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夏目玲子

6179浏览    145参与
桃

No. 2

搬运自晋江文学城。


我睁开眼睛。

  

  怀中的孩子身体已变得冰凉,比起其他孩子,身体本就皮破肉烂的我,可谓是咬着牙才能颤颤巍巍地扶起祢豆子。

  

   这个年代的孩子大多营养不良,也导致了祢豆子虽然比我还年长一岁,却比我矮一些。

  

  不过这也利于我的行动。嗯…我该庆幸我的意志力还是不错的吗?我苦笑一声,步伐加快,求得是快与稳。

  

  这是我第一次清楚的看着雪,一步一个脚印的踩着雪。我漫无目的的走着,只求能好运遇到一个有戏份的角色。嗯,要的是正派的那种。

  

   视野朦胧,从视野范围逐渐减小到一片空白。我,看不见了。

  ...

搬运自晋江文学城。



我睁开眼睛。

  

  怀中的孩子身体已变得冰凉,比起其他孩子,身体本就皮破肉烂的我,可谓是咬着牙才能颤颤巍巍地扶起祢豆子。

  

   这个年代的孩子大多营养不良,也导致了祢豆子虽然比我还年长一岁,却比我矮一些。

  

  不过这也利于我的行动。嗯…我该庆幸我的意志力还是不错的吗?我苦笑一声,步伐加快,求得是快与稳。

  

  这是我第一次清楚的看着雪,一步一个脚印的踩着雪。我漫无目的的走着,只求能好运遇到一个有戏份的角色。嗯,要的是正派的那种。

  

   视野朦胧,从视野范围逐渐减小到一片空白。我,看不见了。

  

   临近破晓时,我被一颗石头拌到,头朝下顺着山坡滑下去,落得个头破血流的下场。嘶哑刺耳的声音呼喊着祢豆子的名字,两只手往四周摸索着。

  

  我心中有些犹豫,要不就这样吧。她可是男主的妹妹,不会有事的…转念一想,你怎么知道祢豆子就一定不会死??而且是你把她带离的,说不定让她在那儿现在都接受救治了!

  

  无声的划过几道泪水,摇摇晃晃的站起来,又痛得蹲下{}身。用脚和手小心翼翼地边前行边扫着。“祢豆子————!”我分辨不清是哪里的声音,凭着直觉扭头往后望去。

  

  与此同时,是刀剑划破空气的冷风从我身边经过。我茫然的往一旁望去,是谁啊?是要杀掉祢豆子吗?我没勇气赌,所以尽管触手可及,但我依旧没有拦住任何人。

  

  有沉重的物体落地的声音,有怒吼声、还有…哭泣声。啊啊,看来是不打算管我了。我闭上了双眼。嘛嘛,就当作我没有失明只是睡着了才只有一片空白吧。虽然…如果是以前认真去看,会看见五颜六色毫无规律的乱码。但是自欺欺人就是要欺骗到底,不是吗?

  

  在我陷入假死状态后,炭治郎把我与灶门一家人葬在一起。但这一切我都不知道,我只是闭上了我的双眼。睁开后,旅程还在继续。

  

  带着满满现代感的房间让我松了口气,下一秒我却被吓得毛骨悚然。

  

  啊,我想你们误会了,我是被我自己吓到啦。毕竟谁的脚一落地,却发现自己的脚没了而不感到惊恐呢?啊,我不是这个意思。我的意思是————我大概死掉了。

  

  我垂眸,青春期对事物的好奇、刚醒来的茫然促使我走出门外,去一探究竟。

  

  门外传来孩童的嬉笑声让我有些恍惚,幻觉吗?我推开那扇门,抿嘴问道:“你们好,请问是你们救我回来的吗?”孩子们还保持着之前的姿势,“是织田作和玲子姐姐救你回来的!”最小的女孩子支支吾吾的说道。

  

  我挠挠头,OK fine反正就是我的恩人换了人就是啦。不过——“还是很感谢你能告诉我这些。”我俯下【】身摸了摸女孩的头。

  

  我下意识向其他人露出微笑——以示友善。然后轻巧的越过他们,一蹦一跳地向外走去。

  

  靠在门边的男人抽着烟,匆匆走过来的少女一脸嫌弃地掐掉了男人的烟。我见状,退后一步想离开。感觉我打扰到他们了。没想到死后还要吃狗粮,我冷漠的想,面上却止不住的笑。

  

  “很感谢你们,我叫陈鸣。你们是…?”我微笑着鞠躬,庄重与轻浮同时表现了出来。

  

  织田作在屋内陪着小孩子玩耍,玲子与我并肩,斜着眼看我:“喂,小鬼。你没死。”

  

  我没停下脚步,远处传来镜子破碎的声音:“玲子小姐,你在说什么呢?我的脚都没了”而且,“玲子小姐,你们是活人啊。”我在摸咲乐头时,无意间触碰到了她温热的额头。死人又怎么会有温度呢?

  

  玲子不知何时停了下来,拥我入怀:“想哭就哭出来,别憋着呀。你刚刚说话难听死了。”我的手死死揪着水手服的领结,僵着身体。

  

  玲子并没有用安抚意味的抚摸来让我放松,但我却不知不觉中沉浸在这温暖的气息中,委屈地抽泣起来:“我…我不想死!让我体验死亡也罢,但我”我吸了吸鼻水,“我的游戏还没肝到停服,我的初中生活才刚刚开始,我的生活刚刚步入正轨……”我抬头望着她:“我想回家。”

  

   走走停停,这期间玲子低头发了条消息后,便弯着眉眼:“今天来给你尝尝这儿最好吃的寿司!”我看她兴奋的样子,咽下了那句“我不喜欢吃寿司,很腥。”

  

    我落玲子一步进店,“哟,玲子。今天又来吃寿司啊。”大叔爽朗极了。“啊,还有一个小姑娘,你好呀。是织田作新收养的孩子吗。”大叔擦擦手,从柜台后面走出来,半蹲着伸出手来。

  

   我毫不犹豫的回握,“大叔你好,我叫陈鸣。”大叔愣了一下:“你是中国人啊,我还以为是日()本人呢。日语说的可真好啊。”随手便来了个摸头杀。我对抱着善意的人们都十分自来熟:“大叔!不要摸人头啦,会长不高的。”

  

  我落座好一会儿才想起来bug,我、日语是学过,五十音图也的确背过,但那些东西早忘的差不多了,而且我也没逼着自己说啊,不可能是急中生智啊。我趁着大叔去捏寿司时,小心翼翼的扯了扯玲子的衣袖,“我讲的不一直是中文吗?”

  

  “你的确是在说中文哦,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你讲出来的就是日语呢。不过,你还是要好好学日语哦。”

  

  “这里有书店吗?可以帮我买本《标准日[]本语》吗?”手乖巧的搭在桌子上,目不斜视,盯着一角。

  

  “可以哦,不过要报酬哦。”玲子散漫的趴在桌子上。

  

    听到要报酬,莫名松了口气,郑重其事的点头。

  

     玲子绷不住,带着笑意,窜到我面前,恶趣味地拖着长音:“当—然—是——”我在内心紧张的复述,“当然是——在我跟织田作外出工作时照顾孩子们哦~”我被唬住了,下意识望向与发色同色系的,暖茶色双眸。

  

      玲子手背在后面,轻盈的跳下来:“好了,你慢慢享受吧,今天可是咖喱之日。”玲子往身后摆了摆手,头也不回的走了。

  

      我和大叔大眼瞪小眼:“大叔…我没钱。”大叔反应过来,连忙摆摆手:“没事,你第一次来,不要钱!”把刚刚捏好的寿司摆上来,而后不好意思的笑笑:“我没想到玲子不吃,想等你决定好菜,在捏你的那份。如果不嫌弃我这个大叔的手艺的话,那就吃吧。”

  

        我懒得说客套话,只想赶紧把又腥又凉的寿司赶紧吃完,赶紧走人。

  

         为了尊重料理人,如果是在厨师本人前吃,我都会细嚼慢咽。难吃也会表现出好吃的样子。我,大概是提前习会了社会人的必备技能之一?

  

          我一口咬下去,软糯的糯米清香弥漫在鼻腔内——更重要的是,是温热的!

  

          我有些狼吞虎咽,反应过来后为了保持形象,慢条斯理地擦了擦嘴。双手合十用崇拜的目光看向大叔:“老板手艺真的赞!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寿司!谢谢款待。”

  

            放在柜台的座机响了。由于不是免提,我只能听到老板在不停地应好。老板放下话筒,“陈桑要跟着我一起回家了哦。哈哈,家里的是小子,第一次有小女孩来我家住呢。”

  

            要是放在地面的世界,我就接下去了。但是…他们都已经过世了啊,也不知道他儿子是否健在,又如何接话呢?

  

             老板也不尴尬,自然地走出柜台,收拾了碗筷就要去洗碗。这餐是免费的,不去帮忙洗碗明显不太好。可尽管这样我还是十分犹豫————再如何自来熟,我也不敢那么亲近啊。

  

              我小跑追赶,“如果不嫌弃的话,请让我帮忙一起洗碗。”不得不说,这是我少数的,在心中复习对话n遍,开口也没有出错的一句话了!

  

            因为在家中是幺女,无论是表的还是堂的又或者是亲的,我都只有一个弟弟,可是哥哥姐姐那么多,一个弟弟也可以忽略不计了。

  

             说那么多也只是想表达——我不会洗碗。这也造成了一种很尴尬的现象,那就是我刚洗完一个,大叔已经洗完三个了。

  

               我笨手笨脚的,在这里简直就是帮倒忙嘛。我自顾自的找好了理由,也不顾大叔听见没,小声告知出去了便脚底抹油快走到门外。

雲緋gring

【分析】夏目友人帳主線劇情和未來可能會有的進展(20)

妖怪雜談(中)


1.形象

丙是三篠引見給夏目的妖怪。

[图片]

[图片]

[图片]

丙非常迷戀玲子,當她得知玲子過世還難過的哭泣。

從當丙誤以為夏目貴志是玲子時,丙會對貴志又揉又抱來看,她大概以前對玲子也經常對這麼做吧。


丙除了是色情狂,還是一個老菸槍。

她喜歡在夏目臉上吐煙,顯示出她妖豔不羈的形象。

[图片]

[图片]

討厭男人的丙卻很中意夏目,在初次行動就後歸順夏目了。

不過她有點不會看氣氛,夏目病重時還自顧自的說自己的話(笑)

2.知識

丙是一個精通咒術,通曉對妖怪大小知識的妖怪。

[图片]

[图片]

丙才剛從玲子死去的悲痛中恢復冷靜,但...

妖怪雜談(中)


1.形象

丙是三篠引見給夏目的妖怪。

丙非常迷戀玲子,當她得知玲子過世還難過的哭泣。

從當丙誤以為夏目貴志是玲子時,丙會對貴志又揉又抱來看,她大概以前對玲子也經常對這麼做吧。


丙除了是色情狂,還是一個老菸槍。

她喜歡在夏目臉上吐煙,顯示出她妖豔不羈的形象。

討厭男人的丙卻很中意夏目,在初次行動就後歸順夏目了。

不過她有點不會看氣氛,夏目病重時還自顧自的說自己的話(笑)

2.知識

丙是一個精通咒術,通曉對妖怪大小知識的妖怪。

丙才剛從玲子死去的悲痛中恢復冷靜,但她一看到夏目身上的咒術,就知道此術的名字和威力。

此外,她也會熱心的幫夏目蒐集破解此術的情報。

丙不但對妖怪界的知識相當豐富,她對醫藥類的知識更是無妖出其左右。要是夏目或貓咪老師遇到什麼詛咒,丙總會提出解決的方法。

不過丙總是要摸摸夏目當作診療費用。

3.和玲子

丙和玲子初遇時,她原本抱著想捉弄玲子的惡作劇心態。

玲子為了素不相識又身為妖怪的丙,跳進水中撿丙的髮簪。

正當丙感動不已時,她體會到什麼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玲子撿到髮簪反倒上演了黑吃黑的戲碼,為此丙的反應反倒是”心動”!

就算人妖有別,玲子作為人類的壽命也太過短暫了,丙連道別都來不及。

不過,丙直到今日仍迷戀著閃閃發亮的玲子。

4.對夏目

丙其中一個特徵就是她喜歡對夏目毛手毛腳和熱烈示愛,她並不是因為夏目和玲子相像才這麼做,而是丙真的喜歡夏目。

丙對夏目的愛並非愛情,她對夏目的感情比較接近親情。尤其丙總對夏目多次提點,開導夏目的人生,就彷佛她是夏目的母親一樣。

當然作為母親的角色,對於保護夏目也是不餘其力,智將派的她也會拿出鎌刀來攻擊夏目的敵人。

丙看穿夏目不但喜歡人類,又不想傷害或利用妖怪。

不過抱怨歸抱怨,丙面對夏目和祖母玲子相似的美貌還是毫無招架之力,還是很熱心的教夏目召喚式神。

丙認為夏目討厭傷害別人,因此寧可傷害自己的個性是一種「自私」,她認為夏目應該要更珍惜自己。


泥鰍鬍子

1.形象

泥鰍鬍子是非常高貴的妖怪,他甚至看不起貓咪老師。

此外,泥鰍鬍子處世態度相當成熟老練,和犬之會的眾妖相比,他不會像中級一樣嘻嘻鬧鬧的求夏目幫忙,也不會像三篠那樣試探夏目,也不會像丙那樣對夏目上下其手,泥鰍鬍子只是判斷此怪事由人類引起,於情於理都該有人類解決,透過這樣理性又直接的遊說,很快夏目就出動解決多軌的魔法陣事件。

此外,泥鰍鬍子生活非常悠閒,不只和動物嬉戲,還會賞花,過得相當風雅。

2.實力

泥鰍鬍子雖然自稱作為妖怪比貓咪老師等級還要高,但他幾乎沒有顯露出實力,他也不像三篠或斑光看外型就知道實力很強,他也不像丙經常展露自己的見聞知識。

泥鰍鬍子唯一有展露實力的場面,是他在玩踩影子時能把頭無限伸長,在貓咪老師還沒反應過來時就踩中貓咪老師的影子。

由此可知,泥鰍鬍子如果認真起來,速度和敏捷度可能比貓咪老師快很多。

除此之外,泥鰍鬍子還多次在夏目沒有查覺的情況下直接闖入他家。他不僅能穿越藤原家的結界,還能讓魔力封頂的夏目完全沒發覺到,可見他的實力非常強。

3.對夏目

相對於中級對夏目總是嬉皮笑臉,相對丙總是對夏目上下其手,相對三篠夏目既嚴厲又溫柔的對待,泥鰍鬍子總是會夏目不冷不熱.要幫不幫,甚至在多次夏目需要妖怪相助時冷眼旁觀。

在番外篇的故事中,有一個妖怪遠道而來,希望夏目救被石頭壓在底下的鳥蛋。

在場的人妖,包含夏目在內其實都很明白鳥蛋肯定是保不住了。

但夏目明知已經無可挽回了,夏目看到妖怪的神情還是想做些什麼。看到努力的夏目,受到夏目影響的泥鰍鬍子也一起幫忙。

夏目拯救鳥蛋的行動終究是徒勞,夏目為生命逝去而難過,這一切在泥鰍鬍子眼裡是”相當不像話”。

畢竟在他身邊的夏目也是一個很快就會是消逝的生命,一個短暫的生命竟然在為另一個短暫的生命難過。目睹這個模樣的夏目,就連孤高的泥鰍鬍子也不禁動搖了。


下回,柊和的場式神


喜饼
之前画的夏目铃子和喵老师。

之前画的夏目铃子和喵老师。

之前画的夏目铃子和喵老师。

我老公是折原临也哦~

即使是易逝之人

无cp向,只是一个小故事

希望每个人都能遇到自己的救赎


「我把名字还给你,请收下吧」


我是一只妖怪,一只没有名字的妖怪。

我的家族有个传统,能被命名的孩子必须是出生四年以上的孩子。我天生就有能够读心的能力,不管是人或是妖,我都能听到他们的心声。出生一年之后,我的父母再也不能忍受被窥探的事,将我遗弃。所以我并没有名字。

妖怪们都不敢靠近我,害怕被我听了心声。我独自一人度过了一段岁月后,想要和人类接触。于是开始修习。

在妖力强大到可以被人们所见后,我进入了人类社会。

我交到了很多朋友,但她们和我想的大不一样。

我不明白,为什么因为我换了个好看的发型和裙子,她们都可以在心中骂...

无cp向,只是一个小故事

希望每个人都能遇到自己的救赎


「我把名字还给你,请收下吧」


我是一只妖怪,一只没有名字的妖怪。

我的家族有个传统,能被命名的孩子必须是出生四年以上的孩子。我天生就有能够读心的能力,不管是人或是妖,我都能听到他们的心声。出生一年之后,我的父母再也不能忍受被窥探的事,将我遗弃。所以我并没有名字。

妖怪们都不敢靠近我,害怕被我听了心声。我独自一人度过了一段岁月后,想要和人类接触。于是开始修习。

在妖力强大到可以被人们所见后,我进入了人类社会。

我交到了很多朋友,但她们和我想的大不一样。

我不明白,为什么因为我换了个好看的发型和裙子,她们都可以在心中骂我一遍

为什么在生病时我关心她们的时候,她们心里想的我是不是在幸灾乐祸

为什么她们不喜欢我,却偏偏要在我面前装成喜欢的样子

渐渐的,我开始害怕与人类交流

如果一个人,我就不必害怕任何东西。我这样想着

于是我又变回了妖怪,尝试着一个人生活。

至此之后,只要是我在的地方,方圆十里内绝不会有任何人和妖。我也非常乐意待在偏僻的地方,因为我害怕且不想听到他们带着恶意的心声。

但独自一人真的非常的

非常的寂寞


那天午后,我躺在一片柔软的草地上,看见有什么东西划过天空掉进了离我不远的悬崖中。我走到悬崖边,探出身子去看,身上的木雕却掉了下去。

那是人类送给我的礼物,虽然再害怕他们,但收到礼物时我是很开心的。我正准备跳下去拿,身后却传来了一个声音

「喂-你在干什么呢!」

我回过头看见一个女孩正把手卷成喇叭状问

是人类啊

一堆被人类称之为“担心”的情绪被我接收,成功的阻止了我想要离开的举动。

她在担心我

不是表面上的那种

啊,好开心。

我垂下眼睫,却被她一把抓住手腕远离了悬崖

「喂,我说你刚刚是想自杀吗?这可不行!」

「没有,只是我的东西掉下去了,我打算下去捡回来」

「从悬崖上……下去。原来你是妖怪啊,怪不得会回我话呢」

女孩朝我笑着,但我知道她在失望

「我叫玲子,我们来比一场吧。」

「如果我输了,你怎样处置我都可以,吃了我也没关系;如果我赢了,你就把名字写在这张纸上。」

「那么规则由我来定。谁先找到你掉下去的东西就算赢」

「但是……」

「比赛开始!」

但是这对人类来说很难的吧。我把注入了妖力的花瓣贴在转头离开的玲子背上,妖怪感觉到我的气息就不会靠近她。

至少保你不受妖怪侵害吧,孤独又温柔的人。


几个小时候,玲子满身是伤的出现在我面前,递给我一小片木雕

「应该是碎了,我只找到了这一块,所以算是平局吧。对不起啊,没能帮你找全」

「你没事吧」我用手轻轻触碰她脸上的伤痕

「诶?啊……没事」她看了我一会儿,说

「其实我只找到了一块,所以姑且算是你赢了。你有什么愿望吗?」

我听着她心中愧疚的声音,想了想说

「那块木雕对我不是很重要,既然碎了,就当是对过去的告别,所以不要说对不起了。至于愿望,我想跟着你可以吗?」

「如果只有你一个人的话,我想没问题。那么,你叫什么名字?」

「我没有名字」

「诶?那我给你取一个?你看这儿这么多花,那就叫花遇吧!」

「好敷衍…但是谢谢你,玲子」


我帮她赶跑了欺负她的孩子们

教她怎样做出漂亮的花环

看她赢了一个个妖怪

她拿出每一个赢来的名字,念了一遍后仔细的黏在了一个写着“友人帐”的包装里。

「玲子,把我的名字也放进去吧」

「但是为什么?我没有赢你啊。」

我看着友人帐说

「因为我们是朋友才要放进去不是吗?」

玲子怔了怔,露出了与平日里不大一样的笑容

「真是瞒不过你,那么,把名字写在这张纸上吧」

我接过笔,浓重的墨在纸上留下痕迹

她接过纸,低声的念

「花遇」


我并未陪她到终点

那天她说想独自出去转一转,我答应了

她说

再见


得知玲子死去的消息时,我并未做太多惊讶,只是开始准备独自沉睡的事宜

她亲手拉我融入到我曾经想要融入的妖怪群体当中

却终归是不要我了


再次醒来时,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沉睡。我失去了和玲子相遇后的所有记忆。

遇到夏目贵志和斑时,斑用那姑且可以称为猫的身体惊讶的对我说

「你这家伙不是经常跟在玲子身边的妖怪吗?真是好久不见了」

见我反应不大且询问他是谁后,斑眯了眯眼

「夏目,把名字还给她吧。这家伙忘了很多事,有了名字估计想的起来」

夏目贵志点点头,拿出了友人帐

「我把名字还给你,请收下吧」

「花遇」


后来斑单独找我谈了谈

「当时就告诉过你别太认真,看吧,玲子的死居然能让你这种妖怪失忆,真是的」斑吃着七辻屋的馒头说

我轻轻的抚过开在草地上的花

「斑,你应该知道瞒不过我,夏目于你如玲子于我。我们无法抵抗温柔的人,即使他们辗转易逝,也是无法当成一场梦的。」

「哼,谁会喜欢那小子,我只是在等他死后继承友人帐的过程中要靠他给我买馒头而已」

我笑了笑,不在说什么,只是抱起斑离开。

趁现在留下更多回忆吧,斑。不管我们见过多少山川米聚,这些回忆在我们漫长的生命中都弥足珍贵。


夏目死的那天,有很多很多妖怪为他送行

与夏目相识的人和妖,即便是不同的种族,此刻也流下同样的泪水

但斑却没有去。

斑在我这儿喝的伶仃大醉,骂了夏目很久后停了下来。

他轻轻的说

再见


三天后,斑说他要离开了,问我能否帮他收拾一下。

夏目离开前并未把房子卖掉,而是留给了斑这事我是知道的。

我到夏目家中时斑正在抱怨我

「真是的,我都已经快收完了。你不用收了,就坐在那儿等我收完吧。」斑指了指书桌。

书桌台上放着友人帐,里面似乎还夹着什么东西。想到名字都已经还完了,出于好奇我翻开来看

那是一张陈旧的照片,有着琥珀色眼眸的少年抱着一只怎么看都很奇怪的猫,朝着镜头露出了笑容。

斑收拾好后问我

「你要留下来吗?」

我点点头

「那这个房子就留给你吧,我会时不时发地址回来,到时候记得帮我寄几个七辻屋的馒头」

斑跳上窗户,回头看了我一眼

「再见」

看着斑的身影逐渐变成一个小点,我突然听到了一个少年的声音

「再见,猫咪老师」

惊讶之后我几乎能想象出少年是如何看着斑离开的,这场告别终归以不完美的方式落下帷幕

不过

这样就好

shiro恰柠檬
natsume reiko 喜...

natsume reiko

喜欢她的无拘无束


natsume reiko

喜欢她的无拘无束



煤球伯伯
搬家收拾到的小惊喜诶 外婆实在...

搬家收拾到的小惊喜诶  外婆实在太美了

搬家收拾到的小惊喜诶  外婆实在太美了

夭离

第一次给夏目友人帐的3D打印浮雕灯箱~是学校的作业.



❗️p5是原图,请大家帮忙找一找是哪个太太/大大画的叭,当时在百度上找到的,lofter上也找不到出处。非常感谢原作者这么好康的图,拿来做作业不会商用的✔️



第一次给夏目友人帐的3D打印浮雕灯箱~是学校的作业.




❗️p5是原图,请大家帮忙找一找是哪个太太/大大画的叭,当时在百度上找到的,lofter上也找不到出处。非常感谢原作者这么好康的图,拿来做作业不会商用的✔️



快点

与梦同行第三部分泪的梦境3

更文了,填坑了

一切都来得太及时了,怎么也不想接受!少年被妖怪掳走,它的心情无疑是痛苦的。就像一场追逐游戏,一次次看着少年被抓走,又一次次将他救回。自己答应好了,要保护夏目贵志,就一定要做到,这个是他对玲子的誓言。

少年睁不开双眼,只觉着眼皮沉重,难以睁开。(夏目贵志,醒了)一个,有磁性的男人的声音传入耳中。夏目马上出了一身冷汗。

他微微抬头,望上男人的眼睛。从少年眼中倒映的,是恐惧。只是一个眼神,是以让少年内心崩溃。最后少年喊出那个令他恐怖的名字(的场先生)

的场看向少年,他对自乙果然是恶劣的厌恶。不过,少年人在这里,他不会保证自已不会对少年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除非少年不听话。不知何时,对少年有占有...

更文了,填坑了

一切都来得太及时了,怎么也不想接受!少年被妖怪掳走,它的心情无疑是痛苦的。就像一场追逐游戏,一次次看着少年被抓走,又一次次将他救回。自己答应好了,要保护夏目贵志,就一定要做到,这个是他对玲子的誓言。

少年睁不开双眼,只觉着眼皮沉重,难以睁开。(夏目贵志,醒了)一个,有磁性的男人的声音传入耳中。夏目马上出了一身冷汗。

他微微抬头,望上男人的眼睛。从少年眼中倒映的,是恐惧。只是一个眼神,是以让少年内心崩溃。最后少年喊出那个令他恐怖的名字(的场先生)

的场看向少年,他对自乙果然是恶劣的厌恶。不过,少年人在这里,他不会保证自已不会对少年做出什么,出格的事,除非少年不听话。不知何时,对少年有占有欲,不知道该如何形容的那种强烈。

(乖)的场抚上少年的脸,少年抖了下身子。少年突然挣扎起来。男人停下了手,将少年手上的绳索解开。他压抑住自己对少年的欲望,在心里安慰自己:夏目贵志现在自己手上,什么事都慢慢来。

少年突然觉得好累,便睡过去。

∥分割线

(名取小鬼,找到了夏目没)猫咪老师坐在名取头上说道。(你这只肥猫快从我头上下来)名取抱怨的说。面对少年的绑架,俩人是心急的。

(有反应了,这个好像是。。

(什么,名取小鬼)猫咪老师看见名取,只见他神情紧张。

(的场主宅)

∥∥∥∥∥∥'分割线…………

(夏目君,醒醒)少年睁开眼皮,对上深红的眸子。少年正睡在一个床上,(日本地铺),(的场先生。。。

(先吃点东西吧)男人将饭菜放在少年身旁(可以放我走吗)

一听到少年想走,男人微怒,立即捏住少年的下巴。(放开我,住手)

男人松开了少年的下巴(对不起,可我不会纹夏目君走)

少年正想起身,动了动脚。发现双脚被拷住,无法动弹。

好了,夏目贵志,听话一点。。。


药研的眼镜

“呐,要不要和我比赛?如果你输了就要把名字给我,我输了就任你差遣哦。”

一个人类向我问道。

我答应了她。

我输了,她拿着纸笔让我写上名字。

名字?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你不会是没有名字吧?”

我轻轻点了点头,我只是一只小妖,没有谁给我起名字,就算我自己起也没有用。

“唔……那你现在取一个吧。”

我有些慌,左顾右盼想找到点灵感。

我告诉她这个名字。

她微笑着问我为什么要取“夏”这个名字。

我说因为现在是夏天,却好像戳中了她的笑点,她大笑起来。

我很不满,虽然很随便但也不至于笑吧。

“名字可是很重要的,伴随你一生的东西,可不能这么随便啊。”

我问她名字应该怎么...

“呐,要不要和我比赛?如果你输了就要把名字给我,我输了就任你差遣哦。”

一个人类向我问道。

我答应了她。

我输了,她拿着纸笔让我写上名字。

名字?我看着她,她也看着我。

“你不会是没有名字吧?”

我轻轻点了点头,我只是一只小妖,没有谁给我起名字,就算我自己起也没有用。

“唔……那你现在取一个吧。”

我有些慌,左顾右盼想找到点灵感。

我告诉她这个名字。

她微笑着问我为什么要取“夏”这个名字。

我说因为现在是夏天,却好像戳中了她的笑点,她大笑起来。

我很不满,虽然很随便但也不至于笑吧。

“名字可是很重要的,伴随你一生的东西,可不能这么随便啊。”

我问她名字应该怎么取。

她嘟起嘴,想了想说:“要有意义啊,比如暗含什么意思,或者是重要的妖给你起的。”

我想了想,对她摇了摇头,还是不明白怎么起名字。

“这样的话等你想好了把它写在纸上给我吧,我会再来找你的,再见。”她笑着离开了。

真是奇怪的人类。

要叫什么名字呢?花?叶?那个人类叫什么名字呢?我想她一定有一个很好听的名字。

我一路上都在想名字,在几个名字之间犹豫,我决定让她帮我选。

第二天,我找到了她。

我告诉她我想的名字,她问为什么,我说因为它们很美丽。

她捂嘴笑了起来:“不行啊,意义应该在大一点。”

这之后,我每天都很想很多很多名字,然后找她帮我选。我也知道了她的名字――夏目玲子,果然很好听呢。

但是有一天,我找不到她了。


我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我每天都会想很多很多名字,等见到玲子让她帮我选。

我再次看到那熟悉的身影也是在一个夏天,我拽住她的衣角,高兴地说我想的许多名字。但是她没有出声,我奇怪地停下来。

“你要找的是我的外婆夏目玲子吧,她已经去世了,我是她的外孙夏目贵志,对不起。”他看着我,脸上带着歉意。

原来是这样,所以我才找不到她了。

我向他询问友人帐。

他肩上的肥猫用大叔音警告我不要打友人帐的主意。

我只是想把名字写上去,现在想那么多名字也没有用了,就用“夏”吧,现在也算是意义重大的名字了呢。

我向他说明想法,但他拒绝了。

“我现在在把友人帐里的名字还给妖怪,所以不能收下你的名字。”

我拜托他让我完成和玲子的约定。

他有些难办,但依然没有答应我。

我一直跟着他,在他身边吵闹,那只肥猫很不爽的样子。

几天后,他终于答应我了。

“你写上名字后我会立刻把名字还给你的。”他叹了口气拿出友人帐。

而我拿出了一直都有小心保管的纸笔。

“你要写什么名字啊?”

我告诉他是“夏”。

“为什么呢?”他问了和玲子一样的问题,我也依旧那么解释。

“名字的话应该有意义吧。”他微笑着说。

我没有动笔写名字,而是对他说出我想的很多名字。

“这些名字你是怎么想出来的呢?”

我告诉他,它们很美丽。

“名字的话,应该更有意义才行,还是再想想吧。”

这之后,我每天都会想很多名字,有意义的、没意义的、好听的、不好听的,让他帮我选。

真快乐啊,仿佛回到了玲子还在的时候。



夏目去世了。

我听到时是不信的。

“不管你信不信,夏目已经离开了。”那只曾经跟在夏目身边的猫对我说。

“贵志,吃饭了!”楼下传来声音。

肥猫变作夏目应了一声要下楼。

我叫住它,问它为什么要变作夏目的模样欺骗他的家人。

它望向窗外:“因为什么呢……如果不这样做他一定会放不下心不能安心离去,真是个善良的家伙。”

我离开了夏目的家。

夏目玲子,夏目贵志。

夏目。

既然“夏”不够有意义的话,那就叫“夏目”吧,不会有比这更优美更有意义的名字了。

雲緋gring


最近在寫藤原夫妻的分析文,玲子曾經幫年少的滋驅除妖怪,後來夏目依玲子的回憶如法炮製。

只是我發現這個疑點
這法術玲子是怎麼學來的?

夏目猜玲子的法術是找她手下敗將的妖怪學來的,可如今這法陣看來豈不是和名取曾用過的法陣很像?
只是玲子用的是初階法術,名取用的應該是比較複雜高階的法術。不過夏目祖孫魔力封頂用初級法術也夠強了。
如果玲子所用法陣就是除妖人們所用的法陣,那麼「夏目祖父是除妖人」的論點就越來越可信了


最近在寫藤原夫妻的分析文,玲子曾經幫年少的滋驅除妖怪,後來夏目依玲子的回憶如法炮製。

只是我發現這個疑點
這法術玲子是怎麼學來的?

夏目猜玲子的法術是找她手下敗將的妖怪學來的,可如今這法陣看來豈不是和名取曾用過的法陣很像?
只是玲子用的是初階法術,名取用的應該是比較複雜高階的法術。不過夏目祖孫魔力封頂用初級法術也夠強了。
如果玲子所用法陣就是除妖人們所用的法陣,那麼「夏目祖父是除妖人」的論點就越來越可信了

雲緋gring

【分析】夏目友人帳主線劇情和未來可能會有的進展(11)

求不吞

夏目玲子


1.傳說


玲子在妖怪中相當有名,大家都知道玲子作為人類,卻喜歡和妖怪比賽的事。


經過妖怪口耳相傳,玲子的形象也越來越誇張,尤其玲子的外貌還總是被妖怪醜化。不過個性倒不算說錯啦(笑)


至於人類方面,普通人對玲子的印象大致上是”外表美麗.沒父沒母.個性粗暴.言行怪異”這幾種印象。大人們覺得玲子是沒教養的壞女孩,避之為恐不及,小孩們受大人影響也不敢接近玲子。

由此可見滋真的觀察入微啊,雖然滋對玲子印象已經模糊了,但他還依稀記得玲子是個溫柔的人,並不是外界流傳的那樣。


在除妖人聚會也有流傳過玲子的傳聞。


的場曾經多方調查過玲子,...

求不吞

夏目玲子


1.傳說

玲子在妖怪中相當有名,大家都知道玲子作為人類,卻喜歡和妖怪比賽的事。

經過妖怪口耳相傳,玲子的形象也越來越誇張,尤其玲子的外貌還總是被妖怪醜化。不過個性倒不算說錯啦(笑)


至於人類方面,普通人對玲子的印象大致上是”外表美麗.沒父沒母.個性粗暴.言行怪異”這幾種印象。大人們覺得玲子是沒教養的壞女孩,避之為恐不及,小孩們受大人影響也不敢接近玲子。

由此可見滋真的觀察入微啊,雖然滋對玲子印象已經模糊了,但他還依稀記得玲子是個溫柔的人,並不是外界流傳的那樣。


在除妖人聚會也有流傳過玲子的傳聞。

的場曾經多方調查過玲子,可是除了”美麗”.”強大”這些妖怪們心中的印象,再也找不到別的線索。但這也產生了奇怪之處,如果玲子有這麼強魔力,又很有知名度,怎麼會在當時沒有引起除妖人關注呢?夏目貴志和玲子都是住在很偏僻的小鎮,可是前者很快就被名取和的場一門給發現到了。


照現在看來,也只有一些年紀較大閱歷較多,比方說拓磨式神這樣的妖怪才知道夏目友人帳的存在。除妖人那裡還沒有得到友人帳的情報?


2.家庭

玲子和孫子貴志一樣,沒有父母,只能寄人籬下。而魔力強到沒辦法控制的他們也常被誤解,被當作累贅,還要怕今天是不是回不了家。


我有想過會不會夏目家其實大有來頭,比方說夏目家和名取家一樣曾是除妖世家,可是如果這樣的場不可能不知道,所以夏目家可以排除掉除妖世家的可能性。到底夏目家會有這麼強的魔力血統,只是作者的設定,還是另有原因呢?


另外對於自稱能看得見妖怪的人,當然大家第一時間都會覺得這人在惡作劇.想引人注意,再不來就覺得這人可能有幻聽等精神病。

如果這人去過精神科都還沒改善,就才可能把這人帶到宗教場所請神職人員看看...

只是玲子祖孫都沒被人經歷過這樣診斷的過程,看來親戚連帶他們去看精神科醫生鑑定都不肯啊。大概嫌帶累贅去醫院太麻煩了吧。



3.能力

玲子的魔力和孫子一樣強大,玲子的內心連能夠看穿人心的妖怪也無法將其看穿。


但玲子和孫子一樣沒經過正規法術訓練,幾乎一切全靠蠻力和拳頭解決,可是魔力非常強大的她會在無意中創造出咒術,甚至是禁術。


更不用說友人帳這種禁術,本身也是要有相當魔力的人才能發動,足見玲子魔力的強大和危險性。


至於為什麼玲子之女會全無魔力呢?我原本想那麼多除妖世家都因沒有人能看見妖怪而退出業界了,玲子之女看不到妖怪也沒那麼奇怪。不過或許玲子之女的魔力是像多軌那樣(看不到妖怪,但有能力發動法術),只是多軌遇見貴志能讓多軌知道自己有相關能力,可是玲子之女可能終其一生都沒遇到貴志這樣的人吧。


4.個性

說到玲子和貴志最大的不同,就是玲子相當奔放和直接,甚至有些盛氣凌人和壞心眼,相對貴志對誰都很和善。



玲子幫丙找回髮簪,卻還不忘威脅丙要把她帶出森林。


玲子被妖怪丟小石頭,玲子一報還一報,還加碼丟一個大好幾倍的石頭。

當玲子被人類打也是一樣,雖然她會顧及收留自己的家庭,但她要是打回去可是完全不留情的。不得不說玲子一個女生打三個男生,玲子力氣還真大啊…

相對貴志以前被罷凌,通常苦都往自己肚子吞,不做什麼回應。



但其實玲子本性和貴志一樣相當溫柔,不管是對人還是對妖怪,不管是對迷路的小孩還是跌倒的老婆婆。


玲子知道老奶奶是妖怪後,玲子雖然失望老奶奶不是人類,但還是熱心的幫她除去惡靈。


玲子嘴巴上說”不關我的事”可是就算被嫌棄,就算幫忙也沒得到好處,就算幫了還會被人誤會,她還是會見義勇為。

木舟被兩個大妖要脅嫁給其中之一,就算妖怪們都覺得沒勝算要幫不幫的,就算捲入這事對她也沒幫助,她只是做”她想做的事”。


5.孤獨

夏目祖孫同樣的長相,相對貴志的臉孔和表情和他符合他青春年華一樣的多愁善感,而玲子永遠都是那樣強大高傲的笑臉。

回頭看看貴志還沒遇到藤原夫妻前那樣冷淡.距人於千里之外的笑容,那時的貴志可以說和玲子一模一樣,也就是說玲子那樣冰山美人的姿態其實是出自於缺乏愛.不被人信任的保護色。


 

玲子一個人孤獨太久了,要怎麼和人建立關係都不知道,也無法說出”朋友”這個詞。

玲子曾遇過小時候的滋,卻無法變成朋友。玲子無法說出自己能看得見妖怪,但她也討厭說謊,還更討厭傷害自己喜歡的人,所以笨拙的她只能又回到一個人的狀態。


不只人類,玲子也和妖怪無意中保持距離。

貴志是想同時兼顧與人類朋友和妖怪朋友的感青,相對玲子卻兩邊都做不到,玲子是否被傷得太深,而自認不論是人是妖都無法建立長久的關係呢?



6.友人帳的由來

玲子曾認識和同年紀的少女蒼子。玲子雖然不肯告訴蒼子名字,卻還是守在她的身邊保護她不受妖怪打擾。由此可見玲子只是嘴硬,實際上還是很擔心蒼子。

因為蒼子的一時興起,玲子和蒼子開始了”比賽輸了就給名字”的遊戲。在過程中,玲子雖然沒有自覺,但她們其實已經稱得上朋友了。

玲子曾經歷過無數次因為一得知她是”惡名昭彰的夏目玲子”,態度就一百八十度轉變的人。但玲子很喜歡蒼子,所以想要賭一次看看。

可是陰錯陽差的悲劇發生了,在玲子告知身分後的隔天,蒼子因為身體不舒服沒能赴約,玲子認為自己像往常一樣被討厭了。

玲子表面上雖然笑著說她不在乎,但其實內心很痛苦吧。所以玲子和天目比賽,開始收集妖怪的名字。


不過蒼子在那裡等了玲子好幾個月,她等到換季才死心的,可是玲子偏偏很狠.很果斷的認為自己被討厭就沒有必要再現身。如果玲子再多等幾天的話,事情就會不一樣吧。

友人帳就代表玲子一直渴望著,但追尋不到又無法長久的友情啊。


7.夏目貴志的祖父


目前貴志祖父的線索就只出自在這則對話。

1.他不怕玲子因為妖怪而做出的特異言行

2.他告訴玲子不要爬樹.不要在晚上走動,是很愛碎碎念.多管閒事的人?

3.他不住在夏目祖孫所居住的城鎮內

4.他喜歡吃七辻屋

其實我覺得就玲子就這樣的對話,再參考貴志的形象,我覺得貴志祖父可能是個草食男???相對玲子是那種敢愛敢恨的形象,說不定還是玲子主動追男方的(笑)

更說不定在感情上玲子是肉食女呢(笑)



不少人認為祖父可以看得妖怪,甚至他可能是除妖人。


現時還不清楚玲子到底和男方發生了什麼事,我認為就本作走向不會出現玲子遇到感情騙子的情況,只能猜測就和前述的蒼子一樣發生了陰錯陽差的悲劇吧。

玲子會選擇未婚生女真的是要有很大的勇氣,在那種純樸的年代和小鎮,玲子的風評本就不好,可想而知會受到多大的指責非難。

但我想玲子會生下貴志的媽媽,是因為她想要一個”永遠陪在她身邊”的存在,那種存在是她一直渴望卻渴求不到的。只是就故事來看,玲子不論是懷孕.生女.死亡全都發生在高中,甚至玲子可能連高中都沒畢業就死去,所以玲子也沒有體會到多少當媽的感覺就去世了…



8.死亡???

玲子的死因至今還是謎,夏目也無法從親戚間得到消息。

不過玲子應該也有留有回憶的家和所在,只能留待綠川老師解謎了。


我曾看過一種說法,玲子會這麼早死是因為玲子使用禁術的後果。我想或許是有可能,使用禁術如果沒有代價,怎麼能稱為禁術呢?可是如果真是這樣,一直幫玲子還名字的貴志壽命豈不是也會減少…




暫時訂為雙週更。下回是藤原夫妻。


雲緋gring

【分析】夏目友人帳主線劇情和未來可能會有的進展(8)

接上回夏目貴志

求不吞

 

9.對玲子

玲子在夏目出生前就過世了,所以夏目從未見過玲子。但玲子既是和夏目血脈相連的存在,又是同樣有魔力的體質,所以夏目對玲子有惺惺相惜的感覺。

 

但夏目長期作為寄人籬下又不討喜的存在,沒有立場去問玲子的事,再加上就算開口詢問玲子的事,也只會得到”言行詭異”和”私生活不儉點”的批評,根本無從得知玲子的詳情。

 

諷刺的是,當夏目開始替玲子還名字,他終於能透過玲子和妖怪們的回憶了解祖母。

夏目知道玲子渴望著聯繫。

卻又同時害怕深交。

 

夏目每次揭開玲子的過去,夏目就會發現...

接上回夏目貴志

求不吞

 

9.對玲子

玲子在夏目出生前就過世了,所以夏目從未見過玲子。但玲子既是和夏目血脈相連的存在,又是同樣有魔力的體質,所以夏目對玲子有惺惺相惜的感覺。

 

但夏目長期作為寄人籬下又不討喜的存在,沒有立場去問玲子的事,再加上就算開口詢問玲子的事,也只會得到”言行詭異”和”私生活不儉點”的批評,根本無從得知玲子的詳情。

 

諷刺的是,當夏目開始替玲子還名字,他終於能透過玲子和妖怪們的回憶了解祖母。

夏目知道玲子渴望著聯繫。

卻又同時害怕深交。

 

夏目每次揭開玲子的過去,夏目就會發現祖母和自己有太多的相似之處,夏目知道他很幸運,他得到很多珍惜他的人,但玲子並非如此。比如說,夏目知道玲子曾有和可以和蒼子深交的機會,卻一錯失就錯失了一輩子,夏目為此不禁掉了眼淚。

 

10.對父母

夏目的父母都是溫柔且平凡的人,都看不見妖怪。

夏目父母在夏目小時候就過世了,所以夏目幾乎回想不起來任何過去。

不過看來,夏目和親生父母也曾是感情很好的一家人。

和玲子不同,夏目是無法透過妖怪得到父母的情報。

但稍微欣慰的是,夏目有已經有可以回去的家了。

 

11.對藤原夫妻

當夏目第一次見到塔子時,曾經想過她是不是妖怪。對夏目來說,塔子是第一個對她友善的人類,更不用說夏目從未想過自己能有一個”家”。

 

夏目總覺得自己在藤原家是個外人,總是太有禮貌,總是不敢過問太多藤原夫妻的事。

 

但夏目和藤原夫妻朝夕相處,夏目不再覺得自己是外人,也覺得該把藤原夫妻當成真正的家人相處,而非”要討好的對象”,漸漸的他開始不把自己當成累贅,而是可以對藤原夫妻”耍點任性”的存在。

 

 

夏目不肯和藤原夫妻說自己看得見妖怪,不是怕藤原夫妻不相信,而是怕藤原夫妻會擔心自己,他希望藤原夫妻可以永遠保持笑容。

但我想,夏目總有一天會向他們坦白的,或許在那時夏目和藤原夫妻才會真正成為親子。

 

12.對貓咪老師

斑要夏目稱呼自己為”老師”,而斑平常又以招財貓姿態出現,所以就因此被夏目稱呼為”貓咪老師”。

貓咪老師接受夏目的提議,從此成為夏目的保鑣。

 

雖然夏目也會吐嘈貓咪老師硬逼他叫"老師"了(笑)

 

 

雖然夏目和貓咪老師表面上是主人和寵物(誰主誰從倒很難說),但實際上兩人相處已經有如家人一般。

 

夏目也會向貓咪老師尋求安慰。

 

當夏目不能看見妖怪時,夏目面對看不見貓咪老師的處境顯得非常寂寞,當然就連貓咪老師也是如此,只是貓咪老師嘴很硬。

夏目對於貓咪老師當然是100%的關心,就算他自己有傷再先,但他還是會優先擔心貓咪老師的安全。因為這樣才讓陷入狂怒的貓咪老師冷靜下來。

夏目這樣的行為,讓失去式神而崩潰的女除妖人也不禁為之動容。

 

夏目總是憤不顧身去守護貓咪老師。雖說貓咪老師總是傲嬌的回嘴說”我超級厲害,根本不用你擔心”(笑)

 

 

 

夏目還有一個辛苦的地方,就是要常幫貓咪老師買甜點(笑)

 

追根究柢,對夏目來說貓咪老師的存在是他和玲子之間緣份的延伸,所以夏目更會珍惜。

 

13.對田沼

夏目長久以來不敢對別人說自己能看見妖怪,害怕踏出最初的一步,但田沼也一樣。

田沼是夏目第一個能坦白自己能看得見妖怪的人類,兩人也相此變成朋友。

 

夏目有意識到自己和田沼所能看到的妖怪程度是不同的,所以在這方面還是小心翼翼,害怕因此嚇到或傷害田沼。

 

夏目和田沼兩個人都還很年輕很笨拙,不知道彼此的距離感要在哪裡比較好。所以有時夏目直接把話說開,對彼此才是好事。

 

本作中常用各種妖怪和妖怪之間的友情來對應夏目和田沼的關係,一方為了保護朋友隱藏自己想法,最後乾脆什麼都不願意說,另一方認為自己劣於對方,所以拼了命想追上對方。(其實這點用在學生時代的場和名取也說得通)

 

慢慢的,夏目和田沼也在漸漸放下彼此的心結,好好把心中想法傳達出去。

 

事實上,夏目一直極力避免讓田沼深入妖怪或除妖界。

但夏目擔心的事還是發生了,田沼因為擔心夏目陷入危險,這讓夏目有了驚覺,會不會自己根本不該和田沼說自己能看得見妖怪?如果自己只會讓田沼痛苦,會不會自己根本不該和田沼做朋友?

可是夏目沒有想到的是田沼其實也有一樣的想法,害怕自己給朋友造成麻煩。

 

但就如名取所說,夏目去煩惱這些或是維持這段友誼雖然很痛苦,但絕對是必要的。

 

夏目為了保護田沼,夏目總是無法對田沼坦白說出所有妖怪的事,或是不知道讓田沼知道妖怪何種程度才妥當。比方說夏目無法告訴田沼,常照顧他的系婆婆其實是妖怪。

但其實田沼並沒有夏目想像的那麼脆弱。比方說田沼自己也清楚糸婆婆是妖怪。

或是田沼清楚知道夏目和自己不同,但他不會逃避這不同,而是想在這基礎上和夏目相互了解。

 

 

漸漸的,夏目比起盲目的保護田沼,他更開始尊重田沼的自主意志,讓他從保護田沼的立場變成和田沼並肩而行的立場。

 

夏目和田沼感情越來越深厚,夏目也就不會只和田沼說妖怪的事,還會跟他學下將棋,做些一般朋友會做的事。

更不用說,夏目還會直接要求田沼不管有沒有妖怪都可以直接跟他說,希望兩人之間不要有什麼顧忌。

 

 

下回,夏目篇的多軌.北本.西村.柴田

寫貓咪老師的篇幅比較少是因為我覺得從貓咪老師的角度寫夏目比較有趣(笑)

雲緋gring

【分析】夏目友人帳主線劇情和未來可能會有的進展(7)

夏目貴志

求不吞

1.族譜

夏目目前已知的直系親屬都全部已經過世,而其中不止生死不明的祖父,連他的祖母.父母也都留下很多的謎團。

祖母玲子有非常強大的靈力,因為舉止怪異被眾人疏遠,同時因為未婚生女更被當成水性陽花的女人。玲子死因和死亡時間不明,只知道她一顆樹下靜靜的過世。

玲子的女兒是沒有魔力的普通人,她的丈夫也是如此。夫妻倆在夏目小時就過世,死因不明。夏目爸爸是入贅,但原因不明。

夏目家是一脈相傳,幾乎沒有親戚,所以自幼夏目輾轉父系各親屬的家中,但日子都過得不好。


直到藤原夫妻出現,收留了夏目,才開啟本作的故事。

2.經歷

過去夏目身...

夏目貴志

求不吞

1.族譜

夏目目前已知的直系親屬都全部已經過世,而其中不止生死不明的祖父,連他的祖母.父母也都留下很多的謎團。

祖母玲子有非常強大的靈力,因為舉止怪異被眾人疏遠,同時因為未婚生女更被當成水性陽花的女人。玲子死因和死亡時間不明,只知道她一顆樹下靜靜的過世。

玲子的女兒是沒有魔力的普通人,她的丈夫也是如此。夫妻倆在夏目小時就過世,死因不明。夏目爸爸是入贅,但原因不明。

夏目家是一脈相傳,幾乎沒有親戚,所以自幼夏目輾轉父系各親屬的家中,但日子都過得不好。


直到藤原夫妻出現,收留了夏目,才開啟本作的故事。

2.經歷

過去夏目身邊的人都對夏目的言行感到恐懼,他常被說是騙子,也常被視為問題兒童而輾轉於遠親家中,也因為這樣不斷的轉學。夏目還曾經被丟進孤兒院,我猜會再被遠親收養也是因為妖怪引起的騷動而讓孤兒院無法再收留他。

小時候夏目會常常直接說自己能看見妖怪。但當夏目年紀稍微大一點就不會提起這事,但還是無法阻止妖怪所造成的騷動而被眾人誤解。

夏目寄養的家庭當然都沒給他什麼關愛,有些監護人還家暴,有些家庭的孩子則無法接受外來的夏目。

稍微站在那些家庭的立場思考,那些收留過夏目的家都是中產階級,平常照顧自家人都不容易了,更何況要養一個幾乎是非親非故又常招麻煩的小孩,先不提太惡質的家庭,很多家庭能給夏目的照顧也是有在能力範圍內盡力吧…雖然有關夏目過去篇我常心痛的根本不敢重看。

在夏目真正融入藤原家前,夏目的眼神相當的冰冷,就和玲子一樣,雖然總是笑著,卻拒人於千里之外。笑容都是假笑,不是發自內心。

3.對妖怪

事實上,夏目並不是一直對妖怪非常和善的。

他在小時候因為妖怪吃盡苦頭,他因此非常討厭妖怪,也一直希望有天能再也看不見妖怪,希望能變成普通人。

但是隨著一次又一次的邂逅,夏目認識許多妖怪,和妖怪們經歷很多事情,結識了妖怪朋友,漸漸的對夏目來說妖怪和人類幾乎沒有分別了,甚至是同等重要。比方說露神,夏目就願意成為牠的朋友。

夏目得知有可能某一天會看不見妖怪,如今因為和妖怪們結下很深的緣,夏目比起過去所承受的痛若,他更害怕會失去和妖怪們之間的情份。

不過夏目明白到,就算再也看不見妖怪,一起經歷的回憶是永遠不會消失的。再加上比起畏懼未來和妖怪的分離,更應該要珍惜現在所相處的時光。

不過,夏目因為有許多妖怪朋友,加上遇上很多深情的妖怪,所以有時會大意的以為所有的妖怪都一樣善良而陷入危險。

不過,夏目還是保持著”人類”和”妖怪”都一樣重要態度和價值觀活下去。

4.對一般人

因為過往的經歷,夏目極力避免讓他人知道自己能看得到妖怪。

不過,即使如此周遭人其實多少有感覺到夏目異於常人,只是夏目周圍的人都相當溫柔,不會質問夏目。

夏目因為之前幾乎沒和人交流過,所以人情世故和生活日常上總表現笨拙,但他的朋友都不以為意。

雖然夏目至今沒有打算讓西村和北本知道自己能看得見妖怪,但他還是把他們當成重要的朋友。因為夏目很珍惜他們,才更不想讓他們知道。

不過,我想如果有一天夏目把自己體質跟北本和西村說,他們可能覺得”這種小事怎麼一直不說,只不過是能看得妖怪啊,到底有沒有把我們當朋友啊!!!”。

更不用說,夏目可以把妖怪的事和田沼和多軌說,夏目就算表現出異於常人的言行舉止,田沼和多軌也可以接受。或許在外人看來是很微不足道的事,可是對於長期不被接納的夏目來說,光是這樣就令夏目很幸福了。

5.對除妖人

因為夏目把人類和妖怪看成同樣重要的存在,所以他本質上和”人類比妖怪優先是理所當然”的除妖人合不來。

更不用說,除妖界還充斥著勾心鬥角和權力鬥爭。

七瀨在她第一次登場時,就用話術套出夏目的情報,並利用名取和夏目得到自己想要的妖怪。順便一提,照一旁名取的眼神,我覺得他是有在提防的場一門,但他可能以為的場一門不至於會利用”非業界的普通人”而疏忽了。

因為七瀨婆婆的行動,讓夏目立刻對全部除妖人都有極差的壞印象,甚至開始想起之前所經歷過醜陋的人心,心想絕不能讓除妖人知道友人帳。這種想法在他遇見的場後更膨脹到最高點。

6.校草

夏目之前因為妖怪常被妖怪攻擊,總是弄得狼狽和遍體鱗傷,加上奇怪的言行舉止,總被大家敬而遠之。

可是夏目被溫柔的藤原夫妻收養,冷漠.拒人於千里之外的姿態減少了,取而代之是溫柔的笑容。夏目也因為有貓咪老師這個強大的保鑣,被妖怪騷擾的次數變少,那種讓不知情的人感到不舒服的言行也變少,因為這樣眾人才終於發現夏目是個美少年(笑),也有越來越多人喜歡他了(笑)

7.魔力

最新長篇”沉睡的容器之里(暫譯)”,揭曉了夏目魔力比的場還要強。同樣一張符咒,名取是完全看不到,的場要瞇著眼才能看到模糊的景像,夏目根本什麼都不做就看得一清二楚。
夏目有這麼強的魔力,如果肯用心學法術,肯定能在除妖界封頂的,只可惜夏目的心態不適合當除妖人…

照這樣看來,說不定出現在除妖人聚會的和服等級還要更新,的場所看到的”黃色菊花和芍藥花紋”還不是完全版。說不定夏目還能看到和服上面有龍或鳳凰之類的神獸呢。

8.氣息

夏目的”氣息”讓名取.的場和依島這些厲害的除妖人感到奇怪,甚至曾經把夏目誤認成妖怪。

原本我就只是猜想可能是夏目魔力太強的關係,但說不定另有內幕?

下回待續

我估計夏目上中下都還寫不完,可能要寫4篇...

姚麟正牌女友
“要不要和我比赛?输了的话要把...

“要不要和我比赛?输了的话要把名字写下来哦”

“要不要和我比赛?输了的话要把名字写下来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