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夏天

13.6万浏览    12万参与
一口芒果捞。

《杀戮秀》夏天自戏。


火炮浪潮仍未褪去地嚮前湧流。


末日毀滅者火箭炮的威力足夠毀壞那層堅硬建築,讓整個赛场淪陷到怪物的屍體中,火焰將無數骯髒生物的軀殼吞噬,有效遏制住剩下白色幽灵的行動。我的右臂幾乎察覺不到任何痛感了,暗紅色血跡從上臂關節處一路向下淌到手腕,再到指節,脫臼後的痛覺神經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敏感、或許已經完全被毀壞了。那種難以言喻近乎瘋狂的殺戮快感席卷了全身,每一次呼吸都帶著灼熱的溫度……這還沒有結束。要生存就需要繼續嚮前,從踏入這場比賽開始就沒有任何退路,即便是被殺戮埋沒理智、即便是葬身火海也要流盡最後一滴血再死去。


恍惚間能聽到耳畔死神的低語,宛如噩夢般的體驗。我站在瀕臨崩潰的...


火炮浪潮仍未褪去地嚮前湧流。


末日毀滅者火箭炮的威力足夠毀壞那層堅硬建築,讓整個赛场淪陷到怪物的屍體中,火焰將無數骯髒生物的軀殼吞噬,有效遏制住剩下白色幽灵的行動。我的右臂幾乎察覺不到任何痛感了,暗紅色血跡從上臂關節處一路向下淌到手腕,再到指節,脫臼後的痛覺神經已經達到了前所未有的敏感、或許已經完全被毀壞了。那種難以言喻近乎瘋狂的殺戮快感席卷了全身,每一次呼吸都帶著灼熱的溫度……這還沒有結束。要生存就需要繼續嚮前,從踏入這場比賽開始就沒有任何退路,即便是被殺戮埋沒理智、即便是葬身火海也要流盡最後一滴血再死去。


恍惚間能聽到耳畔死神的低語,宛如噩夢般的體驗。我站在瀕臨崩潰的懸崖邊緣,帶著熱度的槍械隨著動作在洞窟裏噴射出彈藥,漫天火光中的大腦被震得暈眩脹痛,耳鳴不斷,稍長髮絲被凝固的血跡沾染貼在臉側,五臟六腑都被擠壓、喉間不斷地湧出腥甜血液,時刻緊繃的肌肉被麻痺、感官都被一遍遍摧毀著,身體本能地做出應對反應,張嘴卻說不出任何話語,唯獨能感受到左胸腔心臟的急促跳動。


所有人都在死亡的懸崖上搖搖欲墜。


這場地獄角逐賽即將接近尾聲,我猜主辦方很樂意看到這樣的宏偉場面。他們喜歡這樣:屍橫遍野、遍地哀嚎,他們一手擬造的蒼穹之頂被火炮擊潰,石壁震颤着搖搖欲墜,那些被創造出來的異形生物成為了戰神怒意的陪葬。太可笑了、他們想要用金錢堆砌一個神明,來創造歷史性的收視率,以鮮血滋潤、屹立在戰場上所向披靡的嗜血神明——於是我便大殺四方,還他們一個滿意的答複。硝煙味讓人夠嗆,我看見韋希倒在地上,他脆弱的身板根本支撑不住觸手的致命重擊,他的腹部被完全貫穿、開了一個血淋淋的肉洞,擊中脊椎,如果無法及時送進医疗舱搶救,他肯定活不下去了…除非,除非我就此結束這場鬧劇。


鮮血淋漓的人在宴會總是顯得格格不入,但這有什麼關係?


四面八方聚集而來的目光像是鎖死般盯著自己,我每一步都踏得穩重而篤定。從腳底一路窜上背脊的冷冽殺意四散開來,新的傷口淌着鲜血在光潔地毯上暈開,無人可見的眼底里的陰鬱裹上一層冰霜,大廳內的爵士樂銷聲匿跡,取而代之的是虛心者的侷促呼吸、無數個還未抬起的槍口蓄勢待發。他們都知道我是誰,但沒有人敢動手;他們無法阻擋一個殺氣騰騰的戰神……就像他們無法將我在戰場上徹底殺死一樣。他們西裝革履,而我浴血渾身,宛若地獄來的神袛。


當我左手掌心里攥握的能量槍直指罪惡者的頭顱時,他動了,企圖率先掌握時機。隨著一陣轟鳴聲和骨骼碎裂的聲音,那個主管律師——安格先生的手腕被我直接擊穿,對方狼狽不堪地摔倒在地,手槍被打飛在幾米遠外,這位衣裝整潔的重要NPC終於忍不住哀嚎起來,他驚恐的求助聲在我看來簡直可笑至極……沒有人動,沒有人幫助他,就連他身旁的保鏢也沒有。


他的垂死掙扎好似最終喚醒了身旁那些錯愕不已的保鏢們,無數拉開保險栓的聲音旋即響起。一小部分對準了我,而大部分則是對準“他們”。我依舊只是用左手端著槍篤定而緩慢地朝他步步逼近,一想到他終於有機會感受到孤立無援的絕望是什麼一種感覺時,我就只想大聲發笑。所有人都在屏氣凝神,我猜這滿場殺意如果具象化,估計安格都已經死了千萬回了。人在緊張的情況下確實會做出一些超乎常理的舉動,比如現在——安格用迅疾的速度奪過一旁保鏢的配槍,自以為是地打算抬手將槍口對準我……“砰”!僅僅只是千鈞一髮——安格的右手腕被子彈擊中,再次狼狽地倒下,很可惜,他再次失敗了。


這一踹直接讓他完全無法再次起身。


我將鞋底踩著安格價格不菲的西裝面料上,發了狠一般抵著對方肩膀單手將他翻身過來。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來的——白敬安側肩從我手裏接過能量槍,貼心地幫我調至成“焚燒”功能,遞了回來。接下來的過程可以說是十分順利了,我將槍口抵著安格先生的膝蓋上扣下扳機,帶著灼熱溫度的火舌從槍口邊緣溢出,褲料在短短幾秒內以肉眼可見的燒焦露出裏面的肌膚。


對於他的“規則”說辭,我無所謂般小幅度聳聳肩。一個沒什麽用的NPC,不接受談判條件,這種時候還在說沒用的規則,他的腦袋也真是不靈光。凌亂髮絲被我悉數別到耳後露出額角傷痕,輕佻般朝他揚起下顎,張揚、狡黠的笑意伴隨著不容置疑的話語滾喉而出,冷冽卻含著肆意感的話語給予眼前人最後的通碟。


“我不管,給我繼承權。”


一口芒果捞。

《杀戮秀》夏天自戏。


總有人得站出來去做點什麼。


在這個毫無人性、滿載著罪惡、欺騙和骯髒慾望的危城裏,總得有人站出來去做點什麼。或許有點恰巧和偶然的意思,又有點命中註定,而這對於我來說並非是使命,更多的是興趣使然…永遠忘不掉的黑暗過往教會了我如何在夾縫裏生存,而殺戮已成習慣,我清楚地知道刀子得實實在在地捅入人的心臟才能做到保護自己,一開始的手會顫抖,會感到害怕與不安,這些亂七八糟的情緒在我親手殺掉第七個人的時候就已經完全消散了。殺人會上癮,久而久之,手裏總得拿點什麼銳利的東西,得沾上點粘稠溫熱的鮮紅色液體,看見誰的屍體,這樣才會讓我覺得比較安心。


我只是為了活得更久,為了自己,為了我的妹妹,沒...


總有人得站出來去做點什麼。


在這個毫無人性、滿載著罪惡、欺騙和骯髒慾望的危城裏,總得有人站出來去做點什麼。或許有點恰巧和偶然的意思,又有點命中註定,而這對於我來說並非是使命,更多的是興趣使然…永遠忘不掉的黑暗過往教會了我如何在夾縫裏生存,而殺戮已成習慣,我清楚地知道刀子得實實在在地捅入人的心臟才能做到保護自己,一開始的手會顫抖,會感到害怕與不安,這些亂七八糟的情緒在我親手殺掉第七個人的時候就已經完全消散了。殺人會上癮,久而久之,手裏總得拿點什麼銳利的東西,得沾上點粘稠溫熱的鮮紅色液體,看見誰的屍體,這樣才會讓我覺得比較安心。


我只是為了活得更久,為了自己,為了我的妹妹,沒有別的理由,不想不明不白地死去,有沒有信仰倒無所謂,但人總是得為了自己而战吧。


聽起來可能比較好笑,我懂得上城人的規矩,為了生存你就得向金錢勢力屈服,主動扭摆着腰肢把自己獻出去給豬拱。但我非常很不習慣他們一臉淫欲看向我的樣子,他們以一種自以為很有控制慾的語氣喊我“夏天”,用著跟那些變異怪物沒什麽區別的醜惡嘴臉幹著下流的事,按理說我應該服從,但大腦會告訴我憑什麽。憑什麽聽從?他們應該馬上下地獄,和魔鬼談色慾,這種肆意踐踏別人精神與肉體的行為,真是厭惡、惡心到令人反胃。那些所謂的權貴只不過是披了层金箔外衣的普通人,他們沒有任何防御能力,頂多腦子聰明點兒,造了點高科技東西,但說明白了他們只是有錢而已。我沒有一刻不在想該怎麼把他們的腦漿打出來,如果這能稍微地挽救一下這個糟糕的世界…我不介意手上多沾點人血。


別給自己留有過多希望,在這座用欺騙與金錢粉飾的城邦裏,鮮花與陽光跟壽命一樣,虛假得要命。人的救贖從來都只有自己,這是我個人的想法。我喜歡並享受著爆炸時帶來的熱浪,撲面而來的硝煙和火辣燒灼感會讓我覺得自己是真實存活著,爆炸伴隨著的是一些骯髒東西被埋葬,我很喜歡看這種場面,總是令人心情畅快;有點不可理喻,但甜品跟我的生命等同重要…我喜歡笑著應對一切,從某種意義上我也算个樂觀主義者,儘管大部分時間可能表現得有點不明顯,畢竟每分每秒都得考慮著下一步該怎麼走,腦袋簡直是掛在褲腰帶上過的,叫人實在樂觀不起來。


他們喜歡看見我笑,邊殺人邊笑、肆意的笑,那些權貴、策劃人,躲在攝像頭後面的所有人,可能是因此覺得我與別人有點與眾不同,這笑容可能容易激起他們心中的虐待欲,他們會想著怎麼去毀滅它,從而搞出一些令人厭煩的舉措,所以說……這年頭愛笑也變得個人負擔,因為那些上城的變態闊佬總會有辦法讓你再也笑不出來。


不過該慶幸的是,我或許真的是夠膽命大,當然這中間少不了白敬安的幫助,這個沉默寡言的戰術規劃真的非常靠譜——以至於讓我到現在,仍然能腳踏實地站在這裏,肆無忌憚地繼續笑著。


施玉

屬於我們,

永遠不滅的盛夏

屬於我們,

永遠不滅的盛夏

丸子呀!

夏天雨后一个不知明的小城的日落黄昏。

夏天雨后一个不知明的小城的日落黄昏。

犹大树

想念夏天的日子,看这天,这水…

想念夏天的日子,看这天,这水…

夏天公子
你知道深爱是什么感觉吗?”“就...

你知道深爱是什么感觉吗?”“就像房间突然黑了,我不是去找灯而是去找她。”

你知道深爱是什么感觉吗?”“就像房间突然黑了,我不是去找灯而是去找她。”

彩虹小木mumu

意大利威尼斯的夏天
小宇小弟的欧洲旅行~

意大利威尼斯的夏天
小宇小弟的欧洲旅行~

vickie

我突然想起来,我当初写了篇酸酸的小文章拿给你看。你指着我写的"她的耳垂红成珊瑚色"捧腹笑了半天。我梗着脖子同你理论,你还只是哈哈哈大笑。

我突然想起来,我当初写了篇酸酸的小文章拿给你看。你指着我写的"她的耳垂红成珊瑚色"捧腹笑了半天。我梗着脖子同你理论,你还只是哈哈哈大笑。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