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夏尔

48.3万浏览    6781参与
徂药

“晚安”


幸好带了崽们来隔离,不然真的要无聊死了

隔离点连个能画画的桌子都没,可恶

“晚安”


幸好带了崽们来隔离,不然真的要无聊死了

隔离点连个能画画的桌子都没,可恶

tennka

啵酱:我放在床上的胖次呢?

啵酱:我放在床上的胖次呢?

Ciel·Phantomhive

(咳嗽)咳咳……

 马戏团的日子简直堪比噩梦,或许那是我最盼望回到宅邸的时候,还遇上了哮喘,真是祸不单行……


帐篷里昏暗的灯光不知什么时候被熄灭,那个雀斑脸钻进了我的被子里,真是的…虽然她没有恶意……但是这种事,绝对不能让伊丽莎白知道!


次日塞巴斯蒂安的手套不见了,这个招摇过市的家伙,想必是没有好好按照我说的做,算了……本来就是我的棋子,只要调查清楚了纹章馆的事就好。


(咳嗽)咳咳……

 马戏团的日子简直堪比噩梦,或许那是我最盼望回到宅邸的时候,还遇上了哮喘,真是祸不单行……


帐篷里昏暗的灯光不知什么时候被熄灭,那个雀斑脸钻进了我的被子里,真是的…虽然她没有恶意……但是这种事,绝对不能让伊丽莎白知道!


次日塞巴斯蒂安的手套不见了,这个招摇过市的家伙,想必是没有好好按照我说的做,算了……本来就是我的棋子,只要调查清楚了纹章馆的事就好。



蓮生緣.

  ~随便发发场照好啦

  ~随便发发场照好啦

ハイキュー!!

知更鸟真的太绝了😭😭😍😍😍

知更鸟真的太绝了😭😭😍😍😍

chalice

🤠

自从入了黑执事圈之后,感觉自己阳光灿烂了好多,看到有画黑执事的太太,首先不管你画的有多么好,先点下小爱心,看到很喜欢的,一定要给你点个推荐。这个圈子现在本来就不热,其实是满满的大火烧过的余烬,再不多加鼓励鼓励我怕人都走完了。

鼓励对画手和文手来说都是相当大的动力啊。

自从入了黑执事圈之后,感觉自己阳光灿烂了好多,看到有画黑执事的太太,首先不管你画的有多么好,先点下小爱心,看到很喜欢的,一定要给你点个推荐。这个圈子现在本来就不热,其实是满满的大火烧过的余烬,再不多加鼓励鼓励我怕人都走完了。

鼓励对画手和文手来说都是相当大的动力啊。

Ciel·Phantomhive

我知道塞巴斯钦会在今日黎明降临之前遇害。


但我没想过,场面会这么逼真、这么惨烈,我甚至差点信了。


恶魔就一定不会败于对手吗?我产生了一瞬间的动摇和无助。这使得我的演技水到渠成令人信服。


这家伙素来把府邸入侵者安静地杀死然后清扫妥当,从来不会让我的目光被一滴血渍污染。


而现在,他自己倒在血泊中,一身斑驳血污,面目狰狞,仿若昭示发生过一场猝不及防的袭击暗杀。恶魔真的会猝不及防吗?我不禁疑虑。


“给我起来!”

“这是命令!”

“这是命令!!塞巴斯钦!!”

我揪住尸体的衣领不肯松手。


田中......

我知道塞巴斯钦会在今日黎明降临之前遇害。

 

但我没想过,场面会这么逼真、这么惨烈,我甚至差点信了。

 

恶魔就一定不会败于对手吗?我产生了一瞬间的动摇和无助。这使得我的演技水到渠成令人信服。

 

这家伙素来把府邸入侵者安静地杀死然后清扫妥当,从来不会让我的目光被一滴血渍污染。

 

而现在,他自己倒在血泊中,一身斑驳血污,面目狰狞,仿若昭示发生过一场猝不及防的袭击暗杀。恶魔真的会猝不及防吗?我不禁疑虑。

 

“给我起来!”

“这是命令!”

“这是命令!!塞巴斯钦!!”

我揪住尸体的衣领不肯松手。

 

田中爷爷常教导,作为家主不能因为区区一个仆人的死而自乱阵脚。纵使这个仆人是塞巴斯钦。

 

稍微冷静,我突然又对自己无谓的情绪消耗感到十分可笑了。有什么可担忧的,契约感应还在,刚才场面一时震撼竟忽略了这个关键点。更何况塞巴斯钦之死本就是我安排中的一环。

 

可恶的家伙。是故意露出这副样子吧。这种让淋漓的鲜血刺痛我的双眼、浸染我的衣角、弄脏我双足的千载难逢的机会。

 

对于这种小小的捉弄。我扬起戴扳指的手,回敬一个恶作剧。

chalice

city of star.....

昨天看到有个久别重逢梗,晚上来了点灵感,写写结尾。


真是荒唐,他想。

他拿着酒瓶,看着从路边披萨店里走出来几个棒球服鸭舌帽的高中生,勾肩搭背,大声笑着走过。

曾经庄严的凡多姆海伍邸已经在岁月里被夷平,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崭新的街道,从街这头到街那头,闪亮的暖黄路灯上挂满了冬青花环,连缀起了长长的星星长灯。圣诞歌从每家每户的温暖窗口飘出来,在这条凄冷的冰雪长街上组成了一首朦胧而盛大的圣诞组曲,就像在很久以前曾经凡多姆海伍领主还在世的时候,这片街区在圣诞也曾奏响过的圣诞组曲。


十二月的大雪纷纷扬扬,在塞巴斯蒂安被酒精烧红的脸颊上,雪花落下而迅速融化。

在他不断呼出的酒气中,他看到许多......

昨天看到有个久别重逢梗,晚上来了点灵感,写写结尾。


真是荒唐,他想。

他拿着酒瓶,看着从路边披萨店里走出来几个棒球服鸭舌帽的高中生,勾肩搭背,大声笑着走过。

曾经庄严的凡多姆海伍邸已经在岁月里被夷平,取而代之的是一条崭新的街道,从街这头到街那头,闪亮的暖黄路灯上挂满了冬青花环,连缀起了长长的星星长灯。圣诞歌从每家每户的温暖窗口飘出来,在这条凄冷的冰雪长街上组成了一首朦胧而盛大的圣诞组曲,就像在很久以前曾经凡多姆海伍领主还在世的时候,这片街区在圣诞也曾奏响过的圣诞组曲。


十二月的大雪纷纷扬扬,在塞巴斯蒂安被酒精烧红的脸颊上,雪花落下而迅速融化。

在他不断呼出的酒气中,他看到许多的幻想不断升腾融化。

1900年,主人在地下室里中枪倒下。


1919,塞万提斯在船头迎着风对他说。


1954,莫里斯,,,,


1959,1978,2001…


无数个朦胧的身影在轮回交替,然而在最后的最后,莱昂纳多,那个无所畏惧的小伙子,在下等船舱那刺鼻的啤酒香里凑近他说,如果不去把握,爱情就是你永远无法得到的。


如果不去把握,,,


那一片升腾的幻想里,有一个蓝色的身影,他时而像微暗的火焰,时而又是北极星闪耀的遗骨。在每一个海浪声和锅炉声伴随入睡的夜晚,他是伤药,也是剧毒。


那晚的钟声来得特别迟,好像敲钟人也知道有人会不希望这一天的到来。在被他身躯软化的冰雪之中,他感到刺骨的寒冷,他试图寻找一个无风的街角,如那个卖火柴的小姑娘一样点起一根蜡烛,他想忽然很想许愿,不需要火鸡和蛋糕,他想,这么天真地想着,我只想要一个东西,就那么一个。


冰雪依旧下着,天地像冰窖那么冷。


从他背后的红砖缝里,从他身后一个不远不近的角落,冰雪中时不时有小汽车开过,有脚步声,在他被酒精松弛的感官里,他依稀听到有人的脚步那样径直地凑近,那是一个精妙的幻觉。他想,在无数个夜里,他都曾经满怀希望地梦见过。


踢踢,踏踏,在雪地里踩下一个又一个脚印。


……City of stars, 

Are you shining just for me……


一阵遥远模糊的歌声传来,一首流行的乐曲传来,塞巴斯蒂安回过头,就像在无数个梦里那样回头。


City of stars, 

There's so much that I can't see……


塞巴斯蒂安啊,他要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大雪纷飞,那张小脸藏在厚围巾里,呼出的气成了白雾,有一双蓝色宝石在白雾里笑着看他。


披萨店旁雪地里的醉汉愣了,他放下酒瓶,动作好像滑稽电影一样迟钝。


塞巴斯蒂安,他喊他的名字,一如几百年前呼唤他的名字。但却是笑着的。


上次见面时,你还没这么老吧。




努力日更的madert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画师: 皐月 恵

PID: 5268156

twi: kuroe16370547

喜欢的话请去画师主页支持哦~

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


画师: 皐月 恵

PID: 5268156

twi: kuroe16370547

喜欢的话请去画师主页支持哦~

临木an
来点啵酱qaq (眼罩等会儿再...

来点啵酱qaq

(眼罩等会儿再戴版)

来点啵酱qaq

(眼罩等会儿再戴版)

chalice
论我到底多心疼这个人物,我的温...

论我到底多心疼这个人物,我的温蒂尼,他渴望平等渴望尊重也渴望爱,可是最后除了一场盛大的幸福的幻觉什么也没获得。


论我到底多心疼这个人物,我的温蒂尼,他渴望平等渴望尊重也渴望爱,可是最后除了一场盛大的幸福的幻觉什么也没获得。



乔楠很闲

很不靠谱的捋捋时间线

[图片]

事情起源是因为我在半次元看到一位太太有关欧赛罗的整理。其中太太依据编号136649得出他们是1366年自杀。

我之前一直没有注意过这个编号会不会有什么信息。现在想想好像可以得出一些东西。

编号一般是地区编号+第几个,但是因为是死神,生命没有尽头,但下界会发生战乱,会有国家成立,会有国家灭亡。地区编号行不通,所以采用年份+第几个更合适。

由136649得知葬仪屋是1366年第49个自杀的人类。

因为欧赛罗和葬仪屋是同期生,以此类推。欧赛罗的编号为136650。

两人是十四世纪六十年代自杀,目测年龄在20到29之间。那么在他们生前应该是经历了1347年到1353年的黑死病,1337...

事情起源是因为我在半次元看到一位太太有关欧赛罗的整理。其中太太依据编号136649得出他们是1366年自杀。

我之前一直没有注意过这个编号会不会有什么信息。现在想想好像可以得出一些东西。

编号一般是地区编号+第几个,但是因为是死神,生命没有尽头,但下界会发生战乱,会有国家成立,会有国家灭亡。地区编号行不通,所以采用年份+第几个更合适。

由136649得知葬仪屋是1366年第49个自杀的人类。

因为欧赛罗和葬仪屋是同期生,以此类推。欧赛罗的编号为136650。

两人是十四世纪六十年代自杀,目测年龄在20到29之间。那么在他们生前应该是经历了1347年到1353年的黑死病,1337年爆发的英法百年战争。

在27话中提到了啵酱1875年出生。


十五年前文森特结婚,次年生下双胞胎。则文森特1874年结婚,现在是1889年,啵酱十四岁。

葬仪屋七十年前叛逃,1889-70=1819,葬仪屋于1819年叛逃。格雷尔的表现说明印证了欧赛罗的话,1819年尚未成为死神,自杀了没有不确定。

图中克劳迪娅1830年出生,1866年死亡。

双胞胎十岁是家族灭门,为1885年。

效忠的女皇维多利亚统治时间为1819年到1901年。

最后串起来就是:

1366年:葬仪屋,欧赛罗自杀。

1819年:葬仪屋叛逃,维多利亚成为英国女皇

1830年:克劳迪娅出生

1866年:克劳迪娅死亡

1874年:文森特结婚

1875年:双胞胎出生

1885年:凡多姆海威家族惨遭灭门,只有啵酱幸存,并召唤出恶魔赛巴斯蒂安缔结契约。

1889年:葬仪屋复活双胞胎哥哥,啵酱被迫逃亡

(我对时间并不敏感,所以可能有很多问题,有漏的话记得提醒我)




tennka

【塞夏】“还腻不腻了?”

【日常小甜饼】


21 牛奶

“少爷,睡觉前来喝一杯牛奶。”

“不喝。”

“少爷,您已经很矮了。”

夏尔勾勾指头,在恶魔耳边启唇,声音似带着诱惑般,“怎么?不喜欢这个体型差?”

恶魔把牛奶放在床头柜上,笑容里带着危险,“试试?”


22 鱼

伦敦的雨连绵不断,夏尔穿着雨靴在水中漫步,突然觉得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

“塞巴斯蒂安,看鱼。”

恶魔顺着手指方向瞧去,水很深,不知是哪的鱼游了过来。

“少爷,您运气真好。”

“你运气也挺好的……”

“嗯?”

“我遇到了鱼,而你,遇到了我。”


23 工作服

夏尔盯着塞巴斯蒂安已经发呆很久了...

【日常小甜饼】


21 牛奶

“少爷,睡觉前来喝一杯牛奶。”

“不喝。”

“少爷,您已经很矮了。”

夏尔勾勾指头,在恶魔耳边启唇,声音似带着诱惑般,“怎么?不喜欢这个体型差?”

恶魔把牛奶放在床头柜上,笑容里带着危险,“试试?”


22 鱼

伦敦的雨连绵不断,夏尔穿着雨靴在水中漫步,突然觉得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

“塞巴斯蒂安,看鱼。”

恶魔顺着手指方向瞧去,水很深,不知是哪的鱼游了过来。

“少爷,您运气真好。”

“你运气也挺好的……”

“嗯?”

“我遇到了鱼,而你,遇到了我。”


23 工作服

夏尔盯着塞巴斯蒂安已经发呆很久了,终于憋出一句话来,“给你换套燕尾服吧,看腻了。”

“少爷,我很喜欢这套工作服。”

“我看腻了……”

晚上

恶魔把夏尔压在床上,话语中带着几分威胁,“还腻不腻了?”

夏尔摇头,“不、不腻了……”


24 格雷尔

“塞巴斯酱~有没有想人家~”

格雷尔从远处奔来,靠近时被恶魔一脚踢飞。

“你来这里干什么?”恶魔下意识的把夏尔护在身后。

“人家很想你death!”

“滚。”

塞巴斯蒂安把夏尔从花园带回到书房,梅林问道:“为什么不让格雷尔先生进来?”

“他会带坏少爷的。”

他的宝贝少爷必须高雅圣洁。

来自恶魔的美学。


25 带娃

红夫人带来了一个小孩,“小夏尔~这是我朋友的孩子,今天就暂放在你这里啦!”

“为什么不给你的佣人带……”夏尔有些嫌弃的看着小豆丁。

“哎呀,佣人放假啦。”

夏尔勉强同意。

小豆丁坐在夏尔怀中,乖巧的样子很招人喜欢。

“夏尔哥哥,亲亲!”

一旁的恶魔偷笑,提高声音故作悲伤地说道:“啊,如果我和少爷也有这样一个孩子就好了!”

夏尔咬牙切齿,“那你就去找个能生的。”

恶魔站在夏尔身后,低头吻了吻少年头顶的发旋,在耳边轻轻说道:“可是我就喜欢少爷这种弄进去又不用怀孕的。”


26 衣角

“啧,不愧是贵族少爷,上学还带着恋人。”一个院校的学生打量着不远处身着制服的夏尔,对身旁的人说到。

“你怎么知道那一定是恋人?”

对方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夏尔。

……

“塞巴斯蒂安,为什么今天会有这么多的人?”

夏尔在人潮中穿梭。

“因为今天开学,少爷,抓紧我。”塞巴斯蒂安伸出手,但夏尔没有接,恶魔有些失落地收回手,背影都显得楚楚可怜了。

恶魔在前方引路,突然觉得衣角一沉,心情便逐渐明朗起来。

夏尔扯着塞巴斯蒂安的衣角,乖乖地跟在后面。

……

“他们一定是情侣,因为小少爷抓着那家伙的衣角……”


27 泡汤

宅邸难得休假,夏尔带着佣人们去度假。

“这温泉很大。”夏尔背靠在石头上对身后的人说。

“嗯,很大。”

夏尔皱眉,“我一个人泡有点无聊……”

“那我给您端点零食。”

夏尔缓缓起身,一把抓住恶魔的领带,一点一点往下扯,直到露出雪白的胸膛。

“把这身衣服脱了,和我一起泡。”夏尔在水中踮起脚尖,在恶魔嘴角落下一吻,“怎么,还不打算接受我的邀请吗。”

恶魔执事勾唇一笑,抱着男孩沉入水中。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