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夏尔

47.5万浏览    6597参与
一个产粮机器

塞夏现代日常之520番外

#是现代背景

#26的塞巴斯蒂安x刚成年的夏尔

(卡点写完了等审核完,估计到521了)


塞巴斯蒂安看着面前长得快和自己一样高的小孩有点恍惚,他11岁就来到自己家了,现如今已经过去了七年,都成年了.


再过几天就是五月二十号了,人们把这天定义为情人节,说不好听一些就是资本家为了敛财,才说今天适合买礼物送给情人,变着法收钱罢了,那俩个资本家碰在一块会怎么样呢。


夏尔现在已经是凡多姆海威公司的董事,与塞巴斯蒂安的米卡利斯公司合并了,公司里明面上的事情是由塞巴斯蒂安处理的,自己则当起了幕后老板。


“又到可以敛财的日期了,今年做什么产品好呢”夏尔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琢磨一边查询......

#是现代背景

#26的塞巴斯蒂安x刚成年的夏尔

(卡点写完了等审核完,估计到521了)


塞巴斯蒂安看着面前长得快和自己一样高的小孩有点恍惚,他11岁就来到自己家了,现如今已经过去了七年,都成年了.


再过几天就是五月二十号了,人们把这天定义为情人节,说不好听一些就是资本家为了敛财,才说今天适合买礼物送给情人,变着法收钱罢了,那俩个资本家碰在一块会怎么样呢。


夏尔现在已经是凡多姆海威公司的董事,与塞巴斯蒂安的米卡利斯公司合并了,公司里明面上的事情是由塞巴斯蒂安处理的,自己则当起了幕后老板。


“又到可以敛财的日期了,今年做什么产品好呢”夏尔躺在客厅的沙发上一边琢磨一边查询别地都做了什么.

鲜花,巧克力……太俗了,要做就要做点不一样的,不如直接改成一个大型活动?又能卖东西又能涨人气,什么活动好呢。


“夏尔,最近纸条饼干卖的很不错。”塞巴斯蒂安拿着一盒纸条饼干放到夏尔面前,并和他汇报纸条饼干的销量,夏尔抬手把桌上的饼干拿下来,掰开空心饼干,将里面的纸条取出来看了眼。

“答案近在眼前”纸条上是这么写的,夏尔若有所思,想到了一个好点子。


先租下来一个足够大的场地,再由凡多姆海威公司出售一些带编号的纸条饼干,拿到编号的人可以参加这次“寻找命定之人”的活动,只限3000人,一共会有1500个编号,找到和自己同样编号的人拍摄一张互动照片,就可以领取一份520专属的礼包,为防止有对象的人和别人拍照引起矛盾,会事先说明这个情况,要是还有矛盾就交给塞巴斯蒂安解决。


很快就到了520这天,对外出售的纸条饼干也被一抢而空,接下来就是去看场地了,夏尔和塞巴斯蒂安到了会场之后,发现了除了普通人,还有不少熟悉的朋友:米多福特公司的大小姐伊丽莎白,棺材店老板葬仪屋,还有死神协会的众人,看来今天是真的热闹阿.


夏尔不喜欢也没必要参加这种活动,看了下活动现场,跟工作人员交代一些注意事项就走了,塞巴斯蒂安走在后面,把一盒东西塞包里之后跟了上去.


夏尔把风衣外套脱在沙发上,自己也躺了上去,闭上眼算了算这次活动自己公司能赚到多少钱,想着想着就睡着了.

塞巴斯蒂安发现夏尔睡熟之后,拿了条毯子给他盖上就去做饭了,做完后顺便洗了个手,刚准备擦干的时候瞥了眼旁边睡着的夏尔,轻手轻脚的走过去, 把手上的水珠全溅夏尔脸上.

“你干什么”夏尔睡眠很浅,察觉到异样皱着眉看着旁边一脸坏笑的塞巴斯蒂安,塞巴斯蒂安倒是跟没事人一样,一边让夏尔去吃饭,一边走到餐桌旁.

酒足饭饱之后,就该思淫欲了。


塞巴斯蒂安拿出包里的一盒纸条饼干递给夏尔,示意让他吃掉,夏尔看了眼外包装,是活动专属的编号饼干,掰开之后的纸条上面写着520.

夏尔一愣,随即就看见塞巴斯蒂安拿着同样写着520的纸条说道“我们的董事长,有同样编号的俩个人可以拍一组互动照片这个规则你没忘记吧?”

夏尔无奈地笑了笑,这确实是他定的,也没办法返回,刚架好手机准备就简单合个影的时候,被塞巴斯蒂安扯了过去,吻住了唇,画面也定格在了这一秒.


“520快乐,我的夏尔”


chalice

一些发现

我发现无论是什么塞夏文,塞巴斯视角永远比啵酱视角来的好看,因为这是一个不懂爱的生物的角度,从他的角度来观察夏尔的仇恨痛苦和爱情,再缓缓地感受到塞巴斯在观察的过程中对人类爱恨的疑惑,讥讽,不解,恐惧,仰慕和沉溺。

在这个过程中塞巴斯才是那个孩子,他带着无知又自以为是的态度俯瞰人类,却又在和伯爵一天天的相处陪伴中一次又一次地被人类的感情所打倒,他学会如何成为一个完美的执事,成为他身后最忠实的影子,他在贪婪里发现自己有一颗拥有的肮脏心脏。

这难道不比史诗还要伟大

我发现无论是什么塞夏文,塞巴斯视角永远比啵酱视角来的好看,因为这是一个不懂爱的生物的角度,从他的角度来观察夏尔的仇恨痛苦和爱情,再缓缓地感受到塞巴斯在观察的过程中对人类爱恨的疑惑,讥讽,不解,恐惧,仰慕和沉溺。

在这个过程中塞巴斯才是那个孩子,他带着无知又自以为是的态度俯瞰人类,却又在和伯爵一天天的相处陪伴中一次又一次地被人类的感情所打倒,他学会如何成为一个完美的执事,成为他身后最忠实的影子,他在贪婪里发现自己有一颗拥有的肮脏心脏。

这难道不比史诗还要伟大

符鸩
【存草稿】 终于抢到逃离上海的...

【存草稿】

终于抢到逃离上海的高铁票了,摸鱼庆祝一下

【存草稿】

终于抢到逃离上海的高铁票了,摸鱼庆祝一下

chalice

一篇几星期前的草稿

我把他带到浴室里清洗,我愤怒的孩子用沉默搭建自己坚固的城堡,而我等待长发公主放出我的楼梯。从清理双腿间让我愤怒的残忍痕迹,到温柔细致地擦拭那柔软的后颈,这一次他没有拒绝。我压制着心中的狂热,没有人,没有人比我此刻更加兴奋,掠过那灯光下深凹的锁骨的阴影,掠过他单薄的让人能够轻易贯穿的胸口,大教堂里的教父正在圣歌中进行神圣的洗礼,破败的穹顶之下的神像淹没在他眼中的阴影。眩晕,迷失,颠倒,下坠,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包裹着我,我意识到我与我最纯洁精致的孩子正在鼻息之间深深对视。我放弃了,我无可救药地吻上那只大海的眼睛

水汽正在弥漫,我如堕深海

直到一只脚掀开绿森林般的池水,带着跨越热带雨林的潮湿气息......

我把他带到浴室里清洗,我愤怒的孩子用沉默搭建自己坚固的城堡,而我等待长发公主放出我的楼梯。从清理双腿间让我愤怒的残忍痕迹,到温柔细致地擦拭那柔软的后颈,这一次他没有拒绝。我压制着心中的狂热,没有人,没有人比我此刻更加兴奋,掠过那灯光下深凹的锁骨的阴影,掠过他单薄的让人能够轻易贯穿的胸口,大教堂里的教父正在圣歌中进行神圣的洗礼,破败的穹顶之下的神像淹没在他眼中的阴影。眩晕,迷失,颠倒,下坠,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包裹着我,我意识到我与我最纯洁精致的孩子正在鼻息之间深深对视。我放弃了,我无可救药地吻上那只大海的眼睛

水汽正在弥漫,我如堕深海

直到一只脚掀开绿森林般的池水,带着跨越热带雨林的潮湿气息狠狠地湿漉漉地踩在我狂热的胸口,我的倔强而又脆弱的孩子,他用生命之水濡湿了我的心脏。一切没有变得更糟,他已经用不出更多的力气,他在头顶流淌的昏黄灯光里如一尊筋疲力尽的佛陀,眼里只有淡漠,甚至嫌恶。

意犹未尽啊,我这样想,他聪明地攫取了我的心脏,挑起我的欲望,湿淋淋地跨越我塌下的肩膀,骑在我的脖子上给我一记火辣的耳光。这声音在浴室的水汽里从清晰变成悠远,他居高临下地,还是那样子淡漠地看着我,”父亲”,啊,这久违的称呼,”父亲,我恨你。”

但恨于我来说却是爱的一种


我用自己最引以为傲的自制力把他抱到我的房间,用温牛奶喂养他,把纯白柔软的睡衣套上他银树枝般的身体,圈着他柔软温热的身体沉沉入眠。在他梦醒时分提供一个杀手竭尽所能最温柔的安抚,我对我自己感到奇怪,这难道就是爱情,爱情会让一个杀手放弃收藏美丽的纪念品。

银质餐具

【黑执】当众人拥有了手机聊天(7)


猫咪引发的主仆冷战

(有个细节是之前利兹跟啵酱说约好了在一起,老恶魔暗搓搓羡慕于是跟啵酱提议以后“命令”都说成“约定”)

【黑执】当众人拥有了手机聊天(7)


猫咪引发的主仆冷战

(有个细节是之前利兹跟啵酱说约好了在一起,老恶魔暗搓搓羡慕于是跟啵酱提议以后“命令”都说成“约定”)

银质餐具

伯爵和他的迷你执事

梗来源:凡多姆海威家执事缩水的那几天

灰常可爱的文!⊂(˃̶͈̀ε ˂̶͈́ ⊂ 上课火速摸了

有官图参考

伯爵和他的迷你执事

梗来源:凡多姆海威家执事缩水的那几天

灰常可爱的文!⊂(˃̶͈̀ε ˂̶͈́ ⊂ 上课火速摸了

有官图参考

tennka

黑执事塞夏【吸血鬼】

第八章

天暗时,夏尔从塞巴斯蒂安的怀中醒来,想要动动身体却发现四肢酸痛,用手肘顶了下身后的人,他知道这家伙不会睡觉。

“扶我起来。”

塞巴斯蒂安不说话,按下夏尔的脑袋,伸长手臂把人重新捞回到怀中,下巴挨着少年的发旋,轻声道:“少爷那么累,不如多休息会。”

“这可不是宿舍。”

“医生说会给我们开小灶。”

夏尔沉默着,他的精神状态确实很不好,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和塞巴斯蒂安发生关系,可见自己还是没什么大碍。

“知道为什么我只肯接受你吗?”夏尔转过身,盯着塞巴斯蒂安的胸膛。

“您说。”

“因为你不是人类。”

塞巴斯蒂安突然想起上次少爷的恶作剧,便再次提起,“那我是您的狗?”

夏尔......

第八章

天暗时,夏尔从塞巴斯蒂安的怀中醒来,想要动动身体却发现四肢酸痛,用手肘顶了下身后的人,他知道这家伙不会睡觉。

“扶我起来。”

塞巴斯蒂安不说话,按下夏尔的脑袋,伸长手臂把人重新捞回到怀中,下巴挨着少年的发旋,轻声道:“少爷那么累,不如多休息会。”

“这可不是宿舍。”

“医生说会给我们开小灶。”

夏尔沉默着,他的精神状态确实很不好,但在这种情况下还能和塞巴斯蒂安发生关系,可见自己还是没什么大碍。

“知道为什么我只肯接受你吗?”夏尔转过身,盯着塞巴斯蒂安的胸膛。

“您说。”

“因为你不是人类。”

塞巴斯蒂安突然想起上次少爷的恶作剧,便再次提起,“那我是您的狗?”

夏尔在塞巴斯蒂安心脏的位置画圈圈,然后轻轻地吻了上去,“是很重要的人……”他明白,自己不能失去塞巴斯蒂安,这家伙就像滕蔓一样早就把他紧紧缠住。

恶魔拨开少年的碎发,在额头上落下一枚吻,继续追问,“重要的人,是什么人。”

“是爱人。”

两人正暧昧着,就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断。

“喂!你们两个不要谈情说爱了!还找不找犯人!”门外的医生急的直跺脚,按威廉的话说他现在可是无薪加班。

第二天两人重回训练场,夏尔望着身披制服的吸血鬼猎人们,萌生出一个残忍的想法。守樱本就不该存在,把这里的家伙杀光,也算是完成任务吧。

训练官给了每人一把银制匕首,夏尔看着刀面反着的寒光,眼神冷了些,是被附魔的武器啊。

训练官扯着嗓门大声说到,“这把匕首就是你们的武器,但要注意的是,它不仅能杀死吸血鬼,还能杀死我们的同伴。我会给大家分组,明天去和精英组执行任务,所以能保护你们的只有这把匕首!听清楚了吗!”

“是!”众人一起回答着。

如果出去执行任务,就可以知道是谁偷走了死神镰刀吧。

翌日。

夏尔看着身旁的c5,握紧了手里的武器。“a22,你来自哪里啊?”c5盯着车棚问他。

夏尔不说话,c5却自言自语了,“其实我是农场主的儿子,但是在还没有改革的时候,我们这种人根本没有地位。即使家里算得上富裕,也依旧人人喊打。”c5掀起了衣服的一角,把腰上的伤疤露给夏尔看,“他们把我的父母杀害了,差一点就刺穿了我的内脏……就因为我父亲和人类结了婚。”

夏尔忽然想起小时候的悲惨经历。吸血鬼猎人也好不到哪去。

c5突然看向他,从口袋里拿出一颗薄荷糖递给夏尔,“吃了吧,待会执行任务会很血腥。”

夏尔并不打算吃。

“不用了。”

c5转过头眼神空洞的盯着夏尔,淡淡的说道:“那没办法了……”话毕,夏尔猝不及防,被手帕捂住了口鼻,不一会儿夏尔便重重的载到在铁皮车上。

夏尔撑着沉重的眼皮,只留了一句话,“把自己的遭遇怪罪于别人,猪头一般……”

c5狠狠地踩着夏尔的手,确认已经昏过去了才说道:“别人发现不了我还会不知道吗……夏尔·凡多姆海威。”

来一口青柠酱嘛

【黑执事】夏尔cos


对不起啵酱呜呜呜呜,不会修假毛,不会化妆,没有技术全靠p图

【黑执事】夏尔cos


对不起啵酱呜呜呜呜,不会修假毛,不会化妆,没有技术全靠p图

Forelsket_霄

请个假,最近要备考MAP和期末。

还欠了两个坑的8篇文呜呜呜呜……第四章会发的!有可能还会搞个番外什么的……

但是原先本来是杀戮天使亚修X塞巴斯蒂安的但是现在看来有点跑题了(不是有点就是彻底跑了)

果咩纳塞!!到时候不出意外暑假会发出来……(弱弱)主要还是对不起叶子呜呜呜。

请个假,最近要备考MAP和期末。

还欠了两个坑的8篇文呜呜呜呜……第四章会发的!有可能还会搞个番外什么的……

但是原先本来是杀戮天使亚修X塞巴斯蒂安的但是现在看来有点跑题了(不是有点就是彻底跑了)

果咩纳塞!!到时候不出意外暑假会发出来……(弱弱)主要还是对不起叶子呜呜呜。

tennka

黑执事塞夏【吸血鬼】

第七章

夏尔抱着男人不撒手,医生看他们这幅样子没去管,心想虽然夏尔很厉害,但终究还是个孩子,还是会依赖大人。

“你和a22什么关系?”医生明知故问。

“一起逃难的关系。”

“血仆关系吧,”医生听到毫不客气地笑着,“你的那位似乎从没喝过人血,不然吸血鬼的能力怎么可能得到发挥。”

塞巴斯蒂安抱紧了怀中的人,对眼前的人起了些警惕心理。

医生把一块热毛巾递给塞巴斯蒂安,“别担心,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也知道你们是谁。我是威廉派来的。”

塞巴斯蒂安这才放心了些,接过毛巾给夏尔擦拭着虚汗。

“你们去里面的房间待着吧,就算是被咬脖子也不会散发味道哦。”医生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仿佛看穿了一切。...

第七章

夏尔抱着男人不撒手,医生看他们这幅样子没去管,心想虽然夏尔很厉害,但终究还是个孩子,还是会依赖大人。

“你和a22什么关系?”医生明知故问。

“一起逃难的关系。”

“血仆关系吧,”医生听到毫不客气地笑着,“你的那位似乎从没喝过人血,不然吸血鬼的能力怎么可能得到发挥。”

塞巴斯蒂安抱紧了怀中的人,对眼前的人起了些警惕心理。

医生把一块热毛巾递给塞巴斯蒂安,“别担心,我知道你们来的目的,也知道你们是谁。我是威廉派来的。”

塞巴斯蒂安这才放心了些,接过毛巾给夏尔擦拭着虚汗。

“你们去里面的房间待着吧,就算是被咬脖子也不会散发味道哦。”医生似笑非笑的看着对方,仿佛看穿了一切。

塞巴斯蒂安关好门窗,霸道的亲吻着少年。

“为什么不拒绝我?”

夏尔很清楚眼前的人在干什么,但他逐渐渴望来自塞巴斯蒂安的爱。

“怎么不说话了?”

夏尔费力的推开男人,一脚踢在了恶魔的肚子上,“别碰我。”

塞巴斯蒂安控制住夏尔的双手,把人抱起,露出自己白皙的脖子。

夏尔一想到c5说的话就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恶魔的血不像普通人那样温热,而是像被冰过的冷饮,沁人心脾。

塞巴斯蒂安摘下手套轻轻的抚摸着少年的后脊,冰凉的触感划过身体时让夏尔一激灵。

塞巴斯蒂安低头看下去,“少爷很敏感呢。”

“不许看!”

房间内的气温并没有升高,但夏尔却能感觉到身体的炙热。

“少爷……”

“闭嘴!”

……

夏尔快要窒息了,他仰着头,眼看要倒下时被恶魔一把拉回。

“放开我……”

“少爷真是硬嘴呢。”

一颗小珍珠滴在了少年的锁骨上,绯红的眼角为他增添了一丝美感。

他太累了,干脆倒在了床上。

夏尔用枕头捂在自己的脸上,尽可能让自己不发出声音。

……

花园里的两座喷泉突然同时喷水,惊的鸟儿像箭似的朝远处飞去。

大苦菊

日光晴朗,啵酱穿行在异世界的花草树木里。只是啵酱,做核酸时,要记得说“啊———”哟。

日光晴朗,啵酱穿行在异世界的花草树木里。只是啵酱,做核酸时,要记得说“啊———”哟。

lixy

老年人只能自己啃哧啃哧拿起笔产粮

2022年了,还有人喜欢知更鸟吗?

(新人画手,自学,接受意见指导,但不喜欢请不要骂我!被隔离以后我心里好脆弱!)

老年人只能自己啃哧啃哧拿起笔产粮

2022年了,还有人喜欢知更鸟吗?

(新人画手,自学,接受意见指导,但不喜欢请不要骂我!被隔离以后我心里好脆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