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外神

562浏览    21参与
N.L.
“如何封印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

“如何封印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


“放几只●●●●●在周围就行啊”


是谁说过这些话来着......不记得了......

头疼......

“如何封印闪耀的偏方三八面体?”


“放几只●●●●●在周围就行啊”


是谁说过这些话来着......不记得了......

头疼......

Halenko

【Old Youths旧日少年】

克苏鲁神话拟人向oc

投影-犹格索托斯-

知识与真实之神

【Old Youths旧日少年】

克苏鲁神话拟人向oc

投影-犹格索托斯-

知识与真实之神

Halenko

【Old Youths旧日少年】

克苏鲁神话拟人向oc

投影-阿撒托斯-

始源与混沌之神

【Old Youths旧日少年】

克苏鲁神话拟人向oc

投影-阿撒托斯-

始源与混沌之神

Halenko

【Old Youths旧日少年】

克苏鲁神话拟人向oc

投影-莎布尼古拉斯-

诞生与死亡之神

【Old Youths旧日少年】

克苏鲁神话拟人向oc

投影-莎布尼古拉斯-

诞生与死亡之神

Halenko

【Old Youths旧日少年】

克苏鲁神话拟人向oc

投影-奈亚拉托提普-

躯体与灵魂之神

【Old Youths旧日少年】

克苏鲁神话拟人向oc

投影-奈亚拉托提普-

躯体与灵魂之神

二月四日に生まれた

【完美者(D’endrrah):一位美丽到不可思议的女性,居所是位于火卫二的一个黑暗的宫殿。她居住在一座大厅中,那里有无数镜子,这些镜子隐藏了她真实的样子——有触手伸出的黑洞。】

【哈斯塔的别名又叫“无以名状者”或“深空星海之主”,在奥古斯特·威廉·德雷斯为克苏鲁神话构建的体系中,哈斯塔是旧日支配者之一,象征“风”的存在,是象征“水”的存在的克苏鲁的死敌】

随便画的两个旧日,D'endrrah应该没多少人知道?我也是百度出来的(๑>؂<๑)

【完美者(D’endrrah):一位美丽到不可思议的女性,居所是位于火卫二的一个黑暗的宫殿。她居住在一座大厅中,那里有无数镜子,这些镜子隐藏了她真实的样子——有触手伸出的黑洞。】

【哈斯塔的别名又叫“无以名状者”或“深空星海之主”,在奥古斯特·威廉·德雷斯为克苏鲁神话构建的体系中,哈斯塔是旧日支配者之一,象征“风”的存在,是象征“水”的存在的克苏鲁的死敌】

随便画的两个旧日,D'endrrah应该没多少人知道?我也是百度出来的(๑>؂<๑)

米开朗基罗鸦
Shub-Niggurath!...

Shub-Niggurath!

The Black Goat of the Woods with a Thousand Young!

Shub-Niggurath!

The Black Goat of the Woods with a Thousand Young!

滞留针

第三章 可笑的温馨

《上邪》的呼吸声荡漾在两人耳中。因为是小学生的体型,睡觉的样子可爱得让人不忍叫醒,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在旁边看着《上邪》。

宴会要开始了呀,快叫醒她。

铃兰将眼神在狐夜白和《上邪》之间来回转换,以示意狐夜白去把《上邪》叫醒。

狐夜白不为所动。在几分钟后他才意识到铃兰的眼神,于是他碰了碰那根蔫着的呆毛,而后在铃兰奇怪的注视下,狐夜白继续保持着奇怪的微笑看着《上邪》。

倏忽,那根呆毛如同避雷针一样的“buling”地竖了起来!

书魂的起床方式还真是有些清奇啊!

在铃兰疯狂的脑内吐槽之中,刚刚睡醒迷迷糊糊的《上邪》在两人的带领下慢慢的向着追魂会举办宴会的场所走去。

……

“HEY现场的各...

《上邪》的呼吸声荡漾在两人耳中。因为是小学生的体型,睡觉的样子可爱得让人不忍叫醒,于是两个人就这么在旁边看着《上邪》。

宴会要开始了呀,快叫醒她。

铃兰将眼神在狐夜白和《上邪》之间来回转换,以示意狐夜白去把《上邪》叫醒。

狐夜白不为所动。在几分钟后他才意识到铃兰的眼神,于是他碰了碰那根蔫着的呆毛,而后在铃兰奇怪的注视下,狐夜白继续保持着奇怪的微笑看着《上邪》。

倏忽,那根呆毛如同避雷针一样的“buling”地竖了起来!

书魂的起床方式还真是有些清奇啊!

在铃兰疯狂的脑内吐槽之中,刚刚睡醒迷迷糊糊的《上邪》在两人的带领下慢慢的向着追魂会举办宴会的场所走去。

……

“HEY现场的各位最早前来的LADIES和GENTLEMEN!因为正主还没有到,我们可以在宴会开始之前炒热一下气氛,所有人跟着键盘的声音一起摇起来——”因为灼热院的下班时间最早,安东尼奥已经站在宴会厅里了,他正戴着马赛克眼镜,脖子上围着着一条拇指粗的锁链状金项链,头上戴着写着“OBEY”字样的黑色帽子,嘴里……当然没有大麻!他叼着一根普通的雪茄,正以难以描述的鬼畜姿势搓着键盘上的碟……

跟他一起发神经的还有灼热院的那些发明狂们。总之现在的场景变得十分MLG或者说美式鬼畜,空气喇叭的恐怖噪音在宴会厅里扩散……这群发明狂甚至还给空气喇叭装了扩音器!

就在安东尼奥准备继续他的快乐搓碟的时候,一支锈红的三叉戟直直的插在她的脚边,原本喧闹的宴会厅顿时安静下来,只有三叉戟上燃烧着的火焰之中正发出尖利的嘶吼和悲伤的哭泣之音。

硫磺燃烧的臭味传进安东尼奥的鼻腔,他连忙退了几步,用手捂住自己的口鼻。

“看起来安东尼奥·美第奇先生已经不清楚谁是宾客谁是主了。”铃兰虚着眼走了进来,金属制的战靴踏在红地毯上,发出夯实的声音。

她的身后是默默跟着的狐夜白和因为没有见过多少人而显得更为拘束的《上邪》,铃兰黑色的头发在她的走动中一抖一抖,她的战靴在天花板吊灯的照射下反射出好看的金色光芒,她慢慢走到安东尼奥的旁边,拔出仍在燃烧着的三叉戟。

“鹤泽小姐还真的是一如既往的严肃呢,我只是在活跃气氛而已,你也明白吧,活跃气氛的那种重要性,就和〇时KISSES巧克力上的那个小带子、中国过年吃的带着硬币的饺子或者千愿饼里写着愿望的小字条一样,如果没有的话不就会看着很奇怪,觉得不怎么好看吗?”安东尼奥尬笑着把戴着的大金链子和马赛克眼镜摘下,放在MIXER的边缘上。

也多亏站在这里的是这个近乎天不怕地不怕的意大利佬,要是在那打碟的是狐夜白,估计现在就已经和铃兰打起来了......

“还望安东尼奥贤者不要把传统习俗和猴子耍戏放在一起进行比较好么......”铃兰好看的黑眼睛因为吐槽欲眯成一条缝,而后想起自己是在狐夜白身边而马上把表情恢复正常,她晃荡着她手里的三叉戟,微微无奈模样的叹了口气,“毕竟是我自己的庆功宴,我会以自己的方式庆祝的,完全不劳你费心。”

我倒不觉得你这种参加宴会都穿着这身笨重战斗服的人能用什么非常新颖的方式来庆祝诶......

安东尼奥把口中雪茄取下,吐出一个烟圈,用非常质疑的眼神盯着铃兰,盯得铃兰心里发毛。

“这个不信任的表情,看起来安东尼奥贤者非常不了解我的娱乐方式呢。”铃兰用右手叉着自己的腰,看起来倒是胸有成竹的样子,她故意闭眼往前走了两步,而后站定,睁开一只眼睛回头斜视着安东尼奥,“大可放心,我可不是那种极尽无聊,完全不懂娱乐只会工作的机器人。”

呜哇......因为狐夜白在自己面前站着貌似有点夸下海口了,平时自己回到自己的居室的时候也只是玩PS4而已,但是PS4哪里是什么大型的多人游戏啊!糟糕......在那个什么都玩过的纨绔人士意大利佬面前应该要用什么来引起注意啦!

仓鼠铃兰的大脑迅速思考!

对了!用日本基本的娱乐方式不就可以了嘛!这个意大利佬绝对不可能玩过我们的游戏的!

铃兰颇有底气的直起了腰板,“双六游戏!用我们追魂会的专属Ver来!”

铃兰还记得自己有收藏一副非常巨大的双六棋盘,甚至可以同时允许很多人进行游戏......虽然并非新年玩双六气氛会有点怪,但光是自己添加的某些惩罚选项就已经特别有趣了。

“双六......吗,是铃兰家乡的游戏啊。”狐夜白看着宴会厅原本用于T台走秀或者表演才艺的大舞台,“的确作为中国人我还真没有尝试过这种东西呢......”

成功!看起来狐夜白也没玩过这种东西,那么身为狐夜白合作伙伴的安东尼奥自然也应该没有......!

铃兰转过头看着安东尼奥,避开狐夜白的视线,一脸得意的勾起了嘴角。

安东尼奥察觉对方略微显出挑衅之意的表情,装出不解的样子歪了歪头,“双六啊......我记得以前在哪个风俗店玩过呢......貌似规则就是棋子落在棋盘格子上的某个地方就会发生某个棋盘上有记载的事件吧?脱衣服或者其他的什么之类的。”他用手指轻敲雪茄的中段,落下一点烟灰,似是思考似的闭上眼睛缓缓点头。

“不要在两个小孩子面前提风俗店这种名词啊!”铃兰把身子前倾,双手向前贴着腹部,做出看似非常使劲的动作大声说着,而后看着貌似不解其意的狐夜白和《上邪》,松了一口气,“想不到你这个意大利佬竟然还玩过这种东西啊......”

安东尼奥只是笑笑,眸子里流出老狐狸一样狡黠的光,他摇了摇食指,“在意大利人的撩妹字典中,精通棋牌也算其中的一个词条。”而后他抬起头,蓝色的眸子满是自信,“来吧,出招吧,Miss·铃兰。”

你这个精通棋牌的范围是不是有些过大了???

铃兰拧巴着眉毛看着安东尼奥,唤了一个审判院成员到跟前,让其把那副棋盘带到这里。

“没必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Miss·铃兰,除了双六之外我还精通中国军棋,国际象棋,飞行棋,将棋,围棋,五子棋,我甚至能玩两河流域的占卜游戏,没有必要如此惊讶,对于一个散发魅力的意大利中年男子而言,这没什么大不了。”安东尼奥眯着眼用惬意的神情吸了一口雪茄,用鼻音发出“哼哼”的得意声。

“我应该说你是涉猎广泛呢还是说你不务正业呢......身为灼热院的贤者,每天没什么事干天天摸鱼,在闲暇时间不管着自己院内的工作反而去学各国的赌博方式和娱乐棋牌......”铃兰接过身边下属的双六棋盘,将其在桌子上摊开,看着似乎很无奈的耷拉着眉毛。

虽然双六几乎全靠运气,但毕竟玩了这么久了,作为一个日本正统居民,总会比只去过风俗店的意大利佬要熟练些吧......

铃兰这么想着的时候,狐夜白和安东尼奥也坐在了牌桌的旁边,就在下部的追魂会成员认为自己可以看到三个贤者下双六的盛大场面的时候,会议厅的大门在这时发出了嘎吱声。

像铃兰这种追魂会偶像级别的人物的庆功会基本上不会有人迟到,尽管铃兰自己不会太在意,但作为狂热粉丝的审判院成员是很厌恶这种事态的发生的,一部分人放下了刚刚还处于举起状态的高脚杯,看看这来者到底是谁。

“看来打扰各位的雅兴了喵。如此不合时宜突然在美好宴会上增添插曲的人是谁呢......虽然听起来很突然,但是我突然提早下班了,那么不来参加老友的宴会那就是不重视我们缔造的深厚羁绊了喵。”一双抖动的猫耳和一个正在发出微弱光线的电灯泡在相当低的海拔露了出来,于此之后的是一身白色的宽大神官服。

“总而言之,启迪院贤者,‘全知’莎莉丝来赴老友的宴会了,无需惊讶,我不过是来沾几杯葡萄酒喝喝而已。”莎莉丝的一头瀑布一样的白毛在她一蹦一跳的动作下一抖一抖,身边跟着的是启迪院的部分人员,其中以腰系昆虫采集毒瓶的金发眼镜男最为显眼。

“我是陪同着不让莎莉丝大人喝多的秘书克劳斯,不用太过在意我,我不抽烟不喝酒,只是个时不时放假喜欢窝在寝室里玩主机游戏的家伙而已。”克劳斯抬了抬自己的眼镜,看上去没有什么表情,他腰上的毒瓶在宴会厅的落地吊灯微黄色的灯光下反射着温吞的光芒,违和感低了一些。

众人对“启迪院贤者竟然提前赶来为铃兰庆祝”这件事情感到惊讶而议论半分多钟后,又很快重新进入自己的圈子里,喝酒,侃大山或是聚成一团准备看台上贤者们的双六棋实况。

“话说你们现在这是准备干什么啊?这块棋盘还有骰子......我要先说明一下,追魂会内可是禁止私下赌博的喵!就算是贤者也不例外!”莎莉丝皱着眉看着桌子上的三人,猫耳像是警告一样的忽上忽下。

在铃兰解释以后,莎莉丝看起来了解的点了点头,“那我也想玩。”

“你的遗留物能力能让你在任何赌博游戏和棋牌类游戏里取得绝对胜利吧......你闭上‘全视之眼’和我们玩这个又显得我们很欺负小孩子,你睁着眼睛的话运气对于你而言又是不存在的,所以莎莉丝你还是在桌上吃点东西喝喝酒之类的吧,我们等下会来找你的。”铃兰这么说着,摸了摸莎莉丝的头,后者沉默了一会儿,也只能点点头,表示默认。

莎莉丝走下台去,看见克劳斯正在和人们勾肩搭背,看似在交谈,克劳斯时而微笑时而搓手,有时抬抬眼镜让自己看起来很精明,在交流之后,他看见克劳斯从腰带中硬生生扯出了一个等身抱枕。

......上面印的是自己。

“克劳斯,我好像已经和你说过很多遍了吧,不能用我的形象做小生意......这可是侵犯淑女的肖像权啊喵,你想被雷劈吗!”莎莉丝看起来很小个,也称自己为淑女,但动起手倒是真的很绝,她直接冲上去给了文弱的克劳斯一个肾击......

克劳斯蹲在地上一动不动的抖动了两三分钟。

“还有什么东西放在瓶子里?快点都拿出来喵!”

在似乎不那么淑女的贤者大人面前,克劳斯缓缓从瓶子里把东西一个一个的掏出来。

莎莉丝贤者今天不仅赚到了酒喝,还收获了多达几斤的自己的吧唧、一大堆自己的等身抱枕套、自己的大挂画和海报、甚至还有书名为《她改变了启迪院》这类不仅没有刊号拿出来甚至还有可能会吃国家赠送的花生米的书籍......总之收获颇丰。

克劳斯,是肩负启迪院信息收集汇总、书魂遗留物报告誊写、监督成员工作、修电脑、哄莎莉丝贤者开心等重要事务的重要人物,同时也是“追魂会最可爱贤者赡养协会”群的群主,也就是俗称的DD头子。

宴会的细节难以赘述,双六棋过后狐夜白身上全都是安东尼奥贴上去的纸条,纸条上满满当当的都是“博学的弟弟”或是“快乐的萝莉控”之类微妙的处于脏话和日常用语之间的文字,不至于让根源院贤者下不了台,但是尴尬是避免不了的。

莎莉丝贤者在狐夜白等人下台前因为喝了酒颇为无聊很孩子气的和《上邪》互相亲亲抱抱摸摸头的场景更不必提,包括克劳斯在内的到场的部分人竟然带着拍立得......总而言之,在启迪院这些拍立得拍出来的照片在启迪院地下交易中卖的火热,克劳斯赚的钱比起周边不降反增。

这次参加会议的会员们有幸目睹了喝了酒睡着以后打呼噜比谁都响的铃兰女神,安东尼奥甚至录了视频并把铃兰睡觉的声音做成了REMIX......

——当然被铃兰在自己的总部爆锤了几分钟也是必然的结果。

大家都认为《天问》已经被消灭,那么其他的书魂和书魂的副产物也当然不会在近期内出现,实际上,过去的经验告诉追魂会的也是如此,书魂难以接近刚刚出现的书魂遗留物。

然而不尽是如此,凡事总有以外,比如有书魂在被恶意驱赶的情况下慌不择路的冲向追魂会。

“当然,例外就发生在今天。”

男子放下望远镜,黑色的瞳眸没有一丝光亮,没有生意,像已经生了水华的小水塘子。

“通知‘狮子’,‘白主教’的侦察任务已经完毕,将会收回《城堡》的能力,请各位注意,在倒数后,立即释放书魂。”

男子将插在地上的地质勘探器拔下,背在了身上。他身前的景色瞬间变换,刚刚似乎近在咫尺的追魂会总部在一瞬间被扯远,他戴上口罩,把对讲器随意的塞到了米色休闲裤的裤袋里。

“倒数开始。”

“五。”

“四。”

“三。”

“二。”

“一。”

男子将拳头用极大的力度锤向自身的胸口,发出夯实的声音。

“为了成为这个无望时代的绞索。”

“吾辈自愿为了书魂们的平反献出生命。”

他大吼起来,即使是通过口罩没有遮掩住的眼睛部分也能看出他文静的面庞正在处于极度的扭曲当中,像是被双盘吸虫感染的蜗牛。

“书魂,《第六病房》已放出。”

在南极洲围绕着追魂会总部的冰川之上,突然被蒸发出了一个口子,恐怖的吼叫之中,一只巨大的四蹄猛兽在光滑的冰面上以滑稽的姿势俯冲而下。

那不是什么生物,又或者说它看上去不像是任何生物应该有的形态——

它是一只长着四只马蹄的监狱。

零碎的肉块随它的悲鸣四处溅散,无神的瞳眸,黑色的蹄铁在阳光下也没有任何光明蕴含于其中,砖墙像残破的垣壁又似乎是新建的房屋的表面,粗糙而光滑,阴暗而光亮,像是不容的不洁完全的显现,又如同死亡的意象从那温暖而阴冷的深渊爬出。

它悲鸣着,撞向了追魂会的总部。

至此,追魂会的故事,才算是正式开始。

无定型的光球合上了书,身上光芒忽亮忽暗,似在思考。

“吾该如何称呼这故事呢......”

忽而,光芒大盛,又似乎完全没有点亮。

“就叫这个可笑的笑话《皆大欢喜》如何,奈亚拉托霍提普?”

“《书魂世界》尤为好,严肃而可笑。”

“复议。我爱这名字。”

它像是笑了,又像是没笑,反倒是它身边的宇宙构成在一闪一闪。

它刚刚是威胁了这些宇宙组成么?这谁能知道。


滞留针

是本人的女儿,外神设定的阿布。
neta的克苏鲁神话的阿布霍斯。
在体内有两个神格,一为恶魔之王,一为不洁之源。
不洁之源是占据绝对控制地位的神格,除非自身过于削弱,否则恶魔之王的神格不会出现,恶魔之王就是配图中那个有大大大大大的设定……
鸣谢画师:able,黑绳夜宴,黑耀。
这三个都没有lofter……我找他们约的稿,也有的是他们主动帮忙画的……真的很感谢他们让我只有草稿和文字设定的女儿活过来。

是本人的女儿,外神设定的阿布。
neta的克苏鲁神话的阿布霍斯。
在体内有两个神格,一为恶魔之王,一为不洁之源。
不洁之源是占据绝对控制地位的神格,除非自身过于削弱,否则恶魔之王的神格不会出现,恶魔之王就是配图中那个有大大大大大的设定……
鸣谢画师:able,黑绳夜宴,黑耀。
这三个都没有lofter……我找他们约的稿,也有的是他们主动帮忙画的……真的很感谢他们让我只有草稿和文字设定的女儿活过来。

Reichfoil
【神说要有光】 殊不知光只是因...

【神说要有光】

殊不知光只是因为怕黑而编撰出的童话

【神说要有光】

殊不知光只是因为怕黑而编撰出的童话

染香
摸个阿比,怼个五毛特效上去,然...

摸个阿比,怼个五毛特效上去,然后睡觉觉,有缘再继续画吧,明天要画喀耳刻,喀耳刻姑妈已经夺走了我的心~抽爆!

摸个阿比,怼个五毛特效上去,然后睡觉觉,有缘再继续画吧,明天要画喀耳刻,喀耳刻姑妈已经夺走了我的心~抽爆!

BaHzazel_茶叶蛋

千の星と百の夜の夢

阿比盖尔•威廉姆斯 | Abigail Williams

出镜:扣扣肉


好孩子模式的场照。

国服落地前把正片拍了(つД`)ノ

阿比酱真是个好孩子。

千の星と百の夜の夢

阿比盖尔•威廉姆斯 | Abigail Williams

出镜:扣扣肉


好孩子模式的场照。

国服落地前把正片拍了(つД`)ノ

阿比酱真是个好孩子。

Knight Fox
早就想画一次阿比了她好可爱啊...

早就想画一次阿比了她好可爱啊

虽然我喜欢的是未破的卡面,但是一破的帽子和钥匙🔑真的戳中了我的萌点所以就把它们画在一起了,还有衣服也是

尽管如此我也很喜欢北斋的啊(外神都好好看!)迟早会画一次北斋的旗帜先搁这

总之还是画得很爽的尽管线条还是有些不如意hhh

早就想画一次阿比了她好可爱啊

虽然我喜欢的是未破的卡面,但是一破的帽子和钥匙🔑真的戳中了我的萌点所以就把它们画在一起了,还有衣服也是

尽管如此我也很喜欢北斋的啊(外神都好好看!)迟早会画一次北斋的旗帜先搁这

总之还是画得很爽的尽管线条还是有些不如意hhh

死季

千面之月——外神the Hydra英文维基翻译

the Hydra的英文维基翻译,因为它不出名所以很短。它不是Mother Hydra(旧日支配者母神海德拉),而是外神海德拉——登场于Henry Kuttner的短篇小说《Hydra》。我找不到这篇小说原文,想要,可翻。
本人英文水平很垃圾所以看看就行了,纯兴趣翻译,侵权可删除。
它看上去像是Henry Kuttner对古希腊海德拉的一种延伸。

千面之月·Outer God the Hydra
有关于多头怪物的传说多得数不清,它们全部都源于那个历经悠久岁月、实际存在却又鲜为人知的家伙。这种造物并非起源于地球,而是来自于与我等层层相隔的外界。它是…一个嗜血之物——但却不以猎物的鲜血而是他...

the Hydra的英文维基翻译,因为它不出名所以很短。它不是Mother Hydra(旧日支配者母神海德拉),而是外神海德拉——登场于Henry Kuttner的短篇小说《Hydra》。我找不到这篇小说原文,想要,可翻。
本人英文水平很垃圾所以看看就行了,纯兴趣翻译,侵权可删除。
它看上去像是Henry Kuttner对古希腊海德拉的一种延伸。

千面之月·Outer God the Hydra
有关于多头怪物的传说多得数不清,它们全部都源于那个历经悠久岁月、实际存在却又鲜为人知的家伙。这种造物并非起源于地球,而是来自于与我等层层相隔的外界。它是…一个嗜血之物——但却不以猎物的鲜血而是他们的头颅与大脑为生。在无数过去的时代中,这生物一直在超越我们认知维度的深渊中不停地啄食掠夺,并向它所能触及之地给受害者发去宣告。为了如此存在下去,它要通过吸纳知性生物的头颅与大脑来显示其伟大权威与不尽增长的生命力。
——Henry Kuttner,《Hydra》

海德拉居住于一个交错的维度,它通常以一片浩大的灰色软泥之海的形象现身。无数的鲜活头颅中有一些人类,另一些则不是。它们钻破泥面而出,如同处于极大痛苦中那样顶着一脸怪相哀泣着。
海德拉的崇拜者通过派送一本名叫“灵魂之寄送”的小册子去欺骗他人做神祭品。它的最后一页记载着一种灵魂传送的仪式。一旦按照它做,该仪式确实会如期望中那样生效,它会将使用者的灵魂毫发无损地从所在地传送到星间任何一处他渴求前往的地方。然而使用者绝不可能知道的是,这仪式也让这个过程与海德拉产生了联系——那邪秽之物将之作为一种招待状,之后它就将会在星间以独立的灵魂状态显现①。任何出现在该星际旅者所在地的知性生物都会被斩下头颅,这些头颅将会成为海德拉的一部分。之后,这个星际旅者的灵魂会返回他的躯壳,除去因十足目睹了可怖之景中而感受到的巨大惊惧之外,他不会经受哪怕一点痛苦。②


灵魂之寄送(On the Sending Out of the Soul)
它出现在Henry Kuttner的短篇《Hydra》(1939)中,是一本记载着宇宙传送仪式的八页小册。它曾出现在1783年的马萨诸塞州的塞勒姆,在一个神秘的组织手中流转。它的大多数抄本都在一连串的可怖谋杀中销毁了。
该册的前七页既模糊又神秘;而第八页详尽地描述了一种星间传送的仪式。它要求的原料是火盆和毒品印度大麻。这仪式通常都会成功——但它也会带来另一方面无法预测的影响:唤来那可厌可怖的外神海德拉。



①原文在写八页之册的部分用了astral travel/projection这个词,经提醒才查了一下是神智学概念,可以理解为中文概念的“灵魂出窍”…使用灵魂寄送的人和海德拉本身都是以这个状态出现的。

②和日文维基比照之下有一些不同。日文提及被斩首者会以无头尸体的状态游走,倘若能够到达阿撒托斯的思考物质化空间,便能在现实实现自我再构筑。但如果与阿撒托斯本身相遇,则会招致完全灭亡。

纪年Ginias
很久之前摸的设定,一直拖着没画

很久之前摸的设定,一直拖着没画

很久之前摸的设定,一直拖着没画

欺诈型镰莫默
今天的摸鱼( ՞ټ՞)啮齿类真...

今天的摸鱼( ՞ټ՞)
啮齿类真棒
小耗子【吸溜】
啊啊无名之雾感觉棒棒!

今天的摸鱼( ՞ټ՞)
啮齿类真棒
小耗子【吸溜】
啊啊无名之雾感觉棒棒!

欺诈型镰莫默

  哇,第一次来这里( ᐛ )
艰难的决定发一波
嗯。
姑且是个克苏鲁题材的兽体的鱼
就决定是你了!

  哇,第一次来这里( ᐛ )
艰难的决定发一波
嗯。
姑且是个克苏鲁题材的兽体的鱼
就决定是你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