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夏日

19052浏览    13256参与
深眠川蔌

烧鲤鱼

最后他们随随便便地进了一家店。

一家卖鲤鱼烧的店。

店内人不多,但也不冷清。打下手的是个差不多和安迷修同龄的女生,黄灿灿的卷发,眼睛绿森森的,看上去有几分鬼气。她看见安迷修和雷狮进来,霎那间扬起莫名其妙的笑容,意味不明地把手指放在红唇上嘘了一声。

“Viens ensemble?”

“Ensemble.”

安迷修被盯得不自在,拽了拽自己过高的衣领,长吁一口气。――他想假装自己很热。但实际上确实是这样。

女生抬手,伸出两根手指在眉毛处比了一划,倾身过来凑近了安迷修的耳朵,呢呢喃喃不知道说了什么。一连串的法文,她在他尚未反应过来时又转过身去,若无其事地敲打收银机。

安迷...


最后他们随随便便地进了一家店。

一家卖鲤鱼烧的店。

店内人不多,但也不冷清。打下手的是个差不多和安迷修同龄的女生,黄灿灿的卷发,眼睛绿森森的,看上去有几分鬼气。她看见安迷修和雷狮进来,霎那间扬起莫名其妙的笑容,意味不明地把手指放在红唇上嘘了一声。

“Viens ensemble?”

“Ensemble.”

安迷修被盯得不自在,拽了拽自己过高的衣领,长吁一口气。――他想假装自己很热。但实际上确实是这样。

女生抬手,伸出两根手指在眉毛处比了一划,倾身过来凑近了安迷修的耳朵,呢呢喃喃不知道说了什么。一连串的法文,她在他尚未反应过来时又转过身去,若无其事地敲打收银机。

安迷修摸了摸冒汗的鼻尖,有点不知所措。十几年的生活经验没有教会他如何应付一个讲法文的女生。他迷迷茫茫地往前走,女性自带的体香闻得他奇怪地不适,他不好说出口,只能靠不停地走来缓解自己的异样。安迷修希望可以踱步,来来回回,五十次。可是不行,身后还有雷狮。他能感受到带电的视线。雷狮在探究他,或者说,是对他感到“好奇”。

他们绕过一排排桌椅来到了最角落。这就很糟糕,安迷修还是很热。但是再也没有更长的路给他时间以冷却。他觉得自己的脸一定红得不能看了。雷狮会怎么想?

角落那里摆了棵树,叶子的轮廓打在墙上,像是个伫立沉默的摆渡人。前桌帘幕后传来碗筷乒林乓啷的响声,续长胡须的厨师熟练地操作着,那条鲤鱼被铲子翻到半空中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旋转,一下子掉落在高温的铁盘上,滋啦啦地响。无理由的感同身受。他感觉自己就像是那条鲤鱼。

安迷修收回视线,偷偷地看倒映在桌面上的雷狮的影子。雷狮并没有什么动静,还是那副沉默冷静的神情;他低头玩手机,不知道和谁聊天;昏黄的光线透不过雷狮长而密的睫毛,笼罩下一团阴影罩住那双眼睛和闪烁的电火花。他悄悄地把手指放上去,无意触碰抚摸一个倒影。他此刻在做自己一直所嗤之以鼻的事情,他竟然在为一个虚像而心悸。

“你会说法文?”

冷不丁的询问。唠家常的语气。少年并没有抬头,还是低头看手机。手机屏幕闪着的光将他瘦削的脸照亮,仿佛正在朝圣的信徒。只是神色过于严肃和桀骜不驯,因此透露出沙漠狂草的傲气来。没有过多的语缀,也没有什么恭维,单枪匹马地,悠哉游哉地,荡到安迷修眼前。十分的“若无其事”――安迷修感受不到少年任何的欲望和企图,他开始放松警惕。

“会一点。”

“可你常年住在维多利亚。”

“自学。”

雷狮忽然没了声音,他也不知道说什么。两个人继续沉默着。店外夜风兴起,街边有人拉起巴赫的《G弦上的咏叹调》,小提琴的声音在漆黑里响起来,像无声涌动的涓涓河水,此刻因为夜的缘故它已不再拥有肉眼可见的清澈,灯影在微微泛起的水波上荡着脚,闪闪烁烁。有个吉普赛女郎在桥的一头跳舞,裙子旋转成松饼的形状,上上下下地重复飞快运动着的圆弧轨迹。安迷修注意到女郎的头巾,那里绣了波浪纹,还插了几枝很小很小的白花――花瓣是纯白,花蕊是鹅黄。他猜女郎画了妆。

无意识。现在他也愿意这么说。无意识间,他们的手都触碰到桌子的菜单上。两个人的手指,两个截然不同的温度。安迷修反应很迟钝,他天生对于肢体的触碰没有什么太多的感觉。起初雷狮好像也没什么太大的反应,继续看自己的手机。直到那首巴赫的小提琴曲结束,另一种风格的萨克斯乐曲奏响的时候,他才觉察到少年温热的手指。

雷狮有蝴蝶一样的,好看的手指骨。他发誓这是有生以来看过最好看的手,至少现在是。帮安莉洁被瓷片割伤的手背上药的时候,他仔细看过女孩子的手,白得出奇。雷狮的竟出奇地和女孩子相似,只是更纤长些。

“3702号的两份烧鲤鱼。”

女生将盘子挪动到他们的中央,她看到了他们两个人快要交叠在一起的手。安迷修迅速抽了回去,侧头往窗外看,看那些年轻男女唱歌舞蹈。他不知道雷狮有没有在看他,他知道自己现在并不适合与别人直接对视。外面的路灯照得街道亮堂堂,路人站在灯下就是一只孤鹤。

烧鲤鱼还冒着热气,上面撒了一层又一层的酱汁。报复较劲一般,他往自己那盘烧鲤鱼上狂加辣椒粉,然后用勺子把鱼的脆皮给剁碎,剁成小粒小粒。然后接下来就是鱼身,还有鱼尾。他感觉自己在宣泄点什么。这不是很对的。








吃完之后。雷狮说他想去买瓶啤酒,顺带捎点烤串回去。

他皱着眉头――他并不喝酒,也不喜欢烧烤的味道。但是仍然跟着雷狮走到夜市里头。那是安迷修从未走进去过的领域。灯红酒绿。

“我不知道你喝酒。”

他半天酝酿出这一句。雷狮正在不远处拿酒和烤串,耐心地将那些东西分门别类地放好,最后再统一装在一个大的黑色塑料袋里。卖烤串的是个穿红色短袖的黑壮汉子,

“偶尔。”

“喝酒伤身。”

他叹了口气――他知道自己管不着。雷狮闻言歪头看着他,紫眼睛噼里啪啦地闪出电火花来;他闻到一大股烧焦味儿,他以为是他自己,实际上只是夜市某些手艺拙劣的人烤糊了肉罢了。

“我可不会因为这种事死掉。”

雷狮轻蔑地挥了挥手,把那些觊觎自己宵夜的苍蝇赶走。然后慢悠悠地从口袋里摸出耳机戴上,十分随意地将模式切换成随机播放。

真是自信呐。安迷修想。

他们路过小提琴手和吉普赛女郎,他们仍然在弹唱;各种店铺大开张,年轻情侣、朋友、夫妻,手挽手在街上走,手里提着个袋子,嘴里说着世俗的话;一大堆卖小东西的小贩串街串巷地跑,并不是卖给小孩儿的,这个时候是大人们的童心时间。他们也会喜欢上一些发卡头饰吊坠,小巧的,鲜艳的。重返童年四五岁。

他和雷狮。他和雷狮。他们一起在夜里的街上漫步前行,像恋人又像挚友。不是、不是爱情,什么也不是,只是单纯的“我们一起”而已。





“哥哥,给你的漂亮朋友买枝花吗?”

一个小孩扯住他的袖子,抱着一大捧桔梗花。安迷修一口气买了一大束,小孩把花用麻绳捆起来,扎好,不递给安迷修,反而递到了雷狮的手上。他忍不住笑出了声。雷狮有些恼怒,但也很无奈,勉勉强强把花夹在腋下,沾着雨露的花搞湿了雷狮的外套。小孩站在一边,茫然地看着两个少年莫名其妙的反应。

这个时候的夜晚无星无月。他们渐渐远离了集市的喧闹,回到原来的街道。雷狮带着一大束桔梗花和啤酒烤串,而安迷修两手空空,他手上拿着雷狮脱下来的湿了的外套,正拨通家里的电话。好事的邻居柏里亚小姐在高高的屋顶上用望远镜看见了他们,用当地的俗话来调侃安迷修。安迷修抬起手捂住耳朵,将另一边的通话声音调到最大。









电话对头传来久违的问候。

“哥哥晚上好啊。”

“那么晚还不回来你是不是打算和那个新住客开房啊?”







注:①Viens ensemble?一起来的?

②Ensemble.一起的

零星散落
上课时间的学校食堂

上课时间的学校食堂

上课时间的学校食堂

零星散落
黄昏时分的粉红云

黄昏时分的粉红云

黄昏时分的粉红云

零星散落
2019 夏 — 午后

2019 夏 — 午后

2019 夏 — 午后

何怪兽耶

时间很短,天涯很远。这世上任何地方,都可以生长;任何去处,都是归宿你。

时间很短,天涯很远。这世上任何地方,都可以生长;任何去处,都是归宿你。

水水有点水
夏日甜心少女。 广州的冬天能算...

夏日甜心少女。

广州的冬天能算冬天吗,还是吃个西瓜压压惊

夏日甜心少女。

广州的冬天能算冬天吗,还是吃个西瓜压压惊

然然
广东的秋天总是来的特别慢如今已...

广东的秋天总是来的特别慢
如今已经十月中旬
我仍然是短裤短袖
仍在享受夏天带来的微风和燥热

猕猴桃成熟的刚刚好
吃上一口 眼睛会眯上一条缝

广东的秋天总是来的特别慢
如今已经十月中旬
我仍然是短裤短袖
仍在享受夏天带来的微风和燥热

猕猴桃成熟的刚刚好
吃上一口 眼睛会眯上一条缝

狐弱影

小男孩

突然好想当清清秀秀温温柔柔的小男孩。


夏天的时候穿着宽松的T恤短裤坐在树荫下看书,被活泼的同伴拉着去玩,夹着夏日微微带着一点热气的风在田野上跑过,听着蝉鸣,笑着看着同伴抓青蛙抓不到掉到小溪里气恼的表情,自己也被恶作剧泼了一身水,衣服湿了就放开了玩,玩到黄昏,人字拖一定要丢一只,然后拎着另一只,赤脚跟着同伴慢慢走在回去的路上,路有点硌脚,还带着夏日的温度,衣服因为沾了水紧紧贴在身上。看着天一点一点暗下去,到家的时候会因为丢了拖鞋而且脏兮兮的一起被骂,低头瞥见同伴偷偷吐舌头,努力憋笑,装作听进去的样子点点头,当大人的乖小孩,可是心里早就想好明天一起去哪里玩了。

突然好想当清清秀秀温温柔柔的小男孩。


夏天的时候穿着宽松的T恤短裤坐在树荫下看书,被活泼的同伴拉着去玩,夹着夏日微微带着一点热气的风在田野上跑过,听着蝉鸣,笑着看着同伴抓青蛙抓不到掉到小溪里气恼的表情,自己也被恶作剧泼了一身水,衣服湿了就放开了玩,玩到黄昏,人字拖一定要丢一只,然后拎着另一只,赤脚跟着同伴慢慢走在回去的路上,路有点硌脚,还带着夏日的温度,衣服因为沾了水紧紧贴在身上。看着天一点一点暗下去,到家的时候会因为丢了拖鞋而且脏兮兮的一起被骂,低头瞥见同伴偷偷吐舌头,努力憋笑,装作听进去的样子点点头,当大人的乖小孩,可是心里早就想好明天一起去哪里玩了。

小甜染鹅

夏日情书

夏天的微风,混着海盐冰淇淋的味道


坐在咖啡店外刚好能被阳光沐浴的那把复古单人椅上,青绿色遮阳伞打下一片阴影


轻甜微热的风,惬意舒缓的阳光,勾勒出少女洋溢笑意的侧脸轮廓,行人来来往往


光下的玻璃杯,在桌面上映出一道彩虹


少女漂亮的粉蓝格裙,那是清晨第一束光


湛蓝的天空与大海连接一色,纯白的云朵点缀其间,一切都好像玻璃罐中五颜六色的汽水糖果,拂过清凉夏日的气息


闲走着吧,说不定在街口能续上一支冰淇淋或一杯加满冰块的饮料


少女被拥抱着,眼睛红了

夏天的微风,混着海盐冰淇淋的味道


坐在咖啡店外刚好能被阳光沐浴的那把复古单人椅上,青绿色遮阳伞打下一片阴影


轻甜微热的风,惬意舒缓的阳光,勾勒出少女洋溢笑意的侧脸轮廓,行人来来往往


光下的玻璃杯,在桌面上映出一道彩虹


少女漂亮的粉蓝格裙,那是清晨第一束光


湛蓝的天空与大海连接一色,纯白的云朵点缀其间,一切都好像玻璃罐中五颜六色的汽水糖果,拂过清凉夏日的气息


闲走着吧,说不定在街口能续上一支冰淇淋或一杯加满冰块的饮料


少女被拥抱着,眼睛红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