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夏彦

224.4万浏览    15450参与
楠木

各位律政佳人们康康我呜呜呜

救救救救救

召回码NM3NAVM4XN

有偿可以带价来

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小窗我画无偿

祝大家都单抽出货十连毕业

无偿画风和下面差不多

[图片]

[图片]

最后占tag致歉

救救救救救

召回码NM3NAVM4XN

有偿可以带价来

如果不嫌弃的话可以小窗我画无偿

祝大家都单抽出货十连毕业

无偿画风和下面差不多

最后占tag致歉

gintama

米忽悠能不能别总是逮着小夏一个发刀片了

虽然最后是俩人在一起了

但这更像是发了一顿刀片后施舍了一粒糖。。。。

米忽悠能不能别总是逮着小夏一个发刀片了

虽然最后是俩人在一起了

但这更像是发了一顿刀片后施舍了一粒糖。。。。

一株颓废的甘草

一些涂鸦堆堆

头像表情包啥的姐妹们随意,大家留心自取嗷

左律的画完了莫弈的没画完,等画完再发剩下的

一些涂鸦堆堆

头像表情包啥的姐妹们随意,大家留心自取嗷

左律的画完了莫弈的没画完,等画完再发剩下的

每天想方设法嫁给夏彦

【夏彦 × 我】一出好戏 05

一出好戏05


说实话,带夏彦见家长这事真挺刺激的。但这个刺激是另一层面——我以前让夏彦假扮男友翻车了,还是被我妈揭穿的。


所以今年回去,就算我和夏彦掏出两个红本子,我妈也会面不改色道:“网上九块九包邮买的吧,准备挺齐全的。”


想到这里我扯了扯夏彦衣角,问:“你确定要见家长?以什么身份?我预备役男友,小情人,还是隔壁老夏家的孩子?”


“我好像没有选择的余地吧?”他叹了口气继续,“你都还没给我个名分,哪敢以男朋友自居啊。”


好家伙,暗搓搓催我告白呢。


正当想着出神,夏彦指了指我的手机道:“阿...

一出好戏05

 

说实话,带夏彦见家长这事真挺刺激的。但这个刺激是另一层面——我以前让夏彦假扮男友翻车了,还是被我妈揭穿的。

 

所以今年回去,就算我和夏彦掏出两个红本子,我妈也会面不改色道:“网上九块九包邮买的吧,准备挺齐全的。”

 

想到这里我扯了扯夏彦衣角,问:“你确定要见家长?以什么身份?我预备役男友,小情人,还是隔壁老夏家的孩子?”

 

“我好像没有选择的余地吧?”他叹了口气继续,“你都还没给我个名分,哪敢以男朋友自居啊。”

 

好家伙,暗搓搓催我告白呢。

 

正当想着出神,夏彦指了指我的手机道:“阿姨的电话... ...”

 

淦,差点忘了!

 

反应过来后我连忙拿起电话,却发现屏幕已经暗下来了。就说自己才考完试没看到吧,我边想边拨回去。电话很快接通,我一个“嗨”还没说出口,对面就一口气抛了许多问题:考完试没?什么时候回家?订好票没?

 

问题太多,我听的一时头疼,喊了几声等等后,才一一回答。夏彦则特别安静地跟在我一旁,握住我的左手带进他的衣兜里。

 

“我妈要和你讲几句。”我有些无奈地把手机递给身旁的人,他愣了下后接过来,不知对面说了什么,他笑着应和:“嗯嗯,阿姨放心。”过了会,夏彦将手机递回来,我接过放在耳旁却发现我妈已挂电话了。

 

到底谁才是亲生的?

 

“阿姨说让我们路上小心,看好随身物品。”他在我问话前先开口道。

 

“我妈的原话应该是麻烦让你看好我两的随身物品吧?”我可是我妈二十多年的漏风小棉袄,她的意思我还能不明白?

 

“也不完全是,阿姨说主要是看好你。”

 

... ...啊,不愧是我亲妈。

 

意识到话题越来越偏,我立马打住,把话题再次拐回到“金主权利”上,并表达了自己的不满:“半个月过去了,我感觉自己什么都没捞到。”

 

而夏彦对我这话似乎不太赞同,他惊呼了声:“怎么可能?你明明收获了满满的知识。”

 

“还有一个家教?”见面前的人正要点头,我出声打断:“夏彦,咱两现在是包养关系,不是情侣关系,更不是师生关系。所以为了弥补上半个月的遗憾,这几天我这个金主爸爸的要求你都不可以拒绝!”

 

闻言夏彦赶紧双手抱胸,一副惊恐状。才出声就被我恶狠狠堵回去:“对,就是你想的那个意思。”

 

“不、不太好吧?”

 

“怎么不好了?”说着我入戏地抬起他的下巴,学着以前偶像剧的霸总道,“接受现实吧,你逃不掉的。”

 

“你不是缺钱吗?只要你乖乖照做,五百万会打在你卡上的。”

 

说完见夏彦像个小学生般乖乖举手,我问:“你有什么问题吗?”

 

“有,”他似乎在憋笑,说话时气息都有些不稳,“就是想提醒一下这位大金主,我卡上没那么多钱。”

 

“... ...”酝酿好的情绪台词全垮了,我愤愤戳着夏彦的胳膊抱怨:“你让我过个瘾不行吗!”

 

于是我的小情人为了赔罪,自掏腰包请我吃海底捞,在此期间他积极倒水夹菜,甚至还会贴心帮忙擦嘴,良好的服务态度和服务意识让海底捞的服务员们都直呼惭愧。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总感觉经理老是往夏彦身上瞟,仿佛下一秒就要走过来递一张名片,问是否有意愿在这里工作。

 

“大金主满意么?”饭后我们在街上散步,夏彦如此问道。

 

“还行,”我砸吧了下嘴,“希望你今晚上也能有这么好的自觉性。”

 

本以为夏彦会找借口糊弄,谁知他竟然嗯了声答应了。见状我第一反应是有诈,而他似乎猜到我在想什么,解释道:“放心,我不会耍赖,这几天会乖乖听你的话,毕竟我还缺五百万呢。”

 

这人咋也演上了?

 

很快晚上就到了,吃过晚饭后我同昨天一样催促夏彦去洗澡,本想从他身上找出破绽,却发现这人似乎在动真格,没有和我开玩笑。

 

夏彦行了,但我慌了,也怂了。

 

这事告诉我们不要轻易口嗨,不然会玩脱失去节操。

 

不一会夏彦出来,穿着下午从他家拿来的厚浴袍,一边擦头一边走过来。而我则默默缩到角落希望他没有注意到我,不过这是不可能的。夏彦俯身凑过来,瞬间,我蜜桃味沐浴露的味道占据了鼻腔,仿若谁咬了一口多汁饱满的桃子。

 

应该是被蒸气熏的,他眼角微微泛红,珊瑚色眸子蒙了一层水雾,与往常相比多了些不一样的韵味。水珠没被擦干净,有的坠在发尾,有的挂在下巴,还有的淌过锁骨隐入衣服,让人浮想联翩。我看得出神,没发觉一滴水落在脸上,夏彦用指腹抹去后,压下嗓子道:“你不去洗澡吗?”

 

“要去。”

 

“那我等你。”说完他便在耳垂留下一吻。

 

于是我迷迷糊糊地进了浴室,迷迷糊糊地洗了个澡,又迷迷糊糊地上床,拉开被子,睡觉。

 

一气呵成。

 

然而下一秒被子被夏彦拉开:“这就睡了吗?”

 

... ...我把被子一点点扯回来,嘴硬道:“我有点困,先补补觉。”

 

“那来我怀里睡。”说着他又拉开被子,拍了拍自己身侧示意。

 

这人咋回事?之前也没见这么积极啊?是有钱赚还是... ...对不起我忘了,他是有钱赚。

 

抓住重点的我立马回道:“我先说好我没有五百万。”边说边死死拽着被子,哪怕它只剩一角捏在我手里。

 

“我知道。”夏彦微微用力,我手里的被子就全部扯了过去。

 

“那你这是干嘛?”

 

“你不是说我两包养关系吗?那你馋我身子,我馋你的钱,发生点什么不是天经地义吗?”

 

妈的,他说得好有理,为什么之前我没有想到?

 

见我不肯到他怀里,夏彦便凑过来。他上前,我后退,再上前,我又后退。此时此刻,我脑海里不合时宜浮现一句话:

 

“她逃他追她插翅难飞。”

 

当背贴上冰冷的墙时,我在心里哀嚎:“完了,我逃不掉了。”见对方还要靠近,我伸手低着他的胸口颤巍巍道:“别再往前了... ...我抵到墙了。”

 

“为什么?”他一脸疑惑地看着我,随后恍然大悟,松了松领口,“不要因为我是一朵娇花而怜惜我。”

 

... ...大哥!麻烦您看看这情况,现在到底谁才是娇花啊?

 

不过有一说一,我不介意夏彦把领口再拉大一点。不需要太多,一点点即可。

 

见面前的人来真的,而自己又无路可逃,我认命闭上眼做好任人宰割的准备。但除了额头有温软的触感外,迟迟没有其他动静,就在我纳闷时,夏彦的笑声传入我耳里。

 

“你啊,就是个有色心没色胆的大金主。”鼻尖被捏住,听到笑声后,我感觉平日熟悉的夏彦回来了,便缓缓睁眼,对上他那双满是宠溺的眼。“对了,还要不要增加刺激点的服务?我可以奉陪到底。”

 

“不了不了。”我疯狂摇头。夏彦说的对,我就是有色心没色胆,口嗨了得,实践却为零。缓了一会,意识到自己被夏彦戏弄了后,我生气地向他抱怨:“你又耍我!”

 

“我没有,”见我不信,夏彦指向他的包,不知想起什么,脸颊微红,“我都做好准备了... ...”

 

都是成年人,有的话说到一半意思就很明显了。结合“准备”我立刻猜到夏彦包里装了什么,随即双手交叉抱胸吼道:“你果然馋我身子!”

 

“不——”他顿了顿,抬起一只手掩着脸小声道,“怎么可能不馋... ...但我今天没有打算的。”

 

“那你?”我指了指包,又指了指他。

 

“我那是怕你,”他无奈地揉揉脑袋,“你不是说让我今晚积极点吗?我就想着虽然你可能只是嘴上说说,但万一到时候你动真格了,硬要... ...”他咳了声,似乎不好意思说下去。

 

“那你还真是高估我了呢。”我嘴角无力抽动了下。

 

“总之,我刚刚是想试探你的想法,以及想让你对我有点危机感,没有戏弄你的意思。”

 

好吧,这个理由也不是不能接受。“那你对用上包里的东西有多大把握?”

 

夏彦沉默了会,如实回答:“百分之一。”

 

闻言我把怀里的抱枕扔过去。妈的,为什么这人比我还要了解我自己!

 

想着要扳回一把,冲动之下我把人推倒,跨坐在他腰上放狠话:“你真觉得我没那个胆子?”说完我扯开夏彦的衣服,张嘴在他胸口咬了下去。听到夏彦抽了口气后,我才松口,看着自己的牙印说不出的满足。

 

“晚安。”我在他额角留下一吻后,便关灯拉上被子睡觉,留夏彦一人靠着床头发呆。

 

事实证明,我还是有点色胆在身上的。


大头夏夏

【夏彦】下雪了

ooc我的错

夏彦你的,ooc我的

激情短打


终于下班了。

走出律所大门你就看见那熟悉的栗子头发向你奔来。

是夏彦。

工作时的疲惫和不愉快在看到他的瞬间一扫而空,你看着他那灿烂的笑容,好似冬日里的暖阳,足以让你十分温暖。

“怎么样,我的华生,今天工作还顺利嘛?”少年好听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还有点儿笑意。你抬头看他,不明白他为什么笑,却却被你的反应逗得直接笑了出来,笑够了才戳了戳你的头发。

你打开手机相机一看,原来是摸鱼睡觉造成的一处刘海直接翘了起来,样子还有点滑稽,这让你突然一下红了耳垂,赶忙抬起手遮住刘海。

“哎呀遮什么呀,挺可爱的呀。”夏彦笑着打趣着你...

ooc我的错

夏彦你的,ooc我的

激情短打






终于下班了。

走出律所大门你就看见那熟悉的栗子头发向你奔来。

是夏彦。

工作时的疲惫和不愉快在看到他的瞬间一扫而空,你看着他那灿烂的笑容,好似冬日里的暖阳,足以让你十分温暖。

“怎么样,我的华生,今天工作还顺利嘛?”少年好听的声音在你耳边响起,还有点儿笑意。你抬头看他,不明白他为什么笑,却却被你的反应逗得直接笑了出来,笑够了才戳了戳你的头发。

你打开手机相机一看,原来是摸鱼睡觉造成的一处刘海直接翘了起来,样子还有点滑稽,这让你突然一下红了耳垂,赶忙抬起手遮住刘海。

“哎呀遮什么呀,挺可爱的呀。”夏彦笑着打趣着你“夏彦!”你佯装生气地拍了一下夏彦,他也卖力的配合着你。

“哎呦,下手轻点,还有,我刚才没骗你……真的很可爱。”少年挠挠头。

这时一片雪忽然落在夏彦手上,他惊喜地说到“华生你看,下雪了!”

你没说话,只是看着他。

“夏彦。”

“嗯?”

“你也很可爱。”





祝看的开心



饺兔
第一眼真的以为……

第一眼真的以为……

第一眼真的以为……

宁嗣音

不想入坑未定……

但是他叫我爷诶……嘿嘿彦彦子

不想入坑未定……

但是他叫我爷诶……嘿嘿彦彦子

눈_눈

四个人的都p完了!

左律的在上一条

咱就是说 他们三个红底都和结婚照一样 只有左律的红底照和去考法考一样[doge] ​​​

四个人的都p完了!

左律的在上一条

咱就是说 他们三个红底都和结婚照一样 只有左律的红底照和去考法考一样[doge] ​​​

境零
“让我康康,让我康康你斗笠下长...

“让我康康,让我康康你斗笠下长什么样子啊!”

“让我康康,让我康康你斗笠下长什么样子啊!”

美少女激推bot🌈

在别的地方发过的去年生贺

p1很荣幸地参加了未定韩服咖啡厅的活动,看到自己的作品被展出很开心

在别的地方发过的去年生贺

p1很荣幸地参加了未定韩服咖啡厅的活动,看到自己的作品被展出很开心

腐and男酮远离我

又是比别人慢一拍刷大头x被大头蛊到不行,于是又回坑了一下…

大头太可爱了呜呜呜…虽然是个偏莫推…但是莫莫的图也太少了(?)收藏的全是大头夏(。)他也太可爱了————(大声)

羡慕去展的!…虽然这么说但是本社恐要是在现场也不敢去整活(。)

又是比别人慢一拍刷大头x被大头蛊到不行,于是又回坑了一下…

大头太可爱了呜呜呜…虽然是个偏莫推…但是莫莫的图也太少了(?)收藏的全是大头夏(。)他也太可爱了————(大声)

羡慕去展的!…虽然这么说但是本社恐要是在现场也不敢去整活(。)

muko

摸了,都是点图,p1是小陆总和彦彦比可爱大会(?

p2是莫莫子,对比一看,就很明显的小孩子就是粘牙

摸了,都是点图,p1是小陆总和彦彦比可爱大会(?

p2是莫莫子,对比一看,就很明显的小孩子就是粘牙

沫一Mousse

“亲爱的,我想你了”|未定F4

✓生病撒娇向


梦醒时分,只觉得身边空空荡荡。体温在被子的包裹下升腾起来,嘴唇微微翻起一层干皮,只觉得喉咙干渴。

身子抽空般地没有力气,懒懒地啜饮一口床头的温水,摸索到枕边的手机,按开的一瞬间屏幕光刺痛了视神经。

点开绿色的软件又退出,手指滑倒最底端,选择了手机最初始的联系模式。


忙音不过响了一下,电话就被接通。未等对方开口,一句轻轻软软的呢喃从口中溜走。


——“亲爱的,我想你了。”


ver.左然


“……”

耳廓泛起红晕,热度几乎烧到耳根。他轻轻捂住话筒,在同事洞悉一切又带着会心的目光中歉然一笑,旋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轻轻掩门。


“睡醒了?马上就下班了,...

✓生病撒娇向


梦醒时分,只觉得身边空空荡荡。体温在被子的包裹下升腾起来,嘴唇微微翻起一层干皮,只觉得喉咙干渴。

身子抽空般地没有力气,懒懒地啜饮一口床头的温水,摸索到枕边的手机,按开的一瞬间屏幕光刺痛了视神经。

点开绿色的软件又退出,手指滑倒最底端,选择了手机最初始的联系模式。


忙音不过响了一下,电话就被接通。未等对方开口,一句轻轻软软的呢喃从口中溜走。


——“亲爱的,我想你了。”


ver.左然


“……”

耳廓泛起红晕,热度几乎烧到耳根。他轻轻捂住话筒,在同事洞悉一切又带着会心的目光中歉然一笑,旋即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内轻轻掩门。


“睡醒了?马上就下班了,等我回去。”


ver. 莫弈


女孩子虚浮又有些喑哑的声音透过话筒传来,听起来不甚清醒。他想你应该是睡的有些懵了。


“嗯,我也想你了。”第一时间,他还是决定回应你少有的直白的思念。

“还难受吗?给你做了红糖粥,马上就到……嗯,当然是和我一起。”


ver. 夏彦


“我来了我来了!”

话筒内朝气蓬勃的声音仿佛和窗外的声音有所重合。你的脑子尚不能很好地运作,只一头雾水地向外看去,才惊觉夜色已逐渐覆上城市的边缘。


“刚刚去给你买了好吃的走,到楼下你就给我打电话啦。”微烫的手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被轻轻握在手中,“我们果然很心有灵犀。”


ver. 陆景和


“姐姐你醒啦~”掩饰不住的欣喜几乎穿过手机扑面而来

“姐姐我也好想好想你!”

“对不起啊……今天没办法一直陪着姐姐……我我马上就把后边的会开完,十分钟!”

刚睡醒还迷迷糊糊脑子根本跟不上那急切又跳跃的话语,只好轻轻嗯一声来回应少年人溢出话筒的思念。

“姐姐,等我。”


  ——by Mousse


君壹心

不玩未定的亲友的答案哈哈哈哈

所以左然真有这么像霸总吗😂

不玩未定的亲友的答案哈哈哈哈

所以左然真有这么像霸总吗😂

灼漪
空间都在发怎么能没有我们小夏铁...

空间都在发怎么能没有我们小夏铁血单推人速速p了

空间都在发怎么能没有我们小夏铁血单推人速速p了

哈奇奇摸鱼鱼
#占tag致歉!! 孩子的毕业...

#占tag致歉!!

孩子的毕业论文调查问卷!请各位律政佳人帮忙填填!!求求了!!顺便俺请评论区的一位律政佳人喝杯奶茶【安详】请看看娃🙏🏻

#占tag致歉!!

孩子的毕业论文调查问卷!请各位律政佳人帮忙填填!!求求了!!顺便俺请评论区的一位律政佳人喝杯奶茶【安详】请看看娃🙏🏻

SSSTAR

原来这么多天图一直没发出去。。。

原来这么多天图一直没发出去。。。

YAX_蘭茝

我的夏彦一定会来娶我,一定会长命百岁,一定会开心的套大鹅

我的夏彦一定会来娶我,一定会长命百岁,一定会开心的套大鹅

-水屰月-
我流粗糙草稿彦彦子

我流粗糙草稿彦彦子

我流粗糙草稿彦彦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