“长成那样就不要大白天出来啊你这家伙!!!”

那团东西撞到了墙上,像史莱姆一样蠕动着转动着身体。

“这家伙,貌似和前几天完全不是一个等级的啊。”诗音站了起来,手中多出了一本不知道从哪拿出来的书,发出紫色的光,那团东西忽然间就烧了起来。

“哇……好厉害……”

虽然看上去是挺炫酷的,不过那团东西生命力可不是盖的,发出了哀嚎,又扭动着身体朝着祭靠近。

“……好恶心,不要过来啊喂!!”

“总之先跑吧,不过最好别往人多的地方去。”

“诶?那往哪跑啊……”

“你是笨蛋吗?跟我来好了,这附近,我还是挺熟悉的。”

“……完全不靠谱呢。”吹雪也默默地跟了上去,“啊,差点忘了,如果让那个女孩子放的陷阱伤到其他人就不好了。”

“说起来,这些妖怪,为什么突然间会想要……”

按理来说,应该不可能的才对,即使小时候和妖怪有过交集。

“啊啊,现在也没时间想了,得赶快跟上去才行。”

“为什么还跟着啊……”

“祭,这边!”

“喔……”两人在这错综复杂的小巷里绕来绕去,那团东西如果直线运动的话,速度不是一般快,在这种地方反而有效限制了它的速度。

“给我停下!”地面上出现了刚刚的紫色光芒,好几条锁链冒了出来,顶端钉在小巷两边的墙上组成了一张网,那个东西就直接撞了上去。

“wow,好帅啊……”

“那当然~”

“不过……为什么它会这样?刚刚诗音不也说了吗,它一直藏在祭的周围,但今天因为有别的妖怪在,而不敢出来了吗?”

“嗯……不知道啊,或许是太久没有袭击过人类了?”

“诶?什么意思?”

“像这种比较低级的妖怪啊,一般都是靠人的一些像是梦境啊,记忆啊或者是血液之类的东西才能提高实力哦。”

“那……这跟祭有什么关系?祭……啊,说起来,最近几天老是做些奇怪的梦。”

“哈?那也不至于让它变成这样……等等,下来再说吧。”

那团东西突然间剧烈蠕动起来,疯狂撞击锁链,甚至把自己的身体拼命挤进锁链之间的缝隙。

“这家伙,是不知道痛吗?还来??”

随着它激烈的撞击,锁链渐渐松动了起来。

就在它撞掉面前的网的一瞬间,周围的气温瞬间骤降,它被封到了一块巨大冰块里面,下一秒,随着冰块一起碎成了上千块。

“诶?”祭愣住了一秒,随后长舒口气,“吓,吓死我了……”

“……这是什么?”刚才的碎冰中间,不知道为什么多出了一个橙色的御守,诗音捡了起来,“祭,这是你的吗?”

“啊,是的,祭还以为找不到了呢……应该是哪次装在包里忘记了,刚刚太匆忙,调出来了吧。”祭接过御守,“这是,奶奶给的来着。”

“祭的……奶奶?那还是真的有些年了。”

“是啊……”


“……那个御守……”吹雪站在小巷的一个拐角处,“嗯……果然呢,现在想想,那个时候还是挺好的呢。”

“啊,得赶紧去找找……不然的话就要露宿了呢。”

……

有些时候,也是挺准的嘛,那张抽到的纸条,是叫抽签来着。

Dr.林澜_(:з」∠)_アイ

[夏色吹雪同人]欢迎来到世界真小系列

一个不小心码字上头了,就先发个一篇,先立一个flag,今天可能会双更(小声)

第一次搞这种视角……自我感觉良好

喜欢就支持一下嗷~


NO.7 

“唔,这个,要怎么走啊——”

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迷路……这城市也太大了一点吧?!!!!

“要不要去问问路呢?”

现在这个方法,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了,而且这里人又多……但关键的是,没法好好开口啊。

嘶——

“还是把这个什么导航之类的玩意儿搞懂吧。”

白上吹雪正聚精会神的研究着这个小小的会发光的玩意儿,完全没注意到周围的视线。

“哦!好像是这边来着。”

注意力离开手机那一刻,吹雪才发现有很多人往这边看。

“诶?怎么了...

一个不小心码字上头了,就先发个一篇,先立一个flag,今天可能会双更(小声)

第一次搞这种视角……自我感觉良好

喜欢就支持一下嗷~



NO.7 

“唔,这个,要怎么走啊——”

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迷路……这城市也太大了一点吧?!!!!

“要不要去问问路呢?”

现在这个方法,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了,而且这里人又多……但关键的是,没法好好开口啊。

嘶——

“还是把这个什么导航之类的玩意儿搞懂吧。”

白上吹雪正聚精会神的研究着这个小小的会发光的玩意儿,完全没注意到周围的视线。

“哦!好像是这边来着。”

注意力离开手机那一刻,吹雪才发现有很多人往这边看。

“诶?怎么了?耳朵和尾巴都有好好藏起来啊……还是白发太显眼了?”下意识地摸了一下自己露在帽子外面的白发,“……那个人?!”

在回过头的瞬间,瞟见了一个眼熟的背影。

“小祭?”不过只是一瞬间而已,那个背影很快就消失在了人群里。

“错觉吗?……”稍微犹豫一下,果然还是算了吧,万一又惹上了什么麻烦……

“啪”

“啊,不小心掉了……”原本装在衣服口袋里的御守掉到了地上。

……

“不要错过……”像是想起来了什么似的,吹雪收好自己的手机跟了上去。




商场二楼,某咖啡厅。

“所以?祭到底怎么了?”祭不解地问道,从刚才见面开始,就拉着自己到处乱跑……也太奇怪了。

“唉……你,被某个妖怪盯上了啊。”诗音凑到她耳边,小声地说

“诶?”

“就最近几天吧,一直有个黑乎乎的家伙躲在附近……不过,那种家伙我还是打得过的。”

“……这么恐怖的吗……”祭也尽力控制住音量,“那,该怎么办?现在也在吗?”

“不……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现在不在了,明明之前都一直躲着的。”

“哈?这又是怎么回事……”

“嘛,可能是有比自己更强的存在出现了吧。”

“啊~这样啊……不对!那不是更糟糕了?!!”祭猛地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

“不是……冷静冷静,就算是这样,也不能保证它就是冲祭来的啊……”

“……那就好,我想整理一下……信息量太大了……”祭坐了下来,“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刚刚,应该是这里来着……”与此同时,吹雪也到了二楼,“奇怪啊……哪去了……”

二楼的商店好多啊……会是在哪个店面里面吗……

还是说,真的只是错觉吗?

吹雪放慢了脚步,注意着每一个经过的地方。

“等一下,祭!”一直看着窗子外面的诗音突然站了起来。

“……又怎么了???”祭感觉,自己的大脑要处理不过来了。

“它好像过来了。”诗音面色凝重地说道。

“哈?哪个?黑乎乎的那个还是……”

“不是,更强的那个……啊,那里!”

“哪儿??”祭顺着诗音所指的地方看过去,就在对面的过道上,看到了刚刚的那个女孩子。

“对,就是她,应该没错了……”

“那那那怎么办……要跑吗?”

“还没被看见……祭,你到底干了些什么会和妖怪扯上关系……”

“不知道啊……就更平常一样,哪有去惹上这种东西……很可怕啊!”

“难不成,真的是错觉?”吹雪停下脚步,手里还握着那个御守,“?这周围……”好像还有出了自己以外的妖怪吗?!!不过,似乎是因为自己的存在,那个东西并没有要靠近的意思。

还以为,是被自己吸引过来的……不过,它似乎……

“看来没错了……到底在哪啊……”意识到这只妖怪可能就是冲着祭来的,吹雪又再次跑了起来。

“如果小祭不在我周围的话,估计那个妖怪就会下手了。”

手中的御守突然间好像手机一样震动了一下,吹雪回头一看,“啊,那里!”

“哇,被发现了……祭,该走了。”

“所以说,不要突然间跑起来啊喂!”

两人出了店之后,就近从旁边的安全出口冲到了一楼。

“喂……那个白发的女孩子是谁啊……拉着小祭跑了还行……”吹雪好不容易穿过了人流,“啊啊真是……”



商场后方。

“喂,差不多了吧,诗音……”

两人一直跑到了商场后面的位置,才停下来。

“呼……要是那个真的是冲你来的,我也没法打得过啊……不是只有跑了吗?”

“难道就没有和平一点的情况吗?祭觉得如果是那个女孩子的话,可能不是来打架的啊……”

“那是不可能的……指望妖怪跟你和平?……呼……别开玩笑了……”

“为什么?”

“为什么……你不知道吗?妖怪……”

“不知道……如果真是那个意思的话,祭从来都不知道。”祭很镇定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妖怪,也有好的吧……”

“或许真有吧,不过大多时候都是假的,所以还是防范点好。”

“说起来,诗音你真的,是个魔法师?”

“废话!!难道你一直以为我是开玩笑的吗?”

“是的哦……”

“喂!”诗音叹了口气,“虽然打不过,不过,如果只是要困住她的话我还是有办法的,附耳过来……”

“……真的,没问题吗……”

“啊……好快啊……又不知道去哪去了……”吹雪跟着两人留下的痕迹,也跟到了这里,“好累啊……”

“不过这么看来……或许是魔法师也说不定……”

……

……周围,没人……

吹雪回归了平常兽人的形态,这样子的话,会更容易发现其踪迹。

地面上,多出了一些普通人察觉不到的痕迹,一直延伸到旁边的一条小巷里。

“那边吗……”

Dr.林澜_(:з」∠)_アイ

[夏色吹雪同人]十年之后

憋了几天好不容易才憋出来的,实在是不知道什么写下去了,但是还是不想拖太久,至少要尝试写完这个系列……

本篇不长,有些地方有点迷,不过之后会一一解释的。

感谢支持的各位!!!之后的剧情看着可能会好一点,但是这一篇只能这样了

对不起啊啊啊啊啊

NO.6

……

“呜哇!!!!快迟到了啊啊啊啊”

十六岁的夏色祭,在看了自己的手机之后,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飞速整理好衣装冲下楼去。

“为什么闹钟它没响啊——”

现在,已经是十年之后,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早晨。

不过还好,没有耽搁太多时间,就在祭刚刚踏进教室门后一秒,铃声响了。

万幸万幸——

“还好及时意识到了……如果再迟到的话,很...

憋了几天好不容易才憋出来的,实在是不知道什么写下去了,但是还是不想拖太久,至少要尝试写完这个系列……

本篇不长,有些地方有点迷,不过之后会一一解释的。

感谢支持的各位!!!之后的剧情看着可能会好一点,但是这一篇只能这样了

对不起啊啊啊啊啊

NO.6

……

“呜哇!!!!快迟到了啊啊啊啊”

十六岁的夏色祭,在看了自己的手机之后,直接从床上蹦了起来,飞速整理好衣装冲下楼去。

“为什么闹钟它没响啊——”

现在,已经是十年之后,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早晨。

不过还好,没有耽搁太多时间,就在祭刚刚踏进教室门后一秒,铃声响了。

万幸万幸——

“还好及时意识到了……如果再迟到的话,很不妙啊……”祭这么想着,坐到了自己的位置上,望着窗外发呆。

“……祭,什么时候才能遇到呢?”

然后开始了不存在的妄想。

课间。

“……听说了吗?好像有转学生要来哦。”

“诶?真的假的?”

“真的哦,这可是从老师那来的情报~”

“……”祭趴在桌子上,装作睡着了的样子,默默听着身边同学们的闲聊。

“但,也不太可能是我们班吧?”

“这倒也是……”

“呵。”祭小声地笑了一下,“终于让我等到了,这可是主角的光环啊!”如此想到,“果然,老天是站在我这边的!!”

“喂,夏色同学,该交作业了。”

“呃?啊,哦!这个,对不起啊”

午间。

“祭?喂,你有没有听我说话啊?”

“嗯……啊?抱歉诗音酱。”

“你啊,一天天的都在想什么啊……”

眼前的白发小学生……说是小学生,其实是同龄人来着,嘛……因为实在太像了嘛。

紫咲诗音,虽然自称魔法师但是从来不会任何派的上用场的魔法。

“话说,听说了吗?我们学校,好像就是我们年级有转学生要来哦。”

“诶听说了哦,而且我还知道是哪个班哦~”

“真的?哪个班哪个班?”

“反正不是祭的班就对了。”

“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

“而且,那个人也不是祭成天都在妄想的王子殿下哦。”

“诶什么意思?”

“是个女孩子哦。”

“啧……那不也挺好的嘛!!”

“别想了,你自己看看你自己都成呼吸机了。”

“斯——”祭一副不甘心的样子,“mo——祭要回教室了。”

“等一下祭酱。”

“诶?什么?”

“这个星期六,有时间嘛?”

“有哦……怎么了吗?”

“那个……要一起去买东西吗?”

“啊?哦……可以哦。”

——

已经,十年了吗?

“再见啦,大姐姐!!!”

“嗯,再见。”

这样繁忙的日常,时间,过得好快啊,回过神来,已经是黄昏了吗?

“呼……总算可以稍微休息一下了……”

夕阳的光线照进这间有些破旧了的杂货店,为其更加增添了一份年代感。

“啊,这个……”

不知道什么时候,桌子上多出一个小小的,蓝色的御守。

“嘛,要不,以后……去城里吧。”

周六

“抱歉,稍微来晚了一些……没等多久吧?”

“没有哦,祭也是刚刚才到。”

“那,赶快走吧~”

“呜哇!别突然跑那么快啊……”

周末的时间,这种大型商场,人可不是一般多呢。

“呐,诗音酱,为什么会想到和祭一起来这里呢?”

“额呃……嘛别管那么多……”

“哈?喂等等……”

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诗音就拉着祭在人流中穿梭,一直从这个大型商场的南门跑到了北门。

“呼……呼……到底是怎么了?”终于停下来,祭努力调整着急促的呼吸,“发生了什么吗?”

“……你这家伙,难道没发现吗?”

“诶?发现什么……到底在说什么啊?”

“唉……也对,毕竟祭是个普普通通的人嘛……”诗音摇了摇头,“说来话长……喂!你在看什么呢?”

祭忽然间一直看着车站那边,一言不发地。

“怎么了吗?”诗音也顺着祭的视线看过去,车站出口那边,站着一位背对着这边,穿着白色卫衣并且带着帽子的人,好像是在找什么,一边看着手机,一边四处张望。

当她转到面向这边时,祭下意识的叫出了一声“吹雪?”

“诶?是熟人吗?”

“不……不认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突然就想起了这个名字。”

“什么啊……”

Dr.林澜_(:з」∠)_アイ

【夏色吹雪同人】夏日祭的时间(下)

NO.5

“吹雪,不知道吗?”

“嗯……以前只见过一次,不过也只是稍微看了一眼。”

“那吹雪喜欢祭典吗?祭的话,嗯……从记事开始的祭典都有去哦!祭可是最喜欢祭典了。”

“喜欢!而且,很久以前就很想去一次了……”

“这样啊……”祭愣了一下,刚刚还感觉如果强行拉着吹雪陪自己去是不是不太好的样子,“那刚好,今天,要一起去吗?”

“真的?唔……”本来想说些什么却激动地什么都说不出来,不过身后的尾巴甩来甩去,这一点早就暴露了自己的心情。

“太好了!!祭早就很想和好朋友一起去祭典了。”祭一把抱住吹雪,“谢谢~吹雪,最喜欢了~”

“诶……”突然间说些什么呢,“我才是啊,谢谢,小祭……”

“...

NO.5

“吹雪,不知道吗?”

“嗯……以前只见过一次,不过也只是稍微看了一眼。”

“那吹雪喜欢祭典吗?祭的话,嗯……从记事开始的祭典都有去哦!祭可是最喜欢祭典了。”

“喜欢!而且,很久以前就很想去一次了……”

“这样啊……”祭愣了一下,刚刚还感觉如果强行拉着吹雪陪自己去是不是不太好的样子,“那刚好,今天,要一起去吗?”

“真的?唔……”本来想说些什么却激动地什么都说不出来,不过身后的尾巴甩来甩去,这一点早就暴露了自己的心情。

“太好了!!祭早就很想和好朋友一起去祭典了。”祭一把抱住吹雪,“谢谢~吹雪,最喜欢了~”

“诶……”突然间说些什么呢,“我才是啊,谢谢,小祭……”

“起来了吗?呀,小孩子就是精力旺盛嘞……”奶奶笑着打开了门,“啊啦,感情真好啊~”

“啊奶奶!!”

“如果还想睡一会儿就睡吧,祭典的话,差不多接近傍晚才是最热闹得时候哦。”

“好~”两人同时回答道,奶奶露出一副“你们慢慢玩哦”的笑容关上门,回到了店里。

“那个……小祭……能不能先松开一下,要,喘不过气来了……”

“啊啊啊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呼……”吹雪深吸了一口气,又慢慢地呼出来,希望能让自己的心情稍微放松些,但只要一想到祭和祭典的事,刚刚平复的心情又会开始躁动起来。

“小祭,觉得祭典……是什么样的呢?”

“嗯……祭典吗?就是一个……诶?应该怎么说呢……”

“……”

“祭典啊……只有那天就应该把烦恼忘掉,然后尽情玩耍,对于人们来说,是个特别的日子吧。”

“忘掉……特别的……”那份激动又烦躁的心慢慢冷静下来,“原来是,这样吗……”

“怎么了吹雪?”

“没事没事,我可能有点理解了。”

“那就好~虽然今天就是举办祭典的日子,不过还得等上几个小时呢。”祭站了起来,“干什么好呢……”

“……唔喵!小祭……”

突然间,祭扑了上来,一把揪住了吹雪的狐狸耳朵。

“诶?刚刚吹雪怎么发出了猫的叫声?难道是……猫?”

“是狐狸啦!!!!别揉耳朵……”

“不要不要就不要~”

“给我等一下啊……”





傍晚,通往神社的路上。

“人,好多啊……”

祭一只手拉着奶奶,另外一只都牵着吹雪,三个人走在比较靠近边上的位置。

“哎呦看我这记性,差点忘记了……”奶奶忽然在衣兜里掏来掏去,过了一会儿拿出来了两个护身符一样的东西,“给,一人一个。”

“奶奶,这是什么啊?”

“给你们的护身符哦,”

“护身符?是什么……”祭不解地问道。

“是很重要的东西哦……千万不能弄掉了。”奶奶并没有直说。

“谢谢奶奶!!祭一定会好好保管它的!”

“……”吹雪一言不发地盯着手中的这个小小的护身符。

“……怎么了?”祭也好奇地凑了过去。

“诶?……没什么,就是感觉,很好看。”

“啊~确实呢……”

实际上,吹雪总觉得这个护身符有种莫名的熟悉感,是不是之前什么时候见到过……

“奶奶……这个,是哪里来的啊?”

“嗯……好像是很久以前从神社里得到来着,今天刚好找到。”

“这样啊……谢谢奶奶。”

“喜欢就好,喜欢就好……”奶奶看着即将落下的夕阳,喃喃道,“也不知道,还有多久呢?……”

不久之后,夕阳完完全全被群山所掩盖,只留下些许光辉还挂在天边,神社那边,人也慢慢多了起来。

这个神社,其实并不是很大,现在三人差不多算是走到底了,再往前的话,就是神社内部了,那边是不允许出来工作人员以外的人进去的。

“我就在这里坐着等你们,快去玩吧……”奶奶坐到了鸟居旁边的长椅上,“记得要互相拉着点哦~”

“好~”


“这是吹雪第一次来祭典啊,所以,一定要开心才行。”

祭这么说着,拉着吹雪去了各种各样的地方。

“小祭,这个,是什么啊?”吹雪指着旁边一个比两个人都高出来半个头的柜台问道。

“好像是祈福,抽签的地方来着,诶……以前不记得有啊……”

“以前,没有吗?唔……抽签?”

“嗯!据说会有神明大人来给你一件很重要的事的提示。”

“哦……然后呢?”

“就可以去更好,更完美地解决那件事……唔……心愿什么的,也能实现哦。”

“好厉害啊……”吹雪似乎想起了什么东西,“这个,我想试试。”

“嗯,其实祭也想~”

“啊啦,你们也想要一张吗?我来帮你们拿好了……”

“祭要那个,谢谢姐姐~”

“这个就可以了,谢谢……”

负责这儿的穿着巫女服的大姐姐很热情地将她们选到的盒子里的签递给了二人。

“免费的哦,就当是神明大人的礼物吧。”

“谢谢”

两人跑到了旁边的一棵树下,打开了自己手中折得完好的那张纸。

“吹雪吹雪,奶奶好像有说过,不能让其他人看到来着?”

“小祭,也不行吗?”

“不~行~哦~吹雪就只用告诉祭,是什么样的运势就好。”

“诶?这个,是‘大吉’来着……”

“哇?运气好好哦……”

“呜——‘小吉’啦——”

“嗯……也挺好的啊……”

“确实呢……”

……

……什么“保护好,你所认为的,最重要的人,也别再错过机会。”?这是,指什么?

但吹雪的那张纸上,是这么说的,不过看不看得懂,就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然后,好像可以放到护身符里……”两人将展开的纸条又折成了更小的一小张,刚刚好能放到奶奶给的护身符里。

“对了,小祭……今天,会放烟花吗?”

“怎么突然间,问这个?当然会的啊,这么说来,应该马上就要开始了。”

“那我们是不是应该回去找奶奶了?”

“嗯,一起去吧!”



顺着一条小路,回到了刚刚与奶奶分开的那个鸟居。

“等一下,小祭。”吹雪突然拉住祭,两人缩在鸟居的柱子后面。

“?怎么了??”祭倒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毕竟,有些东西,人是看不到的嘛。

在吹雪的眼中,奶奶的面前,有一位有些半透明的老爷爷,估计是奶奶逝去的重要的人吧。

人啊,还是挺脆弱的,连魂魄也是,老爷爷的样子似乎马上就要消失了。

“啊,要开始了,烟花。”

“快过去吧。”

碰——

第一道湛蓝色的烟花在夜空中绽放,随着这一声响,老爷爷的身影也消失了,同时,这也是烟花大会正式开始的标志。

一道一道,为夜空送上了一幅多彩的画。

“真是,美丽啊,你有在看吗?”

烟花能令人放松,把烦恼都忘在脑后,自然,也能让人回忆起隐藏着的记忆,总之,当它炸开了的那一刻,时间就像暂停了似的。


晚自习抽空爆肝的产物

喜欢就支持一下嗷~~

我是很想写的更精彩一点的,但是我的脑子不允许……

(最近没时间看lof,所以可能不能及时回复)


Dr.林澜_(:з」∠)_アイ

[夏色吹雪同人]夏日祭的时间

NO.4

只有那个时候,动物们可以不用担忧被人类猎捕,不用担忧致命的陷阱与猎枪,因为,那个时候,人们聚集在离小镇大概一公里左右、建造在山腰上的神社,参加每一年八月中旬在那里举办的祭典。

在白上吹雪还是一直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狐狸的时候,就远远的看过一次。

那一天,所有的小镇居民们都参加了那次祭典,从小镇一直到神社的那条小路上几乎都是人,大家都穿着和服浴衣,路的两边挂满了灯笼,各种各样不同颜色的衣服在灯笼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更加鲜艳。

本来每天晚上,吹雪都会去那个神社那里休息,平常的晚上的话,压根没人会出现在那里,嘛,不过在狐狸眼里,还有一些长得奇形怪状的生物会聚集在那里,怎么说呢,应该是妖怪...

NO.4

只有那个时候,动物们可以不用担忧被人类猎捕,不用担忧致命的陷阱与猎枪,因为,那个时候,人们聚集在离小镇大概一公里左右、建造在山腰上的神社,参加每一年八月中旬在那里举办的祭典。

在白上吹雪还是一直普通得不能在普通的狐狸的时候,就远远的看过一次。

那一天,所有的小镇居民们都参加了那次祭典,从小镇一直到神社的那条小路上几乎都是人,大家都穿着和服浴衣,路的两边挂满了灯笼,各种各样不同颜色的衣服在灯笼灯光的映照下显得更加鲜艳。

本来每天晚上,吹雪都会去那个神社那里休息,平常的晚上的话,压根没人会出现在那里,嘛,不过在狐狸眼里,还有一些长得奇形怪状的生物会聚集在那里,怎么说呢,应该是妖怪什么的吧。

但只要装作看不见的样子,它们也就不会攻击你的,而且正因为有它们的存在,人类才不会大晚上的跑神社,也不会打扰到自己的休息。

现在呢?挺头疼的……要去其他的地方吗?不,其他地方的话,就算没有人类,也有很多天敌存在呢。

“欢迎!不来看看吗?刚刚出炉的哦~”

“拿好慢走!!……欢迎光临!需要什么吗?”

“哟!来试试手气吧,有大奖哦!!”

……

祭典上的声音不断传来,与之相伴的是食物的香味。

好想,去看一下啊……

于是吹雪借助着灌木和草丛的掩护,慢慢地向神社那边靠近。

“呐呐妈妈,我想要去那边看看……”

“那边可是森林呀,会有可怕的怪物来捉小孩子哦。”

“诶是狐狸!!”

“怎么可能啊,应该是看错了,走吧,烟火大会马上要开始了。”

“……但是……好吧。”

——

呼,差点就被发现了。

没想到刚刚一个不注意居然被人类的小孩子看见了,幸好吹雪及时躲到附近的草丛里面。

还是不要太靠近比较好啊。

确认了周围没人之后,吹雪爬上了附近一棵比较高的树,那里是一个绝佳的位置,从那里刚刚好能看到祭典最热闹的地方,而且听刚才那个人类说,还有什么烟火大会来着。

“呀~真是热闹啊。”

树下忽然传来一个年迈的声音,或许是什么人在那吧,既然没有发现吹雪的话,也就不去管它了,不过,确实很热闹啊。

虽然这个祭典,比起那些城市里的祭典规模小上很多,但这里的人们仍旧享受着这一天,奔波在外的子女们也纷纷回到家乡,陪伴着自己的父母逛着庙会,似乎隐隐约约地能听到与笛子,太鼓交织一起的欢呼声。

所有人的脸上都是笑容。

所有人都没有了生活的困扰。

……

如果可以的话,我也想去参加一次啊……

 

 

明天,夏色祭就要回去城市里的家了。

“吹雪?吹雪……你醒了吗?”

“嗯……啊?……怎么了小祭?”吹雪坐了起来,下意识揉了揉朦胧的双眼,“诶,我?眼泪?”

“吹雪难道是梦到了什么吗?”祭拿来了纸巾,轻轻地帮吹雪擦掉眼泪,“如果可以的话……不,一定要和祭说哦,把烦恼说出来的话,就会好很多的。”

“谢谢……不过真的没什么……”

“这样吗……千万,千万不要把烦恼憋着,奶奶说,那样对身体不好。”祭顿了一下,觉得这样继续问下去的话似乎不太好,也就没有说什么了。

明明刚刚,一直紧紧抓着祭的手,而且似乎在微微发抖的样子,嘴里不断在说着梦话,忽然间就哭了起来,这哪里像没事的样子?不过既然吹雪不愿意说的话,还是不要去继续追问了。

“嗯……让小祭担心了,真的没有什么哦。”

“嗯!那就好!!”

“话说回来,为什么今天小祭醒得这么早?”

“诶?原来奶奶没有说吗?”

“诶……?”

“今天啊,是小镇一年一度的夏日祭举办的日子啊。”

“诶????!!!!!!”






好像有点短哈,下一篇估计会是一个高潮段了 

其实现在全靠感觉去写了,一开始好歹还有个构思……所以可能文笔有点渣了开始 

喜欢的话一定一定要支持一下!拜托了!! 

下一篇一定要好好构思一下才行……

🌟ほしきずね~

联动后的二人~(这个纸为什么笔触这么明显……)

联动后的二人~(这个纸为什么笔触这么明显……)

Dr.林澜_(:з」∠)_アイ

【夏色吹雪同人】这里是实在想不出来的标题

这两天在忙期中考的事,昨天没更,刚刚才搞完就马上去码字了,所以可能有点短,就将就一下嗷~

NO.3

“这样……真的行吗?”吹雪半信半疑地问道,“这样,不会很奇怪吗?”

“没事的哦,这个小镇上的居民都很和善的。”奶奶微笑着帮吹雪整理头发,“而且大家应该都有自己应该做的事,不回去在意那些啦~”

“现在都已经快秋天了,穿件大衣不是很正常嘛,然后吹雪的尾巴那么毛茸茸的。”祭在衣柜里翻来翻去,翻出了一件奶奶的外套,白色的衣服的边上有一圈毛毛的装饰,成年人穿这件衣服的话尺寸或许有点小,但如果是小孩子的话,那就和大衣相差无几了。

“你看,这一件,有和吹雪的尾巴一样毛茸茸的地方哦,如果把尾巴放在那里...

这两天在忙期中考的事,昨天没更,刚刚才搞完就马上去码字了,所以可能有点短,就将就一下嗷~

NO.3

“这样……真的行吗?”吹雪半信半疑地问道,“这样,不会很奇怪吗?”

“没事的哦,这个小镇上的居民都很和善的。”奶奶微笑着帮吹雪整理头发,“而且大家应该都有自己应该做的事,不回去在意那些啦~”

“现在都已经快秋天了,穿件大衣不是很正常嘛,然后吹雪的尾巴那么毛茸茸的。”祭在衣柜里翻来翻去,翻出了一件奶奶的外套,白色的衣服的边上有一圈毛毛的装饰,成年人穿这件衣服的话尺寸或许有点小,但如果是小孩子的话,那就和大衣相差无几了。

“你看,这一件,有和吹雪的尾巴一样毛茸茸的地方哦,如果把尾巴放在那里,不就很难发现了嘛。”

“嗯,嗯……好像有道理呢……”

“来,小祭也不要凉到了哦……”奶奶不知从什么地方拿出来一件黄色同款的外套,“是同款哦~”

“诶?居然有同款吗?我要~”祭接过外套,干脆利落地穿上并扣好扣子,“呐,吹雪,这样我们就更像好朋友了哦。”

“确实……真是太好了呢。”

话音刚落,两人都同时笑了起来。




镇上——

“呜哇,好多人那~”祭感叹道,“得小心不要走丢了……吹雪快牵着手,万一被人群冲散了就不好了。”

“嗯。”

“小祭说的对哦,所以小祭也要紧紧地牵着奶奶的手哦~”

“哦!!”

“哟,今天也来买东西吗?”路过一个水果摊,摊主十分热情地向三人打招呼。

“嘛,存货快不够了,也差不多该来买买东西了。”奶奶回答。

“大叔你好!!!”

“啊,这不是祭吗,今年也回来了啊。”

“是的!回来看奶奶了!!”

“啊~真是一如既往的充满活力呢”摊主拍了一下自己面前的苹果,“要不要来一点,给你们优惠哦。”

“嗯……小祭想要吗?”奶奶问道。

“诶?我觉得,先把要买的买了吧……”祭看向旁边的吹雪“吹雪呢?”

“嗯……和小祭想的一样……”

“这位是……小祭的朋友吗?真可爱啊。”

“嗯……唔……”似乎是有些怕生吧,吹雪躲到了祭的身后,想说些什么却说不出来。

“是的!!!吹雪由祭来保护!!!!”祭伸直手臂,努力地做出自己觉得十分强大的姿势,将吹雪护在身后。

“啊~感情真好呢,那我也不多打扰你们了,如果返程的时候想要的话就买点吧,给你们双重优惠哦。”

“啊啦真是谢谢你了,那我们就先走了,祝你生意兴隆哦。”

“这就是童年啊……”摊主先生不禁感叹,“成年了真是太辛苦了……”




继续步行大概十五分钟左右,三人到达了一个很大的仓库。

“……到了吗?呼……”吹雪呼吸有些急促,但很快就调整回来了,“奶奶……很辛苦啊……”

“其实也还好啦,也只是偶尔需要走这条路过来而已,就算是锻炼一下吧。”

“吹雪没事吧?其实祭也觉得远哦,但如果坚持下来的话,成功的喜悦就会把疲倦冲走,就不会累了!!!!”祭一边开心地说着,一边在空中比划。

“确实,不那么累了……谢谢小祭。”

“朋友之间,互帮互助是应该的嘛,何况吹雪是我最最最重要的朋友哦。”

“最重要……嗯!小祭也是哦。”

“……咦?怎么没见到老爷子呢?”奶奶疑惑地靠近了仓库,“有人在吗?”敲了几下门,但并没有什么回应。

“你们是……来拿东西的吗?”突然间背后响起了一个声音,吓得吹雪一抖,与祭紧紧握在一起的手也不由得用了一些力量。

“啊,你不是老爷子的儿子嘛,他这是怎么了?”奶奶问道。

“唉……最近我爹身体不太好,去大城市看病了,这个仓库,现在就交给我来管理了。”

“啊?这样吗……嗯,我知道了。”奶奶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太好,“……老爷子啊,希望别出什么大问题,保佑啊保佑啊。”

“那个……小祭……”吹雪没有转身,而是一直背对着声音的源头,握着的手心似乎冒出了冷汗。

“猎人先生!你吓到我朋友了哦!!”祭大声的说道,再次摆出刚才的架势。

“啊?”他有些不解,但想了想,可能自己长的太吓人了?还是这个孩子太怕生了?没有察觉到什么不对。

“那真是太对不起了,我马上去拿东西,不过我并没有什么恶意啊……”说着就立刻打开门跑了进去。

这时吹雪才松了口气,头靠在祭的后背上。

“谢谢啊……小祭……”

“没事的,祭说过要保护吹雪的!!有祭在 ,谁也不能欺负吹雪。”

猎人先生动作干脆利落地把东西整齐地装在推车里,并且固定好。

“这样就没问题了,不过可能会有些重。”

“真是谢谢了,年轻人做事挺靠谱的。”

虽然东西很多,但是都摞地很整齐,再加上有几根带子固定,更本不会摇晃,而且这辆推车似乎进行了改进,推起来不是很费劲。

“这是镇上的人给老奶奶你的礼物,算是大家伙儿一起做的,放在仓库里一直没时间给你,这下搬运东西就不会那么累了。”

“哎呀,太谢谢了,我这把骨头确实不是很好使,帮了大忙了!”

“没事的,毕竟奶奶一直都在帮助大家,这是我们应该的。”

“那,再见了。”奶奶接过推车,这推车轻轻一推就动了起来,比以前的要轻便很多 ,“真好啊,回头还是得道谢嘞~”

“奶奶!祭要帮忙!!”

“啊,还有我。”


不过吹雪确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奶奶说的,老爷爷,是怎么了?”
从奶奶的脸色,再加上祭那时也没有说话,那似乎是一件,不好的事情啊。




🌟ほしきずね~
如果fbk是狐女郎的话,那么马...

如果fbk是狐女郎的话,那么马先生会是什么呢?

如果fbk是狐女郎的话,那么马先生会是什么呢?

Dr.林澜_(:з」∠)_アイ

[夏色吹雪同人]第一个朋友

接上一篇!

NO.2

“哇啊,这个球是什么啊奶奶?”祭指着货架上摆着的放着一个个小球的盒子,“是一种玩具啦,不过奶奶也没有玩过。”奶奶扶了一下老花镜,“对了,不要在屋子里玩哦,要是打坏了什么东西就不好了。”

“哦!!!!”祭挑了一个上面印着雪花的花纹的小球,仔细观察了一下,然后猛地向门外扔去。

小球打到了院子里的树的树干上,又往祭的方向反弹回去,但是并没有飞到屋子里,而是在门口打中了什么东西。

“好痛!”

“小祭,好像打到人了啊,快去看看。”

“对不起,你没事吧?”祭连忙跑出去,有一个头发雪白的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小孩子正在揉着自己的后脑勺。

与一般的孩子不同的是,她头上的狐耳...

接上一篇!

NO.2

“哇啊,这个球是什么啊奶奶?”祭指着货架上摆着的放着一个个小球的盒子,“是一种玩具啦,不过奶奶也没有玩过。”奶奶扶了一下老花镜,“对了,不要在屋子里玩哦,要是打坏了什么东西就不好了。”

“哦!!!!”祭挑了一个上面印着雪花的花纹的小球,仔细观察了一下,然后猛地向门外扔去。

小球打到了院子里的树的树干上,又往祭的方向反弹回去,但是并没有飞到屋子里,而是在门口打中了什么东西。

“好痛!”

“小祭,好像打到人了啊,快去看看。”

“对不起,你没事吧?”祭连忙跑出去,有一个头发雪白的和自己年龄差不多大的小孩子正在揉着自己的后脑勺。

与一般的孩子不同的是,她头上的狐耳耸拉着,身后的毛茸茸的黑白色的尾巴在摇来摇去。

“唉?你是……”

“呜呜呜……好痛啊……”

祭好奇地看着眼前的小孩子,“耳,耳朵?难道是……”

“怎么样了,小祭?哎呀我把药放在哪里去了……”

“啊,药!那个……你要不要进来啊?奶奶她会帮你处理的。”

“我……我……”她低着头,尾巴摇得更快了,“……诶?”像是意识到什么似的抖了一下,然后迅速起身想要跑开。

“等一下!”祭连忙拉住了她,两人刚好对上视线。

“唔,唔诶……好痛……”那孩子停了下来,眼里满是泪花。

“啊,对不起……”祭松开了手,“那个,不介意的话,请来杂货店里玩吧!”

“……真的,可以吗?”

“嗯!我叫夏色祭,是夏天的祭典哦~你呢?”

“吹雪……白上吹雪。”

“可以做祭的朋友吗?吹雪。”

“……嗯!”

“那么我们就是朋友了,奶奶说去朋友家的店里玩,是好朋友的体现哦”

“朋……友……”

“怎么了嘛?”

“没……没什么……”吹雪擦了擦自己眼角泛出的眼泪,“小祭,是我第一个朋友。”

“走吧!奶奶还等着我们呢。”

 

又是一天清晨……昨天,已经过去了。

“唔……怎么,睡着了……”吹雪伸了个懒腰,坐了起来,“好舒服……”

睁开双眼,眼前的却是陌生的房间。

“啊?这里……”不相信地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但眼前的一切全都是真实的。

“哈……嗯……”身旁的被窝忽然蠕动了两下,吓了她一跳。

“……什么……诶?”吹雪轻轻地掀开被子,发现祭躺在自己旁边,一只手抓着被子,另一只手伸着,好像是想要抓什么东西。

“小祭……”

环顾四周,这个房间看上去有些老旧,墙壁上到处都是斑驳的痕迹,放在房间一角的柜子也落满了灰尘,不过榻榻米还是比较新的,与周围的年代感形成鲜明对比。

“这里是小祭奶奶的杂货店啊……”

这么说了,昨天祭硬拉着不让吹雪走,一定要陪她玩,后来还见到了祭的爸爸妈妈……

“呐呐吹雪,你的家在哪里啊?”

“我?我……没有家……”

“这样啊,对了,吹雪是一只狐狸吗?”

“啊?小祭是怎么知道的啊……”

“嘿嘿,我可是天才哦~看耳朵和尾巴不就知道了嘛。”

“也,也是啊……”

“不如吹雪就住在这儿吧!和祭,还有奶奶一起!奶奶很喜欢吹雪的。”

“诶?不,不太好吧……”

“没事的没事的,我们,是好朋友哦!”

……

最后还是拗不过祭,就在这里住了一晚啊……

“尾巴~哎嘿嘿……”

“诶……是梦话吗?”看着眼前睡得那么香的祭,虽然睡相并不好,还留着口水时不时傻笑一下……自己,好像也有点困了呢。

“稍微,再睡一会儿吧……”这么想着,她躺了下去,刚好和祭面对面。

“朋友……啊……”吹雪握住了祭的手,“好温暖啊……”又渐渐地,睡着了。

没过多久,奶奶轻手轻脚地将纸门打开了一点点,看见祭和吹雪挨在一起睡得正香后又慢慢地将门关上。

“哈哈哈,真是两个小懒鬼呢……”奶奶嘀咕着,走下楼梯。

“今天也要加油啊……这把老骨头,能活多久都不知道咯~”

 

“呜啊——要睡过了!”祭突然间惊叫着坐起来,“今天要和奶奶一起去进货的来着……”

本来想着赶快起床去找奶奶,但自己的一只手被拽了一下。

“……吹雪?”睡在自己旁边,在被窝蜷缩成一小团的吹雪正紧紧握着祭的手,而且已经醒过来了。

“哈~小祭?你醒了吗……”吹雪打了个哈欠,也坐了起来,耳朵软软地耸拉着,“……怎么了吗?”

“啊对不起,吵到吹雪了……”

“没事的……今天是有什么事吗?”

“要和奶奶一起去给杂货店进货,吹雪如果很困的话,继续睡也没关系哦~”

“不用了不用了,现在已经不那么困了。”

“那吹雪要不要一起来?镇上有好多好玩的。”

“诶……但是我……”吹雪摸了摸自己的耳朵,“我……可是只狐狸哦……”

“嗯……那祭来想办法!!”祭站起来走到窗边,看着下面,是一座小小的庭院,里面还有一些奶奶洗好晾晒着的衣服。

“有了!既然这样,藏起来不就好了!”

“藏起来……要怎么做啊,尾巴,不太好处理啊……就算是用衣服也不一定遮得住……”

“不过也不确定能不能行……唔……我先去找奶奶,吹雪也一起!”

“等,等一下啊……”


爆肝持续中……

喜欢的话一定要支持一下!!!感激不尽!

Dr.林澜_(:з」∠)_アイ

[夏色吹雪同人]童年的杂货店

第一次投稿!!!!!!请多多关照!

文笔不是很好,有意见可以提出来哦~

纯原创,喜欢的话就支持一下吧!!!!


黄昏将至,太阳慢慢落下,暮色将这座小镇笼罩,居住在这里的人们纷纷归家,街道上静悄悄的,只剩下路灯微弱的灯光。

如果是平常的话,自己应该早就满载而归了,可是今天却出了点意外。

“啧,跑哪去了……”猎人先生停下脚步,呼呼地喘着粗气。

今天真是倒霉啊,等了一个下午都没有什么猎物落入陷阱,好不容易有只狐狸中招,结果居然还溜的这么快……如果太阳落山都还没有到家的话,那就很糟糕了。

他调整呼吸,仔细聆听周围的动静。

忽然间,右手边的草丛忽然发出来不寻常的声音。

“有了!”...

第一次投稿!!!!!!请多多关照!

文笔不是很好,有意见可以提出来哦~

纯原创,喜欢的话就支持一下吧!!!!



黄昏将至,太阳慢慢落下,暮色将这座小镇笼罩,居住在这里的人们纷纷归家,街道上静悄悄的,只剩下路灯微弱的灯光。

如果是平常的话,自己应该早就满载而归了,可是今天却出了点意外。

“啧,跑哪去了……”猎人先生停下脚步,呼呼地喘着粗气。

今天真是倒霉啊,等了一个下午都没有什么猎物落入陷阱,好不容易有只狐狸中招,结果居然还溜的这么快……如果太阳落山都还没有到家的话,那就很糟糕了。

他调整呼吸,仔细聆听周围的动静。

忽然间,右手边的草丛忽然发出来不寻常的声音。

“有了!”他心想,拎起早已上好膛的步枪冲到草丛前,一个白色的身影窜了出来,往树林深处跑去。

但作为资深猎人,可不会放过这个绝佳的机会。

“砰”他果断开了枪,可惜的是,这一枪并没有击中,只是擦过了它的尾巴。

“可恶!”猎人先生又追了上去。

太阳仍然在下降,夜晚马上就要降临。

终于,猎人把它逼到了悬崖边上。

“这下,逃不了了吧,呼……呼……”他举起了枪。

但它可不想就这么丢了性命。悬崖下面是一条小河,这条小河由山顶流向小镇,最后汇入江河。

“砰”这一枪击中了它的左腿,不过并没有如猎人先生所愿,由于离边缘太近,它掉下了悬崖。

“该死!”猎人吼道,望着下面的小河,这次,还是失败了。

“哎?河边,好像有什么东西”不知道过了多久,有位头发花白的老奶奶沿着河流往自家的杂货店走着,在小桥前面发现了一团白乎乎的东西。

走近一看,是一只白狐,而且很虚弱的样子,伤口处还在慢慢地涌出血来

“这孩子,怎么在这儿啊。”老奶奶连忙用自己外套小心翼翼的将它抱起来,“哎呀,这伤的挺严重的,不过还好,还活着……”

“去店里好了,那儿挺近的。”

于是,老奶奶带着这只白狐,回到了自己刚开没多久的杂货店里。

“这就是为什么奶奶的杂货店要叫做白狐の家了”

六岁的夏色祭,坐在妈妈的身旁,听着妈妈讲关于自己的奶奶的故事。

“哎?~~那,那只小狐狸呢?我没有见到它啊?”

“嗯……我也不知道,说不定回到它自己的家里了。”

“这样吗……那真是太可惜了。”看着祭垂头丧气的样子,妈妈笑了一下,开玩笑地说“说不定它还会回来报恩呢。”

“真的?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奶奶家?”祭瞬间打起了精神,拉着妈妈。

“明天啊,所以现在应该睡觉了哦,如果小祭明天睡过头的话,就不带你去了哦?”

“现在就去!!!”

“这孩子,今天睡觉这么积极啊……”

第二天,小镇。

奶奶的杂货店建在山脚下,面朝着小河,背靠着山,是一栋两层楼的木房子,下层就是店面和厨房、餐厅,而上层则是奶奶的房间,还有仓库。

小镇上的人们都喜欢在这儿买东西,而且来的时候还不忘带上些礼物,像什么自家产的作物,自家做的料理之类的,有些时候也会帮奶奶做些力气活,总之,这座小镇上的人们,都会尽自己所能为帮助这位年迈的老人。

“啊,要到了!”奶奶的小屋出现在了视野中,虽然并不明显,但祭第一时间就大叫了起来,用手指着那个方向。

“小祭,小心啊,这可是在车上呢。”

“啊,是奶奶!!!”

汽车慢慢向小屋驶去,站在河边观望着的一个年迈的身影也渐渐显现。

不一会儿,汽车就停在了小屋的面前,祭连忙打开车门冲出去抱住了奶奶,而妈妈和爸爸向奶奶打了个招呼,去停车了。

“奶奶,我好想你!!”

“好孩子,好孩子,奶奶也想小祭啊”

“奶奶奶奶,小狐狸在吗?”

“狐狸?哦~那孩子,它早就走了啊。”

“那它会回来吗?妈妈说狐狸会回来报恩的。”

奶奶扶了一下老花镜,望着小河。

“既然小祭这么说的话,那就是会回来的吧。”

“如果它回来了,我可以摸摸它吗?”

“哈哈哈,这就要看它愿不愿意了。”奶奶笑道,“先回屋里吧,外面凉。”

“好!”

现在,大概是下午3点左右,爸妈去买菜顺便帮奶奶进货去了,杂货店里就只有夏色祭和奶奶两个人。

——门口多出了一个娇小的白色身影。

“唔……”

应该,就是这里了吧?

然而祭和奶奶都没有发现来了一位特殊的客人。


🌟ほしきずね~
夏吹一直要在一起哦哦www

夏吹一直要在一起哦哦www

夏吹一直要在一起哦哦www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