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夏日重现

23万浏览    2007参与
盐糖混合物
可是他们真的长得好像啊怎么办呜...

可是他们真的长得好像啊怎么办呜呜呜

可是他们真的长得好像啊怎么办呜呜呜

米饭饭饭饭饭饭
一个潮!!金发碧眼我的醒脾!!...

一个潮!!金发碧眼我的醒脾!!!

一个潮!!金发碧眼我的醒脾!!!

一般路过小野王一.bot

日慎预警


是一个抠图修图然后做了个壁纸 可以的话希望不要赞这个 多看看我的产粮……………………

日慎预警


是一个抠图修图然后做了个壁纸 可以的话希望不要赞这个 多看看我的产粮……………………

22j19

夏日重现12集

这一集矛盾点与剧情的集中

不过我最喜欢的段落是

朱鹭子对窗喊:“就是因为哥哥是这样所以才让我做啊。”

朱鹭子的几年委屈瞬间被放大。她在前面无论装的有多冷静,多不在乎。但看到潮的尸体要被吃掉,自己的哥哥质问自己的时候,那时她就是朱鹭子,窗的妹妹,一个喜欢上自己好朋友,想要保护自己母亲的孩子。

由整个岛的存亡的矛盾,转化为一个女孩对自己经历的不公平,对哥哥的怨恨,与对自己所作所为的愧疚,让人心疼,让人包容。

这一集矛盾点与剧情的集中

不过我最喜欢的段落是

朱鹭子对窗喊:“就是因为哥哥是这样所以才让我做啊。”

朱鹭子的几年委屈瞬间被放大。她在前面无论装的有多冷静,多不在乎。但看到潮的尸体要被吃掉,自己的哥哥质问自己的时候,那时她就是朱鹭子,窗的妹妹,一个喜欢上自己好朋友,想要保护自己母亲的孩子。

由整个岛的存亡的矛盾,转化为一个女孩对自己经历的不公平,对哥哥的怨恨,与对自己所作所为的愧疚,让人心疼,让人包容。

一般路过小野王一.bot
日慎预警 拼了一下最喜欢的一个...

日慎预警


拼了一下最喜欢的一个!

日慎预警


拼了一下最喜欢的一个!

家里蹲牌干脆面
「我想直接.....和你一起消...

「我想直接.....和你一起消失。」

一些慎潮BE。

我非常不擅长画背景,背景纠结了很久还是干脆纯白了,有没有朋友能给个建议😂

「我想直接.....和你一起消失。」

一些慎潮BE。

我非常不擅长画背景,背景纠结了很久还是干脆纯白了,有没有朋友能给个建议😂

VISS

晨昏线

*哨向 龙之介慎


01


“龙之介,3点钟方向。”

“砰!”


“嗯,这是最后一只了,我们走吧。”

“好的,慎平先生。”


男孩把狙击步枪重新装了回去,这是猎人最近帮他改装的一把,需要好好保养。

至于回去的路上,他自己就能应付得来。


“慎平先生,回去应该要帮潮前辈做精神疏导了吧?”


“啊,是的,上次隔了很久了……澪做这个还不太熟练。”

他挠了挠脸,补充了句:

“等结束了,我就来找你……应该很快的。”


“我没事的,”龙之介笑着说,“慎平先生的疏导很有用,这次我多杀了好几只影子呢!”


不,那是因为龙之介是他认知里最厉害的哨兵了。...

*哨向 龙之介慎



01


“龙之介,3点钟方向。”

“砰!”


“嗯,这是最后一只了,我们走吧。”

“好的,慎平先生。”


男孩把狙击步枪重新装了回去,这是猎人最近帮他改装的一把,需要好好保养。

至于回去的路上,他自己就能应付得来。


“慎平先生,回去应该要帮潮前辈做精神疏导了吧?”


“啊,是的,上次隔了很久了……澪做这个还不太熟练。”

他挠了挠脸,补充了句:

“等结束了,我就来找你……应该很快的。”


“我没事的,”龙之介笑着说,“慎平先生的疏导很有用,这次我多杀了好几只影子呢!”


不,那是因为龙之介是他认知里最厉害的哨兵了。


他至今也不知道南云前辈为什么选中他,他们这几个人都刚觉醒不久,他也只不过比其他人早一点去塔里训练。

只要是向导,没有谁没听过南云龙之介的名字。她出场的任务未尝败绩,她多年前提出的理论让对抗影子的研究有了极大进展,还帮塔完善了哨向的培育系统。


在进入塔之前,慎平就是听着南云的故事长大的。可是这些故事里并没有她的哨兵。

直到代号猎人的哨兵根津先生把他叫到跟前,他才知道原来龙之介是她弟弟的名字,同是也是她的哨兵,而且只有十几岁。

而南云现在受了重伤,正在疗养,她推荐慎平做他弟弟的向导。

自己怎么可能和南云前辈相比呢?


“慎平先生和姐姐不一样。”龙之介忽然开口。


慎平不记得这是第几次被对方说出内心的想法了。在结合的哨向里很常见,可是他们甚至没建立过深层的精神链接。


男孩抬头认真地看着他。他刚刚弹无虚发杀光了整片区域游荡的影子,他的姐姐是历届最强的向导,现在他对自己说:


“您是不一样的。”


向导可以做到情绪不露声色,但没法骗过自己。他扭头聊起别的话题,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像个可靠的前辈。


他和南云前辈唯一的交集,就是通过新人训练后,最后一次入队测验。


“网代慎平,在日都岛袭击事件中觉醒,自行申请提前一年入塔——”

她托着下巴,饶有兴趣地问道:

“为什么不和妹妹一起来?你们的匹配度很高吧?”


“我,我想多积累一些经验。”在南云面前,自己那点雕虫小技也不够看了,他干脆不再掩饰自己的紧张:“我要保护她们。”


“哪怕你们不是亲生兄妹。”


慎平忽然察觉到一丝精神波动,难道是南云前辈的——他下意识去分辨里面的情绪:苦涩,压抑,但也不全是那样——


“你合格了。”

她站起来,朝他伸出右手。

“祝你得偿所愿。”


此刻他望着龙之介的侧脸,似乎明白了点什么。





02


“泠,如果下次碰到这种情况,可以先试试看浅层的精神分析……”

“好厉害,小慎一说我就明白了!可是上课的内容就好难懂……”


慎平顿了顿,“泠已经学得很快啦。这些东西等你出任务的时候就很好理解了。”

“小慎……那个,我知道不应该问的,但是……”


“慎平!”潮搭上他的肩膀,“我们都很担心你呀,塔给你搭档了哨兵吧?搞得神神秘秘的还不能问,真的没关系吗?”

“就是说啊!”窗也愤愤不平,“他没欺负你吧?听说年纪小的向导最容易被……哎呦!”他捂住被潮揍疼的脑袋。


慎平终于笑了出来,“我没事的。他……是很可靠的人。”





他们第一次见面,是在南云的病房外面。男孩推门出来,看到慎平站在门口,愣了愣,然后对他行了个礼:

“初次见面,慎平先生。我是哨兵南方龙之介,南方飞鹤的弟弟。”

他的声音有点沙哑,但目光清明,语气平静。


可是慎平一瞬间被情绪淹没。懊悔、自责、寂寞、迷茫……他的精神屏障一下子展开了,像一张温柔的大网,把汹涌的情绪笼罩进去,慢慢平息下来。


“现在就开始疏导了吗?”龙之介的表情有些松动,勉强扯出一个笑容。


“哭出来也没关系,”慎平轻轻说,“我不会让别人听到的。”


他看到对方一下子红了眼眶。男孩倔强地咬着嘴唇,半天也没有让眼泪掉下来。


“谢谢您,慎平先生。”他站得笔直。





初次见面的龙之介,仿佛只是个小他几岁的弟弟,明明还没长大,却要装出成熟的模样。可是等他们第一次出任务,他才无比清晰地认识到,这是一名哨兵。


自从南云总结了影子的特征规律,人们对影子就有了更多胜算——


影子是精神力的具象化。


每个人都有不同程度的精神力,其中最强的一部分会觉醒成哨兵或向导。这些精神力凝聚成实体,如同黑色的泥块一般,没有固定形状和自主意识,精神力越强的人,影子就越接近人类。


数百年前,开始有零星的影子被发现,没有引起大规模的注意,只被当成一种传说。直到两次世界大战过后,影子的数量急剧上升,才引起人们的恐慌。


每个人的精神状态不一,影子也不是全都有攻击性。但它们杀死人类太容易,反过来又极其困难。于是影子被当成人类的天敌,必须在第一时间将其消灭。


其中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出动哨兵向导。他们庞大的精神力能第一时间发现刚诞生的影子,迟缓影子的行动,并以远超普通人的身手消灭它们的实体。


受到致命伤的影子会死亡,但又不断有新的影子诞生,逐渐成型。于是人们围绕各地的塔筑成要塞城市,一部分哨向留在城内侦查新生的影子,另一部分在边境外巡逻作战。


他和龙之介就是后者。像他俩这么年轻的,本来不该被派到外面去,他猜原因在龙之介身上。

龙之介对影子的压制力太强了。隔着很远的距离就能察觉到影子的存在,距离拉到足够近时,甚至能让影子无法动弹。他们搭档的这些日子,慎平一次都没受过伤。


“小心!”

慎平只觉得自己腾空而起,随后被轻轻放到隐蔽的草丛中。

“乓!”

龙之介反手用军刀弹开影子的攻击,然后猛地插进对方咽喉,直接把它牢牢钉在地上。

他站起身,踩着影子的头颅,直到它自行消散。

“就差一点。”他低头喃喃。


“……龙之介?”

“没受伤吧慎平先生!”

龙之介立刻按住他的肩膀,上上下下扫视了一圈。

“太好了。”他抵着他的额头,闭上眼睛说道。

慎平听到哨兵那边传来的剧烈心跳,逐渐平息下来,和自己趋于一致。

“慎平先生没事就好。”

男孩抬起头来,重新露出笑容。


慎平开始庆幸没有深层的精神链接。

不然,他怕自己什么也藏不住。




03


“我准备好了,慎平先生。”


慎平深吸一口气,展开了自己的精神屏障。


哪怕经历了几个月的精神疏导,他们之间的精神链接也一直停留在浅层,更不要说精神结合了——因为他觉得,龙之介的向导,似乎只能是南云前辈。

还有一个原因,就是龙之介的精神图景非常特殊。


他走在山上的树林里,每一株植物都葱郁茂盛,可偏偏没有一丝风,静止显得有些诡异。

抬头看去,太阳高挂在天空正中,不偏不倚。

他觉得空气有些闷热,于是挥手带来一些雨水,让沾了露珠的绿叶看起来更有生气。

他一直往前走,没过多久就停下了脚步。

不能再往前了。


他抬手伸向前方,一堵透明的墙挡在面前。灰蓝色的天空延伸向远处的地平线,而无边无际的大地上,是一片空白。

他沿着墙往另一个方向走,又遇到了另一堵墙。

仰望天空,夏日的太阳依旧挂在头顶,像一盏永恒的灯。

如果要形容的话,这里就像一座……放大的昆虫观察盒,稳定的光照、温度和湿度,连空气都是静止的。

可是这里除了他,连一只小动物都没有。

为什么龙之介的精神图景会是这样?

他很想问,又觉得自己没有资格。

南云前辈一定会好起来的,他想,到那时候,自己也就不可能再来这里了。


所以今天,除了带来雨水和一些风,他没有马上结束这次精神疏导。

雨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聚成一条小溪,流向丛林深处。或许是向导的直觉引着他往前走,告诉他可能会找到什么。

溪水流进了一个小池塘。看起来像是刚刚形成的,并不算深。水面上干干净净,却看不清池底。

他靠近池边,看到一个模糊的倒影。


“小心。”

他听到一个陌生男人的声音。

是谁?他连忙站四处张望,但并不觉得害怕。他相信这里不会有伤害他的东西。

“慎平,”男人叫出了他的名字,“小心龙之介……保护好自己。”

慎平知道那个声音来自哪里了。他半跪在池边,试图分辨那个倒影的面目。


“我也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男人似乎笑了,“如果……如果你下次真的能回来,也许就能见到了吧。”

他好像觉得这不可能实现,慎平想。

然而没等他提问,宛如往水面投入一颗石子,整个世界都震荡了起来。

“再见,慎平。”


慎平猛地睁开眼睛。

“怎么了,慎平先生?”

精神疏导结束得突然,龙之介注意到他急促的呼吸,忍不住靠近他问。


小心龙之介。

他的耳边骤然响起那个声音,令他下意识后退一步。

“那个……昨天睡得有些晚,”他扯出抱歉的笑,“不好意思啊,龙之介。”

“连续做精神疏导的负担的确太大了,”龙之介点点头,“是我不好,应该缓一缓的……您先去休息吧,我来守夜。”

慎平心虚地应下,没有再多解释。他确实需要缓一缓——关于龙之介的种种事情,让他心里有些杂乱,需要时间整理和思考。

“晚安,慎平先生。”


龙之介一个人站在营帐外,又等了许久,终于听到陷入沉眠的向导缓慢而悠长的呼吸。

月光在他的脚边投下朦胧的影子。他的脚尖来回蹭着地面,轻轻丢下一句:

“如果只有我就好了。”





04


龙之介抵着小女孩的胸口开了一枪。鲜血溅上了他的衣服,她像个破布娃娃一样倒在地上,很快就会和其他影子一样消散在空气中。


“……龙之介?”

慎平难以置信地开口,同时慢慢后退,带着警惕和厌恶的神色。


为什么这样看着我?

龙之介不明白。直到他低下头,看到尸体流淌出的鲜血。

原来如此。这一天终于到了。

“对不起,慎平先生。”

他蹲下来,给小女孩轻轻合上眼睛。

“我让您失望了。”





“……龙之介?”

慎平发觉不对的时候,龙之介正蹲在原地,对着消失的影子痕迹发呆。

不对……这是来自向导的精神攻击。

他一下子冒出冷汗,不可能是塔里的向导……只可能是影子。


精神力越强,影子越接近人类。而哨向的影子,已经和本人难以区分。

他们的想法难以捉摸,更难以对付,至今只有寥寥数次作战成功的记录,而且不能确认成功的关键是哪个。

南云前辈提出推测,可能和影子的原型有关。


他……和龙之介精神链接了。


这个事实让慎平感到一阵苦涩,同时又带来强烈的恐慌。


不行——不能让他再伤害龙之介!


被精神攻击的哨兵是极其危险的,他们可以造成巨大的杀伤力,却无法判断其行动。但慎平毫不犹豫地跪在他身前,把额头贴上对方的。


我会带你回来。





“我没有失望哦。”


龙之介茫然地抬起头,慎平正在他面前,和刚才截然不同的是,此时的慎平温柔地看着他,向他伸出手,把他从地上拉起来。


“这不是龙之介的错。”

“龙之介一直在和影子的部分抗争,对吧?”他摸着他的头发,“所以才一直没长大。”


“是我的错……我没有保护好姐姐。”

龙之介的话里带了些哽咽,“我,我跟影子越来越像了……就是因为我下手晚了,姐姐才会……”


“没关系的,”慎平帮他擦掉眼泪,“就算龙之介是影子,我也不在意。”


“可是,”龙之介低下头,避开他的眼睛,“我对慎平先生……我太自私了。”


“我知道。”


男孩睁大眼睛,不敢相信他听到的话。


“龙之介,”慎平捧起他的脸颊,慢慢靠近,“当我的哨兵吧。”

“无论是潮还是窗,我都不会再跟别人链接了。”

“就算南云醒过来,我也不会离开你。”

“我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向导。”


“……不。”

龙之介猛然把对方推倒在地上,掐住他的脖子。

“你不是慎平先生……他不会愿意的。”

男孩眼底是压抑已久的痛苦,“他那么好,而我是个怪物。”

“他不属于任何人。”


“那么,你下得了手吗?”

影子对他天真地笑,

“你试试看就知道了,我说的是不是真的。”

他覆盖住龙之介的双手,逐渐用力。

“……”

他轻轻地留下一句话。





被哨兵掐住喉咙的时候,慎平一瞬间以为自己必死无疑。

空气中有什么弥漫开来,他是第一次闻到这种东西,但身体告诉了他答案——


龙之介陷入了结合热。






05


自己想和什么样的哨兵结合?


在觉醒成向导后,慎平短暂地思考过这个问题。后来离开塔前往前线,偶尔的偶尔,在最隐秘的梦里,他会因为那个答案而羞愧。


如果……如果龙之介能够长大,他想,也许我会鼓起勇气——





年轻的哨兵咬住了他的腺体。慎平还没有完全成年,也没有迎接过第一次结合热,汹涌的信息素就这么注入他的腺体,他只能被牢牢钉在地上,无声地挣扎。


“为什么慎平不能是我的呢?”男孩冰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姐姐走了,慎平也会走的……如果姐姐回来,塔会把你派给别的哨兵;如果你发现我身上的影子,只会想杀了我;如果你发现——”


他咬着他的耳朵,嗓音低沉沙哑:“发现我想这么对你……你会恨我。”


不是的,慎平想否认,想告诉那个绝望的男孩,他不会这样对他,可是哨兵的精神力已经紊乱得厉害,完全听不进他的话。


“影子说,慎平想跟我结合。”龙之介露出苦笑,“我知道他是骗我的。波稻说要让姐姐永生,结果就是想杀了姐姐。我的影子说我是最强的哨兵,”他扣住慎平的右手,自己的手掌明显小了一圈,“——我就再也长不大了。”


他提到了影子。慎平用所剩不多的理智拼命思考,一个是龙之介的影子,一个是我的影子。哨向的影子跟本人几乎没有区别。我为什么要攻击龙之介,跟他说这些?


他想和龙之介结合。这是最简单的答案,年龄和种族对影子来说无所谓,龙之介越接近影子,对他越有利。


但是龙之介拒绝了他。那么一个精神力紊乱的哨兵,就算强制和向导结合,也会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如果自己重伤或者死了,龙之介就会彻底——


“……呜……啊!”


龙之介的手指伸了进去。向导的本能在和他争夺主权:这是最强大的哨兵,去接受他,和他融为一体,这样他就属于你了——


不。


慎平忽然抽出对方腰侧的军刀,往自己大腿上划了一刀。涌出来的鲜血马上刺激了哨兵的嗅觉,龙之介的动作一顿,然后不敢置信地愣住了。


慎平受伤了。


如果在往日,他根本不可能让对方得手。这么久以来小心翼翼保护着的,不肯让影子碰到一丁点的人,用他的刀去伤害自己。


是我伤害了他。





——就是现在!


慎平没有放过哨兵露出的短暂的精神空隙,迅速地建立了精神链接。往日让他觉得有些棘手的精神屏障,此时对他完全不设防。


龙之介此刻的眼神让他心疼。他不顾自己的伤,努力撑着坐起来,去抱住他。


该我保护你了。





06


大雨倾盆。


慎平刚进入龙之介的精神图景,就吃惊于和往日截然不同的景象。稳定的光照、温度、湿度,完全不复存在,扑面而来的暴雨和雷声,随风摇晃的昏暗的树林,让他想起了日都岛的台风季。


他在泥泞中艰难地前行,如果现实中的龙之介受到影子的影响,那精神图景里的那个人,很可能保留了龙之介原本的一部分。


他顺着水流的方向,很快找到了那个地方——暴涨的雨水已经汇聚成一大片湖泊,潮水打在岸边,卷起阵阵浪花。


“龙之介——龙之介!”


他的呼喊很快淹没在雨声中。喘息片刻,他深吸一口气,纵身跳进了湖里。


好黑。


他在湖水中努力分辨着四周的景象,却伸手不见五指。这就是龙之介平时的感受吗?


氧气快要耗尽,他干脆不再动作,直直地坠向湖底。





“为什么……波稻……”


“姐姐——!!”


他看到龙之介挡在姐姐身前,然后像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倒在地上。


“算了。再见,飞鹤。”


白发的女孩消失了,只剩穿着校服的飞鹤跪在龙之介身前。

不对,龙之介的身体正在失去形状,像一团乌黑的泥——


“不,龙之介,一定有办法的……”


他看到飞鹤俯下身,露出痛苦的神色,那团黑泥慢慢又凝聚起来,重新变回龙之介的样子。


“……姐姐?”

男孩咳了几声,迷茫地睁开眼。


“龙之介……”

她紧紧抱住那个男孩,一字一句地对他说:


“记住,你是人类。”





时光从他眼前飞逝,他看到飞鹤带着龙之介投奔了塔,他们因为觉醒的年纪太小而备受关注,但高层哨兵根津先生替他们担保,并隐藏了龙之介的身体数据。

从此他们长期前往影子最密集的据点,完成最艰巨的任务,而飞鹤真正要找的人,其实是波稻。


可是随着他们年龄的增长,龙之介的情况越来越不容乐观。直到有一天,他刚要杀死一个影子,却在最后一刻住了手。


影子对他露出似乎是笑容的表情,转而袭击了旁边的飞鹤。


——画面消失了。





眼前重新变得一片黑暗,慎平反而镇定下来。这是他第一次在龙之介的精神图景中感到分外安宁,好像他天生就该属于这里,世界上的任何人都没法打扰他们。


为了保护姐姐,觉醒成哨兵的弟弟差点变成影子,作为向导的姐姐只能长年累月地抑制着影子的那部分,就像昆虫箱里的标本。可是到了最后,弟弟还是没能保护好姐姐。

十几年来,那些压抑的沉重的情绪源源不断地向他涌来。其中夹杂着新生的,因他而生的情愫,羞愧与退缩,此刻全然被他接纳。


日都岛是他们共同的家乡,龙之介被困在了那座山上。而慎平永远记得,山上看到的海边的日出。

风声,雷声,骤雨,山洪,一切都会被大海接纳。


“我知道你听得到。”

慎平轻轻地说,“对不起,到今天才告诉你。我……喜欢龙之介。”

“很喜欢。我想你成为我的哨兵,我想让你过得开心,想你平安长大。”

“我……就算龙之介是影子,我也想跟你结合。”

他鼓起勇气说完,闭上眼睛,等待他的回应。


他听到潮声。


他慢慢睁开眼睛,雨后的海边,太阳透过层层云朵跃出海面,像在燃烧。


“真美啊……”


背对着他的男人有着耳熟的声线,他转过身来,对自己露出微笑。


不愧是姐弟俩。

慎平愣愣地想,不知为何有点脸红。


他看着男人走到面前,轻轻戳了下他的脸。

“……喂!”慎平捂着脸颊,心跳越来越快。他什么都知道,他什么都知道。从此以后,他们不再有隔阂,永远共享彼此的喜怒哀乐。


“你找到我了。”


男人慢慢弯下腰,慢慢靠近他的脸。


“我好高兴,慎平。”


“嗯。”


浪潮温柔地拍打海岸,海岛从此不再孤独。





07


这是……什么时候包扎的?


慎平发现自己腿上的伤已经被处理过了,几乎感觉不到痛。是了,他们醒来后龙之介第一时间就弄好了,还想带他回营地,却被他拦住。


因为等不及了。


原本他就被龙之介注入了信息素,在岌岌可危的边缘,全靠意志力撑住没着失控。直到他们在领域里精神结合,就再没有忍着的必要了。


他也许是梦到过的……但绝对没有这么清晰,这么混乱。他从来没这么大胆过,在比自己还小几岁的哨兵面前露出这副样子,就是在梦里也不敢想。


但是……龙之介也差不多吧?他们的情绪早就紧紧纠缠在一起,龙之介忍得有多辛苦,这么多年他无时无刻不在忍耐,直到他的向导告诉他“等不及了。”


好痛。

但那只是一瞬间的事。甜美的潮热一下子把他裹挟进去,像是对乖孩子的奖励。他好像太大声了,可是在哨兵此时爆发的精神力下,没有什么东西敢过来的,他什么都不用管,除了让对方侵入得更深,更深,到他身体里面从没被碰过的地方,把他弄坏,搞得一团糟……


“呜……”


是我的错觉吗?慎平在摇晃的视野试图分辨,好胀……龙之介,好像有些不一样……

他攀着对方的臂膀,淌着汗水的坚硬的肌肉,好像更宽了……


“慎平……”

男人亲吻着他,用熟悉的声线呼唤他。


他在长大。

他一瞬间有些恐惧,又几乎从脊椎深处涌出一阵兴奋,像要吞噬掉他的神智。龙之介在生长,他不再是被影子压抑的怪物,他是人类,他是我的哨兵。


“龙……”


不再需要任何言语,他的哨兵什么都知道。


他听到潮声。





08


“……慎平?”


浑身都疼。小时候有一次发高烧,明明体温都退了,可还是躺在被窝里,全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气。

可是很舒服。好像天上的白云都飘落到了海面上,顺着风,随海浪轻轻摇晃。

他不想睁开眼睛。可是意识里好像有个人在挠痒痒,对他说该起来了。


“唔……龙之介……”

那个名字自然而然地从嘴边冒了出来,他慢慢睁开眼睛,一时不知道自己是在梦里,在精神图景,还是在医疗室的床上。


坐在床边的男人对他温柔地笑,摸了摸他的头发,“做个检查就好了,一会儿接着睡。”


他是龙之介吗?他知道的,这是他的哨兵。他在那副手掌里慢吞吞地蹭了蹭,听一旁的护士说着“脱水……精神消耗……”之类的词语,还好很快又安静下来。


他好像没什么不该满足的了。

可是隐隐约约地,感觉有点可惜。


“慎平果然喜欢年下吧。”


“!”


他支支吾吾,想说长大的龙之介更帅气,可是这样更不好意思了,最后只能把红着的脸埋进被子里。

他感觉到龙之介向他靠过来,贴上他的额头。


“我在这里。”


夏日的蝉鸣在他耳边响起,他在浓密的树荫中睁开眼睛,男孩撑在他身体两侧,一双黑眼睛明亮地看着他。


“慎平果然更喜欢我!”


明明都是你自己……


在他的感知里,结合就是刚刚发生的事,可到了清醒的情况下,他根本不敢直视男孩的眼睛,简直太胡来了……


他被温热的嘴唇吻住。


“我也想要。”


男孩是他的哨兵,他什么都知道。褪去的潮热又渐渐涌上来,他认命地闭上眼睛,又陷入棉花糖一样的云朵里。


蝉鸣一声比一声更响,像永远停不下来似的。因为那是一个很长、很长的夏天——太阳会从山上落下,也会重新从海面升起。




一般路过小野王一.bot
日慎预警 朋友点的经纪人慎平和...

日慎预警


朋友点的经纪人慎平和明星日鹤。。。。请吃!


是日鹤被强行拉去开发布会的事情

日慎预警


朋友点的经纪人慎平和明星日鹤。。。。请吃!


是日鹤被强行拉去开发布会的事情

阿错
南方日鹤老师呜呜呜呜太帅了带我...

南方日鹤老师呜呜呜呜太帅了带我走吧呜呜呜呜呜

南方日鹤老师呜呜呜呜太帅了带我走吧呜呜呜呜呜

🦆oo
什么双商美女 (战损真的香有没...

什么双商美女

(战损真的香有没有人懂)

什么双商美女

(战损真的香有没有人懂)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