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夏尔

45.6万浏览    6306参与
徂药

大概是因为某些原因一觉起来冒出猫耳的少爷跟猫笨蛋塞巴斯的互动


都21年了我还在搞黑执事(乐)

大概是因为某些原因一觉起来冒出猫耳的少爷跟猫笨蛋塞巴斯的互动


都21年了我还在搞黑执事(乐)

光芒照就

🌻🌻

整理了一下我大学自学的ps修图和pr视频剪辑的教程,网盘快满了,删了的话很浪费,有需要的扣11,留言就送~白给~白给~~

整理了一下我大学自学的ps修图和pr视频剪辑的教程,网盘快满了,删了的话很浪费,有需要的扣11,留言就送~白给~白给~~

澪澪音丶REi0N

啵酱~下午茶准备好了🫖

---------------

FuRyu 黑执事 夏尔&塞巴斯蒂安 景品

啵酱~下午茶准备好了🫖

---------------

FuRyu 黑执事 夏尔&塞巴斯蒂安 景品

妖妖子
美丽的小姐,愿意与我一同共进晚...

美丽的小姐,愿意与我一同共进晚餐嘛?

美丽的小姐,愿意与我一同共进晚餐嘛?

菡叶舒Sand

《我是你隔壁的小夏》(塞夏/长篇)

5

“ 或者换个说法,红夫人已经把你家的钥匙给我了呢。”叮铃一声,一串闪亮亮的钥匙就在夏尔眼前晃。

?!

定睛一看还真是自己家门钥匙。什么鬼啊?!少年脸上由懵圈换为不爽。

”所以说,我这里的钥匙也给你吧。”赛巴斯蒂安也拿出一根钥匙放在桌子上。灯光底下银晃晃的。


“我不同意。”夏尔拿起茶杯还没等对方说完话呢就说出自己的观点。他挑着眉毛鄙夷地看着赛巴斯蒂安淡淡说出这句话时,虽然神情没有多么激动,可语气变得冷冰冰。但空气中的温度都低了几度。


什么啊,要和一个刚刚见过面的大叔同居,虽然是自己家的熟人,但也太荒唐了。

夏尔不禁扶额揉着太阳穴,瑞秋一时兴起头脑发热也就罢了。...

5

“ 或者换个说法,红夫人已经把你家的钥匙给我了呢。”叮铃一声,一串闪亮亮的钥匙就在夏尔眼前晃。

?!

定睛一看还真是自己家门钥匙。什么鬼啊?!少年脸上由懵圈换为不爽。

”所以说,我这里的钥匙也给你吧。”赛巴斯蒂安也拿出一根钥匙放在桌子上。灯光底下银晃晃的。


“我不同意。”夏尔拿起茶杯还没等对方说完话呢就说出自己的观点。他挑着眉毛鄙夷地看着赛巴斯蒂安淡淡说出这句话时,虽然神情没有多么激动,可语气变得冷冰冰。但空气中的温度都低了几度。


什么啊,要和一个刚刚见过面的大叔同居,虽然是自己家的熟人,但也太荒唐了。

夏尔不禁扶额揉着太阳穴,瑞秋一时兴起头脑发热也就罢了。平常冷静的红夫人怎么也来让这个大叔自己这凑热闹。不愧是姐妹。


“换个角度说也不是同居,只是我需要时常知道你的情况。”男人笑了笑。

夏尔冷冰冰拒绝“不用你管。”


“可你妈妈和红女士坚持让我照顾你呢。”赛巴斯蒂安见状叹了口气。


话外音:你个生活九级残。


“少来这一套。”正在扶额的状态夏尔厌恶地抬眼。


“可伯母和红夫人真的和我这样说了啊。”男人故作无奈,摆出一副无辜的笑容。


少年抿嘴。这下就难办了,该怎么打发他走啊……夏尔皱着眉头没说话。


看着夏尔这样一副态度,只见对方摇了摇茶杯里的红茶,换了一种戏瘧的口气,珊红的眼眸斜看着他。

“我看你家里厨房都落灰了,你不会做饭吧?我考过厨师资格证。你的口味不用担心。”


“……”


“打扫过房间了吗?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的衣服还没晒吧。我在阳台上看到了,而且你家阳台上的植物连仙人掌都养死了。真不愧是法多姆海威家的少爷。”

“……”


“你喜欢喝下午茶么,甜点我都会做哦。”

“……”


虽然对方的话真的句句带刺不好听,但夏尔还是很认真地思考起来了。

正好自己家里缺个佣人供自己使唤……


谁叫他出生在家里什么琐事都是佣人包办的家族里呢。连父母都没碰过几次更何况他这个少爷了。

要不,留他下来?……


自己的观念转变得夏尔自己都吓到了。

是的没错,知道赛巴斯蒂安会做那么多事呢?……夏尔吃着蛋糕打着心里的小算盘。

这个赛巴斯蒂安还是个不用钱就能解决问题的人物,他这个大少爷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不过不好开口就是了。


男人看他光顾着闷头吃甜点不说话,“如果不想的话就算了吧。”最终还是这样说了。

赛巴斯蒂安假装无奈摇摇头离开座位。


“喂!”要去厨房洗碗时,只听见身后的小鬼头叫住了他。

赛巴斯蒂安转过身,看见夏尔咬着叉子,眼神飘忽不定。几乎是从鼻子里哼出一句“那好吧。”

小家伙脸皮还真薄……不好开口么。

“我一般不去你家,不过有问题时一定要来找我。我帮你。其实也是身为邻居的该做的。我家钥匙给你,一般也希望你不要随便进来,按门铃就行。我家里养了猫。”


回答男人的依旧是少年的一个鼻音“嗯。”

“那么,作为邻居多多关照了。”

“……”

看见赛巴斯蒂安笑了起来眼睛夏尔一瞟语末挤出一个“啧。”

死孩子一身的少爷脾气……

赛巴斯蒂安挑了挑眉。

是时候好好调教了。

徂药
小红帽驯服大灰狼🤤 这个模板...

小红帽驯服大灰狼🤤


这个模板超合适所以果断带了

小红帽驯服大灰狼🤤


这个模板超合适所以果断带了

响雨

深夜对话

深夜,睡在我身边的少女睁着眼睛,我是无意中发现她每晚难以入睡的,我是雷打不动,旁边有猪叫都能睡着,以至于才发现伊丽莎白睡眠质量糟糕。


我很难理解她,为了一个男人,不,准确来说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值得吗?


伊丽莎白总是摇头,她说:“他是个骗子,但我才是真的残忍。”


“你怎么残忍了?”我问道。


对话在一个月亮很圆很大的某一天进行,适应了黑暗又有月光的照射,我足矣看清她的神情。


眼眸少了光,眉头紧皱,这可不像她。


“我……在那天察觉到了,发现他不是真的夏尔,但是我逃避了,我甚至麻痹自己,给自己洗脑,想着是因为夏尔是在那个月遇到不好的事,所以性格大变,可当我发现他不是真...

深夜,睡在我身边的少女睁着眼睛,我是无意中发现她每晚难以入睡的,我是雷打不动,旁边有猪叫都能睡着,以至于才发现伊丽莎白睡眠质量糟糕。


我很难理解她,为了一个男人,不,准确来说是一个半大的孩子值得吗?


伊丽莎白总是摇头,她说:“他是个骗子,但我才是真的残忍。”


“你怎么残忍了?”我问道。


对话在一个月亮很圆很大的某一天进行,适应了黑暗又有月光的照射,我足矣看清她的神情。


眼眸少了光,眉头紧皱,这可不像她。


“我……在那天察觉到了,发现他不是真的夏尔,但是我逃避了,我甚至麻痹自己,给自己洗脑,想着是因为夏尔是在那个月遇到不好的事,所以性格大变,可当我发现他不是真的夏尔的时候,我在想,三年前若是知道他不是夏尔我还会那么开心吗?我能笑出来吗?不可能的吧。”


伊丽莎白的泪水从眼眶流过脸颊滴落在棉被上,我的心跟着揪起,一时无言。


夏尔•凡多姆海威我有耳闻,半大的孩子,秘密执行女王的任务,家族必定不简单,前任家主有两个儿子,是一对双胞胎,我偶然见过他们。


二儿子羞涩,看上去有些胆小。


这个孩子居然隐瞒了三年?


“我觉得他一定把我当傻子看待,无情地嘲笑我。”伊丽莎白如此说道。


“如果他对你有感情呢?”我小心看她脸色,“我是说,经过三年的相处,他把你当做真的未婚妻了,他没有把你当傻子。”


“我并不这么认为,我们……我一直把他当做夏尔,我喜欢的是夏尔,他也知道的。”


我感受到她陷入极大的矛盾中,与其说她认为自己是被耍了,不如说她在暗示自己。


伊丽莎白•米多福特,不敢去想这段虚假的时光中能产生真实。


“可是,我连夏尔和他都分不清楚,我果然很残酷。”


她在追求洁白无瑕,意识到自身的错误,陷入了不安中,完美的人设崩塌了。


“真诚地爱着未婚夫的纯情少女”这个设定轰然崩了,属于她,构成她的一部分没了。


伊丽莎白扯住我的袖子,擦了擦泪水,“我该怎么办?我如何面对他们?”


“是怎么面对他吧。”


“欸?什么意思?”


我迟疑片刻,压低声音,尽量让语气柔和,“所有人你都不怕,所有人你都能面对,你唯独不知道怎么面对他,你觉得他把你当傻子,所以你气愤,你觉得他骗了你,所以你不愿见到他,因为你对他动真格了伊丽莎白。”


“不,不是这样。”


“你敢说没对他有感觉?你把对夏尔的付出转移到他身上,这个付出可不是以前对青梅竹马的程度了,因为你对他产生情愫了,所以如此气愤,甚至,连夏尔回来你都不开心。想必你也意识到自己不喜欢夏尔了吧?”


伊丽莎白无言,我看着她想反驳却使不出力。


“我是不是谁都可以?如果不是夏尔也不是他,如果另有其人,我也会如此?把他当做未婚夫,告诉自己要喜欢他?”


少女抱头痛哭,她认为自己残酷,而命运对她也残酷,这真是一件丑事,居然同时对兄弟产生不同的感情。


无论这个情是爱情还是亲情,亦或者是喜欢在意,她终归付出了真的感情。


“我该怎么面对他们?”


我摸摸她的头,她眼眶很红,她在意他(弟弟)对她的看法,也执着于十几年未婚妻这个人设。

想必,想必,经历这一件事,她能做真的自己,低跟鞋也好,高跟鞋也罢,她喜欢,去做便是。

欧皇在我家

第一张中,凡欧特画的啵酱身边实际上是圣乔治屠龙图中的龙,不是sebastian的原型

PS第二张为p4提到圣乔治

第一张中,凡欧特画的啵酱身边实际上是圣乔治屠龙图中的龙,不是sebastian的原型

PS第二张为p4提到圣乔治

拾狩攻

声明一下,不是我不更文,是少爷太香了

声明一下,不是我不更文,是少爷太香了

欧皇在我家
威士顿公学是一群男校 所以你是...

威士顿公学是一群男校

所以你是谁呢?

威士顿公学是一群男校

所以你是谁呢?

Laurel

做梦都在找他爱她,她爱他的蛛丝马迹😂😂😭😭

做梦都在找他爱她,她爱他的蛛丝马迹😂😂😭😭

起殊悬煎

【塞夏ABO】白蔷薇①

·ABO生子

·ooc归我

·有部分原创角色及剧情

·啵酱=夏尔


“啵酱,该起床了。”


这是执事每天早上的日常,叫醒他的小主人,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再睡一会儿。”


“那么,就请恕我无礼了。”便直接掀开被子把还在赖床的小少爷捞了起来。


夏尔还迷迷瞪瞪的,双眼还泛着雾气,有几根头发不听话的翘起,脖颈处还有几处可疑的红痕。


在赛巴斯蒂安的眼里,此时的啵酱就像一只刚睡醒的小猫咪,让人忍不住想上手摸一下,而塞巴斯蒂安也确实这么做了。


真的,很像小猫咪呢,赛巴斯蒂安这么想着。而夏尔也清醒...

·ABO生子

·ooc归我

·有部分原创角色及剧情

·啵酱=夏尔





“啵酱,该起床了。”


这是执事每天早上的日常,叫醒他的小主人,然后开始一天的工作。


“再睡一会儿。”


“那么,就请恕我无礼了。”便直接掀开被子把还在赖床的小少爷捞了起来。


夏尔还迷迷瞪瞪的,双眼还泛着雾气,有几根头发不听话的翘起,脖颈处还有几处可疑的红痕。


在赛巴斯蒂安的眼里,此时的啵酱就像一只刚睡醒的小猫咪,让人忍不住想上手摸一下,而塞巴斯蒂安也确实这么做了。


真的,很像小猫咪呢,赛巴斯蒂安这么想着。而夏尔也清醒了,一把拍掉赛巴斯的手,“塞巴斯蒂安!”


“请原谅我的无礼,啵酱,因为您实在太像猫咪了呢。”


……


穿戴好后,赛巴斯蒂安端来了今日的红茶,“啵酱,今天的是锡兰红茶。”


夏尔端起来喝了一口,“赛巴斯蒂安。”


“怎么了啵酱?”


“今天的红茶加了多少糖?太甜了。”


“今早上和往常一样,加了两块方糖呢,啵酱”赛巴斯说,“要重新泡一杯么?”


“不需要。”


本以为夏尔又在故意捉弄他的赛巴斯以为这只是个恶作剧,因为他的啵酱最喜欢给他的执事增加一些无意义的工作量,可中午吃饭夏尔不是嫌弃那个淡了就是这个味道太重了,甚至下午茶赛巴斯特意多加了一点巧克力的甜点也被嫌弃太甜了而想吃一点酸的橙子。此时,老恶魔终于发现了不对劲。


“啵酱,您今天的口味有些奇怪呢。”


“奇怪?不就是嫌弃你做的太甜了想吃点酸的中和一下么。”


“可您平时不是还觉得不够甜么?”赛巴斯心里莫名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想,“离您上次发q期过去一周了,有没有可能是?”


“没有什么可能,明天让彼得医生过来一趟。”


夜晚,躺在床上的夏尔翻来覆去睡不着,想了许多。这世上真的还会有一个和他血缘相连的生命么?像我这种出卖了灵魂的人真的会拥有亲情么?夏尔最终带着忧虑入睡。


而另一边的赛巴斯蒂安也同样,如果有,啵酱真的会留下这个小生命么?我对他的感情真的已经如同他们所说的变质了么?不需要睡眠的恶魔静静的思考了一晚上。


第二天


九时半,彼得医生准时到来,在一番检查后得出了结论。


“恭喜伯爵,这个孩子已经一周了。”


“有什么忌口和禁止做的事么?”赛巴斯问。


“我相信敬业的执事先生已经早就了解清楚了吧。”


“确实。”


“彼得医生,这件事就请您保密。”夏尔说


“好的,伯爵。”


“赛巴斯蒂安,送客。”


“是,啵酱。”


“哎,我说,米卡利钦,人类和恶魔基本上是不被接受的哦。”说话的正是彼得,“你好歹也是一方领主,为了这个弱小的人类值得么?”


“你这个吸血鬼怎么这么多年还游荡在外面呢?”赛巴斯蒂安说到“你夫人还没原谅你?科波菲尔,你还是先想想自己怎么办吧。”


“你怎么说话还是这么欠?嘶,对了,你对这个人类到底是个什么感情?”


“感情么,或许不是再把啵酱当成被驯养的猎物看了吧。”


“啧,我看你是栽在丘比特的箭下了咯。”


“哎呀,到门口了,那么,下次再见,彼得医生。”


夏尔站在窗边看着赛巴斯送彼得出了庄园,桌子上的文件他一份也看不下去,将手轻轻搭在小腹上。


赛巴斯推开门便看到的是这个场景 阳光在啵酱身上镀了层柔和的光芒,“啵酱。”


“你对我,究竟是什么感情。”


“目前大约不是再将您当做被我驯养的猎物看了吧。”


可此时契约印正流着血。


“我要听实话。这是命令。”


“恩,用人类的话说,这是爱。”


“我知道了,你出去吧。”


原来,这恶魔对我的感情是爱,夏尔想着。

风鸢

图片出自黑执事ova

【故事背景是黑执事大火后,全国各地的景象】

与东京奥运会的阴间开幕式不谋而合,简直预言了一波

图片出自黑执事ova

【故事背景是黑执事大火后,全国各地的景象】

与东京奥运会的阴间开幕式不谋而合,简直预言了一波

落不下

不好意思 前一段时间断更了

今日份《黑执事》同人漫画

赛巴斯x夏尔 无码高速~

取漫👉简介❗或留言(私信)

不好意思 前一段时间断更了

今日份《黑执事》同人漫画

赛巴斯x夏尔 无码高速~

取漫👉简介❗或留言(私信)

菡叶舒Sand

《我是你隔壁的小夏》【塞夏/搞笑日常/长篇】

4

估计赛巴斯蒂安早有准备,夏尔一进门就看见了客厅里一桌子美食。

有巧克力蛋糕,蘑菇浓汤,酸奶苹果,油炸鱼和薯条……哎呦看不见了臭大叔挡着了。


他心中的雷达开始哗哗哗地闪红灯。那反应就像在沙漠里的人忽然看见一湾清泉,眼睛亮了圈不说,血液顿然间就沸腾了。

此时此刻又懒得动手,好吧是不会做饭又挑嘴的夏尔小少爷终于有些按耐不住了。

天知道他是吃了几个月的外卖这顿才好好吃饭呢。


自从放假以来自己在家就以吃外卖为生的他终于看见了热腾腾美味的食物。香气扑鼻而来,夏尔本能地暗暗咽了口口水。


赛巴斯蒂安也没犹豫什么,让夏尔就坐后自己又绕去厨房东忙西忙。似乎还有别的东西。...

4

估计赛巴斯蒂安早有准备,夏尔一进门就看见了客厅里一桌子美食。

有巧克力蛋糕,蘑菇浓汤,酸奶苹果,油炸鱼和薯条……哎呦看不见了臭大叔挡着了。

 

他心中的雷达开始哗哗哗地闪红灯。那反应就像在沙漠里的人忽然看见一湾清泉,眼睛亮了圈不说,血液顿然间就沸腾了。

此时此刻又懒得动手,好吧是不会做饭又挑嘴的夏尔小少爷终于有些按耐不住了。

天知道他是吃了几个月的外卖这顿才好好吃饭呢。


自从放假以来自己在家就以吃外卖为生的他终于看见了热腾腾美味的食物。香气扑鼻而来,夏尔本能地暗暗咽了口口水。


赛巴斯蒂安也没犹豫什么,让夏尔就坐后自己又绕去厨房东忙西忙。似乎还有别的东西。


但他也没有让夏尔开动或等着的语句,夏尔就坐在柔软的的椅子上捧着脸愣愣看着美食发呆。


男人在厨房转身时,余光里看见夏尔缩在椅子里的小小身影。轻轻笑出了声。

等吃的样子着实可爱。

坐在厨房门口等主人喂的猫咪。

噗。

赛巴斯蒂安忍不住嘴角上扬。


夏尔看着赛巴斯在厨房里的背影,再看看桌上热气腾腾的美食。

少年馋猫本性暴露无遗,忍不住开始摆弄餐具。他伸着头看了看赛巴斯蒂安还在厨房忙来忙去后,拿起勺子小心翼翼挖起香喷喷的巧克力蛋糕的表层……

嗯……味道不错……他满足地眯了眯眼,刚刚吃第二勺时,赛巴斯蒂安正好端着盘子出来。


高大的男人穿上了围裙,腰线很细,很出挑的身材。双手戴着粉色的防烫手套,在盘子里的就是刚刚出炉热气腾腾的曲奇饼干。


啊……糟了……夏尔在心里默默叫苦。

被当场看到偷吃当然很是尴尬,为了掩盖自己的小情绪少年立刻恢复到平常的扑克脸。


男人看了看他,忽然微微一笑。


夏尔被笑得有些心虚……笑什么……


他看着夏尔粘着巧克力的嘴角。简直像猫咪偷吃鱼后胡须上粘着碎屑一样。夏尔看着男人脱下手套后手指轻轻抚摸过自己的嘴角。

他带有情色意味轻轻舔舐着少年留于嘴边的巧克力屑,

“美味。”

“……”

少年连忙低下头紧盯着桌上美餐。一个小动作把夏尔搞得脸红到了脖子根。


“好啦,开始吃吧 。”


夏尔“切”了一声,一脸不爽可是手上的动作可快如光速……


坐在对面的赛巴斯蒂安看到这场景,偏头微微一笑。


甜点,正餐真的都万分美味。若是别人,出于礼貌礼节,夏尔一定会谢。可问题就是这是他一见面就讨厌上的大叔……算了算了。


夏尔晃了晃脑袋,在脑海里打消了感谢他这个念头。


吃完正餐,正准备吃甜点时,夏尔才发现对面的男人根本就没吃。


只是他刚刚一直在看着自己吃而已,自己很专心地在吃东西所以没注意。


“你怎么不吃?”

“看你就好了。”男人笑笑,夏尔一脸莫名其妙。


可不是嘛,看一只蓝幽幽眼睛的布偶猫埋头吃后干干净净舔完盘子 ,吃完看着你的样子超级软萌。

看看都开心。

这时候赛巴斯蒂安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的心中可能多了一丝母爱(?)




“?……”夏尔顿然感觉身后有点冷。


少年边吃巧克力蛋糕,边想怎么办。


男人看着他走了神。轻轻咳一声,“要和你说一件事情。”


“嗯?”夏尔抬起头,看赛巴斯蒂安口气那么严肃,直视着对方的眼睛。


谁知男人看着夏尔,微笑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


“……”

少年抽了抽嘴角,鬼信你啊。


“我真的不知道哦。”笑眯眯一副吃定夏尔的样子。


不要脸的下流混蛋!夏尔已经在心里不知道骂这个死无赖骂了几百遍,瞪着赛巴斯蒂安。犹豫许久慢慢吞吞吐出一句话。

“我……我叫夏尔.法多姆海威”然后心安理得地叉蛋糕吃。



“嗯。那么,夏尔,我们同居吧。”

赛巴斯蒂安说话的语气绝对自然,就像对对方说“麻烦让一让”一样的简单。


“……”


“啊?!”

?!?!?!?!

夏尔愣了几秒,前后句根本逻辑不搭好吗?!这个男人知道自己说了什么鬼话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