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夏尔

45.9万浏览    6310参与
楝弈子

畏光

城堡里的灯光消下去,那些身影也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任凭黑暗吞噬。

渐渐入眠时,门外却传来了钢琴演奏的声音。所幸也不是什么剧烈的声响,翻个身,听着柔和的音乐还是能入眠的。

大家半小时前聚集的厅中只留下三道身影和无边的黑暗。

安娜坐在大厅的中央,踩着钢琴的脚板,指尖跳跃着。她的目光时不时掠过旁边。

“你怎么露出那副表情?”托兰西蹲下身,伸出一只手轻柔地抚摸着夏尔的后背,“你怕黑?”

托兰西的眼神带着晦涩的情感,他歪着头看着面前不断颤抖的人,脸上带着一些笑意。他将整个身体缓缓贴上夏尔的后背,伸出舌头舔舐着他的耳垂。

“不要怕,我在…”他的声音含糊不清,认真地品尝着夏尔的味道。

“...

城堡里的灯光消下去,那些身影也转身回到自己的房间,任凭黑暗吞噬。

渐渐入眠时,门外却传来了钢琴演奏的声音。所幸也不是什么剧烈的声响,翻个身,听着柔和的音乐还是能入眠的。

大家半小时前聚集的厅中只留下三道身影和无边的黑暗。

安娜坐在大厅的中央,踩着钢琴的脚板,指尖跳跃着。她的目光时不时掠过旁边。

“你怎么露出那副表情?”托兰西蹲下身,伸出一只手轻柔地抚摸着夏尔的后背,“你怕黑?”

托兰西的眼神带着晦涩的情感,他歪着头看着面前不断颤抖的人,脸上带着一些笑意。他将整个身体缓缓贴上夏尔的后背,伸出舌头舔舐着他的耳垂。

“不要怕,我在…”他的声音含糊不清,认真地品尝着夏尔的味道。

“放开!”夏尔捏紧胸前的衬衣,浑身颤抖着。

托兰西无趣地撇撇嘴,依言放开夏尔,慢慢站起来。他自上而下打量着夏尔这副狼狈的样子,勾起嘴角:“太难看了,夏尔。”

托兰西走到安娜旁边,微微侧身靠在安娜的肩膀上,看着深陷黑暗的人摇摇头。

夏尔已经听不清托兰西说的话了,他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巴,跪坐在地上,脑中闪过太多的画面,和他的记忆重合——“…塞巴斯蒂安……”

他的话落入托兰西的耳中,不禁让托兰西大笑:“哈哈哈,你还在等着塞巴斯蒂安吗?”

他直起身一边说一边转着圈舞蹈,“他不会再出现打搅我们的好梦,至少是现在不会。”

“塞巴斯蒂安…”夏尔没有回应他的话,他口中还在喃喃那个执事的名字。

安娜还在演奏着舒缓的音乐,整个大厅除了钢琴声,就是托兰西前面夏尔的呢喃了。

看着夏尔跪坐在地上的样子,托兰西突然觉得没劲,他冷下眼,弯腰一手揪起夏尔柔顺的头发。

“喂,你这样就是所谓‘女王的看门狗’?”托兰西浅蓝色的眼睛直勾勾地盯住他深蓝的那只眼,“痛苦吗?我喜欢你痛苦的样子。”

托兰西用另一只手掐住夏尔的下巴,迫使他必须仰头看着自己。

“看见了,你灵魂的颜色。蓝色的,漂亮的深蓝色…像海一样啊…”托兰西的头抵住夏尔的头,他们的呼吸混在一起,“让我看见你被玷污的灵魂吧…夏尔…”

“…不要……快放开我…”夏尔那双美丽的瞳孔已经失去了光亮,像是一湖死水,脑中不断连闪的画面和现在的触觉交织在一起。

好像这次没有人可以救他了。

托兰西放在夏尔头发上的那只手轻巧地解开眼罩的结,他伸出舌头小心翼翼地勾起在夏尔眼上遮盖的眼罩。

他如愿以偿地看见了,那只被玷污的,散发罪恶和恶心气味的眸子。

“哈哈哈哈,”托兰西的笑声忽然止住,他不断吻着夏尔那只承载痛苦的眼睛,“夏尔,我要你。只有我们才最般配。只有我不会离开你,因为我们是命运相连的人。”

夏尔浑浑噩噩中,只听见了这一句——只有我不会离开你。他望进托兰西浅色的海,感受着他的唇柔软的吻上眼睑,像是被蛊惑了。

是不一样的,有人在疼惜他。像是爸爸妈妈的抚摸。

托兰西松开手,给夏尔一定的自由,他半跪在地上,低头看着夏尔的神情。

在这样漆黑的地方,好像只有托兰西的眼睛倒映出火光。夏尔扯住托兰西的衣服,努力吻上他的唇。

“不要离开我。”

泪水滴在托兰西的唇边。

“求你了。”

这是托兰西印象中,夏尔第一次这样说话。

他怔愣了几秒,弯起嘴角,答应了他。

“好。”

夏尔吻过他后,便没了动静,只是拉住托兰西的衣服,头靠在他的肩窝。

托兰西感受着夏尔身体不住地颤抖,他思索片刻扭过头,对着安娜做了个手势。

于是这段入眠的钢琴曲就到此为止,徐徐走进尾声。

接着,托兰西的手中出现了一盏烛台,散发出几分暖意,虽然不太明亮,却可以看清身边所有的事物。

“不要怕,我已经点亮了灯。”托兰西轻声道。

夏尔抬起头,看见他手里握紧烛台,脸上被熏得泛红。而藏着海的眼中,亮起来数万盏灯火。

没有黑暗,等来了光明。


by楝弈子


设定是在两位执事去合作,老爷已经初步了解他们合作的情况下。只有啵酱被蒙在鼓里。现在只是老爷蛊惑啵酱,没动真情实感呢。啵酱也只是因为猛然的黑暗还有记忆的塌陷而产生应激反应。都没爱上呢。


因为自己吃不下啵酱×塞巴斯蒂安而激情产粮。这对真的好棒呜呜。

清棂酒
一个成年版女装啵酱摸鱼,虽然不...

一个成年版女装啵酱摸鱼,虽然不怎么像就是了....

一个成年版女装啵酱摸鱼,虽然不怎么像就是了....

雷铭L.M

浅发一下 是预定的一个棉花娃娃群的特典

浅发一下 是预定的一个棉花娃娃群的特典

菡叶舒Sand

资源《那位执事,诱惑》

我还在写文啊没偷懒啊最近,过年一定会更新的放心。

现在感觉很多人没看过贴吧的文章《那位执事,诱惑》我发群里好了。我到时候有时间把贴吧之前我存过的文也发群里整理一下粮仓。


Q群:499957937


得了我接着写东西去。

我还在写文啊没偷懒啊最近,过年一定会更新的放心。

现在感觉很多人没看过贴吧的文章《那位执事,诱惑》我发群里好了。我到时候有时间把贴吧之前我存过的文也发群里整理一下粮仓。


Q群:499957937


得了我接着写东西去。

什

【塞夏】Step on the rose.One

Honey, he hold up the rose.


“先生,真的,我不知道应该怎样感谢您才好。”我望着面前正忙碌着手上的事的男人,他很注意不要让额角那缕黑发碰到我的胳膊,空气正散发着浓郁的酒精味。“这没什么,在我看来,那样的情况下无论是谁都会施以援手。”他抬头眯起褐色的眼睛冲我一笑,将那团沾满血的棉纸扔出车窗。

“恕我冒味,你怎么会到这种鬼地方?”他似乎思考这个问题很久了,也许他还认为这个时候我应该早早上床并收拾好书包准备第二天按时去学校。我低头摆弄着袖口:“我离家出走了,因为我交了女朋友。父母很反对我们这样做。我准备去祖母家,...


Honey, he hold up the rose.


“先生,真的,我不知道应该怎样感谢您才好。”我望着面前正忙碌着手上的事的男人,他很注意不要让额角那缕黑发碰到我的胳膊,空气正散发着浓郁的酒精味。“这没什么,在我看来,那样的情况下无论是谁都会施以援手。”他抬头眯起褐色的眼睛冲我一笑,将那团沾满血的棉纸扔出车窗。

“恕我冒味,你怎么会到这种鬼地方?”他似乎思考这个问题很久了,也许他还认为这个时候我应该早早上床并收拾好书包准备第二天按时去学校。我低头摆弄着袖口:“我离家出走了,因为我交了女朋友。父母很反对我们这样做。我准备去祖母家,她目前住在巴黎。”先生挑挑眉,显然是相信了这个说法,只认为眼前的是一个叛逆的孩子。他重新发动汽车,旋转方向盘让车朝林子外开去。“你又怎么会跟那伙人打上交道呢?他们看上去就不是什么好人。”“哦,他们是我一个朋友介绍的——当然,这是放在以前,他跟那些人应该是一伙的——我本来打算骑摩托车出发,那天去酒吧干活准备挣些路费。当时是星期一下午,我拿着三杯啤酒给他,他叫住我问我这个年纪的孩子在这个时间为什么不在学校。我大概跟他说了说,听说我要去巴黎,他有几个朋友也准备坐车去,正好可以载我一块去,而且有他帮我说话,坐他们的车时间短又省很多钱,而摩托车可以暂时先让他帮我保管。天呐!那辆车至少上百英镑……真是倒霉透了。”先生又笑起来,仿佛很喜欢看别人出糗的滑稽样。

“那么先生,您又怎么会出现在这呢?”“我正巧准备开车去德国度假,正好想顺路前往戴博拉小镇拜访一位老朋友。今晚我们都喝了点酒,是他自酿的葡萄酒,没想到后劲会这么大。我之前没觉得有什么,走了一段路之后感觉开始模糊,恍惚间就开到了那个地方,然后发现车后轮溜进了坑里。”——他给我看他身上的泥渍——“我用尽力气终于将它推出来,然后又上车小睡了一会,就被那帮抢钱犯吵醒了。千万记住,不能模模糊糊地就走上路——即使是这种没有警察的路上。”后来,我们又聊了很多,我了解到他名为塞巴斯蒂安·卡米利斯,是个医生。他主动提出送我一程,我同意了,然后我们一直在聊法国和德国的不同,直到我几乎哈欠多得说不出话。他建议我可以先睡,而他得找到前面那家商店买点旅行必需品,况且这附近都是树林。我暗中装睡了很久,似乎在一个多小时之后——或许更久,我们终于出了这片林子。几十分钟后车停在一个很小的村庄的店门口。塞巴斯蒂安先生下了车,但我敢肯定,他走之前一定认真地观察了我一会。我有些担心,但他只是去车后箱拿了一床被子给我。过一会他买回东西后就调好椅子抱着胳膊睡了,呼吸很平缓,看上去不像是装的。

第二天当我再次睁开眼睛时,汽车早已行驶在路上了。田野晃着《乡村的岛屿》,阳光照在脸前刺得睁不开眼。塞巴斯蒂安先生吹起口哨,递给我新鲜的三明治。中午我们在树荫底下休息了一会,然后继续上路,晚上就在车里休息。那天晚上我做了噩梦,到处都是奔腾的马羊,它们被绳子分割,脑袋和四肢掉在我的脚边,粘稠的血滴成搅动翻倒的湖,银色的鱼长满畸形的乌黑斑点,将那些碎片撕破吞进肚子。是塞巴斯蒂安先生将我叫醒的,我发现自己正紧紧抓着他的领口,上面有一股新鲜的尼古丁味道,他说是我往那边拉扯将他惊醒的。然后他一直想方设法地安抚我——像哄孩子一样拍着我的背,不停地表示在这里会很安全,而我有些害怕再次入眠。但睁眼却到了第三天早晨,汽车依旧已经行驶上路了,下午就到了海边。我从没见过海,而塞巴斯蒂安先生却说没有哪个英国人十六岁都没见过海的了。至今我依旧记得那是伦敦从来没有的颜色——清蓝,是清脆又深沉的,是细碎又震响的,是轻柔又澎湃的,碎钻在脉边折出八九点钟的太阳。“我们是在伦敦的云上吗?”塞巴斯蒂安笑着揉揉我的头发,但这并非是一种嘲笑和轻视。

傍晚,我们在海边的小镇上休息。我洗过澡,坐在沙滩边享用刚烤的面包和咖啡,海鸥会不断地趁机啄走你手上美食。朝右侧望见就能塞巴斯蒂安先生正和那个女人交谈,她脸上涂满白粉,口红没有涂均匀的大嘴唇真是很糟糕,特别是那条低胸的裙子将她显得很胖,而塞巴斯蒂安先生似乎完全没注意到这些,看起来他们还聊得十分愉快。他似乎终于注意到我确实等得太久了,朝这边走来,问我吃得差不多了吗,我朝他抱怨海鸥将我的面包都抢光了,于是他去商店帮我重新买了根香肠和他的晚餐。“你喜欢很浓烈的玫瑰香水吗?”我突然问他。

“你的女朋友喜欢?”我摇摇头,“其实我没有女朋友,先生。因为我的父母出车祸了,我不得不去祖母家。”我低下头,明显感到面前的男人顿了一刻,然后挽住我的肩膀,建议我再来点面包和啤酒。我将嘴里塞满,又衔着一块等他帮我分酒。“海边的夕阳很美,不是吗?”我朝上望去,刚好撞见一个叫嚣的家伙,不由分说地抢走了我嘴边的面包。他看着我气急败坏的样子愉悦地笑起来,“哦,不要因为它的插曲破坏落日。”

然后,我从没见过这样的天空,混乱的,滚烫的血从天际漫向远方,燃烧云和初生星月,海浪从另端涌上追赶、淹盖激烈火浪。我向火光深处追赶,甚至跑掉了一只鞋,水花拍打脚腕,回头望见塞巴斯蒂安先生浸在血泊中,褐色眼里含着热烈的心脏,颤动着绽放、炸裂,濒死的绝唱落进冰冷水里,浇灭了光。于是他朝这边走来,这个时候我有些看不清他的脸,但还是喝尽了那杯啤酒。他拉我上台阶的时候似乎有点用力,鼻子无意地掠过了我的脸。“亲爱的夏尔,真的很抱歉。”他狡黠地笑着,好像在故意拿我开个玩笑。于是我拽紧他手指,在耳边说:“这没什么,可不要为此道歉,亲爱的先生。”

我们都还有些钱,于是就近在沙滩旁买点小吃。隔壁酒馆传出吉他与《Lady 》,我们都没有说话,只觉得海浪有点吵闹。我表示自己很想再要一些酒,他每次只给我倒了一点。糜烂的玫瑰在我眼前不停地膨胀、缩小,最后终于炸裂。


渡言言曰

夏尔的唱诗班,很早之前比较满意的一个妆面!

夏尔的唱诗班,很早之前比较满意的一个妆面!

涂见明里

【黑执事】漫画扉页剪辑/燃向

【黑执事】漫画扉页剪辑/燃向

点截
呜呜画到一半忍不住发出来了,想...

呜呜画到一半忍不住发出来了,想画猫耳女仆装的夏尔和拿着逗猫棒的塞巴斯来的,夏尔太可爱了!!!!我觉得伪官方的画风就是有感觉

呜呜画到一半忍不住发出来了,想画猫耳女仆装的夏尔和拿着逗猫棒的塞巴斯来的,夏尔太可爱了!!!!我觉得伪官方的画风就是有感觉

呱呱桑'

以后

一发完


预警❗️

我流塞夏

第一人称

TV第二季背景  

有原创角色出现

内含角色死亡


  夜已经很深了,我看向窗外,夜幕中嵌着残月和几颗零碎的星星。这里与我记忆中的凡多姆海威家近乎一模一样,我记起第一次来到这的惊讶和亲眼见证日升月落的震撼。摆钟沉沉地敲了五声,远方一缕红光晕红了山脚。我在窗台坐了一宿———第97次彻夜未眠。乌鸦的叫声回响在树林,我拉好窗帘,躺回不可能温暖的被窝,合上眼,静等六点半的敲门声


“少爷,该起床了。”依旧是冰冷而没有感情的声音


“啊...”


我的执事塞巴斯蒂安走了进来“...

一发完


预警❗️

我流塞夏

第一人称

TV第二季背景  

有原创角色出现

内含角色死亡







  夜已经很深了,我看向窗外,夜幕中嵌着残月和几颗零碎的星星。这里与我记忆中的凡多姆海威家近乎一模一样,我记起第一次来到这的惊讶和亲眼见证日升月落的震撼。摆钟沉沉地敲了五声,远方一缕红光晕红了山脚。我在窗台坐了一宿———第97次彻夜未眠。乌鸦的叫声回响在树林,我拉好窗帘,躺回不可能温暖的被窝,合上眼,静等六点半的敲门声


“少爷,该起床了。”依旧是冰冷而没有感情的声音


“啊...”


我的执事塞巴斯蒂安走了进来“今天的早餐是放了三天的红茶和馊了的蛋糕。”他拿起衣物给我穿上,一粒粒扣子扣好,他将丝带拿起,交叠、绕圈、缠好,又是一个完美的蝴蝶结,忽略我现在喘不过气的话。我扯开蝴蝶结,扇了他一巴掌“重绑。”我皱着眉头———这是他第98次这么做,我厌烦了。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感情,只有冷漠“嗤。”我心里起了火,径直走向书房。早餐?这对于恶魔来说不重要


书房与我的记忆无差,这里的书我看过了大半,或许这是赛巴斯蒂安以前的住宅。我在书架深处发现了不属于这个时代的东西和几本拉丁文书。我的手指划过书脊,停留在一本名为《契约》的书上,也许是书上的图案,与我左眼的有几分相似,也可能是,这是为数不多,我能看懂的书


我将他拿下,扔在桌上,灰尘四起,这是多久没看了啊。我刚坐下,就隐隐却却听到些声响,走出房门,我从楼梯上望去———一只白毛,狭细的耳朵、瞩目的红瞳、漆黑的翅膀———恶魔。他唤着我家私事“米卡利斯?”下一秒,塞巴斯蒂安出现在楼梯上,“啊!米卡利斯好久不见!”他奔向塞巴斯蒂安,似乎才注意到我“这位是?”塞巴斯蒂安望向了我了,我朝他比了个尽快的手势,也许是我的错觉,他的脸色有点差。我走回书房“你们什么关系啊?”白毛君说


什么关系?主仆关系。我知道我并不满足于此,一次次暗杀,一件件出生入死的事…我知道他对我的只有利益的交换罢了,所谓的关心,也只是他坚持的执事美学。我爱他吗?我立刻打消了这个念头,跟恶魔说爱什么的,讽刺极了


“契约…很久存在。?联系…简单的契约…?解除?…达成?一方死去?”什么嘛,根本看不懂,我自嘲的笑了笑,合上书,准备出去走走“需要我杀了他吗?”白毛君的声音。我听力很好,恶魔的身份放大了这点。我想起那本书上的内容,我死吗?我本该死去,而不是漫长的苟活在时间中。塞巴斯蒂安,我拥有的唯一,与其让他困在我身边,还不如放他自由,他早就厌倦了吧,主仆游戏什么的“不用了。”他轻轻地又说了些什么,我没听清,思绪还浸在疑惑中“哈?!”白毛君突然大声的惊叹吓了我一跳,一会,他便摇着头快步走了出来,见到我,用一种复杂的眼神上下看得我很不爽,但没等我开口他就走了。塞巴斯蒂安出现在拐角处“非常抱歉,”他弯着腰,看不到表情“已经解决了。”“你还忠诚与我吗?”我没搭地问了一句“一直,少爷。”


我笑了



四周一片漆黑,仅有包围着我的玫瑰花骨朵发出柔和的蓝光。风带去一些娇弱的花瓣飞向远方,在玫瑰花丛的中央,我看到身着黑衣的我,和单膝跪地的塞巴斯蒂安“护我左右,永不背叛,绝对服从我下的命令。”我听到自己说,发丝,衣物在风中翻滚,眼前的景像随之消失“Yes,my lord.”


我从床上坐起来,头疼得可怕,梦中的场景不断地闪过,好久的事了。窗外,黎光照进,屋内一片暖意洋洋,今天是个好天气,我对着刚进门的塞巴斯蒂安笑了笑“带我去伦敦。”


正午12点,我们抵达伦敦,随便找了个理由我把塞巴斯蒂安支走,独自一人开始今天的路途


戴着口罩,在大街上漫步没有人会知道,他们面前的,是半年前“逝去”的伯爵,今天天气很好


大街上人很多,我常走过这条路,但从未欣赏。砖瓦楼上光斑跃动,妇人推开窗户,给花浇水,风揉过花草,荡起一片绿潮;孩童绕着灯杆嬉戏;商贩的叫卖声接连不断。恍恍然,如同飘渺的幻景。平凡的上午,平凡的一天,我将要死去


葬仪屋的店与周围格格不入,牌匾依旧摇摇欲坠;我在服装店看到了丽姬,她踩着高跟鞋,正在与她那笨手笨脚的女仆讲话;有花童在卖花,我买了一捧蓝色的玫瑰,花茎尚残有墨水。我将它们与另些昂贵的百合放在一起


去了公园、去了皇宫、我去了警察厅,下午4点来到了墓林。我熟练地走到了四个高大的墓碑前,今天天气很好,下午的阳光倾洒在冰冷的大理石上,它们被大片明黄笼罩。儿时的记忆早已模糊,取代之的是抚过多次的墓碑。父亲,母亲,....,我来看你们了。我为你们献上百合,不忘自己的玫瑰。

再见


阿洛伊斯的宅邸,坐落在森林深处,墙体倒塌,蜘蛛网密布。岁月的打磨没有使它丧失往日的光彩,只是败落了许多。我穿过宅邸,灰尘荡起,偶尔能听见老鼠窸窣的吱吱声。徐风掠起,一片树叶落在我肩头。我来到了湖边,傍晚时分湖面透明的波纹倒映着橙黄色晚霞,我跳了下去,将我想寻找的东西捞起———那把恶魔之剑


待我上岸时,四周静悄悄的,天空黑得像要滴墨,细小的星子在其中缓慢地流动,好久之前,母亲和我也看过这样星星;好久之前,塞巴斯蒂安和我回宅邸时也看过这样的星星。我心里生出几分犹豫,久久地望着那把墨绿的利剑,夜风吹过,我打了个哆嗦,那些都过去了不再发生了,不是吗?孑然一身,还有什么需要想的呢?


深吸一口气,我将剑插入了我的腹部。一瞬间,剧痛灼烧着神经,大地可怕的不可思议的旋转起来,开始向一旁倒去,却被一双手停住,啊...塞巴斯蒂安,我艰难的抬起头,他的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与惊慌,一闭一合在说些什么,我只能听到很轻的几声“少爷.......”为什么要惊恐呢,这不像你啊,为什么要悲伤呢“...你自由了...”我艰难地吐出这句话,眼前花得不成样,许多画面糊在一起,我要死了吗?一动脑子,又陷入混乱中,最后融入黑暗。从一个非常非常遥远的地方传来了钟声,我睁开眼,强撑地望向他


啊,天亮了


我该起床了

嘿嘿

存图(第二弹)上一弹见合集

自己瞎截的

存图(第二弹)上一弹见合集

自己瞎截的

嘿嘿

存个图(第一弹)第二弹下一篇

自己瞎截的

存个图(第一弹)第二弹下一篇

自己瞎截的

Visicet

一组有那么亿点点ooc的啵酱

有设备了就是不一样啊,b格一下子上来了

顺便求一下,有没有福州同城的384啊,2.7漫展想找一个

一组有那么亿点点ooc的啵酱

有设备了就是不一样啊,b格一下子上来了

顺便求一下,有没有福州同城的384啊,2.7漫展想找一个

旧一
喜欢啵酱已经1675天了。连续...

喜欢啵酱已经1675天了。连续在漫展出啵酱6.7场了吧 感觉每一次都不一样,以前的热爱在渐渐减少但穿着好久以前定制的小礼服,买着新出的谷子却有一种新的情感

PS.po语言混乱,看个乐呵就行

喜欢啵酱已经1675天了。连续在漫展出啵酱6.7场了吧 感觉每一次都不一样,以前的热爱在渐渐减少但穿着好久以前定制的小礼服,买着新出的谷子却有一种新的情感

PS.po语言混乱,看个乐呵就行

芽芽芽芽叶

摸两张小壁纸,可抱但请私用

摸两张小壁纸,可抱但请私用

打开word就是干

从dexter到梅长苏到夏尔到金克丝到梅林到魏无羡到斑到佐助,我这辈子就跟disillusionment arc,tragic byronic antiheroes和ironic ending杠上了我发现。要么所求皆是镜花水月,燃尽心血点不亮那一盏灯,走到信念破碎一生只余荒唐;要么大笑着自断双翼堕入黑暗,千夫所指傲骨不折,明知必败仍与天命斗到不死不休。我怎么被同一类人无限发刀啊????????

从dexter到梅长苏到夏尔到金克丝到梅林到魏无羡到斑到佐助,我这辈子就跟disillusionment arc,tragic byronic antiheroes和ironic ending杠上了我发现。要么所求皆是镜花水月,燃尽心血点不亮那一盏灯,走到信念破碎一生只余荒唐;要么大笑着自断双翼堕入黑暗,千夫所指傲骨不折,明知必败仍与天命斗到不死不休。我怎么被同一类人无限发刀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