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多多指教

338浏览    68参与
喆吉三个吉
大家好我是喆吉!今天开始来玩L...

大家好我是喆吉!
今天开始来玩LOFTER了!
请多多指教哦(´ ▽`).。o♡

大家好我是喆吉!
今天开始来玩LOFTER了!
请多多指教哦(´ ▽`).。o♡

来自阴间的天使

杰裘刀子写手

这里阴天尘,可以叫我尘君。

喜欢杰裘,喜欢两个疯子的互相依赖。

是一个刀子写手,不太可能会画画。

最讨厌的是伪病娇。

欢迎评论我的文章,大家随时可以指出我的错误或改进的地方,但不欢迎杠精。

我对任何人都抱有友好的态度,除非你原本就对我有敌意并触碰了我的底线。

是一个夜猫子,比较忙,很少做到周更或日更。

我对粉丝数无所谓,但会尽力把我写的文章分享给你们,如果你们喜欢的话,我也会高兴。

除了杰裘,不会写其他cp的文。

谢谢大家愿意花时间看我的自我介绍【鞠躬】以后我就是老福特杰裘写手中的一员了。虽然算不上大佬,但我会尽力的,我会努力让我的文章变得更好。

谢谢大家,多多指教,这里尘...

这里阴天尘,可以叫我尘君。

喜欢杰裘,喜欢两个疯子的互相依赖。

是一个刀子写手,不太可能会画画。

最讨厌的是伪病娇。

欢迎评论我的文章,大家随时可以指出我的错误或改进的地方,但不欢迎杠精。

我对任何人都抱有友好的态度,除非你原本就对我有敌意并触碰了我的底线。

是一个夜猫子,比较忙,很少做到周更或日更。

我对粉丝数无所谓,但会尽力把我写的文章分享给你们,如果你们喜欢的话,我也会高兴。

除了杰裘,不会写其他cp的文。

谢谢大家愿意花时间看我的自我介绍【鞠躬】以后我就是老福特杰裘写手中的一员了。虽然算不上大佬,但我会尽力的,我会努力让我的文章变得更好。

谢谢大家,多多指教,这里尘君。

万海一尘

是不是不像?
好巧,我也觉得。
(顺带一提半次元加水印好方便)

是不是不像?
好巧,我也觉得。
(顺带一提半次元加水印好方便)

万海一尘

其实是生贺……

我在半次元踩的点

第一次,请多多指教/抱拳

如果觉得我名字长,叫尘就可以

多谢

其实是生贺……

我在半次元踩的点

第一次,请多多指教/抱拳

如果觉得我名字长,叫尘就可以

多谢

曰归

神吐槽的老外不止f··k. shit. Bitch.

有补充可以下面留言,一起嗨皮一起帮助啦!!!

日常社交生活中有很多神吐槽。比如中文中我们有"都是腰间盘,为何你如此突出", "陈独秀同学, 请你坐下"这些很文雅的。

马上教你用英文秀翻全场:

Are you crazy?

Are you mad?

Are you out of your mind?

Are you freaking mental?

Are you nuts?

You are sick!

You are insane.

You are so naive.

Your choice of friends is impeccable.

You lower the IQ...

有补充可以下面留言,一起嗨皮一起帮助啦!!!

日常社交生活中有很多神吐槽。比如中文中我们有"都是腰间盘,为何你如此突出", "陈独秀同学, 请你坐下"这些很文雅的。

马上教你用英文秀翻全场:

Are you crazy?

Are you mad?

Are you out of your mind?

Are you freaking mental?

Are you nuts?

You are sick!

You are insane.

You are so naive.

Your choice of friends is impeccable.

You lower the IQ of the whole street.

Jeez, someone's a princess

1.

So much spice, so much pain.


嘴巴这么毒, 内心一定有很多苦。

2.

You mean because she is self-obsessed, self-serving, self-centered.


你是说因为她自恋、自私、自我为中心。


"self-"是一个很常见的前缀, 除了上面那些词语以外很多以self开头的词语, 如:


Self-blinded 自欺欺人的


Self-consequence 自尊自大


Self-righteous 自以为是的


Self-abhorrence 自我嫌恶

3.

Your choice of friends is impeccable.


你的择友能力无懈可击。


谢耳朵说的这句话很明显是反话, 用来讽刺他的小伙伴的。


Impeccable[ɪm'pekəb(ə)l]指"无瑕疵的; 没有缺点的",

5.

Jeez, someone's a princess.


真是个温室花朵小公主啊

6.

You lower the IQ of the whole street.


整条街的智商都被你拉低了。


这句话真的很伤人, 也只有像夏洛克等智力超群的人才敢说吧。

7.

You are so naive.


你太傻太天真了。


"Naive"是一个法语词汇, 但也常常用于日常口语中。

1. out of mind


Out of sight, out of mind.


眼不见, 心不烦。


Are you out of your mind?


Sorry, but I'm not going to pay that much!


你有病啊?不好意思, 我不能付那么多钱!


2. insane


insane是"疯狂的; 荒唐的"的意思, 可以用来吐槽别人"极愚蠢的"。


栗子:


You are insane.


你这个神经病。


3. Are you mad?


mad用来形容人的精神状态时意思是"疯了的, 发疯的, 神经错乱的"。


Are you mad?


你疯了吗?


4. You are sick!


you are sick.就是比较纯粹的恶意, 意思是"你有病!"


You are sick, you know?


你知不知道你有病啊!


5. mental


Are you freaking mental?


你神经病啊!


6. crazy


Are you crazy?


你疯了吗?


7. Are you nuts?


nut除了有名词有"坚果"的意思, 还有"愚蠢的; 怪异的"的意思。


go nuts 发疯


My sister will go nuts when she find out l have crashed her car.


若只如初见
一条咸鱼(不会画画)指绘 啊…...

一条咸鱼(不会画画)指绘

啊……像那样讲话好累啊。新人报道,多多关照。动作是参考璃璃子的立绘(手)为数不多的指绘。平时也没什么时间画画,无聊用个10分钟摸摸鱼(感觉自己话好多……)

一条咸鱼(不会画画)指绘

啊……像那样讲话好累啊。新人报道,多多关照。动作是参考璃璃子的立绘(手)为数不多的指绘。平时也没什么时间画画,无聊用个10分钟摸摸鱼(感觉自己话好多……)

全职高手表白墙

新——置顶

大家好,这是全职表白墙。


负责发布对全职圈子老师们的表白。


QQ指路→2819553099

有时会自己跑去扩列,想扩到世界上所有爱全职的人。


表白大概会在周末全部发出所以不用急。


如果有对您造成困扰还请见谅啊。


是易受惊体质所以请不要在发什么恐怖图片辽( ・᷄৺・᷅ )


努力让自己变得温柔起来,变得有耐心起来。

会尽一切努力做我能做到的事。


你们的爱与开心就是我坚持的动力。


当初本来只打算开放一个月,后来想坚持下去。


今后会一直爱着全职,一直爱着虫爹。


关于时间安排回头墙们会重新设置一份,目前的大部分机子都忙于学业。


想设置一些抽奖...

大家好,这是全职表白墙。


负责发布对全职圈子老师们的表白。


QQ指路→2819553099

有时会自己跑去扩列,想扩到世界上所有爱全职的人。


表白大概会在周末全部发出所以不用急。


如果有对您造成困扰还请见谅啊。




是易受惊体质所以请不要在发什么恐怖图片辽( ・᷄৺・᷅ )


努力让自己变得温柔起来,变得有耐心起来。

会尽一切努力做我能做到的事。


你们的爱与开心就是我坚持的动力。



当初本来只打算开放一个月,后来想坚持下去。


今后会一直爱着全职,一直爱着虫爹。



关于时间安排回头墙们会重新设置一份,目前的大部分机子都忙于学业。


想设置一些抽奖,会自费一部分,想问问有没有小可爱能够提供一些奖品。






在最后,希望大家一起在9102年继续爱全职,我会努力让自己坚持下去。


竹萧羽

有一颗星星叫“苏芮尔”

大背景:美国

主人公:天文研究博士

文章主线:老画家的行踪

 

风携带着花草香气,拨开帐篷的边角飘进来,轻掻我的鼻子。

有点痒,我歪头在枕头上蹭蹭。

不远处急湍的水流拍打岩石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让我不由自主地张开嘴用力呼吸。

双手徒劳的在身侧抓动,无果。

有气无力的哼唧两声,我知道天黑了——该醒了。

按往常来讲,我此时该拿着天文望远镜和研究报告去帐篷外踩点了。

但今天有点特殊。

我觉得我的头就像被车轮碾过一样疼。

鼻子里仿佛被哪个坏小子塞满了劣质棉花,酸胀的发痛。

太糟糕了,我想我发烧了。

抬手探了我的额头后,我得出了这个结论。

我瓮声瓮气的吸了吸鼻子,“...

大背景:美国

主人公:天文研究博士

文章主线:老画家的行踪

 

风携带着花草香气,拨开帐篷的边角飘进来,轻掻我的鼻子。

有点痒,我歪头在枕头上蹭蹭。

不远处急湍的水流拍打岩石的声音越来越清晰,让我不由自主地张开嘴用力呼吸。

双手徒劳的在身侧抓动,无果。

有气无力的哼唧两声,我知道天黑了——该醒了。

按往常来讲,我此时该拿着天文望远镜和研究报告去帐篷外踩点了。

但今天有点特殊。

我觉得我的头就像被车轮碾过一样疼。

鼻子里仿佛被哪个坏小子塞满了劣质棉花,酸胀的发痛。

太糟糕了,我想我发烧了。

抬手探了我的额头后,我得出了这个结论。

我瓮声瓮气的吸了吸鼻子,“利尔教授,你真的要给我派过来一个搭档了。”

不然的话我想我会死掉的。就在这美丽峡谷的正下方的狭小的帐篷里。

“怎么了?生病了吗?!”

“好吧,我会尽快给你调过去一个助手的,保重身体苏芮尔博士”

“毕竟你的课题还没完成……”

我打断了他的碎碎念,“请那位搭档来的时候帮我带点药,谢谢!”

“两周后再见,我亲爱的老师”

该死的!那个更年期的老顽固,我恶狠狠的咒骂着。

披上衣服,走出帐篷。空旷的峡谷黑黝黝的,只一遍遍的循环着水声。

这里没有人,那里也没有人。

“太无聊了!”我第五次这么感叹。

然而事实上我才来了一周不到而已。

下午五点之后这里就没什么人了,七点之后更是连动物都没了。

前几天我总跟朋友打电话抱怨,以至于最近我打过去的电话都没人接了。

太讽刺了,我扯了扯嘴角。

…等等,前面好像有人?

低头看了眼表,九点四十。

有风吹过来,我觉得背后有些凉。双腿好像在打颤。

但我太想说话了。

谁都好,人也好鬼魅也罢。成天跟花花草草对话或者是自言自语我要疯了。

正天马行空的想着不着边际的东西的时候,我余光瞟到他朝我走过来了。

那一瞬间我的心跳突然加快了,就像爵士乐团杂乱无章的架子鼓!

我不敢张嘴,我怕它跳出来!

紧攥着已经完全被汗湿了的双手,我大着胆子看着他越来越近。

好在还有一段距离的时候,他就停下了,“嘿!小妮子,你在这做什么?”传来的声音苍老而嘶哑。

我愣住了,一时间忘了回答。

他有些恼了。比刚才更大声的嚷嚷道,“我问你话呢!你这个混蛋!”

说实话,我不是故意无视他的,我当时真的愣住了。

我看见他背后是一套很专业的天文观测器,和一个大概一米长的画板。

草地上铺着很多颜料,一个不小的水桶,一个本子,一个水杯和几个面包。

我鬼使神差的指着地上那堆东西说,“我那有吃的,就在左边的山坡,要去吗?”

那人也愣住了。

低头不知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转身回去了。

但是我兴奋极了!

我的潜意识告诉我他是个有意思的人!

这最起码代表着我头昏脑胀的今天有人相陪了!

我咧着嘴,飞快的跑回我的营地。

拿起吐司,沾好奶酪,再拿上一瓶水。

哦!我拍着我自己的胸口感受着比平时快上许多的频率,又飞速的原路折返回去。

等等,跑的太急了。

让我缓缓,我忘了我还是个病号呢。

天上的星星好像有几颗坠到我眼睛里来了,以至于我觉得脚下的路虚虚浮浮。

脚踩在地上像栽倒在棉花里一样没有着力感。

“生病就不要到处乱逛了,年轻人。”

“没关系,我带了吃的过来”摆摆手向他展示我手里拎着的的东西。

“您能跟我说说话吗?我太无聊了。”

“你还是太年轻了,我女儿以前也这样…”他顿住不说了。

天哪!完全想不到他已经结婚了,并且还有个孩子。虽说从年龄上来看并无不符,但是总莫名有一种违和感萦绕在心尖上。

又聊了很久,我这副病弱的身体真是乏的不行,眼睛也睁不开了。

暂称他为老画家好了。

老画家也打了个大大的呵欠,与我告别之后离开了山谷。但是他答应我明天还会来的,只是不知能否守约。

我乱七八糟的想着,渐入了梦乡。

第二天醒来,身体明显好多了。钻出帐篷看见在草地上站着的老画家,他拿着一个万花筒一般的小物件,不知在钻研着什么。

“看起来你好多了”

他没抬头,他是怎么看到我的,我在心里默默地肺腑。

“多谢关心,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我想听听你女儿的事,昨天你提到过的。”

他缓缓的把头抬起来了,眼神游弋,神色不自然极了“我什么时候提到过的?”

我的好奇心更旺盛了“昨天你提到过的,你女儿像我一样性子毛毛躁躁,不介意的话能跟我讲讲其他的事吗?”

她在说什么梦话吗?不知深浅的小妮子!老画家恨恨的磨着牙。

反正竟是一些陈年烂谷子的事,愿意听的话,讲讲也无妨。

“十五年前,我结了一次婚。对方是是华尔街的一个小提琴乐手,我们在一起非常快乐,不久,她就怀了一个孩子。因为要安心养胎,我就再没让她去华尔街拉过小提琴。…她得了轻度抑郁症”老画家的神情有些扭曲。

“孩子生下来之后,我妻子就悄悄的自杀了。她之前总说,人死了会在天上变成一颗美丽的星星。所以我给孩子取名苏芮尔,那是她最喜欢的一颗星星的名字。”老画家的声音有些哽咽。

“我独自一人抚养苏芮尔,倒也相安无事。可是今年年初我出门写生,回来就没再见过她了。23号是她18岁的生日,我希望23号之前能看她一眼”老画家说不下去,转身离开了。

谈话不欢而散,18岁的花季女孩不知所踪,父亲郁郁寡欢。

这个故事令我心酸,眼睛有点酸涩,紧了紧衣服,我也回帐篷了。

迷迷糊糊睡着了。

下雨了,雨点滴滴答答的敲打着帐篷。我坐起来,膝上摊着前些天做的观察笔记。

这世界巧合就是这么多,我叫苏芮尔,老画家的女儿叫苏芮尔,老画家爱人最喜欢的一颗星星也叫苏芮尔。

我想想,这颗应该就是苏芮尔了。指尖在星云图上不断游弋指点,最终停在了一个星云的左边。

苏芮尔是颗行星,左边有一颗行星作陪,右边不远处也有一颗行星,只不过光亮微弱,不易被人发觉。

“如果这是苏芮尔”指尖在图上一个角落点点,“那么这颗陪在她身边的应该是她的母亲了”

“那这个微亮的星星,不会是老画家吧”

以前听过一个故事,说其实每个人都是天上的一颗星星,因为向往人间的生活才来达到地上变成人,而在人死后就又会变成一颗星星重新挂在天上,所以,以前总有人在家人去世后时常眺望星空,但是如今科技发展势头暴力,把所有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用生硬又冰冷的概念解释了,已经没有多少人再相信这些了。

说到底,我好歹也算个科学研究者,在半夜想这些怪力乱神的,果然是烧糊涂了吧。

鲤鱼打挺一样猛地一发力,握住帐篷内唯一光源的开关,轻轻的一用力,又软软的躺了回去,伸手把乱七八糟的衣服和被子一股脑的都往身上摞,直到所有能御寒的布料装的东西全都在身侧了。

“这就是幸福吧...”

一时间竟什么声响都没有了,流水撞击岩石发出的声响也听不到了,晚上的山谷静谧的吓人,没多一会,我也睡着了。

知道住在山谷里最大的好处是什么吗?

每天凌晨四五点的时候,就会有不知从哪来的该死的鸟三五成群的围在你宿营的帐篷附近——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可能是在开什么重要的会议或是在进行属于他们的晨练,或者是单纯的对帐篷里面人的恶作剧。

不管怎么样,我受不了了!!

第一天觉得新鲜,第二天觉得好玩,第三天就觉得烦了,第四五六天就烦到了极点,今天更是恨不得把它们全都抓下来用火烤了。

“神啊,你杀了我吧!我这辈子都不想再到这种鬼地方来了!”

嗡嗡...嗡嗡.....

不知遗忘在哪个角落的手机此时非常给面子的响了起来。

“哪位神仙这个时间给我打电话啊,要出人命的不知道吗....”

屏幕上明晃晃的显示着一串陌生号码

毫不犹豫地就按下了拒接的按键,谁知道是什么奇奇怪怪的电话。

就在我刚刚躺下阖上眼准备睡个回笼觉的时候那个电话又打来了。

拒绝...又来了..一次又一次...

“你好,苏瑞尔。”

“博士您好,我是教授派来辅助您做研究的,我叫苏菲...噢对,我还带了发烧药。”

“啊你好,你顺着进谷的路一直走,就能看到一个草绿色的帐篷,我就在这,你直接过来就行。”

那边的声音变得吞吞吐吐的“苏芮尔博士..其实..我迷路了..我这边没有什么类似于标志性建筑的东西,指南针显示在北面,但是这遍地野百合非常漂亮..我应该怎么办?”

你应该去看看脑子!

我已经暴躁到极点了,嘬着牙缝,我愤愤地说:“原地站着不要动,我去找你。”

“非常不好意思博士...明明你还生着病我还麻烦你....”

“没关系,你先在那等着吧。”麻烦鬼。

野百合..野百合..说起野百合的话,那天跟老画家相遇的山坡上有一大片正处在花期..那天和老画家聊天的时候看到了。

说起来,还是第一次看到那么漂亮的野百合,每一棵都挺拔着花茎,骄傲的仰着花苞,散发着迷人的香气。

就像老画家描述的他的女儿那样,年轻又骄傲的像只开屏的孔雀。

新来的助手是个很开朗的姑娘,脸上长着小小的褐色的雀斑,笑起虎牙会露在外面,可爱的像个天使。

“博士!我带了好几种药过来,你看看要吃哪一种?”

“不用了,我真的好多了”

探测星轨,记录实验,探索峡谷。

生活一下子又突然回到正轨。

自那之后,再没看到过老画家的身影。

刚开始,还能偶尔想起老画家和他的女儿,观察星星的时候有时也会想起老画家逝去的妻子,渐渐地,这件事就在我的记忆中被淡忘了。

星宿的研究已将接近尾声了。

为了庆祝,我带助手一起爬上了开满百合花的山顶,出人意料的是,百合花全都凋谢了。

原本直挺着的花茎软趴趴的倒在地上,花朵被风撕扯吹散到天边,竟是一片荒凉之境了。

心突然跳了一下,像是预示着什么即将发生了,猛地转身回头看去!

什么也没有....

光秃秃的地面,灰沉沉的天空,竟什么都没有了。

“您怎么了?”见我状态不对,助手从旁关切的问道。

“我有一种不好的预感,但我不知道这代表了什么”揉了揉太阳穴,有气无力的回应着。

“别担心了,实验已经完成了不是吗?”

“啊!流星!”

从天边远远的划过一道白光,转瞬就远去了。

我呆呆着看着已经空下来的天空,“还没来得及许愿...”

助手不知所措的拽着我的袖子,“还会有下次的”

“先把眼泪擦干吧”

“唉?我流泪了吗?惊讶的摸了摸脸颊,到手竟然是一片湿漉漉的触感。

“要不然我们先回去吧”

我抬头望了望不会再有任何动静的天空,良久才做出了一声回应。

“好”

而在我们转身后,从天边又划来了一颗流星,悄无声息的带走了苏芮刚才许下的愿望。

为期一个月的科研项目终于结束了,即将坐上车返回研究所的我和助手兴奋极了,助手在我耳边压抑着激动悄悄的说,“我回到城市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酒吧通宵泡一个晚上!”

“我的话,先在床上睡他个一天再说”

“哦!我也要!那我就先睡觉再去酒吧!”

吉普车拖着一片烟尘从山的转角处开过来了,不多时就到了我们身前停下“苏芮博士,您辛苦了,请上车。”

“客气了,先搬仪器吧。”

“好”

司机利落的开车门下了车,开始风风火火的干活了。

我坐在车上,看着实验报告,心里却在关心着老画家的事。

他有没有找到女儿?

“博士,不知道您听说到没有,最近有一位艺术家失踪了,好像消失地点就在这附近。”

我惊讶的抬起头“这里?画家吗?”

“好像是画家,还是音乐家我忘了”司机不好意思的挠挠头。

我的神情更恍惚了,头脑里不停循环着失踪的画家。

甚至自行脑补出了老画家就是那位画家,因为没找到女儿伤心欲绝,最后在某个角落偷偷消失的故事。

“太糟糕了。”我喃喃的脱口而出。

司机转身疑惑的问了一句,“您说什么?”

“没什么”

“东西搬好了,那我们出发吧?”

最后趴在车窗上深深的看了一眼山谷“嗯,走吧。”

回到研究室的我和以往并没有什么不同,依旧是每天的研究,实验,报告,测试,忙的像个陀螺一样,恨不能加个发条。

老画家的事情已经很久都没想起过了。

谜一样的艺术家,谜一样的行踪,却无人提起。

有时我甚至质疑自己,那天看到的老画家真的是真实存在的人吗?会不会是我幻想出来的伙伴?

但他的语言举止又那么亲切真实,那么鲜活的存在于我的记忆中。

他到底去哪了呢?

那个失踪的艺术家会不会真的就是他?

两个研究院在试管台后窃窃私语,“你听说了吗?后街正在举办万人狂欢会呢!”

“唉?现在?”

“好像到今晚十点”

“下班我们去看看呀!”一个研究员挤眉弄眼的示意。

另一个研究员状似正经的摆弄手里的试管,话里包含的语气却已经暴露了她的小心思“可以呀!”

看着实验报告的苏芮又愣神了,不知道会不会碰上老画家。

指针终于要指向五点了,实验室的气氛变得莫名紧张起来,“一会要不要画个妆”

“要的要的!”

“那五点半在后街入口集合。”

其中一个研究员远远的朝苏芮喊,“苏芮要不要一起去后街的狂欢节!很热闹的哦!”

“我还有事,你们玩的开心”我勾起笑容回应。

说是有事,但是还是来了。

说到底还是想知道老画家的踪迹,但在这万人狂欢节想找人简直是天方夜谭。

郁闷了一会,还是向后街走去了。

目光所及之处都是画着各色各样的浓妆的人,像狂欢节一样热闹的场面,人们看着郁郁寡欢的苏芮一个人慢慢的走过来,都纷纷挤上前与她击掌,“开心点伙计!”

“把不开心的事情都忘掉吧!”

“笑一笑!”

受气氛的影响,我的情绪也逐渐高涨起来,毕竟美国人本身就是乐天派的人啊。

随着人群和着音乐一同共舞,一同扯开嗓子大笑,一同合唱欢快的歌曲。

欢乐的情绪爆炸一样的填充进我的胸腔,梦幻又真实的像那天山坡上成片开放的百合花。

人群中不知谁喊了一声什么,气氛突然又升高了一个温度。

“他们来了!”身边的人挤挤攘攘的朝着后街的一个角落推嚷着。

一人开头“自由!幸福 !自由!幸福!”

“自由!幸福 !自由!幸福!”万人应和。

从人群中缓缓走出来的是一个年轻的姑娘,浓眉大眼,身段柔软,手里拿着一把木质吉他。

熟悉极了的一张面孔,一时间却想不起在哪见过。

控制不住地紧紧盯着她,在人群簇拥中的姑娘明明长着一张温婉的面孔,却莫名的显得叛逆,浑身散发着一种莫名的违和感。

就在我倍感疑惑之时,听到了身旁两个黑人小伙的对话。

“她做了我想做千千万万次但是依旧不敢做的事呢”

“是啊,出身在艺术家庭的孩子可能天生就是宠儿吧”

“什么宠儿啊!听说她的母亲在她出生的时候就死了,她爸爸一个人把她拉扯大的呢!”

“唉?真的?”

“真的!我一个朋友亲口听她说的,在酒吧。”他挤眉弄眼的用拳头碰了碰同伴的胸膛。

话音刚落,他们又不约而同的相视大笑起来,好像在嘲笑着谁的哗众取宠。

没有任何依据,但我就是在心里确定了她就是老画家的女儿,那个叛逆离家的女儿。

我很想开口和她说些什么,但是我没有。

我只是动动了嘴唇,默默地离开了这个热闹又繁花的街道。

希望老画家早些找到啊,她的女儿。我在心里默默地祈祷。

西得尔
初次投稿,献上一只小奈布。基...

初次投稿,献上一只小奈布。
基本上都是手绘,而尔才会用成电绘。
是个上色渣,擅长描图。
在第五里,最喜欢奈布,是个奈吹跟杰佣党 (〃∀〃)
还请大家多多指教(鞠躬

初次投稿,献上一只小奈布。
基本上都是手绘,而尔才会用成电绘。
是个上色渣,擅长描图。
在第五里,最喜欢奈布,是个奈吹跟杰佣党 (〃∀〃)
还请大家多多指教(鞠躬

A.neko🌸
最近少画画了,翻来覆去只找到去...

最近少画画了,翻来覆去只找到去年画的哈哈哈

最近少画画了,翻来覆去只找到去年画的哈哈哈

竹萧羽

混蛋天使与我的二三事(上)

办公室熙熙攘攘,每个人都纷纷放下手中的工作密切观察着玻璃门后的动静。
 有人发出抱怨,“社长又在乱发脾气了”
 “是啊,那个新来的真可怜”听到抱怨的人随口附和着。
 有的人熟视无睹,有的人冷漠以待,更有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
 怪不得学生时期时总有人告诫:同事猛如虎,职场如战场。
 “我让你写的是政事稿!要读者买账的!!不是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垃圾!蠢货!”
 “还东大的优等生呢,废物!”
 眼前这堆颐指气使的油腻腻的肥肉块叫铃木宏,是我就任的出版社的社长。
 “社长息怒…息怒…这个孩子才新来没段时间,还不适应工作,我先带他下去,一会...

办公室熙熙攘攘,每个人都纷纷放下手中的工作密切观察着玻璃门后的动静。
 有人发出抱怨,“社长又在乱发脾气了”
 “是啊,那个新来的真可怜”听到抱怨的人随口附和着。
 有的人熟视无睹,有的人冷漠以待,更有的人看热闹不嫌事大。
 怪不得学生时期时总有人告诫:同事猛如虎,职场如战场。
 “我让你写的是政事稿!要读者买账的!!不是这种小孩子过家家的垃圾!蠢货!”
 “还东大的优等生呢,废物!”
 眼前这堆颐指气使的油腻腻的肥肉块叫铃木宏,是我就任的出版社的社长。
 “社长息怒…息怒…这个孩子才新来没段时间,还不适应工作,我先带他下去,一会把稿件送过来”
 这个挡在我身前,脸上挂着讨好的谄笑的中年男子叫山下野,是负责教导我的编辑。
 “初来乍到,为您带来的困扰深感抱歉。我马上重写稿件。稍后会用传真发过来。”
 我叫中原中也,是一名东大文学系毕业生,梦想是用我的文字叙述世界上最感人的故事。目前为了生活,在一家不知名的小出版社就职。
 在东大几乎每个学生都知道文学院有一个院草,成绩好的过分,通吃各类奖学金,相貌精致,体型小巧,嚣张但算不上跋扈,一身傲气。叫中原中也。
 要说中原中也这个人,完完全全是传说中妈妈口中的
 别人家的孩子。
 初中之前他在意大利生活,姑且不谈。
 就说国中时期,他相继发表了多篇关于文学史的论文,其中成就最高的一篇《日本史与文学的关联性》,被东大文学系教授导师相中,破格伸出橄榄枝。
 直至研究生学位,只要他想,就是完完全全的内定人选。
 所以说,一句话总结:中原中也学生时代非常顺风顺水。
 连石子投向水面泛起的浅浅涟漪的程度的挫折也没遇到过。
 经常有人在与他比较的过程中苦号,感叹上帝造人的时候是不是私心把好的全都倒给他了。
 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以为他会就这么顺利下去,毕业,工作,结婚生子,变老,死亡。
 但是很遗憾,现实却不是这样的。
 无心深造,也拒绝了留校邀请。
 原本以为能在文学坛上闯出一片天的中原中也的命运的齿轮,转动了。
 毕业季的招聘会上,因为在路上救了一个失足少年…没赶上最后一张入场券…
 投简历倒是很简单,到了面试环节总会被问莫名奇妙的问题,被刷下来…
 在家里撰稿向杂志社投稿,总是不出三天就被返回来…
 中原中也坐在家里的餐桌前,回想着这林林总总的事情,越想越气,越想越委屈,他一把拍到桌子上悲愤的说:“不会是有人整我吧!!!”
 没错,你说对了少年。
 就是有人整你。
 ……………………
 好像听到了有谁在说话……错觉吧。
 “不是哦,中也回头”
 中原中也转过身,眨巴眨巴眼睛,什么也没看到。
 “抬头”
 中原中也慢慢抬起头。
 看到一个可疑男子眯着眼睛冲他笑,一只手举起欢快地挥动。
 中原中也愣了一下,要问为什么。
 眼前这个男子实在过于好看。
 柔顺的茶发无风自动,鸢色的眼睛像是春天初融的河,闪着温柔的光,波光粼粼,却透着一股子冷意,脖子上缠着绷带,白衬衣内衬皱皱巴巴的,黑色风衣长到脚踝,啊手腕上也有绷带,目测180+的身高,看外型应该是21岁?
 是谁?为什么在我家??
 “初次见面,我是太宰治,天使系三年生,目前绝赞实习中~被分配到这个区域帮助有烦恼的人类,决定暂住在这里,请多指教。”自称太宰治的可疑男子动作华丽的在空中转了一圈,风衣划过好看的弧度,欢快的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
 ……………………
What!!!!??
 “你知道我在想什么??”
 “因为我是天使啊”太宰治笑眯眯的回答。
 “你要住在我家!??”
 “我没地方去嘛,毕竟实习期,薪资不高,住不了酒店”太宰治眼泪巴巴的看着中原中也,语调委屈极了。
180+的成年男子掐着嗓子撒娇听起来恶心极了“我可不养闲人,隔壁三居室主人去出差了,你可以住在他那”
 “中也…你这么狠心……我在人间无依无靠……我可以交房租的…别赶我走了(•̩̩̩̩_•̩̩̩̩)”眼神眨眨,怕是能掐出水来,中原中也不自觉地抽了抽嘴角。
 狠话已经放出来的中原中也倒也没再次发难,由着那个可疑天使满心欢喜的在屋子里飞来飞去…
 “哦对了,中也,你想知道谁在给你使绊子吗?我可以告诉你哦~”太宰歪头,发丝滑向一边挡住了一半眸子,眨巴眨巴眼睛,期待的看着中原中也。
 ……总感觉有坑在等着我跳。
 太宰治没等中原中也做出反应,继续神神秘秘的说道:“是红叶哦,貌似计划要你去意大利继承家业呢。”
 摸摸肚子,语气故作幽怨抬头望天花板。
 “我倒是可以帮中也糊弄过红叶啦,可是没有螃蟹吃提不起干劲呢~干不了活啦,要死啦~”
 中原中也看着眼前这个不靠谱天使,活动活动手腕。
 他是天使我打不过他。中原中也心想。
 于是堪堪捏碎了手里握着的啤酒罐。

咩(。`Д´。)♪
这是给我的friend画的sa...

这是给我的friend画的sans来定制钥匙扣。|・ω・`)

虽然我不起眼,但谁敢拿来做钥匙扣,或做坏事的,锤爆你的胸口(认真)

这是给我的friend画的sans来定制钥匙扣。|・ω・`)

虽然我不起眼,但谁敢拿来做钥匙扣,或做坏事的,锤爆你的胸口(认真)

咩(。`Д´。)♪

晚安。
好梦。

发出来后好像很模糊。无奈

哈哈哈
给自己做的壁纸(~ ̄▽ ̄)→))* ̄▽ ̄*)o

晚安。
好梦。





发出来后好像很模糊。无奈

哈哈哈
给自己做的壁纸(~ ̄▽ ̄)→))* ̄▽ ̄*)o

咩(。`Д´。)♪
在去孔圣山社会实践的公交车上的...

在去孔圣山社会实践的公交车上的摸鱼,车一抖一抖的,难画,小情绪( •̥́ ˍ •̀ू )

在去孔圣山社会实践的公交车上的摸鱼,车一抖一抖的,难画,小情绪( •̥́ ˍ •̀ू )

DYA八神
新人报道 之后会带着较好的作品...

新人报道

之后会带着较好的作品常驻的,嗯!
请大家多多指教

附上前期作品,不喜轻喷

我会加油的,嗯!
(多是手绘)

新人报道

之后会带着较好的作品常驻的,嗯!
请大家多多指教

附上前期作品,不喜轻喷

我会加油的,嗯!
(多是手绘)

咩(。`Д´。)♪

依旧辣眼睛_(:з」∠)_草稿流_(:з」∠)_
占地抱歉_(:з」∠)_原谅我_(:з」∠)_

依旧辣眼睛_(:з」∠)_草稿流_(:з」∠)_
占地抱歉_(:з」∠)_原谅我_(:з」∠)_

咩(。`Д´。)♪

注意!辣眼睛草稿!第一次尝试投稿!
_(:з」∠)_
随便尝试下镜面是什么效果_(:з」∠)_
多多指教!!!(ง •̀_•́)ง

注意!辣眼睛草稿!第一次尝试投稿!
_(:з」∠)_
随便尝试下镜面是什么效果_(:з」∠)_
多多指教!!!(ง •̀_•́)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