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夏天

32.7万浏览    13.1万参与
熹微

  夏天:“哥你的耳朵……?”

  夏天:“哥你的耳朵……?”

星無

第六章 混乱

  在夜色的笼罩下,某一栋大楼顶上。

毫无预兆的突然出现了一个裂缝,缓缓的扩大成了一个一人高的漩涡。

两个人从漩涡中走了出来。

一个穿着红黑色的燕尾礼服,带着一双纯白色的手套,身后系着披风,头上是同色系的高礼帽,脸上扣着一个金色的半脸面具。

另一个人则穿着一身黑色,黑色的衬衫,黑色的皮夹克,黑色的牛仔,就连头发都是黑色的。脸上同样扣着一张半脸面具,只露出你的粉红的嘴唇和玫红色的眼睛。

“哇哦~黑猫,这里就是铁时空?”穿着红黑色礼服的人惊讶的感叹了一声,站在楼顶的边缘上四处打量。

“没错,这里就是铁时空。”被叫做黑猫的人给了肯定的回答,不过他也是第一次来这个时空,同样好奇的在四处打量...

  在夜色的笼罩下,某一栋大楼顶上。

毫无预兆的突然出现了一个裂缝,缓缓的扩大成了一个一人高的漩涡。

两个人从漩涡中走了出来。

一个穿着红黑色的燕尾礼服,带着一双纯白色的手套,身后系着披风,头上是同色系的高礼帽,脸上扣着一个金色的半脸面具。

另一个人则穿着一身黑色,黑色的衬衫,黑色的皮夹克,黑色的牛仔,就连头发都是黑色的。脸上同样扣着一张半脸面具,只露出你的粉红的嘴唇和玫红色的眼睛。

“哇哦~黑猫,这里就是铁时空?”穿着红黑色礼服的人惊讶的感叹了一声,站在楼顶的边缘上四处打量。

“没错,这里就是铁时空。”被叫做黑猫的人给了肯定的回答,不过他也是第一次来这个时空,同样好奇的在四处打量。

“这真的是……”穿着红黑色礼服的人张开了双臂,猛的深吸了一口铁时空的空气,“太棒了!!!”

“铁时空,我怪盗妖鬼来了!”

……

夏空对着清单清点篮子里的东西,在确认没有问题之后,才走到收银台前结账。

  提着东西往家的方向走去。

快到家的时候,夏空远远的看到有两个人在自己家的门口。

挑了下眉,夏空走进了一点,这才看清楚。

两个人中有一个是认识的,就是他那患有健忘症,时常糊里糊涂的阿公。

而另一个人夏空就不认识了,不过看对方身上穿着的警察制服,不难判断对方的身份。

夏空快走两步上前,开口叫道:“阿公,你又忘记回家的路了?还搞得要警察同志送你回家。”

向阿公抱怨完,夏宇又向警察点头道谢:“实在是太谢谢你了,警察同志,还要麻烦你将我阿公送回来。”

警察冲着夏空笑了一下,“没有关系,这是我们警察该做的事情。”

“真的是太感谢了。”夏空一手扶住了夏流阿公,一手提着刚买的菜,走进了门里。

夏空刚刚踏进家里的地面,就听到了夏美用着急的声音喊道:“哥,你怎么撕我的封龙贴!”

“怎么了吗?”来不及阻止,那个警察已经进来了。

夏空茫然的抬起头,就看到了夏宇那由偷笑转为了惊恐眼神。

  “糟了,有外人。”夏宇急急忙忙的往回跑,“夏美,快点。把封龙贴贴回去!”说着就要把封龙贴贴回夏美的脖子上。

“你很烦呐,给我走开。”夏美一把就把夏宇给推开了。

夏美的脸上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只一瞬间,夏美的衣服就变了,变成了一条粉嫩嫩的裙子,手上还多了一个奇怪的娃娃。

夏宇头疼的捂住了额头,脑中只有一个念头,那就是——完蛋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你们到底是谁?到底发生了什么?”小警察显然被这一突发状况吓到了,有些慌张的从后腰的位置拔出了手枪指向变身后的夏美。

夏宇赶紧走上前去,“别,警察同志,你先把枪放下,好吗?”

夏空也赶紧拉住警察,怕他下一刻就要开枪,“警察同志,咱先把枪放下好吗?别紧张,先冷静一点。”

“你别过来,你要干什么?”显然被惊吓到的小警察是听不进去这些话的,紧张的将枪口对准了走向他的夏宇,拿枪的手有一些颤抖。

  “把枪放下,把枪放下!”被枪指着的夏宇脊背有一些发凉,好在一旁的夏空一把握住了警察拿枪的手。

夏宇松了一口气,赶紧叮嘱夏空,“空你握好了啊,千万千万不要放手。”夏空推开了警察的枪口,不让枪口对着夏宇。

这边是一团的慌乱,夏美站在一边露出了一个可爱的笑容。

只见夏美拿着手中的娃娃点了点他们这边,又指向了电视机的方向。

正在播放着恐怖电影的电视突然闪烁了两下,再亮起的时候就是一片的绿光和雪花,然后是一个披头散发,有着长长的指甲的贞子缓缓的从电视机里面爬了出来。

“啊!啊啊啊!啊啊!”小警察连声发出了一连串的尖叫,调转枪口,指向从电视机里面爬出来的东西,“为什么这里会有贞子啊!”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夏美发出了一连串的笑声,得意的对小警察说道:“你完蛋了!”

小警察颤抖的用枪指着爬出来的贞子,颤抖着声音喊道:“报报报报……报警啊,快!”

“不用不用,不用报警。”夏宇慌忙的阻止。

  “警察同志,真的,真的不需要报警的。”夏空也赶紧阻止,不然等一下真的报警了那才会真的有麻烦。

在夏空和夏宇阻止小警察报警,手忙脚乱的时候,只有阿公一个人,一直在状况之外。

“抱紧?”阿公看了警察一眼,“对,抱紧。”阿公飞快的上前,用力的抱住了小警察的腰,“是这样吗,抱的够不够紧?”

夏空紧紧的抱住小警察的一只手,“阿公。”好样的,干的漂亮。夏空悄悄在心里为阿公点了一个赞。

……

雄哥送完了货,开着她的大卡车回来了。

刚下了卡车,没有走两步,就听到了家里面传来的吵闹的声音。

“你们快点报警啊!”

“抱的还不够紧吗?那这样。”

“你先冷静一下,不用报警,不用抱紧。”

“什么?”

“阿公,你千万不要松手啊!”

“又出什么事了。”夏雄看向自己家的方向,只觉得一阵气火攻心。一把摘掉墨镜,就气势汹汹的向家的方向走去。

……

“完蛋了。”夏宇从开着的门看到雄哥气势汹汹的正向着这一边走过来,夏宇脊背一凉,退到了夏美的身边。

  

“夏美,完蛋了,老妈回来了。”夏宇跟夏美说完之后,原本还在猖狂大小的夏美顿时僵住了。

“真……真的?”夏美小心翼翼的问,心里不断的祈祷着,是假的,是假的。

可惜事与愿违,“我骗你干嘛?”夏宇推了推夏美,老妈快要进来了,再不跑就来不及了!

夏宇和夏美慌忙的就要开溜,还没有跑两步,雄哥就进来了。

“斯罗摩迅呜拉巴哈(慢动作)。”夏雄一进来就是一道异能术,没有给任何人来得及反应的时间,就让所有人的动作都像是开了零点一倍一样。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警察惊恐万分的缓慢大声喊道。

“雄~哥~你~终~于~回~来~了~!”看到雄哥回来,夏空眼睛一亮。

“老~妈~我~再~也~不~敢~了~。”夏宇知道自己在劫难逃,马上承认错误,希望雄哥可以从轻发落。

雄哥叉腰四下看了一圈,转头就瞪向了夏美,语气严肃的说道:“夏美,谁准你使用异能的啊!”

  “都~是~这~个~死~麻~瓜~害~得~我~。”夏美努力的辩解,要不是夏宇突然撕掉了她的封龙贴,她也不会这样。

夏雄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了一眼被吓得躲到了沙发后面的贞子和唯一没有被雄哥的异能术影响到的阿公。

“妈呀,怎么搞得,还有警察在。”夏雄又看向了门口附近行动缓慢的警察和夏空。

被外人看到了,这就有些麻烦了。

夏雄感到有些头疼,一抬眼就发现夏美的脖子上少了什么,“夏美你的封龙贴呢?”四下里看了看,没有在附近啊。

夏宇缓缓的举起了被自己捏在手里的封龙贴,夏雄赶紧将封龙贴拿过来给夏美贴好。

贴上封龙贴的瞬间,仿佛倒带了一般,夏美变回了原来的那一身衣服,贞子也老老实实的回到了电视机里面去了。

“蕊力ㄈ呜拉巴哈 (解除术)”等到贞子消失了之后,夏雄才解开了刚刚施展的异能。

夏雄狠狠的瞪了夏宇和夏美一眼,一转头脸上就挂上了轻松的笑容,走向了拿着枪,还有些应激的小警察。

  夏空见此,赶忙给夏雄让开位置,退到了夏宇他们那一边去。

“看到老妈之前的那个表情了没有?你和夏美今天惨了,为你们默哀。”夏空故作同情的小声对夏宇说道。

夏宇看向自己这个幸灾乐祸的兄弟,没好气的低低说了一句:“你走开。”

看着夏雄三两句话的就让警察放松了下来,收起了手枪,被夏雄拉着坐到了沙发上去,夏空忍不住感慨道:真不愧是雄哥。

阿公坐在沙发上,拿着遥控器调换着不同的节目频道,脸上是十分不解的神情。

拉住了想要从自己面前经过的夏雄,阿公问夏雄:“雄哥,刚刚的贞子怎么不见了?”

“哎呦阿爸,不要再管什么贞子了。”夏雄拿过阿公手里的遥控器,放在了一边,“快来帮一下忙。”

“帮忙?”阿公的脸上是十足的茫然,完全不知道夏雄在说什么,就被拉了起来,推到来小警察的面前,“帮什么忙啊?”

“就是那个啊,阿爸。”夏雄无奈的提醒,用手指了指自己的脑袋,“倒带删除术啊!”

  “哦,你说那个啊。”阿公恍然大悟,回想了一下,就冲着夏雄的脑袋伸出了手,“伊瑞……”

“阿爸,不是我啦!”夏雄赶紧出声打断,把阿公的手从自己的面前拿掉,“是那边那个了。”夏雄悄悄的指了指坐在另一边沙发上的小警察。

“哦,你早说嘛。”阿公嫌弃的推开了夏雄,冲着小警察的脑袋伸出了手,“伊瑞斯……斯……斯……”

阿公斯了半天也没有斯出下文来,仔细的回想了一下,却怎么也都想不起来了。

“阿公,是伊瑞斯蕊外啦。”看不下去的夏宇开口提醒到。

“哦!对对对对。”阿公恍然大悟,重新冲着小警察的脑袋伸出了手。

“伊瑞斯蕊外呜拉巴……”阿公的动作突兀的停了下来,原本十分茫然的表情,顷刻间变得犀利无比。

“来了一个客人,进来坐坐吧。”阿公没有回头的说道。

听到阿公的话,所有人齐齐转头,看向了后门的方向。那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带着面具的黑袍人,他们竟然没有一个人发现!

夏空,夏宇和夏美齐齐散开,纷纷戒备,警惕的盯着黑袍人。

  眨眼的功夫,黑袍人就来到了后门的位置,凝聚异能,向着夏美打出了一掌。

夏美直接被打飞了出去,摔在了地上。

黑袍人紧接着又向夏雄拍出了一掌,夏雄想要接下这一击,在接触的一瞬间被这一掌中的力量感到吃惊,一时不查,也被打飞了出去。

黑袍人打飞了两个人,又向阿公拍出了一掌。

阿公接了下来,黑袍人接连拍出了几掌,阿公不是接下了,就是打飞了出去。有一次阿公打飞了一掌之后,那一掌没有消失,反而是直直的向着夏宇的方向去了。

夏宇没有反应过来,楞楞的看着这一击离自己越来越近,眼看这一击就要落在自己身上了的时候,一股大力的拉力,将自己拉出了这一击的攻击范围。

是站在他身旁的夏空!

夏空将夏宇拉了过来,小声的询问他:“没有事吧?”得到了夏宇摇头的否定答案后,夏空这才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黑袍人和夏流阿公对了几掌后,黑袍人发现自己并不是阿公的对手,再一次拍出一掌之后,就后退了几步。

  那个之前还被贞子吓得在沙发上瑟瑟发抖的小警察突然从众人的身后冲了出来,没有人注意到小警察的表情是什么时候变成了冷笑加讥讽的表情。

“二位是谁?”阿公沉声的发问,夏雄此时已经站起身来,摆出了进攻的架势。

没有回答,黑袍人和小警察就利用异能术离开了。

“这就逃走了?”夏美大大咧咧的还跑上前去查看。

阿公重新坐回了电视机前面,夏雄也松了一口气,一屁股坐到了沙发上。

“老妈,那些是什么人啊?”夏空见阿公和夏雄都放松了下来,忍不住出声询问,夏宇和夏美也都将视线落在了夏雄的身上。

夏雄没有回答,而是沉思了一会,轻轻的喃喃开口:“他们应该是来抢封龙卡的。”

“什么是封龙卡啊?”耳尖的夏宇听到了关键词,不解的询问。

夏雄没有回答,夏空夏宇都是麻瓜,不适合过多了解异能界的事情,夏美是低阶异能行者,年龄也还小,同样也不适合知道的太多。

  夏雄不回答,夏美却很不爽的直接开口:“你这个臭麻瓜,问这么多干什么啊?这些东西可不是麻瓜能知道的。”

见夏雄不回答自己的问题,夏宇有一些失落,他想了一下开口:“我知道了!”

“什么?”夏空夏美都看了过去,就连夏雄也疑惑的看向夏宇。

“一定是雄哥在外面欠了一屁股的债,是个卡奴,刚刚的哪些人是讨债公司对不对?”夏宇看向夏雄,一脸“我猜的对不对”的表情。

夏雄看着夏宇,“讨债?”又看向了一旁的夏美,“欠债?”

夏宇夏美连连后退,这个气氛,稍微有点不太妙的感觉啊!

夏雄叉着腰看着有些心虚的两人,起火立刻上涌,冷笑着看着两人,“我好像还有一笔账没有跟你们算。”

不好!!!!

见势不妙,夏宇和夏美准备路跑,夏空眼疾手快的拽住了夏美的衣服领子,夏美跑了几步发现自己还在原地。

“夏空你这个臭麻瓜,快放开我……”

“伏瑞斯呜拉巴哈 (凝结术)。”夏雄在夏宇即将跑出门口的时候施展了凝结术,将夏宇定在了原地,夏美也立刻静止不动了。

  夏空收回了扯夏美后衣领的手,笑的那叫一个纯良无害。

“你们两个给我好好的罚站,反思自己到底错在哪里了。”夏雄双手抱臂,下达了宣判,并转头和夏空说:“夏空,你把他们两个都搬到外面去,不要在这里挡着道。”

“好的,雄哥。”夏空冲夏雄笑了笑,表示自己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熹微
 “白痴夏天,你真的很烦哎。你...

 “白痴夏天,你真的很烦哎。你这样搂着我不会热吗,笨啊” 

 “白痴夏天,你真的很烦哎。你这样搂着我不会热吗,笨啊” 

Fairy
好想念夏天的晚霞🌅

好想念夏天的晚霞🌅

好想念夏天的晚霞🌅

Cnc

第17章 心愿

主天修

所以一些无关天修的剧情不会描写出来

ooc预警 

  

  

  等到修赶到的时候,夏天已经跳进滅了。

  见到修的夏宇夏美就像看到主心骨一样,夏美更是直接扑了上去,抱着修的手臂哭喊着,“修!我小哥他,他进滅了呜呜呜呜怎么办啊。”

  “大家放心,我一定会尽我的全力救出夏天。”

  “修,我也要跟你一起去。”夏美拉着修。

  “美美姐,你不要任性好不好。”任晨文拦住夏美。夏宇也赶紧拉住夏美,夏天一个出事已经够让他头疼了,要是夏美也进去了,他怎么交代?只可惜自己是个麻瓜,连进去救人都没有办法,现在这个情况,任晨文可能都比他有用吧。

  众人拉住夏美,夏美还是紧拉着修的...

主天修

所以一些无关天修的剧情不会描写出来

ooc预警 

  

  

  等到修赶到的时候,夏天已经跳进滅了。

  见到修的夏宇夏美就像看到主心骨一样,夏美更是直接扑了上去,抱着修的手臂哭喊着,“修!我小哥他,他进滅了呜呜呜呜怎么办啊。”

  “大家放心,我一定会尽我的全力救出夏天。”

  “修,我也要跟你一起去。”夏美拉着修。

  “美美姐,你不要任性好不好。”任晨文拦住夏美。夏宇也赶紧拉住夏美,夏天一个出事已经够让他头疼了,要是夏美也进去了,他怎么交代?只可惜自己是个麻瓜,连进去救人都没有办法,现在这个情况,任晨文可能都比他有用吧。

  众人拉住夏美,夏美还是紧拉着修的手,眼看时间所剩无几,修还是甩开了夏美的手,“伏瑞斯FREEZE→凝结术。”

  将众人伏瑞斯之后,修慎重的走到冰箱前,却发现冰箱突然没有动静,继而又开始了震动,修赶紧退到安全距离。

  冰箱门打开,随着风烟出现的是夏天的肉身。修赶紧跑过去查看夏天的情况,还不忘解除凝结术。

  “小哥,小……哇,怎么没有穿衣服啊。”

  夏美边说边拉开夏天身上仅剩的浴巾,离夏天最近的修猝不及防就看到了里面隐藏着的力量,赶紧撇开眼,耳朵却不着痕迹地红了。

  寒的惊雷顺利地回到了她身边,夏天却晕倒了,异能医生一看到躺在沙发上的夏天再次下达了病危通知书。

  “他虽然死定了,不过却还有一口气在。或许是有什么重大的心愿未了吧。”

  修不由自主地想到之前跟夏天的谈话,也许那个心愿就是寒吧。

  

  

  

  由于夏家发生了这样的事情,雄哥跟夏流都不在家,修自然就留在夏家守着。

  修坐在夏家的沙发上双手抱胸着闭目养神,而夏天则在楼上由寒照顾。

  “尤迈恩呜拉巴哈——读心术。”

  寒将手放在夏天的手上并施展读心术,片刻后她睁开眼睛。

  “没想到你心里想的人居然是他,很谢谢你帮我拿回惊雷,这件事情我会帮你保密的。”

  “其实你很勇敢,我相信修他是看得见的,所以你要赶紧醒过来证明给他看。”

  说完寒就出去了。

  寒站在夏天房间门口,想到在滅里发生的事情,总有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寒下楼,看到沙发上的修,“修,你要不要上去看看夏天。”

  修虽然有点奇怪为什么寒要叫他上去看着,不过他也很关心夏天的状态,于是点点头上去陪着夏天了。

  

  夏天,我也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寒心想。

  

  

  

  

  

mini&Honest Shen·在上海

暑假带娃去三亚休假,海边太美了,大海的声音仿佛能治愈一切

暑假带娃去三亚休假,海边太美了,大海的声音仿佛能治愈一切

mini&Honest Shen·在上海

只此青绿太好看了,带娃去拍了一套,自己p的背景感觉很好,娃的动作也扭得很好,感觉她如果不是长得谈不上好看,说不定可以培养一下舞蹈

只此青绿太好看了,带娃去拍了一套,自己p的背景感觉很好,娃的动作也扭得很好,感觉她如果不是长得谈不上好看,说不定可以培养一下舞蹈

言止

你适合夏天,鲜花和红茶

  你像绣球花

  神明都心动一刹

  你一笑,脸上就泛起红润的落霞

[图片]


  你像绣球花

  神明都心动一刹

  你一笑,脸上就泛起红润的落霞


可别

第六章 终极铁克人

  私设:夏宇被洗掉魔性但没有失去异能,叶思仁恢复异能留有后手。一些人设有所更改。

PS:只是在原剧的基础上做了一些我自己想看的改编,大量对话,小学生文笔,ooc有。慎入!


第六章  终极铁克人


平日里嘈杂但还算得上悦耳的吉他社,今天传出的声音使得过往的学生忍不住捂住耳朵脚步加快。


“…好,停!”吉他社社长忍不住叫停正在沉浸式演奏的夏天。


“社长,怎么样,我妈都说我很有天份,不过我现在弹的是没有很好啦,但是你要是教我的话,我肯定会进步很快的!”夏天一眼不错的盯着社长,眼里的热情和认真满的快要溢出来。


社长差点被夏天执拗的眼神打败,旁边的社...

  私设:夏宇被洗掉魔性但没有失去异能,叶思仁恢复异能留有后手。一些人设有所更改。

PS:只是在原剧的基础上做了一些我自己想看的改编,大量对话,小学生文笔,ooc有。慎入!



第六章  终极铁克人


平日里嘈杂但还算得上悦耳的吉他社,今天传出的声音使得过往的学生忍不住捂住耳朵脚步加快。


“…好,停!”吉他社社长忍不住叫停正在沉浸式演奏的夏天。


“社长,怎么样,我妈都说我很有天份,不过我现在弹的是没有很好啦,但是你要是教我的话,我肯定会进步很快的!”夏天一眼不错的盯着社长,眼里的热情和认真满的快要溢出来。


社长差点被夏天执拗的眼神打败,旁边的社员赶紧拽了一把他的袖子。


“咳咳,夏天啊,不是我不想教你,是我的水平还不能做你的老师嘛,吼,你弹成这样,谁也教不了你啊,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无视夏天的请求和挣扎,社长和其他社员携手把夏天推往门外,“夏天,东城卫不是在你老爸的pub里开过演唱会吗?你找你老爸让他找东城卫教你啦。我们还要练习诶。”一个打扮新潮的女孩子说完这一句话,推开夏天拼命往里挤的身体,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夏天只好垂头丧气的回到教室,路上跟他打招呼的同学也被他忽视。


“喂,夏天!”特地从自己班级跑过来的夏美,跟了夏天一路都没被他发现,实在忍不住出声吼他,引得走廊所有的同学震惊回头。


“抱歉抱歉哈……”夏美不好意思的双手合十对大家抱歉,“小哥,你在搞什么啊?你不是要去练吉他吗?现在在这边是怎样。”


“我去了啊…可是社长说他教不了我耶,他还让我去找东城卫教…他们怎么会同意啦……”


“怎么不会。”


耳边突然传来修的声音吓得两个人差点原地升天。


“呼,吓死了!修~你怎么在这里啊,你是…来找我的吗,哎呦~”夏美一边扭捏着声音一边从夏天身边挪到修的身边想拽他的袖子。


修默默的往夏天那边挪了挪,“夏天,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做你的老师。”


夏天:!!!夏天震惊的直接抓住修的胳膊使劲晃,“真的吗!修,你说的是真的吗!!你愿意做我的老师?!”


修被他晃的感觉原位异能都要被晃出来了,夏美看不下去了,连忙制止他,“小哥!你不要晃了啦,修都要被你晃散架了啦!”


“修!你没事吧,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我没事。夏天,那…你有可以学习吉他的地方吗?或者说,雄哥同意你玩吉他吗?”


“修~老母达令同意我小哥玩吉他啦,你都不知道,小哥为了可以玩吉他都做了什么,我跟你说哦……”


“妹…不要说了啦。”夏天不太好意思的捂着夏美的嘴巴让她闭嘴。


“修,可以的,我老妈已经同意我继续玩吉他了,场地的话就在我家练就可以了。”夏天一手捂着夏美的嘴,一边把她按在怀里不让她跑去骚扰修,“对了,修,你还没说你为什么会在我的学校啊?”


“我来,其实是找你的,但是显然,这里不是一个谈话的好地方。晚上七点,我在河堤等你。今天我就先走了。”


旁边的同学们看见东城卫居然来了他们学校,一传十,十传百,来的人越来越多,幸亏东城卫其他几位成员隔开了人群,让他们能够安静把话聊完。


“告辞。”修带着兄弟们和夏天夏美告别,转头离去。


“好帅啊~我的修,怎么这么帅!”夏美苍蝇搓手犯花痴,转头扒拉住夏天的胳膊恳求:“小哥,晚上我也要去,带我带我嘛~~”


“不好啦妹,修说不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讲啊,不可以带你去啦,你回家跟老哥玩啊,乖,我要去上课了,你也快去吧,小心老师跟老妈讲你逃课哦。”


“吼!臭夏天,不带就不带嘛。”夏美还是向夏天的威胁低了头,不情不愿的一步三回头回到了自己的班级。


“太好了,修愿意做我的老师,yes!”夏天终究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狂喜在走廊上大喊起来,看着同学们看自己的异样眼光,冷汗划过,“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抱歉抱歉啊同学。”


——七点河提——



“修!呼,你来的好早哦,我老妈硬要做菜,我和夏美差点拉不住她,幸亏老哥速度炒完菜说饭已经做好了她才罢休,我没迟到吧?”夏天气喘吁吁的跑过来,一缕热气从他的体内散发出来。


“没有,时间刚好。”


“修,我觉得你今天找我应该不是为了吉他的事,所以我就没带,应该没关系吧?还是我现在就回去拿!”夏天急得团团转,惨了,第一天就给老师留下坏印象怎么办啊!修万一觉得我不是真心想学吉他怎么办?完了完了完了……


修莫名的看着抓狂的夏天,开口:“没事,今天的重点,确实不是吉他。我今天有更重要的事情想要问你。”


修紧紧的盯着夏天脖子上的封龙贴,笃定道:“你脖子上的那个,是封龙贴吧。”


“啊…这个哦…”夏天不太好意思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是啦,不过不能随便撕下来啦。”


“通常拥有封龙贴的人,都会拥有强大的力量,却不知道如何控制,而且极容易与魔界链接,所以要封印起来,避免邪恶的力量利用……”


“哎呀,修,没有那么严重啦,鬼龙是很强啊,但是他只喜欢乔事和喝牛奶啦,而且他跟我说魔界的人长的都太丑了,他不喜欢,所以不会跟他们合作啦,嘿嘿。”


修面对夏天憨厚老实的笑不知道该说什么,拥有强大力量的战灵,会甘心束缚在一个…这样的人体内吗?


“夏天,抱歉。”


“啊?为什么啊…”

“摄心术呜拉巴哈——撕下你的封龙贴”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party time。”随着张狂的笑声出现的,是与夏天一模一样但气质完全不同的人。


随时防止战灵跑出来伤人的修立刻大喊:“静止!”



“小修修啊,你没事找我干嘛啊?你应该找夏宇接着去拯救你的时空啊,嗯?我对这些事,可没有一点兴趣。”虽然被定住,但鬼龙完全不在意,甚至还有跟修聊上几句的意思。


“没想到,你拥有的异能强度,远超过我的想象。”修边说边围着鬼龙转圈观察他。“当初在老屁股,那一闪而过的战力指数,应该只是你的万分之一吧?虽然我能控制你的行动,但你的异能应该不比我差。”


“我的能力当然不会比你差,我的异能不比你差,我的吉他技巧更不比你差。”鬼龙被定在原地,举着手里的鎞克,“解开我,我体内的火焰已经开始燃烧了!我根本就不会怕你。”说着,鬼龙动了动自己一直举着的手。


一直观察着鬼龙的修立刻喊道:“静止!”并不再听鬼龙废话,立刻把封龙贴贴回了夏天的脖子上。


“咳咳,修,我的胳膊怎么这么酸啊?是不是鬼龙揍你了?!你怎么样?没事吧?!要不你揍我两拳出出气也好啊,还是我请你吃饭!”夏天急得原地转圈圈,也不敢动修,虽然他看起来像没事人一样,但谁知道他也没有受内伤啊!


“夏天,我没事,只是和鬼龙确定了一些事。你的家人现在都在家吗?”


“在,除了我老爸,他们都在家,阿公前几天也不知道跑哪去了,今天刚回来,老妈就因为这个才吵着要下厨的,阿公被吓得差点转身就走。”


“好,夏天,我们去你家吧,刚好我有关于你的事要跟雄哥和阿公夏宇商量。”


夏天虽然一头问号,但还是带着修回到了家,并且把所有人都叫到了客厅,就连叶思仁也叫了过来。


“夏流前辈你好,我是呼延觉罗•修,是铁克禁卫军东城卫的团长。”


“吼,这么年轻就这么厉害啊!”阿公伸手把夏宇拉过来,“你看,我这个孙子怎么样,阔不阔以也去当个团长什么的,他又聪明异能又强,真的很厉害哦~阿打~”


“阿公你在干嘛啦!”夏宇讪讪的对着修笑了一下,扶阿公在沙发下坐下,“来阿公,坐下啦,修有重要的事情要说啦。”


“夏流阿公,夏宇的异能确实很厉害,但我今天要说的,是夏天。”


“那个,修师傅,我们家夏天今天回来,已经跟我说了你要做他的吉他老师,是这件事吧?没错吧哈哈。”


“对啊,对啊,我的小修修答应要做小哥的吉他老师了,老爸,修诶,超厉害的耶!”夏美拉着夏宇的胳膊开始发花痴,惹得夏宇翻了个白眼。


“修,你有话就直说吧,我想,应该不是关于这件事的吧?”


“我与夏天体内的战灵,鬼龙,已经见过面了。”修抱臂站在众人面前,盯着夏家人的表情反应,接着开口:“我有预感,鬼龙也就是夏天,极有可能会成为铁克异能行者中,能将能力发展到最极致的,终,极,铁,克,人。”


“终极铁克人!你居然是终极铁克人!可是…什么是终极铁克人呐?”


“喂,夏美,你可以再白痴一点,平时让你多读点书你不听就算了,但是你可不可以不要在这里丢人现眼啊。”夏宇虽然嫌弃夏美,但还是给她解释了一遍什么是终极铁克人。


夏家众人的表情各异,但是夏天的表情倒是很平静,“可是,终极铁克人离我也太遥远了吧,我现在只想练好吉他而已啊,而且我觉得这种事更适合老哥啊,怎么会是我嘞?”


“这种事,不是你说是谁就可以决定的。终极铁克人百年难得出现一个,既然我的金孙有这个潜力,那他就一定要背负起这份责任,只是……”阿公又骄傲又担忧的看着他单纯善良的夏天,“只是他现在还没有那个能力可以肩负此大任。夏兰荇德家的长子夏宇,东城卫的团长修,夏天的成长和进步就交给二位了。”阿公说着就要起身鞠躬拜托二位年轻人。


“阿爸!“阿公!你干嘛啦,我是夏天的哥哥啊,你不说我也会教他的啊!”夏宇被阿公吓了一跳,连忙跑到他面前扶起他。


修也连忙扶起夏流老前辈,“夏流阿公,您不要这么说,是我擅自撕下夏天的封龙贴,让他卷入这些事的,我也会尽我的所能,让夏天成为真正的终极铁克人。”


“阿爸,你干嘛这样讲嘞,夏天又不是现在就要上战场去,还有你和我在这里啊,要去也是我们先去啊,再不行死人也可以去拖延一下时间嘛,他们还有成长的时间啊。”夏雄也坐到了夏流阿公的旁边安慰他。


“?谁要上战场?我为什么要上战场,你要害死我骗我的保险对不对!我告诉你不可能的,我受益人写的是夏宇的名字你不要想了。”夏流突然说一些牛头不对马嘴的话,听得在场众人尤其是修一头懵。


“没事啦修,是我阿公他有那个健忘症,他发病了啦,你再来跟我说说什么是终极铁克人嘛,说嘛说嘛”夏美缠着修一直问问问。


“你你你……”夏流突然看到坐在楼梯上的叶思仁,手指点着他就过去了,“你这个死人,为什么会在我家,谁让你坐这里的?”


“报告前岳父大人,是您让我坐这里的。”叶思仁立正站起来朝夏流阿公敬了个不太正经的礼,恭敬地回答道。


“我?”夏流指着自己的鼻子问众人,众人点头。


“谁管你啦,你现在就从我家离开,有多远滚多远啦!”夏流不留情面的就要赶叶思仁离开。


“阿公,你快看,这里有披萨还有珍珠奶茶耶,好香啊,阿公快来吃啊。”夏宇跑到餐桌旁,拿着东西勾引夏流阿公过来。


夏流阿公果然犹豫了一下,果断跑去吃披萨和奶茶,“有披萨干嘛不早讲,是谁买的这么贴心?”


“报告前岳父大人,是我买的。”


“……看在披萨和奶茶的份上,楼梯让你坐啦。”


“修,夏天想要成为终极铁克人应该还有其他条件吧,这不会是简单的事情啊,你要怎么办?”


“没错,夏天想要成为终极铁克人,确实需要一些条件,他需要集齐五项原位异能,风,火,雷,电,雨,才可以成为终极铁克人。”


“可是现在我一项都没有耶,而且厉害的是鬼龙也不是我啊。”


“鬼龙的力量,就是你的力量,只是你现在鬼控术还不够熟练。而且,你异能修炼的也不够,从今以后,我不仅会教你练吉他,也会教你异能和鬼控术。”


“其实,鬼控术我哥从小有在教我啦,异能这件事也是,不过修,你能和我哥一起教我我很开心耶,你也知道,我哥他老是骂我笨啊白痴啊…搞得我觉得我真的有变笨诶。”


“夏天,你是真的很笨好吗?修,我们来交流一下教学方法吧,我也告诉你我教夏天的进度。”


“哦,我的小修修……”夏美捂着心口不舍得看着修离去的背影,听见呼喊声的修走的更快了……



——金时空——


天台,修对三人说,“这阵子的事情说来话长,我会用压缩传音术告诉你们。”


【威伏点——压缩传音术】


“夏天居然会是终极铁克人?!”王亚瑟十分震惊。


“那个夏天听起来就像是逊咖啊,怎么可能会是终极铁克人?我到底要等到哪一年哪一月他才可以穿越时空结界来传功给我啊?”暴脾气的汪大东直接被夏天消极怠工的态度点燃,一跃从天台上跳下开始发泄自己的不满。


“可是他超强潜力是事实,我也正在找让他变强的方法啊。”修也很无奈。


“大东,你先不要急,终极铁克人关系到的不仅是一个时空,这件事急不得,修已经为我们做了够多了。”丁小雨也站出来安抚暴脾气的汪大东。


“我知道急没有用,我只是看不惯做为我汪大东的分身居然这么逊,还要让他大哥去做什么终极铁克人,根本毫无斗志嘛。”


“大东,夏宇的异能很强是事实,夏天有成为终极铁克人的潜力也是事实,这对善恶未分的铁时空来说是好事啊。”


“修,夏天成为终极铁克人,应该可以挽救那些善处于颓势的时空吧?”丁小雨一下问出关键问题。


“没错,终极铁克人的能力是无限的,只是现在要如何开发他的潜力,我和夏宇还在讨论。”


“那讨论结果嘞?”汪大东抓住修垂在两侧的胳膊问。


“……还在讨论。”


汪大东倒…“那你来就是要说这个?”


“我怕你们担心,至少要给你们一点信心吧。”



“大东,反正你最近一直窝在雷克斯家里,他会保护你的,不会让你被刀疤杰森打挂啦。”


“而且,你还有金宝三,别担心,他会保护你。”


汪大东:……我堂堂KO.3竟然沦落到要让金宝三保护我,呜,那会按呢啦(这啥意思啊台湾方言)…


——铁时空——


修每天下午都会来夏公馆,和夏宇一起教夏天学习吉他和异能,最近夏宇课业变得很多,修只能一个人先教。


听着夏天琴声的修紧皱眉头,“夏天,先停下来吧。”


“啊?修,怎么了,我刚刚哪里练的不好吗?我知道我很差劲,你会后悔教我也是应该的…”


夏天伸头看修的表情,修叹了口气把头扭了过去。夏天:!“你不会真的后悔了吧!”


夏天盯着修看了一会,把吉他放下,对修说:“你等一下哦。”说完就离开了。修在原地:?


不一会儿,夏天端着一杯水进来,“给,你要的水。”“可是,我没有要你帮我倒水啊?”


“可是你明明就有啊。”俩人掰扯过后,才弄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夏天,练习吉他,要全神贯注,你想一件会让你忘记身处何地的事情,专注。”


夏天拨弄着琴弦,想起一直放在心头的一件事,“……到后来,再也没见到那个女孩。”抬头一看,对面的位置早就空了。“人嘞?走这么快啊?”


夏天被修刚才的话勾起了心事,拿出一个粉色的发夹,想了想,又从一本书里小心翼翼的拿出一张照片,继续回忆。


夏宇刚好忙完课业回到家里,准备和修一起训练夏天,却只看到夏天一个人对着一张照片和一个发夹出神的样子。

  

  

  作者废话:

  我觉得成为终极铁克人应该是一件大事,既然事情都解决了,雄哥对异能抱有的态度也肯定不会那么激烈啊。(叶思仁为爱自废异能,夏雄为爱退出异能界,俩恋爱脑要不得。)

星無

第四章 夏天

  时间飞逝,转眼之间夏空和夏宇都二十二岁,并且以优越的成绩考上了台大。

夏天已经念高中了,个性还是像小时候一样软弱,天真又不知道变通,学习成绩也是一塌糊涂的。

夏美更大胆聪明一些,因此有很多的时候都是夏美这个做妹妹的保护做哥哥的夏天。

就比如现在,刀疤杰森敲诈勒索夏天,让他将身上的钱都交出来。

家里的财政一直是有夏宇打理的,作为家里最年长的两位,夏空对管理钱财没什么兴趣,夏宇却喜欢精打细算的,所以理所当然的,夏宇掌管了家里的财政大权。

在夏宇精细的计算之下,分配到家里每一个人的手里的钱都是恰好足够的,根本不会有多余的钱带在身上。

因此,夏天此时的身上那是干干净净,身无分文。

“...

  时间飞逝,转眼之间夏空和夏宇都二十二岁,并且以优越的成绩考上了台大。

夏天已经念高中了,个性还是像小时候一样软弱,天真又不知道变通,学习成绩也是一塌糊涂的。

夏美更大胆聪明一些,因此有很多的时候都是夏美这个做妹妹的保护做哥哥的夏天。

就比如现在,刀疤杰森敲诈勒索夏天,让他将身上的钱都交出来。

家里的财政一直是有夏宇打理的,作为家里最年长的两位,夏空对管理钱财没什么兴趣,夏宇却喜欢精打细算的,所以理所当然的,夏宇掌管了家里的财政大权。

在夏宇精细的计算之下,分配到家里每一个人的手里的钱都是恰好足够的,根本不会有多余的钱带在身上。

因此,夏天此时的身上那是干干净净,身无分文。

“对不起。”夏天有些窘迫的挠了挠脸颊,将身上所有的口袋都翻了出来,又打开了自己那干净到结蜘蛛网的钱包,歉意的说:“我……我身上没有钱。”

刀疤杰森看过了一眼夏天的钱包之后,露出了嫌弃的表情,在心里骂了一声晦气。

  “既然你身上没有钱,那就算了。”刀疤杰森撮了一口唾沫,但并没有打算再继续在这个没钱的小鬼身上浪费时间。

“我们走。”不在看夏天,刀疤杰森冲身后招了招手,就打算带人离开了。

“等一下。”在刀疤杰森准备离开了的时候,夏天却叫住了对方,“我虽然现在身上没钱,不过很快就会有钱了。”

“哦!”刀疤杰森感兴趣的停下了脚步,退了回来,重新站在了夏天的面前,“你有来钱的路子?”

“不是啦。”夏天赶忙摆手,解释道:“只是我们班级明天要收班费,要交一千块,我今天晚上回去要向我哥要钱。”

听完夏天的解释,刀疤杰森有一些失望,但还是问:“那是你的班费,和我说干嘛?”

“因为我不想说谎。”夏天不假思索的回答,眼神诚恳,让刀疤杰森一时有些语塞。

……

“所以……”夏空坐在沙发上,手中夹着刚刚从夏天手里抽走的一千块,听完了夏天的回答,有些无语的问道:“刀疤杰森给了你五百块,而你答应白给刀疤杰森一千块!”

  夏天楞楞的,迟疑的点了一下头。

“所以到底是你傻还是他傻啊!!”夏空有些头疼的按了按太阳穴,一时竟然有一些搞不清楚到底谁更傻一点了。

“刀疤杰森他说他急需要钱。”夏天想要反驳,但憋了半天只憋出了这一句话。

“于是你就想要将自己的班费给刀疤杰森?”夏空彻底的对自己这个弟弟的智商无语了。

要不是刚刚他下楼的时候,看到夏天拿着一千块从夏宇的房间出来,就急急忙忙的想往外跑,及时拦了下来。

“先不说刀疤杰森要这一千块做什么,就单说你,把这一千块钱给了刀疤杰森之后,你明天的班费要怎么办?”夏空叹了一口气,决定换一个问法。

夏天思考了一下,然后极其认真的对夏空说道:“我会自己向老师解释清楚,我是为了帮助刀疤杰森,所以将自己的班费给了他,老师会理解的。”

不,老师会被你气死!

“你到底是怎么从宇哪里拿到这一千块的啊?”夏空对另一个问题也十分的不理解。

  夏天眨了眨眼睛“我刚去找宇哥,说学校要求没人要交一千块的班费,还没有来得及说后面刀疤杰森的事,宇哥就给了我一千块,然后把我赶了出来。”

夏空摸了一把脸,他差点忘了,宇的导师给他布置了一篇论文,时间很赶的那种,宇现在正头疼着呢。

还好他们的导师不是一个,不然他现在也该焦头烂额了。话说,他们导师布置的那一篇论文是什么时候交来着?

想着自己的论文,夏空一时有一些走神。

看向自己面前的夏天,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随手将手里的一千块递了回去,“算了,随便你吧,我不管了。”

夏天受宠若惊的接过一千块,感激的看向懒散窝在沙发上的夏空,“谢谢空哥。”

夏空微微的颔首,眯着眼笑了起来,“我说我不管就会说话算话的。”

“至于其他人嘛,就看他们了,与我无关不是吗,阿妹。”夏空看向了夏天身后,无害的笑了笑。

夏天就是一惊,猛的回过头,就看见了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自己身后的夏美,“妹……”

  没有听夏天继续说下去的打算,夏美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扯开嗓子的喊道:“老母达令!!!”

夏天慌乱的想要寻求夏空的帮助,可回过头来,夏空已经不在沙发上了,抬头,夏天只能看到夏空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嗙~”的一声将门给关上了。

看向火急火燎的赶过来的雄哥和给雄哥讲述刚刚发生的事情的夏美,夏天只觉得自己完蛋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