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夏日

53872浏览    15066参与
驮聆TUO
DAY11 悠长夏日~ 素材参...

DAY11

悠长夏日~


素材参考:鲨鱼辣椒


DAY11

悠长夏日~


素材参考:鲨鱼辣椒



蓑鲉
2/365 好几年前在南京拍的...

2/365

好几年前在南京拍的

今天在整理相机卡的时候整理出来的

我把颜色调整为记忆中最温暖的蓝色

那年夏天在南京的几天真是难忘啊

2/365

好几年前在南京拍的

今天在整理相机卡的时候整理出来的

我把颜色调整为记忆中最温暖的蓝色

那年夏天在南京的几天真是难忘啊

熊

all日-聖誕精靈

Ooc注意


只有影山受傷的世界注意


遲來的聖誕賀文


人口爆炸的21世紀,要送禮物的人太多,聖誕老人也就忙不過來了。所以聖誕老人會拜託一些心地善良的人類,把他們變成聖誕精靈到處去散播美夢和禮物,如果是壞孩子也會收到無傷大雅的懲罰。


1.


在意大利度過聖誕節的影山早早就準備上床睡覺,外面到處都是聖誕節的氣氛和紅色白色的裝飾,其他隊員早就出去慶祝了,宿舍裡靜悄悄的。


“日本人才沒有在過聖誕節。”影山覺得自己與聖誕節歡樂的氣息格格不入,關燈把被子蓋過頭,不久就睡著了。


夢裡……...

Ooc注意

 

只有影山受傷的世界注意

 

遲來的聖誕賀文

 

人口爆炸的21世紀,要送禮物的人太多,聖誕老人也就忙不過來了。所以聖誕老人會拜託一些心地善良的人類,把他們變成聖誕精靈到處去散播美夢和禮物,如果是壞孩子也會收到無傷大雅的懲罰。

 

1.

 

在意大利度過聖誕節的影山早早就準備上床睡覺,外面到處都是聖誕節的氣氛和紅色白色的裝飾,其他隊員早就出去慶祝了,宿舍裡靜悄悄的。

 

“日本人才沒有在過聖誕節。”影山覺得自己與聖誕節歡樂的氣息格格不入,關燈把被子蓋過頭,不久就睡著了。

 

夢裡……

 

明亮的燈光還有喜慶的‘Jingle Bell’的音樂,吵得影山掀開被子,看看是誰在打擾他睡覺。轉頭便發現翔陽穿著聖誕節主題的馬甲背心和短褲,頭上帶著可愛的聖誕帽站在他的床前。

 

‘Jingle Bell’是翔陽唱的版本。




翔陽歡樂世界:Wid.7300641


梓煜

“ 雨湖の夏 ”

出镜:小敬

“ 雨湖の夏 ”

出镜:小敬

Cp中毒患者##

归国子女(9)【all日向】

#临时写出来的,所以有点凌乱就是了

#多数剧情向,有研日,但多数夏日表现(有妹妹爱慕姐姐的场景,如不喜就别看)

#写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在写啥

#希望在不踩雷的情况下阅读!那么以下!


「研磨欧尼酱,早上好!」


原本不该出现的人,却出现了在研磨的面前,还不止于此,如果研磨没记错的话,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好像应该是他的学校,音驹高中,而音驹高中是在东京的对吧?


面前的橘色头发的少女,比自己矮了许多,还绑着低双马尾,一副年幼的样子和某人很相似,她一副很有精神的样子,而少女也站在了研磨的面前,貌似很自然地。但这里,可不是宫城,而是东京。...


#临时写出来的,所以有点凌乱就是了

#多数剧情向,有研日,但多数夏日表现(有妹妹爱慕姐姐的场景,如不喜就别看)

#写的我,根本就不知道在写啥

#希望在不踩雷的情况下阅读!那么以下!


 

「研磨欧尼酱,早上好!」

 

原本不该出现的人,却出现了在研磨的面前,还不止于此,如果研磨没记错的话,他现在所在的地方,好像应该是他的学校,音驹高中,而音驹高中是在东京的对吧?

 

面前的橘色头发的少女,比自己矮了许多,还绑着低双马尾,一副年幼的样子和某人很相似,她一副很有精神的样子,而少女也站在了研磨的面前,貌似很自然地。但这里,可不是宫城,而是东京。

 

所以,年仅10岁左右的少女,为何会在这里?

.

.

.

.

.

.

时间回潮昨天晚上,自从宫侑和宫治来了日向的房间后,日向总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这还不止。日向在放学回来后,就一直心神不宁,从玄关那边的高低台阶那边不小心摔倒,进入客厅的时候还忘记开门直接撞了上去。

 

吃晚餐的时候,被盛起的食物跌下来也没有反应,日向的眼神呆滞,家人们都不禁为日向担心,问候了几句,日向赶紧摆摆手说着自己没有事,还说吃饱了就上房间去了。家人们看向那几乎没有动过的食物,心想日向肯定有心事了。

 

因为是那么喜欢吃东西的人啊?突然间不吃什么的,肯定是有心事的吧?

 

他们那么想,可是日向不说,他们也无从解决啊。父母两人有些烦恼,而日向夏坐在一旁静静地吃着晚餐,时不时看向了日向原本坐着的位置。她知道日向是怎么了,但是,她并不想说出口。

 

因为说了的话,日向翔阳肯定会离开她的身边的,所以她不想。

 

那是她唯一的姐姐,心心所念的人,终于期盼到日向回到了日本,她怎么可能还会放开她。可是。

 

日向夏握紧了手中的勺子,然后放了下来,对着父母说道她也饱了就先上楼了,可日向夏也和日向同样,那盘子上的饭菜根本就没什么动过,父母两人有点对这两姐妹有些担心了,都心想道到底怎么了。

 

而日向夏上楼后,就是站在了日向的房门前,她看到房门没有被关上,反而透露了缝隙,所以她轻轻一推,从那缝隙中偷看里面的人。她看到,日向拿着一张纸,夏不知道纸上写着什么,但是她看到了日向唉声叹气的模样。

 

她知道,这不是什么好的征兆。

 

她看到日向把纸放进了桌子的抽屉里,然后拿毛巾和换洗衣服就从房间里出来(夏躲在自己房间了),看到日向完全离开这条走廊,夏才静悄悄的走进去日向的房间,她轻手轻脚地拉开了桌子的抽屉,看到了最上层的纸张。

 

写着的是,『全国青少年沙排强化合宿,受邀者:日向翔阳。由衷的希望日向翔阳同学能够参加此合宿。』

 

夏看着那张纸,双手颤抖的握紧了纸张,两侧都皱起来的程度,她才察觉到自己的慌张。

 

「沙排………强化合宿………?」

 

如果没记错的话,欧内酱现在没有参加任何关于沙排的活动,学校的社团活动也只是成为了经理,也没有再去打排球了,但为何会有这邀请?

 

为什么,他们都要从夏的身边夺走欧内酱?

 

听到楼梯口的脚步声逐渐靠近,在慌乱之下日向夏把纸张塞进了自己的口袋,然后立刻从日向的房间出来,急忙跑到自己的房间去,也不忘记轻轻关上日向房间的房门,以免露出破绽,不过。

 

日向夏从口袋里拿出纸张,她不小心将这张纸拿出来了。

 

「………不准,夏不准,欧内酱哪里都不能去,只能留在夏的身边,因为那是夏的欧内酱,是夏的。」

 

夏甚至想撕烂这张纸,不让日向再看到这张纸的程度,但她还是把纸张藏了起来。可也瞒不了多久,日向夏想到一个办法,不让欧内酱找到这张纸,那么就由自己把这张纸带到其他地方去不就好了吗?

 

所以就出现了那么一个戏码,也就是日向夏独自一人来到了东京,和路痴的姐姐不同,日向夏对路的记性很好,而且也很勇敢地一个人来到了音据高中这里。

 

「研磨欧尼酱,早上好!」

 

「诶」

 

大概就是这样,日向夏就来到了研磨的面前,研磨也睁大了眼睛,被夏突然的出现而吓到,也惊讶她的到来。

.

.

.

.

.

.

「啊,小不点,是啊,你的妹妹在音驹高中这里,没事的别太担心,直到你过来我们会照看她的,小事一桩,小不点你过来的时候小心一点,那我们等你过来」

 

黑尾挂掉了电话,刚刚他是在打给日向,从日向那慌张的声音来看,日向似乎已经知道了夏突然的不见,因为夏没有提前通知学校为何没有来上学,学校老师就直接打给了日向妈妈,日向妈妈也完全不知道夏为何没有去学校。

 

而且日向妈妈也有看到夏背着书包去上学了,却没想到夏没有去?那么夏去了哪里?当她们知道夏的失踪,日向妈妈也当然第一时间打给了日向,日向收到消息后就是去夏的学校附近去找日向,直到黑尾打电话过去了,日向才知道夏偷偷去了东京。

 

日向虽不明白为何夏要去东京,但没事真的太好了,日向心想道。然后也通知了日向妈妈一声后,她也独自一人坐列车去往东京的路了。

 

场景转到音驹高中这里。

 

夏一脸不服气的模样看着黑尾,对他那通知日向的举动感到很不满,她就是为了不让姐姐父母知道她来到这里才什么也没说的,可黑尾居然破坏她的计划了!夏看到黑尾就是一声“哼”,貌似很生气。

 

黑尾无奈,因为没办法将夏的存在不告诉日向啊,更何况夏什么也没有通知一声就单独来到东京,虽说没有迷路是最好的,但万一有坏人抓走了夏这个小孩怎么办?黑尾的举动也是为了让夏的家人放心啊。

 

真是个不省心的孩子………

 

夏明显在赌气,还抱着双手得,完全不理会人,也有原因是因为夏得知黑尾打电话给日向,夏本想要逃跑结果就被抓回来了,所以现在正“乖乖”地坐在凳子上等着日向过来接她呢。

 

「夏酱你为什么突然离家出走啊?」

 

一旁的夜久忍不住那么问到。夏睁开一只眼睛斜眼看向声音来源,知道了是夜久后就稍微透露她为何要离家出走,因为之前夜久和夏的关系还蛮好的,所以夏也很愿意和他说话。

 

「因为我要把东西藏起来,不给欧内酱」

 

「把东西藏起来?那东西是……..?」

 

夜久接着下去问,夏点点头,然后从背包里拿出那皱巴巴的纸张,递给夜久看。夜久看到纸张上写的字后,表示很惊讶,这不是全国只有那么几人才有的合宿机会吗?日向居然拿到了?

 

是令人开心的信息,可为何夏要带着这张纸,还说要藏起来?他们有些不明,也试图从夏的嘴里得知答案,夏看到他们眼睛里透露出求知欲,她低下了头,然后扭扭捏捏才说了出来。

 

其实,说不定夏也想找人商量。

 

「夏不想让欧内酱回去沙排……..」

 

「夏酱不喜欢日向打沙排吗?」

 

「喜欢,最喜欢了!」

 

「那为什么?」

 

「……..因为接触了沙排的话,欧内酱,一定会想要回去巴西的,所以,夏不想让欧内酱接触沙排!」

 

时常能看到日向对着那相册有着思念的眼神,时刻让夏觉得,日向一定是怀念巴西了,也怀念那相册里的人们,所以才心急了吧。

 

「欧内酱哪里都不能去…….只能留在夏的身边…….」

 

因为那是夏好不容易期盼到的事物。

 

不想轻易的放手。

 

「那夏你好自私啊」

 

「喂列夫!你对着小孩子说什么啊!」

 

「痛!夜久前辈请不要踢我!我只是在说事实而已啊!」

 

列夫的一句话,引起了夜久用脚踢他,而列夫的话,也让夏愣住了,她自私?

 

「夏…….自私?」

 

夏看着列夫,想从他的嘴里听到一些话,列夫本想要继续说的,结果被夜久一眼瞪过去,让列夫害怕得不敢说出口,但夏的眼神,似乎在等待着回答,夜久也才没办法的让列夫开口,说不定说出来,夏也才会明白吧。

 

「因为那些,只不过是夏你自己的想法,并不是日向说出来的吧?」

 

「夏的…..想法?」

 

「对啊。我问你啊,日向她有表明过她想抛下你去沙排吗?」

 

「没,没有……」

 

相反的,是为了家人而放弃了沙排。

 

「那不就可以了吗?还是说,夏你知道了什么,所以才那么心急吗?」

 

列夫说的每一句话都刺中了夏的心,她的确是知道了,所以才会如此的心急。毕竟她知道的是,日向有想回去的意愿,只是因为她和爸爸妈妈,所以才不能随心所欲,时常看着那相册,让夏有些心痛。

 

她喜欢日向打沙排的同时,又不愿意让日向回去沙排。

 

这种心情十分矛盾,她也知道。

 

只是,又有谁明白,她是等待了多久才等到日向来到她的身边的呢?等到那亲切,和蔼可亲,总是对她很温柔的姐姐留在自己身边,花费了多长时间呢?

 

一个人很孤独,尤其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只能看着电视,玩着手中的玩偶。只是某天,父母突然说要去旅行,而目的地是在巴西的时候,夏也跟着去了,毕竟不可能留她一人在家中,不然那该有多危险啊?

 

夏还记得,3岁那年第一次坐的飞机,从窗口看到的云海,摇摇晃晃的飞机,因兴奋而感到疲倦,睡在了母亲的大腿上,直到醒来的时候,是一双圆滚滚,和她一样是琥珀色眼瞳的双眼在盯着她看。

 

夏差点没被吓坏,而那个人也露出了很抱歉的表情,还双手合掌的道歉。夏看着面前的人有着和她一样的橘色头发,相似的样貌,还有那露出牙齿的笑容,宛如阳光照射一般的耀眼,只是和夏不同的是,她那褐色的皮肤。

 

除此以外,都和夏很相似。

 

夏不知道她是谁,只是在听到父母对自己介绍的时候,才明白了,面前的这个人是自己的姐姐。那时候夏才第一次知道了,她是有姐姐的事实。夏感到很惊讶,甚至对日向很认生,没什么敢靠近日向。

 

相反地,日向一直靠近夏,拿着糖果吸引夏,要不就邀请夏一起玩,爱玩的夏当然很快就被吸引过去了,两姐妹也一起在海边玩耍,玩得不亦乐乎的他们甚至还忘记了时间,不知何时已经从天亮变成了黑夜。

 

夏困得眼睛睁不开,等下一次睁开的时候,是发现自己被人背着,她感受着来自日向那不宽阔的后背,却异常的温暖。夏醒来的动静太大,背着她的日向发现了后就发出声音询问夏。

 

「Thereis still some way to get home, do you want to sleep again?」(翻译:还有一段路就到家了,你还要再睡会吗?)

 

才3岁的夏,而且母语是日语的她,又怎么能听懂日向在说什么呢?夏一脸疑惑日向到底说什么,日向才意识到自己说的是英文,夏根本就听不懂,于是她就用着那笨拙的日语,询问着夏,那断断续续的日语,有些难听懂。

 

只是,夏听到了自己的名字。

 

「Nastu,再,睡会?」

 

这一次夏听懂了日向所说的话,夏摇摇头,本以为日向会放下她才走,没想到日向依旧背着她,也没有放下的意思,因为姐姐背着妹妹,是一种责任?

 

「是,吗,那Nastu,和我说说,话,吧?」

 

不熟悉的日语,即使如此,夏还是明白那简单的单词,她遵从日向的话,和她聊聊。一人说话断断续续,一人回答着那断断续续的句子,两人也能沟通着,就这样,她们也终于要抵达了家了。

 

在进门口之前,那温暖的感觉,夏很是依依不舍,因为在家里从未那么开心过,也没有人陪她一起玩耍,就连今天,夏才第一次知道了,时间原来是可以那么快过的,而不是看着时钟,那缓慢移动的指针,默默等待时间过。

 

「欧内酱…….还能和夏一起玩……?」

 

夏小心翼翼地说出这句话,生怕日向听到后就会说出一些夏不想听到的词语,却没想到,日向的回答让夏眼前一亮。

 

「Natsu,是我的,妹妹,所以,当然,了!」

 

这是夏想听到的回答,她双手紧抱着日向的脖子,久久不离开,甚至晚上睡觉的时候也要在同一张床,还要手牵手才能睡着,那时候夏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晚上睡觉也不会觉得寒冷,冷风也不会从被子里吹进来,是因为有人挡住了那冷风。

 

温暖了自己。

 

之后夏每次都很期待去巴西的时刻,每次去巴西都激动得睡不着,而每一次回去的时候,夏都会问日向一句,『欧内酱什么时候才能和夏一起住?』,日向每一次的答案都让夏失落,但也从未气馁。

 

像是知道日向一定会有陪在自己身边的时候,而她也终于等到了。

 

所以,她也不想轻易地失去这个机会啊。

 

日向听完了列夫所说的话,表情变的凝重,她紧握着拳头,这些人根本就不明白自己有多么喜欢日向,甚至想破坏那总是让日向思念着的相框,就为了让日向只看着自己的存在。

 

她的姐姐,只要看着她一人就好了,除此之外,其他人都不需要。

 

所以夏,也其实很讨厌这个人的。夏看向的是还在玩着手机的研磨,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让夏感到烦躁。

 

为什么这个人会是欧内酱的男朋友?

 

听到的时候,还挺惊讶的,因为日向才回到日本没多久,居然出现了一个男朋友,而且每晚一直打电话聊天,让睡在日向床上的夏一直等待日向上床,时不时露出羞涩的模样,脸红的样子,让夏有些不满。

 

但欧内酱是如此的幸福,夏又怎么能破坏呢?

 

夏由得日向,但并不代表,她真的接纳这个名叫孤爪研磨的男人。

 

夏站了起来,然后走到研磨的面前,用着俯视的视线看向研磨,研磨察觉到有影子后就抬头一看。研磨歪头看着夏,想着她怎么走过来了,想开口询问的时候,却被夏抢先了一步。

 

「研磨欧尼酱,你真的很喜欢欧内酱吗?」

 

「诶」

 

突如其来的质问,给了研磨一个措手不及。她上次就想问了的,可因为日向也在场,就没有那种机会,现在有机会了,还不得赶紧问吗?

 

「嗯,喜欢」

 

但很快,研磨就回答了夏。没有一丝犹豫,坦率的眼神看向夏,没有撒谎,甚至直白得让旁人有些难受(音:为何要这样对待单身狗)。夏觉得这个回答并不意外,毕竟是喜欢自家姐姐的人,如果还带着犹豫的话,夏会直接向日向提议分手算了。

 

「那研磨欧尼酱,为什么在听到欧内酱很有可能要回去巴西,却没有任何反应?」

 

好像,满不在乎似的,不像自己,一直担忧着日向的离开。毕竟是自己喜欢的人,不想她离开是一种自然反应,可为何面前的人即使听到自己所说的话,却一丝反应也没有,让夏不禁怀疑他是否真的喜欢日向。

 

「…….你想要我有什么反应?」

 

可出乎意外的是,研磨的反问。夏愣住了一会,然后立刻回答。

 

「那当然是担忧啊!还有惊慌失措。但研磨欧尼酱,完全没有这种反应,其实你根本就不喜欢欧内酱的吧?」

 

夏带着自信那么说道。她期待研磨说不出口的模样,但可惜,研磨没有如她所愿,依旧是那副满不在乎的模样,没有一丝担心,也没有害怕的情绪。

 

为什么。

 

「如果翔阳真的想要离开,我不会阻止,反而支持她」

 

「为,为什么!喜欢的人离开自己身边什么的!难道你就没有不舍得吗!」

 

「嗯,我很不舍得翔阳的离开,但是。」

 

——你觉得你会拉得住一个坚定要离开的人吗?

 

研磨的回答,让夏说不出话来。当然了,如果日向要走的话,她又能怎么挽留日向?现在日向不离开,还不是日向还在犹豫着的原因么?这些她当然知道了,也知道日向犹豫的原因到底是什么。

 

还不是,日向放不下那所谓的家人。

 

所以才一直犹豫不决,决定不下来到底要不要回去沙排的道路,又或者说,潜意识已经在逐渐放弃这沙排了,就因为要陪伴在家人的身边。

 

这些夏当然知道了。

 

但是啊,想要喜欢的人留在自己身边,她也没有错啊……..?

 

研磨看到面前的人,紧握着拳头,像是在隐忍什么事情,他似乎有些明白夏到底在纠结着什么事情。日向打排球的身姿,很漂亮,看过日向打排球的人都赞同。

 

不想日向离开的同时,又纠结着想让日向继续打沙排。

 

而夏也知道,如果让日向继续打沙排,日向也只会回到巴西,继续和她喜欢的人们一起打沙排,再一次获奖。

 

可日本和巴西,实在太遥远了啊。

 

「研磨欧尼酱,你明明知道的,那段路途到底有多遥远」

 

所以你才会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稍微皱了眉头,你也不是同样不满着日向会离开么?可为何,你却说出违背内心的话呢?

 

不明白,为什么你能说出支持欧内酱的话。

 

明明,你和我是同类的。

 

可在听到你那么说的时候,心中又有一丝想要欧内酱回去沙排的想法。自己到底是怎么了呢、

 

「是啊……..欧内酱打沙排的时候,真的很漂亮」

 

即使在那不稳的沙子上,也能跳的如此的高。

 

「像一只小鸟一样呢」

 

如此地,自由自在。

 

「我也,很喜欢欧内酱打沙排的模样喔」

 

夏对着研磨那么说道。就像当初一样,看到日向打沙排,明明都是大人的队伍,却只有自家姐姐一个小孩参进了大人的队伍,可她也完全不输给大人,有着强劲的爆发力,比任何人跳的更高,在空中比谁都更自由动弹的日向。

 

也看到了,在打沙排中,笑的如此灿烂的欧内酱,是多么的耀眼。

 

夏的眼泪缓缓流下,她并不想让日向放弃沙排的,只是她不愿让日向离开自己身边而已。即使她知道,日向的归属是在哪里,在哪里才是发挥日向自身能力的最好的地方,她也不愿让日向前去。

 

她还想和日向多待久一些,想让日向看着自己的成长。

 

想看到,一回家后,就有人站在门口迎接自己回来罢了。

 

「回去后……我想和欧内酱说一句话,想对欧内酱说:“就算去追梦,也可以喔”

 

夏哭着笑着那么说道。

 

在全员都知道夏终于释怀了的时候,门外有个很大的动静,直接推开了体育馆的门口,速度快得根本就看不到人影,只见夏很快被人抱着,颤抖地抱着。

 

「夏你这个笨蛋!为什么一个人来到那么远的地方!万一被东京吃掉了怎么办啊!」

 

日向生气得颤抖,却又包含着担心,夏说了一句又一句的抱歉,也没让日向停止那哭泣,直到日向冷静下来了,才尴尬得缓和了一下。

 

日向牵着夏的手,也收到来自父母的信息,也得知他们就在音驹高中的校门口外等着了,在临走前,夏看向了研磨一眼。

 

然后说话,但没有发出声音。研磨透过那唇语,也明白了夏想传达的事物。

 

『研磨欧尼酱,谢谢你』

 

这一句是上文,下文则是。

 

『但研磨欧尼酱,你又什么时候该从欧内酱这边得知这一切的事情呢』

 

夏窃笑着,转过头用着天真无邪的笑容和日向说话。研磨看了一眼,然后露出了阴暗的神情。

 

是啊,他又该什么时候从日向的口中,得知这一些事情呢。知道了后,他又是否像和夏说的那番话一样,能办到支持日向呢。

 

只不过,那一切都要由日向和他说为前提。

 

『对吧,翔阳。』

 

研磨看向日向的背影,那逐渐远去的背影,最终也因体育馆的门被关上,那背影也消失在研磨的视线中了。


蔬与茉

♡ 

♡ 


「 我爱的不是夏日,是热烈 」 ​​​​

♡ 

♡ 


「 我爱的不是夏日,是热烈 」 ​​​​

林阿蹲
夏天时候画的一张狗狗相关的夏日...

夏天时候画的一张狗狗相关的夏日旅游插画练习,转眼冬天了终于有时间发发,真想回到疫情前自由自在旅游的状态,珍惜现在拥有的东西吧~~

夏天时候画的一张狗狗相关的夏日旅游插画练习,转眼冬天了终于有时间发发,真想回到疫情前自由自在旅游的状态,珍惜现在拥有的东西吧~~

熊

谷地日-夏日-pocky日

pocky日剛過,想到一個仁花x性轉梗翔陽的梗

三年級未畢業


“翔陽要…要玩pocky遊戲嗎?”仁花害羞的拿著巧克力棒邀請翔陽,因為是第一次邀請朋友玩這樣親密的遊戲,所以很害羞。

“好啊。”翔陽一邊回研磨短信,一邊乖乖地叼住巧克力的一邊。

“那、那開始咯!”仁花叼住餅乾的一邊,咔滋咔滋的往前咬。

翔陽也很自然的往前咬,咬咬咬,仁花已經開始猶豫要不要把餅乾咬斷了,但是翔陽還在往前啃。

然後翔陽就親上去了。

親上去了。

親了。


!!!!!!!!!!!!!!!!!!!!!!!

在旁邊看的眾人,尤其是菅原要哭出來了。(翔陽怎麼可以跟別人親親!!!!!...

pocky日剛過,想到一個仁花x性轉梗翔陽的梗

三年級未畢業

 

“翔陽要…要玩pocky遊戲嗎?”仁花害羞的拿著巧克力棒邀請翔陽,因為是第一次邀請朋友玩這樣親密的遊戲,所以很害羞。

“好啊。”翔陽一邊回研磨短信,一邊乖乖地叼住巧克力的一邊。

“那、那開始咯!”仁花叼住餅乾的一邊,咔滋咔滋的往前咬。

翔陽也很自然的往前咬,咬咬咬,仁花已經開始猶豫要不要把餅乾咬斷了,但是翔陽還在往前啃。

然後翔陽就親上去了。

親上去了。

親了。

 

!!!!!!!!!!!!!!!!!!!!!!!

在旁邊看的眾人,尤其是菅原要哭出來了。(翔陽怎麼可以跟別人親親!!!!!)

 “翔陽?”仁花臉紅的都要冒煙了,整個人搖搖欲墜,翔陽扶住她。

“不小心親上去了,仁花你還好吧?”

“因為昨天小夏玩,他每次都親上來,昨天嘴都被她親腫了。我還有拍照呢。”翔陽調出昨天的照片

 

昨天…..

“姐姐!來玩pocky遊戲吧!”小夏拿著兩盒pocky興沖沖的來找剛放學回家的翔陽。

“好啊。”翔陽坐在客廳沙發上,抱住飛撲過來的夏。

“誰先咬斷誰就輸了哦!”夏拿出一根餅乾讓翔陽先叼著,自己咬住另一端。

翔陽在一邊小口小口的咀嚼,另一邊的夏則是快速的在嘴裡咬斷然後往前知道跟翔陽的嘴巴撞在一起。

“啾~!”夏用力的親上去,然後露出得意的笑。

“小夏怎麼突然親過來?”好久沒被妹妹親嘴巴了,翔陽除了驚訝還有一點點害羞。

“誰叫姐姐平常忙排球社都很久沒跟我玩了!我要把沒給我的親親一次補回來!”夏揮揮手上的兩盒pocky。

吃完兩盒後,翔陽對pocky親親已經沒感覺了,甚至覺得很正常了,嘴巴也腫了。

姐妹兩最後嘟著微腫的雙唇來一張合照。

 

 

 

 

                                      

 

 

END

 


some nights
青空のコラージュ - 渡辺満里奈
莹一一拖延症晚期的我是否没救了?

小排球的一些摸鱼,存在我私设的if线和性转偶像翔阳,注意避雷!


P1…单纯想看王子翔阳礼貌而不失强硬地怼影山……

P2研日,设定曾经出现于我以前的彩蛋了。六翼的大天使长和他放在心底的小孩(翔阳翅膀收起来了)。翔阳脖子上的锁链是研磨送的一百岁礼物(如果没收会被小黑屋)。

P3P4是小狗狗翔阳,成年雌坠版本。对于穿裙子打球毫无自觉的小笨蛋~( ̄▽ ̄~)~(毕竟已经适应了)

P5是星日——实不相瞒我在春高摊子看他们俩对弈时就想画了。除此之外我还有另一个脑洞,就是路人不小心撞到光来,两人猝不及防亲上了~(参考佐鸣)

P6是杰尼斯偶像翔阳~感谢亲友提供的脑洞!说实话日本偶像pa研磨...


小排球的一些摸鱼,存在我私设的if线和性转偶像翔阳,注意避雷!



P1…单纯想看王子翔阳礼貌而不失强硬地怼影山……

P2研日,设定曾经出现于我以前的彩蛋了。六翼的大天使长和他放在心底的小孩(翔阳翅膀收起来了)。翔阳脖子上的锁链是研磨送的一百岁礼物(如果没收会被小黑屋)。

P3P4是小狗狗翔阳,成年雌坠版本。对于穿裙子打球毫无自觉的小笨蛋~( ̄▽ ̄~)~(毕竟已经适应了)

P5是星日——实不相瞒我在春高摊子看他们俩对弈时就想画了。除此之外我还有另一个脑洞,就是路人不小心撞到光来,两人猝不及防亲上了~(参考佐鸣)

P6是杰尼斯偶像翔阳~感谢亲友提供的脑洞!说实话日本偶像pa研磨绝对是永远的赢家!有好几套房子,可以绑定开会员接受礼物,拥有更多可以和翔阳见面的机会!

P7是夏日……没错你没有想错…骨科加GB——混邪杂食人表示吃得很爽……

P8是月日day贺图的废稿。

p9  P10是草稿。


彩蛋是高三翔阳~



guan77JJX子

见过花开了,花落谁家也无所谓了。

见过花开了,花落谁家也无所谓了。

宁

永远倾心于

阳光般热烈纯澈的少年气息


永远倾心于

阳光般热烈纯澈的少年气息


Mulicha(冬休中.)

无题习作 约莫2021/08/05作



一名学生推开教室的门,进入空无一人的教室,打开所有的窗户。使闷热消散,清风可入。随后,趴在自己的桌椅上,闭上眼睛。学生陆续来到教室,早自习开始,两座位空着。

清晨,湿气未失,凉爽宜人,蝉未醒,森林清净。"早苗,你也太为难人了吧。"黑短发少女跟在东风谷早苗身后走着。山路蜿蜒曲折,路边千树万叶受微风拂动。

"为什么不回答啊?早苗。"少女停下脚步说。"为什么一大早不去上学?而是来爬山?"东风谷早苗回头看着少女,三问无一应答,默不作声,走近少女身边,牵着少女的手,继续走着山路。

山顶愈近,山路愈陡。少女气喘吁吁,见太阳抬升,光束穿叶间,蝉鸣舞起,此...



一名学生推开教室的门,进入空无一人的教室,打开所有的窗户。使闷热消散,清风可入。随后,趴在自己的桌椅上,闭上眼睛。学生陆续来到教室,早自习开始,两座位空着。



清晨,湿气未失,凉爽宜人,蝉未醒,森林清净。"早苗,你也太为难人了吧。"黑短发少女跟在东风谷早苗身后走着。山路蜿蜒曲折,路边千树万叶受微风拂动。



"为什么不回答啊?早苗。"少女停下脚步说。"为什么一大早不去上学?而是来爬山?"东风谷早苗回头看着少女,三问无一应答,默不作声,走近少女身边,牵着少女的手,继续走着山路。



山顶愈近,山路愈陡。少女气喘吁吁,见太阳抬升,光束穿叶间,蝉鸣舞起,此时,炎热与混乱充斥山路。少女不再疑问与抱怨,托着双脚艰难行走,握住的手渐松。


至临溪大石处,稍作休息。脱下鞋子,脚已经充血肿胀,探入溪水中,拂过皮肤,冰凉之感,解炎热所至之苦。"真是对不起啊。"东风谷早苗对少女致歉。"没事了。"少女指着前方说。


达山顶,一山之中最平坦之处,两人走进神社中。无人参拜,艳阳下的安静。坐在这里,推开门就是圆形的湖。湖风宜人,刚好吹起发丝,拂尽汗珠。东风谷早苗端上一盘切好的西瓜。


"原来啊!风祝小姐就是你啊。"少女说道。东风谷早苗问:"要看看我穿上的样子吗?"少女答:"要!"一片云彩飘过,东风谷早苗穿着她风祝服装出现在少女眼前。"真漂亮啊!"少女称赞道。



"创造奇迹!早苗!我能跟你在一起,简直是我的荣幸。"少女拭过眼角擦去泪珠。增长的温度,每日都蚕食着湖水。"我给你看看,奇迹的力量!"东风谷早苗举起御币。



高空乌云汇集,阵风卷起叶片,细雨落入湖中,点起一片片涟漪。"哦!太厉害了吧!"少女冲出屋檐,雨水渐渐打湿头顶肩膀。她丝毫不在意,两处彻底湿透,少女握住东风谷早苗的手腕,将她也带出屋檐。



未有停意,愈发加大,雨水捡起的水花想抛入水中的石子。"这样会生病的,很麻烦的。"东风谷早苗说。少女应道:"有什么的,大不了就在被窝里裹着,吃退烧药!管它呢!来跳舞吧。"少女学着电影中的那些舞步,拉着东风谷早苗的手,嬉笑玩闹着,嘴里哼着不成音律的歌。



雨停了,"话说神社东西可真齐全啊,还有浴室。"少女说。脱掉湿透的衣服,冲洗雨淋的身体。少女靠在走廊的柱子睡下。"不做道别吗?"八坂神奈子问。"是啊。马上就要道别了。"东风谷早苗说。



飞行着,晚风吹过面颊,路灯明亮,街道无行人,远望楼宇林立,东风谷早苗将少女放在非常靠近城市的地方的车站。东风谷早苗见少女依旧熟睡,便转身离开。



"不辞而别可不好。"

"你醒着啊。"

"陪我一起回去吧。"

"好。"

"以后,还能见到你吗?"

"说什么呢?"

"就是问问?无心之举。"

"是这样啊。"

......

"到家了。"

"真是,好快啊。"

"..."

"你怎么亲我啊?"

"表白。"

"什么吗?明明马上就要离开了。"

"也是呢。真悲伤呢。"

"再见,亲爱的。"

"再见...再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