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夏尔·凡多姆海威

23617浏览    993参与
chalice
  写到最后感觉没写任何一对c...

  写到最后感觉没写任何一对cp,或者说是因为cp乱炖的太多了,反而感觉有种他与所有人都隔膜的孤独。

  写到最后感觉没写任何一对cp,或者说是因为cp乱炖的太多了,反而感觉有种他与所有人都隔膜的孤独。

沉着的小空间
  嘿嘿嘿,什么都没变,加了几...

  嘿嘿嘿,什么都没变,加了几笔就开启了涩涩的一天

  嘿嘿嘿,什么都没变,加了几笔就开启了涩涩的一天

沉着的小空间
  都给我去看@璹鸝 大大的牢...

  都给我去看@璹鸝 大大的牢笼 ,双夏巨好看!前排在线推荐!打call!都去看!

  疑似双夏日常小甜饼掉落!?hhhhhh,虽然啵酱聪明绝顶,黑执事智慧担当,小小年纪就能管理好一片领地,却生活不能自理,这里还是得澄清一下的,从学院篇来看,啵酱还是能自己穿衣服的,虽然还是需要384调整(澄清了好像又没澄清)

  

  都给我去看@璹鸝 大大的牢笼 ,双夏巨好看!前排在线推荐!打call!都去看!

  疑似双夏日常小甜饼掉落!?hhhhhh,虽然啵酱聪明绝顶,黑执事智慧担当,小小年纪就能管理好一片领地,却生活不能自理,这里还是得澄清一下的,从学院篇来看,啵酱还是能自己穿衣服的,虽然还是需要384调整(澄清了好像又没澄清)

  

chalice

  构思了这么久,写不完我是小狗🐶

  构思了这么久,写不完我是小狗🐶

沉着的小空间
  平时腹黑哥哥也有可爱的一面

  平时腹黑哥哥也有可爱的一面

  平时腹黑哥哥也有可爱的一面

今天中午吃什么

主仆分析:矛盾的集合体

啵酱:杀伐果断、崇尚弱肉强食的暗黑贵族,

却对宅邸的仆人表现出极大的包容度和善意,

比如豪华游轮上让蛇男代替他上船,给了笨蛋三人组一个家,

虽然主观上可能是为了利用才收留,

客观上确实给人带来了难得的归属感和温暖;

对于利兹,他是真的放在心上的,也是想用生命保护的;

对于塞巴斯蒂安,

啵酱看似拥有绝对的领导权且对于忠犬执事十分信任,

但又需要随时提防着他吃掉自己的灵魂......

幸运的是,由于从小没有被当成家族继承人培养,

相比于他哥哥,啵酱身上还是有一些感性和善意的成分在的,

例如对于利兹,他在乎的是她的安全和快乐,

而不是像哥哥的占有欲作祟,将利兹变成自己喜欢的样......

啵酱:杀伐果断、崇尚弱肉强食的暗黑贵族,

却对宅邸的仆人表现出极大的包容度和善意,

比如豪华游轮上让蛇男代替他上船,给了笨蛋三人组一个家,

虽然主观上可能是为了利用才收留,

客观上确实给人带来了难得的归属感和温暖;

对于利兹,他是真的放在心上的,也是想用生命保护的;

对于塞巴斯蒂安,

啵酱看似拥有绝对的领导权且对于忠犬执事十分信任,

但又需要随时提防着他吃掉自己的灵魂......

幸运的是,由于从小没有被当成家族继承人培养,

相比于他哥哥,啵酱身上还是有一些感性和善意的成分在的,

例如对于利兹,他在乎的是她的安全和快乐,

而不是像哥哥的占有欲作祟,将利兹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

但不幸的是,他身上这些宝贵的东西正在老恶魔的诱导下岌岌可危

塞巴斯蒂安:

遵守执事美学,不希望啵酱受到一丝一毫的伤害,

却对美味的灵魂连同灵魂的主人有可怕的占有欲

他是个对食物要求极高的厨师,

烹饪的时间越长,成品越美味,

但是饿的时间长了,肚子也会抗议。


恩枳今天学习了吗

  世间毒物大多色彩绚丽,华彩中透着对生命无望的。冰冷,正如蓝莲

  

  世间毒物大多色彩绚丽,华彩中透着对生命无望的。冰冷,正如蓝莲

  

chalice
  看除夕这么热闹没忍住摸了一...

  看除夕这么热闹没忍住摸了一个。算是复健

  看除夕这么热闹没忍住摸了一个。算是复健

沉沉

  祝愿各位小姐们先生们新年快乐。

  ——凡多姆海威家的执事,赛巴斯蒂安.米卡利斯

  2023兔年快乐。

  ——凡多姆海威伯爵

  祝愿各位小姐们先生们新年快乐。

  ——凡多姆海威家的执事,赛巴斯蒂安.米卡利斯

  2023兔年快乐。

  ——凡多姆海威伯爵

柳柒(啵酱激推)

上一棒太太:

@邪帝我本命♤☜『评论区的渣渣绘手』 

下一棒太太:

@九缡缡缡缡 

 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有点小激动,跟一群大佬们在一起好紧张(瑟瑟发抖)

参考了封面的cos,希望大家喜欢!

上一棒太太:

@邪帝我本命♤☜『评论区的渣渣绘手』 

下一棒太太:

@九缡缡缡缡 

 第一次参加这种活动有点小激动,跟一群大佬们在一起好紧张(瑟瑟发抖)

参考了封面的cos,希望大家喜欢!

星落玖蝶~梦雨邪『备考中』

 『塞夏新年24h 23.00/暗路微光 』

 上一棒 @斯特里克兰 

1889  雷丁铁路

  “那么,各位,我们就在此分别了,希望各位都能平安归来。”  

被恶魔祝福的旅程怎么可能会那么平淡?  

夏尔看着各自走入列车的仆人们,伸手压了一下帽檐道“塞巴斯蒂安,走了。”  

说着直径走向了列车,身后的黑衣男子,也紧步跟上。  

这是第二次坐三等车间  

“对不起,少爷,没有办法,我只能和您坐同一个车间了。”  

“无所谓,现在我们不能暴露了太多,对方的情况我们并不...

 上一棒 @斯特里克兰 

1889  雷丁铁路

  “那么,各位,我们就在此分别了,希望各位都能平安归来。”  

被恶魔祝福的旅程怎么可能会那么平淡?  

夏尔看着各自走入列车的仆人们,伸手压了一下帽檐道“塞巴斯蒂安,走了。”  

说着直径走向了列车,身后的黑衣男子,也紧步跟上。  

这是第二次坐三等车间  

“对不起,少爷,没有办法,我只能和您坐同一个车间了。”  

“无所谓,现在我们不能暴露了太多,对方的情况我们并不了解。而且……”夏尔的左手挑开窗帘。看向车子走廊“我们要提防的东西还有很多。”    

挑开了帘子,遮住了那只没有契约印的眼睛,半米的阳光从窗口透过来,下午阳光不那么的强烈,明暗相交在这车厢里,照着那挑帘的人于明暗之间,看不清那人的神色。  

“您说的没错,不过您现在应该好好休息。”塞巴斯蒂安一下把夏尔抱起又轻轻放到了床铺上,夏尔被突如其来的抱起惊了一下,又掩下神色,抬头看着塞巴斯蒂安说“我没给你这样的权利,把关于疗养院的资料拿来。”  

“哦呀,少爷您这样可真叫我为难呢,做为一个合格的执事您的身体健康才是最重要的,况且昨夜的船如此颠簸,在您一夜都没休息的情况下,也要如此坚持吗?”  他在右手放在身前附身下去,看见的是他小主人眼下的黑眼圈听见的却是一如既往坚定的语气。

“不要说没用的废话,拿过来。”  

“是。”塞巴斯蒂安转身将放在行李箱中的资料拿了出来,转身递给了夏尔。夏尔单手接过来翻看了几页,并做了皱眉头,抬头又看向站在他身边的那个恶魔执事  

“关于那位小姐在疗养院的身份报告呢?”  

“哎呀,果然还是被您看出来了。”  

“你做的那么明显,不我就为了让我看出来。” 夏尔把资料随手扔在一边,既然没有什么价值,也就没有花时间的必要。  

塞巴斯蒂安拿过那一堆资料从中抽取了几张,又重新递给夏尔,说到“也不全是呢,少爷。这几张是有关于那位小姐的生平事迹。您既然想要扮演她,总应该多了解的”  

夏尔接过去时撇了他一眼,但这些“这还差不多”的意味“不管怎么样,到达目的地之前,我要看到我所扮演的那位小姐的全部资料。”  

“Yes  My lord”  

一阵风吹过他的身边早也没了那个黑色的影子。  

夏尔坐在床边上看着关于那位小姐的生平,外面的天色渐渐暗了,三等车厢的吊灯也有些昏暗,三等车厢位于后排能感觉得到旧式的发动机所发出的震动。

似乎所有的事物都静了下来,困意慢慢的席卷上来。千万别睡,少爷的潜意识里这么想着,右手扣住了床沿上冰冷的铁,想让自己清醒一点,因为最近的梦总会回那个牢笼里,不断的重复那一天……不行,绝对不能让那个恶魔知道。  

 但这时却有种奇异性的香气飘进了小少爷的鼻子里,就像再拖了几千斤稻草的骆驼上,再加上一根稻草。我们小少爷就这样昏睡在了床上。  

 与此同时,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黑影出现下了小少爷的床边。手里拿着一盒似装有像油脂一类的东西,散发着奇异的香气。如果他的小少爷还醒着,就会意识到这和他刚刚闻到的气息是一样的。  

 执事蹲下来,将被子替他的小少爷盖好“睡吧,我的小主人,哪怕是在梦境中要重回到那一天,我也相信你醒来的时候。面对这一切,就像在那个森林里一样。啊对了,也许你在醒来的时候需要一块儿黑色的巧克力蛋糕。”

  

  

  

好沉  ,夏尔觉得像是掉进了深沉的海底,海水的深度压强压下来,分散到每一部分皮肤上,似是要把他碾/碎一般,他双手向上试图寻找一个借力点,可这些力量对于广阔的大海而言,连波浪都掀不起来……  

无力感从心底蔓延全身……  

  在黑色世界里飞舞的白蛾包裹他的身体,无数的眼睛盯着他,纯白的灵魂上点下巨大的墨汁。洗不去的烙印,洗刷过所有的洁白,黑暗渗透心底……  

  他透过蓝色的眼睛看见又一双蓝色的眼睛。他们一样无力,一样只能在牢笼中哭泣,就像沉入深海。所有的反抗连一点浪花都掀不起……  

  在黑暗中,在牢笼下,在锁链里,背对神的微笑,恶意的滋生……  

  回忆似一颗颗水珠在他的身后汇成汪洋,又缓缓上升经过他……  

  可他就是不能在这水珠汇成的汪洋里,找到摆脱那天的契机  

 可 它没有出现 

  当白蛾化成利剑刺向他的兄长,当鲜血沾满了金属制成的台面,一滴一滴的流入台面下雕刻的印记。  

  它没有出现 

 不,并非没有出现,而是离他好远。  

 他的手穿过栏杆向那团比他所掉进的黑暗还要更深的黑暗中探过去

 挣扎着从这噩梦中醒来。  

 “塞巴斯蒂安”  

 没有回应  

 夏尔抬头见到了空荡的车厢,以及散落  

在地板上太阳的余辉。  

 “是啊,我让他去调查那件事情了。”  

 夏尔望着地下的余晖出神。忽然间就很想去看看太阳从地平线上落下的样子。他扶着床沿走到了窗边。  

三等车厢的窗户也就是几块玻璃和着木质的窗框,有一块儿木头的窗框已经是快要掉了的,在秋冬交界线的风吹了过来。窗外天光已经暗了下去,他只望见阳光最后的光辉洒在地平线上。  

    那个梦已经很久没有出现了,却在最近出现折磨着他仅剩的精力,单手扶上窗的玻璃,放空的,看那抹阳光落下去,然后慢慢的收回所有的精力。  

    他没有什么理由往后退了。  

    与此同时,最后的那么阳光也消失在了地平线。他听见那声熟悉的声音在身后响起。  

    “少爷。”  

    啧,那么慢,夏尔想着把那块摇摇欲坠的木头推了下去。瞬间冰冷的风穿了过来。回过头却看见,他的执事手中拿着一块儿精致的巧克力蛋糕。

 “我不记得列车上还有厨房。”  

“噢呀,您不喜欢吗?”  塞巴斯蒂安把蛋糕放在桌上道。

“塞巴斯蒂安,现在不是下午3点。”  

“还有,我并不觉得由女王亲自视察过的第一号铁路会这么慢。”虽然他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并没有大的波动,但凭借他们之间的默契塞巴斯蒂安知道,他确实是不悦。事实证明塞巴斯蒂安想的并没有错。  

他从来不喜欢事情逃脱他掌控的感觉。

“少爷,你为何如此呢?”恶魔离他主人近了一步。夏尔在黑暗之中抬眼,蓝色眼睛里的戒备被深藏海底,透过平静的海平面凝望着恶魔。  

他需要一个解释,一个这么慢回来的解释。

于是下一秒,站在黑暗中的恶魔为他呈上了一份关于他所扮演的那位小姐在疗养院的身份的报告。夏尔单手接过来,推荐一张单子上大写着那名小姐的名字『?』  

“抱歉,少爷,无论是材料还是资料,都花费了些许时间。”

“这种事情不许有第二次。”

“是,少爷。”

  夏尔转过身,几步走到了床的前面坐下,却制止了他的执事走过来的动作。  

  “站在那里。”  塞巴斯蒂安愣了一下随即就发现窗户上的木框少了一块,夜晚的风好巧不巧的透过那里,穿向坐在床边上的人。  

  唉……少爷啊,执事轻叹了一口气,行了一个礼,便垂手站在窗边。

  月亮弯弯的挂在天上,温柔的光辉洒满了这个车厢。坐在床边上的人。一边看着报告,一边吃着甜点。  

  月光落在他身上现出淡淡的光亮像一幅油彩画般落入酒红色的眼眸。  

  执事抬手看了一眼钟22:23,出声道“少爷您该体息了。”  

  “嗯。”刚好把报告翻到了最后一面。甜点也吃完了,恰到好处的此时乌云遮住了月光。  

  执事走过来为他换好衣服  ,他却心不在焉的看向窗外,看见乌云遮盖住了月光,听见风声更急促的敲打着玻璃。要下雨了,他想,切,还不如不把门框扔下去,要是感冒了的话,太耽误事情了。  

  “塞巴斯蒂安”  

  “我在,少爷”  

  夏尔掀开被子躺了进去背对他说“要下雨了,不许让风透进来。”  

  塞巴斯蒂安看着窗外乌云遮住了的月,立刻心领神会。  

  “哎呀,少爷,您太任性了。”  

  “哼,那是你的责任吧。回答呢?”

  “Yes My lord”

    

    雨从天而落,有节奏的敲击车窗,黑色的燕尾服湿了大半,虽说恶魔的温度和这冷雨的温度差不了多少,可是淋冷雨也不好受。  

    不过还能怎么办呢?毕竟那位小少爷都已经给他定罪了。他若感冒便是他违背了他所谓执事的美学。

    

    哗啦哗啦……  

    这夜的雨并没有要消停的意思。反道越下越大,甚至天边还划过了几道闪电

    而我们的小少爷就是被着雷声惊醒了……  

       夏尔身上盖着廉价的棉被从窗口吹进来的风向着他。  

      好冷…… 

“别走……”  夏尔的手无意识的抓了一下床单

“少爷,我在”  

“待在这里。”

“是,主人”  

执事守在他的小主人身边。却发现他的小主人的手很冷

“少爷,您的身体好冷,我还是把窗关上吧。  ”  

“关上吧……”  

执事走到窗前。用力拉了一下窗户,却发现窗户因为年久失修关不太紧,朝向少爷的方向还是会有风吹进来。  三等车厢的被子也并不保暖,破破烂烂的布里面就塞了几块棉花。

塞巴斯蒂安拖着下巴想了一会儿,最终决定。爬上小主人的床,为他挡一挡,吹向他的风。  

夏尔在被子里送成一团,下雨时的风很冷,他不想转过去,就这么背对着执事的方向却听见背后传了稀稀索索脱衣服的声音。紧接着一个不算太温暖的身躯贴了过来。  熟悉的成年男子的气息袭了过来。夏尔皱了皱眉。  

“下去”

“不行少爷要是这样吹一晚上会感冒的,您现在不能感冒。”    塞巴斯蒂安抱着夏尔如是说。    

“我没有给你擅自这么做的权利。”  

“但您刚刚说如果您感冒,是我的问题,少爷已经不早了,您难道还想向小孩子那样胡闹吗?”

夏尔皱着眉切了声道

“等风停了就滚那边去。”  

  “Yes,My lord”  恶魔在他的小主人没看到的地方露出了得逞的微笑。  

  窗外的雨有节奏的打在车窗上,窗内的他们在这场棋局的夹缝之间获得最后片刻小憇。

  早上的阳光透过关不紧的窗户照进来洋洋洒洒的落在还正在睡着的小少爷身上,他缓慢起身,手指不经意的触碰到的是身边已逝的温度。  

    与此同时,他听见了门把手被转动发出的吱呀的声响。他抬起头看见他的执事先生一如既往的带着那壶香气四溢的红茶站在他床边。  

    蓝紫色的眸子望进酒红色的眸,蓝紫色的海倒映在酒红的眸里在对视里卷起了一阵阵的海啸,却又在微风吹过的时候变得平静的似海。  

      夏尔别过头,什么也没有说。塞巴斯蒂安把茶盏放在夏尔的手边。俯下身去为夏尔穿好准备好的鞋子和衣服。  

    “这件事情结束以前,以后不必再准备红茶了。”  夏尔轻轻的把茶杯放在桌面上道

    “是,少爷,不我现在应该称呼您为『小姐』。”塞巴斯蒂安抬头看着他,脸上带着一丝戏谑,夏尔并没有说话,而是站起来直径的绕过他。拿起了放在桌子上的蓝色帽子戴在头上。走出车厢,只留下了一句

   “跟上”然后头也不回的向列车的门口走去。    

    一如既往,他听到了那声回应。

     “Yes  My lord”

       

       The dream has broken when the sun rises, and the chess game will continue.  

                                                           end.

三非

他是一块黄铜

他是一块黄铜

这是他最自如的时候,畅快和扭曲得像一个幻影


幸福是一件奢侈品,十岁以前的生活和梦境一样恍如隔世,在少年伯爵心里那和甜腻虚构的童话没什么两样。

你问他什么是幸福。年轻的伯爵笑吟吟地看着他的假面执事,现实告诉你梦境,这就是梦境。

诚如你所知,伯爵才不会笑吟吟地应对这种问题,他的恶魔执事才是那副微笑的白色面孔。

如果你对他能有一丝温情,就知道温柔是致命的毒药,涂在手指饼干的两端,当你们在起哄声中从各自的方向出发完成接吻,那么恭喜,死期将至。伯爵会像蝴蝶一样吻你,事实上他也确实触碰到你柔软的唇。

神明和魔鬼不死不休,如果你能对他有一丝温情,那么。他吸着别人的血长大,他...


他是一块黄铜

这是他最自如的时候,畅快和扭曲得像一个幻影


幸福是一件奢侈品,十岁以前的生活和梦境一样恍如隔世,在少年伯爵心里那和甜腻虚构的童话没什么两样。

你问他什么是幸福。年轻的伯爵笑吟吟地看着他的假面执事,现实告诉你梦境,这就是梦境。

诚如你所知,伯爵才不会笑吟吟地应对这种问题,他的恶魔执事才是那副微笑的白色面孔。

如果你对他能有一丝温情,就知道温柔是致命的毒药,涂在手指饼干的两端,当你们在起哄声中从各自的方向出发完成接吻,那么恭喜,死期将至。伯爵会像蝴蝶一样吻你,事实上他也确实触碰到你柔软的唇。

神明和魔鬼不死不休,如果你能对他有一丝温情,那么。他吸着别人的血长大,他在黑泱泱的骨髓里开花,他越无辜也就越残忍,更何况他明火执仗。

十三岁的伯爵比他的同龄人看起来要孱弱和纤小,如果你能洞悉他的过去,自然也将预言他的未来,一百个故事也不能及得他精彩,他曾在瘟疫中艰难活过十天。

命运曾经很爱他,他被诱哄着吞下裹了糖衣的砒霜,毒药移了他的性情和心志,这个可怕的小人儿,在病床上引来毒蛇。

他当然不是大仲马笔下的人物,可是你不可以不爱他,因为他如此孤独。命运背下它的污点,少年伯爵像对东方来的戏子一样为它描眉画眼,你不可以指责他,因为他曾如此悲惨,像圣母院怪异走调的如泣如诉的钟声。

如果你不信宗教,不信命运,不信死亡和结局,如果你可以选择爱他或者厌恶他,如果你能平视或者俯视他——如果命运愿意如此垂青你。

他除了自己不爱任何人。他不爱自己,不爱任何人。他是将要被掩埋的隐秘和阴谋算计,他是意外和不期而遇的惊喜,是被抛弃的苟活和洋洋得意,是像蚁群一样流动的黄沙和被遗弃的古城残址。认识他的人只有清楚地认识到这一点才叫公平,我们说命运偏爱他,恶魔眷顾他,事实上这位小少爷难逃一死,他开了空头支票才能一塌糊涂的狼藉里招摇和逍遥地度日,且没有身为小偷的自觉。人类社会的文明在他身上倒退和消亡,该陨落和终结的蛮荒顺着他蓝色的血管爬到心脏,他亲手杀死了自己,从此无比强大,像一个用残肢和腐尸的肉块,在逼仄的小房子里用电流刺醒的拼接怪物。

我们的伯爵,洋娃娃一样的小少爷,他的内心里有一个被催熟的巨型侏儒,死亡悄悄爬上那张青春精致的面孔,尽管死神还未受到邀请。夏尔·凡多姆海威如此孤独,他这个冰冷地怪异着和美丽着的鬼娃娃,用别人的骨血支撑起他透明的骨骼,用自己的血肉喂养着他的背后灵,专注得像哺乳期的女人用母乳哺育婴孩。他被注定的是不得好死,他把一切都弄得很乱很糟。

凡多姆海威是一个符号,他温柔,他埋葬妓女,他拜访孤儿院,他生产小孩子的愿望和童话,他衣着精致,认真地活着做着,就像鳄鱼进食的时候流下的眼泪。他未经演练便出生,也无机会排练死亡,爱是他的,恨也是他的,玫瑰和蔷薇带着花瓣和刺,像一堵裹着黯淡时间的密不透风的墙。中世纪的宗教出售一样叫做赎罪券的东西,十九世纪的伯爵剥去伪装的外衣后是一个高利贷商人和欠债赌徒,如果他难逃一死,如果上帝在听见金币扔在柜台上叮咚一响的时候愿意宽恕他的灵魂,如果他有过乳白色的可以放在膝头的信仰,我是说如果,如果你愿意假设,如果你愿意宽恕他的冒犯,接受他的伤害,原谅他的无知,夏尔·凡多姆海威跌跌撞撞,带着黑色的呻吟的希望,用一双懵懂的眼睛,那时候他爱过任何人,愿意理解和原谅全世界的不公,一种可贵的品质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

后来他是一块黄铜,廉价的,慢性毒一样的黄铜,天父曾做十分钟好人,赐他祂的吻,如怜悯罪人。他爱过也被爱过,不管是在教条里还是在框架里,他都不是天生的恶人,吞金会死,吞铜也是,他从来都不是一文不值只是一文不名,就算他戴着戒指,拿着宝石。偷窃是一个孩子不知轻重的玩笑,那时候他还不知道,生存的意义变成了死亡。

我们想象小凡多姆海威惶惑地问他的兄长死去的东西为什么死而不去,模糊的夏尔带着微笑,此刻他的小弟弟亦不知道有些死亡不是失去生命,而是走出时间,他于他而言恰好是后者。

小凡多姆海威,在被天父垂怜的十分钟里把自己溶成黑色的胶质,像后来的电影画面里颇有质感的磨砂颗粒。时代的灰屑轻飘飘地落下,夏尔的弟弟曾经以为因长大而变化的只有自己,后来在粥油封缄的滚烫时空里,世界在恶魔的手里像封冻一样被颠覆和玩弄得随性,夏尔·凡多姆海威被保护得很好,梅菲斯特的声音甜腻腻的可以结浆。

黄铜不是毒药也不是诅咒,甚至在最初没有人可以说黄铜是黄铜,金子是金子,生活在童话和哥特小说里的凡多姆海威和他的兄长是下层读者眼中的上流人物,正如记忆中的夏尔是小凡多姆海威眼中的好好兄长。如果命运给他开的第一个玩笑是让他伴随着夏尔降生,那么开给他的最后一个玩笑就是让他看着夏尔死亡。死亡是他的墓地,棺椁和寿衣,恶魔的阴影像爬山虎遮蔽外墙,成为夏尔的凡多姆海威像婴儿一样在流动的红色里出现。他不是购买赎罪券的信徒,他是用印刷和出售谋利的蠹虫,是庞然大物里嘎吱嘎吱的螺丝,当他脱落,还有无数螺丝嘎吱嘎吱,像长指甲划过毛玻璃,上帝不死,宗教不灭,基督和耶稣和耶和华,他不是灰尘也不是污渍,他是多出来的金属支架和磨损的棱角。夏尔·凡多姆海威是如此孤独,他忙着出生,忙着去死,一个人的生命可以是从睁开眼睛,爱上母亲的面孔开始,崭新的夏尔却在碎金动荡闪烁的火海里诞生,他是夏尔的兄弟,是恶魔的父母,是凡多姆海威的象征和符号。

在无数次的美化和修饰后,火焰是玫瑰色的,火炭灰像咸涩的海风,那些蒸腾、窒塞、酷烈、奇闷,使人的细胞与纤维由颠抖而炸裂的波涛成为新生儿的胎动和心跳,他以为他死了一次之后就能无比强大,微笑的恶魔和笑吟吟的兄长说,夏尔。

夏尔·凡多姆海威,理应,自愿和被迫地接受。

没有人可以证明他是自愿带上脚镣,也没有人可以证明他是被迫带上脚镣,所有人都可以且只可以看到凡多姆海威带着镣铐,诗人说作诗是带着脚镣跳舞,凡多姆海威不需要自证或被证无辜,如果死亡可以被赞美,如果苦难可以被颂扬,如果罪恶可以被歌唱,为什么凡多姆海威不可以成为百合或者蔷薇


他的兄长对他说

何必戴那么重的金银,金银是矿,镣铐也是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