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夏日故事会

41864浏览    168参与
齐栾

【GB】心机深沉为了得到你不择手段的垂耳兽人x刀子嘴豆腐心的你(1)

   你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是一个大雨瓢泼的雨夜。


  那时你刚加完班回家的路上,正准备从便利店出来就看到转角处垃圾桶里蜷缩的兽人。


  你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但也并没有生出书名怜悯之心。


   因为在这个世界里最常见的就是这种半死不活的兽人。


  你裹了裹围脖打着伞正要从那边路过,谁知那原本还半死不活的兽人一下子就扯着你的裤腿。


  你有些不悦的盯着他,“有事吗?”


  平淡的语气说不上是冰冷反倒是显得有几分淡薄。


  听到这句话的兽人手指颤抖,但还是大着胆子看着你,“你能带我回家吗?”


  他的语气恳求,眼眸中积攒的不知道......

   你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那是一个大雨瓢泼的雨夜。


  那时你刚加完班回家的路上,正准备从便利店出来就看到转角处垃圾桶里蜷缩的兽人。


  你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但也并没有生出书名怜悯之心。


   因为在这个世界里最常见的就是这种半死不活的兽人。


  你裹了裹围脖打着伞正要从那边路过,谁知那原本还半死不活的兽人一下子就扯着你的裤腿。


  你有些不悦的盯着他,“有事吗?”


  平淡的语气说不上是冰冷反倒是显得有几分淡薄。


  听到这句话的兽人手指颤抖,但还是大着胆子看着你,“你能带我回家吗?”


  他的语气恳求,眼眸中积攒的不知道是雨水还是泪水,衬得他更加可怜。


  你的身躯晃了晃,但还是回过神,更加不悦的皱眉。


  你最讨厌的就是这种得寸进尺的兽人,你弯下腰盯着他满是水汽的兽人勾起一抹嘲讽的笑容。


  正当他误以为你要把他带回家露出一抹欣喜的笑容,你才露出来一抹玩弄的笑容,“你觉得我为什么要带一个没有用的兽人回家?”


  你嘲弄的话语成功让他修红了脸,不过他并没有你想象的那样暴跳如雷。


  他温柔一笑,“你想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他的笑容是温柔是谅解还有包容,


  当你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早已经离开那条街。


  都市的小雨还是在密密麻麻的下,在你靴子旁激荡出一圈圈的水泽。


  你伸手接着雨滴,静静的感受着雨滴低落在手心的感觉。


  你在思考,思考心软的你到底会不会在吃一次亏。


  但很快,你就知道自己心里的想法了。


  你再次站到那兽人面前,盯着他瘦弱的脊背。


  最终你谈了一口气朝着那兽人抵触了手,“走吧,我先收留你一段时间。”


  这句话成功的让拿失落的兽人重新抬起头,眼神里满是高兴。


  他说,“好,你带我回家。”


  你只盯着他的你,并没有注意到远处有一辆价值不菲的车在盯着你们看。    


  

雪千YukisenVenuso

【原创•怪诞朋克】卷王中王(老舍味儿重)

   希琅被姐姐蔚奈好生嘲讽了一番,说她十七岁年事已高,还像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言毕便耀武扬威地指了指自己头上华丽的卷发,好像那是成熟的象征似的。

  不过,想起做模特的姐姐在时装周上维纳斯般的步调,希琅便默许了这样的批评,自己在美这一方面实在是不够上心,虽然和姐姐一样生得唇红齿白,高挑轻盈,却总归不如姐姐那般熠熠生辉。

  于是,希琅笨手笨脚学着姐姐的样子也对镜卷起了发丝,褐色的瀑布化作远海上的波涛,希琅自己都沉溺在卷中了,姐姐说的没错,卷是青春,卷是成熟,卷是美丽,卷是美德。

  出门时的希琅已...

   希琅被姐姐蔚奈好生嘲讽了一番,说她十七岁年事已高,还像个乳臭未干的小孩子,言毕便耀武扬威地指了指自己头上华丽的卷发,好像那是成熟的象征似的。

  不过,想起做模特的姐姐在时装周上维纳斯般的步调,希琅便默许了这样的批评,自己在美这一方面实在是不够上心,虽然和姐姐一样生得唇红齿白,高挑轻盈,却总归不如姐姐那般熠熠生辉。

  于是,希琅笨手笨脚学着姐姐的样子也对镜卷起了发丝,褐色的瀑布化作远海上的波涛,希琅自己都沉溺在卷中了,姐姐说的没错,卷是青春,卷是成熟,卷是美丽,卷是美德。

  出门时的希琅已如醉翁样飘飘然了,为了俘获更多眸光,为了丰收更多嫉妒,她一改以往步行的作风,乘上了早班的电车,像焦土上绽放的百合,以早高峰的人群为壤,兀自高洁着。

  希琅踏入高中部校门时,通向教学楼的小路上人流正盛,她一边贪婪吮吸着男生面带的绯红与女生歆羡的表情,一边欢快地步入教室,四名好友自然第一时间捕捉到她,发出比上课铃还凄惨的吼叫,歌颂起希琅的卷,活像一队唱诗班,只有她那混日子的同桌杉霭嘴硬,呸了一句「看起来蠢得可以」。

  无需宣传,希琅的名号便成为了学生需要避讳的存在,连教师们都听闻了天使下凡的传说,希琅的同桌杉霭却依然不懂得审时度势,说「既然到了避讳的程度,怎么也算个王了,不如就叫卷王好了」。

  这番言论着实让昔日横行霸道的校园浪子杉霭吃了番苦头,先是校长的亲切问候,又是班主任的嘘寒问暖,当然也免不了同学的冷嘲热讽,不过大家在「卷王」这个称谓上达到了惊人的一致:格调清新、琅琅上口,希琅自己也很满意。

  春风得意的卷王希琅在翌日的清晨第一个冲入教室,等候良久,四位好友才依次登台。

  佩戴眼镜的,是乌如漆檀一头细密微卷发;穿运动鞋的,是波涛翻涌满肩长发飘逸,更有螺旋碎发柔顺靓丽,爆炸刘海朋克风范。

  压轴出场的是全新形象的校园浪子杉霭,吸取昨日教训的他重振雄风,据知情人士透露,他从凌晨三点半便开始卷发作业,将樱粉的假发卷为朵朵蔷薇,班中众人见此是掌声连连,别出心裁的设计为他赢得了新一代卷王称号。

  被冷落的希琅想逃出教室,却发现整个校园无处不是以发丝编织的漩涡,卷变成了衡量人类价值的唯一标准。

  她躲在卫生间里细声哭泣,但这也不是长久之计,希琅便掏出手机。

  映入眼帘的是名为《电车之花:引领卷时代》的推送新闻,编辑部还贴心附赠希琅电车写真一套,不过这新闻在这样日新月异的年头已然旧了,今天的头条必然属于「蔷薇王子」杉霭。

  希琅选择性忽略这条新闻,打开了购物网站客户端,卷发棒已然尽数售空,只有拍卖平台还余下少量存货。

  唐制的青花白瓷,上个世纪的百达翡丽表和崭新出炉的卷王牌卷发棒一同亮相。希琅自然买不起卷王专用卷发棒——据广告说,她自己也在用卷王牌——幸好家中的旧卷发棒还能用,希琅便狠狠心,用半个月的伙食费报名了七天速成卷发班,心里自觉划算——既减了肥,又卷了发,此乐何极!

   当然,希琅是卷时代积极入世的典范,还有那样一群人,他们也并不是太懒惰,只不过躺平在床板上相较而言性价比更高——毕竟,只要将头发压在身下,别人就看不见他们丑陋的直发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