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夏色祭

27306浏览    351参与
一岁.

【夏色吹雪】只有一间单人房、我忘了拿浴巾

#把两个梗中和起来写了。

#不是糖。半刀。


「今天的游玩真是愉快呢~」「是啊,真期待明天。」在去旅馆的路上,夏色祭听见大家这样说。

愉快么?或许吧。她转头望向车窗外。

狐狸尼克与兔子朱迪令夏色祭印象深刻,她和人形玩偶拥抱并合了影。灰姑娘城堡中的与工作人员互动也是妙趣横生。海洋乐园里别的女孩子尖叫着贴到身上的感觉也不错,虽然夏色祭本人也蛮害怕就是了。

夏色祭佯装无意地正面对着玻璃打理起头发,实际上那里的反光能够看到一众人,而她很快找到了那抹白色身影。

正与那名黑发的狼交谈甚欢。

夏色祭收回视线,面不改色地整理好了发型,坐正后问身旁的赤井心。「大概还要多久能到旅馆...

#把两个梗中和起来写了。

#不是糖。半刀。






「今天的游玩真是愉快呢~」「是啊,真期待明天。」在去旅馆的路上,夏色祭听见大家这样说。

愉快么?或许吧。她转头望向车窗外。

狐狸尼克与兔子朱迪令夏色祭印象深刻,她和人形玩偶拥抱并合了影。灰姑娘城堡中的与工作人员互动也是妙趣横生。海洋乐园里别的女孩子尖叫着贴到身上的感觉也不错,虽然夏色祭本人也蛮害怕就是了。

夏色祭佯装无意地正面对着玻璃打理起头发,实际上那里的反光能够看到一众人,而她很快找到了那抹白色身影。

正与那名黑发的狼交谈甚欢。

夏色祭收回视线,面不改色地整理好了发型,坐正后问身旁的赤井心。「大概还要多久能到旅馆?」得到了「五分钟左右吧?」这样的回答。

她一向不会嫉妒,也不擅长嫉妒,毕竟她所拥有的比她还多,而且她本身也不是那样的人。只是心中会有一种怪怪的感觉,说不上来,但绝对不是嫉妒,更何况她也没那个权利。

她只是对于“白上吹雪与大神澪交谈甚欢”这件事情产生了类似于“不满”可又不是“不满”的情绪而已。

嫉妒、吃醋、不满都该是恋人、恋慕者之间才会有的情绪才对。

而她算什么。

电车到站,大家一起下了车往旅馆方向走。照例的,各期生各自抱作一团,其中一期生是以夏色祭为中心。

夏色祭面上自如地同美少女们交谈打闹,实则偶尔瞥向自己在意的那个方向。

她们有说有笑,双手紧扣。这是她所瞥见的。

胸口一紧,那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再次涌上心头,夏色祭一味地陷入了莫名的纠结感,再次回过神来还是癒月巧可轻轻拍了拍她的肩。「祭様?已经到旅馆了哟。」夏色祭这才发现自己有些偏离了目的地。「啊啊、谢谢巧可老师。」夏色祭勉强展露一个笑容,随癒月巧可一起进了旅馆。

夏色祭走至旅馆大厅时,友人A正分配着房间。「接下来是...夏色さん,403号房间。白上さん...咦?」夏色祭接过房卡后,友人A再去看手机,抬了抬眼镜似乎在再度确认手机上信息正确,又抬起头来望向夏色祭手里的房卡。「啊,是这样的...订房时好像出了些小问题,少了间房。白上さん和夏色さん住一间可以吗?」

诶...诶、诶?!夏色祭大脑顿时宕机,只朦胧听见白上吹雪说了一句「我吗?啊...没问题。」,而后意识清醒过来也表示无妨。

她是怎样想的?为什么会同意?

夏色祭脚步轻浮地朝房间前进。

其实仔细一想也是,怎么会不同意呢,在外人眼里她们之间的关系还是那么的要好,除了部分知情人之外。白上吹雪总不可能提出“不,她更想和大神澪”一起住。

就算仅仅是为了维护这表面上的“要好”,白上吹雪也不会拒绝。

夏色祭握着房卡站在房间前伫足发呆。

「祭ちゃん?」一道柔和声线响起,夏色祭差些跳起来。白上吹雪在她身后歪着头看她。「怎么不进去?」夏色祭心下一慌,有种心思被别人揭露的心虚感。「啊、好的。」

滴——房门开了。两人进门放下行李。静下来后,便是尴尬的面面相觑。

“原来我和她已经没什么好说的了。”夏色祭/白上吹雪有些悲哀。

「那,那祭先去洗澡啦。」忍受不了这窒息感,未等白上吹雪回应,夏色祭快速打开行李箱拿出洗浴用品走进了浴室。

合上门,夏色祭长吁一口气,一颗一颗解开扣子脱完上衣,褪去短裙扯掉丝袜,走到淋浴头下开始洗澡。

那份心情可能叫做:

遗憾。





此时的白上吹雪正坐在一米八长的床上发呆。

是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的呢?二人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彼此察觉到之时已经变成了不小的隔阂。她们尝试过重新变得要好,但是那层隔阂无论如何都无法去除。今晚面面相觑就是一个证明。

白上吹雪有向大神澪求助过,甚至让她占过卜,可是连牌面都是不祥的。

「占卜只能占卜未来三个月的情况,过去种下的因,变成了现在的果。」大神澪意有所指。「但你若是从现在开始努力,结果会不一定。牌面也不是百分之一百准确的。」

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啊。白上吹雪将自己蜷缩成一团。




夏色祭甩了甩湿淋淋的头发,准备取浴巾擦擦身体,手却僵硬地停在了半空。

完、蛋。只带了擦脸的毛巾,忘带了浴巾。

旅馆的浴巾她不敢放心用,不擦身体就穿衣服是不现实的。这样子只能....

「白上さん——能不能帮我拿一下浴巾——」白上吹雪正失落时听见夏色祭这样喊。「诶?没问题。」机械地自她的行李箱里找出浴巾,走至浴室门口敲敲门。门开了一小部分,夏色祭伸出一只手接过。「谢谢。」而后合上。

白上吹雪站在门外有些呆滞。“白上さん”。“谢谢”还是敬语。

夏色祭在门内擦干身体穿上衣服,抹了一下眼角。

她们同时叹了口气。

她们之间隔了扇门。

友人A
废物画渣,半夜瞎画的(而且没画...

废物画渣,半夜瞎画的(而且没画完,不喜勿喷…

废物画渣,半夜瞎画的(而且没画完,不喜勿喷…

某mercer

单恋(夏色吹雪)

  想写一下我心中的祭妹,那个坐在旧教室窗口,轻轻的唱着一首温柔的歌的女孩。出场人物有祭妹、吹雪、mio和心心,但其实还是祭妹中心。场景大概来自祭妹官组做的单恋mv。
[图片]

  祭独自一人坐在空旷的旧教室中,背对着大敞大开的窗口与时不时被风吹起的窗帘,嘴角带着无可奈何的笑意。“就这样吧,挺好的。”她听到自己说。手上拿着的仍未送出的信仍是和祭下笔是的心情一样的粉红色,没有一丝丝的改变。

  夏天是美好的季节。祭一直都是这样觉得的。

  未曾出口的爱意,无法表达的思绪,本应烦躁的她坐在床边,抬眼看了看手中的信,...

  想写一下我心中的祭妹,那个坐在旧教室窗口,轻轻的唱着一首温柔的歌的女孩。出场人物有祭妹、吹雪、mio和心心,但其实还是祭妹中心。场景大概来自祭妹官组做的单恋mv。

  祭独自一人坐在空旷的旧教室中,背对着大敞大开的窗口与时不时被风吹起的窗帘,嘴角带着无可奈何的笑意。“就这样吧,挺好的。”她听到自己说。手上拿着的仍未送出的信仍是和祭下笔是的心情一样的粉红色,没有一丝丝的改变。

  夏天是美好的季节。祭一直都是这样觉得的。

  未曾出口的爱意,无法表达的思绪,本应烦躁的她坐在床边,抬眼看了看手中的信,心中的酸涩却只是化成了一抹微笑。

  空无一人的教室中,只有褐发的少女在唱着不知给谁的歌:“”例えば君の顔に昔よりシワが増えても,それでもいいんだ……”单向的,无法出口的爱,就这样融化在了歌词的每一个音节里,被冲淡在了几乎满溢的苦涩中。

  祭不清楚以后还是否会有比这更加难熬的时刻,但这一刻的回忆却真真切切的就在此处,让她很久以后也无法割舍。

  明明是将要离开过去的日子的拥挤操场,此刻在祭的眼中却只剩下两个人在并排牵着手走着,白发的狐耳女孩正轻轻的把自己的脑袋靠在黑发的狼女孩的肩头。“真好啊。”祭仍在教室中看着,想着,眼中却不自觉的随着自己的歌声流出了一滴无关紧要的泪花。“白色和黑色是很相配的,如果是褐色与白色相配的话,那就成了被脏兮兮的鞋底踩过的雪地了吧。”祭在空间中输入了一行字,又全盘删掉,只有光标仍在空白的文本框中一闪一灭,配合着窗外吹来的微风,吹着祭褐色的马尾,吹着她无望的爱情。

  “心心啊,吹雪和澪是考在同一所大学吧?”Line上祭昨天发出的消息在赤井的手机上仍是未读状态,赤井在床上翻了个身,金发盖住了仍然亮着屏幕的手机,透出微弱的光芒。祭打开Line,左下角醒目的红色未读去掉公众号的推送后重新归零,她摇了摇头,却只是加深了脸上的微笑。

  祭习惯性的点开了和吹雪的聊天窗口,少的可怜的聊天记录的最下方,是吹雪昨天发在空间里的自拍。待发送的消息仍然拥挤在小小的输入框内老老实实的待着,没有多出一点怜悯,更没有减少一点悲怆。风渐渐的减小,可祭的手指却还停留在发送键上迟迟无法按下。

  “按下了又怎样呢?”她放下手机捂住脸颊,轻轻的笑出了悲声。“已经输了啊,祭。”她低声的说着,捂着脸的手放在桌上,手指不慎点下了发送。长的超出了一个屏幕的消息的左面,一个小圈在慵懒的旋转,最后变为了鲜红的感叹号和一行冷漠的提示:“超过限制字数,请缩短或分段发送。”

  “君だけ 分かってよ 分かってよ,分かってよ ……”祭听的到自己仍在唱着刚刚在唱的歌,可是,为什么要唱呢?カタオモイ的意思……明明是单相思啊……明明是属于说不出口的感情啊,明明是……酸涩的叫人开不了口的啊。

  祭长按那条消息,“要删除这条记录吗?”提示框就那样的出现并存在,不痛不痒的在问句下陈列着“是”与“否”。“是”还是“否”的选择又帮的了什么忙呢?“是”抹不去记忆,“否”也只是保留下来了无望。那么,就这样唱着,微笑着吧。

  “愛してる……”祭仍然唱着,“爱着你啊。”祭仍然在想着。

Dr.林澜_(:з」∠)_アイ

【夏色吹雪短篇】因为小祭是特殊的呀(下)

是前几天的狡猾狐狸下篇!!


今天,出大事了。

早上一醒来,就感觉脑袋上好像多出了什么东西,痒痒的,祭便下意识地伸手去挠,却碰到个毛毛的软乎乎的东西,而且在碰到的一瞬间像是触电似的,瞌睡瞬间就没了。

???什么东西?

祭连忙冲到厕所,镜子中的自己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和平常不一样的地方,既没有变成什么异形怪物也没什么怪东西寄生在自己脑袋上,只是……多出了,一对棕色的猫耳。

再次上手确认了一下,是真的没错,摸着还有点舒服……这不是梦啊。

“不会吧……这,这要怎么办?”

能缩回去吗?不过……自己好像控制不了它的样子。

嗯……今天,还是请假吧。

于是祭在给老师发过消息之后,又回去床...

是前几天的狡猾狐狸下篇!!



今天,出大事了。

早上一醒来,就感觉脑袋上好像多出了什么东西,痒痒的,祭便下意识地伸手去挠,却碰到个毛毛的软乎乎的东西,而且在碰到的一瞬间像是触电似的,瞌睡瞬间就没了。

???什么东西?

祭连忙冲到厕所,镜子中的自己看上去并没有什么和平常不一样的地方,既没有变成什么异形怪物也没什么怪东西寄生在自己脑袋上,只是……多出了,一对棕色的猫耳。

再次上手确认了一下,是真的没错,摸着还有点舒服……这不是梦啊。

“不会吧……这,这要怎么办?”

能缩回去吗?不过……自己好像控制不了它的样子。

嗯……今天,还是请假吧。

于是祭在给老师发过消息之后,又回去床上躺着去了。




“今天夏色祭同学好像请假没来……”

“啊,好的,谢谢……”

请假了,吗?……是生病了?还是在躲着自己呢?

学生会室里,吹雪站在窗子旁边发呆。

……她不会真把那天的话当真了吧?是不是有些太过头了……但是呢,如果那天是其他人看见自己的耳朵尾巴的话,那可是会被自己不留痕迹地抹杀的呀……因为是小祭,所以才……

嗯,有点担心……

万一真是生病了呢?……

“会长?会长!”

“呃?啊啊,抱歉发了会儿呆……”




夏色家。

之后呢?总不可能天天都请假……真是的,最近老是遇到些超自然的事情——对了!会长!

白上吹雪会长的话,说不定知道什么方法……

但!自己没法去找她……先不说自己现在也不在学校,上次那件事情之后再见面的话,自己怕是没法好好交流的吧。

“叮咚”

突然的门铃声打断了思考。

嗯……谁啊?……这个时间……

“来了……”祭慢慢地拉开了门,才开到一半,来访的人就直接推开了门冲了进来,吓得祭还以为自己放了什么不得了的人进来……下次,一定要看好才行。

“小祭,没事吧?”是会长啊……那只狐狸……等等,为什么她会知道自己家在哪儿啊?

“啊?会长?”

“是生病了吗……嗯……不太烫呢。”吹雪直接凑了上来一手扶住祭的肩膀一手紧贴祭的额头,“还好……”

“啊啊,门!门先关上!”祭可不想让什么路人或者邻居看到自己的样子,难说会引起恐慌呢。“那个……总之!先进去吧!”

怎么就刚刚好在自己纠结的时候出现了呢……

……

“唔唔,这样啊……”祭花了大概十分钟左右向吹雪说清楚了今天发生的事儿,由于家里没有其他人,吹雪的耳朵尾巴什么的也就没藏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这样才是真正的吹雪啊。

“这个,有办法吗?白上……会长?”

“叫我吹雪就行,昨天晚上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吗?”

“没今早才……”

“一夜之间吗……”

空气,安静了下来……吹雪好像在认真思考的样子啊,都不好意思打扰她了。

嗯,嗯……发呆吧。

不过另一边,此时吹雪并没像祭想的那样,装出思考的样子仅仅只是为了

掩盖心情,大致是这个感觉:

啊,好可爱……明明自己已经对兽耳见怪不怪了但还是觉得好可爱啊……小祭,现在在发呆呀,如果捏一下,会有什么反应呢……

想着想着,“实践一下如何”这样的想法浮现,于是趁着祭注意力没在这边,溜到祭身后揪了一下。

“咿呀!”突如其来的触感让祭一下缩成一团,双手护住自己的猫耳,盯着身后的“凶手”。

“抱歉……没忍住……噗嗤。”

“笑什么啊……”过分了啊……这只狐狸。

“抱歉抱歉,没想到会是这个反应啊……”

可恶啊……既然如此……

“祭也要!!!”

“欸?”

“祭也要摸!吹雪的耳朵……”抱着“绝对要让这只狐狸双倍奉还”的念头,朝吹雪扑了过去。

可惜扑了个空。

“为什么嘛~作为交换,就让祭摸一下嘛……”

“欸……那,如果小祭能抓到我的话,就让你摸。”

“真的?别小看祭啊……”

于是祭来了动力,速度极快地追了过去。

两人先是在客厅绕了几圈,又跑到厨房,但鉴于厨房危险玩意儿太多了又转移阵地,这次是祭的房间。

“咔哒”

“等等,啊,这家伙……这里面可是死路啊。”总算是……

打开门之后,房间里却空荡荡的,压根没有人来过的痕迹,

我那么大只狐狸呢?斯……是躲到哪去了?

跑出去是不可能的,直觉告诉祭,吹雪肯定就在这儿的某个地方——把门关上,防止趁自己在找的时候让它溜走。



此时,吹雪正以狐狸的形态趴在衣柜上方,这个角度刚好可以看见整个房间。

小祭,很努力地在找呢。

其实,自己很早之前就挺在意她了,可能,如果不是捡到她的东西或许这辈子都说不上话吧……

“怎么哪都不在……呜……”

笨蛋,抬头看看呀,为了演得像一点自己还特地跑到这儿来了呢。

“好累呀——”祭躺倒在床上,没动了。

这是怎么了突然……啊,是个陷阱吧。嗯……

“唉……”吹雪一跃而下,变回兽耳少女的形态,走到床边。“……小祭?想放弃了吗?”

祭忽然起身抱住吹雪,一起躺倒在床上。

“吹雪~抓到了哦~”

“真不愧是小祭啊~怎么说,好狡猾哦。”

“嘿嘿,彼此彼此啦。”

“说的也啊……噗”

这么看来,也不坏啊。

“诶?吹雪笑了。”而且和平时不太一样。

“因为,小祭是特殊的哦。”

“啊,耳朵,不能反悔哦。”

“嗯,我知道了。”


单方通行

总觉得上完色更丑力,哇啊啊啊

总觉得上完色更丑力,哇啊啊啊

Ling泠音
直播中 感谢红油抄手太太应邀绘...

>>>直播中<<<

感谢红油抄手太太应邀绘制~

通贩传送门:戳我~

>>>直播中<<<

感谢红油抄手太太应邀绘制~

通贩传送门:戳我~

一岁.

【夏色吹雪】Kiss三十题(四)

#在我的理解里,夏吹是半真半假。不管怎么样,至少她们曾经交心过。

#高考加油


16.焦急而慌乱的亲吻

白上吹雪拿起帽子就将手放在门把手上准备旋开。「墨镜!」「啊,差点忘了。」接过夏色祭递来的墨镜,白上吹雪打扮成一副经典的“名人”模样,半只脚踏出门外。「诶、吹雪——」白上吹雪应声回首。「怎么?」

——夏色祭踮起脚在白上吹雪脸颊上重重印了一下。

「早些回来。」她双手合十,歪着头对白上吹雪说。

17.不确定试探性的吻

「.......」夏色祭甚至不敢抬头去对上白上吹雪的眼眸。「告诉我啊,祭,告诉我......」

白上吹雪带着颤音道。可她所唤的那个人却没有回应。白上...

#在我的理解里,夏吹是半真半假。不管怎么样,至少她们曾经交心过。

#高考加油






16.焦急而慌乱的亲吻

白上吹雪拿起帽子就将手放在门把手上准备旋开。「墨镜!」「啊,差点忘了。」接过夏色祭递来的墨镜,白上吹雪打扮成一副经典的“名人”模样,半只脚踏出门外。「诶、吹雪——」白上吹雪应声回首。「怎么?」

——夏色祭踮起脚在白上吹雪脸颊上重重印了一下。

「早些回来。」她双手合十,歪着头对白上吹雪说。

17.不确定试探性的吻

「.......」夏色祭甚至不敢抬头去对上白上吹雪的眼眸。「告诉我啊,祭,告诉我......」

白上吹雪带着颤音道。可她所唤的那个人却没有回应。白上吹雪抓住她的肩,另手抬起她的下巴,逼迫夏色祭正视她。

黯淡,愧疚。这是白上吹雪所窥见的。

她微微颤抖着俯下身子,像过去无数次一样吻上夏色祭的唇。

「祭,你还爱着我吗?」

18.坚定的誓约之吻

她们为彼此戴上了戒指,而后在众人的欢呼声中拥吻。

19.悲伤的离别之吻

雨水落地的哒哒声很明显,就如白上吹雪尽力掩饰自己通红的眼眶也一眼能看见的明显一样。「好啦,吹雪....」夏色祭依旧是那副热情满满的样子,只不过声音听起来少了些元气。「没问题的!祭在那边也会加油,而且又不是回不来了,只是时间比较久而已。」白上吹雪展露出一个看起来并不怎么开心的笑颜。「好,我等着祭回来。」而后她凑近夏色祭,双手轻轻放在夏色祭的头的两侧,于她的眼眸上落下一吻。

20.间接接吻

是夏。

天气闷热得要命,只有几缕热风偶尔刮过,空气无比浓稠。而就是在这样的季节里,来上一罐校内自动售卖机里的冰镇可乐,那是再好不过了。

「吹雪king——帮我也带一罐——」夏色祭懒洋洋地趴在书桌上举着手喊。「好~」白上吹雪自然而然地应了下来。

天空是透蓝色,就像吹雪眼睛的颜色。

班上没有人知道我和吹雪是情侣的事情吧...这种“秘密情侣”的设定似乎还蛮有趣?

夏色祭望着天空出神之际,没察觉身旁已有人站立。「祭ちゃん...」「嗯、嗯?」夏色祭回过神来,转头望向声源处。白上吹雪拿着一罐可乐看着她。「抱歉噢,祭ちゃん,这是最后一罐可乐了,下面太热我又没忍住直接打开喝了两口...如果不嫌弃的话,你还要吗?」说着,白上吹雪把可乐往夏色祭那边递。

夏色祭怔了一瞬。「啊啊,没问题的!」而后接过,灌了一大口。她眯起眼睛,不由自主露出笑容道。「啊~果然夏天就是要喝冰可乐。谢谢啦,吹雪,我喝这些就行了。」白上吹雪接回可乐,当着夏色祭的面缓缓喝完。夏色祭连她喉咙的滚动都看得一清二楚。

喝完后,白上吹雪低下身,在夏色祭耳边低语。「祭ちゃん有时候出乎意料地很迟钝呢。」「嗯?什么?」夏色祭还未反应过来,白上吹雪就已经离开了她的座位。

*直到上课,进入惯例的发呆时间时,夏色祭才意识到不对劲。

*某只大尾巴狐狸思考应不应该采用更直接些的方式。

テル

會一直在你身邊的。

*フブミオ

*輕微的夏色吹雪(?

*單戀向

*時間軸跟回憶是交錯著寫出來的所以可能有點混亂。

*腦洞向,裡面很多都是自己腦洞想出來的,請不要太認真的套用在她們本人身上。

*其實有點算是半虐ミオ(´;ω;`)(但我不是ミオ黑,我是真的喜歡フブミオ!)

*斷的點很奇怪、然後劇情空間轉換也有點快,如果看不懂真的很不好意思!ε-(´∀`; )



“我會一直都在喔。”


無論任何時候,當你感到沮喪的時候。


「不要難過、フブキ、我們再重新來過一次好嗎?」


女孩稚嫩的嗓音,帶著柔柔的、童稚的語氣,頭上高高豎起著黑色狼...

*フブミオ

*輕微的夏色吹雪(?

*單戀向

*時間軸跟回憶是交錯著寫出來的所以可能有點混亂。

*腦洞向,裡面很多都是自己腦洞想出來的,請不要太認真的套用在她們本人身上。

*其實有點算是半虐ミオ(´;ω;`)(但我不是ミオ黑,我是真的喜歡フブミオ!)

*斷的點很奇怪、然後劇情空間轉換也有點快,如果看不懂真的很不好意思!ε-(´∀`; )




“我會一直都在喔。”



無論任何時候,當你感到沮喪的時候。



「不要難過、フブキ、我們再重新來過一次好嗎?」



女孩稚嫩的嗓音,帶著柔柔的、童稚的語氣,頭上高高豎起著黑色狼耳的女孩,溫柔的將跌倒在地的白狐耳女孩扶起。


「⋯⋯。」



儘管用著有些笨拙的動作去擦去對方臉上的塵土,フブキ仍然感覺得到對方的溫柔。她臉上總是掛著開朗元氣的笑容。至少、面對著フブキ,她一直都是這樣無比開朗的樣子。


「⋯好,ミオ、」




無論任何時候,當你有喜悅的事情想分享時。




「ミオ——!我和你說⋯!」電話才剛接起,對方就興高采烈的開口,對方只是靜靜的聽著。


好奇怪,明明沒有見到本人,光是聽著對方的聲音,嘴角就止不住的往上揚。



⋯這究竟、是為什麼呢?




ミオ這名字,被フブキ叫了多少次呢?

但很奇怪的是,ミオ一點都不討厭這樣。


反而挺開心的,這樣被依賴著的感覺。



無論任何時候,當你難受的哭了出來的時候。



「⋯ミオ、對不起,都認識那麼久了,終究還是讓你看到我這軟弱的樣子。」フブキ胡亂的擦拭著淚水,內心彌補不了的無力感,在與ミオ玩了占卜後,竟還是忍不住在對方面前哭了出來。



還好那時已經下播了,她不用再擔心有誰會看到自己脆弱的淚水。



「我一直都在、不要總一個人扛著,フブキ⋯。」



一直以來行為都很保守的ミオ,在那個晚上忍不住把對方給攬進懷裡。學生時代,她是很少看到フブキ那般無助的樣子。



出了社會,有了工作、果然壓力很大吧。

⋯辛苦了,フブキ。



儘管從很小的時候,ミオ就默許著以後要一直一直陪伴著フブキ,但那一晚、看見對方的淚水與啜泣聲,使她更加堅定內心的決定。



無論任何時候,你耀眼的不得了的時候。




「フブキ~貼貼呢~最喜歡フブキ了!」



「啊、祭ちゃん!貼貼~」




在一旁看著夏色吹雪直播的ミオ,還是一如既往的笑著。就像看著每場フブキ的直播一樣,只要時間能夠對得上的,フブキ的她幾乎每場都會看。



「⋯⋯貼貼、嗎?」她在電腦螢幕前,輕聲的呢喃著。



儘管心裡有點酸酸的,但她看到螢幕裡的フブキ看著まつり的眼神,她笑得好開心啊。



フブキ也喜歡まつり嗎?像自己喜歡著フブキ一樣的、喜歡著まつり嗎⋯⋯?




⋯其實她從來都只希望フブキ能夠快樂、能夠開心的度過每一天。


既然那樣フブキ能夠感到快樂,那就是我該去守護的事情之一。



「⋯フブキ。」フブキ認識更多人以後,那份笑容已經不是只有自己能夠看見的了。她會對著更多人、對著更多新認識的朋友們⋯,綻放笑容。



雖然是如此、心裡卻仍有莫名的苦澀感⋯⋯但真的很值得呢,果然フブキ還是笑著的樣子最好看了。ミオ心想著,卻不知道為什麼,臉頰滑落了一道淚水。


有一天,你會忘記我嗎?


儘管如此,我還是會一直在你身邊哦。

フブキ。




無論任何時候,我都會在你身旁。

或許沒有高調的示愛,沒有口口聲聲掛著喜歡。

有些時候還會因為害臊彆扭而不小心避開了。


但我⋯絕對不會讓你一個人哭泣的。





“那是一定需要說出口的事情嗎?”



是啊,愛沒有必要一定要說出口。ミオ心裡一直是這麼認為的。

自己從來沒有大聲的說著喜歡,也從來沒有去做些特別曖昧的行為。但ミオ很清楚,自己內心最最重要的人,是那個長著雪白狐耳狐尾巴、笑起來特別特別好看的女孩。



那是⋯即使要犧牲自己,也要捨身去保護的人。



我會一直都在你身邊,

無論任何時候,無論你是否需要我。



“いつか、フブキと会えるよね、きっと。“

(總有一天會能夠再與フブキ見到面(聯動)、一定。)



倘若未來你無預警離開了我的世界、

不管幾次,我永遠都會像那時候一樣,毫無猶豫的去尋找著你。


縱身躍進,有你的世界。



*



「不知道彥星之後有沒有如願見到織女呢?」


「⋯一定會的、一定會見面的哦。」



聽完對方的回答,ミオ轉過頭看著身旁狐耳女孩,微微勾起一抹笑容。



⋯就算自己不是那個織女也好。

就算自己的存在,在對方心裡早已變成稀鬆平常的存在也好。


這是自認識後第幾次一起度過的七夕呢?



「七夕快樂,フブキ。」



フブキ注視著窗外的夜色,ㄧ手貼著玻璃窗。

隨後也慢慢揚起笑容。



「嗯,七夕快樂。」




「⋯ミオ。」



心的距離感覺很近。明明沒有說太多話,

フブキ卻能感覺到無比安心。


每一次只要在ミオ身邊,她就能好好的放鬆、冷靜下來。暫時捨去“白上吹雪”的營業面,露出真實的自己。



ミオ,真的是她不可或缺的安全感來源呢。

她或許很少提起。但心裡一直以來都很感謝ミオ總是陪伴著自己。


看著ミオ每一次看向自己溫柔的眼神與笑容,每一次喊著的” フブキ、“



⋯是多麼的寵溺。彷彿要滿溢出來的愛。

她其實比誰都還明白,ミオ的心意。



「⋯⋯。」



但是卻始終不敢跨越那條線。

她害怕這段關係,一旦跨越就會崩毀。



有些人,因為太過害怕失去,而選擇維持目前的關係。

至少フブキ現在是這麼想的。



但無論她選擇退後還是前進,她知道ミオ都不會離開。

⋯會一直在自己身邊,對吧?


*

有時候陪伴,就是一種最奢侈的禮物呢。

祝大家七夕快樂。

玉枫kaete

之前的后续


姿势素材来自pofi无限人偶。

之前的后续


姿势素材来自pofi无限人偶。

Dr.林澜_(:з」∠)_アイ

【夏色吹雪短篇】雷雨天

甜甜的小短篇,不是之前那个的下篇嗷

那个下篇明天会码的!

黄昏时,下起了雨。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儿,明明早上都还晴空万里的,刚刚立刻乌云密布,隐隐约约能看到些许闪光。

忽然窗外一闪,接着便是雷鸣——离得近的话,闪电和雷声几乎差不了多少嘛。

“呜哇!”被这突然的雷声吓了一跳,手机差点就砸到脸上了。

所以说,打雷真的太讨厌了。

极不情愿地爬起来把房间的灯打开,夏色祭又立刻钻回暖洋洋的被窝里。亮着的手机,显示的是twiteer的界面。

『午安狐✨(^・ω・^§)ノ🌽

今天晚上会有直播哦~想玩APEX✌🏻』

这是吹雪12:15的时候发的twiteer,不愧是吹雪呢,在那...

甜甜的小短篇,不是之前那个的下篇嗷

那个下篇明天会码的!

黄昏时,下起了雨。

几乎是一瞬间的事儿,明明早上都还晴空万里的,刚刚立刻乌云密布,隐隐约约能看到些许闪光。

忽然窗外一闪,接着便是雷鸣——离得近的话,闪电和雷声几乎差不了多少嘛。

“呜哇!”被这突然的雷声吓了一跳,手机差点就砸到脸上了。

所以说,打雷真的太讨厌了。

极不情愿地爬起来把房间的灯打开,夏色祭又立刻钻回暖洋洋的被窝里。亮着的手机,显示的是twiteer的界面。

『午安狐✨(^・ω・^§)ノ🌽

今天晚上会有直播哦~想玩APEX✌🏻』

这是吹雪12:15的时候发的twiteer,不愧是吹雪呢,在那之后,一口气又发了好几条啊。

翻了好久,才见到刚刚发的twiteer。

『大家喜欢下雨吗?淅淅沥沥的声音令人放松呢,不过打雷有点吓人呀(^・ω・^§)ノ🌽』

嗯……同感同感……

于是便点开回复栏,输入,再删除,如此反复好几次才下定决心点击了“发送”。

『确实呢www会吓到一抖w』

编辑的时候很紧张,但等待回复的时候更紧张啊。

窗外的雨,还在下个不停,忽然又是一闪,祭连忙捂住耳朵,不过这次,隔的时间要长很多,声音并不大,看样子离这边很远啊。

『小祭害怕打雷吗?』

不过一会儿,吹雪回复了。祭有些激动,再次点开回复栏飞速编辑好消息发送出去。

『不怕哦~』twiteer的回复可是大家都能看到的呢,如果说自己害怕的话……咳咳,就当它是个秘密好了。

『好帅哦小祭(^・ω・^§)ノ🌽』

那是!我可是夏色……呜哇!

又是一道闪电,而且是音画完全同步的那种,怕不是直接劈到了自己房顶上哟,说谎逞强的话,神明大人都看不下去了啊。





晚上了,雨还是没有停。

吹雪的直播就在刚刚结束了,嗯,不愧是吹雪最后还是取得了胜利呢!

不过……如果到了睡觉的时候雨都还没有停的的话,就很困扰了啊,每次下雨天睡觉的时候,都会因为雨声的关系想起自己曾经玩过的那些恐怖游戏,或者是恐怖电影之类的,导致害怕得睡不着觉……

啊对了,吹雪现在应该没什么事了吧?

不对不对,不行不行,明明都说了自己不怕打雷了还去找她的话,不就,不就暴露了嘛……

但是吹雪的话……吹雪的话……啊啊,绝对会嘲笑自己是个只会逞强的笨蛋吧?唔……

还是算?!

神明大人貌似不想给祭面子呢,又是两下连续而且巨响的雷声,这次还好死不死的让屋子停电了。

“啊啊啊不要啊——”

黑暗往往能唤醒人们最原始的恐惧,祭缩在被窝里,幸好wifi没了4G还在,手抖着打开了line。

『吹雪——救我!!!』完全没有经过任何的思考就发了出去,只能祈祷吹雪能快些看到自己的消息。

『小祭?怎么了?发生什么了吗?』下一秒立刻收到了回复。

『家里……停电了,因为打雷……』真是的眼泪都要出来了啊……

『我知道了』

欸?

我知道了……是什么意思?

大约十多分钟之后,忽然有人敲门。

啊啊啊啊好可怕……是,是吹雪吗?

壮着胆子打着手电来到门前,祭十分谨慎的先看了一下猫眼——一个熟悉的白色身影。

真,真的是吹雪!!!!

打开门,仿佛是逃离了地狱一般一把死死地抱住吹雪,自己眼泪不受控制地涌了出来。

是在发了消息之后立刻赶过来的吗?感觉,呼吸很急促啊……

“吹雪!唔啊啊啊啊啊”

“小,小祭……已经没事了哦……”

“呜……”像小孩子撒娇一样哭了出来。

“那个……先进去吧?”

“抱歉,吹雪。”

“诶?”

“因为太害怕了一下子放松下来有点腿软。”

“欸……”




“吹雪不怕吗?”两个人躺在张单人床上,几乎已经是贴着了,在这样的情况下面对面聊起了天。

“还好吧,倒是小祭,明明都说不怕的……”

“都,都是因为停电嘛!就不小心想起了恐怖游戏……”不服气地嘟嘴,反正又没别人在。

“真的?”

“真的。”

“嗯~真的呢?”

“当然……呜哇!”这个闪电怎么就这么喜欢欺负祭吗!!被下了一大跳还不小心发出了声音。

“你看吧……不要逞强了哦……”

忽然被吹雪抱住,安心了很多啊……

“不过呢……说谎的话,是要被惩罚的哟~”

“?!喂……呜……”

这家伙,是不打算睡觉了吗????


清游正在期待评论

夏色吹雪/二十字微小说(重发)

上次被永封了,重发一下

没什么好再注意事项得了吧?

[图片]

上次被永封了,重发一下

没什么好再注意事项得了吧?

黄油薯条
姓夏的你怎么这么铜啊(狂喜)...

姓夏的你怎么这么铜啊(狂喜)

3D有时候是真的铜

姓夏的你怎么这么铜啊(狂喜)

3D有时候是真的铜

单方通行
一想到今天还要跟金金硬硬滴联动...

一想到今天还要跟金金硬硬滴联动apex

就力了

一想到今天还要跟金金硬硬滴联动apex

就力了

黑柠檬

【3】小剧场(夏色吹雪同人文)

前言:仍然是超短预警!!!


最近,吹雪新买了几件衣服,她挑选了一件还可以的上衣和长裤穿到了学校。

虽说她对这件衣服并没有很大的触动,但夏色祭来找她时,却异常兴奋。“吹雪,你这件衣服好好看!黑白风很适合你哦,整个人看起来超酷的!”夏色祭左摇右晃地说着。

经夏色祭一说,吹雪对于这件衣服的看法似乎有了一些改观。

黑白风本就是万搭的风格,她的个子也算高挑,穿上这件有些宽松的上衣更突显了她纤细的身材,本就眉清目秀的她搭上冷色调的确增添了几分帅气。

“嗯。。。。。。这件衣服确实蛮好看的。”吹雪这样心里想着,对于衣服也更加有了些喜爱。

夏色祭的确是很喜欢吹雪今天的打扮,放学快要分别之时,...

前言:仍然是超短预警!!!



最近,吹雪新买了几件衣服,她挑选了一件还可以的上衣和长裤穿到了学校。

虽说她对这件衣服并没有很大的触动,但夏色祭来找她时,却异常兴奋。“吹雪,你这件衣服好好看!黑白风很适合你哦,整个人看起来超酷的!”夏色祭左摇右晃地说着。

经夏色祭一说,吹雪对于这件衣服的看法似乎有了一些改观。

黑白风本就是万搭的风格,她的个子也算高挑,穿上这件有些宽松的上衣更突显了她纤细的身材,本就眉清目秀的她搭上冷色调的确增添了几分帅气。

“嗯。。。。。。这件衣服确实蛮好看的。”吹雪这样心里想着,对于衣服也更加有了些喜爱。

夏色祭的确是很喜欢吹雪今天的打扮,放学快要分别之时,她仍旧兴奋地对吹雪说:“吹雪,你穿这件真的超级漂亮的!虽然平时也超级可爱!”

第二天,吹雪照旧穿着这件衣服,带着“既然祭酱觉得不错干脆就穿着吧”的想法来到了学校。这次,澪也对吹雪夸赞了一句:“吹雪,衣服不错。”说了一声“谢谢”后,吹雪坐上了座位,夏色祭也依旧保持着兴奋的态度赞美吹雪:“啊!Fbk今天也穿着超级帅气的衣服呢!”听了这话,吹雪暗自里得意了许久。

第三天,吹雪又穿了这件衣服。“阿拉,吹雪好像穿着和昨天一样的衣服呢。”澪这样想着。

第四天,吹雪仍然穿上了这件衣服。“啊。。。。。。吹雪应该明天会换的吧。”澪这样想着。

第五天,在听到夏色祭对吹雪的赞美后,澪在心里吐槽道:“吹雪她难道只有这件衣服吗?!”

    


小剧场:

狐狸:每天把这件衣服用手洗完再用吹风机赶紧吹干真的好累

┐(´∇`)┌

夏色祭:吹雪好可爱!!!

黄油薯条

【启明星】夏色皆守

  今天是皆守英雄当上死神的第一百天,所以她特地在乌黑的长袍上打了个蓝色的蝴蝶结。

  走上一大段陡峭的台阶,总算是从地狱来到了人间。

  映入眼帘的,果然也就是遍野的死尸。这些东西并不是她要处理的,人间的野狗会把它们的任务完成的很好。她的任务只是把混在里面依旧活着的人解决掉而已。挺简单的,是不是?

  她扛着散发死气的大镰刀,就这样慢慢地搜寻依旧被病痛与伤痛折磨的人。

  战争时代,就是这样的,她已经习惯了。


  天色已晚,长袍也被血染的差不多了,要收工了,那...

  今天是皆守英雄当上死神的第一百天,所以她特地在乌黑的长袍上打了个蓝色的蝴蝶结。

  走上一大段陡峭的台阶,总算是从地狱来到了人间。

  映入眼帘的,果然也就是遍野的死尸。这些东西并不是她要处理的,人间的野狗会把它们的任务完成的很好。她的任务只是把混在里面依旧活着的人解决掉而已。挺简单的,是不是?

  她扛着散发死气的大镰刀,就这样慢慢地搜寻依旧被病痛与伤痛折磨的人。

  战争时代,就是这样的,她已经习惯了。


  天色已晚,长袍也被血染的差不多了,要收工了,那些没被“处理”的人,只好委屈他们再忍一会。

  当皆守英雄念着通回地狱的咒语时,她突然觉得有人在盯着她,于是她点了一根火把,回头一看。

  是个长得很好看的女孩子。

  她好瘦,轻飘飘的躺在那。本来就皙白的皮肤被月色照的惨白,青色的眼眸没有一点光。棕色的头发散乱在地上,上面沾着血和灰尘。

  少女觉察到皆守英雄的目光了,转过头看着她,似笑非笑的勾了下嘴角。

  皆守英雄呆了一下。她想,这样的女孩子,应该穿着华丽的礼服,在金碧的大厅里,伴着奢靡的旋律,与什么男人起舞的。她第一次有那么一点讨厌战争了。

  少女的喉咙滚了滚。

  ”你是来杀死我的吗?“她的声音哑的不成样子,却依旧能听出往昔她声音的清脆。

  ”是的“皆守英雄平淡的回答。

  少女不做声,只是眯起眼睛,看着天。

  皆守英雄随着她的视线找去,是天狼星,很亮。

  ”你怎么会这样子,在这个死地方这样子呢?“

  少女依旧把视线定格在天狼星上,却缓缓地开口。

  ”为了活命。“很简洁的回答。

  ”你杀了多少个人。“在问出这句话的时候,皆守英雄觉得自己在哆嗦。是因为太冷了吗?

  少女闭上了眼睛,不愿再看到纯澈的星空。

  ”不记得了。也许是10个,也许是100个。也许一个也没有。“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脸上意外的泛起一丝笑容。

  她在说谎吗?并不重要。皆守英雄想。

  ”如果你愿再等一下的话,也许你会成为天使,而不是永远徘徊在血肉污秽之中的亡魂。“这句话并非空穴来风。因为皆守英雄知道,即便是圣洁如天堂,也依旧只能从死人里挑手下。

  少女的眼睛瞪得大大的。

  ”杀死我,现在。“

  皆守英雄有点吃惊。难道她不想上天堂吗?

  ”现、在。“少女说的很无力,但好像有一种魔力,以至于皆守英雄鬼使神差地缓缓举起镰刀。

  镰刀的锋刃上映出的一丝寒光随即被血掩盖住。

  皆守英雄回头,仰视着月亮。月亮暗淡了。

  启明星照常升起。

  

  

清游正在期待评论

夏色吹雪/无题

ooc,短

本来写了三个部分的,感觉写不下去了就阉割了一部分发出来


         白上吹雪很喜欢听夏色祭喊自己的名字。

   喜欢自己这平平无奇的名字经过她的发出而不同和悦耳的名字。

   “吹雪?”夏色祭愣了愣,有些不知所措地感受着背后隔着衣服的温度。

   “让我抱会,拜托了”白上吹雪将脑袋埋在夏色祭的颈窝里,手上收紧了少许力度。蓝色的眼睛闭起,狐耳微微抖动着。

   “诶?诶?就算吹雪这么讲……”夏色祭红着脸,无处安放的手在半空僵硬地放着。...

ooc,短

本来写了三个部分的,感觉写不下去了就阉割了一部分发出来


         白上吹雪很喜欢听夏色祭喊自己的名字。

   喜欢自己这平平无奇的名字经过她的发出而不同和悦耳的名字。

   “吹雪?”夏色祭愣了愣,有些不知所措地感受着背后隔着衣服的温度。

   “让我抱会,拜托了”白上吹雪将脑袋埋在夏色祭的颈窝里,手上收紧了少许力度。蓝色的眼睛闭起,狐耳微微抖动着。

   “诶?诶?就算吹雪这么讲……”夏色祭红着脸,无处安放的手在半空僵硬地放着。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将手覆盖到不知道为什么一直都比较凉快的白上吹雪的手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祭会一直支持吹雪的!”

   “哟西——充电完成!”几分钟后,白上吹雪雀跃的欢呼,又看着不明所以的夏色祭笑嘻嘻的解释说“是在充电哦充电!只要抱着喜欢的人就可以充电不是常识吗祭呀xddd”

   “neeeee,吹雪——”在枕头袭来之前,白上吹雪很明智的护住了脑袋,及耳朵。

   但是她唯独忘记了护住尾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